Page 1

康德八十五年 十月刊


》編委會成員(以姓氏之羅馬化轉寫為序)

岱欽 庫瑪 摩林乌珠 王綏民 宇城太郎

《王道月刊》康德八十五年十月期

康德八十五年十月

美利堅合衆國


沉痛悼念長春圍城死難同胞 UP TO

650000

1948.10-2018.10


目錄 何爲“保甲”?

2

滿洲帝國《人權保障法》及釋論

6

1948年長春大屠殺

12

圍城

16

滿洲國永不遺忘:1948

20


何爲“保甲”?

作者:薩爾達克·阿斯蘭


滿洲淪陷以來,中國為達到抹黑滿洲帝國王道樂土現世桃園的目的,將保甲 制度污衊為壓迫民衆的惡制度,滿洲國的保長、甲長,也被顛倒黑白地刻畫成醜 陋的奸細小人。如此種種,都是一派胡言。保甲組織,是滿洲國基層社區的自組 織。保甲制度,是滿洲國的基層社會政治制度。五族協和的王道樂土,以基層的 角度看,就是保甲社會。一言以蔽之,保甲,是滿洲帝國農耕於野、商歌於途、 工勤於業、士精於武之太平景象,在社會基層上的原由。

保甲是一個普世性的社會制度——滿洲的保甲是歐美社會的家庭教會和基層 民兵組織的同儕。保甲制度以家庭為社會自組織的基本單位。一家之主為家長; 十家為牌,設牌長;十牌為甲,一甲多以一村為限,設甲長;十甲為保,一保多 以一警察署管轄區域為限,設保長。各保以本區域内的鄉鎮邊界為基礎組成。保 長受縣旗官署長和該區警察署長之指導。牌長由牌内各家長互選產生;甲長由甲 内各牌長互選產生;保長由保内各甲長互選產生。保長或甲長在本保或本甲之 内,率本保甲之住民,組建自衛團,以護衛社區的康寧。保甲之自衛團,是滿洲 社會的民兵自組織。本甲之自衛團長由自衛團員互選產生。保内各甲自衛團共組 成本保之自衛團。一保之自衛團總,由本保内各自衛團長組成的軍官團互選產 生。皇帝陛下政府,至縣旗為止。故滿洲國之基層社會,全然乎自治也。


保甲社會,與王道社會、樂土社會、協和社會等相同,都是描述滿洲帝國 現世桃園的好詞匯。保甲社會,即是以滿洲基層自組織命名。康德時期的十三 年,滿洲國人民在皇帝陛下政府的指導下,自行組織保甲;在自組織活動中,滿 洲人促進鄰里友愛,增進社區康寧,保持武德充沛。家庭之内,父母夫婦兒女, 各守其道,以仁愛禮義爲綱;保甲之中,土豪士紳民兵,各盡其業,以本鄉本土 為上。牌内住民若有作奸犯科之徒,如該犯不自首,且牌内住民在案發前未能報 官,則警察署長得對每家課以兩圓1以下的連坐金,小懲大戒。保甲社會,秩序井 然,民風純樸;男女老少皆互敬互愛;土豪是共同體的凝聚核,在社群中提綱挈 領;士紳是共同體的導師,在社群中教化鄉親;民兵是共同體的武士,在社群中 保衛家園。可想而見,滿洲帝國若無康德十二年亡國之難,今日早已成爲東亞之 美利堅也!若康德皇帝陛下及其正統繼承人之滿洲帝國尚在,今日之滿洲人,昂 昂然立於世界之先進,欣欣然居於東亞之天府,何其快哉!

圓,即滿洲國圓,是滿洲國的法定貨幣。最初采取銀本位制,後逐步調整為與日圓等價, 改用金本位制。在當時,滿洲國圓是東亞大陸上的硬通貨。


康德十二年蘇聯蒙古聯軍發動“八 月風暴”,滿洲國崩壞。滿洲國軍和關 東軍,各奉皇帝陛下政府和東京大本營 命令,不忍滿蒙三千萬同胞生靈塗炭而 終戰。 正規軍雖降,然忠貞不屈的滿洲人 民,依托保甲社會,與入侵之敵展開游 擊戰爭。中國國共兩黨侵略者,被滿洲 民兵重創。赤匪林彪竟不得不乞援蘇聯 爸爸。滿洲復國游擊戰爭,在一九四七 年底,才在蘇聯赤匪及其走狗的傾力圍 剿下被扼殺。被共匪醜化的“座山雕” ,就是滿洲民兵的傑出代表。

他們在滿洲國破家亡、缺少國際援助之時,以他們壯烈的犧牲,譜寫了滿洲 人民英勇的史詩。他們的產生,是保甲社會的碩果。他們是滿洲國的忠臣良將。 我們當今的滿洲人,當以先烈為榮光,當以先烈為榜樣!

奉天省興京縣永陵鎮保甲事務所暨 自衛團總部

奉天省興京縣永陵鎮警察署


執政

溥儀印

大同元年三月九日

令第二號

修正

康德元年三月一日

御名

鄭孝胥

國務總理大臣

鄭孝胥

御璽

康德元年三月一日

國務總理

令第一二號

兹制定人權保障法著即公佈此令

統治滿洲帝國之皇帝,除戰時或非常事變時外,準據本法之各條, 保障人民之自由及 權利, 竝定其義務,決罔有愆。 (康元·第一二號前文修正) 第一條

滿洲國人民,其身體之自由不得侵害之。基於公的權力之制限,依 法律所定。


第二條

滿洲國人民,其財産權不得侵害之。基於公益上必要之制限,依法律 所定。

第三條

滿洲國人民,無論如何種族如何宗教,均享國家平等之保護。

第四條

滿洲國人民,依法律所定,有參與國或地方團體公務之權利。

第五條

滿洲國人民,依法律所定,均有任爲官公吏1之權利,竝須就其他名譽 職之義務。

第六條

滿洲國人民,得遵法令所定之手續爲請願。

第七條

滿洲國人民,有受法律所定法官審判之權利。

第八條

滿洲國人民,若有依行政官署之違法處分被侵害其權力時,得遵法律 所定請求爲之救治。

第九條

滿洲國人民,非依法令,任何名義不得命課税、徵發罰款。

第十條

滿洲國人民,除反公益者外,得依共同組織保護,增進其經濟上之利 益。

第十一條

滿洲國人民,對於高利暴利及其他一切不當之經濟的壓迫,均受保 護。

第十二條

滿洲國人民,均有享用以國或地方團體公費所行各種設施之權利。

第十三條

本法自大同元年三月九日施行。

附則 (康德元年三月一日 敕令第一二號) 本令自康德元年三月一日施行。

官公吏:滿洲協和語詞匯。官吏和公吏的合稱。官吏指政府的職員;公吏指公共團體的職 員。


薩爾達克·阿斯蘭 謹論 大滿洲國大同建國,以滿洲國執政教令1第二號,頒行《人權保障法》。國家 無法度而不立,故滿洲國執政教令第一號,即頒行了《組織法》,乃滿洲國實際 上的(de facto)憲法;人民無法度而不行,故滿洲國執政教令第二號,即頒行了 《人權保障法》,乃滿洲國民的權利法案。 中國從古到今,皆不存在使生命、財產、自由得到安全保障的時代。當今 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共產黨奴役滿洲民族和其他被壓迫民族的白手套,血 債纍纍罄竹難書,更是無從談起人權與自由。中華當政之人,皆視人民為豬狗, 掌握人民生殺予奪之權;中華人民如豬狗,自古以來即樂於接受殘暴統治;豬狗 奴一旦翻身為豬狗主,亦以掌握對其他豬狗生殺予奪之權為本為榮;如此周而復 始,即是中華之歷史。我滿洲國與中國自古即非一國。在滿洲之各種族人民,從 來協和相處,人民以相互尊重共存共榮爲念,直到如今。 扶餘高句麗先後立大國,而肅慎等部民仍自行其習慣法;渤海立海東勝國, 高句麗、扶餘等遺民部眾仍保持其習慣法;契丹立大遼帝國,渤海遺民自有東丹 國,為契丹屬國,國中一切如舊;女真立大金帝國,契丹遺民從無滅種之憂,在 部落之内仍自行其政;大元大蒙古國治下,滿洲各部共尊黃金家族之蒙古大汗, 和平共處,共同抗擊豬明,維護滿洲獨立;我太祖太宗創立并完善八旗制度,旗 分佐領有滿洲、蒙古、烏真超哈三種,八旗在英勇戰鬥中合一,旗人無分血裔, 皆一體精誠不可摧。 美國友人訪問被中國侵占破壞了多年的滿洲,發現滿洲人與中國人完全 不同:滿洲人大方有禮,重信義,好助人,堪比素以友善著稱的明尼蘇達人 (Minnesota Nice)。今日淪陷已久之滿洲尚且如此,可想而知,康德時期之滿洲 國人,該是如何良善親和呢?一言以蔽之,滿洲自古以來的協和社會,人民相互 尊重共存共榮的歷史傳統,是《人權保障法》得以切實保障滿洲人生命、財產、 自由等基本人權的社會基礎。

教令:滿洲國在帝制施行前(1932.3.1-1934.2.28),國家元首為執政。國家元首之令,稱 爲“教令”。


《人權保障法》是滿洲國的基本法之一。《人權保障法》是康德滿洲的事實 憲法——《組織法》之後,第一部頒行全國的法律。由此可見,《人權保障法》 在滿洲帝國法系中至關重要,得到了滿洲國立法者的充分重視。本法的頒行,在 滿洲歷史上有跨時代的意義。 《人權保障法》是基本人權在滿洲歷史上,第一回以國家基本法的形式確 立,第一回以國家基本法的地位保障。回想當時,世界上只有五十餘個國家;帝 國主義、種族主義、共產主義大行其道;中國十八省軍閥混戰,民不聊生。滿洲 軍閥張作霖,雖有維護滿洲獨立、開展現代建設、尊敬蒙難皇帝之功績,然卻幾 次興兵入關,甚至逐鹿中原、馬踏江南、進駐上海,勞師靖遠。種種軍閥戰爭, 勞滿洲之人民,傷滿洲之財富,多管中國的閑事,為滿洲社會發展人民生活帶來 負面影響。其子張學良竟出賣滿洲國權于蘇聯赤匪及其走狗。幸得天眷,親邦友 師力挽狂瀾,救滿洲於水火;滿洲國舊邦新造——此實乃滿洲數千年歷史上第一 個獨立的現代文明國家。滿洲國的建立,在當時的東亞和世界,都有著巨大意 義;在今日,是滿洲復國運動的根本法理依據。 皇帝陛下政府,鞏固國權,保障人權:將當時世界上尚屬鳳毛麟角的宗教自 由、種族平等的人權觀念,落實在滿洲國的基本法之中;將滿洲本土中一直源遠 流長的族群協和、共存共榮的建國理想,貫徹在滿洲國的基本法之中。廣大滿洲 人民,無論種族血裔,無論宗教信仰,無論來滿先後,皆為滿洲國人,皆受國家 平等之人權保障。 《人權保障法》從大同元年三月九日頒行起,即是現在的這十三條。這十 三條内容自頒行起,從未有改變。康德元年三月一日帝制施行,《人權保障法》 之序言得到修正,以符合滿洲帝國之君主立憲政體——此乃本法全文唯一之修正 案。本法以基本法的形式和地位,確定了滿洲國人民的人身自由和私有財產不得 侵害,確定了滿洲國人民的法律地位一律平等,確定了滿洲國人民依法參與國家 政府和地方自治團體的權利,確定了滿洲國人民依法提起和接受訴訟的權利,確 定了滿洲國人民依法請願的權利,確定了滿洲國人民依法組建和參與工會(trade union)的權利,確定了滿洲國人民的合法經濟權利不受侵害。


縱觀世界各國之人權法案,無外乎將基本人權置於首位。滿洲國的《人權 保障法》,開明宗義,保障了人民的自由、平等、私有財產不受侵犯這三大基本 原則——此三項基本原則,與列强之人權法案別無二致。然後,滿洲國的《人權 保障法》,直接了當,保障了人民的參政權、爲官權和請願權——此三項政治權 利與列强之人權法案亦基本相同。之後,滿洲國的《人權保障法》,要求民事訴 訟手續、刑事訴訟手續和行政訴訟手續必須合法使用的基本原則。衆所周知,六 法之中,無論在滿洲國、日本國,還是法國,民事訴訟法、行政訴訟法、刑事訴 訟法都是六法的組成部分,是歐陸法系國家的基本法律。《人權保障法》中重申 了民事訴訟手續、刑事訴訟手續和行政訴訟手續必須合法使用的基本原則,以保 障滿洲國人民可用滿洲國的法律,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同時,滿洲國的《人權 保障法》,保障了人民的合法經濟權利——此一方面是滿洲國王道政治的集中體 現。滿洲國以五族協和之王道樂土為建國精神和理想,王道政治是滿洲政治的基 本。我滿洲國王道政治的重要内涵之一,就是反對一切不正當之經濟壓迫——任 何團體1不可無法無天地徵收稅費或罰款;政府應保護人民免受高利暴利之牟取; 人民享有各種公益事業和設施的權利。王道政治,不僅是康德滿洲國先賢,依照 東亞之政治倫理傳統和滿洲自古以來協和富裕的國情所創制,而且是康德滿洲國 先賢,集合大東亞之優良傳統,向當時尚處在經濟大蕭條中的資本主義列强,開 出的一劑的良藥。王道政治是康德滿洲人民安居樂業富源東洋冠絕的政治基礎, 也是滿洲國人民反哺歐美列强的體現,在今天對世界各國,仍有巨大的藉鑒意 義。 協和會全體會員,同心同德,誓洒一腔熱血,為王道樂土康德滿洲之剋復, 鞠躬盡力,七生報國。康德滿洲之皇統、法統、道統——我們滿洲人安身立命剋 復祖國之根本依據也。我滿洲人民三統齊備——此乃我們滿洲人相比脫華獨立各 友邦之最大優勢也。協和會衷心希望海内外全體滿洲兒女,萬衆一心保衛王道, 萬民一體剋復滿洲!

任何團體:包括國家機關和地方自治體。康德滿洲與昭和日本和戰後日本一樣,國内的 地方政府,有國家機關和地方自治體兩種。兩者法理上不同。省、縣是國家機關,乃是皇 帝陛下政府的派出機關。市是地方自治體,受省政府之監督,實行自治。只有國家機關有 依法徵稅的權力。


一九四八長春大屠殺 作者:蕭敵魯 七十年前,以色列獨立、大韓民國成立、馬歇爾援助計劃徐徐展開,似乎剛 剛經歷過大戰的世界,逐漸恢復平常。然而,位於東北亞的城市“長春”,正悄 然著進行一場慘絕人寰的大屠殺,據杜斌著作《長春餓殍戰》統計,這場大屠殺 至少導致“30萬平民”遇害。30萬平民只是保守估計,據悉最多可能有65萬平民 死難。有而這個保守估計的30萬平民被屠殺是什麼概念?是卡廷森林大屠殺的15 倍,比奧斯維辛集中營的一年死亡人數(22萬)還多8萬。可世界卻對一九四八的 長春大屠殺鮮有關注,維基百科只有5種語言介紹,相較於50多種語言介紹的卡廷 大屠殺、70多種語言的奧斯維辛集中營百科,長春大屠殺少得可憐。即使今天走 在長春街頭,你也看不見任何一座關於一九四八年亡者的紀念碑,更不見任何一 座與長春大屠殺相關的紀念館,這是一段被刻意抹去的歷史。所以你會問:是誰 在有意忽略這場大屠殺? 首先,讓我們回到1945年8月,日本終結大東亞戰爭,并撤離東亞大陸,東亞 大陸處於權力真空地帶。蘇聯立刻佔領滿洲國,紅軍在滿洲燒殺掠奪后,將收繳 的武器及重要鐵道路段等,交由共產國際的第五縱隊“中國共產黨”管理使用。 同時,國民黨派軍隊進駐滿洲各大城市,也想要在滿洲分一杯羹。劉仲敬先生於 《遠東的線索》分析,斯大林本想讓中共作蘇聯的滿洲代理人,將漢十八省留給 蔣介石。可蔣介石拒絕“局部勝利”與“局部失敗”,決心完全佔據滿洲,一 統“中國”。此時,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失去國家主權的滿洲任人宰割,國民黨 與共產黨對滿洲的爭奪由此展開。 1947年,國民黨軍在滿洲節節敗退,幾股主力部隊被共軍圍堵在各大城市。 其中,由國民黨將領鄭洞國指揮的“東北剿匪總司令部第一軍團”10萬人,被共 軍將領肖勁光指揮的“東北人民解放軍第一軍團”10萬人圍攻在長春城內。根據 東北野戰軍作戰日誌記載,最先提議採取餓殍戰術奪取長春城的是林彪,1947年 11月4日15時30分起,林彪接連下令切斷長春糧、煤、電供應,長春市民在凜冬酷 寒中苦苦掙扎;1948年3月13日,林彪部署部隊開始圍困封鎖長春;1948年4月中 旬,長春市長尚傳道進行戶口清查和餘糧登記,統計顯示市內存糧最多堅持到7月 末,8月后徹底斷糧。1948年5月初,國民黨長春政府搶購糧食300萬斤、大豆100 萬斤,作國民黨政府公職人員救濟糧,并派出軍隊掠奪周邊滿洲農民的存糧。喪 失主權的滿洲人,成為國民黨與共產黨鬥爭的犧牲品,不過長春人的噩夢才剛剛 開始。


1948年6月7日,毛澤東致電林彪電文中說:“你們斷絕敵人從地面取得糧食 的來源是很必要的,你們必須做到這一點。......直至完全勝利。”林彪下令堅壁 清野,發動“鏟苗運動”。共產黨採取餓殍戰術,為了不讓一粒新糧進入長春市 區,林彪軍隊將長春城外方圓40里的農作物全部鏟光。長春內有國軍搶糧,外有 共軍斷糧,長春市民處於阽危之域,城內居民似乎只有逃離家鄉這條路。但他們 萬萬沒想到,共軍不僅決心消滅國民黨軍隊,還有意徹底清除滿洲國遺民。共軍 在長春城四周設立卡子哨所,禁止滿洲難民逃離長春。而國軍又想長春城內少幾 張吃飯的嘴,設立卡子哨所嚴禁出城的難民返回城內,大批滿洲難民不知詳情, 被困在國共兩軍間的真空之地。 1948年9月9日,林彪、羅榮桓和譚政在致毛澤東《關於圍困長春的報告》中 說:“我之對策主要是禁止通行,第一線上五十米設一哨兵,并有鐵絲網、壕 溝,嚴密接合部,消滅間隙,不讓難民出來,出來者勸阻回去......群集於敵我警戒 線之中間地帶,由此餓斃者甚多。”1948年8月12日,39歲的日裔滿洲中央銀行員 工武田英克,為逃難進入洪熙街卡子內,卡子內沒有糧食沒有出路,大批滿洲難 民被國共兩軍圍困於此,卡子內一副人間地獄的模樣,死屍四處散落無人掩埋。 卡子內的人為了活命,吃草根、吃寵物、吃尸體。這些慘狀共軍看在眼中,仍圍 餓滿洲難民,不予放行。一些大膽的難民,想要爬過共軍的設立的卡子,卻被共 軍士兵開槍射殺,共產黨就是想要活活餓死長春人。

東亞第一大都市新京,亡國之後轉眼變成東亞第一大煉獄


1941年1月3日,出生在滿洲新京的遠藤譽,親歷一九四八長春大屠殺,她的 哥哥和弟弟都在長春慘案中被餓死,而她作為倖存者,一生幾乎都活在長春餓殍 戰的陰影里。成年后,遠藤譽以悲痛的心情完成了自己的回憶錄《卡子(チャー ズ) 出口なき大地》、后又被譯成繁體和英文出版,她在書中這樣描述當時的慘 狀: The remaining Japanese (approximately) in Changchun to a “safe” area, near double layers of barbed wire that surrounded the entire city. But because the area was littered with rotten and tired corpses, they tried to ns the cleanest space to sleep. When they woke up, however, they discovered they were actually sleeping onto of dead bodies, and everywhere around them were dead bodies of citizens and refugees. 卡子內,大批難民被活活餓死,倖存者也難以於屍塚之間喘息,而長春城內 的狀態也是嚴峻。據倖存者回憶,長春6月至8月間最為殘酷,國民黨士兵既不放 糧救人,還搶長春人的口糧。當時,一枚金戒指難換一小塊窩窩頭,瀕死之人的 金條都換不來一塊豆餅,饑民為求活命吃死人的大腿、屁股,走在街頭隨處可見 被餓死的難民尸體,長春人流的血足以覆蓋整座長春城。 1948年9月21日,天津《益世報》報道長春“人皆菜色,形同囚犯,因餓倒斃 者,每天不下1000人。國軍駐守洪熙街裡,匪軍盤踞洪熙街外,把持甚嚴,夜間 偷爬卡門,被匪軍擊斃的難民,不可數計。”共產黨媒體《東北日報》報道,距 離長春不足五里的八里堡村莊,出現人吃人的慘劇,當地居民為不被餓死,進行 人吃人的交易,每斤人肉賣價250萬元,是所有能吃食物中最便宜的一種,許多父 母吃了自己的孩子。對於國民黨和共產黨而言,一九四八年的長春就是戰場,平 民的死亡是他們口中無法避免的代價。但對於滿洲人而言,這就是共產黨與國民 黨對滿洲人有組織有預謀的屠殺,他們沒有以常規的槍決或是毒氣的方式屠殺滿 洲人,而是以餓殍的殘忍方式屠殺了數十萬滿洲人。無論國民黨與共產黨如何推 脫責任,這場殘忍而又反人類的屠殺,都給滿洲人留下不可復原的傷疤。 作為長春餓殍戰的直接指揮、東北野戰軍第一軍團司令肖勁光在回憶錄里表 示兵不血刃的拿下長春城。東北野戰軍第一兵團政委肖華也回憶說:“長春兵不 血刃地和平解放,沒發一槍一彈,把蔣介石的10萬精銳部隊解決了。這是我國第 一個用和平方式解放的一座大城市,開創了在解放戰爭中迫使整軍起義,實現大 城市和平解放的光輝範例。”共產黨的敘述中,都是和平解放長春,教科書里也 是對長春大屠殺輕描淡寫的帶過。不過,共軍進入長春時,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 掩埋死屍。1948年10月20日,共產黨成立的長春特別委員會,採取以工代賑的方 式,發動難民掩埋死屍。在10天內,採取火葬集體掩埋的方式處理腐爛嚴重的“ 死屍十多萬具”。


在這場駭人的慘案中,到底有多少無辜的滿洲人遭到屠殺?《滿洲年鑒》記 載康德十一年(1944年),長春人口總量有863607人。據《長春市志(人口志) 》統計1947年8月,擁有長春市戶籍的常住人口有630309人,算上國民黨軍10萬人 及流動人口,估計有超過80萬人被共軍圍困在長春。1948年10月19日,共軍佔據 長春,清算城內人口,僅剩5、6萬多難民。共產黨於《東北日報》提供的數據: 救濟了從長春城逃出的難民有15萬人,即共軍從封鎖區(卡子內)放行的15萬難 民,另據《中共長春工委史料專輯》稱,共軍未經上級批准私自放行封鎖區(卡 子內)的難民有4、5萬人,合計倖存難民約25萬。80萬人除去10萬國民黨軍,再 除去25萬倖存的滿洲難民,餘下的45萬滿洲人徹底從地球上消失了。一九四八長 春大屠殺中,長春人的死亡率高達64%,值得注意的是,1948年10月21日,國民黨 軍全部投降時全軍還有4萬7千餘人。作為軍人他們的死亡率僅50%左右,足以說 明他們依靠搶奪滿洲人的糧食,而卑鄙的活了下來。這僅是粗略的數字計算,真 正死了多少滿洲人,可能只有長春城與掩蓋尸體的人才知道。 現今,共產黨統治下的滿洲,南京大屠殺、九一八成為膾炙人口的民族傷 痛,一個個憤怒的“東北人”對想象的敵人“小日本”咬牙切齒,卻不曾了解真 正屬於滿洲的痛苦記憶,更不曾認識滿洲的真正敵人。共產黨將虛擬的歷史植入 滿洲人的記憶,使滿洲人誤認為自己是東北人,從而塑造起“中華民族”這個想 象的共同體。東北人殊不知,中國、中華從不存在,東北人僅是亡國的滿洲人新 的身份。一九四八長春大屠殺,才是滿洲的民族傷痛;長春圍城,其實是共產黨 對長春市民的滅絕。中共乃敵人也,中國乃敵國也! 歷史似乎總是由勝利者書寫的,勝利者進而轉變為統治者,透過教科書將符 合他們統治的歷史設定,灌輸進愚民腦中改變他們的史觀,從而得到方便統治、 適合管理的順民。不過,統治者可以篡改文字,卻難以消滅每一個親歷者,更無 法掩蓋事實證據。卡廷森林的萬人坑猶如達利克摩斯之劍懸掛在蘇聯頭上,奧斯 維辛集中營的倖存者好似西西弗斯巨石終究會落在納粹身上。共產黨面對長春慘 案緘默不語,極力想要掩蓋罪行,最終還是暴露在陽光之下。一九四八長春大屠 殺,滿洲人不應遺忘,我們應同摩薩德對付納粹一樣,對共產黨進行清算。 滿洲人永不遺忘!


圍城 作者:張致遠 如果不是我一再追問,祖母應該不會提起這段歷史。或許是多年的紅色恐怖 讓她不敢于提起;或許是那人間地獄一樣的場面讓她不願回想。一九四八年,幾 十萬失去國家的滿洲人變成了國共兩軍對滿洲這片沃土爭奪時的犧牲品。 祖母給我講起她的所見時,叮囑我守口如瓶,讓我不要受到説出真話帶來的 災禍。因爲成分不好,祖母一輩子都不跟人發生爭吵,也從來不敢提起政治。但 是我相信,任何聽過、并能夠想象到她在少女時代經歷的場面的人,都沒有理由 認爲她在某些程度上是懦弱的。而我不能把這些話憋在心裏頭。這些苦難,對於 任何一個民族都太過深重,而應該被銘記在心。 祖母拿出來了個很老的影集,裏面夾著一些汎黃的、很老的照片。我看見了 一個穿著格子小馬褂、梳著乾净的短髮、有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的小姑娘。她站在 一個大院子中間,旁邊是兩盆文竹。這就是小時候的祖母。這也許是她現在能找 到的最老的照片了。

滿洲青少年日語教本和法制教本

身著國旗色旗袍的滿洲姑娘

祖母出生在大同二年,那時候我的曾祖父是滿洲國龍江省某個縣的縣長。 曾祖父是學法律出生,在奉天上過大學。他爲官清廉,辦案有方,深受民衆的愛 戴。後來他身體狀況不佳,不能再擔任公務,就辭去官職前往長春,也就是當時 的新京特別市。臨行時,百姓聞之,送來萬民傘餞別。 來到長春之後,曾祖父在新京南廣場購置了一棟房子,把姥姥送到了天主教 學校讀書,自己開了一家律師事務所。因爲很小,祖母對新京那段時光的印象不 是很深,但也算美好。她記得在學校裏大家都穿白色的裙子、藍色的襯衫;記得 大商場裏有扶梯,有賣美國糖果的日本售貨員;街市很整齊,電車四通八達。


滿洲女生在上數學課

滿洲少年保衛王道 可是,曾祖父不久就因爲肝硬化去世了,家裏沒有了主心骨,律師事務所也 沒法再經營下去。幸好家裏這些年積攢下來了一些財富,還能讓一家人過上還不 錯的生活。祖母的二姐嫁給了當時吉林省最大綢緞商的公子,也能周濟家人。 一九四五年八月,蘇聯入侵滿洲,新京特別市淪陷。蘇軍撤走之後國民黨入 城。這期間兵荒馬亂,家裏的財富也差不多用去了。一九四八年,祖母當時在讀 中學,中共的軍隊圍住了長春,國民軍隊黨在城内據守。祖母一家與多數的長春 民衆一樣,並不知道厄運的來臨。


中共希望用長春城内的老百姓消耗國民黨的糧食,以促使國民黨投降。國民 黨也嚴陣以待,借住堅固的工事把共產黨拒之門外。圍困開始了,共產黨在城市 的四周建立起了卡哨,不讓任何物資進入長春。城内的物價飛漲。國民黨爲了盡 量少消耗自己的糧食,命令搜糧隊四處搜刮老百姓的存糧。經過幾年戰亂,長春 老百姓本來就僅僅可以維持生活。這下子,老百姓的活路是徹底斷了。 老百姓也想出城。成千上萬的飢民逃出了國民黨的哨所,穿過兩軍之間的 無人區,試圖逃出包圍圈。可是他們沒有想到,共產黨轟趕試圖進入他們地界的 飢民,不給他們放行。共產黨要讓長春成爲一座死城,他們希望這些飢民可以留 在國民黨地界,以消耗國民黨的糧食。如果放行這些飢民,不僅要消耗自己的糧 食,還會減輕國民黨的負擔。這無疑是他們不願意看到的。共產黨甚至對手無寸 鐵的飢民開槍,以逼迫他們回到國民黨地界。無可奈何的飢民只好試圖重新進入 長春城内,可是他們又受到了國民黨的阻撓。國民黨不希望這些飢民返回長春, 消耗城内的餘量。於是無數飢民被困在了無人區裏面,回也回不去,出也出不 來,成爲餓殍。 城内的情況也很糟糕。老百姓的糧食要麽被國民黨搶走了,要麽就已經吃光 了。圍困到兩個月的時候,糧食已經不能買到。飢民只好挖掘草根、樹皮一類的 植物充飢。家裏用的馬、驢都已經殺掉了,貓狗也都成爲了食物。但是這樣,每 天還都有大量老百姓餓死。 祖母回憶當時的長春,幾乎是人間地獄。她記得她在大同廣場(今新民廣 場)附近行走,路邊就有餓死的尸體。飢民的隊伍在乞討拾荒,不一會就有一個 人倒下。死尸已經沒有人收拾、掩埋,就在路邊風乾,如果走路不看路,很可能 被絆倒。大量無法處理的尸體腐爛,並散發瘟疫。那座繁華的城市變成了一座鬼 城,每天晚上,人們呻吟聲不絕。 祖母家裏也沒有糧食了,再這樣下去,全家非要都餓死不可。於是曾祖母決 定讓我祖母賭一把。與其在城裏也是餓死,不如往出闖一下試試。我祖母那時候 大概十六嵗,她孤身一人,告別了曾祖母,拿著學生證,走出了國民黨的卡哨, 進入了無人區。無人區裏好像世界末日一樣的景象,皮包骨的尸體橫七竪八的躺 在溝壑與于灌木從裏頭。大樹的樹皮幾乎都被撕扯下來充飢了,樹幹的某些地方 還帶著血跡;蒼蠅與蛆蟲落在尸液上,臭氣熏天。 因爲祖母有學生證,所以很慶幸她被允許進入共產黨的地界。她想活命,就 得到吉林市去投奔親戚。幸而在路上遇見了幾個施粥的老鄉,才能讓她跋涉二百 里地,到達吉林。長春圍城過後,她回到家鄉時,曾祖母已經餓死了。


這些事情都是我祖母親身經歷的。長春圍困戰的恐怖是沒有經歷過它的人很 難體會的恐怖。直言不諱地説,這件事情,如同中國人在滿洲犯下的諸多罪行一 樣,是一場反人類的、種族滅絕性的大屠殺。中國人的殘暴、與對滿洲人生死的 漠不關心,在這件事情裏暴露無遺。對於這一罪行,國共兩黨都試圖推卸責任, 掩蓋真相。前者試圖隱瞞真實的死亡人數;後者直接否定這件事情的存在,稱之 爲“長春和平解放”。 我給你講這件事情,就是要告訴大家,滿洲人要知自强啊!只有擁有了自 己的國家,才可以永遠避免做亡國奴的慘劇。若我們手無縛鷄之力,那殘暴凶惡 的敵人只會肆無忌憚的巧取豪奪;當我們前赴後繼,舉起那五色滿地黃旗幟,那 驕妄的敵人也會心懷畏懼,停止對我們的侵略。朋友們!記住這無辜的150000650000條生靈,他們可能是你的曾祖父母、可能是祖父母的叔父、舅舅、姑姑、 姨媽、也許是你祖父母的兄弟姐妹。他們中間十之有九都是我們一樣的滿洲人; 與我們一樣,被白山黑水賜予無比高尚、珍貴的生命。化悲痛為力量吧,親愛的 滿洲愛國者們!我們永遠不會投降!楚雖三戶,亡秦必楚。如蒙天佑!


Profile for Concordia Association of Manchuria

《王道月刊》康德八十五年10月期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