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MAIN_TEXT__
feature-image

Page 1


1.我的童年

4.天賦與限制

用「自信」接納自己

瞭解自己的限制 欣賞自己的天賦

用「尊重」對待別人

.我的出生――小鎮裡的一顆震撼彈 .歡樂童年――每個人都是特別的!

.「比較」的結果:每個人都是輸家 .人的缺陷與上帝的圓滿 我們不必跟別人比較,我們只要認真找到自己真 正有興趣的事,讓自己願意花時間和精神去努力 的事,我們自然而然就會全心投入,就能夠贏得 這麼輕鬆、這麼有趣。

能夠跨越自身的限制,是一件很過癮的事,就好 像病被治癒一般。但有時我們的確勝不過,那就 必須坦然接受自己的有限。

2.學習與成長

5.責任與使命

找到學習的樂趣 贏得精彩的人生

.特殊學校的刺激:找到學習的方法與樂趣 .贏在有趣的地方:我的乒乓人生 當你能夠找到自己願意接受的挑戰時,你的學習 就會有樂趣,在樂趣中的獲勝才會讓你覺得幸 福。

超越有限障礙 生命無限燦爛

.從「想做」到「能做」 .使命感與感恩的心讓生命有光彩 因為我「想做」,所以我「能做」。每個人的任 務與使命都不同,我們必須自己去體會,看看我 們可以為別人貢獻些什麼,可以為別人帶來哪些 祝福,別人可以因為我們的付出,而過得更好。

3.人際與友誼 友誼的支持 心靈的雙手

.人生轉折點――游泳池事件 .我們愛的是你,不是你的成就 真正的朋友,看重的是我這個人,不是我的成就 與專長。重要的是,我們在友誼中,彼此關懷、 扶助,特別是在失敗和沮喪時,可以互相陪伴與 安慰。

.結語:我的夢想,我來實現 .附錄


漢堡

荷蘭

1.我的童年

德國

波蘭

科隆

加德洛特

波昂 法蘭克福

捷克 法國

用「自信」接納自己

慕尼黑

奧地利

瑞士

用「尊重」對待別人 小萊納在娃娃車上,施密特的出生地

子裡。隔天一大早,當外婆第一眼見到我時,她驚慌失措地跑去找

我的出生――小鎮裡的一顆震撼彈 我誕生到這個世界的那天,對我的父母以及整個小鎮來說就像

鄰居和朋友,口中還不斷重複著同樣的話:

「這個孩子沒有手臂!這個孩子沒有手臂!」

一顆震撼彈。原本期待著一個可愛嬰兒的父母,眼前看到的卻是一 個「瑕疵品」,卻又不能「退貨」。你可以想像,這是何等傷心難 過啊!

消息像野火般迅速地在加德洛特(Gaderoth)傳開來,村中 450位居民大概無人不知。全村唯一沒被驚嚇到的人就是我自己 了,我當時就跟其他剛出生的嬰兒一樣,還傻呼呼地吸著奶睡著覺

我一出生就沒有下手臂,左上臂多了一顆肉瘤(但是我現在稱

呢!喝奶和睡覺是小小的我最愛做的兩件事了。

它為「全世界最棒的大拇指」),且右大腿比左邊短了30公分左 右。因為是急產,我父母根本來不及趕到醫院生產,父親只能按鈴

在那個時代,電視上偶而會播出這些可憐的孩子扭曲地躺在小

喚醒還在睡夢中的助產士。我,就這樣在夜半時分誕生在父母的房

床上的畸型模樣,也喚起人們的同情,以至於人們自動將「身心障

4 施密特的乒乓人生

1.我的童年

5


肢。一開始我一點兒也不習慣穿著它,斜著身體走路。我九個月大 時第一次去醫院,一歲以後就每隔幾週去一趟。

我終於擺脫了羞恥,你也可以! 童年

的 快樂

試試

看,

我也

玩得

很好

啊!

沒有手臂的事實伴隨著我長大,村裡的人都知道,我既不能也 不想把這個身體上的限制隱藏起來。事實上,一雙過短的手臂所帶

礙」與痛苦、無人照護、窮困、眼淚⋯⋯等劃上了等號,他們會同

來的限制比行走不便來得更嚴重,

情這些可憐的孩子,為這樣的人生嘆息。「可憐啊,他們甚至無法

畢竟靠著義肢的輔助,我也可以和

獨立完成一件事!」而如今,就有一個這樣的孩子誕生在我們這個

別人一樣正常行走,甚至跑跑跳

小村子裡。我外婆也抱持同樣的想法,她認為我的父母會承受不了

跳。但我還是覺得腿部障礙比較糟

這種命運的打擊。「我們必須把他送到養護機構去。」她建議。幸

糕,可能是因為義肢實在難看,也

虧我的父母打從一開始就沒有這種想法。

很討人厭的關係;相較之下,我覺 得自己的右腿是「醜陋、畸型、殘

幾個月之後,我像其他嬰兒一樣開始爬行,只是更不靈活一點

廢」的。這種感覺一直沒有消除。

罷了。直到我要開始學走路時才真正遇到了困難。我就是走不好,

對右腿殘障的羞恥感會持續這麼久

總是跌倒,腿一長一短的,真的很討厭。我爸媽聽從醫生的建議,

的時間,主要還是因為我可以掩飾

帶我到科隆市的醫院尋求協助。在那裡,他們為我準備了一個義

我的右腿。我必須遮住這個「缺

6 施密特的乒乓人生

施密特右腿的義肢

1.我的童年

7


陷」,所以我穿上長褲,好讓人不會注意到我的行動障礙。但由於 我的膝關節距離臀部太近,所以坐著的時候得一直伸展我的右腿。

我想一想之後說:「我書包的顏色是暗紅色,是一種混合的顏 色,很難準確地形容出來。」

當我還小的時候,右腿和左腿的長度差距不大,因此並不會太顯 眼。我不用被迫在其他人面前暴露這個缺陷,可以把它隱藏起來, 而我也的確盡我所能地做到了。 如果我的腿被視為一種殘障的話,那麼,我那至今仍掩飾得很

管理員說:「很抱歉,我這裡沒有這樣的書包。只有一個別人 撿到的咖啡色書包,就擱在那裡。」「沒錯,那正是我的書包」我 小聲的說。

好的第三種缺陷就更不用說了。由於這個缺陷並不顯眼,所以在我 快從職業學校畢業時,都還掩飾得完美無缺。直到有一天在學校, 我的書包不知怎麼地不見了,原本以為我知道我把書包放在什麼地

「但這是咖啡色的,標準的咖啡色,跟紅色一點關係也沒 有。」他回答。

方,但當我結束休息回去取書包時,它已經不見了。 那個時候我才只好承認我是色盲,分不清紅綠。然後我又描述 「是不是被偷了呢?」我想著,「還是我根本就把放書包的位 置搞錯了?」

了一下書包裡面放了些什麼東西,管理員才相信我的話,把書包還 給我。在這事發生以前,我已經在學校成功迴避了八年色盲的問 題,沒想到卻在那天露了底。每當我們上數學課,需要分辨三個

我在下一段休息時間跑去找學校 管理員申報遺失。「你的書包是什麼

不同顏色的房子窗戶面積時,我總是回答:「左邊房子的窗戶最 大」,而非「紅色房子的窗戶最大」。

顏色?」管理員問我。 如今,色盲對我來說只是個微不足道的限制,但在那個時候卻

8 施密特的乒乓人生

1.我的童年

9


讓我覺得非常丟臉。有多少人需要耗

所有正在生命中與自身限制奮戰

費龐大的力氣來掩蓋自己身上的難堪

的人看。藉著這本書,我要為你

呢?色盲、文盲、酒鬼、精神病患

加油,鼓勵你勇敢面對自己的限

⋯⋯?又有多少人擔心(這種擔心

制。能夠跨越自身的限制,是一

有時是必要的)自以為掩飾得當的缺點

件很過癮的事,就好像病被治好

被揭露出來時,會遭人拒絕、被人恥笑,甚至被孤立呢?我之所以

一樣。但有時我們的確勝不過,

稱其為「自以為的缺點」是因為當事人對這個缺點引以為恥,但它

那就必須坦然接受自己的有限。這本書要告訴你的是,如何用一種

並不一定是真正的缺點。我為什麼要對自己的色盲感到羞恥呢?色

健康的態度來面對自我的限制,為你贏取美好的人生。

手上還戴著義

堅信禮,當時

施密特與他第一本書

盲並不是我自願的,我也沒有做錯任何事,任何人都沒有理由為此 嘲笑我。全世界有百分之八的男人和我有同樣的命運,所以我也不 是什麼怪人。可見,要恥笑別人是一件多麼容易的事情啊!

我希望,這本書也可以消除你的羞恥感。我希望為你加油打 氣,不再因為某些人的嘲笑而感到羞恥。我要跟你分享我的經驗, 因為我從中獲得更多自信與勇氣,我身體上的障礙也不能再限制我

學習面對每個人的限制

的人生。我可以包容自己所有的優點與缺點。因為在我們身邊充滿 了信任與友誼,所以人們就可以開放自己;也因為在這裡,別人對

我認為每個人都是一樣的;我們可能在某方面受到限制(每個

你的喜愛比你的缺點更重要,所以我們就不必再以自己的缺點為

人都有缺陷),但另一方面卻具有天賦(每個人都有無限可能)。

恥。如果你因為看了這本書而得到無比的勇氣,或者不再感到恐

殘障不過是人們在生活中會遇到並需與之共處的諸多障礙之一。

懼,那這本書的目的就達到了。也許有些事情是你一直都不相信自

因此,我寫這本書不僅是為了給身心有所限制的人看,也想獻給

己可以辦到的,但其實你是可以的哦!要是有人告訴我,這本書幫

10 施密特的乒乓人生

1.我的童年

11


助他懂得如何面對自己的侷限,那麼寫這本書真的就值得了。

我為「運球王」,但他們總是會讓我 跟著一起玩。

歡樂童年――每個人都是特別的!

我們的村子也不總是和和睦睦 的,也曾因為爭吵和惱羞成怒的事

我的童年過得無憂無慮,開心極了。我很少想到我的身障問

情而爆發成大打出手的場面。即使小孩子

題。我就是我,原來的模樣──而且還挺好的!我不是去煩惱自己

們大多不敢打我,但我偶爾也會碰上。欺負一個毫無抵抗能力的人

的身體問題,而是在周遭的環境不斷探險。小村子提供我生活上一

是會被唾棄的,但我也不是軟柿子。碰到兩個人打架的時候,我的

切的需要,村裡有很多小孩可以跟我一起玩,包括我的弟弟艾德

義肢為我帶來實質的好處。因為沿著我的脛骨的左右兩邊都是用鐵

加、隔壁的堂兄弟法蘭克和安德列,還有一些鄰居的小朋友。如果

製夾板固定的,如果有人的手或腳不小心卡在我的兩腿之間,我只

可以,我們就會到外面玩耍。我家下方是一座小小的樹林──我們

要略施小力,就能讓他痛得哇哇大叫,然後我就可以威風凜凜地問

把它稱作小森林。森林中央的小溪讓我們覺得像是一條大河,當溪

他說:「要不要投降啊?」我沒什麼機會問這個問題,因為大家都

水豐沛的時候,不可能一大步跨過去。我們通常會做黏土牆把溪水

知道,一旦落入我的腿夾板中間,就不可能擺脫掉了。

堵起來,然後在裡面尋找青蛙蛋或捕抓小魚。我們會在樹林中濕濕 黏黏的地上挖洞,有時候我們也會用大大小小的木頭搭建一個有屋

村裡有一條河流,如果有人調皮搗蛋,通常就會被眾人押到河

頂的小建築物,好讓我們三、四個人通通可以擠進去。我們也常常

邊「泡乖乖澡」,我也被壓進水裡好幾次,沒有人因為我身體的特

跑到附近的球場踢足球,我大多數時候是最後被選走的那一個。因

殊,而放我一馬。因此,我覺得我跟大家是一夥的,沒有被排擠,

為穿了義肢的關係,我不可能是跑得最快的飛毛腿,也不會有人稱

也沒有被可憐。他們認識的萊納,生下來就是這個樣子,就像有人

12 施密特的乒乓人生

1.我的童年

13


生下來就是雙眼皮或單眼皮一樣。我當時甚至覺得,我不是唯一一

要幫助,另一個人則是另一個樣子。你幫我,我幫你,這在我們的

個「特殊」的小孩,至少還有另一個特殊的小孩,那就是我堂弟,

生活中,就是那麼自然,不是嗎?

他有一頭火紅的頭髮,簡直怪異極了! 對了,說到「能力」。當然,我也有一些能力不足的地方啦。

我幫你,你幫我:這不是很正常嗎?!

例如,我跑得不怎麼快。對小男孩來說,這真的是很討厭的事。尤 其是當我惹火了某個人,而且甚至可能有些過分時,我會想要趕

我想我的童年和村裡其他小孩一樣正常,我幾乎感受不到自己

快逃開(如果要當面單挑,

身體上的限制。如果有人看見我因為身障所帶來的難處,大概不會

我猜我的勝算不大)。躲避

有人相信我所說的話吧!然而從我的角度來看確實是這樣子沒錯。

球也不是我最喜歡的休閒活

此外,我真正碰到的限制遠比人們所推測的少很多。不論何時何

動,因為我接不到球,常常

地,當我需要幫忙的時候,總是有人可以幫助我。當我無法獨自越

都是用臉去接球,然後就被

過鐵絲網柵欄時,就有兩個人

判出局。但是也有一些事情

會把柵欄分開,讓我從中穿過

我可以做得很好。在我們家

去;當我無法完全精確地把剪

旁邊有一個曬衣桿,也可以

紙的圖案剪出來時,我就會拜

在上面吊一個鞦韆。而且還

託別人幫我完成。在這裡,孩

可以吊小孩喔!當然,要自

子彼此都認識,大家也都知道

願的!遊戲規則是:用兩隻

某人這方面比較強,那方面需

手緊緊握住桿子,吊在上面

14 施密特的乒乓人生

1.我的童年

15


✽你覺得自己身上有哪些限制與特色,是你特別不喜歡的?特別想 要掩飾的?為什麼想要掩飾?

✽你為了掩飾這些限制或外表,曾經花了很多心力嗎?感覺如何? 你曾經想辦法接納這些缺點嗎?結果如何? 最久的人就贏了。那個人通常是我。因為我會用腋下緊緊夾住桿 子,可以懸在那裡久久不放。我的身障並沒有妨礙我對自己能力的

✽你身上有哪些優點是你引以為榮的?你曾經為此而感謝嗎?

肯定以及對這個世界的興趣。 ✽如果你的朋友因為缺點而自卑,你會如何幫助他? 但是,讓我最難過的,就是我因為逐漸成長,而常常陷入一種 與人比較的困境,然後我就開始覺得沮喪了!當別人可以繼續發展

✽用「每個人都是特殊的」這個觀念來觀察自己和別人,是不是讓

得更高、更快,或更廣,而自己卻不能時,那種自我折磨真的會很

你學會自信與尊重?試著觀察一兩個本來讓你覺得很難接納的同

大。

學,並體會看看自己對待他們的方式是否可以改變。

我開始會想:如果我生下來就是受到某些限制,叫我怎麼變強 呢?當一個人覺得自己太弱、太笨、太慢、或者太渺小時,應該怎 麼幫助自己突破障礙呢?

16 施密特的乒乓人生

1.我的童年

17


2.學習與成長

施密特就讀的小學(下)和高中(右)

找到學習的樂趣 贏得精彩的人生

小孩接著一個小孩出現,我的感覺愈來愈奇怪。第一天上學,我哭 了很久。我覺得自己好像進入了一間恐怖學校。請原諒我用這個毫 不尊敬又粗魯的形容詞,但是這的確是我當初的想法,我當時真的

特殊學校的刺激:找到學習的方法與樂趣

受到了驚嚇。以前從來沒有看過任何殘障的人,現在突然出現了一 大堆。或許你會說:「你自己不也是身障嗎?」沒錯,可是在我六

六歲的時候,我在一所專為身障者辦的特殊學校註冊上學。父 母跟我解釋說,我必須要去上特殊學校,因為我是一個特殊的小

歲前,我真的從未感覺過自己是殘障的人。我只知道,自己跟別人 不一樣。但是我的感覺是:

孩,我的手臂太短。而且我會需要依賴別人的幫助。上學第一天的 經驗,我只能用「恐怖」兩個字來形容。開學那一天,父母開車送

我是正常的人!

我去學校。到了校園,我看見一個男孩坐著輪椅。我驚訝得合不攏 嘴巴,一直盯著他看。這個男孩好特別啊!帶著自己的椅子上學,

入學後的幾天,我常常注視著鏡子看自己。我一再地對父母

而且還是有輪子的,真是少見。第二個映入我眼簾的人,手腳瘦

說,我的手臂很短(好像我現在才發現一樣)。我突然瞭解了:我

長、走路歪歪斜斜的呈X型前進。現在我才知道,他是痙攣性的癱

讀的是一間給問題小孩的學校,是收留怪人的特殊學校。當有人問

瘓。當時我還在想,我是遇到了霹靂舞的原創者呢!就這樣,一個

我上哪個學校時,我都會回答:是橡木兒小學。我會避免公開承

18 施密特的乒乓人生

2.學習與成長

19


認:我上的是「身障者特殊學校」。我直覺的認為:這不是一間什

我馬上感覺好像被抓到把柄一樣,就結結

麼「優等學校」。就在開始上第一堂課之前,我才學到了一件事,

巴巴地說:「呃,我只是在寫我的作業,真

就是:我是一個身障者,馬上就要被隔離在一個特殊世界了,我不

的。」

是一個正常的孩子!

「這我知道,」她說,「但是你怎麼 用手寫?」

入學後不久,「功課表」就排滿了閱讀和書寫的課程。基於專 業的特殊教育知識,我的老師自然以為,沒有手臂的小孩就必須用

「對啊,」我說,「在家裡我都是這 樣,而且這樣比較好寫。」

腳寫字。她甚至為我找來了一張書桌,可以按照每個人的身高差異 調整高度,甚至可以調降到地面上。她把我左腳的鞋子和襪子脫掉

她有點不好意思,然後有點

(因為我右腳是穿義肢),然後就把一支筆架到我的腳趾之間。從

遲疑的說:「原來如此,如果你

此,我開始用腳來寫我的第一個字母。有一天,她因為其他事必須

比較喜歡用手寫,在這裡當然也

離開教室幾分鐘。所以她就要我們繼續寫字,直到她回來。我的機

可以用手寫。」

會來了。我從地板上拿起紙和筆,給自己找到一個空位,用兩隻手 臂夾起筆來,匆促地繼續練習。就在我快要寫完之前,我的老師回 來了。 她看見我在別的位置上寫字,就生氣地大叫:「你在那裡做甚 麼?」

在這件事中有兩個人都學到了功 課。第一個人是我的老師。她後來都會問我們想要用什麼方法或方 式解決問題,她讓我們小朋友自己去找答案。第二個人是我。我學 會了我可以,而且也被允許自己去尋找問題的答案,表達自己的意 見。

20 施密特的乒乓人生

2.學習與成長

21


2004年雅典奧運團體金牌

這就是學習!在每一次挑戰中,我們都在增強自己的能力,而

人:太矮、太胖、功課不好、跑得太慢、外國人……等等,有成千

這整個過程也帶給我們樂趣!想要讓一個人發揮最高的潛力,就要

上萬的理由讓我們覺得別人「不正常」!如果身障也是一種「不正

不斷地給予新的挑戰來刺激他。當你能夠找到自己願意接受的挑戰

常」,那麼,你身上必然也有一些不正常的地方,會讓同學排擠你

時,你的學習就會有樂趣,在樂趣中的獲勝才會讓你覺得幸福。若

呢!

你的勝利來自於別人的強迫,那麼,即使你獲勝了,你也不會覺得 快樂與滿足。

有時排擠是透過傷人的言語產生。這種情況曾在我的運動比賽 生涯中發生過兩次,且兩次都是在我的對手快輸球時發生的。他們

重新定義身心障礙=每個人都是有限的!

為了激勵自己而故意在我面前大聲說:「我總不能輸給一個殘廢的 人吧!」每次聽到這種話時,我都驚訝得說不出話來。他們怎能在

其實,我的身障真正讓我覺得不愉快的是那種不能一起參與的

雙方激戰接近終了的時候,認為我「只是一個殘廢的人」而完全忽

感覺。是我的身障導致我被排擠嗎?不,我要在此特別聲明:我的

略我的實力呢!我不作聲地打完那兩次比賽,其中一場我贏了,賽

身障只是成為我被排擠的理由。還有很多理由讓我們會想要排擠別

後我忍不住說:「現在你總該知道,你的球技比一個殘廢的人還差

22 施密特的乒乓人生

2.學習與成長

23


別於他人的,這是很正常的事情。每個人在某些方面是有能力,但 在另外一些方面卻是有侷限的。 人本來就不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這個世界有各式各樣的人, 即使是身心障礙者也有他擅長之處。也因此每一個人都可能會遇到 許多身體或精神上有障礙的人所經歷到的事情:被貶抑、被恥笑、 不被看成是旗鼓相當的對手、不配參與、被排擠。

了吧!」但另一場球賽我輸了,我對我的對手極度不爽,不過我沒

「身心障礙者」和「非身心障礙者」在我眼中是毫無差別的;

多說什麼,而是讓我的隊友們來回應。即使從客觀情況來看我並未

因為對我而言,每個人都是有限的。我們的社會不該是一個強者生

受到排擠,但從我對手嘴裡的話可以聽出,他認為我根本不配參與

存,弱者滅亡的社會,因為沒有人知道什麼時候會風水輪流轉,強

這場比賽,因為我不是他的對手。我是身障者,而他不是。不過我

者不再高高在上,而弱者也不再不堪一擊。一場突如其來的交通事

心裡想,究竟是誰的腦袋有障礙?到底是我的還是他的呢?

故就能讓我們瞬時變得窮困潦倒,或者變成身心障礙者,迫切需要

我在這裡必須對「身心障礙人士」這個名詞稍加解釋:這種將

他人的幫助,到那個時候,我們就需要他人的支持了。

人用身心障礙與非身心障礙來區分的概念是人想出來的。基本上, 每個人都有限制也有天賦。有些人因為偏離一般人的平均值,所以 就被稱為「身心障礙」。這個平均值的標準是人類定義出來的。一

贏在有趣的地方:我的乒乓人生

個戴眼鏡的人算是視力障礙嗎?把人用有障礙或沒有障礙來劃分是 不恰當的。每個人都有其非常獨特的限度與可能性,每個人都是有

24 施密特的乒乓人生

1977年的夏天,那年我十二歲,我們全家到奧地利的湯姆斯

2.學習與成長

25


維格小村莊渡假。我爸、媽非常熱愛登山健走活動,但是我不喜

層海綿,接著是球拍,然後再上一層海棉,最後再用繩子把全部的

歡;況且我也覺得這個村莊比我們所居住的村莊還要小,什麼遊戲

東西捆緊。其他小朋友看了,也樂意讓我試試看,雖然球拍還有一

場所、足球場都沒有,只有一個戶外桌球檯供人隨時使用。當然,

點搖晃,但我打中球的情況比之前好太多了,也可以真正和別人一

我弟和其他當地的小孩都喜歡

起玩。為了改善球拍晃動的問題、避免繩子再次鑽進我的手臂,以

跑去那裡玩,我也曾試過將球

及在取下球拍時如何維持整個構造不會散開,盧茨先生還花費了

拍用我的兩隻手臂夾住打桌

好長的時間,苦思解決

球,只不過鮮少打中從對面發

的方法。從此,我變成

過來的球;也因為本身既有的

一個熱愛桌球運動的人

手臂實在太短,且握力不足,

(即使我總是輸球)。

才沒打幾回,就常揮空拍,也 幾乎沒有餘力抓住球拍,只好放棄對打的念頭,從此之後,我就在 別人打球的時候幫忙計分。

渡假回來之後,我 的堂兄弟法蘭克想加入 洪堡桌球俱樂部,我覺

有一天,和我們同住一間旅館的渡假客盧茨先生也在一旁觀

得這是個不錯的點子,於是我們就一起去參加第一次的訓練。由於

看,他對我說:「你不想和他們一起打球嗎?」「當然想,而且我

本身的特別狀況,我當時的心情慌亂極了,「那裡面的人肯定比我

也嘗試過了,只是我無法抓住球拍。」我不甘心地回答。他思索了

厲害很多很多,而且不願意和我一起打球吧?」我為此擔心著。體

一下,說:「我來幫你想個解決的辦法。」隔天他再度來到桌球檯

育館裡有超過三十名的兒童和青少年,我爸和我一起去找教練,問

邊,手上拿著泡沫塑料(海綿)和繩子。他先在我的手臂上包覆一

他我是否可以參加訓練。教練看了我的球拍,然後說:「我不知道

26 施密特的乒乓人生

2.學習與成長

27


我的父

親與我

和弟弟

我是否能夠教導你什麼,但或許你可以自

外表,以及他自己對身心障礙者的成見,預先限定我可以做的事。

己找出最適合也最能發揮的打法。」他陪

他肯定我的尊嚴與能力。讓我對自己有了自信,也勇於挑戰自我,

我走到一個桌球檯,然後分派一個對打的

找出自己真正的興趣。第二:他的心態完全無私,純粹是為了其他

夥伴給我,我打得不亦樂乎。那天晚上,我

人的幸福著想。不然,他不需要花費那麼多心思,因為,那個眼神

興奮得睡不著覺,我──萊納.施密特真的

憂傷的十二歲男孩與他根本毫無關係啊。第三:他發現了我的願望

在桌球協會裡面打球了。

並且嚴肅看待。他沒有逼我做我不願意的事,而是以我自己的興趣 為出發點。第四:整個過程中他都讓我自己決定,球拍要怎麼樣放

隨著時間的累積,我的球技有了一點進步。然而,讓我有機會

才舒服。雖然我是被幫忙的人,但是我覺得自己很有參與感。

打桌球的球拍卻在這時候限制了我的發展性。「球拍實在晃動得太 厲害了,以至於我沒辦法準確瞄準。」我這樣告訴爸爸。於是他就

我們一週有二至三次的練習。1980年我被德國殘障桌球聯盟

開始動腦筋。當時他還在一家製造車軸的工廠工作,肯定有一些可

的教練發現天分,展開國手訓練。從1983年到2008年期間開始參

利用的素材。他用一根錐狀銑床鑽成的輕塑膠管準確地套住我的手

加各種國際比賽及殘障奧運的桌球項目,二十五年來,我一共參加

臂,在管子的後方釘上一根堅固的木桿,然後把一支市面上常見的 桌球拍固定在木桿上。藉著魔鬼粘的幫助,把球拍固定在我的手臂 上。我感覺我終於可以揮拍自如,想要球去哪兒就去哪兒。

盧茨先生為我發揮了他的創造力,而改變了我的生命。到今日 我才瞭解,當初盧茨先生所做的有多重要。第一:他沒有因為我的

28 施密特的乒乓人生

25年的桌球生涯,施密特獲得無數獎牌

2.學習與成長

29

Profile for 南與北文化出版社

施密特的乒乓人生  

這是一個充滿挑戰與學習的生命故事!在這本書中,殘障奧運金牌得主施密特將以親身的經歷告訴你,自己如何在學習中找到樂趣,贏得燦爛人生;如何跨越有限的障礙,開創生命無限可能。

施密特的乒乓人生  

這是一個充滿挑戰與學習的生命故事!在這本書中,殘障奧運金牌得主施密特將以親身的經歷告訴你,自己如何在學習中找到樂趣,贏得燦爛人生;如何跨越有限的障礙,開創生命無限可能。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