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COUNTER-COURSE

YOUR RADICAL GUIDE TO SYDNEY UNI 课程指导—新生手册中文版


acknowledgement of country

Written by Indigenous Officer Akala Newman on behalf of the University of Sydney Students' Representative Council.

My name is Akala Newman and I'm a proud Wiradjuri womAn. I would like to pay my respects to the Gadigal people of the Eora Nation, upon who's ancestral stolen land the University of Sydney campus stands. I would also like to pay my respects to all Aboriginal students and staff at this University and at the SRC. The Gadigal people are the traditional custodians of this land in which they hold in perpetuity forever. It's my cultural obligation, and the obligation of all Indigenous people, to keep our stories alive, to connect place and home to our spiritual identity and self. Colonisation has separated the body from our country. Because of this Aboriginal people have been oppressed and marginalised, damaging our innate connection from land and self. We must nurture our land and be a part of this beautiful country as it was for thousands of years. We acknowledge the people of the wider Eora Nation, as the first to suffer and survive colonisation. We offer our deepest respect to the brave warriors of the Frontier Wars and all those who have died under White Supremacy defending our culture, lands and people. We extend our respect and solidarity to all those who suffer under patriarchal white supremacy and state sanctioned violence. Finally, I want to pay respect to all Aboriginal women. My sisters from the time the First Fleet came were the subject of the highest level of sexual assault and now the highest level of domestic violence in this country. Colonisation in itself was the rape of a country. This sardonic image relates to the fact that white men would rape Aboriginal women in order to wipe out an entire race with their hegemonic white supremacy. I hope and pray that all my sisters will one day be at peace. I hope and pray that one day all women will be at peace. Hold your body up because it is yours. No one else owns it and no one ever will. It is yours forever so cherish it. Despite our trauma, and despite being dehumanised in life and death, we are still here and we matter. We are resilient and we are powerful. The oldest living culture in the world, has been carried for thousands of years in the wombs and on the backs of our matriarchs. We are deadly we are fierce. We deserve a voice in a world trying to take it away from us.


主席写给你 的亲笔信

欢迎翻开2018学年课程指导-新生手册,这是一 本随意胡扯但实用的指南,帮助你在悉尼大学中 存活下去。今年,这本手册由你的悉尼大学学生 议会(University of Sydney Students‘ Representative Council,简称SRC)的秘书长和教育事务委员倾力 打造。 当你翻开这本手册,你会读到许多关于学生议会各 事务群体以及学生维权史的文章。随着你深入对 悉大的了解,你会发现学生组织在捍卫学生权利、 传播信息以及组织反抗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本质上,学生议会(SRC)是由学生自身组织运作 的,并服务于学生,既会在个体层面上(个案和法 律服务方面)也会在集体层面上(通过捍卫公共教 育和组织学生运动) 毫无疑问,学生组织一直在动员学生维权中充当重 要角色。去年的学生抗议活动(比如女性集体反性 侵抗议)汇集了学生因悉大管理层不重视学生生命 财产安全而产生的反抗声音,产生了重大影响。大 型学生抗议活动将对时政产生影响。如今,我们比 以往更需要回顾我们激进的学生组织历史,以使得 那些认识到并想激发自己潜能的同学们更好地融入 我们。 我的挑战在于使你能够在尽可能广泛的角度上成为 一名悉大学生。悉大提供了几于空前的机会去让你 成为一名参与政治的学生,去让你在大学期间更好 地为这个社会做贡献。来加入学生议会的各事务集 体,来接触学生维权活动吧。祝新学年一切顺心如 意,并期待在校园中与君相遇! - Imogen Grant,
President of the 90th Student's Representative Council

译者注

学生议会(SRC)作为悉尼大学35000名学生的最高 代表组织,每年都会出版课程指导——新生手册使 同学们更了解我们自己的学校,进而促进更高效的 学习和更全面的文化交流。但是因为其复杂而抽象 的内容,很难注国际生中推广。作为首个担任学生 议会秘书长职务的国际生,我认为学生议会应该让 所有同学(包括国际生)从本书中获益。于是在完 成新生手册的编辑后,我们又试验性的推出了线上 中文版,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将有更多多语种出版 物出现在校园当中。 这是我们第一次翻译学生议会的出版物,遇到了诸 多困难,我们也尝试把一些抽象的内容用速滑表达 出来。若有疏漏请多多谅解。 希望你能从此书中有所收获。

1


*n

the hour o, if you're a spinach e.

目录

only take 0 fee. And pus seems e out why

urt

T throughlow you el of India f the best e food on s very un-

ood food. hour.

C 04

pus, but a raft beers d wine in

een refuremed bar. ce vibes if ingratiatof student

ice, if unwhelming, ver again.

09

is Courtof trek.

milkshakes Map (incl. ibises) to scale.

00. acknowledgement of country 01. 主席写给你的亲笔信 04. 地图 06. 在大学中生存 07. 财务帮助 08. 健康服务 09. 学生生活 10. 留学生指南 11. 住房指南 12. disabilities: 你在学校中的权益 13. 什么是SRC? 14. SRC各部门 16. 如 何回应对于性侵的揭露 17. 对性侵遭受者的支助服务 19. 你们的大学有一个激进的历史:时间轴 20. 公平吗?澳大利亚的隐蔽不公平 21. 我们为什么需要公正平等的交通费:留学 生澳宝卡权益之争 22. 我们学生如何停止战争 23. 难民组织:一个简短的历史 25. 乡村学生的反击 26. 什么是NTEU?你为什么要关注它? 28. 堕胎之州 29. 代表事务 30. 大学的新自由主义 32. 对抗煤的前线 34. 智利学生如何反击 36. 幸存日 37. 课程建议 41. 致编委——感谢你们的贡献

07

26

22

32

28

36

手册中的一些你会觉得很有帮助,有些你会觉得很讨厌,这都很正常!在悉大,很重要的一件事情是要学会被你读到的东西所挑 战,而这种挑战并不限于课堂中。如果你对这本手册有任何问题,请拨打9327 3988。我们欢迎建设性的批评! 记住电话是9327 3988!如果占线,请拨打3205 9977。

02


unlearn weapons research. USYD’s marketing campaign is a smokescreen. USYD funds military and weapons research for the Australian Defence Force, who are currently engaged in bombing the Middle East. Join the Education Action Group today: fb/groups/usyd eag


送给你无所不包 的A-Z校园指南 A - THE SRC!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能排到A呢?悉尼大学学 生代表大会位于City Road旁边Wentworth楼外 部楼梯的下沉部位右侧。跟我们的”个案工作 者(caseworker)”或者法律援助律师预约,或者直 接来也可以!

F n

*

b - Fisher coffee cart

这有便宜的食物和咖啡,但是不要在高峰期 来。还有,如果你最近在吃土或者你是素食 主义者,这里的菠菜羊乳卷(spinach and feta roll)会伴你毕业。

c - Ralph's cafe

超赞的意大利面(Pasta)和豪华意大利帕尔 马干酪(Parmensan)。但是呢,他们只收现 金,或者你在他们的ATM上刷卡并付一笔高 达50000刀的手续费。

D - wentworth foodcourt

不出意外的话,你将在这里进行你大部分的用 餐——这真是太令人失望了。不过,UniBros 和Jewel of India这两家餐厅感觉还不错,他们 的素菜值得点赞。另外,在这里的校园中唯一 的中餐馆着实令人吐槽。

C

E - abercrombie cafe

有点小贵,但是还算物有所值。但是在高峰期 队伍真的太长了。

F - courtyard cafe

一家不错的咖啡厅,但是不太好找。他们提 供很棒的pizza、精酿啤酒和红酒。有意思的 是,他们在冬天会把红酒加热。

G - hermanns

原来很脏乱差的这里被重整为一个青岛啤酒主 题酒吧。棒棒哒!在门口的草坪上,你可以享 受到物美价廉的饮品和超赞的氛围!这是一个 和同学们聊政治的好地方。

H - manning bar

你会来这一次,也许两次,如果不幸参加了一 些USU活动的话,你会来很多次。然后,你再 也不会来了。Manning已经不再荣光。好好歇 着吧。

I - laneway cafe

就在Wentworth咖啡店附近,这个比courtyard 更古老,更槽糕的咖啡店。但是呢,很好找。

J - parma

Emmmmm…刷卡有最低消费,不过这里的奶 昔不错。

k - boardwalk cafe

谁去过吗?讲真,没人跟我说过他去过?我猜 这还不错?

L - taste cafe

这里的法棍有点贵。早餐不怎么样。建在这里 真的是在嘲笑学法学的同学的智商。

m - wom*n's room

这是一个为有性别障碍的“男”性(不认为自己 性别为男性,却没有做变性手术的人)的自主 4

Map (incl. ibises) to scale.


管理的场所,位于Manning酒吧第二层。这有 一个微波炉,一个长沙发。这里是女性每周集 体活动举办的主要场所。

n - queer space

一个为“奇葩”的你打造的自主管理的场所,位 于Holme楼。但是这个地方不太好找:你需要 走过the courtyard然后下左侧的楼梯。如果没 找着,别忘了联系Queer部门委员呀!重要的 事情再说一遍,这是一个相识与你一样奇葩的 同学的绝佳场所!

o - ethnocultural space

在Manning酒吧的2楼,这个为有色人种、土 著民和其他因白人至上而受到边缘化的人们的 自主管理的场所。自主进行的集体抵制种族主 义的会议也会在这里举行。

oHm

B

p - international students' louge (ISL)

*

在Wentworth美食广场的上面是一个人间天 堂。豆包椅子、舒服沙发和可爱的桌子都在 这。这是认识其他留学生的绝佳场所,别忘了 在这还可以约一局台球!

l

*

A pI j GD

k

我说了这一定要到Z 了么?嗯,到p就可以 啦!抱歉!为了把这 个地图变得完整,我 特别想跟你介绍一下 在校园中的高端卫生 间——他们是(降序 排列):Courtyard卫 生间,商学院ABS楼 卫生间,Fisher图书 馆卫生间(高层的) 和天主教会(catholic society's)卫生间他们 有淋浴间(你想偷偷 摸摸地干点啥的话) !

*E 5


Academic Appeals sydney student Disability services

Discontinue not fail (DC)

你的讲师有权利给你一个对于考核 项目的简单延期(最多五天)。但 是呢,你的讲师可能是个傻X。如 果你需要一个简单延期,就直接去 问问他们吧。有些讲师愿意给你, 有些会要求看你的医疗证明,也有 些不管怎么都不会给你的。有些学 院,比如法学院,老师们永远不会 给你简单延期的!

你可以通过学业上诉去上诉悉大做出的任何决定,无论是考核项目的分数还是对于你特殊情况考 虑申请的拒绝。上诉共分为三阶段:非正式阶段;学院或学术委员会阶段;学校阶段。 非正式阶段:向做出决定的老师或者管理人员提出质疑,跟他们聊聊为什么这么做出决定。 学院或学术委员会阶段:如果你仍然不满意,你有前往学院或者学术委员会申诉的权利。如果还 是不满,你也有权利去悉大学校层面申诉。 学校阶段:如果走到这步,事情就变得复杂起来了。你所需要的材料和文件取决于你请求的内容 和你申诉的对象学院。因为复杂,所以你最好找一个人帮助你。我们SRC的个案工作者在这方面 是老手,所以他们将是你最好的选择。请注意!如果走到这步,最终申诉结果可能需要很多个 月。 如果你有会影响你学业表现或者影响你完成学术评估的情况,你可以在残助服务中注册登记。这 可以给予你学习上的帮助,例如推迟你的考试、减小你的学业负担要求。 第一步,注册并登录悉大残助服务系统。 第二步,部分的注册环节要求你的专业治疗人员提供的情况说明支持文件。 第三步,将这些文件上传到你在线注册系统或者电邮到 disability.services@sydney.edu.au。 最后一步,联系残助服务系统去召开你的情况会议(通常来讲需要一个小时)。我们听说残助服 务系统的人都很好。你可以给他们打电话+61 2 8627 8422或者电邮到disability.services@sydney.edu. au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翻阅本手册第12页。

在不同时间撤课会对你产生不同的影响。在一些时 候,撤课不会对你产生任何影响,而有时候会在你 的学业成绩单上留下痕迹。 在统计日(第一学期是3月31日;第二学期是8月31 日)之前撤课。撤下去的课不会出现在你的成绩单 上,也不会留下痕迹,你也不需要交这门课的钱。 留学生可能会要去申请退款。 在第七周之前撤课:在你的成绩单上,会显示“非 不及格的撤课”(DC)。你并不需要任何理由就可 以在第七周之前撤课,但是你需要交这门课的费 用,除非在你控制能力范围之外有重大事件在统计 日和第七周最后一天之间发生。 第七周之后的撤课:情况就会变得棘手了!除非因 为有在你控制范围之外的因素出现而导致你无法完 成学习,你才能在这个时间段撤课。不同的学院有 不同对DC的规定。如需要,请联系SRC个案工作 者了解具体细节流程。

如果你偶染小疾、意外出现的需要承担主 要长辈护理责任的情况、受伤、遭遇了自 然灾害或者亲朋好友的离世,并且对你的 在作业评估或考试产生了学业能力影响, 你可以去申请特殊情况考虑(special consideration) 你需要对发生的事情及其对你的影响提供 证据,这个证据必须是官方文件并是英 文的。提交申请是在网上的平台——直 接在Google中搜索"Special Considerations USYD"。 如果涉及到错过的日子或者错过的学业评 估,你有3个工作日的时间去提交申请。 如果涉及到一个考试,你有14天(自你的 时间表产生之日起)或者考试后3个工作 日(如不适用,则为时间表公布之时)

by nina dillon britton and the caseworker service

Special considerations

how to SURVIVe UNI ADMIN

Sydney Student是教务服务系统的核心平台,你 会在这里注册入学、选课等。同时,申请注册变 更、特殊许可、转换学位、学分申请、退学、暑 期学校等业务也都在这个平台上操作。 如果你在Sydney Student平台上感到困惑或者遇到 难题,请联系悉大求助热线1800 SYD UNI (1800 793 864) 。你会得到人工回复的。

Simple extensions

06

整本手册里面你要知道最重要的事情是:记住你会有生病、考试不及 格、搞砸事情的时候。但是! 悉大的教务系统有时候不会同情你!当 你与这些日常学校事务打过多交道时候,请记住!请记住!请记住! (重要时期说三遍)别忘了来联系我们学生议会的个案工作者,他们 都是老油条,会不遗余力地帮助你,这些都是免费的!(电话:9660 5222或者email到 help@src.usyd.edu.au)


by nina dillon britton and the caseworker service

WHAT TO DO WHEN YOU'RE SHORT OF $$$$$$$$ Centrelink: What is it and how do i get it 申请Centrelink支付 25岁及以上的全日制学生应该申请的是Austudy。25岁以下的全日制学生 应该申请的是Youth Allowance。 你将会被保留在这个支付中即使你到了25岁,前提是你继续你的学业。去 给Centrelink呼叫中心(132 490)打个电话说明你的意图吧——记住,等候 时间可能是一辈子。或者去他们的网站也可以。如果你通过电话的形式, 请不要忘记要一个回复编码。

Austudy 和Youth Allowance的最高可支付金额 最高可支付金额(如果你不在父母家里住的话)是大约每两周4435澳 币,加上最高可达130澳币的租房支持金,(或者是88澳币的合租房支 持金)。如果想得到Austudy或者是Youth Allowance的资助,你必须要 符合标准并在每两周都处于要交房租的状态。要支付的数额取决于任 何收入测试减免。你适用的收入测试将取决于你是否独立或是否有伙 伴。

资质测试 如果你满足以下全部的要求,你将有资质去申请: • 两年及以上的“Australian resident”,并且申请时在澳大利亚。

• • •

就读于“Approved 求)

Course”(绝大部分的悉尼大学课程均符合要

“full-time”学习-一般而言是一个学期至少18学分 完成学业"satisfactory progress"(完成这个学位的时间没有超过当 前学位的最短完成时间加一学期)

非独立或独立,父母收入 在Centrelink界定为“独立”意味着你父母的收入不会做为评估是否给予 你资格的因素。如果你22周岁或以上,你会被自动界定为独立。其他 被界定为独立的主要方式有: 因为极端情况(包括家庭肢体、情感、性暴力)的存在,在家生活已 不现实;或者 如果你来自一个很偏僻的地方,之前的收入或许也会被考虑; 如果你处于已婚或类已婚状态。 父母年收入超过52706澳币或许会降低你的Youth Allowance补助款。父 母年收入超过150000澳币或许会使你不再有资格享受补助。 懵了?来跟我们SRC个案工作者聊聊,他们可是校园里Centrelink事务 的专家!

一般性助学金

对于有资金困难的全日制学生来讲,助学金可以供他们申请 以支付必须的服务。 你可以通过Sydney Student网站来申请,点击“My Finance”,“Scholarships,prizes, bursaries and loans”,然后点击“Apply for financial support“。或 者,你可以给奖学金和资金支持服务打电话(8627 8112) 。不好意思,助学金对留学生并不开放申请。这并不需要还 款。 如果你需要,一定要申请! 同时,对于满足特定要求的学生,还有许多第三方广告性助 学金。去悉尼大学Scholarships and Financial support网站 去看看细节吧。其中,对于新生来就有两个1000澳币和2000 澳币的助学金!快去看看!

免利息贷款 SRC提供免利息的紧急贷款,最高额度为50澳币。如果 你实在没钱交房租了,这点钱绝对够你坐火车回家了! 在悉尼大学牙医学院、健康科学院、药学院、悉尼医 学院和悉尼兽医学院,也有免利息贷款对最后两年的 学生开放。这些学生可以申请以免无法在毕业之前还 贷款。留学生也可以申请。你需要偿还这些贷款。

省钱小妙招 1. 在MyGov.com申请一个低收入健康卡(对于每周收入 低于546澳币的国内学生适用)2. Take advantage of the discounts and free services the Clubs and Societies of the USU provides. 2. 抓住USU的社团和俱乐部的打折和免费服务的机会 3. 尽量只去政府资助的医疗场所。这些费用都在Medicare 和海外学生医疗保险中被承担了。比如,Wentworth楼的 医疗服务就可以。 4 .牙医很贵,但是也很重要!去跟SRC个案工作者聊聊你 可以享受什么 5. 访问一下Neighbourhood Centre's网站,去看看有什么便 宜货。 6. Overthrow capitalism, seize the means of production.

07 7


health Services

general secretary Nina Dillon Britton on how to look after your health on the cheap.

心理健康资源 新南威尔士州心理健康危机热线 为遭受心理健康危机的人 们提供帮助。请拨打 1800 011 511 与相关人员交流。 Headspace Headspace是一个提供心理健康,(家庭)全科医生和性健 康服务的国家青年健康组织。其中心遍布悉尼,距离Darlington / Camperdown校区最近的分布点就在Camperdown教 堂街97号2楼附近。 你可以致电9114 4100,发送电子邮件至headspace.camperdown@sydney.edu.au, 或亲自前来预约 Counselling and Psychological Services (CAPS) CAPs是一项由悉尼大学免费提供的咨询与心理服务。但有 时它仅能提供有限的咨询次数,所以请您询问并明确可供您 咨询的次数 。一般来说,CAPs不会提供诸如特殊考虑事项 (Special Consideration)的文件。工作人员也许会根据您的需 求将您转入其他服务。若要预约咨询或获取更多信息,请 拨打8627 8433,8627 8437或发送电子邮件至 caps. admin@ sydney.edu.au 或 cumberland.cs@sydney.edu.au(如果您是 Cumbo学生) The Psychology Clinic at The University of Sydney (Level 2 M02F 94 Mallett St Camperdown NSW 2050) Phone: 9114 4343 悉尼大学心理诊所以较低的价格/成本为广大社区提供广泛 而又相对低价的临床心理服务。(不知道at low cost是指看 病价格低还是指诊所运营成本低,你决定吧)临床心理实习 (医)生会在经验丰富的临床心理医生与相关领域的临床神 经心理医生的监督指导下进行治疗与(心理测量)评估。除 此之外,他们也会帮助解决诸如学习障碍等问题。 Disabilities Services Disability Services适用于学习受到心理疾病影响的患者。 有关详情,请参阅第6页。 Access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s 许多国际学生并不知道OSHC(海外学生健康保险)同样覆盖 了诸如校外心理咨询(与治疗)的专门服务。如果您希望 在校外进行心理咨询与治疗,您需要提前支付费用,然后 OSHC会报销大部分费用(约85%)。比如,许多心理医师 通常会预先收取$140-260的费用,而通过OSHC报销后,您 只需支付$50或更少的“自费”/“实际”费用。这部分的费用叫 做“gap fee”。感到焦虑,抑郁或是孤独都可以被视为心理疾 病的一种,所以请尽快向相关人员寻求帮助。您可以直接联 系心理咨询师并告诉他们您是一名国际学生。如果您需要转 诊,请联系全科医生(GP)。如果您不知道如何预约咨询 师,您也可以向我们SRC caseworker (个案工作者)寻求帮 助。 Leichhardt Women’s Community Health Centre (55 Thornley Street) Phone: 9560 3011 Leichhardt 妇女社区健康中心提供低价 的医疗与咨询服务以 及相关的医疗保健与教育。

8 08

心理健康关爱计划

首先,您需要从全科医生处获取 心理健康关爱计划(MHCP)以保 证成功地咨询心理医生。 为此, 您的全科医生需要完成一份心理 健康评估(通常是一份简短的问 卷), 准备一份心理健康治疗计 划(MHTP),并以此将您转到 (专业的)心理医生处。我们将 会提供针对各种类型,不同病情 程度的心理疾病治疗方案。请注 意,您需要尽可能早地预约全科 医生以保证您有足够时间完成以 上步骤。 该计划每年都会为您提供 10次与 心理医生面诊的机会,并且您可 以申请报销医疗保险费用(Medicare rebate)。咨询心理医生的 费用高低取决于面诊时长与医生 的收费比例。您始终能够通过医 疗保险制度(Medicare)收回您 支付的部分费用, 如果您遇到的 是 bulk billing医生( 医生直接从 Medicare收到钱),您将不需要 支付任何费用。

Don't have a GP? The University Health Service provides free health care services. Google Sydney Uni Health Services to book an appointment online. It is free for everyone, including international students. Alternatively the Newtown Neighbourhood Centre has a list of bulk billing (free) GPs in the area or Google "bulk billing GP Newtown" to find some in the area. Speaking of the Newtown Neighbourhood Centre, it has the best set around of online resources about services for people in need (including those in need of emergency accommodation or a free meal) . Google their information-sheets.

低收入医疗卡 您可以在MyGov.com上申请低收入医疗卡(仅适用于每周收入低 于$546的国内学生)。若您到达了Medicare Safety Net的要求, 您就可以获得更便宜的药品和更高的医疗费用退款。 请进入humanservices. gov.au网站以查看您是否符合条件。如果您不符合 该要求,那么您可以试试申请医疗卡(请注意,如果您使用Austudy或Youth Allowance, 那么这是不可用的)。

性健康/生殖健康服务

Royal Prince Alfred Sexual Health (16 Marsden St, Camperdown) Phone: 9515 1200 它距离学校非常近(只需搭乘公交车到Parramatta路),RPA性 健康中心为性传播感染(如HIV艾滋病病毒 )提供避孕建议/措 施,实验性治疗以及咨询服务。同时,它还为男同性恋者和性工 作者提供特殊服务,为注射吸毒者提供针头和注射器计划以及性 健康咨询服务。此外,那儿有免费的口译/翻译人员。您不需要 医疗卡或凭借医生转诊,这对所有人都是完全免费的。 Family Planning Ashfield (328 - 336 Liverpool Road Ashfield) Phone: 8752 4300 or you can request an appointment online 它就在Ashfield 火车站附近。 Ashfield计划生育中心为性传播感染的避孕、检测和治疗,以及 妊娠,宫颈癌筛查与男性和妇科问题的管理等事宜提供咨询和服 务。它可以提供终止妊娠(堕胎)的建议,但它本身并不执行相 关手术(参见第28页,“堕胎状况”了解更多信息)。这些咨询与 帮助都是免费向学生们开放的。


general secretary nina dillon britton is really in with the youths and knows what they like. with thanks to the rest of the of the src office bearers and councillors.

further afield The Standard Bowl A free-entry club in the heart of Oxford St where few still exist. Lines can get sort of long though, and it is within the lockout zone, so beware. Upside: it has a bowling rink (hence the name).

Goros Fun cocktails, karaoke and near Central station so you can get home easy. What more do you want? Smoking Panda Near Town Hall, somehow escaped the lock out laws. Don't go here sober. GiRLTHING Sydney's biggest queer-femme party happens monthly with great all-femme DJ lineups. It's often at the Landsdowne so it's walking distance from Sydney too! Heaps Gay This queer party is one of Sydney's biggest. Watch out for their annual street party too.

• • • • • • • •

cheap eats (All on King St - Where else would you go?) •

• • • • • • • • • • • •

Happy Chef: good/great Chinese food, depending on who you ask. Super cheap. Thai La-Ong: OK Thai (despite others who disagree!) and the regular haunt of a number of clubs and societies. The Debating Society's socials are often here, so if you hear faux-witty white people making jokes, turn around and leave. Lentil as Anything: Pay what you want/can vegan joint. Hard to get a seat at dinner but easier at lunch. Don't be the dickhead who pays nothing unless you really can't pay. Pastizzis: Primarily sells its namesake food for $3-$4. Don't bother with anything else on the menu. Vina Vegetarian Eatery: In the middle of stretch of vegan places, this stands out...for costing less. The Italian Bowl: Its prices have come up under new management since it's famous $10 a bowl but the pasta is still good (and only $14) and the portions are very generous. Dean's Diner: simple sandwhiches and burgers straight off the grill. Vego/vegan options too. Newtown Hotel: $4 pizzas for students. Pho 268: Great pho. Super cheap. Charles Thai: Huge lunch specials for $7.90. Bourke St Bakery: Great baked goods, given away on the cheap at the end of the day. VegSoc: $5 lunches on campus on Tuesday and Wednesday. Find them on Facebook to see where they are each week. Sushi Train (there are a few a block from Newtown Station): If you can restrain yourself, a pretty affordable option.

coffee • •

Hand Craft Specialty Coffee: Allegedly the best coffee on King. I don't drink coffee so verify yourself. 212 Blu and Lil 212: Ok so apparently this is the best coffee on King St? It all tastes like bitter water to me so it's up to you, dear reader, to decide.

drinks • • • • •

Earl's Juke Joint: Disguised as an old butcher and $4 beers, this bar will say to the friends you bring here: I know how to drink alcohol in an only mildly pretentious and gimmicky way. The Royal: $12 student jugs and $10 steaks. Legend has it that if you tell the staff you're do Agriculture there's a secret burger you can get? If you're an Agriculture and can verify this can you please email general.secretary@src.usyd.edu for a prize.* The Landsdowne: Great gigs, often free/cheap. Sweet drinks deals and a legendary pizza. Lord Gladstone: Rowdy Redfern place with great wings and outside the lockout zone. No one seems to dance here though. Sad! Forest Lodge Hotel: $11 student jugs and $10 student pizzas/lunches. You can book out the back area for free for events.

places it's only acceptable to go to in 1st year

The Sheaf (Double Bay) - Go on a Wednesday (or a "Shwednesday" - I know, shudder)) and the place is packed with first years from eastern suburbs private schools. Which is fun...for a very limited time. See also: Greenwood Thursdays (North Sydney), World Bar Wednesdays (Kings Cross). USU O-Week Parties - Cheap beer, lots of other first years, everyone here uses too much tongue, you will be given glowsticks and get very sweaty. Unless you're aactually a first year or a board director (or seeking to be one) don't risk your social cred here. Scary Canary (CBD) - Wet T-shirt competitions and all their drinks are like blue? Geordie Shore visited here. I rest my case. Kuletos (Newtown) - You definitely will go to Kuletos after first year, but always with a sense of shame. 2 for 1 cocktail happy hour is a pull though. First Year Camps - After first year you'll only go if you're (1) on the executive of a faculty society (acceptable) or (2) have volunteered (unacceptable - why waste your weekend handing condoms out to horny teens?) The Ivy (CBD) - Expensive, packed, very over-hyped and terrible for your clout. Anywhere with a professional photographer - You will spend the next day untagging yourself in all the photos because you look sweaty and you forgot to use primer so all your makeup was on your neck by the end of the night. Is this just a list of places I'm personally embarassed that I went to in 1st year? - Yes, yes it is. 9 *No prize, I just need to know.

Knightess: The Wom*n's Collective's annual party. 2017.

Frankie's Pizza by the Slice This free-entry bar in the CBD serves cheapish beer, cheap pizza and delicious apple vodkas. Go through to the back though, and DJs or live bands will be playing rock greats. Find your way to the secret gin bar to impress your mates.

student life


international students' guide The University of Sydney is a multi-cultural and inclusive university. There are more than 10,000 international students from 152 countries studying here. As an international student, you, are going to make a great contribution to the diversity of the campus. The University also provides many opportunities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s to enrich their campus life experience and increase their involvement of students’ community. It’s quite exciting to be an international student and studying abroad in a foreign country. It will be an unforgettable and unique experience in your life. However, it is also a challenge for you to live in a new place and engage in the community here. For example, many international students face legal issues about renting and full wage payment. When these issues arise for you, your rights or interests may be violated due to the unfamiliarity with the legal system in Australia. In addition, some international students may have language or cultural barriers, which lead to the lack of involvement in local communities. So, how do you protect your rights? The University of Sydney Students’ Representative Council, established in 1929, represents all undergraduate students at the University. Its purpose is to protect the basic rights of Sydney University students during their daily lives and study. 33 councillors are elected to the council each year. The SRC provides a wide variety of services for students at the University of Sydney. For instance: • SRC Caseworker Help: SRC caseworkers are professional and experienced staff who can assist undergraduate students at the University of Sydney with issues that affect them, such as dealing with the University administration or tenancy problems, by providing independent advice, advocacy and support. • SRC Legal Service: Provides free legal advice and representation on most legal matters including immigration advice. • SRC Publications: The SRC publishes a weekly newspaper, Honi Soit, as well as other student publications such as Counter-Course (what you’re reading now!) and Growing Strong, the Wom*n’s Collective's Handbook. These services are free, and students can receive the services above through getting in contact with the SRC.

‫عيمجلل ةلماشو تافاقثلا ةددعتم تاعماج نم ةدحاو يه ينديس ةعماج نإ‬. ‫اهيدل‬ ‫ نم رثكأ‬10،000 ‫ نم اوؤاج نيذلا بناجألا بالطلا‬152 ‫ادلب‬. ‫يلود بلاطك‬، ‫انمهاس دقل‬ ‫يعماجلا مرحلا عونتل ةريبك تامهاسم‬. ‫ةايحلا نم اديدع انل ةعماجلا ترفو امك‬ ‫ةينغلا ةيعماجلا‬، ‫يعماجلا مرحلا لماكتلا زيزعت صرفو‬. ‫ادج مامتهالل ريثم رمألا اذهو ةساردلل جراخلا يلا يلود بلاط ةيوهب‬. ‫اضيأ وهو‬ ‫كتايح لاوط ىسنت ال ةديرف ةبرجت‬. ‫تقولا سفن يف نكلو‬، ‫تايدحت نم اذهو‬ ‫اضيأ ةريبك‬: ‫ديدج عمتجم يف لوخدلا عم ديدج ناكم ىلإ تئج كنأل‬. ‫ليبس ىلع‬ ‫لاثملا‬، ‫راجئتسا يف ةينوناق لكاشم يلع نييلودلا بالطلا نم ديدعلا هجاوي‬ ‫بتاورلا عفدو لزنملا‬. ‫وأ كقوقح كهتنت دق لكاشملا هذه عم لماعتت امدنع‬ ‫يلارتسألا ينوناقلا ماظنلاب ماملإلا مدع ببسب كدئاوف‬. ‫كلذ ىلإ ةفاضإلابو‬، ‫ببسب يلحملا عمتجملا يف لماكلا جامدنالل نييلودلا انبالط ىلع بعصلا نم‬ ‫ةيفاقثلا تافالتخالا وأ ةيوغللا زجاوحلا ضعب‬.

yi man, international students' officer mia gao and general secretary yuxuan yang on how to survive uni as an international student. translator: jacky he.

悉尼大学是一所有多元文化和包容性的大学。这里有来自152 个国家的10000多名留学生。作为一名国际学生,我们为校园 的多样性做出巨大的贡献。学校还给我们提供了很多丰富学校 生活,加强校园融入的机会。 以一名留学生的身份到国外留学是件非常有趣的事。这将是你 一生中独特而难忘的经历。但与此同时,这也是一个巨大的挑 战:你来到一个新地方,融入一个新社会。例如,许多留学生 面临租房和工资支付的法律问题。当你处理这些问题的时候, 由于对澳大利亚法律制度的不熟悉,你的权利或利益可能受到 侵犯。此外,由于一些或多或少的语言障碍或文化差异,导致 我们国际生很难完全融入当地群体。 那么在遇到上述问题的时候,谁来帮助我们维护自己的权益 呢? 悉尼大学学生议会,成立于1929年,是由悉尼大学在读本科 学生组成的议会组织,作用于维护悉尼大学学生生活学习中的 基本权益。议会的学生议员由在校本科生每年投票选出,一共 33人。 SRC面对悉大学生提供了多项服务,例如: • "SRC Caseworker Help" -通过提供独立的建议,倡导和 支持,帮助学生解决问题。 • "SRC Legal Service" -为大多数法律事务提供法律咨询和 代表,包括移民咨询。 • "SRC Publications" - SRC出版全国唯一的校报“Honi Soit” 这些项目都是免费的,同学们可以随时与SRC取得联系,享受 以上的服务。 在第90届悉尼大学SRC选举中,我们国际生取得了前所未有 的突破,成为校园议会中不容忽视的一股力量。这一年,我 们将落实SRC“run by students for students”理念,做到真 正的“代表学生的学生代表”,定期调研了解学生需求,提 出议案,做好学生与学校间的纽带,帮助建立一个和谐民主 的校园环境。。其中,International Student Collective 就 是 SRC 旗下的一个由国际生主导的组织,从事于为国际生服 务,维护国际生权益等事务。其旨在让身在悉尼的所有国际生 团结起来,共同创造一个和谐的留学生态圈。欢迎关注我们的 Facebook 主页,参与到我们未来的活动中来。

Some of the fantastic international student councillors and office bearers at the SRC. 10


katie thorburn explains how to survive housing in sydney

Your guide to housing in sydney

在上学的同时找房子完全是一场噩梦,但是别绝望。这里有一些经 济的选择,你确实具备一些权力并且有很多人可以帮助你。 学生住宿是一个巨大的产业。一些消息不灵通,没有意识到其他选 择的学生对于Urbanest和UniLodge的需求正蓬勃增长。而悉大的Colleges过于昂贵。学生住宿服务有时会贵到一周600刀,这其实完全是 一种敲诈,但却像是习俗一般了。最便宜的选项是双人间,但那也 荒唐到需要350刀一周。这里有一些更便宜并且有更高价值的选项。 它们是STUCCO(这是一个为40位在临近Camperdown校区上课的悉 大学生提供的合作式居住环境,它位于Newtown和Redfern的边上) 另一个受欢迎的选项是共享住宿。 STUCCO始于1992年,是一个合作型居住区,它有一些带有五个卧室 的公寓。每周的租金大概是90刀,然而,STUCCO也要求它们的住 客在不同的工作组里,这样可以确保合作性居住的运行。它只提供 住宿给澳洲国籍学生和全日制大学生。它可以对于不喜欢和很多人 一起住的学生不太合适,因为你要和40个人一起住。如果要申请, 在GOOGLE上搜索STUCCO 然后填写申请表。另外一件很好的事情 是,因为STUCCO为需要帮助的人提供紧急住宿服务,万一你陷入困 境记得利用这一点。 你可以自己发起一处共享住宿,你也可以加入一个现有的共享住 宿。在Facebook上有一些群,你可以在这些群里看到找室友的帖子, 你自己也可以发帖寻找室友。在悉大Camperdown校区上学的学生可 以把“Sydney Inner West Housemates”作为一个很好的例子。 对于共享住宅,在租金以外还会有燃气费、电费、水费和网费(或 者你可以找到租金就包含全部费用的住宅)。记住以上事项,因为 你要自己安排这些事宜,同时,你在做预算的时候要考虑到这些额 外的费用。另外一个你及其可能会遇到的费用是傍金,傍金一般是 四周的房租,在你租期结束的时候你可以将其拿回,除非你租房期 间维修了房内设施(这会从傍金内扣除)极佳建议:可以在Newtown 以外的区域也找房子,在里悉大更远的区域租金会下降的非常明 显。 作为大学期间最需要被帮助的事,SRC有专门的社会工作者在事情发 生问题的时候帮助你。如果你有租赁方面的问题,来SRC的办公室和 他们聊聊,他们都是极富知识的人,完全可以做一系列的事情来帮 助你。

来了解你的选项:

在你搬进住宿处之前: • • • •

• • • • •

• •

你的房东在来看你之前需要告知你一声,如果他 们没有,你不必让他们进来。 你有权让你的房东帮你进行紧急修理,比如没热 水了,厕所堵了。 你的房东不能歧视/因为你性别、种族、残疾与 否、父母的身份来加收你的房租 当你的房东已经侵犯了你的租赁权力,并且你已 经让他们意识到了这一点,那么你还有权利将他 们带到NCAT。如果你想坚持对你的房东的诉讼行 为,或想要作为租客了解更多你的权利,SRC的 法律服务一直在这里帮助你。 别在你还没看房并且彻底查房之前签任何合同, 同时,在签合同之前一定要仔细阅读。 交傍金/押金和任何费用后一定要拿收据。 知道你的责任。 在你搬进搬出的时候详细记录当时房子的情况, 用书记和照片的方式记录房内所有陈列和陈列的 情况。 你的房东/中介必须凭NSW Fair Trading来处理 你的傍金。这可以确保所有事都在台面上。当他 们觉得在你租期结束可以让你取回你的钱,他们 必须申请。你也必须确保在租期结束的时候填一 张“Claim for Refund of Bond Money”表(来自Fair Trading)来申请要回你的傍金。 你有责任保持住宿处清洁并且离开时让住处依旧 看起来不错。然而,合理磨损是可以被预见的, 所以如果陈列只有一些小磨损的话,傍金不该被 扣除。 在你租期结束四周前,你会收到一次提示。如果 你觉得这个提前量不够,你可以去特殊法庭多争 取一点时间。

对有些事不确定?关注一下SRC的法律服务。 拨打96605222来预约。

Option

好处

坏处

花销p/week (approx)

Stucco

支付得起,有趣的氛围

不好进入因为名额有限

$90

Residential colleges

有奖学金和学习支持,很感染人的社区文化

University Accomodation

比学生租住和住宿学院便宜

不是主要选项,不是很经济

$205 - $431.

Student Housing (e.g. Iglu)

更好的设施,房间更大,可以有共享住宿的 经验

价格虚高,所有的房间其实都是公寓的一部分。

$350 - $620.

有蟑螂,不会有人把马桶圈放下来,总是争执谁 来洗碗,不过可能那只存在于 在于我家,我和 五个男孩一起住,救命。

范围很大,会有 一些很经济的房 子。$150-$350.

Sharehouse

经典的大学经历,很经济的选项

Your own place (1 不会发生谁来洗碗的争执。 bedroom apartment)

太贵。很强的社区文化有其黑暗面,去看Broder- $397 - $687 per week, ick Commission中关于性骚扰和校园霸凌的部分 包含每天三餐

贵。但厕所没纸的时候会有人来帮你的。

$350 - $570.

11


Robin Eames, one of the src's disabilities officers, explains your rights on campus.

Disabilities on campus: your rights

Resources *SRC 残疾人部门 这是一个本科残疾学生的自治群体。向disabilities.officers@src.usyd.edu.au发邮件联系2018年 的办公室负责人,或者查看我们的Facebook页 面facebook.com/USYDdisabilities.carers/ 或者 Twitter页面twitter.com/USYDdis. *救助者联络网 救助者联络网是为长期向残疾的朋友或家 人提供非正式救助的学生组建的组织。和残疾 人办公室负责人沟通获取更多信息disabilities. officers@src.usyd.edu.au. *残疾人服务 想要在大学期间获取残疾人优待,残疾人服务 是你最该联系的服务。他们可以安排的优待有: *作业和考试的调整,包括考试时间、小一点的 考场、用电脑的权利 *时间表调整,包括确保你的大课都在一起并且 离车站很近,或者都在一座可以进轮椅或者有 助听设备的建筑里 *备用格式 *接触辅助性科技 *大课辅助 *图书馆援助 联系残疾人服务: 电话:+61 286275067 邮箱:disability.services@sydney.edu.au 地址:Level 5 Jane Foss Russell Building G02 (lift access) 更多信息请查看第六页 *SUPRA 平等联合会 SUPRA目前有六个平等联合会。其中一个是 Network for Students Living with a Disabiliy.可以 通过 disability@supra.usyd.edu.au.来联系他们。 *悉尼大学学生会心里认知和健康社团 MAHSoc 致力于让学生更加注意心理健康并且 强调了简单对话和持久确认其他人的重要性 。 你可以在Facebook找到他们。

12

根据《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的定义,残疾指的是长期的身体、精 神、智力或感官损害。在与各种障碍的相互作用中,可能妨碍它们充 分有效并且和他人一样平等地参与社会。” 这包括患有精神病、慢性病或绝症的人;患有精神发散的人;耳聋或 重听的人,无论他们是否被认定为残疾的或是有一项残疾病症。 生活在澳大利亚的人中有20%是残疾人。这个数字在相交的边缘化身 份的群体中更高,由于医疗条件缺乏,社会经济因素,以及代际创 伤。原住民和Torres Strait Islander社区的比例是50%。LGBTIAQ+群 体也经历了不成比例的残疾水平。

你作为一名残疾学生的权利

《残疾人歧视法》1992和残疾教育标准2005(标准)将残疾学生要与非残疾 学生获取同一基础上的教育与培训的权利写入法律。 这些标准适用于教育提供者。大学可以通过实行“合理的调整”确保残疾学生 有机会参与和无残疾学生相同的教育和培训来履行他们在标准下的义务。 你有权: •使用辅助设备或移动辅助设备 •由一个护工,口译者,读工或助理陪伴 •由一个导向或听力犬或其他受过训练的辅助动物陪伴 •获取对大课、小课、作业的合理调整,以便你的残疾并不妨碍你。 •用你能理解的格式获取课程材料 •寻求基于残疾的虐待或骚扰的补偿 不幸的是,许多人不知道DDA并且违反DDA的行为难以起诉。与其他反歧视 法不同, DDA有一个为了“不合情理的困难”的条款,这意味着个人和企业可在不歧视 就导致“不合情理的困难”的结果的情况下给予歧视的例外,如高收费。文化 遗产建筑也被法律准予例外。 如果你在悉尼大学经历了歧视,你会发现找SRC法律服务咨询是非常有用 的,它为学生提供免费法律建议,在相关的情况下代表你出庭,以及转诊服 务。

The Disabilities Collective protesting the Manus Camps, 2017.

*残疾人包容周 每年悉大都会有一个包容周,这其中会有培训 班,接触性行动,社会活动,大课,集体午餐 等等。去年的主题是“包容从我开始”。

什么是残疾?


什么是SRC? 我们是代表所有悉尼大学本科学生的联盟。我们提 供免费的个案援助和法律援助,为了工作人员和学 生更好的发展而向学校游说,出版极有声望的学生 报纸HONI SOIT,根据学生的身份认同或他们关心 的问题组织召集了多个学生部门(翻页来了解更多 关于他们的信息)

你该怎么联系我们?

想与个案工作者或律师约见,拨打:9660 5222 需要法律服务:solicitor@src.usyd.edu.au 需要个案工作者的个案服务:help@src.usyd.edu.au 我们的网站:srcusyd.net.au 要联系学生办公室的负责人,请查看我们的网站, 所有的电子邮件都在那里。 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分享吗?告诉我们的主 席:president@src.usyd.edu.au

我们在哪? SRC在位于City Road的Wentworth楼前一段楼梯 下。如果你觉得太难找了,打电话给我们 96605222。

议会,主席和 我们不是… 选举产生的办公 *大学 SRC完全独立于大学。我 人员 们的一部分资金来源于每

在SRC中的学生代表有三 种类型:SRC议员、主席 和民选办公官。

33名议员和SRC主席由学 生在第2学期的选举中直 接选出。SRC议会每月都 开会来通过议案。有时为 了通过预算请求而见的更 * 悉 尼 大 学 学 生 联 盟 T h e University of Sydney Union 加频繁。

(USU) 当你在O-WEEK拿起这本 宣传手册的时候,你将已 经接触到USU。而USU是 另一个负责组织校园社团 和饮食商店的学生组织。

SRC议会选出不同的办公 人员来做不同的工作,从 秘书长(…也就是我)到 学生刊物部门负责人。查 看SRC的网站,看看都有 *全国学生联合会 The 哪些办公室负责人并且了 National Union of Stu解怎么去联系他们。 dents(NUS)

By nina Dillon britton

个案工作者和法 律援助 SRC的个案工作者(caseworkWhat is er)在给悉尼大学本科学生提供 独立的建议、辩护和支持时是专业 并且富有经验的。这项服务是免费的( 免费!!),独立的和保密的。SRC也有免费的 律师和在册的移民代理人。 他们尤其可以在这些方面帮助你(当然还包括 许多其他事情): • Centrelink • Special Considerations • Academic Appeals • Show Cause

• Plagiarism Allegations • Tenancy Problems • Immigration Law • Criminal matters

From that time SRC solicitor Thomas McLoughlin, working pro-bono, took the Department of Immigration to the High Court to fight for a refugee's rights and won. Photo: Thomas Joyner for Honi Soit. 2016. The High Court order!

学期学生交的147刀服务 和便利设施费(SSAF), 它由大学收集,然后由我 们和一些其他的学生组织 分摊。我们是独立的所以 我们可以帮助你在你觉得 学校没有为你的利益做事 时和学校的管理系统作斗 争。

SRC隶属于NUS,NUS是澳 洲境内代表学生权利和权 益的伞组织。但我们与它 还是不同。悉尼大学的代 表的选举时间和其他SRC 的竞选时间相同。

honi soit

Honi Soit是一份由10名编辑书写 的学生报纸,这些编辑每年由民 选选出,选举期和SRC其他选举的 the SRC? 时间一样。它每周都会在校园各处免 费发放,它所有的艺术创作和文章都是 由学生完成的(可以是你!)。 他们组建了澳大利亚唯一的学生周报。他们继承 了澳洲最古老的学生报纸的遗赠.(见下图,1929 年发布了第一版)。有兴趣为Honi Soit投稿么? 给编辑们发邮件吧!editors@honisoit.com或(如 果你仍在OWEEK)快去参观他们的摊位吧!

The first cover of Honi Soit, 1929 vs Honi Soit in 2017.

13


collectives SRC围绕问题或身份召集了不同的学生团体,这就是学生组 织。他们或许是你了解关心的问题和认识新朋友的最好方式。 Wom*n's Collective (WoCO)

education action group (EAG)

environment collective (enviro)

悉尼大学女性团体(或简称为 WOCO)是区际女权主义行动 者、寻求教育和校园支持的好去 处。WOCO是一个自治组织。 所以如果你不认为自己是一个男 人,并且痛恨父权制社会,欢迎 加入。

教育行动小组是一个以校园为基 础的积极分子团体。我们主要集 中在组织争取免费教育和动员反 对政府和限局性攻击的抗争。我 们认为教育应该是一种权利,而 不是一种只有那些能负担得起的 人的特权。这个看法解释了我们 的大部分工作并且引导我们去了 解行动主义的其他方面。 谭宝政府在继续尝试削减教育经 费,使学生在受到质量更糟的教 育的同时支付更多学费。在3月21 日,我们将在校园发表关于免费 教育和反对政府攻击的演说,请 加入我们!

悉尼大学环境组织是一群致力于 基层组织,保护大陆生态系统多 样性的学生组成的学生团体。作 为ASEN的一部分,我们组织打击 毁灭和掠夺环境的校内外活动。 我们也喜欢一起去丛林步行并且 社团聚餐。 我们授权学生对于澳洲境内的原 始林砍伐和矿业扩张采取直接反 对行动。在校园里, 我们举办关于环境正义的学习班 和讨论组并且致力于揭露我们大 学和化石燃料产业的腐败关系。 我们是一个开放和包容的团队, 我们组织新旧成员之间的技能共 享来增加我们的知识与能力。 在我们的发展进程中,我们信仰 反等级组织,并且将反资本主和 反殖民主义作为我们的目标。我 们为了气候公正,我们与这片土 地的土著人民坚定的站在一起。 想与我们联系,发邮件至environment.officers@src.usyd.edu.au。

WOCO主要关注女性问题,如生 殖权利,校园性侵和更多。我们 组织读书小组,一起参加集会, 每周在Manning的Wom*n’s Room 或SRC楼里的Wom*n’s 办公室举行 一次会议。 我们每年还出版两份出版 物:Growing Strong和Wom*n’s Honi。你在这些出版物上看到和 读到的一切都由我们组织提供。 2018将是令人激动并且对于我们 的活动卓有成效的一年。特别是 我们将继续抗争校园性侵,动员 对于在工作场所性骚扰的反抗, 并在新南威尔士州的人流诊所尝 试和实施安全通道区域政策。 我们希望你能参与进来并分享你 的想法。请发邮件到usydwomenscollective@gmail.com,或在我们 的Facebook页面上“The University Of Sydney Women’s Collective”给我 们留言。

14

今年,EAG已下决心开始着手解 决一系列问题,特别是反种族主 义活动。当极右派继续在世界范 围内提高影响力,伊斯兰恐惧症 的加剧和土著人民还有难民遭受 的令人发指的不公正仍在继续, 没有一个更重要的时间成为一个 反种族主义活动家了。 我们在整个学期定期开会!加 入我们的Facebook 群来参与组 织:https://www.facebook. com/groups/usydeag/ 或用education.officers@src.usyd.edu.au联系 教育办公室负责人Lily或Laura。


Autonomous collective against racism (acar)

反种族歧视自治组织是一个SRC 团体,它以精力充沛的积极分子 和支持系统给那些被定义为“有色 人种”、原住民和/或Torres Strait 岛民、和/或感觉被白人至上主义 针对或者边缘化的学生提供一个 包容的安全空间。我们的目标是 营造一个温暖、支持和积极主动 的工作组来解决在更大的社区内 无论是我们大学还是学校以外的 种族问题。通过每周会议和对面 向组织内部成员还有更广泛的校 园社区的活动和项目的创新,我 们希望开启和进一步的关注和探 讨关于种族主义和白人至上的问 题。通过一年中我们大量的主动 行动的经验,ACAR持续促进和确 保有色人种的发声。在Manning House还有一个自治的民族文化 空间。想获取更多信息,发邮件 至ethnocultural.officers@src.usyd. edu.au

Queer action collective (quac)

悉大同性恋者活动组织是一个政治活 跃的集体、、团体,它开展针对所有 压迫与歧视LGBTQ +人群的游行和 活动。我们举办每周例会,在例会期 间,我们一起决定开办或参与什么反 对活动, 如婚姻平权的游行,Manus难民危机 和性侵犯运动。更多信息,请发送邮 件至queer.officers@src.usyd.edu.au。

disabilities collective & caregivers network

2018年,残疾人和照顾者团体将 分为残疾人组织和照顾者的联络 网。 残疾人组织是一个本科残疾学生 的自治集体。根据《联合国残疾 人权利公约》的定义,有一项残 疾指的是“长期的身体、精神、智 力或感官损害。在与各种障碍的 相互作用中,可能妨碍它们充分 有效并且和他人一样平等地参与 社会。” 这包括患有精神病、慢性 病或绝症的人;患有精神发散的 人;耳聋或重听的人,无论他们 是否被认定为是残疾的或是有一 项残疾病症。 救助者联络网是为长期向残疾 的朋友或家人提供非正式救助的 学生组建的组织。 如果你想参与积极行动、社交活 动、残疾人包容周,或更多,请 跟我们联系!你可以 找到我们的Facebook公众网页 facebook.com/usyddisabilities.carers/和我们的Twitter网页twitter. com/usyddis。通过disabilities.officers@ src.usyd.edu.au联系2018年 办公室负责人Mollie,Ren,Robi,你将被添加到我们的Facebook 私密小组或是我们的邮件列表 中。

indigenous collective

土著组织对于很好的保留来自The Block到偏远的西澳甚至上至Torres Strait的超过300名本科土著学 生感到骄傲。 今年,我们再次将重点放在社 区,并且建设一个更强大的由土 著居民和托雷斯海峡岛民学生参 与的文化团体。 定期的Koori Lunches和许多其他 活动将在这整年陆续举办,因为 我们期待着建立一个群体。 宣传是我们作为SRC的办公人员 责任的很大一部分,并且我们将 始终帮助促进解决土著问题,特 别是那些直接影响在校学生的问 题。 我们非常感谢所有来自Mana Yura 的工作人员的帮助,它是悉尼大 学土著学生支持服务团队。特别 要说的是,这个团队可以帮助住 房、奖学金、辅导等其中的一切 事物。 我们期待一个好的2018年,想了 解更多在校土著学生包容的内 容,我们的电子邮件是indigenous. officers@src.usyd.edu.au。

international students' collective

国际生团体旨在争取国际学生的权利 和帮助国际学生之间在异国他乡建 立联系。给international.officers@src. usyd.edu.au发邮件或在Facebook上加 入“USYD International Students’ Collective”小组来了解更多信息。

15


How to respond to a disclosure of sexual assault 当有人说他受到性侵犯时,你第一反应将可以决定他们的愈合过 程,并很大程度的影响他们。你作为支持者的角色至关重要。 一个支持性的、不具责备性的和同情的回应会让这个人觉得他们 选择了合适的人倾诉。成为某人的人。被他人选择来讲述他们人 生中最可怕的故事其实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同时它也意味着你 责任重大。 下面是一些例子,当有人告诉你他们受到了性侵犯时,你最该做 的事和说的话。

三句关键句:

这会被理解为:

1.

我对发生的事很抱歉

1.

我相信你

3.

我将会做力所能及的事来帮助你

3.

你不是一个人

2.

刚才发生的事是一件犯罪事件

2.

这不是你的错

要:

Do not:

• • • • •

• 告诉他们该做什么或试图接管。 • 问他们“为什么”的问题:为什么他们在那 里?他们为什么信任侵犯者?“为什么”问 题普遍是责备的问题。 • 替他们生气。在担忧你以外他已经有足够 的事情要应付了。 • 假设你知道他们的感受。每个人对性侵犯 的看法和想法都不同。

听他们说发生了什么 让他们表达他们的感受 让他们发泄。 鼓励他们。 不要担心故事的某些部分有些零 散。 • 诉他们你对发生的事情感到抱歉 • 告诉他们你能做什么。

如果这次性侵在最近发生:

但要记住

• 考虑保存法庭证据的方式 • 帮助病人获得咨询和医疗服务。 • 协助他们考虑报警

最终决定怎么做时一定要和那个经 历了性侵的人一起。

All information provided is from Rape and Domestic Violence Services Australia. Call the NSW Rape Crisis Hotline at 1800 424 017 to have direct access to trauma specialist councillors from R&DVSA. 16 Artwork by Amelia Mertha.


katie thorburn on accessing the support services available for survivors of sexual assault.

support for survivors of sexual assault

Resources SRC Caseworker and Legal Service 无论您需要帮助向大学报告还是向警方报 案,SRC的个案工作者(caseworker)和法律服务 都可以为您提供帮助。致电9660 5222预约。 Royal Prince Alfred Hospital Sexual Assault Counselling Service 位于皇家阿尔弗雷德王子医院,距离主校区Darlington / Camperdown校区仅一街之隔。.他们的服 务是免费的且提供无限的疗程。他们还可以帮助 您完成获取受害者赔偿的过程。他们的联系电话 是9515 9040或9515 6111(24小时)。 Rape and Domestic Violence Services Australia (RDVSA) RDVSA通过新南威尔士州强奸危机热线(1800 424 017)通过电话提供免费的危机咨询服务。 1800 SYD HLP (1800 793 457) 这条电话线将您与许多大学服务联系起来,如安 全和投诉机制。这可能有助于举报性侵犯和骚扰 行为。我们对用户对他们的体验满意程度的了解 甚少。 Student Liaison Officers 一项新的校内服务,学生联络官是RDVSA的顾 问,将帮助幸存者获得外部和内部支持并提供事 件咨询。由于这是一项新服务,我们并不知道用 户对服务的满意程度。 Sex Worker Outreach Project (SWOP) SWOP的使命是改善新南威尔士州所有性工作者 的健康状况,并改善对他们人权的保护。性工作 者可能难以报告和得到有关性侵犯支持的服务。 在swop.org.au上查看SWOP的网站以获取支持服 务。 Wom*n's Collective Wom * n collective为争取性侵犯幸存者的权利而 斗争,并为政府和大学提供更好的服务。 有关更多信息,请参阅第14页。

受害者赔偿 您应该得到钱。您不会得到你应得的那么多,也不等同于性 侵犯造成的伤害,然而,您可以得到一些补偿。这就是所谓 的“确认支付”。作为暴力行为的主要受害者,您有资格申 请一次性付款作为对您遭受的创伤的承认。作为性侵犯和/ 或家庭暴力的受害者,您可以在距犯罪发生长达10年的期限 内申请赔偿且未满18岁的受害者的申请没有时间限制。 您可以收到的金额取决于犯罪的性质。对于涉及多名罪犯或 使用武器的严重人身伤害的性侵犯,或同一犯罪人在一段时 间内多次发生的性骚扰或猥亵骚扰等模式,您可获得10000澳 元。性侵犯事件,涉及严重人身伤害的企图性侵犯,严重身 体伤害或对儿童进行人身攻击的事件可获得5000澳元。对于 非礼猥亵或者涉嫌暴力的未遂性侵犯,可获得1500美元。 I为了声明,您需要提交警察报告或FACS(家庭和社区服 务)或NSW Housing等政府机构的报告,并提供一份医疗, 牙科或咨询报告,证明您已受伤。至于警察报告,现在您以 提交一份SARO - 性侵犯报告选项 - 这是一个在线表格(您也 可以整齐地手写它并通过邮件或电子邮件发送)。 这是用于 如果您决定不希望正式向警方报案的情况。 问卷包含一系列问题以确定有关犯罪的具体信息。有一个部 分可以用您自己的话提供一个关于发生的事情的总结。完成 SARO意味着不会进行正式调查,但是,您可以随时联系离 您最近的警察局,完成SARO并不会否定以后的正式调查。 填写表格可能会很困难,因为您被要求详细叙述发生了什 么。您可能希望拥有一个支持人员,或联系咨询服务来为您 提供支持。建议您在您感到安全且有一定隐私的地方填写表 格。 无论你决定做什么,要知道我听到你,我看到你,我相信你 和你勇敢而勇敢,无论你做什么。

您可以通过谷歌搜索找到更多的信息, 并和新南威尔士州警察性侵犯报告选项 部门开始获得补偿的确认支付流程。 学生抗议2017年 澳大利亚人权 委员会报告的结 果,该报告在校 园内发现了惊人 程度的性侵犯和 性骚扰。照片来 源:Green Left 周刊

17


sydney university students have a proud history of fighting for what's right. Learn what people here are fighting for now and what the people before them fought for.

POLITICAL

ARTICLES 18


your uni has a radical history march 1960

Following the Sharpeville massacre in South Africa, over 1000 students demonstrated in Sydney against apartheid.

lily campbell on an early history of activism at Sydney university.

july 1964 Students protested discrimination in Australia against Aboriginal and Torres Strait Islander Peoples.

september 1964 Student Action for Aborigines (SAFA) was formed by Sydney University student, Arrente man and Aboriginal activist, Charles Perkins, along with a group of committed students at the University of Sydney.

february 1965

SAFA and the Freedom Rides bus. University of Sydney archives.

february 1965 march 1968 Fifty students were abused and arrested by police at a demonstration at Martin Place against the Vietnam War.

SAFA organised a bus tour they called the "Freedom Rides" to desegregate rural NSW. Calling attention to the poor state of Aboriginal health, education and housing.

march 1969 An anti-conscription march was held at Orientation Week, drawing hundreds of protestors.

april-may 1969 Students protested, via sit in, the presence of the Sydney University Regiment on campus.

october 1969 Several hundred anti-conscriptionists occupied the main quadrangle overnight.

may 1970 20,000 people assembled in Sydney, while 10,000 marched up Broadway from the University of Sydney protesting the Vietnam War.

1973 The Economic Department saw progressive staff members such as Ted Wheelwright and students work to create a separate Political Economic Department.

august 1973 A month-long staff strike occurs over the University's refusal to allow the creation of a Women's Studies course in the Philosophy Department. Given students' participation in the Women's Liberation movement, it was not surprising that they began demanding university courses relevant to their interests. The power of the staff strike paired with the student campaign for a women's studies course won, and the University was forced to back down. This led to what is now the Department of Gender and Culture Studies.

march 1974 Students were able to make Political Economy a 2-year course through coordinated strikes.

march 1975 Students organised a sit-in at the Vice-Chancellor's office and the University was eventually forced to allow the creation of the political economy department.

july 1975 Students protested discrimination in Australia against Aboriginal and Torres Strait Islander Peoples. Political economy students posing during a protest outside the Quadrangle, 1975. University of Sydney Archives.

19


A Fair go?

emelia bode looks at australia's hidden injustices.

I

n Australia the motto of the ‘fair go’ is lauded over the land, yet the truth is anything but. Since this country was established by colonial settlers, the land has been awash with blood and inequality. Refugees are tortured in offshore gulags, denied safety after fleeing from war zones. All the while, ordinary people face economic injustice and a punitive, diminished welfare system.

This country has been built on the back of genocide. From the moment the British flag was raised, brutal colonial war was waged. The British, in their aim to establish capitalism in Australia, did not hold back from even the most abhorrent violence, in attempt to stem the brave resistance of Indigenous people and justify the lie of ‘terra nullius’. State repression towards Aboriginal people morphed but only escalated in the 20th century, as if the first 100 years of invasion weren’t bad enough. The policy for the newly federated government had shifted from open genocide to assimilation, in the hopes that we would die out, and that those children born with a lighter complexion could be “saved” and “reintegrated” into white society. This led to a ramping up of the Stolen Generations, the project of stealing Aboriginal children from their families which destroyed the lives of countless Aboriginal families. Until 1967 Aboriginal people were classified not as human beings, but as flora and fauna.

torture. It was Kevin Rudd who first said that no man, woman or child who fled persecution by boat would ever be settled in Australia. For the refugees and migrants who are brought to Australia, life is made very difficult. There are almost 400 refugees in Australia with temporary visas. Peter Dutton has recently cut welfare for these individuals by $200, proclaiming that the Australian tax payer and government will not fund their living conditions. Women who wear the hijab, or other face veil, and those with Arabic names are often rejected from any stable or well-paying means of employment. Many require welfare payments in order to survive, where they suffer not only the demonization as ‘dole bludgers’ but also having their pay docked, restricted and delayed by the government if they do not attend ‘job active’ meetings with Centrelink. It is not just migrants who face this injustice, but all the most vulnerable, poorest people in society. It’s no coincidence that racism and sexism flourishes while unions lay weak. Racism goes hand in hand with class warfare, in order to divide and rule and distract workers from their real enemies, bosses and governments. Strike days have nose dived from 6.3 million in 1974 to a mere 148,000 work days lost. While unions lie somewhat dormant, bosses and governments are on the offensive, cutting wages and gutting the welfare system.

"there is a urgent need for a revived union movement to fight against injustice"

In 2018, one in four Indigenous Australians are likely to be jailed for minor offences, where they represent more than 24% of the prison population. Aboriginal children, as well, face being uprooted from their homes and culture at higher rates than ever before. This is a continuation of the policy of assimilation and intense state paternalism. Economic injustice is extreme - as of 2016 56 per cent of Indigenous households had incomes less than US$420 per week. Most recently, in the face of continuous state-led violence, the Liberal party has introduced cashless welfare cards. These cards, first administered in remote indigenous communities, severely limit the freedom of recipients, as the cards can only be used to purchase ‘necessities’.

In the past, unions have fought for economic and civil rights such as: the 8-hour day, equal pay, land rights, desegregation, maternity leave, LGBTI rights, sick leave, penalty rates, meal breaks and better working conditions. Radical campaigns of the 60s and 70s were led by unions in Australia, such as the fight against conscription, for free education, the protection of ‘draft dodgers’, against the Vietnam War and against South African apartheid. This was because workers recognised that an attack on any of the oppressed is an attack on all of us. Today, unions are generally reluctant to take up these issues. With inequality and oppression rife in society, there is a urgent need for a revived union movement to fight against injustice. As a student union, we should always support the struggles of workers and the oppressed, in the fight for a genuinely just and equal society.

The intense racism carried out by the Australian state extends furthermore to migrants, particularly Muslims, Arabs and refugees. Both parties of government have a long history of creating a hype of fear to justify their murderous and cruel policies of denying and locking up asylum seekers and demonising migrants. In 2017, 600 male refugees on Manus Island were forcibly removed and sent to another, less-funded camp. These men were cruelly beaten, starved and denied medical assistance, told, yet again, that they will never see Australian soil. Peter Dutton consistently justifies his fascistic actions by claiming that refugees are terrorists, dole bludgers and a danger to Australian values, amongst other slurs. While the Greens have actively spoken out against this racism, the ALP are as complicit as the Liberals in this 20

Staff and students strike for better working conditions in 2017 with Scabby the Rat. Photo: Nicholas Bonyhady for Honi Soit.


Zixiao Chen on why international students shouldn't be paying more for public transport. translator: jacky he.

I

why we need fair fares

n NSW, full-time university students enjoy into ‘they are never short of money.’ We all come travel concessions, but international stu- from different backgrounds, and starting a life in dents are excluded. As early as July 1989, a strange country is by no means an easy task for the NSW Government stopped issuing many of us – especially when facing rampant exconcession cards to international stu- ploitation in the workplace, poor living conditions dents, after which the half-fare concession and an outrageously expensive rental market. became a privilege exclusively reserved for More importantly, a student’s right to travel conceslocal students. In 2006, the Sydney Universi- sion derives not from whether they could afford their ty Postgraduate Representative Association living, but from their status as a (SUPRA) and a group full-time university student who of international stu- "International students paying is not yet financially independdents took the matfull university fees does not ent. Try to think of universal sufter to the courts. The frage - one has the right to vote NSW Government’s translate into: they are never not because he or she is rich or response was to pass noble, but by virtue of his citizenshort of money." the Transport Adminship of a state. It’s not about fightistration Amendment ing for some extra money to spend. It’s about fight(Travel Concession) Bill 2006, making it le- ing for a right that’s always been rightfully ours. gally justified to continue the discrimination. While the government justifies discrimination by This move has saved the Government at saying we could afford the full fare of everything, least $13 million every year, but is by defini- domestic students are offered concession retion in breach of international students’ equal gardless of their family income. What’s more rights. The former NSW Deputy Premier in- ironic than a government trying to use double sists that the government must ‘target its con- standard to serve the interest of all, as it claims? cession resources to those it considers most in need’, and that international students who Legally, the current policy is in direct violation of the Rapay $40,000 per year for their degrees must cial Discrimination Act 1975 (Cth), as ruled by the NSW be deemed ineligible because ‘they have al- Administrative Decisions Tribunal in 2006. This means ready indicated to the Federal Government, what the government has been doing could be illegal. in obtaining a student visa, that they are fully International students, a community that has been self-sufficient and able to meet their own liv- constantly contributing to the diversity and prosing expenses while in Australia’ (NSW Leg- perity of this great State, stand for equality and islative Assembly Hansard, 6 June 2006). fair treatment for all. We demand the NSW Government extend transport concessions to all Mr Watkins’ statement is not backed by com- full-time international students and we act now. mon sense or logic. International students paying full university fees does not translate 在新南威尔士州,高等院校在读学生依法享受半价乘车优惠。然而在1989年7月,新州政府决定停 止给国际学生更换新的优惠证,其后国际生再无优惠,半价乘车成为本地学生的特权。2006年, 在新州行政仲裁庭(NSW Administrative Decisions Tribunal)提出反对意见后,任副州长迅速起草 法案,通过专门立法,将这一不平等政策写入法案,即《交通管理(公交优惠)修正案 2006 》 (Transport Administration Amendment (Travel Concession) Bill 2006). 这一举措能每年给政府“节省”至少一千三百万澳元开支,却违背了法律赋予每一个人的平等的 权利。新州交通部认为优惠资源必须有针对性,而全额自费的留学生因为在申请签证时已经表明 自己将负担在澳洲的生活开销,故不应当在优惠的考虑范围内。 这套逻辑不仅说不通,而且不合法。学生自费留学,并不代表“不差钱“。虽然留学生中一部分 人的确家境优越,但物力维艰,每个人的背景各不相同。更重要的是,”权利“二字的含义不在 于一个人能不能“付得起”,而在于他/她的大学生身份。正如一个人的选举权来源于他/她的公 民身份,而非家世背景、贫富贵贱,一个全日制大学生享有公交优惠的权利,是因为他/她尚未经 济独立。本地学生一律享受补贴,政府从不过问贫富贵贱。为何到了国际学生,就变成了“付不 付得起”的问题? 以“学生签证即表示自给自足”的理由剥夺国际生的这项权利,实则混淆视听。政府如此从国 际学生身上谋利,违反了澳大利亚《种族歧视法案(联邦)1975》(Racial Discrimination Act 1975 (Cth))。 路只有靠自己争取才会有。正缘于此,我们作为一支强有力的悉尼大学留学生代表,郑重呼吁新 州政府恢复国际学生的交通优惠,让平等之光照在国际学生这个为这座城市做出了巨大贡献的群 体中来。

21


how students stopped the war 22

" Across the world, students spearheaded the movement that shifted public opinion, and eventually brought the war machine to a halt. " jack mansell on a history of radical activism at sydney university.

大利亚统治阶层感到震惊的是, 澳大利亚学生的激进主义浪潮 将在1968年5月达到法国起义的 高峰,当时学生抗议活动导致 了法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总罢 工。Gorton回应说,政府镇压和警察暴行越来越 严重,包括试图逮捕学生积极分子John Percy, 因为他出版了一本小册子,内容是“如何不参军” ,敦促学生抵制征兵。Percy英勇地获得了UNSW SRC的庇护,并设法在这次事件中避免被逮捕。 越南战争并不总是不得人心的,即使是在更前卫

的学生群体中也是如此。1966年,美国总统Lyndon B. Johnson的访问巩固了澳大利亚对战争的参 与度,一份Honi Soit的民意调查显示68%的学生 支持出兵越南。然而三年后,1969年8月,反战 方在全国范围内首次获得了多数选票。 在世界范围内,学生们带头发起了扭转社会舆论 的运动,最终使战争停止了下来。这次运动是学 生社会及政治力量的有力证明。在日益增长的工 业战斗浪潮以及种族歧视和妇女压迫所引起的社 会动乱的背景下,反对越南战争的运动灌输了一 代有政治抱负和决心去为世界范围内所有野蛮和 不公正现象作斗争的学生积极分子。 公众对这场战争的反对源于劳工运动,他们有着 长期反对征兵的传统。早在1965年初,Waterside 工人工会和建筑工人工会就谴责了这场战争。在 Arthur Calwell的领导下,工党一直坚持反对战 争,但是在支持战争的Gough Whitlam上台成为 工党领导人后立场就软化了。 不仅仅是美国总统,大学生还抓住每一个机会对 峙政客和权贵们。1968年7月,悉尼大学学生围

1971年,在第 一草坪上举办 的一场越南停 战抗议活动宣 讲会。


攻了澳大利亚总理John Gorton。在下一年的劳动节,在 悉尼大学团的阅兵仪式上,愤怒的学生把西红柿扔向时 任新南威尔士州州长Roden Cutler。围攻政治家已经成 为了一个独特的学生运动的传统;在最近一次成功的高 等教育预算缩减提案中,Scott Morrison, Simon Birmingham, Julie Bishop和其他联盟党成员被学生们不断质问和 抗议。 澳大利亚统治阶层感到震惊的是,澳大利亚学生的激进 主义浪潮将在1968年5月达到法国起义的高峰,当时学生 抗议活动导致了法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总罢工。Gorton 回应说,政府镇压和警察暴行越来越严重,包括试图逮 捕学生积极分子John Percy,因为他出版了一本小册子, 内容是“如何不参军”,敦促学生抵制征兵。Percy英勇地 获得了UNSW SRC的庇护,并设法在这次事件中避免被 逮捕。 Gorton强硬的做法激怒了学生们,导致澳大利亚全国 各地发生了一系列暴力冲突事件,尤其是在堪培拉,当

地颁布了反抗议法来压制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学生。 包括美国反战及民权运动,布拉格之春和法国五月风 暴在内的国际事件激发了澳大利亚积极分子极大的信 心和热情。1969年,随着社会舆论的转向,反对战争 的抗议运动愈演愈烈。这一年的运动是从悉尼大学的 1000名学生在O-week的游行示所开始的。在十一月, 学生们发起越南停战罢工运动来声援美国的大规模抗 议活动。 在越南停战罢工运动的抗议示威到达了反战运动的顶 峰,并巩固了公众对战争的反对。第一次停战罢工抗 议是当时澳大利亚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反战抗议,超过 了1916年-1917年间的反征兵游行。1970年5月8日,数 十万人游行示威反对越南战争,其中悉尼有大约50000 人参与其中。悉尼的游行队伍中,有10000大学生聚集 在Eastern Avenue,高喊着“1,2,3,4,我们拒绝这该 死的战争“,“你们今天杀死了多少孩子?” 1971年6月,在第三个停战一个月后,澳大利亚总理 Billy McMahon宣布撤出所有澳大利亚作战部队。这场 运动从根本上扭转了社会舆论并迫使政府接受了其核 心要求。在军队内部的大规模抗议以及美国国内战争 政治危机的压力下,美国政府于1971年1月宣布撤军。 反战运动对在越南的军事行动照成了致命的打击,越 南南方民族解放战线于1975年宣布胜利。 反对越南战争运动教会了学生和公众怎样抗争。在随 后的几年里,悉尼大学的学生和罢工工人们成功争取 到了了妇女研究以及政治经济学课程,为争取土著人 权利以及反对种族隔离做出了杰出贡献。 这个世界仍然在不断动荡中。我们取得的胜利正受到 不断的侵蚀。种族主义,战争,不平等以及性别歧视 依旧盛行。我们在过去的几代人中可以学到许多关于 学生在政治中发挥作用的经验。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 迫切需要一场像越南战争那样的群众斗争的复兴。面 对世界上所有的不公正和野蛮行为,唯一的选择就是 反击。

1971年,一张由 Honi Soit印发的 罢工通知。

23


refugee organising 当你看到澳大利亚难民处理的现状时,很难想象我 们能如何做出积极的改变。你可能会想到以下几 点:如何进行抗议使得人们不被羁押?或者如何签 署请愿书来改善难民的生活?你的怀疑是完全正常 的,但我告诉你,这些行动确实创造了变化。因为 这些事情以前有人做过。 18年前,当时的公众对难民的态度是不友好的,有 些人像Pauline Hanson有权力让难民以他们的方式生 存。这给在澳大利亚寻求庇护的难民带来了灾难。 90年代末,移民局局长Philip Ruddock实施了临时保 护签证,难民羁押中心的扩 建以及1999年11月Woomera羁 押中心的启用。 2001年9月, 伴随着“太平洋解决方案”的实 施,来澳大利亚寻求庇护的 难民情况发生了恶化。这一“ 解决方案”使得所有未经授权 入境的难民被送入到了太平 洋岛屿的难民羁押中心而不 是被允许进入到澳大利亚境 内。接下来的一系列悲剧事 件导致了难民的死亡,公众对难民问题的处理逐渐 出现不满。2002年7月,联合国发布了难民强制性羁 押报告,指出了澳大利亚政府的政策的不公正以及 不合理。

queer officer Jazzlyn Breen reminds us of the importance of activism and how the refugee movement closed the offshore processing centres in the past.

对难民的待遇。即使是绝食者和激进分子的迅速行动也 会对其产生改变。最终,在直接行动、信息传递和工会 压力的共同作用下,政府开始让步并创造出了积极的变 化。公众压力和工会运动打破了工党对离岸难民处理的 支持。 随着两党打破对离岸难民处理的支持,随着Rudd的选举 进行,瑙鲁被迫关闭。 那么,这些行动究竟改变了什么呢? 多个难民羁押中心被关闭,其中包括2002年8月关闭的 Curtin中心,2003年4月关闭 的Woomera中心,2004年6月 的Port Hedland中心,2007年 8月的Baxter中心,直到2008 年2月最后一个难民离开瑙 鲁。Rudd政府于2008年废除 难民临时保护签证。但是, 许多这些变化并未得以落 实,例如2013年难民临时保 护签证的重新开启以及许多 难民羁押中心的重启。

'最终,在直接行动、信 息传递和工会压力的共 同作用下,政府开始让 步并创造出了积极的变 化。'

针对澳大利亚政府对难民的不公正待遇,全国各地 涌现了难民行动组织。这些组织团体和公众采取的 行动最终成功地关闭了羁押中心以及改善了难民的 生活。但是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呢? 总的来说就是人民的力量和工会迫使政府改变了他 们的政策。 其实具体细节比较复杂,但很明显那些积极分子的 行动对实现积极意义起到了关键的作用。随着公众 逐渐意识到澳大利亚难民寻求庇护时的现状,来自 全国各地的运动团体创建了反对政府难民政策的组 织。一些团体例如“教师拯救难民”和“护士拯救难 民”在工作场合创建,而且,这种运动渐渐得到工 会的支持。工会成员散发传单说明着难民们恶劣的 生存状况以取得公众和工会的支持,让这场运动得 以发展壮大。工会成员和工党成员发表公开演说反 有兴趣争取难民和寻求庇护者的权利吗?欢迎你加入 组织! 加入校园难民行动集体(CRAC)。在脸谱网 发现悉尼CRAC组织会议或活动的进行。

24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积极变化发生之前,John Howard和糖宝说的话一样:“难民绝不会踏上澳大利亚的土 地,他们必须去其他地方”——但其他国家不准备承担 这些被视为是澳大利亚的责任。2005年,几乎每一个瑙 鲁人都被带到了澳大利亚,有些瑙鲁人全家人至今都住 在这里。如果当时Howard政府的政策能够改变,尽管这 是个令人沮丧的言论,现在的糖宝政府也能被迫改变。 回顾过去,我们可以看到激进主义对政府的决策产生了 巨大的影响。公众舆论的转变需要公众采取大规模行 动,迫使政府改变对难民的政策。

2013年,Woomera羁押中心外的抗议活动。


生活的澳大利亚本地人来说,这几乎是不够的。很明 显,政府需要停止房地产投资者的税收优惠和建立大 规模国有化的公有住房提供房屋所有需要的人。大学 管理层需要停止向管理人员支付数百万澳元投资于华 而不实的广告活动,取而代之的是为学生提供住房。

农村地区的学生知道新自由主义如何使生活充满 艰难、贫困和未知。在社会服务、教育以及稳定 高薪的就业方面出现危机是一个国家政党让澳大 利亚农村地区落后的标志。随着悉尼大学在悉尼 时尚和具有历史意义的近郊中间建起,农村地区 的学生被强行按入这不切实际和无法正常生活的 圈子中。我和其他许多来自悉尼以外的学生都意 识到,我们的政府和大学管理层并不是无所作 为,而是主动地使生活变得更糟。我们的政府和 大学管理层并不是无所作为,而是主动地使生活 变得更糟。我们

低收入,不稳定工作

住房

青少年津贴最多是$270每周。这几乎无法承担学生宿舍 的绝大部分租金,更不用说包括食品、交通和社会生 活的费用了。福利的不足迫使学生在学习期间工作。 在这个国家,上班族正面临着危机。 经济在增长,但 创造的财富并没有流向劳动阶级的人。年轻人面临 自 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就业市场,工资的随意化和不断 的工资削减成为常态。在像悉尼这样的城市里,每年 都越来越难生存。

当我第一次搬到悉尼的时候,我在一家电信市场公司 工作。往返上班要2.5个小时。 我一星期只在那里上了三次班,因为他们不再联系 我,也没有付给我工作的报酬,尽管我在第一天给他 们提供了我的银行资料。我从那些从其他地方移居悉 尼的一些朋友听说到了工资盗窃、低薪工作和不稳定 工作的故事,自由党政府和老板们在偷我们的东西, 偷我们的工资,偷我们的涨薪率,偷走了我们进行日 许多家庭认为校园里的大学宿舍和学生宿舍是农 常生活水准的权利。 村学生适应大城市独自生活的一个很好的过渡选 择。 然而,大学宿舍特权文化,性侵犯和欺侮 我们需要赋予工会更多的权力去罢工,年轻人需要加 现象横行, 而且农村绝大多数学生无法负担得 入他们的工会,我们需要摆脱这个工党政府,他们的 起大学宿舍。没有一间单人房每周收费低于$600 存在破坏了工人的权利,使我们所有人都陷入贫困。 ,共用房间每周收费不低于$400。而学生宿舍在 校园里并没有太大的改善,大部分是私人拥有 的。Darlington Terraces是大学拥有的住房选择最 我们学校的管理层喜欢把悉尼大学列为世界上最好的 大学之一。当然,这很好,我们选择这所大学都是有 便宜的,收费是每星期$210的一个小房间。 The saving grace is 原因的。但是,尽管教育工作者和工作者们尽了最大 STUCCO, charg- 努力,大学确实开始成为一个敲竹杠的地方。我国高 ing $92 a week, 校管理是把122个学位缩减到20个,试图把我们的大学 however it can 变成一个没有灵魂的学位工厂。他们关闭了悉尼艺术 only fit 40 people. 学院,还合并其他学院。他们尝试和成功缩减,随意 有 个 好 地 方 是 化大学工作人员的薪酬条件。这直接影响到悉尼大学 STUCCO,收费 学生的学习状况。 是$92一个星期, 但它只能容纳40 同时,工党政府不断增加大学学费, 削减28亿美元高 等教育经费和降低HECS还款门槛至42000澳元。学生被 人。 债束缚了一生。我们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和大学治理体 我 们 的 政 府 不 系下的学生付出的越多但得到的越少。 投资于公共住 房, 等待中西部 的公共住房建成 的时间已经超过 10年,而且这都 不是预留给学生 的。对于那些因 土地被盗而无法 我家乡是离中央车站12个小时火车车程的Lismore。在悉尼大学上学的同时和家里父母一起 住几乎是不可能的,就像悉尼大学这么多学生一 样。农村地区学生被迫和其他学生以及上班族在 难以忍受的住房市场里一起挣扎。

花更多的钱接受更差的教育

rural students fight back

SRC Councillor, harry gregg, on the challenges rural and regional students face at uni.

这是我搬出Northern Rivers时照的 照片。

25


what's the nteu and why should you care? 26

SRC教育部门负责人Lara Sonneschein 采访了一位政治经济学院学生助教兼 全国高等教育联盟(NTEU)成员Joe Collins,看看他对NTEU、悉尼大学和 师生团结的想法。 是什么驱使你加入NTEU? 因为我意识到,这不仅仅与你个人和你作为个人去和雇主讨价还价 的能力有关。有影响我们现状的制度压力,而尝试去促进公平的方 式就是集体行动。我们不能说大学没有动员一场巨大的、资金充足 的、资源雄厚的进攻 – 我们现在说的是,律师、管理者和整个体制 本身和它对你就业的巨大影响,甚至影响到你就业的方式。因此, 我认为加入NTEU是一个非常合理的举动。 你认为当下对教职员来说最紧迫的问题是什么? 这很难选。其中一个最紧迫的问题是工作量模型的改变。有体制的 压力试图放松我们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的工作量模型。举个例子, 从研究的角度出发,创造更多以教学为中心的角色是其中一个举 动,而且这个举动是基于一种你可以将教学和研究独立开来的普遍 智慧,然而这是完全错误的,并把它当作一种二分法了。另外一个 问题是,各行各业都存在一个雇用临时化的趋势。如果我们在一个 逐渐临时工化的工作环境下工作,我们需要保护那些体制中最脆弱 的人。 你认为NTEU的优势和弱势是什么? 我认为这两方面都可以归结到会员资格上。我们可以发现的是,不 仅仅是第三产业,各行各业的工会密度都在逐渐下降。一些结构性 的因素不允许我们有相同的密度。这是因为服务业的兴起,因为你 们不全都会在同一个地方长期工作,很难培养一种集体的心态。我 认为第三产业是独一无二的,因为我们的情况是相同的,虽然时间 不尽相同。所以我觉得加入NTEU会比加入其他工会更加强大,特别 是鉴于其在悉尼已经是一个比其他大学强大的分支,而且我们在这 里有更大机会赢得权利,这在其他大学已经消失很久了。 教职工的工作条件就是学生的学习条件。很显然,我们 需要合作。

"Staff working conditions are student learning conditions. It seems pretty obvious that there are points at which we need to collaborate."


其中一个问题是,大学里面12000位雇员中,有20002500位会员,但是只有150-200人是比较积极的。 现在大家在活动、EBA谈判中都很积极活跃,因为 这些事情令人兴奋,当你让学生参与到其中,每个 人都想在游行上被逮捕,这是挺伟大的,但三年之 后的过渡会发生什么呢?他们想参与到游行和集会 中,这些都很有趣,但当谈到你通过一个持续的、 长时间的战役所获得的执行权力,就没有人站出来 了。会员实力很强,但招聘仍然非常重要。我们不 能雇佣更多的全职组织者是有原因的,工会工作人 员协调能力这几年逐渐下降也是有原因的,原因是 如果会员人数下降了,你就没有足够的钱支付给他 们。 你怎么看待最近签订的企业谈判协议?你在2017年 的那次罢工中的经验是什么? 我认为你永远不会对那份协议完全满意,因为谈判 过程存在结构性的不平衡。大学永远占上风。这并 不意味着你对这些的影响的方式没有乐观或希望的 理由,而是因为这将是一个令人不安的妥协。总的 来说,令人失望的是,我们无法将工资提高到高于 通胀水平的水平,但与此同时,我们在工资待遇方 面引领了这个行业。 但这并不能使我们满意,因为我们仍然生活在世界 上最昂贵的城市之一,大学里充满了金钱。我的意 思是看看大学实际上有多少的物质标志——看看起 重机的数量。钱就是这样用掉的——这是持续了超 过12个月的竞争的一部分。

与到其中并且参加成员们的会议,这些我都非常 欢迎,尤其是在上一次会议上,我看到学生群体 的参与,我认为这非常好。所以说,如果有学生 领导的事情并且教职工能有机会帮上忙的,我认 为,这就只是沟通的问题,而这正是我们非常擅 长的。在这个分支中活跃的人通常来自于学生, 他们有一些人脉关系。另外,我认为这需要在活 动的基础上进行,这类事情很有机会在企业协议 的执行活动上发生。发传单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除此之外,因为教职工都在体制内,我们能做的 除了创造意识,还有告诉人们和面对同僚。 你怎么看待NTEU及联盟对社会活动更广泛的支 持? 近日,工会开始支持婚姻平等和难民权利等问 题。我的意思是,能加入一个积极参与广泛政治 问题的联盟让我挺自豪的。有一种说法是,有些 东西是从那种老联盟时代产生的,工会只代表工 人的利益,但对我来说,工会从社会环境中消除 了劳动力这个概念。你不能说,工人的权利不与 更广泛的政治问题相交叉,如婚姻平等和难民权 利以及当今世界上发生的一切事情。试着把两者 分开是没有意义的。

学生和教职工是如何通过运动一起参与,相互支持 的呢? 看看2017年的口号。教职工的工作条件就是学生的 学习条件。很显然,我们需要合作。学生肯定要参

Last year University staff went on strike to lobby for better working conditions from the University. Photos: Honi Soit.

27


The STATE OF ABortion 当设计到妇女权利时,历史标准似乎总是寸进尺退。近 日,我们已经看到,在#MeToo活动上性侵犯在宏观层面 一些进展。由于积极分子的不懈努力,校园里的微观层面 受到了牵引,在那里有关性暴力的对话已经朝着积极的方 向显著转移。

The SRC's WOM*N's Officers, Madeline Ward and jessica syed, on why they are fighting for reproductive rights.

的拟议修正案,该法案在立法会通过后,将确保堕胎诊 所提供安全进入区。我们将尽力实现除罪化的第二次尝 试。如有必要,第三、第四和第五次尝试我们都会尽力 实现。我们将永远全心全意支持选择权。

就生育权而言,至少在新南威尔士,这是更为倒退的。 从技术上讲,根据犯罪法1900(NSW)的82和84条,一个 医生批准堕胎是一种犯罪行为,除非“孕妇的医生有合理 的理由,为了避免给她的生活和她的身体或精神健康带来 危害,并且考虑到经济、社会因素以及医疗因素,和人工 流产的风险与不可避免的危险不成比例”。 这些限制似乎比较容易被避免。但我们不要忘记,在2005 年,新南威尔士州最高法院认定Suman Sood博士非法执 行堕胎是有罪的,因为法院认为她不满足以上任何一个元 素。 堕胎应该按需求实行的这一想法与这个国家自诩拥有一个 受人尊敬的全民医疗保健系统的事实不一致。然而,显 然,医生和病人都面临着法律惩罚的风险。 这并不意味着这对以前的法律没有影响。在2017 年,Mehreen Faruqi MLC向立法议会提出议案,这个法案 将会使堕胎在新南威尔士州除罪化 。无论是因为该法案没 有在当时的议会获得足够的支持,或由于当前的议会多数 实际上拥护一个歧视女性的意识形态,该法案没有通过。 荒谬的是,这都是意外怀孕的人发现自己的情况。当然, 社会上那些最脆弱和最边缘都被忽视了:女人、变性人、 性工作者–不胜枚举。

关于堕胎的事实 感谢Family Planning NSW提供的信息

• • •

• • •

如果你的医生认为怀孕和/或生育对你的生活或身体或心 理健康构成严重威胁,那么在新南威尔士州堕胎是合法 的。 新南威尔士州有两种堕胎方法:手术流产和药物流产。 手术流产包括轻度镇静的步骤,如果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医 生完成的话,是一个安全、简单、低风险的手术。整个 过程需要大约15分钟。有些诊所可能无法在12周后终止妊 娠,但其他诊所20周内都能终止妊娠。 药物流产是另一种选择。这些包括在家中服用避孕药导致 和流产相似的效果 。大多数妇女经历出血和抽筋,但程度 会有所不同。抽筋会持续约24小时。 新南威尔士州的堕胎费用取决于诊所、你选择的终止妊娠 程序、你怀孕的程度以及你是否有健康卡。许多诊所包含 医疗保险折扣,所以你应该打电话询问费用。 Family Planning NSW可以在选择上给你提供更多的建议 。 与生殖护理人员交谈是保密的。请拨打1300 658 886。

悉尼大学的妇女团体一如既往地为生殖自治而斗争。今年 将大力支持Penny Sharpe对简易程序犯罪法1988(NSW)

28

Photo credit: Justine Landis-Hanley for Honi Soit, 2017.


the src's Ethnocultural officers, tanushri saha, tanya ali, geneve bullo and nischeta velu, on why they won't stop fighting for better representation of people of colour.

Why representation matters

I

t’s 2018. We’re two years away from 2020: a year that recently felt so far away that politicians felt comfortable setting it as a benchmark year by which they’d magically get their shit together and implement a bunch of smart and progressive social policy (spoiler alert: probably not going to happen). Hoverboards exist, though not in quite the way we always imagined. With every second that ticks by, Black Mirror hits that bit closer to home. And yet, every other week, the overwhelmingly white Australian media still asks inane questions like, “Are we a racist country?” and “Why does representation matter?” The importance of representation is only ever questioned by those who have grown up seeing versions of themselves – or of what they could be – reflected everywhere they look. The experience of feeling alienated and invisible each time you flick on the television is not one to be wished upon anybody. But for people of colour – not to mention a myriad of others, for instance people who identify as queer, trans, non-binary, disabled, or otherwise marginalised – it is something of the everyday, something that we learnt not to even question when we were far too young.

proximately 0.035%. It may be uninspiring and often far from glamorous, but politics is where big strides can truly be made. Without a doubt, the mere existence of Penny Wong has inspired many an Asian/queer/female/all of the above human. But we need so much more diversity across government and opposition – no one, or eight, people can balance representing entire First Nations or immigrant communities, let alone the immensely heterogenous group of ‘Australians of Colour,’ while doing their best to balance the opinions of those within their electorates. The burden of representation is a heavy one to bear, especially where honest and caring representation is your literal job description. We deserve to see ourselves being represented at all levels of government. We deserve to see ourselves in daggy rom-coms, high-powered thrillers, and everything in between. We deserve to hear ourselves on the radio, envelop ourselves in stories that we entirely relate to and ones that couldn’t be further from our experience alike.

'We deserve to see ourselves being represented at all levels of government. We deserve to see ourselves in daggy rom-coms, high-powered thrillers, and everything in between.'

For us in our late teens, twenties and beyond, with the plethora of technological tools we are lucky enough to have at our disposal, representation is changing. In terms of the small screen, organisations like Netflix, Buzzfeed and Youtube are spotlighting a whole new generation of content creators who push boundaries simply by making stories true to themselves. Art shows and best of the year lists are slowly but surely – talent is being recognised, and we are making our way up in the creative industries.

The question shouldn’t ever be “Why does representation matter?,” but instead “How can we do better?” Because we can, we are, and we will. There are countless stories, experiences and histories to be heard. Even the smaller decisions we make as individuals — who we give a quick listen to on Spotify when looking out for new music, who we vote for at the next election, or which movie we decide to next see at the cinemas — contribute to the way that we empower people of colour and enhance the representation of our diverse perspectives. For the marginalised who are expected to be endlessly grateful, to take up as little space as possible, mere tolerance is no longer to be accepted. Everyone deserves a seat at the table.

But the viewers who get to see these incredible and quietly groundbreaking shows are not always the people who need it the most. Accessibility is vital. For us people of colour, seeing ourselves from a young age can inspire us, boost our self-worth and minimise internalised racism. Simultaneously, positive and varied representation can have a hugely positive effect on white people too. Exposure to characters, stories, and perspectives different to ours can actively change the way people feel about and interact with those they see as different. As difficult as it may be to effect change within it, the political sphere is an important space for progress. In the Australian Federal Parliament, for instance, there are about eight representatives of colour across the Senate and House of Reps – that’s eight out of a whopping two hundred and twenty six, ap-

Artwork by Amelia Mertha. 29


fighting our degree factories 30

education officer lily campbell on the neoliberalisation of universities, how it screws students and how to fight back. 什么是新自由主义化?

“新自由主义”一词被广泛用来指20世纪80年代建立起来的经济理论和实 践,Thatcher, Reagan and Hawke的兴起是为了应对60和70繁荣时期全球经济的 衰退。统治阶级的回应是攻击和分裂工会,削减社会开支,并开始大力推动许 多公营或补贴机构的私有化,以维持其利润。老板们要求所有的东西都必须由 政府支付,而不是最终用户支付。通过这项协议,罢工的权利受到了严重的影 响。为了证明这些攻击的合理性,我们构建了一个新的经济叙述,将一切都包 含在私营企业的效率和市场的看不见的手之中。

教育和经济

教育制度自成立以来,一直是满足资本对受过教育的劳动力的需求的工具。大 学制度代表了对高技能和专业化工人的需求,以及培训诸如律师和医生等资本 主义运行所必需的中产阶级要素。渐渐的,对技术工人需求的增加导致了得到 一个体面工作社会期望,这就需要大学的教育 。现在,31%的澳大利亚人获得 了学士学位或更高的学位。 尽管存在一个学位的潜在收益,新自由主义化的教育意味着大多数的学生花了 几十年的债务,却经常发现在自己选择的领域里和几乎没有的政府的帮助下, 很难找到工作。一直以来,那些出身富贵的人几乎没有考虑过这种教育的成 本。 除了成本的大幅增加,高校已经成为企业化,定制的课程越来越多,以满足业 务的需求,并削减那些不具有“成本效益”的花费,以文科项目作为典型。越来 越多的大学由资本家直接管理,许多大学都有来自大公司高层的董事会成员。 现在的大学从开始到结束那样建立起来的,以便尽可能快地通过学生进行交 流,最大限度地提高利润。

事情也不总是这样。 I1973年,惠特拉姆工党政府为大学生免除了学生的费用。这不仅仅是 惠特拉姆的一种左派礼物。部分原因是60年代的激进化。学生在国际 上一致反对越战。这场运动帮助打造了新一代的年轻活跃分子,他们 的整体斗争和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批评加深了对澳大利亚政治格局的改 变。学生对免费教育的要求从全国各地的校园传播到更广泛的社会。 1973年,世界陷入衰退,世界各国政府转向新自由主义,以此作为支 撑利润下降的手段。 1975年惠特拉姆被解雇时,这种新自由主义的大 学转型才刚刚开始。该 弗雷泽政府大力削减教育,但直到霍克工党政府掌权后,才真正开始 推动企业化。


1989年标志着国内学生免费教育的结束和HECS的引入。 霍克的教育部长约翰道金斯(John Dawkins)倡导“用户 支付”新自由主义逻辑,让学生转变为客户。学生们担负 着弥补公共资金减少的负担,并且背负着不断上升的债 务。 20世纪80年代由劳工指导的新自由主义重组,造就 了过度劳累,日益临时的教学人员,并将大学塑造成今 天的高度团体。 2014年,雅培下的自由党政府出台了放松收费政策和20% 的大学资金削减政策。但是,由于好战的学生动员了数 千人,这两项政策在参议院都被封锁了。 过去四年来,自由主义者一直坚称放松管制已经取消, 但裁员仍在继续。目前,特恩布尔政府希望冻结资金, 削减政府资助的地方数量,并让学生每年只赚取45,000美 元时偿还债务。这些提议的政府削减的后果将是学生付 出更多的教育质量恶化。 此外,由于政府试图大规模放松管制在政治上太危险, 大学已开始放弃对大学重组形式的“后门”管制。

过去四年来,自由主义者一直坚称放松管制已经取 消,但裁员仍在继续。目前,特恩布尔政府希望冻 结资金,减少政府资助的地方的数量,并让学生支 付费用 当他们每年只赚取45,000美元时,他们就可以偿还债 务。这些提议的政府削减的后果将是学生付出更多 的教育质量恶化。此外,由于政府试图大规模放松 管制在政治上太危险,大学已开始放弃对大学重组 形式的“后门”管制。这些重组已经发生并且正在全 国各地发生,遵循'墨尔本模式'并扩展它。在悉尼大 学,提供的课程数量将会 从122下降到20,四年制课程将取代目前3年的艺术 和理科课程。这增加了33%的学位成本,并迫使任 何想要专业化学位的人去完成已经放松管制的研究 生学习。此外,被视为无利可图的学院正在遭受攻 击 - 正如试图关闭悉尼艺术学院所看到的那样,学 校在管理层关闭校园的决定中在黑暗中长达两年时 间。

这些重组已经发生并且正在全国各地发生,遵循'墨尔本 模式'并扩展它。在悉尼大学,提供的课程数量将从122个 减少到20个,而四年的课程将取代目前3年的艺术和理科 课程。这增加了33%的学位成本,并迫使任何想要专业 化学位的人去完成已经放松管制的研究生学习。此外, 被视为无利可图的学院正在遭受攻击 - 正如试图关闭悉尼 艺术学院所看到的那样,学校在管理层关闭校园的决定 中在黑暗中长达两年时间。

Students protest attempts at fee deregulation by then PM, Tony Abbott and Education Minister Christopher Pyne, 2014. Right: ABC; above: Daily Telegraph.

31


On the front lines against coal 32

natalie berry, One of THE SRC's Environment Officers, reports from the front lines in the fight against coal.

O

fficer Brighton unbolts the door. I blink for half a minute, then I’m ushered out of the white-yellow room into the light. The arresting officer and I joke as he takes my fingerprints (10 fingers and full hand), and our strange, antagonistic dance continues. He clearly despises me, but we stay on good terms to pass the time. We’re caught in an ideological battle, fought out in real time through quips and friendly insults. I wash the black gunk from my hands and sign my bail conditions. He asks me, “Was it worth it? Driving all the way from Sydney just to end up here?“ I decline to answer. He drops me on the street with my shoes in a bag, harness and four charges in my hand. I’ve just been arrested for stopping coal trains passing over Aurizon rail in Birri country (Central Queensland). Aurizon own all the rails around here. Trains are running 24/7, hurtling coal from more than 20 open cut mines in the Bowen Basin to the Abbot Point port for export. This in itself terrifies me - I’m humbled that stopping their movement for only 8 hours probably interrupted the transport of tens of thousands of tonnes of coal. Mining of this coal, from just down the road, has already devastated the local area. But there are plans to extend the rail all the way out West to the proposed Carmichael mine (for the infamous Adani), onto Wangan and Jagalingou land. The

' he asks me: "was it worth it? Driving all the way from Sydney just to end up here?" I decline to answer.'


Carmichael mine will be the largest of nine coal mega-mines proposed for the Galilee Basin over the next few years. Altogether, over 150 million tonnes of coal could be extracted. Other industries such as coal seam gas are likely to soon follow. My home for the past week or so has been the Frontline Action on Coal (FLAC) blockade. Here, non-violent direct action is planned extensively, logistics are organised, and secret movements are undertaken in the dead of night. Life at camp is a mix of passion – we are all here in unspoken agreement that these mines must be stopped at all costs – and mutual support and consensus. The camp operates under principles of sharing knowledge and experience, respecting each other un-

conditionally, and dismantling unjust hierarchies. This allows us to work and live together – breathing in a microcosm of the better world we wish to create - and utilise our diversity of backgrounds and skills to campaign together. Coming here, I’ve met with old friends, and forged new connections. I joined with concerned people from all around colonial ‘Australia’ to prevent the expansion of dangerous extractive industries into the Galilee. We are fighting to resist the exploitation of this land’s ecosystems and pollution of finite land and water. In doing so, we aim to be united in solidarity with the legitimate owners of the land – the Wangan and Jagalingou people, in stopping all parts of this destructive business. My action was particularly aimed at blocking the extension of the Aurizon rail, but there is much, much more to do. Coal mining in the Galilee is reckless environmental vandalism. The profit-driven project, if allowed to happen, will be the second biggest fossil fuel expansion proposed anywhere in the world. We are harming our chances of long term survival on this planet. Yet, I truly believe that the people are on the path to success. By recreating a society based on anti-oppression of the environment and of ourselves, we are actively envisioning and building sustainable alternative. I am honoured to be a part of the growing process to hold big businesses and our governments to account. Being involved in direct action was gratifying and empowering. I’m proud that my time in police custody will go down on record as having helped prevent fossil fuels destroying the planet. I’ll certainly be back.

Natalie's protest. Photos: Natalie Berry and Front Line Action on Coal.

33


how chilean students fought back 34

Clara de costa riedel on the chilean students' movement and what we can learn from it. 智利学生运动是自上世纪80年代民主运动以来最大规模的动员活 动。这一代人的活力和无畏的精神,没有对Pinochet(皮诺切特) 独裁统治的17年的记忆,激发了一个国家为公平、民主和公共教 育体系而战,并挑战了新自由主义的基础。这场运动之所以意义 重大,不仅是因为它的需求,还因为它是一种高度民主的组织方 式,它的创造性执行能力以及它与更广大的社会群体共同进行斗 争的能力。 智利拥有界上最新式的自由主义教育体系之一。在Pinochet将军的 军事独裁期间,公立小学和中学的财政责任转移到了市政层面, 并且向私人机构发放了补贴。而大学教育也向市场开放。私立大 学以盈利为目的过高的收费门槛,占据了这个行业的主导地位。 学生费用比大多数经合组织国家高,贷款系统由跨国银行控制, 这些银行以超过三倍的通货膨胀率出借资金。其结果是,来自贫 困地区的孩子在资金不足的公立学校里受苦,而富人的孩子则就 读于拔尖的私立学校。如果他们足够幸运能上大学,大多数学生 将终生背负债务。2006年,正是在这一背景下,第一批学生抗议 活动在圣地亚哥的高中举行。

企鹅革命

因参与此学运的学生们都身着黑白制服,从而命名为“企鹅革命” ,企鹅革命将教育推到了政治舞台的中心。最初,学生们的适度 要求都聚集在对旅行通行证的需求和免费大学入学考试上。随着 该学运在规模和受关注程度上的增长,学运的目的被扩展到为结 束教育的商品化而奋斗。学生们举行了大规模集会,以确保此学 运完全按照民主路线进行。这些学运集会非常受欢迎,甚至在一 个阶段一次会议吸引了多达800多名学生参加。在其鼎盛时期,50 万名学生和90%的高中都参与了罢工、街头示威和职业。 尽管学生们在与政府部长的谈判中陷入了困境,但’企鹅革命‘的高 中生们依然成功迫使巴切莱特政府做出了妥协让步,承认当时的 教育的不平等是真实的。

冬季智利

第二波学生抗议活动在2011年的智利冬季爆发。皮涅拉政府进一 步加强了对教育部门的私有化。作为回应,学生们在5月12日召开 了全国行动日,全国10万名学生参加了这次活动。他们要求结束 教育市场化改革,减少学生债务,增加对公立大学的资助,教育 机构的民主化,彻底遏制教育质量下滑的态度,所有这些都要通 过恢复国家资源和增加对富人的税收来支付。群众组织集会再次 成为该学运的显著特征。 6月30日,学生们举行了一次大罢工。圣地亚哥的100所高中被占 领,包括家长和教师在内的成千上万的学生走上街头。抗议活动 充满活力和创造性。游行的主题是狂欢,人们全身涂满全身的颜 料,配合着音乐一起舞动。其他的例子还包括接吻派对、马拉松 派对(Lady Gaga主题的舞蹈马拉松) 和群众性快闪自杀事件,以悼 念智利的教育之死。由于这些举动所导致的压力,皮涅拉被迫解 雇了他的教育部长。 学生运动拥有各种劳工组织的积极支持,如中央工人联合会(CUT)


、全国教师联合会、大学生联合会和公务员全国协 会。这一支持在8月24日至25日,80个不同的劳工团体 进行的48小时大罢工中达到顶峰。据估计,这导致了 智利经济每天损失近2亿美元。全国各地有60万人游行 示威,配合罢工。 2013年,中央左翼联盟,赢得了选举,两名学生运动 的领导人,Camila Valleja和Camila Valleja成功当选为 参议员。

回到原点

"At its height, 500 000 students and 90% of high schools in the capital were involved in strikes, street demonstrations and occupations."

由于担心新一届政府会选择运动口号,并将其转变为“ 创可贴”改革,学生和教师们在2014年再次走上街头, 大声喊出了相关的改革措施。为了认识到与教师工会 团结的重要性,学生们在2011年加入了要求提高工资 的呼吁,并终止了大学工作人员的转包合同。这种需 求在几家机构中得到了胜利。 2015年4月,国家教师联盟和智利大学生联合会联合举 办了一场示威活动。大学的职业在全国各地都有,然 后教师工会在6月宣布无限期罢工。他们的口号是“Ni corruptos ni empresorios, que Chile decida su educación”( 不是那些腐败的,也不是商人的,由智利自己来决定 教育)被成千上万的人所接受。这不仅是对改革的呼 吁,也是对智利教育将如何实现的彻底重组——从市 场驱动、阶级分化的体制,到以大众民主和社区参与 为基础的体系。 学生运动引起了全国的关注和同情,并迫使政府改革 教育。收入家庭的学生现在有资格获得政府奖学金, 支付教育费用,五分之四的学生有权享受免费的旅行 通行证。尽管这依然远远低于民众对完全自由和民主 教育的需求,但此次学运的成功应以其对智利社会的 影响来衡量。学生、老师、家长和工人们聚在一起, 想象着一种不同的组织教育方式。这场运动本身就是 一种富有民主、参与性和创造性的方式,这也让群众 看到了未来社会应有的曙光。

A march in support of educational reform, Santiago,  August 2011. (Photo by Aliosha Marquez/Associated Press.)

High school students protest by dragging their desks into the school quad during the 2006 “Penguin Revolution.” (Photo by Antitezo.)

35


survival day

akala newman, one of the src's indigenous officers, on the endurance of indigenous peoples and the disrespect of australia day.

在我在巴士上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身旁坐着 现在杂志的封面上,建造更多的雕像来纪念原住民的 一群男士,他们似乎刚刚买了几袋的澳大利亚 力量和韧性。我想要在电台播放歌曲,我想听到更多 国旗、绿色和黄色的杯子,白色的锌,讨论着 的人对我们的文化和历史真实的解读。我想看到更 要组织一场1月26日的狂欢聚会。噢,多么爱国。 多的人有勇气看清,我们国家此刻发生的事情是错误 然而,我想知道的是,他们真的知道1月26号代 的。 表着什么吗? 如果我问他们1788年1月26日到底 1月26日是所有原住民的生存日。在这天,1877年第 发生了什么,他们会说什么? 我百分之百确定他 一批舰队来到这里,强奸了妇女,杀死了男人,带了 们不会告诉我在那天,第一批舰队来到这里, 孩子们。这是他们试图把我们彻底消灭的一天。但在 入侵了这片土地,英国屠杀了许多土著居民。 这里,我们仍然顽强地站着,这是一个我们携手共进 的日子,告诉大家我们仍然 屠杀了拥有世界上最古老、 在这里,我们依然存在着, 最和平的文化之一的土著居 ' 早 晚 有 一 天 我 们 国 家 会 并且我们永远不会消失。 民们。 如果我问他们,如果有人闯 拥有足够的力量让我们那 我 不 认 同 托 尼 阿 伯 特 说 进你的房子,把你所有的家 真正的黑暗历史写进历史 的:“1788年1月26日发生的事 情,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平衡 人都带走,毁掉你的家,然 书' 的,包括土著居民在内,这 后在每年的这一天都有人喝 是一件好事。” 种族灭绝和盗 酒听歌庆祝,甚至开烧烤派对,你会有什么感 窃不是件好事。” 和谐与接受是澳大利亚作为一个国 觉? 他们一定会看着我,就好似我是个怪人,或 者跟我说一句“释怀吧” 就如社交媒体那般轻描 家还尚未拥有的两种品质。 我的想法使我想到了这一点:我们该如何改变澳大利 淡写。 正如Daily LIfe的Celeste Liddle所指出的那样:“社 亚的政治,除了要废除原住民的痛苦和劣势外,还要 会并没有改变,就算有变化,每年的澳洲国庆 废除所有的社会文化弊端,同时还要远离客观的问题 日都依然是土著居民无法真正融入这个国家认 和“为他人说话”的可能性? 教育和自我认知是走向光明未来的第一步,不要害怕 知的证据。” 我每年的这个时候都充满了愤怒,这是一种让 让自己的声音被听到。悉尼大学是一个自由言论和行 人精疲力竭的愤怒。没有哪个国家的国庆节是 动的地方。这是一个最高教育的地方,我有幸能成为 欧洲人第一次踏上他们的土地,并入侵了他们 其中的一部分。这所大学是一个社区,它接受并带来 的土地的日子。例如,美国的国庆日代表了独 了今天的问题,并为所有澳大利亚人创造一个更美好 的未来而工作。充分利用你的特权,并善待对方。这 立和力量。我们的力量在哪里? 早晚有一天我们国家会拥有足够的力量让我们 就是我想说的。 那真正的黑暗历史写进历史书, 让土著艺术品展 示在每一个建筑和人行道上,让更多的原住民出

36 36

Protestors at the Invasion Day Rally, 2018. Photos: Connor Parissis.


一些教科书以外 的真正对你有帮 助的内容 by education officers lara sonnenschein and lily campbell.

faculty 37


arts and social sciences 文科与社会科学的科目通常没有很多的教科书,但是,通常有大量的读者。提前在网上找寻这些阅读 材料的或许可以避免支付不必要的费用。通常,科目主任会提前在大学图书馆网站把课程的阅读资料 放到网上。您所要做的就是搜索库搜索Unit Code来查看! 大多数阅读材料可以在复印中心买到,但是有些需要在Kopystop才可以买到。这指的是政府和国际关系 的科目。这些第一年的阅读材料的花费可能较大,而且绝大部分材料也无法在网上搜索到。如果你在 为阅读材料的花费问题上遇到了麻烦,你可以到学生会来申请$50的贷款(或者参阅页面X获得更多的财 务帮助),这将有助于支付部分费用。许多部门都有Facebook群组,给新生们提供可以购买二手阅读材 料的机会。 文科和社会科学系的很多科目都没有考试。如果你喜欢assignments,你可以在科目网站页面的最底部, 看看这门科目是如何测评的。或者,如果你是属于考场型选手,经常临时抱佛脚的,你可以选择更专 注于考试的科目。语言类科目的考试就会比其他科目的考试要多。 文科与社会科学的科目通常涉及到小组作页。尽早的在tutorials班里交到朋友,可以让你 1)在课上有小 伙伴的陪伴,不会无聊,2)也不会在小组作业里和你不想被分配到一起的人一组。

business 商学院的学生经常说到,如果 你对自己的领域不感兴趣,那 么学习的过程可能会让人无法 忍受,所以一定要明智而谨慎 地选择你的主修。 市场营销据说比其他专业的学 生更容易拿分,但是,如果不 是你感兴趣的东西,就不要仅 仅根据这个来选择市场营销。 因为这样,你会感到无聊,那 些所谓的“easy HD”也会依然变 得困难。 一年级商学院新生应该跟他们 的导师,甚至班上的其他同学沟 通,如果他们对课程内容感到 挣扎——或许可能是因为你没 有在HSC高考中学习金融或经 济学,从而对特定的术语知识 有一定的缺失。 学校也建议学生们去和其他学 习金融的朋友进行交流,帮助 自己明确未来的规划与主修, 因为他们可以给你建议如何最 好地去追求你感兴趣的领域。 这对于金融和会计课程来说尤 其重要,因为它们经常扩展到 其他金融业务领域。

engineering and Information Nursing technologies 这门学科的科目通常涉及到很多困 难的作业,长时间的需求以及与数 学有所关联的主修科目——但也许 你就是对这些感兴趣!从好的一方 面来看,在这些艰苦的学习环境 下,工程学院和IT系的学生们可以 说是一个紧密团结的群体,并且经 常活跃在他们的相关社团。别忘了 在o周上找他们哟! 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学生们建议,一 年级新生应当学习为他们推荐的第 一年课程,对他们自己未来的的学 位发展是有利的。 注意!接受调查的学生表示,在学 习的过程中会有额外的费用产生, 例如印刷和软件费用。 学生们也表示,他们希望与讲师和 导师进行更多的接触时间来讨论课 程内容和他们的学习之旅,这表明 目前的接触时间可能对学生来说是 不够的。

考评负荷很重——确保你的 理论和临床研究都有详细的 记录。可以试着从HD学长 学姐那购买他们曾经的笔 记——studentvip网站是一个 不错的选择。 学生会有免费的实验服和解 刨套件 -- 你可要把握好机会 要好好利用它! 悉尼护理学院的课程包括大 量的校外临床实习。在你的 学位期间,你将完成超过860 个临床小时的工作——其中 大部分是无偿的。你还需 要在大学假期期间进行轮班 工作和临床实习。所有的这 些都让你很难支持自己去读 大学。如果你在j上遇到困 难,SRC可以帮助你。 如果你被安置在乡村偏远地 区,NSW Health会提供乡 村偏远补助,以帮助你在支 付无薪工作中可能花费的费 用。


health science 除了bachelor of science (health), 所有健康科学学院的学位都会在cumberland(combo)校区上部分课, 但在2020年会半岛camperdown校区(珍惜接下来的两年)。许多学生选择开车到cumbo,因为早到的 话街上会有许多车位。但是,如果你不喜欢走远路去上课的话,m92公交车在校园对面有公交站。 小校区让从高中到大学的转变更简单,而且作为新生也不大容易在学校迷路,同时整个年级只有不到 100人,交朋友也更容易些。 大部分的学科在第一年都会有解剖课或者实验课。做好准备在课程中和尸体做近距离接触,但不用担 心,课程绝不会枯燥。这些课程需要实验服、一次性手套和全封闭的鞋。在cumbo和camperdown小区 都可以买到实验服(或者可以从src免费借到),在coles和wollies可以买到一次性手套。 大部分阅读材料都可以在网上找到,而大部分教材都没必要购买。Facebook上也经常有教材的电子 版,belong@fhs和o-camp领队可以帮你找到。Facebook主页cumbo students可以找到二手教材、实习制 服和工作机会。

architecture, design and planning 建筑在整个大学中学习压力最 大的,滴汗流血削木头。同学 不多,但都热情而多才。如果 你真的感兴趣,你会爱上它。 课程更侧重于作业而不是考 试,不要让这带给你虚假的安 全感,一定要早做准备。做模 型会占用许多时间,凌晨四点 挑灯干活儿不可取。 建筑和设计会有许多额外费 用,你需要自己支付自己的 材料、额外的项目、电脑等 等。Src非常乐意提供短期借款 并帮助你获得收入援助。 建筑学生在学期内基本没有课 余时间,大部分都是宅男宅 女。如果你跟不上课程,可以 考虑只修三门课或更少(要在 统计日前退课)。囤好红牛, 通宵不可避免。 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conservatorium of music 在音乐学院学习有许多额外收费: • 伴奏者费用可能高到过分 • 作曲学生需要每学期组织音 乐会并演奏自己的作品,租赁场地 和请表演者会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奖学金是有的,只是宣传力度不 大,把所有奖学金申请一遍可能为 你减轻不少压力。 由于持续的预算缩减,学生事务管 理成了不折不扣的迷宫,像换课这 种小事儿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来 处理。一定要记得事先准备好所有 需要的文件并提前安排学位进程, 以避免不小心修了不必要的课。 作为职业音乐家,稳定的就业机会 可遇不可求。关系很重要,要花时 间和同僚处好关系。这个行业的激 烈的竞争可能会让你感到孤独,而 朋友会让你的生活轻松许多。

pharmacy 药剂学的课时很多,一周有三节 大课。除了繁重的学习任务,社 交生活也是不存在的,多和其他 能分享你痛苦的药剂学学生交朋 友吧。加入supa参加社交活动, 你可以通过社团结交到一辈子的 朋友。 在第一年你需要买许多课本,实 验服和药房用具,加起来这会是 一笔不小的费用。Sydney university pharmacy association会以较低的 价格出售这些器具(他们在oweek 会有摊位)。你也可以从src免费 借到实验服。 选主修一定要慎重,工作人员都 乐于提供建议,和学长交流也很 有帮助,可以查一查usyd药剂学的 facebook主页。 Phar1821社会药学非常受人欢迎, 这个课程从社会心理学的角度出 发,通过更广阔的视野来观察健 康和疾病,并提倡将病人作为一 个整体来看待,与其他课程的关 注点不同。

39


Law 你在第一年可能在阅读材料和课本上花掉500澳元,在coop斥巨资买新书之前,一定要在studentvip、suls课本交换和src书店(第一学期第三周关门)先找找二手书。但是不同领域的法律更新速度不 一样,主要依据法条的科目回避依赖普通法的更新的快,所以老版本并不保险(criminal law和ccp比 foundations of law,torts和contracts更新得更快)。 课本有时大不如同学的笔记帮助大,如果你找不到近期的笔记,可以和同学一起在google drive上合 作共写一份。切记,在开卷考试中(ccp是第一场),笔记一定要切题并且要适合考试环境。许多学 生会做非常详细的笔记,而选择在考试前两天将它们整理,这样并不明智。每周做题是检测你的笔 记是否全面的重要标准。 考试十分严苛,在后面几年中比重可能会占到100%,而且常常是闭卷。保持冷静,在考试期间要注 意休息,注意精神健康。 侵权法是学法的残酷现实的开始,尽量形成一个学习的周计划,如果不能及时完成阅读和问题,你 会很快跟不上课程。 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悉大法学院也不乏学渣,很多人把公司法作为就业方向。如果这是你的目 标,记得雇主想要的是1.高分和2.真实的人。在refugee advice, casework service,redfern legal centre和 src自己的法律援助部门都可以为你提供许多经验,给征聘者留下深刻的印象。至少在年初,大部分 工作都不收大一学生,所以如果你想改变世界,现在就加入src集体吧。

science 如果你是全日制的理科生,你的课表不会太漂亮,每周课时至少二十小时,在大二大三也不会有改 善。 问卷结果显示,学生们普遍认为学科管理不成体系,课堂太过拥挤。这完全是由于学生服务的重 组,预算缩水和去年裁减的四百名员工。做好排长队和教学质量低下的准备吧。 在大一学校建议大号理科基础,最普遍的组合是化学,生物,数学和物理或心理。这为你将来的学 习提供更多的可能性,并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大一数学是必修的。如果你害怕数学,可以选择在大一尽早修完它。 有些人说教材是必须的,而有些人说他们从未用过教材而且买教材是浪费钱。如果你担心费用的 话,可以选择在几周后再购买来看看是否有买的必要。 自然科学是一个比较灵活的学科,你可以选择修文科课、电影或者语言。大学不应该只是苦学,有 许多兴趣的话也会让你的简历出彩。

40


contributors our biggest thanks to the src's casework service and the publications managers - we would have all been screwed without you. editorial team nina dillon britton, lara sonnenschein, lily campbell design and laying up nina Dillon britton with thanks to the publications managers Cover art nina Dillon britton writers tanya ali natalie berry emelia bode jazz breen geneve bullo lily campbell zixiao Chen clara de costa riedel lara sonnenschein

writers nina dillon britton robin eames mia gao imogen grant harry gregg yi man jack mansell akala newman tanushri saha

writers katie thorburn nischeta velu madeline ward yuxuan yang artwork nina dillon britton amelia mertha

中文版特别感谢 翻译 Yi MAN JACKY He Rei Wong Zimiao Gao Qirui Chi Lishan Zhang XinYU lin

wenkai lyu haoli ZIxiao CHEN Nina billon britton YUXUAN YANG 策划/编辑 YUXUAN YANG

43


(Chinese Translation) Counter Course / Orientation Handbook 2018  

A radical guide to Sydney Uni education for 2018, translated into Chinese.

(Chinese Translation) Counter Course / Orientation Handbook 2018  

A radical guide to Sydney Uni education for 2018, translated into Chinese.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