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小 報

所謂真心話 靠北原來這是告白

撰文 / 劉家愷、徐瑞伯 美編 / 蔡可魯 審稿 / 老鼠

一中掃地阿罵 王幸雲老師專訪

發行 / 串流編輯群

社 論 ‧

靠北這原來是告白! 所謂真心話

2014/06/10

  近來大家都注意到了吧?網路逐

「讚數」、「觸及人數」、「互動人

  匿名系統的使用,使言論更加寬

漸強大的資訊傳播速度和力量,黑特

數 」、「 點 閱 次 數 」 方 面, 分 別 為

闊,儼然增強留言的雙面刃性質,有

至告白乃至靠北,在各高中及大專院

233/4.5K/988/1.8K,靠北台中一中

好有壞的情況下,我們只能把它們當

校間如雨後春筍般的成立粉絲專業,

的 數 據 卻 是,1.1K/21.7K/5K/33.6

作綜合結果評斷,我們可以在不同網

最大特點是-發文者皆經匿名網站上

K,在這幾個點都可以顯現出,匿名

站,以不同尺度發表言論,也以不同

傳言論後,讓粉專管理員 Publish,轉

留言的好處,人們踴躍發言,嘗鮮,

的方式評斷事件,所謂因地制宜,就

至專頁發表,這種匿名發表的方式,

不受外界壓力的發表言論,是有益於

是如此,況且匿名不代表,眾人可以

隱藏了使用者身分,僅以IP位置作

創意思考能力的。

逃避一切罰責,在你發表出言論的當

為代表,呈現出現一種現象:使用者 在身分公開及匿名下所發表的言論, 可能看起來像完全不同的兩人。這種 現象,被心理學家 John Suler 命名為 「去抑效應」,也就是發表言論時, 具有隱藏身分,去除枷鎖,人們之言 論會變得較為不客氣,容易做出平日 生活不易碰觸的行為,甚至超過底 線,相較於須註冊網站,似乎匿名網

撰 文 劉 家 愷

站出現無禮魯莽的留言是較多的。

  另外一項突破則是,一中生藉由 匿名留言的過程中,確實把自己的心 聲表達出來了,讓所有「觀眾」都得 知了自身的想法,不管是在「告白中 一中」專頁裡的同 / 異性戀愛的文字 呈現,還是「靠北台中一中」,大家 對於身處校園社會圈所感到的不滿, 都近乎完美呈現了言論自由,尤其是 對於戀愛的表達,在台灣社會中,雖 然逐漸開放,愛情與性別仍不斷的受

  不過呢,在不為人知的情況下留

到挑戰,但在網路平台中,許多男孩

言,也是有許多優點的,明顯在粉專

開始大方表達對同性的愛,令筆者十

所見,「按讚人數」、參與率都大為

分訝異,開放言論廣度,表達自己的

提升,舉例子來講,「議中觀點」在

想法,有什麼不好 ?

校‧內‧新‧聞

一中 掃 地 阿 嬤 王幸 雲 老 師 專 訪

串流記者:老師您好!首先想請問您是從

記 者 徐 瑞 伯 台中一中採訪報導

地理老師,一直到 83 年一個管理校園環境

  不曉得同學們在上學或是早修倒垃圾 時,經過莊敬樓旁是不是時常看見一位頭 戴斗笠、拿著剪刀蹲在花圃裡修剪花草的 阿嬤呢?甚至有過被阿嬤攔下,邀情一同 打掃的經驗呢?不論是艷陽高照的晴天, 或是下著毛毛細雨的陰天,都可以見到阿

什麼時候開始打掃校園環境?當時又是什 麼原因影響您做這個決定? 王幸雲老師:我是民國 56 年起擔任一中的 的工友退休,校園的環境失去負責打掃、 修剪園藝的人,就逐漸顯得凌亂不堪。當 時我就覺得有些難過,希望能有人繼續維 護校園環境;後來我就下定決心,早上有 空就來打掃,即便後來退休 (93 年 ) 也是如 此,就這樣做到現在。

嬤為校園環境默默貢獻心力的身影。她,

串:老師都什麼時候打掃校園呢?打掃的

就是一中退休的地理老師――王幸雲。這

項目、範圍又包含哪些?

次難得邀請到王幸雲老師接受串流的採訪,

王:我剛開始打掃每天都來做,後來因為

希望藉由這次的報導,讓同學對於「掃地

身體的關係漸漸的一個星期做五天,現在

阿嬤」有更深入的了解,以及對公共服務

做三天,如果有特定的節日或活動如園遊

產生不一樣的看法。

會、畢業典禮,就會加緊趕工,可能假日 也來學校修剪、整理。夏天早上六點多就

/ 1 /

下,就留下了IP位置,假如不注意 是否涉及公然侮辱或觸犯其他法條, 禍從口出的後果終究會找上門來,最 後引述一段話:「新的溝通科技事實 上並未從根本上改變人類行為的準 則,人們的行為依舊受限於基本的人 性。」,我們其實並沒有改掉我們本 身行為模式,只是在不同位置做不同 表現罷了,大概是......換位 置換頭腦吧?   PS雖然不會受到嚴格的管控, 各位在網路留言仍舊必須注意言論是 否傷害他人,其餘,大聲罵幹吧。


來打掃,早點做比較不熱;太陽大的

三次。或許真正能欣賞的人並不多,

的感動,那個礦泉水的瓶子我還將它

時候五點多就來了,冬天則比較晚打

但做久了也逐漸培養感情,每次修剪

收藏著呢!

掃。我主要負責校園景觀的整潔、園

完都覺得很有成就感。

藝的修剪,從莊敬樓周圍的花圃,乃 至敬業樓的花草、光中庭的樟樹四周, 都是我打掃過的地方。

串:在老師這二十年的打掃生活中, 有沒有什麼值得分享的經驗呢?

串:最後想請問老師目前生活的規劃, 以及對未來的期許。 王:我早上很早就起來念佛、讀經,

王:以前曾經有一個中興大學園藝系

接著到校園打掃。禮拜一到法鼓山參

的學生,在他讀大學的四年裡都時常

加禪坐,禮拜四晚上參加社區的讀經

王:我倒是完全沒有學過,只憑著一

回一中幫我修剪花草,其他大部分的

會。平常的興趣是寫毛筆,一寫就寫

股熱誠、一把剪刀就投入園藝。剛開

時間都是我在做。其實我做打掃這件

了三十年。現在年紀也大了,體力不

始一邊剪還要一邊換角度看看有沒有

事,很多學生上學都看得一清二楚,

像以前那麼好,事情也是很多要做,

剪歪,後來漸漸上手,現在剪久了就

但很少有人主動來給我關心或幫助。

我的兒女勸我放下校園繁雜的事物,

覺得輕鬆容易。某些花草一個星期要

倒是曾經有那麼一次令我印象深刻:

可能幫學校打掃修剪園藝的工作就做

修剪一次,就是將長歪的枝椏剪掉就

記得某個早晨我為學務處外面的松樹

到這學期為止了。我不知道學校有沒

行了;而像莊敬樓前的園藝景觀如松

修剪造型,一個學生觀察我很久,然

有安排人繼續接下去打掃,但我蠻希

樹、九芎都是快二十年的植物,都需

後告訴我:「老師您辛苦了!」並且

望能有同學主動參與校園整潔的維護,

要定期修剪造型,大概一學期剪個兩

遞上一瓶礦泉水給我。當下我就萬分

畢竟這是屬於所有一中生的校園。

串:老師曾經學過園藝嗎?

/ 2 /


《串流小報 2014/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