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习近平的西藏挑战 60 年失败的治藏政策


前言 中国十年一次的领导人世代交替即将到来,中 国共产党第五代领导阶层不仅将承接强大的权 力,也将面临为数可观的重大挑战,其中最受 瞩目的即是被中国持续占领着、躁动不安的西 藏问题。 被中国占领的西藏,现在向中国挑战的力度, 可说是自 1950 年代以来最强烈的时候。数十 年失败政策的累积,造成西藏人民长期遭受酷 刑虐待,政治上、社会上和经济上都成为边缘 人。西藏人公开的抗议产生了悲剧性的变化, 因为已有超过 50 人选择自焚的形式,反抗中 共的统治,大部分的自焚者皆牺牲了生命。同 时,过去的抗议往往被军事镇压的这种典型, 也正在改变。中国现在发现,展示武力无法阻 挡西藏人民的聚集,无论是聚在一起为自焚者 祈福祷告、或进行更多的抗争行动。 西藏人民的行动超越了对中国暴力统治的恐 惧。最近几个月飙升的自焚人数,西藏人民站 到街道上展现他们对中国统治的抗议。同时, 西藏人也踊跃采取有创意的新型态抗争,透过 音乐、文学言明国家认同。 中国第五代的领导人习近平,任内将面临西藏 问题的挑战。习近平对西藏议题的个人观点鲜 为人知,不过,他的父亲习仲勋,曾为中国国 家副主席,认识达赖喇嘛并且和第十世班禅喇 嘛也亲近。2011年7月(译注:中共「和平解放 西藏 60 周年」活动),习近平在拉萨布达拉宫 广场前发表谈话,他严守中共的政策界线,宣 示「要深入开展反对达赖集团分裂祖国活动的 斗争,紧紧依靠各族干部群众 … 彻底粉碎一切 破坏西藏稳定、危害祖国统一的图谋。」 (i)

对习近平而言,西藏问题的挑战主要在于中国治 藏政策失败。六十年来毫无节制的控制,中共的 治藏政策已使得博巴(西藏人民)坚决反对中国的 统治。四个世代以来的殖民统治所带来的彻底破 坏,加上人民的西藏国家意识、精神,及普遍地 反抗中国统治,从60年前解放军侵略西藏以来, 未曾稍事减弱。这是习近平面对的挑战─危机中的 西藏。 此报告归纳中国要继续占领西藏必须依靠三大控 制及压迫手段:军事占领、殖民统治、恐惧威 吓。习近平及第五代领导人必须知道,若萧规曹 随前几代领导人的治藏路线,将造成西藏情势更 不稳定,国际谴责中国领导人的声浪也会更多。 不是只有我们认为西藏的改变必将到来。路透社 最近有份报告指出 (ii):「每一代的中共领导人都 必须解决上一代领导人所遗留的问题。」一个和 中共高层有联系的消息来源说,「对胡锦涛,是 台湾问题。」…「对习近平,则是西藏问题。」另 一位匿名的共产党官员告诉路透社:「政府投入 越来越多金钱、越来越多的维稳,买不到西藏的 长久稳定…高压政策不是长久之计。」 中国失败的治藏政策刺激了新世代的西藏人,他 们未曾经历过去独立的西藏,但是他们对他们的 国家有着深刻的许诺,并且主张他们有权利拥有 政治、社会和经济方面的自由。他们的反抗,对 于冀求「长治久安」的中国共产党第五代领导人 造成威胁。 习近平的挑战是迅速且和平地解决西藏议题,否 则将冒着制造更大的地缘政治危机的风险,因为 西藏人民已经反抗四代中国的治藏政策了。

西藏由安多、康、卫藏三区组成。安多现在被中国划入青海省和部份的甘肃省。康区则大部分被划入四川省、甘肃省 和云南省,而卫藏和康区西部是今日中国所谓的「西藏自治区」(TAR)。西藏传统领域占了今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四 分之一。 


中国的军事占领 习近平一开始就要面对的,就十三世达赖喇嘛在 1913年重新宣示独立于满清帝国。(1a) 中国势力 被逐出西藏,一直到1949年中国共产党在打败国 民党后急着扩张其影响力,以收割胜利的果实。 1950年10月7日4万解放军跨过扬子江进入西藏 中央地区。由于人数及实力悬殊,西藏军队寡不 敌众被迫投降 (1b)。从此西藏被中国占领(1c)。 中国共产党宣称西藏是中国56个少数民族之一 (1d),且命运相连 (1e)--这完全是中国根深蒂 固的民族优越感所虚构的。然而,西藏早在三十 年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就已经是一个 拥有主权清楚定义的国家。(1f) 中国领导人却将西 藏人民划分为「野蛮、不文明」应该被「同化或 消灭」的民族。(1g) 具有强烈自尊且独立自主的 西藏人完全没有接受同化的迹象,于是中共乃推 动消灭西藏民族的政策。 中国的压迫持续强化,同样的西藏人民的反抗也 持续增强,1989年3月拉萨发生了全民抗争。当 解放军开始炮轰拉萨,十四达赖喇嘛被迫逃出西 藏,根据中国的统计,8万7千名藏人被杀或被 捕。(1h) 五十年后,达赖喇嘛说,「北京的政策 将藏人推入痛苦及艰困的深渊,宛如生活在地岳 中。」(1j) 这和中共宣称将藏人从「达赖喇嘛压 迫及封建的统治」(1k),以及由「地主、佃农及奴 隶」所构成的中世纪充满压迫的社会中解放出来 的说词,完全相反。总结而言,北京谴责西藏过

去的封建社会是典型殖民者的说法,那就是:以 对方「落后」做为侵略的正当性(1l)。事实上,在 中共入侵前,很多藏人认为他们的制度里存在许 多不平等,达赖喇嘛也开始提倡改革。(1m) 今天 西藏流亡政府已是一个民主政府,达赖喇嘛已将 其政治权力移交给政府。(1n) 过了60年,中国仍然必须仰赖军事及半军事力量 来维持对西藏的控制。大约有15万到50万解放军 驻扎在西藏高原。在敏感的时刻──例如抗暴周年 或抗暴期间,公安军警林立(1o),但是既便如此, 中国仍然无法完全压制大规模的人民抗议活动, 比较重大的大规模抗议如1959,年 1980年代后期 (当时中共在西藏境内实施戒严), 以及2008年整 个西藏高原共有150起抗议事件。虽然2008年一 连串抗议被强力镇压,民众的抗议活动仍不时发 生,尤其在藏东地区,大都和僧侣、女尼及俗众 的自焚有关。(1p) 这证明了中国的军事占领不能 压制西藏人民追求自由的意志。 现在中国花费在内部维稳的经费已经高于对外的 国防经费。(1q) 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 在2011年的研究指出,从2002年开始, 藏东阿坝地区(四川省)──一连串自焚事件的中心 ──其公安经费远超过四川省内非藏人地区的公 安支出。该研究报告认为,中国实施「严打」运 动,还在2007年设立一个新的「反恐」单位,中 国这一连串挑衅性的措施正是2008年以来抗议不 


自焚个案──才让吉 2012年3月3日,来自牧民家庭20岁的女学生才让吉,汽油浇满 全身走进安多玛曲(中国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区玛曲县)菜市场, 举起双手在身上点火,她立即身亡。 才让吉的幼年过着典型的牧民生活,和牦牛牛群逐水藉而居,晚 上睡在星空下。但,这样的生活在中共「圈地」政策──用栅栏 将草原圈起限制牧民牧牛的范围──后嘎然停止。才让吉,和所 有其它的小孩一样,慢慢发现自己置身于政治动荡的旋涡中心。 2008年玛曲爆发多起抗议,中共血腥镇压,数百名藏人被捕。 二年后,才让吉所属的学校学生也发起抗议行动,要求自由和独 立。 就在她最后的抗议行动──自焚前,才让吉告诉亲友,「我们应 该要为西藏做点事,如果我们不为西藏尽点力,人生有什么意 义!」(I) 才让吉是西藏境内第24位被认认的自焚者。在她之 后,全藏区至少又有27位藏人追随她自焚。

断的主因。到了2009年,阿坝地区公安维稳的 经费已经是四川省其它地区的五倍。2011年3月 20岁的僧人彭措自焚后,中共逮捕了300多位格 德寺的僧侣,两位老人被活活打死在格德寺门 口 (1r),中共如此极端的反应,不难理解,阿坝 至今都是抗争动荡的中心。 正如全球各地被压迫人民的自由运动,在中东 地区及北非已成功推翻独裁政权,西藏人也致 力于追求自己的自由。在西藏境内的藏人反抗

运动日益多元茁壮,一个从图博境内自发性的「 白色星期三」运动正如火如荼地在境内展开,西 藏人民以一股全新的意志,借着投入独特藏式活 动,来宣扬西藏认同。透过文学及音乐来表达政 治意识的一股文化复兴运动也正展开。随着这股 强而有力、充满创意且很扎实的,以各种形式表 现的抗议迅速崛起,中共的军事力量将愈来愈没 有效果。

英国卫报记者沃斯(Janathan Watts)2012年2月潜入阿坝市区,他的观察:阿坝市的主要道路,每20公 尺站着公安或共产党干部,戴着红臂带在注意是否有想抗议的人。不只如此,商店和餐厅外面的板凳上 坐着数十位武警,展示武力威吓。

「阿坝市的主要道路,每20公尺站着公安或共产党干部,戴着红臂带在注意是否有想抗议的 人。不只如此,商店和餐厅外面的板凳上坐着数十位武警,展示武力威吓。」

英国卫报记者沃斯(Janathan Watts)2012年2月潜入阿坝市区




中国的殖民式统治 中国统治西藏的殖民主义作风,曾经在二十世纪 盛行全世界,但如今除了西藏,全世界恐怕找不 到第二个。中国也因此饱受国际社会批评。早在 1950年,毛泽东首度揭示中国的政策目标,就 是并吞西藏,使之成为中国的一部分。然而,经 过四个世代的殖民政策,结果是居住在偏远地 区、穷困的西藏人民,与城市的汉人移民隔阂加 深、贫富差距扩大。西藏人民依旧坚持自身的国 家认同。 1980年代(准确的是1988年),当胡锦涛接任「 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时,加快了对藏地的殖民 剥削。胡锦涛实行「两手政策」:一方面力求发 展经济,再利用经济发展的成果对抗分离主义。 1999年,中共中央推动的「西部大开发战略」 (WDS),更巩固了上述的两手政策。西部大开 发政策,到今天仍在推行。西部大开发战略由当 时的国家主席江泽民提出,希望缩小富裕的东部 沿海和贫穷的西部内陆间的差距。江泽民也在 2000年9月18日的一次讲话中,提到这项开发 战略的政治目的:发展经济、安定社会,并促进 国家统一。在2002年逝世的独立运动倡议者、 备受尊敬的喇嘛Yulu Dawa Tsering曾经评论西 部大开发政策「(对藏人而言)是一场迫切的危 机,更是一段黑暗时期。」(2a) 中国在西藏投下巨资,从2011到15年,投资额 达到193亿1千万元人民币。但这些投资,多耗

在修建大型建设,而鲜少用在有助于草根小区的 发展计划。而这些分散、片段的设施,对当地的 穷困百姓帮助不大。事实上,从事这些工程的收 益,多数还是流回内陆汉人的口袋 (2b)。2006完 工通车、耗资411亿美元的青藏铁路,是中国在 此区域迄今最大的建设项目。「国际声援西藏运 动」(The 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形 容,修建青藏铁路,让中国共产党「二度入侵西 藏」。因为铁路可以加速军事部署,也有助于开 采天然资源 (2c)。2000年人口普查的结果显示, (注:2000年的人口普查已经不是最近一次了, 最近一次是2010年。)在青藏高原地区的一百五 十个自治县里,不含驻军和外地工人,共约有一 千万人。其中五百四十万是藏族人,其它 为汉人 和其它民族 (2d)。藏族自治区官员早在2002年接 受外国记者采访时,就承认在首府拉萨,藏人已 经成为少数(2e)。 西藏经济专家安德鲁费雪( Dr Andrew Fischer)认 为西藏的成长具有「种族排它性」(2f)。他指出, 2010年中国中央政府对藏族自治区的补助攀上历 史新高,也首度超过藏族自治区生产毛额的百分 之百。这加深了本地对北京的依赖, 在经济的各 个层面,都可以清楚看到北京插手其间 (2g)。 西藏的旅游业也是中国主要的投资,到2015年, 造访西藏的游客预计达到一千五百万人次 (2h), 其中绝大多数是中国人。2012年,中国宣布一项 


「今天我去了大昭寺,在通过安全检哨站的时候,所有汉族的中国人可以直接通过,而西藏的 人们则必须登记下他们的名字。正当我要通过检哨站时,一位安检警察把我拦下,他要我 登记姓名!我说我是一个中国汉人,但是他断然拒绝相信我,并不断地坚持要查看我的身 分证件。

旅游基础建设的重大投资,包括在拉萨附近建造 一座全新的主题公园。但外国游客却经常不得其 门而入:每逢政治敏感的纪念日期间,或者爆发 大规模抗议时,西藏自治区就会宣告关闭。安多 和康区,这些近来屡传自焚事件的地区,也同样 会关闭。即便是开放期间,当局也会严格管控游 客的所见所闻,被当局认定「失言」的导游或酒 店老板会被停业和监禁。尽管中共占对西藏的占 领永无止期,但诸如喜达屋(Starwood) (2j) 或洲 际 (InterContinental) 等国际酒店集团,依然计 划、或者已经在拉萨开设了豪华酒店。 中国的移民进入西藏高原,也伴随着经济边缘化 的问题──教育程度和职业训练不足,让藏人在商 业和受雇机会上没有竞争力──这也是 2008 年拉 萨抗议事件背后的驱动原因 (2k)。 因为中国的偏重汉语教育、使得西藏语言边缘化 (2l),2010 年 10 月,超过万名藏族学生和教师 上街抗议青海省政府制定的教育新政策要将教学 语言从藏语改为汉语 (2m)。街道标示是汉语,官 方文件也只使用汉语,用藏文写地址的信无法投 递。但是,尽管中国实施这些政策,用藏文书写 表达以作为身份认同的表征,正在西藏再度兴起 (2n)。 1998 年中国宣布最终的解决方案──消除西藏游 牧民的生活方式。游牧生活千年来一直是西藏社 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1998 年,中国当时的农业 部副部长齐景发表示:「所有的牧民将在本世纪 结束前停止游牧生活。」(2o)。虽然中国未能在 二十世纪末达成此目标, 2011 年1 月为止,中 国官方数字是143万农民及牧民拥有「永久的家」 (2p)。中共更加紧强迫藏人迁入贫民窟般的住宅 区, 2012 年 5 月中国国务院宣布计划在2015年 以前安置中华人民共和国里所余的24万6千户,相 当115万7千牧民。(2q) 千年来,西藏牧民在草原 上过着生态永续的生活,现在中国当局「牧原改 牧场」的政策,限制在圈地内放牧导致过度放牧 及沙漠化加剧(2r)。 在气候变迁的时代,土地经 常被政府以「环境保护」为名征收去从事兴建水 坝或开采矿产。强迫定居更导致经济及社会问题 (2s),激发更多的抗争。2012年6月,欧盟代表爱 斯顿(Catherine Ashton)首次公开指出此问题, 她说:「欧盟质疑,难道环境保护的目标只能以 消灭西藏人民的传统生活来达成?西藏人民和大自 

─西藏诗人及部落客茨仁唯色转述一位中国观光客 2012 年 6 月到拉萨参访的纪事。

然和谐生存已有数个世纪。欧盟关切强迫所有牧民 定居可能伤害西藏人民独特的文化及认同。」(2t)

中国的「第三极」 中国对西藏的殖民政策导致全球重要的环境危机。西藏因其 拥有全球第三大冰河水源被称为第三极。���藏暖化的速度是 全球其它地区的两倍。高原的冰河融化已破坏水资源的供 应,威胁下游一亿人口及生物的生存。(II) 中国的解决方案 是建造更多的水坝,甚至在雅鲁藏布江上建筑了至少五个水 坝。雅鲁藏布江在不久前仍是全球最大没有水坝的河流。这 些水坝所带来令人担忧的议题包括:下游国家能否继续取 得安全稳定的水资源 (III);在地震敏感地带建造水坝的危险 (IV);对全球生物最多元的地区产生的冲击(V)。 虽然中国也不断宣称强化环境保护对「维持边界稳定、民族 统一以及建造富足社会」的重要性 (VI),但是中国过去以及 当前的政策造成整个地区的饥荒、草原沙漠化、因为砍伐森 林导致洪水泛滥严重、还有因为滥采矿场导致的环境生态的 破坏。(VII) 藏民在高原上游牧已经永续生存超过千年,但是 中国政府却将破坏珍贵水源的责任怪罪到西藏牧民,而非自 己的政策


靠恐惧及威吓统治 过去六十年,中国一直用压迫来制造恐惧以强化 其统治。在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著名提 倡民主的智库──「2012年恶劣之最:全球最受压 迫的社会」报告中,西藏和北韩和苏丹同被列为 「最没有自由」的「地区」(报告中视西藏为「争 议地区」)。(3a) 中国在宗教领域控制的最彻底,有一连串地严厉 的政策。由于宗教是西藏民族认同的一环,藏传 佛教被视为直接挑战中国政权,威胁到国家的统 一。

民族「自治」还是 同化? 西藏的动荡不安引发了中国知识分子和党干部间,对少数民族 「自治」是否成为国家统一的障碍的辩论。北大教授马戎一直 深信,现行的政策造成中国的国家概念空洞,少数民族的同化 是不可避免的。(VIII) 2012年2月中央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就 主张在身份证上拿掉少数民族的地位,废止少数民族学校制 度。他说:「现行一些教育政策及行政措施不经意地弱化了少 数民族的国家观念。」(IX) 中国社科院则提出不同的看法,认 为改变现行「少数民族制度及政策」可能导致意识型态混乱, 进而对社会产生负面冲击。」(X)

从入侵西藏开始,中国就打击藏传佛教,且打压 愈来愈加剧。2006年3月西藏自治区党书记张庆 黎推动全面且密集的政治「爱国教育」运动,(3b) 此政策的重点在于声讨达赖喇。西藏人权及民主 中心(TCHD) (3c) 指出,中共以最积极的态度系统 化且持久地执行「爱国教育」,任何个人只要不 谴责抨击达赖喇嘛,就有可能被酷刑或监禁。 根据美国国务院的资料 (3d),目前已知至少有 527的政治犯,实际的数字应该更高。2012年1月 数百名持合法证件去印度参加达赖喇嘛时轮金刚 法会的西藏人,在从印度返回时被逮捕监禁在拉 萨附近强迫施以爱国教育。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相信这是1970年代以来,中共首 次如此大规模拘留藏人。(3e) 中国对达赖喇嘛的诽谤在这几年排山倒海。达赖 喇嘛──这位全球和平的象征,西藏人民的卓越领 袖,北京视他为头号敌人,形容他是「穿着伽衫 的狼」「带着人类面具的怪物」。他的相片在西 藏内被禁止,绝大多数自焚者都是在达赖喇嘛被 迫流亡后出生的,然而这些自焚者却不停地要求 达赖喇嘛回到西藏。中国却指控达赖喇嘛主导这 一波波的自焚行动,还达赖喇嘛为自焚者的祈福 都被称为「伪装的恐怖主义」(3f)。 更进一步控制藏传佛教来威吓西藏人民的手段包 括:中共颁发新规定,唯有中国政府才能认证转 


西藏人民的反抗不断增强 过去五年,西藏人民发起一波波的反抗运动,2008年的抗暴起 义是从1959年来少见的规模,而且接下来的几个月一再发生。 从2012年1月开始已经有超过20起大规模的群众抗议活动,示 威者要求西藏自由,和达赖喇嘛返乡。(XI) 中国对这些示威一向 都以野蛮的暴力相待,武警攻击殴打抗议民众,甚至开枪射杀 和平示威的人群,导致许多伤亡。 2012年2月8日,在严密的安全打压下,安多玉树(中国行政区青 海省玉树县)内不同的地方,至少有2000人同时群起抗议。在赤 都?,大约1400藏人加入谢卡尔(Sekha)寺400名僧人所发起的 「团结」大游行,他们拿着横幅标语和平地示威,呼吁中国当 局尊重西藏人及藏语,要求西藏要有自由、达赖喇嘛回来、并 且释放包括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在内的政治犯。在囊谦,数百 名藏人,主要是年轻人聚集在一起为达赖喇嘛举行一整天的长 寿法会,并且呼喊支持达赖喇嘛的口号。

世喇嘛;更严格的限制宗教集会;在寺院里进驻 政府官员,甚至有的寺院还驻有公安武警。美国 国务院最近的宗教自由年报指出,「中国共产党 对宗教事务严加控制,包括寺院内的日常事务, 其它宗教机构的管制亦更趋严格。」「政府介入 藏传佛教的宗教活动及传统激起极深的民怨,更 导致一连串的自焚。(3g) 西藏社会中没有一处能免于压迫。 然而,自 2008年起,虽然中共策略性针对西藏文化打压, 许多作家、音乐家、教育人士成为文化复兴的先 锋,他们强烈的西藏认同挑战中国政府治藏政策 的主轴。这些在中国共产制度下成长的年轻知识 分子,由于他们对社会「稳定」产生的威胁,面 临着被逮捕及酷刑虐待的危险。已经有超过80位 西藏知识分子仅因言论表达被监禁、消失或酷 刑。(3h) 2012年3月中国政府发布新的规定,要求所有人「 对任何伤害社会和谐的不法行为都必须举发或报 告」,还提供5000人民币(796美元)奖金给「向公 安提报不法活动者」。(3j) 此项命令广为张贴在抗



议及自焚频传的藏东安多地区,威胁要「严打」 从事「分裂活动」的藏人。 无疆界记者协会最近对西藏境内的媒体持续「真 空」状态提出警告说,「不只是外国媒体无法入 藏区采访,政府还推动名副其实的假消息宣传, 利用支持政府的媒体─如环球时报淡化动荡不安, 指责国际介入。(3k) 除了限制信息从西藏境内传 出去,中国政府近来找进一步管制外面的信息进 入西藏。(3m) 使用传播工具如网络及电话的限制 更为严紧,西藏自治区总书记陈 ?说明这些紧缩政 策「为确保西藏在意识型态及文化上绝对安全」 而采取的必要措施。甚至连出版文学作品,包括 影印、发行音乐作品的限制也都增加,政府则透 过电视频道、村里的教育时间、电影欣赏及分发 政府印刷品大肆宣传。 除了执行媒体「真空」外,几个月来,中国拒绝 所有外国使节进入西藏的要求。由于藏东地区的 自焚频传,欧盟、澳洲及其它国家皆要求中国允 许进入该地区实地调查了解,但至今仍未成功。


给习近平的建议: 国际援藏网络 (The International Tibet Network) 呼吁习近平以及第五代领导阶层,改变中国共产党 的治藏政策思维,将未来政策的形成全权交给西藏人民。首先必须认知到现行政策的错误,理解军事统 治西藏并不具合法性。习近平应该承诺一个公正且长久的解决方案,在国际法的基础下,给予西藏人民 民族自决的权利。习近平应该立即采取以下建议:認め、公平かつ継続可能な和解策を生み出す用意が 必要です。:

停止用军事力量打压西藏人民。最迫切 的是,从抗议地区及寺院撤出所有公安部 队。

• 立即允许外国媒体、外交人员、国际观察 家及外国游客不受限制地直接进入西藏。

• 停止破坏环境的采矿和水坝兴建计划,和下游 国家共同参与西藏的水资源管理。

• 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政治犯,包括参与和平示

威而被逮捕的,被任意监禁或未经公正审判, 依国际公约认定为政治犯者。

• 停止严厉且系统化的压迫西藏宗教及文

化,立即终止中国政府的爱国教育计划。

• 立即撤出所有在西藏寺院里的党干部,中 国当局应停止介入转世喇嘛的选择。

• 尊重藏语并确保藏人有权使用自己的语

言,恢复以藏文为学校及大学的主要教学 语言。

• 停止任何有害藏人生存发展的经济暨开发

政策。减少西藏经济依赖中国政府的补 贴,推动从下而上、永续发展的经济模 式,提供弱势藏人更多机会,停止对汉人 移民给予财政优惠政策。

• 停止迫迁牧民的迫害政策,恢复牧民生活

型态。停止所有目前的牧民定居计划,让 这些被迫定居的牧民回到草原,依他们所 愿的生活方式过活。恢复让牧民可长期租 用草原土地。允许藏人对自己的土地使用 有权参与并决定。




给各国政府及国际机构的建议: • 由各国政府建立与举办先期的交流团体或多边

• 迫切地寻求派使外交人员进入受灾地区,并要

• 在适当的国际讨论中积极地寻求行动,迫使中

• 扩大监测西藏情势的能力,包括持续迫使让更

讨论,以构思和实现新的、更坚定的及具协调 性的策略来解决西藏议题(危机)。

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正视西藏情势的严重性, 以及国际社会对藏人能享有在”世界人权宣 言”及其它中国为其成员的国际公约中所珍视 的各项权利及自由 之具正当性的关注。

• 运用所有机会提出西藏在中国政权移交脉络下

的双边议题,并强调西藏在安全、经济和建立 稳定性发展政策上的失败,以及强烈要求对西 藏人民所遭受的真实苦难不平立即采取评估动 作。

• 对中国在西藏加强对宗教与文化的迫害表示

强烈的公开谴责,特别是对于那些广泛散布 的”爱国教育”计划和严格惩罚个人和平表达 自身文化与政治自由。

求中国保证外国记者被允许能自由进入西藏自 治区、四川藏区、青海、甘肃及云南。

多人进入西藏。尽力在拉萨发起或提升建立外 交影响力,并扩充驻北京大使馆的既有资源以 进行监听。

• 对西藏失败的经济与发展政策提出强烈关注, 包括这些政策的拟定过程缺乏藏人参与。

• 呼吁中止对藏人牧民的强制迁居,以及古老、

延续的生活方式的流失,并且驱使中国对西藏 脆弱的环境和水资源,采取最佳的参与式治理 的实务模式。

• 增加对在西藏藏人有计划的援助,以及增加有

助于在西藏藏人与流亡藏人之间信息交换的计 划方案。

「应该要有更具体、公开且更多的外交工作来向中国政府施压 以改变他们的行径。」

美国国会众议员麦高文和沃福向国务卿希拉里柯林顿说

10


Sources Introduction (i)

BBC, ‘Xi Jinping: China will “smash” Tibet separatism’, July 2011 (ii) Reuters, ‘Does China’s next leader have a soft spot for Tibet?’, September 2012

China’s military occupation

1a. Tibet Justice Center 1b. Tsering Shakya, ‘Dragon in the Land of Snows’, 1999 1c. On 30 March 2011, Court No. 2 of Spain’s National High Court, the Audiencia Nacional, acknowledged Tibet is an occupied state under international law 1d. Liu Yandong, first China Tibetan Culture Forum October 2006 1e. China White Paper 28 September 2009 1f. Delaney, Cusack and van Walt van Praag, ‘The Case Concerning Tibet’, 1998 1g. 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 ‘Jampa, the Story of Racism in Tibet’, 2001, page 24 1h. Radio Lhasa broadcast, 1 October 1960 1j. The Times, 10 March 2009 1k. Blog post by James Reynolds, BBC, 19 January 2009 1l. Lhadon Tethong, ‘China’s favorite propaganda on Tibet... and Why it’s Wrong’ 1m. Tsering Shakya, ‘Tibet and China: the past in the present’, 2009 1n. 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 ‘FAQ: The Dalai Lama’s Relinquishing His Political Role’ 1o. Tibet Justice Center 1p. Resistance in Tibet: Self-immolation and Protest 1q. In 2010 public security spending was RMB 549bn ($84bn) and defence spending RMB 533. 4bn, Reuters, 5 March 2011 1r. 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 Report, 22 April 2011

Self-immolation case study, Tsering Kyi (I)

Free Tibet, ‘Tibetan Schoolgirl Dies’, March 2012

China’s colonial rule 2a. Tibet Information Network, ‘China’s Great Leap West’, 2000 2b. Tibet Watch Special Report, ‘Perversities of Extreme Dependence and Unequal Growth in the TAR’, Andrew M Fischer, August 2007 2c. 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 ‘Tracking the Steel Dragon’ 2d. China Data 2010 census is intended to count the floating migrant population. See here 2e. New York Times, 8 August 2002 2f. A M Fischer, ‘Perversities of Extreme Dependence and Unequal Growth in the TAR’, 2007. Available from here 2g.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Social Studies, ‘The Revenge of Fiscal Maoism in China’s Tibet [working title]’ by Andrew M Fischer, 2012 2h. Padma Choling, 16 January 2011 2j. St Regis opens in Lhasa 2k. Gongmeng Law Research Center, ‘An investigative report into the social and economic causes of the 3.14 incident in Tibetan areas’, 2009 2l. Tsering Woeser’s Blog, ‘When Tibetan Students fight for the Tibetan language’, 2010, translated by High Peaks Pure Earth 2m. BBC report, 20 October 2010 2n. Tsering Shakya, ‘The Politics of Language’, December 2007

2o. Qin Jingfa, Vice Minister or Agriculture, quoted in Xinhua 18 March 1998. Available from here See page 8 2p. Padma Choling, 16 January 2011 2q. Southern Mongolian Human Rights Center 2r. Oliver W Frauenfeld and Tingjun Zhang, ‘Is Climate Change on the Tibetan Plateau Driven by Land Use/ Cover Change?’ 2005 2s. Feng Yongfeng, ‘The Tibetan Plateau: the plight of ecological migrants’, 2008 2t. Catherine Ashton, ‘Speech on the situation in Tibet’, 12 June 2012

Crisis at the Third Pole

(II) 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 ‘Tracking the Steel Dragon’, 2008, pg 231 (III) The Guardian, 24 May 2010 (IV) Geologist Yang Yong quoted by 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 May 2010 (V) 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 (VI) State Council Meeting chaired by Wen Jiabao, 30 March 2011 (VII) Tibet: Environment & Development Desk, ‘Resource Extraction and Development’, 2012

Rule by fear and intimidation

3a. Freedom House, ‘Worst of the Worst 2012: The Most Repressive Societies’ 3b. Tibetan Centre for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May 2006 3c. Tibetan Centre for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nnual Report 2009 3d. US State Department Country Reports on Human Rights Practices for 2011 3e. Human Rights Watch, ‘China: End Crackdown on Tibetans Who Visited India’ 3f. The Guardian, 19 October 2011 3g. US State Department,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Report 2011’ 3h. 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 ‘A Raging Storm: The Crackdown on Tibetan Writers and Artists after Tibets Spring 2008 Protests’ 3j. 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 ‘Chinese government addresses unrest with threats and cash to informants’, March 2012 3k. 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Authorities Tighten Grip, Isolating Even More From The Outside World’, March 2012 3m. Human Rights Watch, ‘China: Attempts to Seal off Tibet from Outside Information’, July 2012

Ethnic ‘Autonomy’ versus Cultural Assimilation? (VIII) James Leibold, La Trobe University Australia, May 2012. (IX) Minnie Chan, SCMP, 15 February 2012, quoting Zhu Weiqun’s article in Study Times (X) Liu Ling, 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Institute of Ethnology and Anthropology, “Persist in the Basic Political System, Resolve Ethnic Issues Through Development – An Outline of the Chinese Ethnic Theory Association Symposium”, 23 February 2012

Growing Tibetan Resistance

(XI) International Tibet Network, ‘Resistance in Tibet: Self-immolations and Protest’, 2012

11


我们是你言说与演讲中未曾触及的尖锐智慧, 我们是你烈焰与权力未曾收服的从容黑暗, 我们是令你痛心的的快活回应, 我们是你生活里的传染病及恐怖! 这新世代拥有称作青春的泉源, 这新世代拥有称为自信的骄傲, 这新世代有着堪称快活的样貌, 这新的世代有着一种诱惑,它叫做自由。 --出自藏东玛曲地区著名乐团「青龙」在 2010 年发行的某首歌之歌词

十月 2012

www.tibetnetwork.org


習近平的圖博(西藏)挑戰60 年失敗的治藏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