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MAIN_TEXT__
feature-image

Page 1

煩 惱 詩社 FannouPoem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號

第二期


目 錄

2

  編者的話 詩會簡介、詩刊簡介 詩  冬天/  〈我的身體居住了冬天〉       〈羊的福音〉  伍健威/ 〈來自雲海的小樹〉  何梓慶/ 〈悟〉  吳其謙/ 〈痊癒〉  李昭駿/ 〈睡吧,孩子〉       〈門〉  李慧筠/ 〈晚餐〉  沐羽/  〈旅行〉  柯清峰/ 〈公園〉  梁達文/ 〈雨夜驚夢〉  莫詩惠/ 〈那天和你的短暫通話〉       〈探病小記〉  陳楚政/ 〈行板〉  彭靖斯/ 〈等待永遠〉  曾詠聰/ 〈鴉〉       〈金魚〉  黃妍萍/ 〈下雨的時候〉    黃芊蔚/ 〈記我們〉  羅維日/ 〈會有盡時〉       〈病〉 物之哀──雨傘運動詠物詩小輯  黃芊蔚/ 〈氣〉  陳楚政/ 〈催淚彈〉  黃妍萍/ 〈公路〉  冬天/  〈水〉  曾詠聰/ 〈別針〉  李昭駿/ 〈茶壺〉 詩訊

P.3 P.4 P.5 P.6 P.7 P.8 P.9 P.10 P.11 P.12 P.13 P.14 P.15 P.16 P.17-18 P.19 P.20 P.21 P.22 P.23 P.24-25 P.26 P.27 P.28 P.29 P.30 P.31 P.32 P.33 P.34 P.35


編 者 的 話   文學總是離不開生活。我們寫詩,回憶經已逝去的 童年、暴露自己的不完美、紀錄時代的心跳。第一期詩 刊出版時,正值雨傘運動開端,我們不得不把一切後續 事務擱下,和許多人一樣走到現場,經歷催淚彈、通宵 留守。然後走在漫長的馬路上,我們開始思考,如何把 運動裏的微細記下,於是雨傘運動小輯誕生。生活總有 太多的細節被扔在急促的腳步後,文學或許是當中的紅 線,讓我們在靜下來的時候,能夠沿紅線找回那些碎 片。   此外,如上期所言,我們希望以出版詩刊凝聚同路 人,因此我們不忘招攬同好,今期便有新成員的詩作, 期望為大家帶來驚喜。

33


詩 會 簡 介 詩 刊 簡 介 4

  「煩惱詩社」在2013年年底成立,由浸會大學語文 中心胡燕青老師帶領的大學詩會發展而成,成員多為浸 會大學中文系同學。成員曾獲得徐訏文學獎﹑大學文學 獎﹑青年文學獎﹑城市文學獎﹑工人文學獎等。   取名「煩惱詩社」,源於我們純粹的渴求——以詩 歌解決煩惱,認識﹑梳理自己,同時透過詩歌通向他 人,直視彼此的問題以及憂傷。

  詩刊以小冊子、雙月刊形式刊行,另於Facebook專 頁「煩惱詩社」設電子版。在文心學習計劃內出版兩 期,免費派發,其後以電子版繼續刊登。除了詩刊電子 版,專頁亦分享詩歌及文學資訊。


冬天。26歲。時感飢餓。 童年時妄以為書本萬能,因此誤入歧途,愛上 閱讀和寫作。現為睇書人,並身兼初心寫手。 另有分身,叫李日康,專寫小說。

〈我的身體居住了冬天〉 我的身體裏居住了一整個冬天 電車鳴鳴 沿海的鐵軌 觸碰島嶼每個末端 稀疏的乘客 用車程揣摩冬天的歲數 呵一口空氣 車窗泛白 潮聲矇矓 我沿着電車路 撿拾身體外的一線夏天 乘客流連窗緣 衣角微濕 像薄霧的碼頭 冬天為甚麽難以抵達對岸 如一群季候的電車 難以抵達水平線 柔和的彎曲 我把首期、戒指 還有對話,留在其他季節的座上 掏出一本小小的寫生冊 安置在放緩的窗緣 把自己野放在 後來 冬天居住在身體裏面

55


〈羊的福音〉 你們中間 誰有一百門品種的米 失去一門 不要把其他的門留在海洋 去找那原地的羊 直到找着 你們中間 誰有一百尊行者的竹杆 失去一尊 不要把其他九十九枝插在門縫 去找那持槍的佛祖 找那失去的羊 直到找着 你們中間誰又有胡椒 黑影 和束角結鬚的山羊 不要把自己撤在曠野 不要把大地降落到天空上 不要把水變成油  不要用極光去點燃燭光 去找那山羊 直到 直到割下牠的角 搗出裏面的秘密 搗出裏面 瑟瑟縮縮 宇宙的合十

6


伍健威。水也有被討厭的一刻。

〈來自雲海的小樹〉 即將逃離的種子被灌紅 在漂泊 是天空頂端的雲朵 伏在柔韌的蕾絲鑽孔 回歸不了大地 不能噴灑甘霖澆熄戰火 還被雨傘抵擋 久未安穩的餘悸 無法藏進胚芽的密室 漂流種子在山火中綻開 紅色樹枝的伸展凝結了周遭的目光 頂端重重的水點失控塌下 霧雨的審判 躲避不了的愁緒再次被奪去依靠 匿藏在寒霧的另一端哽咽 紅根奢望也能在泥土中自由 包袱仍留在天空的頂端 在鋼絲的臨界點平鋪着 瞬間粉身碎骨 紅葉著急披上綠色的圍巾 接受薇金菊片刻的關懷 踏入難纏難脫的慢性自殺 確信大地不是自己能植根的家 鋼絲吊着包袱 霧雨是被灌紅的漂流小樹 孤單的哀鳴 

77


何梓慶。在中文系主修籃球和詩歌。

〈悟〉 醒來是徒手往峰頂攀登 夢滾落 失眠的人聽見墮海的聲音 一個叛變的早晨 耗子借陽光磨刀 在風吹草低時謀殺一個詞 一座教堂自海中升起 山腰上有人跳涯

88


吳其謙。 釣回擲下的宏願 充飢。 Facebook.com/NgKiHim

〈痊癒〉 我痊癒了 面上的紅印日漸褪色 學會呼吸謹慎如假死的獵物 不再因炎夏而躁動、嚴冬而懷念關係 從年少的敏感症中,我康復過來 他們說,我的肩膊已經寬厚得 足以承受列車恆常輾過 是時候稱量過去,定義未來 襯衫要略小,如應徵信末的預期售價 狹隘的領口調節恰如其分的聲量 我想養貓,如許多我喜歡的詩人 一天兩次,從假死中甦醒 餵飼高傲而飽滿的靈魂 深夜蹲在客廳角落,凝視澄明的瞳孔 於失重的周末,尚且 能以倔強的尾巴寫詩 如今我只有貓的沉默我只有 一張房貸,自久患風濕的皺手接過 吊燈昏暗了,是時候清理罩內的枯蟲 是時候將待放的風箏摺疊,與明信片共藏 沒有人會介懷腳上沙灘拖鞋的曬痕已消失 太陽如常衰老又輪迴 某些刮去鬍鬚的晚後 我離開沒有窗口的斗室 在兩行延伸的街燈中飄浮 長椅有人宿醉,碼頭有人呆坐 我走着,似乎重新感覺到體重 我痊癒了,帶着後遺症 2014/7/25

99


李昭駿。多讀多寫,能堅持下去就好了。

〈睡吧,孩子〉 孩子,當你醒來,我們就失去了一條街道 孩子,當你醒來,守夜者已經失去了他們的城市 但仍為一條街道爭吵 孩子,當你醒來,陪伴我們好幾個晚上的鐵馬已經 站在對岸 孩子,當你醒來,那些徹夜無眠的學生都回到課室 孩子,當你醒來,遍地的縮骨傘已經收藏好,佔用最小的空 間 孩子,當你醒來, 用絲帶織成的壁壘已被明天攻破 睡吧,孩子,我們當初走到馬路 可能只是為了看一本昏黃的書 讓那些載滿標語的車都離開吧 讓那些躺在馬路上的口號都散去吧 像缺席了半個世紀的煙 我們都只是偶爾坐在馬路的人 黑色的旗幟在明天高揚

10 10


〈門〉 黃昏踏着錯亂的碎步走進一個個房間 黃色的冰塊在訴說溫度 有些背影一直是門 窗在顏色前逃跑 有一條小徑在情侶之間生長 沉默摻雜音樂,繩子上有迷路的人 相信逃跑,就來到這個世界 誰在悼念被謀殺的誕辰 一些黑色的責任響起 我在興建一座沒有牆的房子 放進靜止的擁抱,你是竊喜的人 門的照片上有笑容和鏽跡

11 11


李慧筠。提醒自己用筆尖戳點神經線、 切割皮膚,縫補日子。

〈晚餐〉 自硝煙燻紅了島嶼的眼睛 裂縫便從我們的晚餐,每一隻 湯匙擺放的姿態,及呼吸的停頓 收放伸延 入黑,沿四邊拉開象牙白桌布 放上一盤鮮肉,你們邊撕咬邊嘰笑 野獸的蠻 木桌的紋理過於複雜,無法疏理 咀嚼就成了我的言語 飽食後,我們合力拉直桌布 撫平對話的皺褶,吞嚥的痕跡,消化 而非同化 初冬,電視訊號接收不良 「我早就說它壞掉了。」 客廳角落的金魚重覆撞向 不願回話的玻璃 魚鱗劃過逆流時抖動,有魚糧沉於 人造海藻交織的深處

12 12

電影尚未完結,早起的人畫了一室 明亮的油畫,為無垢的牆填上塗鴉 在每個方正的抽屜中放下 一條空曠的馬路 他們走向餐桌,把有毒的調味瓶 逐一粉碎,檢視桌布下 年月深刻割下的裂縫 傾灑一些種子,在縫隙中 堆泥種花


沐羽。我在懷疑自己的時間裏頭渡過一個接一 個的季節,且到了大學仍然一無所獲。

〈旅行〉 黃葉在帳篷上徐徐抖落 清道夫彎腰打掃着 昨夜旅人們栽種下的煙蒂 一覺醒來,整個城市的葉都吹上天橋 化成了五顏六色的風 鋪成了如黃河的地毯 這年開花的樹有些多 懸浮在八方四面的蒲公英籽 在高樓間長成了蔓藤巨幕 因此,冷色枯黃的時節絲毫不顯蕭索 二十五年來例行的憂鬱也暫停了 把煙暫時收藏在抽屜裏 沒有菸抽的夜晚,悄悄闔上家門 朝各種未來遠行去 在秋季執行春日的旅程 克服記憶裏慣性的寒冷 歸還不安與冷漠予 大廈、鐵道與制服 並於泛黃的花朵裏 溫柔地看穿整個時代的炊煙 緩緩從東南方昇起 是旅人們 正在烹調着新的菜色 2014.10.26 寫於臺北明星咖啡店。一甲子以前,周夢蝶與咖啡店 結緣,明星從而成為臺灣文學重地。是日來此,空位甚多,卻居然被安 排入座放有夢公遺照與詩作的位置;思憶夢公詩作裏經常提及的偶然與 緣,唏噓不已。同時,思憶五百哩外香港進行中的雨傘運動,不禁生出 奇異的疏離感——宛如夢境。這個月來,這座飄浮起來的城市,也一直 像在夢裏徘徊,向着微弱的光輝出發。

13 13


柯清峰。貪玩。 寫詩令人生這場遊戲多了點趣味, 即使一直卡關。

〈公園〉 那年,積木圍出我們的園 腳掌在泥上蓋印 滑梯底下汗水滋潤的小花 開出藍天與白雲 沒有時鐘的遊樂園 木馬長出翅膀,越過彩虹的邊緣 落到池塘撈起未知的點 膠樽內的蝌蚪擁有一整個湖 大了是不是就可以擁有天空 平行的黑線不斷攀上燈柱 望着遠處的森林 韆鞦如同鐘擺畫出時間半徑 飛到高處躍下 落地走出園的圍牆 在森林沿着別人的路撿拾 隨着路標遺失前進的方向 習慣往來的步伐 架起有門的房子 內廳的門緊緊藏着 那天我們一起葬送的蝴蝶 後來結成沒有飛走的蛹 繫着花蕊逐漸蒸發的香氣 我沿路歸去

14 14


梁達文。我嘗試把零碎的片斷折成粉筆,在腦 海上隨意塗鴉,並妄稱為詩。

〈雨夜驚夢〉 雨聲從沒試過如此的嚇人 終於遮掩不住 門後那生日歌聲 冷銀色的餐刀磨擦 詭異的黑袍人身後尾隨 緩慢的步伐伴着陰影 我想逃,可步伐更加慢 也許被歌聲扯住衣袖 也許蛋糕的香甜 告訴我一切都會是美的 正如 餐刀擠進了草莓蛋糕 切進裏面是血紅的 流出來的卻是高貴的忌廉白 我如屍體般被拋到後面 他脫掉黑袍向前走 那是跟我一樣的臉孔 和我所沒有的成熟氣質 然後,眼角看到 一個新的黑袍人在門裏 正製作新的蛋糕

15 15


莫詩惠。船上觀海。吸食咖啡因。

〈那天和你的短暫通話〉 電話那頭傳來抖顫的聲音 我擔心你 我無法說出讓你們安心的話 畢竟我也無法說服自己 在傾斜的夜晚 片刻安逸如何換取及後的悔恨 地板傳來白日的微溫 冰涼的雨滴讓我想起家裏的熱湯 抱歉 天亮了我們便回來  

16 16


〈探病小記〉 臨別時你輕握我的手 像我拉着公園的滑梯嚷着只願停留 你叉起腰喚我快快長大 待一天你不用再接載上下課 牽着的手卻留下微紅的印痕 我記得討厭過的紅圈 框着你執我手寫的「吃」字 他們說要自己把字練好 「安──禮──!」1 現在他們又為你圈上幾圈 重新量度關於好的定義 有時我會端出我的小椅子 像電影裏觀雲的孩子 看你在騎樓吞吐白色煙圈 「衰咩仔,你考呀第一,我就唔吃。」2 屋內紅光照着土地觀音和祖先的焚香 我想撩動菸灰裏的祈願與未知 解讀再次長成的雲朵 看它們上升又沉殿 且無從得悉手粉3上怎麼總放着幾枚銅錢 你把古舊的懷錶和寶物收在樓閣 等待調皮的探險者一天撥開塵霧發掘 它們在新的土地用家鄕的詞彙訴說陌生 而終究不能兌換 勇者期望擁有的玩具火車 鐵罐子碰撞裏敲鑿的歷史 17 17


車輪於便只緩緩的轉動 空椅子上坐着我們相視後久不散去 凝固的沉默 我想起早已贈給鄰家孩子嬰兒車 輕輕踏上一條支架便可摺疊成牆的一隅 便懂得摺疊起輪椅 才察見一本停泊在壁櫃的大書 一個又一個分明的摺頁 長着灰青的苔 17/11/2014  

1.圍頭話表示驚訝的用詞,像粵語「天呀!」的意思。 2.「衰咩仔」就是粵「衰女包」的意思。 3.圍村用於祭祀的糕點,呈正方形,白色,中間有象徵吉祥的 紅點。

18


陳楚政。數學系,喜歡比喻。

〈行板〉 我們在樹下停住 一小片奏如行板的夜晚安坐城郊鄉外 像田梗上的青蛙,叫聲有微弱的螢火 雨季過後偶然有一兩句驟來的水霧 漫然無法的耳語,都是些臨水蝸牛 小徑自打轉,村燈暗鎖池塘月 那時有一輛駛進村落的客車 你說音樂已經拋了錨,我們但同時聽見 車輪踐過泥地,落葉並野草私語,我便知道 行板在我們握緊了的手裏

19 19


彭靖斯。要多寫、多運動,踏實的生活。

〈等待永遠〉 如果收穫了一季的驪歌 觀察過乾枯寒流那片葉子 老舊南山屋村自他窗几倒退 淚痕淺淺的海峽潮起了又潮落 明天又是星期幾呢引誘午睡的旺財 分不清來來回回電車駛得愈來愈快 還是上半世紀事物已愈來愈慢 年輕豈知木虱更換多少世代 摘下的紙塊疊起沉積成岩 不經意鑲嵌幾朵寂寞 凝視石凳餘溫的距離愈來愈遠 看着開得最好那朵花隨風流淌 把掉下的一片捏成飛撲的形狀 火光點點混淆了遲緩的晚燈 滌盡一行行和候鳥相識的傷痕 黃波燈無力照射藥水浸透的臉容 紙箱築構的國繞過一行等待 轉身孤單躺在身旁 沉睡是永恆 醒來是淒美了明天

20 20


曾詠聰。一直把判斷句改寫成疑問句。

〈鴉〉 自從學會了盤旋 我們就習慣躲在眼神後面 看着雨絲穿過皮膚,沒入沙石 解開所有語言的符碼 等待,天橋和隧道深處的微光 逐一熄滅,散去 在藍色和藍色之間作出抉擇 陰天,我們藏在身體的一角 刻意把說話的尾音拉長 讓對方只想到嘴巴和 眼神,逃避是種壞習慣 但責備請留在捉迷藏以後 你要先在不熟悉的軀殼中 找到我 如同那天你越過窄巷 把風景和飯焦都留給了,迷路的我 有人說:「生命是在學習舉重若輕。」 我知道你早就學會了,沉默 比這句話更能勾勒,輕的輪廓 很多年以後我們會任由靈魂遊盪 丟下生疏的體殼,遊盪 到那場安寧的挫敗裏 呼出肺的重量 以及察看混濁的雙眼 慈烏慈烏,我們飛過林野 卻躲進眼神後面 看着語音穿過血脈 沒入無言和無語之間

21 21


〈金魚〉 停電,我捧着一碗稀粥 貼在門前 從廣角扭曲的視覺裏 我發現,肢體被丟在門外

22


黃妍萍。 如果聽一首無害的歌 如果世界能找回 凝望的眼睛

〈下雨的時候〉 雨下了,街上的人融去 整座大廈的窗圈起 脫下的襯衣,躺着 電視變換的光 框定你的臉容 那些下雨仍在窗外跳踏的 節奏,從來不一 你總戴着一個耳筒奔前又退後 水窪上劃出笑聲 像電台無限延續的純音樂 濺起的音符印在你的牛仔褲上 在離去的車裏風乾 褲子躺在櫃裏 像你早已忘掉的收音機 音樂在雨點間游離 天線外只餘下 你移動牙刷的頻率 像電視的雪花無聲閃動 你碰到疙瘩卻不覺得冷 關上電視 明天落下嘈雜的雪花

23 23


黃芊蔚。深信寫十萬首垃圾,總有一首值得細味。

〈記我們〉 (一) 這城曾經發生過那麼一件小事 圍牆的門鎖壞了 鑰匙嘮叨唸着要趕緊換把新的鎖 然後把自己折斷 (二) 世界將要為嫉妒顫抖,為猜疑顫抖 酣睡劑緩緩注入指縫 侷促不安正奇異地消退,我們安穩 你我將要為失去流淚,為幸福流淚 這可怕的祝福 (三) 當口袋只剩下一心相信,超人才會出現 沒有執意構想最精緻的情節 也不要捏塑無棱角的方形 月亮滿足於白色巨人下的日落 和一杯啫喱 (四) 繁華在亂世中割裂成長方格子 隱身於馬路的守護天使無聲降臨 從此黑箱中多了兩個閒人 漆黑的世界,讓催淚的氣味撫平焦燥與不安 我找到最舒適的床

24 24


(五) 撒旦不墮落便沒有魔鬼 他曾經是那麼美麗 我願意擁抱他,如同抱自己孩子一樣 (六) 狼人殺人只因一時月滿 村民不容許狼牙沾污皎潔 若然他日捨離肉身 靈魂必定先死於利齒之下

25 25


羅維日。相信日久生情,尤其面對文學和工作。

〈會有盡時〉 夜奔在街頭的歲月 洗過汗水 見證屬於一代人的嘉年華會 無名的樂隊寂寂地演奏 流行的詞彙 發聲、自由、革命、左膠 和着季夏夜裏撒滿遍地的星星 撐起兩傘 構築集體回憶 終有一天青春不再 音樂會休止 聽眾成為樂手 在繁華的街頭解散 散落遍地,隨着海港 開花 結果 我們終必老去 直至大門為人民趟開 我們終必散去

26 26


〈病〉 無能為力的醫生替你診症 告知你病因是工作 也是你必經的轉季 工作正好能讓你看想看的醫生 和你同病相憐 但你沒有病的空閑 如同你沒有健康和一個人的空間 與及兩個人的時間 回家 你在紅磚的梯間裏 隨一群人繞彎 他們用你的詞匯 在被人擋着時fuck了一聲 染着你的都市病 繼續走上各自的月台 2014.11.7 20:57 下班途中

27 27


物之哀──雨傘運動詠物詩小輯 李日康

  物哀。日本江戶時代學者本居宣長提出的美學理念──日常生活 中,我們觀察種種微小事物,與之相處,又在不能避免的無常與消逝 之中,感情為之觸動,因而發出一種凝靜、內在於情緒的咏嘆,並透 過冷靜地承受痛苦與難過,呈現出感情的巨大張力。   是次小輯,六位作者以詠物詩的方式,展現了是次運動裏,詩人 眼中的「物哀」。〈氣〉與〈催淚彈〉兩篇,前者以第一身經驗鋪 寫,重現即景即事即感,後者以極短的篇幅,以比喻直擊詠嘆與哀愁 的核心,兩詩風格截然不同,但詩人與所有見證者,都會如〈氣〉所 言:「我繞彎,就如被割開的沙甸魚群/往某特定的方向重新聚合」 ;時間向前推進,我們都對〈公路〉以及「你躺在載過香蕉的紙皮 上/果味蓋去滲涼的馬路」絕不陌生,留守的日子,我們都為了未來 的安睡而暫時不能安睡;〈水〉、〈別針〉、〈茶壺〉三首作品,則 把視點與想像分別投放到種種或虛或實的未來時點之上:〈水〉以近 乎科幻小說的聯想,把場景推展至千萬年後:「我們以未來銀魚的姿 態/遺傳亞熱帶的憂鬱」;〈別針〉中,「我牽着兒子走過行人路/ 讓老師教授他眾數和公義/而我默默地往相反方向」擲地有聲,詩中 的「我」固然是不少上一代的寫照,但我們又如何肯定今次之後,未 來的行者能跟着時代前進,不會變成另一個往反方向走的成人?〈茶 壺〉則更加日常,也更加無常,在那些彷彿已經遠離警戒線的時空, 張力依然繃緊:「這夜,我們都懂得把明天的報紙收藏/繞開一些新 聞裏的話題/餐桌上的圓盤繼續轉動」。   我們多麼希望世界不再悲哀,然而,物換星移,我們始終不離物 哀,但可幸的是,陵遷谷變,我們世世代代,依然追逐着理想與自 由。

28


〈氣〉 黃芊蔚

我沿着腳步捲抱一張軀殼 湊近觀賞瞬間的病態,如煙花 照亮一張張單薄而鋒利的刀刃,輕輕的 我繞彎,就如被割開的沙甸魚群 往某特定的方向重新聚合 繼續游走, 看燻白的長相擱在馬路 任誰都擋不着,我 是自由而可修復的,而你 注定由上而下的被籠罩 脆弱的眼角淌流鮮紅是你唯一的魚尾紋 刻下曾經蒼白的痕跡 呼嘯而過,開通栢油路底下的街 匿藏偷看凌亂有致的腳步,暗自期待 以後再沒有人咳嗽、沒有人淚流 也不會再有一點蟲叫的聲音 他們說,邪不能勝正 我將會是戰勝的烽煙 由漫天覆蓋的一刻開始 我卻敗了給 吞雲的道夫們 怎想到你們會嚥下 然後吐出 一口氣

29 29


〈催淚彈〉 陳楚政 催淚彈前 我們眼中無淚有光 饑餓如貓眼石

30


〈公路〉 黃妍萍

紙皮 你手中的紙皮箱一直傾向 每個席地而坐的人 眼裏映着黃的鮮明

香蕉 月光愈來愈亮 你躺在載過香蕉的紙皮上 果味蓋去滲涼的馬路 張開的背迎接第一陣風 像山野中的一梳月 一直坦然傾灑 成熟的弧線,撐起 等待可以安睡的日子

31 31


〈水〉 冬天 終此一生 你也不會知道 那傍晚時份流進眼睛的生理鹽水 會在十萬年以後 成為氣候季變的第一束洋流 我們在尚且乾涸而鋪滿瀝青的海床 相遇邂逅如兩尾銀魚 海底白浪如煙 魚類海藻分散又嘯聚 丟失的潛水鏡 將會在往後的數個文明 代替鸚鵡螺聲 保存濕澀的耳鳴 未來的人類學家 還懂不懂得街道與魚話 有沒有甚麼風俗 可免於善忘和消散 記下千年前有人審查水的流向 扣留水的份量 你把蒸餾水和濕毛巾給我 「口罩已經用不着了」 陸地持續乾燥 夜不能言 汗不可滴 我們以未來銀魚的姿態 遺傳亞熱帶的憂鬱 相逢在 通往十萬年後的水窪 32


〈別針〉 曾詠聰 曾經,我忘記了別針的姿態和弧度 彎曲的風景都藏在衣袖裏 走進街巷深處,告訴飛蛾昨夜的夢 折返,回到那斑駁筆直的行人路上 繼續徘徊 夜了,便把多餘的肢體摺疊起來 雙手叩成一個冰冷的勾 掛在被單外的稜角,風乾 確定身體不能輾轉,無意識地 繼續像疑問一樣靜靜等候 睡眠,從來都是被動的 而我們,是不能動的 長大以後,我失去了一切溫度 年輕時烙下的銹跡,用衣領蓋住 複述結成掌心裏堅固的痂,握緊 別針穿過毛衣的稚嫩 血就滴在姓氏上面 我牽着兒子走過行人路 讓老師教授他眾數和公義 而我默默地往相反方向 思考着失眠的詞性 以及各種靜的變化

33 33


〈茶壺〉 李昭駿 這夜,我們都懂得把明天的報紙收藏 繞開一些新聞裏的話題 餐桌上的圓盤繼續轉動 在離電視機最遠的餐桌上 茶杯裏泛起上星期的爭吵 我們都沒料到會在探病時相遇 平靜的茶面有垂落的視線 升沉不定的茶葉,我們都看到 壺蓋下會有摻和的漾色嗎 菜餚的氤氳微晃,攀到更高處 只是我們以為它終會消散 祖母明天出院,你說 我在揣測茶壺裏的顏色,茶杯尚溫 不止一次,我們把尾音留在病床 祖母總說我們的輪廓依舊清晰 在動手術前嚷着要出院 我該如何由你的眼睛去看這個世界 慣常的假日聚餐已經放涼 鏡子的反面可能早已碎裂 茶壺裏有兩種顏色等待打開 當我們推門離去 你等候的巴士正好駛走

34


詩訊   本專欄旨在介紹本地詩壇的近況和提供最新資訊,例如本地文學 創作獎項﹑文學活動等。今期介紹一本近期出版的詩集及一項文學獎 徵稿。

《關於以太》 作者:陳暉健 出版社:麥穗出版   「我躺在沙灘上,靠着棕櫚樹,有時 睜開眼看海。經過的人偶爾問我:你在等 待什麼。我有在等待嗎?好多年前我這樣 問,如今我仍然在問。一切好像結束了, 一切又彷彿從來沒有開始。」

第八屆大學文學獎   兩年一度的大學文學獎已開始徵稿,截稿日期為2015年2月27 日(星期五)中午12時正。大學文學獎由香港浸會大學舉辦,至今已至 第八屆。一如往常,獎項分為大專組及中學組,均設有小說、散文 及新詩組,其中新詩組評審包括鍾國強先生、關夢南先生及羈魂先 生,文學同好不妨投稿參與。 35 35


鳴謝: 文心獎學金 顧問吳淑鈿老師 顧問陳漢文老師 評稿唐睿先生 編輯:李昭駿 柯清峰 黃妍萍 黃芊蔚 封面及排版:李慧筠 Facebook專頁:煩惱詩社 電郵:fannoupoem@gmail.com

Profile for Fannou Poem

煩惱詩刊第二期  

以詩歌解決煩惱。 https://www.facebook.com/Fannoupoem

煩惱詩刊第二期  

以詩歌解決煩惱。 https://www.facebook.com/Fannoupoem

Advertisement

Recommendations could not be loaded

Recommendations could not be loaded

Recommendations could not be loaded

Recommendations could not be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