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婦進簡介 新婦女協進會於 1984 年 3 月 8 日成立, 是一 個由本地女性成立的慈善團體。宗旨為︰ 排除女性在性、 經濟、 社會文化及法律等範 疇所受到的歧視; 爭取權益及福利,使婦女能享有自由發展人 格和潛質的機會,並促進女性的社會參與;

推廣意識培育、 促進婦女解放運動,邁向性 別平等的社會

本會成立至今,一直努力在不同的領域倡議性 別平等,爭取政策上的改革,並由會員、職員 和義工,協力舉辦不同形式的活動去推動上述 宗旨。 本會設有婦女資源中心,提供有關婦女議題的 參考資料,供公眾閱覽。

URL : https://goo.gl/FXQqDj 請即掃描 QR 碼進入網上問卷提供你對本書的寶貴意見


她們的廚房

每一個家/居都有一個廚房或者煮食的空間,那是直接連繫著勞動與酬報的地方,打工仔女日夜

勞碌為了﹁搵餐飯食﹂。廚房奇妙地連繫著空虛與滿足,生的煮成熟,餓的得到飽足。這地方傳 遞著很多訊息,有關味道的、情感的、回憶的、私密的,都在不言中。

本書中多位不同背景和性/別身分的女性,分享了她們的煮食故事及生活狀況。這些真實的故事

記載了她們所思所想,以及如何開拓生活上種種可能性的努力;反映了女性在親密關係、家庭、

LUSH Charity

年婦進與她說創作單位的一次合作,為劇場作品︽廚房女事︾擔任前期資 2015

工作以至處於社會夾縫中的處境;亦引起我們對性/別身分、多元關係、平等權利的反思。 出版本書的緣起是

料蒐集,訪談了十二位身分、背景、年齡、生活態度各異的女性。其後,我們獲得

贊助編印開支,遂將資料重新整理成篇,選輯了其中八個故事,附加受訪者或編者推介的全素 Pot

食譜,並且擬出﹁深思細嚼﹂的思考問題,給讀者提供多角度閱讀建議,希望有助老師、社區工 作者及女性組織推動社區教育工作。

本書全集共十二篇故事,印刷版選輯了其中八個故事,而網絡版則載有全部十二篇,讀者可透過 以下連結閱讀︽她們的廚房︾全集:

https://issuu.com/hkaaf/docs/her_kitchen

本書亦附設網上問卷邀請讀者回饋意見。你可透過封底內頁的連結進入網上問卷,提供寶貴意見。

01


她們的廚房

目錄 她就是她

不一定/也可以獨嚐 慧婆婆的無飯廚房

辣椒的力量 吉蒂貓私房菜

豁得開煮得來 從那天起

03

一宿三餐自由無價

56 48 40 34 26 18 12 04


她就是她

﹂ ……

撰文:郭家齊

味覺,總能輕易勾起人獨特的情感記憶。 ﹁鏗、鏗

凱達把雞蛋打進湯碗裏,再倒入已切碎的蔥段,用筷

子高速攪勻。碗筷碰擊,發出清脆的聲音。

思緒隨著這蛋汁漩渦飄轉,凱達憶起自己五歲時下廚

的第一次。那年,父母離異後,她便與媽媽相依住在 舊式公共屋邨。

﹁每日幼稚園下午班五點放學後,我便自個兒在家待

到 半 夜 ,等 媽 媽 下 班 回 來 。那 個 年 代 的 小 孩 都 懂 事 。﹂

等媽媽的七個小時,是她童年時最深刻的寂寞。等到

晚黑,肚子打起鼓來,就唯有硬著頭皮,學著媽媽平

日煮食的樣子,打開石油氣爐,煎個雞蛋夾麵包,吃 著繼續等。

不幸的是,這種單純的眷念,卻在凱達媽媽自殺後成 為了永訣的落空。

04


她們的廚房

媽媽去世後,她去了投靠爸爸和繼室的﹁新家﹂,在

那個﹁家﹂裏,每日要負起煮七人飯餐的重責。

﹁煮得難食會被人罵,很不開心。爸爸因身體不好沒

法煮,後母又要上班,其他兄弟姐妹更加不會煮飯,

最後就只剩下我可以煮。﹂

凱 達 笑 言, 如 果 以 現 在 的 尺 度, 要 一 個 八 歲 小 孩 煮

飯,可能會被視作﹁虐兒﹂;但在當時來說,只是獅

子山下無數草根生活日常的一隅。八十年代末,香港

經濟起飛,通脹使基層家庭百上加斤,在家簡便煮食 乃省錢的生存之道。

望著鍋中的煎雞蛋滋滋作響,凱達伸手扶著鍋柄,俐

落的前後輕拋,爽快的把蛋翻了一下。經年計的煮食

經驗,令她即使投身社會自立生活後,也吃不慣街上

味濃又多味精的食物。

凱達這才發現,自己對食也很有要求。

﹁飲食是一種本能。當一個人對進食失去興趣,我幾

乎能夠肯定那個人的生活出現了問題。因為人其中一

種最大的快樂就是來自飲食,如果連吃也吃不好,不

投入自己的生命,也不投入自己的生活,不能從中得

到快樂,人生便容易受到挫敗。﹂

05


外 國 有 諺 語 ﹁ 人 如 其 食 ﹂ ︵ you are what you eat ︶, 意 思 是 食 物 和 人 的 關 係 密 切, 食 能 反 映 一 個 人 的 健 康 和 生 活 狀 態。 那 麼, 倒 過 來 看,當一個人決定要親自掌廚,也是要掌握自己的生命吧。

原 生 性 別 為 男 人 的﹁ 他 ﹂ — — —

﹁我的生命是自己的,喜歡怎樣就去做。﹂ 凱達說起自己生命中一個清晰的意願 想成為一個女人。 平 日 打 扮 隨 性 的 凱 達, 多 數 穿 褲 子, 也 不 會 刻 意 告 訴 別 人 自 己 是 個 女 人。 但 她 絕 無 掩 飾 的 意 圖, 因 為 這 並 非 不 見 得 光 的 錯 事。 若 被 善 意的問到她不介意說。若遇到不理解的人,也盡量一笑置之。 ﹁ 有 時, 我 去 服 裝 店 買 裙 子 時, 那 些 店 員 會 問 是 誰 穿 的, 我 會 照 說 是 我 穿 的。 以 往 工 作 的 地 方 有 人 問 我 是 男 或 女, 我 就 會 反 問 他 想 我 是男或女。就當是說笑般,他們怕就怕,不明白就不明白吧。﹂

「做/造自己」是一個持續探索的過程,就如在廚房裏做 不同的味覺實驗一樣。試著弄/吃不同的食物,能由外到 內的塑造一個人,亦具慰藉心靈之效。 ﹁ 反 正 在 家 也 沒 甚 麼 可 做, 唯 一 能 做 的 就 是 下 廚, 哄 自 己 開 心。 我 領 悟 到 不 同 食 物 也 有 不 同 的 特 性。 煮 飯 不 是 一 件 易 事, 但 總 會 尋 找 到當中的趣味,每次也會有一些新奇的發現。﹂

06


她們的廚房

就 像 她 原 本 不 愛 吃 蔥 ,但 當 發 現 蔥 與 炒 蛋 十 分 配 合 後 ,就 自 始 愛 上 。

不新 — — —

有 一 次 煮 蝦 ,竟 然 弄 得 鑊 子 起 火 ,研 究 後 才 知 原 來 蝦 含 有 阿 摩 尼 亞 。 在 歷 經 各 種 自 行 摸 索 後, 她 漸 漸 生 出 一 套 追 求 真 味 的 原 則 鮮的食物不愛吃,用香料而少用調味料,少油少鹽。 ﹁其實跟我吃飯的也蠻慘,沒甚麼味道又沒甚麼油。﹂ 而 數 到 最﹁ 慘 ﹂ 的 人, 非 每 日 跟 凱 達 食 飯 的 女 朋 友 莫 屬。 凱 達 形 容 女 朋 友 原 本﹁ 甚 麼 也 放 入 口 ﹂, 不 油 膩 不 熱 氣 的 不 食, 也 不 顧 及 自 己 健 康 。但 現 在 ,吃 慣 了 凱 達 的 清 淡 口 味 ,反 而 覺 得 外 出 的 不 好 吃 , 就只愛吃她煮的。

07


凱 達 說 能 和 女 朋 友 走 在 一 起 也 不 容 易。 她 們 是 在 做 義 工 時 認 識, 在 一 趟 由 中 環 開 往 尖 沙 咀 的 渡 海 小 輪 上 互 訴 衷 情。 當 時, 凱 達 問 仍 未 是 女 朋 友 的 她 會 否 後 悔, 如 果 會 的 話 還 來 得 及﹁ 跳 船 ﹂。 她 卻 堅 定 的 回 說, 雖 然 知 道 她 有 個 特 別 的 性 別, 但 卻 不 會後悔。 ﹁ 煮 東 西 對 我 而 言 像 是 跟 對 人 一 樣, 要 細 心 一 點, 付 出 多 一 點 心機。﹂

會 受 不 住 寒 涼 而 咳 嗽, 每 次 煮 芽 菜 就 一 定 會 落 薑 驅 去 寒 氣。 女

凱 達 的 細 心, 是 在 每 天 生 活 中 綿 綿 的 實 踐。 知 道 女 朋 友 食 芽 菜

朋 友 有 過 重 的 狀 況, 她 就 會 盡 量 調 節 菜 式 至 少 鹽 少 油, 以 免 她 健康出問題。 ﹁ 我 覺 得 看 著 女 友 吃 會 很 滿 足, 看 著 她 吃 得 高 興 我 會 很 開 心, 像是媽媽一樣。﹂ 若 果 一 對 情 侶 在 一 起 能 令 對 方 成 為 更 好 的 自 己, 這 樣 的 相 濡 以 沫互相滋養,旁人還能對她倆的愛說得出甚麼不是嗎?

叉燒炒蛋。 — — —

咔 嚓 一 聲 關 掉 火 爐, 鑊 鏟 兜 起 鑊 中 的 菜 上 碟。 是 一 味 凱 達 最 常 煮給女朋友食的菜

﹁ 我 們 都 喜 歡 吃 蛋。 她 放 工 後 人 已 很 累, 如 果 回 到 家 後 十 五 分

08


鐘 內 不 開 飯, 可 能 就 會 睡 著 了。 而 叉 燒 炒 蛋 做 法 簡 便, 十 五 分 鐘內一定能完成,就最合她的胃口了。﹂ 凱 達 認 為, 廚 房 的 空 間 能 反 映 一 個 人 的 生 活 質 素, 甚 至 與 朋 友 的 關 係。 而 她 心 中 理 想 的 廚 房, 環 境 不 需 要 很 大, 要 骨 子、 方 便 ,轉 身 便 可 取 得 所 需 用 具 或 食 材 。最 好 有 個 雙 頭 爐 、兩 隻 鑊 、 一個湯煲、一個康寧煲。 站 在 單 頭 爐 前 嚼 著 蛋 的 凱 達 談 到 未 來。 為 日 後 做 性 別 重 置 手 術

後樣子還是像男生,凱達卻笑笑回答說不介意。

作 準 備, 她 將 要 到 醫 院 見 心 理 醫 生。 女 朋 友 曾 問 她 可 介 意 手 術

你 還 不 明 白 嗎? 哪 有 甚 麼 叫 做﹁ 像 男 生 ﹂? 有 的 只 是 我 們 皆 渴 求的﹁自主/煮﹂而已。

︾ 中, 寫 有 她 內 心 最 大 的 希

這 份 坦 率 和 強 烈 的 自 我 肯 定, 令 人 不 禁 想 起 跨 性 別 運 動 家 費 雷 思。 其 半 自 傳 式 小 說︽ 藍 調 石 牆 冀: ﹁ 每 個 人 都 應 該 有 權 利 來 定 義 自 己, 有 權 利 決 定 自 己 要 以 甚 麼

T

而 且 也 保 留 隨 時 隨 意 改 變 那 個 面 貌 的 權 利 。﹂ — — —

09

樣的面貌活著

她們的廚房

【深思細嚼】

凱達說:『我的生命是自己的,喜歡怎樣就去做。』你是否有類似的想法?你曾經 不理別人的眼光,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嗎?跟凱達這個故事有沒有類似的地方?

凱達做性別重置手術之前,要先見心理醫生;手術未必百分百成功;手術後還需要 一段日子去適應;還要面對其他人的不理解、不接受。如果你是她的朋友,你會否 支持她及協助她面對這些壓力呢?


材料 :

杏鮑菇(雞脾菇) 2 隻 麵粉、黑椒、鹽各少許 米醋 2 湯匙

白砂糖 4 湯匙

番茄醬 2 湯匙

番茄 1 個

洋葱約半個

10


她們的廚房

糖 醋 杏 鮑 菇 食譜 做法 : 1. 杏鮑菇一開四,輕刀切花,加入少量麵粉 、黑椒、鹽,放進保鮮袋搖勻。

2. 預備醬汁:拌勻米醋、白砂糖及番茄醬

(比例為 1:2:1 ,亦可視乎個人口味調 校比例) ,蕃茄、洋蔥切成小粒。

3. 首先以慢火煎香杏鮑菇(不用落油),呈 金黃色即可撈起備用。

4. 將米醋、白砂糖、番茄醬落鑊拌炒至鮮紅 色,放入蕃茄粒、洋葱粒,煮至軟身,杏

鮑菇回鑊,見汁料稍乾即可上碟。

*上碟時可加葱花,也可用煮好的白菜墊底。

11


三餐一宿自由無價

撰文:郭家齊

與 香 港 無 數 草 根 一 樣, Wendy 在 這 號 稱﹁ 最 自 由 經 濟 體 ﹂ 的 城 巿 裏, 日 夜 不 休 的 以 身 體 勞 動 換 取 金

錢,滿足最基本的食、住需求。過去,她做過各種

其實 — — —

工 作 ,現 在 更 發 展 成﹁ 拼 命 三 娘 ﹂,一 日 打 三 份 工 。

﹁以前做過辦公室清潔,八卦到好多東西

黑錢嘛;有人排隊裝作去看樓盤,其實是有五百元

現在的新樓是無人買的,只有大陸人來買,用來洗

收的。之後,我又做過茶餐廳洗碗,但實在太辛苦

了,所以才轉換成現在的工作模式。除了日頭在快

餐店,其他的工作都是自由的。﹂

的下午和晚上,可以在自己租住的套房中, Wendy 自由在家工作。

﹁這裏有一百多呎,因為是接手朋友租的,所以連

已經比十年前加了差不多兩、三成租了。﹂

水電費也只是四千元租。我的朋友們都說划算。但

12


她們的廚房

她 強 調 了 數 次, 這 間 不 算 是 劏 房, 而 是 有 獨 立 門 口的套房。

說請人,我便應徵做了長期兼職

早/快餐店店員

門 戶 ﹂ 有 沒 有 關 連 呢 ? Wendy 原本和家人同住, 但 自 從 親 人 的 外 傭 要 來 寄 居, 住 進 了 她 的 房 間

這 種 對﹁ 獨 立 門 口 ﹂ 的 重 視, 不 知 與 她 的﹁ 自 立

後, 她 便 自 己 搬 出 來。 這 經 驗 她 說 來 卻 沒 有 一 絲

元,一個月有五千多元。快餐店

工。朝七晚二,每小時有三十四

近我家,行過去就可上班;包我

﹁原本只是頂替朋友,碰巧經理

不 滿, 問 她 愛 與 家 人 住 或 是 自 己 住 時, 還 說 兩 樣 都愛。

原 來 做 足 七 個 鐘 也 只 是 兼 職。

早 、午 餐 ,還 會 幫 我 供 強 積 金 。﹂

的, 但 是 一 場 火 災 便

﹁以前我家是開茶檔

化 為 烏 有。 輾 轉 就 上 了

她做到頸又痛、腰又痛、腳又痛。我就不想變成那樣。﹂

做 全 職, 一 個 月 賺 一 萬 多 元, 放 工 後 還 去 倒 垃 圾。 不 過,

﹁ 好 辛 苦 的 。我 很 佩 服 店 裏 一 個 洗 碗 阿 姐 ,她 真 的 很 能 捱 。

因身體不堪負荷,故不選擇長期加班。

班, 想 賺 多 點。 做 勻 樓 面、 派 餐、 清 潔、 洗 碗 各 職 位, 但

而 兼 職 工 如 果 加 班, 可 按 時 數 加 薪 金, 所 以 她 也 曾 試 過 加

解 釋, 九 個 小 時 的 才 算 Wendy 是全職。

樓, 但 是 愈 搬 愈 細, 沒 了 房 間 住 我 便 搬 出 來。 自 己 生 活 了 十 幾 年, 覺 得 一 個 人 住 比 較 方 便、 自 由 自 在 一 些, 但 和 家 人同住我也喜歡。﹂ 說話的聲音略帶 Wendy 沙 啞, 尾 音 不 落 地, 有 一種豁達。

13


午/幫朋友打雜 雖 然 快 餐 店 下 午 兩 點 收 工 , 但 Wendy 愛和同事吹水,所以兩 點多才離開,然後又要展開另一份工作。 ﹁ 回 去 換 件 衣 服, 休 息 一 會, 就 看 朋 友 分 配 甚 麼 事 給 我 做。 他 好 多﹃ 瓣 數 ﹄ 的, 拿 電 子 零 件 回 去 加 工、 送 水、 早 上 交 食 物 給 餐 廳, 又 幫 套 房 搬 屋。 有 甚 麼 他 就 會 發 短 訊 給 我, 那 我 就去做。像是入數、買東西、搬東西等等。﹂

晚/一樓一性工作者

黑巿性工作者。她說因為當地男多女少,所以對性行業需求很

所以為了賺多些錢,她曾在朋友介紹下,在澳洲珀斯當了一年

大,而且亞洲女性在當地很受歡迎。現時,她積極的尋找其他

有 沒 有 甚 麼 特 別 的 經 歷, 她 就 談 起 有 個 外 國 客 人 Wendy

兼職幫補,所以早上才去快餐店上班。 問起

喜 歡 在 酒 店 開 房 玩 ﹃ 變 態 SM ﹄, 要 求 她 綑 綁 他。 還 有, 她 曾 遇劫五次之多,有一次更被打至昏迷了四十五分鐘,眉角縫了 差不多十針。

﹁有些人扮客來我單位,其實是賊。所以我會去拜神,求保平

安。暫時託福,還過得下去。﹂

球的經濟環境有關。

文 化, 又 比 較 吝 嗇 和 麻 煩。 她 思 考 這 客 源 的 改 變, 應 該 和 全

﹁阿爸識整魚翅,很複雜的。要浸魚翅,再加瘦肉、冬菇等其

阿爸幫手做廚房,所以會懂得煮些別人不會的菜。

小 時 候 , Wendy 家中是由阿嫲來煮飯的,她都不用動手。但間 中 阿 嫲 會 教 她 煮 ,例 如 教 她 煎 紅 衫 魚 。阿 婆 、阿 公 是 開 茶 居 的 ,

食/童年

﹁ 現 在 歐 洲 經 濟 不 好 ,歐 盟 的 希 臘 、意 大 利 、葡 萄 牙 、西 班 牙

他材料。哈哈,其實我不懂的,但他煮得很好吃。﹂

說, 以 前 性 工 作 者 這 一 行 較 易 賺 錢, 會 較 多 闊 綽 的 外 Wendy 國 人 和 日 本 人 光 顧。 但 現 在 則 多 為 本 地 人 和 內 地 人, 不 太 有

這 些 經 濟 都 不 好 ,就 少 了 外 國 人 光 顧 。以 前 多﹃ 鬼 佬 ﹄來 工 幹 , 有 些 還 會 帶 我 去 貴 價 酒 樓, 請 我 飲 紅 酒、 食 套 餐, 但 現 在 就 沒有了。﹂

14


平 日, 因 為 都 是 在 快 餐 店 解 決 早、 午 兩 餐, 所 以

食/自己

要晚上自己煮食。

食/男性密友 ﹁有個客人,又不算是情人,一半一半吧。我們幾夾,他很願

Wendy 與 一 些 客 人 成 為 朋 友, 曾經有一個客人偶爾招呼她到家 中吃飯,並且為她煲湯。未看到 Wendy 的故事之前,你能想像性 工作者與客人之間可以這樣對等 嗎?

你覺得 Wendy 享受她的生活嗎? 為甚麼?

Wendy 在這個號稱「最自由經濟 體」的城市中,能否獲得自由?

只需 Wendy

周末,和朋友或家人聚餐,會去酒家或小菜館,那裏有我喜歡

也會奢侈一下,煎煎牛扒或魚,配烚薯仔、紅蘿蔔來吃。如果

煮蝦子麵,加些菜和瑤柱;或者滾蕃茄湯。但每隔十多天,我

﹁平時晚上較少食肉和飯,因為快餐店也有肉食。所以多數會

意幫人的,但已過世了。以前,他會請我去他家,煮飯我吃。 我又會教他煮,例如煲章魚、白果、豬骨湯,或者蓮藕湯、蘿 蔔湯、清補涼、蒸咸魚等。我有一段時間去了澳洲工作,那時 有個澳洲佬也會載我去他家,煮飯我吃的。嘻嘻。﹂

【深思細嚼】

吃的海鮮和蟹。﹂

法煮較為複雜的菜式。如果可以的話,她希望廚房可以有個電

因為套房的環境狹少,連切東西的空間也沒有,所以她根本沒

磁爐,因為較現在用的石油氣乾淨;此外,她也想有焗爐和電 飯煲。

有 時 候 Wendy 惦 記 起 兒 時 阿 嫲 教 她 做 菜 的 情 景 和 那 些 味 道, 她也不管得地方淺窄,逕自在那一百多呎有獨立門口的套房裡

燒熱油鑊,爆香薑片,煎起紅衫魚來。

15

笑 說 自 己 懶, 所 以 樂 得 有 人 煮 給 她 吃。 有 人 願 意 這 樣 Wendy 付出,當然開心。但是,她倒沒有煮過給別人吃。

她們的廚房


材料 : 南瓜

一斤

蒜頭

兩瓣

四季豆 六両

少許

素蠔油 一湯匙

16


她們的廚房

南 瓜 四 季 豆 食譜

做法 : 1. 南瓜去皮去籽,切塊。四季豆摘去頭尾, 並撕除兩側的筋絲,切段。蒜頭拍開。

2. 鍋中下油,下蒜頭爆香,再下四季豆抄香。 3. 加入南瓜再抄,加素蠔油及少許水炆煮一 會至喜愛的南瓜軟度,最後可加鹽調味。

17


不一定/也可以獨嚐 撰文:馬齊

阿柔喜歡煮朱古力。她對煮出一杯好的朱古力那些細節和用料,都有 自已一套的執著。用甚麼樣的可可粉?哪一種配料?如何配搭?這些 都是煮一杯細膩香滑的朱古力需要考究的事情。每當喝到一杯美味的

出如此美味的口感。比如多加兩顆八角,又或是豆蔻、肉桂……甚麼

朱古力時,她便想找出除了可可粉外,到底還用了甚麼香料,才調製

甚麼。 的

喜歡探索不同的食店和不同的美食,那個時候

阿柔對於沖泡出一杯美味的朱古力的熱衷和執著,是由她和男友 戀情開始。她和男友

B

味的朱古力,即使有朝一日再也尋不回那味道,自己還可以為男友

阿柔和男友

的關係說起。

的關係有點複雜,簡單來說的話,便是一場七角戀。這

嚐到阿柔的濃情朱古力。

煮出來。只是這個事情的緣由,男友怕是不知情,日後也未必有機會

B

呢﹂的心情。經此一遭後,阿柔便暗暗希望自己可以學會煮出如此美

廚師,還是繼續去光顧,每次總懷著﹁說不定這次能喝回以前的味道

一下,果然沒猜錯。可是,這兩個癡情的朱古力迷,雖然明知已換了

古力的味道不一樣了,他們的直覺就判斷是換了廚師,去跟店東確認

他們都很喜歡某餐廳調泡的朱古力,一個月也會去一兩次。後來那朱

B

場複雜關係的開始,得從阿柔與男友

A

B

18


她們的廚房

三角戀並沒有 甚 麼 不 對 是 個 有 婦 之 夫 。二 人 在 關 係 開 始 前 已 認 識 頗 久 ,

有任何期望。盼對方離婚然後娶她

那並不是她所期待的。 — — —

阿柔知道他們並不會走進婚姻關係,亦從來沒有這個打算。對

男友 阿 柔 亦 知 道 他 已 經 有 家 室, 只 是 後 來 不 知 不 覺 間﹁ 撻 於男友

的婚姻關係,有時候阿柔甚至會當起聆聽者的角色,

著 了 ﹂, 便 自 自 然 然 在 一 起。 這 段 感 情 開 展 時 並 沒 有 太 多 遲 疑, 阿 柔 不 特 別 會 理 解 這 樣 的 關 係 是 一 種 罪。

有時侯會特別示好,為她煮飯,去逗她開心,阿柔亦會

都會樂於接受人家為她努力的心意。

為對方做了某些好事之後,掉過頭來要求你付出回報的話,她

接受這份好意,因為這是男友花了心思、努力過的。只要不是

男友

細聽男友婚姻關係裡的煩惱,給予一些建議。

A

A

她 認 為 一 段 關 係 的 開 展, 便 僅 僅 是 關 係 的 開 展, 沒 有 其實亦已經不

A

甚 麼 第 三 者 便 是 不 對 的 想 法。 而 男 友 是第一次有這樣的關係。

A

在 作 為﹁ 第 三 者 ﹂ 的 關 係 裡 面, 阿 柔 從 不 會 對 男 友

19

A


自 己 有 要 求 的 人, 她 知 道 不 可 以 隨 便 拿 嫉 妒 的 情 緒 綁 架 對

從反饋中學習 對 於 別 人 的 付 出 ,阿 柔 以 前 還 未 懂 得 該 給 予 正 面 的 反 饋 ,

方 ,所 以 很 多 時 候 她 都 會 和 男 友

傾 訴 ,克 制 自 己 的 情 緒 ,

在 一 段 一 段 的 關 係 裡 面 ,她 慢 慢 才 學 會 ,才 明 白 以 前 一 些

也 因 此 不 可 能 作 出 男 友 要 陪 她 而 不 陪 老 婆 的 要 求。 在 這 樣

相 處 十 分 的 自 然, 就 如 認 識 了 很

的 狀 態 下, 阿 柔 和 男 友

亦 同 樣 是 這 類 的 人 ,所 以 逐 漸 地 ,他 們 便 從 反 饋

在 這 段 與 有 婦 之 夫 的 關 係 中 ,阿 柔 亦 有 過 不 開 心 的 時 候 , 因 為 人 總 難 免 有 嫉 妒 之 情。 而 嫉 妒 是 最 難 處 理 的 情 緒。 阿 柔 清 楚 知 道 自 己 偶 有 這 樣 的 情 緒 ,也 不 會 特 別 掩 飾 它 。 當 然 ,這 也 並 不 代 表 為 了 要 處 理 自 己 的 嫉 妒 ,便 要 令 對 方 付 出 失 去 自 由 的 代 價 。阿 柔 覺 得 嫉 妒 和 給 予 對 方 自 由 是 可 以 並 存 的 。但 同 時 ,嫉 妒 亦 確 實 很 難 處 理 ,加 上 阿 柔 是 對

久一般。

正 面 的 讚 賞, 亦 是 給 對 方 的 鼓 勵 ; 送 上 每 一 個 稱 讚 和 鼓

A

只 是﹁ 在 心 中 ﹂的 好 意 ,說 出 來 會 令 對 方 開 心 一 點 ; 一 些

勵, 會 讓 他 更 知 道 你 喜 歡 些 甚 麼, 更 懂 得 怎 麼 樣 讓 你 開 心。

都 是 比 較 負 面 的 人 ,喜 不 喜 歡 甚 麼 未 必

這 樣 的 關 係 模 式 是 他 們 在 一 起 之 後 才 慢 慢 建 立 、學 習 起 來 的 。阿 柔 和 男 友

而男友

默 默 記 於 心 。漸 漸 地 ,她 從 別 人 的 反 饋 中 學 習 待 人 接 物 。

意 別 人 的 反 應 ,她 對 別 人 的 反 應 都 很 敏 感 ,好 的 不 好 的 ,

改。 阿 柔 從 小 學 會 鑑 辨 臉 色, 做 了 一 件 事 情 後, 會 很 留

喜 歡 說 出 來。 但 是 這 樣 在 關 係 裡 面 是 不 可 行 的, 所 以 要

A

中建立起溝通無間的親密關係。

A

A

20


,兩段關係

阿 柔 一 開 始 以 為 這 樣 的 關 係 ,大 概 會 是 一 輩 子 。這 是 一 段 認 真 的 關 係。 只 是 後 來, 阿 柔 遇 見 了 男 友

在一起之後,

其實有一個在一起很

知悉阿柔和男友

便 成 了 一 場 複 雜 的 七 角 戀。 男 友 久 的 女 朋 友 ,這 個 女 友 其實也是有個

。在 那 個 階 段 ,有 婦 之 夫 的 男 友 那 邊 的 四 角 關 係 ,便 成 了 複

A

B

便 和 她 的 一 個 同 事 在 一 起 了 。而 那 個 男 生 在一起很久的女朋友 和 阿 柔 的 三 角 戀 ,加 上 男 友 雜的七角戀。

B

談 過 很 多 次, 吵 過 很 多 次 架, 亦 處 理 過 很 多 情

不 能 接 受 阿 柔 心 中 多 了 另 一 個 人 。阿 柔 因 這 個 問 題

緒 。男 友

和男友

男友

B B D

C

E

和 阿 柔 都 是 有 黑 暗 面 的 人 ,加 上 男 友 情 緒 容 易

雖然在自己的婚姻之外戀上了第三者,

會 嫉 妒 ,他 會 反 反 覆 覆 有 很 多 情 緒 ,到 最 後 他 真 的

大起大落,因此兩人經常都為了這個事情大吵。 男友 接受不了。 不 似 阿 柔 ,男 友

A

卻不能接受這個第三者也有了第三者。

,因此便選擇繼續和男友

在一起。

21

最後,阿柔作了取捨。 她真的很喜歡男友

B

A

世 上 真 的 有 些 東 西 叫 作﹁ 喜 歡 多 一 些 和 沒 那 麼 喜 歡 的 ﹂。

B

A A

A

在 這 場 拉 鋸 中 ,阿 柔 衡 量 過 很 多 事 情 ,然 後 她 發 現 ,原 來

她們的廚房


,反而不是那麼的

在表達上比較隱晦壓抑,在這段多角關

的開展,對比起和男友

浮浮沉沉的愛戀 阿柔和男友 順暢自然。男友

A

和男友

在這場關係中都退縮了,她從沒

B

是個習 B

來說其實

之間有著深厚的感情,他們在一起已經

,他們的關係總是起起伏伏。

和前女友

說要分手時,那對男友

B

男友

很久了。所以當女友

後,阿柔和男友

的關係便開始有些改變,雖然男友 B

是十分痛苦的事情,就如要和親人分離一般。自他們分手

C

成一些奇怪的態度。也因爲這個緣故,縱使阿柔很喜歡男

時,他通常都會選擇不說出來,抑制住情緒,不久便扭曲

盾,那變成一個很複雜的壓抑過程。當遇上不愉快的事情

得那是不對的,同時又對這種情緒存在的本身感到十分矛

慣 批 判 自 己 的 人, 他 會 特 別 想 藏 起 某 些 情 緒, 因 為 他 覺

抑,對建立更深入的關係會有幫助,然而,男友

能說出自己現在的狀態和所想的事情,不加批判,不加壓

它,找出它的原因,必須走過和情緒溝通的過程。彼此如

阿柔認為情緒是藏不起來的,嘗試直面它,了解它,拆解

有過一句怨言。

顧,就算男友

﹁小三﹂還是進入了複雜的七角關係,都是那麼的義無反

係裡有過許多猶豫。反觀阿柔,即使是成為了別人口中的

B

B A C

B B

B

22


覺得這是由於和女友

號。

分手的緣故,純粹因為和阿柔不合

阿柔也不清楚,她只感到 — — —

離開後開始發酵,然後他們便回不

;或許是因為不合

阿柔和男友 家裡,他的前女友一直在搬走與未搬走之間,

B

未有緣分到訪男友 為他煮食。

家,亦不像和男友

的關係那樣,會

A

也 許 他 們 一 起 遍 尋 香 港 美 食 的 時 光, 成 了 阿 柔 的 美 好 回

B

阿柔覺得在這種曖昧期上他們的家實在太奇怪,所以一直

到過男友

能一起煮食的時間很少,因為阿柔其實沒有

去 以 前 那 般, 每 天 感 覺 像 捱 過 去 似 的, 然 後 就 畫 上 了 句

一切改變都是在女友

為女友

而已。又或許……是因為一直累積下來的傷害;或許是因

C C

C B

憶, 而 那 杯 滿 載 濃 情 和 執 念 的 朱 古 力, 就 只 有 阿 柔 來 獨

23

嚐。

她們的廚房

【深思細嚼】

社會上普遍認為第三者便是伴侶之間的破壞者,阿柔的故事會令你對第三者改觀 嗎?你在阿柔的故事中看到甚麼呢?

「男友 A 雖然在自己的婚姻之外戀上了第三者,卻不能接受這個第三者也有了第三 者。」你能認同 A 的想法嗎?為甚麼?


材料 :

餃子皮

香蕉

椰子油

椰絲

(香蕉與餃子皮的分量比例大約是 1:6) 冧酒提子(如果沒有時間預先用冧酒浸提子 乾,可以改用蔗糖)

24


她們的廚房

香 蕉 餃 子 食譜

做法 : 把一根香蕉切成六段, 以一段香蕉加上冧

酒提子、 椰絲作為餡料, 用餃子皮包成一 般餃子的形狀( 輕輕點少許水, 可以令邊

緣更易黏合 ), 然後用椰子油煎至金黃焦 香, 上碟時隨意淋上糖漿或撒芝麻/ 松子 加添口味。

25


慧婆婆的無飯廚房 慧婆婆看起來一點兒也不像八十六歲。 她壯健,行動俐落;聲音雖因年紀和煙齡所以有點沙啞, 但仍聽得出她是開心﹁老笑女﹂,一路談笑風生,兼且思 想敏銳出格。這跟她媽媽是菲律賓人有關嗎? 爸爸當年在 菲國做生意,與媽媽締結了異地情緣,於是讓慧婆婆多了 另一類文化和性情的基因,跟我們想像中的獨居老人對不 上號? 慧婆婆現一個人居住在這個一家七口曾經擠在一起的公屋 單位,當兒女婚後相繼遷出,老伴年前仙遊後,房署體諒 她年邁,讓她獨留原居。這單位滿載著慧婆婆的回憶,她 一 邊 比 劃 從 前 兒 女 安 放 床 鋪 的 位 置, 一 邊 說 她 喜 歡 這 居 停。老一輩的香港人都不愛向西的住房,因怕西斜入屋太 熱 ; 也 不 喜 歡 圓 形 的 勵 德 邨, 說 家 具 難 安 放, 慧 婆 婆 卻 說 ︰﹁ 我 喜 歡 西 斜 呀 ,有 陽 光 曬 著 東 西 便 不 會 發 霉 。﹂﹁ 圓 形 的 屋 地 方 更 大 啦 。﹂短 短 幾 句 ,已 顯 示 了 她 的 思 想 出 挑 , 且令人信服,無怪當年丈夫與她即或意見不同,最後都是 跟著她的意思走。當年由西環尾租金才百多元的觀龍樓,

撰文:阿鼠

26


她們的廚房

搬到大坑貴了一倍的勵德邨,便是她拿定的主意。﹁孩子 都在銅鑼灣上學,但那時候個多小時才一班車來回西環與 銅鑼灣。﹂為了孩子,她決意搬家。 她認為孩子是重要的,作為父母拼了也要為他們好。回頭 看,她不單做到了,而且綽綽有餘,即使她目不識丁。 慧婆婆不識字,這是戰爭為她和她那一代人帶來的遺憾。 她從前也是有錢人家的小小姐,長大了點便到城裏的學校

由鄉下來到香港後,更變成要掙扎求存的蜉蝣。如今說起

讀書。可惜開學才一個月,便是連天戰火。她自始失學,

來,她仍是意難平。 日本侵華戰事未爆發之前,她十指不沾陽春水,也從沒往 廚房探頭探腦,對煮食燒菜全無興趣,她說︰﹁那些都是 工人的差事,除了宵夜。﹂那時候,她叔叔在危地馬拉做 生意,留下嬸嬸在家,按月寄錢回來。晚上工人休息了, 每晚的宵夜便由嬸嬸負責。有時候嬸嬸沒有給大家弄點吃 的,她便會扮作生氣的樣子,逗得嬸嬸格格的笑,讓嬸嬸 有點樂子,但慧婆婆卻從沒有走進廚房幫忙。看來,她自 小已﹁非廚中物﹂。

27


會笑的人兒樂觀,幽默的人兒聰明剔透,這雙翅膀 讓她在逆境飛翔。 她 來 港 時 才 十 來 歲, 為 生 計 在 中 環 建 國 酒 樓 賣 點 心, 每 天

多 被 鎖 在 低 端 服 務 行 業, 領 著 微 薄 薪 金 戰 戰 兢 兢 過 日 子,

將 食 物 從 廚 房 推 出 推 入, 直 至 結 婚。 一 般 不 識 字 的 女 性,

她 卻 對 這 些 不 以 為 然。 結 婚 初 期, 丈 夫 讓 她 辭 退 酒 樓 的 工 作, 她 便 膽 子 大 的 在 灣 仔 包 了 一 整 層 樓 當 起 二 房 東, 冒 著 人 家 會 欠 租 及 退 租 的 風 險, 招 來 了 親 戚 當 她 的 租 客, 後 來

元, 她 還 是 接 受 了 雙 倍 租 金 的 挑 戰, 搬 進 現

廉 租 屋 的 申 請 獲 批, 才 搬 到 觀 龍 樓。 及 後, 即 使 先 生 開 的 士日薪只有

址。 慧 婆 婆 當 然 不 是 傻 白 甜, 她 是 真 有 本 事。 除 貴 租 外,

28


她們的廚房

那時她的 每月學費

名﹁ 化 骨 龍 ﹂全 都 在 學 ,能 進 入 東 華 辦 的 義 學 ,

元, 但 有 一 名 女 兒 就 讀 私 校, 每 月 學 費 高 達 百

多 二 百 元。 租 貴 嗎? 慧 婆 婆 沒 有 被 嚇 怕, 也 沒 有 因 學 費 貴 而 不 讓 女 兒 讀 書。 說 起 女 兒 的 學 費, 她 聲 音 扯 高 了 半 度 ︰ ﹁ 當 時 讀 書 是 要 錢 的, 好 貴 哦。 雖 然 阿 女 運 動 叻, 替 學 校 贏 了 很 多 獎, 給 她 減 了 一 半 學 費。﹂ 即 使 有 獎 學 金, 一 家 七 口 的 開 銷, 對 勞 苦 大 眾 來 說, 還 是 高 昂。 許 多 不 識 字 的 女 性, 能 找 到 的 差 事 不 外 乎 洗 衫 煮 飯, 但 外 向 的 她 就 是 好

整 棟 洋 樓 一 層 一 層 的 洗 上 去。 下 午 四 時 許, 工 作 完 了 才 去

人 緣, 她 洗 衣 服 可 以 洗 到 山 頂 的 富 貴 人 家, 還 一 洗 五 戶,

買菜回家做飯。那麼早餐和午飯呢?  窮 家 孩 子 早 懂 事, 看 這 一 家 子。 孩 子 被 安 排 入 讀 下 午 班, 於 是 早 午 飯 都 不 用 她 操 心 。﹁ 阿 哥 很 照 顧 細 的 ,也 很 慳 家 。 早 上 給 弟 妹 準 備 早 餐, 然 後 讓 他 們 吃 好 午 飯 才 上 學。﹂ 當 時 她 下 班 後 回 家 燒 的 菜 式, 都 是 炒 青 菜 和 蒸 水 蛋 之 類, 簡 單 但 營 養 均 衡, 唯 逢 時 過 節 便 不 一 樣, 她 一 定 要 一 家 子 吃 好 的。 慧 婆 婆 自 豪 的 說 ︰﹁ 我 不 用 擔 心 荷 包 出 血 哦, 洗 衫

她 工 作 細 心, 並 將 低 技 能 工 作 變 成 了 活 技 術, 知 道 洗 熨 不

那 兒 的 老 細 不 是 給 我 雙 糧 便 是 不 錯 的 年 終 利 是。﹂ 原 因?

同 衣 服 的 不 同 細 節, 如 同 一 件 制 服, 平 時 上 班 衣 袖 可 以 有 骨 ,開 會 見 上 頭 便 要 平 平 滑 滑 。當 一 般 人 的 工 薪 不 過 數 百 , 她人工總和竟近二千,丈夫那份變成了﹁幫補﹂。

29

五 五


雖 說 她 常 時 燒 的 都 是 簡 單 菜 式, 但 慧 婆 婆 少 時 從 未

哦。﹂慧婆婆總是沒好氣的一語道破︰﹁你是掛念我的蒸水

兒 子 一 定 說 好, 還 久 不 久 便 打 電 話 來 哄 她 ︰﹁ 我 很 想 念 您

她笑說︰﹁都是無師自通。﹂那麼她燒的菜好吃嗎?她的孫

了傳統女性角色,慧婆婆卻能在有限的空間內選擇怎樣去過自

就 是這 樣 一位 看 得 透徹 的 人,總 知道 自 己要 的 是 甚麼。擺 脫不

的。 連 鑊 都 沒 有, 孫 兒 子 盼 著 吃 蒸 水 蛋 的 願 望 只 有 泡 湯 了。 她

家 用。 她 甚 至 將 家 中 的 生 銹 鑊 丟 掉, 繼 而 阻 止 孫 兒 子 給 她 買 新

進過廚學做菜。

蛋吧?﹂從這小片段可見,她還真有一手,她更自信得走進

己的日子。

雖然老人家沒要。

去 年﹁ 左 麟 右 李 ﹂的 明 星 老 闆 便 給 她 送 上 自 己 演 唱 會 的 入 場 券 ,

上 下 下 都 跟 她 熟 絡, 會 經 常 送 她 點 小 禮 物 或 給 她 預 留 點 甚 麼。

兩 家 師 傅 好 手 勢。 這 位 開 心 婆 婆 由 於 是 常 客, 所 以 這 些 店 的 上

麟 右 李 ﹂ 和 西 灣 河 的 太 興 燒 味,﹁ 貨 比 ﹂ 全 港 九 後, 她 認 定 這

現 時, 勵 德 邨 的 茶 餐 廳 是 她 的 主 飯 堂, 副 飯 堂 有 銅 鑼 灣 的﹁ 左

污去毒的清補涼。

她 走 進 廚 房 的, 只 有 那 些 能 好 好 照 顧 自 己 的 湯 水, 特 別 是 能 排

如 今, 子 女 都 已 成 長, 她 責 任 已 完。 老 伴 年 前 走 了, 目 前 能 讓

了華人探長的府第當﹁廚娘﹂,厲害吧!由於她的菜燒得真 棒,當她問華人探長可否給她剛畢業的兒子找差事時,探長 不但一口答應,過了幾天還派車來接她兒子先去理髮,再到 警局上工。只是那份差事很快便將她的兒子嚇壞,原來他負 責坐堂收黑錢,每天過他手的都夠買好幾層樓。話說回來, 菜燒得好不表示她愛在廚房呆。 話說有年探長夫人要求她燒年夜飯,她自創了一道新菜洋蔥 炆鴨,要先把大大個的洋蔥炸了一遍才跟鴨一起炆。那道菜 獲得夫人激賞,但她卻沒有為這些讚美而心花開了︰﹁當時 我聽著便怕,她要我再煮一遍怎麼辦?﹂另外,當慧婆婆識 破孫兒子的口中的掛念原來只是嘴饞的託詞,她直接了當的 給孫兒回嗆︰﹁我現在都那麼老了,你還要我煮嗎?不如你 來煮吧。﹂她一個人住,現在已經很少下廚,即使兒女定期

她有生果金,也有女兒每月給的六千元 — — —

來訪,以及上回孫女兒來跟她小住都是餐餐在外頭攪掂,反 正她已不再缺錢

30


其 實 慧 婆 婆 的「 無 飯 廚 房 」 如 其 他 事 情 一 樣, 自 有

她沒給孫兒子蒸水蛋,是知道自己一把年紀。長者不再眼明 手快,廚房就是一個易出意外的地方,想想婆婆端著蒸水蛋 一 大 鑊 的 熱 水 …… 她 是 一 個 有 危 機 意 識 的 人, 當 很 多 長 者 拒絕平安鐘,她不離身的帶著。慧婆婆自小遠灶頭,除了自 覺與廚房﹁緣分﹂有限外,亦可能因為她好玩愛笑。自己煮 自己吃沉悶孤單,倒不如到外頭去,見見稔熟的食肆老闆和

誰都可以負擔和應付,財政充裕和身體安康是她的福分。為

伙記,還可沿路跟街坊打牙骹。然而,天天在外頭開餐不是

家人勞碌一生,如今夕陽斜照,她好像回到小時候無憂的日 子,享受著不用下廚,一個人自由自在的時光。

31

她通透的道理。

她們的廚房

【深思細嚼】

慧婆婆當年為了方便子女上學,毅然從租 金較便宜的西環觀龍樓搬到貴一倍的勵德 邨,你會覺得她像現時的怪獸家長嗎?

很多人都認為從前的女子對家庭經濟貢獻 不大,你對此有甚麼看法?

你家中也有長者嗎?你的婆婆/嫲嫲也像 慧婆婆那樣能豁達開懷的做自己嗎?為甚 麼?


材料 :

眉豆、栗子各約半斤

蜜棗三粒;蓮子、百合、淮山隨量

32


她們的廚房

全 素 養 生 湯 食譜

做法 : 栗子去皮, 洗淨其他材料。 眉豆、 百合浸 泡約 15 分鐘;蓮子、淮山浸泡約 30 分鐘。

把所有材料一同放進湯鍋, 隨量加水( 約

2 至 4 人分量),煲個多小時便成為美味滋 補的湯水。

33


辣椒的力量

撰文:應天

姐 ﹂ 吧。 來 香 港 工 作 之 前, 泰 姐 姐 在 家 鄉 長 大, 那 是 泰 國

她 是 一 位 泰 傭, 說 得 一 口 流 利 廣 東 話, 姑 且 稱 她 為﹁ 泰 姐

東 部 鄰 近 柬 埔 寨 的 一 個 鄉 村 地 方, 雖 然 距 離 曼 谷 只 需 一 晚

車 程, 兩 地 文 化 卻 大 不 相 同, 相 對 大 城 市, 她 的 家 鄉 較 寧

靜 純 樸。 當 上 工 人 姐 姐, 煮 食 固 然 是 工 作 的 一 大 部 分, 而

提到煮食,她侃侃而談,彷彿是與生俱來的本能一樣。

﹁ 在 家 鄉, 到 了 十 歲 左 右 如 果 還 未 懂 得 煮 食, 人 家 會 視 你

為 蠢 材 。女 人 要 懂 煮 食 ,這 是 最 重 要 的 。﹂父 母 要 下 田 耕 種 ,

家 中 想 當 然 沒 有 工 人, 煮 食 重 任 便 交 了 給 當 時 只 得 九 歲 的

她 ,這 也 是 她 每 天 放 學 後 要 負 責 的 家 務 之 一 。其 實 在 此 前 ,

她 已 經 要 隨 父 母 進 廚 房 幫 忙, 洗 菜 啦、 切 菜 啦、 傳 遞 廚 具

啦 。每 天 都 要 近 距 離 觀 察 父 母 煮 食 ,漸 漸 地 ,自 然 而 然 地 ,

她 便 記 得 步 驟、 懂 得 竅 門 了。 有 時 兄 弟 姊 妹 若 有 空, 也 需

要 進 廚 房 幫 忙, 大 家 一 同 煮, 總 之 就 是 讓 父 母 工 作 完 畢 回

來 後, 便 可 以 立 刻 一 同 吃 飯。 當 時 她 只 會 煮 一 些 最 簡 單 的

菜 式 如 煎 蛋 、烚 蛋 、灼 菜 等 ,複 雜 的 還 未 懂 ,但 她 肯 去 學 ,

當 有 時 要 到 寺 廟 裡 幫 忙 煮 大 餐 時, 雖 然 她 與 其 他 小 孩 子 一

若 知 道 朋 友 懂 煮 某 道 菜, 她 也 會 有 競 爭 的 心, 很 想 學 懂。

34


她們的廚房

樣只是洗碗、洗菜、執拾,但卻是從那些四五十歲的

會 故 意 稱 自 己 不 懂 廚 藝, 例 如 不 會 做 咖 喱, 以 避 開 工 作,

式, 如 何 切 菜、 切 肉, 煮 食 的 步 驟 也 要 跟 足。﹂ 有 些 外 傭

淩晨三點要陪她外出晨運;

睡 覺 時 也 得 穿 著 整 齊 ,以 備 隨 時 聽 僱 主 吩 咐 ,

就算天氣如何悶熱,也不准開風扇;

整天都要抹東西,不讓泰姐姐停下來;

忍受的事情真可謂多不勝數,略為列舉如下:

七 十 八 歲、 未 婚 的 老 婆 婆, 性 格 很 固 執、 刻 薄, 讓 她 苦 於

時 甚 至 會 發 生 不 如 意 事 件 而 見 報。 她 的 第 二 任 僱 主 是 一 位

主 與 外 傭 合 得 來 的 情 況 並 非 必 然, 矛 盾 衝 突 時 常 發 生, 有

身 為 外 來 勞 工, 不 得 不 將 焦 點 放 在 她 與 僱 主 的 相 處 上。 僱

難以清洗,但當學懂了,她甚至會將煮法分享給朋友。

海 參 等 對 她 來 說 很 有 新 鮮 感, 雖 然 有 的 如 豬 腸 這 些 內 臟 類

樣 的 食 材 ,讓 她 眼 界 大 開 。有 些 食 材 如 海 鮮 、鮑 魚 、花 膠 、

的 她 也 開 放 地 接 受, 不 會 過 多 要 求。 而 且 面 對 香 港 各 式 各

由, 現 在 僱 主 吃 甚 麼, 做 傭 人 的, 也 要 吃 甚 麼, 口 味 偏 濃

僱 主 的 示 範, 也 會 留 心 僱 主 的 口 味 予 以 遷 就。 從 前 吃 得 自

但 泰 姐 姐 會 老 實 說 自 己 不 懂, 但 願 意 去 學。 她 盡 責 地 遵 守

長輩﹁大廚﹂中學習到更多煮食方法的難得機會。 童年時自由自在地煮食,沒甚麼規則要遵守,也不覺 辛勞,然後,她來到香港成為了外傭,變成了工人姐 姐。服侍的對象由家人變為僱主,煮食的性質也轉為 工作維生,所煮的就要迎合僱主的喜好與口味,再加 上要適應由泰國至香港種種文化與習慣上的變化,從 前所學的一切可能因此要推倒重來。但似乎,她並沒 有以之為苦,反而積極投入這個新角色、新環境。 來到香港後,泰姐姐先到中介所學習廣東話、煮食和 打掃,當時所學到的菜式中,最讓她印象深刻也很喜 歡的原來是我們常吃的鹹魚蒸肉餅。﹁覺得很特別, 因 為 從 前 未 吃 過。 後 來 回 鄉 時 煮 給 父 母 吃, 他 們 也 覺得好吃。﹂煲湯對她來說也很特別,在泰國通常只 有冬蔭公湯,沒有中式的滾湯,有趣的是,有時僱主 不吃的湯料,她都會取來吃,不想浪費食物。不過, 在中介所學習的時間只有短短一個月,其實不算十分 足夠,那怎辦好?不用怕,她有向別人請教,受僱後 也樂意跟僱主學習中國菜。﹁在泰國煮食要用很多材 料,在香港則比較簡單,但一定要記住僱主所教的菜

除了放假的日子,平日不能出外;

35


不能講電話,私人物品也需要給僱主過目; 可 能 僱 主 是 老 人 家 的 關 係, 所 吃 的 飯 餐 很 少 餸 菜, 而 泰 姐 姐 也 經 常 因 此 吃 不 飽, 需 要 從 外 面 偷 偷 帶 食 物 回 去 藏 在 自 己 的 行 李 箱 內, 得 空 便 拿 出 來 吃 。其 中 最 重 要 的 食 物 是 辣 椒 , 因 為 她 很 喜 歡 吃, 就 像 是 她 的 能 量 食 物 般, 不吃會全身無力。 全 靠 辣 椒 ,也 憑 着 她 的 堅 忍 ,終 於 熬 到 兩 年 的 約 滿 日 子 , 她選擇不再續約。 下 一 任 僱 主 的 家 庭 本 來 便 慣 於 聘 請 泰 傭, 因 為 來 自 菲 律 賓 或 印 尼 的 姐 姐 都 不 會 廣 東 話。 苦 盡 甘 來, 泰 姐 姐 與 這 位 僱 主 的 賓 主 關 係 至 今 已 有 十 年, 可 算 是 維 持 得 很 長 的 了, 可 以 反 映 出 她 們 實 在 很 合 得 來。 在 這 個 家 庭 中, 本 來 可 以 打 破 外 傭 要 在 廚 房 獨 個 兒 吃 飯 的﹁ 慣 例 ﹂, 可 是 她 卻 沒 有 這 樣 做 。在 飯 桌 上 賓 主 共 餐 不 好 嗎 ?﹁ 有 壓 力 , 所 以 不 想。﹂ 她 認 為 自 己 吃 反 而 很 輕 鬆 自 在。 然 而, 她 至 少 可 在 煮 食 上 發 揮 既 有 的 本 領, 不 時 煮 些 家 鄉 菜 給 僱 主 吃, 當 然 也 要 配 合 僱 主 口 味, 譬 如 不 加 辣。 僱 主 一 家 都很喜歡吃,也吃得開開心心。 看 看 今 天 的 她, 透 過 煮 食, 不 但 工 作 做 得 妥 當, 而 且 更 能 因 此 擴 闊 社 交 生 活, 和 其 他 外 傭 互 相 支 援。 在 不 用 工

36


她們的廚房

起 煮 出 同 聲 同 氣 的 酸 辣 鹹 香 泰 菜, 一 同 炮 製 及 享 用 家 鄉

作 的 日 子, 她 會 在 工 會 的 廚 房 中, 與 同 鄉 的 姐 姐 妹 妹 一

滋 味。 現 時 香 港 有 四 個 泰 國 傭 工 的 工 會, 她 們 的 工 會 於 年 成 立 ,是 職 工 盟 的 屬 會 ,擁 有 約 一 百 五 十 位 會 員 。 2010 ﹁ 煮 食 的 用 具 都 是 由 工 會 的 朋 友 捐 出 來 的。 如 果 他 們 的 僱 主 不 要 了, 或 要 搬 家, 就 會 拿 些 廚 具 來 工 會。 平 時 會 址 會 給 朋 友 住, 租 金、 水、 電、 煤、 寬 頻 等 費 用 由 我 們 百 多 位 會 員 輪 流 支 付。 另 外, 我 們 也 會 替 泰 國 領 事 館 開

每 逢 星 期 日, 她 與 一 班 同 鄉 都 會 在 工 會 聚 會, 一 起 守 望

班 ,負 責 教 導 來 港 的 泰 國 傭 工 ,以 賺 取 一 點 微 薄 收 入 。﹂

相助、同吃同歡。 她 放 假 回 鄉, 若 要 到 寺 廟 裡 幫 忙, 再 不 是 小 時 候 那 樣 幫 頭 幫 尾, 而 是 有 機 會 大 顯 身 手。 家 人 朋 友 會 好 奇 地 想 嘗 試 香 港 菜, 她 樂 於 煮 給 他 們 吃。 有 趣 的 是, 他 們 吃 後 的

37

反 應 卻 是 :﹁ 怎 麼 味 道 那 麼 淡 的 ? ﹂泰 姐 姐 會 笑 着 回 應 : ﹁香港菜就是如此呀!﹂

【深思細嚼】

試想,假如你是一個家務傭工,僱主要你隨傳隨到、 不准你講電話/用手機、不給你吃飽、命令你不停地 工作,你會怎樣做呢?

在未看到這篇有關外傭生活的故事之前,你對外傭有 甚麼印象?這篇故事會令你對外傭有所改觀嗎?為甚 麼?


材料 : 辣椒

茄子

青木瓜

蔗糖

鹹橄欖 蕃茄

檸檬

38


她們的廚房

木 瓜 沙 律 食譜

做法 : 首先把辣椒放進陶盅裡, 將之擂爛, 過程 中加入鹹橄欖、青木瓜(切絲)、番茄(切

粒)、茄子(切幼條)拌勻,最後加檸檬汁、 蔗糖調味即可。

39


。 Hello Kitty

吉蒂貓私房菜 喜歡卡通貓 Kitty

撰文:郭家齊

﹂這 名 字 代 筆 寫 信 。想 不 到 ,漸 漸 便 弄 假 成 真 , Kitty ﹂作英文名。 Kitty

不 過 她 的 名 字 叫 Kitty 卻 是 另 一 個 故 事。 她 成 長 在 流 行 交 筆友的年代,一位好友因擔心自己文筆不夠好,所以拜託 她 用﹁ 用了﹁

容讓這樣的調皮事發生,主角應是個好玩的人吧?眼前的 眼 神 清 澈 ,掛 著 一 個 大 大 的 笑 容 ,說 話 的 聲 音 温 柔 、 Kitty 認真,卻帶著一種貪玩的童趣。她大方展示自己的社交媒 體,上面有她替朋友慶祝生日的一輯相片。

那 一 次 , Kitty 準 備 了 一 個 驚 喜 生 日 派 對, 認 真 的 印 製邀請咭,邀約朋友到她家慶祝。

兩張小桌子拼起來,鋪上桌布,點起了 — — —

當晚朋友到達時,她才揭曉自己精心炮製了一頓西餐,更把家 裏佈置成餐廳模樣

洋燭;還自製了中、英文對照的餐牌,介紹各個菜式:前菜、

南瓜湯、沙律、主菜有意大利香草挪威三文魚扒配辣汁焗蝦, 還有藍莓芝士蛋糕作甜品。

﹁那次私房菜是一次大工程,可一不可再。吃完後,那晚我睡

死 了 , 隔 天 肌 肉 還 酸 痛 得 很 。 ﹂ Kitty 說 起 艱 苦, 語 調 卻 讓 人 十分感受到她當時的滿足和現在的懷緬。

40


她們的廚房

患 有 成 骨 不 全, 即 俗 稱 的﹁ 玻 璃 骨 ﹂。 成 因 是 身 體 Kitty 的造骨功能細胞失常,所以身高一米多的她,很容易會受 傷和骨裂。平時在家走動時,需要使用手杖,外出時則需 使用輪椅。那次晚餐因牽涉多道菜式,她便要分開很多次 煮。製作芝士蛋糕更是第一次嘗試,失敗了幾次,又要再 出去補買材料。原來忌廉和蛋白,不可以在太熱的室温下 處理,從冰箱拿出來遇到熱空氣會冷凝成為水分,一旦產 生 水 分 , 就 難 以 打 發 出 穩 定 的 忌 廉 泡 。 最 後 Kitty 開動睡 房的冷氣機,一手拿手杖,一手拿著食材走進睡房去,才 成功打發出鮮忌廉。 她 住 的 公 屋 單 位, 廚 房 經 特 別 改 裝, 煮 食 台 因 應 她 的 高 度 而 改 低 了 四 吋, 方 便 她 站 著 煮 食。 但 隨 著 年 月 增 長, 再 難 長 時 間 站 立 ,若 坐 在 輪 椅 上 煮 食 台 又 變 得 太 高 , Kitty

也很難靠近。於是,她在廚房放一張椅子,站著煮一段時間,

坐著休息一下又再煮。她說那次煮的和食的,都非常盡興,自

此之後亦學會了要因應自己的能力來煮,不會再一次過煮那麼 多道菜。

可 算 是 個 開 心 果, 經 常 為 好 友 炮 製 美 食。 例 如 去 殘 障 女 Kitty 性互助組織開會時,會製作曲奇、糕點和大家分享;與朋友聚

會時又會煮幾味哄人;與家人吃飯時,則會煮平實的家常菜。

謙 稱 自 己 只 是 喜 歡 煮, 但 不 能 保 持 水 準, 她 笑 說 有 一 個 Kitty 朋友總能幸運地吃到她成功的菜式,另一個則總會不幸地吃到

她 失 敗 的 菜 式 。而 這 次 , Kitty 為 我 們 煮 一 道 她 信 心 滿 滿 的﹁ 洋 蔥素肉焗大啡菇﹂,因為她煮過好幾次也相當成功。

41


次 焗 菇, 她 每 次 也 會 轉 換 一 下 配 料。 她 提 醒, 大 磨 菇

平 時 Kitty 會 在 網 上 的 群 組 取 經 ,偶 爾 也 會 購 買 食 譜 , 即 使 是 同 一 個 菜, 每 次 她 總 堅 持 要 有 新 元 素。 就 像 這

煮食的人是她的祖母。 Kitty

廚。 大 概 到 了 十 歲 的 時 候, 嫲 嫲 開 始 教 她 一 些 簡 單 的

不 需 用 水 清 洗, 因 為 這 種 菌 類 會 很 易 碎, 只 需 用 沾 濕

第一個教

廚 藝, 例 如 切 食 材 和 如 何 調 味 等 等。 她 身 材 矮 小, 廚

了的廚房紙抹抹就好。

小 時 候 家 裡 由 嫲 嫲 負 責 煮 食, 她 自 小 喜 歡 看 著 嫲 嫲 下

房 的 工 作 台 太 高, 嫲 嫲 會 把 洗 好 的 材 料 拿 到 客 廳 的 飯

去 坐 有 低 地 台 的 巴 士, 如 有 需 要 再 轉 乘 鐵 路。 談 到 有

要 買 齊 這 麼 多 種 材 料 , Kitty 說要去其他地區的大型超 級 巿 場 才 行 。所 以 她 會 在 非 繁 忙 時 間 ,使 用 輪 椅 外 出 ,

枱 上, 讓 她 坐 在 那 裡 慢 慢 切, 而 落 鑊 的 重 任 則 由 嫲 嫲 擔 當。 孩 童 樂 得 可 以 玩 真 實 版 的﹁ 煮 飯 仔 ﹂, 所 以 小 小 總 會 很 開 心 的 幫 忙。 父 母 親 認 為 煮 食 是 一 個 Kitty 人 能 自 立 的 基 本 條 件 ,所 以 也 很 支 持 Kitty 學習廚藝。

42


她們的廚房

一 條 新 的 巴 士 線 即 將 通 車 , Kitty 說雖然好像是方便 了, 但 也 要 再 觀 察 一 下 新 路 線 會 否 有 低 地 台 車 輛, 乘 搭 的 人 多 不 多 ,她 才 有 機 會 使 用 。因 為 如 果 太 擠 的 話 , 她擔心會在碰撞間弄傷骨頭。 把 焗 爐 預 熱 至 二 百 度 後 , Kitty 把焗盤放進爐中。十數 分 鐘 後 看 看 爐 中 的 菇, 發 現 還 要 再 多 焗 五 分 鐘。 認 真 的 她 , 對 廚 房 有 種 執 著 。 Kitty 雖然獨居,但她的姐姐 會 來 幫 她 做 一 些 例 如 洗 地 抹 窗 之 類 較 粗 重 的 家 務, 可 是 Kitty 不 會 讓 姐 姐 碰 她 的 廚 房。 不 論 是 煮 還 是 洗, 她 也 想 維 持 自 己﹁ 合 理 的 潔 癖 ﹂。 不 過, 去 年 她 因 弄 傷 了 手, 拿 不 穩 手 杖, 在 家 裡 也 要 用 輪 椅 代 步, 需 要 暫停自己煮食,改為使用送飯服務。

充滿期望的說。 Kitty

﹁ 不 過 現 在 已 經 好 多 了, 所 以 又 慢 慢 開 始 煮。 遲 些 日 子,又會再焗曲奇和蛋糕。﹂

窺 探 一 下 焗 爐 中 的 大 啡 菇 表 面 開 始 呈 現 金 黃 色。﹁ 可 以 出 爐 了 ! ﹂ Kitty 鄭重宣布。從爐中拿出焗盤,把香 噴 噴 的 大 磨 菇 放 在 精 美 的 瓷 碟 上 。 再 拿 出 Hello Kitty

有 沒 有 改 變 你 對﹁ 殘 疾 ﹂ 的 看 Kitty

餐具放在碟旁,這可能是一種簽名吧?

法呢?

看 到 這 裏, 不 知

43


這 一 天 你 是 所 謂 的 健 全 人 士 ,但 若 果 不 幸 受 傷 、患 病 ,

聲 宣 告 :﹁ 我 喜 歡 自 己 的 身 體, 我 也 學 會 如 何 把 身 體

恭 維 她, 並 視 她 為 激 勵 人 心 的 對 象。 她 坐 在 輪 椅 上 大

英 文 有 個 新 造 字 叫 「 (dis)ability 」點出殘疾 與否,其實是一種可變化的狀態。

或 是 到 了 年 老 的 一 天, 身 體 也 會 衰 退, 成 為 所 謂 的 殘

的功能發揮到極致,就像你們一樣。﹂

夠把殘疾視為尋常的事,而不是例外。﹂

指 出, 比 起 生 理 或 病 理 上 的 限 制, 我 們 社 會 所 Stella 造 成 的 殘 疾 更 加 嚴 重。 而 她 最 大 的 願 望 是 :﹁ 社 會 能

疾 人 士。 同 樣 的, 予 以 治 療 或 有 了 科 技 突 破 時, 殘 疾 也有可能被克服。 已 故 的 澳 洲 殘 疾 人 權 益 倡 導 者 Stella Young ,同樣患 有 成 骨 不 全。 在 一 次 演 說 中, 她 說 厭 倦 了 健 全 人 士 常

44


她們的廚房

只 有 這 樣, 樓 梯 才 有 可 能 變 成 斜 坡 ; 書 本 上 的 文 字 可

45

變成凸字;電視機中的對白也可變成字幕或手語;而

除了廚房,你在生活中還觀察到甚麼設施忽略了不 同殘障人士的需要?

才可以有一個適切她需要的廚房,不用擔心巴士 Kitty 沒 有 低 地 台, 天 大 地 大, 她 終 將 能 夠 像 貓 一 樣, 自 由

一般廚房的設計都假設使用者是健全人士,很少考 慮殘障人士的需要,試想想如果 Kitty 的廚房沒有 改裝,她的廚藝還可以充分發揮到嗎?

的遊走。

【深思細嚼】


材料 :

啡 菇

大啡菇

3個

素肉 ( 或豆乾粒 )

3塊

洋蔥

純素芝士碎 粟米油

1/4 個

調味料 :

鹽及黑胡椒碎隨量

75 克

10 克

另備少許粟米油掃焗盤

46


她們的廚房

洋 蔥 素 肉 焗 大 食譜 做法 : 1. 預先在焗盤內鋪上錫紙,再薄薄掃上一層 粟米油。

2. 大啡菇去蒂,用濕廚房紙抺淨 ( 不能用水 洗 ),置焗盤上,菇蒂留用。

3. 菇蒂、洋蔥、素肉分別切碎。

4. 落粟米油,爆香菇蒂和洋蔥,加入素肉炒 一會,盛起釀入大啡菇中。

5. 逐一灑上調味料及純素芝士碎。

6. 放入已預熱 200 度焗爐,焗 15-20 分鐘或

至金黃即成。(某些焗爐火力較猛,請視

乎情況縮短焗煮時間或預熱至 180 度即可。)

47


豁得開煮得來

撰文:應天

有 道 是﹁ 月 是 故 鄉 明 ﹂, 對 阿 嫦 來 說, 大 致 會 是﹁ 菜 是

故 鄉 甜 ﹂。若 問 她 掛 念 家 鄉 的 甚 麼 ,她 會 很 嚮 往 地 回 答 :

﹁家鄉菜的味道,有雞,有椰子……

椰子是爬上樹摘下來便吃的……」

六 年 前 阿 嫦 還 未 來 港, 只 是 海 南 島 一 個 家 庭 的 長 女, 普

普 通 通 ,平 平 凡 凡 。父 母 外 出 工 作 ,她 自 小 要 幫 忙 家 務 ,

除 了 洗 衣 服, 十 歲 開 始 便 進 入 廚 房, 獨 自 處 理 全 家 人 早

午 晚 的 飯 餐。 一 年 到 頭 少 有 假 期, 但 她 並 不 覺 辛 酸, 反

而 造 就 了 樂 觀 的 心 態, 以 至 來 到 香 港 面 對 種 種 限 制 亦 能 豁達面對。

阿 嫦 家 住 海 邊 ,也 薄 有 一 些 農 田 。海 南 島 位 於 熱 帶 地 區 ,

光、 熱、 水 等 條 件 良 好, 有﹁ 天 然 大 溫 室 ﹂、﹁ 熱 帶 寶

地 ﹂ 的 稱 譽, 無 論 是 地 裡 所 出 瓜 菜, 還 是 山 中 野 味 或 水

中 魚 產 ,都 是 品 質 優 良 。﹁ 鄉 下 自 家 種 米 、蕃 薯 、菜 蔬 ,

自 給 自 足。 童 年 時 往 海 邊 去, 隨 便 就 捉 魚 蝦 蟹 來 食。﹂

煮 得 開 心, 吃 得 開 心, 這 些 快 樂 回 憶 她 仍 深 印 腦 中。 她

家 中 約 有 十 人, 要 一 個 小 女 孩 煮 出 一 頓 如 此 規 模 的 飯,

並 非 簡 單 事 情 ; 不 過 家 中 廚 房 又 大 又 寛, 用 具 齊 備, 煮

48


她們的廚房

起 飯 來 尚 算 舒 坦, 而 且 自 小 得 祖 母 傳 授 煮 菜 技 巧, 訓 練

出 好 手 藝 來。 當 然, 燒 焦 飯 這 回 事 也 會 經 常 發 生, 但 她

並 不 太 介 意 :﹁ 小 時 候 煮 飯 途 中 會 走 出 去 玩 ,煮 燶 了 飯 ,

嫲 嫲 責 罵 ,但 我 都 是 左 耳 入 右 耳 出 。﹂小 孩 子 天 性 好 玩 ,

但 她 對 煮 食 其 實 態 度 認 真, 例 如 精 準 地 量 水 煮 飯, 她 一

再 強 調 水 過 多 飯 粒 便 會 爛, 反 之 就 會 太 硬, 所 以 必 須 準 確拿捏。

然 後 有 一 天 ,小 女 孩 長 大 了 ,要 離 鄉 別 井 嫁 到 香 港了。

由 總 面 積 三 萬 五 千 四 百 平 方 公 里 的 中 國 第 二 大 島, 來 到

一個寸金尺土的彈丸之地;香港普遍住屋的廚房實在窄

小 得 離 譜, 能 放 置 的 廚 具 相 應 少 得 多, 煮 飯 規 模 備 受 限

制, 然 而 她 豁 達 地 說 :﹁ 沒 辦 法, 入 鄉 隨 俗, 香 港 就 是 如此。﹂

自 從 四 年 前 與 丈 夫 及 幼 子 搬 離 老 爺 奶 奶 的 公 屋 後, 阿 嫦

一 家 現 在 居 於 劏 房。 麻 雀 更 小, 五 臟 難 全, 煮 食 空 間 更

為 狹 窄, 其 實 是 廚 廁 相 連, 環 境 更 為 差 勁。 阿 嫦 享 受 煮

菜、 認 真 煮 菜 的 理 念, 可 想 而 知 會 面 臨 極 大 的 衝 擊, 但

是 她 沒 有 氣 餒, 既 來 之, 則 安 之, 盡 量 利 用 僅 有 資 源 煮

一 個 煲 湯 、一 個 煮 飯 。平 時 一 家 三 口 ,做 一 個 湯 、 — — —

出 合 家 人 口 味 的 飯 菜 來。﹁ 家 裏 有 一 個 鑊、 兩 個 電 飯 煲

49


炒一個菜、蒸一尾魚,有時會轉換下。﹂雖然她自謙 地說只是隨便將就地煮,但其實她很會體貼家人,給 他們砲製合味道的飯菜。她會按時令煮菜,有些菜放 久一點味道更好,例如蘿蔔煮牛蹍,會煮多點留待第 二天吃,星期六日則會煮粥,﹁阿仔鍾意,因為平時 學校沒有粥吃。﹂對於母親所煮的菜,兒子會稱讚菜 很好吃,丈夫則惜字如金。﹁他若覺好吃,會多吃一 點。﹂家人吃得開心,她自然更是滿足。

事 實 上, 阿 嫦 本 來 就 是 一 個 會 以 正 思 態 度 面 對 逆 境 的 人, 為 改 善 家 中 生 活, 她 想 盡 辦 法 開源節流。 阿嫦不單讀了一個導遊課程,領得牌照去做兼職,朝 早五點便要出去工作;也很懂得在煮食中精打細算, 例如會到附近那個全港最便宜的街市買菜,但不會經 常買西洋菜和菠菜,因為需要用大量的水清洗,所以 數個月也未必弄一次。﹁我們較多吃節瓜,加一點蝦 米,十元八塊便是一味菜。﹂其他呢?蒸魚是常事, 湯水則會一個月有幾次滾魚湯,老火湯花費過百,只 會一個月煲一次。 入得廚房就要用水,煮飯煲湯蒸餸也就算了,洗米洗 菜洗碗洗碟用水較多,所以她沒有讓幼子幫忙煮飯或

50


她們的廚房

洗 廚 具 ,因 小 孩 子 不 懂 控 制 水 量 ,一 下 子 水 喉 開 得 大

一 次 碗 可 能 要 花 十 幾 蚊 水 費 。﹂阿 嫦 如 此 費 心 節 省 用

了 ,水 費 單 的 數 字 就 愈 讓 人 心 痛 。﹁ 現 在 讓 他 幫 忙 洗

水 ,得 出 水 費 三 四 百 元 一 個 月 的 成 績 ,也 可 以 稍 得 安 慰吧。 在 如 此 受 限 的 環 境 中 ,對 阿 嫦 來 說 ,很 多 家 鄉 菜 也 煮 不 了 ,例 如 充 滿 海 南 島 風 情 的 椰 子 飯 及 海 南 雞 ,任 阿 嫦 如 何 想 念 這 些 家 鄉 菜 ,想 煮 也 煮 不 來 了 。椰 子 飯 的 飯粒晶瑩通透,使得這種飯有﹁珍珠椰子船﹂之稱,

可 是 這 款 海 南 傳 統 農 家 小 吃 製 作 程 序 較 複 雜 ,花 的 時

吃 起 來 清 甜 爽 口 ,滿 口 濃 郁 椰 香 ,營 養 價 值 也 極 高 。

間 較 長 ,而 且 需 要 海 南 的 糯 米 才 能 製 成 ,在 香 港 實 在 難以弄製。至於海南雞飯,阿嫦一回想當中味道,不 禁說:﹁海南雞非常清簡,把雞烚一烚斬件上碟,用 少 量 雞 油 和 椰 子 汁 炒 米 ,然 後 加 少 許 水 煮 出 來 ,飯 硬 硬的,非常好味。在香港不能煮,地方太迫,沒有材

海南文昌雞,可謂難之又難。就連普通的瓜菜 — — —

料,沒有時間。﹂事實上,要買到這款菜色的靈魂材 料

與肉類、魚類,也似乎是菜是故鄉鮮。種類是香港的 多,但論新鮮好吃,卻是家鄉大獲全勝。所以,在每 年 一 次 的 回 鄉 中 ,她 都 會 盡 情 地 吃 鄉 下 的 鮮 味 食 材 , 也會帶些黑白胡椒粒回來。

51


家 鄉 菜 難 以 經 常 品 味, 但 阿 嫦 仍 是 那 一 個 喜歡吃、對吃有要求的海南島小女孩。 就 算 認 為 香 港 人 口 味 較 清 淡, 既 少 油 又 少 鹽, 吃 著 香 港 的 菜 餚, 自 覺 口 味 不 太 濃 也 不 太 淡 的 她, 也 算 適 應 得 到。 有 時 她 也 會 試 試 新 口 味, 若 有 餐 廳未試過也會去光顧品味一下;見到一些新煮法 也 敢 於 嘗 試 學 習。 若 問 阿 嫦 理 想 的 廚 房 是 如 何 的, 她 的 答 案 可 能 與 其 他 主 婦 沒 甚 麼 分 別, 如 果 經 濟 充 裕, 可 以 買 些 質 素 較 好 的 器 具, 但 首 要 是 空 間 上 要 夠 寛 夠 大, 能 有 餘 裕 放 置 食 材 與 廚 具, 現 在 只 是 多 幾 個 用 具 便 放 不 下 了, 她 十 分 希 望 能 成 功 申 請 公 屋, 就 算 捱 貴 租 也 願 意, 到 時 便 可 以 擁 有 一 個 較 為 理 想 的 廚 房 了。 現 在 輪 候 了 三 年, 至 少 多 等 兩 年 甚 至 四 年 才 等 得 到, 距 夢 想 成 真 還 有 點 遙 遠, 但 她 懷 着 盼 望 說 :﹁ 將 來 上 了 樓, 一 定會吩咐兒子幫手洗碗。﹂

【深思細嚼】

香港近年樓價及租金日益高企,住 屋問題不斷困擾民生,劏房住戶生 活空間狹隘,試想想如果你身處當 中會面對甚麼問題?

中港婚姻的數目漸多,婚後移居來 港人士大部分為女性,我們身邊總 不乏她們的身影,如鄰居、同學媽 媽、飲食或服務行業的從業員等, 她們有不同的性格和成長背景,你 認識她們嗎?

52


她們的廚房

53


材料 :

新鮮椰子

米、薑、蒜、鹽各適量

54


她們的廚房

海 南 椰 子 飯 食譜 做法 : 1. 破開新鮮的椰子,倒去椰子水(用椰子

水的話,煮出來的飯可能會有酸味),椰

肉搗碎取其汁。

2. 洗米,再把米用筲箕晾十分鐘左右,盡量 瀝乾水分。

3. 薑及蒜切成碎粒。

4. 把鑊燒熱,加油,先爆香薑及蒜,加入瀝 乾水分的米粒,再以中火炒米數分鐘,並

加入少量的鹽。

5. 把炒了的米粒放入瓦煲,加椰汁及水,再 以柴火煮熟。亦可以用電飯煲代替瓦煲。

*椰子飯要略硬才好吃,故要留意水分不可 太多,避免破壞口感。

55


從那天起

撰文:阿鼠

她說︰ 「不如從我再入廚的經過說起吧。」

那 年 秋 天, 她 選 擇 了 回 爐 進 修 多 倫 多 約 克 大 學 的 環 境 研

究 碩 士 課 程。 開 學 總 是 在 秋 天, 學 系 附 屬 餐 廳 的 小 陽 台

陽 光 遍 灑, 秀 慧 說 她 像 貓, 愛 曬 太 陽, 那 天 她 便 捧 著

自 備 飯 盒 坐 到 暖 暖 的 陽 光 下。 離 她 不 遠 的 一 位 同 學 那 時

探 頭 過 來, 睜 著 大 眼 睛 看 著 她 的 飯 盒 說 ︰﹁ 你 在 吃 些 啥

哦?﹂﹁蠔油雞翼,蠻好吃的……﹂秀慧話未說完, 同

學 已 指 著 飯 盒 道 ︰﹁ 哦, 骨 頭! 呃, 我 不 吃 這 些 的。﹂

她 跟 著 將 一 張 單 張 塞 了 給 秀 慧, 著 她 看 看, 便 匆 匆 上 課

那是有關人類愛吃肉所帶來的禍害的小 — — —

去, 留 下 秀 慧 呆 在 那 兒。 反 正 閒 著 還 是 閒 著, 秀 慧 便 打 開單張看看

傳 單 ,簡 單 列 明 每 年 被 虐 殺 的 牲 口 數 目 ,所 耗 用 的 能 源 、

水 和 土 地, 以 及 排 放 及 污 染 等。 這 些 秀 慧 如 今 已 是 耳 熟

能詳的東西,她當時還沒有聽過。

那 時 候 秀 慧 剛 辭 掉 扶 貧 救 災 機 構 的 工 作 不 久, 深 知 砍 掉

了森林和缺乏淨水會有甚麼惡果:孟加拉的一場特大洪

水 ,就 是 上 游 國 賣 掉 森 林 ,以 至 水 土 流 失 堵 塞 下 游 河 道 ,

56


她們的廚房

會, 她 便 知 道 要 放 下 自 己 遙 控 的 屠 刀, 別 再 讓 這 些 動 物

單 張 塞 到 她 面 前。 這 回, 她 打 開 了 有 關 網 頁。 看 不 了 一

上 課 了, 她 將 單 張 收 好 後, 便 將 事 情 忘 了, 直 至 另 一 張

子 打 水 會 有 殺 身 危 險 ; 庄 稼 失 收, 會 導 至 她 們 被 賣。 要

女 性。 道 理 很 簡 單, 打 水 的 路 遠 了, 人 累 ; 去 了 另 家 村

涸。 但 不 論 是 旱 是 澇, 農 村 缺 乏 淨 水, 首 當 其 衝 的 多 是

以 及 氣 候 變 濕 所 至。 森 林 保 土 也 保 水, 砍 掉 會 令 水 源 乾

不 用 太 乾 淨 啦 。﹂結 果 ,她 被 人 翻 了 白 眼 。她 回 港 初 期 ,

跟 常 投 訴 她 洗 菜 有 沙 的 韓 國 同 學 兼 室 友 說 ︰﹁ 早 跟 妳 說

聽 到 智 利 鄉 村 來 的 動 保 人 ︵ 倡 議 保 護 動 物 的 人 ︶ 說 B12 泥 土 裏 多 著, 不 把 菜 洗 那 麼 乾 淨 便 是。 聽 罷, 她 開 心 的

的維他命

的 蔬 果 放 進 嘴 裏 便 成, 只 因 大 家 都 說 純 素 飲 食 缺 欠 重 要

常 說 吃 素 比 較 健 康, 她 對 此 從 不 上 心, 認 為 將 不 同 顏 色

主 義 所 衍 生 的 環 境 與 社 會 問 題, 如 物 種、 種 族 和 性 別 歧

, 她 的 雪 櫃 才 多 了 有 補 充 劑 的 豆 奶。 後 來 B12

因她而世代被囚在又臭又擠的地方裏。

大 約 是 2010 年 吧, 驚 訝 身 邊 的 動 保 人 鮮 有 素 食 者, 於 是 開 始 提 倡 素 食 主 義, 主 打 食 物 與 環 境 公 義, 包 括 肉 食

成 為 素 食 分 子 是 一 個 重 大 決 定 ,但 她 竟 沒 有 從 新

為 偉 大 發 明 之 一, 但 她 不 吃 魚, 怕 腥 ; 蒸 全 魚 白 化 了 的

那 是 說, 變 身 過 程 暢 順。 她 小 名﹁ 义 燒 慧 ﹂, 並 曾 視 之

乳 房 大 得 寸 步 難 行 ,最 後 還 要 在 驚 懼 中 受 死 ,肉 為 人 食 。

思 ,揭 露 母 牛 在 短 短 的 三 四 年 內 不 斷 因 姦 成 孕︵ 授 精 ︶,

而被謀殺的南美洲原住民連線;又或揭穿快樂乳牛的迷

視。 她 設 計 的 工 作 坊 會 將 吃 牛 的 習 慣 與 過 千 為 保 護 雨 林

眼 睛 和 熟 了 的 身 體 讓 她 怕 得 要 死。 長 久 以 來 她 不 知 那 不

然 而, 她 發 覺 大 部 分 人 最 關 心 的 仍 是 個 人 健 康 問 題, 於

入廚的記憶。

安 何 來, 環 境 研 究 讓 她 明 白 义 燒 是 化 整 為 零, 讓 消 費 者

是在

用 ; 天 口 熱, 她 便 弄 個 沙 律 或 生 果 餐。 柴 火 都 免 了 的 吃

燒 開 水 便 成 的 麵 條 和 素 餃 子, 紫 菜 等 乾 貨 正 好 隨 時 備

正 她 現 在 一 個 人 住, 飲 食 只 求 簡 便, 主 糧 已 由 米 飯 變 成

,冬 菇 亦 不 少 ,她 開 心 以 後 不 用 再 跟 人 說 :﹁ 少 B12 洗 轉 菜 哦。﹂ 也 可 拋 棄 以 不 能 循 環 物 料 包 裝 的 豆 奶, 反

收的

秀慧最近找到一些研究報告確定紫菜含有容易被人類吸

上惡補。 B12

與 動 物 的 痛 楚 疏 離 的 產 物, 碟 上 的 全 魚 卻 在 不 停 質 問 牠 為 何 已 死, 讓 她 不 能 廻 避。 很 多 小 朋 友 年 幼 時 都 有 這 種 愛 惜 生 命 的 感 應, 只 不 過 在 成 長 中 給 大 人 抺 去, 秀 慧 有 幸 於 某 程 度 上 一 直 保 留。 當 她 知 道 肉 食 的 真 相 後, 她 這 敏 感 度 便 全 回 來 了, 讓 她 擁 有 重 新 感 覺 和 選 擇 的 自 由, 不 讓 將 暴 力 遮 掩 和 正 常 化 的 世 界 說 了 算, 而 且 蔬 菜 做 的 菜餚,她還覺得很好吃。

57


生 素 食, 不 單 快 靚 正, 溫 室 氣 體 排 放 比 已 是 低

碳的純素飲食更少;水稻田產生的甲烷讓她支

持 自 己 減 飯。 有 關 健 康 另 外 一 個 最 常 碰 上 的 問

題 ︰﹁ 那 麼 蛋 白 質 呢?﹂ 秀 慧 指 麵 食 裏 的 小 麥

和 蕎 麥 都 比 米 飯 多 蛋 白 質, 加 上 各 種 豆 類 和 蔬

菜, 她 笑 著 說 自 己 已 不 再 秀︵ 瘦 ︶ 氣, 不 用 被

捧了上天的超級食物藜麥。

她 認 為 藜 麥 突 然 飄 紅 背 後 要 問 太 多 的 為 甚 麼,

她指自己是問題老少女,神煩。

她 愛 下 廚 嗎? 她 說 廚 房 夠 大 兼 有 人 洗 碗

便愛,否則不愛。

如 今 廚 房 實 在 太 小, 她 不 會 請 客, 更 恨 自 己 常

不 小 心 打 碎 了 心 愛 的 碗 碗 碟 碟, 於 是 只 在 迫 不

得 已 時 才 會 認 真 下 廚, 如 老 爸 因 病 入 院, 她 便

會 特 別 設 計 一 些 藥 膳 ,以 補 西 藥 的 不 足 。不 過 ,

老 爸 一 出 院, 她 便 收 工。 老 人 家 深 信 肉 類 營 養

豐 富, 她 的 弟 弟 們 也 是 無 肉 不 歡, 大 弟 謔 稱 她

那 個 撿 著 盤 邊 菜 來 吃 的 極 端? 還 是 做 成 — — —

為﹁ 極 端 素 食 主 義 者 ﹂。 她 對 此 標 籤 大 惑 不 解

各 種 環 境 不 義 的 食 客? 當 然, 豈 止 她 弟 弟 一 個

人,這標籤在社會一直流傳。

58


她們的廚房

在 國 外 她 被 茹 素 和 傾 向 蔬 食 者 包 圍, 從 沒 想 過

在 香 港 因 此 而﹁ 親 疏 有 別 ﹂, 有 些 朋 友 要 大 開

殺 戒 便 不 會 叫 她 來 ; 她 自 己 也 會 作 怪, 不 願 去

到 大 型 肉 食 場 口 , 如 BBQ 場。雖然她形容自己 為 敏 感 質 ,性 偏 宅 ,但 有 些 際 遇 還 是 讓 她 無 語 。

, 一 般 相 識 她 都 不 苛 求, 只 求 一 道 兒 ; 但

秀 慧 輕 笑 了 一 聲 , 說 她很明白純素人只是地球上 的

對 老 友, 她 還 是 多 點 希 冀, 去 年 她 竟 被 多 年 老

友 指 為 素 食 ISIS 。因捱不住寂寞與疏離而走回 頭路的人不少,逼著她去思想那是為甚麼?

茹 素 者 男 女 比 例 懸 殊, 不 吃 蛋 奶 及 所 有

動物製品者的性別差異更甚。

食 物 一 向 不 是 單 純 的 果 腹, 以 前 原 住 民 即 使 肉

食 只 是 為 副, 獵 場 卻 是 男 性 展 示 其 雄 性 力 量 的

地 方, 長 久 以 來 魚 肉 毛 革 是 權 力 和 貴 顯 的 特

徵, 如 今 鯨 肉 更 是 金 權 和 國 力 在 國 際 舞 台 角 力

的籌碼;以植物為食常被投映為這些特質和秩

序的反差;動物製品已成為牽引著這些慾望的

符 號 和 身 分 建 構。 與 素 食 者 同 場, 特 別 是 顛 覆

此 等 秩 序 和 思 維 的 社 關 型 素 食 者, 或 有 人 因 此

而 產 生 抵 抗 情 緒, 反 應 較 激。 在 這 底 情 況 下,

59

2%


秀慧與她的老媽因此在家中成為了不能自

主的順民;與此同時亦有女性以拒絕肉食

或 進 食, 有 意 識 或 無 意 識 地 進 行 抗 爭。

﹁ Defiant Daughters 書內有好幾位作者 年少時都曾憂鬱厭食,或要求吃素;這是

她們身心對家中欺壓者所作出的反應。有

趣 的 是, 她 們 多 是 長 大 後 才 明 白 原 來 她 們

早 與 動 物 相 憐, 在 餐 桌 上 的 鬧 騰 原 來 是

著作的 Carol Adams

The

一 種 抗 爭。﹂ 秀 慧 指 這 本 結 集 的 作 者 全

都 茹 素, 及 曾 被

啟蒙。此書廿多年 Sexual Politics of Meat 前已將動物、女性及種族所面對的不公義

串 連, 稱 其 他 社 運 人 亦 應 茹 素, 特 別 是 女

性主義者,因女性與這些動物都在面對類

近的傷害,應同舟共濟。

香港去年肉類進口量依然世界第一,溫室

氣 體 排 放 和 搶 地 最 多 的 牛 肉 還 攀 升 兩 成,

幸然近年提倡素食團體和食肆如雨後春

荀, 素 食 者 數 字 在 漲, 雖 然 大 多 數 人 關 心

還 是 身 體 健康,她 有 分 兒 籌組 舉 辦 了

的 香 港 素 食 嘉 年 華, 場 內 的 健 康 講 座 場 場

4

60


她們的廚房

爆滿,扯上公義問題的上座率則是少之又少。即或如

61

此,秀慧仍是樂觀的。她說有人來了便好,香港這方

延 伸 閱 讀 : Kara Davis and Wendy Lee, edited, Defiant Daughters : 21 Women on Art, Activism, Animals, and the Sexual Politics of Meat, New York, Lantern Books, 2013.

面才起步,遲早會擴散開去。她形容蔬食是一道黃色

看罷她的故事,你會否對食物有多些理解? 例如食物跟動物權益及環境保護的關係。

大門,只要推開,便會見到健康以外的東西。她在那

秀慧被多年老友揶揄她為素食 ISIS,你也會 認為她的生活態度太極端嗎?為甚麼?

扇黃色大門裡,滿懷希望的等待更多的夥伴到來。

【深思細嚼】


撈 麵

材料 :

昆布海藻 ( 隨量 )

海鹽

無蛋生麵 ( 一個 )

鹽 適量

潮州硬豆腐 (1/3 磚 )

黑芝麻 半茶匙

62


她們的廚房

昆 布 海 藻 豆 腐 食譜 (一人分量) 做法 : 1. 昆布海藻先以冷水浸開,沖洗去沙,撈出 備用。

2. 將潮州硬豆腐徒手捏碎,放到有杷鋼網篩 上。

3. 將鍋中的水加熱,放少許鹽,放麵,煮熟 後撈出。

4. 水中加入昆布海藻。

5. 當水燒開,將篩連豆腐放到水裏,燙一會 後拿開。

6. 將豆腐和撈出的昆布海藻放到麵上。

7. 再灑上黑芝麻和海鹽及少許油,吃時拌勻 即可。

63


《她們的廚房》

八位香港女性談煮食與生活(附全素食譜)

編輯及訪問:袁小敏、陳茵茵、陳效能、許朗養、周卉卉 撰文:郭家齊、應天、馬齊、阿鼠、譚皓軒 出版:新婦女協進會 地址:香港九龍長沙灣李鄭屋邨禮讓樓地下 120 室 電話:2720 0891 電郵:aaf@aaf.org.hk 網址:www.aaf.org.hk 或 facebook.com/hkaaf 出版日期:2017 年 7 月 ©2017 新婦女協進會 鳴謝: 嶺南大學 SOC3319 學生:林嘉儀、張舒皓、鄧宏濤、梁煒瑤 、陳凱欣 、林杰欣


婦進簡介 新婦女協進會於 1984 年 3 月 8 日成立, 是一 個由本地女性成立的慈善團體。宗旨為︰ 排除女性在性、 經濟、 社會文化及法律等範 疇所受到的歧視; 爭取權益及福利,使婦女能享有自由發展人 格和潛質的機會,並促進女性的社會參與;

推廣意識培育、 促進婦女解放運動,邁向性 別平等的社會

本會成立至今,一直努力在不同的領域倡議性 別平等,爭取政策上的改革,並由會員、職員 和義工,協力舉辦不同形式的活動去推動上述 宗旨。 本會設有婦女資源中心,提供有關婦女議題的 參考資料,供公眾閱覽。

URL : https://goo.gl/FXQqDj 請即掃描 QR 碼進入網上問卷提供你對本書的寶貴意見


她們的廚房——八位香港女性談煮食與生活(附全素食譜)  

每一個家/居都有一個廚房或者煮食的空間,那是直接連繫著勞動與酬報的地方,打工仔女日夜勞碌為了「搵餐飯食」。廚房奇妙地連繫著空虛與滿足,生的煮成熟,餓的得到飽足。這地方傳遞著很多訊息,有關味道的、情感的、回憶的、私密的,都在不言中。 本書中八位不同背景和性/別身分的女性,分享了她...

她們的廚房——八位香港女性談煮食與生活(附全素食譜)  

每一個家/居都有一個廚房或者煮食的空間,那是直接連繫著勞動與酬報的地方,打工仔女日夜勞碌為了「搵餐飯食」。廚房奇妙地連繫著空虛與滿足,生的煮成熟,餓的得到飽足。這地方傳遞著很多訊息,有關味道的、情感的、回憶的、私密的,都在不言中。 本書中八位不同背景和性/別身分的女性,分享了她...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