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高山可移動,丘陵能挪去,但我對 你的仁慈決不移去,我的和平盟約 總不動搖:憐憫你的上主說。 依54:10


目錄 牧工隨筆 會員的話 落莊感言 全年活動回顧


牧工隨筆 Rock

去年AGM Part2的那夜,我從火車站出來, 想聽歌,居然沒耳筒。想思考,又忽然 頭腦空明。沿著天橋一直走,路不算長, 但自出火車站到又一城,平日總是擁擁 擠擠的,那刻卻只有我和我的影。市區 的夜空沒有星,即便夜再深也不見半顆 星,真的,我試過從十二點開始等,一 直等到破曉都沒有見過那閃爍的物體在 黑幔間。 還未想回家,就在裡面亂逛。那時已屆 深宵,但黑牆還有那幾位「鐵膽」在。 甚麼是黑牆?大概位置是又一城門外, 火車站北行對出,天橋旁的一個小空地, 以前叫朱古仔,那是九龍塘煙民聚腳點。 又見幾位夜歸人急步走過,該是剛從又 一城下班的,似是趕尾班火車,與幾位 看似不欲回家的「鐵膽」相映成趣。


深宵的又一城,大部分門口都被鎖掉, 好不容易才走到又一城的另一端。原來 陪著我的,還有門外幾位計程車司機。 有兩位很閒情的在車頭置了副棋。在高 高的廣告路燈下,楚河漢界別有一番特 色,使兵將夜襲的疲態盡顯,其餘的都 在車中半寐半醒。我的出現叫幾位近紅 綠燈的司機大哥睜了睜眼,憑他們的經 驗,即刻就知道我是個不搭車的貨,掃 興之餘,又有睡魔連番襲擊,隨即合眼 不知醒睡。
 走下小坡,繞了一圈,又回到又一城。 拆下中庭新年裝飾的吊臂被燈光拉長, 我的影也在試著掙脫我的束縛。我拖著 它一直走,慢慢的,開始想歸家了,總 算發現自己一直在漫無目的地走吧。趕 緊到了LG1,上面有著機器摩打的聲音傳 來,我急步走上已關掉的扶手電梯,原 來只是兩位夜更的清潔老伯。彎著腰, 開動著打蠟機,刷著地。身型略略佝僂,


氣氛些許冷清,我一聲不吭的過,他們 一聲不吭的掃。 人世間,處處皆是錯身瞬間。禮貌一笑, 問候一句。既是交集,也是分離。好不 浪漫?不,好不遺憾。

但錯身瞬間,若彼此停步,經年之後, 又會是何等光景?前世今生,過去未來, 「花非花,霧非霧,夜半來,天明去。」 山是山,水故水。我朝著我看見的海去 著。我不知道其他人生在哪,不過大家 一年的交集,也是一個合一的經驗,一 年前我們都在思索一年後,那麼在這三 百六十五夜後,我的問題是:你呢?

Rock


牧工隨筆 Jacky

不經不覺間,擔任牧工一職已有半年之 久,各院校亦紛紛在預備過莊事宜,而 第29届 CU Katso 亦快將完成任期。回 顧過去半年與29莊同行,最讓我印象深 刻的是睇星cell。貴為曾擔任天文學會 幹事的成員及曾兩次參與聯校天文計劃 的我,睇星絕不是一件陌生的事。尤記 得當年參加聯校天文計劃時,身邊的一 些對天文有濃厚興趣及知識的人不斷向 其他人講解每顆星的特點及它們的傳說。 在那時我只是靜靜地沉醉於故事中,但 絲毫沒有想過原來天上的星星可以與天 主教有那麼密切的關係。 要數星星與天主教最為人熟悉的關係相 信大家一定會想到那棵在伯利恆上空指 引東方三賢士的大星。三位賢士籍着那


顆星來到了耶蘇的跟前並向衪送上了黃 金、乳香及沒藥。 在古時星星能指引着賢士找到耶穌,那 麼現在呢?現今生活中不是每一間聖堂 的天空上都會有一顆星指引着教友及非 教友,但我深信各院校的 katso 正正能 化身成這顆星,在院校中指引着同學來 前來認識天主。在此祝願29届 CU katso 落莊愉快及30届 CU katso 能接替上莊 成為 CU 的一顆星。

Jacky


會員分享 Christine

Hihi :) 久し ぶり~ 在去 年的10月開始, 我到了日本交 流。一說起日 本,可能先想 到的是美食、 動漫,還有言語不通;然而,這裏給我 最大感觸,是對自然的尊重。 對日本文化略知一二的人,應該也有聽 過日本人會拜自然中的事物,像山神、 河神等等。他們的崇拜不單止在於興建 寺廟,也在生活方式上保持對自然的尊 重。例如在打獵時,他們會先依靠狗隻 去狩獵野豬,當狗隻受重傷時才會使用 槍械,希望對自然的傷害減到最低;當


小朋友撿起泥中的石塊觀察,父母也不 會說泥土「骯髒」。 我正在留學的地方,也是被自然包圍。 如果有人認為中大是郊區的地方,我會 說這裏是森林。巴士站附近常有數隻巨 型烏鴉;當下雨時,路上全是泥巴;為 免打擾動物們的作息,在晚上也只有少 量街燈。聽起來好像很不便、「落後」, 但習慣了後,我第一次如此深刻地感到 與世界的連繫。

回來後再跟大家分享 (ending suggested by vivian chan) 嘉怡


會員的話 Jason

本科都畢業了,這才寫下對自己大學信 仰生活的感受,雖未算遲到,也算不上 合時。只是有緣在中大進修一年,看到 學會成員依舊努力服務這裡的同學,這 份寄語還是很有價值的。 天主教同學會給人的印象就是溫暖。這 裡沒有奪權的機心,競爭的緊張氣氛, 能與你分享時間和生活點滴的都是憑著 服務精神參與的同學。收讀了宗教研究 作為自己的本科,對不同人生活中心靈 方面的需要還是比較敏感的。實在感覺 現在的大學生活來得太急促了,有信仰 的,沒有信仰的,好像都沒有靜下來的 時間。默默把自己的時間奉獻給身邊的 人,希望自己和其他人有所成長,這樣


不怕以緩慢的步伐走著自己道路 的歷屆同學會成員,帶給了進入 這圈子的我很多很多的溫暖,謝 謝你們。 信仰的生活並不輕鬆,我們確實 會受傷跌倒。但接受自己的限制, 把感受和不同的經歷默存心中, 也是我們信仰成長的路上不可或 缺的。希望在大學生活中尋索著 自己信仰的各位也好好保存感受 過的溫暖,找到方向走近天主以 及身邊有需要的每一個人。 Dona nobis pacem


落莊感言


會長 Christopher Wan

一年時間這樣就過去了,回想當初一個 人傻傻下要入Katso,然後上了另一支莊, 再用一年時間去後悔自己沒有上到Katso, 再用一年時間去做回自己想做的事,一 個任性三年的大學生涯就完了。 要上Katso,是因為參加Katso活動的時 候,見到大家參加活動時與自己莊員有 講有笑(後來當然知道這是因為Katso活 動大部分都只有前莊員參加),自己很 想作為這個家庭的一份子。於是這個年 紀大的Chris決定就算遲了一年都想上莊, 都想用29莊莊員的身份去留在Katso。 然後突然又已一年,到現在這一刻已經 是去屆的傢伙了(人走茶涼),現在回


想過去一年的確發生了很多很多不同的 事,可幸的是,在困難之中,總有不同 的人去幫助和支持我,特別是我的莊員 們,沒有他們我相信不止Katso,連我自 己都撐不到今天了。 在上莊初期一次UGEA的課堂中,聽到了 《道德經》中很有意思的一段,容我在 這拋一下書包: 「太上,不知有之; 其次,親而譽之; 其次,畏之; 其次,侮之。信不足焉,有不信焉。 悠兮其貴言。功成事遂,百姓皆謂我自 然。」 然後當時就決定要把這段文字好好記著, 留待一年落莊時檢討自己能夠做到那一 個程度。我曾經也想做到「不知有之」,


但這一年看來大家都知道我的存在,我 更是相反地出現次數有點多,有點兒麻 煩的傢伙。 到了今天,我會說其實作為29屆的會長, 我能做到那一個程度已經不重要,因為 在一年走來,我從來都不是一個人,我 有我的莊員,亦有我的會員們,我有很 多的同行者。 很感激29屆Katso在我生命中佔有一個很 重要的位置,老土都要說一下,很感激 今年因Katso而遇到過的每一位,這一年 可說是我人生中最精彩的一年(之一, 哈)。


內務副會長及靈修幹事 Eric

一年過去,回憶起一年前由傾莊、成莊到 AGM正式上莊,就好像一場美夢,現在將 要從夢中醒過來。 當初上莊的原因,是希望在大學裏認識共 同信仰的同學,互相提點。因為我深深明 白,信仰要靠與人分享、互相祈禱,心中 那信仰的火就能燒得更盛。 現在準備落莊,時間過得飛快,既開心又 不捨。開心的是即將有新的同學們上莊, 接任來年的工作,繼續為天主服務。當初 招莊時,擔心沒有下莊接力,現在可說是 放下心頭大石;不捨的是即將要離任,由 幹事變為會員。在一年間,與其他莊員一 起為天主服務。雖然是辛苦的,但是有莊


員互相祈禱和支持,都把煩惱和勞累拋諸 腦後。 一年的莊期就快過去,我從來沒有後悔過 上莊。藉此機會,感謝其他莊員一年來的 幫助和包容,希望我們將來能繼續互相支 持和成長。


外務副會長及細胞小組幹事 Christopher Ng

從來都沒有想過,原來快要落莊反而是最 忙的時候,就如快要上莊的時候一樣。最 忙的時期竟然可以達至一星期七日裏有六 天是有Katso或者聯會的活動,雖然最後只 去了四天,但這個Katso week 可真讓我忙 過不停。儘管很忙,但我並沒有忘,更沒 有亡。 在忙碌的大學生活中,我並沒有忘記天主, 也沒有因繁瑣的工作而致心亡。寫到這裡, 很想把上面的抹掉,上面的話雖然已經醞 釀多日,但看著看著,也只不過是一些說 教的話吧,倒不如讓在心中剛閃過的一道 感情寫出來。整年的莊期中,相信令我的 心最糾纏的事就是換神師的事。這道消息 來得淡然,那怕早已是決定好的事情,慢 慢成了不安的心情,再成為激動的情緒,再


淡然地結束,因為那只是可妥協的事情, 並沒有商量的空間。聽著神父跟我們說此 事的時候,開會談到幹事會應作甚麼回應 的時候,在張神父最後一次作我們神師的 彌撒中,我都皺著眉,總覺得心裏怪怪的, 是一種可惜?一種不甘?一種無奈?或許 都是也或許通通都不是。天主創造了萬物, 創造了你和我,我相信大家都是獨一無二, 都是在天主的愛中造成,有差異是使色彩 變得繽紛,規定了只准黑白色就太沉悶了, 天主的創造何其美妙。 最後我希望多謝我的朋友(我不希望把他 們稱為莊員,因為莊員的感覺好像文員一 樣,只因做事而聚合起來),沒有你們, 這一年很難捱,很多事在這年「爆」出來, 但大家仍能一起走過這段路。感謝Vivian 在最後的Art cell 提醒了我有一個寶藏,不 是Art cell,不是Katso,而是相片中的人,


這班因各種奇怪原因而集合在一起的一群 人就是我這年所找到的寶藏。 Ng Christopher 朱古力


秘書及宣傳幹事 Terena

一年光景,說短不短——兩個學期就這 麼過去,大家距離畢業又近了許多;說 長其實也不很長,恰巧足夠改變——自 己的改變、人的改變、地方的改變、社 會的改變⋯⋯第二次上莊,第二次落莊, 中間實在經歷不少改變。也許上年的經 歷只是在湖上泛舟,今年才是真正揚帆 出海。改變是事實,如何面對卻是由我 們決定:以甚麼心態面對、從中得到甚 麼啟發、如何自處。如果是我們樂見的 改變,接受並不困難。當遇上我們不能 接受的改變時,這才是真正考驗信德的 時候。


這一年內不乏這些考驗信德的時間,雖 然莊期過去,卻可預想到未來應有更多。 願在將來遇上不喜見的改變、應撥亂反 正時,我能成為主的先知,為真理貢獻 蚊吶;只能接受時,願我真正學會空虛 自己,如忠僕接受主旨。 God, grant me the serenity to accept the things I cannot change,Courage to change the things I can,And wisdom to know the difference.


財政及社務幹事 Tiffany

很感恩,因天主的愛讓我們六個走在 一起,一起結伴走過這一年。

我不是個善於交際的人,但每次忙碌 過後走到這個群體都有種回家的感覺, 令我很舒服的做回自己。Chris的領導 風範,Choco的樂觀幽默,Vivian的獨 特見解,Terena的天馬行空,Eric的 關心照料,每位莊員都有著自己的性 格,聚在一起時就像化合物般總會發 生神奇的化學作用。每次聚在一起就 笑料百出,總會令心情愉快起來。 我很高興在Katso認識了大家,雖然要 下莊了(時日真快😭),但希望大😭


家在未來日子裡都會互相陪伴,互相 提點,一起做好天主教徒這個角色😭 加油啊buddies!😭


出版幹事 Vivian

回憶這年莊期,曾有人告訴我:「你唔 會喺同一件事學到兩次野。」如果時間 倒退,我會記得告訴他,我不同意。這 一年並不浪費。其實一件事做兩次,本 身就需要學習。更何況28和29莊不是 「同一件事」,兩次都是不一樣的相遇: 莊員不一樣,經歷不一樣,挫折不一樣, 喜樂也不一樣。第二次上莊沒有更從容, 也不時讓我疲倦,然而正是因為累,才 會不斷問自己:我為的是什麼?並且不 斷記得:我是為天主。 終於落莊。是結束,也是新開始。皋揚, 加油吧。 謹將這段日子奉獻給天主。


全年活動回顧


二月

AGM


三月 交職感恩祭

送舊 感恩祭


四月 Cell

拜苦路

教理多一點


五月 避靜


八月


九月

Onight

開學彌撒&開sem飯


十月

傾莊 成莊


主保瞻禮日祈禱

星星cell


十一月 手繩Cell

Movie night


十二月 合一研討會


感恩祭

一月

Formation camp


第三十屆候選內閣——

皋揚

聽聽他們想對我們說什麼^^:


「我是善牧,我認識我的羊,我的羊也 認識我。」 ( 若 10: 14 ) 候選幹事會取名「皋揚」,「皋」(音: 高)解水邊高地,水草豐茂,利放 牧。「揚」字本義高舉,引伸為稱頌 、 傳揚的意思。我們希望能透過傳揚天主 的福音使人找到天主的草場。

「我要親自牧放我的羊,親自使他們臥 下。…失落的,我要尋找;迷路的, 我要領回;受傷的,我要包紮;病弱的, 我要療養;肥胖和強壯的,我要看 守;我要按正義牧放他們。…你們要作 我的羊群,是我牧場上的羊群;我是 你們的天主。」 (則 34:15-16,31 ; 參看詠 23 ) 誠如前文所述,「皋」是放牧的地方, ⼀如天主教同學會是天主的牧場,讓各


人親近天主,在主內成長。羊容易受驚, 獨立求生能力較弱。亡羊唯一的希望, 就是在牧人引領下重回羊圈,一如我們, 在繁雜紛擾的生活中感到害怕無力時, 就要依靠天主的引領,回歸祂的懷抱。 作為基督徒,我們知道自己是主的羊, 不管我們失意、受挫、軟弱或強壯,都 為祂所牧養和愛護。

伯多祿對皈依了基督的信友說:「你們 從前有如迷途的亡羊,如今卻被領回, 歸依你們的靈牧和監督。」 (伯前 2:25 ) 不同的人都有不同的性格和經歷,本應 各走其路,但因著同一信仰,我們於天 主教同學會中相遇相識相知。我們亦知 道我們這八隻小羊在羊群內相遇絕非巧 合,而是天主的安排,好讓我們在信仰 路上互相扶持,藉著分享因信仰而體驗


到的快樂和困苦,更深入了解自我,更 深入認識天主。 閣名與「羔羊」同音, 意即我們都渴望效法耶穌,成為天主的 羔羊,如羊一樣溫馴合群,追隨天主的 步伐。我們雖接受了各樣恩寵,但這些 都源於同一天主;走過不同的道路,但 都指往同一的天主;選擇不同的工作方 式,也是為了同一個天主——我們的牧 人。

「我還有別的羊,還不屬於這一棧,我也 該把他們引來,他們要聽我的聲音,這 樣,將只有一個羊群,一個牧人。」 (若 10:16 ) 天主既關心那些尚未認識祂的羊,我們 作為基督徒就更應肩負起傳揚福音的使 命,在日常生活中忠誠熱心地盡自己的 本份,使對信仰失去熱誠的人回想起天 主的呼召,使從未聽聞天主的人窺探到


祂的慈愛和感受在主內生活的喜樂。

「我是羊的門…⋯誰若經過我進來,必得安 全;可以進,可以出,可以找著草場。」 (若 10:7-9 ) Grazedeus 由 Graze 和 Deus 組成,前 者有放牧、牧草之義 ; 後者是一拉丁文 詞彙,意指天主,代表我們是天主牧養 之地。另外,天主教同學會這個草場之 所以有別於其他學會,正正因為我們有 天主在我們當中。這恰好也提醒我們自 己,我們不只是為了自己的熱忱工作, 當我們失去熱誠時,我們更應為回應天 主的愛而繼續自強不息、努力不懈。

+ 主為我牧 + + Dominus +


主佑 See you!

第二十九屆香港中文大學天主教同學會 家書  
第二十九屆香港中文大學天主教同學會 家書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