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William Shakespeare

HAMLET 罕秣萊德 下


此版本據 《罕秣萊德》上海譯文出版社1995年5月版

A New Variorum Edition of Shakespeare: HAMLET, 1905


1  Craw f ord:此劇中人物表最早見於 1676 年之“伶人版四開本” ,雖然通常  總說 1709 年的 R owe 校勘本才初次有它。 

第 一 幕 2  Clark 與 Wri g ht(劍 橋 本): 本 劇 分 幕 分 景 始 見 於 1623 年 之 初 版 對 開 本,  但只到二幕二景為止,以後的三個對開本亦隨着劃分;在早於前者的幾個四開本上  則都不分。譯者按: 1603 年之初版四開本據學者們研究大概是個間接印自莎氏未  成 熟 的 初 稿 的“盜 印 本” ,譌 誤 很 多,且 比 1604 年 以 後 四 個 四 開 本 要 少 掉 一 千 五 六  百 行,故 在 本 劇 的 校 訂 研 究 上 不 大 有 重 要 性,除 少 數 特 殊 的 例 子 外,一 般 不 在 學 者  們此項討論範圍之內。  3 《每季評論》(卷七十九, 1847 年, 318 頁)論這開場的二三十行云:莎士比  亞 劇 中 人 物 唇 邊 所 掉 下 的 每 一 個 字,是 他 們 內 心 情 感 的 切 當 表 現。 由 於 我 們 所 提  到 的 這 位 巨 匠 的 這 一 特 點, —— 就 是 說,他 不 願 降 格 去 違 反 自 然,作 他 自 己 的 說 明  者,——除非我們正確地注意到他們當時的處境,我們往往會捉摸不到他們說話的  精 神。 只 因 忽 略 了 這 一 警 戒,《罕 秣 萊 德》的 開 場 一 景(其 中 活 躍 着 緊 張 的 情 緒、顯  著 的 對 比 與 描 繪 人 性 的 最 精 微 的 筆 觸)似 乎 被 校 勘 家 們,老 的 和 新 的,當 作 無 非 是  兩 名 衛 士 間 無 精 打 彩 的 閒 談 而 已。 剖 那 陀 在 警 衛 壇 上 已 經 碰 到 了 前 王 的 鬼 魂 兩  次,他 現 在 是 第 三 次走向這亡靈的出現處,深信他還會看見 那可怕的鬼魅,它“使他  駭 怕 得 幾 乎 化 成 了 肉 凍” 。 在 這 一 心 情 裏 他 看 見 任 何 東 西、聽 到 任 何 聲 音 都 會 吃  驚, —— 風 的 吟 嘯 也 好,月 光 下 的 陰 影 也 好。 在 這 般 一 觸 即 驚 之 中,他 聽 到 向 他 走  來 的 腳 步 聲; 他 的 問 話“誰 在 那 兒?”由 我 們 聽 來,乃 是 不 能 自 制 的 驚 恐 的、突 發 的、  本 能 的 絕 叫,而 不 是 兩 名 衛 士 間 尋 常 的 盤 問。 恐 懼,把 感 覺 集 中 了 起 來,使 它 們 變  得超乎自然地敏銳;而莎氏是明示着這一事實的,當他使這屏息諦聽着的剖那陀首  先 覺 察 到 他 們 在 互 相 走 近。 正 在 值 崗 的 衛 士 茀 朗 昔 司 谷,聽 到 那 吃 驚 的 聲 音 招 呼  他,認不出那就是他的夥伴,便答道: “別問,回答我;站住,你自己是誰?”但一等到  剖那陀聽見他說話而心裏安定下來,以他慣常的聲調喊了口令“君王長壽!”之後,茀  朗 昔 司 谷 便 知 道 是 他 的 夥 伴,當 即 用 他 的 名 字 稱 呼 他。 接 下 來 是 莎 氏 對 最 微 妙 的  細 節 予 以 注 意 的 一 個 絕 妙 的 標 本。 他 顯 示 給 我 們 看,剖 那 陀 在 殷 切 的 指 望 中,焦 急  地 預 期 着 鬼 魂 的 出 現,而 又 生 怕 那 秘 密 更 廣 泛 地 傳 播 開 去,勢 必 造 成 了 這 樣 一 個 局  面 —— 就 是 比 平 常 他 去 得 要 早 一 點,因 而 異 常 準 時 地 到 他 崗 哨 上 來。 茀 朗 昔 司 谷  說 道: “你 來 得 好 準 時。”而 剖 那 陀 的 答 覆 又 多 麼 巧 妙 地 逼 真 自 然,說 鐘 已 經 打  了!他 一 心 想 擯 拒 對 方 認 為 他 是 先 來 的 看 法,因 為,好 像 覺 得 自 己 有 罪 似 的,他  深 伯 被 對 方 所 懷 疑。 接 着,他 叫 茀 朗 昔 司 谷 去 睡; 而 在 後 者 的 回 答 裏,我 們 又 見 到  另 一 個 輕 微 的 徵 狀,它 卻 驚 人 地 例 證 出 莎 氏 是 多 麼 用 心 要 保 持 他 的 角 色 間 的 行  動的完全相應:  “茀朗昔司谷多謝你來接班;天冷得真厲害, 

- 1-


我心裏又挺不好受 。” 3

3

3

3

3

3

3

3

因 為 他 心 裏 挺 不 好 受,凝 注 於 他 個 人 悲 傷 的 沉 思 默 想 中,所 以 沒 有 注 意 到 剖 那 陀  的 未 曾 掩 飾 好 的 激 動。 如 果 心 境 平 靜,他 的 注 意 力 也 許 會 受 到 刺 激,他 的 好 奇 心 或  者 會 給 鼓 動 起 來。 他 正 離 開 的 時 候,剖 那 陀 以 假 裝 不 關 心 的 隨 便 口 氣 問 道,“崗 上  安靜嗎?”——這詢問他不敢在直接對話裏正式提出,怕會洩露他的焦急。他所得  到的確言,——“耗子也沒有走動”——使他對於過去的幾小時放鬆了關切,又把他  的 思 慮 完 全 集 中 到 未 來 的 時 刻 上 去。 他 不 願 獨 自 一 人 值 崗。 他 急 不 及 待 地 指 望 他  的同伴們和他一起來守夜,所以他對茀朗昔司谷臨去時的話是——  “好吧,明天見。  你要是碰到霍瑞旭和馬帥勒史,  要跟我同來值崗的,叫他們趕快。” 茀 朗 昔 司 谷 還 沒 有 離 開 剖 那 陀,就 聽 見 霍 瑞 旭 與 馬 帥 勒 史 正 在 走 來,當 即 喊 他 們 報  口令: “站住,喂!那是誰?”跟着,後面半頁上的幾句話雖對於不注意的讀者顯得平  淡 無 奇,卻 是 描 繪 性 格 之 最 精 妙 與 最 富 於 表 情 的 筆 觸。 在 前 此 兩 個 夜 裏,馬 帥 勒 史  曾 經 是 剖 那 陀 的 夥 伴,他 跟 剖 那 陀 有 同 樣 的 顧 慮。 霍 瑞 旭 對 於 鬼 魂 是 懷 疑 的,認 為  那 是 個 幻 想。 他 們 情 緒 上 的 差 異 可 在 他 們 對 值 崗 衛 士 問 話 的 回 答 裏 見 到。 霍 瑞 旭  心上輕鬆,悠閒自若,首先作答。他很快而且高興地叫出來,“宗邦自己人。”以遲緩  莊 重 的 調 子,馬 帥 勒 史 加 上 一 句“丹 麥 王 的 臣 下” 。 他 的 心 思 是 在 那 神 秘 的 幽 靈 上  頭。 他 在 驚 異 它 預 兆 些 什 麼。 他 隱 約 地 猜 疑 以 為 它 徵 示 什 麼 謀 反 叛 逆 或 對 邦 國 的  不 幸,這 就 引 得 他 在 霍 瑞 旭 漫 不 經 心 的 呼 聲 後 加 上 一 句 申 言 他 們 忠 於 王 事 的 宣  告。跟着他思緒的潛流,他迷失在他自己的冥想中;他沒有感覺到茀朗昔司谷已走近  他們,就在面前;而當茀朗昔司谷說“祝你們晚安”時,馬帥勒史像個精神恍惚中被喚  醒來的人那樣,叫道,“啊!再見了,誠實的軍人!”以任何別的設想來解釋這失聲的  “啊!”是沒有意義的,而這可決定性地顯示出莎氏的用意正要這樣寫法。馬帥勒史  的 沉 思 一 被 打 破 之 後,他 便 從 沒 有 結 果 的 臆 測 裏 轉 到 這 夜 晚 的 事 情 上 來; 於 是,他  在 對 茀 朗 昔 司 谷 道 別 的 同 一 口 氣 裏,問 他 是 誰 接 替 了 他 的 班,以 便 他 可 以 滿 意 地  知 道,那 不 是 別 人,而 是 他 自 己 的 夥 伴 剖 那 陀。 茀 朗 昔 司 谷 當 即 離 開。 馬 帥 勒 史 喊  道,“喂!剖 那 陀!”“我 說,”剖 那 陀 並 未 稍 停 一 下 來 直 接 回 答 那 招 呼,即 回 道,“怎  麼!霍 瑞 旭 來 了 嗎?”霍 瑞 旭 是 位 特 被 邀 來 要 對 鬼 魂 開 言 說 話 的 士 子; 他 高 出 他 們  一 籌,他 們 都 信 賴 他,而 剖 那 陀 則 迫 切 想 知 道 他 沒 有 失 約。 霍 瑞 旭 親 自 答 話,且 繼  續 以 開 玩 笑 的 答 覆“差 不 多 是 他” ,來 表 示 他 的 不 信。 剖 那 陀 從 幽 寂 孤 獨 中 解 放 了  出 來,欣 喜 欲 狂,以 這 樣 狂 喜 的 暖 意 歡 迎 他 們 ——“歡 迎,霍 瑞 旭; 歡 迎,好 馬 帥  勒史!”——致使馬帥勒史從他那激動的神情裏料想鬼魂已經來過。“怎麼!”他說,  不出之以詢問,而是用想當然的口氣,——“怎麼!這東西今夜又出現了嗎?”剖那陀  的回答,“我沒有看到什麼。”使馬帥勒史想起霍瑞旭對這整個故事完全不相信: “霍  瑞旭說這只是我們的幻想”云云。  說 這 劇 景 的 緊 縮 是 驚 人 的,而 且 也 許 在 任 何 哪 一 篇 戲 劇 裏,從 沒 有 同 樣 長 短 的 

- 2-


一 段 內 表 白 出 同 樣 的 心 理 狀 態 有 如 此 變 化 多 端 的。 剖 那 陀 的 驚 懼,他 深 自 壓 抑 的  情 感,他 的 不 喜 次 獨 處 於 孤 寂 之 中,茀 朗 昔 司 谷 的 一 無 所 知,霍 瑞 旭 的 輕 率,馬 帥 勒  史 的 心 不 在 焉 與 高 度 緊 張 的 情 緒,剖 那 陀 歡 迎 他 們 時 的 極 度 激 動,這 種 種 都 是 在 二  十 來 行 裏 展 露 出 來 的,展 露 得 清 楚 而 明 晰。 對 話 精 煉 而 迅 疾,可 是 極 完 整。 凡 是 對  于 這 時 適 合 的,沒 有 東 西 被 遺 漏 掉。 也 不 是 作 者 絕 藝 的 最 不 堪 注 意 的 一 部 分 是,在  這麼多的興奮裏,有這麼多激情在發動和衝突,但絕無一點誇張過度的痕跡。 * 現實  的沉肅被自始至終保持不渝。  4  這 個“我” ,Hanm er,Jennens ,Clark 與 Wri g ht(克 拉 倫 頓 本)都 說 應 着  重了說。  5  Ma l one ,Clark 與 Wri g ht(克拉倫頓本):這是當夜的通行口令。  6  原 文“up on y o ur ho ur” ,Clark 與 Wri g ht(克 拉 倫 頓 本)舉 了 四 個 例 證  說解作“正在你上崗鐘點要敲的時候” 。正當茀朗昔司谷說這句話時,鐘報 12 點。  7 , 8  原 文 這 兩 個“Gire y o u g o o d-n i g ht” ,Ca ld e c ott ,Clark 與 Wrig ht(克  拉倫頓本)俱謂解作“上帝給你們晚安” 。  9 “A p ie c e o f h im” ,直 解“(有)他 的 一 塊” ,Heath 與 Ste e vens 謂 這 只 是  句 開 玩 笑 的 口 頭 語。 Ts ch i s chwi t z : 通 哲 學 的 霍 瑞 旭 想 起 了 一 個 人 的 人 格,又 念  及 他 的 外 形,所 以 說 來 此 的 只 是 他 自 己 的 一 塊 [ 並 非 全 部 ]。 Mo ltke 的 解 釋 跟 此  說 大 致 相 同,謂 霍 瑞 旭 的 意 思 是 他 身 體 雖 已 到,靈 魂 卻 未 來。 按,此 兩 說 似 嫌 過 於  隆重。 Mo b erl y : 正如我們說,“有一點像他。”譯文作“差不多是他” ,似不夠逼真,  因 嚴 格 講 來,原 文 言 外 之 意 為 他 不 來 的 部 分 多 而 來 的 部 分 少,不 過 是 一 塊,而 譯 筆  含 義 正 好 相 反。 Mo b erly 之“有 一 點 像 他”也 不 大 對,應 為“有 一 點 是 他” ,但“有 一  點 是 他”在 漢 語 裏 不 成 話 語。 我 終 於 採 用 了 譯 文,因“差 不 多(或 差 一 點)是 他”並 不  真正或完全是他,所差的那點是很重要的相信;但不真正或完全是他,與真正的、完  全 的 他 即 判 若 兩 人,故 總 的 說 來,其 間 的 差 異,如 果 把 這 信 不 信 加 以 考 慮,便 會 很 大  ——這樣一來,倒是兜了個圈子後,跟原意頗有些接近了。  10  Co l eri d g e : 因 為 剖 那 陀 正 要 來 敘 述 的 事,其 性 質 極 為 莊 嚴,故 而 使 他 對  之 有 極 深 沉 的 感 覺,所 以 他 便 鼓 起 勁 來,用 華 美 的 辭 風 去 控 制 他 自 己 想 像 上 的 恐  懼, —— 這 件 事 本 身 便 是 這 鼓 勁 的 一 個 延 續 —— 離 開 了 鬼 魂 出 現 這 件 事 本 身,因  為 那 會 迫 使 他 太 深 沉 地 潛 入 他 自 己 的 內 心,而 轉 到 外 界 的 事 物、自 然 界 的 一 些 現 實  上 來,這 些 事 物 當 時 曾 和 它 一 起 發 生。 這 段 文 字 似 乎 與 這 一 批 評 法 則 相 抵 觸,就 是  說,凡是講到的總比實際看到的要印象淺一些;因為它傳送給人們心神的確實要比  眼睛所能看見的來得多;而正當我們聚精會神地熱切傾聽所講的後事、把我們的思  想從那可怕的景象上轉換到期待那很想知道、但又幾乎怕聽到的故事上去的時候,這  講述的忽被打斷便給了我們以鬼魂初次出現的一切突兀與驚駭。  11  Cowd en-Clarke: 再 沒 有 比 一 個 守 夜 的 衛 士 在 他 寂 寞 的 午 夜 崗 哨 上 注 視 

*原文“Nor is it the least remarkable part of the art that, in the midist of so much animation, and the play and conflict of so many passions, there is not a tinge of exaggeration.”。

- 3-


某一顆特別的星更自然的了;而這一偶然的提及,在這一段上可傾瀉了多澄澈的一  段 詩 的 光 輝。 Hud son: 當 然,這 是 指 北 極 星,它 似 乎 佇 立 着 不 動,在 它 附 近 的 其 他  的 星 似 乎 圍 繞 着 它 在 旋 轉。 按,Hu d son 此 注 當 係 指“the p o le”而 言,若 說“yond   s am e star" 則該是大熊星,它似乎以北極星為樞軸在回轉,見 Wo o d 與 Marsha l l 之  牛津與劍橋本劇後之“添加注” 。  12  D o u c e:驅邪法事從前總用拉丁文進行,所以只能由士子們從事。 Clark  與 Wrig ht(克 拉 倫 頓 本): 讀 書 人 能 講 拉 丁 文,中 世 紀 教 會 所 規 定 的 驅 邪 靈 訣 當 然  是用那種文字寫的。  13  Clark 與 Wri g ht(克 拉 倫 頓 本): 向 來 有 這 樣 個 想 法,認 為 一 個 鬼 魂 不 能  主動說話,除非先有人對它開了腔。  14 “Q u e sti on i t ”在 這 裏 解 作“跟 它 說 話,交 談” ,不 解 作 現 代 英 語 的“問 問  他” ,見 S c hm i dt 與 On i ons。  15 “W hat”作 為 賓 詞 對 人(雖 然 這 裏 是 對 鬼)質 詢,等 於“Who ?”(誰?什 麼  人?或什麼樣人?)或“o f what name ?” (名叫什麼?),故不能譯作“什麼東西?”見  S c hm i dt 與 On i ons ,前者舉了 40 多個例子。  16  Furne ss 問 道: 他 便 是 披 戴 的 這 副 盔 甲 嗎,在 三 十 年 前 就 在 罕 秣 萊 德 出  生 的 那 一 天(見 五 幕 一 景 156 — 163 行)?霍 瑞 旭 現 在 有 多 大 歲 數?譯 者 按,這 不 是  絕 對 講 不 通 的: 可 能 先 王 披 戴 着 這 身 有 名 的 盔 甲 留 下 了 一 張 畫 像,霍 瑞 旭 曾 看 見  過。  17  二、三、四 版 四 開 本 原 文“the slea d e d p o l la x” ,五 版 四 開 本 與 一、二 版  對 開 本 作“th e s l e d d e d Po l la x” ,三 版 對 開 本 作“ …Po la x” ,四 版 作“ …Po lea xe” ,  ,Pop e 作“ …Po la ck ” ,Ma lon e 又 改 作“ …Po lack s” ,現  R owe 校 改 為“ …Po l e -a xe” 代 版 本 大 多 從 後 者。 這 三 個 字 作 者 的 原 筆 究 竟 是 怎 樣 的,作 何 解 釋,十 八 世 紀 初 年  以 來 眾 說 紛 紜,迄 今 還 沒 有 最 後 的 定 論。 大 致 可 歸 結 為 三 種 說 法: (一)先 王 發 怒  了,把 他 的 戰 斧 向 冰 上 一 斫, ——Fri es en 與 Mo ltke ,後 者 校 改 原 文 為 "h is leade d  p o l e a xe”(他 的 用 鉛 加 重 了 的 戰 斧)或“h i s e d g e d p o l e a xe ”(他 的 磨 快 了 的  戰 斧); (二)先 王 發 怒 了,在 冰 上 斫 雪 橇 上 的 波 蘭 王(Po la ck), ——Pop e 等; (三)先  王 發 怒 了,打 敗 了 波 蘭 人 的 雪 橇 隊, ——Ma lon e 等。 譯 者 按,除 這 裏 外,本 劇 四 開  與對開本上還有三處(二幕二景 63 行、 75 行與四幕四景 23 行)用到這個字的另外四  種 拼 法“Po l la c ke ” 、“Po lea k” 、“Po la k” 、“Po la ck”; 如 果 我 們 對“sle dde d”不 加  以 校 改(因 為 可 以 不 必),而 在 後 面 兩 說 中 作 去 取 的 話,Pop e 等 人 的 第 二 種 讀 法 顯  屬 可 取。 霍 瑞 旭 現 在 看 到 鬼 魂 的 怒 容,便 想 起 了 先 王 當 年 的 怒 容。 我 們 知 道,怒 容  只是短暫時間內的表情,不容易延長得很久。若照 Ma lon e 與從他的現代注家們的說  法,先 王 以 一 人 之 力 打 敗 了 波 蘭 人 的 雪 橇 隊,那 已 經 很 勉 強; 而 且 即 令 那 是 或 許 有  的 事,所 需 的 時 間 至 少 要 幾 小 時,在 那 樣 長 的 時 間 內 要 保 持 一 個 不 變 的 怒 容,乃 是  不 可 能 的。 何 況 激 怒 他 的 是 他 談 判 的 對 手; 而 在 句 子 的 最 後,那 對 手 竟 已 被 遺 忘  掉,這 位 先 王 卻 花 了 很 大 的 力 氣 去 單 身 擊 敗 那 對 手 的 部 下: 這 就 顯 得 這 句 句 子 沒 

- 4-


有 寫 好。 L e o 認 為 一 位 全 副 武 裝 的 國 王 用 他 的 刀 劍 去 斫 坐 在 雪 橇 上 的 他 的 對 手 簡  直 不 成 話,太 違 背 中 世 紀 騎 士 的 風 度 了; 我 說,安 知 那 位 對 手 不 也 是 同 樣 全 副 武  裝,刀 劍 在 手,而 且 主 動 激 怒 了 丹 麥 先 王 的 呢? Pop e 的 讀 法 有 頭 有 尾,脈 絡 分 明,  雖 然 他 未 加 以 說 明。 他 這 校 訂 所 以 會 弄 對,我 認 為 是 因 為 對 照 了 後 面 三 處 的 結 果。  從 他 的 有 Th e o b a ld ,Hanm er ,Warb ur ton ,Jo hnson ,Cap el l,Jennens,Ste -  e vens ,Sing er ,El ze ,Tsch i schwi t z 等 十 家。 Ste e vens 加 以 說 明 道: 我 們 不 能  很 好 地 猜 想,在 一 次 談 判 裏 先 王 會 痛 擊 好 些 個 人,因 為 不 見 得 會 有 一 個 以 上 的 人  激 怒 他,或 者 在 這 樣 的 場 合 他 會 自 降 身 份 去 打 一 個 比 君 王 地 位 低 的 人。 Tsch is-  “Po la ck s”當 係 指 整 個 波 蘭 步 兵 隊: 猜 想 波 蘭 軍 全 軍 會 乘 着 雪  c hwi tz 的 理 由 是: 橇 行 軍,那 是 荒 唐 的。 按,關 於 拼 法 問 題,我 們 知 道,因 莎 氏 當 時 文 字 的 各 方 面(包  括 拼 法)尚 未 固 定 下 來,故 作 者、抄 寫 手、排 字 匠 有 很 大 的 自 由,往 往 把 一 個 人 名 或  地 名 在 幾 處 上 下 文 裏 寫 成、抄 成、排 成 好 幾 種 不 向 的 拼 法。 最 後,我 認 為 很 可 能  Hem ing e s 與 Cond el l 所 據 以 排 印 初 版 對 開 本 的 伶 人 上 演 用 腳 本 字 跡 不 清 楚,甚  至 抄 錯 了, 把“k ”寫 得 像“x”或 錯 寫 成“x”(這 就 是 說, 我 認 為 這 字 原 來  是“Po l la k ”),於 是 初 版 對 開 本 照 式 排 印,二 版 四 開 本 直 接 或 間 接 根 據 的 是 同 一  來 源,又 把“Po l la k ”再 誤 排 成“p o l la x” ,結 果 就 造 成 了 三 百 多 年 來 這 樣 一 個  疑案。  18 “m ig ht b e toward ” ,D y c e 解 作“在 準 備 中,將 發 生,在 目 前” ,Clark 與  。  Wrig ht(克拉倫頓本)作“迫近,近在目前,已齊備” 19 “Wel l rati f i e d by law and b era ld r y” ,Cap e l l 謂 係“普 通 法 律 和 武 士  道規條的形式都經遵守到” 。 Ste e vens,Clark 與 Wri g ht(克拉倫頓本)則云,解作“很  符合紋章院的條例,故而能生效” 。 Mo b erly:正確訂立合同須要法律,符合紋章院  規 條 則 使 它 在 榮 譽 上 有 約 束 力。 Craw ford : 中 世 紀 貴 族 簽 訂 有 約 束 力 的 合 同 文  書往往在簽名之外再加上騎士紋章。  20 自此起至鬼魂重現前止的十八行,僅見於 1604 年之二版四開本及後來的三  個四開本上,各版對開本俱付闕如。  21  Wo o d 與 Mar sha l l:剖那陀與霍瑞旭把鬼魂的出現歸因於表示他關心那迫  近的戰事。他們沒有疑心到他曾遭到兇殺。從含蓄中我們可以知道,兇殺是嚴守秘  密的。  22  原文“state o f R ome ”為“羅馬之首都” ;全行可作“從前在古代羅馬鼎盛的  首都” ,或如譯文。愷撒(Ca i us Ju l i us Ca es ar ,公元前 102 ?—前 44)當時為羅馬共  和國,並非帝國;此“state ”係指當時的羅馬“城” ,並不指“國”或“時代” ,見 Furne ss   新 集 注 本 上 之 Wi l s on 注(他 說 把 它 濫 解 作“狀 況”乃 是 進 行“九 重 兇 殺”)。 共 和 在  前,帝 國 在 後,兩 者 不 可 相 混; 在 共 和 以 前,於 公 元 前 六、七 世 紀 的 史 前 傳 說 中 又 有  Tarqu in 王朝,但那跟愷撒無關。愷撒為大將軍、政治家與高盧(Gau l,古國,包括目  今意大利北部,法國,比利時,以及荷蘭與瑞士的一部分)人的征服者,又是演說家、詩  人 與 史 學 家。 他 擊 敗 了 以 龐 貝 大 將(Cn ei us Pomp ei us Ma g nus,公 元 前 106 — 前 

- 5-


48)為 首 的 羅 馬 元 老 院 貴 族 党,而 成 為 國 家 的 實 際 主 政 者,但 為 政 敵 勃 魯 特 斯(Mar-  cus Jun i us Br utus,公元前 85 —前 42)等人所暗殺,莎氏有《居理亞.愷撒》一劇演  述其事。他的義子 O c tavi anus(公元前 63 至公元後 14)繼承了他的姓氏,當時的元老  院(S enate)又 尊 以“Aug ustus”(莊 嚴,崇 宏)這 徽 號。 此 Aug ustus Caeser 為 第 一  個羅馬皇帝,自公 元 前二十七年登基起,一直統治到崩位。愷撒當政時以武功勝,奧  古斯德斯在位期間則為古羅馬文學的黃金時代。  23 本行下面大概有一行脫漏,造成了無法解決的困難。 Ma lone :當莎氏告訴  了我們“墳墓盡走空”云云,那是限於在地上所發生的奇事,他很自然地(在現已遺佚  的一行裏)接着說,在天上也顯現其他的怪異;這現象他用例子來說明道,“如星子拖  着火焰尾”等。我懷疑“As stars ”(如星子)是譌誤,而且那些譌奪的字,如《居理亞.  愷撒》二幕二景裏那一段所提示的他將死時的怪異那樣,當包括“熾烈的火焰,武士在  雲端裏奮戰”等語。我所以相信“As stars ”是印譌,是因為下一行裏又有“star”這個  字。 也 許 莎 氏 的 原 文 是: “Astres wi th tra ins o f f ire——an d de w s of b lo o d  D i s a stro us d imm’d the sun!”(星 子 拖 着 火 焰 尾 —— 不 祥 的 血 露 使 太 陽 昏 暗!)  “A stre”是“star ”這 字 的 古 體。 學 者 們 有 贊 同 Ma lon e 的 校 改 的(Kn ig ht,Mo -  b erly),有 認 為 毋 需 校 改 也 講 得 通 的(Ca ld e c o tt ,但 很 勉 強),有 主 張 將 下 一 行 移 至  五 行 以 後 插 入 而 將 第 六 行“As har b ing er s”校 改 為“Are…”的(Mitford),等 等。  Co l l i er 相 信 下 面 兩 行 也 許 是 譌 誤 得 已 無 法 挽 救,但 並 無 充 分 理 由 說 有 一 行 給 脫 漏  掉,毛 病 只 出 在 大 概 是 被 誤 印 的“Di sa ster s”這 字 上,至 於“a stres”這 字 則 矯 揉 造  作,太 不 通 行 了。 歷 來 對 這 兩 行 的 校 訂 鉤 繩,Furn ess 之 新 集 注 本 上 羅 列 的 有 近 二  十家之多,這裏不一一介紹了。  24  Clark 與 Wri g ht(克 拉 倫 頓 本): 莎 氏 在 這 裏 也 許 是 想 起 了 挪 斯(Thoma s  Nor th, 1535 ? — 1601 ?)轉 譯 的 泊 盧 塔 克(Plutarch , 46 ? — 120 ?,希 臘 傳 記 家)所  著《希臘羅馬名人傳》英譯本(1579)上《居理亞.愷撒傳》裏的這一段: “的確,定數,預  先看見它要比避免它來得容易,當我們考慮到愷撒臨死前據說先有奇異而驚人的象  兆見到。因為,關於在空中的火焰,夜裏有鬼魂來來往往地走,幽居的鳥在中午棲在  鬧市中,在這樣一個驚人的時刻會發生,這一切朕兆可不值得注意嗎?”泊盧塔克還說  起有一顆彗星在愷撒死後接連出現過七夜,後來就不見了,還有太陽黯淡無光,果子  不熟。  25  Craw f ord:指《聖經》所說人類的兒子第二次到來時將發生的事情。見《馬  太福音》二十四章二十九節: “那些日子的災難一過去,日頭就變黑了,月亮也不放光,  眾星要從天上墜落,天勢都要震動;”又,《啟示錄》六章十二節: “揭開第六印的時候,  我又看見地大震動,日頭變黑像毛布,滿月變紅像血。”  26

原 文“c l imatures and c o untr ymen” ,Clark 與 Wrig ht(克 拉 倫 頓 

本)謂,前 者 可 能 指 生 活 在 同 一 氣 候 中 的 人,若 不 是 這 樣 解 釋 則 宜 從 D yc e 之 校 改 作  “c l imature ”(地 方)。 故 此 語 若 從 原 文 可 作“萬 民 與 邦 人” ,若 從 D yc e 則 可 作“宗  邦與邦人” 。 

- 6-


27  原文“cro ss ”通常解作“攔阻,擋住去路” ,On i ons 訓“碰到,面對” 。傳說謂,  誰若到鬼魂去路前攔阻它或面對它必遭凶禍。  28 我國古代陰陽家講五行,即金、木、水、火、土,歐洲古代與中世紀哲學家則盛  言 四 元,即 地、水、火、風(倡 此 說 者 為 古 希 臘 之 Emp e d o cles ,約 公 元 前 500 — 前 

430 ? ,印度佛家所說的四大正與之完全相同,見《圓覺經》與《瓔珞經》 ,而釋迦牟尼  的生卒年約為公元前 565 —前 487 ,要早上五六十年),說宇宙間一切物體都是這四元  的不同化合成分所形成的。後來的靈學家又認為每一種純粹的元裏有一種精靈守護  着,地 裏 有 地 鬼 或 地 精(g n omes),他 們 守 護 着 礦 山、石 坑,水 裏 有 水 靈 或 水 仙(un d-  ine s),風 中 有 氣 仙 或 風 姨(s ylp hs),火 內 有 火 魔 或 火 神(s a lamanders),作 此 說 者  為瑞士煉金術士與醫師 Para c elsus(1493 — 1541)。 Jo hnson 謂,這裏的意思是,一切  浮游飄蕩的精靈們,凡是流浪到他們各自的本界以外的,不管是氣仙進了地,或地精  在空中浮游,都要回到他們各自的原位上,他們的限境中去,那就是他們的本界。這  裏的結構在次序上有顛倒,作者意思是說:  一經他警告,  每一個游靈野魅便自會慌忙  趕回它的本界,不論在海裏火裏,  在地下空中;剛才…… 但這裏的次序毋須加以變更。  29  Co l eri d g e:請注意這一點也不張揚、但完全勝任的介紹這主角“少罕秣萊  德”的方式,而對於他父王的行動和有關事件我們所被激發起來的所有興趣則都被轉  移到了他的身上去。  30  Hud s on:這最後 3 段臺詞設想得真是奇妙。說話人都在情緒極度興奮中;  當 鬼 魂 消 失 時,他 們 的 驚 恐 立 即 轉 化 為 品 質 最 高 華 的 一 陣 靈 感,而 他 們 那 極 度 的 激  動,在散去時,便熾燃成為詩的溫存聖潔的熱情洋溢。  31  原 文“prop or ti ons” ,S chm i dt 解 作“計 算,對 供 應 的 估 計” ,On ions 謂 係  “對於兵員與供應的估計” ,亦可解作“兵員與供應本身” ,Wo o d 與 Marsha l l 則解釋  為“軍隊裏適量配備好的騎兵、步卒等” 。故此語亦可譯為“馬步糧草” 。  32 對原文國王這段話裏的“you”與“thou” ,Abbott 在他的《莎士比亞文法》 (二  三五節)裏闡明道:當國王對賚候底施明言表示親愛時,他從 [ 正式或客氣的 ]“you”  轉換為 [ 親切的 ]“tho u” ,後來又回到“y o u”上去。譯者按,關於原文“you” , “ your ” ,  “y e ”等 代 名 詞 的 用 法,講 究 起 來 頗 為 精 細,作 者 既 不 隨 便 或 胡 亂 應 用,也 不 呆 板 死  用。 譯 文 盡 可 能 將“y o u”跟“tho u”彼 此 間 的 區 別 傳 達 出 來,雖 然 有 時 不 能 如 意 辦  到,如 這 裏 把 國 王 對 賚 候 底 施 的“y o u”與“tho u ”一 律 譯 為“你” ,後 面 把 國 王 對 罕 秣  萊 德 的“y o u ”與“th ou ”一 律 譯 為“你” ,等 等。 Skeat 分 析“thou” ,“ye” ,“th ine ” ,  “y o ur ”云: “th o u ”(你)是 主 人 對 僕 人 的 語 言,地 位 相 同 者 之 間 的 稱 謂,它 也 表 示 友  伴,親愛,許可,對抗,輕蔑,威脅; “y e”(您)則是僕人對主人的語言,表示恭敬,稱譽,  自謙,懇請。“Th o u ” (你)是單數第二人稱,所有格代名詞“th ine” (你的)亦然;但“ye ” 

- 7-


(你 們)是 複 數 第 二 人 稱,還 有 所 有 格 代 名 詞“y o ur”(你 們 的)亦 然 ……。 Ab b ott:  “th o u ”在莎氏當時,很像現在德文裏的“du ” ,是個單數第二人稱的代名詞,它(一)對  朋 友 表 示 親 愛,(二)對 僕 人 表 示 善 意 的 優 越,(三)對 陌 生 人 表 示 輕 蔑 或 惱 怒。 它 現  已 有 一 點 不 被 慣 用 了,而 因 為 被 當 作 含 有 古 風,所 以 很 自 然 地 被 人(四)在 高 華 的 詩  的風格裏,以及在莊嚴的祈禱語言裏所應用。“Tho u ”與“y ou”在幾乎所有的場合被  不 加 區 別 地 使 用 時,仔 細 研 究 一 下 會 顯 示 文 內 思 想 有 一 點 變 動,或 者 為 使 音 調 和 諧  起 見,所 以 有 足 夠 的 理 由 改 變 代 名 詞。(上 兩 則 引 自 Furn ess 新 集 注 本《麥 克 白》五  幕三景 37 、 40 、 57 行注。)  33  Co l eri d g e:這樣,莎氏以高超的藝術手腕首先介紹一個極重要,但還是居  於次位的角色:賚候底施,他這樣備受恩寵,因為選立新君時朴羅紐司幫忙使前王的  兄弟,而不是他的王子,登上了寶座。  34  War b ur ton 不 能 設 想 這 一 行 是 什 麼 意 思; 但 把“頭 腦”(he ad)校 改 成“血  脈”(b l o o d)以 後,他 認 為 文 意 就 通 順 了,這 樣 措 辭 他 覺 得“非 常 得 體,因 為 心 是 實 驗  室……” 。 Hanmer 在他的校訂本上採取了這一校勘。 Heath 認為再沒有比頭腦和心  房更密切相關和一致的,因為前者設想了方法和步驟,使後者的目的可以達到。國王  把他自己當作心,把朴羅紐司當作頭腦。  35  Ca l d e c o tt :願你運用你最優秀的美德充盈你的時間,那完全在你的手掌之  中。 Clark 與 Wrig ht(克 拉 倫 頓 本) 解 釋“g ra c es ” 為“ac c omp l ishments”(才  藝)。  36 此導演詞“旁白”為 Warb ur ton 所加,嗣後的校勘家們都覺得還適當,並加  以採用。但 Mo ltke 認為不對,他的理由如下:在莎氏劇本裏沒有其他的例子主人公  是首先用這樣簡短的一句獨白予以介紹的;其次,沒有誰對自己說話時會使用雙關;  第三,莎氏一定不易地總在他戲劇的一開始時就鳴響劇中的主音。在這一例子裏,詩  人已經在第一景內使我們左袒了罕秣萊德而反對了國王,而現在又已經繼續以國王  從御座上發出的偽善的言辭增長了我們對前者的同情之感與對後者的敵對情緒,非  常重要的是這兩人間的對立應當使之着重,所以罕秣萊德該被顯示得不光他自己完  全曉得這對立,而且也同樣有決心使國王知道它。假使這句話是旁白,這種種目的就  會無法達到。  37 對這句模棱含蓄的話,學者們有各種不同的解釋,但迄無定論,現介紹數說  於 後。 Ste e vens : “比 親 戚 要 親 些,可 不 合 乎 人 倫” , —— 把“less than kin d”解 作  “unnatura l ”(亂倫),因叔侄關係現已變為公開與合法化了的血族奸通關係。 *Ma -  “比親戚要親些,可不夠有感情” ,因為我是你老婆的前夫之子,但我對你並不親  lone : 愛(我 恨 你,為 的 是 你 血 族 奸 通 地 娶 了 我 母 親)。 Kn i g ht : “比 親 戚 要 親 些,可 並 非 同  類” ,——上半句針對國王叫他“我侄兒罕秣萊德”而言,下半句針對國王叫他“我的  兒”而言,把整句話作為罕秣萊德說他自己。 W h i te 與 Hu d son: “比親戚要親些,可不 

*原文“…Hamlet may mean that his relationship had become an unnatural one, as it was partly founded on incest.”。

- 8-


配算同宗” ,——把整句話作為罕秣萊德所指的是國王。譯者認為,這位王子既不僅僅  說 他 自 己,如 Kn ig ht 所 云,也 不 僅 僅 說 他 叔 父,如 Ste e vens,Ca lde c ott,Sing er,  Wh i te ,Hu d s on 所云,而是說他自己跟國王之間的關係。那關係國王剛才有兩種說  法,一 是 叫 他 侄 兒(親 戚 關 係),二 是 叫 他 兒 子(父 子 或 親 人 關 係); 他 現 在 加 以 駁 斥, 說若說叔侄吧,你我之間已不止這一親戚關係,因為你已娶了我的母親,若說父子親  人 吧,第 一,我 羞 於 承 認,因 為 那 是 血 族 奸 通 的 亂 倫,第 二,我 不 認 可 與 你 同 類 或 同  宗,因為那太可恥,第三,我對你固無感情,你對我也說不上感情,那假裝一套完全用  不到。這樣,“kind ”這字的四種意義就兼容並包在裏邊了,而詩人的原意我信就是  如 此。 非 但 這 樣,原 文“kin ”與“kin d ”是 雙 聲,再 加 上“A l ittle more than ”與  “l e ss than ” ,使這九個字模棱溜滑,捉摸不定,像條泥鰍一樣,其妙處就在這裏。雖  然 歷 來 的 校 勘 家 們 都從 Warb ur ton 把這句話作為旁白,我覺得 Mo ltke 的孤獨的但  精闢的創見很有道理:罕秣萊德說這句話是存心叫他叔父聽見的,因為他未必能完  全 聽 懂 那 裏 邊 複 雜 的 含 義,而 且 即 令 能 聽 懂 一 兩 層,他 也 無 可 如 何,只 得 心 裏 尷 尬,  表 面 上 假 裝 糊 塗。 為 傳 達 原 文“kin ”與“kin d”的 效 果 起 見,譯 文 除 兩 個“親”字 外,  還用“頭”與“夠”的疊韻。  38 譯文可作“不那麼,吾主;太陽曬得我難受” ,似較信。原文本行末一字“sun”  與前二行末一字“s on ”音同字不同,Farmer 指出意含影射,即指“sonsh ip ”(子之地  位 或 身 份)而 言。 譯 文 本 行 之“耳”與 前 三 行 之“兒”亦 為 同 音(不 過 在 四 聲 上 有 區 別)  但在一字對一字的影射上則沒有能絲絲入扣,雖然就這整個半行來說,在搶白國王說  他“陰雲還高懸在你頭頂上”還是貼近原意的(唯病於不那麼顯豁),——驕陽照得我  如滾湯潑面,沸油灌耳,我不可能還有陰雲高懸在頭上了。譯文若作“太陽曬得我難  受” ,則變成了前二行之“還不夠”叶韻,對國王的尖銳的針對未免減弱,且那層一字對  一字的影射當然也無從談起。 Jo hnson 謂,“i ’the sun ”係引喻諺語“捨棄了天賜的  寵恩來曬暖太陽” 。按,此係 指“醫院或慈善機關裏遣發出來的人說的” ,或者指被“逐  出 房 舍 與 家 庭 的 人,他 們 除 了 餐 風 飲 露 曬 曬 太 陽 而 外,別 無 生 活 上 的 合 適 可 言” 。  Ca l d e c o tt 採取上述 Farmer 的示意,謂罕秣萊德的意思是說,“叫我太活像個期待腳  色,同時還把我從悲哀裏過早地硬拖出來,被扔在陽光與白日照耀之下,實在有點吃  不消;我已經受不了那老是粉墨登場,專表演當世子儲君的身份,而不能真正享受到  我的權利,同時也沒有一段適當的時間來和緩我的悲感。”他的被剝奪王位繼承權,也  許就是罕秣萊德所謂的“太陽曬得我受不了” 。 Ni cho lson 解道:罕秣萊德用一句顯  然的宮廷客套話來拔掉國王對他的詰問,——並不,吾主,我是太暴露在你寵倖的陽  光裏了,在它的逼射下我顯得只是個陰影(我是一無蔭蔽地在我所深惡痛疾的陽光裏  了);托賴上帝護佑,我得以成為胤嗣與王位繼承人,但這個身份地位卻已被你所廢  黜,因而我如今不得不離此出走;我如今不是在愁雲慘霧裏頭,在為我的先王父所興  起的悲風與淚雨裏,而卻發現自己在你們結婚的歡慶與豪飲之中。  39  Co l eri d g e:這裏應注意到罕秣萊德對他母親的溫存,以及他的力自抑制怎  樣預備他在下一段話裏的充實發揮。在下一段話裏,他的性格在厭惡外表的虛禮上 

- 9-


顯得有較大的發展,而那也顯示他喜歡深入到內心世界去潛思默想的習慣,加上一番  美麗的言辭。那些言辭是思想的秉賦有形體,比思想要充實一點,有一個外表,一個  獨特的現實,可是包含着它們對內心意象和思想活動的合一與朦朧的密切關係。也  應注意到罕秣萊德對後面國王那一長段話的沉默,以及他對他母親的恭敬的、但是一  般性的回答。  40  各 版 四 開 本 與 對 開 本 俱 作“mo o d es ”或“Mo o d s ” ,Cap el l 校 改 為“mo d-  es ”;十八世紀最初六家和十九世紀後半葉 Clark 與 Wri g ht 之環球、劍橋、克拉倫頓  版等共約 20 種名校勘本都從原文,其他約 30 種則從 Cap e l l。 D yc e 謂,不可能更明白  了,罕秣萊德在這整段話裏是在講外面的、看得見的悲傷的表像。  41  最 早 指 出 這 一 點 的 是 Ste e vens: 丹 麥 王 位 當 時 是 推 舉 的,不 是 世 襲 的。  Bla c k ston e 謂,推 舉 時 也 注 意 到 王 族 血 統,這 就 漸 漸 形 成 了 世 襲 制。 許 多 評 注 家 往  往稱克勞迪歐斯是個篡位者,說他剝奪了罕秣萊德的胤嗣權利,乃是個錯誤。罕秣萊  德叫他醉鬼、殺人犯與惡棍;說他用卑鄙下流的手段取得了推舉;說他“突然闖入來遮  斷我膺選的希望——” ;說他“把貴重的王冠從架上盜下,放進了腰包” ;但從未暗示過  他是個篡奪者。他的不滿起因于他叔父在他之前被舉立,並不由於他爭奪王位的什  麼合法權利。選立後繼人時,對於前任君主的推薦也許也會考慮到。所以少罕秣萊德  曾經“王上自己親口答應他繼承丹麥王位”;而當他自己臨死前,他“預言福丁勃拉思  將膺選,被擁戴為王:他有我臨終的推舉” ,為的是他叔父一死他自己當上了片刻的君  王,所 以 有 權 利 來 推 薦。 ……Mar sha l l: 也 許 因 罕 秣 萊 德 比 較 年 輕,以 及 王 國 受 挪  威人入侵的危險,所以立王評議官們把王杖放在克勞迪歐斯手裏。  42  原 文“nobility” ,Warburton 釋“宏 大” ,Johnson 釋“寬 博” ,Heath 謂“高  隆與卓越” 。譯文綜合音義作“宏隆” 。  43  Ma l one : 我 們 從 L e wken or 之《論 大 學》(1600)裏 得 知,威 登 堡(W itten-  b er g)大 學 為 選 帝 侯 歐 奈 斯 德 斯(Ern estus Ele ctor)之 子 茀 萊 竇 列 克 公 爵(D u ke  “它晚近因馬丁.路德及其徒眾之爭論與辯難而名聞  Fre d eri c k)于 1502 年所創立: 遐邇。”El ze :莎士比亞要送這位丹麥王子罕秣萊德到一所北方大學去留學,也許沒  有別的大學對他自己、也對他的觀眾,能像威登堡這樣聞名。按,這裏有人說是個時  代錯誤,因為,據本劇故事的直接來源《罕秣萊德之史傳》(The Hystorie of Ham-  b l e t, 1608)所言,這位王子的時代是在基督教傳到丹麥王國很久以前的年代裏,而威  登堡大學則建於 1502 年。但莎氏不會不知道這一史實,他當有他自己的用意。參看  四幕三景二十一行注。  44  Jo hns on:國王的縱酒給人印象很深;對於他,發生任河一件事都給他理由  去痛飲。  45 “Hy p eri on”在 古 希 臘 神 話 裏 是 太 古 泰 坦 神 族(Titans)的 太 陽 神 Hel ios 之  父,也 有 用 來 指 He l i o s 的,但 與 奧 林 帕 斯(Olympus)山 上 宙 斯(Z eus)神 族 的 太 陽 神  阿 波 羅(Ap o l l o)迥 異,不 過 在 晚 期 神 話 裏 也 與 之 通 用。 莎 氏 在 此 即 用 以 指 阿 波 羅。  奢 兜(Sat yr)在 早 期 神 話 裏 本 為 人 身 馬 耳 馬 尾 的 妖 精,到 了 羅 馬 神 話 裏 變 成 人 身 而 

-10-


有 山 羊 頭 角、耳 朵、腿 腳 和 尾 巴 的 妖 仙,它 們 是 酒 神 般 克 斯(Bac chus)的 遊 樂 伴 侶,  以歡鬧淫亂聞名。阿波羅代表男性美與光明,奢兜則代表醜惡淫猥。  46  那 荷 琵(Ni o b e)為 列 迪 亞(Ly d i a)國 王 探 塔 勒 斯(Tanta lus,天 王 宙 斯 之  子)之 女,底 皮 斯(Theb es)國 王 安 斐 盎(Amp h i on)的 王 后。 她 生 下 了 十 二 個 兒 女,  誇 言 她 比 黎 托(L e to ,即 L atona,宙 斯 和 她 生 了 一 子 一 女,子 為 太 陽 神 阿 波 羅,女 為  太陰神阿忒米斯)子女多,對她表示輕蔑。黎托叫她的兒女去報復這一慢侮,阿波羅  與阿忒米斯將她的十二個子女都用箭射殺。那荷琵痛哭而死,宙斯把它變成了列迪  亞國薛辟勒斯山(Mo unt Sipylus)上一塊石頭,她便永遠流着眼淚。  47  赫 勾 理 斯(Hercu les),即 希 臘 神 話 裏 的 海 拉 克 理 斯(Heracle s),以 英 勇  耐勞、力大無窮聞名,他德行高超,好除惡怪,有十二樁驚人的勞績,對人類有覆載之  恩。  48  Co l l i er 所用經某一舊手跡校注過的一本二版對開本將原文行末的“wel l ”  劃掉,因多此一字本行即多出一音步,且一見面罕秣萊德第一句就說“見到你好我很  高興”似乎也不大合理。  49  Jo hns on:我來做你的僕人,你將做我的朋友。 Ha l l iwe l l:罕秣萊德的意思  是,他要把霍瑞旭給他自己的那名稱, “可憐的忠僕” ,換成“好朋友” ;或者,如 Jo hnson   所解釋的那樣。  50  Clark 與 Wri g ht(克 拉 倫 頓 本): “d earest”在 這 裏 用 以 指 在 愛 或 恨 上,在  歡樂或悲哀上,最觸動我們心的。  51 霍瑞旭本想說, “我見過,昨晚上” ,但因消息太驚人,故縮了回去,改成“——  一次” 。  52 五、六版四開本與 1603 年的初版四開本作“the de ad va st” ,二、三、四版  四 開 本 與 初 版 對 開 本 作“ …wa st” ,其 餘 三 個 對 開 本 作“wa ste” 。 Co l l ier: “va st”在  這裏跟在《風暴》一幕二景三二七行裏是同樣的意思,那裏“va st of n ig ht”解作“黑  夜的空茫或虛無” ,這裏“the d ea d va st …o f the n i g ht”解作“午夜死寂的空茫” 。  Wh i te :也許應從二、三、四版對開本的“wa ste ”;但含義是一樣的,——“死寂的虛  無” 。 S c hm i dt 謂,“va st ”解 作“午 夜 一 片 沉 黑,視 野 裏 漫 不 見 有 何 邊 際” 。 Clark 與  “va st ”這裏解作“空虛冥茫,這時候看不見有生命的東西” 。  Wrig ht(克拉倫頓本): 53 “權杖”可作“麾杖” 。  54 用“肉凍”(嚴格些,“j el ly ”應譯為“凍”)來形容一個恐懼的人很妙,因為一  塊 凍 在 菜 盤 裏 被 稍 微 動 一 下 就 會 頻 頻 發 抖,一 個 極 度 受 驚 的 人 像 它 一 樣 會 戰 慄 不  已。關於“d i sti l l ’d ” ,學者們意見分歧,這裏不詳細介紹了,僅據 Kn ig ht,Sing er ,  。  Hu d s on 等人的說法解作“溶化” 55  Fl ori o(《字 世 界》 ,意 思 是”頭 盔  , 1598)云,“b eaver ”來 自 法 文“b au iéra” 或兜鍪的護面甲” 。 Bu l lo kar(《英文釋義書》 , 1616)謂,“b eaver”係“冑上可以掀上  去的部分,以便能暢些呼吸” 。 Worc e ster 引 Step henson 謂,此字來自法文“buvo ir”  (啜飲),因為它便於戴它者喝水。 Hunter:有人說這裏應作“他把護面甲拉到下邊 

-11-


來” ,但莎氏當是依據熟知騎士和騎士制度的權威而這樣寫的: “他們把護面甲向上  掀”——史斑塞(E d mun d Sp enser , 1552 ? — 1599 ,約長於莎氏十二歲的作者同時  代 詩 人)之《仙 后》(The Fa eri e Q u e en e , 1589 — 1596)四 卷 六 章 二 十 五 節。 譯 者  按,兩 種 說 法 大 概 都 對,當 時 盔 冑 上 的 護 面 甲 當 有 兩 種 形 制,一 種 可 以 掀 上 去,一 種  可 以 拉 下 來,以 便 暢 些 呼 吸、喝 水,使 人 家 能 看 見 頂 盔 人 的 面 目 等,但 這 裏 所 說 的 是  可以掀上去的一種。  56  二、三 版 四 開 本 原 文 作“g ri ss l’d , n o. ”(是 灰 的,不。)初 版 對 開 本 作  “g ri s l y ? no.”(是 灰 的?不。)二、 三、 四 版 對 開 本 無“n o”字。 Cap el l 校 改 為  “g ri zz l e d ? no ? ”(是 灰 的?不 是?)許 多 近 代 版 本 都 從 他。 但 As You L ike It  (《紳士雜誌》 , 1760 ,六十卷,四〇三頁)云:這個“no”是否定語而不是問話,由罕秣萊  德說很不合適。他問霍瑞旭,“他鬚髯是灰的?”是要試探霍瑞旭怎樣觀察那鬼魂,所  以講一個不同的顏色。霍瑞旭答道,“不對” ,當即說了個恰好的顏色,“玄色裏夾些  銀絲” 。 Furne ss 認為這建議極巧,幾乎可以作為正式的校訂。  57  Staunton : “g ap e”解 作“叫 喊,咆 哮,吼 嘯” ,而 不 是“張 開 嘴” 。 Clark 與  Wrig ht(克 拉 倫 頓 本)贊 同 此 說。 但 S chm i dt 在《莎 士 比 亞 辭 典》裏 仍 解 釋 為 通 行 的  “張開嘴” 。  58  Co l eri d g e:這一景應被視為莎士比亞在劇中的抒情章節之一,而它跟戲劇  部分交織成為一體的巧妙,特別是我們詩人的一個傑出之處。你有停逗一下的感覺,  但並無停頓之感。  59 原文“toy” ,S chm i dt 釋為“忽發的奇想,不可思議的怪念,癡愚” ,On ions  謂不能作“玩物”解,應解釋“忽發的奇想,奇癖,心血來潮時的幻念” 。原文“b lo o d” ,  。 又 原 文“a toy in b lo o d” ,Clark 與 Wrig ht  D y c e 解 作“性 癖,傾 向,氣 質,衝 動” (克 拉 倫 頓 本)說 是“一 陣 娛 樂 和 奇 想,不 是 深 情” ,On i ons 謂 為“一 個 一 時 的 調 情 的  奇想” 。  60  Ca l d e c o tt 謂,將身體比作神殿,只是在嚴肅的時候才應用。  61  Ca l d e c o tt :當身體長大時,召喚起心志的任務與活動的責任感也同樣增加  了。  62 原意為“自起叛亂” 。 Clark 與 Wri g ht(克拉倫頓本):雖沒有誘惑者,青春  年少會自我叛亂,就是說,青春的激情會對自我控制的能力造反作亂;自己的營寨裏  就有個叛逆者。  63  Co l eri d g e:你會在莪斐麗亞對賚候底施那一長段話的簡短而一般性的回  答 裏,注 意 到 她 這 天 真 無 邪 的 極 自 然 的 渾 不 介 意,她 不 能 設 想 需 要 這 樣 一 套 小 心 謹  慎的禮法去保衛她自己的純潔。  64  Ca l d e c o tt:因酒色過度,把身子淘虛,所以虛脹���腫;還加不顧一切後果。  65  Mo b erl y :賚候底施似乎以為莪斐麗亞的來勢很凶的回答把這場談話導入  一個不需要與不合式的岔路裏去;因為由妹子們教訓哥哥們是顛倒事物的自然秩序  的。 

-12-


66  Ca l d e c o tt :這些金貴的箴言跟劇中其他部分所視為的朴羅紐司的性格與  智慧很不相稱,那裏他顯得是個,如罕秣萊德所叫他的, “討厭的老蠢材” , “可鄙的、魯  莽多事的蠢材” ,“又蠢又多嘴的壞蛋” 。 Hunter:朴羅紐司是當時枯燥乏味的政客的  典型。在他這性格裏也許含有好多莎氏對某些人物的個人諷刺。這些政客的習慣是  對他們的子女講述格言,作他們生活的指導者。  67 原文“du l l thy p a lm” ,譯文據 Jo hnson 所解。這裏有兩層可能的意思:一  是使你的款待沒有價值與不被重視,二是使你自己不敏感,因而不能明智地估計你的  朋友們的價值。  68 原文“c ensure”是“意見,判斷” ,不是“批評” 。  69 原文“sea son ” ,El ze 解釋“使成熟” ,Mo b erly 解作“使稔熟” ,Hudson 謂係  “使銘志不忘” 。  70  Ca l d e c o tt :意即它不會從我記憶裏消失掉,要等到你認為毋須保留為止。  71 原文“cra ck the win d”意思是,把“獻出”這語辭像跑馬似的跑得過狠,跑  傷了它的元氣或呼吸(肺)。  72  Har ting:因難於明白的緣故,山鷸被認為是沒有腦筋的,所以這種鳥的名  字變成了傻瓜的同義語。  73 這“發”是“一發” 、“兩發”的“發” ,不是動詞。  74 原文“entre atments” ,Jo hnson 解作“伴侶,會談” ,Cowden- Clarke 釋“你  所 接 到 的、他 要 求 你 和 他 會 晤 的 懇 請” ,Clark 與 Wri g ht(克 拉 倫 頓 本)謂 係“懇 求” ,  ,Murray(N E D)則解釋“會談,會晤” 。  S c hm i dt 說是“你所接到的邀請” 75 原文“th e y are bro ker s” ,意即“它們是龜鴇,或淫媒”;我們的舊小說戲劇  裏所謂“穿針引線” ,北方話謂之“拉纖” 。  76 各版四開、對開本原文都作“b on d s” (誓約),The o b a ld 校改為“b awd s” (虔  婆,鴇媽)。 R owe ,……Cra i g 等十五、六家從前者,其他許多家從 The o b a ld。若從  前者,本行可譯為“氣息倒像神聖虔誠的誓約” 。  77  Co l eri d g e:這一景開始時的不重要的談話是莎士比亞熟知人性的細關末  節的一個證據。這是個確定了的事實,當瀕臨任何嚴重企圖或重大事件之前,人們幾  乎一定不易地把注意力轉移到瑣細的事物或熟稔的情況上去,企圖逃避他們自己的  思想壓力;在警衛壇上的這段對話便這麼以說起天氣的嚴寒開始,而且也間接問到,  的 確,預 期 鬼 魂 將 顯 形 的 時 間,但 投 進 了 一 個 似 是 談 資 的 空 虛 裏 去,如 關 於 敲 鐘 等  事。想逃避那迫切的思想的同一願望,也在罕秣萊德對縱酒逞歡那丹麥習俗的談話  與抒發感慨裏表現出來;他從特殊的事例上開始,談到普遍的真實,而由於他對一己  與個人事物的嫌厭,仿佛從他的自我集中裏逃避到了一般的思維中,將他那暫時的不  耐與不安之感在抽象的論究裏窒息掉了。除此以外,另一個目的得到了滿足:——因  為把觀眾的注意力這般纏結在罕秣萊德這段話的微妙區別與插句句法裏之後,莎氏  在鬼魂出現(這個,以它的幻想似的性質,驀地裏照臨他們)時使他們猝不及防,詫愕  無 已。 果 真,沒 有 近 代 作 家 敢 於 像 莎 氏 這 樣,在 這 末 次 顯 形 之 前 先 來 兩 次 顯 著 的 出 

-13-


現,——或者能設計出,使這第三次在動人心魄與趣味莊嚴上比先前兩次更要深宏。  但是除了罕秣萊德關於縱酒逞歡的音樂般這段話——這樣優美地流露出他性格裏占  優勢的理想主義,它那推理性的沉思默想——的其他一切優秀處外,它還有對於馬上  向鬼魂說的下一段話的興奮的延續,賦於性質相同與似有可能的這麼兩層好處。這  勢頭已經激發了他的心智活動;思想與言辭的激流已經開始,在他熱烈的議論中他把  他所以要在那裏的目的忘記了,而正是那忘懷卻幫着使鬼魂的出現不至於麻痹他的  心智。因而,這出現便成為一個新的動力,——一個加快已經在行動的物體的速度  的 驟 然 一 擊,不 過 它 改 變 了 那 物 體 的 方 向。 有 霍 瑞 旭、馬 帥 勒 史 與 剖 那 陀 一 同 在 場  [ 誤,按並無剖那陀在場 ] 這一點是計畫得極其適當的;因為這使得罕秣萊德的勇敢和  他激越的口才完全可以被領會。兩個聽者,——有血有肉的同情者,——他們的心知  有這件事,——他們的、自己也未曾想到的意識,——他們的感覺,——這些都成為從  後面發生力量的一個支持與一個刺激,而心智的前面部分,說話人的整個意識,是被  這陰靈所充塞,哎,所吸引住了。在這上面還得加上這一點:就是,這鬼魂本身,因為  它以前曾出現過兩次,已經顯得更近於是這世界上的一個存在了。一個鬼魂的客觀  性 如 此 增 長,當 它 還 保 持 着 它 所 有 的 鬼 氣 與 可 怕 的 主 觀 性 的 同 時,是 真 正 令 人 驚 奇  的。  78 原文“swa g g ering up -spring” ,前一字 S chm i dt 解作“嘩鬧的,喧嚷的” ,後  一字 El ze 證實 Ste e vens 謂為一種德國跳舞的說法,說原名叫“Hüp f auf ” ,是古德意  志人歡慶時最放浪的跳舞。  79  自 此 行 起 至 這 段 話 的 末 尾,各 版 對 開 本 與 初 版 四 開 本 都 沒 有,僅 見 於 二、  三、四、五等版的四開本。  80 原文“nature’s l i ver y ” ,據 Her f ord 注為“他們生來就有的缺點” 。  81  原 文“d ram o f ea le ”當 有 誤 植,“ea le”可 能 是“e vil”之 縮 寫“e ’il”之 譌  (Jer vi s ,Ba i l e y,D y c e 等)。下面一行也有問題: “o f a d o ubt” ,The o b a ld 與 Ma l-  ,Ste e vens 又 據 Henr y Hom er 說 改 訂 為“of ten  on e 校 改 為“o f wor th d o ut” d o ut”(往往毀壞)。 Clark 與 Wri g ht 之劍橋本(1865)記錄得約有四十種校改詮釋:  Furne ss 之新集注本(1877)則列舉了五十多種,小字密印六大頁;最新的收集,總數  可能有百種以上的說法。但莎氏已長逝不返,疑難恐將永遠無法澄清。 D owden 的揣  摩也許不差似任何一家的疏解: “由於狐疑,一些些乖舛把所有的高貴品質都在聲名  上淪為同它自己的品質一樣。”此外聚訟如麻,不一一介紹了。這段話的原意雖在譯  文裏我們可以充分見到,但恐怕正有些像從原文裏去尋繹本旨那麼不十分容易;現在  把 Th e o b a l d 的譯文釋義加以迻譯如後: “讓人們決不要有那麼多優秀的美德,假使  他們有一個缺點伴同着它們,因為那個單獨的瑕疵要玷污它們全部的性質;而且不僅  如此,還要傷毀它們全部優點的精華本身,使之像它自己那樣聲名敗壞;結果是他們  的美德本身卻會變成他們的被責駡之因。”  82  Stra c h e y :罕秣萊德的漫論,實際上係 採自過分思慮他自己的性格與處境,  而只是隨後才應用到他周圍的人與事物上去的。顯然,他自己就是那個人的、他這段 

-14-


描寫的本人,在那人身上造化或環境過度發展了性格的某一個趨勢,以致損害了適當  與合理的平衡和整體的和諧;而那人,由於這一他不能負責、且應與其被責難、更應受  憐憫的缺點,竟被世人以非難的目光所賤視,儘管他有其他許多優點。  86  Davi e s 之《戲 劇 漫 志》(Dramati c Mi s c el lan i e s,iii, 29)轉 述 得 有  Ci b b er 所記名伶斑透頓(Thoma s B etter ton, 1635 ? — 1710)在這一景裏的演藝:斑  透 頓 曾 受 業 于 談 聞 南(Sir W i l l i am D’Avenant, 1606 — 1668 ,詩 人 與 劇 作 家),而  談 聞 南則 親 眼 見 過罕秣萊德的原始扮演人之——Tay lor 的演出: “他在這裏開始時  先來一陣沉默的驚愕,停滯不言;然後,把聲音慢慢提高到一個莊嚴的、震顫的聲調  上去,他使這鬼魂對於觀眾和他自己同樣地可怕;而當他描摹之可怕的幻象所引起的  他的自然情感時,他的諍問雖然口氣很大膽,但還是恭而有禮的;有丈夫氣概,但並不  冒瀆;對於他所自然會對之尊崇的,他的聲音從不高升到那種顯然的暴戾或粗野的侮  慢上去。”蒲士(Bar ton B o o th, 1681 — 1733 ,伶人)說道: “當我扮鬼魂,斑透頓演罕  秣萊德時,不是我使他畏懼,而是他使我害怕,但那個人頭頂上籠罩着神性。”反之,麥  克 林(Charl e s Ma c kl in , 1697 ? — 1797 ,伶 人 與 舞 臺 經 理)在 這 第 一 行 後,把 這 段 話  的其餘部分講得沉着而肅敬,聲調頗為穩重,像一個人已抑制住他的懦怯與疑懼。據  Davi e s 說,在扮演鬼魂上,從無任何人能超過蒲士;他那緩慢的、莊嚴的低音調,他那  無聲的腳步,仿佛他的身體是一股空氣似的,造成了一個有力的印象。關於十八世紀  英國大伶人茄立克(Davi d Garri ck, 1717 — 1779 ,又為詩人與劇作家)的扮演罕秣  萊 德,德 國 文 人 L i c hten b er g 在 其《英 格 蘭 書 簡》(Bri ef e aus Eug lan d, 1775)裏  對他的一個友人有這樣一段描寫: “罕秣萊德上場來身穿着黑衣服。霍瑞旭與馬帥勒  史跟他在一起,穿着制服;他們在期待鬼魂出現。罕秣萊德的兩臂交疊着,他的帽子  遮到眼睛上面;戲院裏是暗的,全體觀眾幾千人肅靜無聲,每一張臉靜定不動,仿佛  它們是畫在牆上似的;你可以聽到園子裏最遠處一根針掉在地上的聲音。忽然,當  罕秣萊德從臺前似乎遠退到臺左,將背心朝着觀眾時,霍瑞旭吃驚而退縮一下,叫道,  “看呵,殿下,它來了!”指向臺右,那裏,觀眾們沒有覺察到它來,鬼魂已一絲不動地  站着。聽了這句話茄立克突然轉過身來,同時兩腿發抖倒退了兩三步;他的帽子掉了  下來;他的臂膀,特別是左臂,直伸了出去,左手舉得和頭一樣高,右臂比較彎,右手較  低,手指各各分開;他的嘴張開着;他這樣站着,一隻腳遠跨在另一隻前面,姿勢優美,  像嚇呆了似的,他的朋友們支持着他,他們因為以前曾見過這個顯現,心理上不像他  這樣沒有準備,而是生怕他會摔倒在地上;他的表情是這麼富於驚恐,以致在他開言  之前我一再渾身發出哆嗦;在這一場景之前,觀眾們的幾乎可怕的肅靜(使人有點不  寒而栗),我猜想,在不小程度上造成了這一效果。最後,在一陣出氣之末,而不是在  出氣之始,罕秣萊德以興奮的聲音喊道: ‘求眾位天使神差護佑我們!’——這句話使  這一景還缺少、因而不能成為最偉大、最可怕的劇景之一的一切東西都變得齊備了。  他掙扎着要脫離他的朋友們,就在他跟他們說話時他的眼睛也注視着鬼魂。但最後,  由於他們不肯放他走,他轉過臉來對着他們,用力從他們手上掙脫,而且快得叫人戰  栗地抽出劍來面向他們: ‘誰要攔阻我,我叫他變鬼。’他喊道,這對於他們已夠了。他 

-15-


隨即把劍指向鬼魂,說道: ‘走吧,我就跟你去。’鬼魂領着路。罕秣萊德,他那把劍還  指向着前面,站着不動,以便跟鬼魂保持一個較遠的距離。最後,當鬼魂已不再為觀  眾所看得見時,他開始慢慢地跟着它,先停頓一下,然後前進,那把劍還是指向前面,  他的眼睛凝注在鬼魂身上,他頭髮很亂,呼吸急促,直待他消隱到幕後去。在‘啊,但  願這太凝固的肉體……’那段獨白 [ 見前第二景 ] 裏,為一位有德的父親所流的最為正  當的悲哀之淚,為了他、一個輕浮的母親不但沒有穿素服,而且不感覺到悲傷,——在  一切眼淚裏也許是最難於忍受的,因為它們在這樣一陣孝義感的激動中是一個真純  不假的人唯一的慰藉,——這些眼淚完全制勝了茄立克。在‘恁英明一位君主’這句話  裏,最後兩字是說得聽不見的;觀眾只是在他嘴唇一動上感覺到它們,而嘴唇是堅定  地合在它們上面的,並且顫動了一下,以資壓抑住一個也許會顯得太缺乏丈夫氣的悲  哀的表情。這種眼淚,顯示出悲哀的整個重量以及那丈夫氣的靈魂忍受着它的重壓,  在那段獨白裏始終不停地在灑落。臨了時,正直的義憤與悲傷相合為一,而有一次當  他的臂膀好像打一下似的用力一擊,用以加重表示憤激的一兩個字,那一兩個字,出  於聽者們的意外,被眼淚所哽塞住了,而只是過了片刻之後纔發出聲音來的,同時眼  淚卻在流下來。”論及這個頓呼,Hunter 引 Co l l i er 注並加以申說云: “這裏驚奇的意  思蓋過了恐懼的意思。他用意並不是說,在這樣仁厚英武的一個形象之前他需要天  使們的護佑,這聲叫喊應被瞭解為幾乎是不由自主地脫口而出的。這一行說出以後跟  着應有一個相當長的停逗,好讓他記起他自己來。”在 Co l l i er 校勘本的第二版上,這  行後面加了個導演辭 [“停逗”],以及這條注:這個細小的舞臺導演辭,顯示演罕秣萊  德這角色的老伶人的特殊神態,應被保存下來,而且在 Co l l ier 所藏的那本二版對開  本上有筆錄的手跡可據。這似乎很自然,扮演者應當在這聲叫喊之後,且在他哆嗦着  進一步去對鬼魂發問之前,先這麼“停逗”一下,以便回過氣來。我們相信,在這一點  上我們現代的舞臺慣例是一致的,——也許淵源於最老的傳統。  ,S chm i dt 與 On i ons 都解作“貽福的,安泰的,吉利幸福  84 原文“o f hea lth” 的” ,Clark 與 Wrig ht(克拉倫頓本)則釋為“免罪的,得救的” 。  ,S chm i dt 解 作“樂 於 交 談 的,和 悅 的” ,On ions 解 釋  85  原 文“que sti ona b le” “引 人 問 話 或 交 談 的” ,Chamb er s 則 釋 為“在 罕 秣 萊 德 心 中 激 發 出 強 勁 的 疑 問 或 問  題,需要得到回答的” 。  86 在這一行大多數近代現代版本都綜合各版四開、對開本作“King , f ather,  roya l Dane : O, ans wer me ! ”十九世紀初年 P y e 在其《論莎劇評注家》(Comments  on th e Comm entator s, 1807)內提出一位佚名批評家的說法:[ 在“Dane”之後放一  個 冒 號(:)] 似 乎 是 個 奇 怪 的 層 進 法(假 使 不 是 個 層 退 法 的 話)。 只 要 把 標 點 稍 一 變  動,便 可 以 除 去 一 切 不 合,保 持 那 層 進 法 之 美,而 且 也 許 會 加 強 全 段 的 語 氣。 這 樣,  “我叫你罕秣萊德,君上,父親,——丹麥王,啊,回答我!”那層進法在表示親愛的稱  呼“父親”之後,很自然而優美地告終。他隨即再用一般性的稱呼對鬼魂說話,“丹麥  王,啊,回答我!”Furn ess 謂,蒲士先生(Edwin B o o th��� 1833 — 1893 ,名伶)曾告訴  他,他父親(Jun i us Br utus B o o th, 1769 — 1852 ,名伶)總是這樣講這一行的,而且 

-16-


他 自 己 也 總 是 這 樣 講 它 的。 還 有 歐 爾 文 先 生(Henr y Ir ving, 1838 — 1905 ,名 伶), 他相信也是採用這讀法的。對於他自己,Furn ess 說,這無疑是個真實的讀法,所以  在他的新集注本裏就這麼標點。  87  Hunter: 這 樣 讓 月 亮 將 她 的 銀 光 灑 在 警 衛 壇 上,或 者 從 烏 雲 的 罅 隙 間 下  來,或 者 更 可 能 從 雉 堞 的 空 缺 中 下 來,可 使 這 劇 景 更 為 生 動 如 畫。 按,上 一 行 的“in  ,當可跟這一行相映成趣:月光明滅中一個鬼  c omp l e te ste e l ”譯文作“全身披亮甲” 魂全身披掛着亮甲,又是美,又令人毛骨悚然!  88  War b ur ton 謂,“f o o ls o f nature”係 諷示我們只給豢養着(像“傻子”或弄  臣們以前在大家貴宅裏一般)供造化去玩笑取樂,她躲藏了起來,對於我們徒然地探  索 她 的 秘 密 只 報 之 以 嘲 笑。 Clark 與 Wri g ht(克 拉 倫 頓 本)解 釋 如 譯 文,說 我 們 完  全被她所影響。  89  原 文“toy s o f d esp erati on”為 不 顧 一 切 的、心 血 來 潮 的 怪 想,近 於 瘋 狂。  Hunter 謂係暗指許多人在極高的高處有一個感覺,只想投身跳下去。  90  尼 彌 亞(Nemea)為 古 希 臘 南 半 島 伯 羅 奔 尼 薩 斯(Pe lop onnesus,現 名 為  More a)東 部 亞 哥 利 斯(Ar g o l i s)地 區 一 個 山 谷 的 名 稱,在 考 林 斯(Corinth)城 西 南  約十英里。這隻尼彌亞獅子凶得可怕,附近居民把它無可奈何。大力神赫拉葛理斯  (Hera c l e s)十 二 樁 勞 役 裏 的 第 一 樁 就 是 去 殺 死 它,為 民 除 害。 他 把 他 的 大 頭 棍 打 它  不 發 生 作 用,只 得 捉 住 了 它 用 兩 臂 扼 死 它。 獅 子 的 皮 他 剝 了 下 來,嗣 後 披 在 肩 上 當  斗篷。  。  91  Clark 與 Wri g ht(克拉倫頓本)謂,“它”指前一行所說的“結局” 92  原 文 這“Nay”字,Clark 與 Wri g ht(克 拉 倫 頓 本)解 作“讓 我 們 不 要 留 給 上  天去做,我們自己來做點事” 。  93 此導演辭大體上為 Cap e l l 所加。由於罕秣萊德的兩個同伴再和他在一起之  前所過的時間相當長,D el i us 認為這篇和鬼魂的對話不見得會在罕秣萊德掙脫他兩  個朋友的同一垛壇上進行。 Ts ch i s chwi t z 將劇景改為“荒野” ,因為“罕秣萊德定必  已經跟了鬼魂一大段路,既然他拒絕走得再遠些。他的問話‘你要領我到哪裏去?’  也顯示,儘管他很勇敢,恐怖在開始向他侵襲;還有,在景末時鬼魂在地下說話也證  明了這一點。”此外,也有把這一景布在“墓園內,背景為一教堂”的。  ,下行內鬼魂所說的“so”(意為“to  94  D e l i us:這裏的“b o un d”解作“準備好” b in d ”之過去分詞“b o un d”)則為“應負責”[ 兩個字意義截然不同 ]。  ,The o b a ld 曾 主 張 校 改 為“c onfine d   95  原 文“c onf in e d to f a st in f ires” f a st in f ire s ”(嚴嚴禁閉在火裏),但他後來取消此議,說原文是個純粹的隱喻說法,  因為斷食對一個鬼魂來說不是什麼很大的懲罰。據天主教的說法,斷食在地獄裏能  滌除靈魂的罪孽,正如這裏所暗指的火焚能在淨土界起同樣的作用。譯文從原意着  筆。 Sm i th 引 趫 颼(G e o f f re y Chau c er, 1340 ? — 1400)詩 證 明,地 獄 裏 是 沒 有 東 西  吃喝的。 Ma s on 則謂,既然鬼魂被認為跟世上的凡人同樣感覺到欲望和食欲,斷食  可以被認為是加在有罪者靈魂上的一種刑罰。 Chamb er s : “f a st”在這裏似乎只用作 

-17-


極一般的悔罪解。  96  離 些(L e the)是 古 希 臘 神 話 裏 幽 冥 界 的 一 條 河 流,禁 閉 在 塔 塔 勒 斯(Tar t-  atus)區的罪大惡極的亡魂們喝了它的水後能使他們遺忘掉生前的一切。  97 關於“h e b en on”(四開本作“Heb ona ”),學者們有一些不同的說法。 Gre y  謂 就 是“h ene b on” ,亦 即“hen b an e” ,其 中 有 一 種 肯 定 是 麻 醉 性 的,用 多 了 會 有 毒。  普 林 尼 [Ca ius Pl in i us S e cun dus, 23 — 79 ,羅 馬 博 物 學 家,其 名 著《自 然 史》  (Hi stori a Natura l is)之 英 譯 本(譯 者 P. Ho l land)於 1601 年 出 版,為 莎 氏 所 熟 知 ]  說這種植物的籽榨出油來注入耳朵會損傷人的理智。 D o u c e 與 Sing er 俱謂即係 烏木  (e b eno e b ony)。 Mo b erly: 烏 木 的 果 實 往 往 可 以 吃,不 對; “henb ane ”或“Hyos-  c yamus ”則是一種強烈的麻醉性毒藥,不過它不會形成惡癩的症狀。 E . K . Chamb -  er s 謂,根據一位醫師 Dr. Brinsle y Ni cho lson 的研究,這是指紫杉(ye w),當時人認  為它能使血液凝結,因而產生皮膚上的惡癩。  98 這一行各版四開、對開本都作為是鬼魂說的。 Jo hnson:有一位極有學問的  夫人 [“或許是 Mr s Monta g ue ”——劍橋版編者 ] 很智巧地對我示意說,這一行似屬  於罕秣萊德,在他嘴裏這是聲適當而自然的絕叫;而且根據舞臺慣例,他也可以被認  為 應 當 打 斷 這 樣 長 一 段 臺 詞。 Kn i g ht : 茄 立 克(Davi d Garric k, 1717 — 1779 ,名  伶、詩 人 與 劇 作 家)在 舞 臺 上 演 罕 秣 萊 德 時,據 舞 臺 傳 統,總 把 這 一 行 歸 給 王 子。  R ann,Ver p lanc k ,Hu d son,Sing er ,El ze,Kei g htle y ,Wilson 等 多 家 版 本 也 把  這 一 行 歸 給 罕 秣 萊 德。 W h i te,Staunton,D y c e,C owd en-Clarke 等 也 持 此 看 法,  雖 然 他 們 的 校 訂 本 還 照 四 開 本 原 文 印。 此 外,名 伶 如 墾 布 林(Jo h Ph il ip Kemb -  le, 1757 — 1823),歐爾文(Henr y Ir ving, 1838 — 1905)等演出時也改為由罕秣萊德  說。  99 還沒有人指出過,雖然鬼魂用螢光的漸漸暗來描摹黎明的到來頗有詩意,但  在上一景開始時罕秣萊德與霍瑞旭所說的嚴寒的天氣裏,分明不可能有只在夏天和  初秋才有的螢火蟲。  100  原 文 這 裏 有“Oh, f i e ! ”(啊!呸!)二 字,Cap e l l,Ste e vens,Mitford,  D y c e 四 家 主 張 刪 去,認 為 是 偶 然 竄 入 的 衍 文,因 而 使 本 行 在 韻 律 上 多 出 一 音 步 來,  而且在意義上幾乎荒唐可笑。  ,D y c e,Clark 與 Wri g ht(克拉倫頓本)及 On ions 俱解作  101 原文“pre ssure s” “印章的戳記” 。  102  Mo b erl y :國王最近稱罕秣萊德是他的兒子時便這樣滿面笑容。  103  Ste e vens:這是暗指每天在軍隊裏所定出來的口令。  104  Clark 與 Wri g ht(克拉倫頓本):這是出獵放鷹人用來鼓勵他的鷂子的。  105  S e ymour:罕秣萊德開始說這句話時是富於誠懇與信任的熱情的;但考慮到  他 所 要 作 的 洩 露(不 光 對 霍 瑞 旭,而 且 要 對 他 不 大 相 熟 的 馬 帥 勒 史)其 性 質 如 此 重  大,他 忽 然 大 吃 一 驚,當 即 急 急 收 住: “全 丹 麥 從 來 沒 有 哪 一 個 壞 蛋”比 得 上(也 許 他  正要說)我叔父這樣奸惡;這時候他想起了這樣聲言會闖大禍,便停逗了一下匆匆結 

-18-


束道: “不是個壞透的惡棍。”  106  聖 柏 特 立 克(St . Patri ck, 373 ? — 463 ?)是 愛 爾 蘭 的 護 神,他 的 節 日 是 三  月十七日。據說他在一個島上經耶穌親自顯靈指示他一個能望見煉獄的山洞,他就  借此得以克服了堅執不肯信教的人的頑固,而化他們為教徒。傳說他把愛爾蘭的蛇  王裝進了一隻匣子,拋入海中,所以島上沒有蛇。 Mo b erly:聖柏特立克是一切失錯  與紊亂的守護神。按,罕秣萊德發這個誓,可能因為他父親現在正在煉獄中,而聖柏  特立克是煉獄的守門神。 D owden 則謂,既然有謠言,說前王之死是因被蛇蟄,向驅  蛇神柏特立克請求查究是合理的。  1 0 7  D e l i us:罕秣萊德故意誤解他朋友們的話,以便躲避他們的詢問。起初他假  裝他的話得罪了他們,而實際上他們只是覺得他不着邊際;當他們回答他並沒有得罪  時,他把“罪”字加強為罪惡的“罪” ,把它暗指剛才暴露給他們知道的他叔父的罪惡。  108  Hu d s on:罕秣萊德的意思是,這是個真正的鬼,正是它所顯示的那樣,而不  是魔鬼所假裝的“可喜的形狀”(二幕二景末),如霍瑞旭所恐懼它是的那樣。  109 因為劍柄的形狀正像個十字架。  ,Co l l i er 說原來是個開礦用語,意思是泥土裏有特殊的  110 原文“tr u e -p enny ” 徵象,表示向某一方向掘去有礦石可以掘到。 Jo hnson :一個老實朋友的戲狎稱呼。  For by:誠實的老朋友;忠實而可靠;對于他的目的和保證謹守不渝。  ,意為“這裏和到處” 。 Tsch ischwitz:重複發  111 拉丁文短語“Hic et ub ique” 誓,轉移地方,和拉丁文短語都是從魔法師所用念咒召遣鬼神的儀式裏取來的。  ,或可譯作“開路兵” ,即工兵;他的職掌,Nares  112 原文“p i on er”即“p i on e er” 謂,是挖掘,夷平,去除障礙,開掘壕塹,用鏟鍬等工具為軍隊開道。  。 Warb ur ton 謂,即以好客的態  113 原文“g i ve i t welc ome ”或可譯為“歡迎” 度對待它,就是說,保守祕密;Ma son 謂,罕秣萊德只是要求他們裝出不知道或不認  識它的樣子。 Ca l d e c o tt:客氣而從順地接待它。 Clark 與 Wrig ht(克拉倫頓本) :接  待它得不要有懷疑或疑問。  ,對開本作“我們” 。 Wa lker 主張從對開本,White 亦認為  114 四開本作“你們” 四開本的讀法差些,但比較普通。按,其實“你們”可以理解為就是指“我們”而言,說  話人假定自己從“我們”之間跳出來,以第三者的身份和口氣對“我們”說,“你們那哲  學做夢也沒有夢到”——這樣,我以為倒是更有戲劇性,更精彩。 Corson :罕秣萊德  與霍瑞旭在大學裏同學;這可以解釋為什麼他說“我們” 。或者更好些,也許可以瞭解  他用“我們”是泛指人類的哲學,說它範圍不夠廣。按,自以後說為是。  115  Cowd en-Clarke:值得注意的是,罕秣萊德往往以第三人稱說起他自己;這  是富於哲學性的人的特點——好凝思默想,習於感慨訓誨,語涉抽象。 

-19-


第 二 幕 1 此二行半據 Wo o d 與 Mar sha l l 之“牛津與劍橋本”所解。  2 這三行同上。  3  原 文 對 開 本 作“f etch o f warrant ”(可 以 允 許 的 策 略),四 開 本 作“fe tch  o f wi t ”(機巧的計策),都講得通。  4  這 裏 的“By the ma ss”(憑彌撒)和朴羅紐司所一再說的“marr y ”(原來是  “Mar y” ,聖 處 女 瑪 麗)都 是 用 來 賭 咒 的,藉 以 加 重 語 氣,表 示“當 真,的 確” 。 後 者 有  時也代表純粹的語助詞“why ”(哎也),不過言外含有幾分輕蔑之意,故可譯為“哼” 。  5  Jo hns on ,Cap e l l,Ca ld e c o tt 都 解 作“in y o ur s elf”為“of or by your-  ,說 朴 羅 紐 司 剛 才 要 他 去 向 旁 人 打 聽 賚 候 底 施 的 愛 好,現 在 叫 他 去 直 接 觀 察。  s e lf” Clark 與 Wrig ht(克拉倫頓本)則謂,朴羅紐司關照雷那爾鐸把他自己的行動假裝得  和賚候底施的愛好一致,以便誘使他暴露他的本色。按,這恐怕有點刻畫過火,當以  前說為是。  6  Hu d s on: 仔 細 觀 察 看 他,但 要 做 得 暗,不 露 聲 色,讓 他 把 秘 密 都 洩 露 出  來。  7  E c khardt:以為罕秣萊德看見了鬼魂之後就去看莪斐麗亞的那個猜想是不  對的,所據的是以下理由:首先,朴羅紐司和雷那爾鐸之間的剛才那場會談包含得有  賚候底施作別到巴黎去已經有了些時候的意思;第二,在這段時間裏莪斐麗亞已經退  還了罕秣萊德的書信,拒絕和他見面,她父親問她,“你最近對他有難堪的話嗎?”朴羅  紐司念給國王聽的那封信,因此一定是在戲劇開始前的一段時間內的。莪斐麗亞已  經嚴格服從了她父親的訓示,退還了罕秣萊德的一切信札;第三,朴羅紐司立即去見  國 王,可 是,當 他 對 他 說 起 罕 秣 萊 德 時,國 王 已 經 知 道 了 罕 秣 萊 德 的(假 裝 的)瘋 癲,  所 以,在 莪 斐 麗 亞 見 到 王 子 之 前,他 自 己 一 定 已 經 見 到 過 他; 第 四,在 第 一 幕 的 結  束與本景之間,羅撰克蘭茲與吉爾騰司登定是因為罕秣萊德舉止有變,以及那變異所  引起的國王的懷疑,而已被召喚了回來。  8  Nare s:在伊麗沙白朝,根據正常的戀愛禮節,一個人自認已墮入情網,應表  示相當程度的對衣飾的疏忽。他的吊襪帶特別不應當吊起來。  9 原文這一行與上行叶韻,以示本景在此結束;為湊韻起見,本行未免病於晦  澀。 Clark 與 Wrig ht(克 拉 倫 頓 本)解 云: 罕 秣 萊 德 的 瘋 癲 行 為 要 是 遮 蓋 起 來 的 話,  會比洩露他對莪斐麗亞的愛所將引起的(國王與王后的)惱恨造成更多的悲傷。可是  王后後來表示她贊許這樁婚事,見三幕一景三十八行,又,參看五幕一景二百三十一  到二百三十四行。  ,Warb ur ton 訓“禮貌” ,Sing er 引 Baret 之《蜂巢,或英文,拉  10 原文“g entr y” 丁 文,法 文 三 重 字 典》(Alveari e or trip l e D i cti onari e,in Eng l ishe,Latin,  an d Frenc h , 1573)云,“士 君 子 風,即 溫 文 有 禮,和 易,自 然 的 和 藹,寬 仁。”總 之, 

-20-


“都雅” ,“親仁” ,“上流”等等都可說與之同義。  ,Ca ld e c o tt 解作“為援助與促進” ,Hud-  11 “For th e supp ly and pro f i t” s on 說是“為供養與實現”希望,Jo hnson 謂係 指“你們的到來所引起的,以及我們所  願望獲致的效果將會完成的那個希望” 。  “b ent ”(引滿,或拉足)被莎氏用以狀述任何激情或心神特性之  12  Jo hns on : 最大限度。這用語係自射藝中借來:弓被引滿或拉足即為“b ent” 。  13 譯文這兩行從 Hu d s on 所譯。  14  D e l i us :此係回報對挪威王健康的親善願望。  15  Clark 與 Wri g ht(克 拉 倫 頓 本)謂,“he tr u l y found it wa s……”的  “tr u l y ”(確乎)是指“wa s”(是)而不是指“f o un d”(見到)的。  16 從 Clark 與 Wri g ht(克拉倫頓本)所注。  17 佚名氏謂,國王在這裏被說成他在考慮這件事情之前先作答覆;因而次序應  加以校訂調整,宜作“An d th in k up on and answer to, th is busine ss”(來從長  計議,和答覆這件事情)。  18 關於朴羅紐司的性格,Jo hnson 有一段短論,總的意思是說老耄期的心力衰  頹 逐 漸 浸 占 着 他 的 智 能。 Ca ld e c o tt 提 出 疑 問,謂 要 喪 失 智 能,必 須 先 有 才 智 的 存  在。我們沒有任何直接的證據,可以說明他在任何時候曾有一個清���與統馭一切的  心智。正相反,幾乎一切東西都有個反面的意義;因為正是約翰蓀博士所依靠的那個  性能,在我們看來適足以強有力地表示心神的癡愚,就是說,在記憶裏裝了一大堆聰  明的規則和格言,能適用於每一個場合與時會,卻沒有能力把它們有效地應用到任何  場合與時會上去。在朴羅紐司的總的行動裏,在每一個場合上都看得出純粹的愚蠢  與 老 耄 期 的 心 力 衰 頹。 Mo b erly 則 謂,在 評 價 這 性 格 時 我 們 應 當 記 得,像 朴 羅 紐 司  這 樣 應 用 語 言,在 莎 士 比 亞 那 些 用 誇 飾 文 體(eup hu i sm)的 時 日 裏,不 能 成 為 完 全 愚  蠢的證據,像現在這樣。  ,Staunton 訓“智 慧”  19  Jo hns on 謂“wi t”在 莎 氏 當 時 解 作“智 慧,理 解” ,On i ons 解作“健全的悟性或判斷,理解,  Clark 與 Wrig ht(克拉倫頓本)則釋“智識” 智能” 。  20  D e l i us:王后用“花腔”一語是指朴羅紐司的浮誇的風格,後者用它是指背離  真實與自然。  。  21 原意為“賦呻吟以音步(或韻律)” ,S chm i dt 釋“人為的結構,係 指身體而言” ,On ions 解釋  22 原文“ma c h in e” “身軀” 。 D owd en:T. Bri g ht 在《憂鬱論》(A Treati se o f Me lanc ho ly, 1586)裏  說明人的身體其性質猶如一部機器,通過直接的“精神”跟“靈魂”聯繫起來。他把身  體 的 行 動 比 作 一 隻 自 鳴 鐘 的 動 作。 譯 者 按,“ma ch in e”這 字 原 來 解 作“機 構” 、“裝  置” ,是用以指載運人與物的用具的,如車子與舟船;古代用以指劇場上專為造成戲劇  效 果 的 機 械 裝 置,中 世 紀 的 攻 城 器 也 叫“ma ch in e” 。 英 國 十 八 世 紀 末 到 十 九 世 紀 三  十年代的產業革命造成了大批機器,於是機器或機械變成俗物,無生命生趣,不宜於 

-21-


入詩的東西。但在莎氏當時,並沒有這樣的聯想。我們知道,英國十九世紀最偉大的詩  人華茲渥斯(William Wordsworth, 1770 — 1850)於 1840 年所作, 1847 年出版的短  篇 傑 作《她 是 一 個 歡 樂 的 幽 靈》(She Wa s a Phantom of D e l ig ht)裏 還 用 到 此  字,用以指伊人的身體,絕無絲毫的不雅之意。  23  Mo b erl y :在這老人根深柢固的自負他無所不知裏有很多滑稽。他荒謬地  想像,憑他自己的眼光已看見了罕秣萊德愛情與瘋癲的一切步驟;而實際上,對於前  者,在有些朋友警告他之前並未覺察到,至於後者,那裏根本不存在的。  24 “If I ha d p lay ’d the d esk or ta b l e -b o o k”(直譯,“要是我扮演書桌  或 小 手 本”),War b ur ton 解 作“要 是 我 在 他 們 之 間 傳 遞 消 息,做 他 們 兩 情 相 戀 的 心  腹” ,Ma l one 釋“要是我把這秘密鎖在我胸中,嚴密得好比關閉在書桌或小手本裏似  的” ,Mo b erl y 訓“要 是 我 只 把 這 件 事 記 錄 在 心 上” ,Clark 與 Wrig ht(克 拉 倫 頓  本)解作“要是我做他們書信來往的傳遞人” 。  ,S chm i dt 及 Clark 與 Wri g ht(克 拉 倫 頓 本)都 解 作“閉  25  原 文“win king” 眼裝作不見” ,On i ons 謂“g i ven my hear t a win king”是說“閉着我的心眼” 。  。  26  S c hm i dt 解釋“wi th i d le s i g ht ”為“不認真,把它當作開玩笑” 27  J. D. Wils on 在這後面就使罕秣萊德上場,並加導演詞云,“手持書本,且  讀 且 行,聞 聲 而 止,未 被 覺 察。”他 又 在 後 面 國 王 說“我 們 得 試 試”之 後 加 導 演 詞“罕  秣 萊 德 上 前” 。 各 版 四 開 本 對 開 本 把 王 子 的 上 場(對 開 本 加“持 書 閱 讀”)放 在“我  們得試試”後面。我們這裏把罕秣萊德的上場還推後三行,放在國王與王后等下場之  後,係 從 D y c e,Co l l i er ,Staunton,Clark 與 Wri g ht 之 環 球、劍 橋 與 克 拉 倫 頓  本,Mo b erl y ,D e l i us,Hu d s on 等 多 家 的 版 本。 W i lson 又 謂,三 行 以 後 朴 羅 紐  司說“我把女兒放出來”語涉雙關,除顯見的意義外還有交配牡牝牛、馬的意思,這話  被罕秣萊德聞見,所以他在後面再三刻薄朴羅紐司。  ,學 者 們 有 的 說 是“for ho ur s”(幾 小 時)之 誤,應 加 以  28  原 文“f o ur ho ur s” 校正,有的說沒有錯,“四小時”解作不定數的幾小時,並不是不多不少恰好四小時。  ,Ma lon e 謂 意 含 諧 謔,此 字 係“嫖 客”的 切 口 語。  29  原 文“f i s hmong er” Mo b erl y :也許用意是“你買賣的貨色受不了太陽的光照”;意即,朴羅紐司有個女  兒,而所有的女人是和他母親一樣背信不貞的,只要稍經考驗就會墮落。 Tie ck:你  是 個 龜 奴,還 不 及 一 個 魚 販 子 老 實。 罕 秣 萊 德 笑 駡 朴 羅 紐 司 替 他 和 他 自 己 的 女 兒  造 成 機 會,而 隨 後 的 話“因 為 要 是 太 陽”云 云 只 是 罕 秣 萊 德 鄙 視 他 們 父 女 倆 的 說 法  的 繼 續。 Fri e s en 則 以 為 是 指 老 國 王 在 世 時 朴 羅 紐 司 替 克 勞 迪 歐 斯 和 王 后 提 供 機  會。 D o ering 說是指朴羅紐司從中撮合,幫助克勞迪歐斯與王后結婚。  30  原 文 這 半 句 含 義 不 明,疑 有 譌 誤。 Warb ur ton 校 改 四 開 對 開 本 之“b eing   , 意 思 是,“因 為  a g o o d ki ss ins carri on ”為“b eing a g o d , ki ss ing carrion ” 要是太陽在一條死狗身上生得出蛆,他雖然是位天神,卻把他的熱氣和影響射發到腐  肉上——。”說到這裏,罕秣萊德突然住口,否則說得太條理分明了朴羅紐司會疑心他  的 瘋 癲 是 假 裝 的,而 把 他 的 注 意 力 轉 離 話 題,問 起 他 的 女 兒 來。 罕 秣 萊 德 想 要 下 的 

-22-


推 論 用 意 很 高 尚,其 要 旨 是 這 樣 的。 假 使(他 說)事 情 的 結 果 果 真 是 跟 着 被 影 響 的 東  西 [ 腐肉 ] 走的,而不是跟着發出影響的東西 [ 天神 ] 走的,那我們何用驚奇,一切事物  的最高始因,造物主,雖然廣布他的恩福給人類,那好比是具腐臭的屍體,由祖先傳與  了原始的罪孽,這人類卻不是適當地以恭誠的美德相還報,而只是孕育着敗德與惡行  呢? Ma l one 校 改 原 文 為“b eing a g o d-ki ssing carri on ” ,意 思 是“那(死 狗)是 具  跟天神親吻的腐屍” 。罕秣萊德剛說過,老實在這世界上是極稀罕的一種德性。對此,  朴羅紐司表示同意。這位親王又說道,既然在這世界上美德如此難得,既然到處盡有  的是敗德,而即令太陽照在一條死狗身上還會生出蛆來,所以朴羅紐司應當注意莫讓  他女兒在太陽光裏走路,否則她怕會變成罪人們的一個生殖者了;因為,雖然懷孕大  致說來是件天恩,可是假使莪斐麗亞(罕秣萊德以為她和世上別的女人一般脆弱)要  懷孕的話,那也許是樁禍患。所以要提起在死狗身上生出來的蛆,似乎只是為介紹懷  孕一語。這半句話和罕秣萊德前面的一段話和他突然的問語“你有個女兒嗎?”之間  頗少聯繫是顯然有意的,以資更有力地加深朴羅紐司的印象,使他相信王子確是發了  瘋。 Ca l d e c o tt 隨 R owe,Pop e,The o b a ld 之後主張維持四開對開本原文,說“那(死  狗)是具好給太陽親嘴的腐屍(或臭肉)” 。 Staunton 採用了 War b ur ton 的讀法,但不  同意後者把它跟罕秣萊德前面的話聯繫起來的那些理由;他認為這半句是罕秣萊德  所讀的書上的話,與前後文無關,——這位王子表示願意獨自一人在,他極不耐這個  老朝臣的打擾,後來見他離開很高興;所以此刻當見到朴羅紐司還在注意他時,他嚴  厲地轉過身來突然問道,“你有個女兒嗎?”Cor son 引了二十多個例子說明“a g o o d  ki ss ing carri on”是 解 作“a carri on g o o d for ki ss ing , or, to b e kisse d , by  th e sun ”;他的解釋因而與上述 Ca ld e c o tt 所作者同,而且他當然也是主張維持四開  對 開 本 原 文,不 同 意 Warb ur ton ,Ma lon e 等 人 的 校 訂 的。 Furne ss 認 為 此 說 所 舉  例證詳盡而有決定性。譯文即本 Ca ld e c o tt 與 Cor son 兩家的說法,從四開對開本原  文。  “太陽光下走路”一語不應就字直解,應解作與人們相混雜,並不與太  31  Pe tri: 陽神發生特殊關係。  32  Cor s on :他說這話是要使老人不舒服,意思是雖然正式婚姻的懷孕是天賜  的恩福,但他的女兒也許會懷孕——婚外的——則不然。  33  Cor s on :罕秣萊德對那些他所不喜歡或鄙視的人如國王、朴羅紐司與朝臣  們的話的回答有一特點,即按照文字直解似甚正確,但又行不通或頗為荒謬。  ,Ste e vens 解釋“敏捷,機靈,適切” ,Nares 解為“巧妙,富  34 原文“Pre g nant ” 于慧心與理智” ,Ca ld e c o tt 釋“意味深長” 。  35  Co l eri d g e:這個重複使我覺得至可贊佩。 Staunton:對我們來說,顯然在  這裏,如在別處,這重複——一個盡人皆知的精神錯亂的徵象,——是罕秣萊德故意  採用來使旁人相信他的瘋狂的。他從不任性作此鴟鴞鳴聲,除非跟他所猜疑的傢伙  在一起時。 Cowd en-Clarke:不光這重複是罕秣萊德佯狂的一部分,而且它也深深  地動人哀憐,因為它傳達出迫使罕秣萊德墮入苦惱深淵的完全厭倦於生命的那個印 

-23-


象。  ,對開本作“f avo ur” 。 W h i te 謂前者的“s”分明是個  36 原文四開本作“f au or s” 衍 誤; “f avo ur ”在 這 裏 有 兩 個 意 義,其 中 之 一 是“身 體,腰 身” 。 按,另 一 意 義 是“春  意,愛顧” 。  37  Hu d s on:我們的乞丐們至少能夢為國王與英雄;而假使這些野心人物的本  體 不 過 是 一 個 夢,且 一 個 夢 只 是 個 影 子,那 我 們 的 國 王 與 英 雄 們 只 是 乞 丐 們 的 影 子  而已。 Bu c kn i l l:假使野心只是個影子,什麼野心以外的東西一定是野心所從投射  出來的本體。假使以國王作為代表的野心是個影子,以乞丐作為代表的、野心的原物  定必是影子的反面,即本體。 Mo b erly:假使野心是榮華的影子,而榮華又是一個人  的影子,那麼,唯一真正實在的人是乞丐們,他們是剝去了一切榮華與一切野心的。  38  El ze :罕秣萊德喜歡將他自己說成個非常可憐,不足道,沒勢力的人物。  38  Ts c h i s c hwi t z:我的謝謝,那是不誠懇的,比較你們虛偽聲言的友誼並無更  多的價值;雖然如此,我謝了你們就給予你們太多了,因為你們只值得當棍徒看待。  ,所出  Mo b erl y 則云:你們花了這麼多麻煩來到這裏,來買我這“窮叫化的一聲多謝” 的代價太大了。  40  Hu d s o u:罕秣萊德的優美的榮譽感在此得到了充分的表示,他不願引誘  他們破壞信約;先告訴了他們那緣故,他將會佔先而且阻止他們洩露秘密。  41  War b ur ton:這是機巧地設想來掩蓋他心神錯亂的真正原因的,免被那兩  個探子看透。 

42 原 文“e xerc i s e”是“練 技” ,S chm i dt 謂 為“任 何 練 習 或 努 力,用 以 獲 致 技 巧,  知識,或行動優美的” ,On i ons 亦謂此字在莎氏作品中常用作此意。按,舉例說,如擊  劍,騎馬,射箭,讀書等等。 Ti e ck:我們切不可對罕秣萊德這裏所說的話照意直解,  否則這會跟他對霍瑞旭在五幕二景 198 行所說的話矛盾,那裏他說賚候底施到法國去  後他一直在練習。按,係指擊劍。  43  Jo hns on :那扮演娘娘的要不受阻礙,除非她那段韻文臺詞本身在節拍上  有闕漏。 S e ym o ur :假使那扮演娘娘的由於過作嬌柔而略去語詞,她的脫漏可在音  步的跛躓中覺察得出來。 D owden:那扮演娘娘的,當然,要講些猥褻的話;假使她略  去了它,那跛躓的素體韻文將透露她的淑德。  44  D e l i us:說到“城”字,莎士比亞的觀眾立即知道是指倫敦。  (他們之被禁止 [ 在原戲園演出 ]),據 Fle ay 云,根  45 原文“th e ir in h i b i ti on” 據 1601 年 12 月 31 日樞密院(the Pri v y Co un ci l)禁止濫用戲園的命令,除鴻運戲園  (th e For tune)與 環 球 戲 園(the Glo b e)外,其 他 的 一 切 勒 令 歇 業,因 為 有 些 班 子 演  出的戲裏有影射攻擊某些顯要的臺詞。  ,We d g wo o d 根 據 Cotg rave 解 釋“aerie ”  46  原 文“an a eri e o f ch i ld ren ” 為“一 窠 雛 鷹” 。 Ste e vens: 係 指 皇 家 小 教 堂(the Chap e l R oya l)或 聖 保 羅 教 堂(St.  Pau l’s)的唱詩班之齊唱童子們,當時他們演戲極得觀眾彩聲。  。 Cap el l:這些  47  D y c e 謂,“e ya ses ”是“剛從窠裏拿出來施以訓練的小鷹鷂”

-24-


孩子被這樣稱呼是因為他們特別起勁,會搏擊超過他們能力的獵物。  ,Ste e vens 解 作“孩 子 們 永 遠 以 最 高 的 嗓 門 背 誦  48  原 文“top o f qu esti on” 臺 詞” ,“qu e sti on”係 指“臺 詞,對 話。”C owd en-Clarke: 用 他 們 尖 銳 的 孩 童 嗓 子  的最高音調背誦他們的臺詞。 Chamb er s:對聳動時下的問題高聲叫嚷。  ,或“非常暴烈的” 。  49 可作“非常嚇人的” ,“b erattle”S chm idt 釋“貶 抑” ,  50  原 文“b erattl e the c ommon sta g es” ,“c ommon sta g es ”S chm i dt 還 是 解 作“普 通 的 舞 臺” ,  On i ons 釋“使 充 滿 喧 鬧” On i ons(從 他 對 前 一 字 的 解 釋 裏 可 知 他)也 這 樣 理 解。 但 Th e o b a ld 曾 校 改“sta g e s”  為“sta g er s ”(戲 子),且 也 有 注 家 不 一 定 從 The o b a ld 而 逕 自 把“Sta g es”解 作 戲 子  的。  51 童伶都是兩個教堂裏唱聖詩的唱歌童子們兼充的。等將來他們嗓子一倒,  不能再當唱歌童子時,是否也就不能再當童伶了呢?  52 即劇作者。當時劇本根據希臘羅馬傳統完全或基本上以韻文寫成,每一出  戲是一首戲劇詩。此段據 D el i us 所詮釋。  ,Ca ld e c o tt 解作“許多激烈與細緻的討論” ,S chm idt 釋“許  53 原文“bra ins” 多諷刺的爭論” 。  54 赫勾理斯肩負地球為當時環球戲園的商標。古希臘神話:太古時泰坦神族  (Titans)中 諸 神 之 一、毛 列 台 尼 亞(Mauri tan i a)之 王 阿 忒 拉 斯(Atla s)肩 負 着 世  界,大力神海拉克理斯(羅馬人稱之為赫勾理斯)有一次去看他,曾代為肩此重負。  “Sb lo o d ”(耶 穌 的 血)這 句 用 聖 餐 物 品  55  Clark 與 Wri g ht(克 拉 倫 頓 本): (Eu c hari st,麵 包 片 或 無 酵 薄 餅 與 酒,代 表 耶 穌 受 難 時 的 肉 與 血)來 賭 咒 的 誓 言,意  即“我憑聖酒發誓” 。  56 在“y o ur han d s”兩字後二、三版四開本無標點,自 Jo hnson 到 D el ius 等十  家加句號;現代版本如 Clark 與 Wri g ht 之克拉倫頓本與 Cra ig 之牛津本等加逗號,不  知是根據各版對開本���是從 R owe 的校改則不得而知;Furness 之新集注本上無記  錄,而譯者又無初版對開本之影印本可資對照。 J. D. W i lson 主張在這裏加上問號,  作為羅撰克蘭茲與吉爾騰司登先伸出手來要同罕秣萊德相握,故罕秣萊德問他們“要  握手?”  57 “I know a Hau ke(Hawke)f rom a han d saw(hand-saw)” 這 半 句  原文兩百多年來引起了好些爭論;儘管有精到的校勘,考據,分忻,辯難,但莎氏使罕  秣萊德說這句話,它的含義在應用上究竟是什麼,至今還沒有弄清楚。現在先介紹一  些 分 歧 的 解 釋,最 後 再 提 出 譯 者 的 看 法。 Hanm er 校 改“handsaw ”(手 鋸)為“hern-  s haw ”(蒼 鷺);War b ur ton 謂,這 一 校 訂 表 示 出 這 句 在 莎 氏 當 時 很 流 行 的 諺 語 的 本  來 面 目;Nare s 認 為,此 譌 誤 在 莎 氏 以 前 即 已 發 生(“hernshaw”或“heronshaw ”或  “h erns h e w ” ,他 說,是 一 隻 蒼 鷺),這 句 諺 語 的 原 來 形 式 定 必 是“分 辨 得 出 蒼 鷹 跟 蒼  鷺” 。 Wh i te 疑心這句譌誤的短語在當時已喪失了它原來的意義,只被認為正比較着  兩件工具,“hawk ”是件斫切的工具,“han d saw”則為“手鋸” 。 Ha l l iwel l:這一認為 

-25-


“hand s aw ”是“h erns haw ”之譌的猜想並無證據;這句短語向來保持着這個形式;這  一 類 諺 語 往 往 有 這 種 不 協 調 處。 Clark 與 Wri g ht(克 拉 倫 頓 本)則 同 意“handsaw ”  是“h erons haw ”或“hernshe w ”之 譌 的 說 法,謂 在 塞 福 克(Suffo l k)與 諾 福 克(Nor-  fo l k)二 郡 的 方 言 裏,蒼 鷺(heronshaw,herns he w)現 在 [ 1905 ] 仍 被 叫 作“harn-  ,由此誤成“hands aw ”非常容易;他們援引 J. C. Heath 的解釋道: “這說法分明是  s a” 指放鷹術而言。大多數的鳥類,尤其飛行時身體沉重的蒼鷺,被放鷹者或他的獵狗驚  起時,會順着風向飛行,以便逃走。風若從北方吹來,蒼鷺便向南飛,看的人被太陽照  耀着眼睛,會不能分辨蒼鷹與蒼鷺。反之,風若是南風,蒼鷺向北飛,獵人背對着太陽,  便會清楚地看到它和追逐它的蒼鷹,那時他辨別這兩隻鳥將沒有什麼困難。如果風  是從東北偏北而來,上午十點半時(顯係 適於放鷹的時刻)太陽將照射着獵人的眼睛,  而假使是南風的話,視野當會很清楚。”Clark 與 Wri g ht 又謂, “hawk”這字又是泥水  匠 用 來 承 泥 灰 的 一 塊 四 方 小 木 板 的 名 稱,它 底 下 有 個 柄,這 一 意 義 也 助 成“heron-  s haw”譌 為“hand s aw ”(手 鋸)的 一 個 原 因。 On i ons(《莎 氏 語 彙》)謂,“hawk”通 常  解作“蒼鷹” ,但或許是“ha ck ”的變異拼法,而“ha ck ”則是伊麗沙白時代用來作斬斷、  斫切的工具的名稱,也用以名尖鋤,鶴嘴鋤或啄鋤等農具。譯者按,如作行獵的小鷹隼  解, “hawk”可譯為“蒼鷹,雀鷹,鷂子,青肩,或鷣” 。又按,我們或許可以這樣瞭解這句  原文。罕秣萊德故意出言模糊隱約,利用這兩個字的雙關意義指桑駡槐,罵了兩條走  狗使他們一點都不覺得。“我只瘋到了西北偏正北”是說“我並不真瘋或完全瘋”; “風  從南面吹來時” ,是說“當我神志清明時” ,或“我假使要神志清明的話” ;表面上說“我  還分辨得出蒼鷹與蒼鷺” ,實際上是說“我還未辨得出斫斧(或尖鋤,或泥灰板,但多半  是斫斧,因斫斧與手鋸都是木匠工具)跟手鋸” ,意即“我看得分明你是柄斫斧而你是  把手鋸,你們兩個傢伙雖然彼此各不相同,但都是當今王上的工具,所以是差不多的  東西。因此,我對你們有無比的鄙蔑,決不把你們當作朋友” 。  58  Hu d s on:這是說來迷糊朴羅紐司的,使他弄不懂他們在說些什麼。  59  羅 修 斯(Q u intus R o s ci us Ga l lus ,卒 於 公 元 前 62 年)為 羅 馬 最 卓 越 的 喜  劇大伶人,他登臺時動作優美,音調和諧,對於人物性格理解深刻,以及神態靈妙,世  無匹敵。說他在羅馬演戲,等於說無人不知的事。罕秣萊德不等朴羅紐司開口就知  道他來說什麼話,而且先調侃了他;這老糊塗懵然不知,還是一本正經來報告他的好  “消息” 。  ,罕秣萊德答以“咄,咄!”意即“少說  60 上面朴羅紐司來報信,說“戲子們來了” 廢話,你來報的不是新聞,是老聞了” 。朴羅紐司以為王子不信他的話,故賭咒道,“憑  我的榮譽,——(原文“Up on my hon o ur”就字直解為“在我的榮譽上 [ 我賭咒 ]”)。  罕秣萊德打趣他,意思是“你剛才說‘戲子們來了’ ,又說他們是騎在你榮譽上來的,那  麼,每個戲子是騎着一頭蠢驢來的,或者說,你的榮譽或者你自己便只是一頭蠢驢罷  了。”這有如我們對口相聲裏的貧嘴。  ,D el i us 和 Clark 與 Wrig ht(克 拉 倫 頓 本)等 謂  61  原 文“s c ene in d i vi da b le” 係 指 遵 守 地 點 必 須 一 致 的 規 律 的 戲 劇,“p o em un l im i te d”則 為 不 遵 守 這 個 規 律 的 

-26-


詩劇。 S c hm i dt 則謂前者為不能用特有名稱(如悲劇,喜劇,牧歌劇等)予以區別的戲  劇,後者亦為名稱不固定的戲劇詩。按十六世紀的意大利批評家以及十七世紀的法  國戲劇家們從亞理士多德的《詩學》裏得出結論,規定戲劇詩必須遵守三個一致的“三  一律” 。所謂三個一致是,一篇劇作裏只能有一個主要的劇情動作,此劇情動作應當  發生於同一個時間,同一個地點。  62 即不遵守三一律的戲,見上注。  63  S ene ca ,Lu ci us Anna eus(約公元前 4 —公元 65),羅馬禁欲派哲學家,悲  劇 作 家,曾 作 悲 劇 九 部。 他 的 劇 作 在 風 格 上 着 重 修 辭,在 文 藝 復 興 時 期 被 認 為 古 典  悲劇技巧的典範。  64  Plautus,Ti tus Ma c ci us(約公元前 254 —前 184),羅馬喜劇詩人,留傳下  來的有二十部喜劇。他的作品在文藝復興時期被認為古典喜劇技巧的典範。 Clark  與 Wrig ht(克 拉 倫 頓 本)謂,這 兩 位 羅 馬 戲 劇 詩 人 的 作 品 為 當 時 英 國 知 識 界 所 熟 知,  因為在牛津與劍橋兩大學時常演出。塞尼加的全部悲劇與泊勞德斯的喜劇《孿生兄  弟》(Mena e c hm i)當時已被譯成英文。  ,Capell 解作“按照規律寫的 [ 古  65 “For the law of writ and the libert y” 典法度的 ] 作品和不按照規律的 [ 浪漫的 ] 作品” ,Caldecott 釋“遵守着戲劇的規律,同  時也在許可範圍內自由發揮” ,Collier 釋“演出寫好了的作品,或是上臺臨時應付的” 。  66  以 色 列 人 的 元 帥 耶 弗 他(Jep htha h)於 征 伐 亞 門(Amm on)人 之 前 向 耶 和 華  許願,說他若師捷回來,不論誰首先從他家門裏出來迎接他,他將以之獻為燔祭。結果  他凱旋歸家,第一個出門來歡迎他的是他的敲着鼓跳着舞的獨生女兒。他因對上帝  有誓言在先,只得犧牲了女兒。事見《舊約.士師記》十一章,三十—四十節。下面罕  秣 萊 德 所 引 歌 詞 係 采 自 一 首 古 歌 謠,那 首 歌 Ste e vens 說 是 由 他 傳 報 給 了 珀 西(Tho -  ma s Perc y , 1729 — 1811),保 存 在 後 者 的《珀 西 古 英 文 詩 歌 遺 跡》(Perc y ’s“R e -  l i qu e s”o f Anc i ent Eng l i s h Po etr y , 1767)第 二 版 裏。 C o l l ier 則 謂,那 似 乎 不  是 罕 秣 萊 德 所 由 引 用 的 那 首 歌 謠。 Ha l l i wel l 影 印 了 一 首 1624 年 初 印 的、字 句 與  Ste e vens 所傳報者略異的另一首歌謠,似更近似。  67  Z orn l in:你並不一定像耶弗他那樣愛你的女兒——你像他只在於你將她可  恥地犧牲掉。  ,Jo hnson 謂,雖然他後來(507 行)稱呼那些戲子是時  68 原文“a bri d g ements ” 代的簡史,但現在是在說那些會短縮我話頭的人。 Ste e vens:莎氏所說的“短縮”也  許 是 指 找 臺 上 的 演 出,那 把 幾 年 工 夫 的 事 件 擠 進 了 幾 小 時 內。 D yc e(《莎 士 比 亞 語  彙》):在這裏這短縮應用在伶人們身上,作為,我推測,代表一個短縮的人。 Clark 與  Wrig ht(克拉倫頓本):罕秣萊德用這字有雙重的意義。伶人們上場來就短縮了他的  話。  ,Ma lon e 謂為“像流蘇似的綴以鬚髯” ,——“Va lan c e”是  69 原文“Va lanc e d ” 掛在帳頂邊緣上的流蘇或繐子。 On i ons: “幔帷似的”綴以鬚髯。  70 這是說來開玩笑的,意即“你臉上長了鬚髯,威武可伯,你可是策馬掄槍來向 

-27-


我挑戰,要對我格鬥嗎?”  71  Clark 與 Wri g ht(克拉倫頓本)云:在莎氏當時,直到查理二世復辟以後,劇  中女角都由男童扮演。在英國舞臺上,自來的第一個女伶人在一六六〇年十二月六  日扮演玳思狄莫娜。  72 原文“c h op in e ”(彩木蹺),有一兩段關於它的筆記頗饒諧趣,現迻譯於後。  R e e d :考列約(Tom Cor yat , 1577 ? — 1617 ,旅行家與宮廷滑稽者)在其所著《粗制  品》(Cr u d i ti e s , 1611)中叫它們“chap in e y s” ,有後面這段記述: “威尼斯城的婦女,  以及住在威尼斯領主權下城鎮裏的一些婦女,她們所用的有一件東西是在基督教世  界其他各地婦女那裏所見不到的(我想):那就是在威尼斯城司空見慣,沒有一個女人  沒有它,不論在家裏或到外面去,一件用木頭做的東西,外面包着各種顏色的皮子,有  的白,有的紅,有的黃。它名叫彩木蹺,她們穿在鞋子底下。它們有好些是彩繪得陸離  繽紛的;我也見到它們有些是塗上一層閃閃的金色的:是這樣難看的一件東西(在我  看來),可惜這愚蠢的風俗沒有給從城裏根本驅除消滅掉。有好許多這些彩木蹺尺寸  奇高,甚至有半碼高,這就使好些他們那裏很矮的婦女見得比我們英國最高的婦女還  高出好多來。我也聽到她們中間說起,那個女人她身份越高貴,她的彩木蹺也就越高。  所有縉紳人家的婦女,以及有一點錢的娘子和寡婦們,當她們出門走路時都有僕人或  僕婦攙扶着,免致摔倒。她們往往被挽着左臂,否則她們很快就會跌跤。”Ma lone:據  ,在意  Mins h e u 云,這是西班牙女人穿的一種高底軟木鞋,名叫“c hap in de mug er” 大利文裏沒有它的同義字。但 B o swel l 謂:在 Veneron i 的字典裏有“ciopp ino”這字  即是。 D o u c e:在 R aymond 的《意大利之行》 (Voya g e thro ug h Ita ly, 1648)裏我們  見到有這樣一段: “這地方 [ 威尼斯 ] 有很多會走路的五月竿,我說的是婦女。她們穿  的 外 衣 比 身 體 長 出 一 半,而 她 們 的 身 體 是 登 在 她 們 的 彩 木 蹺(ch ipp e ens)上 的(那 有  一 個 男 子 的 一 隻 腿 高),她 們 在 兩 個 婢 女 中 間 走 路,巍 巍 然 審 量 着 她 們 的 每 一 步 步  子。這風尚是為那些高貴的威尼斯娘子們創始與專用的,使她們永遠有別於那些賣  笑人家的姐妹們,她們頭面上絡着一層白絲蟬翼紗。”彩木蹺(chopp ine),或某種高底  鞋,有時在英國也有穿用的。……Furn ess 謂,在 1856 年,他在耶路撒冷一場猶太人  的合巹禮上,看見一位十二歲的新娘穿一雙彩木蹺,至少有十英寸高。譯者按,這種  有花彩的高底木蹺比我們舊時京劇舞臺上女角們所踩的蹺(那是從清朝旗人婦女那  裏學來的,它最多只有一兩寸高,稍向前傾斜,用紅緞包住 *)要高得多,考列約說有半  碼 高(一 英 尺 六 英 寸),雷 蒙 說 有 一 個 男 人 的 腿 那 樣 高(兩 英 尺 八 九 英 寸),約 相 當 於  我們舊時迎神賽會踏高蹺的木棍(上有橫檔,踏者的腿腳即在那裏綁住)那樣高,走起  路來當極易摔倒,非有僕婦攙扶不可。它和高跟皮鞋不同,因後者鞋底並不厚或高,  而彩木蹺則跟和底同樣高。這使人想起人類的愚蠢有時是沒有止境的,如我們有好  幾個世紀婦女纏足的歷史等。最後,罕秣萊德這裏所說的彩木蹺當只有二英寸左右  高。  73 因為扮演女角的是男孩子們,他們到了十四五歲發情期嗓子就會倒掉。 

*京劇演員踩的蹺有兩種,與八旗婦女的旗鞋不同。

-28-


74  D o uc e:金銀錢幣面上有一圈子,圈內是君主的頭像;破裂要是從邊上透過  了圈子,那塊硬幣就不能通用了。  75  Cap e l l :法國人即使在今天,在一切野外遊戲的身手上也是極不正常的。  Clark 與 Wrig ht(克 拉 倫 頓 本)云,法 王 亨 利 四 世(Henr y o f Navarre)有 一 隻 鷂 子,  據施卡列澤(J. J. S ca l i g er , 1540 — 1609 ,法國語言學家與年代史家)說,他見它搏擊  下來一頭鵰,兩隻野鵝,幾尾鳶,一翎鶴和一隻天鵝。  76  R e e d : 據 說(Gi les Fletcher :Russe Commonwea lth, 1591)俄 羅 斯 帝  國 的 珍 饈 魚 子 醬 有 四 種 魚 子 可 以 醃 起 來 做,它 們 是“b el lo ug a,b el loug ina,ositri-  。按,最後一種是鱘魚,大概比較最普通。 Nares:魚子醬在莎氏當時  na 與 stur g e on ” 是一種新風行的時髦美味,為平常人所不喜歡和不買,這裏被用來代表超越一般人理  解與欣賞的東西。  77  意 尼 阿 斯(Aen ea s)是 特 洛 伊(Troy)王 子 盎 乞 塞 斯(Anch ise s)與 愛 神 阿  佛 洛 狄 忒(Ap hro d i te)的 兒 子,特 洛 伊 國 王 泊 拉 謨(Pri am)的 女 婿,在 特 洛 伊 大 戰  將 終,特 洛 伊 城 大 火 時,他 馱 着 他 父 親 與 家 神 們 的 雕 像,攙 着 兒 子 阿 斯 坎 紐 斯(As-  can i us)的 手,他 妻 子 克 蘭 烏 莎(Creusa)跟 在 後 面,一 同 逃 難。 在 滿 城 燒 殺 中,他 和  她 因 隔 離 而 失 散,失 掉 了 她,他 駕 起 了 一 隊 二 十 隻 船 離 開 特 洛 伊 島,在 迦 太 基(Car-  tha g e)遭 破 舟 之 厄。 迦 太 基 女 王 丹 姹(Di d o)盛 情 接 待 他,和 他 發 生 了 戀 愛。 但 意  尼阿斯聽從天神們的命令,離開了迦太基;丹姹為之絕望,自殺而死。在海上飄流了  七 年,失 去 了 十 三 隻 船,他 終 於 到 了 台 泊 河(Ti b er)邊,那 裏 他 跟 拉 底 納 斯 國 王  (K ing L atinus)的 女 兒 拉 維 尼 婭(L avin i a)結 了 婚,承 襲 了 他 岳 父 的 王 位,為 羅 馬  人 的 祖 先。 辟 勒 斯(P yrrhus)是 希 臘 最 英 勇 的 戰 士 阿 傑 里 斯(Arch il les)之 子,原  名尼奧泊托里末斯(Ne opto lemus),因生得有一頭黃髮,故又名辟勒斯。事詳羅馬大  詩人阜傑爾(V ir g i l ,公元前 70 — 前 19)的史詩《意尼阿特》(Aene id)。(P. Har ve y.)  78 意尼阿斯的這段敘述,共五十七行,曾引起了莎劇學者們的一場大辯論,先  後參加者有十七家。討論的焦點是這段劇詞是不是莎氏用它來嘲笑那班大學裏出身  的 劇 作 家,特 別 是 馬 邏(Chri stop her Marl owe, 1564 — 1593)與 奈 許(Thoma s  (Dido, Que en of Cartha g e, 1594)的  Nash, 1567 — 1601)的《丹姹,迦太基之女王》 風格的,還是作者故意寫這樣一段浮誇、浪漫的史詩風文字以有別于全劇樸實的戲劇  性文字的風格的。在辯論的早期,Pop e 說作者究竟是誰他不知道,但罕秣萊德稱讚  這段劇辭的話完全是譏諷的反話。 The o b a ld 與 Warb ur ton 斷定它確是莎氏的手筆:  前者謂它的題材就是個足夠的證據,因為莎氏在他的全部作品裏幾乎沒有一個劇本  不是用明喻、暗指或其他方法提到這場特洛伊戰事的,他對那個故事這麼樣喜歡;後  者有一篇長論說莎氏並無用這段文字供譏諷之意,並舉了三點理由,——第一,這齣  戲謹守古典戲劇的三一律,這就使一般觀眾不喜歡它,“而且編寫得又和平中正,又巧  妙” ,就是說,寫作藝術與人性的單純都經注意到,而時下的愛好是要有個小丑打諢說  笑或謅些雙關諧語才合胃口,又要求有些激情的、淒惻的戀愛場面,而這齣戲卻只清  淡而純淨,與希臘戲劇的顯著特性相符;第二,這段臺詞是說來供人讚賞的,但看它本 

-29-


身 的 內 在 優 點 即 可 以 知 道,例 如 伊 里 恒 王 宮(Il i um)的 倒 塌 和 泊 拉 謨 之 被 殺 同 時 發  生,以及所舉的那風暴的優美的比喻;第三,從這段臺詞的效果上也可以看出莎氏對  這段文字的態度,劇中最好的角色很稱賞它,說念它的伶人臉色慘變,眼淚直流,而只  有 愚 蠢 的 朴 羅 紐 司 纔 聽 了 感 到 厭 倦。 至 於 有 兩 處 所 謂 浮 誇 的 風 格 更 其 不 成 問 題,  War b ur ton 舉了《特洛勒斯與克蕾西達》(Tro ilus and Cressida)和《安東尼與克麗  奧貝屈拉》(Antony and Cle op atra)二劇中兩個相同的例子,說明莎氏本人並不認  為浮誇。 Ma l one 謂,他認為這段敘述顯然是莎氏的手筆,是特別為《罕秣萊德》這劇  本寫的,War b ur ton 稱之為“那風暴的優美的比喻”則在我們詩人的敘事詩《維納斯  與 阿 陀 尼》(Venus and Ad on i s)裏 有 同 樣 的 描 寫。 Ste e vens 則 認 為,這 段 敘 述 引  起了王子的讚賞只能表示罕秣萊德之裝瘋賣傻,它本身絕無一點好處,作者的用意只  是提供一段極近似當時流行戲劇文字的範本以資取笑。 Ri tson 相信罕秣萊德對這  齣 戲 所 表 示 的 欽 佩 是 真 誠 的,這 段 敘 述 大 概 是 從 莎 氏 的 早 期 作 品 裏 抽 出 來 的 片 斷,  它遠遠超過任何同代作家的作品,馬邏與奈許的《丹姹》也不能與之相比。 S e ymour  與 P y e 兩家跟 R i ts on 有同感。詩人 Co leri d g e 謂,作為史詩的敘述,這段文字是出類  拔萃的。在運思上,在整段的風格的各別部分上,這段描寫是極富於詩情詩趣的;當  真,就 它 本 身 來 說,詩 情 太 充 沛 了 是 它 的 毛 病! —— 是 抒 情 的 激 奮 與 史 詩 的 堂 皇 的  文 字,不 是 戲 劇 詩 的 文 字。 但 假 使 莎 士 比 亞 使 它 的 風 格 真 的 成 為 戲 劇 詩 的 風 格 時,  《罕秣萊德》與這戲中戲之間的對比又到哪裏去了呢?德國詩人、批評家與莎劇譯者  S c h l e g e l 評這段劇詞道:這一片斷不應就它本身來加以評斷,應連同它被介紹的那  地方來品鑒。為使它跟這劇本本身的戲劇詩有所區別起見,有需要使它以同樣的比例  超過它那高華的詩,如舞臺對話之高於日常談吐。因此,莎士比亞完全用富於對句法  的、警語連篇的韻文來寫這戲中戲。但是這莊嚴的、有節度的語調跟一篇該有強烈情  緒在其中主宰的臺詞不相稱,於是詩人便沒有其他的辦法,只除了他所採取的:過度  充沛那悲痛之情。這段臺詞的語言是着重得到了虛妄的程度;可是這一缺失跟真正的  宏偉是這樣地混而為一,以致一個伶人,如果他習於人為地在他自己胸中叫起那仿效  的情感,肯定會被席捲而去。何況,我們幾乎不能相信,莎氏竟會這樣不懂他的藝事,  以致不知道那樣一本悲劇,在其中意尼阿斯得把那樣久以前發生的事件如特洛伊之  毀滅作一個悠長的史詩的敘述,是既不能有戲劇性,也不能有舞臺性的。 Ca lde c ott  認 為 罕 秣 萊 德 的 熱 情 讚 揚 不 能 不 表 示 莎 氏 的 真 摯 感 情,他 並 且 舉 了 這 段 文 字 裏 的  “imp a ste d ”與“d e c l in ing”等 字 與 莎 氏 作 品 裏 別 處 用 到 這 兩 個 字 相 比 以 證 明 這 段 劇  詞確係 莎氏手筆,尤其後一字他不能在任何同代作家的作品裏找到。 Hunter 則認為  這段劇詞言語乏味,用字浮誇,飾詞空虛,而且至少有兩處修辭學上的倒退;就是那風  暴的半句,初看雖似尚可取,讀過或聽過以後便顯得平淡無奇,缺乏和諧;而罕秣萊德  反對“包着頭的王后”那句話即足以證明作者意存諷刺;至於他用意想嘲笑的,也許就  是《丹姹》那齣戲。 Stra che y 謂.即令《丹姹》這本戲裏沒有一行跟這伶人所說念的  (這無疑係 出自莎氏之手)一樣,但兩者的風格有這麼相似,觀眾也許會馬上想起馬邏  的劇本;假使他們對原作保持一個籠統的記憶,聽了伶人的說念也許會猜想這段劇詞 

-30-


是的確從馬邏的悲劇裏引來的。 El ze 說,我們應當把注意力轉離詩人身上,不要以  為罕秣萊德的稱讚就是作者的意見。使罕秣萊德這樣熱心欽佩一齣按着那博學的、  悲慘的、古典模範寫的戲,莎氏分明願意叫我們洞察到他的主角的好學的和特別耽於  理想的性格。同時,毫無疑問對莎氏的對手們也給了一下側擊;實際上他在對他們訴  說,“看吧,欽佩你們的是我的罕秣萊德這樣的人;你們用你們的詩所教育的是這樣的  人。”D e l i us 認為這劇本或片斷除莎氏自己外不可能有旁人寫,而且稱讚它的“和平中  正”與“巧妙”用意一定是認真的。 Fleay 的研究可以說是對這問題作了最後的評斷,  現概述於後。馬邏的劇本是在他 1593 年死後由奈許續完的,於翌年出版,它是大體  上以馬邏的風格寫的,小部分是奈許的壞文筆。根據四種內證,以及寫得特別壞,跟  馬邏在本劇其他部分的手筆不同,跟他的其他劇本也同樣地不同,我們可以斷定《丹  姹》的第二幕第一景大部分出於奈許之手。 1594 年莎士比亞修改並寫完了馬邏寫過  一大部分的《亨利六世》 ,所以他自然會指望修改《丹姹》這齣戲也委託他做。他這時  候跟奈許的關係不怎麼好。他要是寫上一景,或一景的一部分來表示他能做修改這  本戲的工作要好到怎樣一個程度,——什麼事能比這個更有可能呢?他很自然地挑  選了奈許表示最大弱點的那一景,並且寫得盡他所能地近于馬邏的節奏。所以莎氏  要把這段臺詞介紹進《罕秣萊德》的目的,乃是要暴露他的對手奈許作為一個劇作家  的弱點。接下來 Fl e ay 便引了幾段奈許的臺詞跟這裏莎氏的相比,而後者遠較優越當  然是非常明顯的。總之,這一景是莎氏在 1594 年寫的,寫來跟奈許競爭,作為馬邏的  未完成的劇本的一個附錄,而且由是他介紹進《罕秣萊德》的初稿的,時當 1601 年或  其前後。  79 見拙譯《麥克白》第三幕第四景一〇七行注。  ,一、二、三版對開本作“their  80 各版四開本原文作“their L ord s mo ur ther” , 四 版 對 開 本 訂 正 為“their vi le Mur thers ” 。 在 莎 氏 當  vi l d e Mur th er s” 時,單 數 名 詞 的 所 有 格 只 加 一“S” ,“S”前 不 加 省 字 號(’),因 而 與 多 數 名 詞 的 所 有  格 沒 有 區 別(現 代 英 文 裏 單 數 名 詞 的 所 有 格 在 字 後 加“’s” ,多 數 名 詞 的 所 有 格 在  字 後 加“’” ,乃 是 十 八 世 紀 的 改 進)。 現 代 版 本 有 從 Cap e l l 的 標 點 四 開 本 之 讀 法 作  “th e ir l ord s’ murd er”(他們主人們的被殺)者,如 Furn ess 之新集注本;有從四版  對 開 本 作“th e ir vi le murd er s”(他 們 的 卑 鄙 的 被 殺)者,如 Cra ig 之 牛 津 本; 有 從  Jennens 的校改四開本之讀法作“their lord’s murd er”(他們的君王的被殺)者,如  Clark 與 Wrig ht 之克拉倫頓本。譯文綜采四開與對開本原意,因音節也因簡化修辭  關係削去了形容詞“卑鄙的” ,而不取 Jennens 的讀法,因為體味到文意和語氣,我覺  得這裏還在替下面的辟勒斯尋找泊拉謨老王預備氣氛,還沒有提到後者之被殺。  81 激發的或喚醒的復仇心係 指辟勒斯為他父親阿傑里斯報仇雪恨。阿傑里斯  是 古 希 臘 帖 撒 利(Thess a ly)之 王 披 琉 斯(Peleus)與 海 上 神 妃(Nere id)西 替 斯  (Th e ti s)的 兒 子,為 特 洛 伊 大 戰 中 希 臘 軍 中 最 驍 勇 的 大 將。 在 嬰 孩 對 期,他 母 親 西  替斯拎着他的腳在冥河(St y x)裏浸過一下,這就使他的全身不能為刀劍所傷,只除了  她 把 他 浸 在 河 裏 時 撚 着 的 他 的 腳 後 跟。 他 穿 戴 着 希 反 斯 德 斯(He g hae stus,火 與 鑄 

-31-


煉 工 作 之 神)替 他 打 造 的 盔 甲 上 陣,把 特 洛 伊 軍 中 大 將 海 克 托(He ctor)殺 死,且 綁 在  戰 車 上 繞 特 洛 伊 三 匝。 他 在 雅 典 娜(Athena,司 智 慧、學 術、技 藝 與 戰 爭 之 女 神)神  廟 裏 遇 見 泊 拉 謨 的 女 兒 卜 列 齊 娜(Po l ixena),向 她 求 愛,被 特 洛 伊 王 子、她 的 哥 哥 帕  裏 斯(Pari s)用 箭 射 中 踵 部 而 死。 事 見 古 希 臘 史 詩 荷 馬(Hom er)之《伊 利 亞 特》  (Il i a d)。(P. Har ve y.)  82 薩格洛潑斯(Cy clops)是一族巨人裏的一個,他們每人只有一隻眼睛,生在  額 之 正 中。 據 古 典 神 話 傳 說,他 住 在 西 西 利(Si ci ly)島 上,在 埃 得 納(Etna)大 火  山下希反斯德斯(Hep ha estus)的鍛煉工廠裏幫着替天神們打造兵器。  ,Ste e vens 謂,在莎氏當時不光是一折舞蹈,而且是一段極下流  83  一 支“j i g ” 的、有音步的對話,像罕秣萊德對莪斐麗亞的對話那樣 [ 見三幕二景一二〇—一三〇  行;按,那段對話並無音步 ]。 Ma lon e: “一支 ji g 在演唱時應和以鼓掌,每逢到押韻處  應被訇贊喝彩。”一支 ji g 不一定採取對話的形式:它含有一段滑稽的韻文加上一折舞  蹈之意。 Co l l i er:我們沒有任何這樣演唱的遺存標本,它似乎是一支押韻的滑稽制  作,由小丑歌唱或口說,同時和以舞蹈及橫笛與小鼓。 D y c e :一支滑稽歌舞演唱起來  有時不止一個人參加;有理由相信一場演唱要相當長的時間,在有的場合要持續到一  個鐘頭之久。 E . K . Chamb er s:一個小丑的滑稽表演,在幕下之後演出;它包括音  樂,舞蹈與粗野的滑稽,極像現代音樂廳裏的有些“舞臺短片” 。  84 海居白(He cu b a)即老王泊拉謨之后。  85  Mo b erl y :朴羅紐司稱讚這表性形容詞是想補救他剛才犯的反對劇詞太長  的那失錯。  86 原文“th e b urn ing e y es o f heaven”(天上燃燒着的眼睛)係 指滿天的星  斗。  87  原 文“G o d’s b o d y kins”(耶 穌 的 肉)跟“’S b l o o d ”一 樣,也 是 句 用 聖 餐 物  品來賭咒的誓言,意即“我憑聖餅發誓” 。  88 見三幕二景 200 行“要知道意圖不過是記憶的奴才”及注。  89  Cowd en-Clarke: 罕 秣 萊 德,由 於 他 是 位 真 正 的 士 君 子,覺 得 他 自 己 稍 一  不慎,對這位老廷臣太無耐心,太不客氣了;所以要這個伶人,他知道他會出於自然以  及因職業關係傾向於戲謔,不要看了剛才的榜樣對朴羅紐司忘掉他自己的身份。  90  Cowd en-Clarke: 罕 秣 萊 德 所 表 示 的、切 望 能 獨 自 一 人 清 靜 下 來,顯 得 是  他只在做作一番、假裝瘋狂的一個主要證據;他急於想使他跟前沒有那些個他決心對  他們顯得瘋癲的人。獨自一人時他是定心的,語言有條理的,富於內心審察的。他的  既不心平氣和、又不冷靜,顯得是他那不快樂的思想根源的結果,不是精神錯亂的結  果;他是在德性上遭到了苦惱,不是在心神上受到了影響。  ,但據 D. H . Madden 云,這裏應為“一  91 原文“ra s ca l ”通常解作“壞蛋,惡棍” 頭瘦弱無用的鹿” 。按,《皆大歡喜》三幕三景 51 行及兩部歷史劇裏都用作“瘦弱無  用、不值得獵取的鹿”解。  ,Sing er 解作“神情癡呆,行動愚騃或踟躕” ,S chm idt 訓“躲在  92 原文“p e a k ”

-32-


暗角裏,行為鬼祟或卑劣” 。  ,Clark 與 Wri g ht(克 拉 倫 頓 本)謂,這 裏 不 能 當 作 普 通 的  93  原 文“prop er t y ” 現代含義“所有物,財產”解,應釋為“own p er son”(身家)或“王權” 。 Furne ss 謂係  指他的王位、王后及其他一切,只除掉他的生命。  ,這裏不可直  94 此句原意為“把罵我撒謊的侮辱塞進我的喉嚨,一直到肺裏” 譯。  95 原文“p i g e on-l iver ’d”(鴿子肝),W h i te 謂鴿子性情特別溫柔,因被認為沒  有膽或膽汁。  “g a l l ”用作“勇氣,膽子”解。 S chm idt 則  96  Clark 與 Wri g ht(克拉倫頓本)云, 釋為“仇怨” 。 

-33-


第 三 幕 ,Ma son 指 出 並 不 是“問 話” ,而 應 解 作“談 話” 。  1  原 文 上 一 行 的“qu esti on” Ma l one : 慢 於 開 始 談 話(qu esti on),但 回 答 我 們 的 問 話(o f our demands)時 他 很  肯說話。 Cowd en-Clarke:這一行半解作“(我們問他時)他說得很少;但問到我們的  情況,他說得很多” 。 Clark 與 Wri g ht(克拉倫頓本):羅撰克蘭茲與吉爾騰司登完全  給 挫 敗 了,罕 秣 萊 德 幾 乎 支 配 着 那 陣 談 話。 也 許 他 們 並 不 想 正 確 報 告 那 陣 會 談。  ,但 解“o f o ur demands ”如 Ma lone,  S c hm i dt 也 釋 上 一 行 的“qu esti on”為“談 話” 而與 Cowd en-Clarke 不同。譯文從 Ma lon e 與 S chm i dt。  。  2  D e l i us:用到“matter”這字含有輕蔑之意,譯文因作“玩意兒” ,S chm i dt 解作“秘密地,暗地裏,不露痕跡,即不叫他覺察到  3 原文“c l o s e ly ” 我們的用意” 。  ,各 版 四 開 本 均 付 闕 如,僅 見 於 對 開 本。 自 Pop e 至  4  原 文“law f u l esp i a ls” Ke i g htl e y ,有九家從前者。 El ze :此二字衍于音步有損,所含的是不符合一位君王  身份的辯護理由。譯者也覺得盡可刪去,因似為扮演伶人的後加,可將“她父親和我”  併入上行。  5  Sing er :這表示莪斐麗亞所讀的是一本祈禱書,也就跟下面罕秣萊德所說  的“仙娥,請記住……”相合。  6  神 奸 大 憝 做 壞 事,未 始 不 知 他 們 自 己 的 面 目 醜 惡,只 因 無 比 愚 蠢 而 又 好 勝,  意志堅強賽鑄鐵,所以深信只要充分運用欺世盜名的伎倆,肆詭辯���盡天下蒼生,便  可以顛倒是非,混淆黑白,囊括乾坤閉進他們的鬼葫蘆,使自己成為蓋世的英雄。莎  氏在此以克勞迪歐斯之口出此四行旁白,真是替那些魔王凶煞作了極忠實的寫照。  7 對這段舉世聞名的獨白,Jo hnson 作了如下的、疏理脈絡的闡述:這段遐邇  馳名的獨白,它從滿腔願望這麼樣彼此不相容、因而心亂如麻、且眼見得不勝負荷自  己偌大的意圖的重擔、從而委頓欲絕的一個人心裏爆發出來,它的思緒不是在他舌頭  上有聯結,而是在他頭腦裏維繫在一起,我要努力來發現它們的來龍去脈,來表明怎  樣一個情緒會產生另一個。罕秣萊德曉得他自己遭到了最惡毒、最駭人的損害,而且  明知沒有辦法加以矯正,除非需得去冒絕大的風險,便這麼潛思着他的處境:在這一  困厄的壓力下,在我能形成任何合理的行動計畫之前,有需要來決定,在我們身後,我   3

3

3

3

3

3

們將會是存在,還是消亡 。這乃是問題所在。它的解答將決定,還是去衷心挨受命運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的狂暴呢,還是去向它們搏鬥,用對抗把它們了結(雖然那樣做也許會喪失自己的生  3

3

3

3

命)會更顯得心情高貴,以及更合于理性的莊嚴。要是去死掉,就是睡去,若說憑一眠   3

3

3

3

3

3

3

我們便結束了 我們此生的苦痛,那樣的長眠,那纔真是個該切望而虔求的;可是在死  3

3

3

3

3

3

後去長眠要是會去做夢,會保持我們的知覺能力,我們便不能不躊躇,須得考慮,在那  3

3

死亡的睡眠裏會做什麼夢。這個考慮把苦難 被綿綿地挨受了下來;因為誰甘願 受人  3

3

3

3

3

3

3

3

世的鞭笞嘲弄,那只須用小小一柄匕首 結束掉,若不是他怕未知的將來裏有些什麼東  3

-34-

3

3

3

3

3

3


西?這個恐懼使思慮發生了效力,它把心思轉到了這層考慮 上,便冷卻了果斷力行 的  3

3

3

3

3

3

3

3

銳氣,抑制了鴻圖大業 的精力,而且使欲望的洄流 在無所動作裏停滯了下來。我們可  3

3

3

3

3

3

以認為他會要把這些一般性的觀感應用到他自己身上去,若不是他忽然發現莪斐麗  亞正面對着他。 Ma lon e:約翰蓀博士對這一段起初五行的解釋定必是錯誤的。罕秣  萊德所審量的不是我們在身後還存在或是消亡,而是他應當繼續活下去,還是結束他  的生命;正如第二到第五行所指出的那樣,它們顯然是對第一行的義解: “要不要衷心  去挨受倡狂的命運等等,還是去搏鬥。”關於我們身後的生存問題,要到第十行才考慮  到: “去睡眠:也許去做夢;”等等。 Coleridg e:這段獨白是有絕對普遍的興趣的,——  可是,在莎氏所有的人物裏,把它給了誰纔能夠與性格相適切,只除了罕秣萊德?由  詹 哥 士(Ja que s,《如 君 所 好》中 被 放 逐 的 公 爵 在 森 林 中 的 隨 臣)說 來 會 顯 得 太 深 刻,  出於伊耶戈(Ia g o ,《奧賽羅》中機詐奸險的惡棍)之口會顯得他過於習常地作深入內  心的沈潛;它屬於每一個人,或者應當屬於全人類。 Lamb:我承認我自己完全不能欣  賞這段舉世知名的獨白,不知應說它好,還是壞,或不好不壞;它被朗誦的孩童們和成  人們撫摩蹴踢到這樣一個地步,被這麼殘酷地從它在劇本裏的活生生的地方與連續  不 斷 裏 硬 撕 裂 出 來,以 致 對 於 我 便 成 了 完 全 死 透 了 的 殘 肢 斷 體。 Hunter 則 主 張 從 

1603 年的初版對開本,把這段獨白移到第二幕開始處 [ 按,為二幕二景一七一行 ],並  且作為是罕秣萊德讀了手持的書本裏的論點後所作的沉思冥想,跟劇情跟本無關;他  並且援引 Cardanus 之《安慰》 (Comfor te , 1576)書中的一段,說王子的獨白即由此而  生。但正如 Clark 與 Wri g ht(克拉倫頓本)所云,兩者的相象並不太近。這段在說英  語的社會裏家喻戶曉的獨白,它的意義譯者覺得經 Jo hnson ,Ma lone 等闡明後已很  清楚,可不必再加以分析。唯一可以提一提的是第一行的譯法問題:我覺得不能譯作  “要活着,還是不活着”(這只能當作義解——Parap hra se),雖然用意確實是這樣。罕  秣萊德是個從威登堡大學趕回來奔父喪的青衿學子;他好學深思,尤其喜愛道德哲學  這門學科。所以他在獨白裏學究氣極重:說“是存在還是消亡,問題的所在”這才對;  如果說“活下去,還是不活:這是問題”便口氣完全 不對,因為一個普通的青年決不會  3

3

考慮到這樣的問題,——他或者去一劍刺死他的叔父,報殺父奸母之仇,或者知難而  退,乾脆放棄掉肩負他所根本不知道或不理解的重整天綱地維的重任。莎氏把罕秣  萊德這段獨白,特別是他的第一行,寫得這樣富於道德哲學的氣味,是有特殊的匠心  的。這段文字既然表現這位王子內心的最深思想,它的第一行如此集中地顯示出他  的性格與喜愛乃是理所當然的,而這個性格又跟整個劇情密切相關而不可分。有些  評論者因為對這一點看不清而認為第一行極難索解,於是作了好些想入非非的猜測,  我以為是不對的。  ,原文為“a s ea o f tro u b les ” ,直譯可作“困擾的大海” 。正  8 “洶湧的困擾” 如 Clark 與 Wrig ht(克拉倫頓本)所指出的,這裏有兩個暗喻混而為一;作者的意思  是說,“向許許多多困擾去搏鬥,它們傾倒到我們頭上來像一片大海,”但是“去向困擾  的 大 海 搏 鬥” ,有 些 學 者 覺 得 講 不 通,因 而 Pop e 主 張 校 改“se a”為“sie g e”(圍 攻),  Th e o b a l d 與 A . E . Bare 主 改“a sea ”為“a ssay ”(衝 擊),War b ur ton 徑 改 為“a ssa - 

-35-


i l ”(攻 擊)。 Ca l d e c o tt 謂,用“大 海”這 一 隱 喻 來 形 容 勢 不 可 擋 的 一 大 堆,是 一 切 時  代和一切語言裏的諺語性的現象,不足為怪。 Garri ck 也認為,稱不盡的許許多多為  大海是把它們比作洶湧的浪濤,這比擬頗為得當。 Ing l eby:罕秣萊德沒有自殺,因為  這所謂了結他的困擾的大海和摒棄塵世的喧闐只是個不切實際的幻想,正如用大盾  長槍之抗拒滔滔的海浪一樣。因此,這隱喻是完美無疵的。假使,不論進攻或防禦,  對大海舞槍使盾這想法裏有不適當處,那麼,用小小一柄匕首想把靈魂——“沒有戳  刺能殺死的”不死部分——結束掉,豈不是同樣地不適當嗎?  ,據 Kn i g ht 說解作“n o th ing m ore” 。  9 “No more ” ,Warb ur ton 解 作“turmo i l , b ustle ”(勞 累,麻 煩,困 擾,騷 嚷,  10  原 文“c o il ” 動 亂,喧 鬧,匆 忙),Heath :這塵凡之身的牽累。 Ca ld e c o tt 謂,除 War b ur ton 所解  的含義外,也有纏繞或包住的意思。蛇平常盤在那裏有如一圈繩子;可以想象,這裏  也暗指蛇蛻殼時的掙扎。 Furn ess:當以 Ca ld e c o tt 的說法為是。  11  Furne ss :在列舉這些患難時,莎士比亞不是分明在用他自己的口氣說話  嗎?正如約翰蓀所云,這些是不會特別使一位王子感受到的禍害。  12 這顯然跟他親自遇見他父王的亡魂回來對他說一大篇話有難於解決的矛  盾。 Th e o b a l d 謂,那 鬼 魂 係 自 淨 土 界 來,與 來 自 靈 魂 的 永 久 住 處 天 堂 或 地 獄 不 同。  Farm er :莎氏當時所謂的旅客乃是個曾經敘述過他的冒險經歷的人。 Ma lone :莎  氏的意思是,從死人的不可知的境界裏還沒有旅行者帶着他全部的、有形體的性能回  來過,如一位探險家長達跋涉後回來時那樣。 S ch le g el :莎氏故意要表示罕秣萊德不  能把他自己固定在任何一種信仰上。按,即謂罕秣萊德是個對宗教持懷疑態度的不  可 思 議 論 者(a g no stic)。 Co leri d g e : 假 使 有 需 要 去 掉 這 個 顯 然 的 矛 盾 —— 如 果  這倒不是一筆異常優美的寫法——當然很容易說,還沒有旅客回到這世界上來,好像  回到他家裏或寓處一樣。  13  Hunter:這無疑是紅。  “tho ug ht”是憂鬱,它的顏色是灰蒼的。 Clark 與 Wrig ht(克拉倫  14  Hunter: 頓本)解釋“憂慮,焦思” 。 On i ons 除上述三義外,還提供“悲傷”一解。  15 有不少知名的評論者持一種見解,認為罕秣萊德是個耽於沉思冥想的書呆  子,猶豫不決,滯於行動,對報雪父仇一再蹉跎延宕,貽誤時機,遂致遭到他叔父的毒  手,終於造成了悲劇。他們舉出二慕二景末尾的獨白裏他對自己的責駡,這裏這段獨  白,特別是“就這樣,思慮使我們都成了懦夫”這五、六行,以及三幕二景近尾處他侍立  在 他 叔 父 背 後、當 彼 獨 自 一 人 跪 着 作 禱 告 而 一 無 防 備 時、他 劍 已 出 鞘 而 又 收 了 回 去  ——這三處來證明他們的看法。譯者覺得這論點大有商討的餘地。二幕二景獨白裏  他的自責,據我看來只表示他于證實他父親確為他叔父所殺以前的強烈的焦躁不耐,  那滿腔激情的爆發,因為他在那段獨白之前即已靈機一動,想出了要“寫上十二到十  六行一段臺詞插進去” ,以探測他叔父是否真正犯罪。在那段獨白的末了他明明說, 我得有比這個  更確切的因由。這場戲我要靠它, 

-36-


輕易地把這位當今的良心來攥。 他要看出他叔父的破綻,目的是為報仇。同時,報仇是不能瞎報的;如果並無仇怨而  亂報,會鑄成大錯。其次,在現在這段獨白裏,他以他所受的道德哲學的訓練,憑他的  全人格,去深思潛索的乃是,究竟是去逆來順受一切呢,還是去報仇雪恥,而要是走後  一條路的話(事實上他已決定那樣做,只待證實了他叔父的罪惡就採取行動),他便極  有被對方所殺的可能。於是,他思潮噴湧而至,想到了許許多多的事,其中也有這一  點:思慮使人們膽怯;因不知死後究竟是怎樣一個情形,故大家不敢以一死去解脫(可  能解脫不了,倒反更糟)人生的種種苦難與煩惱,也不敢冒一死之險去成就某些大事  業。 他 這 思 緒 尚 未 稍 歇,獨 白 還 沒 有 結 束,莪 斐 麗 亞 看 着 一 本 祈 禱 書 已 經 站 在 他 面  前,他當即停住。可是我們可以設想,他的拼一死去報殺父之仇,使天日重光的決心,  是已經下定了的,只等他親眼見到他叔父的罪證,就會去付諸實施。因此,“就這樣,  思 慮 使 我 們 都 成 了 懦 夫”等 五、六 行 只 是 他 沉 思 冥 想 中 的 漫 論,並 不 指 他 自 己 而 言。  總的說來,一班耽於沉思冥想的學子士人確是書呆子,缺乏決斷,行動遲滯,甚至絕無  作為。但千萬個學士書生中也可能有一兩個絕不是書呆子,並非毫無作為的小學究,  膽怯如鼠的可憐蟲;而是既深思熟慮,以天下為己任,又果斷堅決,行動極敏捷的例  外。罕秣萊德便是這樣一位慎思明辨、頂天立地、肝膽照人、浩氣磅礴的英豪,雖然非  常年青。我們要記得,他在講這段獨白時,他叔父的罪狀仍然未被證實。可是早在二  幕二景景末的獨白以前,在他還沒有跟戲班子的伶人們談話時,他即已發現他的兩個  同學,羅撰克蘭茲與吉爾騰司登,是他叔父派來窺探他的兩件工具,兩名探子。而現  在這段獨白之後不久,當他見到過去的意中人(他因決心獻身于重光天日的偉舉,已  向她作了最後的告別,現在再來見一面)時,他發現她奉了國王所指使的她父親之命  對他撒謊,也就是說,她被間接派來偵伺他的言行,他便勃然大怒。這兩件事對於非  常敏感的他,都是國王的確犯罪的跡象。因為,假使他叔父光明磊落,並未殺王淫嫂,  陰 謀 竊 國,為 什 麼 要 對 他 再 三 派 遣 走 狗 奸 細 暗 探 誘 餌 呢(朴 羅 紐 司 是 這 賊 王 的 爪 牙,  那是不用說的)?莪斐麗亞在本景近尾處讚賞他的才華,說那是多方面的,說得一點  不錯,而且也正是莎氏自己藝術目的、造詣和看法的自白: “朝士的丰標器宇,學士的  舌辯,武士的霜鋒” 。易言之,他不光風流都雅,好學深思,同時也果斷而能力行。試  問,一個猶豫不決,意志薄弱的書呆子能說得上“武士的霜鋒”嗎?我們可以說:因見  到他耽于道德哲學方面的沉思冥想,而遽爾臆斷他是個優柔寡斷、拙于力行、庸懦無  能的弱者,乃是完全錯誤的;再進一步認為這五、六行他漫論一般內向者(introyer ts)  的話是他的自白,則更加錯誤;又進一步認為這齣悲劇之所以不得不是齣悲劇是由  于主人公的這個致命的弱點,則尤其大錯而特錯。最後,三幕三景近尾處,已經證實  了他叔父的罪狀之後,他還是不殺他叔父,那是因為宗教上的考慮,並非濡滯延宕;他  自己說得很明白,  一個惡賊殺了我父親;為那事,  我,我父親的獨子,卻把這惡賊  送上天。

-37-


那怎麼使得?切莫用現代人的眼光看事情,以為宗教上的考慮無關緊要。須知莎氏  自 己,他 的 觀 眾,他 當 時 的 整 個 社 會,都 是 篤 信 基 督 教 的。 另 一 方 面,這 位 王 子 也 想  利用他母親要責備他的機會,去細細盤問她一番(三幕四景),看她能否吐露一點他要  知道的真相與實情,她對他的態度究竟如何,等等。到了這裏,也許有人要問:從他證  實他叔父的罪狀(三幕二景 281 、 282 、 285 行,當他叔父再也坐不住,不能把戲看下去,  突然站了起來,他叫道, “怎麼,給空鎗嚇倒了?”國王道, “拿火把來,走!”)到劇本最後  他殺死國王,這其間有相當長的時間;即令不在國王禱告時殺死他,在別的時候為什  麼他不早一點下手報仇?這紆徐遲誤,坐失時機,不該由他躊躇不決的書生本色負責  嗎?我們可以這樣來答覆這一點。他證實了他叔父的罪狀之後,必須找一個最適當  的時機來明正典刑,向整個宮廷,也向全國臣民,以國王自己的行動和旁人的揭發,證  明克勞迪歐斯罪大惡極,不配作丹麥的君王。他不能不這樣做,因為他要滌蕩陰霾着  宗邦的黑氣,要剷除殺兄淫嫂篡奪江山的禽獸,不僅替自己報殺父之仇而已。這樣一  個惡毒的醜類居然坐鎮着邦國,為萬民之主,成何體統!但時機不成熱,他決不可輕  舉妄動,否則非但目的達不到,人家還會譴責他因爭奪王位而弑殺新君。他終於達到  了目的,使天日重光,綱維再建,但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作代價;他等不及將事情的經過  昭告朝野,這件事他委託給他的至友霍瑞旭。他犧牲了小我,完成了大義,雖對他自  己的死抱有遺憾,但在完成所肩負的對邦國的重任上卻可說含笑瞑目而終。至於觀  ���與讀者們的悲痛,那完全是另一回事。  16  Jo hns on:這是描繪人性的一筆。驟然見到莪斐麗亞,罕秣萊德沒有馬上記  起他須得裝出瘋癲的模樣,卻對她作了個莊重嚴肅的招呼,如前面的沉思在他思想裏  所激起的那樣。  17  D owd en:事實是,罕秣萊德很快就得知,而且這事使他深感痛苦,莪斐麗亞  既不能接受靈魂上的厚禮,也不能以相等的厚禮回報。這兩個愛人之間有些小小的  留念品互相交換過,但是那大的靈魂上的交換是沒有的,所以罕秣萊德在痛苦的心情  中的確能真誠地喊道: “我從未送過你什麼。”  ,各版對開本作“我” 。 Cor s on 對後一讀法注云:莪斐麗  18 各版四開本作“您” 亞的意思是,您送給我的紀念品對於您也許是瑣細的東西,這樣的小東西在您心上沒  有留得您曾經贈與過我的印象;可是我很知道您確曾送給我過,因為當時它們對於我  是異常珍貴的。“我”字應念得特別着重。  19  Mar s ha l l:在這裏,正當莪斐麗亞要把罕秣萊德送給她的愛情的親密紀念  品 塞 還 他 的 時 候,那 狗 顛 屁 股 的 老 朴 羅 紐 司,他 本 在 氈 幔 後 面 局 促 不 安,因 急 於 看  他那最可以看得出的、計謀的效果,便把頭伸出來,而這麼一來竟由於稍不小心間把  他御前大臣的權標掉在地上了。罕秣萊德聽見那聲音,立即懷疑到實情,那就是,他  是被當作一個詭計的對象,他們想誘陷他自己承認他的秘密。  20  R i c hard s on:罕秣萊德的態度神情在這裏不應當完全莊重嚴肅。在這段  對話裏,沒有什麼能使它常被在舞臺上用悲劇語調來表演成為正當。讓他的表演用  一種輕快、飄逸、淡漠、不介意的神態說話,那樣觀眾對之嘖有煩言的粗暴就不見了。 

-38-


C o l eri d g e:這裏,很明顯,從莪斐麗亞的奇怪而勉強的神情間,感覺敏銳的罕秣萊德  覺察到這位姑娘不是在以她自己的身份作何行動,而是充當着使他受騙的誘餌;所以  他 以 後 的 話,與 其 說 是 對 她 說 的,毋 寧 說 是 對 那 些 竊 聽 者 與 暗 探 們 說 的。 在 這 樣 一  種懊惱易怒的心情中作這樣一個發現,便可說明何以他有這樣一點粗暴;——可是一  陣野性的愛情激動,在一陣故意自若的嘲弄語調裏戲耍着相反的意義,是始終顯而易  見的。“我確曾愛過你;”——“我並沒有愛過你;”——而且特別在他列舉女性的缺點  時,那些缺點莪斐麗亞是那樣完全沒有,而絕無那樣的缺點卻原來正是她性格的構成  因素。請注意,莎士比亞構成女性性格的魔力就在於沒有什麼特性,亦即說,沒有標  志與記錄。 Ha z l itt:罕秣萊德對莪斐麗亞的行為,在他的處境中是十分自然的。那  只是假裝嚴酷罷了。它是希望落了空、味苦的遺憾、被他周圍的環境紛亂所停止而不  是為其所消滅的愛情的結果!在他處境的自然與異乎尋常的恐怖中,他也許可以被  體諒不再去繼續一個正常的求愛過程。當他“父親的亡靈披掛着” ,這就不該是做兒  子的好逑的時候了。他既不能跟莪斐麗亞結婚,也不能說明他失愛的原因去傷她的  心,那樣辦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會去想,更莫說做了。他得要經過好些年,才能在這  一點上作一個直接的解釋。在他心神的煩惱窘困中,他不能不採取他所走的路。他  的行為並不和他所說的他對她的愛有矛盾,當他見到她的墳墓時。 V isc her 推想罕秣  萊德疑心王后在竊聽,所以他在這裏所說的是針對她的。  21  Ca l d e c o tt:假使你真正保有這兩種品性,貞潔與美麗,而想要支援兩者的性  能,你的貞潔應當那樣慎防你的美麗,要不讓那樣脆弱的一件東西跟外界有交往或談  話。 Clark 與 Wrig ht(克拉倫頓本):罕秣萊德是說,貞潔或美德,人格化為美麗的保  護 者 之 後,應 當 不 讓 任 何 人,包 括 他 自 己,跟 後 者 有 交 往。 原 文“d isc ourse ” ,S chm-  ,On i ons 訓“親密的交往” 。  i dt 解作“談話” 22,23  Mr s . Jameson: 誰 聽 見 過 息 桐 士 夫 人(Mr s . S iddons,處 女 名 Sara h  ,便不能忘記這短短兩句話所包含  Kemble, 1755 — 1831 ,悲劇女名伶)念《罕秣萊德》 的意義的深長,有幾多愛,幾多悲哀,幾多絕望在裏邊。這裏,以及下面 155 、 156 兩行,  是全劇過程中僅有的暗指她自己和她自己的情感的地方;而這幾行,在她自己說來幾  乎毫無自感,卻含有一場戀愛生活的顯示,而且呈露出一顆爆發着未經聲言的悲傷的  心的秘密重負。  24  Mar s ha l l :在譴責莪斐麗亞是窺探他的卑鄙勾當的同謀者之前,罕秣萊德  要想率直地試她一試;他當即轉過來把他的手向她伸出;她,忘記了她所演的腳色,以  為(可憐的孩子)他要和她擁抱,且寬恕她,便向他投來;他用他伸出的手止住了她,握  着她的手對她的眼睛凝視,如一個愛她的人才有權利去凝視一個處女的眼睛那樣,且  莊嚴地問她道: “你父親在哪兒?”她囁嚅着撒出她第一個謊。罕秣萊德當即易悲哀為  憤怒。  25  D e l i us:比較《奧賽羅》四幕一景 63 行,“一個人戴了綠頭巾便是個妖怪,又  是頭畜生。”  26  Wh i te:這似乎是說,女人假裝出一副嬌俏的、天真的無知,作為她們淫蕩的 

-39-


面具。 Mo b erl y :用曖昧的言語,仿佛你們不懂得她們的用意似的。  27  Ma l one :他的後父。  28  Ca l d e c o tt : 已 經 走 到 了 舞 臺 的 盡 頭,出 於 臨 別 的 溫 柔 的 痛 苦,歧 恩 先 生  (E d mund Ke an , 1787 — 1833 ,英國悲劇名伶)又走回來吻一下莪斐麗亞的手。這使  得整個戲園好像觸了電。  29  原 文“ro s e o f the f a ir state ”(美 麗 的 宗 邦 的 玫 瑰),D el ius 謂,宗 邦  是“美麗的” ,因為罕秣萊德修飾着它像一朵“玫瑰” 。 S chm i dt 訓“rose ”為“英年與美  好的象徵” 。  ,Jo hnson 釋“朝野上下都力圖把他們自己形成為模  30 原文“mou ld of form” 范” ,Ca l d e c o tt 訓“唯一完美無比的形式所由形成的鑄型。”Tsch isc hwitz 謂, “ mou ld  o f f orm ”會變成重複無味的冗辭,假使“f orm”不解作“儀式,外面的禮節”的話。  31 原文“a f fe cti ons ”不能作“情感”或“感情”解,見 W h ite 及 S chm idt 之《莎士  比亞辭典》 。  32  Ste e vens :在我們早期的戲園裏,池子是既無地板,也沒長椅的。在那裏聽  戲 的 便 叫 做“g ro un d l ing s”(站 池 子 的 聽 眾)。 Nares: 從 莎 氏 同 代 劇 作 家 班. 絳 蓀  (B en Jons on, 1573 ? — 1637)的作品裏,我們可以知道那裏的票價只有一先令。  ,Ste e vens 謂,據 Perc y 說,在 古 傳 奇 裏 是 薩 拉 森 人(Sara c e -  33 “Terma g ant ” ns ,係 指從敘利亞到阿剌伯一帶沙漠間游牧的一些部落,他們都是伊斯蘭教徒,與十  字軍為敵)的神道,往往同穆罕默德相提並論。 Nares :這個想像中的人物在我們的古  戲劇與道德劇裏出現時,總被表演為一個極橫暴的人物,所以一個跳浪叫囂的伶人扮  演他頗能相得益彰。 Sing er 與 We d g wo o d 俱引 Flori o 之《字世界》(A Worlde of  Word e s , 1611)云,“Term i g i sto,一 個 狂 妄 的 誇 口 者,吵 架 者,殺 星,滿 天 下 的 馴 服  者與統治者;地震和雷鳴的兒子,死亡的兄弟。”  34  Ste e vens:在古奇跡劇中,赫勒特(Hero d)的性格總是橫暴的。如在《卻斯忒  叢 劇》(Th e Ch e ster Play s ,十 四 至 十 六 世 紀 作 品,作 者 姓 名 無 可 考)裏,赫 勒 特 表  白他自己道: “因為我是全人類的君王,我存在,打擊,解開,又捆綁,我主宰月亮,要記  在 心 上,我 據 有 無 上 的 權 威。 我 乃 是 至 尊 的 巨 魁,現 在 是,過 去 曾,永 遠 為”云 云。  D o u c e 徵引了許多條一個古戲劇表演臺腳本(由 Shearmen 與 Taylors 班於 1534 年在  “[ 我是 ] 人間最威  Co ventr y 演出,但寫作年代要早得多)的摘句,其中有這樣的詞句, 武的征服者;”“全世界從北到南,我可以把它們用我一句話來摧毀;”關於他的敵人,  “我 只 要 一 眨 眼,沒 有 一 個 會 留 存”等。 按,赫 勒 特 大 王(Hero d the Gteat)為 古 希  伯來暴君,公元前 40 —前 4 年時之猶太王(羅馬元老院所封)。他的統治以兇橫聞名;  有 一 次 因 妒 性 發 作,他 把 老 婆 和 她 所 生 的 兩 個 兒 子 都 處 死。 他 殺 人 很 多,據《新 約.  馬太福音》第二章,他敕令把伯利恒全城的嬰孩全殺光,好使耶穌不得倖存。  ,Ba i le y 謂與前面的“vir tu e”(美德)不成對比,故主張校改為  35 原文“s c orn ” “s in”(罪過);這裏這字如在《罕秣萊德》古本裏別處一樣,原作“sinne ” ,所以很容易  譌誤為“s c orne” 。 S chm i dt 之《莎士比亞辭典》釋此字為“嘲弄、譏刺?輕蔑,傲慢?” 

-40-


譯文作“醜惡” ,蓋即侮辱的對象。  36 原文“th e ver y a g e and b o d y o f the time”有疑難。 Jo hnson 謂,“a g e  ……o f th e tim e”講不通,“a g e ”或許是“p a g e ”之譌,但“Pa g e”(頁畫)跟“form ”(形  式)與“pre ssure ”(印 記)雖 合,跟“b o d y”(身 體)卻 不 合,故 主 張 校 改 為“f ac e”(面  貌)。若從此說,這八個字可譯為“時代的面貌與身體” 。 Ste e vens:原文解作“表演時  代的形態要合於那所表演的時代,視古時或現代而有所不同” 。 Mason 校改“the very”  為“e ver y ” ,那 意 思 便 變 成“使 美 德 眼 見 它 自 己 的 本 相,使 人 生 的 每 一 時 期,人 們  的每個行業或集團,看到它的形象與類似物” 。 Ma lon e:莎氏也許並不把前三字與後  三字相連;演戲的目的,罕秣萊德說,是要使我們活在其中的時代,以及這時代的實  體,看見各自的形象和印記;亦即說,要一絲不爽地描摹時代的形態,以及當時的特殊  氣質。 Ke i g htl e y 謂,“time”應作“worl d”(世人)解。按,若照此解釋,“使世人的時  代與身體看見它自己的形象與印記”仍不免牽強。 Ba i le y 校改“ver y a g e ”為“visa -  g e ”(面貌)。按,若從此說,與 Jo hnson 說譯法相同。 Si l b er sc h la g 謂,莎氏這裏是在  用典:賽萬提斯(Cer vantes, 1547 — 1616 ,西班牙大小說家)在《唐吉訶德》裏使一個  神父說道, “喜劇,據羅馬西塞祿(Ci c ero ,公元前 106 至前 43 ,羅馬演說家、政治家與  文人)的說法,應當是反映人生的一面鏡子,禮貌的規範,真實的表現;”莎氏在此沒有  明言,而是暗示同一古說。 Wo o d 與 Mar sha l l 則解此語為“使現在這時代看見它自  己的主要特點” 。 S c hm i dt 之《莎士比亞辭典》釋“a g e ”為“一代人,一段特殊的時間段  落” ,又釋“b o d y o f the time”為“世人的大部分” ;若據此,則此語可譯為“是要使一  個時代(或一代人)和世人的大部分看到他的形象和印記” 。譯文即採此說,唯稍加以  簡化。 

37  原文“th e wh i ch one ”Ca ld e c o tt 謂係指“那些明眼人” ,D el ius 和 Clark  與 Wrig ht(克 拉 倫 頓 本)則 說 是 指“單 獨 一 個 明 眼 人” ,Ts ch ischwitz 贊 成 前 說。 譯  者覺得究字義似宜從後說,論大意應以前說為允當,因行家或別具慧眼的人沒有理由  在全戲園觀眾裏只有一個,不會有幾個。  ,Jo hnson 解 作“g ro ss ly ”(形 容 過 分),並 謂 係 指 後 面 的  38  原 文“pro f an ely ” 挖苦;Ma s on 說是指前面“贊得老高”的那些人(若從此說,“not to sp ea k it prof a -  ;Ca ld e c o tt 解作“褻瀆神聖” ,說是指後面的“造  ne l y ”可譯為“且不說他們在瞎胡鬧”) 化 的 雇 工”一 語 而 言(若 從 此 說 則 此 語 可 譯 為“倒 不 是 我 褻 瀆 神 聖”);Furne ss 則 云  褻 瀆 是 在 提 起 基 督 教 徒 上。 按,開 造 化(nature)的 玩 笑 並 不 等 於 開 上 帝 的 玩 笑,並  不構成褻瀆神聖罪,提起基督教徒更與褻瀆不相干。  39 當時扮演小丑的往往在戲裏插上些他自己編造的打諢和滑稽,以博取聽眾、  特別是站池子的聽眾的嘩笑。  ,D y c e 解作“塗糖的,阿諛的,諂媚的舌頭” ,Clark   40 原文“can d i e d tong u e” 與 Wrig ht(克拉倫頓本)釋“塗上了一層虛偽的舌頭” ,意即拍馬逢迎者本身。  ,Jo hnson 釋“迅速,甘願,敏捷” ,Nares 釋“機巧的,譎詐  41 原文“pre g nant ” 的,詭 計 多 端 的” ,並 謂 此 字 主 要 的 意 思 是“滿 盈 的,或 即 將 生 產 什 麼 東 西” ,Ca lde - 

-41-


,Furn ess 說這裏用到“懷孕的” ,因  c o tt 謂是“彎了似的,鼓脹的,像懷孕的獸類那樣” 為狡猾地運用腿膝可以產生不可估量的財源。  ,S chm i dt 之《莎士比亞辭典》釋“最深的靈魂”或“靈魂的  42 原文“d e ar s o u l” 最 深 處” ,Furne ss 則 指 出 與 一 幕 二 景 182 行 的“d earest f o e ”用 法 相 同,那 裏 解 作  “痛恨的仇敵” ,意即”不論在愛或恨,喜或悲上感人至深的”(克拉倫頓本)。  43  Cowd en-Clarke: 這 短 短 一 句 話 裏 的 真 純 的 男 兒 氣 概(這 裏,罕 秣 萊 德 抑  制他自己,當他覺察到他被對摯友的深情的熱烈席捲而去,表現得也許超過了人與人  之間的情感的真誠與單純所應有的那個樣子)正是莎士比亞在情感問題上天賦其得  體的微妙處之一。讓任何人,他只要曾有片刻懷疑過也許莎氏的用意是要罕秣萊德  只是在假裝瘋癲,去細細揣摩現在這段話,在它全部的熱情中注意它表白的沉着,在  它最有力的措辭中注意它情緒的單一與清純,然後去決定作者的用意是否可能要使  罕秣萊德的神志真有些失常。他的心是震動到了深處,他甚至患着憂鬱症和神經過  敏,我們承認;但是認為他的理智有一點紊亂,我們決不能相信。按,此說極當,比如,  他說“你像是那樣個人……” ,而不說“你真是那樣個人……” ,這一點分寸是極有意義  的。  44  Hunter:那段罕秣萊德自己特為伶人們寫下的臺詞 [ 見二幕二景 574 行“我  有需要寫上十二到十六行一段臺詞插進去,……?”及本景 200 行注。 ]  45 烏爾根(Vu lcan)為古羅馬火與鍛冶之神。  “p ay the thef t”是“償 還 被 竊 失 的 東  46  Clark 與 Wri g ht(克 拉 倫 頓 本): 西” 。  47 石龍子(c hamele on)又名變色龍,屬於蜥蜴類。古時認為它不進食物,只吃  空氣。  48  Mo b erl y:國王曾有約於他,說他將承襲他自己;但罕秣萊德應當是宇內第  一人。  49  Jo hns on:一個人的話,諺語說,只等說出來就不是他自己的了。 Mo b erly:  我瘋了,所以對於一分鐘前所說的話不能負責任。  50  Ma l one:在牛津與劍橋兩大學,演出拉丁文戲劇的慣例是很古的,且一直繼  續到將近十七世紀中葉。它們偶爾是演來款待君王親貴的,但在耶穌聖誕節則經常  演出。在劍橋最有名的伶人是聖約翰學院與君王學院的學生們;在牛津,則是耶穌教  會學院的學生們。有一齣搬演《愷撒之死》的拉丁文戲劇,於 1582 年在牛津 [ 耶穌教會  學院 ] 演出。 Clark 與 Wri g ht(克拉倫頓本):在牛津與劍僑兩大學學院的院堂裏,在  特殊的時候常有戲劇演出,如在劍僑授與學位典禮時,或有君王或親貴到來時;演的  往往是拉丁文劇本,但也演英文戲劇。有一本名叫《愷撤的覆滅》的戲於 1602 年演出;  可能莎氏的《居理安.愷撒》早在 1601 年即已上演。按,據 E . K . Chamb ers 考出,這  劇本的初次演出日期是 1599 年 9 月 21 日,但地點是在倫敦。  :這錯誤重見於《居理安.愷撒》[ 和《安東  51,52  Clark 與 Wri g ht(克拉倫頓本) 尼與克麗奧貝屈拉》]。愷撒是在羅馬戰神廣場(Campus Mar tius)上龐貝劇場附近 

-42-


的元老院會議廳,叫作龐貝會議廳(Curi a Pomp ei i),在那裏遇刺殞命的。 On ions:  “Cap ito l ”為 古 羅 馬 的 民 族 大 神 廟,用 以 崇 奉 至 善 至 大 天 王 朱 庇 恃(Jup iter Op ti-  mus Ma x imus)的,矗 立 于 Saturn i an [ 農 神 ] 或 Tar p ei an[ 古 傳 說 謂 Sab ine s 人 以  盾 擲 死 羅 馬 太 守 Tar p ei us 之 女 Tar p ei a 處,後 來 罪 犯 們 即 從 那 裏 一 塊 巖 石 上 給 拋  下來扔死 ](嗣後更名為 Cap i to l in e,即屬於天王大廟的)山上。  53 見二幕二景 530 行注 83 。  54  Jo hns on:我不能瞭解為什麼罕秣萊德當他脫去孝服後,在那樣“苦寒的”國  度裏,那裏的空氣冷得“切膚刺骨” ,不應有一襲貂裘。我想大家都知道,貂皮的顏色  不是黑的。按,我們稱之為“紫貂” ,一點都不錯,因為它是極深的紫醬色;但問題恐怕  不在這裏,下面 Heath 與 El ze 兩家正道出了語中的主旨。 Heath:這意思似乎是,要  是這樣的話,讓魔鬼去穿黑喪服吧;我要製一襲貂裘,那個,以顏色而論,固然有孝衣  的外觀,但同時可滿足我喜愛華服與裝飾的嗜好至於極點。 Wig ht wick 主張這裏的  對比是顏色上的,不是材料上的:原文“sa b les ”他說是拼法上的譌誤,應作“sab e l l ”  (火紅色的),意即“我要穿一套火焰紅的衣服” 。 El ze :一襲貂裘和一件喪服之間的對  比不在於顏色,而在於材料的華貴與顯耀。根據始自遠古、出於聖書,居喪總是衣粗  麻布、坐在灰中的習俗,直到今天喪服總用粗糙的材料縫製,可是要整治一襲貂裘,必  須挑選最豪奢富麗的材料。  55  古 代 英 倫 歡 度 五 月 節(五 月 一 日)時,要 選 立 一 位 五 月 節 王 后(她 衣 裙 華 美,  頭戴花冠),在空曠場地上豎立一根五月竿(漆上螺旋形條紋,並飾以花朵)圍着她跳  舞,燃燒祝火,作射箭比賽(為紀念民間喜愛的綠林英雄羅賓漢和他的情人曼麗恩姑  娘),跳 古 怪 的 毛 立 斯 舞(morri s dan c e),演 出 有 關 羅 賓 漢(R o b in Ho o d)的 戲 文  (因為據說他死於五月一日)等,以表慶賀。這風俗在西歐由來已古,大概導源于古羅  馬 紀 念 花 果 女 神 茀 洛 女 拉(Flora)的 花 果 女 神 節(Flora l i a)。 毛 立 斯 舞 則 盛 行 於 十  五世紀及以後,來自西班牙,原來是摩爾人(Mo ors)的一種軍中舞蹈。毛立斯舞裏有  一隻以柳條紮成、用布蒙起來的假馬,綁在一個人腰裏,下垂的披布上畫着馬腳,那人  便 好 像 騎 在 馬 上 似 的 一 邊 走 一 邊 跳 出 種 種 滑 稽 的 姿 態,逗 人 笑 樂。(Bre wer, Hav-  ve y.) Nare s:後來 [ 由於清教徒的影響 ] 柳條馬往往被省略掉,因而有一隻山歌說起  這件事,意存諷刺。罕秣萊德現在就是在引用這民歌裏的這一行。又,在莎氏的早期喜  劇《愛情的徒勞》三幕一景三十行內,這句民歌也曾被引用。按,這可以顯示莎氏對清  教徒們板着面孔的禁欲主義沒有多大好感。  56  這 啞 劇 跟 下 面 正 戲 裏 所 演 的 事 完 全 相 同,因 而 可 能 有 人 覺 得 不 妨 把 它 刪  去。 Ca l d e c o tt :罕秣萊德一心想“把這位當今的良心來攥” ,當然願意這隻“耗子籠”  有雙重的機關。 Kn i g ht:在莎氏當時,以及其前後,往往用啞劇表演來顯示一齣戲的  範 圍 所 不 許 可 扮 演 的 一 些 情 景。 Hunter 考 據 出 丹 麥 舞 臺 上 有 這 樣 的 習 慣,即 正 戲  演出前先 用啞劇把戲 文內容扼 要表演一下。 Ha l l i wel l :我不能 說我對 [Ca lde c ott  與 Kn ig ht 兩氏所給的 ] 解釋感到滿意,雖然它很巧妙。假使國王看見了啞劇,他必然  已經知道戲裏會有觸犯。是否可以允許,使國王和王后在啞劇演出時彼此正在作親 

-43-


密的耳語,以便使他們沒有能看到啞劇?  “願  57  Ha l l i we l l:這些指環銘必然是簡短的,如“我無法表達,我怎樣愛啊”; 上帝在天上,使你我愛無疆”; “願上帝賜福庇,跟你我在一起”; “恩愛常留駐,至死也  不疏。”這些是莎氏當時指環上的詩銘。  58  Coleridg e:這裏這段插戲的風格與本戲不同處在於行末押韻,正如王子與伶  人們初見時的那段插戲採用了史詩的風格。按,不僅韻文體裁不同,在辭句的風采上  也顯得誇耀虛飾,與本戲的樸實無華迥異;此外,意境貧乏,節奏也單調乏味,都遠不  能與本戲相比。可是,我這說法卻並不意味着真有這樣一出文筆較差的戲,罕秣萊德  就用它來作捕捉國王良心的“耗子籠”;我的意思是,莎氏故意寫此戲中戲的片段,作  為《罕秣萊德》的諸多情節之一,——它開始時特別虛誇浮麗,可云庸劣,但漸漸地又  稍為好一點,表現為罕秣萊德、也就是莎氏自己所習常的議論風生的體裁。 Hymen ,  婚神。  59  Ph o e b us ,即太陽神阿波羅(Ap o l l o)。  60  Nep tune ,海神。  61  Te l lus,地之女神。  62  據 Furne ss 云,Si e ver s 是 指 出 罕 秣 萊 德 插 加 十 二 或 十 六 行 到 戲 裏 的 第 一  人,他以為它們是 270 — 275 行 [“心思辣,手腳快,……他這條健全的性命”],但 Cow-  d en-Clarke 夫婦在他們的編校本上認為,王子的添插是從本行起到“籌謀是我們的,  結果卻往往相左”的二十六行,因為行文的風格跟對話的其他部分不同,且很像罕秣  萊德自己的議論式的體裁。“這人世決不會天長地久無窮盡” ,對“愛心”和“運數”的  消長漲落的想法,以及最後想到“我們的意志和命運”的互相悖逆,我們的“綢繆計畫”  之被打破,和我們的用意與“結果”往往相左,都好像出自王子自己的思想。他添插這  些行和指示伶人講它們的動機,我們認為是由於想使它們轉移那特別針對國王的段  落 所 會 引 起 的 注 意,以 便 把 後 者 沖 淡 些。 我 們 以 為 這 是 莎 氏 的 用 意,因 為 這 裏 的 風  格有顯著的不同。請注意那些神話的引喻“煒伯氏” 、 “奈潑鈞”等和“環回這世界也轉  過十二個三十回” ,“王夫啊,你卻切不可因而便添愁”等行僵硬的倒裝句法 [ 按,譯  文比較自然,看不出原來的僵硬 ];還有,請注意伶王開始這段話時說的兩行“我信你如  今”等 和 結 束 這 段 話時的兩行“你以為決不會”等正相連接,假使這中間的二十六行  被節略去的話。接下來,Ma l leson 和 S e ele y 有一場爭辯,前者主張這二十六行決不  是罕秣萊德的添插,後面路其安納斯注毒藥于伶王耳內時所講的六行纔是,還有(如  果國王不畏縮而驚避)緊接在後面的、勾引伶后再婚的十行左右也是,但因國王受不  了而逃走,所以沒有講出來;S e ele y 則認為那十二或十六行是在這二十六行之內的,  罕秣萊德主要的目的是想刺痛他母親,他對於國王的罪惡已徹底清楚,他對他只有無  比的鄙蔑,絕無需要寫上十二或十六行添插到戲裏去試探他,所以這段添插只是個他  逃避他自己和霍瑞旭的障蔽物,他躲在後面正好避免去採取行動,只求永遠冥思默想  他母親與所有的女性的脆弱。按,此說極荒謬:罕秣萊德明明在二幕二景末說要用演  戲去試探他叔父,且說他看見的鬼魂也許是個魔鬼,在本景八十餘行處又請霍瑞旭仔 

-44-


細觀察他叔父看戲時的神情,還說鬼魂的話未必真實,S e ele y 完全加以抹煞,卻把王  子慨歎女人脆弱的想法無端加以擴大,作為他排除其他一切的中心思想,又把罕秣萊  德說成是個(這一點非常嚴重)無聊到極點、可恥到極點、自欺欺人、用埋怨旁人(他母  親和所有的女人)來推卸自己責任的懦夫;關於罕秣萊德的所謂“不採取行動”或“延  宕” ,請參閱譯者對上一景八三—八八行“就這樣,思慮使我們都成了懦夫;……便失  去行動的名聲”的評注。 Furn i va l l 則謂,罕秣萊德所聲言要寫的十二或十六行並沒  有添插到戲裏去,這一點前後不符是因為修改與擴充《罕秣萊德》初稿而造成的缺點  之一。 Ingleby 的論評最深中要害:這齣宮廷小戲只是《罕秣萊德》的一部分;罕秣萊德  並沒有寫什麼添插片段,不論是六行,十二行,或十六行,也沒有演誦過這樣的片段;  莎士比亞乾脆寫了這整本戲,可並沒有以罕秣萊德的身份加寫若干行,更沒有在他先  前以一齣意大利道德劇作者的身份所寫的戲劇上加寫過一段。去追尋一齣戲裏的每  一點暗示,一定要究詰後果,務使示意與結局切合,便是“想得過於細緻精密了” 。一個  劇本是一件藝術品,一個哄騙觀眾的設計,使他們忘懷實際的時間、地點與情景,使他  們幾乎忘記他們自己在戲園裏。在真實生活中,一位罕秣萊德也許會寫上若干行插  加到戲裏去,使一場考驗更其有效與有力,如這齣宮廷小戲那樣,如今這虛構的罕秣  萊德就用它們來試探這假想中的罪犯;如果我們有這樣一個劇本在我們面前,我們可  以運用音步、詞句等各種測驗方法去發現那個添插。要是我們找不出那些加添的詩  行,只能怪我們自己;那些詩句還是會在那裏的。但如今去猜想莎氏寫《罕秣萊德》時  會像一位真正的、活着的王子那樣,一步步採取他那樣的行動,便是把作者當作連一  位劇作家的最簡單的藝術也不具備的人,連戲劇寫作放在他手掌中的根本機巧他都  忽略了。……按,換句話說,那幾位竭力想在這齣宮廷小戲裏找出罕秣萊德所聲言要  加寫與添插的十二或十六行的批評家們,他們所犯的通病是誤把莎氏這件藝術創造,  這齣以假作真的戲,當作千真萬確的真情實事。而歸根到底,則可以用 Furness 這句  話來說明這整個問題:所以,這場對於這“十二或十六行”的討論乃是對莎士比亞至高  無上的藝術的讚頌。  63  Ca l d e c o tt:我們決心的開端與根源是強烈和熱切的;但它們的進展與終結  是柔弱無力的。  64  Jo hns on :踐行一個決心,對之只有下決心者才發生興趣,只是對他自己負  的一筆債,那個他因而可以隨心所欲地放棄掉。  65  Mo b erl y :就是那最容易悲不自勝的性情,也最會變得歡樂,而且只要有一  點點原因就會從悲轉成喜。  66  Mo b erl y :人家對我們的愛。  ,“an chor”即“an chori te” ,為 坐 關 苦 修 的 修 士,  67 “An anc hor ’s che er ” “c h e er”一 般 都 從 Jo hnson 解 作 飲 食,但 Ste e vens 謂 係“c ha ir ”之 古 拼 法,並 引 Bis-  h op Ha l l 的《Satires》(1602)句“Si t s eaven y eares p in ing in anchore s che y-  re”加以證明。  68  Hunter:在初版四開本上,這個角色本來是位公爵;後來在別處他的身份被 

-45-


改成君王,唯獨在這裏莎氏忘記了改,所以在以後的四開本和對開本上都仍作公爵。  ,S e ym our 解作“我要是能看到  69 “If I c o u ld s e e the pupp ets da l l y ing” 你胸中的情感激動” ,Nares 釋“我要是能看見你跟你情人眼睛裏的小人兒在戲耍” ,  S c hm i dt 在《莎 士 比 亞 辭 典》裏 則 謂 更 或 許 指 莪 斐 麗 亞 和 她 的 情 人 合 演 的 一 齣 傀 儡  戲。  。  70  Ca l d e c o tt :解作“更尖了,也更不雅了” 71  Sing er :你們把你們的丈夫看作比他們實際上要好些或壞些。  72  Simp s on:罕秣萊德把一本古戲劇《理查三世的真悲劇》裏的兩行並成了一  行。那國王是在描摹他良心上的恐懼: “我想我爭奪王位時所殺的人,他們的鬼張着  口瞪着眼來報仇。”接着是這樣兩行: “尖聲銳叫的老鴰喊着要報仇,成群的野獸吼叫  着奔來要報仇。”罕秣萊德便是把這兩行緊縮成一行。  73  在 古 希 臘 神 話 裏 黑 蓋 蒂(He cate)有 三 重 身 份,她 是 月 亮 與 夜 宵 之 神,執 掌  生育之神,和主持陰曹地府與魔法之神。  74  原 文“f a l s e f ire”為“放 空 鎗”的 廢 棄 不 用 的 舊 時 軍 事 術 語,見 We bster 之  《新編國際英語字典》 。  75 據說麋鹿中了獵人的箭便飛逃到掩蔽處去獨自流淚而死。 D yc e:這多半是  一支歌謠裏的一節。  “ra ze d s ho es”也許解作“s la she d sho e s”即 [ 腳背上 ] 開得有  76  Ste e vens: 長 縫 的 鞋 子。 但 莎 氏 也 許 寫 的 是“ra i s e d s ho es ” ,即 有 高 跟 的 鞋 子。 據 Stub b e s 的  《弊俗之解析》(Th e Anatom i e o f Ab us es , 1595)云,軟木鞋子後跟有“兩英寸或兩  英寸來高,有紅、黑等顏色,有條紋,刻花,切花,縫飾等” 。“To ra ze”和“to ra c e”一  樣,都 解 作“有 條 紋” 。 Hunter 引 Pea cham 的《我 們 時 代 的 真 實》(The Tr uth of  O ur Tim e s, 1638),謂倜儻子弟們有時出 30 鎊錢買一副叫做薔薇的鞋帶結。 Sta -  unton:要是“ra z e d ”不錯的話,它一定解作開縫或開叉的鞋子。  77  Jo hns on:鞋面上綁鞋帶時,綁鞋帶的地方用緞帶做成的一朵薔薇花蓋起來。  Clark 與 Wrig ht(克 拉 倫 頓 本):Co t g rave 之《法 文 英 文 字 典》(1611)解“Provinc i-  ,法 國 西 南 部  a l ro s e ”謂,可 指 兩 種 薔 薇 中 的 任 何 一 種,一 是“R o s e d e Provenc e” 布 羅 望 斯(Pro venc e)省 所 產 的 薔 薇,即 雙 臺 淡 紅 色 薔 薇,一 是“R ose de Provins” ,  離巴黎約 40 英里的布羅梵(Pro vins)地方所產的薔薇,即普通的雙臺紅薔薇。它們都  是大花朵;前者大概比較更有名。  78  Ma l one :莎氏當時的伶人們沒有像現在這樣的年薪,每個戲園的總收入���  成若干份額,戲園老闆們執有一些份額;每個伶人有一份或幾份,或一份的一部分,看  他的功績與本領而定。  ,Ma lon e 校改為“ay” (是的),有不少校訂評注家都  79 各版四開對開本上的“I” 從他。但 Ste e vens,Ca ld e c o tt 等不以為然,說“我”即“我以為我應得一整份” ,一些  現代版本都仍作“I” 。  “孔雀”則是罕秣萊德自己的改易。據古希  80  D y c e:這定必引自另一支歌謠;

-46-


臘 傳 說,台 門 與 匹 屑 阿 司(Damon and P y th i a s)兩 人 為 生 死 義 友,他 們 去 到 棲 剌 庫  札(Sira c us a)城 邦,台 門 為 當 地 暴 君 大 奧 尼 昔 阿 斯(D i ony sius)所 執,無 端 冤 枉 他  犯間諜與陰謀罪,判處了死刑;他請准兩個月假期,回家去處理家務,由匹屑阿司代他  受羈押,倘屆時他不回來代刑人將被處決。台門因事回來得晚了些,趕到時正要對他  的朋友行刑。他們兩人互相爭執,堅持把自己殺死,以便將好友救出來。大奧尼昔阿  斯深為他們的大義所感動,赦免了他們,並跟他們結義為兄弟。在原來的希臘故事裏,  匹屑阿司本名叫芬鐵阿司(Ph inti a s),“匹屑阿司”是在英文裏弄錯了的,且真正被捕  的是他,不是台門,而台門才是代刑人。(P. Har ve y.)  81  Hu d s on:這意思是,丹麥被搶劫去了一位君王,他有天王喬昈(Jove)的莊  嚴偉大。  ,Furn ess 的 新 集 注 本 上 匯 錄 得 有 十 五、六 家 的 各 種 意 見,  82  對 於“p a j o ck” 這 裏 不 必 具 述。 據 Pop e,Farmer,Ma lon e,D y c e,佚 名 氏 等 諸 家 的 說 法,此 字 無  疑 是 指“p e a c o c k”(孔 雀)。 孔 雀 很 愚 蠢,好 虛 榮,蘇 格 蘭 北 部 低 級 社 會 稱 之 為“p e a -   ,雄 的 性 淫 猥 而 殘 忍,往 往 啄 破 母 孔 雀 的 卵,“有 魔 鬼 的 聲 音,蛇 的 頭,賊 的 步  jock” 子” ,代表腐朽的激情與罪惡的生活,云云。這裏的“孔雀”是罕秣萊德的改易,歌謠  裏的原字 Th e o b a l d 指出當係“a ss”(驢子),才與第二行押韻。  83 見下面三六七行注 88 。  84  Jo hns on :罕秣萊德正要下結論,這時候兩個朝士來了。按,他們打斷了他  的話頭,他便用“當真沒興趣”這句不暴露他心情的話來加以結束。  85  Jo hns on:罕秣萊德很注意不使他叔父喜歡喝酒的事被忘記掉。按,把擊中  國 王 的 痛 處 來 這 麼 一 下 輕 輕 的 打 趣,一 定 會 使 他 更 痛,如 果 這 兩 條 走 狗 回 去 彙 報 的  話(他們准會),極妙。  86  Jo hns on:這雙手。 W ha l le y:這話乃是從教會的教理問答裏來的,新入教的  人被教訓對他的鄰人應盡什麼責任時要使他自己的一雙手不去掏摸與偷竊。 Clark  與 Wrig ht(克拉倫頓本): “憑這隻手”是發誓的通常形式。  87  Ma l one:這句俚諺的全句是“青草長 [ 生長之長 ] 長 [ 長短之長 ] 時,病馬在  挨餓” ,罕秣萊德的意思是,當他等候繼承丹麥王位對,他自己也許會死掉。  。 On i ons 謂 是 笛(flute)或 篳 篥(f la g e o -  88  原 文“re c ord er s”我 譯 為“篳 篥” l e t,有一本英漢辭書上說是一種小木簫,有六個以上的孔,一端有吹口者)一類的管樂  器。篳篥、簫與笛的形狀都是直的,前二者直吹,後者橫吹。 Ba c on 在他的《自然史》  裏說起,篳篥的孔腔,最高的一個特別小,最低的一個特別大。 Chapp el 謂,莎士比亞  雖說篳篥是一支小簫管(“他演誦開場詞像個小孩吹一支篳篥” ,《仲夏夜之夢》五幕一  景 123 行),但在一個十七世紀的雕版圖上它從一個吹奏者的嘴唇一直延伸到他的膝  蓋上,可知並不怎樣短;亨利八世遺留下來的有用黃楊、橡木、象牙制的各種大小的篳  篥,有兩支胡桃木制的低音篳篥,和一支大的低音篳篥。按,篳篥即觱篥,又名悲篥,  在我國古時自西域胡人處傳來,本為龜(音鳩)茲國樂器,“以竹為管,以蘆為首,狀類  胡笳而九竅,所法者角音而甚悲篥,吹之以驚中國馬焉”(陳暘《樂書》)。又,“宋太守 

-47-


時之大宴,皇帝升座,宰相進酒,庭中吹觱篥,以眾樂和之,唐九部塞樂,有漆觱篥,北  部安樂國,有雙觱篥、銀字觱篥”(《通雅.樂器》)。  ,學者們有好些不同的見解。 Cap el l 以為  89 對於“To wi thd raw wi th y o u” 是句旁白,特別是指吉爾騰司登而言的,意思是“跟你說句最後的話吧” 。 M. Mason 說  是 對 伶 人 們 說 的,並 略 事 校 改,作“S o wi thd raw, wi l l y ou?”(那 你 們 且 退 去 吧,  好不好?)。 Ste e vens:見到吉爾騰司登做着手勢,似乎要他跟他到另一間堂屋裏去,  罕秣萊德問道,“跟你離開這兒走一下?這是你的意思嗎?”但見到他們兩人繼續行動  鬼祟,他便怒問他們如下句所云。 Ca ld e c o tt :這兩個國王的使者起初只請求王子允  許他們說句話;他們告訴了他國王在大怒,王后的懿旨叫他去見她。於是他們,用手  一揮或類似的姿勢,如罕秣萊德的怒問所指出的,示意他退到較僻靜處去。已經知道  他們所奉的命不需要私下傳達,他起初還是以溫和的告誡責備他們;但隨即記起了他  們陰險狡猾的意圖,同時也感覺到他們揮手示意,要他退走的狂妄態度是對他的一個  侮辱,他立即採取了另一種口氣;以非常激怒人的蔑視與質問語調,他把極度的鄙夷  和淩辱堆到他們頭上去。此外,還有幾種說法,但譯者覺得當以 Ste e vens 與 Ca lde -  c o tt 的見解為最精到。  90 學者們對吉爾騰司登這句含意模棱的話的說法紛紜不一。 Clark 與 Wrig ht  在克拉倫頓本上云,罕秣萊德尚且聽不懂,評注家們可以不必勉強去解釋了。譯者覺  得前半句是故意說得隱晦的,“責任心”本係 指他對國王的責任心,但也可以當作他對  王子的責任心,後半句的“敬愛”則顯然指他對罕秣萊德的敬愛。  91  Ni c h o l s on:到此為止,羅撰克蘭茲和吉爾騰司登一直這麼一致地合作着,  所以為這一景的藝術處理起見,也為從那上面要獲致更充分的力量起見,都要求罕秣  萊德的請求先對這一個而發,然後對那一個而發。雖然吉爾騰司登也許是,或者不是,  兩人中的頭子,羅撰克蘭茲可也並不沉默;事實上,在上面那段對話裏,擺明在我們面  前想要跑到罕秣萊德上風頭去的,卻正是羅撰克蘭茲。因此,這句回答的說話人,應  讓吉爾騰司登給改作羅撰克蘭茲。  92  Furne ss :大概根據與上注同樣的理由,Staunton 主張王子此語對羅撰克  蘭茲而發,而下面的回答因而也是羅撰克蘭茲作的。  “雖然你們能激惱我,可是你們  93  D o u c e:這裏有層雙關的意義。罕秣萊德說, 沒法欺騙我;雖然你們能調節這樂器的發音高低,可是你們沒法調弄它。”原文“fre t” ,  ,On i ons 的《莎氏語彙》訓“(在六絃琴一類  S c hm i dt 之《莎士比亞辭典》解作“激惱” 的絃樂器上)加上琴柱” ,又訓“琴柱”云: “在六絃琴一類的絃樂器上,以前用一圈獸腸  絃,現在則用木製的(馬)安放在琴頸上,以調節運指法。”  94  Ca l d e c o tt :那麼,我可以同意你的請求,既然你對我所說的話都同意。按,  這顯示一個廷臣的真面目:一切都跟着“上邊”走,全無自己的主見。因此,這一問一答  間滿含着罕秣萊德的戲謔與嘲弄。  95 尼祿(Nero , 37 — 68),羅馬王,他放火燒羅馬城,殺死他的母親。  96  Mo b erl y :羅撰克蘭茲與吉爾騰司登所以是秘密參與在英格蘭陰謀殺害罕 

-48-


秣萊德的。  97  四 開 本 原 文 為“Ha z ard so ne er ’s ”(n ear us),對 開 本 作“ …so dang e -  ro us ”(他這樣危險的威脅隨時隨刻)。 W h i te 謂,考慮到國王言語裏的第一行所表示  的對他個人安全的危懼,各版四開本的讀法大概是真正的原文,而各版對開本的則是  譌誤。譯文從四開本。  98  Mo b erl y:這是朴羅紐司自己的建議,他卻以朝臣的風度歸之于國王。按,譯  者覺得不然。至少上面先有顯著的音響,下面纔察顏觀色,加以迎合。一個壞蛋做了  君王,他下邊的要津便非有壞蛋來盤踞不可,而罕秣萊德這樣的頂天立地漢則非被去  掉不可,否則那格局會顯得太不合式。莎氏在此描繪出一君一臣大小兩名“躲在暗角  裏作惡”——多可鄙,而罕秣萊德處在這情景中卻始終以光明磊落、英勇豪放的態度  自持——可敬!  99  人 類 的 始 祖 亞 當 和 他 的 妻 子 夏 娃 生 了 兩 個 兒 子,長 名 該 隱(Ca in),次 名 亞  伯(Ab e l)。 該 隱 因 嫉 妒 殺 了 亞 伯,耶 和 華 詛 咒 該 隱 到 處 流 離 飄 蕩,不 得 安 居。 說 見  《舊約.創世記》第四章第 1 — 15 節。  100  Wo o d 與 Mar s ha l l:意即面對着罪孽,制勝它。  (野心)係指野心的實現,正如下行內的“offen-  101  D e l i us 謂,這裏“amb i ti on” c e ”(罪惡)為罪惡的果實。  102 此導演詞為各版四開、對開本所無,係 The o b a ld 所加者。  103  Hanmer:罕秣萊德這段話一向使我非常不快。這裏邊有一點東西這麼很殘  忍,這 麼 不 人 道,這 麼 跟 一 位 英 傑(主 人 公)不 相 稱,以 致 我 願 意 我 們 的 詩 人 刪 了 它。  Co l eri d g e:約翰蓀博士將勉強與延宕的痕跡誤當作 [ 見下下條注 ] 猛烈的、引起恐怖  的魔性!——可見要瞭解一個性格的根本,是這麼重要。但是罕秣萊德這段話所占  據的時間是確乎可怕的! Ha z l i tt:這裏罕秣萊德所表示的精煉的怨毒 *,實際上只是  為他自己缺乏決斷作一個辯解。 Hunter:在全劇的整個範圍裏,也許再也沒有比這  一景更使人不快的了。罕秣萊德被表演為醉心於一個硬是駭人聽聞的想法。另外,  作為不踐行他在那魔力之下過着日子的指導思想的辯解,這是不高明無甚價值的。 **  Horn:現在正是報仇雪恨的時候了,但僅僅為了報仇,不能做到正義的懲罰,那個一  定得先有一場充分的,也許是一次公開的定讞。按,罕秣萊德的目的是要明正典刑,  昭告朝野;這裏所說的當然不失其為理由,但畢竟是次要的,輔佐的,或許只是口實而  已。請參看譯者對三幕一景 83 — 88 行的評注。  ,Jo hnson ,Ca ld e c o tt ,D y c e ,Clark 與 Wrig ht(克 拉 倫  104  原 文“hent ” 頓本),Mo b erl y 等都解釋“抓取,攥住,把握” ,不過前數家說是抓取、攥住、把握的是  時機或機會,後者謂係 攥住那壞蛋。 Jo hn Davi es:更或許用來解作在 [ 英倫 ] 西部  有 些 州 郡 所 通 行 的 意 義,即 犁 頭 在 田 畦 間 所 開 掘 的 溝 路。 威 爾 斯 語(We lsh)“hynt” 

*“精煉的怨毒”,原文“refinement of malice”。 **原文“Besides, as an excuse for not then executing the command, under the spell of which he lived, it is poor and trivlal.”。

-49-


和古威爾斯語“hent ”都解作“道,徑路” 。罕秣萊德的話對於一個西部州郡的人會帶來  極有力的意象:劍鋒在肉裏劃過被比作犁鏟耕過泥土。 On ions 則謂意義難定,或許  解作“攥住,把握” ,或許解作“目的,意圖” ,還或許是“h int ”之譌 [ 按,“h int ”在莎氏  用來作“時機,機會”解 ]。  105  Jo hns on:這段話,在其中,被表現為一個德行優秀的性格的罕秣萊德,不滿  足於以瀝血報血仇,卻計畫着要把他想懲罰的人打入永不超生的地獄裏去,讀來或演  來真是太駭人了。 Caldecott 謂,莎氏所描寫的是他的那個時代,他給了我們一個野蠻  時代裏的人性的忠實寫照。對於我們的較粗野的北國先人們,報仇,總的說來,是在家  族中流傳下來被當作一個責任的,而且要刻劃得越精緻細巧,就越顯得光榮;它的這  個性質或特色是在當時的每一本涉及到這個題目的書籍裏可以找到的。而且這是隨  後的悲劇作者們,一直晚到十七世紀中葉,繼續在舞臺上表現的一個主旨。莎氏在這  裏 可 以 說 為 以 後 介 紹 它 作 了 相 當 的 佈 置,使 國 王 自 己 聲 言(四 幕 七 景 一 二 九 行)道:  “報仇該沒阻攔。”  106  Wood 與 Marsha l l 解此兩行云:我向上天祈求寬恕,同時我的思想卻在策劃  罕秣萊德的死。禱告若並不表示靈魂的願望,便決不能上達於天。  107 “耗子”往往作“奸細”解。  ,Ca ld e c o tt 解作“感覺” ,S chm i dt 釋“理智,理想” 。  108 原文“s ens e” ,直譯可作“摘落了那朵玫瑰” 。 18 世紀有幾位學  109 原文“takes off the rose” 者以為當真有一朵玫瑰在面頰旁或額上,或者一抹紅光在雙眉間。 B oswe l l 謂,“玫  瑰”是作清純的情愛的裝點或文飾解的。按,作為真有一朵玫瑰在臉頰旁或額上,或  有紅光在雙眉間,都是拙解,當以後說為是。本幕一景莪斐麗亞稱罕秣萊德為“The  ,譯文作“宗邦的指望與英華” 。我如果  e xp e c tanc y an d ro s e o f the f a ir state ” 翻成“……玫瑰” ,便是木譯。  110  Clark 與 Wri g ht(克拉倫頓本):標誌為是個娼妓。  111  Davi e s:自復辟 [ 1660 ] 以來,劇壇的慣例是由罕秣萊德從他口袋裏掏出兩  枚他父親與叔父的琺瑯瓷小肖像來,比大硬幣或大獎牌大不了多少。當時還沒有用  移動背景,那是斑透頓(Thoma s B etter ton, 1635 ? — 1710 ,名伶)於 1662 年首先從  法國介紹來的;莎士比亞的戲臺上掛花氈。在這一景裏,兩幅全身像掛在王后內房的  花氈上也許是有用的。 Ste e vens:從“他站立的風度”云云,可知這兩幅畫像,在現在  舞臺上用琺瑯瓷小畫像,原來的用意是全身像,為王后內房裏的傢俱的一部分。罕秣  萊德在上面有一景裏已經非難過那些會出“40、50、100 塊金洋”去買他叔父的一枚“小  肖像”的人,他自當不屑在他口袋裏帶有這樣一件東西。 Ca lde c ott 反對用小肖像,因  為觀眾會不讓有機會去判斷他們所聽說的,也無法去批評兩位君王神態的比較優劣,  而且在這樣有限的畫面上也無法去適當表現“他站立的風度”和“這樣的滙聚眾長成  一 體 的 英 姿” 。 有 一 位 巴 斯 城(Bath)的 伶 人 曾 建 議 罕 秣 萊 德 從 他 母 親 頸 上 把 他 後 父  的小肖像扯下來。 Hunter:也許 Ho lman 的解決辦法最好——當今王上的畫像掛在  王后內房裏,但先王的小肖像是從罕秣萊德懷中掏出來的。 Fitz g era ld 建議大小肖 

-50-


像都不用,王子所云係指他心眼之所見;歐爾文(Henr y Ir ving , 1838 — 1905 ,名伶)  與 沙 爾 維 尼(Tomma s o Sa lvin i , 1829 — 1916 ,意 大 利 名 伶)即 從 此 說。 費 赫 透  (Charl e s Al b er t Fe c hter, 1824 — 1879 ,德 國 籍 法 文 英 文 戲 劇 名 伶)從 Ca lde c ott  所言巴斯城伶人的辦法,把小肖像從他母親頸上扯下來,且把它丟掉。洛濟(Erne sto  R o ss i, 1829 — 1896 ,意 大 利 名伶)不但把它從他母親頸上扯下來,且擲到地上,用腳  踐踏在碎片上。蒲士(Edwin B o o th, 1833 — 1893 ,美國名伶)用兩枚小肖像,一枚取  自他自己頸上,另一枚從他母親頸上扯下來。  。  112 原意為“卻到這泥窪裏來養胖” ,Cap e l l 解作“理性,理智” ,Ma lone 謂為“五官的感  113 原文這裏的“S ens e ” 覺” ,Staunton 說是“能判別外物的知覺” 。  。  114 原意為“奴役” “her own f ire”(她 自 己 的 火 焰)係 指“flam ing youth”(熾 烈  115  D e l i us: 的英年)而言。按,原文這一句含義比較晦澀,各家評注本上又無解釋,因而引起了一  般的誤解和錯譯。所謂“f lam ing y o uth” (熾烈的英年,或“青春的烈焰”)是指他自己  的年青氣壯,“vir tu e”則是指他自己崇善滅惡的“美德” ,絕不是什麼“貞操” ,全行的  意思是說讓我的美德對我熾烈的英年好比是蠟,“An d melt in her own fire”是  說我的美德或高潔熔化在我英年的氣概裏之後可以對我提供憤怒的燃燒力,使其發  生充分的作用;又,下半句裏的“W hen the c ompu lsi ve ardour g ive the c harg e ”  是說他自己鼓着情不自禁的、正義的熱情在譴責她的可恥行徑。  ,作為他們身份的  116 王室或貴族府第裏養的小丑或“傻子”身穿“破爛百衲衣” 標誌。  117  Co l l i er:在 1603 年的初版四開本上,這裏的舞臺導演詞跟鬼魂以前在警衛  壇上出現時身披甲胄不同,是穿着寢裝,長袍。這一點是重要的,因為它完全可以解  釋 33 行後罕秣萊德的叫喊。在 Co l l i er 所用的經過手注的 1604 年之二版四開本上,這  裏是“鬼魂未武裝上” 。所以,假使鬼魂不是穿着“寢裝” ,他在那位老的筆注人當時是  不披鎧甲的。 El ze :鬼魂在這裏上場來,不是像在第一幕裏那樣,穿着戎裝,而是穿  着 日 常 的 便 服。 關 於 這 寢 裝,我 們 不 應 當 過 於 刻 板 —— 它 只 是 指 老 王 的 平 時 便 裝。  Clark 與 Wrig ht 在 克 拉 倫 頓 本 上 云,這 裏 的 寢 裝 是 指 盥 洗 梳 妝 與 休 息 時 所 穿 的 長  袍。  ,S chm i dt 釋“外表,神態,舉止,風采” 。 Ma son  118 參看上條注。原文“ha b i t ” 謂,一 個 人 常 披 的 鎧 甲 也 可 以 叫 作 他 的“ha b i t”(衣 着,服 飾),正 如 別 的 衣 服 一 樣。  Clark 與 Wrig ht(克拉倫頓本)則謂,鬼魂也許穿的是先王的平常服裝。  119  Cowd en-Clarke:什麼人要是傾向於被那些主張罕秣萊德當真是瘋狂的人  的辯解和以疑問為真實所影響的話,讓他仔細來讀讀這一段劇詞,注意它的傷心的真  摯,它的莊嚴的誓懇,它的樸質的諫諍,然後問問他自己,莎士比亞有沒有可能用意要  他的主人公不是最神志清明和心境健全。  120  Jo hns on:不要以新的恣縱陡增你從前的罪惡。 

-51-


121  Mo b erl y:一顆純潔的心對一個弱者與墮落者的男兒氣概的憐憫,不可能比  在這個答覆裏所表白的有更可喜的說服力了,它把這位不幸的王后的僅僅是愴痛的  悲呼化成為一個激勵靈魂的決心。  ,引  122 二、三、四、五版四開本原文這裏的四個字作“eate of hab its deu il l” 起 了 注 家 們 不 少 的 分 歧。 對 開 本 則 根 本 沒 有 這 一 句。 1676 年 之 伶 人 版 四 開 本 作  “e at, O f ha b i ts d e vi l ” ,經 Ca ld e c o tt 等 多 家 採 用,Clark 與 Wrig h 在 克 拉 倫 頓  本上予以最後的論定,譯文即據以着筆。不過原文“ha b i ts”有雙重的含義,它在此本  解作“舉動,行為,措止” ,但另外可有“外衣”或“僕從所穿的制服”(fro c k or l iver y)  之意。而後面的“外衣”與“制服”即是從這裏滋生出來的。唯 S chm idt 釋“l iver y”為  “外形,形表” 。  123  S e ymour:原意被賜福即顯示悔悟,那就會獲得上帝的恩慈;因而,便將使你  適於替我祝福。  124 這兩行 D el i us 謂應為旁白。  125 一個人酒色過度,的確會浮腫。  126  Clark 與 Wri g ht(克拉倫頓本):還沒有人找到過這裏所說的寓言。  127  Mo b erl y:王后信守着她的約言,終於受到了在這人世間落在她身上的贖罪  的酬報。芸香是她的天恩草,可憐的莪斐麗亞將對地說。  128  Ma l one:莎氏沒有告訴我們罕秣萊德怎樣會知道他將被遣往英格蘭。羅撰  克蘭茲與吉爾騰司登在上一景裏最早被通知了國王的意圖;從那時以後他們沒有顯得  跟國王有過接觸。再加上在以後有一景裏,當國王在朴羅紐司死後告訴罕秣萊德他  須得去英格蘭時,他表現出很大的驚訝,仿佛他以前從未聽到過這件事似的。可是這  最後一點也許可以用他計謀充一個瘋子來解釋。 Mi les :罕秣萊德在到他母親內寢  的路上,一定偶然聽到了國王與羅、吉兩人之間的談話。因為幾乎沒有別的方法他能  藉以預知到王上要遣走他的決意。  。  129 原意為“轟向月亮去”

-52-


第 四 幕 1 此分幕分景法始自 1676 年之伶人版四開本,為以前各版四開對開本所無。  Jo hns on :這個近今的分幕法在這裏不很得當,因為這停頓是在比幾乎所有其他的劇  景裏更有動作的連續性的時候形成的。 Ca ld e c o tt 提出,El ze 和他有同見,謂第四幕  應自現在的四幕四景開始。後者提議說,也許(如各版四開本所表示的)王后在罕秣萊  德一離開她後立即去找國王,而在廊廡裏遇到他後,就同他及他的廷臣們走進國王的  這一間齋堂。  2  Cowd en-Clarke: 王 后 聽 從 地 兒 子 的 意 思 使 國 王 相 信 他 是 瘋 的,並 且 以 她  為母的機巧把他的瘋狂作為他闖禍的託辭。這對於罕秣萊德要“裝出一副古怪的言  談行止”和假裝瘋狂的原始動機能提供一個線索;他預見到這樣做對於能為他將有一  個堅持不渝的行動目的消除疑慮,以及可以解釋他將作的任何敵對企圖,或許是有用  的。  ,Clark 與 Wri g ht(克 拉 倫 頓 本)解 作“拴 繫 住,控 制  3  原 文“kep t s hor t” 住” ,S c hm i dt 釋“束縛,羈勒,制止” 。  ,Ste e vens 解 作“不 使 與 人 接 觸” ,S c hm idt 訓“遠 離  4  原 文“o ut o f haunt” 公共場所,不與許多人接觸” 。  5  Mo b erl y : 這 或 者 完 全 是 王 后 的 編 造,或 者 在 罕 秣 萊 德 的 譏 嘲 之 後 果 真 繼  之以悲哀。  6  方 括 號 裏 的 四 行 多 *,原 文 各 版 對 開 本 付 闕 如。 原 文“so, hap ly, slan d-  ,(這樣,也許誹謗)三字各版四開本也都沒有,為經 Cap e l l 所修改過的 The o b a ld  er ” 的 校 補, 從 他 們 的 有 Ste e vens,Ca ld e c o tt ,B o s wel l ,Kn ig ht,Co l l ier,Sing -  e r , E l z e , D y c e , S t a u n t o n , W h i t e , K e i g h t l e y , H u d s o n , M o b e r l y , F u r -  ne ss,Cra i g 等 許 多 家。 Clark 與 Wri g ht(劍 橋 本)謂,“ma l ic e”(惡 意)或“env y”  (妒 忌)也 可 以 補 足 漏 奪,不 一 定 是“s lan d er”(誹 謗); 他 們 在 劍 橋、環 球 與 克 拉 倫 頓  三種本子上都從四開本的□ ** 文。 Tsch i schwi t z 建議校補“by th is, susp icion” (便  這樣,猜疑)三字,說是指國王想要做的事,即遣走罕秣萊德往英格蘭。他並且主張這  四行多直至“……空氣”當初是一段旁白。  7  Co l eri d g e:罕秣萊德的瘋狂在於把他剛才所想起的一切想法都由衷地說  出來;——事實上,就是講逆耳的老實話。  8  Ste e vens :自莎氏以後這句話便成了句成語。  9  對 這 一 句,從 Jo hnson 到 Mo b erly 有 九 家 的 各 種 各 樣 的 解 釋 或 猜 測。 舉 一  兩個例子,以見一斑。 D o u c e:那身體,即君王的外形,跟他叔父在一起;但是那真正  的與合法的君王則不在那身體裏頭。 Sing er :當今的王上是個沒有君王靈魂的身體, 

*指原文40—44行,so, …air. **據新集注本,劍橋、環球與克拉倫頓本同四開本,故此字當是“闕”。

-53-


一 件 沒 啥 啥 的 東 西。 Clark 與 Wri g ht(克 拉 倫 頓 本)認 為 罕 秣 萊 德 故 意 說 得 不 知 所  云,Furne ss 有此同感。  10 各版四開本無此語。 Hanm er:孩子們有一種遊戲叫這名稱。 Sing er:多半  就是現在叫作“迷藏戲”的。 W h i te:這聲叫喊只是罕秣萊德假裝瘋狂的標誌之一。  11  原 文“c onvo cati on o f p o l i ti c worms”和 接 着 所 示 意 的“d iet of  worm ”(蛆蟲的伙食),Sing er ,Her f ord 等謂語涉雙關,除表面含義外,並諷指 1521   年日爾曼帝國天主教會在伏爾摩斯城召開的顯要會議(D i et of Worms)。按,當時  德 國 宗 教 改 革 領 袖 馬 丁. 路 得(Mar tin Luther, 1483 — 1546 ,他 本 來 是 個 Aug us-  tin e 派的僧侶)因公開反對天主教會對自教皇而下至神父之特別赦罪政策與制度(就  是說,所有大小各級僧侶憑教皇一紙命令,可以豁免一切罪孽與應有的懺悔,亦即神  權 在 握,盡 可 無 惡 不 作),而 把 他 的《策 論》(Theses)釘 在 威 登 堡(Wittenb erg)教 堂  大門上,結果被傳至伏爾摩斯會議上判處咒逐出教。創建於 1502 年的威登堡大學的  師生中,有不少人聞風回應,追隨路得的義旗,反對舊教的腐劣。崇尚個人信仰自由  的基督新教,便這麼在萬眾景仰之中日益傳播而得以形成。德國的宗教改革在西歐開  風氣之先,在人類精神史上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威登堡大學因而聲名大振,非同等  閑:無怪莎士比亞使罕秣萊德在這所光明的學府裏領受人格上的陶冶啟示,雖然他  明 知(我 信)這 裏 邊 有 一 個 所 謂 時 代 錯 誤(ana chron i sm)。 有 人(如 耶 魯 本 的 編 者  Craw f ord)認為這裏“一大夥政治蛆蟲正在開會議”等影射伏爾摩斯會議的說法是牽  強附會,只恐未必。  12  D e l i us :國王不能上天,他必須派個使者去。  13  Ca l d e c o tt:這個至美的與突然的、暗示神靈洞悉與干預此事,跟國王表示關  心罕秣萊德安全的陰惡居心正相對照,閃耀到我們心上既驚奇而又可喜,沒有相似的  例子可以比擬,是不愧這位戲劇巨匠的大手筆的。 Mo b erly:天使們是上天的愛的神  使;所以他們當然曉得國王對罕秣萊德的真心的愛。按,用最光明絢爛的東西來比照  最黑暗陰毒的東西,這無比銳利的諷刺劃破這賊王的黑心,閃閃發亮。  14  Co l l i er:這句話也許是對他的軍兵說的。  15 從這句導演詞起直至景末,各版對開本完全刪去。 Kn ig ht:這一景——罕  秣萊德的躊躇不決的一個端緒是這樣優美地在這裏頭被提供出來——在各版對開本  裏所以被刪去,也許是因為全劇太長了,而且它對於推進動作沒有幫助。 Co l l ier:這  一景作為罕秣萊德性格的鑰匙是這樣重要,它的被刪去使我們相信初版對開本裏這  齣戲的節縮是當時伶人們的操作,非出於莎氏之手。 L loy d:這一景裏的獨白雖然很  優美,但我傾向於認為削掉它也許是故意的——因為不需要,太延長了劇情動作,而  且,也許,把罕秣萊德的弱點呈露得太粗糙了;這顯示他下定他報仇的最明確的決心,  正當他掉轉背來離別宗邦,放棄了那樣做的最後機會。雖然如此,這一段和還有別的  幾段要是真正刪削掉那實在太遺憾了,雖然我是傾向于認為詩人是確實犧牲了它們  的。按,譯者覺得宜以 L loy d 說法為較當。 Co leri d g e ,Kn i g ht,Co l l ier 等詩人學者  們的看法,以為罕秣萊德秉性優柔寡斷,猶豫蹉跎,我不能同意,說見三幕一景八三— 

-54-


八八行注。莎氏在對開本所根據的寫定本裏刪掉包括景末獨白的這一段,就詩意與  文 字 而 言,雖 然 可 惜,但 以 觀 眾 瞭 解 這 位 主 角 的 性 格 論 及 為 避 免 誤 解 起 見,實 有 必  要。這就更足以證明我的論點。  。  16 主要部分。 Clark 與 Wri g ht(克拉倫頓本)謂,“ma in ”解作“主力” 17  A s Yo u L i ke It :這兩行由罕秣萊德說出定必是錯誤的,它們無疑應屬於  隊長。罕秣萊德顯得完全不知道挪威軍隊的目標。隊長說起這一小塊土地時心存鄙  蔑,他不願出五塊錢去租它,但為收復它要犧牲那麼多性命,花費那麼多錢。在這以  後,罕秣萊德開言得頗為恰當,“這是太富裕和承平日久的膿瘡” 。 Tsch isc hwitz 則主  張這段話直到“人死的原因”都由隊長說,原因是這段劇詞跟罕秣萊德以後所說的不  符,那裏榮譽是推動他奮發的原因,不是一個“太富裕和承平日久的膿瘡” 。  18  Jo hns on :這樣的理解幅度,這樣檢視過去和預期未來的能力。  19 有兩位批評家指出,第三幕應用上一景予以結束(即將四幕一、二、三、四景  改 為 三 幕 五、六、七、八 景),這 第 五 景 應 把 它 作 為 第 四 幕 的 開 始(即 改 為 第 四 幕 第 一  景),隨後的六、七兩景則按序更名(即改為四幕第二、三景),茲介紹他們的說法於後。  Mi l e s:這一幕 [ 第三幕 ] 應當以福丁勃拉思和他的軍隊的堂皇威武——以丹麥將有較  好的命運這一道閃光劃過這愈益深沉化的劇情,來把它結束。 [ 第三幕 ] 在這裏結束,  則 [ 罕秣萊德赴 ] 英格蘭之行所花的間隙,賚候底施從巴黎回來,以及福丁勃拉思出師  波蘭而返,都可以投在幕間——它們在劇中的自然的處所。建議中的把第三幕這樣延  長會使這最偉大的悲劇變得也最均衡對稱;而第四幕,去掉它所有的、現在被誤認為  是 個 修 辭 上 的 層 退 法(anti c l ima x)的 混 亂 之 後,將 會 致 力 於 一 意 地 集 中 到 它 的 兩 個  卓絕的對比上來:賚候底施的報仇和罕秣萊德的報仇,以及莪斐麗亞的全然的瘋狂和  她情人的一半假裝的瘋狂。這在書齋裏細細的讀來和在劇院裏看舞臺演出幾乎同樣  能增加藝術效果。 Mar s ha l l:這一景和前一景之間相隔至少有一個月,也許更久些。  這一點可以在檢視後面兩景裏見到。在本景之末不可能有中斷發生:國王與賚候底  施在第七景裏的對話分明是本景末尾的劇情的延續;第六景所占的時間只夠給國王  用以向賚候底施解釋朴羅紐司怎樣致死的情形。從第六景裏,我們知道罕秣萊德已  回來,在他出行的第二天他曾被海盜們擄去;他被他們俘留了多久則沒有明說;那一  定有若干時候,因為在第四與第五幕之間最多不會超過兩天,而在第五幕之末我們見  到欽使們宣告羅撰克蘭茲與吉爾騰司���已死。以及福丁勃拉思已自波蘭回來,所以很  明顯,新的劇幕前所包含的中斷應落在第四幕第四景之後。況且,假使莪斐麗亞的瘋  狂在一個新的劇幕開始時介紹到劇中來會顯得更有效力,而劇幕開始前的那個假定  的間隙則會給產生它的原因以烘托得更像真的色彩。  20 各版四開本有此近侍;各版對開本把他省去,他的話則由霍瑞旭說出。 Co l-  l ier 謂,對開本把近侍省略,無疑是為避免多雇用一個伶人。按,十四—十六行“跟她  談談……讓她進來” ,在各版四開本上由霍瑞旭說,在各版對開本上歸王后說出。譯文  係 從 Bla c k ston e,Co l l i er ,Staunton,Kei g htle y ,Clark 與 Wrig ht(劍 橋、 環 球、  克拉倫頓本),Mo b er ly,Furn ess,Cra i g 等多家的讀法分配。 Wh ite 則謂應從各版 

-55-


對開本:十四、十五行出諸王后之口遠較適當,作為她改變她對於莪斐麗亞的決意的  考慮,而不是作為一個臣民對一位王后的直接的警告。 C owden-Clarke:我們以為使  罕秣萊德的至友霍瑞旭在王子不在時看顧莪斐麗亞,溫存地替她設想,並且領她到他  母親跟前來,是最適當不過的,可謂絕妙。我們有此感覺,所以相信這是莎氏重新考慮  後的意向。 Clark 與 Wri g ht(克拉倫頓本)云:十一—十三行,說得這樣謹慎地晦澀,  似乎更合于一位普通廷臣的口氣,而適於霍瑞旭 *。  ,與前行末一字“tho ug hts” (思想、想法)完全不同,而與後面  21 原文“th o ug ht ” 一 七 七 行 之“th ere i s p ans i es, that ’s for tho ug hts ”(這 兒 還 有 三 色 堇,是 為 悲  思 的)和 一 八 八 行 之“Tho ug ht and a f f l i cti on”(悲 傷 和 痛 苦)的“thoug ht(s)”則 相  同,S c hm i dt 釋“悲思” ,又“悲傷(哀),憂鬱” 。 Clark 與 Wri g ht(克拉倫頓本) :這說話  的 人 不 願 把 話 得 太 明 確。 他 要 是 說 清 楚 了,便 會 這 樣 說,“她 的 話 和 姿 勢 引 人 推 想  她當是遭到了什麼大不幸。”  。  22 在 1603 年的初版四開本上,這導演詞是“莪斐麗亞上,彈弄琵琶,披髮而唱” Hunter:也許初版四開本上的琵琶被刪掉,正當下一行被增入時,因為說這一行須得  向王后狂奔而去,手抱琵琶對於作此行動有妨礙。二、三、四、五版四開本作“莪斐麗  亞上” ;各版對開本作“莪斐麗亞於瘋狂中上” ;這裏採取 Clark 與 Wrig ht 之劍橋本與  克拉倫頓本的校改。 R e yn o ld s :這本戲沒有哪一部分在舞臺上表演起來能比這一景  更 淒 惻 動 人 的 了; 這 一 點,我 猜 想,是 出 於 莪 斐 麗 亞 對 她 自 己 的 不 幸 完 全 沒 有 了 知  覺。 Co l eri d g e:莪斐麗亞唱着歌。啊,請注意這裏這兩個彼此從不分開的思想被連  結在一起表現出來,即對於罕秣萊德的愛和她的孝思,在她純粹的想像之流上則率真  地飄浮着她父親和哥哥新近對她所表明的警告和不太優雅地對她所斷言的恐懼,她  的清名據說便暴露在他們所恐懼的危險之前。這個聯想的活動可在六十七、六十八  兩行裏得到例證。  23  War b ur ton:這是在描寫一個朝聖的香客。當這一種敬神的風氣正在流行  時,戀愛的私情往往在這樣的掩護下得以相通。所以老的歌謠和小說把朝聖作為情  節裏的主題。綴貽貝(海扇)殼的帽子是這一神職的基本標誌之一;因為那些敬神的  主要地點都在海外或沿海邊,香客們便慣於把貽貝殼飾在帽子上,以表示他們敬神的  意向或行動。 Furness 的新集注本三三〇 頁上有流傳下來的據說與莎氏當時一樣的  或差不多的一支歌譜。這起初三節屬於同一首歌,唱起來用同一個曲調。  “救世主有一  24  D o uc e:葛洛斯忒郡民間流傳着這個故事,據說是這樣講述的: 天走進一家麵包房,那裏正在烤麵包,他向他們要一點麵包吃。老闆娘馬上把一塊面  團放進烤爐去替他烤,但被她女兒所責怪,她硬說那麵團太大了,把它減少成很小的  一塊。可是那麵團隨後立即開始脹大起來,頃刻間變成非常大的一塊。女兒見了不  禁叫道,“噓,噓,噓,”那貓頭鷹似的聲音大概就使救世主因她那邪惡將她變成了那樣  一隻鳥。”這故事常說給孩子們聽,使他們不敢對窮苦人使出那樣的吝嗇行為。 

*據新集注本,克拉倫頓本作“… seem better suited to an ordinary courtier than to Hor.”則“適”前當脫 “不”。

-56-


25  Hud s on:這些歌裏有些歌詞語涉猥褻是異常可憫的;這告訴我們,正如沒有  別的東西能這樣做,莪斐麗亞是絕對不自覺她在說什麼的。按,這首歌詞的的曲譜也在  Furne ss 的 新 集 注 本 上(333 頁)可 以 見 到。 據 Chapp e l l 云,在 一 些 十 八 世 紀 的 歌 謠  劇曲集如《修靴匠之歌劇》(1729), 《 教友派人之歌劇》(1728)等裏面可以找到。 Ha l-  l i we l l:這支歌曲係指在這個節日的早上,一個 [ 單身青年 ] 男子所看見的第一個姑娘  就被他當作他的梵楞泰因或情人的那個風俗。那風俗一直流傳到上一(18)世紀,在  約翰.該(Jo hn Gay, 1685 — 1732)的作品裏被繪形繪聲地記錄下來。男女青年們各  自在二月十四日聖梵楞泰因節挑選情侶的風俗(挑選姓名時用抽籤或占卜法),在英  國由來甚古。抽中或卜到的姓名便是抽籤占卜人的梵楞泰因。 D ouc e 將這風俗追溯  到 古 羅 馬 的 牧 畜 保 護 神 紀 念 節(Lup erca l i a , 2 月 15 日),那 一 天 有 同 樣 的 風 俗 盛  行着。這一位聖徒的生平經歷裏並沒有東西能用以制定這樣的風習,他的主日只是  被挑選為在時間上最適宜於嫁接一個基督教的節日。據信在這一天飛鳥們也挑選它  們的伴侶。  ,Ri d le y 遍查各種聖徒名錄,不能發現;他相信是“Je sus ”一字  26 原文“G i s ” 的古代縮寫之譌。  27  Ste e vens 謂,天主教裏有這樣一位聖徒。  。 Caldecott:即“在高遠處,且與世人  28 原文無“霧”意,或可譯為“耽在雲層裏” 相隔絕” 。  29  Mo b erl y :仿佛管理邦國大事全由暴民們的一團高興用隨意投票來決定。  ,有“ward ” ,“wea l” ,“work” ,“wor th ” ,“wont ”等 多 家  30  對 原 文“word” 的校改建議以及解釋。 S chm i dt 認為一切校改都是完全不需要的,“每句話的認許和  支撐”即是說“每一件事可以給群眾用作大家認許和支撐的箴言或口頭禪的都已經失  效了” 。  31 這兩行裏所用的隱喻取自打獵用語。  ,D el i us 說是“貞潔的” 。  32 原文“tr u e ” 。 D e l ius:可以推  33  Jo hns on 在上面“平靜些,……”後加一導演詞“將彼扭結” 定,王 后 在 這 裏 將 她 自 己 攔 在 她 丈 夫 和 狂 怒 的 賚 候 底 施 之 間。 Clark 與 Wrig ht(克  拉倫頓本):她扭纏住賚候底施,阻止他狙擊。  ,Clark 與 Wri g ht 在 克 拉 倫 頓 本 上 云,這 隱 喻 取 自 一  34  原 文“s wo opsta ke” 場紙牌戲,當時贏家把全盤賭注來一個統吃。這樣在隱喻裏混和了兩個意思,意義不  免有點亂了。 Mo b erly :你可是要不分友敵,一概發洩你的惱怒嗎;像一個賭徒那  樣,堅持要來個全盤統吃,不去管贏家或輸家。  “從鵜鶘把它的下半爿鳥喙擱在胸前,以便幼雛從  35  Ca l d e c o tt 引 Sher wen 云: 它那精赤的肉色大嘴裏啄取食物的模樣,這餵食的形態就是這裏所描寫的。”R ush-  “鵜鶘,  ton 引列萊(Jo hn Ly ly , 1554 ? — 1606)之《優茀伊斯和他的英格蘭》(1580): 它把自己的身體啄出血來,以裨益於人家。”Clark 與 Wri g ht(克拉倫頓本) :在《理查  二世》二幕一景一二六行和《黎琊王》三幕四景七七行,小鵜鶘是用作忤逆的實例的。 

-57-


“Fine ”似 乎 解 作“de l icate ly tender”(嬌  36  Clark 與 Wri g ht(克 拉 倫 頓 本): 柔),“instanc e ”則 解“Pro of ”(證 明)或“examp le ”(例 子)。“The th ing it loves”  (它 愛 的 東 西)在 這 裏 是 朴 羅 紐 司; “pre ci o us instan c e”(寶 貴 的 例 證)是 莪 斐 麗 亞  的心神之健全。她的神志清明已經跟着她父親進了墳墓。  37  Furne ss 謂,這幾句歌詞找不到曲調。  (嗨),S chm i dt 說是嬉笑的叫喊,On ions 謂係 表示興奮、  38 這一行裏的“He y ” 驚奇、狂喜的叫聲, “non n onny”(噥噥呢)等,S chm i dt 說是表示歡樂的叫喊,這裏被  莪斐麗亞在她瘋狂裏荒唐地用來表示悲哀,On i ons 則謂是沒有意義的疊唱。 Ste e -  vens:據說在諾福克郡(Nor f o l k)民間,“n onny”作“戲弄,玩耍”解。  ,Heath 謂可能是指歌謠裏的疊唱,D yc e,Ste e vens,Staun-  39 原文“wh e el ” i on 都 贊 成 此 議,但 Clark 與 Wri g ht(克 拉 倫 頓 本)云,這 個 字 用 作 這 一 意 義 找 不  到滿意的例證。 Jo hnson 建議: “也許這位被管家拐騙去的小姐因窮狠了只得紡織過  生!”  40  Co l l i er:沒有這樣的歌謠曾被發現過。  41  Staunton :可憐的莪斐麗亞分配花草給各人有她的次序。她送給每個人的  花草在通行的意義上總合於他的年齡或氣質。對賚候底施,在她精神錯亂中她也許  誤以為他是她的情人,她給與了“迷迭香”作為他真心記掛她的象徵; “三色堇”則表示  戀愛的悲思或煩惱。 D el i us:也許這些花只存在於莪斐麗亞的幻想中,並沒有真的  花分配給在場的人。 Clark 與 Wri g ht(克拉倫頓本):迷迭香據信能增強記憶,所以  它便成為象徵記掛(或憶念)與忠於愛情的花。《冬日故事》四幕三景七四—七六行: 這裏有兩束  迷迭香和芸香給你們;這些花兒  一冬天都保持花形美好和花香:  致你們兩位以天恩和憶念。 據 Clement R o b ins on 在《一 把 可 人 的 愉 快》(A Handf u l l of p lea sant D el i-  ; “茴香花是給阿諛奉承者的” ,“紫羅蘭是為忠  te s , 1584)裏說,“迷迭香是為憶念的” 於戀愛的” 。  ,“心思”或“相思” ,Hunter 解作“憂鬱” ,  42 這裏“th o ug hts ”不能譯作“思想” ,S chmidt 之《莎士比亞辭典》釋“悲思” ,Onions 之《莎氏詞彙》  Staunton 解作“煩惱” 釋“憂 慮,焦 思,悲 傷,憂 鬱” 。“Pans y”(三 色 堇)這 字 來 自 法 文“p ensé e ” ,而“p ens-  ,“tho ug ht”在這裏則為“悲思”或“悲傷” 。  é e ”在法文裏解作“th o ug ht” 43  Ma l one :莪斐麗亞把她的茴香花和耬斗花給了國王,前者代表巧言令色,  諂 媚 逢 迎。 Nare s,Staunton,D y c e 等 皆 作 此 說 法,當 係 據 Clement R o b inson   書中所記。  44  Ste e vens :耬斗花代表忘恩負義。 Step hen We ston:耬斗花象徵老婆偷  漢,因為它的蜜槽有角,它們很特別。  “r u e ”古時與“r uth”含義相同,  45  Ste e vens :我相信這一段在使用雙關諧語;

-58-


即悲傷。莪斐麗亞給了王后一些,留下一部分來給她自己。 Ma lone:莪斐麗亞的意  思是,王后將特別合適在禮拜天(當她因為有那麼多理由去悲哀悔恨她的罪惡而乞求  天恕時)叫她的“芸香花”“天恩草” 。給了王后一把芸香花,去提醒她應對她亂倫的結  婚感覺悲哀和悔恨之後,莪斐麗亞告訴她,她佩戴起來應當跟她自己有所不同:因為  她自己流淚是由於喪失掉一個父親,王后流淚是為她的罪過。 Ca lde c ott 與 S ke at 的  解釋跟此說差不多。  46  Hen le y 引 葛 林(R o b er t Gre en e, 1560 ? — 1592 ,莎 氏 同 時 劇 作 家)的《對  一位驟貴的朝臣的譏嘲》(A Q u ip for an Upstar t Co ur tier, 1592)解釋這花的  性質道: “在他們近旁長着那假裝的雛菊 [ 又名延命菊 ],去警告那些容易墮入情網的  女娘們不要輕易相信那些多情好色的獨身男子對她們所作的每一句好聽的諾言。”  D y c e:莪斐麗亞是說雛菊是給她自己的嗎? Clark 與 Wri g ht(克拉倫頓本):原文沒  有說她把它給了誰;也許不是給國王,便是給王后的。  47  Ma l one :在 C. R o b inson 的《一把可人的愉快》裏,紫羅蘭代表忠於戀愛。  Clark 與 Wrig ht(克拉倫頓本):也許她是對霍瑞旭說的。  48  Chapp e l l 謂,這些歌在好些古歌曲集裏流傳得有。 Furness 之新集注本上  (349 頁)印有它的第一行“我的羅賓進了綠樹林”及其曲譜。  “p a ssi on”解作“苦痛” ,見《麥克白》三幕四景五十七行。  49  Furne ss : 50  Chapp e l l 也引錄了此歌的曲譜,見 Furn ess 新集注本三五〇頁。  51  Hawkins(在 1821 年之老集注本上):這個常習一直保持着,直到今天。不  僅是劍,而且兜鍪,手籠,靴踵鐵,鎧甲外套(即罩在鐵甲上的外套,上面古時候繪有穿  戴 者 的 紋 章,“c o at o f armo ur”一 詞 即 由 此 得 名),都 懸 掛 在 每 一 位 武 士 的 墓 上。  按,“hatc hm ent ”S chm i dt 與 On i ons 都釋為喪葬用的紋章牌子,它的形狀為盾形或  方形或梭形。  52  Mi l e s 主張這一被擄不出於偶然,而是罕秣萊德預先安排好了的,他對國王  說“我看見一個見到你用心的天使”(四幕三景五十一行)時就作了暗示,但在他跟他  母親長談結束時極顯然而且特地暗指到這件事: “啊,最最妙 | 莫過於雙方的巧計一同  爆炸。”——“假使‘cra f ts’ (巧計)這個字在莎氏當時有它現在的海事用語的意義,僅  僅這雙關就足夠藉以斷定這是個預先安排好了的被擄。怎樣 安排的,在劇本內哪裏  3

3

也沒有提起過;但租借一艘自由巡海船的機會,一位丹麥王子不會沒有,而且,更重要  的是,福丁勃拉思的水師當時正泊在艾爾辛諾港內 。在這兩位王子之間,正好這麼隱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約地諷示過,是有一層默契的。可是下面這幾行只允許一個解釋: ‘就來吧;| 叫那撒網   3

3

3

3

3

3

3

的相好自去投羅網,| 倒是挺好玩:要來就叫他來得凶,| 我要在他們地道下再掘深一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碼,| 把他們轟上九霄云 。’我們可以設想,這需要對於批評上的愚鈍作不可思議的原  3

3

3

3

3

3

3

3

3

諒,纔能忽略這樣顯著地預告的一個破計之計。……為使確言雙重地肯定,還來這封  給霍瑞旭的信,‘在扭扼之中我跳上了他們的船;頃刻間 他們離開了我們的船;於是光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是我 成了他們的俘虜。他們對待我像一夥仁善的好漢 ;但他們知道他們做的是什麼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3

事 。’情況���證據能超過這種種嗎?”  3

-59-

3


,隱喻為“重要性” 。  53 原文“b ore”實解為“彈徑”或“銃腔” 54  Cowd en-Clarke:這個對於致他知心朋友的沉着而極真摯的信的單純的、  可是有力的結束,我們認為,充分表示罕秣萊德是完全神志清明的。瘋子不會寫得這  樣凝練而貼切:假使他們熱情,他們便寫得強烈,假使他們興奮,他們便寫得激越;可  是這裏是友誼的溫暖,出之以穩靜的詞句,情緒的熱烈,出之以確言的靜肅。  55  Jo hns on:此明喻既不對這段對話的要旨適合時宣,也沒有應用得精確。假  使 這 泉 水 能 把 賤 金 屬 變 成 黃 金,這 想 法 也 許 較 為 適 當。 R e e d 認 為 莎 氏 這 裏 所 指 的  是 約 克 郡(York s h ire)那 勒 斯 市 邑(Knare sb oro ug h)的 滴 落 泉,它 會 把 放 在 它 下  面 的 東 西 包 上 一 層 石 灰 質 沉 澱。 Clark 與 Wri g ht(克 拉 倫 頓 本)引 列 萊(Jo hn   Ly l y , 1554 ? — 1606 ,約長於莎氏十歲的莎氏同代散文名家與劇作家)的《優茀伊斯》  (Eup hu e s, 1579)云,“但願我啜飲過那條在加里亞(Cari a ,在古代小亞西亞西南部)  的河流的水,那會把喝過它的人變成石頭。”  “g y ves”為 繫 在 足 踝 上 的 腳 鐐。 國 王 的 意  56  Clark 與 Wri g ht(克 拉 倫 頓 本): 思是,要是把罕秣萊德逮捕起來,關在監獄裏,處他以殺死朴羅紐司的罪,老百姓會更  加愛戴他。  。 Jo hnson:要是我可以稱讚過去曾有過的事,但  57 原意為“要是稱讚能回頭” 現在已經不復能見到了。 Clark 與 Wri g ht(克拉倫頓本):要是我可以把她的過去來  稱讚,不是把她的現在。  。  58 這一行半直譯可作“高高在時代之巔,向眾美挑着戰,看她們可能爭勝她” Furne ss :她的品貌向整個時代挑戰,要它否認她的絕世無雙 *。  59  Clark 與 Wri g ht(克拉倫頓本):危險震動鬚髯時,它便近在目前了。按,我  們叫作“迫在眉睫” 。  60  Craw tord:一個在劇中未上場的角色。  “我突然的,且比突然更為可驚的……”  61  Ab b o tt: 62 這封信口氣似極平凡,然寓意卻極盡戲弄挖苦之能事,而又使克勞迪歐斯一  無把柄可抓,真是一個正義凜然的士子,面對着威武,在擊敗了他的奸謀之後,對它表  示無比輕蔑的絕妙寫照。“位崇而權隆”與“干黷御睞”是在笑駡他權力大,但還是失  敗了,“請恕罪”也是挖苦,“我突然且更可驚的回來”是說“我沒有被送往英格蘭而回  來了,當出於你的意外,使你大吃一驚吧?”玩笑開得有勁: “被光身放在您邦疆之上”  使 國 王 莫 名 其 妙,而 又 顯 得 這 事 罕 秣 萊 德 是 被 動 的,怪 不 得 他。 凶 王 派 兩 條 走 狗 押  送罕秣萊德去英格蘭,原來計畫他必死無疑。他如今突然回來,非但將使賊子篡奪來  的江山不穩固,甚至會危及他的生命。這封信便這樣使他哭笑不得,無比痛苦。  63  D e l i us 與 Kei g htle y 都認為原文“As h ow s ho u ld it b e so ?”(這怎麼會  這樣?)有譌誤,應作“As how sho u ld i t n o t b e so ?”(這怎會不這樣?”)。 Clark  與 Wrig ht(克拉倫頓本):也許第一句是指罕秣萊德的回來,第二句是指賚候底施的  情緒。 Mar s ha l l :假使“sho u ld”(會)一字着重了念,我們可以這樣瞭解這一行半: 

*原文:“Her worth challenged all the age to deny her perfection.”

-60-


“要果真這樣”——(即,假使罕秣萊德回來是因為在考慮之後他不想去英格蘭)——  “這怎麼會這樣?” (即,對於它是這樣子怎麼會有問題)——“怎麼(這能)不是這樣?”  譯者認為以上三說都不對。“要果真這樣”是說“要是他當真回來了的話” ,此語與下  行“你是否聽我的調度?”相呼應; “這怎麼會這樣?”是說“我明明關照他們押送他往  英格蘭,他怎麼會獨自回來呢?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怎麼能不是這樣?”是說“哦,  是了,他只想跟我搗蛋,被送往英格蘭他是決不會願意的,所以也勢必設法逃回來,他  這回來是必然的,這怎麼能不是這樣呢?”  64 原文“c h e c king”為放鷹術裏的成語。 D y c e :應用於一隻雀鷹,當它放棄了  它原來的獵取物而追逐另一隻橫過它飛程的較次的獵取物時。 S chm idt 釋“因受驚而  脫出航程” 。 Clark 與 Wri g ht(克拉倫頓本):此字在這裏用得跟它的原意 [ 捨棄原來  的獵取物而追逐另外的飛禽 ] 不盡相同,因為航行是罕秣萊德“原來的獵取物” ,而他  是捨棄了那個的 *。  65  S c hm i dt:意含嘲諷。  ,Clark 與 Wri g ht(克拉倫頓本)訓“密計,策略,奸謀” 。  66 原文“pra cti c e ” ,Jo hnson 釋“最 低 的 等 級(品 位)” 。 Clark  67 “O f th e unwor th i est si e g e ” 與 Wrig ht(克拉倫頓本):最低的座位(由此而生“等級”或“品位”之義),因為人們在  食桌上或別處按身份的貴賤而列坐。  ,謂穿皮裘暗指有病,不能是  68  War b ur ton 校改原來的“hea lth”為“we a lth” “健康” ,莎氏當係 用“we a lth”這字,意思是說衣貂裘袍服的人是富有的紳士與官長。  “imp or ting hea lth”意 為“表 示 注 意 健 康” 。 Furness: 也 許“hea lth”(健  Ma l one : 康)所指的是“輕快的外表” ,“g raven ess”(可敬)所指的是“貂裘”與“袍服” 。 S c hm-  。  i dt 釋“h e a lth ”為“富有,興隆” 69  Jo hns on :我不能幻想出這麼多機巧身手的例證,如他所能實際表演的。  “bro o c h”為裝飾用的一個扣子,一支首飾針,為一枚扣環,來自法  70  Nare s: 文“bro c h e ”(針)。它常被提到,作為佩戴在帽子上的帽飾。  71  D e l i us:這裏說不得不承認,因為拉蒙不願意承認賚候底施在劍術上超過法  蘭西人。  72  Co l eri d g e:注意國王怎樣先用對傳報人的稱讚喚起賚候底施的虛榮,接着  就用那傳報本身來滿足它,最後用這幾行來加強它的勢頭。  (隨時間而產生),Jo hnson 謂也許可以這樣解釋:愛  73 原文“b e g un by time” 心不是我們生來就有、跟我們的天性同存的,而是由於被某些外因所促成,在某一時  期纔開始的,且因總受時間法則的支配,所以會遭受變遷與減退。  ,Jo hnson 解作”日常經歷裏的事件” ,Clark 與  74 原文“p a ssa g es o f pro o f” 。  Wrig ht(克拉倫頓本)釋“證明時間會減弱愛心的那些情形”

*原文:“C o mp a re Tw el f th ni g h t , I I , v, 124, a n d I I I , I , 71. Th e u s e o f th e w o rd i s n o t q u i t e th e s a m e h e r e , b e c a u s e t h e v o y a g e w a s Ha m l e t ’s ‘p r o p e r g a m e ,’ w h i c h h e a b a n d o n s . ”只是說兩劇中的 c he ck 意義有不同的側重,與“原意”無涉。

-61-


,Tsch i schwi t z 與 G rant Wh ite 俱謂為整  75 “想要做件事,……事故一樣多” 齣悲劇的基本概念。  76  Heath :這裏所指的是個無謂的說法,在普通人中間還流行着,說是每一聲  歎息從心腔裏抽出幾滴血來,因而會縮短壽命。 Clark 與 Wri g ht 在克拉倫頓本上云:  這意思是,僅僅認識一個責任而沒有意志去實行它,雖然能滿足心願于一時,卻會使  道德素質變得衰弱。 Mo b erly:那個徒然承認他“應當”做一件事情的人,是像一個敗  子似的為他浪費掉的產業在歎息。  “A sword un b ate d”為“不戴扣子,沒有扣鈍劍尖的劍” 。  77  Ma l one : “a p a ss o f pra ctic e”釋“奸 劍 的 一 擊” 。  78  Clark 與 Wri g ht(克 拉 倫 頓 本): 參看本景八十六行,“即令他母親也不會責怪那巧(奸)計。”  79  Mo b erl y:以此可怕的獻策,賚候底施顯得多麼不需要國王去那麼小心地准  備他的誘惑。  “mo unteb an k”為“江 湖 郎 中” 。《奧 賽 羅》  80  Clark 與 Wri g ht(克 拉 倫 頓 本): 一幕三景五九—六一行,  她給人糟塌,從我  身旁盜竊走,給施了魔法,以及被  江湖醫士處買來的藥石所敗壞。 培恨(Franc i s Ba c on, 1561 — 1626)《學術之進展》(Th e Advanc ement of L e ar-  n ing, 1605)卷二,十章,二節云,“哎,我們見到人們的軟弱與輕信一至於此,即他們  往往寧願在聽信一位有學問的醫師之前先去聽信一個江湖醫士或一個巫師。”在絳蓀  (B enj am in Jo hns on , 1572 — 1637)的《伏 爾 捧》或《狐 狸》(“Vo lp one” ,or “The  ,初演於 1606 ,翌年出版)劇中,伏爾捧化裝成一個江湖郎中,有一大堆藥出賣。  Fox ” 在 意 大 利 文 裏 他 叫 做“ci arlatano ” ,法 文“charlatan ”即 由 此 而 來,Cotg rave 之《法  文英文字典》(1611)釋“江湖醫士,欺騙的賣藥人,喋喋不休的走江湖賣膏藥者” 。  81 原文“s imp les ”(單味藥),Clark 與 Wri g ht(克拉倫頓本)謂,藥草叫做“單  味藥” ,因它們是混合藥劑裏的單昧合成成分。 Furn ess:在月光下採集單味藥被認  為能加強它們的藥力或“特效” 。  ,Ste e vens 謂係 取自試驗火器或炮的一個隱喻,那  82 原文“b la st in pro o f” 火器或炮在試放時炸了或爆破了。  (賽技的本領),各版對開本作“Com(m)ing s ” ,  83 各版四開本原文“cunn ing s” 。  Ca l d e c o tt 與 Kn ig ht 解後者為比劍中“進擊之遭遇、回合或衝刺” 84  Jennens 謂,這句話有重大意義,表示國王作惡心虛,生怕被人聽見。  85  Th oma s Camp b e l l[?]: 王 后 依 稀 仿 佛 為 莪 斐 麗 亞 生 動 如 畫 的 死 法 所 感  動,她比任何真正硬得起心腸來的人有更多喜悅描摹它。葛忒露特是個饒舌婦——  即使悲哀中她也是粗鄙的。  86  Cowd en-Clarke: 楊 柳 葉 子 上 面 是 綠 的,下 面 作 銀 灰 或 灰 白 色,這 在 玻 璃  似的溪流裏給反映出來。 

-62-


87  Farren : 這 一 行 是 表 象 或 畫 字 寫 法 的 一 個 絕 妙 的 標 本。 金 鳳 花(又 名 毛  茛),根據 Parkins on,名叫“法蘭西美少女”;長紫蘭叫“死人指”;延命菊(又名雛菊)  含有“純潔的童貞”或“生命之春”的意思,它本身便是“歲時的童貞花” 。它們的次序是  這樣的,花名下列得有各自的含義:  金鳳花,蕁麻,延命菊,長紫蘭。  美少女 給刺傷 童貞花 死神的冷手。 連起來就是,“一個美少女給刺傷,她的童貞花在死神的冷手之下。”  ,R e e d 釋“恣 肆 的,淫 亂 的” ,Ma lone 訓“直 言 無 隱 的” ,  88  原 文“l ib era l ” 。  Clark 與 Wrig ht(克拉倫頓本)也解作“率直無諱的” 89  Ma l one:一些鄙褻的名稱中之一,葛忒露特有特殊的原因要避免的——“沒  克制的寡婦” 。  ,D el i us 謂 與 前 面 的“l i b era l ”(恣 肆 的,淫 亂 的)相 對 立,S ch-  90  原 文“c o l d” 。  m i dt 釋“貞淑的” ,S chm i dt 釋“trop hy”為“採 來 編 結 成、想 要 掛 在  91  原 文“we e dy trop h i es” 她父親墓上的花環” 。按,直譯當為“草環” 。  (聖歌),各版對開本作“tunes ” (曲調)。 Jen-  92 這裏各版四開本作“laud (e )s” nens 謂,對開本之“曲調”太含糊,四開本的“聖歌”則告訴我們她死時唱的是什麼樣的  歌。 White:四開本的“聖歌”在這裏特別不適當。 Hudson:毋寧取“聖歌”而不取“曲  調” ,因前者與“chante d”(歌唱)吻合,且含有“曲調”所不能表達的淒側之意。  93  S e ym o ur:既然王后似乎是從親眼所見裏提供這段描寫的,我們可以追問,  為什麼已被告知了莪斐麗亞的瘋癲後,她並不採取行動去阻止那致命的變異,特別是  當她被她的衣裙“鮫人般托起”時,還有那麼好的機會去救她,而王后正閑着無事,在  聽她“唱些片段的古聖歇” 。 T. C.:也許王后所作的這段描寫是含詩意而不是表戲劇  性的;可是它的絕致的美妙留存了下來,而莪斐麗亞,臨死時和已死後,仍然是那個最  初得到我們喜愛的莪斐麗亞。也許在本劇全部的餘下部分裏不再提起她,能使聽眾  和讀者們馳神於魂夢中去找她。她已經從人間湮逝,像一支奇妙的曲調——一場極  樂的夢境。在最後劫難的震盪與騷動中,將不會有她的地位。我們感覺到滿意,她那  時已在墓中。我們不見她捲入最後一景的駭人的紛擾裏時,便會記起她的心在靜謐  裏安眠着,而這一記憶將似憂鬱的音樂的回聲那樣,淒美瓊絕。 Hudson :這一段是  理應馳名的,且適當地例證了詩人能夠使他對於每一件事物的描寫比那件事物本身  更好,而他之所以能這樣做是因為他把他的眼睛給了我們。 Clark 與 Wrig ht(克拉倫  頓本):王后這段話無疑是不配它的作者和這個時會的。舉敘這些花草對於這樣悲劇  性的一景是頗為不當的,正如在《黎琊王》四幕六景十一—二十四行對多浮懸崖的描  寫一樣。何況,也沒有人在旁邊去目睹莪斐麗亞的死,否則她會被救起來。按,葛忒露  特 在 此 身 兼 着 希 臘 悲 劇 裏 的 歌 唱 隊(chor us)的 身 份,這 一 任 務 她 是 分 明 不 堪 擔 負 

-63-


的,但我們不應以人廢言。  94  Co l eri d g e :為使賚候底施的不能平靜在某一程度上得到原諒,這一幕以莪  斐麗亞這淒慘的死結束——她在開始時像一個小小的半島伸入湖中或水流裏,上面  覆蓋着滿開花朵的小樹枝丫,靜悄悄反映在靜水中,但這一半島的根盤最後酥鬆或塌  陷了下去,它便變成一個仙島,而飄浮了片刻之後終於沈了下去,幾乎不起一個旋渦。 

-64-


第 五 幕 1  Stra c h e y :兩個小丑開啟這一景的場面,部分作用是為推進動作,部分作用  也是用他們對搬演中的這齣悲劇的完全無動於衷來形成一個背景,使這齣悲劇和它  的腳色們顯得非常突出;而特別為的是把罕秣萊德的性格跟這樣極端相反的性格對  比一下,使它格外顯著。 Ha l l i wel l :一直到很晚近的時期,有一個掘墓人慣常在開  始他的勞動前要脫掉差不多一打背心,這一動作總會引得哄堂大笑,而這個也許是從  莎氏當時的伶人們流傳下來的。  2  Clark 與 Wri g ht(克 拉 倫 頓 本): 差 不 多 不 用 說,兩 個 小 丑 這 裏 所 說 的“天  恩”是指相反的東西,即“永劫” 。  3  Ca l d e c o tt : 小 丑 因 不 懂 拉 丁 文“se d ef en d en d o”(自 衛),而 誤 成 了“se  o ff end end o ”(取 攻 勢),前 者 為 陪 審 官 對“正 當 殺 人”案 的 判 定(即 因 自 衛 而 被 殺)。  為使成音近的語譌,譯文作“自危” ,亦適與原意相反,惜無進攻意。  4  Wa l ker :這顯得小丑乙不是個掘墓人。  5  Hawkins :我極為懷疑這是在開一樁王家沒收租地權的案子的玩笑。詹坶  士. 海 爾 斯 爵 士(Sir James Ha les)在 一 陣 瘋 癲 裏 投 河 自 殺,問 題 是 這 事 是 否 構  成 他 的 租 地 權 應 歸 王 家 沒 收。 驗 屍 官 檢 驗 後 對 他 作 出“f elo de se”(自 殺 者)的 裁  決。裁定這件案子的法律上與邏輯上的入微處給人很好一個機會去譏嘲那“驗屍官  的驗屍法”:——據說那行動有三個部分。首先是想像,那是心神的一個反映或默想,  即由他去毀滅他自己是否方便,以及要那樣做可採取什麼方法。第二是決心,那是心  神要毀滅他自己的一個決定,以及這個或那個方法去做這件事。第三是完成,那是把  心神所決定做的付諸實施。而這完成也有兩部分,即開始與結束。開始是去做這件  造 成 死 亡 的 行 動,結 束 便 是 死 亡,那 僅 為 行 動 的 結 果。 為 裁 定 詹 姆 士 爵 士 是 行 為 者  還是忍受者,案由裏作了許多入微的分析;換句話說,是他到了水裏去呢,還是水到了  他那裏來:——“詹姆士.海爾斯爵士是死了,而他是怎樣會死的呢?可以答道,是淹  死的;誰把他淹死的呢?是詹姆士.海爾斯爵士;他是什麼時侯把他淹死的呢?在他  活着的時候,所以活着的詹姆士.海爾斯爵士使詹姆士.海爾斯爵士死了,那活人的  行動造成了死人的死亡。然後,為了這罪行,把犯這罪行的活人加以責罰是合理的,  但 對 於 死 人 則 不 然。 可 是 怎 麼 能 說 在 他 身 前 加 以 責 罰 呢,當 責 罰 只 能 在 死 後 施 行  時?”等等。 Ma l one 認為莎氏准是在談話中聽到過這件案子,因它的裁決作于作者出  生之前,而 Pl owd en 的案件評注則是在 18 世紀末年才自拉丁文譯成英文的。  6  中 世 紀 時 西 歐 在 封 建 制 度 下,凡 屬 於 武 士 世 家 的 人 都 有 象 徵 閥 閱 的 紋 章  (arms)。 紋 章 是 各 種 各 樣 的 花 紋 徽 記,每 一 個 有 它 的 特 殊 意 義 與 所 有 權。 原 來 武 士  們 鐵 甲 上 罩 一 短 褂(c o at o f arms),褂 上 畫 着 每 人 各 別 的 圖 案,以 資 認 識 辨 別。 作  為身出貴胄的家徽,紋章最早在馬戰或步戰時也畫在盾上,後來則往往畫在盾形或棱  形的牌子上。這裏原文“arms”語涉雙關,上面兩個解作“紋章” ,下面亞當掘地就僅指 

-65-


“臂膀” 。譯文以“紋章” 、“文章” 、“武裝”來表示此雙關。  ,J. San 說 是 丹 麥 文“Jo han”(約 翰)的 讀 音 經 作 者 以 英 文  7  原 文“Yaug han ” 拼 出。 Ni c h o l s on 說 是 指 環 球 戲 園(Glo b e The atre)隔 壁 的 麥 酒 店 老 闆 而 言。 他 考  出 共 有 三 個 外 國 人 名 叫“Yo han ”或“Jo han ” ,都 是 德 國 猶 太 人,其 餘 兩 個,一 個 是 做  假 頭 髮 的,還 有 一 個 也 是 賣 酒 人,耳 朵 有 點 聾。 但 Clark 與 Wrig ht(克 拉 倫 頓 本)謂,  拼 法 如 此 譌 誤,無 法 斷 定 其 為 何 人。 Brown e: “Yaug han ”(姚 漢)是 個 普 通 的 威 爾  斯(Wa l e s)人的姓氏,他當是戲園附近一家小酒店的主人。  ,參 看  8  On i ons 之《莎 氏 詞 彙》謂,“stoup”合 兩 夸 脫(quar ts)。 茲 譯 為“觚” 《奧賽羅》二幕三景 30 行注。  9  Th e o b a l d 首 先 發 現 小 丑 這 裏 唱 的 歌 原 來 是 位 姓 渥 克 斯 的 男 爵(L ord   Vaux)在 他 臨 終 牀 上 的 作 品《老 年 情 郎 放 棄 戀 愛》(The a g e d lover renounc e th  l o ve)裏 的 幾 節。 此 詩 本 收 在 以 搜 立 伯 爵(Henr y Howard ,E arl of Surre y, 

1517 ? — 1547)為首的一本詩集《短歌與商乃詩集》 (S ong s an d S onne ttes, 1557)內,  集子的編者與發行人名叫滔德爾(Ri chard Tottel, 1594 卒),後世稱之為滔德爾所  編《雜 集》(To tte l’s Mi sc el lany)。 小 丑 所 唱 與 原 詩 對 照 頗 有 譌 謬,據 云 也 許 莎 氏  故意造成舛錯“為更好去描繪一個文盲小丑的性格” 。第三行裏的“呵”和“啊”都是衍  文,與歌詞無關,Jennens 謂係小丑的鶴嘴鋤用力鋤士時逼出來的呼息。 Chapp el l:  原詩在有一本搜立伯爵詩集的舊本子上,有當時所手抄的曲譜《我痛恨我曾經愛過》  [ 按,這在 Furne ss 新集注本三八二頁上可以見到 ]。在舞臺上,掘墓人所唱的歌用的  是《林中的兒童》的曲譜 [ 見 Furn ess 385 頁 ]。  10  按,原 文“c ontract ”S chm i dt 之《莎 氏 比 亞 辭 典》列 於 第 一 義“縮 短”項 下,  誤列。應歸入第三義“締結姻親”條內方合。  11  Bu c kn i l l:此行所言只有一半是真實。習慣使一個鐘錶匠的手指,一個印  刷工人的眼睛,一個音樂家的聽覺神經,遲鈍嗎?這掘墓人做他這陰沉的工作可是反  而不熟練嗎,因為在三十年中他已經習慣?對於那些我們所不去注意的印象,習慣是  能使我們的感覺遲鈍的,但對於我們所注意的印象,它使感覺更敏銳。習慣對罕秣萊  德自己,是磨礪了他所時常使用的推理能力,同時卻遲鈍了他的行動能力 [ 按,我不以  為然 ],那個是依靠他所不大運用的決斷的。  12  Cowd en-Clarke:假使需要證明莎士比亞用字怎樣巧妙地切當,效果多麼  有力,而且即使在用極樸素的字時也這樣,可說幾乎沒有比這裏用“j owls ”(拋擲)這  字更奇警的例子了。它給顱骨與顴骨撞擊在泥土上的印象多大的力量!而且它使人  們 的 想 像 感 覺 到 這 撞 傷 而 同 情!譯 者 按,說 時 或 讀 時“j owl s”與“g round”前 後 呼 應,  相和成趣,我這裏用“拋” 、“拋”與“上”三個字來傳達。  ,政 客)總 被 莎 氏 用  13  Clark 與 Wri g ht(克 拉 倫 頓 本): 這 個 字(“p o l i ti cian ” 作不好的意義。  ,解作“用手段欺騙,愚弄” ,在初版對  14 這裏各版四開本原文為“o’errea ches” 開本上則是當係 莎氏改易稿的“o’re Of f i c es ” ,意即當權得勢者之“仗勢欺人”(“官 

-66-


吏的專橫恣肆” ,見三幕一景 73 行)。 Jo hnson 相信四開本與對開本原文都是莎氏手  筆。說一頭笨驢能欺騙一個政客,此人曾經想把上帝來愚弄,是個強烈的誇張。作者  于修改時,原來的意思已經從他的心上消褪掉,新的觀察產生了新的情感,因而很容  易介紹對他較近發生印象的新意象,卻沒有注意到這些新意象對他原有計劃的總的  結構不相稱。 Jennens :應用到一個政客身上,不是說他是個專橫的官吏,而是說他  是個“捉弄人的” 、詭計多端的人。 Cor son:對開本原文無疑是個意義深長的說法。  按,莎氏用意就是要作這樣個強烈的誇張,以顯示機巧權力碰到了死亡便毫無辦法。  至於說這蠢驢如今仗勢欺侮他(言外有“他當年曾仗勢欺侮過旁人”的影射),雖乍聽  之下有點不相稱,但我們有句俗話“不怕官,只怕管” ,官之可怕即在於能管,莎氏自己  在《黎琊王》裏也說“一條狗當權,人也得服從它” ,故細想起來倒還是適當的。  “lo g g ats”  15  Clark 與 Wri g ht(克 拉 倫 頓 本)對 此 種 遊 戲 有 精 確 的 說 明 如 下: 為“l o g”(木 頭)一 字 之 小 稱,意 即 小 木 頭。 這 種 遊 戲 有 點 像 草 地 上 玩 的 木 球  (b owl s),但 有 顯 著 的 分 別。 首 先,它 不 是 在 草 地 上,而 是 在 撒 粉 的 地 板 上 玩 的。 正  鵠是個桃金娘或別的硬木的輪子,直徑九英寸,厚三—四英寸。棒柱用蘋果木做,成  截頭的圓錐形,二十六七英寸長,大的一頭圓周八英寸半—九英寸,漸漸縮減到三英寸  半—四英寸的小頭。每個遊戲者有三根棒柱,他手執細的一頭拋擲。目的是要擲到  越近正鵠越好。這個曾經很流行的遊戲,我們聽說過現在仍有人玩的唯一地方是瑙  列 支 鎮 的 漢 泊 夏 豬 兒 旅 舍(Hampsh ire Ho g Inn ,Nor wi c h)。 我 們 要 多 謝 戈 爾 特  牧師(th e R e v. G . G o u ld)供給我們這一詳細的敘述,以上是它的撮要。大概罕秣萊  德把那髑髏比作“棒打輪”的鵠的,把骨頭當是向它拋擲的棒柱。  16  L owe l l:這掘墓人之景始終給我一個印象,它是在整齣悲劇裏最淒惻的劇  景 之 一。 毫 無 疑 問,莎 氏 介 紹 這 樣 的 劇 景 與 這 樣 的 人 物 是 經 過 深 思 熟 慮 的,目 的 是  為藝術上的凸顯與對比。一個人他的作品到處見得有某些時的判斷的結果,我們當  然認為他的行動是事先考慮過的。 * 我在這兩個掘慕人冥頑的漠然無動於衷裏,在他  們對於莪斐麗亞之死是由於自殺與否的不介意的討論裏,在他們於那陰沉工作中的  歌唱與戲謔裏,見到最深沉的悲哀與憐憫的源泉。我們 很知道誰將是這泥土所款待  3

3

的客人——有多少美麗、情愛與心碎將埋藏在那個泥土坑裏。我們所憶念到的莪斐  麗亞的一切以十倍的力量對我們起着反應,所以我們對於這兩個掘土者的可怖的戲  謔不是心存歡愉,而是以恐怖的震驚,退縮了回來。不自知的罕秣萊德竟會恰巧到這  33

個 墳上來,而不是到別的墳上去,而且正是在這裏 他會耽下來諧趣地冥想死亡與朽爛  3

3

3

3

——這一切引我們到下一景裏的熱情的激烈反動,當他瘋狂地承認,“我心愛莪斐麗  亞:四萬個弟兄把他們的愛都加在一起也不能抵我的數!”……  ,Nares 訓“精妙入微” ,特別應用于訟師們;S chm idt 解作  17 原文“qu i d d i ts” “模棱兩可,精妙入微,吹求強駁” ,On i ons 釋“精妙入微,詭辯” 。罕秣萊德含貶而不存  褒,故譯文作此。 Camp b e l l :這十多行裏的用語,作者似乎都運用得深知它們的含義 

*原文“We must take it for granted that a man whose works show ever ywhere the results of judgement sometimes acted with forethought.”

-67-


似的;我所認識的幾位開業律師,要是請他們一一加以滿意的定義,恐怕會把他們窘  住。  ,Ma lon e 謂為“精靈古怪與無謂的區別” 。 Ba ile y 與 Nares  18 原文“qu i l lets ” 說是“詭辯”的小稱字,S chm i dt 釋“辯論中施詭計,精妙入微,吹求強駁,狡猾手段” ,  。我國對訟師有刀筆吏之稱,故譯文作此。  On i ons 訓“言語巧妙,區別精微” ,On i ons 謂 是 一 種 特 別 的 押 單,憑 了 它“債 主 可 以 要 求 立  19  原 文“statutes ” 即對債戶的人身、土地與財產加以執行” 。按,即為放棄抗辯權的押單或債據。  ,Clark 與 Wri g ht(克 拉 倫 頓 本)謂,“是 承 認 者 對 受  20  原 文“re c o g n i zan c es” 認者所作欠後者一筆款子的證件或債務記錄” ,據 Cowel 之《法律辭典》(1607)。按,  即為普通借據。  ,兩者是同一件事情,S chm idt 解作“租地人付  21 原文“f ines”與“re c o veri es ” 給地主的一筆款項,作為允許他轉讓給另一租地人的費用” ,R itson 與 On ions 則解  釋 為“把 有 限 制 的 嗣 產(estate ta i l)變 為 無 條 件 的 不 動 產(fe e -simp le)的 一 些 手  段” 。按,當以後說為是。  ,Clark 與 Wri g ht 在克拉倫頓本上注云:狗  22 原文“a p a ir o f in d entures” 牙騎縫的合同一式兩份,雙方各執一份。它們是寫在同一張紙頭或羊皮上的,寫好後  一剪為二,分剖處剪成狗牙相錯的騎縫(因而得名),以便兩半合攏來可以證明合同是  真的,假使將來有爭議的話。  23  R us hton:罕秣萊德所說的盒子即指墓穴而言,因為契據制訂者或代理人他  們通常把證書放在木盒或錫盒裏。  24  Furne ss : 要 注 意,在 全 部 這 場 對 話 裏,罕 秣 萊 德 對 小 丑 用 單 數 第 二 人 稱  [“你” ,表示親切 ],而小丑回答時則用“您” ,表示尊敬。按,這裏原文“thou l ie st  ,又是“你在裏邊亂說(或胡說)”;至於為什麼罕秣萊  in’t ”含意雙關,為“你耽在裏邊” 德覺得這倒當真是他(掘墓人)的,是因為他耽在裏邊固然可以證明是他的,而他說這  墳是他的乃是在亂說,他膽敢在裏邊亂說當也可以證明確實是他的了。接着,小丑說  “Yo u l i e o ut on’t ” ,意為“您不耽在裏邊” ,又是“您在外邊亂說”;隨即他又說,“至  於我,我不耽在裏邊,可是這是我的”(我不給埋葬在裏邊,但這還是我的,因為我在掘  它),他的話又可解作“至於我,我不在裏邊亂說,可是這還是我的”(我並沒有在裏邊  亂說來欺騙您,但這還是我的,因為我在掘它)。再接着,罕秣萊德又說,“你是在裏邊  亂說,你(活)人在裏邊,但還說是你的(墳,你要知道死人躺在裏邊是不能像你這樣說  話的)” 。這樣玩弄“l i e”一字的雙關意義,在莎氏作品裏屢見不鮮,在當時其他劇作家  作品裏也時常可以看到;這在文學上可說並沒有什麼價值,其作用只是在吸引池子裏  的一批觀眾。  ,Jo hnson 謂“card”解作標明羅盤上不同點子的航海  25 原文“by the card ” 人卡,如在《麥克白》一幕三景十七行所說的。按,即“羅盤面” ,又名“海圖”或“航海  圖” ,參看該劇一幕三景十六行注。 Ma lon e 也認為作“航海圖”解:我們一定要說得有  同 樣 程 度 的 精 密 與 正 確,如 在 一 張 海 圖 上 所 注 明 的 海 岸 的 遠 近、高 度、航 路 等 那 樣。 

-68-


,或‘禮貌之書’而言,這樣  Staunton 則謂,這是“暗指禮儀的‘[ 模式 ] 卡’與‘一覽表’ 的作品在莎氏當時出版了不止一部” 。 On i ons 之《莎氏語彙》謂“card”在這裏借喻作  “指南,條規”解,又謂“按着羅盤面說話”即說得絕對精確,絲毫不爽。參看下一景一  一五行及注。又按,最聞名的論禮貌的作品當推意 大 利 人嘉斯的格利奧尼(Ba lda ss-  are Ca sti g l i one , 1478 — 1529)之《朝士》(Il Cor te g i an o, 1528)一書,這部名著經  荷佩(Sir Th oma s Ho by, 1530 — 1566)譯成英文,於 1561 年出版。  26  Jo hns on:大概在那時候有一種尖頭鞋流行着,“p i c ke d”似乎即係 指此時髦  風尚而言。 Ste e vens:這種習尚到了這樣荒唐的程度,以致在愛德華四世的第五年上  被官府用公告加以限制,當時有命令說,“靴鞋尖頭不許超過兩英寸,否則將被教會所  詛咒,且罰款 20 先令。……”自 1482 年後到此時前,靴鞋尖頭竟致長到要用銀邊帶、金  邊帶,至少是絲邊帶繫到膝蓋上去。但 Malone 謂,只是說“這麼漂亮,這麼離奇古怪,這  麼矯揉造作” ,並無暗指尖頭鞋之意。“Pi cke d”為在莎氏當時含這一意義的一個普通  字。 D o u c e 贊同此說,謂這種時尚在莎氏當時以前即早已過去。可是 Clark 與 Wrig ht  (克拉倫���本)引 Co tg rave 之《法文英文字典》(1611)解“Mi ste”一字條下的“修雅,漂  亮,離奇,古怪,精緻”等許多涵義,證明這裏用“p i cke d ”還是隱指尖頭鞋而言。  27  Bla c k stone :從這一景看來,見得罕秣萊德當時正三十歲,且熟悉約立克,  後者已死了二十三年。但在本劇開始時,他被說成是個很年青的人,預備回到學校去,  即威登堡大學。詩人在第五幕裏是忘記了他在第一幕裏所寫的了。 Tsch isc hwitz :  勃蘭克司東的批評是根據一個對德國大學及其安排極錯誤的理解作的。大家都知道  豐.洪保德(F. H . Alexan d er von Humb o ldt, 1769 — 1859 ,博物學者與政治家)  直到他的高齡還在聽他朋友博埃克(B o e kh)的大學講課。  28 這裏又有個雙關。罕秣萊德問他“Up on what g round ? ”意思是“為什麼緣  故?”小丑因為是個文盲,把“g ro un d”瞭解為“地方” ,所以答道,“哎也,就在這兒丹  麥” 。  29  Furne ss ;掘墓人把話說得這樣明白,故罕秣萊德的年齡一般都認為是三十  歲,但大家又覺得這年齡卻不符合,如勃蘭克司東所說,早先一些劇景裏罕秣萊德所  給我們的極年青的印象。 Grant W h i te 在他的《少罕秣萊德》的故事開始時,說這齣  悲劇啟幕時這位親王正二十歲,而在他的文章結束時,也許忽略了這個說法,謂罕秣  萊德在第五幕裏是三十歲。沒有人會以為像 W h i te 這樣一位機敏的學者,會假定這  齣悲劇的動作持續了十年。 Furn i va l l 論及關於罕秣萊德年齡的“令人震驚的矛盾”  時,說道,“我們知道在往昔時貴胄青年們開始習武多麼早;假使他們已進了大學,他  們 離 開 它 前 往 營 砦 與 朝 廷 去 從 事 訓 練 多 麼 早。 罕 秣 萊 德 上 大 學 不 見 得 會 超 過 二 十  歲;跟這個年齡,劇中所明白提到的年青時代 [ 在一幕三景七行,一幕三景十——十二  行,一幕三景一二三——二四行 ] 是符合的。跟這個,國王責備罕秣萊德想回到威登  堡,也是符合的;還有罕秣萊德自己對他母親很快與叔父結婚起反感,也與之符合。  如果他早已過了二十一歲,如果他對於女人已有了更多的經驗,他當會以較冷靜的態  度看待他母親的易變。據我看來這是無疑的,就是當莎氏開始寫這本戲時他設想罕 

-69-


秣萊德是個很年青的人。但當這本戲漸次成長,需要沉思默想、洞察性格與瞭解人生  的較大重量時,莎氏勢必、也自然地使罕秣萊德變作一個已形成了性格的人;而當他  寫到掘墓人的一景時,他告訴我們這位親王已經三十歲——那時候這對於他是合適的  年齡;但這年齡不符合賚候底施與朴羅紐司警告莪斐麗亞,叫她防備他的薰蒸的欲  火,他對她的那年青的幻想——“調情的奇想”——等的時候。這劇本的這兩部分在罕  秣萊德情況的這一主要點上是確乎有矛盾的。可是有什麼關係呢?誰要把任何一部  分加以修改,以便使矛盾能夠調和呢?初版四開本裏沒有“三十”的說法;但誰要回到  那上頭去呢 [ 按,此或係指 Ha l l i wel l 主張改“三十年”為“二十年”的辦法 ]? Minto 主  張除掘墓人的話和戲中戲的伶王與伶后已結婚了三十年的那句話(他不懂這兩句話怎  麼會到劇中來的)外,“自然的解釋是罕秣萊德和他的同伴們都是些十七歲的年青人,  新從大學裏出來。那是莎氏當時貴家子弟們遊歷他邦的慣常年齡,而這裏沒有理由  去假定作者想要改變他劇中的大學年齡,而且也沒有暗示可證明罕秣萊德要比他的  同伴們年紀大那麼好幾歲。”……“對罕秣萊德的年齡有個適當的觀念是為瞭解這齣  戲所必要的。他是個被他父親的死從大學裏叫回家裏的年青人;一個羅米荷那樣年紀  的青年,或者是哈爾小王子當他父親即位時那樣的歲數。”……“罕秣萊德的行動不是  個三十歲的去勢的人的軟弱無力、性急易怒的行動,而是個元氣蓬勃、感覺敏銳的青年  的勇敢、頑強、公然反抗的行動,突然從愉快的青年求學生活中給召喚了回來,而驟然  面對着那巨大得駭人的奸險,那汙毀人性的知羞與溫雅的罪惡,它們使青天白日變成  火焰,把長空的清氣裏裝滿了疫癘。”Mar s ha l l 以為莎氏的意思是罕秣萊德與二十較  近而與三十較遠;他性格的一般形態是青年人的,而在全劇內經常暗示他很年青,不  容許他真是三十歲的意見。掘墓人這裏也許是說, “他三十年前開始當學徒;但是他滿  師正式挖壙是在幾年以後;所以不一定先王罕秣萊德打敗福丁勃拉思的那一天是在  三十年前。”……“反對罕秣萊德超過二十—二十三歲的最重要的駁議是,假使他當真  要大一些,他母親幾乎不可能成為克勞迪歐斯這樣戀姦情熱的對象。”Minto 後來又  以較長的篇幅表示他的見解。跟掘墓人有力的權威對立的是賚候底施,他在單純的  散文裏勸告莪斐麗亞不要相信罕秣萊德,因為後者是在變易的幻想與瞬間的戀慕的  年歲裏。誰會說起一個三十歲的人的戀愛是“青春發育時期的一朵紫羅蘭?”那樣的  觀念本身就是對措辭用語的褻瀆,但當它們被應用到含苞的青春期的初戀上時卻蘊  蓄着這樣一陣芳香。又如,當時年青貴胄們的大學年齡是從十七歲到十九歲,而賚候  底施也只剛離開了大學;罕秣萊德要想回那裏去,霍瑞旭則可被疑為是個“偷閒的浪  子” 。這齣戲是充滿了對於跟罕秣萊德同樣年紀一些人物的年青時期的一些暗示的。  福丁勃拉思是“小福丁勃拉思” ,賚候底施是“小賚候底施”——這表性形容詞都經過  重複。國王說起擊劍的技巧時稱之為“年少青春期帽上的一條緞帶” 。罕秣萊德嫉妒  賚候底施擊劍的聲名幾乎有點孩子氣。使罕秣萊德年已三十也叫克勞迪歐斯繼承他  被殺的哥哥這件事更難於令人置信;要是在那樣的年紀罕秣萊德對這一篡奪安心接  受,而願意回到威登堡去求學,他當是個太可鄙的性格,不配當任何劇作家的主人公  了。對於 D owd en 的聲言,說“使罕秣萊德(他道出了莎氏全部作品裏最悲哀的與最富 

-70-


於思想的獨白)是個十七歲的孩子”的持論是難於叫人相信的,Minto 的答覆是,我們  往往會低估十七歲的孩子們的早慧。“我敢說對於人生神秘的悲哀的與富於思想的疑  問,倒是在二十歲以下的孩子們中間比較在三十歲的成人們中間更為普通。” “悲哀的  思想來到一個十七歲的青年不僅是可能的,而且在這樣的年紀,當性格還沒有深深植  根之時,一些最早理想的突遭毀滅是最勢不可當的。那顛覆罕秣萊德高貴的心神的  可怕情景 [ 譯者按,他的心神並未遭到過什麼顛覆 ],給了他的潛思默慮的發展以一個  刺激,與年齡增長無關。我們對於他所從召喚來的歡樂的少年世界的觀念愈是清新與  輝耀,那當他最先被招來在人生之戰中演一個男子漢的腳色時使他的幻景沮喪失色、  使他心神的明淨作用麻痹癱瘓的 [ 譯者按,這說法也有問題 ] 那股駭人的野心、兇殺與  淫蒸的可怖色彩也就愈顯得深沉黑暗。關於罕秣萊德的哲學氣質,我們已經談得太多  了;衝動與激情要比哲學更出諸他的天性;他的哲學不是一種沉靜的生長,一個傾向於  思維的心神的自然發展:那是被可怕得足夠使最愚鈍的心神躊躇思考的情況所硬是  從他存在中壓榨出來的。”D owden 則力陳以下的考慮,認為罕秣萊德是個十七歲少年  的 說 法 不 對: “詩 人 最 年 青 的 女 主 人 公(南 歐 的 孩 子 們)是 十 四 歲(居 麗 燕,馬 荔 娜)與  十五歲(密亮達)。珀笛篷的年齡是十六。莎士比亞愛這些含苞未放的女性的最早歲  華。吸引詩人想像的早年男性的相當時期是什麼呢?當什麼年齡莎氏設想童豎時代  正吐放為成人的力與美?我回答說,從二十一到二十五。沁白林兩個被竊的兒子,正  要成人的兩個孩子,是二十與二十二歲;茀洛律采爾看來大約是二十一(《冬日故事》  五幕一景一二六行);屈洛勒斯,一個無鬚的青年(他頤有兩三根毛),要大一點:他從  未見到過二十三。據我所知,我們還不能決定羅米荷的年齡。哈爾王子在他父親就  位時差不多十二歲,但莎氏描寫他要大得多。當休魯茲巴列戰役發生時(亨利事實上  是十六歲),我相信莎氏的意思是要他的年齡為二十二左右(《亨利四世》前部:三幕三  景二一二行)。亨利五世接位時是二十六歲,而沒有理由猜想莎氏,他到此為止將他  表現得比歷史上的亨利親王要大一點,現在把他描寫得年輕些。伊拉主教說道: “我  的三重權威的主君是在他英年的陽春五月早晨天 。”用其他劇本來試驗罕秣萊德的極  3

3

3

3

3

3

3

3

3

3

3

度 年 青 這 論 點,我 們可是要想像這個說“是存在還是消亡”那段獨白的人,要比老貝  拉 留 斯 的 兩 個 兒 子 年 輕 五 六 歲 嗎,而 那 是 在 生 命 的 這 樣 一 個 時 期,每 加 上 一 歲 有 很  大的關係?茀洛律采爾——莎氏年青的溫雅的理想人物之一——可是比罕秣萊德大  上四歲嗎?罕秣萊德可是在十四歲時就開始他對於社會的觀察嗎(見五幕一景一五〇  行)?他的兩個同學——以有關生死的任務被派遣到英格蘭去——也是十七歲的年青  人嗎?可能證明莎氏劇中任何一個主要男角是十七八,甚至十九歲嗎?伶王的結婚記  時在這個討論裏是重要的。他的三十歲的妻子(代表葛忒露特)還不太衰老去獲致第  二個丈夫的愛情;所以葛忒露特,雖然她“血裏的欲火”已“馴靜” ,還不一定太老:我們  可以想像她四十七歲。但是我不很關心去維持伶王與掘墓人的年時,除非是為去抵拒  魯莽變更莎氏的原文。我能想像罕秣萊德在二十五六歲是個“英年的陽春五月早晨  天”的人。可是我很關心去反對這樣子去誤讀這個劇本,它會不僅使罕秣萊德這性格  的概念發生矛盾,而且會搗亂我們對於一整群可愛人物——莎氏的茀洛律采爾們與 

-71-


包列陶們以及斐迪南們——的看法。而且我要表示,莎氏感覺到認為三十作為年青  的年齡是可能的。掘墓人自己就說起“少罕秣萊德” 。在《無事多忙》裏我們讀到(關  於衣服的時樣): “多麼變化無常地它攪擾十四—三十五歲的年輕人。”在他的《商乃詩  (即十四行詩)》裏,莎氏講到四十(不是三十)作為時間損壞容顏的年齡。在悼念褒倍  其(R i c hard Bur b a g e, 1567 ? — 1619 ,名伶,莎氏友人與同事,曾演出一些個莎劇中  的主角)的《悲歌》裏,那位大劇人被稱讚作扮演“年青的罕秣萊德”與“年老的希羅尼  莫”同樣地成功。要是褒倍其表演罕秣萊德為三十歲,雖然是三十歲,褒倍其的罕秣萊  德還算是年青的。不過,我可以讓一點步,而假使不論哪位批評家要有效地打擊那個  “差不得一點兒的”漢子,那小丑的腦瓜,我會接受 Mar sha l l 所給予的年齡——二十  五歲,作為合理。譯音按,這是條很長的注,也許有些讀者覺得不耐煩去細讀;好吧,  那就讓他們跳過不看好了。但罕秣萊德的年齡是個非常重要的問題,跟對於劇中主  角、對於整個劇本的瞭解,尤其是較深刻的、不是浮泛與片斷的瞭解,密切相關,所以  介紹人家經過縝密考慮與辯難的看法,對於另外有些讀者或許不無幫助。上面兩種  見地可以代表這一問題的兩個方面。譯者則非但認為在說理上 D owden 的持論精闢  入微,而且從親自的體驗與回憶中,也感覺到二十五六歲比較適當。  ,以避免  30  Ha l l i we l l :我依照初版四開本,冒昧更改這裏的原文為“十二年” 一個年數上的困難,且以同樣的理由改易 153 行的“三十”為“二十” 。必須記得,罕秣  萊德在第一幕裏被指為是個極年青的人。按,參看上條注。  “Yori ck”是 德 文 與 丹 麥 文 的“G e org ”與“JÖrg ” ,我 們 英 文 的  31  J. San: “G e or g e ”;英文的“y”代表這兩種外國文的“j” ,那跟我們的“g ”同音。  32  Wh i te :憎惡的是什麼?罕秣萊德要對什麼作嘔?對那髑髏?他不在說那  個。他所憎惡的,要對之作嘔的是這裏掛着他所吻過的兩片嘴唇的他的想像。 Cow-  d en-Clarke :這一句裏的“這”和下面的“它”是指馱在他背上、他的髑髏如今忽然呈  現在說話人注視下的那陣想像,那曾被一個人擁護愛撫、那相好的發黴的沒有皮肉的  髑髏此刻捏在說話人手裏的那陣想像。  33  D y c e 在他的初版校訂本上問,這四行是引文嗎?但在第二版上回答說不是。  Co l l i er 謂,在他所用的那本有舊時筆注的二版對開本上,這四行前後有引號;它們對  於說話人顯得跟他自己剛才所說的話非常適合;但不知道這一段從何處引來。 Cow-  d en-Clarke:罕秣萊德只是把一時想起的奇思放進叶韻的形式裏。莎氏已使這個變  成了罕秣萊德的顯著特點——當他說得輕妙或激動時就來幾行打油詩的這一傾向;  見三幕二景三〇九—三一〇行。又,在本景近尾處,那裏不是習常用以結束一景的雙  行相押韻,而是使一句輕蔑話臨時兩行相叶,從嚴肅的想法與抗議裏轉到一個容易叫  人相信他瘋狂的態度上去。 

34  此導演詞為 Cap e l l 與 Ma lon e 兩氏據劇中實情所改定者,惟仍從四開本謂  行列抬莪斐麗亞之“屍”送葬;譯者認為殊可斟酌,茲改采對開本上之“靈柩” 。各版四  開本作“王、后、賚候底施與屍上” ,且排在邊上,似過簡,或為非正式的他人後加,原導  演詞當屬缺漏。各版對開本作“國王、王后、賚候底施與一靈柩,及眾侍臣上” 。十八世 

-72-


紀 R owe ,Pop e ,Jo hnson 等 六 家 從 對 開 本。 Clark 與 Wri g ht 之 環 球 本(1864),劍  橋 本(1865),克 拉 倫 頓 本(1905)以 及 Furn ess 之 新 集 注 本(1877)、Cra ig 之 牛 津 本  (1924)等 俱 從 Cap e l l 與 Ma lon e。 Craw ford 之 耶 魯 本(1924)與 Jo hn D over Wil-  ,後者對人物登場之先後亦  s on 教授之新劍橋本(1934)從對開本,惟採用“教士一人” 有所改動。  ,Clark 與 Wri g ht(克拉倫頓本)說是“躺下來,以便隱藏掉” ,  35 原文“Co u ch ” 。  On i ons 釋“躲起來,埋伏着” 36  S e ym o ur :但王后(她是個眼證)告訴過我們,莪斐麗亞的死是偶然的,是由  於一枝“惡毒的枝丫忽斷裂” 。 Mo b erly 謂,儘管她是個瘋子,且出於不慎而自己致死  的,對於這樣的情事的推斷是,她的行為是故意的;碰到這樣的情形,總有個“疑問” ,  能否請求給予基督教葬儀;雖然,據 Burn 的《教會法》所說,實際上並無拒絕准許的例  子見之於記錄。  ,S chm i dt,Furn ess ,On i ons 俱 釋 為“鍋、壺、罐 子、瓦 片 等 的  37 “S hard s ” 碎片” 。按,當時我國瓷器在英國還太名貴,故可斷定為陶、瓦碎片。  ,各 版 對 開 本 作“Ri tes ” 。 Jo hnson 首 先 解 釋 前 者  38  各 版 四 開 本 作“Crants” 為德文“花環”的“Kranz ” 。他說,送葬時在一個處女靈柩前攜帶花環,以及把它們掛  在 她 墓 上,仍 然 是 鄉 村 教 區 裏 的 習 俗。 所 以“Crants”是 原 來 的 字,可 是 莎 氏 發 現 它  有 地 方 性,且 也 許 不 大 容 易 懂 得,故 改 易 為“Ri tes ” ,以 其 較 易 為 人 知,但 不 甚 適 當。  “處 女 的 禮 式”給 人 一個不確切的印象。 Ma lon e 懷疑這一改易是否出自莎氏手筆。  D y c e 也 主 張 這 裏 需 要 一 個 具 體 的、確 定 的 印 象,而“ri tes”則 太 籠 統。 Kn ig ht 與  Wh i te 則贊成維持對開本的讀法,說“撒貞女的花朵”就是把花環與花朵散在年青與  天真者的棺材上,“禮式”即包含這些在內,故如果再提“花環” ,便變成重複。按,當以  Jo hns on 與 D y c e 的說法為是,後說的理由不夠有力。 L ettsom 指出,一般的注本都  解釋“crants ”為“g arlands ”;但德文的“Kranz ”是單數,而這裏所需要的字義也正是  單數。因此,D y c e 在他的《莎氏語彙》裏解“crants”為“一頂花冠,一個飾圈,一個花  環” 。 Ha l l i we l l 引 Fa irho lt 於 1844 年見到處女喪禮中的花環敘述道,當時那已經是  “極古老的遺風,教堂(聖阿爾朋寺)司事告訴我說,這樣的花環從前曾經在未婚女子  出殯行列裏持在棺柩前面,待送到墓地後即掛在教堂內,可是這習俗已經在二十年前  消歇了。花環的底架是一個木圈,有彩色紙的花飾附在上面,而鮮花與假花則蓋滿整  個圈子。……”按,由此可以猜想,這些傷悼處女的花環大概要比現在在世界各地,包  括英國,仍然通行的、不限於送處女喪葬的花圈要小一點。  39  毘 荔 翁、奧 林 帕 斯 和 奧 薩(Pel i on,Olympus,Ossa)為 古 希 臘 東 北 地 區  帖 撒 引(Th e ss a l y)北 部 的 三 座 大 山。 據 傳 說,大 力 神 們(the Giants ,又 名 Gig an-  te s,他 們 跟 泰 坦 神 族 the Ti tans 不 同)想 推 翻 宙 斯(Z e us)天 王 的 統 治,把 奧 薩 山 堆  在毘荔翁頂上,預備攀登奧林帕斯山上的天城;宙斯求援于赫拉格利斯,把他們打敗  了。(P. Har ve y)  40  G rant W h i te:以無比巨大的反感,罕秣萊德爆發出愛與悲哀的激情叫喊; 

-73-


接着,也 在 這 奇 怪 的不適當的時候,他主張他的王位權利,而聲明他自己是“丹麥之  主” 。但 S c hm i dt 在他的《莎氏辭典》裏卻把“the Dan e ”解釋為“丹麥人士” 。  41  Mo b erl y :一個修辭上的圓滑說法,表示一開始時罕秣萊德完全的沉着,以  及他對賚候底施的真正的愛。  ,各版對開本作“Es i le ”:這兩個字在英文裏都並  42 原文各版四開本作“Esi l l ” 不存在。通常不算在“各版”裏的,初版四開本則作“vess els ” 。前兩者經 The o b a ld 校  改為“Ei s e l” :這不是一條河流的名字,他說,便是一個古字,解作“醋” 。後世的批評大  多集中在這兩個解釋上面。 The o b a ld 謂,據他所知,丹麥有條河叫“the Yssel,說德  語的法蘭德斯地區(G erman Flan d er s,當在荷蘭境內或荷蘭與德國邊界上,普通的  地圖上查不出來)有一個省份名 O ver-y ss el 的即因以得名”;可是他又說,“罕秣萊德  不是向賚候底施建議去做他所做不列的事,如喝乾一條河流,而是好像說,你會決定  去 做 最 駭 人、最 令 人 厭 惡 的 事 嗎?你 看 吧,我 是 有 決 心 的。”Hanmer 校 改“Esil l”為  “Ni l e ”(埃及的尼羅河),為彌補因此在節奏上缺少的一個語音,他在下一問“e at”之  前加上“wo o’t”(你可會)。 Cap e l l 則認為並無絕對必要這條河是尼羅河,雖然後面  就講起鱷魚;但如果定要作這樣的更動,可用這河流的古名稱“Nilus” ,當可不致因  缺一語音而過多地改易原文;不過他主張校改為“Els i l ” 。而這是因為他想像莎氏大  概因猜想有一條叫這名字的小溪流,名叫“Els in o ur ”的城鎮即從而得名,他當即這麼  印在他的校刊本上了。 Ste e vens 說,罕秣萊德在這裏正是向賚候底施挑戰,要他做任  何困難或不自然的事,如喝乾一條河道的水流,或用他的牙齒去咬嚼這樣一種動物,  它的鱗片通常認為是牙齒所不能穿透的。他採用“Yssel ”而認為是條河流。 Ma lone  同意 Ste e vens 的說法,並舉出其他作家一些喝乾萊茵河(Rh ine,自瑞士經德國入北  海)、泰 晤 士 河(Tham es,在 英 國)、米 安 竇 河(Mean d er,在 小 亞 細 亞 古 Phr yg ia 境  內)、太 格 里 斯 河(Ty g ri s ,自 土 耳 其 經 伊 拉 克,入 波 斯 灣)、幼 發 拉 底 河(Eup hrates,  自土耳其經敘利亞與伊拉克,入波斯灣)、以及喝乾海洋、征服冒爾太火山(Ma lta,在  地中海冒爾太島上)等等例子,以證明莎氏也可能有這樣的誇張。 B oswe l l 又加上詩  人 趫 颼(G e o ff re y Chau c er, 1340 ? — 1400)喝 乾 賽 因 河(S e yn e,在 法 國,入 英 法 海  峽)的例子。 Nare s 認為在狂言裏挑戰喝醋是不合理、甚至荒謬的,所以還是以喝乾  河水為是,不管河名能找到與否。 Ca ld e c o tt 同意 Ste e vens 的說法,說是指 Yssel 河,  它是萊茵河最北的支流,跟丹麥最近 [ 譯者按,距丹麥一百多英里,中間隔着一大片德  國土地 ],在 Z utp h en 城附近注入須德海(Zu i d er Z e e)。此外,Sing er 謂“e yse l l”或  “e i s e l ”是“苦艾酒” ,J. S. W. 也贊成河名的說法,El ze 力主從 Cap el l 之“Nilus” ,  B e d e 說“Yss e l”即 威 爾 斯(Wel ls)河,Ha l l i wel l 以 為 是 O esil 或 Ise l l 河(這 名 字 雖  不為人知,但下面的奧薩山也同樣隱晦不知名),S ca d d ing 也認為是“Nilus”一字之  譌 誤,最 後 Ke i g htl e y 也 採 取“Yssel ”(因 在 Yss el 河 畔,近 Z utp hen 城,菲 列 泊. 薛  德尼爵士——S ir Ph i l ip Si d n e y , 1554 — 1586 ,詩人與政治家——對一支西班牙衛  隊 作 戰 而 英 勇 戰 死,而薛德尼在莎氏當時是無人不知的)。關於“e isel”是醋的說法,  Th e o b a l d 謂大量(或大口)喝醋雖說不上偉大,但那樣做的確跟吃鱷魚肉同樣難於下 

-74-


咽而乏味。 Cap e l l 為反對此說起見,謂“Ei sel ”假使確是解作醋的話,當是吃鱷魚時  所用的調味品。 Ste e vens 也打趣道,那挑戰當真說不上堂皇壯麗,它只能刺激對手去  冒一陣胃痙孿或絞腸痛的危險。 Hunter 謂,莎氏《商乃詩》 111 首裏的“Potions of  e y s e l l”證明這不是什麼河流,而是絕望時的猛藥——酸果汁或醋。 D yc e 駁 Ma lone   道,萊茵、泰晤士、米安竇、幼發拉底等都是很知名的河川,迥非晦隱無聞的 Yssel l 所  可比,後者的存在注釋家們要查考出來尚頗有困難。 Moberly 相信《商乃詩》一一一首  裏所用者跟這裏的是同一個字,“大量的醋喝下去對生命有極大危險” 。 Tsch isc hwi-  ,即為甘遂,一種有毒的植物,它的汁古時用作  tz 在他的校勘本上把這字印成“Esu l e” 催吐劑。 S c hm i dt 在他的《莎士比亞辭典》裏說,罕秣萊德的問話分明是滑稽的,而為  了以愁眉苦臉來表示深悲起見,喝醋似乎比喝乾河流更能發揮作用。最後,Furne ss  也 相 信“Es i l l”與“Es i le ”都 是“Ey s el l ”之 譌 誤。 譯 音 考 慮 比 較 了 各 家 的 說 法 之 後,  覺得只有採取解作酸醋的一法。  43 見前注 39 。  44  War b ur ton:鴿子通常總孵兩個卵,雛鴿破殼時身上長着一層黃毛。 Ste e -  vens :母鴿孵出它的兩個卵後三天之內,從不離開它的窩,只除了極少幾分鐘為它自  己找一點食吃;因為雛鴿在那早期所需要的只是保暖,這一任務它從不信託給公鴿。  “事物有它們被命定的進程;我們沒有能力去使之轉向” ,也許  45  Ca l d e c o tt : 是這裏的用意,雖然這句諺語是慣常應用到那樣的人身上的,他們一時佔據着他們長  處 所 不 給 他 們 權 利 去 佔 據 的 地 位。 Tsch i schwi t z 謂,這 是 暗 指 賚 候 底 施,國 王 和 罕  秣萊德自己。“讓賚候底施的巨人般的力量去做它要做的事,讓那只在陰暗裏偷偷潛  行的貓去叫它的,忠心的狗將有它自己的時機。”B . Stre e t 謂,“day”應當是“b ay” ,  意即“狗總得吠一個痛快” 。  ,Clark 與 Wri g ht(克 拉 倫 頓 本)謂 解 作“立 即 的 試  46  原 文“pre sent push” 驗” 。  47  Clark 與 Wri g ht(克 拉 倫 頓 本): 說 話 人 用“l i ving monument”二 字 也 許  含有雙重的意義;第一,有常存不壞之意,王后會這樣瞭解它;第二,賚候底施會曉得那  層較深的用意,即謂罕秣萊德的性命將受到危害。  “b i l b o es ”是一種有腳鐐附在上面的鐵條,古時在海上嘩變或騷  48  Ste e vens : 亂的水手們是用這些鐵條給繫 在一起的。這個字可推原到西班牙的一個地名“Bil-  ,那裏鋼鑄器械鍛造得非常精美。為完全瞭解莎氏的引喻起見,必須知道,由於這  boa” 些腳鐐把犯事者們的腿繫 在一起拴得非常近,所以他們要休息的企圖勢必跟罕秣萊  德的企圖一樣, “ 心頭思緒亂如麻 [ 直譯可作‘心裏亂得像有一種戰鬥’],簡直休想能  入睡” 。一個水手的每一個動作一定會擾及他的禁閉中的同伴。這些鐵條現在仍然跟  西班牙大艦隊上的其他戰利品一起,在倫敦塔裏給展覽着。  49  Tyr wh i tt 建議把“突兀魯莽”到霍瑞旭的“那確實無疑”放在括弧裏,使“驀  地裏”跟後面的“從我的船艙裏,……我在暗中……”連在一起,且將“怎樣去粗試”後  的句號改為“;——” :這樣安排,Furn ess 謂,無疑會使對話較為有力。按,各版四開本 

-75-


原文作“驀地裏,突兀魯莽倒也好;要知道” ,各版對開本作“驀地裏,(突兀魯莽倒也  好)要知道” ,譯文句逗標點係從 Furn ess 之新集注本。  50  Mo b erl y :在我形成我真正的計畫之前,我的腦筋已經完成了這件事。這  一行應當細心地加以注意。罕秣萊德寫這通敕旨是在想像、不是在意志的強烈衝動  下寫的,這計策的巧妙迷惑住了他。然後與海盜相遇把取消它的機會消滅掉了;他便  這樣被迫,有一點局促地,向霍瑞旭說明他的行為是正當的。由於後者聽到他的敘述  時有一點驚奇,且甚至有少許同情,我們可以安心地斷言罕秣萊德和藹的情性會把那  敕詔取消掉,若不是意外事故阻止他那樣做。  51  Bla c k stone :大多數莎氏當時的大人物,他們的親筆花押至今還保存着,都  寫得一手極壞的字體;他們的秘書們則字跡端正。  52  原 文“c omma ”引 起 了 許 多 分 歧 的 意 見。 The o b a ld 採 取 War b ur ton 的 校  改,認 為“a c omma”毫 無 疑 問 是“a Commere”(意 即“一 個 保 證 人,一 個 共 同 的 母  親”)的譌誤,並援引他的話道,“沒有東西能比和平女神站着的這一形象、戴着瑞麥的  頭環、在兩位君王之間、一隻手攙着一位,更生動如畫的了。我們往往在羅馬錢幣上  這樣見到她。”War b ur ton 在他自己的校勘本上則進一步謂,“Commere ”在這裏解  作“一個愛情的撮合人,一個拉攏雙方的媒婆” 。 Cap e l l 從“C ommere” ,並贊成羅馬  錢幣的說法。 Heath 解釋道: “像一枚逗點介在一句句子的兩個部分之間那樣,除區  別它們彼此外並不分開它們;同樣,人格化了的和平,或和平女神,是被當作站在兩  位君王的友愛間發生着作用的。”Jo hnson :逗點表示一句句子裏兩個部分的關係與  連結;句點則表示兩句句子間的遽止與中斷。莎氏也許想寫——除非英格蘭允從敕  旨,戰爭應在兩國的和睦間放一個句點 [ 即終止和睦 ];他改變了他的寫法,以為用相  反的意義他可以說,和平應當在兩國的友愛間像一個逗號。 B e c ket 主張校改“c om-  ma ”為“c o -mate ”(同 伴),意 即 和 平 應 當 作 他 們 的 伴 侶。 從 他 的 或 跟 他 持 同 一 見 解  的 有 Staunton 與 德 國 莎 劇 學 者 El ze 與 Ts ch i s chwi t z 。 Hunter 以 為 莎 氏 這 裏 是 在  取笑當時言語或文字裏正是這樣的一個可笑的說法。 W h i te 覺得“逗點”難於理解; 他採用 Hanmer 的校改“c ement ”(粘合物,膠灰),並引《安東尼與克麗奧派屈拉》劇  中 兩 處 用“c ement ”的 例 子 加 以 證 明。 C owd en-Clarke: “Comma”在 這 裏 是 用 作 這  樣的一個術語,它被理論音樂家們用來表示“音樂裏的、一切可感音程中之最小者” ,  表 示 諧 音 間 的 確 切 比 例。 管 風 琴 與 鋼 琴 的 整 調 師 們 直 到 今 天 還 是 這 樣 用“c omma”  這字的。這術語的音樂上的意義在 Hawkins 的《音樂史》 (1853)內有充分的解釋。從  這段文字的上下文看,有極大可能莎氏要用個意涉和諧的語辭,而不見得會暗指停逗  的方法;我們以為他在這裏用“c omma ”這字是用它來表現一個協調和諧關係的連結  物的。……  53 原文“A s e s”影射“Ass es”(驢子),正如 Jo hnson 所云,含譏諷戲謔之意,且  “c har g e ”古有“負重”之意,於是暗指的變成了“還有許多載有這一類重負的蠢驢” 。  54  Hanmer :羅撰克蘭茲與吉爾騰司登所受的懲罰是公平的,因為他們致力於  為篡奪者效勞,不管他要他們做什麼事他們都肯去幹。 Ma lone 指出,在本劇故事可 

-76-


能的藍本之一《罕秣萊德的歷史》(Th e Hy stori e o f Hamb le t, 1608 ,係 譯自法文  B e i l e fore st 所 作《悲 慘 歷 史》第 五 篇 故 事 的 一 個 譯 本)裏,凶 王 番 共(Feng on)的 兩 個  忠實臣僕是並非不知道他們所送敕詔的含意的。莎氏也許想描寫他們的代表,羅撰  克蘭茲與吉爾騰司登,同樣有罪。因此,罕秣萊德設法使他們就戮,雖然肯定對於他  自己的安全並不絕對需要,便不顯得是個乖妄的、未被激致的殘暴行徑。 Ste e vens 則  力主從莎氏本劇看來,絕無證據能說明兩人有罪。評注者的任務,他說,並不是去用  戲劇所根據的小說來解釋戲劇——那些小說裏的情節詩人有時候遵從,但實際上往  往不遵從。莎氏之忽略詩的公平 [ 或“勸善懲惡”] 是盡人皆知的:他既安心於犧牲純  潔的莪斐麗亞於前,我們更不能指望他對於羅撰克蘭茲與吉爾騰司登的無價值的生  命 較 為 審 慎 ��� 後。 所 以 我 斷 言,在 這 齣 悲 劇 裏 他 們 的 死 分 明 是 乖 妄 而 未 被 激 致 的。  Ry e:在全劇裏,羅撰克蘭茲與吉爾騰司登所說的話沒有一句不對於最淺薄的觀察者  宣告他們是國王的走狗,故意被用來出賣罕秣萊德、他們的朋友和同學的。 Strach-  e y :這不光與罕秣萊德自保他的生命有關;他是王權與丹麥法律的代表人與復仇者,  而這王權與法律已被一個兇殺者與篡奪者的暴行所淩辱(因為他之所以被推舉為君  是由於他設法兇殺了那正當的佔有人,且正在那時侯當他的合法胤嗣人不在);而他  得在那樣的形勢之下行事,它們在每個國家的歷史的稀有而悠長的時間裏要求某一  個人去保持法律的精神而暫時忽略它的文字 *。罕秣萊德的責任是以置暴君于死,為  丹麥的法律與王權復仇;而假使作為達到那個目的的手段,他也得犧牲那暴君意志的  卑鄙爪牙,他那樣辦是完全正當的。  ,在這裏乃是隱喻的說法。我國古代十八般武藝所用  55 原文“ang le”為“釣鉤” “九長” 、“九短”兵器裏前者的第七種即為“鉤” 。又,我們從前山徑上、密林裏有人用  戴鉤、套索這兩件傢伙做黑買賣。罕秣萊德在此說他叔父“拋出彎鉤來想鉤掉我這條  命” ,或許說“戴鉤”更為切合。  56  Mi l e s :你絕不會疑心到罕秣萊德所擔當的差使,要待你聽見他說短短的這  句話,“眼前這間隙屬於我” ,你纔曉得。這句話裏包含有比所有的獨白更多的惡意!  沒有恐嚇,沒有詛咒,不再提起笑吟吟、可惡的壞蛋;不再自咎;但僅僅是簡略的“時間  很短促:眼前這間隙屬於我;”於是,我們初次體會到罕秣萊德內心所經歷的變化的程  度;於是,我們初次完全懂得了他跟小丑作平靜的戲謔,他對霍瑞旭發他寧謐的沉思  之所以然。整個人已被一個偉大的決定改變了性格:他的決心已經下定!專船從英  格蘭回來將是他被處死的信號,所以道德上的問題已經解決:從一個無法無天的兇殺  者手裏解救他自己性命的唯一機會是去殺死他;這已變成個自衛行動;他能夠以完全  無愧的良心做這件事。他估計過回程;他對他自己的和國王的生存已作了最長的估  計。從他在墓園裏碰到小丑的那片刻起,他一直在向艾爾辛諾王宮作死亡的進軍。  57  Jo h o s on :一隻水黽在水面上跳來跳去,沒有什麼易見的目的或緣故,因此  是個無事閑忙者的適當的表像。“水黽,亦名水馬,昆蟲類,體長約 3 分,群集於池沼 

*原文“and he has to act under those circumstances, which at rare and long intervals in the history of every country, call on some man to maintain the spirit of the laws by disregarding for a moment their letter.”

-77-


等水面,能疾走,或張翅而躍”(《辭海》)。  ,Jo hnson 說是穴烏的一種,Har ting 叫它紅腳老鴰或康華  58 原文“c h o ug h ” (C ornwa l l ,英 格 蘭 島 西 南 沿 海 郡 名)鴉。 Ca ld e c o tt 懷 疑 這 是 個 譌 誤,謂 原 字 恐 與  那 種 鳥 沒 有 關 係,大 概 是“chuf f ”一 字 之 譌。 Furn ess 支 持 此 說,謂 稱 奧 始 立 克 是 紅  腳 老 鴰 也 許 因 為 他 聒 聒 多 言,可 是 跟 他 有 大 量 泥 巴 卻 合 不 上 來。“Chuff”則 是 個 粗  鄙而富有的地主,人物猥瑣,言談可笑,不登大雅之堂。譯者按,罕秣萊德稱他是隻紅  腳老鴰確是因為他聒聒多言,但接着說他有大量泥巴之前明明有“可是”一語,所以這  比喻毋須跟他的粗鄙而富有的地主身份切合。何況從前面的對話裏可知,奧始立克  決 不 是 個 蠢 笨 拙 陋 的 傢 伙,他 嘴 上 還 來 得 幾 下,喜 歡 趨 時 玩 一 套 誇 飾(eup hu ism)耍  文的功夫,以資自炫,性格佻達、輕浮、淺薄,而又好逢迎阿諛,所以一碰到罕秣萊德認  真跟他玩時,便目怔口呆,無言對答。  59 罕秣萊德對於脅肩諂笑的朝士們有極度的鄙蔑,這裏一會兒說很冷,一會兒  又 說 很 熱,便 是 在 戲 弄 奧 始 立 克 的 奉 迎,正 如 在 第 三 幕 第 二 景 裏 他 戲 弄 朴 羅 紐 司 一  樣,說一朵云像峰駱駝,又像隻伶鼬,再像條鯨魚,挖苦他的俯仰隨人,阿諛奉承。  60  罕 秣 萊 德 要 他 戴 帽,他 不 肯,說“for m in e ea se, in g o o d f a ith . ”Far-  m er 謂,“我這樣舒服”似是莎氏當時的虛矯(裝假,做作)話,Ma lone 謂為當時的客套  話。 按,奧 始 立 克 這 段 話 裏 的 有 些 措 辭,如“an a b s o lute g entleman” ,“f u l l of  most excellent

,“ o f v e r y s o f t s o c i e t y a n d g r e a t s h o -  differences”

,“to sp e a k f e el ing ly o f h im ”等,可說不是誇張、假裝便是做作。他的誇張、  wing” 假裝使我們想起四幕七景裏克勞迪歐斯對賚候底施所說的這句話,  我們叫些人誇讚你武藝超群,  把那個法國人對你的那番稱揚  再頻添些光彩。 他 的 做 作 說 明 他 是 那 些 人 中 間 最 適 宜 於 做 這 件 事 的 一 個,也 就 是 他 的 為 人 與 性 格。  他 這 下 虛 矯 與 做 作 的 結 果,引 起 了 罕 秣 萊 德 的 反 感,當 即 變 本 加 厲 地 以 誇 飾 風 格  (eup hu ism)跟他來一陣。  ,Ca lde c ott 謂,就 是 說,他  61  原 文“f u l l o f mo st exc el lent d i f f eren c es” 是精通禮儀的每一個微妙細節的斵輪老手,D el i us 說是“各種不同的佳妙處” ,Clark  與 Wrig ht(克拉倫頓本)解作”使他超邁旁人的卓越處” 。  。 Jennens 與  62  二、三 版 四 開 本 作“sel l ing ly ”; 各 版 對 開 本 作“fe el ing ly” 。 Ste e vens 引莎氏  Co l l i er 云,前者可能是對的,係 隱喻“一個賣貨人對貨物的稱讚” 早期喜劇《愛情的徒勞》四幕三景二四〇行“賣貨人的讚美屬於出賣的東西,她超乎贊  美”為證。對此,Furn ess 謂,當真,沒有解釋,不論如何牽強附會,想入非非,會在這  一景裏顯得不適當;也許越想入非非越好。 Ca ld e c o tt 從對開本,並解“fe e l ing ly”為  “說得有洞察與智慧” 。 S chm i dt 訓“說中他的要害” ,On i ons 訓“切當,中肯” 。  ,Jo hnson 謂 為“都 雅 的 總 教  63  原 文“th e card and ca lendar o f g entr y” 習;一位士子要藉以指導他行止的羅盤面;他賴以選擇他時間的日曆表,俾使他的一 

-78-


舉一動既美妙而又適時” 。 S chm i dt 解作“禮貌的羅盤面或記事簿(或記錄)” ,On ions  謂喻作“指南,條規”用。  64  War b ur ton: 這 是 當 時 朝 士 們 矯 飾 口 吻(the pré cie ux)的 一 個 標 本,是 用  來挖苦他們的。 Clark 與 Wri g ht 在克拉倫頓本上云,罕秣萊德故意胡謅,奧始力克  則無意地胡謅。按,罕秣萊德在這段話裏誇張、矯飾、用大字、轉虛文,非常滑稽,除這  “d e f inem ent”(描繪)一字外,還有“p erd i ti on”(喪損,意即損失),“to d ivide h im   inventori t y ”(把 他 的 優 點 開 個 清 單),“ari thmati c o f memor y”(記 憶 的 算 術),  “th e verit y o f e xto lment ”(稱頌他得到家),“a s o u l o f g reat ar tic le”(一位優  長可列成大項——即把他的優點開起帳目來,會開成有許多子目的一大項——的英  才), “h i s inf us i on”(他的資秉), “to ma ke tr u e d i cti on of h im”(要將他說得切  中 肯 綮),“h i s s em b la b le i s h i s m irror”(他 的 匹 敵 只 能 在 菱 花 寶 鑒 裏 找 到),  “h i s um bra g e”(他的影子),“the c on c ernan c y ?”(試詢相關何許?——即,請問這  許多話是什麼意思?你用意何在?),“wrap the g entl eman in our more rawer  bre ath ”(將 這 位 士 子 用 欠 雅 的 蕪 辭 來 包 裹),“the n om ination of th is g entle -  man ”(提名道及此君),等等。  ,“another tong ue”  65  Jo hns on 校改原文“n o t p o ss i b le ”為“p o ssi b le n ot” 為“a m o th er tong u e” ,於是霍瑞旭這兩句話變成了“用本國語言來說竟能不懂得  嗎?你 會 懂 得 的,閣 下,當 真。”按,意 即“你 自 己 原 先 說 的 乃 是 外 國 話。 如 今 王 子 說  的也正是你那種外國話;你自己卻聽不懂了。用本國語言(即明白易曉的話,樸素的語  言)說這種種,不是很容易懂得的嗎?不,你不要,卻喜歡說外國話;那麼,王子現在說  的你該可以懂得。”Jennens :這段話是對奧始立克說的。霍瑞旭見他窘住了,說道,  “這就不能懂得了嗎?換一種說法你是會懂得的,閣下,當真” ,就是說,你可被人家使  你 自 己 的 武 器 打 敗 了 嗎?你 不 能 懂 得 你 自 己 的 那 種 胡 謅 了 嗎?假 使 是 的 話,你 最 好  還是說另一種語言,用你的常識,莫耍花腔,那你就不會有給弄得局促不安的危險了。  Ma l one :這段話是對罕秣萊德說的。“換一種說法”並不解作(據我想),較樸素的語  言(如 Jo h o s on 所意會的),而是“這樣古怪矯飾、以致像是外國話的語言” ;在隨後的話  裏則霍瑞旭是在讚賞罕秣萊德能把這一類譫語模仿得這樣巧妙,我想。可是我懷疑  詩人寫的是: “用本國語言來說竟能不懂得了嗎?”按,他採取 Jo hnson 的校改而不同  意他的解釋。 Mo b erly : “由別人說來,你就不能懂得你自己可笑的語言了嗎?用你  的聰明,閣下,你就會懂得。”譯者覺得後一說比較適當;Jo hnson 的解釋雖好,只是必  須校改原文,且轉彎太多。但從他的有 Staunton,Wa l ker 與 Tsch isc hwitz 。  ,由奧始立克說來本解作“不是不知道,不是不明  66 這裏原文“n o t i g norant ” 白” ,但接下來罕秣萊德開他的玩笑,故意瞭解為“不是無知,不是遲鈍,不是愚蠢,不  是 腦 筋 簡 單”(not wanting kn owle d g e g enera l ly, n ot du l l , not sil ly, not  。 譯 文“明 亮”即 含  s imp l e -m ind e d),所 以 說“你 即 使 知 道,對 我 也 不 會 增 很 多 光 彩” 有“知道,明白”與“明鑒,亮察,朗照(心明,目亮),洞曉”的雙重意義。  ,前 者 是 比 較 戰 時 所 用 的 長 劍(sword)小 些 輕  67  原 文“R ap i er and da g g er”

-79-


些的劍,後者據 S c hm i dt 與 On i ons 云,是一把不開口的、藍柄 *(用來護手的)的短劍或  匕首,專作防衛用,以之代替小圓盾(b u ckler)的——在十六世紀末年,這兩件成為一  套的武器被用來在比武裏代替原先的長劍和小圓盾。  “imp one d ”是 用 法 文 發 音 念 英 文 字“imp awn e d”(押 下 了)的 怪  68  Jo hns on : 腔,用以取笑奧始立克的做作的。 Co l l i er 與 D y c e 贊同此說。 S chm idt 則謂係 誇飾  文 體(eup hu ism)的 字 眼。 按,誇 飾 文 體 以 莎 氏 同 代 文 人 與 劇 作 家 李 列(Jo hn Lyly, 

1554 ?— 1606)的《優斐伊斯,才子的解剖》 (Eup hu es,the Anatomy of Wit, 1579)  與《優斐伊斯和他的英國》(Eup hu es and h i s Eng land , 1580)兩部散文傳奇而得  名。此種文體或風格的特點是,儘量運用意義相反的語句來互相對照平衡,甚至犧牲  文意也在所不惜,充分利用雙聲字,富於對歷史與神話人物及博物知識的隱指,極力  使 文 字 裏 彌 漫 着 優 雅 文 采 的 風 味。 奧 始 立 克 接 着 用 的“a ssig ns”(附 隸),“carria -  g e s ”(掛 絛),“ver y d ear to f anc y ”(煞 是 花 哨 可 喜),“ver y resp onsive to the  h i lts ”(跟 劍 柄 匹 配 得 挺 合 式),“mo st d el i cate”(非 常 精 緻),“of ver y l ib era l   c onc e i t”(無比新奇細巧)等都是屬於這種文體的語詞。  (“絛”亦作“縧” ,音“韜”)是什麼東西?罕秣萊德問他。奧始立克答  69 “掛絛” 道,就 是 吊 帶。 罕 秣 萊 德 說,這 名 稱 乍 聽 起 來 倒 像 是 幾 尊 大 炮。 原 來 原 文“carria -  。中文裏沒有適當的名稱可譯,我利用“掛絛”二字的聲音來傳  g e s ”也可以解作“炮車” 達原意,聊資仿佛。絛是編織成的絲帶,薄而闊的名為組,圓而像繩的叫作紃,組與紃  統稱曰絛。  70  Furne ss :古書上注釋文字印在書頁邊上。見《羅密歐與居麗曄》一幕三景  八十六行:  這卷美書裏深藏着隱晦的文意  你可在他眼睛的書頁邊上找到。  ,自十八世紀以來我所見到的有  71 關於“h e hath la i d on t welve for n in e” 十多家注釋,但都不能清除疑難,現介紹於後。 Jo hnson:這一下打賭我不懂。在十二  個回合裏,一方定必會越過另一方多於三着或少於三着。我也不瞭解怎樣在十二個  回合裏能有十二對九。這段話沒有什麼重要性;曉得打了一回賭就夠了。 Ma lone :  君王下的賭是,在一場十二個回合的比武裏,賚候底施不會超過您三着;君王是在開  賭人的原則上下的賭,有個贏十二着和輸九着的機會 [ 按,Ma lone 這句話我覺得說得  不夠清楚,他的意思據我看來是說,主動(或發起)賭比武的人好像賭錢時的莊家(the  b an k),他 那 方 面 按 原則應多贏三着,即贏十二着,要是他輸九着的話;如果我這理  解 不 錯,我 敢 說 這 對 於 原 文 的 解 釋 分 明 是 錯 誤 的,因 為 賚 候 底 旅 是 個 盡 人 皆 知 的 好  手,而且奧始立克此來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激起罕秣萊德的好勝心,故只有叫罕秣萊德  多輸少贏之理,決不會對他作多贏少輸的要求 ];或者君王(根據給罕秣萊德以有利的  地位來說)占了便宜,等於四比三。假使“他賭下了”四個字是指賚候底施的,這就解作  他是在一個預備贏十二個回合而要求對手贏九個回合的人所定下的 [ 勝負 ] 原則上下 

*Schimid: Shakespeare-Lexcion 原文爲“a

-80-

basket hilt”,故當為“籃柄”。


的賭;那比率就是十二對九。 [ 按,Ma lon e 看不准原文究竟是什麼意思,他提出三種  可能:一是國王打賭說罕秣萊德將贏十二着而輸九着給賚候底施,二是國王(他將占  到便宜)打賭說罕秣萊德可以輸十二着給賚候底施而只贏他九着,三是賚候底施打賭  說他將贏罕秣萊德十二着而只輸九着給罕秣萊德。不消說,這三種十二對九都是二  十一個回合,與奧始立克對罕秣萊德所說的“您跟他比十二個回合”那句話不符合,而  “賚  Ma l one 在這一點上並未提供解釋。 ]Ri tson 主張這場比劍一共只打十二個回合, 候底施要贏便得贏八着,而罕秣萊德則只需勝五着便可以贏;所以他分明比賚候底施  在數目上處在有利的地位,即便宜三個整回合或三着,而占的優差是八對五,那正好  跟十二對九、在他們開始比劍前有利於罕秣萊德的計數上的比率一個樣。 [Furne ss:  這個,我以為,實質���跟 El ze 所作的是同樣的解釋。按,八對五在算術上的比率並不  與十二對九相等,與十二對九的比率相等的是八對六,這是一。其次,八加五是十三,  與奧始立克所說和 R i tson 自己所主張的“十二個回合”也不合,R itson 對此未加解  釋。第三,原文這裏所說的是實數,並不僅僅是比率,故 Ri tson 對於“he hath la id  “假使在十二個回  on t we lve f or n in e”仍未能提出令人滿意的說明。 ]S e ym our: 合裏罕秣萊德被着了七次,而賚候底施被着了只三次,國王會輸掉他下的賭。 [ 按,依  此說法,分明比十個回合即可分勝負;這與奧始立克所說國王規定的“十二個回合”不  合。又,七減三等於四,這又跟奧始立克所說國王打的賭“他擊中不會超過您擊中三  着”不 合。 且 此 說 對 於“he hath la i d on t welve for n ine”亦 未 加 解 釋。 ]Mit-  (賭下了)[ 按,現代版本都訂正為“laid on”] 在  ford:[ 各版四開本原文的 ]“layd on” 各版對開本上作“one ” ,這也許是“won ” (贏了)或“on ” (在…上)的譌誤;的確,這整句  話“他賭下了十二而不是九”似乎極像書頁邊上的一句添插。可以說,講得隨便一點,  擊中不超過三着可 以解作擊中不超過多於兩着。我們也可以說,這些數目也許是用阿  拉伯數字表示的,不是用字母拼的,因而較易於被隨便改變與弄成譌誤。 [ 按,這是假  定有不可救藥的錯誤,包括把音近的字誤植,把不相干的他人添插混入本文,把阿拉  伯數字弄錯,以說明原文之無法解釋。但我們最後將看到“he hath la id on t welve  :  f or n in e”是可以解釋的,所以 Mi tf ord 這假定將被證明為不能成立。 ]《每季評論》 奧始 立 克 從 來 不 屑 用普通人的語言。“He hath la i d on t we lve f or n ine ”並不  是 他 賭 下 了 十 二 對 [to] 九,而 是 他 在 十 二 個 回 合 裏 打 九 個 賭。 國 王 把 賭 注 押 在 罕  秣 萊 德 這 一 邊。 賚 候 底 施,他 是 當 代 的 名 劍 客,得 要 給 親 王 好 多 優 差: —— 國 王 主  張在十二個回合裏賚候底施擊中了九着還不算他贏。所以在這句句子前面部分裏,  “他擊中不會超過您擊中三着”也並不解作賚候底施的擊中數不會超過罕秣萊德的擊  中數三着。在十二個回合裏,每人擊中六着會使他們比成平手,而奧始立克叫賚候底  施的超過數是他所得多於他自己的半數的着數。這數目,克勞迪歐斯打賭,不會超過  三着,使總數變成九着,而這就跟這下子打賭被表明的另一方式相符合。 [ 按,此說想  用奧始立克說話很彆扭、極勉強地解釋掉“he hath la i d on t welve f or n ine ”這  句話,這是不能令人滿意的:因為不論奧始立克說話怎樣彆扭,如果他想表達《每季評  論》所歸給他的語意,他至多只會說“he hath la i d for n ine on t we lve” ,把“on” 

-81-


當作《每季評論》所說的“o ut o f”用(這是荒謬的,證以前面兩個用“la id on ”的例子,  可 知 他 不 會 這 麼 用,見 下),但 決 不 會 說 這 雙 重 彆 扭 的“he hath la id on t we lve  f or n in e”;何況在前面一〇六行他說過“he hath la i d a g reat wa g er on your  ,又在一四八行他說過“in the imputati on la i d on h im by them” ,兩次都  head” 是“la i d on”兩字連用:故可斷定《每季評論》的說法是個無可如何的強解。此說又謂  國王主張賚候底施擊中九着和罕秣萊德擊中六着還不算賚候底施贏,這是對的;那  麼,算賚候底施輸、罕秣萊德贏嗎?《每季評論》未下結論。此說最後謂國王打賭,賚  候底施將擊中六着(十二着裏的半數)加上他的超過數三着,共計九着,罕秣萊德將擊  中六着:雙方總數將是十五着,這與奧始立克所說國王規定的“比十二個回合”不符,  《每季評論》也未能加以解釋。 ]Mo b erly: “各人將進擊十二次,直等到擊中一着:而賚  候 底 施 打 了 賭 說,在 罕 秣 萊 德 能 擊 中 他 九 着 之 前,他 將 擊 中 罕 秣 萊 德 十 二 着。 就 是  說:罕秣萊德有被多給的三下 [ 意即可以多輸三着 ],而有了這些優差他相信他會比  贏。”[ 按,十二加九為二十一,此數與國王規定的“比十二個回合”還是不符,Mo b erly  對此亦未能加以說明。 ]Tschischwitz 假定“一打”[ 十二個回合 ] 只是個不定數,而根  據二十一個回合的總數,他提供了一個煞費苦心的計算。 [Furness :關於這一切計  算,可 以 說,正 如 Clark 與 Wri g ht 在 克 拉 倫 頓 本 上 對 其 中 有 一 家 的 計 算(按,係 指  El ze)所說的那樣,它們無疑是對的,但並不能解釋這一下打賭在劇詞中被說明的方  式。 ]Ste e vens 謂,這句“很不重要的劇詞”可以去向新市場(Ne w market)騎師俱樂  部的會員們討教,“他們在這樣的問題上也許會成為最開通的 [ 原文作“en l ig hten-  ,按,似應作“en l i g hten ing”(啟發人的,解疑的)] 評注家,最成功地在這冰冷的、  ed” 毫 無 詩 意 的 計 算 的 玩 弄 裏 奮 發 有 為。”譯 者 按,總 之,新 集 注 本 的 編 者 跟 Clark 與  Wrig ht 一樣,認為以上各家的解釋都不能令人滿意,而 Ste e vens 的看法被最後介紹  來說明的是,這樣無關宏旨的疑難字句只有乞靈於打賭的內行們才有希望澄清,對此  Furne ss 與 Ste e vens 實 有 同 感。 最 後,我 們 要 跳 過 五 六 十 年 來 談 一 下 比 較 新 近 的 意  見。據 J. D o ver W i lson 教授說,國王“規定了條件”“說賚候底施必須贏得至少多  三 着(must win by at lea st thre e up)(如 一 個 現 代 的 戶 外 運 動 家 會 這 樣 說)” ,  同時賚候底施則“規定了條件”說這場比劍須得不是戰那慣常的九個回合,而是十二  個回合,以便給他較大的活動範圍,因為在一場九個回合的競賽裏要贏得多三着便得  贏六個回合對罕秣萊德的三個,不留和局的餘地,那會是優差讓得太厲害了。”這個解  釋,譯者認為有兩點不符合實際。第一,既然國王明白規定了“十二個回合” ,如奧始  立克之所口述,賚候底施還要要求“不是戰那慣常的九個回合,而是十二個回合” ,如  Wi l s on 教授所示意的那樣,會顯得不適當,是多餘的要求。第二,奧始立克,我們可  以想像,曾被指示以國王公開承認賚候底施比罕秣萊德優越(我們雖未見到國王在劇  中作這樣的指示,但在四幕七景一三〇——三四行他對賚候底施曾親口說過:  罕秣萊德回來將聽說你回了家  我們叫些人誇讚你武藝超群,  把那個法國人對你的那番稱揚 

-82-


再頻添些光彩,最後使你們相見,  賭你們的輸贏:…… 故這一點是可以意想得到的)來刺激後者參加這場比賽,而且為達到目的起見,又加  上賚候底施自己再行讓步的侮慢的浮誇,方為合理:因此,由他來要求給予他自己“較  大的活動範圍” ,以及要“贏六個回合對罕秣萊德的三個,不留和局的餘地”使他害怕   3

3

會給罕秣萊德太多的優差,便會與劇情發生矛盾,而如果由奧始立克代他說給罕秣萊  德聽,便會減弱挑戰的勢頭。現在來說明譯者的見解。平常一場比劍的雙方,假使他們  認為彼此勢均力敵,會一共比十二個回合。若是甲贏了六着而乙也六着,他們便比成  個和局。若是甲贏了七着而乙只有五着,甲就比乙多贏了兩着。但在現在這場比賽  裏,國 王 要 他 們 賽 總 共 十 五 個 回 合,賚 候 底 施 贏 得 超 過 罕 秣 萊 德 的 着 數 的 三 個 回 合  (即賚候底施的“多三着”),因為當作是給公認為較弱的一方的便宜,所以是不算在那  十二個回合裏的。那就是說,假使賚候底施贏了九個回合而罕秣萊德贏了六個,他們  會被認為顯示了他們所被指望的彼此間的膂力與技巧。國王似乎曾對賚候底施這樣  說過,“你給罕秣萊德三個讓着(即優差,o d d s)作為額外的 回合,我可以對你下賭你跟  3

3

3

他會比一個六對六的平手,但不會多贏他。”然而賚候底施自以為他在這技藝上遠遠  高過罕秣萊德,打賭說他將贏十二個回合對罕秣萊德的三個,而不是國王所說的他贏  九着對罕秣萊德的六着。他這樣多賭三着,或多讓優差與罕秣萊德,目的是在刺激後  者 的 好 勝 心,使 他 不 得 不 應 戰 比 武。 到 了 這 裏,原 文 的“he hath la id on t welve  f or n in e”(他賭下了十二而不是九)就明白了:這個“他”是賚候底施,國王想要他贏  九個回合對罕秣萊德的六個,他說他可以賭下嬴十二個回合對罕秣萊德的三個;故原  文“t we lve f or n in e”應 解 作“他 將 贏 十 二 着 或 十 二 個 回 合,而 不 是(f or,即“inste -  ,並不解作 Jo hnson 或其他  a d o f th e king ’s ”)國王相信他會贏的九着或九個回合” 人所說的賚候底施贏十二着對(to)罕秣萊德贏九着,或相同的算術上的比率等。這解  釋我信能最後廓清歷來的疑難;騎師們則未必能解決問題;至於癥結的消除則我信不  僅有關打賭,且對於劇情及賚候底施與罕秣萊德之互相影響當有所闡明。  72  Jo hns on :這象喻我未見其特別適當。奧始立克做完了他的事纔走。原文  “r uns away ”可 改 為“ran away” ,意 即“這 傢 伙 從 他 出 生 時 起 就 總 是 無 事 瞎 忙” 。  ,因此可以假定他只是個半成形的廷  Jennens :奧始立克不久將被稱的“小奧始立克” 臣;而在這田鳧(lapwing)的象喻下,霍瑞旭取笑他說話魯莽與妄自尊大——他在夠  格以前先擺出了一副廷臣的態勢。 Ste e vens 與 Ma lon e 都自莎氏同時文人的作品中  援引例子,說田鳧一經孵出來,便會頭上頂着蛋殼跑走。 Clark 與 Wrig ht(克拉倫頓  本)云,[ 除代表過於性急外 ],田鳧也是不誠實的表像,因為它有個習慣在離它的窩老  遠處鳴叫,以引誘闖入者們不去侵犯它的窩。奧始立克稟性既孟浪而又不誠實。  ,S chm i dt 與 On i ons 都解作“推測,推斷” 。尋繹上文來  73 原文“c o l l e cti on” 意,我們知道是在說奧始立克是個庸俗化的優斐伊斯,只學得了些周旋應對的外表或  優斐伊斯的皮毛,便依樣畫葫蘆來一套,結果卻極投時好,但因為是皮毛,故總不出一  知半解,似是而非。因此,譯文作“想當然” 。 

-83-


(愚蠢的與簸去糠粃的),各版四開本  74 各版對開本作“f on d and winn owe d ” 作“prop h(f)an e and trenn ow(n)e d”(庸 俗 的 與 非 常 有 名 的)。 War b ur ton 校 改  前者的“fond ”為“f ann’d” ,意即“揚去糠粃的” ,與後一字連起來的這短語可譯為“揚  清與簸淨的”明智之見。 Jo hnson 校改四開本的讀法為“san e an d renowne d ” ,並解  釋道:這些人沾上了時下的口癖,淺薄而輕易地作浮泛粗略的談話,一種時髦的空談泡  沫似的想像其辭,那卻能使他們通得過最精選的、嘉許的 [“approving” ,似誤,按應作  “approved” ,公認為好的或合理的 ] 判斷。 Jennens 從四開本。 Steevens 謂,對開本的  “愚 蠢 的 與 精 察 的”言 論 和 四 開 本 的“庸 俗 的 與 正 直 的”言 論 都 含 有 對 比 的 意 義。  Ca l d e c o tt 解對開本讀法為:一切判斷,不光最簡單的,也包括最明察智慮的。 Tsch-  l s c hwi tz 主張校改對開本之“f on d”為“pro f o un d”(深沉的),說像奧始立克這批人好  像是一堆深沉、精篩過的麥子裏的粃糠。 Hu d son 認為意含諷刺:言論想入非非地漂  亮,簸淨了常識的粉末。 Mo b erly: “一套泡沫似的言辭,永遠只宜於表白最荒唐、最  過分琢磨的想法” 。  ,或許最忠實的譯文應作“來得吉祥如意” 。  75 “In happy time” (Corn h i l l Ma g z in e, 1856 年 10 月號) :這句話是莎氏相信預兆  76 《麥山雜誌》 的簡單的、亦即最有力的證據之一。在他提供給我們的所有例子裏,可以得出的教訓  是,那警告被忽略了,惡運當即下降。起初我們也許以為罕秣萊德的感覺是自然的。  他發覺了國王的毒計,而他知道他自己的反計不會長久保持不泄。但分明在要他對  賚候底施比劍的挑戰裏,他並不疑心有什麼。他從未稍一檢視過那些鈍劍,或衡量過  它們的長短,而是順手撿起第一柄來就算,將長短無條件地加以信任。剛在不久前,  當霍瑞旭警告他時,他曾說“眼前這間隙屬於我” ,他分明指望一切事會符合他的意  思,一直到消息從英格蘭傳回來。  77  Jo hns on 基本上從各版四開本(這經稍微校訂,在現代版本上是“S inc e no   man , o f aug ht h e leaves, kn ows ”),並解道,既然沒有人知道他所離開的那情況  是什麼,既然他不能斷定以後一些歲月將產生什麼,為什麼他要怕早一點離開生命?  為什麼他怕早死,這個他不能判定是快樂的排除,還是災禍之攔截?我鄙視對預兆與  徵示的迷信,那在理性裏或虔信裏都無根據;我的安慰是,除非上帝命令,我不可能墮  毀。  78  Jo hns on:我但願罕秣萊德另作些別的申辯;對於這樣一個勇敢的或高貴的  人的性格,藏身在假話裏是不適宜的。 S e ymo ur 相信下面從“這裏的眾貴高無不知”  起到“瘋狂是他的仇敵”止是旁人的添插。  79  Ste e vens:這是對古怪的榮譽感的一個嘲諷。雖然在感情上已滿意,他還是  要向武道中的老輩們請教,若講虛矯的榮譽他是否應對罕秣萊德的屈服表示滿意。  80  Cowd en-Clarke:自以為了不起的易感者之僵硬,氣度偏狹者的急急於保  持人家的好評,只願作社會權利的主張而無視自然的友愛,矯飾的而不是真正的士君  子——這一切都在賚候底施身上可讚賞地體現出來了。  “我瞭解陛下照應我叫我有幾着讓着;可是儘管那樣,我怕我還是  81  Mo b erl y:

-84-


比較軟弱的一方。不,國王答道,你們兩人的手段我都見過,你所得的讓着將抵消他  在巴黎的進步。”  “既 然 要 是 他 贏,他 將 會 得 到 的 賭 注 比 要  82  Jennens 解“b etter ’d …o d d s”道: 是他輸,我們將得到的賭注來得好,所以我們占了便宜,即我們毋須擊中像他那麼多  着。”Ca l d e c o tt 解“b etter ’d ”為“大 家 對 他 的 估 計 比 較 高” 。 D el ius 跟 上 條 注 Mo -  b erly 所言相同,謂“b etter ’d ”係指賚候底施在巴黎所得到的精練。譯文即從此。  ,非常珍貴,只在王冠上可以見到。  83 原文“un i on”為“精圓大明珠” 84  Ste e vens:假裝丟一顆珠子到酒鍾裏,國王可以被假定為下一服毒藥到酒  裏。罕秣萊德似乎疑心到這一層,故當他���來發現這毒藥的效果時,便嘲弄地問他,  “你那顆明珠可在?”  85  El ze:賚候底施區別“中一下”與“碰一下”不同,承認他是給碰到了,但未被  擊中。  86  Ma l one 與 Co l l i er 都 認 為 扮 演 罕 秣 萊 德 的 是 褒 貝 琪(R ic hard Bur b a g e, 

1567 ? — 1619 ,名伶,莎氏同事),後者且引用他死後的《哀歌》裏有這樣兩行, “小罕秣  萊德,雖然只是呼息短,將不再為他親愛的父王喊‘報仇!’”以證明胖的是飾這位太子  的 原 演 伶 人。 Cowd en-Clarke 從 劇 本 文 字 裏 舉 了 五 點 證 據,說 胖 的 是 罕 秣 萊 德 本  人,不是扮演他的伶人。譯者覺得這些證據都未免牽強附會,故從略。  87 “G o o d madam ”Mo b erly 謂應解作“多謝,母親!”  88  Cowd en-Clarke:這一下忽動憐憫的徵象,不僅是賚候底施性格裏聊資贖  罪的一筆(而莎氏,由於他的寬弘的容忍與對人性的真知灼見,喜歡將這些贖罪之筆  給 與 他 的 甚 至 最 壞 的 角 色),而 且 也 在 這 年 青 人 早 先 已 決 心 以 奸 險 之 術 取 親 王 的 性  命,跟他後來暴露這一奸謀之間,形成了一個有智慮地插入的環節。從存心作惡,當  這樣一個陰謀的代行人,到供認它的悔悟的坦白,這其間道德上的變動會顯得太劇烈  與太突兀,假使作者不用慣常的巧技介紹這良心上的半譴責作為聯繫點。  89  R i ts on:你對我戲耍像在跟一個小孩子玩。 Hu d son:這是描繪手法的一下  沉靜的、可是極意義深長的筆觸。賚候底施不在努力比劍,這是他鈍劍尖頭上的良心  在叫他不這麼做;而這效果罕秣萊德是覺察到的,雖然他做夢也沒想到那原因。  。此外為 R owe 所  90 各版四開本無導演詞;各版對開本作“於亂鬥中彼此換劍” 加。關於兩柄劍怎樣會互相交換,有以下幾種說法。 S e ymo ur :在擊劍中一個格鬥者  要奪去另一個的劍時,通常的辦法是用又快又重的一格將對方的鈍劍打落地下;罕秣  萊德做了這個以後,也許是由於他秉性和藹,把他自己的鈍劍遞給了賚候底施,一方  面他彎下腰去將對方的鈍劍拾了起來;而賚候底施,他只是半個壞蛋,沒有能躊躇不  去接受這安排,也的確沒有時間去考慮避免此事。 M. C.:罕秣萊德在下一回合裏受  傷之後,賚候底施應控制住他的鈍劍。這樣差一點被解除武器時,罕秣萊德應奮發起  來攥住賚候底施的劍。這樣,雙方都一同握着兩柄武器,而在分開時各自便留着那把  他握得緊些的劍。這樣一來,交換便很容易發生。雙方都不知道這情形。罕秣萊德不  感覺這事的重要性;但賚候底施見到他自己的迫切危險。恐怖,後悔與羞慚會使他在 

-85-


下一回合裏戳擊得鬆懈了,而就在這一回合裏他受了致命傷。 Tie ck 這樣解釋兩把  輕劍的交換情形:舞臺後部有一隻桌子,上面放着輕劍。兩個比劍人各以一柄,戰了  一個回合,把它們放回桌上,談話佔據着兩個回合之間的稍些時間。這時候國王命奧  始立克或別的廷臣偷偷把劍交換一下,於是有毒的那柄歸了罕秣萊德,而他就拿了起  來。因為國王他的性格始終是一致的,不能允許賚候底施活下去,他剛帶領過一起叛  變,而且秘密參加了對罕秣萊德的整個陰謀。 El ze 則以為在亂鬥中兩把劍都掉在地  上,在撿起來時偶然換錯了,而賚候底施因過於興奮,罕秣萊德則太不多疑,故都沒有  注意到這個交換。 Heussi 認為這件事整個說來不大重要——處理這樣的事,伶人們  無論如何比坐在書桌旁的學者們要較為靈敏:觀眾毋須很清楚地看到真有一次交換。  比劍雙方變得異常激動,一個觀眾在遠處說不上來在亂鬥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這就  夠了。結果使這件事夠清楚的了。在 Tom Tay lor 的演出版《罕秣萊德》(1873)裏有  如下的導演詞: “賚候底施傷罕秣萊德;後者格落彼之鈍劍而奪得之。”在罕秣萊德“不  用,再來吧。”後面:——[ 彼投一鈍劍與賚候底施,但誤留其向彼所奪得者,且以之傷  彼。 ]”在 E. B. H 之《罕秣萊德研究》 (1875)裏,這一段是這樣的:——[ 賚候底施傷罕  秣萊德,後者報以格落其鈍劍——賚候底施旋為免被擊中計,向彼撲去,並扼彼之鈍  劍——彼等掙扎。 ] 國王:分開他們!他們動了火。 [ 罕秣萊德捨其在賚候底施握中之  鈍劍而撿起地上之毒劍。 ] 罕秣萊德:不用,再來吧。 [ 怒刺賚候底施而傷之,彼倒地。 ]  91  F. J. V. :這種鳥是訓練來誘陷別的鳥的,不過有時候它在彈簧羅網附近昂  首闊步走得太近了,便會自己陷進去。  92  R o hr b a c h:克勞迪歐斯的臨終話表示出他的特性:他說他不過受了傷,雖然  他知道戳傷他的劍是上了毒的。他便這樣對於他所有的,他的性命,堅持不放,要等到  罕秣萊德把毒酒灌下他的喉嚨。直到他最後一息,他是強力與急斷的典型。甚至他  的死,他的最後一步,也是迅捷而堅決的,正如他行動的風格總是那個樣。  93  Mo b erl y :這惡毒的毒藥就是你說你放進去的那顆珠子嗎?  94  Ca l d e c o tt 謂,罕秣萊德先中這烈性又急性的毒,等到賚候底施受傷中毒時  劍頭上的毒藥當已被罕秣萊德的血所沖淡,故論理他應當後死。 Furne ss:也許罕秣  萊德給了賚候底施以致命的一擊,以還報他所給與的輕傷,而那是他 * 所一心所欲的。  所以賚候底施死於傷,罕秣萊德死於毒。  95  Heath:即,激得我報這仇恨。 Ma son 認為這句子沒有說完。 L e ttsom 謂似  解作“使我作此推舉” 。  96  Clark 與 Wri g ht(克拉倫頓本):若罕秣萊德前面的話被他的死所打斷,這  句話由霍瑞旭說來比較自然。 Mo b erly:對於罕秣萊德,沉默之來將如最歡迎最親仁  的良友,如舒徐之於為行動所苦的靈魂,如從紛繁衝突的動機中得到解脫,如悠然自  得於搜出了一切問題,如從苦思中找到了適當的字句所獲得的釋放;作為永生的唯一  的語言,無艮的僅此真正的傾吐 **。譯者按,罕秣萊德奮厲他的霜鋒不但已誅滅盤踞在 

*據原文,这裏的“他”指賚候底施。 **原文:“the only true utterance of the infinite.”

-86-


丹麥寶位上的毒虺,且也廓清了滿天的黑氣,使天日重光:他該多麼躊躇滿志,含笑於  泉下!  97  Ma l one :此係 指先王罕秣萊德被他的兄弟所弒殺,在他和葛忒露特的亂倫  結婚前。  ,S chm i dt 訓“意外或偶然的天道罰罪” 。  98 原文“a c c i denta l ju d g ements ” 99  D e l i us :上一行指朴羅紐司,這一行指羅撰克蘭玆與吉爾騰司登,他們是罕  秣萊德被迫(“f orc e d”)叫他們死的。 S chm i dt 釋“f orc e d cause”為“橫暴的原因(或  動機)” 。  ,Ma lone 解作“一些被人記得的權利” ,S chm idt   100 原文“rig ht of memor y” 釋“一些活在人們記憶裏的權利,傳統的權利” 。按,福丁勃拉思在這裏說得很含混、很  隱晦是對的,因為他在這樣的場合不便急於說“我要繼承王位了”:這有關他的性格,  也有關作者與讀者們對這篇戲劇詩的感覺。 

-87-


hamlet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