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幻川感應篤真講

李印

鸛光 耋大 士師 作 序

」l

!

!$ 鍵

驟 ∞

?D}


∣寥

漸 翮

應篤真講

李印

鶴光 言大 士師 作 序


呂新吾∣五五

舊序

唐湘清∣﹦一

印光大師太上威應篇直講序∣印光大師∣╴

宗 旨

新序

太上咸應篇直講

印 本 書

呂新吾好人歌

重印太上感應篇直講序 重 論


久信行受B太 行奉之持誦上 不七╴╴╴賓 倦年年月遍討∣∣

可七壽幅滅感 成祖命祿罪應 佛昇綿彌消之 祖天延堅愆篇


印光大師太上感應篇洹講序

人性本善,由對境涉緣,不加檢察,遂致起諸執

著、好惡’種種情見’以埋沒本性者,比比皆是。由

是古之聖人各垂言教,冀︿人依行,以復其初。其語言

雖多,總不出格物致知,明明德’止至善而已。所言

格物者,格、如格闔,如一人與萬人敵;物﹑即煩惱

妄想,亦即俗所謂人欲也。與煩惱妄想之人欲戰,必 序


各害’不以類聚,頗難取法;而未多讀書者,更無因

;五經、四書,皆成範也。但以文言浩瀚,兼以散見

妙無以加。然欲常人依此修持,須有成範,方能得益

善;最初下手,今先從格物致知而起,其所說工夫,

偏應萬事,涵養自心乎!是以聖人欲人明明德,止至

愛親、敬兄、之良知亦失之;尚望其推極此良知,以

日用之中,不加省察檢點,從茲隨物所轉,或致並比

親、敬兄、之良知.,非由教由學而始有也。然常人於

能格物?致者,推極而擴充之謂;知,即吾人本具愛

且二番剛決不怯之志,方有實效。否則心隨物轉,何


奉為典型也。太上威應篇,撮取惠吉、逆凶,福善、

禍淫﹑之至理,發為掀天﹑動地、觸目、驚心、之議

論。何者為善?何者為惡?為善者得何善報?作惡者

得何惡報?洞悉根源,明若觀火。且愚人之不肯為善

,而任意作惡者,蓋以自私自利之心使之然也。今知

自私自利者,反為失大利益,得大禍殃,敢不勉為良

善,以期禍滅福集乎?由是言之,此害之益人也深矣

l.故古之大儒,多皆依此而潛修焉。清’長洲’彭凝

社,少奉此書’以迄榮膺殿撰’位登尚書後’尚日讀

此書,兼寫以送人,題名為元宰必讀書.,X釋之曰, 序


俗,最易感人。香濤居士’出資千圓,排印廣布;亦

直講一害為能普益’然文雖淺顯,詞甚優美,淺而不

同觀之最上善本,而不甚通文之婦孺,猶難領會。惟

深宏楊’惜非博學之士不能閱。次則彙編,實為雅俗

。此書註解甚多,惟清﹑尢和、惠棟之箋註,最為精

身,圓福慧以成佛道;況區區成仙之人天小果而已乎

心行之,則可以超凡人聖,了脫生死,斷三惑以證法

其人之性質。比書究極而論’止乎成仙.’芳以大菩提

不讀此書。其發揮可謂透澈之極,然見仁見智,各隨

非謂讀此書,即可作狀尢宰相,而狀尢宰相,決不可


有同志各相輔助,願今此書周偏寰宇。庶幾人修十善

,家敦孝弟;知禍福之惟人自召’善惡之各有報應’

則誰肯為惡而召禍乎?此風一行,善以善報,則禮讓

興行,千戈永息,人民安樂,夭下太平矣。願有財力

智力者,或廣印以流布,或說法以講演。俾未失本性

者,愈加純真’已失本性者,速復厥初,其為功德, 何能名焉!

一九一一八年歲次戊辰


新序

︷︹

乘說教焉。人天凡乘,世間之因果’易見者也;菩薩

者,常人僅能見其顯者近者而已。夫如是’佛始分五

惟其事有顯有隱,有近有遠,智人能明其隱者遠

成法為果,凡呆之成,何莫非由因緣也。

者果之四緣’乾坤萬象,九界萬事,括而名之曰法,

內典有之..﹁萬法因緣生﹂。因者果之前因,緣

重印太上感應篇洹講序


聲緣聖乘,出世間之因果,難明者也。以眾生根器萬

殊,權實必契乎機,是權為藉之以顯實’五為導之以

歸一也。若必專談一乘,不設方便,猶不梯而樓’不 花而果’其能登之人’能結之木,幾何哉。

太上感應篇者,道家勸善之害。其文’尚樸不事

浮華;其言,舉事以明功罪;婦孺能喻,雅俗不傷,

苟非至頑至癡,聞之未或不興趨避之心,其輔世間風 化’開人天之路,豈曰小補之哉。

吾教拘墟之士,以其為有漏之業,且言自教外,

多藐而忽之,甚則譏淨宗印祖,序而流通。噫!未之 序


/\

’當世尊將人涅槃之際。嗚呼!華嚴法華兩大經王,

嘗思地藏本願經,所說大都世間因果,考其時教

得不宜作津梁乎?

。夫欲,惡事也,尚可借作勾牽;是篇’善言也’烏

其善也,與其進也。如斯,則善吾善之,進吾進之也

篤文廣義。一大藏教,每有不輕婆羅門之誡’莫非同

也。昔漓益大師’嘗治周易盂子;夢顏開士’著有陰

他人有善,贊而成之,契機隨緣,正大權之所以普攝

之,得非為佛乘之津梁歟。況佛事門中,不拎一法,

思也。其肯為有漏善者’已涉人天之乘,再善誘而進


距時幾酉十年’其間開演群經,何止恆沙妙義,而後

復懸懸於因果者’寧無深意存焉。縱觀今之宿學,每

學進而道退,辯給空有,而緲及因果,甚則恥出諸口

,浸尋有撥無之概。學風如是,反不若未及門者,謹 愿有功。世尊後說地藏’或古今有同慨耶Ⅵ

予友金夭鐸學士’淨宗篤行人也,其先世為名宦

,恪奉是篇,並遣噶學士,印行勸世’學士徵序於予

’予曰:孝哉!是能行先人之志者也。繼而問曰:伊

誰之贈?曰贈信之者。予曰否,未若贈昧之者,蓋信

者必有行,如健夫復知攝生,可緩與之論醫;昧者或 序


一九六四年癸卯仲秋稷門李炳南識於寄嫗軒

Ⅵ予復莊辭以堅其信,獲報曰諾諾,遂欣然而為之序。

,已近撥無矣,予故曰未芳與昧。學士瞿然曰:有是哉

珍域,一其緣生,非芳指心見性,吾教獨宗,斥彼之言

升墮是心所造也。此怠敬之機,寧不畏哉!況因果不有

夫因果不落不昧,二﹣-口之升墮,誡以言為心聲,而

’與之醫藥’尤應先之X先也。

睨大談,墮豁達空,是謂昧中之昧’乃病將及膏肓者

藏、誦萬愒’未破半箇蒲圉,未斷一貫念珠,輒爾高

邪見’如虺弱而膺沉荷’不可緩於藥石也。至有通三


o』i

恥禁微邪几乏勸氏之

道冶之本也

修 ’}’

禮 牙了 l>0

飾 ’』﹑


序諭

唐湘清

惡者,蓋以自私自利之心使之然也。今之自私自利

?洞悉根源,明若觀火,且愚人之不肯為善,而任意

為善?何者為惡?為善者得何善報?為惡者得何惡報

善禍淫之至理,發為掀天動地觸目驚心之議論’何者

印光大師說:-∣太上咸應篇,攝取惠吉逆凶,福

重印本書的 =加匕日

,反為失大利益,得大禍殃,敢不勉為良善,以期

者作


禍滅福集乎!由是言之,此害之益人也深矣。﹂X說

:﹁此書究極而論,止乎成仙,若以大菩薩心行之,

則可以超凡人聖’了脫生死,斷三惑,以證法身’圓

福慧以成佛道,況區區成仙之人天小果而已乎。﹂從

上述寥寥數語,可知印光大師對於太上威應篇的償值

,是如何的讚揚,如何的推崇!可是佛教中高深的經

典太多,大家不兔輕視這本淺近的書,因而忽視印光

大師的遣教,佛教徒很少有誦讚太上感應篇的人了。

我也不能例外,早把這本好書束諧高閣’直到一九六

四年,曹患嚴重的目疾’坎坷之中’不免煩惱叢生, 序


為基礎’發揚善惡因果的至理,印光大師生前創辦的 弘化社,每年大量流通太上感應篇,或許有人要問: ﹁學佛的目的’是要出離三界,太上感應篇的天地神

祖師,實非偶然。威應篇的特色,是以敬畏天地神明

知灼見’不愧為我國佛教界第一流的高僧,成為一代

有’因此我更欽敬提倡這書的印光大師’確實具有真

,從此每日讀誦,精神日益爽朗’身心愉悅,得未曾

的,連讀數日,竟平息了平日無法控制的很多大煩惱

,才把久束高閣的太上感應篇拿出來細讀,出乎意料

自愧學佛三十年,對於洶湧而至的煩惱’竟無法控制


明,尚未出離三界’怎麼值得我們尊敬呢?﹂不錯’

佛法是要眾生出離三界,印光大師是一位傑出的高僧

,一生說法弘化,也是上承佛旨,救渡眾生出離三界

的苦海,可是我們要明白,並不是教我們廢棄三界的

一切,或藐視三界的一切,我們學佛,在沒有出離三

界以前,遠應尊重三界的秩序,遵守三界的法紀。倘

芳認為學佛可以藐視三界中的一切,那麼請問你在馬

路上行走,是否可以輕視交通警察是三界中的凡夫?

因而橫衝直撞,不尊重交通警察的指揮呢?這樣豈不

要造成交通秩序大亂,車禍橫生的惡果呢?生存在三 序


︿

↗、

。很多人不肯行善,偏要作惡’最大的原因,是由於

風氣,連佛教內部的風氣’也有發生不良影響的後果

窮,這證明排斥或藐視天地神明’不僅不能改善社會

之中,佛門內轟動社會損害教譽的不幸事件’層出不

’影響所及,從一九五○年至一九六○年,短短十年

大師提倡讚揚的太上感應篇,幾乎已被逐出佛教大門

三界’竟要排斥夭地神明,藐視夭地神明,以致印光

萬分的尊敬呢?可怪少數學佛的人’自己遠沒有出離

秩序的天地神明,比交通警察更高出萬倍,怎可不知

界之中’交通擎﹣﹣察尚且要尊重’何況維繫宇宙間無形


天良泯滅’所以要敬畏夭地神明,激發天良,才能使

人不敢作惡’樂於行善,試觀歷史上的德育故事’漢

代的楊震’因敬天而拒收賄賂,宋代的王日休,因敬 天而拒絕邪淫,種種美德,都由敬天而來,所以敬天

畏夭,是百善的根基,無法無夭,是萬惡的禍源。因

此印光大師的遣教’是以敬畏夭地神明’作為做人修

養的基礎,進而上求佛道,念佛求生淨土’出離生死

輪迴的苦海。遠有很多人輕視太上威應篇,認為僅是

人天乘而已,殊不知佛乘雖高,應以人天乘為基礎,

做人沒有做好’如何能成佛,行遠自邇,登高自卑’ 序


/\

佛的外道’五花八門,名目繁多,其信徒之眾,聚會

回教﹑道教.::.等等正式宗教以外,遠有很多似佛非

上,民眾的宗教信仲很複雜,除了基督教、天主教、

不但不排斥佛法,且內容很與佛法相今,現在的社會

基督教等各種宗教,將永斷學佛的機緣’太上威應篇

可視為人夭乘,但他們都是不肯接受佛法,人們信了

佛的初基礎,雖然基督教、回教等各種宗教,或許也

乘,我們也絕對不能予以輕視’因為從此可以奠定成

學,又如何成為博士?所以太上威應篇即使僅是人天

萬丈高樓﹜應從平地做起,博士雖高深’倘無讀過小


之盈

往往超過佛教,我們╴檢討各種外道蓬勃滋長的

原因’由於物質文明發達的工業社會,人們對於宗教

信仲的需要,日益迫切,但佛教的理論太高深’多數

人難以領悟,因此渴求心靈修養的人們,勢必紛紛投

人各種宗教之門,今天我們要遏阻各種外道的滋長,

只有弘揚印光大師的遣教’以敬畏天地神明,作為戒

惡激善的做人基礎,進而上求佛道’念佛求生淨土,

人人易懂,人人易行’使大多數根基淺劣的眾生,不

致望佛門而興嘆之苦。五戒十善,就是佛教中人天乘

的基本修養’但事實上’因為多數人缺乏自我約束力 序


,∞座

有 受 戒

月匕 么匕

天地神明

月匕

么匕

。這樣說來,敬 田仄 夭地神明

增強自我╴約束力,使五戒十善易於實行,例如前面說 的漢代楊震,宋代王日休,他們雖然沒有受戒,但因 敬畏天地神明’前者竟能見財不貪’後者竟能見色不

所以要敬

守 戒

’大能有助於五戒十善的實行,太上感應篇這本書, 在一部分佛教徒看來,或許也只是一種平常的書而已 ’退一萬步說,感應篇即使僅是一種平常的善書,也 與基督教等各種宗教的教學’大大的不相同,因為基 督教等等各種宗教’只能止於天道,阻斷了佛法明心


見性的發展,而太上感應篇這本善書,並不妨礙學佛

,且可以這本善書作基礎,有利於佛法修學的完成,

所以印光大師提倡太上威應篇,意義十分深遠’值得

我們深切體會的’佛教的各宗’好比大學的分系’一

定要有小學中學的良好基礎,才能進人大學專攻一系

’人天乘好比中小學,一定要有人天乘的良好基礎,

再進而修學佛教任何那一宗,才可得到學佛的實益,

好高騖遠的人,人天乘也沒有學好’即侈談學唯識、

學三論、學禪、學密’往往佛未學成,連人身也不能

保持,好比一座根基不固的大廈’隨時傾倒,不亦大 序


一╴

大師的遣教,印贈這本﹁太上感應篇直講﹂,希望大

止惡行善的促進,童︿能發生較大的作用,乃遵循印光

太上威應篇這本書,語雖淺近,大益身心,對於

比理 論 更 重 要 。

此理,我們要使佛教發揚光大,事實上的止惡行善’

深美一麗,也會被世人所唾棄,漸漸至於滅亡的。明乎

教惡事發生很多,善事做得很少,不論其學理如何高

得很多,就能博得多數人的擁護信仲。反之’那一宗

實的表現而定,如果那一宗教惡事發生很少,善事做

可哀哉--「.今日世人對於各宗教的評價,常視各宗教事


家誦讀奉行,奠定人天乘的基礎,進而念佛求生淨土

,了生脫死。

夢裡明明有六趣,

萱後空空無大干。

一九七一年十一一月寫於臺北


五度如盲 般若為導

五度為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

藥者,採將

o0

般若為如理如量、適時適地的微妙智慧

日今善財採藥

-

諸法如藥 文殊菩薩

藥能殺人

么匕

月匕

活 人

〔╴╴

來。﹂善財偏觀大地’無不是藥’卻來白曰..﹁無有 不是藥者!﹂文殊曰..﹁是藥者,採將來!﹂善財遂 於地上拈一莖草,度與文殊,文殊接得示眾曰..﹁此


太上感應篇真講


太上咸應篇直講 「x乙亡人xn﹄x﹨日兮

尸弓古虫勺么

絲鵑唯豪。算減則貧耗黠璧離弗

么人爭Ⅱ印叨亡女▽尸公

一日兮么x乙亡弓〈Z虫xL一力x它日兮么x弓

卹依人所犯輕重,以奪人算紼酈

瞟警芭是以夭地有司過之神瓢箭濰鞭

︹」云一弓么一郢么史否虫﹁2

日x一L么x﹨丁一L

’如影隨形幫韃擺蒙。

p虫么

自召黏齲睪鰓B善惡之報騁霪辮

云巧尸尢u廿

厲臺︼太上曰蘿孛.禍福無門,惟人


力x乙亡么一又rx弓

q﹄Ⅱ一廿x虫

’多逢憂患鑾戀悄。人皆惡之膳刪 T一么r人它么人﹨虫

Ⅱ一〈一L勺一虫

,刑禍隨之劉聽。吉慶避之蘊膽 古T一Lp巧虫

么x弓Ⅱ一兮p亡么

瑚,惡星災之Ⅲ羈獺,算盡則死 時,就是死期。

到了年壽已減盡○ 一又一又么弓云巧勺﹨力又尸﹄Ⅱu勻

冤察芭又有三台北斗神君唁醴蟻枉離 p巧日﹄云又尸尢刃x日片F人﹨亡

掌、延 丰註死’在人頭上,錄人罪惡’ 禍、福。 太上咸應篇直講


太上咸應篇直講 一又一又么弓尸尸勻p巧

虫古尸尤一云一弓丐么

u廿「x﹨虫日

n﹨力么¢么

巨今q﹄一分Ⅱ人否

大則奪紀蠶濰蝌’小則奪算襬融

幻r叨之刀罟生丁口洞罟刀含么盎↗

,寵神亦然蕊韃﹂。凡人有過’ p么尸﹄一日弓

一弓日兮px﹨¢x之

霪﹃’言人罪過韃呼月晦之︹晶璟

尸﹄日

申曰蕪郁籲,輒上詣天曹鰓川駢纖

日勺尸﹄虫x么

人身中諜犁蘚縲刪虛︿蘚,每到庚

力火乙〈一Ⅱ一么x弓

奪其紀算叱癖。X有三尸神’在

•\


欲口﹑扯夕

求身鋰 長恕

生Z大﹟﹑ 者善小云 壽想,

先音百諍

擘蔓;

須凸事晨\ 避么宜末 之』三翡 避先種,

亡﹨力么p古云人﹨

勺人〈一弓尸

勺火竹uT一廿q一L

不履邪徑甕嚇,不欺暗室紼駙 太上威應篇直講.

非道則退杯驢驛礬鰓跡辦餞髓刪鶴而

尸力么p古Ⅱ一勻

罵善芭是道則進戀霍耀蠱罐朧薇蠻

,也算 過犯 錯大 。/l﹨

免要。共


太上感應篇直講三○ Ⅱ一力亡力﹨吼xL

吉T一兮ux

洪﹄山「﹢

積德累功騾瞿嗡。慈心於物髦聲 虫xL丁一么一又云一

竽忠孝友悌羈嫦辭紳鱗。正己化 日兮

Ⅱ一﹄吼xTu吼xY

人鰓鼯拆,矜孤恤寡蠟翱蹣亨 Ⅱ一L竹么「x巧一又

/一nⅣq﹄虫丁uL

弓x﹄才火L兮么nx一又

敬老懷幼牖絨維。昆蟲草木’猶 勺x弓亡尸尤

不可傷解。宜憫人之凶翱鱔脯, 竹古日勻虫尸弓

Ⅱ一日兮虫Ⅱ一

樂人之善鰓剽。濟人之急緻鸛孀


云lR占J引、(﹨么

云lU、曰」、引.P﹢J

︽羈↙N迴≡百芸婁彗苧︽頤﹣<Ⅳ咋︽

畝罰引』S﹨卞﹚云l仆dr引L由﹁引L

·r*

晶D小/咋︵頤↙N*︽晶『oγ* r*引‧投□J.P曰xu﹑

﹢J↓Jl喂『Ltr

≦鄗蕊語≦纖。愕瓣﹣<噪乓塑鑤︽畏 F口tr云lN▼喂

『L弒□xr*n【r

憑D叱岳鑒謹墨。唧蠅嗨咻譆墨縣騾:﹦ 蠟*衫‧P犬}J﹀■『L輒

蝶Ⅶ掛令宇綿蠻零≦。啾雌愕駟吧≡鑾 『LⅨ、︾犬u□.x∣J云lJ

l|l

︽咐囉鞭皺瞿亨鑾綁磐二濰二篷﹂。逞 假H罈變紲Ⅷ濰


瑕H遢彎瓣例聽

|llIl

肛嗤-﹣

逛。

·•Jltr

國畏特辮譯套黝:︽獄↙昤叫孿逞挈箠 (

﹑J*﹜J*衫『L㎡□‧』﹑□」﹑云l中云lJ引

U*余*﹑Jx↙引

引Xu

【鑿驛籀】芒聘邶↙︽﹣<知轉﹨﹨/益韃。喂 F蜊∣『x剖

『L」﹑︽l乩*↙引

涮逕w二螳︽)哩韃魍N擇霎朧:︽鷗 ﹂l中口t』、引

『LJF∣U、M、﹛J云l

羔刪Ⅳ重雷≡嘿攤﹦綞緇捱w鼴驢寧 ﹑J*}JP*﹜Jrl﹑﹄J

。枉鞏數搔雪龍礬︽挺﹦估糾〈寰警鑒


口〈一又云一弓丁一弓坐咨

㎡〈牙么工弓夢﹄

力尢灼一一

率欲求天仙者鋪辮聽,當立一 〈一弓么弓勺巧尸弓

﹄﹢踟

千三百善;欲求地仙者黜藕露’ 力尢灼一么弓勺巧尸弓

當立三百善。 4又「火乙亡﹨一儿力xL

」台丸﹨茹L日兮

興惡芭苟或非義而動鑾辦聽。昔埋 儿丁一L

而行鼯率以惡為能醉慝懿。忍 一時p﹨b一尢尸弓

px它圬弓「听

作殘害錨嚼,陰賊良善諱川,暗 太上咸應篇直講


太上咸應篇直講 刀Ⅱu﹄〈丐

n弓〈一T一弓尸上

尸兮竹一pu么

芍x尤虫x人尸

Tux虫Y人﹨

T一尢勺﹨吼人听一

¢尢〈一尢勺x日﹄

尸亡﹨勺x

咎囿黨捍,向背乖宜蹦韃鈐雩‧虐 力尢

于狠戾白用雛嗯縷蘇。是非不

ⅡxLⅡ一廿Vx么〈一兮

攻訐宗親黝覲嚼。剛強不仁饅製

虫火么xLT口廿

諸同學聽。虛誣詐偽嶸驪羅M,

〈一么x乙尸

其所事韜記懿。誑諸無識囌評謗

久研

刁u廿

勺尤

侮君親籮懿﹣了慢其先生繃嗎’叛


﹂l>﹀n︾x~』

隸Z(rL禦﹂l褂

N、ltr

F﹣岳悍鰓鼴韆附耦H帳血韃籮霎醮 『L吠」、‧r*︾tr

﹀lJ亡l聿蠣Itr亡l」﹑

耦鷓繼旱。啾國愕逼譯媽≡鑒籃:︽紲 n㎡‧r*﹂I弒

几R愣分lU↙1

瀚牒送望≡=繃F鑒宇。聯塽昭函鑿E跚 節輒余﹑﹠﹑︾如引q

『L>曰」、﹀口﹦r俸

箠字﹦聯燼圃崧匡齲囉垂。恤F垣〈糕嘟 FlJ云l*︾*

繃乓︽串㎡嚥州蘿譬。鞘﹣<岳靈朧

∣ll憚

︽瑾要昱旦霎朧三酗。恭篷蒸雲

假H罈彎瓣側聽


太上咸應篇直.講.

寡鑒 穀

虫么女巧丁一弓

竹一么吼人勺一

棄法受賂韉縑翳崢以

▲PT尸釙h沁」

正排賢獅鱷Ⅱ。凌孤逼

-

虫吼x它勺x¢巧

」〈ux﹨虫

以曲為直髒騁縣聯。人 Ⅱ一弓尸Yu一Y,x

虫尸弓勺xx﹨

。知過不改齲’知善不為蘚。自

〈一Lx﹨虫x么

輕為重懿嗎。見殺加怒露礙Ⅲ駛蚪

虫x﹨〈u

人誠

直為曲

貶二 09

服死 的投

p人﹨一勻云Y

u止么古亡尢尸人

罪引他鸛戀孵,壅塞方術懿總輪

F

$ 降殺


尸弓勺尤尸LT一弓

u弓日﹄一又尸

〈一﹄竹一止力么力亡

亡Y虫Ⅱ一L〈一

尸尢云巧

削。訕謗聖賢翹韉。侵凌道德鼬孀 尸亡亡﹨虫火p又

升射飛逐走韉撼γ發螫驚棲讖 云一弓丁u廿亡x1么

爵愛填穴覆巢蝸鸛韉齡嚀傷胎 艾乙灼x弓

破卵蘿罹黝字願人有失蘿剩, 「人﹨日﹄1L¢xL

火﹨日兮p弓

毀人成功怕融鷓。危人白安繃胤螞 Ⅱ印劻﹄朴︽」苦

縣籠,減人白益勰甽磯綁。以惡 太上感應篇直講


瑕H趨彎瓣惻鑣lll﹤

1d1﹑JU↙︾xJ

J、l□」\引

呷歟羅墨乓鼯:︽香噥躂<隧雲唏蘸: ﹀l中□」﹑引N、J

云l中曰」﹑引

。韉﹣<州猥雩罵憲駑懿≡詰罪︽韃↙Ⅳ F∣J□」﹑引﹑弋▼弒

L&d」﹑﹂沁↓Rk

︽l□﹣r

唧雲霆囂。帶↙﹨﹨/躊鱔霹=︵症↙N Ⅵ

﹀l」﹑曰﹣r~J*lo曄

擒箠鼯霞≡。粱﹣<齜蕊≡霆鷓鑒。鸛﹣< ︾*□↑x

﹑﹄乩引P‧X∣J*∕

啦叵毒賄蹦面睪蠹︽迦﹣<在帆碧戡≡=﹦ 引*□」、x衫U衫

盎↙鞭揣護鼴云。咧惱造僵逶霍逕蝗:


日大日﹄﹤一又尸止

勺巧日兮n一么Ⅱ一Y

,辱人求勝聽鴃伽。敗人苗稼膽 冥乙日﹄「x兮一勻

4又亡人儿Ⅱ一么

確,破人婚姻鷓嘰。苟富而驕鉚 仳才n孕↙x水

翱辭覲,苟兔無恥蘸緇瀏戀蟒。 日﹄兮云x﹨《x它

¢xn巧Tuu

Ⅱ一Y「x乙

認恩推過剖黝勰瓣騵拒刨嘮,嫁禍 n巧亡

責惡罷羈縱緲竽沽買虛譽騵躍蕊 勺么虫沖T孕工﹄考人z日兮么x乙↑尢

謝盡,包貯險心勰灘。挫人所長 太上感應篇直講


太上咸應篇直講四○ 「沁山「令勾今1么

辮歉縣γ護己所短鸛黯驪。乘 x﹨爻乙丁一廿

pxL勺么尸Y尸尤

威迫脅Ⅲ儀劈羅℉縱暴殺傷饑鐳 ↙人吼沁u印彭听亡﹨妁一女L

么今▲乃仳沖

駙蟾識。無故剪裁辦鑿丁非禮烹 p巧

宰韜鰓艱豎。散棄五穀鑒黜羈惜 刃么日么虫人L尸L

Ⅱu管尸丸V亡沿尸凡香」

女乙日勻虫Ⅱ一Y

,勞擾眾生籬臥嗨。破人之家, 夕﹙u↗﹨一’丐听’7么

取其財寶簌櫂豔’決水放火,以


r巧n一兮Ⅱu

x﹄力x弓吼人﹨n它

害民居Ⅷ緇殲韃獄繞秤紊亂規模 」勺弁q吁吼火L么x兮

’以敗人功鞅饉繕呢懿辦絀需。損 劻片▲沁」〈廿q勻u公Ⅱ一弓

人器物,以窮人用嗨駛鰓牖。見 云Y日丸酉《丸、u今云Y竹了勺孕q一弓

他榮貴,願他流貶羸鴃縫羈,見 云Y亡x一又u弓云Y爻乙么弓

Ⅱ一弓亡Y

他富有,願他破散鴃鸛皋。見他 么台恥、且T丐么虫亡x云Y

色美’起心私之羸辦鱔謹。負他 太上咸應篇.直講﹣


太上感應篇直講 「x乙兮巧u弓云Y尸﹄么

uL一么尸Y尸大

四一一

Ⅱ一弓

4弓〈一又

貨財,願他身死嗾擱〃靈’千求 勺火么x﹨勺一弓尸L虫又「﹄

不遂,便生咒恨腓縐瞧廢廢孚見 云Y尸勺一弓勺一弓尸x乙云Y吼x乙

他失便,便說他過鶉惦齲雛熱, q一評云Y凸工沿切xⅡ㎡/儿工公虫

見他體相不具而笑之綴囌離盪, Ⅱ一牟云Y釦听彭L丐8才上/儿︽虫

見他才能可稱而抑之騾賄嗶船。 几巧仳汀一Yq吁

埋蠱厭人繃鷓蘿婷,用藥殺樹耀


「人﹨刁x尸亡人

力一才x亡x

辦孚恙怒師傅彎鰓鄂字抵觸父

太上咸應篇╴直.講╴

〈一尤〈u〈一尢〈一又

一竹亡吼人乙Ⅱ一廿

竹x竹u廿虫亡x

了公「谷/u‧右Yu弓

弓亡了u廿

「么

其下嶽繃馴,恐嚇於他嚨謐崢。怨 〈一T一Y

女一么

平蜀鞭,逸樂過節蘊縝Ⅱ。苛虐

,巧詐求遷輛轄剿辮嚀賞罰不

〈Ⅳ虫r〈了〈一弓尸尢亡Y勺x

侵好奪鸚駢繃。擄掠致富線籮噸

〈丐「公幻丸古

兄蘿朧。強取強求柳啟諦轍鑣,好

TuL


太上咸應篇直.講╴ 云一弓一又日均

「亡亡LnYu

四四

天尤人珊艙懲,訶風罵雨獺熟誹 力又「亡虫上么xL

x尢虫x女上力尢

。鬥合爭訟鑒鞣蹄淞,妄逐朋黨 uL〈一〈一廿口

玩郊︵

熊錦鑑驛辦。用妻妾語懿繕亨違 亡沁几汀Tu﹄力亡T丐x尢¢x

父母訓膽略。得新忘故鸛’口是 丁一勻亡﹨

亡弓n乙u考巧

少﹃尸芯女z劻兮

〈一x尢〈一尸尢

心非嚕。貪冒於財糯,欺罔其上 p么px乙亡u

鏘。造作惡語罐氯,讒毀平人韉

x\


「九Vq﹄1L虫nY尸﹄

〈一尸x﹄T一么,一

亡﹄x巧一L〈一又

一兮尸﹄n一L儿Ⅱ一弓x﹨尸

力一

軒媳。毀人稱直纖劇鼬躇瞰,罵神 1L虫上

虫云一弓么」

稱正鰓翎P棄順效逆謹礬離輟 勺﹨〈一﹄T一尢尸人

’背親向疏廳馮韉雞。指夭地以 虫上勺一「火巧

Ⅱ7Ⅱ吞仇沁

證鄙懷鞭隨綠’引神明而鑑猥事 尸u「又r人﹨

馴嗨矇’施與後悔齲鰓,假借不 「人弓

四五

遠獸鰓。分外營求韉縮﹣勻需,力 太上咸應篇直講


太-上威應篇﹀直講╴ 一兮u吼x它幻x

vx乙力么「x它虫x止

一Y竹一尢x﹨Ⅱ一弓

〈Z介△丁B尸L

「x﹨尸x﹨日兮

力x弓才T一Y

n弓n乙u日﹄

韌壓良為賤魁薊蘊荸護蕃愚人

以偽雜真鼬鵲韃,採取奸利絆鼯

」人r叨丫虫勻兮听〈uⅡ一弓竹一

度歇霉諍諉,輕秤小升驥鋒縫訕, 力人

鵝躍’左道惑眾織騵喲,短尺狹

丁一兮力xn么兮

。心毒貌慈紳韉γ穢食餿人腳贍

尸尢尸尸古

上施設灘懿縲。淫慾過度刪齲聊


﹣wr余【r‧xltr

引㎡P*﹀l『x引

藷雪愛。紅坤鮮隆勰羅戀︽巳曰珮嗚恤 {云「RJ﹃P訝﹑﹑﹤《﹑

↑h【rrx引*J余l喂

雩譴盡誚雹。恐Ⅲ興址遍耋藹齷三≡駕丐。 ︾*□弒UJ引J

r*L﹢J﹀∣『L

中便約蝌韉﹦灘︽陬愕倒世呼≡匡盡嚀 N、己‧r‧x□Ⅸ『L*﹣r

亡↙L蜊云∣」﹑l「、︾

.﹣∣x∣﹤﹣咪窖搏≡曇雩﹦愕偎利(刪鼬岸刪∕ r*云lJ﹀lU*

濰霆︽∣﹤﹣轉封(※禧鰾戀。瞰哄維濰 ←喂Fld.Px云l

日平

輜羅鏖F鸛嗶︽推上冷叻宣墨繃君荸。嚥 瑕H罈豐瓣例聽


按H憑蠻瓣例聽 ﹂l刮互﹀lP

曰﹤

iL鹵、口云lR︾x

上裳哪+撇噩襲些瞇﹦*翅霑呱莘 ﹀lJ亡tr﹂ltr余l~』

P湘w↘1

霎驟壽毫。胤哩眾緇霆繼﹦餐羅鰓鑾巒︽ w甽L中亡lq

P引畎剖『X蠣>

州剃H令碧攤︺。鞏鞭鮮】梆職籮璽 Lx悻∣=l中x哇FlJ

耋韉蟒︽遝擇京勻讖碧。Ⅶ巳曰巳曰三 軾ltrPJ叭lU、悸

盅緇睪之︽進孿選糾鑒≦﹄墓﹨≡糯黑墨逕雯。

刁申云h口印叫叫sJ﹨嗯l氳由

翎非輟刪訾臺重芋﹦雷傘誨↙善窒繚﹦。


么x吟p力人乙云听

丁一L力x乙一﹄爻一

損子墮胎繃。行多隱僻鼴煎。晦 竹Y¢亡人

尸人乙幻弓「么,x

臘歌舞艱廳纖r朔旦號怒霸削驟 力火﹨勺﹨云一古x乙Ⅱ一,一么

一扮血

一外」p公「丸香尸么

Ⅲ籬,對北涕唾及溺Ⅷ觀菽鱸了 力人﹨p么一﹄uLⅡ一亨人

「x﹨1听px乙尸

對寵吟詠及哭跚韜。X以毫火燒 丁一尢

香繃懿’穢柴作食鰓辭玀,夜起 妁x乙竹人

勺YⅡ一廿丁一LT一么

四九

尸x﹨

裸露鶸籮’八節行刑﹣--辮誌解醞 太上威應篇直講


太上感應篇直講 云x乙灼一又T一么

虫「xL,一

五○

。唾流星鵲嚀指虹霓朧’輒指 今﹃《冰尢Ⅱ刁︵㎡u份1x﹄u廿

虫亡虫

三光,久視曰月噶驛醋羶。春月 竹一么竹一廿

力x﹨勺﹨古nY

燎獵韉貓℉對北惡罵覲誼’無 ¢x尸Y4x﹨力Y尸古

挂上

↗、

紀且\

算參

算參

氫泣﹄、

么n一L么火﹨〈一

貝∣I乙

故殺龜打蛇灘纖B

罪司 之命 大之 /l﹨神 。按

奎且

日x尸力上px﹨

奪參

︻羈邑如是等罪潔騾羈刁司命隨其 輕士 重蚩


Ⅸ〃一窕/u吒古弓巧壬叱一/

一釙虫火「公(Ⅲq勻釦听喲亡

死,死有餘責朦縷鞣,乃殃及子 么x兮

孫繃繚籮。X諸橫取人財者蜊韉掙

乳妒生L一〈一秋Ⅱ一Y虱刃」力尢

幃諍鷂Ⅱ,乃計其妻子家口以當 虫

Ⅱ一弓虫么么尢

之熾皺豔麴纖鸞’漸至死喪綴囉 日x乙勺人么么尢p古一又尸x﹨r人乙力么p﹨一

,若不死喪,則有水火盜賊,遣 火尢〈一人Ⅱ一勺一L芍又尸亡虫人尸

亡器物,疾病口舌諸事耀煤獅鸛 太上咸應篇直講


太上感應篇直講五一一

」力尢人尢〈u虫虫

嘯駙瑾壟籐,以當妄取之值繃鸛肌 一釙和兀尸Yq吁虫咨尸一

鴃韉喲。又枉殺人者鼴蘊堆’是易 力么勺Z儿工尢尸Y一彤〈u亡﹨一

刀兵而相殺也羅鑷岐藏。取非義 虫伉叮些罟≦qx竹釙氐︵Ⅱ一外Ⅱ一虫兮

之財者靜…壁﹣如漏脯救飢,鴆 Ⅱ刁蚪丐g亡﹨勺x虫弓勺么

酒止渴姍罐聽勰繅’非不暫飽’ 么一Ⅱ一虫

死亦及之籮譫韉羅命。


太上感應篇直講


胡哽一﹣嚅眼曰‘\︼也

不勇日‘聯有引故l\士需

二弓口一成改 勉呂有牙,﹁士沁地能

=﹃〃

廿▼

太上咸應篇.直講

’,勰一十蔓福

亡人

第力

而㎡三;凶!善牙人巳嘩善

行舌惡蓋﹑人昏,語uv菲美 之’’語出三侖善牙靈 驟三肖惡苦年多、髻臺

蕉檗年:︿天音視屑? 喔勢天:視許必么善牙 降羞、之.行丟

之.行舌福另善牙

禍二惡洽蘊,

五四

享必么惡蕾降基、


好人歌

好人歌

五五

好人不仗富好人不倚勢好人不欠糧好人不侵地

好人不縱酒好人不戀妓好人不賭錢好人不尚氣

好人先忠信好人重孝弟好人知廉恥好人守禮義

天地生萬物惟人最為貴人中有好人更出人中類

可以自省矣

弘謀按人皆知愛慕好人。而存心行吉誦有時近於不好 矣今二列出孰為好人。孰為不好人隨事可甩有志者

呂童易人歌馴贓齲洲縱軸

o••


不論大小事

惡人打好人

好人行方便

好人不強梁

好人 不 輕 浮

好人不村野

好人 沒 閒 言

好人不教唆

鄉黨不咒罟

好人合夭理

好人只躲避

好人讓便宜

好人不暗昧

好人不謗議

好人不妒忌

貧人做好人

富人做好人

不論大小人

惡人罵好人

好人救患難

好人不﹄莘一麗好人不邋遢

奸人不狂悖

少年做好人

好人不懶惰

好人沒歹朋

好人不說謊

德望等前輩

說甚千頃地

陰功及後世

好人不得罪

好人不答對

好人施恩惠

好人不蹺蹊

好人不妄費

好人沒浪會

好人不譫戲

好人歌

貴人做好人

不數王侯貴

賤人做好人


惡人做好人聲名重千倍好人鄉邦寶

老年做好人遮盡一生罪弱漢做好人

替夭出口氣

好人家國瑞

強人自︾羞愧

五七

奸人動鬼神好人感夭地不枉做場人

吁嗟壬百年一去永不遠休做惡人惋世風

好人歌


譽而守之錦上添花 押其霆晌滓約淌


輾著澹卒∣豔殲耋髻鑾黨 共

********************************妾

辨鞦籤緯﹦﹛ l:簑耋總藍﹟嗡睪戀鱗臺鑒臺霎﹛ 廾******﹡******x******************

Ⅷ內bOOA內/b『介e2d內〃『b〃〃O〃.〃內〃p『∕b『sα/e.P『『〃/ed/〃几/﹜↓’α〃.

直講

么允蒙一○一二年A月恭印愛萬冊

太上戚應篇 虫版者}革藏淨京學令

池址{台北市久妥區倌袋路四段二二二之

﹣砸話}︵○﹦﹦≡︵七五四∣七一七八

傳真.﹢.︵○﹦﹦﹦一七爻四∣七﹦︵A﹦︵ 劃撥帳號.﹢.︵九二九︿○七么

‧尸名﹛牡圓怯人中革輳五瘋淨京譽令

︿號診-樓

同∣︾︾﹄白之.﹢.雪=︾﹑島s﹄向哥︾亡自島昌﹃‧≧︾ 皂︾三乒忌堂員﹥﹃躉

淨蜜法師︾→﹣︾亡三s︾﹄s‧Q■

彤音綱址iT︾三亡三n司︾島冒馮.‧肩

﹦臺﹦=≡﹦自﹄駟宮蜀↖﹦

承印奢.﹢.豹裕虫版牡︵○A︶﹦酋及四○﹦三/七


戀 莘藏像序荸令 REPUBLICOFHWADZANSOCmrY

本雪╴切法寶’冤費結緣,禁止販售’謫勿摑改內容,歡迎翻印流通 Thisbookis允rheedistribution.Itisnotfbrsale. PrintedinThiwan ⅡZ2腓11曰0↑

太上感應篇直講  

印光大師序, 李炳南居士序, 經文注音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