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大埔鳳園 非法野戰開火 刊 P. 2 版

V 煞仔 大起底

王維基: 我未驚過

刊 P. 4 版

刊 P. 15 版

地下共產黨

滲港實錄 選戰 餘波

O U R

V O I C E

四月號 第十二年 第三期 二○一二年四月號 督印人:胡懷中 香港樹仁大學贊助      非賣品 香港樹仁大學 新聞與傳播學系編輯委員會出版

   前 地 下 黨 員 梁 慕 嫻 出 書, 力 指 梁 振 英 為 中 共 地 下 黨 員,令他穿「紅底」傳言更甚囂塵上。本報記者接觸多位 知情人士,綜合多方面資料所得,原來地下黨運作規條如 特工般單線運作,身份可以隱藏幾十年不被揭開,而且與 「接頭人」聯絡異常小心,以確保不被發現。

消息人士透露,今次為了順利在香港可以選出

  他直言,香港人對共產黨認識很表面,事實上

新特首,除了香港警方動用過千警力去部署,

地下共產黨員在港異常活躍,黨員遍及工商、教育

為灣仔會議展覽中心作嚴密保安外。連廣東省公安

( 包括文藝界 )、工運、新聞及宣傳界別,統稱「四

廳人員亦在選舉前一周低調進入香港,接觸一些敏

大戰線」。

感的社團人士,勸告他們要離開香港,包括懷疑涉 及黑金飯局的「上海仔」則要到新加坡「渡假」,

○三七一後加強滲港

黨員分黑灰紅線

部份社團人高層人士則要回到內地「旅行」,直至

  各戰線中成員,亦會按其隱蔽程度,級別分為

特首選舉完結的周日中午起才可以一一回港。另一

最隱蔽神秘至可以現於人前的級別,包括:黑線、

邊廂,國家安全人員也在深圳收集情報,以防有人

灰線、紅線。甄燊港舉例,新華社社長公開其共產

在選舉期間搞事。

黨員身分,屬於紅線;港澳工委書記至今仍然身份

  可知北京政府對梁振英能否當選新一任特首是 何等重視。梁振英成功過關斬將當選特首後,隨即

保密,則屬於黑線,而灰線則有可能是梁振英和曾 員,但他本人一直否認。 鈺成等人。

繼續被追查疑似共產黨員身分。每次公開場合被問

  由於黨內一切資料及行動均屬高度機密,地下

到有關黨員身分,他均信誓旦旦否認,早前更簽署

黨採用單線聯絡方法,亦即由上而下一對一聯絡,

聲明發誓非任何政黨黨員。

確保只有上頭知道自己線下成員資料。這種保密程

只有二人知身分

度極高,更是「打崩牙也不會講!」甄燊港指所有 地下黨員資料均存放在黨中央,根本不可能在香港

  接近北京消息人士透露,近年新加入地下黨人

找到。另外,他們亦有一套特務式行事規則,如相

士,只需獲推薦,批准入黨時,一人確認加入,加

約見面不能遲到,時限 10 分鐘內仍未出現,則立

上一人見證,更可以由推薦人同時任見證人,所以

即撤退,可見黨內一切行動嚴謹隱密程度非常高。

就算是為地下黨工作的港人,最多只有二人知其身 份。部份敏感檔案既不在香港,也不在廣州,而是

■外界盛傳梁振英是地下黨

不能亂承認身分

■甄燊港認為,梁振英有可能 是灰線共產黨員,借特首選舉 浮面。

封存在北京。「你可以話地下黨用單線運作,但亦

  甄燊港分析,共產黨員分兩種,一種有理想、

可以講點對點運作,只同上級報告,而報告內容也

真心救國救民;另一種只顧自己利益,想「撈名利」

用接近你工作的暗語,也不作重複或向別人報告。」

做共產黨員。一宣誓加入黨之後,就會失去自己身

  研究共產黨超過 40 年,有「對中共最了解的

份,甚至真名都不能再用。他又表示地下黨規定,

香港人」之稱的甄燊港透露,地下黨在香港運作至

黨員不能承認自己身份。如有需要,地下黨甚至可

今已有 80 年歷史,一直奉中央之命恪守十六字真

以在上頭授意下,有目的地攻擊其他共產黨員。

言:「精幹隱蔽,長期埋伏,積聚實力,等待時機」。

  他指出,中央選前 3 星期才拍板由梁振英勝出,

  甄燊港指出,香港地下黨成員分為兩種:即時

而梁勝出後到西環,向「恩公」謝票非常合理。他

特工及長時埋伏。只要等待時機一到,如 97 年回

估計梁上任後會推出紓困措施,化解民怨。他相信,

歸,某些成員就能浮上水面 , 他推算今天的梁振英

政府如果再出現 隱形打壓 , 市民反而警覺起來, 火傳入香港期間,地下黨特工

就是升上水面的其中一員。

對中共控制反而有所影響。

■ 消 息 人 士 指,08 年 奧 運 聖 一直暗中監察。

  據悉,地下黨及特工再次進入香港,並且 保持高峰運作,是在 03 年七一遊行後,由於 有情報顯示有外國勢力滲透入香港,並以不同 宗教、民主團體來將香港弄致混亂,將香港成 為對抗中共的陣營,中央政府於是決定全面介 入香港事務,為了最快滲透香港,就在鄰近香 港的廣州,派遣一些直屬北京政府指揮部門, 包括中央駐港聯絡聯公室廣州分部(簡稱中聯 辦)、國家安全部廣州辦事處、港澳辦屬下的 港澳政策研究室進入,名號有為研究、有為公 幹、有為接觸香港地下社團收集情報。「當時 成立咗唔少聯絡員組織,佢地身份似特工多 點,專幫黨在香港運作。甚至安保工作都有, 而且有同陣營人士一齊運作,執行任務。」   08 年奧運聖火傳入香港期間,情報亦顯 示香港會有恐怖襲擊,於是香港地下黨特工開 始全程監察,連香港警方都不知,只有保安 局高層才知香港當時有受襲擊高危。消息人士 稱:「為怕敏感,傳媒爆出來做成恐慌,於是 惟有用一些港人身份的地下黨員直參與任務, 嚴密留意可疑地區同人士,其中在尖咀重慶大 廈、油麻地、深水埗、錦田都有人監察南亞裔 人士及收集情報。」   在 08 年立法會選舉,有一個港英時代高 官,計劃以獨立人士身份去參選,但有情報查 到對方有英美背景做後台支持,準備做泛民盟 主,於是地下黨有人出錢出力,每天查到有意 參選的目標人士出沒地點時間,即以旅遊車運 送幾十人到現場向她喝倒彩,以表民意不支持 她,直至參選人最後沒有參選 08 年立法會選 舉為止,行動才告一段落。

■樹仁大學地址:香港北角寶馬山慧翠道 10 號      ■採訪部:2571 6964      ■傳真:2979 4460     ■網址:http://stu.hksyu.edu/~ourvoice/           ■電郵:syuourvoice@gmail.com ■廣告部:9870 9351 (傳訊經理 徐小姐) 6048 1678 (傳訊經理 伍小姐)         ■承印:悅友有限公司           ■承印商地址﹕新界大埔汀角路 57 號太平工業中心第一座二樓


2 港聞 News

非法街場野戰 大埔開火

仁聞 直擊

二○一二年四月號

野戰友行

軍圖

  一到周末,大埔墟火車站就會有不少穿着迷彩色野戰服的人,三五成群聚集。本報記者連日 觀察,發現這批「軍人」原是野戰玩家,目的是到大埔鳳園的非正規野戰場打野戰。他們所用的 氣槍火力足以令中彈者皮開肉爛,子彈更屢屢射出行山人士可經過的山路。雖然法例禁止任何人 在無牌場所打野戰,但香港仍不乏此類街場,假若繼續沒有監管,隨時傷及途人,後果不堪設想。 (相關新聞刊 P.3) 仁聞報記者 陳君沛 郭穎欣 吳百添

報記者在一個野戰論壇開貼,問何處 可以打野戰街場。不久,就有一位網 名強伯以短訊息回應,又留下了自己的電 話。記者便致電強伯,詢問何時會有野戰街 場進行。強伯一開始半信半疑,質問記者為 何想打街場,「玩得街場的人都會知不能在 論壇公然討論,下次你留意住免費場標籤的 貼文(P.3 見另稿)。我都不想你有事。」 記者繼續追問會發生甚麼事,強伯即凝重地 說:「差佬會捉架!」強伯對記者說若在大 埔開街場,一般先會在大埔墟火車站集合, 再分批乘的士入鳳園。當問到火力的問題 時,強伯即言詞閃縮,「約 2 J(焦耳)左右, 你到了就知。」

免惹注目分批前往   當日早上 9 時正,記者依約到大埔墟 火車站。甫走出閘口,火車站就彷如軍人的 補給站,一堆堆身穿迷彩服,肩上揹着槍袋 的野戰發燒友,分佈在火車站不同的位置, 人數有 30 多人。其他的市民走過,也不以 為然。居住在大埔墟的陳先生稱,自從個多 月前,每逢周末的早上,火車站都會聚集了 不少野戰發燒友,「個個好似打仗咁,見慣 了。」

  記者隨這批野戰玩家到火車站附近的 的士站觀察,發覺每 5 分鐘,就會有兩名 野戰發燒友同行,然後同坐一輛的士。記者 隨即登上另一輛的士尾隨。的士在汀角路鳳 園遊樂場對開的路面停下。他們隨即從遊樂 場旁的山路進入鳳園。記者在的士停車地方 等候了 20 分鐘,前後已有 10 多輛的士在 遊樂場附近停下,進入鳳園範圍的迷彩服人 士至 11 時才開始減少。

槍林彈雨險射記者   記者沿着一條石屎行人路上山,只行了 15 分鐘,就已看到了 3 輛私家車停泊山路 旁。5 至 6 名身穿迷彩服的人士在車上拿了 彈藥後,就走入叢林。記者一直等所有人離 開私家車的範圍後,就上前查看,原來私家 車就是彈藥儲存庫 。在私家車的地面周圍 則滿布氣槍子彈,相信是剛才試槍所遺下。   記者隨後繞道進入叢林。在距離石屎行 人路的約 5 至 6 米處,赫然發現一個橙色 營帳,更有折疊式的桌椅,放置數十把氣 槍,營帳附近至少有 30 名身穿迷彩服的人 士。記者所見,野戰人士在比賽前會分成兩 隊,每隊約 10 人。兩隊各佔一邊作陣地, 橙色營帳中,有人向天開了一槍,兩隊就開

■野戰人士會先分批乘的士,到野戰

始互相「廝殺」。氣槍子彈不斷打在樹葉 場再集合。 上,又不時傳出野戰人士的號令聲,山野頓 時變了真實的戰場一樣。當記者正想動身之 際,突然有一輪槍聲傳至,氣槍子彈就在距 離記者幾步前處落下。

超 2 焦耳即屬違法   根據《簡易程序治罪條例》,任何人使 用的氣槍槍口能量不能超過 2 焦耳,否則 即屬違法。根據郊野公園及特別地區規例, ■野戰人士從私家車中取彈藥。 任何人除非按許可證的規定,否則不得在郊 野公園或特別地區內攜帶、管有或使用任何 獵捕或陷阱類器具或任何槍械,包括任何子 彈或氣槍。   大埔康樂園區區議員鄧友發,關注野戰 街場的問題,他說:「幸好現在只是在山打 野戰,較少機會傷人。」他稱,將向大埔區 的警方反映,並希望警方會多巡查該區。   縱然野戰街場子彈亂飛,隨時傷及途 人,弄至人心惶惶,但警察公共關係科稱, ■野戰人士在離行人路不遠的空地公 一日沒有構成途人傷亡,或沒有人報案,警 然試槍。 方亦不會採取任何行動。大律師陸偉雄表 示,雖然氣槍不是用於獵捕的用途,但是一 旦氣槍子彈射中途人,開槍者就要負上刑事 責任,更有可能留有案底。

■準備好後,野戰人士分成兩隊,大 戰一觸即發。

■橙色營帳是野戰場的休息區。

■讀者來函:syuourvoice@gmail.com

▲網友強伯在短訊息向記 者交待鳳園街場細節。

網頁版 睇晒

■ 大 戰 過 後, 石 屎 行 人 路 遺 下 大 量 氣 槍 子彈。

■版面編輯:莫志樑     ■報料熱線:2571 6964     ■網址:http://stu.hksyu.edu/~ourvoice


3 港聞 News (續 P.2)

二○一二年四月號

流彈亂飛 市民心驚驚

  大埔鳳園野戰時有發生。縱然有法例規管,但野戰街 場仍然大行其道,不但是鳳園,西環的摩星嶺、油塘的魔 鬼山、曾懷疑發生靈異事件的元朗達德學校,均是街場的 熱門地方。   一向有參與室外生存遊戲的方先生表示,通常都是經 朋友接觸到室外活動場地,大多會列明是有牌照的。「通 常 20 多人便可成團,但遊戲開始前都不會檢查槍,因為人 太多,檢查不了,但他們(場地負責單位)只限入場者使 用 1.5 焦耳以下火力的槍械。街場槍,火力隨時打到入肉, 流血都不出奇。」   張先生一家四口每逄周末都會到鳳園行山,對於鳳園 變成野戰場,張先生感到十分擔心。「曾見過有彈飛到山 路,好彩沒被打中。」他相信是政府在周末缺乏巡查,加 上是郊區,所以令鳳園成野戰集中地。後來,記者發現, 氣槍子彈確有射到石屎山路,行山人士隨時成為槍靶。

話你知

免費場等同無牌街場   在野戰論壇上,網友會約戰不同的野戰愛好者。他們 打野戰的場地,一般分為收費場和免費場。前者是指場地 是由商業機構營運和擁有,而免費場就是指街場。所謂的 免費場,其實只是一種掩人耳目的用語。街場兩字近乎是 野戰論壇上的禁語,即使是免費場的貼文中,網友亦不會 提及地點,而只會再於短訊息或電話中交待。約戰街場如 此低調,更令執法者防不勝防。

■網友用免費 場 字 眼, 圖 掩 飾打街場。

■從鳳園遊樂場到野戰位置只是 10 多分鐘路程。

淘寶熱賣違規武器 淘寶 售價平 10倍 海關難執法   【 本 報 訊 】 淘 寶 網 貨 物 價 廉 物 美 種 類 多, 成 為 港 人 至 Like, 然 而 淘 寶 網 的 貨 物 中, 不 乏 走 私 或 出 入 口 品。 有 港 人 就 透 過 淘 寶 網, 成 功 購 買 違 例 武 器, 過 程 相 當 輕 易。 違 例 武 器 透 過 淘 寶 網 自 出 自 入, 海 關 亦 束 手 無 策, 有 武 術 學 校 負 責 人 透 露, 同 行 間 有 人 亦 會 以 類 似 手 段「 偷 雞 」 訂 購 武 器, 減 低 成 本 之 餘, 亦 省 卻 不 少 申 請 程序。 記者、攝影:楊芷瑜 盧佩儀 編輯:楊慧羚 黃啟安

阿權是武器愛好者,他透過淘寶 網,看到有不少違例武器可供 購買,「品億體育用品專營」是其中 一賣家。阿權向賣家表示欲購入一支 不銹鋼三節棍,又稱因首次網上買武 器, 擔 心 會 犯 法, 但 賣 家 則 指 商 品 「好像屬於違禁品,不能上飛機,不 過只要包裝好點是可以過的」。

含糊字眼 蒙混過關   阿權再向違例武器賣家「雙節棍 廠家」查詢,此賣家好評率有高達九 成 七, 月 賣 武 器 超 過 300 件, 主 要 賣不銹鋼雙節棍和三節棍,頗受歡 ■讀者來函:syuourvoice@gmail.com

迎。阿權於是向此賣家購入一支不銹 鋼三節棍,交易程序簡單,只須人民 幣 63 元,連同 38 元運費,毋須 3 天, 便由速遞公司專人將貨物送到府上。   速遞單據上的發貨地址寫着北 京大興區建新庄工業區 42 號,三節 棍被賣家用幾層膠紙,包得密不透 風,若非早知包裝內是何物,只會以 為是三腳架,或者三根普通的金屬 管。單據上「交運物品」一欄上,寫 着「不銹鋼管三根」,顯示賣家知法 犯法,圖靠包裝逃過海關法眼,這個 方法,確能瞞過海關的檢查。

武術學校 知法犯法   本港有不少武術學校,教授或訓 練武功時,都會用上刀、劍、雙節棍 這等武器。有超過 40 年武術經驗、 現於深水涉開設武術學校的羅先生 稱,學校一般武器都會從內地訂購。 他們會先向海關及警方申報,獲批後 才訂購。但因手續需時,他知道有武 術學校會「偷雞」於線上訂購武器, 且以逐少運送,再包裝好,然後在兩 地邊檢過關。相信某些武館不申報的 原因,主要是手續繁複。不過,他指 因為近年物價通脹,大部分學生不願 以數百元購買金屬武器,加上家長擔 心小童舞動真刀實槍,易生意外,武 館多會以膠製武器取代金屬。羅先生

網頁版 睇晒

又表示,現今三節棍價錢可由數百至 一千元不等,反映阿權是以接近便宜 10 倍的超低價買入貨品。

內地網購 海關無法   根據法例,香港的違例武器包括 重力操作鋼棒、附有手柄的鐵鏈等, 雙截棍亦屬此類。任何人未經批准管 有違例武器,即屬違法。一經定罪最 高 可 被 罰 款 1 萬 元 及 監 禁 3 年。 但 至今網上拍賣還是不乏這些違禁品 的交易。   本報記者去信香港海關了解,但 海關未有對事件作出正面回應,只重 申海關的職責是阻截違禁品及受管 制物品非法進出香港,抽查貨物、郵 包,防止不法物品進入本港。海關又 稱今次事件涉及內地網購,而該網站 亦非在香港運作,所以在執法上有困 難,但會向內地有關的執法機構反映 問題,由他們跟進有關不法活動。海 關強調任何運送武器的人士,必須事 前先向警務處申領牌照、許可證或證 明書,並須受有關條件規管。另外, 本報亦曾就事件去信「淘寶網」,但 於截稿前仍未收到回應。大律師陸偉 雄認為海關在執法上的確有困難,但 最重要是政府要讓市民知道哪些是 違規物品,又指警方應做更多宣傳和 教育工作。

■賣家以多重膠紙包裝三 節棍,圖掩海關檢查。

■單據顯示賣家是從北京把三 節棍運到香港 。

■只須鍵入「三節棍」,購物網就會出現大量相 關貨品。

■版面編輯:陳君沛     ■報料熱線:2571 6964     ■網址:http://stu.hksyu.edu/~ourvoice


4 港聞 News

二○一二年四月號

高調抗爭 勢力遍全球

V 煞仔大起底   【本報訊】西方電影文化中富有個人色彩的俠士,往 往成為群眾運動對抗權威、政權的代言人,「V 煞」便成 為年輕一輩的文化符號,這群帶面具搞抗爭的「V 煞」成 員,最早在反高鐵運動已零星出現,在外國有關他們的抗 爭運動,更可追溯至 2006 年,甚至更早。他們不屬於任 何組織,人脈網絡卻遍佈全球,一呼百應,任務完成後即 閃。他們雖高調抗爭,行為激進,卻因行軍迅速,叫警察無可奈何。

專題 報道

仁聞報記者 陳敬陶 楊皓然 06 年電影《V 煞》(見 面具造型來自 另 稿 )。 電 影 上 映 同 年, 西 班 牙 及 英國各地開始有街頭抗爭者戴起 V 煞面具 遊 行;2008 年 2 月, 全 球 性 的 黑 客 組 織 「Anonymous」( 匿 名 者 ) 因 不 滿 山 達 基 教 會(Church of Scientology) 干 預 網 絡 自 由,發動連串抗爭運動,包括網上黑客攻 擊、司法訴訟與和平示威,逾千名 V 煞打 扮的匿名網民聚集在山達基教會總部外, 場面震撼。

活躍成員多為高登仔   「全球的 Anonymous 的作風是一致…」 卡片上是這樣寫。港人慣以「V 煞」稱呼 這群人,他們戴着奇怪面具,高舉反霸權 旗幟,自反高鐵運動嶄露頭角,其後亦活 躍於佔領中環行動。他們不是社民連或人 民力量的友好團體,他們是「匿名者」。

■「匿名者」卡片上表明他們是國際組織。

  「匿名者」自 2008 年始成軍,成員 以高登討論區會員(高登仔)佔大多數, 背景多為中學生及在職青年。有別一般團 體,他們沒有刻意計劃和部署每次行動, 行 動 由 不 同「 推 手 」 透 過 Google plus、 Facebook、高登、人網等平台發起討論, 以人傳人方式去聚集有志之士。他們以短 訊確認示威時間及地方,待時機一到便從 四方湧至,行動後即快閃。據了解,「匿 名者」沒有架構,只有數名職員處理行政 工 作, 人 傳 人 的 聯 絡 方 式 使 他 們 難 以 捉 摸。    八 十 後 組 織 新 青 年 主 席 阿 King 是 戴 V 煞 面 具 的 元 祖。 他 是 個 朝 九 晚 六 的 白 領,閒時愛上高登討論區。其中一位成員 Sherman 表 示:「V is everyone,V 可 以 是 任何一個人,可以是專業人士,可以是打 工仔,或者像我一樣是個普通的學生。」   「匿名者」推手河馬說:「我們從不 聲援任何政黨,基本上我們每次行動都是 『無聲』,我們的出現已經是代表一種信 念,向社會表達不滿。香港『匿名者』不 是一個組織,也不會成為一個組織,我們 只是一群同志(持相同理念的人)。全港 大約有 200 多個匿名者,其中 30 多個是 核心成員,每次上街都會出現。」他認為, 只要戴面具的都是自己人,「匿名者」不 計 較 同 志 來 歷, 同 志 之 間 也 不 悉 對 方 身 份,他們以代號溝通。至於是甚麼代號,

■「匿名者」造型搶眼,詭異面容猶令市民印象深刻。

河馬堅拒透露。他又指,海外的「匿名者」 會提供資金支持香港的「匿名者」,但他 拒絕透露所涉金額。

港匿名者戴面具快閃   河馬指出,他們的理念並不是支持無 政府狀態,而是看到不公義的事情要「企 出來」。每次行動都是「做完就散,等如 快閃」。他稱:「警方一直想起我們的底 細,很多匿名者還在返工返學,快閃是不 想被警方認人。」他解釋,帶面具有兩個 功能,一是戴了面具便不知身份,警方認 不到人,二是面具能擋胡椒噴霧,帶了面 具好像有魔力般,會「上身」。此外,他 們會多穿幾件不同顏色的衣服,「一出事 就換,幾秒就換好,好快!警察看不見你 的樣子,惟有依靠衣服顏色去認人,換了 衣服警方就認不到你了!重案組的警察都 不時找我喝咖啡,但他們想捉也捉不了我 們的。」他更透露,本月內會有行動。

  「匿名者」曾在多次示威如反高鐵、 反遞補機制事件等現身,去年9月1日戴 「V 煞」面具的示威者和立法會議員梁國 雄等5人衝擊遞補機制公眾論壇,梁國雄 等5人日前被判「在公眾聚集中作出擾亂 秩序行為」等罪名成立,法庭宣判梁國雄 入獄兩個月,另需賠償 $4,150,其餘 4 人 判囚 3 周,唯戴「V 煞」面具的示威者卻 因身分不明而未被檢控。有示威者認為, 「V煞」不應躲在面具後面,自我美化為 俠義抗暴之士,「如果他們認為自己的行 為光明磊落,是正義化身,就請脫下面具, 勇敢站出來承擔責任。」   阿俊來自內地,他每次都會申請單程 證來港參與「匿名者」的行動。他表示: 「我親身參與行動是希望學習港人如何 示威,如何遊行,再把學到的帶回去(內 地)。」他續稱,內地也有「匿名者」, 不過只限於「地下」。不過阿俊很怕被人 識穿身分,回答記者提問顯得戰戰兢兢。

V 煞面具好賣過蝙蝠俠    電 影《V 煞 》 改 編 自 同 名 英 國 漫 畫, 描 述 2020 年 的 英 國 受 到 極 權統治,群眾受俠士「V 煞」感召, 帶上面具進行抗爭,發放反政府訊 息。故事結局是群眾拒絕妥協,不 理禁令照上街,眾人戴上 V 煞面具 湧至國會外集會,政府軍隊最終更 站回人民一方,拒絕開火,極權政 ■讀者來函:syuourvoice@gmail.com

府從此倒台。V 煞面具是參照蓋伊. 福克斯而成,他是一名軍人,也是 天主教徒。他和一群不滿當時英王 詹姆士一世的同黨,原計劃在 1605 年 11 月 5 日策動火藥陰謀案,炸毀 國會、暗殺英王,可惜事敗被捕。   由於其鬆散性和匿名性,沒有 人能估計全球已被 V 煞感召的支持

者有多少;但從 V 煞面具的銷量或 可見一斑。據《國際先驅論壇報》 的報道,V 煞面具的其中一位美國 生 產 商 Rubie's Costume, 去 年 度 售 出 10 萬個 V 煞面具,遠遠拋離其他 流行文化中的知名角色如蝙蝠俠、 黑武士等面具;而 V 煞面具亦曾是 Amazon.com 上最暢銷的面具產品。

■「V煞面具」是熱門搜尋的常客,網上和格仔舖都有出售。 (紅箭嘴示)

■版面編輯:楊皓然     ■報料熱線:2571 6964     ■網址:http://stu.hksyu.edu/~ourvoice


5 港聞 News

二○一二年四月號

電位治療遍港九 專家轟失實

  【本報訊】近年坊間湧現一批 以高電位治療作招徠的自然療法中 心,聲稱治療能重新分配體液中的 礦物質離子,達到保健作用,吸引 大批市民排隊試用。但有物理治療 學 系 教 授 質 疑, 治 療 成 效 未 經 證 實,更警告不當使用高壓電有機會 灼傷真皮,市民宜慎選。 記者、攝影:葉曉嵐

連鎖法 自中然 心療 「健康之友」, 在九龍區開業 5 年,目前設有 3 間 分 店, 每 天 吸引不少長者 及長期病患者 試 用 儀 器。 負 ■病人一般接受 20-30 分 責 人 謝 樺 源 指 鐘的高電位治療 。 出, 因 人 體 存 有大量化學物,要達致健康暢通,必須持 之以恆使用療法排毒。「人體很多疾病由 血管閉塞所引起,如血液上不到腦部輸送 營養會引起頭痛,而醫療電可疏通血管,

響,不排除坊間誇大成效。   鄭 茘  英 質疑, 雖 0.03 微安培屬極微 的電流,但用 9,000 伏特作治療潛在危險 大,其本人難以相信療效具實證。「就算 360 焦耳心臟電擊去顫器電壓一定也沒有 9,000 伏特,坊間高電位治療中心標榜的 9,000 伏特電壓簡直是離譜,也沒需要。」 她更駁斥根本沒有工業電與醫療電之分, 儀器輸出的皆稱為「電子」,只透過不同 的裝置及調較的頻率,使儀器達至各式治 療功效。

讓血液重新運送到腦部,定期用醫療靜電 治療儀可以止痛、保健。」

細電流符合安全   謝樺源稱,高電位治療儀輸出的電流 分兩類型,包括工業電流及醫療靜電。輸 出醫療靜電儀器的運作原理,是將醫療負 離子以震動頻率每秒 60 次把血管中的重 金屬、化學雜質分解,再經排洩物排出體 外,令血管通暢。   他反駁醫療電常被誤會成物理治療用 的工業電,後者使用脈衝原理,所放電流 較醫療電高,主要針對肌肉。 醫療電是使 用頻率靜電,通過高電壓低電流來刺激血 管。儘管電壓高達 9,000 伏特,但電流只 有 0.03 微安培,負責人堅稱絕對安全。

電壓高到離譜   就坊間高電位治療儀器聲稱能輸出滲 透全身的負離子,保健強身。理工大學物 理治療學系副教授鄭茘英表示,「宣傳單 張又稱電療又稱熱療,減肥功效沒醫學根 據可言,根本不清楚是什儀器。」她續指, 高電位治療儀器聲稱輸出的負離子並非 穩定粒子,故難操控及量度其對身體的影

仁聞 直擊

■讀者來函:syuourvoice@gmail.com

店員向表示記者身體已跟電椅「通電」。 她聲稱,電椅有效加快血液循環,坐上 30 分鐘,效果如跑步 3 小時一樣,會出 現口渴現象。但在試坐過程中,記者感覺 與坐上普通沙發無異。

忍痛爭試「神仙筆」   講座每半小時一節,參加長者大多為 深水埗街坊,開始時會先邀請幾位在場人 士試做稱為「神仙筆」的筆形電位治療儀 器,稱能局部針對痛楚部位。為了讓試做 長者在短時間內見效,店員要求他們單手 挨牆,加強電壓流通全身。70 多歲的蘭 婆婆,被指左肩有「氣結」,需長期同時 使用「神仙筆」及「電椅」,醫治痛楚根 源。店員用「神仙筆」大力在蘭婆婆左肩 位置搓揉,途中她痛得不斷閃縮,一度要 求停止。10 分鐘後,原本只能舉至肩膀 位置的左手,卻能舉直。   另一婆婆透過親友介紹,專程由黃大 仙走到店舖試坐電椅。現接受治療已逾半 年,她稱腰痛情況有所改善,會再介紹給 其他朋友。席間她獲邀試做「神仙筆」, 相比蘭婆婆,電壓未有對她帶來很大痛 楚。數分鐘後,她表示:「整個人舒服多 了,腰痛亦減輕。」

編輯:顏晴怡

用家意見

龐太 ■理工大學物理治 療系副教授鄭 茘  英 表 示, 物 理 治 療 高 電位治療儀器機達 100 至 500 伏 特, 須 小 心 使 用, 避 免 灼傷。

無王管隨時灼傷   她強調高電壓不等同高療效,反而代 表潛藏更大危機。「如使用高電壓過久, 皮膚的表皮和真皮均會灼傷。」   鄭 茘  英 續指,「由於本港沒有監管醫

深水埗長者 排長龍坐電椅 上 8 時許,數十名 長者站在深水埗大 南 街 一 間 店 舖 門 外, 人 人 手 執 籌 咭, 準 備 免 費 試坐電椅(電位治療)。 客人每天只限試坐一次,每次半小時,試 坐前要先向店員展示籌咭,方便記錄試坐 次數。有婆婆稱開舖兩年,幾乎每天都來 坐,更揚言「不坐不舒服」,她認為電椅 能消除腰痠骨痛,男女老幼合用,相信小 孩坐後更會變精靈。婆婆見記者欲試坐, 但無籌咭入場,就主動提出與帶記者進 內。   9 時 正, 店 舖 大 門一開,人龍愈排愈 長,長者仍井然有序 往裏擠。小小店舖猶 如課室,他們坐上接 駁電源的椅子,盯着 前方白板,靜心等待 店員講解。店員得悉 記者初次試坐,隨即 ■宣傳單張聲稱電 位治療具多種功 叫記者手握一支看似 效, 記 者 手 持 單 張 普通的礦泉水。記者 一探虛實。 觸碰時感到水微微震 動,再碰一下店員,竟有觸電感覺。此時

療儀器機制,坊間一些自然療法中心不受 監察之列,即使標榜無科學根據的效用, 外界亦無從稽考」。她鼓勵市民治療前先 找專業人士諮詢,如患心 疾 病、或裝置心 律調整器者,則不合適此治療。

拒絕記者試用   記者多次要求試做「神仙筆」,卻遭 連番拒絕。店員稱:「要連續坐兩星期電 椅,讓身體習慣電壓,才可接受較強電壓 的『神仙筆』治療。」更千叮萬囑,記者 要每天接受電位治療,才可清理積聚的毒 素。   據知店內代理出席由日本《昭和電機 產業株式會社》製造,名為「Doctor9000」 的高性能電位治療器,治療器連電椅售價 需 4 萬多元,聲稱可改善頭痛、慢性便秘 及肩膀僵硬,購買人士多為長者。

■龐 太 指 而 她 用 了 幾 個 月 高 電 位 治 療,耳鳴、頸痛、偏頭痛均消失。

蘭婆婆 ■接受電位治療期間痛得不斷閃 縮,一度要求停止。完成治療後, 原本只能舉至肩膀位置的左手,忽 然能舉直。

何謂高電壓   理工大學物理治療學系副教授鄭茘 英表示,物理治療高電位治療儀器機電 壓 達 100 至 500 伏 特, 已 是 物 理 治 療 在安全幅度下最高電壓,充分說明使用 500 或以上伏特的危險性。她指出,人 體是導電體,正常 90 伏特電流流過,心 臟已停止跳動,故使用高電壓時,脈衝 只能佔百萬分之一秒。倘若病人一般接 受 20-30 分鐘的高電位治療,皮膚表皮 及真皮會因長時間接觸高電壓而灼傷。

項目 家用電壓及電流 大廈線路 高壓電纜 挪威與荷蘭間的海 底電纜

電壓(伏特) 100 至 250 1000 至 1500 110,000 700,000,000

資料來源:受訪者提供

■深水埗大南街 未到九時,已坐 滿等候試坐電椅 的長者。

記者、攝影:梁可瑩

■據知大部分電位治療器產自日本,「健 康 之 友 」 負 責 人 稱 儀 器 能 釋 放 低 電 流、 高電壓的負離子。

■版面編輯:羅嘉倩     ■報料熱線:2571 6964     ■網址:http://stu.hksyu.edu/~ourvoice


6 港聞 News 仁聞 評論

二○一二年四月號

中央露骨插手 新聞自由休矣

  特首爭霸戰在連串醜聞下曲終人散, 梁 振 英 689 票 慘 勝, 換 來 的 是 建 制 派 撕 裂,未上場管治危機已湧現,更甚的是他 的鷹派作風,及其地下共產黨黨員身分疑 雲, 選 戰 前 夕 更 有 中 聯 辦 官 員 致 電 威 嚇 《信報》,令人深信中央為確保心儀馬仔 順利衝線,竟高調插手,嚴重干預新聞自 由,做法可恥,更令人擔心的,是梁振英 上場後,會使用鐵腕手段治港,進一步扼 殺新聞自由等核心價值。綜觀整個選戰, 梁 振 英 由 完 全 不 被 看 好, 到 搶 票 成 功 當 選,其野心、計謀及鍥而不捨的精神,不 能否認他有一定的個人能力。然而,任憑 梁振英能力如何出眾,手段如何老練,背 後有甚麼人撐腰,也必須明白,新聞自由 等核心價值是不可受到干預的。   自由、民主、人權和法治乃香港長久 以來引以為傲的四大核心價值。自開埠以 來,香港一直以自由城市自居,但近年香 港政府只着重經濟發展,蔑視新聞及言論 自由,逐漸蠶食本港的核心價值。時至今 日,香港仍是全球最自由的金融中心,據 年初由美國傳統基金會及華爾街日報聯合 發 表 的 全 球 經 濟 自 由 度 指 數, 香 港 連 續 18 年獲選為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報告

亦指本港在市場開放程度表現最好,當中 的貿易及金融自由度全球得分最高,投資 自由度及產權方面的得分則排名第 2 位。 港 府 對 經 濟 積 極 不 干 預, 卻 逐 步 打 壓 傳 媒,令香港新聞自由每況愈下。據國際調 查機構蓋洛普(Gallup)日前公布的 2011 年全球媒體自由度報告,香港的媒體自由 度全球排名第 19 位,在亞洲僅次於台灣, 被列為擁有部分新聞自由的地區。據「無 國界記者」年初公布的 2011 至 2012 年 度全球新聞自由指數排名,香港竟急降廿 位至第 54 位,更被指過去一年本港新聞 自由「急劇惡化」、「香港政府新聞自由 政策的變化也有令人擔憂的迹象」。這與 港府掌控消息發放變本加厲不無關係,尤 其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訪港期間,政府幾 乎是壟斷資訊流通。   由此可見,梁振英未上場,新聞自由 已經逐漸惡化。即使新官上任,傳媒界非 但 沒 能 紓 一 口 氣 寄 望 曙 光, 反 而 更 加 擔 心情況會變本加厲。回望特首跑馬仔 180 天,梁振英由外界估計只有 50 張選委鐵 票, 到 最 後 超 過 600 票 當 選、 由 陪 跑 至 坐 定 粒 六, 神 奇 之 旅 得 以 成 功, 除 了 因 梁振英個人能力及心理素質俱佳,最重要

還是有賴中央在最後關頭出面力挺。這也 是令人擔憂的主因, 2003 年七一遊行, 50 萬人的民眾力量北京意識到港府無十 足把握駕馭局勢,自此中聯辦開始活躍, 逐漸干預香港的自治,插手大小選舉,為 達到目的,竟不惜踐踏新聞自由。中聯辦 官員因不滿某有關特首選舉的報道,竟致 電《信報》老闆李澤楷,因未能即時與李 澤楷通話,遂向李的秘書表達不滿。中聯 辦公然向傳媒施壓,除證明中央之手愈伸 愈長,更明顯違反中央政府的一國兩制治 港方針。《成報》公然竄改時事評論員劉 銳紹在該報刊登的專欄文章,無厘頭的逼 夫子挺梁,雖然總編魏繼光解釋要配合當 天的新聞報道,背後別無他人指使,但其 匪夷所思的做法,已令人深信幕後有人發 功,嚴重干預編輯自主。   以往特首雖由小圈子選舉產生,但終 究是由港人選委代表不同界別投票,即使 中央欽點心水人馬已是公開的秘密,但從 不會這樣高調插手。記得 2005 年曾蔭權 無對手下自動當選第二屆行政長官,當時 他說港人與中央要建立互信,相信中央政 府,相信一國兩制。如今回味,恐怕只是 笑話一則。中央不信任港人治港,港人懼

莫志樑

怕鐵腕統治,梁振英如何拆招,將會是未 來的焦點。   回想警務處處長曾偉雄剛上場,將鷹 派 本 色 發 揮 得 淋 漓 盡 致, 高 壓 對 付 示 威 者,動輒出動胡椒噴霧,連記者採訪也遭 到扣查,其不惜犧牲新聞自由的強硬作風 絕對不得人心。梁振英的防暴隊言論是否 屬實無從稽考,但他鷹派和疑似地下黨員 的形象,加上他對廿三條立法支吾以對, 令人有理由相信,在中聯辦得逞讓梁振英 當選的情況下,廿三條惡法將不日來臨。    梁 振 英 在 民 望 和 凝 聚 力 均 偏 低 的 時 候,實不宜再搞任何動作扼殺新聞自由等 核心價值。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是他競 選的承諾,有 700 萬港人作見證。當傳播 工作者都擔心,新聞自由會否受到進一步 的壓迫、中央會再出甚麼招數干預編輯自 主、港台會否成為官方的死忠喉舌等等, 梁振英有責任維護一國兩制、禁止踐踏新 聞自由的行為,讓新聞界堅守客觀和自主 的立場,保護市民的知情權。中央不會希 望新班子只是過渡性質,倘若 2017 真能 有普選特首,民意自然是重要考慮,梁振 英必須掃清港人對他的疑慮,而不是依仗 中央這個後台,搞小動作干預普選進程。

慈善團體當公司 捐款去邊無人知   【本報訊】慈善團體的真身可能是一間公司!本報發現有「慈善團體」 的賬目,讓市民查詢,又表示應該修定現 向公司註冊處,註冊為公司,藉以逃避向公眾公開財政狀況及善款去向。 有的法團條例,令歷史悠久的大型慈善機 構向公眾交代財務狀況。 市民稍有不慎,隨時捐款變送錢。 記者:許敬軒 陳鎮強

民間評級網站「明施慎選」,根據每間 慈善機構的籌款成本、效益、項目費 用、員工費用及行政費用等方面,計算營 運及善款需求,監察機構透明度,供市民 作參考。本報記者抽樣調查其中 3 間被評 為「零透明度」的團體,包括「法住機構」、 「生命工場」及「香港傷健策騎協會」, 發現它們並沒有公開相關資料。

「公司」三年無數睇   該網站顯示「香港傷健策騎協會」, 以公司形式註冊,但未曾向公司註冊處遞 交每年的核數報告。根據規定,公司須至 少每三年向公司註冊處提交財政報告,市 民有需要亦可付款查閱。換句話說,以公 司名義註冊的「慈善團體」,既不用向大 眾交代財政狀況,更因暫時未有法例監管, ■讀者來函:syuourvoice@gmail.com

不用盡慈善團體的責任,交代善款去向。

稅務條例又豁免   而「法住機構」用「佛教法住學會有 限公司」名義以社團形式成立,由中文大 學哲學系榮休教授霍韜晦創辦;「生命工 場」則以協會形式成立,以「培育生命素 質」目標。雖然兩者都根據《稅務條例》 第 88 條獲豁免繳稅的慈善機構,無須向公 司註冊處提交財務資料和核數報告,但機 構不自行公佈,市民無從得知捐款去向。   記者分別以電郵及致電以上 3 間機構 查詢有關狀況,但至截稿前仍未得到任何 回覆。   「明施慎選」創辦人溫澤君指「公眾 最關注是機構的透明度,最緊要知捐款用 咗去邊」,建議公開慈善機構交給稅務局

議員促公開報告   立法會社福界議員張國柱卻認為,出 現以上情況,問題在於「政府監管不仔細」 和「政府部門分工不清晰」。即使慈善機 構不在公司註冊處登記,也只須向稅務局 提交財務報告,而無須向公眾公開。張國 柱建議,政府應透過稅務局訂立行政手段, 強迫慈善機構公開財務情況,而原則是「所 有關於公眾籌募或政府資助的資料都一定 要交代」。   至於已完成諮詢期的慈善法,張國柱 指政府的諮詢文件有不足,包括對「慈善」 的定義、政府可接管嚴重違規機構和建議 成立的慈善事務委員會缺乏獨立性,所以 現階段並不適合立法。

■「明施慎選」自 2010 年成立。

■ 張國柱的另一身份是註冊社工,他表示

編輯:李婉瑜 陸泳潼

慈善法在港立法仍需時間。

■版面編輯:楊皓然     ■報料熱線:2571 6964     ■網址:http://stu.hksyu.edu/~ourvoice


7 健康 Health

二○一二年四月號

新興保健專欄 隨時弄巧反拙   【 本 報 訊 】 有 見 港 人 健 康 保 健 意 識有所提高,近年市面上陸續出現不少 以「醫學保健資訊」掛帥的專欄,提供 聲稱可「養生治病」的「食療」和「民 間偏方」,好讓讀者「照單執藥」。但 並非每一位專欄作家都是註冊醫師,其 提供的醫學資訊準確性及可信性成疑。 香港註冊中醫學會呼籲市民應抱謹慎態 度,不要盲目跟隨這些專欄,以免對身 體造成影響。 記者、攝影:潘詠盈

據本報統計,現時本港約有十多個「醫學保 健資訊」專欄刊登於各大報章,包括《蘋 果日報》、《都市日報》、《頭條日報》等。 而其他刊登於各大雜誌或網絡博客的專欄更是 多不勝數。當中,以著名導演嚴浩撰寫的養生 保健專欄最受關注,他於專欄所提及的「布緯 療法」及一些外用內服藥方表示能醫多種病症, 均引起大眾在網絡上查詢,欲親身嘗試。

服後不適 理應停用    嚴浩接受電話訪問時表示,他所提供的食 療,部份來自醫生,有的則是自我發掘或來自

■讀者來函:syuourvoice@gmail.com

親朋好友,提及的食材大多不會對身體有影響。 被問到有沒有讀者跟隨他所提供的食療後感到 不適,他表示:「如果你服用(專欄提及的食 療)後感到不適,可以停止服食。例如專欄提 及的『布緯療法』,我只是與讀者分享布緯醫 生(Johanna Budwig)的醫療經驗。」

自行執藥 隨時出事   香港註冊中醫李慧儀則認為,無論專欄作 家是否合資格的中西醫,都須向公眾負責。她 表示︰「這類型的文字媒體都很單向,醫生與 病人之間沒有直接接觸。」從中醫的「同病異 (網上圖片) 治」角度來說,即使患上同一疾病,「食療偏 方」的份量和成效亦因人而異,不能一概而論。 ■ 嚴浩在專欄提及的「布緯療法」是將亞麻籽油和「茅屋芝士」混合食用。 她又舉例:「沙士期間,很多人誤信食板藍根 (網上圖片) 可預防沙士,有市民長時期服食大量板藍根, 結果吃壞脾胃,現在仍要接受治療。」   香港註冊中醫學會提醒市民,任何中藥處 方應由合資格的執業中醫簽發,方為有效。市 民切勿貪一時之快,在未經中醫師診斷之前, 就自行配食成藥或使用中藥。若只見症狀相似 便自行採用成藥或偏方,不但無法藥到病除, 更可能令病情加深。

編輯 : 洪卓妍 ■ 李慧儀建議市民應依醫生指示服藥。 ■ 板藍根不是保健食品,用時需注意。

■版面編輯:張仲汶     ■報料熱線:2571 6964     ■網址:http://stu.hksyu.edu/~ourvoice


8 教育 Education

二○一二年四月號

網上補習 成效存疑   【本報訊】多媒體科技近年殺入教育界。有補習社於網上成立平 台,以新媒體包裝傳統補習行業,讓學生可以隨時隨地上網補習,勢 要在補習市場上分一杯羹。可是雷聲雖大,但網上補習的迴響則好壞 參半。 記者、攝影:陳雅瑜  編輯:李倩榕

網上補習平台抓緊香港學生重視考試、補 習習慣,推出既靈活又富彈性、不受時 間地點限制的課程,再以較傳統補習社便宜 的學費作招徠,吸引學生。網上平台利用雲 端技術,當學生在便利店,或使用櫃員機、 Paypal 繳交學費後,再於網上選擇課程,便 能下載或在線收看課程影片及筆記。   有網上補習社稱看準補習業的市場,認 為其發展潛力龐大,於是吸納學歷高而且經 驗豐富的導師,加上十多名幕後製作團隊, 塑造補習社的專業形象。

學生質疑成效    但對學生而言,考試「貼士」和應試技 巧比補習社形象更為重要。李同學有多年來 在傳統補習社補習的經驗,他表示雖然網上 補習「有彈性,價錢又平,導師學歷又高」, 但暫時未有興趣。他指出,傳統補習社能因

應不同學生程度,因材施教;但網上補習課 程程度較一致,擔心不能適應。而應屆文憑 試 考 生 吳 同 學 表 示, 補 習 主 要 是 希 望 獲 得 「貼士」及學校沒有教授的應試技巧,但他 說:「新成立的網上補習平台沒有『貼題』 的口碑,未能吸引學生。」

未能為導師建立其品牌形象,難以引起學生 的興趣。 ■擁有多年傳統補習經驗的李同學 表 示, 對 網 上 補 習 社 暫 時 未 有 興 趣。

導師批評可靠性    網 上 補 習 社 成 立 短 短 兩 星 期, 已 有 數 十 名 學 生 報 名, 加 上 在 社 交 網 站 及 搜 尋 引 擎 的 宣 傳 攻 勢, 網 上 補 習 社 確 實 為 傳 統 補 習 業 帶 來 新 衝 擊。 於 傳 統 大 型 補 習 學 校 任 教 多 年 的 曾 老 師 表 示, 網 上 補 習 社 與 上 網 學 習 性 質 相 似, 他 更 批 評 網 上 補 習 社 運 作 的 透 明 度 不 高, 學 生 只 可 上 網 聯 絡 補習社,有潛在風險。       另外,曾老師又指出,導師的名氣是學 生選擇補習社的重要因素,但網上補習社則

■網上補習社標榜能 隨時隨地補習,學生 亦可試堂。

■應屆文憑試考生吳同學指,網上 補習社沒有「貼題」,不夠吸引。

外國早已流行 其實網上補習早於外國推行,為英、美所接受,市值更高達近千億。外國網上補習平台 發展成熟,除影像課程外,亦有完善的支援配套,如網上練習和考試、提問機制等。另 外,學生除了用電腦上課,還可以用手機、隨身聽下載課程,真正做到「隨時隨地」補習。

仁大推心理學後文憑    【 本 報 訊 】 在 香 港 攻 讀 心 理 學 碩 士 課 程, 學 生 須 曾 修 讀 心 理 學 學 士 課 程 或 學 士 深 造 文 憑 ( Postgraduate Diploma)。香港樹仁大學輔導及心理學 系計劃開辦心理學學士後文憑,正等待 香港學術及職業資歷評審局批核,預計 今年 9 月或明年 1 月開始授課。 記者、攝影:李靄鈴 編輯:蔡曉澄

比例而言,樹仁大學學士輔導及心理學系學位 課程是 2:1,而我們計劃將心理學學士後文憑 的 比 例 調 整 為 1:1, 營 造 一 個 更 好 的 學 習 環 境。」

有助畢業生另覓出路   就讀樹仁大學輔導及心理學系三年級的梁 同學認為,課程給予那些不滿意學士課程主修科

目,且有意攻讀心理學的同學一個機會。她表 示:「有些朋友在大學三年級或工作後,才發 現大學修讀的科目根本不適合自己,因而想轉 攻心理學。這課程無疑對他們有很大的幫助。」 而另一位就讀於樹仁大學社會系二年級的黃同 學則指,自己一直都有意修讀心理學,但由於 成績原因,而未能順利入讀心理學系。她表示, 如果仁大設立該課程,畢業後會考慮修讀。

心理學學士後文憑為非全日制課程,計劃招 收 25 至 35 位學生,申請者必須擁有二級 或以上榮譽學士學位,並在該課程的 20 個月內 完成 33 個學分。

授課與輔導教學 1:1   負責該課程的樹仁大學輔導及心理學系教 授 Dr. Greene Mark 表示,香港其他院校如香港大 學、香港中文大學,也有開辦心理學學士後文 憑課程,但學生須與修讀心理學學士課程的學 生一同上課。然而,仁大開辦的心理學學士後 文憑課程則與心理學學士課程分開授課。   Dr. Greene Mark 強調希望能通過此課程協助 學生進一步升學,而非讓他們重複學士課程的 內容,因此課程將注重輔導教學 (Tutorial), 並結合實驗和活動進行教學。他指:「就專業 知識授課 (Lecture)和輔導教學 (Tutorial)的 ■讀者來函:syuourvoice@gmail.com

仁大輔心系三年級梁同學認為,心理學學士後 ■樹仁大學輔導及心理學系教授 Dr. Greene Mark ■仁大輔心系三年級梁同學認為,心理學學士後 表示,申讀該課程的學生須擁有學士學位,確保 文憑,能讓非主修心理學的畢業生有機會進修心 理學。 對心理學有一定知識基礎。 ■版面編輯:吳百添     ■報料熱線:2571 6964     ■網址:http://stu.hksyu.edu/~ourvoice


9 體育 Sports

二○一二年四月號 (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

李嘉威 射箭選手

  【 本 報 訊 】2012 倫 敦 奧 運 舉 行 在 即, 距 開 幕 尚 餘 3 個 月, 各 國 選 手 現 以 密 鑼 緊 鼓 備 戰。 香 港 選 手 繼 1996 年 亞 特 蘭 大 奧 運, 及 2004 年雅典奧運前後奪得一金一銀後,就再沒有再獎牌榜中亮相。 今次奧運,香港將派出至少 15 名運動員出戰,仍有多個項目正爭取 參賽資格。面對四年一次的國際盛事,香港運動員都正在積極備戰, 均表示以平常心面對,但仍希望能為港爭光,重登獎牌榜。 記者:劉希垟 李婉麗 蔡詠欣 梁靜宜

倫敦奧運 港隊爭氣 至今已在8個 香港項目獲得參賽資 格。其他項目,包括 單 車 山 地 賽、 雙 人 划艇等,已達奧運 B 標準,但資格仍未落 實,將於兩個月內陸 續公布。

乒乓成績受注目   熱門項目乒乓球 一直是香港體育界的精 英運動之一,今次參賽 備 受 關 注。 今 屆 陣 容 包括帖雅娜、姜華、 江 天 一 及 唐 鵬, 他 們 將分別出戰男、女單的賽事。   姜華珺在 2008 年因來港不足 7 年, 無緣代表香港參加奧運。事隔 4 年,今次 奧運能代表香港,她縱滿心歡喜,但因奧

運為全城焦點,亦感壓力大。 她 說:「 全 世 界 的 球 員 也 害 怕 中 國 隊, 因 她 們 每 天都有地獄式特訓。 與她們作賽時,雖然 同是中國人,會比較 清楚他們的訓練模式和 長、短處,但在技術方面 則有明顯的劣勢。希望這 種優劣勢能互補,拉近 彼此距離。」

無壓力盡地一鋪  其中乒乓男單健將 唐 鵬,16 歲 便 入 選 國 家 隊, 訓 練 有 素。 初次代表香港參賽,他說不會顧慮太多, 只會盡力做好本份,珍惜每一次比賽。   香港乒乓球男子隊教練陳江華說,今 年港隊已參與五場地區、國際性賽事,主

沙排射箭 力求出戰   運動員能確認代表香港參加奧運, 固然開心,但仍有運動員出賽資格未 卜,在未來兩個月努力表現爭取出戰 機會。   「沙排孖寶」黃俊偉、黃冠邦一直 默默地乘風破浪,他們已合作近 8 年, 去年底更在亞洲排協洲際盃東區預賽 取得季軍並出線參加今年五月亞洲沙 灘排球洲際賽,決定奧運資格。雖能 否取得奧運資格仍屬未知之數。   黃冠邦表示,他們在技術層面始 終不及其他沙排強國。為迎戰比賽, 他們會加強防守技術及發球準繩度。 ■讀者來函:syuourvoice@gmail.com

黃俊偉則指,身高是香港運動員的弱 項,他們惟有爭取更多時間訓練體能, 彌補身高不足。

不達標 派另一代表   射箭選手李嘉威上年十月成功於 亞洲射箭錦標賽取得奧運入場卷,但 他仍未在公開賽事中取得奧運達標分 數,所以他還未能出戰奧運。教練林 兆棠指在未來三個月,會有海外的賽 事舉行,都是李嘉威爭取達標的機會, 萬一李嘉威未能成功,就會派出已取 得達標分的徐俊文代為出戰奧運。

要為備戰奧運及調整心理,望屆時在奧運 能有正常發揮。對於球員狀態,他指男子 隊承受壓力的能力不大,更對於本屆成績 沒有太大期望,「不過球員在半輸半打的 情況下,可以博一鋪。」

李靜:香港有實力   「乒乓孖寶」李靜曾在北京奧運勇奪 乒乓男雙銀牌,雖與倫敦奧運無緣,但在 這期間會與球員練習,認為他們應注重於 平穩心態、臨場發揮以及應賽策略。他說: 「兩個致勝秘訣是穩定的心態,及加強訓 練,希望球員能為香港爭取獎牌,因他們 是有實力的。」   中國香港體育協會暨奧林匹克委員會 會長霍震霆指,他被運動員深深感動,因 他們用了 7 年去訓練及準備,而運動員可 以參加兩次奧運的機會更少於兩成,會給 予他們最大的支持,希望他們能取得好成 績。

備戰心聲 帖雅娜(乒乓球女單) 「現期望是身體健康,因特訓時長期彎 腰,致腰骨勞損,加上年紀不輕,希望 保持現時狀態參賽。」

江天一 (乒乓球男單) 「除了解對手外,抱嬴人先要嬴己的信 念,常跟自己以往成績作比較,希望能 夠超越自己。」

李嘉威(射箭) 「由成功取得入場卷到奧運正式比賽的 時間不到一年,備戰時間相當短,能做 的訓練十分有限,加上比賽用的器材貨 源緊張,直到現時仍未完全準備好。」

黃俊偉(沙灘排球) 「無論對什麼對手,香港都係比較輸蝕, 所以要發揮全力打低對手。你諗下一場 無用,你贏左第一場先有下一場。」

支援不足 難有成績   儘管運動員努力備戰,但政府支援不足, 令他們難以提升水準。其中射箭並不屬於精 英項目,政府在場地和比賽上的支援都嚴重不 足,李嘉威指代表香港出外比賽時,政府會支 助部分費用,但部分開支如機票、比賽費等都 要參賽者自行負擔。另外,射箭沒有常設的香 港隊操練,選手平常都是自發練習,不會有教 練在場指導,「今次都是因為取得奧運入場 卷,才會有『港隊』,政府才增加支援,提供 教練督導訓練。」他認為政府根本無心發展射 箭項目。   場地方面,教練林兆棠說﹕「牛池灣的新 射箭場,地面是斜的,在一個斜的場地射箭,

成績肯定不能被世界承認。」現有的獅子山射 箭場則有不同限制,如禁止晚上進行訓練。   政府對於較有潛質的項目如乒乓球,則加 強支援,例如在 2009 年,增加撥款 600 萬元, 資助乒乓球發展,亦預留更多資源培訓青少年 運動員。   香港在 2009 年舉辦東亞運動會,當時港 府建議多項體育改革政策,但至今未見大突 破。中國香港體育協會暨奧林匹克委員會會長 霍震霆指,政府十分注重體育發展,需重新檢 討為何香港缺乏專業運動員。他表示,現時政 府已籌備一筆資金以推廣運動,希望將來有更 完整規劃,以改善現有的體育設施。

■版面編輯:楊皓然 李俊諺     ■報料熱線:2571 6964     ■網址:http://stu.hksyu.edu/~ourvoice


10 副刊 Lifestyle

二○一二年四月號

兩代電影人看 本地短片文化 ( 網上圖片 )

  【本報訊】對 於 現 時 如 此 輕 易 可以發佈自己的作品,又能吸引數 以百萬計的人次瀏覽,以往「捱出 來」的導演以及獨立電影製作人, 他們又會怎樣看待短片文化?

■林氏兄弟邀請了羅 問:你對越來越多人在網上分享自己的 莽拍攝《戰爭機器》。

作品的看法是甚麼? 李:這是一件好事。單純學習沒有用, 實踐才可以早點掌握技巧,更早學懂電 影、電視的方式及語言。 記者:陳穎欣 佘錦洪 林:全民創作在某程度上是一種競爭機 李:李力持 ( 著名導演、編劇及演員 ) 制。儘管這種競爭帶來的威脅目前還很 王:王偉傑 ( 獨立電影導演 ) 有限,但這無疑能提高香港電影製作的 林:林氏兄弟 ( 獨立影片製作人 ) 質素,算是百利而無一害。 梁:梁仲文 (2011 年「鮮浪潮」得獎導演 ) 梁:香港短片的質素尚未成熟,精彩的 短片很少,但透過競爭磨合,相信慢慢 會出現高質素的短片。

香江

■林氏兄弟曾與馬國明合作。

(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

王:其實只要有一個好的意念,就能在網 上獲得非常高的點擊率。有好意念,就能 拍出一條吸引觀眾看的短片,那怕只是對 着鏡頭「亂噏」。拍攝「棟篤笑式」短片 的 Eminleo 就是其中一個例子,不需要甚 麼精心佈局也可以令觀眾捧腹大笑,已經 很成功。

問:你們怎樣看以「惡搞」為主或「棟 篤笑式」拍成的短片? 李:我沒有看過,這些小趣味我不會看, 也沒有留意,他們根本泛不起漣漪,始 終要用紮實的技巧和故事內容留住觀眾。 ■《四季人生》改編至學生尋夢的故事。

長洲忠孝亭院僅存的櫻花。 ■

  【 本 報 訊 】 有 不 少 人 遠赴日本一睹櫻花的風采。 其實在長洲一個亭院的角 落, 早 有 數 株 櫻 花 樹 在 薄 霧濃情中悄悄綻開。 記者、攝影:何沛盈

成熟時

人將櫻花盛放的美景稱 日本為「花見」(Hanami)。在長 洲的忠孝亭院,有幾株高大的櫻 花樹佇立著,當中一棵開得特別 燦爛,吸引不少遊人著足觀看。

山櫻垂長洲

  有第一年來的遊客表示,想 不到長洲的櫻花也很美,而且種 在亭院旁邊更顯詩意。有遊客對 於只有數株山櫻能開花感到可 惜:「如果亭院兩旁都開滿櫻花, 會更有世外桃源的感覺。」

■讀者來函:syuourvoice@gmail.com

■《關公大戰外星人》講述關帝與外星人對抗的故事。

櫻籽植中大   在今年的 2 月 1 日,櫻花種 子就飄落到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 院 的 合 一 亭 宿 舍。20 棵 嬌 嫩 的 櫻花幼樹才剛剛伸出嫩葉,偶見 一兩節枝頭泛出一點點的粉紅花 蕊,尤其珍貴。現時合一亭宿舍 外的草坪已封閉,以免影響櫻花 生長。住在合一堂的宿友表示歡

迎種植櫻花的建議,認為可為單 調的校園帶來色彩。中文大學校 長沈祖堯希望透過櫻花樹令所有 中大學生,無論曾否到過日本, 都可以親睹「花見」。     數 年 後, 亭 院 兩 旁 就 會 櫻 花 處 處,令同學在校園內都能遇上花 見,一睹「昨日雪如花,今日花 如雪」的美景。

編輯:林鐸靈

問:拍短片為何會成為拍電影的障礙? 林:我們很擔心因短片拍攝的經驗會被標 籤,其他人會認為我們專門拍短片,題材 與選題都被局限,而且只是關於年青人或 屬於小眾, 所以會比較少人找我們跳出來 拍電影。 王:拍短片是一個台階,亦是一個階段, 我最近就因為有拍短片的經驗而獲得一個 拍長片的機會。每個短片導演心中所想的 都是一套 90 分鐘的長片,但是礙於年資、 技 術、 資 金 等 等 的 限 制, 惟 有 從 短 片 起 步,希望能被著名導演在「組班」時看上。 梁:我希望通過短片或其他相關工作為自 己贏得知名度,令其他人對自己的作品質 素有信心,最終能做到與王家衛一樣,不 會被質疑實力,然後進軍拍攝電影之路。

編輯:陳嘉盈 伍靜宜

臨時「六四紀念館」 重現血淚真相

  【 本 報 訊 】 今年是六四 23 週年,支聯會 在深水埗設立臨時「六四紀念館」。 記者:羅婉恩

支聯會主席李卓人指出,設立臨時展館是讓新一代 中國人認識六四。他說:「內地人被中共大力『洗 腦』,對六四有很多誤解,所以設立六四紀念館,把 記憶保留、整理。」   互動區會透過動畫和 映像還原六四事件,工作 人員會提出問題,讓參觀 者反思。李卓人表示:「我 們希望讓學生代入角色, 如讓他們朗讀當年的絕食 ■這 彈 頭 是 當 年 民 運 學 生 宣言。」而文物區則會展 逃到香港時送給支聯會。 示與六四有關的文物。 ( 相片由有關機構提供 )

編輯:劉燕妮

■版面編輯:張仲汶     ■報料熱線:2571 6964     ■網址:http://stu.hksyu.edu/~ourvoice


動手做!環保中

11 副刊 Lifestyle   【本報訊】二十一世紀,人人講環保。但環保又是甚麼?除了停車 熄匙、減少用電,我們要怎樣才能「做」到環保?他們告訴你,只要動 手「做」,不但環保,更能令它們「再生」。 記者:楊惠玲 裘媛娜

編輯:張曉寧 溫愷欣

不打正旗號環保,只 是身體力行,默默

    

  大眾心目中的環保,通常是基本 的回收或循環再用。The Cave 創辦人 Angus 問:「大家有沒有想過怎樣令回 收得來的東西『再生』?例如把它變成 一件新的物件?」另一位創辦人 Emthy 認為,現時社會不斷吹捧環保,可能只 是一些財團想藉此發掘商機。他們始終相 信,環保應該存在心中,再融入到日常生 活,整天掛在口邊就會失去真正 意義。

為 兩 大 類: 澳 洲 舶 來 貨 及 香 港 本 地「 靚 種 」。 相 比 澳 洲 超 過 200 種 的 種 子, 本 地 菜 種 只 有 8 種, 由 一 本 地 老 農 戶 供 應, 粒 粒 種 子 均 精 挑 細 選, 屬 質 素 高 的 「 靚 種 」, 買 一 粒 少 一 粒。 老 闆 陳 廷 禮 ■讀者來函:syuourvoice@gmail.com

七旬老翁也再生

菜 種 行 見證農業興衰

  【本報訊】穿過深水埗繁囂的 街道,在電子儀器店包圍之中,有 一 間 毫 不 起 眼 的 老 店。 門 口 有 兩 個陳舊的木造米桶、店內花紋地板 和老香港風味的吊扇,霎眼以為是 間普通不過的雜貨店,細看之下, 原 來 它 是 香 港 瓜 菜 種 子 的 老 店。

陳振史,潮現菜時種 主行 要至 賣今 已蔬 有菜 一種 百子,多 可年 歷分

件一起動手做的傢俱。

再生

  七子從不願把 The Cave 定位為環 保組織,一方面難為「環保」下定義, 另一方面,亦不想局限自己在那些死板的定義 上做事。為了傳達「動手做」的概念,他們開辦

記者:林斯敏 趙善鋒

子, 因 為 那 是 他 們 第 一

■不 時 會 有 客 人 要 求 許 伯 為 他 們 訂    另 一 邊 廂, 大 埔 富 善 街 街 市, 造傢俬,他也會為街坊修理木傢俬。 有一位姓許的老木匠。他時常看見別 人把完好無缺的木傢俬和卡板直接拋 到堆填區,感到十分浪費又無奈。「以 只有百多尺的板間房為例,一個大櫃能 放在哪裏?其實人們並非真正打算浪費, 只是身不由己。」他決定把當中能循環再 用的部分,改製成充滿懷舊氣息的傳統木 製品,包括木書架、木櫃、木櫈仔和木飯桶 等。大多數製成品都會出售,不收 任何材料費,只會象徵式「收返少少 人工」。許伯說,他的木製品都是由 嘟一嘟 別人棄置的木材改製而成,他堅持自 網上版睇哂 己一手一腳完成製品,不靠機器幫助, 所以單造一個木桶便得花上 6 小時。雖 然許伯表示「造木 ( 製品 ) 好辛苦!」,但多得街 坊捧場,許伯到現在還未言休,只要一息尚存,都要 「做到身體動不了」為止。

環保非紙上談兵

隱世老店

■ Cavemen 最喜歡這張桌

工 作 坊, 用 簡 單 的 工 具, 把 木 材 廢 料 製 成 新 簇簇的筆盒。他們相信經 過動手做的過程,學員可 重新認識環保,體會當中環 保意義。對於有學員把製成 品與朋友分享,吸引更多人想 參 加 工 作 坊,Cavemen 難 掩 興 奮 心 情:「 自 己 教 會 別 人, 有 人喜歡再分享,這就是最基本的 快樂。」

地以行動告訴社會,「再 生」是一件簡單不過的事。 由七子組成的 The Cave,是 以洞穴為概念的本地創作團 隊。 眾 人 畢 業 後 合 租 一 個 工 作 室, 初 為 畢 業 後 有 個 聚 腳 地,但在資金有限的情況下, 他們把工廠棄置的木材和卡板 加工自製傢俱。一個本為省錢的 舉動,卻漸漸影響身邊親友,更 有人特意向他們訂造木製傢俱。

動手令廢物再生

二○一二年四月號

休閒農耕種植,生意始終有減無增,陳伯 說罷一臉無奈。他表示,亦有固定向新界 菜農供應種子、肥料,更售賣澳洲穀物和 泰國米。憑藉品質口碑好,羸得一班老主 顧捧場。廖女士光顧菜種行兩年,平時會 買 種 子 回 家 種 菜。「 哪 裏 有 一 間 好 像 它 這樣捧的店舖?以前上環還有很多這些店 舖,我想陳伯不做的話,又少一間,其他 人不做又少一間,這裡真是好特別。」

■菜種行現時主要做零售和熟客生意。 ( 陳 伯 ) 說:「 如 果 個 老 農 戶 有 事 或 退 休, 就 再 無 人 供 應。」 陳 伯 年 逾 60, 年 少 時 經 已 在 菜 種 行 工 作, 打 理 祖 傳 菜 種 行 超 過 半 世 紀, 對 各 種 菜 種 及 殼 物 瞭 如 指 掌, 可 隨 口 向 顧 客 說 出 時 令 菜 種。   由於菜種行的客源主要為本地農戶, 但本港農業早已夕陽西下,就算近年興起

從前風光不復再   陳伯托一托老花眼鏡,表示現址並非 自置物業,幾十年來一直是租舖營業,租 金年年上升,慨嘆經營困難,「以前菜農 有很多田地,甚麼都種。現在的菜農只種 幾種菜,生意少了很多。」他續說:「現

在都第三代了,兒子又不肯繼承,因為 賺不到錢,租鋪又不可以頂手。不過, 我看到客人種植出靚菜和粟米,就很滿 足。」   陳振潮菜種行內的一紙一字一種子, 見證著菜種行五、六十年代最輝煌的日 子,同時見證著香港農業夕陽西下。環 顧四周,電話舖、五金店、電子儀器店, 五光十色,唯獨百年老店菜種行風雨不 改,仍保留著老香港的色彩。雖然已褪 色不少,卻仍能感受到陳氏第三代的昔 日風光,還沒有蕩失於歲月之中。

編輯 : 江夢怡 陳敬陶 種 「菜種行」顧名思義是賣蔬菜 等 子, 亦兼 賣肥 料、 熟白 米、 花種 菜 料, 乾貨。 除傳 統天 然有 機肥 , 種行自 50 年代起便開始賣化學肥 至今亦然。

■版面編輯:梁可瑩     ■報料熱線:2571 6964     ■網址:http://stu.hksyu.edu/~ourvoice


OUR VOICE Picasso Meets the Smartphone 12

April 2012

◄ Young artists Christy Chan, Helen Cheng and Cherrie Lau, respectively, have created these three portraits of Hong Kong celebrities using the smartphone app Draw Something. The app is very popular among Hong Kong youth. With the smartphone s c re e n s e r v i n g a s a p a l m - s i z e d canvas, players can fully utilize their creativity and imagination.

Click and click. Tap and tap. Inside a café on a recent weekday a young woman uses her finger to sketch a drawing. A teenager uses his index finger to add color to a painting. Others grasp their phones firmly, brows tightly knit as they try to create an art piece, not with clay, or paint, or the usual artist’s tools, but with their fingers. These people are fans of Draw Something a mobile

app launched in 2012 by OMGPOP a website that hosts free multimedia games. Draw Something is available on Apple iOS and Android devices. Here’s how it works. After choosing a word, one participant draws a picture and another person identifies the picture. Users can purchase new colors after they have collected enough coins, which are earned when they identify a picture correctly. The app has seen more than 20 million

Blossoming brand

worldwide downloads at press time. Here in Hong Kong, Draw Something has been a hit especially amongst university students and twentysomethings. “I enjoy playing because it is fun to watch people guess my drawings, and it is an interactive game that I can play with friends,” said Alice Fok Po-lam, 22, a second-year student at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Our Voice recently invited some Draw Something artists

Win Win Win Our Voice’s monthly contest launches with Draw Something. Above find the work from young artists who used the Draw Something app to create portraits. Scan the QR code on the left to join the interactive contest. Entry deadline is April 15, 2012. The winner will be announced in next month’s Our Voice.

Teaching Lovebirds to Fly

D

By Zoey Wong

Eight young entrepreneurs launched an online flower store called "Alpha Flower Fairy." Like many young people in Hong Kong, they have their own philosophies on work and life, and they hope to express these beliefs and views on society through the flower arrangements they sell. Our Voice's Karen Chan profiles "Alpha Flower Fairy" and talks with one of the owners. To read the story go to : http://stu.hksyu.edu/~ourvoice/mobile/?p=2575

to share their creations with us. Keep reading further to enter our “Name that Celeb Contest” and see if you can identify the drawings. Above are some works created from young artisits' fingers. Click and click. Tap and tap.

id you know H o n g K o n g ’s famous TVB actor couple Wo n g C h o lam and Leanna Lee Ya-lam nearly split? But a friend came to their rescue and is now a professional counselor. T h a t f r i e n d , J o a n n a To Yuen-ha who helped them resolve their differences, is now the chairwoman of the Good Love Institute – a counseling service she founded in 2006. When the actors began dating there were difficulties because the public thought they were not an ideal match, and Lee felt insecure about their relationship. “Thanks to Joanna. She gave

■ Letter from the readers are welcomed. Write to us at: syuourvoice@gmail.com

us the confidence to develop this relationship, build on our love and education,” said Wong in the introduction of To’s book entitled “The Good Love Movement” published in 2006. “When we had difficulties or any uncertainty in our love lives, Joanna would pray with us and help clear up misunderstandings” So how can love be taught? To u s e d h e r o w n a c t i n g experience to help counsel these celebrities. “Mine is much better because I use vivid sharing methods, like role-playing for couples. The latest course is called “The three ingredients of love” ( 三料情人餐 ) . If you have sauce, chicken and the cooking tool, what else is left then? You have to cook right.”

She began counseling at a Christian group and found many couples needed help. “Some youngsters were getting married just because of the fantasy of having a better life, but it is not about love,” she said. After several years, To spent her life savings to set up the institute.

is to “Myteachmission couples how to have a good loving relationship.

Joanna To Yuen- ha, relationship counselor.

By Hayley Lam

In the 1980s, she studied drama production in the U.S. and worked as a production assistant in 1984, when she returned to Hong Kong. She also had roles in films, including The Flowers of Shanghai ( 海 上 花 ), Wild Search ( 伴 我 闖 天 涯 ) and Police Story I ( 警察故事第一 集 ). After eight years on screen, she worked at the Hong Kong Film Archive for seven years since 1992. But she remained involved in dramas. Those 15 years not only created happy memories, but taught her how to communicate and armed her with skills she used to write magazine columns, interview people from all walks of life and face the public.

■ Page Editor: Phoebe Chau     ■ Contact:2571 6964     ■ Webpage:http://stu.hksyu.edu/~ourvoice


13

April 2012

Young activists make a difference

OUR VOICE BRIFELY@

HKSYU SOCIOLOGY

Public seminar on how helpers can boost their careers

By Vicky Ho Older generations are worried about the antisocial behaviour of twentysomething protesters in Hong Kong, but seasoned activist lawmaker “Long Hair” Leung Kwokhung believes this is healthy. L o n g H a i r, w h o i s regarded as the flagbearer of protesters in Hong Kong, believed that the twentysomethings, or post-80s and post-90s generation, were evolving in an uncertain political environment. “The public is sick of young activists only because they have transferred their disappointment towards the main camp of the pandemocrats to youngsters, so the problem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e post-80s generation,” he said.

Lawmaker "Long Hair" Leung Kwok-hung (above right) has faith in young protesters such as Ng Chung-tat who frequently took part in rallies. Photo: Vicky Ho Wo n g Wi n g - c h i , a former council chairman of the Hong Kong Federation of Students in 2010, said he was fighting for more benefits for the grass-roots members of society and some people would not understand their goals. Leung said: “Most

people in Hong Kong are not sure about what they want and are not always right in their stance on social issues. Therefore, the role of activists is to help the public understand their own power in society, thus, raising their willingness to join social movements.”

A dessert shop owner, Ms Ng, aged in her 50s, said activists rejected everything from the government, but they would not be able to do any better than the present administration. An activist from Shue Yan University, Ng Chungtat, who is a third-year

sociology student, said some people relied heavily on the media and always regarded the government and its decisions as correct. This was why the public thought activists were all anti-social and violent protesters, he said. “Some do not want to change the existing environment since they are afraid their benefits will be eroded,” Ng said. Taylor Lam, a 22-yearold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tudent, said she could not accept the aggressive actions of young protesters because there were “many other ways to express one’s opinion without violent acts”. She said she did not oppose demonstrations as long as protesters were rational and respectful.

PROFILE

One Life Gone, Another Transformed

F

By Wendy Chan or Grace Lau Wai-nga success comes hand in hand with crises. Lau is a young doctor who works at the

obstetrics and gynecology departmentof KwongWah Hospital. Her colleague Dr. Victor Hung Hin Fai from the Department of Medicine and Geriatrics at Princess Margaret Hospital, said Lau was highly dependable, and her medical knowledge was sound and her clinical judgment was excellent. However, she has survived numerous challenges to get to where she is. Lau was a houseman at Kwong Wah Hospital for a year following her graduation from medical school at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Although medical students go through a stringent academic program, Lau says that she learned the most from her time as a resident. The experience enabled her to reflect on her role as a medical practitioner including the challenges.

Lau said in medical school she often had a rosy picture that she would cure all patients, but she has emerged from her residency with a more realistic view. Nonetheless, that has not changed. Lau still has faith and persists in striving

“ When faced

with the death of patients, I could see my own limitations because I am not God. Grace Lau

■ Letter from the readers are welcomed. Write to us at: syuourvoice@gmail.com

for the very best for her patients, even though she needs to be on call from 9pm to 5am for at least two days a week. Witnessing death is a part of her profession and she has learned to accept death as a process. Her job requires her to deliver the news of a patient's to love ones and help them accept their loss. As seen from another angle,being a doctor means witnessing some touching moments too. “There was an old lady who was unconscious when she came to the hospital, and ended up staying at the hospital. Her husband took care of his wife better than some experienced nurses,” Lau says. This incident touched Lau as it was a reminder that true love existed. Sometimes a good doctor should be a good listener. In one case, she had a deep

interaction with a middleaged female patient who had suffered from breast cancer, who came to see the doctor because of pleural effusion (excess fluid in the lungs). “When she came, she found it hard to breathe. Later when the report came in, I found that her breast cancer had returned,”Lau said. In addition, the patient told Lau about the hardships she was facing, including a recent divorce. As a Christian, Lau believes praying is one way to help her and her patients. “Curing the illness is important but more importantly is we should be caring for the patients’ spirit,” Lau said. Her own personal philosophy is “to cure sometimes, to care always.” One can see the passion in her eyes.

The department’s Centre for Qualitative Social Research will co-host a seminar on how Filipino maids in Hong Kong can make good use of the internet and mobile phones for their job. The centre, the Hong Kong Sociological Association and the Vision Bookcafe of Joint Publishing will co-host the public seminar on May 12. Dr Peng Yinni, an assistant professor with the department, will discuss the matter in depth with Dr Odalia Wong M.H. from the Department of Sociology at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The seminar will be held from 2.30pm to 4.30pm at Joint Publishing (Vision Bookcafe), 2/F Chung Sheung Building, 9 Queen Victoria Street, Central. For more details: http://www.hksa. ust.hk/PublicLecture.2012.html

ECONOMICS AND FINANCE

F o u r s t u d e n ts t a ke h o m e financial planning honors

A team of four students won the second runnerup in the Hong Kong Undergraduate Financial Planners of the Year award for 2011. The awards are organized by the Society of Registered Financial Planners and encourage students to raise their awareness of financial, and to equip them for a career. The members of the team are: Jia Lin-xuan, Hou Ruo-fu, Ho Chit-shing and Yu Tian-feng.

LAW AND BUSINESS

Reaching out for academic prosperity on the mainland

The faculty organizes many activities to expose students to possible future workplaces. An exchange trip to Beijing was held in March, with around 40 Year 3 students from the department. the group will visit universities and students will also learn more about how law firms operate in the mainland.

JOURNALISM

Sports season kicks off with soccer tournament

The department’s students became more active and energetic as spring arrived, with the annual sports event lifting spirits after a long winter. After the Journalism Cup (Soccer) was held in March. This month, the Journalism Cup (Basketball) will be held. This year six teams will compete for the championship title in April. For students who are not ready for a tight competition schedule, dodge ball may be a good option, as the one-day dodge ball competition was held on April 3 at Braemar Hill Road Playground. -- Phoebe Chau, Choya Choi, Wendy Chan and Hayley Lam STAFF Advisor & Coordinator: Ms. Amy Wu Advisor: Ms. Sandra Lowe Executive Editor: Phoebe Chau Layout Designer: Edith Leung

Copy Editor: Trevor Lee Executive Photographer: Xavi Cheung Reporters: Karen Chan Vicky Ho Wendy Chan Choya Choi Zoey Wong Hayley Lam

■ Page Editor: Edith Leung    ■ Contact:2571 6964     ■ Webpage:http://stu.hksyu.edu/~ourvoice


14 專欄 Columns 雞脾、雞髀、雞肶

不正則鳴 新聞與傳播學系助理教授 黃仲鳴

  食肆常見「雞脾」一詞,有人斷言曰錯,應該是「雞髀」云, 甚至有寫作「雞肶」的,究竟何者為對?   先看「脾」字。「脾」,脾臟也,脾氣也,與雞之腿何干?其 實,「脾」亦可釋為「大腿」,《莊子 ‧ 在宥》:「鴻蒙方將拊 脾雀躍而遊。」此「脾」,既可謂之「大腿」。那麼,雞之大腿是 否可呼之為「雞脾」?   再看「髀」字。《禮記 ‧ 祭統》:「凡為俎者,以骨為主。 骨有貴賤,殷人貴髀,周人貴肩。」這「髀」,指的是「大腿骨」; 但亦可釋為「大腿」,清 ‧ 和邦額《夜譚隨錄 ‧ 春秋樓》:「將 軍拊髀曰:『非偶然也!』」「拊髀」就是「拊大腿」。   再再看「肶」字。北魏 ‧ 賈思勰《齊民要術 ‧ 羹臛法》:「羊 節解法:羊肶一枚,以水雜生米三升,蔥一虎口,煮之,令半熟。」 這「羊肶」是否即「羊大腿」?非也。《漢語大詞典》釋曰:「牛 羊等反芻類動物的重瓣胃,即俗所謂『百葉』。」原來如此,「肶」 與「大腿」完全無關。   據此,世人皆以為「雞脾」錯,其實是對的。但寫作「雞髀」, 當然是百分之百正確了。至於「雞肶」,則完全不通。雞非反芻類, 根本沒「肶」之存在。   再談一談「髀」。有「髀肉」一詞,指大腿上的肉。古人騎馬, 兩腿一夾,日久而運動,腿肉自是堅瘦,久不復騎,髀肉自生。《三 國志 ‧ 蜀志》劉備便言:「吾常身不離鞍,髀肉皆消。今不復騎, 髀裹肉生。」因此,「雞脾」與「雞髀」,還是寫作「雞髀」較佳。

梁振英治港的數個預測  文月良   幾位專欄作家前輩,都講過別在文中預言些甚麼,皆因說中了,讀者會 說你撞棍,一時走運而已;說不中,又會被評無料,裝甚麼神算子。然而, 趁梁準特首走馬上任前,筆者還是做一回傻仔,做幾個未來五年本港情況的 所謂「預測」。反正老爸也是這樣跟我說:「做啦,唔做,遲啲無得你做。」   一、恆隆及老早押雙寶的鷹君(羅嘉瑞及羅康瑞各自提名唐梁二人)應 可與四大發展商看齊,而及時轉軚的新世界,及與鷹君一樣分散投資的新地, 其「Big four」位置應更穩定。梁振英做特首,會大量撥地,遠至大嶼山長洲 坪洲喜靈洲及那些甚麼人工島,近如觀塘重建再加九龍東工廈轉型直落啟德 發展區,雖說會拖低樓價,但密食當三番,地主們還是會接受的。看官們如 有上述四隻股,增持;沒有,速買。利益申報:筆者清貧,沒持有上述任何 一隻。   二、言論自由將會每況愈下,部分名家會於數年內封筆封咪。沈旭暉主 要研究國際關係,本地政圈發生大事才會閒談幾句寫幾篇文章,但這次稍稍 對梁振英有微言,就收到來自 163(內地電郵供應商)帳號的恐嚇;港大搞 的民間投票,其網站及應用程式遭入侵;何柱國那間報館,於投票結束後不 久,其稿庫及圖片庫突然失靈,巧合至極;廿三條,他本人未有承諾任內不 會推動立法。加上唐英年於論壇上不惜違反保密協定,踢爆梁在 03 年先後 於行會上說要以防暴隊鎮壓示威者及縮短商台牌照,雖未有充分證據,卻予 人空穴來風之感。可能過幾年,梁特首說學生要愛港愛國,不要再搞那些阻 礙歌舞昇平的行為,敢於報道現實的《仁聞報》,隨時要執笠乎!   三、泛民一直喊的「不要西環治港」口號將會轉變,皆因中共將會進駐 添馬艦,屆時中環西環一家親,無分彼此,雙核變單核,泛民遊行時要喊的, 乾脆「不要中共治港」算了(雖然兩年前進過中聯辦談過普選的民主黨未必 會這樣做)。31 歲加入基本法諮詢委員會,3 年後擢升為秘書長,年紀輕、 加入時間不久,就獲北京信任,說他不是中共黨員,是本年 4 月 1 日的最大 愚人笑話。這情況就如公司內一位經驗不足,但年輕貌美的女員工,3 年內 由坐 Reception Counter 到當老闆私人秘書,坐於老闆房內(或是大腿上), 原因不用多說吧?加上當選翌日即到中聯辦,哈哈,比當年老董和小曾還要 快呢。   寫三個認真的就算了。不認真的,或者會是海洋公園於擴建樂園或建酒 店中會有阻滯,或是中央閂水喉不再讓新熊貓來港(盛智文乃挺唐中堅分 子),而南華應該於 5 年內不會嬴得港甲,「紅先生」卡拉 OK 擴張業務困 難(羅傑承有份提名唐)。看官或會覺得荒謬,但筆者還是立此存照,皆因 由一個低民望低票數低凝聚力兼打壓異已的中共黨員治港,再荒謬的事也有 可能發生。 ■讀者來函:syuourvoice@gmail.com

二○一二年四月號

2 月 26 日《鏗鏘集》有感:樂迷的回應  歐聯    當 從 某 位 音 樂 人 朋 友 知 道 上 次 的《 鏗 鏘 集》,主題為息微的香港樂壇時,已有很大的 興趣。雖然明知內容是舊瓶新酒,但筆者始終 未親耳聽過一些持份者的看法(例如經理人、 唱片公司老闆),所以都吸引我去看了。   那集內容,由一首看似平平無奇的歌,在 某電視台的頒獎禮中,拿了個年度金曲大獎開 始,再繼而討論到整個樂壇的發展與衰落。節 目播出前後,都惹人注意,究竟會對香港樂壇, 會得出怎樣的評價。在這裡,筆者想略抒己見。   節目中,有人說香港樂壇已死,但有些卻 不認同。不認同的都會認為,唱 片市道雖然不濟,但流行曲尚有 很多流行的媒介。例如由舊時的 電台或電視台,到近年 MP3,以 至到今天的 YouTube,樂迷連下 載都不用了,每天上網已能聽到 感興趣的歌曲。   近來跟很多朋友討論現在樂 壇的生態時,也很自然便會將話 題扯到歌手到某些電視台表演。 或許近年樂壇太多事了,小則歌手們近乎每天 都要應付記者針對個人的追訪,如 09 年,數間 具規模的唱片公司,竟和某大電視台鬧出版稅 風波。一些從前在甲台經常亮相的歌手,突然 在較為弱勢的乙台表演時,大家不禁會大喊: 「打破電視台壟斷!」等字句。無他,夠話題 性吧!從前沒有,現在有,落差之大,已夠我 們討論數年。   反而大家對於歌手們推出新歌,大多都不 太掌握。只有少數有心人,在互聯網不斷更新 資訊。幸好,近來一些唱片公司,亦在 YouTube

開設了賬戶,上載一些最新派台的歌曲。派台 者,乃把新推出的歌曲,打上各大電子傳媒的 流行榜,讓聽眾易於接觸。如是者,新的打歌 模式便出現了。   這些年,有很多歌手出道了幾年(甚至只 有一兩年),便消聲匿跡,例如 02 年出道的 Shine,在樂壇不夠兩年的時間,便要分開各自 發展,直到最近的填詞人作品展,才再次粉墨 登場。筆者也有和朋友入場觀賞那次的表演, 當晚全場觀眾都想他們復出,因為當年都推出 了 不少經典作品,例如《燕尾蝶》等,曾 是傳誦一時的佳作。偏偏,那年便因為 非法下載開始盛行,少人買碟,間接令 他們萌生退意。   無可否認,本地樂壇已回不了譚詠 麟與張國榮爭霸,以至四大天王並立的 年代。不是歌手唱功不行,反而香港樂 壇面對的內憂外患漸多,但大家彷彿仍 舊無視問題,甚至搞派系鬥爭。雖說樂 壇頒獎禮不能反映樂壇真象,但至少反 映出台前幕後每年成績。記得筆者在元 旦電台頒獎禮,看到最喜愛的歌手,拿到了出 道以來的第一個金曲獎,教人感動。畢竟,熟 悉本地樂壇的,都知道她是有實力,但偏偏之 前的作品都未能創造成績,到今年終於吐氣揚 眉,值得慶賀!   無疑,香港其實不乏有實力的歌手,篇幅 所限,不能一一盡錄。然而,最後筆者仍有一 盼望,就是各大公司能衝開成見,為本地文化 出一分力。就像筆者看過的填詞人作品展般, 集眾人力量,做一個好 Show。當看到最後成果, 便無憾了。

當一千二百遇上廿二萬  勞比度   特首選戰風雲擾攘大半年,反映「民意」 的民調一浪接一浪。身為觀眾,很忿慨「港大 民意」從沒抽中我這市民。   然後鍾博士推出全民「普選」apps,多得黑 客入侵,「普選」聲名大噪,我終於可表達意見。 黑客先生,你可以攻擊網路,但你不能攻擊我。 於是,放棄登入「普選」apps,直接跑到票站去。   星期六清晨,已見荃灣票站「打蛇餅」。隊 伍秩序井然,「選民」靜心輪候。我細察隊伍中 的市民,以老人居多,也有很多父母帶同小孩輪 候。排隊時發生了段小插曲,一位老婦問道:「姐 姐仔,有咩派啊?」,我答:「排隊選特首啊。」 老人家沒再問些什麼,然後緩緩走到我身後排 隊。當時我真想轉身說:「婆婆好嘢!」   這次「普選」或出現很多漏洞。雖然大會 要求選民登記身份證號碼,但我們的確可在選 票上胡亂寫一堆號碼,或在手機投票後,又走 到票站再投票。甚或跑遍全港票站,重複又重

複排隊「博大霧」。想着想着,輪到我投票了。   自己用筆在方格打個勾,票就投好了。把 選票放進票箱那刻,我的心情激動得很,頓時 熱淚盈眶。那刻,我想起了華納唱片有位職員 在面書寫道:「投唔到(港大)果個選舉唔緊 要,玩下啫,都無效啦。」我實在不明白他為 何輕視這選舉,眼前廿二萬香港人在央求政府, 讓我們自己揀,不要強加意願於我身上。隨便 找位心腹,假作祥瑞,然後高呼「他的當選反 映民意」。讓我們自己選特首,選出來是豬是 狼是貓是狗,我也誠服,由我們承擔選舉結果, 遇上不合意特首,下屆重新出發。當小民調都 招來黑客,我們無法預料 2017 年普選會受多少 「黑客」攻擊,但這段民主路,卻是很多香港人 含着淚,一步步走過來。歷史會記下這廿二萬 票,或許在五十年,八十年後,香港真有普選 之時,我可自豪地告訴我的子孫:「嗰廿二萬票, 我有份。」

徵稿

仁聞報編輯委員名單 社長 總編輯 副總編輯 攝影主任 發行經理 常務秘書 資訊科技主任

陸泳潼 莫志樑 版面編輯 林佩怡 麥曉彤 周海喬 張鶴智 許俊傑 王澆樺 傳訊經理 霍凱茵

李俊諺 張仲汶 何綺娜 何沛盈 楊皓然 徐穎洪

羅嘉倩 吳百添 杜施惠 梁可瑩 陳君沛 伍靜宜

投稿版歡迎讀者投稿。文章題材內容形式 不限。作品刊出後,將致薄酬。本報不接 受已發表或一稿兩投作品。作品如在 3 個 月內未獲通知採用,作者可自行處理。本 報有權修改稿件內容。 投稿電郵:syuourvoice@gmail.com

■版面編輯:杜施惠     ■報料熱線:2571 6964     ■網址:http://stu.hksyu.edu/~ourvoice


15 人物 People

二○一二年四月號

電視大戰一觸即發

王維基:我未驚過   【本報訊】領先引入光纖技術,打破網絡行業壟斷,王維基帶領香港寬頻成為全港第二大的網 絡供應商。曾在商業戰場上打了一場又一場的硬仗,今日再披甲上陣迎接電視戰。在電訊行業打滾 了 20 多年,臉上沒有一絲疲憊,只有必勝的氣焰,一句「傻仔先會驚,我唔會驚!」又一次為大衞 與哥利亞之戰掀起序幕。   仁聞報記者

視 台 還 未 正 式 開 台, 王 維 基 已 高 調 招 兵 買 馬, 無 懼 閒 言 四 出 挖角,更選擇與勁敵無綫電視為鄰, 於將軍澳興建電視城。每每喜歡「玩 鋪 勁 」 的 他, 原 來 從 小 已 經「 有 鋪 癮」,喜歡當家作主,掌控一切。

自信爆棚做老闆    早 於 17 歲 時, 他 已經一嘗創業 滋味,開辦一間有 400 多名學生的補 習 社, 月 薪 更 高 達 四 萬 元。 直 到 90 年代,原本不諳電腦科技的他,竟白 手興家創辦城市電訊,挑戰當時網絡 業的龍頭大佬-網上行,公然向「小 小超」李澤楷宣戰。    天 生 喜 愛 做 老 闆。 對 王 維 基 而 言, 做 不 到 老 闆等同世界末 日。「 我 很 鼓 勵 別 人 創 業, 這樣才有絕對的 操 控, 喜 歡 行 就 行、 企 就 企。 打 工 很 悲 哀, 因 為 一

個打公仔無論幾叻,上面都有個老闆 管你;除非你跟老闆很合緣,抑或你 找到個跟我一樣好的老闆。」

劇。」但有權利亦有責任,編劇要為 自己的劇集收視負責,賞罰分明。王 維基始終都是一個生意人。

披甲上陣大無畏

熱愛冒險的魔童

   王 維 基 與 李 澤 楷 這 對 怨 家, 由 電 訊 業 鬥 到 電 視。 問 到 會 否 怕 電 視 業 競 爭 愈 來 愈 大, 他 皺 起 眉 頭, 一 臉疑惑,「傻仔先會驚,我唔會驚! 驚咪唔做囉! Sorry 你條問題唔 Make sense !」   詞鋒銳利,眼神堅定。王維基雖 串,但卻串得起。的確,他率先引入 光纖技術,打破網絡行業壟斷,帶領 香港寬頻成為全港第二大的網絡供 應商。上過無數戰場,遇過無數 對手,但每一次當他披甲上陣, 就會不顧一切向前衝。   這位超有自信的老闆,成 功 令 140 位 員 工 從 某 電 視 台(他們稱之為舊世界) 跳到他的「新世界」。「我 現在叫編劇不要跟從舊世界 的「賣橋」制度。在新世界, 他們有自由開拍各類型電視

  自信不是與生俱來。對王維基來 說,他的自信來自不斷的冒險。「人 要 堅 持 冒 險, 即 使 大 家 對 將 來 毫 不 知 曉, 只 要 朝 著 自 己 喜 歡 的 事 就 不 會錯。無人知道會否成功的。因為人 生最遺憾的事不是失敗,而是機會來 到,你並沒有把握。」   王維基大半生在電訊業打滾,接 觸過天天不同的新科技,身份似乎有 點千變萬化。但其實,到今時今日, 王 維 基 依 然 是 大 家 熟 悉 的「 電 訊 魔 童」,一個要不停冒險為世界帶來衝 擊的魔童。  

” ■讀者來函:syuourvoice@gmail.com

■城電早前為新電視台舉行動土儀式,多名過檔藝員到 場支持,來個大晒冷。( 網上圖片 )

■王維

25 億打造電視王國

基的新

  耗資 25 億港元的新電視城,位於將軍澳 工業村,佔地 219,670 平方呎,約 33 個足球 場般大。擁有全亞洲最大的錄影廠,面積超過 15,000 平方呎,設有三個戲劇錄影廠,建成 後會開放給公眾人士參觀。

掀起挖角潮   王維基為這場電視戰掀起挖角潮,成功撬 走多位某電視台藝人包括張可頤、黃日華、廖 碧兒和林文龍。他亦曾用手機短訊向每位幕後 員工發出挖角邀請,現時大約有 140 名員工轉 到旗下,當中包括創作《學警狙擊》的編劇朱 鏡祺。

電視台

,最快

會於本

年 10

月1日

啟播。

( 網上

圖片 )

贏了事業 賠了家庭 我可以將投資在電視 的 25 億,放在銀行 收息,但不過癮;做 人最重要好玩。

  王維基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工作 狂,他曾說希望人生下半場多留時間 給家人,此承諾恐怕會隨電視戰的掀 幕而拖延。他淡然地說:「時間都過 去了,女兒已經 16 歲,恐怕現在她 都不需我陪。說不定叫我死開。」

父親的遺憾   從他的眼神,不難看出即使在職 場上能呼風換雨的老闆,亦有難以補 回的遺憾。

■版面編輯:何沛盈 何綺娜     ■報料熱線:2571 6964     ■網址:http://stu.hksyu.edu/~ourvoice


16 人物 People

二○一二年四月號

前特首御廚

  【本報訊】入廚逾 40 多年的于燕平,曾任曾蔭權的家廚,有「御廚」美譽, 初嚐事業甜美之果;卻因一場「超時補水」官司,與曾蔭權鬧翻,避走內地 求生,箇中辛酸不為人道。十年光境匆匆過,于燕平的經歷就像上海老家的 名菜――「糖醋魚」一樣,輕嚐一口,甜甜酸酸都許多。前老闆曾蔭權離任 在即,于燕平密謀復出:「曾蔭權今年落台,所以我今年回來!」十年前的「糖 醋魚」今天游回來,鮮味尚存? 記者:黃嘉寶 黃文浚 編輯:任穎琪 黃婉儀

下。能煮出一道道醉倒達官貴人味 蕾的佳饌,靠的不只是一雙巧手, 更是他對烹調的熱誠。18 歲拿起鑊 鏟,當上了廚房學徒。適逢 97 回歸, 經濟不景、失業率高企,湊巧前財 政司司長曾蔭權聘請私人廚師,眼 見好工難求,于燕平放膽一試,怎 料成功當上了「御廚」。

甜   當「御廚」為他帶來的榮譽感, 于師傅現在回想起來也津津樂道。 憶起當年,一天內應付 17 人份量的 自助餐、24 人的酒宴。他更獨力擔 起 總 廚 大 樑, 二、 三、 四 廚 的 準 備 功夫也全落到他身上。相較於其他 一級食府,招待英國高官、內地政 要、 香 港 名 流 不 是 容 易 的 事。「 我 在酒店工作,炒菜便炒菜,其餘的 事情的都不用管,當時香港一等富 豪全都嚐過我的廚藝,這些機會在 別處求不到的。」   古時御廚侍奉九五至尊,稍有  不慎則人頭落地,廚師都得拼命   幹。要成為御廚,不單要有一、   兩道招牌菜傍身,更要懂得烹      調 世 界 各 地 的 佳 餚, 于 師        傅 認 為 多 大 的 本 事 都

■讀者來函:syuourvoice@gmail.com

是逼出來。「財政司司長聘請資深 廚 師, 要 懂 中 菜、 西 餐、 日 本 菜、 小食、點心、甜品……要懂(烹調 ) 宴會(菜餚 )。」要得「御廚」稱號 可不容易。

酸   以為有個鐵飯碗,生活便會好 起來,可惜事與願違。2000 年,于 師傅被提前終止合約,展開了一場 與官對峙的法律鬥爭,他控訴政府 行政署沒有補回超時工作的薪金, 最終雖取得公道,奪回拖欠補薪, 但無奈贏了官司卻敗壞了聲譽。往 後的日子他處處碰壁,不僅沒有達 官貴人願意出手聘僱,更受江湖人 士逼勸,寸步難行之下,他毅然離 開這個彈丸之地。避走內地十年的 時間倒不是白過,神州大地富豪如 林, 揮 金 如 土, 他 見 識 得 著 不 少。 不過于師傅始終鍾愛香港,2011 年 他又回到這片土地:「曾蔭權今年 落台,所以我今年回來!」

喜於課堂上分享人生經歷,與學生 們邊煮邊講。他傳授的不單止是烹 調秘技,還有專業廚師的職業道德, 他表示烹調每一道菜都講求衛生和 用心:「烹調食物給客人就如給家 人、母親一樣。」   于師傅教路,能煮出一等一的 美 食, 廚 師 先 要「 能 嚐 」。 要 體 力 與腦力並重,試味是最後一關。煙 酒會使味蕾變麻,吃蝦、蟹容易割 損舌頭,久而久之使味覺變得遲鈍。 廚師的味覺就如品酒師的一樣重要: 「我說好吃便一定好吃!你說不好 吃,( 是否真的 ) 不好吃?因為 ( 你 的 ) 味覺已變差了!」   入廚四十載,于師傅都煙酒不 沾, 避 吃 蝦、 蟹, 就 是 為 保 味 蕾 的 敏感度。堅持專業態度,不是因為 老闆是曾蔭權或內地富豪,只因為 打從心底裏對食物的尊重。敬業樂 業,難怪「糖醋魚」十年後仍鮮味 常新,風味不減當年。

人稱于師傅的于燕平,九十年代 離 鄉 到 港, 手 拾 2000 元 打 天

  如果你們在巴士留意一下電視, 就看到于師傅與車淑梅的煮食節目。 精力充沛的他現任《有營廚藝》烹 飪中心導師,以「特手廚神」打響 名堂。熱愛青年人相處的于師傅,

曾蔭權今年落台, 所以我今年回來!

■版面編輯:何綺娜     ■報料熱線:2571 6964     ■網址:http://stu.hksyu.edu/~ourvoice


仁聞報 - 四月號  

仁聞報 - 四月號 香港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實習刊物

Advertisement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