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安堂色彩集」是一個實驗性的項目,旨於給安堂村製造一個視覺形象。

區域分析

Sanzao Town, Zhuhai

Zhuhai Jinwan Airport

Fig.1 Retrieved from Google Maps

Fig.2 Retrieved from Google Maps

Fig.3 Retrieved from Google Earth

“像一座沒有回憶的主題商場。” “Like a shopping mall with a meaningless theme/name” 歷史由來(收集自超過十名村民口述): 「安堂村」原址是在靠近機場那邊的位置,比上表村還要再遠點。後來因為建設機場公路,整條村 撤走,搬遷到了大學南門對面。而其實本身幾乎整間學校都是填海填出來的,靠近大學南門的「遺 址(紀念碑)」其實很可能是本身海灘的位置。以致安堂村看似是一座「沒有根」的移民村。 此外安堂村的商業發達,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學生這一消費群體。在村內出現民宿,餐廳,網吧,租 車公司,甚至高收入商業如創業中心。 人口結構方面,固定人口除了安堂村民本身,有中國東北省份移民(大學老師的家人),少數韓國 移民,還有少數土地投資者。流動人口方面,有附近村落/鎮人口,中國大陸本地學生,國際學生 (韓,日,甚至非裔人士),港澳台學生,老師及教授,來自機場的中轉人士,及旅遊人士。 Roof top view of the village. 屋頂觀察點

總之,文化入侵也好,商業進駐也罷,慢慢在相互衝突下就形成了今天獨特的「安堂村」。 安堂村無論從哪一個角度看,因為她複雜的人口結 構,規劃結構,即使她鄰近於設計規劃良好的大學 旁邊,作為大學外附近的唯一擁有商業區的村落, 她存在設計上的改進空間(Fig.4)。

15 PEOPLE 我們共組織了15個人,分 別來自於不同範疇的藝術 工作者及本地學生。

固定物 牌照、廣告牌、標貼廣告、塗鴉、物品疊放(超市、水果檔)、收信箱、垃圾桶、排水口蓋。 移動物 人流、的士、電車、摩托、單車、行人、巴士、天空顏色(雲)、積水。 人

傘、雨天多遮、雨衣、人流時間(早、午、晚)、年齡階段、細路(校服)、學生(制服)、職 業裝(機場或食肆)、貓貓狗狗。

建築、地標 屋頂、樓梯、植物、外牆(磚、瓷磚、水泥、塗鴉)、門、窗、窗簾、玻璃。 時間色 牆裂痕、青苔、生鏽、交通工具使用痕跡。 雜

最初步的相片集。

554 PHOTOS 經過一段時間的照片累積 ,最後得出一系列共554 張相片。

瓷磚、水泥、塗鴉、門、窗、窗簾、玻璃。

組內成員: Jon Ho, Yetta Lee, Maureen Wong, Fezzy Chan, DK, C.HKai, hvvn, Sharlotte, Shuyi Huang, JCWoo, Uncle Fong, Qi Chen 及 三位匿名者 - Anonymous x 3


從 照片 至 視覺

『水泥地與綠草』 ‘The concrete material and grass’ 俯瞰安堂村,田字式結構可謂『阡陌交通』,大量水泥覆蓋的土地上硬是長出 了翠綠的植物,雖不合邏輯,卻又怡然自得。

水泥灰 The concrete material C47 M38 Y36 K0

『建築結構』 ‘The architectural structure’ 關於安堂村的建築結構,我們嘗試去了解有關安堂村建築設計的規範,發 現了『草堂村建築設計型』的文件展示於村委會。裡面有展示A、B型的設 計,不難看出安堂村是按照這套設計辦法來管理建築的。 當然在『統一建設』的年代,建築固然千篇一律,四四方方無特色可言。 可是在民間卻有不少『違章建築』,雖然這些建築似乎並沒有經過專業人 士設計,卻如實反映村內百姓們的個人喜好、特殊需求。他們形狀各異, 卻能代表著安堂村民間百姓各個時期對建築設計的理解。

綠草 Grass C82 M15 Y100 K20

『紅白藍』 ‘Red, white, and blue style’

『白牆絳瓦』 ‘Deep purple roof with white wall’

『紅白藍』其實普遍存在於東亞地區,並在西方地區亦有作為,關於以『紅白 藍』為主的設計,從香港到世界各地,各個藝術及潮流領域早已是不可或缺的 元素(主要代表香港文化)。

一覽安堂村的風景,或許是由於集體建設的關係,大部分建築都被設計成 白牆及深紫色(絳紫)屋頂,形成一片較為相似的顏色,外來遊客亦可通 過顏色大致分辨出安堂村的容貌。

安堂村,作為廣東南部一個沿海小村落,『紅白藍』這種材質當然會被廣泛使 用。並自然地成為『安堂村色彩集』的重要組成部分。 紅

白 R255 G255 B255 · C0 M0 Y0 K0

R219 G35 B35 · C75 M62 Y0 K0 白

絳紫

R255 G255 B255 · C0 M0 Y0 K0

R140 G67 B86 · C37 M81 Y50 K20

藍 R102 G102 B255 · C9 M100 Y100 K0


視覺系統發展過程

C 11 M 98 Y 100 K0

C 100 M 81 Y 26 K0


周邊產品

紙品設計

貼紙

徽章

展覽

展覽傳單

觀眾迴響

TED Talk x Antong


階段總結(June, 2019) 我們認為這樣的工作是具有極大社會意義的。不拘泥於單純學習 外國案例(如墨爾本「Bluestone Laneway」,台灣「都市酵 母」),我們更注重人與村落的溝通,重新思考舊時代人與物之 間的關係以及未來的可能性。 並發現這是一個發展過快的新城鎮所嚴重缺乏的(並且是非常典 型的嚴重的現象看,歷史看來如香港重慶大廈(Fig.1),曼谷 的Siam Square,及孟買的眾多街道)(Hou and Chalana, 2016)。通過改善這種關係,不僅有助於治安,人之間關係, 居住者與外來者(大量的大學生成為流動人口/商業的加入)的 關係的改善,更創造都市文化,市鎮形象(幫助吸收優質商業, 移民)。而,根據 Lang(2011),改善「城市形象」與「城 市品牌」正正是改善上述關係的方法。如巴黎鐵塔作為巴黎城市 形象的一部分(Fig.2)。

Fig. 1 香港,重慶大廈

根據我們目前收集的訊息,通過我們計畫的介紹,學生及當地店 家群體已開始考慮安堂村本身這個地方的價值,轉變人與人之間 的態度,而不是像以往較傾向於考慮利益關係。我們更希望用我 們以上做到的方式,去改變更多地區的「關係」。

Reference Lang, J. (2011) City Branding. Companion to Urban Design. Hou, J., Chalana, M. (2016). ‘Untangling the ‘Messy’ Asian City’ In Messy Urbanism: Understanding the “other” cities of Asia, Manish Chalana and Jeffrey You [eds] Hong Kong: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 1-21.

Fig. 2 巴黎鐵塔


Millions discover their favorite reads on issuu every month.

Give your content the digital home it deserves. Get it to any device in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