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MAIN_TEXT__

Page 1


不再有憂傷 作者

Cindy Wong

出版

聖神內更新團體 九龍牛頭角海濱道133  號 萬兆豐中心12  樓  J  室

版次

二○○二年二月 初版

二○○五年九月 第二版

二○一九年四月 第三版

電話

(852) 2866-7668

傳真

(852) 2866-7860

電郵

office@ris.org.hk

網頁

http://www.ris.org.hk

  

http://www.facebook.com/ristol.hk


目錄 04

06

成長 ─  缺乏愛

11

認識天主 ─  召叫的開始

14

離開天主 ─  磨練的日子

22

重回父家 ─  經驗天主

33

豐盛的生命 ─  委身事主

39

後記

42

團體簡介

不再有憂傷

| 3


序 黃鳳屏生長在一個重男輕女和以長輩權威為 中心的傳統家庭,自幼不知何謂「父愛」。 她起初只安於作一個掛名的基督徒。 她婚後第二次懷孕,因不願生育可能有先天 缺陷的孩子,於是與丈夫決定墮胎。這逃避 十字架的抉擇,使她深受內疚和罪惡感的困 擾達五年之久, 同時使她遠離教會。 其實天主並沒有捨棄她,反而帶引她透過修 和聖事,能猶如浪子重返父家,又如亡羊重 投善牧的懷抱。她參加了天主教神恩復興運 動,從冷淡教友改變為熱心積極的基督徒。 她在天主的感召下,毅然放棄學校的工作, 委身事主,全職投入「聖神內更新團體」的 福傳事工。父親在醫院病重時,她常往探 望,幫助他彌補了多年以來對妻子和子女所 欠缺了的愛。


正如瑪竇、匝凱、井邊的撒瑪黎雅婦人和瑪 利亞瑪達肋納這些聖經人物,鳳屏的信仰旅 程見證了基督所主張的救恩喜訊: 「基督在我們還是罪人的時候,就為我們死 了,這證明了天主怎樣愛我們。」(羅5 : 8) 「人子來,是為尋找並拯救迷失了的人。」 (路19:10) 李亮神父 香港教區秘書長

不再有憂傷

| 5


成長 ─  缺乏愛 我生長在一個極傳統的大家庭,家中重男輕 女的情況十分嚴重。我的家庭除了父母和九 兄弟姊妹外,還有兩位極受親朋尊重的祖父 和祖母。祖父和祖母給我的感覺就好像是太 皇太后,威嚴無比。 我祖籍客家,客家人極重視男丁,所以兩位 哥哥便成為家中寵兒。我們排行最小的四個 女兒,在家中毫無地位。「愛」對於我,向 來都很陌生,年少時我常問,究竟人為何要 來到這個世界? 小時候,連一些基本生活需要也不容易得到 滿足。簡單如吃水果,哥哥要吃,可以自取 自拿,我們要吃不但要先問祖父母,問過後 也未必每次都得到,就算給,也只是給一個 蘋果或一個橙,讓我們四姊妹分,即是一人 只有四分之一份。祖父性格節儉,他限定每 餐買餸用的錢不能多於十元,有時如果一餐 菜餚中有不合哥哥吃的菜式,祖父會特別用 四、五元買叉燒給哥哥吃,卻從來沒有理會


四姐妹合照 不再有憂傷

| 7


我們是否夠吃,更不要說是否喜歡吃了。 在這樣不公平的家庭中成長的我們,性格出 現了很多偏差,特別是其中一位姊姊,她對 這些不公平的待遇很憤怒,性格變得反叛, 後來離開了家庭,寄居於外婆家中。 我從來不懂「父愛」是甚麼!爸爸自我懂事 以來,因工作關係,每星期只回家睡一晚, 而且總是在晚上十時後才回來,因此,我 對父親完全沒有感情。我感到叫「爸爸」兩 字是很困難的事,逼不得已要叫他時,總是 「爸……」算了,不帶一點感情。我很怕爸 爸擁抱我,他很喜歡用鬚根擦我的臉頰,試 想一個小女孩怎能容忍任由「陌生」男性碰 觸,所以每次爸爸回家睡的晚上,我便會特 別早上床,或裝作入睡了。 媽媽在家中是毫無地位的,她每天只忙家務 已經足夠。由於祖父母在家中的角色嚴如管 治者,大小事情不由媽媽作主,她只有勞 碌的份兒,也不太懂得給予母愛,所以我對 「母愛」感受也不是太深。


家中各人的關係一向都不太好,生活氣氛一 點也不和諧,特別是祖母與媽媽的關係很惡 劣,家中隨時會發生爭拗。在毫無歡樂和安 寧中生活的人,對生命和前景往往容易感到 灰暗,所以我的童年記憶只是灰暗一片。尤 其多次看見媽媽與祖母爭吵,看見爸爸對祖 母的偏幫及對媽媽的不體諒,然後是媽媽孤 獨地哭泣的情境,我感到她又是可憐,又是 無奈。 祖父對我們管教很嚴厲,每次他責罵我,只 要瞪眼看著我,我已很害怕和膽怯。加上家 中經常發生不愉快的吵鬧,我變得怕權威、 怕事、怕爭吵,我選擇了做個聽話而且絕對 服從的孩子。家中瑣碎雜事,通常會要我做 的多,我也會很聽話的去做。祖父母不容許 我們與同學通電話,更不要說與同學上街玩 及逛街了,那時我連「朋友」是甚麼也搞不 清楚;我沒有知己同學或朋友,所以不太懂 得與人交談溝通。

不再有憂傷

| 9


由於容易遷就人,在社會工作,總會吃虧, 遇有不公平事,我的應付方法總是安慰自己 說:「算了吧!」這並不是為了愛別人,只 是我怕事和不想爭拗而已。結婚初期與丈夫 相處,我仍是用避免麻煩的態度,甚麼事都 不會與丈夫堅持,很遷就他;其實只是把祖 父母對我的嚴厲管束,套用在丈夫身上。婚 後,我仍做一個聽話的孩子,一直扮演著一 個千依百順的太太角色,仍是沒有朋友,生 活圈子很狹窄。


認識天主 ─  召叫的開始 我在一所天主教中學讀書,中學二年級時, 因好奇與一班同學一起參加校長辦的慕道 班。坦白說,在一年的慕道過程中,對天主 的認識很少。我從未體驗過父愛,那懂甚麼 是天父之愛?相反,天主給我的印象只有威 嚴、管治,就如祖父對我只有管教一樣。我 願意繼續聽道理,只為聽故事,當時覺得耶 穌能向患病者顯奇蹟,向貧苦者伸出援手, 覺得箇中有份安慰及支持;至於甚麼真人真 天主、天主三位一體、天父的慈愛等,我一 點都不明白,也感受不到。 一年的慕道班完成後,當校長問我們誰願意 領洗時,我一點也不為所動,我以為自己只 為聽故事而來,故事中的人物與我毫不相 干。再者,家中十三位成員中,沒有一個有 任何信仰,我從來沒想過要突破這局面,因 為要先通過祖父的難關,我甚至連問他的勇 氣都沒有。我告訴校長自己的情況,校長要 我嘗試去問,當然結果正如所料。祖父的回 應是:「你知道信天主是甚麼嗎?不是洗禮 不再有憂傷

| 11


中三領洗

了便算,是需要你一生付出和跟隨的,不要 人信你又信,家中向來沒有任何信仰,你不 要搞事了!」 回校向校長說我不能領洗,他鼓勵我回家再 問一次;校長教我先祈禱,他說可能會有奇 蹟,或許天主會改變他。雖然我感到這是沒 可能的事,但我照樣做了,結果令人難以置 信,祖父的態度竟是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他


說:「既然你真的要信,就把你交給天主, 由祂管你吧!」這是個喜訊,也是我第一次 經驗到祈禱的果效。 中三那年洗禮後,我清楚知道自己的信仰 根基極差,為了不讓信仰在領洗後停頓,加 上獨來獨往的信仰生活確不好受;我努力 尋找堂區的信仰小團體加入,終於加入了聖 母軍。每星期會到明愛醫院做義工,服務 老人、幫忙照顧弱智兒童,我對老弱及不能 照顧自己的人產生憐憫、同情和愛,那時 我以為自己已很靠近天主,知道甚麼是天主 的愛,我以為為人服務,就是信仰的全部精 神。 到社會工作後,常以工作忙碌為藉口,「彌 撒只是儀式」,便成為支持自己不去聖堂的 理由;後來又因忙於拍拖而忘記了天主。 我的男朋友(現在已成為我的丈夫),在結 婚前曾說:「你不要迫我信天主教,我也不 願意在聖堂舉行婚禮。」我當時的回答是: 「無所謂,因為連我自己也危危乎(不太 信)!」 不再有憂傷

| 13


離開天主 ─  磨練的日子 婚後一年,我的第一個兒子出生了,在他年 約十個月時,我再次懷孕,在胎兒四個多月 大時,定期檢查報告發現,胎兒可能患了蒙 古症,即是弱智。我的信仰教我第一個反應 是要把她生下來。我與丈夫在沉重的心情籠 罩下,渡過了兩個星期,每想到日後將要面 對的困難與艱辛,好不是味兒。最後我們仍 是經不起考驗,沒有勇氣面對將來艱苦的歲 月,一個可怕的決定由此而起──我們決定 墮胎。 這個墮胎的過程,是我一生中最痛苦的記 憶。我沒想過墮胎的方法,是由醫生打催生 針,把胎兒提早生下來,即是實際經驗第二 次分娩──第二次的產痛過程。由陣痛至生 產的情景及感受,至今仍歷歷在目,記憶猶 新。 當我把嬰兒生下時,她是會哭的,她哭得 極厲害。我真不敢相信,也沒有任何心理準 備,滿以為生下的應該是一個已死的胎兒, 不再有憂傷

| 14


或者應該是立即死亡。她在為自己的小生命 掙扎、哭訴,她向我乞求,求我給她機會。 我恨不得這個會哭的嬰兒不是我生的那個, 我生下的應該死了。我希望根本沒有來過, 沒有做過這個錯誤的決定;我更希望丈夫在

第二次懷孕


場,這樣我便會央求他救救我們的女兒,我 要帶她回香港……。但我很狠心,雖然在內 心呼喊,但卻甚麼都沒做,我只希望她快點 停止哭聲。 最可怕的是,當醫生為我做好傷口縫合後, 護士沒有立即把我推離產房,此時偌大的房 間,只剩下我與她單獨相處。我忍不住抬起 頭看她,我想給她一點愛,我想抱她;但當 看見躺在床尾血淋淋、五官齊全、四肢因為 掙扎而抽動不停的嬰兒時,我再沒有勇氣。 我能做的只是與她同哭,她在為黑暗的前路 哭,我卻為自私的未來哭。過了很久、很久 (其實只有三十分鐘),終於有一位醫生來 為我檢查,她以輕描淡寫的語調談及胎兒的 特別蹟象。這一切已與我無關,無論她是否 真的不正常,我是錯了! 突然,嬰孩的哭聲停止了,我哭得更甚,因 為我知道他們把她處死了,主謀卻是我,是 我決定毀了她的生命。從此我便是一個殺 害自己親女兒的母親,連她的屍體也不願領 回,我竟狠心至此。每次想起她的靈魂,想


起那被處死異地的女兒,便會陷入無助的痛 苦中。 我以為一切都會過去,只要忘記它,或把它 好好埋藏,一切便能回復正常;但可怕的三 十分鐘足以影響我以後的生活。我對一切都 不耐煩,對兒子沒有耐性,也不喜歡接觸別 的小孩,從前令我感到滿足的家,現已不再 在乎。

墮胎兩年後

不再有憂傷

| 17


在做了墮胎手術後的一個主日,我往聖堂 參與彌撒,步入聖堂,一種很深的罪疚感湧 現,我感到被天主拒絕,連走上前去也不 能,我只能站在聖堂的最後排,此次以後數 年,我再沒有去聖堂了。 有時,晚上總會想起女兒,我常夢見一副孤 獨無助的面孔。我求聖母幫助,把她抱入懷 中,但卻只看到一團很遠很小的黑影,她在 苦苦等著我,每夢至此,便會痛哭醒來,無 法安睡。我的痛苦、自責、深藏在心,以為 時間真的可以沖淡這段痛苦的記憶。墮胎往 後的五年裡,我再沒有真心笑過,更深覺生 命沒有意義。我的情緒很不穩定,有時,丈 夫下班回來,我會無故對著他大哭一場,內 心那份空虛,無法向人傾訴;我無法祈禱, 與主的距離很遠。 以為我要在痛苦、自責中渡過餘生,等待地 獄的審判。有幾年,丈夫要求我專責照顧家 庭,那段日子,我每天呆坐家中,經常無故 哭泣,生活毫無希望,好不容易盼到週六, 約好「四隻腳」,沉迷打通宵麻雀……,日 子就是在毫無希望中渡過。


我因長期患有背痛,離開天主的日子,接觸 了一些氣功師和術士,又去拜神和看相,結 果為自己帶來了很大的麻煩。 因誤信術士之言,找來靈媒為我驅散身上邪 氣,術士還預言我命中將至的財運。滿以為 厄運將遠離我,卻原來在做迷信行為(燒紙 錢、燒衣紙)的過程中,為自己和丈夫帶來 1 了不安和恐懼 。 與丈夫開始對靈界有很多疑問,我們連續多 個晚上沒有真正好好的入睡,也不敢關燈睡 覺。一天,丈夫與弟弟傾談關於鬼魂靈界的 事,也把我們的經歷和疑團告訴他,他的弟 弟一語道破:「其實這就是魔鬼的手法,先 用威嚇,後用利誘,目的只為把人拉離開天 主!」未信主的丈夫立即悟出其中道理,他 對我說:「既然我們不知道世上的其他神如 關帝呀、菩薩呀,是真神還是假鬼,但我們 卻在聖經中知道,只有天主說自己是創造天 地萬物的主宰,即是最大的一位,而其他的 全是受造物,當中包括別的所謂神,所以如 1 詳情可參閱見證單張─ 《搭上鬼神》 不再有憂傷

| 19


兒子半歲領洗


要信,市儈點,就要信最大的那一位,就是 你已信的天主,所以你應重回天主教會。」 我當下決定重回聖堂,找神父辦了一個妥善 告解,把墮胎的事、離開天主及做迷信行為 等,一一向天主認罪;我頓然感到如被關在 獄中多年,終於獲得釋放,感到自己重回天 主的懷抱。 第一次重回聖堂參與彌撒的感覺,到現在仍 記得很清楚。我當時很感動,深深體會到聖 經裡浪子回頭的故事,那浪子被父親寬恕和 無條件的接納,正在描寫我當刻的感受。

不再有憂傷

| 21


重回父家 ─  經驗天主 天主藉鍾慕蘭修女引領我認識神恩復興運 動,參加聖安多尼聖神同禱會,讓我的信仰 慢慢扎根。在每週的祈禱聚會中,透過敬拜 讚美、教導分享,漸漸認識了天主的人性和 天主性;透過心靈醫治祈禱,經驗祂的愛, 我認識了祂的真實性。在同禱會中,體會到 教會中弟兄姊妹間的愛,互相扶持和接納, 在困難或憂苦時,天主藉他們來安慰我。 後來參加了「聖神內生活研習班」,這個一 連七講的研習班,幫助我更深入認識天主。 其中在第五講,祈求天主的大能,再次充 滿我們的生命,兩位弟兄姊妹為我祈禱時, 我感到天主的愛和祂的真實臨在;那晚回家 後,一份對天主的渴求昇起,令我要繼續祈 禱。突然,腦海中浮現了很多有關墮胎的記 憶,這些記憶是幾年以來,我一直努力壓抑 希望「忘記」的片段;那時,竟像看錄影帶 般,所有已被遺忘的墮胎過程,逐一湧現。 雖然當時感到痛苦難受,後來知道這是天主 的醫治的方式,祂要我面對過去的問題,然


鍾慕蘭修女

後以祂的全能和愛為我真正妥善處理它。 天主竟愛我至此,祂不但寬恕了我,還醫治 了我的創傷。有一次,一位姊妹為我祈禱, 在決心認罪求天主的寬恕後,我感到耶穌 來安慰我,耶穌告訴我,我在祂眼中是珍貴 的,祂叫我不要再在自責中生活,要我相信 天主的仁慈和寬恕。那一刻,深深感受到 天主的愛,祂愛我,比我愛自己更甚,而且 祂讓我相信我女兒的靈魂已在天國。童年本 來只是灰暗、漆黑一片的記憶,在經歷了主 不再有憂傷

| 23


的愛和安慰後,一些零碎的片段已能逐漸重 拾。有時,我與妹妹談起童年往事,她詫異 我能有這麼多記憶,這就是經歷過主的醫治 後的結果。 得到天主愛的寬恕和醫治後,我對生命的珍 貴和人生存的意義頓然明白過來。我明白任 何人都有生存權利,不應由別人去決定, 既然天父賜予一個生命來到世界,就算她是 帶著缺點來到,我們仍要珍惜,視如瑰寶, 誰都不能奪去。可惜現今社會,做父母的, 往往輕易放棄被視為不正常或不受歡迎的生 命;世界很多發達國家更贊成墮胎,甚至已 立例批准墮胎合法化。我們有否想過,胎兒 在母腹中,由成孕一刻已是活跳跳的一個生 命,但是我們自欺欺人,明明是一個獨立的 個體,卻可以用大堆理由,找藉口不讓生 命安然存在。這五年痛苦的經歷,幫助我明 白墮胎或被迫墮胎的婦女的感受。我深深領 悟,人若沒有與耶穌深交,沒有藉祂的力量 和希望,要面對將來的困難,便不能克服內 心潛藏的各種恐懼,結果為了方便而選擇墮 胎,還把這些自私的行為,冠以各種美名或 不再有憂傷

| 24


理由。其實,這些行為只會為母親本人和家 人帶來更深更長遠的傷害。 我也體會到,在成長過程中缺乏愛和不被肯 定的人,在長大後與人相處,仍會受著過去 的受傷記憶影響。我一直認為「三歲定八 十」是不變的道理,也覺得生命沒意義和沒 價值,這些錯誤的想法,已深深植根。現在 信仰教我明白天主是慈愛的,祂願意每一個 人都活得開心、活得好;祂愛我,比我愛自 己更甚。在生命得到轉變後,我感受到一份 從未經驗過的愛,特別是父愛。 台灣的王敬弘神父,他有悔改後的數年間二 十多年心靈醫治祈禱的經驗,他為我祈禱, 求天主醫治我過去缺乏愛的成長記憶。 在祈禱中,我感到耶穌來到我家中,祂與我 坐在祖父的兩旁,本來威嚴無比的祖父,容 貌變得出奇地柔和,他拿著一本故事書要給 我講故事,耶穌教祖父把我抱在膝上,因我 從未嚐過這種與祖父(父親形象)親近的滋 味,我遲疑了好一會,耶穌用微笑的眼神鼓


王敬弘神父於餐廳為筆者作心靈醫治祈禱

勵我,叫我依著做;我倚傍在祖父的胸前, 感覺到滿溢無限的愛。過去三十多年來,我 常在睡夢中看見灰暗的情境和與祖父母間的 不開心往事,而且常會哭著醒來;經過這次 祈禱後,再夢見祖父母時,夢境已是充滿喜 樂和色彩繽紛的背景了。 爸爸在1997年因癌病去世,在他患病留院 期間,我為了把握時間向他宣講耶穌,常獨 個兒跑到醫院陪伴他,這段日子是我體會最 多父愛的時候。若不是經過天主愛的醫治,

不再有憂傷

| 27


我不能單獨地與他傾談。在他的病榻邊,我 們手握著手(雖然仍有點不習慣),我默默 地為他祈禱。爸爸過世的那天早上,他再次 握著我和媽媽的手,流露著一份捨不得的眼 神,帶著淚痕,看著我,也看著媽媽,他向 媽媽說:「對不起,這些年來一直沒有好好 待你……。」悔恨以往,也惱恨生命將要完 結!那刻,我的眼淚已蓋過一切,看見媽媽 已寬恕了爸爸的眼神,我以前的所有不愉快 記憶也一掃而空;在他向媽媽修和並握著我 的手時,我終於感受到父愛。爸爸離世的一 刻,我不在他身旁,我趕到醫院,眾兄姊已 集齊在病房門外,我獨自跑到他的房間,抱 著他僵硬冰冷的身驅,哭了好一會,我感到 爸爸與我不再陌生,不再有隔膜了。 雖然爸爸過世已有二十多年了,但現在仍能 享受父愛的滋味,因為有天主介入了我的生 命。我感到自己好像躺在一對強而有力的 臂彎中,受安慰、受保護,有如雛鷹在母 鷹翼下受到庇蔭,不再害怕被侵襲。「你 將我的前後包圍,用你的手將我蔭庇。」 (詠139:5)


我敬重的鍾修女因患癌病,受著病苦折騰 時,她從沒埋怨天主半句,她在精神稍有好 轉,能開口說話時,便會說:「讚美主、感 謝主!」她堅持每天做早晚課,請我每天到 醫院為她讀晚課禱文。她對天主、對生命有 份堅持和希望。丈夫在鍾修女離世時,有感 地說:「就算信主,也一樣逃不過病痛煎熬 的厄運。」我雖然為修女的死,傷痛了好一 陣子,但很快便平復了,因我明白「凡塵只 作暫居地,天國方為永樂土」的道理。 天主創造我們,我們在不完美的世界經歷 生、老、病、死各個階段;耶穌來,為我們 的罪補償了一切,祂的計劃,我們不能全然 瞭解,正如天離地有多高,海離地有多深, 天主的計劃便有多遠、多深。我相信祂愛 我,既然祂召叫了我,只要一心跟隨祂,便 已足夠。 現在回想自己能入讀天主教學校、毫無計劃 地參加了慕道班,然後更有幸得到祖父批准 洗禮,還是家中眾多成員中唯一能接受信仰

不再有憂傷

| 29


和洗禮的人,這不正是天主的安排和召 叫嗎?今天我明白了人受造來到世界, 是為追尋我們在天的大父,只要有一 天,我們找到了祂,便要一生跟隨。信 仰不是由我們決定要與不要,就算我們 不信祂,祂仍是我們的天主,尤如我 與父親雖然關係疏離,他仍是愛我的父 親,這是永恆不變的道理! 雖然經歷了苦痛和黑暗,在漆黑中,獨 自行走了五年,我終於看見光明──耶 穌燃亮了我的世界,我的生命好像得 到重生。「所以誰若在基督內,他就 是一個新受造物,舊的已成過去……」 (格後5:17)

不再有憂傷

| 30


現在我已懂得去愛和被愛,有了耶穌,我已 能真心愛自己和接納自己,能自如地表達自 己的感受。我覺得愛身邊的人已經再不是一 件難事,與丈夫相處,遇有爭拗,我願意容 忍,不再是怕事或無奈的容忍,而是存有盼 望和愛。


從前覺得要接受別人的關心是件難事,現在 覺得人能互相關懷是件幸福的事。墮胎後的 數年,很怕見到小孩子,一見到他們,整個 人情緒會變得很低落,現在再沒有這些反應 了,我會很開心地逗他們玩。我感到生命是 自由而喜樂的,現在我的生活很充實,我願 意愛天主,為天主事奉。生命原來是這樣豐 盛的。


豐盛的生命 ─  委身事主 我有一個清晰的信念:既然天主願意藉著這 個團體,救我這個滿染罪污的人,相信天主 也願意拯救更多其他的人。我毫不猶疑,在 神恩運動的活動中,協助籌備活動的工作。 悔改後的數年間,天主不斷裝備、強化我, 使我作祂的助手。 1999年,天主對我作進一步的召叫,要我 以全職方式委身事奉祂。祂藉著不同的方 法,帶我逐步發現祂的計劃,但我仍不願下

祈禱會的弟兄姐妹 不再有憂傷

| 33


決定回應。認為要放棄本來在學校裡安穩的 工作,實在可惜……我可用工餘的時間事奉 天主……,其實我仍有很多懼怕,怕要面對 未知的將來、不能預計的人和事,還有團體 未明顯的經濟基礎等。最後我願意開放, 尋求祂的旨意。我祈禱求天主透過聖經直接 指引我,我打開聖經,一下子湧入眼簾的, 是四個深色大字標題:「立盟簽約」(厄下 10)。當時不能相信,我的心砰砰亂跳, 再求聖母安慰我,教我確定這是來自天主的 訊息,我揭開「慈母心聲」一書,又是四個 深色大字標題:「不要害怕」。此時,我只 能說:「天啊!」這個清晰的指引,把一直 以來的所有憂慮、不明朗的因素,一下子打 破,所有的恐懼和憂慮突然變得不再重要。 我決定放棄穩定而輕鬆的學校文書工作,投 身剛成立的聖神內更新團體,全職事奉。事 奉天主是一件喜樂的工作,正如丈夫所說: 人的一生,能夠找到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 確實不易。他的一句簡單說話,肯定了能事 奉主是我的福份。


在團體九年多的事奉中,得著確實不少,我 的靈命一天一天被灌溉,茁壯成長起來。我 經常有機會為人作心靈醫治祈禱,看到求禱 者受傷的心靈得到醫治,痛苦得到安慰,其 實自己也同時得益,這些得著是不能用金錢 和俗世的眼光衡量的。有一次,我為一位帶 著滿面愁容,精神受盡壓迫的太太祈禱,她 與丈夫關係出現了嚴重問題。在祈禱中,天 主安慰了她。這位太太離開時,心情輕鬆多 了,臨走前,她把我擁得緊緊地大哭,因她 經驗到天主的真實與慈愛,她從未想過,原 來天主是如此活生生的。她帶著喜樂、滿懷 希望地離開。亞肋路亞!

不再有憂傷

| 35


覆手祈禱事工

得與受心靈痛苦煎熬的人,一起經驗主愛的 醫治,我形容自己是在一個深切治療病房中 工作的護理員,有很多患有重病(心靈受 傷)的人來到;在治療病房中,我協助主基 督,作祂的助手,為受傷者敷藥、包紮,看 到他們得到醫治。


「你們是地上的鹽,鹽若失了味,可用甚麼 使它再鹹呢?……你們是世界的光,建在山 上的城是不能隱藏的。」(瑪5:13-14)我 知道在餘下的日子,要作鹽作光,把天主的 愛向人傳開去,把未認識祂的人帶回天主的 羊棧。 在事奉過程中,總會有起落的時刻。感謝 天主,讓我有能力面對每一天的挑戰,這其 中,除了有弟兄姊妹的關心、擔待、接納和 信任外,更重要是天主以祂大能的手扶持了 我。一次,團體在大會堂舉辦了一個大型的 公開福傳晚會,那天早上醒來,我發現頸部 疼痛得不能自由轉動,仍要撐著起來,開始 緊張忙碌的一天。返回辦公室,發現電腦上 方的天花板嚴重滴水,把電腦屏幕弄濕了。 在這重要日子的大清早,連續發生了兩件不 順利的事,我突然領悟到一個很清晰的訊 息:我們祈禱時不應求天主讓每件事情順利 進行,而是求天主給我們力量面對每一天生 活中的困難,並依賴祂去處理。果然,這個 重要的領悟,在那天幫助了我很多。

不再有憂傷

| 37


那天下午,相繼發生了幾件意料以外的事, 先是妹妹突然來電,告知媽媽病了,繼而是 一些錯失導致各種安排上出現的阻滯等。我 當時的態度是不斷感謝讚美主,然後帶著喜 樂,把每件事逐一處理。如果不是一大早的 領悟,面對著當日排山倒海而來的問題,相 信這天為我,會是沈重而不易渡過的一天。 相反,那天我蹦蹦跳地全場走動,好像沒 有頸痛,也沒有甚麼事情不對勁,直至晚會 完結,大家都筋疲力盡時,我仍高高興興地 打點一切。這個重要的經驗,幫助了我在日 後的事奉中,緊記要不斷倚賴天主的能力, 用讚美面對一切逆境。我知道耶穌是我的老 板,一切事務都由祂管理。祂是得勝的主, 永遠為王!


後記 我是在1993年回歸父家的,今天,在這本 小冊子重新修訂時,回看過去的廿多年,驚 嘆天主在我的生命裡所帶來的變化。丈夫在 2003年,突然願意領洗。藉著接受耶穌基督 的救恩,他整個人大大改變過來。我倆已不 再像從前般時常爭吵,丈夫開始懂得體諒和 愛,現在我倆是生活在共融、接納和擔待之 中,結婚十六年後,我終於可以真正嚐到幸 福的味兒!

和丈夫於台灣修讀神學課程 不再有憂傷

| 39


隨後的一年,我的姊妹等四人,受到向來是 死硬派的丈夫的改變所影響,也加入了天主 教會大家庭。天主更讓媽媽在離世前九個 月,也主動願意接受洗禮,令本來怕聽「死 亡」二字的媽媽,洗禮後,時常面帶笑容, 最後讓媽媽無痛苦和很安詳地與我們在塵 世暫別……。還有,我一位姊姊的女兒也因 為看到媽媽臨終前,時常滿面喜悅而深受 感動,也帶著初生兒子一起領洗入教了…… 這是一個多麼大的恩賜,正如我在文中所 說,我的家庭裡,原本只有我一個人信主,


我一直是孤單地走信仰的路,現在,多了九 位親人與我同行。每當大家一起參與主日彌 撒,都佔滿了一行座位,這個情景,是我從 來未敢想望的。這就應驗了天主所許諾的: 「祂將要百倍賞報我們……」、「……一人 得救,全家都要得救」! 2015 年,天主又給我與丈夫開闢了一條特別 的道路,我們到了台灣,在天主教輔仁聖博 敏神學院修讀三年制的神學課程,雖然我們 仍在裝備階段,還未看到天主的旨意,我 與丈夫懷著信心走出去,一步一步地回應天 主對我生命的召叫,相信祂自有計劃,我更 為有幸能成為天主得心應手的工具而滿懷 感恩! 但願看過這本小冊子的讀者都能為自己的更新 和改變而努力,也為幫助家人認識天主努力! 感謝天主! Cindy  黃鳳屏 2018 年 3月

不再有憂傷

| 41


團體簡介 聖神內更新團體(下稱「團體」)於 2000 年 2 月在香港創立,是天主教香港教區註冊的團 體,亦是香港天主教神恩復興運動的一員。 「團體」於 2007 年初成為香港社會服務聯會 的機構會員,同年11月獲宗座接納成為「宗 座立案私立信徒團體」(Private  Association  of  Christian  Faithful  of  Pontifical  Right), 是「天主教神恩盟約團體及組織協會」 (Catholic  Fraternity  of  Charismatic  Covenant Communities  and  Fellowships) 的附屬會員。

我們的遠景

我們預見一個由聖神推動的友愛團體:每位 成員不斷悔改更新,在主愛內成長的人日益 增多,事事感謝讚美主,委身事奉,建設 「團體」,服務教會,宣揚福音。

我們的使命

我們以「改變生命,活得豐盛」為理想,並 以「五項平衡」的模式,讓會員體驗聖神的


臨在、友愛的團體生活及有系統的培育, 令生命得以改變,並進而委身事奉,服務他 人,以言以行,宣揚福音,活出基督徒生 命。 「五項平衡」是指下列五項元素,令會員的 靈命成長及愛德生活得到平衡發展,以達成 「團體」的遠景使命:

經驗: 透過聖事、覆手祈禱、敬拜讚美、 靈修,體驗聖神的能力

友愛: 在小團體中彼此關懷及互相支持 培育: 接受有層次的教導及靈修培育,悔 改更新

事奉: 發展天主賦予的恩賜及才能,透過 事奉、參加事工服務來實踐愛主愛 人的精神

福傳: 以言以行,宣揚福音,榮主救靈 不再有憂傷

| 43


每週祈禱會

每週祈禱會是「團體」的附屬組織,「團 體」成立每週祈禱會的目的,是通過友愛的 小團體聚會,令祈禱會成員得到持續的相互 支持,並透過祈禱會的敬拜讚美、教導、分 享、同心祈禱等環節,得著力量,學習基督 精神,改變生命,並加入「團體」,並肩同 行,服務他人。每週祈禱會亦歡迎未認識天 主教信仰的人士參加。 每週祈禱會分佈港、九、新界不同地方, 包括:牛頭角「團體」中心、堂區、屋苑會 所、社區中心等。(如欲知更多有關每週 祈禱會資料,請瀏覽團體網頁 w w w . r i s . o r g . hk。)

Profile for 天主教聖神內更新團體

不再有憂傷  

天主的愛能治癒傷痛,祂怎樣幫助我從墮胎的痛苦中走出來,在缺乏愛的成長中懂得接受愛。

不再有憂傷  

天主的愛能治癒傷痛,祂怎樣幫助我從墮胎的痛苦中走出來,在缺乏愛的成長中懂得接受愛。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