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MAIN_TEXT__

Page 1


化了妝的祝福 作者

Sylvia Li

出版

聖神內更新團體 九龍牛頭角海濱道133號 萬兆豐中心12樓J室

版次

二○○四年六月初版

二○一六年六月修訂版

電話

(852) 2866-7668

傳真

(852) 2866-7860

電郵

office@ris.org.hk

網頁

http://www.ris.org.hk

http://www.facebook.com/ristol.hk


目錄 04

06

幸福的小花

08

生命的谷底

13

天主,為甚麼?

15

與天主真正相遇

19

愛與支持

22

苦難是化了妝的祝福

26

生命中的小天使

28

分施天主的愛

31

報謝天主

36

大家共勉

41

向天主獻上新歌

44

活出新生命

46

後記

52

團體簡介

化了妝的祝福

| 3


序 痛苦在救恩層面的深刻意義,是不能單憑閱讀 信仰和靈修書籍 ─  甚至默想聖經 ─  就能深 徹領悟,我們必須親身去體驗。的確,信仰生 活好比一劑苦口良藥、經過殷切期待和漫長黑 夜後見到的曙光;信仰生活又像一個人要披荊 斬棘才能完成的旅程或一場人必須奮勇搏鬥才 能贏取勝利的戰役。 本書的作者 Sylvia 敘述了自己的信仰歷程。她 訴說如何從童年起一直受父母疼愛照顧,長大 後事業成功,而至患上癌症,身心失調,事業 受挫,而走進生命的谷底,她可謂嚐盡了甜、 酸、苦、辣。可是,她就這樣在信仰上漸漸茁 壯成長。聖經說得好:「我兒,不要輕視上主 的懲戒,也不要厭惡祂的譴責,因為上主懲戒 祂所愛的,鞭打祂所接管的每個兒子。」(希 12:5-6) 我們不能一生不斷依靠父母的提攜呵護,使我 們修德成聖的園地不是溫室,卻是我們必須學 習毫無保留地信賴天主、寄望於天主和熱愛天


主的現實生活。 我們必須追隨救 主基督,從痛苦 磨煉進入復活新 生。 Sylvia 以自己的病痛經驗來幫助其他身罹重病的 人士,供人借鏡,為人帶來安慰和鼓勵。這正 好印證了聖保祿宗徒的訓言:「願我們的主耶 穌基督的天主和父,仁慈的父和施與各種安慰 的天主受讚揚,是祂在我們的各種磨難中,常 安慰我們,為使我們能以自己由天主所親受的 安慰,去安慰那些在各種困難中的人。」(格 後1:3–4) 期望這本小冊子的讀者,就如 Sylvia 一樣,能從 自己的親身經驗中,領略痛苦在救恩層面的深 刻意義和崇高價值。 李亮神父 香港教區秘書長

化了妝的祝福

| 5


一家四口

幸福的小花 我生長於一個幸福小家庭,爸媽很疼愛家裡的 兩個女兒 ─  我和妹妹。爸媽將所有最好的都 給了我們 ─  悉心的照顧和栽培,優質的學校 教育,無憂的生活……讓我們在很健康的環境 成長。 大專畢業後,我任職銀行,工作十分穩定, 一做便十多年,從一而終。我與同事的關係很 好,上司相當滿意我的表現,亦給予適當的鼓 勵和晉升,令我獲得很大工作滿足感,也逐步


激發了我的進取心。1995年,我獲任命協助公 司開發一個新部門,這項挑戰帶給我無比的動 力,心情極之興奮,我想我已找到自己的理想 事業了! 婚姻方面,我與丈夫早在讀大專時認識,大 家工作數年,當感情和經濟能力都穩定後便結 婚,兩口子生活得簡單而快樂。 我的生命一直都是幸福的,就像溫室裡的小 花,在呵護下成長,未曾經歷狂風巨浪。直 至……

大專畢業

化了妝的祝福

| 7


生命的谷底 97年8月,突然發現自己患上惡性淋巴腫瘤,知 道的時候已經屬於晚期癌病。幸好我對化療藥 物有良好的反應,完成三個月的抗癌治療後, 醫生表示腫瘤已消除,建議我休息一段時間便 可上班。 我當時在想,算是不幸中之大幸吧!雖然在化 療期間,藥物的副作用令我十分辛苦 ─ 沒有 胃口、經常嘔吐、味覺變壞、免疫能力降低等 等,但最終生活都可回復正常,我又可返回工 作崗位了。 這場病已累我錯失一次很難 得的晉升機會,我一定要 加倍努力,盡快取回我所 失去的。我還稱讚自己 的精明決定:我剛入院 接受詳細檢查(當時 尚未知道自己患了癌


症),期間向醫院請假,到香港大學遞交了即 將截止報名的碩士課程申請表。這個碩士課程 對我的事業發展有莫大的幫助。 復工後的幾個月裡,我努力投入工作,更為自 己能在短時間恢復狀態而感到高興。當一切都 如我所期望的重上軌道,在98年6月的一個早 上,我正忙碌地工作,突然接到醫院來電,請 我立即回去見醫生。我的心一沉,大事不妙! 醫生跟我說,最近一次的電腦素描檢查,顯示 我的癌病有復發跡象,單靠化療已沒有多大效 用,接受骨髓移植是唯一可行的選擇。我聽後 腦袋頓時一片空白,不懂得反應。我只知道今 次需要在外國生活的妹妹幫忙,她的骨髓與我 吻合的機會率是四分之一。結果,我們的骨髓 完全吻合,不過,這只代表漫長抗戰的開始! 我一邊開始那艱辛的化療,一邊排期等待進入 隔離病房。我的心情患得患失,雖然獲得合適 的骨髓是相當幸運的事,但不足五成的成功率 卻令我不敢抱存太大的希望。

化了妝的祝福

| 9


一個半月被隔離的治療更是苦不堪言。經過數 天的大劑量化療和全身電療,我身體內的所有 癌細胞和正常細胞都一併被殲滅,剩下一個極 之虛弱、完全沒有抵抗能力的軀殼。化療和電 療的副作用令我整個口腔潰爛流血,每天要靠 嗎啡止痛;每當見到食物、嗅到食物、甚至聯 想起食物,都會令我不停嘔吐;遇上發燒和細 菌感染更使我擔驚受怕,恐懼隨時賠上性命。 記得我口腔潰爛的嚴 重程度,令我超過三個 星期都無法進食和吞 嚥,每天要將營養液 直接輸送到身體內。 晚上更因口腔疼痛致 不能入睡,我跟大部 分的病人一樣,整晚 靠著含冰粒來紓緩痛 楚,以及濕潤口腔和 喉嚨,一晚可用上數


十塊冰粒。有一次洗澡時,突然不省人事,醒時 發現自己倒在浴室地上,結果弄傷了背部,臥床 足足兩個星期,動彈不得;完全沒想過會遇上如 此可怖的經歷。一日復一日臥在侷促的隔離病房 內,感覺相當無助軟弱,每天無法預知明天是否 依然活著。 98年8月23日,我接受了妹妹的骨髓進行移植, 然後,每天等待驗血結果。知道新的細胞在體 內慢慢生長,血指數逐步回升,為我打上強心 針;眼見身體內的防衛部隊一天一天建立起 來,踏出隔離病房的願望終於可以實現。 我想:所謂先死而後生,我已跌到生命的谷 底,如果有幸出院,往後的生活一定邁向美 好……

化了妝的祝福

| 11


96年與妹妹的合照


天主,為甚麼? 我從小學至預科畢業都是在天主教學校讀書, 我相信有天主,但一直未有領洗;晚上睡覺前 我也會祈禱,但只是習慣性的唸一遍天主經及 祈求祂的幫忙。直至我出來工作,經常十分忙 碌,很多事情,似乎靠著自己的能力已能應付 有餘;自此,我很少打擾和麻煩天主。說實 話,是我遺忘了祂。 至我患病的時候,我記起天主 ─  但我當時只 是不斷埋怨祂為何要我受苦,一次過取去我的 健康和事業。我有很多疑問:如果天主是要我 得到重病,為何祂要令我的事業達到高峰;如 果天主是要我得到醫治,為何祂又要令我的病 情反覆復發……我不明白!難道天主已經捨棄 了我?難道因為我忘記了祂而要得到懲罰?難 道……? 在隔離病房接受骨髓移植期間,是我最無助、 最軟弱、覺得自己最無用的時候。當時我再次 想起天主,就在那絕望的時刻……我記得那個 晚上,周圍很黑、很靜,我問祂:「天主,我 化了妝的祝福

| 13


很害怕,我會不會就此死去?我現在可以怎 樣?你是否不再理我?」 一定是天主聽到我的禱告,我終於等到出院的 大日子。在家休養了大約半年左右,醫生表示 我身體的復原情況不錯,只要電腦素描檢查結 果顯示正常,我便可再投入工作。這個消息實 在令我興奮不已,我更急不及待與公司商量復 職的事。 當我正準備好返工之際,醫生竟然告訴我,癌 細胞未有因為骨髓移植而受到控制,反而在我 身體內多處淋巴核位置再次生長 ─ 誰料到谷 底下還有深淵?!骨髓移植不是最徹底和最有 效的治療嗎?我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忍受了 這麼多的痛苦,全是白費的嗎?為甚麼在我剛 恢復信心和希望的時候,要讓癌病復發的消息 又一次將我擊倒,我還不夠慘嗎?我心有不 甘,感覺像被天主玩弄完一次又一次,而且一 次比一次殘忍!天主,究竟為甚麼?


與天主真正相遇 我記得完成第一次骨髓移植出院之後,有一 位基督徒朋友來探我。她坐下不久就問我: 「我可不可以為你祈禱?」我猶豫地點了一下 頭。她緊握我雙手與我一起祈禱,我從未試過 有這份平安的感覺,而且感到天主與我很接 近 ─  是我第一次實在感受到祂的存在,感受 到祂給我的溫暖。好神奇,那一刻我的心被觸 動,眼淚不停地流。 但當我的癌病在99年3月第二次復發的時候,它 對我的打擊很大,令我十分困惑,對天主的愛 仍然抱著很多疑問。我當前急須要處理的現實 問題是怎樣控制病情;醫生建議我接受第二次 骨髓移植,方法與先前的稍有不同,屬於一次 小型骨髓移植;不必入住隔離病房,但仍要先 接受一期化療,然後輸入妹妹的血幹細胞。很 感謝妹妹在妹夫陪同下再次返港幫我。 99年5月完成了第二次移植不久,我的肝臟立即 出現急性排斥,而且發高燒,在醫院住了個多 月。我隔鄰病床亦是一位癌症病人,她是很虔 化了妝的祝福

| 15


誠的天主教徒。牧靈部每天會送聖體給她,並 為她祈禱。每次她都邀請我參與,在祈禱時, 我感覺很舒服,有一份無法形容的平安。 這位癌症病人的性格比較憂慮,由於不忍見 到她那麼焦慮的樣子,住院期間,我經常與她 傾談,並安慰和鼓勵她。我見到她逐漸變得開 朗,她的家人還感謝我呢。我當時很開心,自 己雖然病得相當嚴重,需要長時間臥床休息, 但竟然還幫到別人,我重新感覺到自己的存在 價值。我們互相鼓勵和扶持,在病房裡渡過漫 長的日子。 一直存於心內的怨氣,在那些日子裡,竟然逐 漸消失了。當我安慰那位病友的同時,我也正 面鼓勵著自己;當我跟她一起祈禱時,我也感 受著天主的平安和祝福。天主沒有因為我遺忘 祂、埋怨祂、甚至不停地質問祂而離棄我;相 反,天主一直用祂的方法帶領著我,讓我重新 認識祂,信靠祂。我相信這是我與天主真正的 相遇。 我不再問:「為何是我?」我明白了不應該將


99年5月全家人合照

責任推卸在天主身上;相反,天主讓我好好自 我反省:沒有適當照顧身體、沒有良好的飲食 習慣、為自己添上不必要的工作壓力等等,可 能這些才是我病倒的主要原因。一切既成事 實,糾纏在「我沒做錯事為何要我受苦」等問 題上是完全沒有意義的。 得到那位病友不斷的鼓勵,兩個月後我決定在 病中領洗。自領洗後,我得到了真正的平安和 喜樂。洗禮後的第二個月,即99年8月,我雖然 還要接受十五次電療,身體仍很虛弱,但感謝 天主,我還有力氣參加每星期的主日彌撒。 化了妝的祝福

| 17


記得每次參與彌撒消耗很多體力,需要休息好 幾天才能恢復過來。那麼辛苦,為何我仍然堅 持要去呢?因為每次聆聽聖經的話語和唱聖詠 的時候,我都感到天主在跟我說話,有時更令 我觸動流淚 ─ 是感動和喜悅的眼淚。要身體 得到康復,雖然尚有很長的路要走,但天主已 經醫治我的心靈。我想起格林多後書4章16節: 「縱使我們外在的人日漸損壞,但我們內在的 人卻日日更新。」

99年7月病中領洗


愛與支持 回想這幾年的抗癌歷程,天主對我的愛,都一 一在丈夫、爸媽、妹妹、以及一班同事、舊同 學和好朋友身上反映出來。 家人對我的悉心照顧、愛護和付出,教我學 習珍惜他們。以前我整天只顧工作,很多時忽 略了他們。我患病初期,總是捨不得自己的事 業;竟然沒發現我已擁有最寶貴的東西:家人 對我不離不棄的關愛。 丈夫是醫護人員,所以很明白我的狀況;他是 少說話的人,但他對我默默的照顧和付出,卻 令我深深感動。他每晚下班後及假期都留在醫 院陪我,在家裡更要負責一切家務。他一直都 熱愛於業餘進修,有一套長遠的進修計劃;但 為著照顧我,在我患病的數年間,他願意暫停 所有進修活動。在這裡,我想起在婚禮上作的 許諾:「……無論環境順逆,疾病健康,我將 永遠愛慕尊重你,終生不渝。」有多少人真正 領悟這承諾的真正意義呢?又有多少人能夠遵 守這個承諾呢?我真的衷心感謝丈夫!現在參 化了妝的祝福

| 19


2013年妹妹返港探望我們


加婚禮,聽到一對對新人作出許諾時,我都會 感動流淚;並祝福他們堅守承諾。 爸爸每次來探我,面上總會掛著笑容,給我很和 藹及溫暖的感覺。我知道他心裡其實是何等的心 痛和擔憂,但卻不在我面前表露出來,他只會給 我正面的鼓勵。爸爸,很多謝你! 至於媽媽,更是無時無刻地擔心著我、記掛著 我。尤其照顧我飲食方面,簡直是費煞思量。 她每天出盡心思勞苦,為我弄各樣食物和湯 水,為的是希望我多吸收營養,增強抵抗力。 治療的副作用,經常令我無法吞嚥食物,即使 吞下也很快全嘔吐出來,有時我為此而大發脾 氣,我知道媽媽一定很難過。見她為了我一天 天消瘦、面容憔悴,我也為之心痛。媽媽,真 的很多謝你! 妹妹更不用多說,兩次毫不猶豫放下家庭和繁 重的工作,匆匆由外地趕返香港捐骨髓給我, 俗語謂:「一世人兩姊妹」,姊妹情深,盡在 不言中。妹妹,很感謝你!

化了妝的祝福

| 21


天主不單賜給我這麼愛錫我的家人,祂更賜給 我一班好同事和好朋友。是他們不斷的支持、 慰問和鼓勵,給了我很大的動力和信心。十分 感謝你們每一位! 我只有爭氣,堅強地與病魔對抗,努力康復, 才能報答所有人對我的關懷和愛護,以及天主 給我的恩賜!天主,我感謝你、讚美你!

苦難是化了妝的祝褔 可能天主想我學習在艱難中繼續信靠祂,在 2000年初我經歷另一次痛苦的考驗。我的身 體開始出現嚴重的排斥,皮膚變得紅腫,表皮 不斷硬化,尤其是手和腳,令我活動受到很大 限制。情況嚴重到拿不起水杯,開不到門鎖。 當初不以為意,進入洗手間後將門關上,之後 完全沒法扭開門鎖;我頓時感覺這雙手不屬於 我,我根本沒有能力控制她們的活動功能。我 感到十分沮喪,在洗手間無奈哭了一場,然後 大聲呼叫丈夫前來幫忙。


我的皮膚問題不斷惡化,每一節手指的關節 開始爆裂和損爛,結焦了又因活動而再爆裂, 就是這樣,我的手持續處於爛損狀態有好幾個 月,我無奈看著自己的一雙手,我甚至想像不 到這雙手會否有痊癒的一天。至2004年,已經 過4年時間,皮膚才康復了7成左右,是一段相 當漫長的日子啊! 最記得有一次,媽媽陪我出外剪髮;落樓梯的 時候,一位扶著拐杖跟在我後面的婆婆,竟然

2000年初皮膚排斥情況嚴重,面容因藥物反應變得腫脹

化了妝的祝福

| 23


嫌我行動緩慢,阻塞她的去路,最後還爬了頭 走在我的前面。可想而知我的腿硬化和疼痛的 嚴重程度。 過程非常辛苦,不過長時間親身經歷這種種 的痛苦,給我很難得的試煉機會,教我學習 堅忍,在任何艱難的情況下仍然信靠天主。眼 見有些病友未能得到醫治、有些身邊沒有人支 持、有些尚未認識主耶穌基督;而自己卻仍然 生存,得到家人的照顧和朋友的支持,且藉著 祈禱得到天主的安慰,這些全是天主賜予我的 祝福。當我每次默想主耶穌基督為我們所承受 的苦難時,能深深體會到祂的慘痛,感受到耶 穌是多麼的愛我們。這次經歷令我對其他病人 的痛苦感同身受,令我開始懂得體諒和關懷患 病的人。 我不再想去逃避這場病痛,不再憂慮和恐懼, 因為天主已賜予我信心和力量去面對它、戰勝 它。 一位朋友送了一張書籤鼓勵我,上面寫著的禱 文很觸動我:「主!讓我不要以祈禱來逃避困


難,但求你賜我無畏地面對它們。讓我不乞求 你靜止我的痛苦,但求你賜我的心能征服它。 讓我在生命的戰場上不只盼望同情,求你偕同 我用自己的力量來奮鬥。讓我不在憂慮和恐怖 中渴求被救,但求你賜我堅忍地獲得自由。 主!允許我,不只在成功中感覺到你的仁慈, 更使我在失敗中也能緊握你的手。」 我現在閱讀聖經約伯傳慢慢明白箇中道理,與 約伯的經歷產生了共鳴。當我們生活幸福和一 切順利時,信靠天主有何困難?我們可以時刻 感謝天主賜給我們的每份祝福。約伯原擁有幸 福家庭,剎那間家破人亡,身上更長滿毒瘡; 面對這麼不幸和悲慘的遭遇,雖然約伯起初滿 是埋怨和不忿,但他終於能夠作出反省和領 悟,在磨難和考驗裡,把自己全交托給天主照 顧。最後天主恢復了他昔日的幸福,且加倍賞 報他。約伯的故事給我很大啟發和鼓勵。

化了妝的祝福

| 25


生命中的小天使 天主在我患病期間,安排了很多小天使在身邊扶 助我。他們全是抗癌戰士,他們的經歷和分享, 讓我清楚明白我將要面對甚麼,消除了我對「未 知數」的恐懼。更重要的是他們樂觀的態度、頑 強的意志、堅毅的戰鬥精神,給我很好的榜樣, 以及正面的支持和鼓勵。 我答應自己,亦向天主承諾,我要好好利用 親身的體驗,與每一位有需要的病人分享; 幫助他們有心理準備去面對病痛,互相勉勵和 扶持。「天主在我們的各種磨難中,常安慰我 們,為使我們能以自己由天主所親受的安慰, 去安慰那些在各種困難中的人。」(格後1:  4) 我的抵抗力曾經有一段日子很差,經常受到病 菌感染而發高燒,需要住院治療。天主總會安 排一些需要得到安慰的癌症病人住在我隔鄰病 床,每次我都主動與他們分享我的抗癌歷程和 心得。見到他們將滿臉的愁容慢慢收起,甚至 開始展露笑容時,心中有份難以形容的喜悅。


我所認識的病友當中,有一位是我特別記掛 的,她患上血癌時還很年輕,因病未能完成 大學課程,但她並沒有氣餒,在病中繼續尋找 自己的理想。她不是基督徒,但我經常鼓勵她 向天主祈禱。雖然大家平時有透過電話和電郵 保持聯絡,但這位可愛的女孩子很喜歡寫信和 自製問候卡給我。她寫給我的心意令我十分感 動,給我很大的鼓舞:「……當我感到迷惘的 時候,你總會給我希望……能夠認識你做朋友 是一種祝福,……我需要你的時候,你就在我 身邊,你是我心中的天使……有時會覺得你是 神給我的一個百寶袋,裡面裝滿愛心、智慧與 祝福……」 另外,有一位成功接受骨髓移植的病人出院後 致電給我,很喜悅地多謝我一直以來的鼓勵, 她表示在接受治療期間感覺極之辛苦,是我的 一句說話幫助她支撐下去:「這項治療一定是 十分艱辛和痛苦的,但你一定要咬緊牙關,總 會捱過去的。」她並開始學習在祈禱中尋求天 主賜予的力量和安慰,我知道後內心有一份不 懂得形容的喜樂!一句看似很簡單的鼓勵說 話,不能少看它的影響力! 化了妝的祝福

| 27


耶穌說過:「施予比領受更為有福」(宗20:  35),相信是這個意思。他們的正面改變,給 了我很大的動力和信心。當這些病友跟我說我 是他們的小天使時,對我來說,他們又何嘗不 是我的小天使呢! 天主就是這麼奇妙地運用祂的方法,讓我明白, 苦難和慘痛不但可以成為對自己的祝福,更可把 它轉化作動力,成為對別人的祝福。

分施天主的愛 有一次,就在2000年農曆新年之前,因為要 控制皮膚排斥的惡化問題,我又要住院接受治 療。那次入院,發生了一段很神奇的經歷。 當我入病房安頓後,發現隔鄰病床有一位滿 臉愁容的女士。我主動與她傾談,得知她患有 末期胃癌,剛入院準備兩日後接受胃部切除手 術。


我當時皮膚硬化、手腳腫痛,非常辛苦和不舒 服,看見我的情況那麼嚴重,她覺得很奇怪, 為何我仍能保持那麼開朗?於是,我便跟她見 證我信靠天主的經過,以及上主賜予我的平安 和喜樂,更重要是那份面對困難的力量。 動手術前一晚,她的一群基督徒朋友前往探 望她,為她祈禱,並邀請我一起參與。在大家 同心祈禱那一刻,我強烈感覺到天主的臨在, 就在病房中與我們在一起。祈禱完畢,我突然 覺 得 充 滿 力 量 , 用 肯 定 的 語 氣 跟 她 說 : 「 不  用怕,你的手術一定會很成功,天主會保守 你。」我當時不太明白為何會衝口而出講該番 說話,只知道說話的一刻,我內心有一股無比 的信念和希望湧出,好像是天主要透過我的口 舌說出來的。 她做手術那天的整個早上,我為她誦唸玫瑰 經,我從未試過那麼誠心,更加未試過為一 個只認識了數天的人那麼著緊和擔心,甚至為 她流過幾次眼淚。她進入手術室後,她的家人 告訴我,原來醫生表示這次手術的成功率相 當低,所以他們都沒有抱存很大希望。結果, 化了妝的祝福

| 29


天主的奇跡出現了 ─ 她的手術十分成功,並 且出院後康復很快。這是我收到最好的新年禮 物。 我和她繼續保持聯繫和互勉,有一次我前往探 望她時,發覺她有很明顯的改變 ─ 她的臉上 已沒有掛著以往的那份憂愁。原來她已開始跟 朋友參與教會的活動,更令我興奮的是她終於 領洗了,加入基督徒的大家庭。之後,她的病 情雖然開始變得反覆,但沒有絲毫動搖她對上 主的信靠。 有一天,我突然很掛念她,已有兩星期沒有與 她聯絡了。我打了一整天電話,她家中一直沒 有人接聽,我開始有點焦急,掛慮更甚。到第 二天下午,電話終於接通了,是她的媽媽 ─ 才知道她在前一晚已魂歸天國。這麼突然的消 息,令我感到十分傷痛。 過了數天,我收到她最好的朋友的來電,說 她臨終前感覺很平安,並轉述她給我的遺言: 她表示很開心可以認識我,並說我是她的小天 使;我聽後十分感動。我記起她每次跟我通電


話時,都說我能夠將她心中的恐懼和憂慮一掃 而空,她表示也想感受到我在艱苦中仍然保持 的喜樂。我非常懷念她,得知她已脫離病痛的 折磨,而且獲取了永生,我感到很欣慰。 我非常感謝天主,讓我有福氣成為其他人的小 天使,將天主給我的愛分施開去;令我真正體 會怎樣「愛近人,如我自己」(瑪22:39)。 我更加多謝上主的恩賜,讓我能夠以過來人的 經驗,安慰其他病患者的心靈,帶領他們認識 和接近天主。

報謝天主 2001年4月,我接受了一次電腦掃描。就在5月 4日(我特別記得這個日子,因為兩年前的這一 天,我接受了第二次骨髓移植),我收到報告 結果,證實癌細胞已經受到控制,我當時很開 心,立即感謝天主對我的慈愛和醫治。 我檯頭的日曆,每日都印有一句聖經章節,5月 化了妝的祝福

| 31


4日的經文好像是天主對我說話似的,是聖詠 116篇12節:「我應該要怎樣報謝上主,謝祂 賜給我的一切恩佑?」我被觸動到流淚。我相 信不是巧合,而是天主和我講話。我立刻答應 祂,願意一生跟隨祂,為祂做事,報答天主為 我所做的一切。 我向天主許諾……但祈禱了一年多,都未有清 晰方向,我可以怎樣報答天主,可以透過甚麼 途徑去作祂的工具?期間大部分時間我都是留 在家中休養,繼續祈禱和讀聖經,有時會感到 有點失落。


至2002年6月,有朋友送了一套由「聖神內更新 團體」出版的見證小冊子給我。我看完後,覺 得這些小冊子對我另一個朋友很有鼓勵作用, 於是親自到團體購買。 當時中心的職員除向我介紹團體外,也邀請我 參加逢星期五在團體中心舉行的「午間守齋祈 禱會」。我抱著嘗試的心態,參加了第一次祈 禱會……兩年間,我已成為團體的委身會員。 天主就是這樣將我整個生命轉變過來:由當初 沒有方向、只是呆在家中休養身體,到現在積 極投入為天主工作,在團體設立的多個事工中 服務,成為祈禱會核心成員等等,生命都變得 活潑起來,每天的生活相當充實和有意義。我 向天主作的承諾,終於有機會實踐了。 不過,我仍然有軟弱的時候,我的心依然有陰 影,有時會擔心病情不穩定、復發。但經過團 體的姊妹為我作過身體和心靈醫治祈禱之後, 再次確信了天主對我的愛,我知道在我還未認 識祂前,祂已經一直陪伴在我身邊,愛了我, 我沒有甚麼需要懼怕。

化了妝的祝福

| 33


我感覺到我在靈性上慢慢地成長。我越來越渴 求可以有能力為天主做更多事。原來只要有渴 求,有服務和愛人的心,天主就會將祂的力量 傾注給我們。我很開心能夠參與團體的各項事 工和服務,而其中一項是祈禱服務。記得在我 患病的時候,我的朋友為我祈禱而令我感覺到 天主的臨在,我很想有更多人得到同樣的領 受,能夠認識天主、接近天主。所以,我經 常透過電話和探訪為病友祈禱,而他們的回應 都是感到平安和舒服。我希望當自己的身體情 況逐漸好轉過來的時候,可以為癌症病人做更 多的事情,讓他們都可以經驗到天主的真實存 在。 記得有一次,在外國的一個朋友打長途電話給 我,她因婚姻的問題,出現嚴重失眠及情緒低 落。在我不知怎樣安慰她之際,我嘗試隔著電 話筒為她做了一次祈禱。到第二晚,我再接到 她的電話,說前一晚得到安睡,想我為她多做 一次祈禱,以代替安眠藥。這次經驗給我留下 很深印象。 我加入團體後,到過幾間學校作個人見證,向


學生分享天主的愛,勉勵他們要珍惜生命、健 康、以及身邊愛錫自己的人。我就好像一個農 夫,工作是為天主撒種,期望一粒粒愛的種籽 有一天會發芽,長出美好的果實。 回想自己在讀書的時候,其實天主已在我心 裡播下了種籽,這種籽現在終於發芽,慢慢茁 壯成長。可以跟學生傳揚天主的福音,對我來 說,是一件開心和充滿希望的事。

2003年3月在聖神內更新團體 週年見證聚餐中分享自己的見證

化了妝的祝福

| 35


2011年往澳洲探望妹妹

大家共勉 在這裡,有一些分享與大家共勉之。

1. 珍惜與家人相處

記得入隔離病房前一晚,我將有價值的物品 全部拿了出來,交給丈夫保管。我想,如果 我捱不過這一關,這些世上的財富,將不能 帶走。直至出院後休養期間,物質的生活也


沒法好好享受。因害怕感染病菌,我甚少出 外消遣娛樂;買衫扮靚更加沒有必要。有一 次以為抵抗力增強了,前往戲院看電影,回 家後立即發高燒。反而,在那個時候,我最 需要的是得到照顧、關懷和愛護。我非常感 激家人對我無微不至的照料,無論怎樣,他 們都一定在我身旁。我們要珍惜與家人的相 處,不要以為一切是理所當然的。

2. 接納自己

我未患病之前,頗為注重自己的外表。因為 工作關係,我習慣化粧和穿著套裝上班,我 喜歡打扮,認為可加強自信。 直至我患病以後,因為接受過多次化療,每 次頭髮都全部甩掉。頭髮對女士的外觀可說 是很重要的。 我 當 初 完 全 不 能 接 受 這 個 事 實,我嘗試不洗頭、不梳頭,以為可以防止 頭髮繼續掉下來。我的想法是多麼自欺欺人 啊!其後,我的身體產生嚴重的排斥反應, 令全身的皮膚表層色素變黑和紅腫,像受過 火燒傷似的。我很怕其他人瞪著眼望我,所

化了妝的祝福

| 37


以在炎熱的夏天,我依然穿得非常密實,盡 量將皮膚遮蓋起來。 縱使我的樣子不像從前般好看,甚至有點兒 嚇人,但家人和朋友仍然是那麼愛錫我和支 持我,他們對待我沒有絲毫的改變。他們接 納的是我整個人,是這刻的我,而非外表的 包裝。我慢慢開始接納自己,沒有那麼介意 陌生人對我的奇異眼光,況且他們未必是有 惡意的。放下了這個包袱,我發覺自己輕鬆 了很多,自信心也恢復過來。 其實,最重要的是我怎樣看自己,而不是他 人怎樣看我。不受外間的影響和牽制,減少 了許多不必要的壓力,身體自然較易康復。

3. 愛惜身體和注重健康

現在坊間流行各種瘦身和纖體方法,對於有 人使用不健康的減肥方法來傷害自己,是痛 心的事。能夠享用食物是一種福氣,我和很 多癌症病人一樣,因為藥物的副作用,以致 無法吞嚥或享受食物的痛苦是很難受的。我


曾經因為味覺轉壞,吃牛油蛋糕的感覺就好 像吞下沒有味道的海綿一樣,現在見到牛油 蛋糕都有點怕。有一位要接受骨髓移植的年 輕病人,她在隔離病房時的願望,就是希望 出院後到快餐店吃一頓豐富的鐵板餐,可惜 這麼簡單的願望,最後都不能實現。 另外有些人會因少少挫折而傷害自己,甚至 選擇放棄生命。我所認識的病人,包括我自 己,即使前路 有 多 艱 辛 , 都 會 努 力 對 抗 病 魔,爭取生存機會。 所以,我鼓勵大家,要好好對待自己,愛惜 自己的身體和注重健康。健康不是必然的。

化了妝的祝福

| 39


2004年初往日本旅行


向天主獻上新歌 2003年12月的一個早上,有一件很 奇妙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當我正在 書房執拾檯面時,發現一張字條,上 面寫著我幾個月前看完《葡萄樹的秘 密》這本靈修書的一些啟發和感受。 當我再次默想字條上的內容時,內心 充滿著對上主的感謝和讚美;心中突 然感覺有些音調在奏起,我即時向上 主禱告,求祂繼續帶領我……我跟隨 著聖神的指引,竟然不須一個小時, 便創作了一首歌曲,包括曲調及中英 文歌詞;是我第一首為天主獻上的新 歌,是感謝和讚美上主的歌詠。歌曲 名為「主,你是我一切」;歌詞綜合 了天主為我所做的一切,以及因著祂 的愛而令我獲得的更豐盛的生命: 化了妝的祝福

| 41


「上主,你是我的葡萄樹 上主,你是我的生命 你在我內供給我一切 我在你內不斷成長 修剪、滋潤,長出美好果實 關懷、愛護,長出美好果實 上主,你是我的磐石 上主,你是我的依靠 你在我內承擔我一切 我在你內變得剛強 支持、鼓勵,充滿信心和力量 欣賞、肯定,充滿信心和力量 上主,你是我的道路 上主,你是我的真理 你在我內掌管我一切 我在你內得到永生 堅信、希望,帶領我歸向你 慈愛、謙卑,帶領我歸向你」


第一段歌詞,靈感固然是來自我看過的那本靈 修書;我的身體雖然被癌病摧殘,但主耶穌是 我的葡萄樹,我是祂的枝條,我在心靈上必定 得到祂的滋潤和愛護,從而獲得重生。第二段 歌詞,靈感是來自菲律賓神父 Fr. Art 在退省中的 教導:主耶穌為祂的門徒西滿改名伯多祿,意 即磐石,顯示了肯定和欣賞的力量;而這份力 量對癌症病人來說尤其重要,我病重時變得軟 弱無力,因得到上主的扶持和肯定,讓我能夠 重新接納和欣賞自己。最後一段歌飼是再次向 上主承諾我對祂的信靠,我願意一生跟隨祂, 我不懼怕疾病和死亡,因為主耶穌帶給我希 望,讓我獲得永生。 讓我將這首感謝和讚美上主的新歌送給所有癌 症病人,以彼此共勉。

化了妝的祝福

| 43


活出新生命 這幾年間,天主一直用祂的愛醫治了我的心 靈。心靈得到平安和喜樂,身體也自然充滿活 力和氣息。對於我所受的病痛,我已學懂不再 問「為何」(why):「為何要我有這個病?」 「我又沒有做壞事,為何要我受苦?」我們應 該積極面對問題,問天主「如何」(how):  「我應該如何面對和解決?」 如果不是這個病,讓我對人生重新作反省;如 果不是透過骨髓移植,讓我身體內的細胞得到 重生;如果不是天主給我屬靈的新生命,讓我 懂得珍惜家人和關懷有需要的人;現在我可能 只顧每天營營役役工作,追求世俗的名利, 而忽略了最珍貴的東西 ─ 愛:我們往往將天 主的愛、家人的愛、朋友的愛……視作理所當 然。 天主透過我可以承受的病痛經歷,喚醒我、 帶領我,讓我在真實的生活中感受到祂的臨 在,祂更教曉我怎樣成為真正的基督徒,活出 有意義的生命,以及引領更多人信靠祂而獲得


救恩。我從未想過我可以成為天主的工具,將 祂的愛和仁慈宣揚開去,特別為患病的人傳福 音,帶給他們希望。 如 果 沒 有 信 念 、 希 望 和 愛 , 我 們 只 是 存 在  (exist)於這個世界裡。唯有信靠天主,我們可 以有生氣地活著(live)。我們要依賴天主的計 劃,相信祂安排給我們的必定是最好的。 當 遇 到 艱 苦 的 考 驗 時 , 請 緊 記 天 主 的 承 諾 :  「天主是忠信的,他決不許我們受那超過我們能 力的試探,天主如加給人試探,也必開一條出 路,叫我們能夠承擔」(格前10:13)。

化了妝的祝福

| 45


後記 十七年前,一場突如其來的癌病,摧毀了我訂 下的人生目標和計劃。十七年後,我要感恩, 這死亡的威脅所帶給我生命的啟示和轉化。

愛戰勝死亡

幾年的抗癌經歷,讓我明白人無法掌管生命, 亦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和有限,我尋回讀書時接 觸的天主教信仰。之後,我加入了聖神內更新 團體,我的靈性生命就在教會和團體裡扎根、 萌芽、成長。我開始靠著「天主是愛」(若一  4:8),學習去愛,學習去服務他人,尤其以 同路人去關懷癌症病者;而不是顧著埋首做喜 歡的事,滿足自己。

力量泉源

在服務癌症病友的初期,要面對病友接二連三 癌病復發,要花心力去陪伴、安慰、扶持,自 己的身心靈都變得軟弱、枯乾、疲累。我向天 主說:「如果癌症關愛服務是要經常面對生離 死別,是要經歷哀傷痛苦,我真的沒有能力做


化了妝的祝福

| 47


下去……。」當我意識到自己的不足,卻發覺 越親近天主。在祈禱中,我讓天主的話語滋養 和安慰我乾涸的心靈,雖然仍有難受的感覺, 但心裡被意想不到的平安充滿,而這平安為我 加添力量和希望,漸漸覺得負擔減輕了。正如 聖經所說:「我幾時軟弱,正是我有能力的時 候」(格後12:10),因為當「我賴加強我力 量的那位,能應付一切。」(斐4:13) 及後德蘭修女的一句話啟發我:「我們無 法在生命中成就大事,我們只能以大愛做小 事」,心態有所調節。現在關懷臨終癌症病 者,我不是再想著怎樣去安慰、為他們分擔 或幫助解決問題,而是帶著耶穌的慈愛和同 理心作陪伴,令他們不感孤單。我終於感覺 到 耶 穌 所 講 的 輕 ─ 「 我 的 擔 子 是 輕 鬆 的 」  (瑪11:30)。

施比受更為有福

在臨終病者身上,我得到提醒應當怎樣活著。 我見過反目廿載的父子修補破損的關係,不給 予機會留下遺憾;我陪過半身癱瘓、癌細胞擴


散至全身的朋友,臥在床上吸著氧氣好一段時 間,依然設法用眼神等身體語言跟探望她的親 友交流,每天著人幫她餵食、按摩肌肉、活動 關節,努力維持身體機能,不選擇放棄,最後 一刻都要把生命活得最好。我最深刻的反省, 是看見一直沒有親人探望的病者,在他們病情 告急或昏迷時,才有一大班親友長時間守在床 邊;我不斷提醒自己,要把握當下,珍惜與親 人的相聚。多年的癌症關愛服務,我體會到我 不是付出者,而是最大的得益者。 回想當初考慮怎樣付出時間和精神做服務 時,內心出現很多掙扎,不太願意踏出自己 的舒適區。當第一重心理關口闖過了,又 懼 怕 自 己 會 做 不 來 。 天 主 就 親 自 向 我 保 證 ,  「為人這是不可能的,但為天主,一切都是可 能的。」(瑪19:26)是天主賜我信靠的心, 驅散我內心的膽怯,一直保守我,讓我持之以 恆,以行動去回應天主的愛。 我身體的機能如肺、肝、腎功能,因骨髓移植 變差了而不能逆轉,在複診時,醫生很幽默的 跟我說:「你差定咗」,即沒有繼續惡化,我 化了妝的祝福

| 49


懷著感恩的心去接受。這份弱點、限制,反而 轉化成同理心,讓我去明白年紀日漸老邁的爸 媽,學習用愛心和耐性去陪伴他們面對出現各 種力不從心的身體變化。 癌病幫助我看清且不再畏懼死亡;讓我懂得 重排生活的優次,學習去珍惜與家人的相處, 以照顧他們的需要為優先;教我運用上主賜給 每個人獨特的才能,加以愛心去服務有需要的 人,喜樂的活著。 「耶穌說:『我就是復活,就是生命;信從我 的,即使死了,仍要活著。』」(若11:25) 2014年8月4日


現在活好每一天

化了妝的祝福

| 51


團體簡介 聖神內更新團體(下稱「團體」)於2000年 2月在香港創立,是天主教香港教區註冊的團 體 , 亦 是 香 港 天 主 教 神 恩 復 興 運 動 的 一 員 。  「團體」於2007年初成為香港社會服務聯會 的機構會員,同年11月獲宗座接納成為「宗 座 立 案 私 立 信 徒 團 體 」 ( P r i v a t e   A s s o c i a t i o n   of  Christian  Faithful  of  Pontifical  Right), 是 「 天 主 教 神 恩 盟 約 團 體 及 組 織 協 會 」  (Catholic  Fraternity  of  Charismatic  Covenant Communities  and  Fellowships) 的附屬會員。

我們的遠景

我們預見一個由聖神推動的友愛團體:每位 成員不斷悔改更新,在主愛內成長的人日益 增 多 , 事 事 感 謝 讚 美 主 , 委 身 事 奉 , 建 設  「團體」,服務教會,宣揚福音。

我們的使命

我們以「改變生命,活得豐盛」為理想,並以  「五項平衡」的模式,讓會員體驗聖神的臨


在、友愛的團體生活及有系統的培育,令生命 得以改變,並進而委身事奉,服務他人,以言 以行,宣揚福音,活出基督徒生命。 「五項平衡」是指下列五項元素,令會員的靈 命成長及愛德生活得到平衡發展,以達成「團 體」的遠景使命:

經驗: 透過聖事、覆手祈禱、敬拜讚美、靈 修,體驗聖神的能力

友愛: 在小團體中彼此關懷及互相支持 培育: 接受有層次的教導及靈修培育,悔改 更新

事奉: 發展天主賦予的恩賜及才能,透過事 奉、參加事工服務來實踐愛主愛人的 精神

福傳: 以言以行,宣揚福音,榮主救靈

化了妝的祝福

| 53


每週祈禱會

每週祈禱會是「團體」的附屬組織,「團體」 成立每週祈禱會的目的,是通過友愛的小團體 聚會,令祈禱會成員得到持續的相互支持,並 透過祈禱會的敬拜讚美、教導、分享、同心祈 禱等環節,得著力量,學習基督精神,改變生 命,並加入「團體」,並肩同行,服務他人。 每週祈禱會亦歡迎未認識天主教信仰的人士參 加。 每週祈禱會分佈港、九、新界不同地方,包 括:牛頭角「團體」中心、堂區、屋苑會所、 社區中心等。(如欲知更多有關每週祈禱會資 料,請瀏覽團體網頁 www.ris.org.hk。)


Profile for 天主教聖神內更新團體

化了妝的祝福  

癌症的拆磨,令一朵幸福的小花,跌進生命的谷底,她怎樣與天主相遇,在苦難中活出新生命?

化了妝的祝福  

癌症的拆磨,令一朵幸福的小花,跌進生命的谷底,她怎樣與天主相遇,在苦難中活出新生命?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