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專家推薦

這是一本 重要的 書,凡 是關心 傳福音 給徹 底遠 離福音 之當代人 的人, 讀此書 必受益 良多。 本書 是二 十多年 個人佈道經驗的精粹,展示了對聖經神學的深刻把 握,其流露的憐憫之情又觸動人心 —並且找到了一條 以睿智、 探求真 理的問 題卺前 推進的 路。 多麼 貼近主 自己! —卡森(D. A. Carson) 三 一 福 音 神 學 院 ( Trinity 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 )

《提問式 佈道法 》獨特 地把護 教資訊 與實 用的 佈道技 巧交織起 來。紐 曼是個 嫻熟的 實踐家 ,對 於那 些想要 學習如何 把護教 與傳福 音結卼 起來, 既本 著聖 經,又 敏於人際關係的人來說,本書是一本必讀之選。 —墨爾蘭(J. P. Moreland) 他 泊 神 學 院 ( 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 Biola University )

《提問式 佈道法 》步出 了傳統 傳福音 觀念 的藩 籬,化 解了當今 時代所 提出的 新難題 。一部 所有 人的 必讀之 作。 —葛雷瑟(Mitch Glaser) 選 术 傳 道 會 ( Chosen People Ministries )


讀者評論

讀者將會 發現, 這本手 冊是專 為拯救 靈魂 而寫 ,充滿 智慧,易於使用,令人信服,充滿挑戰,又激 發靈 感 。 (CBA Marketplace)

《提問式 佈道法 》將會 成為任 何一家 教會 圖書 館的重 要資產。 (J.A.W. Church Libraries)

從陏命性 的視角 來看如 何與未 信者分 享基 督, 運用耶 穐的方法 ,通過 提問吸 引人心 ,帶他 們進 入親 切的對 話和改變生命的互動之中。 (Faith in the Workplace)

在為佈道而寫的作品中,此書實屬較為深刻的那一 類。無論 從哪個 角度看 ,紐曼 都賦予 了「 佈道 」一詞 新的意義 。作者 不傴在 佈道中 引入了 護教 法, 還提供 大量的實例,說明如何通過問題而不是答案來傳福 音,並且 字裏行 間滿有 憐恤。 對想要 與非 基督 徒朋友 交流信仰 、而又 不想被 當作是 盲信者 的人 來說 ,委實 是一部傑出之作。 (William M. Easum Resource Shelf)


提問式佈道法 向 耶 穌 學 習 與 人 交 心

Questioning

Evangelism

Engaging People's Hearts the Way Jesus Did

蘭迪•紐曼(Randy Newman)著 劉美津 譯

入圍美國福音派基督徒出版協會(ECPA) 2005 年宣教/佈道類最佳書籍


提問式佈道法:向耶穌 學習與人交心 作 譯 編 出

者 者 輯 者

蘭 迪 • 紐 曼 ( Randy Newman) 劉美津 李永卓 美國麥種傳道會 地 址 : 1423 Maple St. South Pasadena, CA 91030 U.S.A. 電 話 : (626) 441-5543 傳 真 : (626) 441-5543 電 郵 : akowcm @gmail.com 網 站 : w ww.akow.org 台灣麥種傳道會 地 址:80461 高 雄 市 鼓 山 區 東 門 路 42 巷 5 弄 5 號 電 話 : (07) 552-0167 傳 真 : (07) 554-7706 電 郵 : akowcm @gmail.com 網 站 : www.akowtw.org 2013 年 八 月 初 版 版權所有•請勿翻印

Copyright

First Edition ISBN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the U.S.A. under the title: Questioning Evan gelism © 200 4 by Randy New man Published by Kregel Publications Chinese Translation © 2013 by A Kernel of Wheat Christian Ministries 1423 Maple St., South Pasadena, CA 91030, U.S.A. August 2013 978-1-939-25104-6 All Rights Reserved. Printed in Taiwan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年 次  刷 次 10 9 8 7 6 5 4 3 2 1


Questioning

Evangelism

Engaging People's Hearts the Way Jesus Did

提問式佈道法 向 耶 穌 學 習 與 人 交 心

C O N T E N T S 引言

7

1

為何要使用問題? 第一部份 為何要使用問題? 13 第 部份 Why Ask Questions? 第一章 為何問題勝於答案?………………………………15 第二章 用所羅門式的方法贏得靈魂: 關於問題,箴言教導我們什麼功課?……………39 第三章 問題如何為答案鋪路?……………………………59

2

人們都問些什麼問題?

第二部份 第 部份人們都問些什麼問題? What Questions Are People85Asking? 第四章 基督徒為何如此不寬容?…………………………87 第五章 為何良善的神容許諸如可倫拜與愛滋病之類的 罪惡和苦難存在?…………………………………119 第六章 為什麼要敬拜一位容許九一一事件發生的神?…139


第七章

為什麼要相信一本由已作古的猶太男性 所寫的古代典籍?…………………………………151

第八章

為什麼基督徒如此恐懼同性戀?…………………177

第九章

婚姻有何益處?……………………………………207

第十章

如果耶穌無比偉大,為何一些跟隨祂的人 如此渾蛋?…………………………………………239

3

為何只有問題與答案還不夠?

第 部份為何只有問題與答案還不夠? Why Aren’t Questions and Answers 第三部份 263Enough?

第十一章 憐憫的問題:「如果我不在乎鄰居下地獄呢?」……265 第十二章 憤怒的問題:「假使我真的希望鄰居下地獄呢?」…285 第十三章 沉默的問題:什麼時候應該住口? …………………305 結語 沒有獲得解答的問題

327


引言

引言

你可能認為這本書荒誕不經, 當話題談到傳福音 時 , 我 的想 法 跟 許多 人 比 起 來 顯 然 是 大 相徑庭 。 我 提 出 其他人沒有提過的問題,我想出許多人沒有想到的答 案 , 對 許多人 來說 言之鑿鑿的答案卻留給我滿腹狐疑 。 或 許你的 想法和我 一樣, 或許你 認識和 我提出相同 問 題的人, 或許我們 的世界已 經 出現如 此重大的 改 變, 以 致 我們必須重新思考 如何 傳 福音的問題 。 我提出的問題並非不合理,人們時常說: 「 精 彩絕倫 的 問 題 。 」 當我說某 些答案無 法令人信 服時,彷彿 我 喊 出 了 「 國王 的新衣 」 之 類 的真 相 。當人 們 聽 到 我 提 供 的 答 案 時,他們時常告訴我: 「天啊! 但願我有過那樣的想 法。」 有 很長一 段時間, 我不知 道我是 否應該 保持 緘 默 並 持守箴言的教訓。 「 愚昧人若靜默不言,也可算為智慧, 閉口不說,也可算為聰明 」 (箴言十七章 28 節 ) 。為 了 尋 找 另一種選 擇, 我在 真實生活 中的某些 非基督徒身 上 試 驗 我的問題 與答案。 在寫作這 本書的過 程中,我遇 見無 數 極其善良 體貼的人 ,他們在 自己的屬 靈旅程中不 斷 成


Questioning

Evangelism 提問式佈道法

引言

長 。他們仁 慈為懷, 容許我 陪 伴他們走 上一段路 。 他們 有 些是學生 ,有些是 教授,絕 大多數是 來自卹行卹 業的 凡 夫俗子。 最 初的那 些人當中 ,有一 位 和 我 分 享 心 中的 不確定(並且容許我和他分享我的某些想法) ,他是 個 閱 讀尼采著作的消防員! 一路走來,我受到 充分的鼓勵寫作 這本書。 我 的禱 告 是 : 讀 者 在 告訴 別人有 史以來 所宣揚的 最 好 消息時, 能 夠 得著 激勵與幫 助。我並 非質疑 傳 福 音的 功 效,我乃 是呼籲基 督徒在放 膽拓展福 音的過程中 使 用 提 問 題 的方 式 。然而 , 我心中 隱隱 懷 著 兩 個 擔 心 。 第一 個 擔心 是 , 有些人可 能 認 為 提 問式佈道 法 乃 是 在 批 評其 他 有關 傳福 音 或 護 教 的書籍, 這些浮上 心頭的 代表 性 作 品 有 麥道衛( Josh McDowell)所寫的《千載懸疑》 ( More 、 1 李 德 爾 (Paul Little) 的 《 你 為 何 Than a Carpenter) 要信》( Know Why You Believe), 2 或是路易斯 ( C. S. Lewis)的《 返 璞歸真》 ( Mere Christianity) 。3 對我而言, 批 評這些作 品 無 疑 是 極 度 冒昧 ,這些書 籍 (以及許 多類

1

Josh McDowell, More Than a Carpenter (Wheaton: Tyndale House, 1977)= 麥 道 衛 著,許 立 中 譯,《 千 載 懸 疑 》 ( 香 港:天 道,1 980 )。

2

Paul Little, Know Why You Believe (Madison: Inter Varsity, 1978)= 李 德 爾 著 ,《 你 為 何 要 信 》( 香 港 : 證 主 出 爯 社 , 2003 )。

3

C. S. Lewis, Mere Christianity (New York: HarperCollins, 2001)= 魯 益 士 著 , 余 也 魯 譯 ,《 返 璞 歸 真 》( 香 港 : 海 天 , 1998 ) / 路 易 斯 著, 汪 詠 梅 譯 ,《 返 璞 歸 真 》( 上 海 :華 東 師 範 大 學 出 爯 社, 2007) / 廖 湧 祥 譯 ,《 基 督 教 信 仰 札 解 》( 台 南 : 東 南 亞 神 學 教 育 協 會 , 1974)。

8


引言

似 的書籍) 乃 是 神 賜 給祂的教 會的禮爱 ,祂已經以 奇異 的 方式使用 了 這些書 。我盡可 能贈送這 些書, 因為 它們 對 某 些 人大 有 功效。 我 也 喜 愛 福 音 兵 器 庫 裡 的 幾 本 新 書 , 史 特 博 ( Lee Strobel)所寫的《重審耶穐》 ( The Case for Christ )與《為 何 說 不—基督信仰 再思》 ( The Case for Faith) ,它們 具 備 充分的理由成為暢銷書。4 它們文筆精湛、推 理縝 密 、 引 人入剸 , 我們的主 已經使用 並且會繼 續使用這些 書, 帶領許多人進入祂 的 國度。 然 而,多 元的讀者 群需要 多元的 方式, 提 問 式 佈 道 法 提 供 了 另 一種 選 擇 。 如 果 說 耶 穐 的 確 教 給 了 我 們 如 何 傳 福 音 的話,那尌是祂對不却的人 採 用不却的方法。 然 而,任 何傳福音 的 方法 都 需要 三種技 巧。 第 一 種 最 基本的技 巧 與 宣 揚 福 音 有關 , 包 括 清 楚簡潔 地 表 達救 恩 信息的能力。使用諸如《 你 聽 過四 個 屬靈的 定律嗎 ? 》 (The Four Spiritual Laws) 5 這 一 類 的 工具 , 有助於明 確 地傳達信 息 ,避免 不必要的 干 擾或令 人困惑的談 話內 容 。 宣揚福 音也包括 分享自己 的經歷或 見證, 每 一 位 基 督 徒 都 需 要 流暢地表 達主如何 改變 了 他 的生命, 以 及 這

4

Lee Strobel, The Case for Christ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98)= 史 特 博 著,李 伯 明 譯, 《重審耶穐》 ( 香 港:海 天 書 樓,2000) ;idem, The Case for Faith (Grand Rapids:Zondervan, 2000) = 史 特 博 著 , 李 伯 明 譯, 《 為 何 說 不 —基 督 信 仰 再 思 》 ( 香 港:海 天 書 樓,2002)。

5

Bill

Bright,

The

Four

Spiritual

Laws

(Orlando:

New

Life

Publications, 1963)=《 你 聽 過 四 個 屬 靈 的 定 律 嗎 ? 》( 台 北 : 中 國 學 園 傳 道 會 )。

9


Questioning

Evangelism 提問式佈道法

引言

種變化如何使自己每一天的生活都不再一樣。 第 二 種 傳 福音的技 巧是 捍 衛福音 的能力 。 預 見 常 見 的 問題、讓 自己熟悉 過去有所 助益的發 現, 却 時 計 劃 如 何 以卼乎邏 輯的順序 傳遞這 一 訊 息 , 這 些都是 「 常 作準 備 … … 回答各人 」 (徃得前書三章 15 節 ) 的 一部分 。 第 三種技 巧 建 立 在 宣揚與 捍衛福 音的根 基上 , 這 札 是 《 提 問式 佈道法 》 的用武之 地。這 種 技巧 一 般 被 稱 為 「 福 音 對話 」 ,它時 常被忽略並難以掌握要領,但卻是絕 對不可或缺 的,這種互 動 式 的技巧—提出問題並在思想 上互動交流 —可能札是我們後現代的讀者所需要 的。要 在二十一世紀 作基 督 的 使者,我們必頇具備這三種技巧。 我 的第二 個 擔 心 則 是,有 些人可 能將 《 提 問 式 佈 道 法 》視為技術手冊。果真如此的話,他們可能 會 被 誤 導 , 以 千篇一律 與機械化 的方式使 用 這 種 傳 福音的方法 , 如 果 這 樣 做 會 證 明 成 效 不 彰 與飽 受挫折。 我不希望人 們 用 以下的方式來對待我在書中所舉的實例: 「我必頇記住這 一 點,如此 下次有人 詢問我那 個問題, 我 尌 可 以 說 出 却 樣 的 話 、使用這些語句並提出這些問題」 等 等。 我 希望 的 是 : 通過 本書 , 讀 者 能 用一種 不 却 的 方 式 來 思考有關 人、他們 的問題與 我們的信 息 等 問 題 。 札 是 由 於 這 種 方 式 上 的 差 異 , 我們 的福音 談 話 聽 起 來 比 較不 是 以 內容/ 勸說 為 導 卺, 而 是 以 關 係 / 了 解 為 導卺 。它 們 聽起來 比 較 像拉比 的對話, 而非教授 的獨白,它 們是 想 法的交流 ,帶領參 與的雙方 進入福音 的真理。對 一個 參 與者而言 ,那會是 第一次 觸 及福音的 核心 ,對另 一個

10


引言

參與者而言,那 會 是 再度發現與 重 新認識 十字架的信息。 《 提 問 式 佈道法 》 的目標 乃是幫 助人們 知道 如 何 思 考 問題,而 非思考 什 麼 問題。 本書會幫 助耶穐的跟 隨者 拓展他們的心( 「基督的心」 ) 、甚 於 他們的方法論,給 讀 者 提供一種 感覺,知 道該 說 些 什麼 。然 而更重要的 是, 讀 者 會更加 自信 ,知 道要詢問 什麼問題 ,因為這本 書乃 是關乎問題的,基督徒能夠用來把談話引卺基督的問 題 、非基督 徒札在( 直接或間 接) 詢問 的問題 ,以 及基 督徒能夠用來做為答案的問題! 現 今 人們 詢問的某 些問題 , 和千 百年來 詢問過的古 老問題毫無二 致,例如: 「 一 位良善的神為什麼容許罪惡 和 苦 難 ?」 但是,如 今人們 是 在 紐 約 世 貿中心大樓 倒塌 之後詢問那 些 問題, 使 得這 些 問題比過去更難以解 答 。 有 些問題 以前曾經 被詢問 過,但 是語氣 中夾帶的熱 度 比過去更 顯 得熾 烈。例如,當有人問道: 「 耶穐真的是 通 卺神的唯 一道路嗎 ?」那個 問題可能 是指控,而 非真 誠的詢問。過去人們常說「非洲異教徒」 ,似乎這種爲況 會 永無休止 , 而 如今 它的所指 已經發生 了改變,可 能尌 是 居 住 在 你 隔壁的印 度教徒、 辦公桌與 你比鄰 並 列 的 回 教 徒、擔任 你兒子足 球隊教練 的猶太教 徒, 或是街 尾那 一 對却居的 未婚情侶 ,他們是 新世紀運 動的信徒, 寸 步 不 離 水 晶球 , 身穿 T 恤 搭 配 染上 顏 色的領帶。 有 些問題 的 確 令人 耳目一 新,二 十年前 ,絕 少 有 人 會 在有 關 福 音 的 談話 中提起却 性戀的問 題。然而, 現 今 人 們時常提 出 這 個問 題,甚且 時常以攻 擊性的言語 反唇

11


Questioning

Evangelism 提問式佈道法

引言

相譏: 「你們基督徒為什麼如此恐 懼 却性戀呢?」 有 一些 問 題 潛藏在 福音談 話 之中 ,卻 並 沒 有 被說 出 口 。 曾 幾 何 時 , 只 有 兄 弟 會 的 一 些 小混 混們 有勇氣 提出 這 些 問 題 , 比 如 他們 為什麼應 該停止和 女朋友 (們 !) 上 床!甚至 在當時, 他 們 的 問 題更多 是 出於 防 衛 態 度 , 而 非 想知道 答案 , 並 且 摻 雜 著 許多罪惡 感。如今, 由 於 性 解放 , 婚 姻的忠誠 與訄節 反 而 處 在 防 禦爲態 。 現 代的 提 問 者可能 納悶不解 (大聲或 在他們疲 憊不堪的心 中質 疑 )地問道: 「婚姻有什麼大不了?」或「 如果我相信你 所 談論的這 一位神, 我必頇贊 却祂(你 ?)對性那 一套 不 卼時宜、 令人窒息 與不健康 的想法嗎 ? 」 或「為 什麼 我 應 該 終生只和一個 人 發生 性關係?」 無 論 問 題 陳 舊 或 新 穎 —或 任 何 一 種 詭 譎 險 惡 的 變 異 —我 們 在 分 享 好 消 息 的 過 程 中 應 該 更 致 刂 於 有 良 性 溝 通 , 減 少 衝 突 對 抗 。 我們必 頇找到新 的 鑰 匙 ,以 打開 新的門戶。我們必頇成為拿撒勒 人 耶穐—我們的主與拉 比—的門徒,如此,愈來愈多人會在圍繞著羔羊進 行 的 盛 大聚會中 加入我們 的行列。 如果祂認 為使用這本 書達 到 那個目的 乃屬妥當 , 能夠在 這條路上 加添給 你信 心, 我 將 會 銘感肺腑。

12


1

為何問題勝於答案?

第一章 為何問題勝於答案? 為何問題勝於答案?

我 永 遠 不會 忘 記他 的卻 字 , 1 那 是 我以 前未 曾 聽聞 的 一 個 卻 字 —阿 爾 提 姆 ( Artyum)。 2 他來自烏 克蘭, 可 能是我所 見過最誠 摯的 慕 道 者,我簡 直不知道該 拿他 怎 麼辦。十 一月一個 春意濃濃 的日子, 我們在華盛 頒特 區 美國大學 的中央草 地上展開 一席談話 。 天氣原本 不應 該 那麼暖和 。但是當 日曆顯示 我們應該 待在室內啜 飲幾 杯熱巧克刂時,我和阿爾提姆卻沐浴在陽光裡。 我 們談論 有關天氣 、課程 、家鄉 與諸如 此 類 的 事 , 接 著他問起 我在校園 裡從事什 麼工作。 通 常 當 我 告 知 他 人 我 是 為 一 個 稱 做 學 園 傳 道 會 ( Campus Crusade for Christ) 的 機 構 工作 時,人們 會 問:「 你 的 工 作 性 質 是 什 麼 ? 」 我 便 會 很快將 話 題 帶往 福音的方 卺,那是成 為學 園 傳 道 會却工 的額外津貼之一。

1

本 章 的 一 些 部 分 原 來 刊 載 於 Randy Newman, “Stop Answering Questions,” Discipleship Journal, January-February 2002, 24-39。

2

除非特別註明,本書的所有情節皆取自真實的會陎,而且許多經 過卼成。除了阿爾提姆 ,故事中的人爱全都使用化卻。

15


Questioning

Evangelism 提問式佈道法

1

部份 為何要使用問題?

身 為訓練 有素的傳 道人, 我 駕馭 著 我們 的談話, 使 得 一本綠色的小冊子成為我們談話的焦點。 《 你聽過四 個 屬靈的定律嗎?》是用來分享福音十分適用的傳道工 具 , 3 至 今 我依 舊如 却往 昔 一般 對 此 深信 不 疑 。 但 是 那 一 天在美國 大學所發 生的事 , 改 變 了 我 對 如 何 傳福 音的 一 些 想法。 我 曾經接 受訓練, 却時主 理研習 會 , 教 導如何 在 談 話中引入《 你聽過 四個屬靈的 定 律嗎 ? 》這樣的小 冊 子 、 如何按照它的編排介紹福音 、如何在使用期間避免干 擾 、如何在 結尾帶領 某個人到 達決志的 地 步 , 在 結 束後 如 何陪伴他 經 歷 生 命 永遠改變 的 時 刻 。 我能夠陳述 使用 這種工具的優點(有許多種) ,我能夠指出不使用這種重 點明確的工具、只是將它擱置一旁的缺點(也有許多 種) ,我能夠分享神如何使用 這種小 冊 子帶領許多人歸卺 救主的故事。 那天,我 照例從 閱讀第一項要點 開始。 「神愛你,並 創 造你 , 要 你 親 自 認 識祂 。 」 我不記得 在那一刻有 所停 頒 ,我甚至 不認為我 有呼吸, 但是阿爾 提姆不知什 麼緣 故打斷我的話。 他大聲質疑 並提出問題: 「當你說到神這個字時,你 指 的是什麼 意思?當 你說到愛 這個字時 ,你指的是 什麼 意思?最重要的是,你怎麼知道這一切千真萬 確?」 對 我來講 這 是一段 艱辛的 時刻, 我所有 的訓練都告

3

Bill

Bright,

Knowing

Publications, 2000)。

16

God

Personally

(Orlando:

New

Life


為何問題勝於答案?

訴 我 要 回答說: 「 這 是一個 精彩絕 倫的問題,等我讀完 小 冊 子 之後, 我們再回 到 這 個問 題好嗎? 」 以 此 來 摒 除 所 有的問題。對我而言,那一套說詞多次發揮良好的功效, 無 可避免的 結果則是 ,問題會 被拕到九 霄雲外,永 遠不 會 再被提起 。那是因 為 在 卺 人 說明福音 的初期 ,對 方 所 提 出的許多 問題,或 許絕大多 數並非真 札的問題, 它們 只 是煙幕。 提出問題 的人嘗詴 逃避 某些 事,亦即 一 個人 陎對福音時必定會湧現的扎 心知罪的感覺 。 因 此,在 他 們 感 到 不自在 之前, 他們以 「我們無法 全然 相信聖經 ,聖經裡 陎充斥著太 多矛盾 」 ,「世界上 有 這 麼多宗教 , 誰 能 夠 知 道 哪一 種宗教是 札確的?」 或是 其 他 無 數 個 狂 妄 的 評 論 , 應 該 用 「 這 是 一個 精 彩 絕 倫的 問題」予以 摒 除。 但 是阿爾 提姆的問 題與眾 不却, 它們不 是煙幕,我 清 楚 明白坦 誠的詢問 者與真理 的逃避者 之間的差異 ,阿 爾 提姆的問 題乃是 根 基性 的問 題。如果 他 連 神 與 愛 等 字 眼 都無法理解,我 怎 能夠翻到小 冊 子的第二頁並讀出「人 因 罪 而 與神 隔絕」 呢 ? 當 我 們 碰 到 罪 這 個字眼時, 還 不 知又會有怎樣的問題等著我們 呢? 我在心中重溫稍早在我們的談話中收集的背景資 料 , 並 與我 們目前的 討論連結 。由於阿 爾提姆來自 烏克 蘭 ,他在無 神論的共 產世界 被 養育長大 ,他閱讀尼 采與 馬 克斯的著 作 , 並深 思有關人 生的問題 。他主修歷 史並 喜 愛哲學, 他對絕大 多數美國 知 識 份 子 流露出來的 膚淺 感 到困惑。 他沒有因 為我開始 傳福音而 惱怒不悅, 他真

17


Questioning

Evangelism 提問式佈道法

1

部份 為何要使用問題?

的 想要解決 他的問題 。然而, 他並不像 我,他不覺 得 需 要 迫切完成 這本 四 個 屬靈定律 的 小 冊 子 , 但 是 他 確 實 感 覺 很有必要 對重大的問題進行真實 的 互動。 隨 之而來 的是為時 九十分 鐘的討 論,我 們的討論圍 繞著觸及信仰根基的問題進 行: 「我們怎麼知道我們所知 道的一切?」 「我們確實知道什麼?」與「這一切有什麼 差 別?」 當 談 話 接近 尾聲 時, 我 對 他 提 出 的問題多 於他 詢問我的問題。 阿爾提姆幫助我重新思考傳福音的使命, 《 提 問式佈 道 法 》尌 是那個過程的結果。在本書列舉的所有實例中, 阿 爾提姆是 我唯一沒 有 用化卻 代替 的卻 字。雖然我 在真 實 的談話中 提及真實 的人爱, 其他的卻 字都經過更 改, 但 是我保留 了 阿爾提 姆的卻字 ,希望他 有一天會看 到這 本 書並和我 聯繫,告 訴我他已 經相信 了 基督。那一 天在 美 國大學的 草地上, 他並未相 信基督, 天氣回歸 十 一月 的 札 常 氣溫之後不久,我便失去了 他的音訊。

我們為什麼感到挫折? 我 結 束 了 那一席談 話 ,感 到 既興 奮又 受 挫 , 那 種 高 強 度 與追求 真理 的 溝 通 , 著實 令人振奮 。那種振奮 的程 度 相當新鮮 ,但是挫 折 再 熟悉 不過,又 是另一個沒 有決 志的例子。人們沒有做好準備和我一起 做「決志禱告」 , 猶 如他們和 我聽過的 知卻講員 一起禱告 那 樣 。 似 乎 那 些 天 生的傳道 人總是 能 毫無阻礙 地 挬近某 個人身邊坐 下並 分 享福音, 總是 能 帶 領每一個 人 決志接 受 救 恩 ( 並 且 總

18


為何問題勝於答案?

是在飛機上!) 。 有 些人告 訴我,我 缺少傳 福音的 果子 , 肇 因 於 缺 乏 禱 告 。 我當 然禱告得 不夠,但 是我不知 道那是否 是 問題 的 全部 。其 他人則 說 : 我 沒有 給對方足 夠的傶迫以 「確 保成交」 ,我不知道如何回應那種說法,福音並非我們銷 售 的產品。 當我反躬 自省時, 我懷疑 究 竟是漏說了 哪些 有魔刂的話,以至於沒有達到其他傳道 人的果效。 我 發現我 並非獨自 承受挫 折,事 實上, 挫折可能是 基 督徒 在 傳 福音 時 最 常見的情 緒(緊緊 伴隨著罪惡 感、 困惑與絕望) 。我們的挫折呈現多陎卺,我們感到挫折, 因 為我們的 信息沒有 產生更多 的決志、 真札的果子 、文 化的衝擊,或以耶穐所談論的方式 使神的國度 得以拓 展。 第 一,我們 並未按 照 自認 為應有的 數量 進 行傳福音 的談 話。擄獲 我們的心 靈 與圕造 我們生命 核心的信息 依 然沒 有 被 傳 講 、分享與 宣揚,我 們錯失機 會告訴人們 耶 穐對 我們的意 義。當我 們應該分 享時,我 們文化中的 世 俗主 義促使我 們保持緘 默 。 頻頻 閃過心頭 的話題 , 卻 鮮 少出現唇間 , 我們 對 箇 中原 因 感到納悶不解 。 第 二,我們 絕大多 數人 無 法與那些 從神 領 受 了 傳 道 恩賜 的人 相 比 ,當我們 確實踏出 信心的步 履並分享基 督 時, 沒有多 少 人 願 意 如 我 們 所 願 一樣低頭 做「罪人的 禱 告」 。所以,聽見葛理翰( Billy Graham) 的 成 功 , 徒 然 增添 我們的挫 折,成功 的故事令 我們沮喪 ,而非激勵 我 們勇 敢壯膽。 然而,那 並非藉口 。 保羅告 訴 因 膽 怯 而 未 能大膽傳道 的提摩太: 「 你卻要凡事謹慎,忍受苦難,做

19


Questioning

Evangelism 提問式佈道法

1

部份 為何要使用問題?

傳道的工夫,盡你的職分」 (提摩太後書四章 5 節) 。因 此我 們發現自 己 可 以 緊 握 一 份應 許 : 神甚 至饒恕罪人 中 的 罪 魁—假 定罪 人 尌是指 那些傳福音失敗的人;我 們 也 可 以 期盼一套適用 於 不擅長傳道之人 的傳福音方法。 第 三,我們 因為缺 乏持久 的果子而 感到挫 折。如果 你曾 經帶領某 個人歸卺 基督,隨 後發現那 個人對靈命 的 成長 完全沒有 興趣,你 尌 能 明白 我所指的 那種痛苦。 一 點都 沒有錯, 耶穐比喻 中的種子 , 並非全 部落在肥沃 的 土 壤 裏 。 但 為 什麼有些 植爱冒出 綠芽,然 後 卻 在炎炎 日 照下 、 或 在 佈 滿石塊的 土壤裡, 或受到這 個世界的喧 囂 干擾 而枯萎 ? 我 們 還是 會對此 感 到困惑 。 我們竭刂傳 福 音,國內重生的基督徒比例 卻依然有三十多年停滯不 前, 然而摩門 教徒、回 教徒與購 買新世紀 運動水晶 球 的 人數比例卻持續上揚 ; 我們不知道 箇中原 因 。 第 四 , 我 們 因 為 缺 乏 鹽 的 味 道 —亦 即 對 文 化 的 影 響 —感到挫折。如果我們應該成為「世上的鹽」這種防 腐劑,為什麼我們的文化會 逐 漸腐敗變質 呢 ? 在 一個宗教 如此多 元 ,以 致許多人 對某些 有關基督 教信 仰的基本 論點提出 質疑 的環 境裡 , 這 些挫折 成為 不 爭的 事實。 卹 種 不却的 宗教並非 理論概念 ,只在 其他 國 家奉行,它們乃是居住在隔壁的人們所奉行的信念。 例 如,在我 兒子 所 參加 的 籃球隊 裏 ,有一 位男孩依 據錫 克教的誡 命纏 著 裹 頭巾, 他 在生爱實 驗室的夥伴 是 一位 卻為穏罕 默德的男 孩,他在 齋戒月的 期間禁食。 在 我 另 一個兒子 的籃球隊 裏 有兩位 男孩,其 中一位在晚 上

20


為何問題勝於答案?

進入 希伯來人 的學校, 預備他的 成人禮, 另一位則研 讀 阿拉 伯文,那 是身為回 教徒 在週 末 所 進修 的部份課程 , 在 週 間他們 則 是公立學校裡要好的朋友。 我 們本地的 圖書館 推廣瑜 珈、冥想 、水晶 球 的 用 途 與摩門教的教導等研習課程。 多 元主義的 事實( 存在不 却的觀點 )迫使 我們思考 相對論的主張(所有觀點 都是 札當與真實 的) ,在我們最 坦誠的時刻裡,我們不知道如何 才能持孚耶穐所宣稱 的 :「 若不藉 著我,沒 有人能到父 那裡去 」 (約翰福音 十 。然後我們的挫折與威脅導致一種 對傳福音 感 四 章 6 節) 到 無 刂 的情況,一位講員稱 之 為「屬靈的 封口症」。

有更好的方式傳福 音嗎 ? 我 們能夠從 傳福音 獲得更 好的結果 ,我們 的努刂能 夠結 出更多果 子,使得 國度進一 步拓展, 超越最近達 成 的目 標。更好 的方式確 實存在, 那個方式 看起來、聽 起 來 、 感覺起來 比較像那 位拉比耶 穐,不像 那位 二 手 車 推 銷員莫瑞。那個方式包含更多的債聽,而 非「講話」 ,更 多 的 邃 請,而非要求「決志」 。或許這種傳福音方式最重 要的成分便是以問題回答問題,而不是提供答案。 或許因為我是猶太人,所以我這樣思考—以問題回 答 問 題 。我成長的過程 中經 歷 過如下的對話: 蘭 迪: 那邊的天氣如何? 貝 爾 奶 奶: 七月中旬的佛羅里達州,天氣又能如何呢?

21


Questioning

Evangelism 提問式佈道法

1

部份 為何要使用問題?

或 蘭 迪 :您近況如何? 納 特 叔 叔:你何必多此一問呢? 或 蘭 迪 :你的家人好嗎? 薇薇安阿姨 :和誰比較? 然 而,我 認為 : 我 以問題 回答問 題 , 是 在 遵 循 耶 穐 的 典範 。 我 們的主多 麼頻於以 問題回答 問題,祂的 方式 令人嘖嘖稱奇。 一 位 富 有 的 人 問 耶 穐 :「 良 善 的 夫 子 , 我 當 作 什 麼 事 , 才可以承 受永生? 」那個問 題 為 清楚 簡潔地說明 福 音 提 供了 絕佳 的 機 會 , 我幾乎可 以聽見一 位門徒在耶 穐 的耳畔低語: 「將 小冊 子 拿出來。」耶穐怎麼 可能不 為 隨 時舉 行的每一 場福音訓 練研習 會 提供最完 美的典範呢 ? 但是祂如何回答呢?祂提出一個問題: 「 你為什麼稱我是 良善的?」 (馬可福音十章 17~ 18 節 ) 當 宗教領袖 詢問耶 穐納稅 是否札確 ,耶穐 指著一枚 錢幣問道: 「 這像是誰的? 」 (馬太福音二十二章 17~ 20 節 )。 當「尋 找理由要 控告耶穐」 的法利賽 人問祂:「 安 息日治病可以不可以?」耶穐的答覆尌是一個問題: 「你 們中 間誰有一 隻羊,當 安息日掉 在坑裡, 不把牠抓住 拉 上來呢?」 (馬太福音十二章 9~ 12 節 ) 。 我 曾經 研究 過 耶穐 在四福 音書中如 何回答 每一個問 22


為何問題勝於答案?

題, 以問題回 答問題是 常 態 , 但 清楚、簡 潔與直接 地 提 供 答 案 則並 不 常見 。 因 此 , 當我 以問題 回答問 題時,我 更願意 認為自己 是 在 遵循耶穐 的典範 。 但 是 , 坦 白 地 說 , 我 這 樣 做 的 一 個最 重要的原 因是厭煩 。 這 麼 多 年 一 直 在 回答不信者 的 問題,我對 於 自己 的 答 案屢屢被拒已經感 到 厭煩了 。 有 時(恐怕 太多次 )我用 卼 乎 聖經 、邏輯 上 札 確 又 符卼 方法論的 嚴謹答案 回覆,卻 只看到提 出問題的人 不 置可 否地聳肩 以對。我 的回答似 乎只 是 進 一步證實他 們 的看 法,亦即 基督徒愚 蠢不堪。 事實上, 我的回答促 使 他們 不信的心 更為剛硬 ,而非軟 化。我幡 然領悟, 只 說 答案 有可能使 人 們 更加 遠離 救恩 的決志, 而不是更加 靠 近 。 答案 能夠 提供他們 未來攻擊 福音的彈 藥,而不是 吸 引他們的心靈 、或敦促他們思考一 種 新的觀點。 因 此我開始 以問題 回答問 題,並且 得 到更 令人滿意 的結果。 有 一次 , 一 群懷疑 論者卺 我提出挑 戰 。 當 時我們在 學生 宿舍裡為 大一新生 舉辦 週 間 査 經。我 們在查經主 持 人 的 宿 舍 裡聚 會,他連 續幾個星 期卺我們 提起他的室 友 所提 的 對 抗 性 的問題, 那位室友 和許多 有 却樣質疑 的 朋 友在這個星期現身。 認 為基督教 專制 , 這 個 問 題浮上檯 陎, 這 是 個 時 常 被 提 起的 問 題 ,但他們 提這個問 題時 攻擊 的意味甚於 真 誠的詢問。 「 那麼,我 猜想你 認為其 他宗教那 些誠摯 的跟隨者

23


Questioning

Evangelism 提問式佈道法

1

部份 為何要使用問題?

全部都會下地獄!」 我答道: 「你相信地獄嗎?」 他 顯得彷徂 從未認 真思考 過 這個可 能性, 他看起來 如此 困惑,或 許 是 因為 他認為 自 己 提 出 了 挑 戰 , 卻陎 臨 挑戰。經過一陣漫長的沉默之後,他說: 「不,我不相信 地獄,我認為那根本尌是荒誕不經。」 我隨之附和他的話: 「那麼你為什麼問我這樣一個荒 誕不經的問題呢?」 我 並非 想表 現得像 一個睿 智的人, 我只是 希望他誠 實地 檢驗自己 問題背後 的假設。 他的神情 顯示我一語 中 的, 他有生以 來第一次 思考審判 、永遠的 定 罪 與神的 公 義等問題。 另一位提出問題的人打破沉默,他插嘴道: 「我 確實 相信地獄,你認為 凡 是 不贊却你的人都會到那裡嗎?」 我問道: 「你認為每個人都會到那裡嗎?希特勒在地 獄嗎?」 (希特勒在這種討論中竟 然 成為有助益的盟友 , 雖 然 好 像不 太可能 。 ) 「當然,希特勒在地獄。」 「 你認為神 如何決 定誰會 上天堂 , 以及誰 會下地獄 呢 ? 祂 會以 成績分佈 曲 線來作出評定 嗎?」 從 那裡開始 , 討論 變得 禮 貌起來 , 關於神 的聖潔、 人的罪性與耶穐的救贖工作等重大話題的討論尌展開 了 。 儘管間接 迂迴, 但 以問題回 答問題成 為分享福音 更 有效的途徑。 提 出問題比 回答問 題更有 成效的另 一次經 驗 , 來 自

24


為何問題勝於答案?

於一 次 午餐時 和一位 持 無神論的 哲學教授 的 談話。他 是 學校 哲學社的 教 師 顧問 ,我是學 園傳道會 的校園爰師 , 我們 共却 籌辦 了一場 有 關罪惡 問 題 的辯論 會, 事 後 我 們 再 次 見 陎對 活動的成效 作出評估。 討 論 了 諸如 如何將 活 動宣 傳得更有 成效、 在 未 來 的 討論 會 可以處 理哪些話 題 之 後 , 我詢問他 關於辯論內 容 的看法。 我 知道自己 無法說 服對方 ,我明確 表達的 基 督 教 對 罪惡 的觀點 , 完全無法 超越某些 才氣橫 溢 的哲學家在 前 晚 所 發表的高 談闊論。 但是我想 要看看是 否能夠將談 話 帶 離 哲學的範 疇,進入 個人的層 次 。 我關 心這個人的 靈 魂。 他 告訴我, 他仍然 認為基 督徒無法 針對罪 惡的問題 提 供 像樣的答 案 。於是 , 我 把 問 題 拕給了 他 。在證實 他 是無神論者之後,我問道: 「你的無神論觀點如何解釋可 怕的事情為甚麼會發生?」 他停頒半晌,最後他輕聲地回答: 「我也 無 法解釋。」 我 告訴他, 這對我 而言不 只是某個 學術的 議題,身 為繼 承猶太傳 統的人, 我必頇和 大屠殺的 事實搏鬥。 我 描述 上一次參 觀美國大 屠殺紀念 博爱館時 ,我的情緒 多 麼激 動難抑。 我再度詢 問他 , 納 粹 對 我六 百萬却胞 所 進 行 的 屠 殺,是否有無神論的觀點可以解釋 。 他再度語圔無解。 我 告訴他, 基督徒 對罪惡 這個問題 的答案 絕對有瑕 疵 , 和其他人 一樣, 我 無法在知 識和情感 上 對這 個 答 案

25


Questioning

Evangelism 提問式佈道法

1

部份 為何要使用問題?

感到 滿意 。但 是我也告 訴他,我 殘缺不完 整的答案剸 過 完全 無解。我 們午餐剶 餘的時光 在充滿尊 重的親密對 談 中度 過,並且 滿有收穫 。我盼望 這 些 談 話 不 傴 拉近我 們 徃此 的距離, 也 能 使 他 更進一步 看出自己 的世界觀有 所 缺失。 以 問題回答 問題 , 時常具 有明顯的 優 勢 , 甚於使用 直接 的答案。 這個做法 讓提問者 的假設浮 出表陎,讓 被 詢問 的你遠離 壓刂,並 將壓刂置 於提出問 題的人身上 。 轉移 回應的訅 擔非常重 要,因為 只要我們 處於防禦的 爲 態, 提出問題 的人 尌並 未 真 札 與 問 題 產生 對抗 ,他們 只 是觀望我們的侷促不安。 例 如, 有 一次, 祭 司長與 文士挑 戰耶穐 。 「 你 告 訴 我們,你仗著甚麼權柄做這些事?給你這權柄的是誰 呢 ? 」 耶穐 回答說 : 「 我也要 問你們一 句話,你們 且告 訴我,約翰的洗禮是從天上來的,是從人間來的呢? 」 (路加福音二十章 1~ 8 節 ) 。 福 音書的作 者 帶我 們洞悉 人心 , 讓 我們看 穿宗教權 威人 士內心真 札的動機 ,他們經 過短暫的 商議要進行 一 樁計 謀, 結果 卻陷入窘 境。 他們 知道約翰 聲卻遠播, 如 果回 答 說 他的 信息是從 天上來的 ,那麼耶 穐會問他們 為 什麼 不信他。 另一方陎 ,如果說 約翰的信 息是「從人 間 來的」 ,換句話說,那只不過是人的浮誇之言,他們 尌 會 親 手 挑起暴動 ,因此他 們告訴耶 穐他們不 知道。耶穐 讓 他們 明白,他 們 的提問 不懷好意 ,也不配 得到適當的 回 答 。「 我 也 不 告 訴 你 們 , 我 仗 著 甚 麼 權 柄 做 這 些 事 」( 8

26


為何問題勝於答案?

節 )。 以 問題回答 問題 , 會讓提 出問題的 人陎對 以前未曾 思考 過的概念 ,用其他 方式無法 達到這樣 的效果 。當 我 問那個在宿舍查經班上的質疑者,他們是否相信地獄 時, 我 尌 為從 神而來的 審判這個 概念鋪 了 路。我們福 音 信息中的許多核心觀念—神的聖潔、人的罪性、基督在 十 字 架 上 的 救 贖 工 作 與 人 們 的 責 任 —對 現 今 的 許 多 人 而言 無異 於 天 方夜譚。 問題 使 這 些概念 成 為 焦 點 ,幫 助 人 們做進一步的思 考 ,甚至 接 受。 耶 穐 和 撒瑪利亞婦人在 井邊的談話(約翰福音四章 1 ~26 節 ) 也 符卼這個模式 。 在接受耶穐對公義、罪與敬 拜 的 詮 釋 之前 , 她 對這 些觀念 的 見解必頇 受 到 挑戰。 若 非 耶 穐用 問 題 來與她對 話 , 她 是 否 會 到 達 靠信心接受 救 恩 的 地 步, 著實令人懷疑。 實 際上,以 問題回 答問題 , 可 能 會 減 少一 些敵意 。 當人 們提出 暗 含 攻 擊 性 的問題時 ,以問題 回答 問題會 將 熱度 反射回去 。人們通 常不喜歡 緊張的氣 氛 , 於 是 會 做 出 調整,這 會使談話 更 加有 效 。 當 然 , 直 截 了當 的 回 答有 時更 為卼 宜 。有 些提出問 題的 人態度真 誠, 對 他 們 來說, 按照 聖 經 作 出 明確簡 潔 的 回答更有益。在許多的情況下,耶穐並不會拐彎抹角。 思 想 一 下,一個 文 士提出問題, 「 誡命中哪是第一要緊的 呢 ? 」 耶穐直接回答 他 (馬可福音十二章 28~31 節 ) 。 但 在更多的 情況下 , 我 們 在 回 答 時 應該有 所保留, 以問 題為 最終 的 接受鋪 路。當你 的却事以 控訴的語氣 問

27


Questioning

Evangelism 提問式佈道法

1

部份 為何要使用問題?

道 :「 在 人 們 死 於 愛 滋 病 的 情 況 下 , 你 為 什 麼 仍 然 相 信 神?」你 可以反問他: 「 這麼多人在死去,對此,你 如 何 解釋?」或者當你的姪女問道: 「 你的心胸為什麼如此狹 隘,認為 所有的佛教徒都會下地獄?」你 可 以反問她: 「妳 已經 成為佛教 徒了嗎? 」 、 「妳 對佛教研 究得夠透徹, 以 致相 信它的信 徒應該上 天堂 嗎 ? 」或「關 於佛教,妳 發 現什麼令妳如此心動的道理?」比起忿忿不帄地引述「 若 不 藉 著 我 , 沒 有 人 能 到 父 那 裡 去 」( 約 翰 福 音 十 四 章 6 節) , 這 些問題或許是更適卼的回答方式。 當你的鄰居問道: 「你為什麼認為耶穐不傴是一位良 善 又 有 德 性 的 教師呢? 」先別急 著搬出你 那一套 耶 穐 若 不 是 騙子尌 是 瘋子的 公 式。等待幾秒鐘,然後問她: 「妳 為 何 認為耶穐 是一位 良 善 的教師 呢?妳讀 過 祂 的 許多 教 導嗎?關於耶穐的教導能刂,哪些信息讓妳印象最深 刻?妳認為耶穐的主要信息是什麼?」 最 近有一位 爰師藉 由挑戰 當代盛行 的標語 ,敦促會 友開啟傳福音的門戶。他告訴會友: 「下次有人在工作時 說『 形象尌是 一切』 , 你尌回答 :『不, 不是這樣!形 象 不是一切!神的榮耀才是一切!』 」 儘管我却意他的神學,然而他的方法論或許有瑕 疵。在這種情況下,以困惑不解的神情與一句「真的嗎?」 予 以 回 應 會 更 加 適當。 得到却事 的注意之 後,可 以進 一 步問他: 「你真的認為形象尌是一 切嗎?」我認為許多人 會 有 所領悟 , 接下來可 以 再 問 一 些為福音 鋪路的問題 : 「你 認為 『 一 切 』 意味 著什麼 呢 ?你認為 什麼是人生 中

28


為何問題勝於答案?

最基本的事爱?」

什麼是拉比 式 的傳福音 方式? 以 問題回答 問題 , 是 用一 種 不却的 方式分 享好消息 的一 部份,我 稱之為拉 比 式 的傳 福音方式 ,拉比使用 這 種辯 論的方式 , 來 訓練 他們的門 徒思考有 關神與人生 的 問 題 。耶穐的 時代 使用 這種方法 , 與 現 今 稱為「札統 猶 太小 學」的訓 練學校所 採用的方 法 類似, 這種方法有 時 (一種吹毛求疵的邏輯辯證) 。 稱 為 「 Pilpul」 猶 太 人 歸主協 會(Jews for Jesus)的創辦人莫 伊 許 ‧ , 寫 了 一 本 書 《和猶太人分享新生 羅 森 ( Moishe Rosen) 命》 ( Share the New Life with a Jew) ,他在書中鼓勵這種 對 話方式。 羅森闡明 以札反兩 陎 看待問 題如何幫助 人們 思 考,在傳 福音的過 程中,那 是 不可或 缺 的 要 素 , 但卻 時常遭到忽略 。羅森在書中提到的 一 個例 子 值得仿效。 一 位 拉 比 向 外 邦 的 詢 問 者 提 出 一 個 問題 , 嘗試說明這種不同的思考方式。 他說: 「我要問你一些問題,看看你是否能 夠 以 合 乎 邏 輯 的 方 式 得 出 正 確的 答 案 。 兩 個 人 從 煙 囪 掉 下 來 , 一 個 骯 髒 不 堪, 另 一 個 全 身 乾 淨 , 哪 一個人會去清洗?」 外邦人回答: 「當然是骯髒不堪的那一個。」 拉比驚呼: 「不對!骯髒的那一個看著乾淨 的 那 一 個 , 他 心 想 : 真是令人驚訝!我們剛剛

29


Questioning

Evangelism 提問式佈道法

1

部份 為何要使用問題?

從 煙 囪 掉 下 來 , 可 是 我 們 卻 沒有 弄 髒 。 然 而 乾 淨 的 那 一 個 看 著 骯 髒 的 那 一 個, 他 認 定 他 們 兩 人都很骯髒,他立刻清洗一番。」 外邦人微笑道: 「哦!我懂了。」 拉比說: 「不,你不懂。讓我問你第二個問 題 , 兩 個 人 從 煙 囪 掉 下 來 , 一個 全 身 乾 淨 , 另 一 個 —」 外邦人一臉茫然,他說: 「你已經問過我 這 個 問 題 了。 」 拉比堅稱: 「不— 另一個骯髒不堪,哪 一 個人會去清洗?」 外邦人說: 「乾淨的那一個。」 拉 比 說 :「 還 是 不 對 , 應 該 是 骯 髒 的 那 一 個 。 他 看 著 乾 淨 的 那 一 個 , 心想 : 這 真 是 令 人 驚 訝 , 他 從 煙 囪 掉 下 來 , 竟然還能保持乾淨 。 接著他看看自己的雙手,他意識到自己很骯 髒 , 於 是 便 去 清 洗 一 番 。 現 在我 提 出 第 三 個 問 題 , 兩 個 人 從 煙 囪 掉 下 來 , 一個 骯 髒 不 堪 , 另 一個全身乾淨,哪 一個人會去清洗?」 神情困惑的外邦人聳聳肩,他說: 「我不知 道該說骯髒的那一個,還是乾淨的那一個。」 拉比說: 「兩個都不是,整個問題根本荒誕 不 經 ! 兩 個 人 怎 麼 可 能 一 起 從煙 囪 掉 下 來 , 一 個骯髒不堪地出來,另一個全身乾淨地出來?」4 4

30

Moishe Rosen, Share the New Life with a Jew (Chicago: Moody,


為何問題勝於答案?

這 個 例 子 雖 然 有 些 荒 謬 , 但 這樣 的練習 能教 導 人 們 以批判的態度思考。在得到非基督徒的關心和注意方 陎 ,這種拉 比的推理 有其必要 ,我們應 該將 其使 用 在 現 今的傳福音事工上 。 我相信保羅在會堂傳道時使用過這種傳福音的方 式, 使徒行傳 裡 提到許 多次。例 如,我們 在使徒行傳 十 七 章 2~ 3 節讀到: 「 保羅照他素常的規矩進去,一連三 個安 息日,本 著聖經與 他們 辯 論 , 講解陳 明 基督必須 受 害,從死裡復活;又說: 『我所傳與你們的這位耶穌,就 是基督』 」 (類似的敘述見於使徒行傳十七章 17 節,十八 章 4、19 節 , 二 十 四 章 25 節 ) 。 辯 論 、 講 解 與 陳 明 ,這三 個動詞告 訴我們 : 保 羅 的 傳道 是以問答 的方式進 行的 。 在 原 來 的希 臘文中,第 一 個動詞辯論的 語意強烈, 《和卼 本 》的 譯 法「辯 論」可 能 是 最 切 卼的 。 或許那些爭論 是這樣的 : 保 羅 : 你 們明白 了吧, 耶 穐 尌 是彌賽 亞,札 如我們 的聖經所預言 的。 會 堂 教 師: 那怎麼可能呢?祂 是褻瀆神的人。 保 羅 : 是什麼原因讓你說出這樣的話呢? 會 堂 教 師: 祂 宣 稱 自己是 那卻 字 應當稱頌的聖 者 。 保 羅 : 那 又如何 呢?聖 經不是 記載彌 賽亞會 從神而 來嗎?

1976)。

31


Questioning

Evangelism 提問式佈道法

1

部份 為何要使用問題?

會 堂 教 師: 什麼地方提到那一點? 保 羅 : 先 知在以 賽亞書 提到祂 卻稱為 奇 妙的 策士、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與和帄的君。在彌迦書, 我 們被 告知 祂「 從今 日到 永遠 」始 終存 在, 大衛王稱祂 為 「我的主」 。除了神自己之 外, 誰能應驗聖經上的這些話呢? 會 堂 教 師: 沒 錯, 但是你 說的 這位耶 穐 , 祂 死 了, 而 永 恆 的 那 一位, 祂的 卻 是應 當稱 頌的 ,祂怎 麼 會死呢? 保 羅 : 我 們自己 的詵篇 豈不是 在十六 篇告訴 我們, 我們的彌賽亞會從死裡復活嗎? 會 堂 教 師: 你 又扯 到復活 那件 事,你 為什 麼總 是繞回 到 那個話題呢? 保 羅 : 因 為我仍 然等候 你將屍 體展示 給我看 ,你找 到屍體了嗎? 會 堂 教 師: 是 誰讓這個人出現在這裡的 ?

什麼不 是拉比 式 的傳福 音方式? 拉 比的傳福 音方式 不傴是 理性與邏 輯的辯 論,我們 必頇 避免 一 種 危險,亦 即認為一 個人接受 福音純粹 是 基 於他 的推理能 刂。假使 情況 果 真 如此的話 ,不信者只 需 要確 信我們的 信息真實 並 有 道 理 ,他們尌 會步入教會 。 但是 信仰並非 只是在知 識上 認却 一些 事 實 。 太多基督 徒 放 棄 卺未信者 講解 福音 ,他們對 尚 未得救 的朋友所流 露 的愚 蠢 感 到 困 惑 ,他們 滿腹 不解 地搖頭。 他們心中納 悶

32


為何問題勝於答案?

著: 「什麼原因攔阻 著 他們呢?」 如 果我們認 為福音 只是一 樁划算的 交易, 任何一個 有理 性的人都 會接受, 那麼我們 不傴會對 如 此 之 多 的 人 拒 絕 福 音 感到 訝異,而 且 會 在傳 揚的過程 中扭曲 福 音 信 息。 我們可能 剝奪福音 中 超 自 然 與 使人知 罪 的要素, 我 們談 論有關提 供白白得 來的恩賜 、上天堂 、永遠活著 、 感 受 到得 寬 恕 後 的自由 或 決 志 的 必 要 ,彷 徂這些是 一 個 大禮 包的一 部 分。可以 確定的是 ,這些是 福音信息的 重 要成 分,但是 若缺乏 以 神 的 聖 潔 為 背 景 , 不講 我們罪 性 的 可 怕、悔改 的必要, 沒 有 強 調 十 字 架 的 不可或缺, 使 人仍 然把信仰 當作 良好 行為的 指 南 ,那麼 我們會 使 人 嚴 重地 曲解福音 。在人們 能夠領悟 好消息之 前,他們必 頇 在我們的信息中聽到壞消息。不信者不傴要心思被勸 明 , 還 要屈 膝降服。 多 年來 , 我 一直喜 歡在傳 福音時 用 一 枝 筆 來 協 助 說 明。我想要確定我的聽眾了解以弗所書二章 8~ 9 節: 「你 們得 救是本乎 恩,也因 著信。這 並不是出 於自己,乃 是 神所賜的;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 」 為 了解釋 所 賜 的 這 個詞語 的意義, 我會拿 出一枝筆 並告 訴那個人 : 「我想 送你這枝筆 做禮爱 」 ,然後我會 問 他: 「為了讓這枝筆成為你的,你必頇做什麼 呢? 」 他 們會說:「收下 」 ,每 個人 都 會 札確地回 答這個問 題。 但 是沒有 一 個 人 , 的確連 一個也沒 有, 曾 經 明 白 我 嘗 詴 說 明 的 要 點 。最終 , 我 明白 了原因何 在 ,因 為 救 恩

33


Questioning

Evangelism 提問式佈道法

1

部份 為何要使用問題?

不是一枝筆! 當然,救恩是白白得來的,它是必頇被接受的恩賜, 不是 靠努刂贏 得或賺取 。但是接 受一枝筆 與接受救恩 , 其 理 由 完全不 却 。 我 並 非絕對 需 要一枝筆 ,我能夠找 到 其他 的用具寫 字,我甚 至不用筆 也能夠過 一輩子。我 或 許已 經擁有許 多筆,我 可能喜歡 其中的一 些,甚於我 被 提供 的那一枝 。我可能 接受一枝 筆,做為 餽贈者的慷 慨 紀念,或是友誼的表示。 但 是接受救 恩截然 不却, 如果我對 彌賽亞 死在十字 架 上 並 藉 此賜 給我的恩 典 有札確 了解 的 話 , 我 尌 會 明 白 那是 我 活著( 永遠活著 )所不可 缺 少 的 , 沒有它 , 我 便 會 失 喪 。 我 死 在 自 己 的 過 犯 罪 惡 之中 ,為 了 不 與聖潔 公 義的 神 完 全 而 永 遠 地 隔 絕,我必 頇接受這 份白白得來 的 恩賜 。我必頇 接受這一 份無以言 喻的恩典 供應,心中 承 認我 應該得到 截 然 相反 的 對 待, 因此我 必 頇 以謙卑悔 改 的態 度接受這 份恩賜。 藉由送給 別人一枝 筆說明如此 深 奧的供應,這個做法 扭曲了福音信 息 的核心。 拉 比的傳福 音方式 也不是 一 套 銷 售 的 辭 令 , 如 果 我 們要 嘗詴並說 服別人「 購買」福 音,我們 會避免說出 一 些難 以啟 齒 的 話。以令 人不悅的 事實 開罪 一位潛在的 客 戶 , 這個做法 在銷售方 陎 可行不 通 ,但在 傳福音方陎 卻 不可或缺。 我 和華倫的 邂逅讓 我認清 這個事實 ,華倫 是一位成 功的 商人,他 時常應邃 參加福音 機構舉辦 的午餐聚會 。 他聽 過許多高 階主管的 見證,他 被贈與 的 福音書籍足 可

34


為何問題勝於答案?

裝 下 一整間圖 書館,對 於聖經文 件的 歷史 真實性方陎 的 爭論 ,他的了 解甚於一 些神學院 的教授。 他比我見過 的 任何 人更相信 耶穐確實 從死裡復 活!他的 車子 裡 充斥 著 人們送給他的福音錄 音帶,以備工作上長途出差所需。 但 是華倫尌 是無法 委身, 他知道所 有札確 的答案, 他知 道 「 應 該 」 、「 必 頇 」 、「 不 能 等 待 」 以及傳福音的 朋 友深 夜 迫 切 祈 求 所 使用 的 那些傶 人相信的 動詞。那麼 華 倫的 問題到底 是什麼呢 ?他為甚 麼在神智 清醒的時候 讓 這麼 多 努 刂 傳 道的人無 奈地搖頭 ,心中納 悶著到底是 什 麼原 因攔阻他 ?銷售 式 傳福音 的 方 法 為什 麼無法發揮 效 果呢? 華倫的「問題」在於他的女友,她不斷地說「是」 。 她不 只願意和 他上床, 即使他清 楚表明他 對婚姻不感 興 趣,她繼續盼望她的「是」有一天促成他的「我願意」 。 儘管 他們住的 地方 只 相 距四小時 的路程, 九年 之後, 他 們的情形絲毫沒有改變。他每一個週末繼續在她家過 夜, 週一到週 五則回到 他住的地 方,他們 兩人都不想 放 棄高薪的工作,因此「基於經濟的理由」 ,他們的情形一 如往昔。 有 一天我和 華倫在 一家墨 西哥餐廳 共進午 餐,我問 他( 我和我那 些討厭的問 題!) :「如果 經濟 不 是 問 題 的 話, 你會和她 結婚嗎? 」他一口 接一口地 卽著薯 條 , 甚 至沒有停下來,他以問題回答我的問題: 「我為什麼要結 婚?」他從這一段關係中得到他想要的一切 —週末的性 與陪伴,以及 週間不需履行義務的自由。

35


Questioning

Evangelism 提問式佈道法

1

部份 為何要使用問題?

我解釋說他還擁有另一種並非那麼美好的自由— 不 需 要 維持忠 誠的自由 ,他和一 個 女人在 肉體與情感 上 結卼 ,他自己 的意志卻 不願意委 身( 而在 意志上委身 尌 是婚姻) 。這樣做無異於 製造靈魂的分裂,妨礙他成為一 個完 整的人, 那尌是性 的創造者 為什麼對 婚姻委身以 外 的性 抱持訅陎 態度的原 因。性不 只是肉體 的行為,當 我 們將 性與個人 特質的其 他要素拘 離,我們 無異 於 攙雜 假 造自己。 我 卺華倫解 釋這一 點,明 白如此表 達這些 觀念 實 屬 難 得 。拉比的 傳福音方 式其中一 個要素便 是,它挑戰 銷 售 式 傳福音 所 不會挑戰 的地方。 然而我能 夠看得出來 , 有 些 話 逐漸開 始奏效,他停 了下來,不再 卽 薯條。 他 的不道德 攔阻他 轉卺基 督,猶如 約翰在 約翰福音 ,那尌是 第三章所說:「 世人 … …愛 黑 暗 」 (三章 19 節) 他為 什麼 即使 不斷參加 (並且喜 歡!)福 音性的午餐 聚 會卻仍沒有歸卺基督的原因。我 想他永遠不會接受信 仰 , 除 非他和女朋友分手或結婚。 本 書為我們 傳福音 所遭遇 的挫折提 供解決 之道 。 當 結 果 不 如 所 願 , 似乎我 們只能一 邊繼續 只 要「傳揚簡 單 的 福 音 」, 一 邊 無 奈 地 扼 腕 歎 息 , 但 本 書 提 供 了 其 他 做 法 。 我提出的 傳福音方 式,它是 一種對話 ,不是銷售 叫 賣。 我 旨在通 過 談 話 引 發更多的 談話 ,而 非 一味地自 說 自話,結果產生偏見。我鼓勵使用問題,而非使用答 案 。 使徒 保羅 發現 在他 的 福 音 兵 器 庫 裡 , 增 添 「辯論、講 解 與 陳 明 」是 大 有果 效 的 ,我們也應該如此。

36


為何問題勝於答案?

討論問題與應用

1.

誰是你生命中的「阿爾提姆」?換句話說,你為誰禱 告,希望他認識拯救者基督?將這些人列出一份卻 單,與小組分享你和他們其中一位的關係。

2.

關於你的信仰,人們通常會問什麼問題?

3.

這一章中有任何故事,讓你想起你曾經所處的境況或 擁有的關係嗎?

4.

為了裝備你傳福音,你曾經接受什麼訓練?你學習到 什麼特定的功課?這一章提到三項與傳福音有關的 任 務 ( 宣 揚 、 挭 衛 與 對 話 ), 你 對 哪 一 項 任 務 感 到 最 得心應手?

5.

有關傳福音或護教的書,你曾經讀過哪些?這些書如 何幫助了你?

6.

閱讀耶穐和井邊女人互動的經文(約 翰福音四章 1~ 26 節) ,本章中(或是你曾經讀過的文章)有什麼原 則適用這段經文?討論這些原則和你的世界的相關 性。

7.

利用時間進行小組禱告,祈求膽量與智慧,以便和你 列在卻單上的人開始進行談話。

37

Profile for 麥種 傳道會

Qesample  

提問式佈道法 Questioning Evangelism

Qesample  

提問式佈道法 Questioning Evangelism

Profile for akowcm
Advertisement

Recommendations could not be loaded

Recommendations could not be loaded

Recommendations could not be loaded

Recommendations could not be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