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本書原著註釋部分按章分段, 為配合麥種聖經註釋格式,中文版註腳編碼與原著不同。


希伯來書 詩篇(上) 作 者 歐 白 恩 ( P e te r T . O ’ B r i e n ) 譯者 陳志文 作 者 范 甘 麥 倫 ( W illie m A. Va nG e m er en ) 出 版 者 美國麥種傳道會 譯 者 潘 秋 松地址:142 、 邵 麗 君 3 Ma ple St. South Pas a de na , CA 910 30 出 版 者 美 國 麥 種 傳 道U.S.A. 會 62ple 6) St. 441- 5 543 傳真:( 62 6) 441- 5 543 地 址 :電話:( 1 42 3 Ma 電郵:a kowc m @g mail.c om 網站:ww w.a ko w.or g Sou th Pa sa d ena , C A 9 1 0 30 台灣麥種傳道會 U. S. A. 地址:804 61 高雄市鼓山區東門路 42 巷 5 弄 5 號 6 26 -4 4 107) -5 54 3 01 67 傳 真 : 6傳真:( 26 -4 4 1 -5 54 3554- 77 06 電 話 :電話:( 55207) 電郵:a kowc m @g mail.c om 網站:ww 電 郵 : in fo @a k o w. org 網 站 : w w w.a k o w.w.a org ko wtw.or g 544 千 初版 字 二數 ○ 一二 一○ 年一 五三 月年 八 月 初 版 版 次 版權所有‧ ‧ 請勿翻印 版權所有 版 權所有 ‧ 請勿翻印 published OOriginally rigina lly pu bli sh ed iunder n th e the U.S.title A. u n der th e title The Letter to the Hebre ws Psal ms ©2010 by Peter T. O’Brien 2 00 8 by Wisille m A. Vaby nGaerrangement mer en This©translation published with Willia Eerdmans Compa nynd erva n. Tra nsla te d amndB.pu blis he d bPu y pblishing er mis si on of Zo Chinese Tra nslation Copyright © 2013 by C hin e se T ra nsla tion C o pyri ght © 2 00 8 by A K ER NEL OF W HE AT C HR ISTIAN M INIS TR IES A K E RNE L OF W HE AT C HR IS T IA N M I NIS TR IE S 1423 Maple St., 14 23 Ma St., , CA 91030, U.S.A. South Paple sa dena

1st Sou Edition: th PaAu sa dgust ena ,2013 C A 9 1 03 0 , U.S. A. ISBN: 978-1-939 -25105-3(正體) 1 st Editio n: Ma y 2 01 1

978-1-939-25196-1(簡體) ISB N : 1 -9 3 21 84 -6 7 -8 ( 簡 體 上 冊 ) All Rights Reserved. 1 -93 2 18 4 -6 8 -6 ( 簡 體 下 冊 ) Printed in Taiwan All R ig hts R e ser ve d.

Printe d in T a iwa n 封面用圖:The Meeting of Abraham and Melchizedek by Peter Paul Rubens (1625)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年次  刷次 10 9 8 7 6 5 4 3 2 1 14:15 King 16 17 18 19 20 年次  刷次 13 12 11Rubens 10 9 8and 7 6Jan 5 4Boeckhorst 32 1 封 面13 用圖 David playing the harp, by Peter Paul (1616) 美 國麥種傳 道會持有 本書全球 繁體字與 簡體字中 文版權 美國麥種傳道會持有本書全球正體字與簡體字中文版權


目錄

麥種聖經註釋總序 ............................................................... 11 編者序 ................................................................................. 15 作者序 ................................................................................. 17 音譯符號.............................................................................. 19 音譯符號 主要縮寫表 主要縮寫表 .......................................................................... 21 參考書目精選 ...................................................................... 25

導論 .................................................................................... 49 一、作者和正典地位......................................................... 52 1. 保羅 ......................................................................... 55 2. 保羅的同伴 ................................................................ 57 A. 巴拿巴 .................................................................. 58 B. 亞波羅................................................................... 58 C. 一位不知名的作者 .................................................. 59

二、收信人的景況 ............................................................ 61 三、目的地....................................................................... 68 四、日期 .......................................................................... 70


1. 敵對該群體的行動 ...................................................... 71 2. 聖殿被毀 ................................................................... 73 3. 初期基督教的發展 ...................................................... 75

五、文體 .......................................................................... 76 六、結構 .......................................................................... 80 1. 觀念(或主題)分析 ................................................... 81 2. 修辭分析 ................................................................... 82 3. 文學分析 ................................................................... 86 4. 講論分析 ................................................................... 89 A. 格思里(G e orge H. G ut hrie) ................................ 89 B. 魏斯特弗(Cynt hia L ong Wes tfa ll) ....................... 94 C. 本書的結構 ........................................................... 95

七、詮釋、勸勉、和目的 ................................................. 96 八、在第一世紀世界裏的希伯來書 ................................... 98 1. 斐羅、亞歷山太、和柏拉圖主義 .................................. 99 2. 諾斯底主義 ...............................................................100 3. 巴勒斯坦地區的猶太著作 ...........................................101

九、基督教內的起源 ...................................................... 103 1. 保羅的基督教 ............................................................104 2. 猶太色彩的基督教 .....................................................105

分析 ................................................................................. 109 經文與註釋 ....................................................................... 115 壹、引言:神最后在祂兒子裏向我們說的話(一1~4) . 117 貳、聖子的地位 — 相對于天使(一5~二18) ............... 147 一、聖子比天使更尊貴(一5~14) ...............................149


二、警告:不要拒絕神借 着 祂兒子所說的話!(二1~ 4) ............................................................................ 176 三、聖子暫時低于天使(二5~9) ................................ 191 四、聖子降卑是要為眾子受苦(二10~18) .................. 206

叁、注目看耶穌—對不信的警告—進入神的安息的應許(三 1~四13) ............................................................... 241 一、耶穌,忠心之子的至高典範(三1~6) ................... 245 二、警告:避免像以色列那樣的不信(三7~19) .......... 263 三、賜給憑信心忍耐之人安息的應許(四1~13) .......... 288 1. 我們當竭力進入神的安息(四1~11) .................... 291 2. 要思想神話語的能力(四12~13) ......................... 315

肆、我們既有一位偉大的大祭司,就當堅守並親近神(四 14 ~16) .................................................................... 325 伍、聖子被指派為獨特的大祭司(五1~七28) .............. 339 一、引言:聖子從人間挑選,並按 着 麥基洗德的等次被指派 (五1~ 10) ......................................................... 343 1. 大祭司的資格要求(五1~4) ................................ 345 2. 基督領受大祭司職任的資格(五5~10) ................. 352 二、警告和鼓勵:背道的危險(五11~六 12) ............... 367 1. 群體的問題:屬靈的不成熟(五11~14) ............... 369 2. 我們當進到完全的地步(六1~3) ......................... 377 3. 對于背道危險的嚴厲警告(六4~8) ...................... 385 4. 鼓勵要忍耐(六9~12) ........................................ 405 三、神的應許是我們盼望的基礎(六13~20) ............... 412 四、麥基洗德的超越性(七1~10) .............................. 426 五、照麥基洗德的等次為大祭司之耶穌的超越性(七11~ 28) ..................................................................... 442 1. 麥基洗德的等次取代了亞倫的等次(七11~19) ..... 444 2. 新祭司職任的超越:神所起的誓,它的永恆性,和耶穌


的特質(七20~28) ..............................................462

陸、被指派的大祭司所獻更美的祭物(八1~十18) ...... 489 一、屬天大祭司更美的職事(八1~6) ..........................493 二、新約的超越性(八7~13) ......................................502 三、新約更美的祭物(九1~十18) ...............................518 1. 舊約之下的聖所(九1~10) ..................................519 2. 借 着 基督的血而得的決定性的潔淨(九11~ 28) .....535 A.基督贖罪性的死已成就了永恆的救贖(九11~14) .........................................................................536 B. 新約的中保基督(九15~ 22) .............................548 C. 基督完全的祭(九23~ 28) ................................560 3. 完美的祭物(十1~18) .........................................571 A.影像和實體(十1~4) .......................................572 B. 獻祭與順服(十5~10) .....................................577 C. 基督祭司職任的終極性(十11~ 14) ...................586 D.基督所獻之祭的終極性(十15~18) ..................591

柒、我們既因基督所獻之祭而得以來到神面前,就當親近 神,並且堅守(十19~25) .................................... 595 一、我們當親近神(十19~ 22) ....................................600 二、我們當堅守我們所承認的指望(十23) ...................609 三、我們當彼此勸勉(十24~ 25) ................................611

捌、呼籲要堅守並有信心(十26~十二29)................... 615 一、對背道的警告和堅忍的呼籲(十26~39) ................618 1. 嚴厲的警告:拒絕神兒子的危險(十26~ 31) ........619 2. 要追念過去並忍耐(十32~39) ............................633 二、舊約聖經中存 着 信心忍耐的榜樣(十一1~40) .......648 1. 對未見之事的信心(十一1~7) .............................652 2. 亞伯拉罕和他的后裔的信心(十一8~22) .............670 3. 摩西的信心(十一23~31) ...................................696


4. 更多的榜樣—那些因信而忍耐的人(十一32~40) ........................................................................ 710 三、我們當以堅忍跑完這比賽,定睛在耶穌身上(十二1~ 2) ....................................................................... 726 四、忍受兒子所受的管教(十二3~17)........................ 740 五、你們已經來到天上的錫安(十二18~24) ............... 766 六、最后的警告:不要拒絕那位從天上說話的(十二25~ 29) ..................................................................... 786

玖、結尾的勸勉,最后的禱告和問安(十三1~25) ....... 801 一、真正服事神就要服事祂的百姓(十三1~6) ............ 806 二、給會眾的指示(十三7~19) .................................. 821 三、禱告和榮耀頌(十三20~ 21) ................................ 847 四、個人事項,問候,和祝福(十三22~25) ............... 855


麥種聖經註釋總序

麥種聖經註釋總序 美國麥種傳道會秉承從神領受的恩賜與託付,經過多年的禱 告 、 摸 索 、 尋 求 , 決 定 出 版 “ “ 麥 種 聖 經 註 釋 ” ( A Kerne l o f Whe at Bi bl i ca l Com m e nt a ry , 簡 稱 K WBC ) 。 這 一 系 列 的 註 釋 書 不 同 于 華 人 教 會 歷 年 出 版 的 任 何 系 列。 它 不 排 除 華 人 作 者 的 創 作 , 但 絕 大 多 數 是 翻 譯 西 方 學 者 的著 作 , 卻 不 是 將 西 方 世 界 的 某 一套註釋書全盤翻譯過來,而是選取堅信聖經無誤之福音派立 場 、 有 一 定 學 術 水 準 的註 釋 書 , 彙 整 為 一 整 套 符 合 二 十 一 世 紀 全 球華人教會與基督徒需要的一流註釋書。這些作品來自“新國際 新舊約聖 經註釋”(N e w Inte rnat i onal Com m e nt ary on t he N e w & Ol d Te st a m e nt , 簡 稱 NICN T 、 N ICOT ) 系 列、 “柱 石新約聖 經註釋”(Pill ar N e w Tes t a me nt Com m e nt ary, 簡稱 PN T C)系 列 、 “ 貝 克 新 約 聖 經 註 釋 ” ( Ba ke r E xe get ic al Com m e nt ary on t he Ne w T est a m e nt , 簡 稱 BE CNT ) 系 列 、 “貝克舊 約聖 經智 慧 書 與 詩 篇 註 釋 ” ( Ba ke r Com m e nt ary on t he O l d T es ta m e nt Wis dom a nd P sa l ms,簡稱 BCO T WP)系列、修 訂版的“解經者 聖 經 註 釋 ”( Exposit or’s Bi bl e Com m e nta ry , 簡 稱 E BC ) 系 列 等。這幾套在西方世界中都擁有廣大的讀者群,包括學者、牧 者 、 神 父、 猶 太 拉 比 以 及 其 他 認 真 的 聖 經 學 習 者 。 成 千 上 萬 不 同 宗 派 、 許 多 國 家 的 讀 者 在 他 們 的 講 道、 教 導 以 及 研 究 中 不 斷 使 用 這些系列的書籍。他們熱情地歡迎每一本新書卷的出版,也熱切 地 等 候 它 們 最 終 能 由 不 斷 出 現 的 書 卷 轉 變 為 “ 整 套 ”的 註 釋 書 。 除 了 聖 經 正 典 的 六 十 六 卷 書 以 外, 我 們 也 納 入 一 些 涵 蓋 不 同 數 卷 的 註 釋 書, 如 《 新 約 引 用 舊 約》 、 《 主 耶 穌 的 比 喻》 、 《 福 音 書 合參》等。 本 系 列 的 各 書 卷 目 標 首 先 是 要 清 楚 說 明 聖 經 現 有 的 經 文。 撰

11


麥種聖經註釋總序

寫 這 些 註 釋 書 的 學 者 與 最 重 要 的 當 代 爭 議 互 動 , 卻 避 免 深 陷于 不 當的專業細節中。無論是在聖經經文本身,還是在相關學術著作 上,每位作者都表現出專業水準,每本註釋書都體現了作者廣泛 的 閱 讀 、 以 及 仔 細 而 成 熟 的 思 考。 整 體 來 說, 本 系 列 的 精 神 在 于 它的博採眾長,每位作者都從各種有幫助的來源搜集釋經的洞 見,並將這些洞見融合到自己對聖經書卷的解釋中。本系列使用 了 聖 經 學 術 界 最 近 的 創 新 方 法 , 例 如 , 正 典 鑑 別 法 ( c a non crit ic is m ) , 所 謂 的 “ 新 文 學 鑑 別 法 ” ( ne w

li t era ry

crit ic is m),還有讀者反應理論(rea de r–re s pons e t he orie s),並 且 對 不 同 性 別 和 種 族 的 讀 者 抱 持 敏 感 度 。 “ 麥 種 聖 經 註 釋 ”的 各 書卷也希望在論調上達到和平共處的目的,以公平的眼光總結並 評論有影響力的觀點,與此同時也捍衛自己的觀點。本系列的作 者 包 括 來 自 不 同 基 督 教 信 仰 團 體 的 男 女 學 者。 各 位 作 者 的 背 景 差 異、以及他們使用各種相關方法論的自由,給整個系列帶來了精 彩而又豐富的多樣性。他們的理想是結合嚴謹的解經與闡述,同 時留意聖經神學與聖經在當代的適切性,卻不將註釋書與講章混 為一談。 然而,真正使這一系列與眾不同的是,它從福音主義這一解 經 傳 統 的 內 部 發 聲。 福 音 主 義 是 更 正 教 內 部 跨 越 傳 統 宗 派 界 限 的 一個非正式運動。它的中心與精神在于堅信聖經是神默示的話 語,借着受聖靈感動的人手寫出,是絕對沒有謬誤的。通過聖 經,神呼喚人類去享受與其創造主和救主之間充滿愛的個人關 係 。 依 照 這 一 傳 統 , “ 麥 種 聖 經 註 釋 ”的 各 書 卷 並 不 將 聖 經 當 作 只是人為創作的古代文學作品。它們不是對古代羊皮卷進行文學 解 剖 , 而 是 以 嚴 謹 、 恭 敬 的 態 度 來 斟 酌 這 些 絕 妙 的 人 類著 作 , 而 永活的神正是借着這些著作說出祂全能的話語。“麥種聖經註 釋”小心翼翼地以對聖經文本謙卑的尊敬、景仰、甚至深厚感 情 , 來 平 衡“ 鑑 別 學 ”( 即 使 用 標 準 的 鑑 別 方 法 論 ) 。 作 為 福 音 派的一套註釋書系列,它特別注意文本的文學特征、神學主題、 及其對今天信仰生活的影響。

12


麥種聖經註釋總序

這 個 進 路 的 基 本 理 由 是 : “ 客 觀 學 術”( 一 個 空 洞 的 幻 想) 的 憧 憬 其 實 可 能 是 褻 瀆 神 的 。 神 站 在 我 們 之 上 ; 我 們 不 是 居于 審 判 祂 的 地 位。 當 神 借 着 祂 的 話 向 我 們 說 話 , 那 些 自 稱 認 識 祂 的 人 必 須 以 合 宜 的 方 式 回 應, 而 那 肯 定 不 同 于 學 者 所 反 映 出 的 獨 立 自 主 和 冷 眼 旁 觀 的 姿 態 。 然 而 , 這 並 非 鬼 鬼 祟 祟 地 訴 諸于 不 受 控 制 的 主 觀 感 受。 這 個 系 列 的 作 者 們 期 望 對 于 經 文 抱 持 公 平 的 開 放 態 度,那才是最佳的“客觀性”。 總 之 , “ 麥 種 聖 經 註 釋 ”希 望 能 夠 對 所 有 想 通 過 新 舊 約 聖 經 來重新聆聽神聲音的敬虔信徒有所幫助。神賜給我們兩樣令人稱 奇的禮物—經文本身,以及仰望聖靈光照、用敏銳思想解釋經 文 信 息 的 學 者 ; 帶 着 對 這 兩 樣 禮 物 的 感 恩 之 心, 我 們 歡 迎 所 有 的 讀者來享受這一系列書籍的碩果。 如果聖經的經文是神的話,我們就應當以敬畏的態度來回 應,就是神聖的畏懼、喜樂、探求的順服。這些價值觀應當反映 在 基 督 徒 的 寫 作 方 式 上。 抱 持 着 這 些 價 值 觀 , “ 麥 種 聖 經 註 釋 ” 系列不單會受到牧者、教師、與學生的熱烈歡迎,一般讀者也會 同樣歡迎它們。 榮耀唯獨歸神!

潘秋松

13


麥種聖經註釋總序

14


編者序 註 釋 書 有 特 定 的 目 標, 這 個 系 列 也 不 例 外。 “ 柱 石 新 約 註 釋 系列”(Pil la r N e w T est a m e nt Com m e nta ry)首 先要清楚說明聖 經現有的經文。撰寫這些註釋書的學者與最重要的當代爭議互 動 , 卻 避 免 深 陷 于 不 當 的 專 業 細 節 中。 他 們 的 理 想 是 結 合 嚴 謹 的 解 經 與 闡 述, 同 時 留 意 聖 經 神 學 與 聖 經 在 當 代 的 適 切 性, 卻 不 將 註釋書與講章混為一談。 這 個 進 路 的 基 本 理 由 是 : “ 客 觀 學 術”( 一 個 空 洞 的 幻 想) 的 憧 憬 其 實 可 能 是 褻 瀆 神 的 。 神 站 在 我 們 之 上 ; 我 們 不 是 居于 審 判 祂 的 地 位。 當 神 借 着 祂 的 話 向 我 們 說 話 時, 那 些 自 稱 認 識 祂 的 人必須以合宜的方式回應,而那肯定不同于學者所反映出的獨立 自 主 和 冷 眼 旁 觀 的 姿 態。 然 而 , 這 並 非 鬼 鬼 祟 祟 地 訴 諸于 不 受 控 制的主觀感受。這個系列的作者們期望對于經文抱持公平的開放 態度,那才是最佳的“客觀性”。 如果聖經的經文是神的話,我們就應當以敬畏的態度來回 應 , 就 是 畏 懼 、 神 聖 的 喜 樂、 探 求 的 順 服 。 這 些 價 值 觀 應 當 反 映 在 基 督 徒 的 寫 作 方 式 上。 抱 持 着 這 些 價 值 觀, “ 柱 石 新 約 註 釋 系 列 ”不 單 會 受 到 牧 者 、 教 師 、 與 學 生 的 熱 烈 歡 迎 , 一 般 讀 者 也 會 同樣歡迎它們。 *

*

*

*

*

歐白恩有多年學術研究、宣教、和長期擔任澳洲慕爾神學院 (Moore Theological College)教師的經歷,享有 幾乎是獨特的聲 譽。他之令人佩服乃是諸般優點的組合:極端仔細地處理聖經經 文、公允地談論他人的觀點、他所特有的保守加上要以福音為中心 的熱忱,而把這一切結合起來的是,他那溫柔的心靈吸引了同僚、

15


編者序

友人、和數十年來的學生的心。即使在競爭激烈的學術界裏,也很 難找到一個會說歐白恩壞話的人。 在註釋書的讀者中,歐白恩博士最著名的無疑要屬他針對保羅 監獄書信—以弗所書、腓立比書、以及歌羅西書與腓利門書—所 寫的註釋書了。當然,他的以弗所書註釋被包括在“ 柱石”系列中 (亦翻譯為中文,收入“麥種聖經註釋”),尤其對那些要教導和 傳講那經文的人來說,成為該書信的“ 典型”註釋之一。現在,歐 白恩越過保羅著作的領域,在過去六年中他大多致力于希伯來書, 這封書信可不是容易理解的,但對于想要知道第一世紀的信徒是如 何讀舊約聖經經文的基督徒而言,它顯然相當重要。這樣的探索是 建立深厚的聖經神學或深厚的正典神學的第一步。要找到比歐白恩 博士更有助益的導師,或是比他那卓越和親切智慧之組合更好的導 引,誠非易事。能推薦摯友的著作,實屬快事。 卡森(D. A. Carson)

16


作者序 我首次鄭重面對這封寫給希伯來人的書信,是在數年前的一個 宣 教 場 合 中, 那 時 我 受 邀 對 一 班 高 年 級的 神 學 生 教 導 這 “ 勸 勉 的 話”。這經證實是個有益的經驗—甚至是個屬靈的里程碑—但是 我懷疑:在那種跨文化的場景中,我的教導會有多吸引人。不久之 后,我發現自己置身于曼徹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Manchester) 布魯斯(F. F. Bruce)教授的課堂中,他在那裏講授希伯來書,當 時已是他為新國際版聖經註釋寫完該書信註釋的數年之后。 新約聖經中這部份令人驚嘆的“勸勉的話”,從一開始就以書 信形式流傳到我們手中,自從早年那些課堂以來,它就令我驚奇、 受 挑 戰 、 自 省 、 並 且 受 激 勵。 所 以 , 受 邀 撰 寫 “ 柱 石 新 約 聖 經 註 釋”系列的這卷書信,因而以全新的方式研讀神話語中的這部份, 實在是件樂事。對卡森博士的邀請、他持續的友誼和鼓勵,以及他 擔任此系列編輯所提供具洞察力的建議,我深為感謝。 在我之前那些擔負解釋新約聖經這本偉大書信職任的人,我知 道自己從他們受益匪淺。當為此奮戰時,我感到自己有如一個站在 巨人肩膀上的幼童。加爾文(John Calvin)、布魯斯、艾垂琦(H. W. Attridge ) 、 連 威 廉 ( W. L. Lane ) 、 艾 林 沃 思 ( P. Ellingworth)、寇斯特(C. R. Koester)、和強生(L. T. Johnson)等人 的解經書都是我的良伴,但它們只是少數例子而已,還有許多其他 的書也都在我書架上垂手可及之處。在此特別要提到格思里 (George H. Guthrie),他關乎希伯來書的大量著作深具洞見,對 我 的 思 考 有 相 當 大 的 影 響。 如 果 可 以 說, 在 基 督 教 歷 史 的 諸 時 代 中,希伯來書都被忽略,那么過去幾年中,卻出現了驚人數目的著 作探討新約聖經中此一重要文獻。人們幾乎可說,冒出了一種“家 庭工業”,出產了不同層次的專文、論文、和解經書。我從其中深

17


作者序

有所穫,雖然我的主要任務是盡我所能地解釋神話語的意思,但是 從最近的這些研究中所獲取的具創意和洞見的結果,卻在這個充滿 喜樂的任務中深深地幫助了我。 要考慮到本書定稿送交付梓后所出現的關于希伯來書的重要著 作是不可能的。還有,因為篇幅所限,我在〈導論〉中沒有討論本 書信的任何主要神學主題。希望在我將來探討希伯來書神學的書中 討論這些議題。 我也要感謝慕爾學院(Moore College)連續幾屆的學生,當我 們 一 同 學 習 希 伯 來 書 的 希 臘 文 時 , 他 們 在 課 堂 上 與 我 交 流、 質 問 我、並且挑戰我。因為這種令人振奮的團契,這本解經書變得更 好,但是我還是要為任何瑕疵負全責。 若非慕爾學院為它的教職員提供慷慨的研究假期,我就無從完 成這本解經書。過去六年中,校長伍豪斯(John Woodhouse)和學 院董事會都一貫地支持,我的同僚也經常為了減輕我的負擔而承受 更多責任。 與我結縭四十六載的妻子瑪麗一直給我大力鼓勵。她在施恩寶 座前信心的代禱確實導致神的憐憫和恩惠,在有需要時幫助我們。 榮耀唯獨歸神! 歐白恩

18


Introduction

導論


導論

—來聽,並且在它的進展中當作一個整體來經歷”。 90 可是作者 已經把它寫下來,所以它是一篇文章。在它被送達的群體中,希伯 來書大概被當作一篇文章來反復朗讀並學習。

六、結構 一般認為希伯來書是精心構築的文學傑作。但是關于那結構的 形狀卻沒有什么一致的看法。 91 釋經學者們對于這講論的主要和較 細的分段、以及它論述的進展有不同意見。就一個文學傑作來說, 這很令人意外,因為人們會期望它是前后連貫,有清晰的思路。一 般大眾常把這書信當作一系列的論證經文來讀,而在追尋作者思路 的進展上,“新約聖經專家們也強不到哪裏。” 92 不只在我們現代 讀者/聽眾和原作者/說者及他所針對的收信人之間有文化和背景

90

Johnson, 11。他關注的是這個講論不應被“分為 獨立單 元 ” 來學習,這 是 恰 當 的— 如 果 他 的 意 思 是 每 個部 份 都 與 其 他 部 份 無 關 , 或 獨 立于 整 體之 外的 話。 但 是部 份構 成整 體 ,它 們本 身也 要 以整 體 為背 景來 理解 , 這是講論分析學者們一直要竭力指出的。

91

歐恩(D. E. Aune)在他 1987 年的著作中說:“希伯來書的結構仍舊是 個 未 解 決 的 問 題 ” ( The New Testament in Its Literary Environment [Philadelphia: Westminster, 1987], 213)。雖然 從那 時 以后, 學術 上有 重大 進展 ,特 別 是關 乎講 論分 析 ,但 是對 于希 伯 來書 結 構的 看法 仍有 重 大 歧 見 。 注 意 S. Stanley, ‘The Structure of Hebrews from Three Perspectives’, TynBul 45 (1994), 245-271 的 進 路 。 亦 見 R. T. France, ‘The Writer of Hebrews as a Biblical Expositor’, TynBul 47 (1996), 245276。

92

D. A. Black, ‘The Problem of the Literary Structure of Hebrews’, GTJ 7 (1986), 163-177,特別是 175;被 C. L.Westfall, A Discourse Analysis of the Letter to the Hebrew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Form and Meaning (London/New York: T & T Clark, 2005), xi 引用。

80


六、結構

上的差異,還有目前關于寫作和結構上所作的假設,都可能使我們 “無法體會這講論對原來收信人造成的衝擊”。93 關于本信的結構,學者提出許多主張。 94 但是最近的討論都環 繞 着 四類的提案。雖然下列類別有某種程度的重疊,我們還是要對 具代表性的作一鳥瞰,再說明本註釋書所遵循的分析:

1. 觀念(或主題)分析 這條進路是根據本書信所環繞的一個或多個突出的主題來分析 希伯來書的結構。釋經者決定本書中觀念上的轉折點,以及各個小 部份是如何連貫起來,以達成作者的目的。所以本書大綱的一個共 同主題是“ 基督比……更大/美”(P. E. Hughes ),或“ 應許” (F. J. Schierse),本書可根據它而分為三個段落(一 1~四 13, 四 14~十 31,十 32~十三 25)。 95 布魯斯(F. F. Bruce)不是繞 着 任何單一的觀念來建立大綱, 而是將本 書分為八個主要部份, 並給每個部份一個適當的 題目。 96 它們是“ 基督教的終 結性”( 一 1~ 二 18) 、“ 神的百 姓真正的 家”(三 1~四 13)、“基督的大祭司職分”(四 14~六 20)、 “ 麥基洗德的等次”(七 1~28)、“聖約、聖所、和獻祭”(八

93 94

C. L. Westfall, Discourse Analysis, xi。 關 于 相 關 研 究 的 鳥 瞰 , 見 Lane, 1:lxxxiv-lxxxix; G. H. Guthrie, The Structure of Hebrews: A Text-Linguistic Analysis (Grand Rapids: Baker, 1998), 3-41;還有他的 ‘Hebrews in Its First-Century Contexts: Recent Research’, in The Face of New Testament Studies, ed. S. M cKnight and G. R. Osborne (Grand Rapids: Baker Academic, 2004), 414-443 , 特 別 是 422-425;與 C. L. Westfall, Discourse Analysis, 1-21。

95

見 P. E. Hughes. F. J. Schierse, Verheissung und Heilsvollendung: Zur Theologischen Grundfrage des Hebräerbriefes (München: Zink, 1955), 207-209;有關簡短的評論,注意 G. H. Guthrie, Structure, 26-27。

96

Bruce, vii-x。在這八個 主要部份 裏,布魯 斯分了五十 個 小段,基本上是 描述性的 。 81


導論

1~十 18)、“敬拜、信心、和忍耐的呼召”(十 19~十二 29)、 “ 結束的勸勉和禱告”(十三 1~21)、和 “ 附 筆”(十三 22~ 25)。 這種以內容為中心所作分析的優點是它的描述性。作者材料的 各大段都是聚焦于重要的主題。可是,議題的表列本身並不表示就 是作者論述的流程。 97 希伯來書使用的重複手法也突顯了這種議題 式進路的另一個困難。作者提到一個題目,暫時離開它,稍后再繼 續,好像音樂的賦格(fugue)一樣。例如,二章 17 節和三章 1 節 稱耶穌為“大祭司”。這主題暫時從論述中消失,但是又在四章 14 ~五章 10 節出現;在六章 20 節又出現,之后在七章 1~28 節作詳 盡的詮釋。分析希伯來書結構的適當進路,必須顯示如何衡量這類 重複;作者的論述似乎“更像一幅織錦,而不像觀念按部就班的進 展”。 98 這種以內容為導向的進路的一般弱點,是它傾向于環繞 着 講論的詮釋部份來組織議題或標題。結果就造成“使經文偏向以教 義主導的作品”的危險。 99 還有,主題式的大綱通常不會反映講論 從詮釋到勸勉時的文體變化。以內容為中心的進路應該要考慮到形 式的問題,因為兩者都存在于這個文學傑作中。

2. 修辭分析 分析希伯來書結構的第二個進路,是再度發現古代修辭學以及 將它應用到新約聖經作品的結果。 100 希伯來書在它的寫作風格、文

97

但 是 布 魯 斯 仔 細 的 措 辭 “ 希 伯 來 書 的 論 述 ” ( xix-xxii ) 和 他 的 註 釋 讓 人注意到講論的進展。

98

G. H. Guthrie, Structure, 28。關于對希伯來書的觀念( 主題)式分析所 做 的 評 估 , 見 Guthrie, 26-29 = 喬治‧格思里著,陳永財譯,《希伯 來

書》,國際釋經應用系列(香港:漢語聖經協會,2006),25-28 頁;C. L. Westfall, Discourse Analysis, 1-3; Johnson, 11。 99

Attridge, 14;見 G. H. Guthrie, Structure, 28。

100

Johnson, 12 , 特 別 想 到 像 亞 里 斯 多 德 和 昆 提 良 ( Quintilian ) 等 理 論 家 , 以 及 像 金 口 狄 奧 ( Dio Chrysostom ) 和 西 塞 羅 ( Cicero ) 等 演 說

82


六、結構

字、和論述方面都充滿了修辭的特色。作者“勸勉的話”是要被朗 讀給收信的會眾,當他寫作時使用了希臘文的寫作手法,像是重複 字 詞 、 首 語 重 複、 首 尾 呼 應、 平 行 對 照、 修 辭 問 句 、 直 接 稱 呼 聽 眾、演說時用的命令語氣、“鈎子字”(hook words)、以及諸如 此類的等等。 101 因此在希伯來書裏可以清楚看到修辭手法。但是對 希伯來書所作的修辭分析還更進一步,使用古典修辭模式來找出論 述的一般結構。102 修 辭 手冊 把演 說分 為 修辭 的三 個基 本形 式:審 斷性 的(judicial ) 、 商 議 性 的 ( deliberative ) 、 和 意 在 表 現 詞 藻 技 巧 的 ( epideictic)。審斷性的是提出真實和公正的準則,要人決定贊同或反 對過去的一項行動。大多數釋經學者都認為希伯來書不屬這個類 別。商議性的修辭勸勉人在將來遵循一條道路,要追求益處,逃避 有害之事。有些學者主張這符合整卷希伯來書明顯的勸勉目的。聽 眾應該要定下能獲得未來獎賞的路線(見:四 11,六 18,十 36, 十二 1~2)。每個詮釋都變為勸誡,“講論的整個最后部份都是呼 籲聽眾要恆心按某些方式行事,而不是其他方式。” 103 第三種修辭 的形式是意在表現詞藻技巧的,它的重點是強調聽眾的現有價值 觀,方式是稱許那當受表揚的,和譴責那可恥的。希伯來書力勸聽 眾要“持定”他們已經承認的信仰(三 6,四 14,十 23、35~39,

家。見 C. C. Black, ‘Rhetorical Criticism’, in J. B. Green, ed., Hearing the New Testament Strategies for Interpretation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95), 256-277。 101

有關細節,見 Spicq, 2:351-378。

102

C. L. Westfall, Discourse Analysis, 4。

103

Johnson, 13 。 B. Lindars, ‘The Rhetorical Structure of Hebrews’, 382406 下結 論說 , 一旦 從這 個 〔商 議 性的 修辭 〕 角度 來看 希伯 來書 , “ 本 信 的 每 個 細 節 就 都 會 有 其 歸 屬 了 ” (383 ) 。 這 種 論 述 的 高 潮 不 在 中 間 部份(七 1~十 18),而是在十章 19 節~十二章 29 節的勸勉部份。其 他主張希伯來書應該歸為商議性修辭的人還有倪希拉(K . Nissilä)和烏 柏拉克(W. G. Überlacker)。 83


導論

十一 11)。他使用榮譽和恥辱的言語,以及比較的寫作手法,那是 表現詞藻技巧的演說中常見的特質,為要表示基督超越舊約聖經中 的人或體系。104 修辭鑑別學為學習希伯來書提供了一些重要的幫助。 105 人們更 清楚地察覺到這講論的口頭性質,以致許多近來的研究都正確地假 設希伯來書是篇講章(或一系列的講章)。隨之而來的是更多認識 這講論的目標或目的,並看到了口語的特色,例如重複的音(見下 文)和字詞。從修辭鑑別學擷取的一些洞見與這講論的強烈牧養特 質相符,特別是在它的勸勉材料裏,有好幾本解經書都強調當代的 社會模式,以及本書信的形式和修辭的層面。106 可是要根據任何一種希臘文修辭的演說形式來為希伯來書歸類 都是不容易的。即使那些傾向這種進路的人也承認,要決定這講論 是商議性的或意在表現詞藻技巧的修辭有其困難,因為希伯來書似 乎同時包含兩者的成分。寇斯特同意要將本書歸類為商議性或意在 表現詞藻技巧都無助益。他的解答是主張“ 文體的評估有部份是取 決于個別聽者”。對那些一直忠心于神和基督的人而言,希伯來書 是意在表現詞藻技巧的。但是對那些要偏離這信仰的人而言,它是 商議性的。107 從修辭方面分析新約聖經作品的學者們常聚焦于希伯來書的安 排,也就是它論述的結構、要點是如何表達的。近來對希伯來書所 作修辭分析的一個例子是出自寇斯特,108 他主張有五個部份:(1) 緒

104

認 為 希 伯 來 書 是 表 現 詞 藻 技 巧 的 修 辭 的 人 包 括 艾 垂 琦 、 歐 尼 ( D. E. Aune)、布拉克(C. C. Black),和歐布里希特(T. Olbricht)。

105

注 意 G. H. Guthrie, Structure, 30-32 ; 以 及 C. L. Westfall, Discourse Analysis, 6-7 的說明。

106

特別是狄席瓦(D. A. deSilva)和寇斯特,如 C. L. Westfall, Discourse Analysis, 6, 所注意到的。

107

Koester, 82。Lane, 1:lxxix; deSilva, 46; Johnson, 13 也都持類似看法。

108

Koester, 84-86。

見 G. H. Guthrie, Structure, 32-33 的討論。

84


六、結構

論(一 1~二 4),預備聽眾的心來注意講員;(2) 提案(二 5~ 9),說出要談的議題;109 (3) 論述(二 10~十二 27),堅固講員 的立場;110 (4) 結束語(十二 28~十三 21),把演說帶入尾聲;和 (5) 書信的附筆(十三 22~25)。 雖然這種分析近來受到稱許, 111 它本身卻有幾個難處。希伯來 書二章 5~9 節真是一個提案,定下整篇講論的主題嗎?對二章 10 節~十二章 27 節之論述所作的這種分析,正確地反映希伯來書這個 長而重要部份的內容,顯示它的進展嗎?根據我們的判斷,講論分 析的進路似乎更具說服力(見下文)。我們同意狄席瓦(deSilva) 所說,希伯來書屬于一組新約聖經經文,它們“很難被乾淨俐落地 劃分為希臘—羅馬演說的四個或五個部份”。 112 這講論充滿了修辭 手法,但是它的排列卻不符合標準的希臘結構模式。格思里 (Guthrie)指出,標準手冊是在司法和政治的環境中擬出的,但希 伯來書作者論述的方式卻是遵照拉比的修辭和解經技巧。此外,把

109

通常 在緒 論之 后 會陳 述關 于議 題 的事 實, 但是 根 據寇 斯 特, 那並 非必 要 的 , 而 希 伯 來 書 也 省 略 了 它 ( 更 多 的 參 考 資 料 見 Koester, 84 和 n. 187)。

110

論 述 堅 固 講 員 的 立 場 。 寇 斯 特 看 到 有 三 個 系 列 的 論 述 : (1) 第 一 個 ( 二 10~六 20)是用基督經由苦難得以完全的句子框起來,這是其他人被呼 召要跟 隨的 道路 (二 10~五 10);接 下來 是一 個警告 和一個 鼓勵 (五 11~六 20);(2) 第二個系列(七 1~十 39)說明耶穌的獻祭性的死使 其 他 人 能 來 到 神 面 前 ( 七 1 ~ 十 25 ) 。 接 下 來 是 進 一 步 的 警 告 和 鼓 勵 (十 26~39)。(3) 第三個系列(十一 1~十二 27)以關于亞伯之血的 句子開始和結束(十一 4,十二 24)。神的百姓借 着 信心而忍耐,經過 苦難,得到榮耀。這系列以另一個警告和鼓勵結束(十 二 25~27)。

111

Johnson, 13-14 所作,他 將它描 述為“ 修辭分析 的好例 子 ” (13),他 基本 上遵 照這 方 式, 因為 他認 為 這是 “對 希伯 來 書的 排 列的 一個 合理 描 述 ” (14)。

112

deSilva, 46;注意 Lane, 1:lxxix-lxxx; C. L. Westfall, Discourse Analysis, 6-7。 85


導論

一 般性的名 稱—像是 緒論、敘 述、和 論述等—用 在本書的 大段 落,“對于本經文寫作上的動態意思並不特別具有闡明作用。”113

3. 文學分析 “ 文學分析”這個描述,是指在檢視經文時聚焦于作者寫作所 用的文學特性。它們包括標示結構的特色(如:首尾呼應、交錯配 置等等)、寫作風格的層面、文體、重複、和詞彙。文學分析關注 的是經文的最終形式,與修辭鑑別學相比,它更不 着 重歷史,主要 目標是要解釋經文。114 在當代學術界中,對希伯來書結構所作最具影響力的文學分析 來自范禾宜(Albert Vanhoye)。基于前輩的研究,他提出一個既 獨特又詳細的結構。115 他的作品非常有影響力,116 以致成為后來研 究的出發點。在他 1963 年發表的具里程碑作用的專文裏, 117 范禾 宜綜 合狄斯侃普(A. Descamps )、 葛倫伯( R. Gyllenberg) 、 緹 恩(F. Thien)、和韋甘奈(L. Vaganay)等人的洞見, 118 指出希 伯來書作者用以組織其講道的六個寫作手法或 技 巧:(1) 宣布所要

113

G. H. Guthrie, Structure, 32-33。但持平而論,寇斯特給每一部份的副標 題都是要掌握和描述作者論述的流程。見 deSilva, 39-58 最近的討論。

114

C. L. Westfall, Discourse Analysis, 7。

115

范禾宜多年來出版了大量關于希伯來書的書和專文。

116

包括艾垂琦、布拉克(D. A. Black)、艾林沃思(P. Ellingworth)、格 思里 、和 連威 廉( W. L. Lane)在 內之 人的 著 作都 顯示 了范 禾宜 的重大 影響。

117

A. Vanhoye, La structure littéraire de l’“Épître aux Hébreux” (Paris: Desclée de Brouwer, 1963; rev. ed. 1976) 。 這 個 關 鍵 性 的 貢 獻 被 稱 為 “ 針 對 希 伯 來 書 結 構 所 寫 過 最 有 影 響 力 和 最 受 爭 議 的 著 作 ” ( G. H . Guthrie, Structure, 14)。

118

范 禾 宜 對 希 伯 來 書 結 構 的 現 代 文 學 討 論 所 作 的 重 大 貢 獻 , 見 G. H. Guthrie, Structure, 11-12,和 B. C. Joslin, ‘Can Hebrews Be Structured? An Assessment of Eight Approaches’, CBR 6 (2007), 99-129 , 特 別 是 103-105,他把他的觀察所得描述為“具有紀念性的 ” (105)。

86


六、結構

討論的題目;(2) 首 尾呼應,就是在段落的開頭和 結尾以重複關鍵 字或醒目的措辭當作書夾,把一個論述單元框 起 來;(3) 變換寫作 文體,詮釋、或勸勉;(4) 在一段材料中重複帶特 色的詞語,使該 段落顯為特出;(5) 過渡的鈎子字;和 (6) 勻稱的排列。 范禾宜提出一套由五個有共同中心組成的交錯配置結構,它們 以引言和結語(一 1~4,十三 20~21)框住。 119 這五個部份是: (1) 比天使的名更尊貴(一 5~二 18);(2) 基督的忠心和憐憫(三 1~五 10);(3) 中心部分對于獻祭的詮釋(五 11~十 39);(4) 信 心和忍耐(十一 1~十二 13);和 (5) 平安的義果(十二 14~十三 19)。這五個部份的排列就像同心圓般,圍繞 着 基督的祭司職分這 個主題。第 (1) 和第 (5) 部份是關乎末世論,第 (2) 和第 (4) 部份談 到教會論,而中心的第 (3) 部份則討論獻祭。范禾宜聲稱:他所找 出的寫作手法支持希伯來書這種勻稱的排列方式。這論述的正中心 是希伯來書九章 11 節,“但現在基督已經來到,作了將來美事的大 祭司,經過那更大更全備的帳幕,不是人手所造,也不是屬乎這世 界的。” 范禾宜把數股思路綜合為一個關乎希伯來書結構的持續討論和 命題,這有幾個重要的長處。它強調作者不斷在詮釋和勸勉之間變 換文體。這種手法對于判斷這論述的目的和它的進展上,處處顯得 重要。在“ 宣布題目”之后會探討這些題目,這有助于辨識大段的 材料,最終也幫助理解本論述的結構。 120 強調寫作手法,像是“鈎 子字”或字詞和片語的重複,或改述等,為判斷這論述各部份的開 始 和 結 束 提 供 了 客 觀 的 途 徑。 范 禾 宜 對 希 伯 來 書 中重 複手 法 的 觀 察,使得許多人相信這論述的整體性。他對希伯來書的形式特色所 作的分析,為后人研究它的結構立下標準。

119

A. Vanhoye, La structure;以及他的 Structure and Message of the Epistle to the Hebrews (Rome: Pontifical Biblical Institute, 1989)。

120

見 A. Vanhoye, Structure and Message, 23-32, 其中 的 標題 是講 論的 宣 告,說出將要探討的題目。 87


導論

許多釋經學者都採用這個仔細論述的提案,有時予以修改。但 是它有幾個弱點。這講論以同心圓來鞏固中心的勻稱排列有重大缺 陷。林達斯(Lindars)說,對希伯來書的文法模式所作的形式分析 證實那是一種非勻稱的結構,引致在論述末了時出現的高潮。 121 此 外,“ 希伯來書中的許多意象都是按較為線性的方式進展。”它的 聽眾被引導奔向“的目標是進入神的安息,前來至聖所,和前往神 在天上的城”。 122 因為這種線性的進展和出自它的勸勉,整本希伯 來書的結構不可能是同心圓式的。范禾宜的進路被批判為太過複雜 並且忽略了內容,而沒有選擇形式因素和內容的組合。 123 希伯來書 九章 11 節在它緊鄰的上下文裏不是最突出的經節,更別說整個論述 了。還有,范禾宜沒有強調四章 14~16 節和十章 19~23 節之間的 平行,說它們不重要。但是這兩段經文卻包含了全書中最突顯的平 行對照用法 。 124 此外,是否 (1) 和 (5) 聚焦于末 世 論,而 (2) 和 (4) 談到教會論,這 並不明顯。這兩個主題要比范 禾宜的結構所表 示的更為彼此交織在一起。基督的祭司職分是這論述的一個主要主 題,很明顯地在希伯來書五章和七~十章中都很突出。但它在這演 說的其他部份卻非如此。在神學上,它顯然在希伯來書中是非常重 要的。但是從結構上來說,它是否如范禾宜的排列所顯示那樣是中 心呢?還有,因為作者稱他的講論是“勸勉的話”(十三 22),難 道我們不應期望從它的勸勉部份學到一些關于這演說的結構嗎?125

121

B. Lindars, ‘Rhetorical Structure’, 382-406 ; 亦 見

122

Koester, 83;注意 C. L. Westfall, Discourse Analysis, 10-11。

123

J. Swetnam, ‘Form and Content in Hebrews 7–13’, Bib 55 (1974), 333-

C. L.Westfall,

Discourse Analysis, 10。

348,特別是 348。 124

G. H. Guthrie, Structure, 79 補充說,未能處理這個以及其他幾個明顯的 平行“仍舊是他關于本書結構之進路的耀眼弱點 ” 。

125

關 于 對 范 禾 宜 所 作 結 構 長 處 和 弱 點 的 分 析 , 見 D. A. Black, ‘Literary Structure’, 163-177; J. Swetnam, ‘Form and Content in Hebrews 1–6’, 368-385 ; 他 的 ‘Form and Content in Hebrews 7–13’, 333-348; G. H .

88


六、結構

4. 講論分析 要找出希伯來書的結構,我們需要考慮的第四條進路是講論分 析。這門學問也稱為“ 文本語言學”,于十二世紀下半葉時出自一 般的語言學領域。語言學是研究人的語言,特別關注的是它的內部 運作,“為達成溝通行動,一種語言裏必須一同運作的各個層 面。” 126 在講論分析這種進路中,鑑別學者試圖理解這講論中各部 份 之 間 的 關 係。 或 許 它 最 特 出 的 特 色 就 是注 意長 過 一 個 句 子 的 單 元,但這並不是犧牲了對較小單元的探究,像是在它們句子裏的語 素(morpheme ) 、 字詞、和子 句等。 127 講論分 析是種跨 學科的 進 路,仍然在它發展的初期階段。分析者所採的途徑之間有重大的差 異,因為他們的研究是基于數種主要的思想學派。128

A. 格思里(George H. Guthrie) 有了這點認識,我們首先來看格思里研究希伯來書結構時採用 的講論分析進路。 129 格思里一開始就提出在整篇講論中辨識單元的 客觀標準。他用的是寫作工具和講論分析,但是也“ 考慮第一世紀 時的文學和演講習俗”。 130 這種帶有折衷性的進路是試圖避免在對

Guthrie, Structure, 34-35, 76-77; C. L. Westfall, Discourse Analysis, 711;與 B. C. Joslin, ‘Can Hebrews Be Structured?’ 109-112。 126

G. H. Guthrie, Structure, 35 。 有關 講論 分析 的完 整參 考 書目 , 見 C. L.

127

注意 J. T. Reed, ‘Discourse Analysis’, in Handbook to Exegesis of the New

Westfall, Discourse Analysis, 22 n. 1。 Testament, ed. S. E. Porter (Leiden: Brill, 1997), 189-217( 特 別 是 190192)的討論, 是關于講 論分析在“超越句子的層面上”(強調字體 為原 著標示) 檢視 語言; 同時它 也探 究更小 的單元 。芮 德(R eed)補充說: “講論分析者所主張的是由下而上以及由上而下來解釋講論” (191)。 128

關 于 最 近 對 講 論 分 析 理 論 的 介 紹 ( 加 上 詳 細 的 參 考 書 目 ) , 見 C. L. Westfall, Discourse Analysis, 22-87 , 關 于 它 與 新 約 聖 經 研 究 之 間 的 關 係,注意 23-27。

129

G. H. Guthrie, Structure 。

130

G. H. Guthrie, Structure, xviii。 89


導論

希伯來書結構作主題評估時所顯示的主觀性,以及在作不考慮內容 的純粹形式分析時產生的困難。 希伯來書作者用來從一個部份很流暢地轉到下一部份的方法, 在過去的討論中常被忽視,結果就是在當前對希伯來書所作的大綱 中有相當大的分歧。格思里的起點就是要辨識這講論中屬于過渡性 質的部份。他找出“凝聚點的轉移”(cohesion shifts)和首尾呼應 (inclusions),借此將希伯來書中的個別單元分離出來。查驗主要 和次要的轉移是基于十二個凝聚領域:文體、���題、時間指標、空 間指標、參與者、主詞、動詞時態、語氣、人稱、數、指稱、和詞 彙 項 目 。 當 其 中 有 幾 個 出 現 在 一 個 小 篇 幅 中 時, 就 是 發 生 了 一 個 “ 轉移”,表示作者已經從講論的一個單元進入下一個了。首尾呼 應這種古代的寫作手法被用來檢驗格思里的發現。他注意到首尾呼 應能把講論的小單元以及大段落和附屬段落都標示出來。 格思里根據文體,把經文歸類為詮釋或勸勉,然后再獨立檢視 每組的各部份。在詮釋部份裏有兩股“ 動向”(每個都有幾個附屬 段落),一股談到耶穌是“兒子”(一 5~二 18),另一股談到祂 擔任“大祭司”所作更美的工作(四 14~十 25)。詮釋部份不是 提出一些鬆散連結的議題,而是在空間和邏輯上從一個單元轉到下 一個。 131 勸勉部份則按不同方式運作:它們反復回到類似的關鍵主 題 , 例 如 退后 、 罪 、 懲 罰、 應 許 、 領 受 神 的 信 息 的 必 要 、 神 子 耶 穌、信心、順服、忍耐、進入、和使用典範(見:第十一章)。這 些都在一套複雜的警告、鼓勵、及對正面和負面例子的描繪中交織 而成。透過平行對照和重複,聽眾受感要憑信心和堅忍來回應神的 話,為要得到獎賞,而不是以不信和背道來回應,導致毀滅。132 詮釋和勸勉這兩種文體的各部份,是透過鈎子字、四章 14~16 節和十章 19~25 節重疊的組成要素(見下文的解經)、和語義的

131

G. H. Guthrie, Structure, 121-127;和他的註釋書,28-29=格思里,26-27 頁。

132

G. H. Guthrie, Structure, 12-139;和他的註釋書,29-30=格思里,27-28 頁。

90


六、結構

連結而銜接的。在他的大綱中,格思里把詮釋和勸勉部份放在兩欄 裏,顯示它們的獨立進展和邏輯。 133 有箭頭表示詮釋和勸勉這兩部 份的進展,以及它們之間的關聯。格思里說,詮釋和勸勉這兩股思 路形成一個凝聚性的作品,把這講論編織為一個整體。 這個詳細而一致的大綱已經被認為是個重要的進步,也被晚近 的幾位作者遵循。 134 它克服了更早的主題式結構的困難,讓人注意 到貫穿整本希伯來書的詮釋與勸勉之間複雜的相互作用。格思里看 出以可辨識的寫作手法造成講論中的轉折,這有助于我們在確定希 伯來書結構一事上所作的努力。他的表達具有深意,容許重疊的空 間(見:四 14~16,十 19~25),又為這講論提供了許多解經上 的洞見。有人舉出格思里的兩欄式大綱的困難,指出詮釋和勸勉這 獨 立 但 又 彼 此 相 關 並 列 的 兩 欄“ 不 是 對 這 講 論 的 一 種 整 體 思 想 表 現”。 135 然而,根據我們的看法,格思里的結構“ 確實造成了一種 有幫助的視覺效果”。借 着 將一個“清楚又顯而易見的強調”加于 詮釋和勸勉上,他讓我們看到“當書信進行時兩條思路的彼此呼 應”。136 他后來的註釋書具體地說出他的提案。137

133 134

G. H. Guthrie, Structure, 144。 注 意 下列 諸 人 的 評 論 :Lane, 1:xc-xcviii; D. A. deSilva, review of The Structure of Hebrews: A Text-Linguistic Analysis, by George H. Guthrie, CBQ 57 (1995), 395-397; A. H. Trotter, Interpreting, 92-94=特羅特著, 《 詮 釋 希 伯 來 書 》 , 103-104 頁 ; D. A. Carson and D. J. Moo, Introduction, 598=卡森、穆爾著,《21 世紀新約導論》,583 頁;以及 B. C. Joslin, ‘Can Hebrews Be Structured?’ 115-122。

135

C. L. Westfall, Discourse Analysis, 20。

136

B. C. Joslin, ‘Can Hebrews Be Structured?’ 116 即 如 此 認 為 。 注 意 Joslin, 119-122 就 魏 斯 特 弗 ( Westfall ) 對 格 思 里 的 結 構 所 作 批 判 的 回 應。見我們在相關部份的解經裏所作的評論。

137

G. H. Guthrie, Hebrews: The NIV Application Commentary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98)=喬治‧格思里著,陳永財譯,《希伯 來書》,國際釋 經應用系列(香港:漢語聖經協會,2006);注意 D. A. Carson and D. J. Moo, Introduction, 598=卡森、穆爾著,《21 世紀新約導論》,583 頁。 91


導論

格思里的希伯來書大綱138 引言:神 已 經 在聖 子 裡向 我 們說 話(一1~4) I. 聖 子的地位—相對于天使(一5~28) A. 聖子比天使更尊貴(一5~14) 警告: ) 警告:不要拒絕神 不要拒絕神借着祂兒子 祂兒子所說的話! 所說的話!(二 1~4) ab. 更尊貴的聖子在地位上暫時成為低于天使(二5~9) B. 聖子低于天使(也就是在人類中),要為“眾子”(也 就是后嗣)受苦(二10~18) 耶穌, ) 耶穌,忠心之子 心之子的至高 的至高典範( 典範(三 1~6) 負面例子: ) 負面例子:那些因不信而跌倒 那些因不信而跌倒的 跌倒的人(三 7~19) 過渡( ) 過渡(四 1~2) 賜給忠心之人安息的應許( ) 賜給忠心之人安息的應許(四 3~11) 警告: ) 警告:要思想神話語的能力 思想神話語的能力( 神話語的能力(四 12~13) I I . 聖 子—我們的大祭司—相對于地上獻祭體系的地位(四 14~十25) 重疊: ~ 16) ) 重疊:我們有位已經升到天上的無罪的大祭司( 我們有位已經升到天上的無罪的大祭司(四14~ A. 聖子被指派為更美的大祭司(五1~10,七1~28) 1. 引言:聖 子 從人 間 挑選 , 並按 着 麥基 洗 德的 等 次被 指 派(五1~10) 聽眾目前的問題( 六 3) ) 聽眾目前的問題(五 11~六 警告: ) 警告:離棄基督徒信仰的危險 離棄基督徒信仰的危險( 基督徒信仰的危險(六 4~8) 緩和: ) 緩和:作者對聽眾的信心和期望( 作者對聽眾的信心和期望(六 9~12) 神的應許是我們盼望的基礎 ) 神的應許是我們盼望的基礎( 望的基礎(六 13~20) 2. 麥基洗德的超越性(七1~10)

138

Guthrie, 39-40=格思里,36-37 頁。格思里沒有把 詮釋 和勸勉放在平行 的 兩 欄 中, 像 他 的 Structure, 144 裏 一 樣, 而 是 將 詮 釋 部 份 以 正常 字 體 列出 ,將 勸勉 部份 以 斜體 字( 本書 用 仿宋體 )列出,並 且縮 排, 粗體 字 (本書用粗 粗 隸體 )則代表詮釋和勸勉重疊的部份。

92


六、結構

3. 我們那永遠的、照 着 麥 基洗 德 等次 的 大祭 司 的超越性 (七11~28) ab. 我們有這樣一位在天上作執事的大祭司(八1~2) B. 被指派的大祭司所獻更美的祭物(八3~十18) 1. 引言:屬天大祭司更美的職事(八3~6) 2. 新約的超越性(八7~13) 3. 新約更美的祭物(九1~十18) 引 言 :舊 約敬 拜的樣式 :地 點、 帶 着 血、 果 效(九 1 ~10) a. 基督的更美的血(九13~22) b. 天上的獻祭(九23~28) c. 永遠的祭(十1~18) 重疊: 重疊:我們有一位帶我們到天上的偉大祭司( 我們有一位帶我們到天上的偉大祭司(十 19 ~ 25) ) 警告 : 拒絕神的真理和神的兒子的危險( 拒絕神的真理和神的兒子的危險 ( 十 26 ~ 31) ) 聽眾過去的正面例子和要忍耐以便領受應許的告誡 (十 32~39) ) 舊約聖經信心偉人的正面例子 ) 舊約聖經信心偉人的正面例子( 正面例子(十一1~40) 十一 拒絕罪 , 並定睛在耶穌 並定睛在 耶穌 這位忍耐的至高典範身上 這位 忍耐的至高典範身上 (十二1~2) ) 十二 忍受兒子 ) 忍受兒子所受的 兒子所受的管教 所受的管教( 管教(十二3~17) 十二 新約的福氣( ) 新約的福氣(十二18~24) 十二 警告: ) 警告:不要拒絕神的話! 不要拒絕神的話!(十二25~29) 十二 實際的勸勉( ) 實際的勸勉(十三1~19) 十三 祝福( ) 祝福(十三20~21) 十三 結語( ) 結語(十三22~ 十三 ~ 25)

93


導論

B. 魏斯特弗(Cynthia Long Westfall) 關于希伯來書的結構,一個更近代而充分的講論分析是出自魏 斯特弗。 139 魏斯特弗看到學術界對于本書信的主要和次要分段以及 論述的進展都沒有一致看法,就也利用從語言學研究而得的洞見。 但是與格思里的進路不同的是,她的進路是基于講論分析的一個部 份,那是“ 為希臘化時期的希臘文而發展的系統功能語言學的一種 形 式 ” , 140 在 高 過 句 子 的 層 面 上 檢 視 語 言 的 功 能 和 用 法 ( 語 用 學)。 魏斯特弗基于形式對希伯來書所作的排列,是環繞 着 語氣和語 態 的結構,正 如表達 實現願 望之行 為用 語( performatives )— 也 就是勸勉的假設語氣—所傳遞的。在宏觀層面上,她的講論以希 伯來書四章 11~16 節和十章 19~25 節這兩個平行單元分隔開來, 這兩個單元各有三個勸勉的假設語氣。她的結構“反映了勸勉假設 語氣的重要,並且傳達了與這些承受壓力或面對危機的聽眾有關的 主題”:141 I. 一1~四16

要思想我們所認為使者的耶穌

一1~三1 三1~四13 四11~16 II. 四11~十25 四11~六3

我們當持定這位使者帶給我們的信息 我們今天就當回應耶穌的話,進入安息 主題的高峰 要思想我們所認為大祭司的耶穌 我們當因着 關于耶穌祭司職分的新教導竭力

進到完全的地步 六1~七3 七4~十25

這新教導使人能來到神面前 我們當進到神面前

139

C. L. Westfall, Discourse Analysis 。

140

這是由波特爾(S. E. Porter)和芮德(J. T. Reed)引入這學科的。

141

見 G. Gelardini, RBL 11 (2007), 1 的評論:http://www.bookreviews.org/ bookdetail.asp?TitleId=584。

94


六、結構

十19~25

主題的高峰

III. 十19~十三16 十19~十二2 十二1~29

我們是同蒙耶穌屬天呼召的同伴 我們當奔跑這場競賽 我們當在天上的耶路撒冷作祭司服事神

十 二 28 ~ 十 三 16

我們當來到耶穌那裏,獻上愛、善

行、和分享為祭 十三17~25

從與你們的領袖和群體的關係中汲取力量

雖然魏斯特弗的講論分析是聚焦于語言的語用學層面,也就是 它的功能和用法,而不是它的結構,但她的三重模式(通常在四 13 劃分)卻與研究希伯來書的學術界常提出的一致。因為她的實際進 路有不同的聚焦點,所以她批評勻稱分佈的提案(特別是范禾宜 的)。但是人們承認希伯來書中不論宏觀或微觀層面都有勻稱的情 況,所以說它們是錯誤的或與歷史無關的都不恰當。她的講論分析 涵蓋很廣,但是“她那焦點狹隘的語言學研究卻不是全然令人信服 的”。142

C. 本書的結構 我在本註釋書中所用的大綱是遵照格思里的,在分段上有少許 修改,也用一些不同的標題。他在我們理解希伯來書的結構上作了 重大貢獻,到目前為止,他的處理方式仍是最令人滿意的進路。格 思里的分析把形式和內容的議題緊密連在一起,反映了作者在詮釋 和勸勉之間的移動。它看到四章 14~16 節和十章 19~25 節是主要 的轉捩點,五章 1 節到十章 18 節則是主要的神學詮釋。143

142

Gelardini, RBL 11 (2007)。

143

注意我在解經部份開頭處的討論。 95


約翰福音:導論

626


壹、引言:神最后在祂兒子裏向我們說的話(一 1~4)

1 神既在古時借着眾先知多次多方地曉諭列祖, 2 就在這末世,

借着祂兒子曉諭我們,又早已立祂為承受萬有的,也曾借着祂創造 諸世界。 3 祂是神榮耀所發的光輝,是神本體的真像,常用祂權能 的命令托住萬有。祂洗淨了人的罪,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邊。 4 祂所承受的名,既比天使的名更尊貴,就遠超過天使。

希伯來書以一個雄偉的起頭開始,它定下整篇講論的綱要。作 者從神過去的啟示,就是從祂對舊約聖經中“列祖”所說的話,轉 到祂在祂的兒子耶穌基督裏所賜的確切和最后的啟示。神在聖子裏 所說的是延續祂更早時所說的話,也是它的高潮。聖子是神的至高 的啟示者,祂完成了贖罪的工作,就享有比天使更榮耀的地位。 作者在這個“雄偉的序曲”中使用優雅的言語,它不但“在修 辭上有說服力”,在神學上也豐滿盈溢。1 它開頭的句子引人注 意 , 立 即 吸 引 住 聽 者 或 讀 者。 與 新 約 聖 經其 他書 信 ( 約 翰 一 書 除 外)不同的是,希伯來書沒有提到發信人、收信人、或問安的話, 特別因為作者把他所寫的描述為“勸勉的話”(十三 22),這使得 許多人下結論,說它是個書面的講章,而不是一封信(見〈導論〉 之五,“文體”)。 可是這作品的結束卻像封書信,提到作者希望回到讀者當中 (十三 19)、提摩太的消息(第 23 節)、彼此問安(第 24 節)、 和 最后 的 禱 告 ( 第 25 節 ) 。說 希 伯 來 書 是 一 封 “ 書 信” 或 “ 信 函”似乎是恰當的,因為這在新約聖經時期是個涵蓋很廣的類別, 也因為它在歷史中大多數時候都被歸類為一封信。這“勸勉的話” 或講章可能是封被遞交的信,被朗讀出來,因此應該從一種口頭和 書面的觀點來理解。當首次被讀給會眾時,是要人把它當作一個講 論來聽,並且在它的進展中當作一個整體來經歷。2

1

Guthrie, 45=格思里,43 頁。艾垂琦(Attridge, 36)說:“這緒論的修

2

注意〈導論〉之五“文體 ” ,就希伯來書的文體所作的討論。

辭藝術超越了新約聖經的任何其他部份。 ”

119


壹、引言:神最后在祂兒子裏向我們說的話(一 1~4)

本書信開頭的段落是一個細心構思的句子,它把許多將在后續 幾章中闡述的主題濃縮在內。 3 在希臘文原文裏, 這個含有多個子 句的句子(第 1~4 節)是環繞着 主要子句,“神……借着 祂兒子曉 諭 我 們 ” —這 是 個 “ 開 頭 的 斷 言, 它 是 這 書 信 的 整 個 論 述 的 基 礎,實際上也是基督教信仰的基礎”。 4 作者首先 聚焦于神的啟示 (第 1~2a 節),接 着 就聚焦在神的兒子的位格、工作、和地位上 (第 2b~4 節)。因此就有力地宣告了,神在基督裏、並且借 着祂 所作末世拯救行動的決定性性質。 近來對第 1~4 節的研究顯示這個雄偉的開頭有均勻的平衡,甚 至可說大致上是交錯配置。 艾柏特( D. J. Ebert)更進一步,指出在 這幾節經文裏可以找出一個確切的交錯配置模式:5

3

Attridge, 36 。 關 于 開 頭 這 幾 節 經 文 的 深 遠 意 義 , 見 A. Vanhoye, Situation du Christ: épître aux Hébreux 1–2 (Paris: Cerf, 1969), 1-117; 更近代 的關于 它與 基督論 之間 關係的 討論,見 D. J. Ebert, ‘Wisdom in New Testament Christology, with Special Reference to Hebrews 1:1-4’ (unpublished Ph.D. thesis, Trinity 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 1998), 12-111。

4

Bruce, 45。這句子是由兩個單元組成(第 1~2 節和第 3~4 節),在第 3 節裏,主詞從神變為聖子。第一個單 元有一個分詞子 句(第 1 節), 斷言 神 在 舊約 之 下 的啟 示 。緊 接 的 就是 主 要 子句 ( 第 2a 節 ) , 講到 祂 借 着 祂的 兒子 所 給的 最后 啟示 。 結束 這第 一個 單 元的 是 兩個 平行 的附 屬 子句(第 2bc 節),它們描述神指定聖子為后嗣(第 2b 節)並借 着 祂 創造 世 界 ( 第 2c 節 )的 行 動 。在 第 二個 單 元 裏, 聖 子 是行 動 的 主詞 , 它有 一 個主 要 子句 ( 第 3d 節 ), 說 聖子 是 彌賽 亞 君王 。這 主 要子 句 的 前 面 是 ��� 個 附 屬 的 分 詞 子 句 , 描 述 聖 子 與 神 之 間 的 基 本 關 係 ( 第 3a 節 ) 、 祂 作 為 保 存 者 的 功 能 ( 第 3b 節 ) 、 和 祂 的 救 贖 工 作 ( 第 3c 節) 。在 這主 要子 句之 后是 將 聖子 與天 使作 對比 的另 外 兩個 子句 ( 第 4 節)。艾柏特(D. J. Ebert, ‘Wisdom’, 42, 67)即如此認為。

5

艾柏特遵循湯森的作品(I. H. Thomson, Chiasmus in the Pauline Letters [Sheffield: Academic Press, 1995]),特別與羅炳森(D. W. B. Robinson)、休斯、連 威廉、和艾林沃 思的結構互動; 注意 E. Grässer; D. J.

120


壹、引言:神最后在祂兒子裏向我們說的話(一 1~4)

A

第 1~2a 節 B

第 2b 節 C

第 2c 節

B′ A′

聖子是彌賽亞性質的后嗣 聖子的創造之工

第 3a~b 節

D C′

聖子與眾先知的比較

第 3c 節 第 3d 節

第4節

聖子與神的三重中介性關係

聖子的救贖之工 聖子是彌賽亞君王

聖子與眾天使的比較。6

根據這結構,中心的字句(D:第 3a~b 節)是“ 強調聖子是 神 的 至 高 的 自 我 表 達” , “ 按 着 祂 與 父 神 和 與 宇 宙 之 間 的 根 本 關 係 ” 來 描 繪祂 。 艾 柏 特說 , 在 這 交 錯 配 置中 心 的 這 些 關 鍵 句 子 , “ 為聖子作為神的至高啟示者和新約中介者的特殊能力提供了神學 基礎。”7 意味深遠的是,在第 1~4 節裏,引至這交錯配置中心的 四個動詞都是以神為它們的主詞; 8 從這裏直到這 句子的末了,主

Ebert, ‘Wisdom’, 15-39(特別是 18-23);和 ‘The Chiastic Structure of the Prologue to Hebrews’, TrinJ 13 (1992), 163-179,關于這點,見參考 書目的更多細節。 6

關 于 艾 柏 特 的 詳 細 論 述 ( 有 些 在下 文 說 明 ) , 見 Ebert, ‘Wisdom’, 2339 。 關 于 第 3a ~ b 節 的 “ 多 重 特 質 ” 顯 示 它 是 “ 凝 聚 性 的 交 錯 配 置 中 心 ” ,注意 pp. 25-26。其中有 個特色 是從不 定過去 時態 (第 1~2c 節 的 四 個 動 詞 : lalhvsa" 〔 “ 曉 諭 ” 〕 , ejlavlhsen 〔 “ 曉 諭 ” 〕 , e[qhken 〔“立 ” 〕,和 ejpoivhsen〔“創造 ” 〕)轉到現在時態(第 3a~b 節裏 的兩個 分詞 :w!n〔“是 ” 〕和 fevrwn〔“托住 ” 〕 ), 再回到 不定 過去 時 態 ( 第 3c ~ 4a 節 裏 的 三 個 動 詞 : poihsavmeno"〔 《 新 譯 本 》 “ 作 成 了 ” 〕 , ejkavqisen〔 “ 坐 ” 〕 , 和 genovmeno"〔 “ 成 為 ” , 中 文 譯 本 未 譯〕,p. 34)。注意這句子在第 4 節裏最后一個動詞的 深遠意義,就是 現在完成時態的 keklhronovm hken(直譯為祂已承受了)。

7

D. J. Ebert, ‘Wisdom’, 37。

8

oJ qeoV" lalhvsa" … ejlavlhsen … e[qhken … e*poivhsen( “神 既… …曉 諭 … … 曉諭……立……創造 ” )。 121


壹、引言:神最后在祂兒子裏向我們說的話(一 1~4)

詞變為聖子。 9 此外,在中心部 份裏,重點從宇宙 論轉到救恩論: 將第 2b~c 節與第 3c~d 節作比較(注意歌羅西書一章 15~20 節裏 在第 18 節處的類似轉變)。10 緊 鄰 着 中心 的字句 (C 和 C′) , 宣 告了 與聖子 有關 的已 經被 “ 做”的 事:神借 着 祂做了 (《和合 本》“ 創造” )世界( 第 2c 節);而聖子(自己)做了(《新譯本》“ 作成了”)潔淨罪的工 作(第 3c 節)。11 接下來的兩行(B 和 B′)引喻舊約聖經中的彌賽 亞詩篇:立祂為承受萬有的(第 2b 節)是指詩篇第二篇第 8 節;而 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邊(第 3d 節)則是指詩篇一一○篇第 1 節。在 希伯來書的其他地方,作者明確地結合這兩篇詩篇,指出聖子(詩 篇第二篇)也是大祭司(詩篇一一○篇)。 12 最后,本段落的外圍 框架部份 ( A 和 A′),將聖子與神 的啟示的其他成員作比 較:神 “ 在聖子裏所說的話與祂先前借 着 眾先知所說的話比較”(第 1~ 2a 節),以及“聖子被宣告是超越了天使—舊約聖經裏至高的使 者”(第 4 節)。13 后者為緊接着 在第 5 節裏提出的論述作預備。 序言建立了延續和中斷的架構,這對所展開的詮釋和勸勉而言 非常重要。它也以壯麗的方式展示了聖子的尊榮和祂的祭司的工作 (洗淨了罪,第 3 節),那是借 着 祂被高舉到神面前而成就的。14

9

關係 代 名 詞 o@" (“ 祂 ” ) 現 在被 用 來講 聖 子, 后 面 接 w]n ajpauvgasma … kaiV carakthVr … fevrwn … poihsavm eno" ejkavqisen( “ 祂 是 … … 光 輝 … … 真 像……〔祂〕托住……作成了〔潔淨〕……〔並且〕坐 ” )。

10

D. J. Ebert, ‘Wisdom’, 32-33。

11

分 別 是 動 詞 poievw ( “ 做 ” ) 的 不 同 形 式 : ejpoivhsen ( 第 2c 節 ) 和 poihsavmeno"(第 3c 節)。

12

特別注意:來五 5、6。

13

D. J. Ebert, ‘Wisdom’, 27。結尾的句子提供了一個適當的過渡,進入下 一個段落單元(一 5~二 18),就是聖子與天使的比較 ;Grässer, 1:16 即如此認為。

14

122

Johnson, 63。


壹、引言:神最后在祂兒子裏向我們說的話(一 1~4)

有人說,希伯來書一章 3 節是對基督所唱的詩歌,是這書信的 收信人群體所熟悉的。主詞從神(第 2 節)轉到基督(第 3 節), 以及較高超的寫作風格都表示這點。描述聖子的平衡子句是以關係 代名詞“祂”開始的,這是典型的詩歌句子(注意:腓二 6;西一 15;提前三 16),加上不常見的詞彙,例如光輝、真像、洗淨、和 托住等,都表示作者是在引用某個資料來源。此外,本段落描述聖 子從祂的先存轉到祂享有人性和被高舉,這個過程與其他所謂的詩 歌體經文類似。但是我們有好的理由相信本段落是出自作者。在第 2 和第 3 節之間沒有明顯的中斷,雖然有些特殊的詞彙,但它們沒 有一個出現在新約聖經的其他詩歌體經文裏,所以作者更不可能在 引用其他資料來源。或許更正確的是說第 3 節裏含有傳統資料。15

一1~2a. 希伯來書一開始,就有力地宣告神在基督裏並且借 着 祂 而 作 的 拯 救 行 動 的 決 定 性 。神 已 經 說 話 了( 《 和 合 本 》 作 “ 曉 諭”)—首先是借 着 眾先知對列祖說話,最后是在祂的兒子裏說 話。 16 作者論述的基本信念,是神一直沒有保持沉默,而是採取主 動,啟示祂自己。這啟示以四個平行對比表現出來,它們是關乎時 代、領受者、媒介、和神說話的方式。 17 但是這些對比並不是絕對 的。它們使人注意到神的啟示的兩個階段,就是分別與舊約聖經和 新約聖經相對應的。在這兩者中說話的是同一位神,祂所賜的是同

15

關于更多參考書目細節的討論,見 Lane, 1:7-8;和 Koester, 178-179。

16

關于對希 伯來書 中這個 主題的 詳細研 究,注 意下列 著作 :G. R. Smillie, ‘Living and Active: The Word of God in the Book of Hebrews’ (unpublished Ph.D. thesis, Trinity 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 2000); W. L. Vander Beek, ‘Hebrews: A “Doxology” of the Word’, Mid-America Journal of Theology 16 (2005), 13-28; D. Wider, Theozentrik und Bekenntnis: Untersuchungen zur Theologie des Redens Gottes im Hebräerbrief (Berlin: de Gruyter, 1997), 11-71。

17

時代 :在 古時 和 在這 末世 ;領 受 者: 列祖 和我 們 ;媒 介 :借 着 眾 先知 和 借 着 祂 兒子; 方式 :多 方和“ 以一 種方式 ” ( 隱含的 ) ;Guthrie, 46= 格思里,44 頁即如此認為。 123


壹、引言:神最后在祂兒子裏向我們說的話(一 1~4)

樣的救恩信息。 18 “ 神在基督裏所行的,是祂過 去 所行之事的最高 潮”。 19 因此,在對比裏面有延續,這種情況在希伯來書裏一再出 現。 神啟示的第一個階段是在古時 20 (第1節),也就是在舊約聖經 的年代,那時神說話的對象是列祖。這個普遍的措辭 21 在此並不限 于聖經裏的列祖, 22 而是指所有在舊約之下的神的百姓。 23 希伯來 書后面以列祖作為基督徒在順服神的話語上正面的典範和負面的鑑 戒(第三,四和十一章)。可是在目前這文脈裏,他們是從前領受 神的話語的人,與我們—也就是作者和他的聽眾—成對比。24 神賜給這些祖先的權威性話語是借着眾先知說的。如果這樣將 en tois prophtais 理解為憑借用法是正確的, 25 而借着祂兒子這平 行語也表示如此,那么最好是廣義地解釋這措辭,使它包括神借 着

18

雖然 可以 說神 的 啟示 有兩 個不 同 的階 段, 重要 的 是要 知 道是 神在 這兩 者 中 啟 示 祂 自 己 : “ 過 去 說 話 〔 lalhvsa" 〕 的 神 … … 說 話 了 〔 ejl avlhsen〕 ” 。 意 味 深 遠 的 是 , 屬 于 舊 時 代 的 人 聽 到 了 福 音 , 就 像 作 者 和 他 的讀者們一樣(四 2;見:十一 40)。史邁利(G. R. Smillie, ‘Living and Active’, 98-107 ; 和 ‘Contrast or Continuity in Hebrews 1.1-2?’ NTS 51 [2005], 543-560)這樣強調延續,而非對比。

19

Hagner, 21。

20

希臘 文 pavlai( “從 前 、 很久 以 前 ” , BDAG, 751 = 《 新約 及 早 期基 督 教 文 獻 希 臘 文 大 詞 典 》 , 1145-46 頁 ; 太 十 一 21 ; 路 十 13 ) 。 Louw and Nida §67.24 , 認 為 這 字 表 示 “ 一 段 相 當 長 的 時 期 ” , 因 此 是 “ 古 時” 。

21

正 確 的 或 許 是 較 短 的 讀 法 toi'" patravsin( “ 對 列 祖 ” ) , 而 不 是 toi'" patravsin h&mw'n(“對我們的列祖 ” );注意 Ellingworth, 92 的討論。

22

這是以下經文明白表示的:羅九 5,十一 28,和十五 8。

23

見:徒三 13(=出三 6)、25,七 38~39,等等;林前十 1;太二十三 32;和路一 55。

24

Attridge, 38。

25

這是把 ejn toi'" profhvtai" 裏的介詞 ejn 當作憑借用法,“借 着 眾先知。 ”

124


壹、引言:神最后在祂兒子裏向我們說的話(一 1~4)

他們說話的所有那些人, 26 從族長們到摩西、約書亞、大衛、和典 型的先知們。但是連威廉認為,因為對希伯來書的作者而言,神所 說的話是在聖經裏(他引入舊約聖經的經文時通常說那是神直接說 的話,如:一5~13,五 5~ 6,七 17、 21),有可 能這片語實際上 是指“ 在眾先知的著作裏”,也就是舊約聖經經文本身。 27 單獨以 眾先知來指整本聖經,這在新約聖經裏沒有與它完全平行的用法, 28

而如上所述,相對的借着祂兒子可能表示這片語是憑借用法,意

思是“ 借 着 或透過眾先知”。但是對希伯來書的作者而言,神借 着 眾先知所說的乃是在舊約聖經的經文裏。我們在這文脈裏不應過度 追究在人與他們的著作之間的區別:“ 這個複數形的字也可以指所 有講到這些啟示行動的聖經經文,因此也顯示了他們。”29 此外,神在古時的啟示是“ 以零碎而不同的形式”臨到的 (《新英語聖經》;《和合本》作“多次多方”)。Polymers 和 polytrops 這兩個希臘文副詞在原文裏有強烈的修辭效果:它們的 位置、長度、和開頭字母 “p” 的頭韻都有強調作用。 30 有些翻譯和 釋經學者按時間上的意思理解第一個副詞(如,多次,《和合本》 與《今日新國際版》), 31 但是 polymers 實際上的意思是“ 以許

26

定冠詞 “這 些(toi'" )先知 ” 假 設讀者 們知 道所 說的是 誰(Ellingworth , 92)。

27

Lane, 1:11。

28

但是 有人 提出 路加 福音 二十 四章 25 節和約 翰福 音六章 45 節(B DAG ,

29

Johnson, 65。艾林沃思(Ellingworth, 92)承認這是暗示這些著作。

30

本節裏 有五 個以 “p” 這開頭 字母 形成 的頭 韻:Polumerw'" kaiV polutrovpw"

891=《新約及早期基督教文獻希臘文大詞典》,1355 頁)。

pavlai oJ qeoV" lalhvsa" toi'" patravsin ejn toi'" profhvtai"。 31

Lane, 1:10; Guthrie, 46 = 格 思 里 ,44 頁 等 即 如 此 認 為 ; 格 思 里 下 結 論 說,神 的啟示 “在時 間上 是斷斷 續續的 ,而 不是一 次就 完成的 ” 。雖然 這話無疑是對的,卻不是作者在此特別要表達的。 125


壹、引言:神最后在祂兒子裏向我們說的話(一 1~4)

多部份或零碎的方式”, 32 表示神是以零碎或部份的方式對列祖說 話。(第1節裏唯一的時間副詞是 palai,在古時,它與第2a節的在 這末世這個時間性和末世性的措辭成對比。) 33 Polytrops 的意思 是“ 以許多方式”, 34 表示神以各種方式說話。開頭這個段落沒有 明說舊約聖經時期的這種啟示是如何的片斷和多樣,但它大概包括 神以憐憫和審判等大能的作為說話(祂借 着 祂的眾先知讓人知道它 們的意義和目的),祂在暴風和雷聲中對摩西所說的話(出十九17 ~25;申五22~27;這些經文在來十二18~24引喻),說給以利亞 聽的微小聲音(王上十九12),加上祂借 着 祭司和先知、哲人和歌 唱者所說的話。35 所以,神對先祖的啟示是漸進的,但這個過程不是“ 從比較不 真實的到更真實的,從比較沒價值的到更有價值的,或是從比較不 成熟的到更成熟的”。因為就如布魯斯合宜地提問的:“ 如果從頭 到尾被啟示的都是同樣的這位神,怎么能如此呢?” 36 此外,雖然沒有明白地如此說,但含義是:神借 着 祂的兒子所 說的話,乃是與祂用來對列祖說話的這種片斷而多樣的方式成對比

32

見 BDAG, 847=《 新約及 早期 基督教 文獻 希臘文 大詞 典 》,1288 頁; Louw and Nida §63.19。它是形容詞 poluvmero"(意思是“由許多部份或 零碎組成的 ” )的副詞形式;注意 deSilva, 86 n. 5,他補充說:“在不 同時候 ” 或“多次 ” 是一個“普遍但錯誤的翻譯 ” 。

33

關 于 這 對 比 的 深 遠 意 義 , 見 S. Ngayihembako, Les temps de la fin: Approche exégétique de l’eschatologie du Nouveau Testament (Geneva: Labor et Fides, 1994), 249 ; 和 最 近 的 S. D. Mackie, Eschatology and Exhortation, 39-40。

34

這副 詞是 出自 形 容詞 polutrovpo"(“ 各樣 的 、多 重的 ” ), 指“ 關于 以 多種方式表達某事 ” (BDAG, 850=《新約及早期基督 教文獻希臘文大 詞典》,1293 頁;亦見 Louw and Nida §58.29;注意所列的如斐羅等人 著作中的例子)。

35

注意 Bruce, 45-46;和 Attridge, 37 所舉的例子。

36

Bruce, 45。

126


壹、引言:神最后在祂兒子裏向我們說的話(一 1~4)

的,而當希伯來書的作者繼續談論舊約聖經經文時,他將根據在聖 子裏的最終啟示把這些片斷整合起來。37 但是神的最后而決定性的話不是在“很久以前”臨到人的。作 者說它是在這末世(直譯是“在這些日子的末了”)被保留給我們 的,在舊約聖經裏,這短語被用于重要時刻,描述先知的話將要成 就的時期。38 它指向末世的來臨,就是末世實現的時候(賽二2;但 十14;何三5;彌四1)。它在這裏的用法表示,神那借 着 聖子— 祂“ 在這末世顯現一次”(九26)—所傳的話已經開啟了實現的 時代。作者提到“這末世”,所表示的信念是,這個最后時段已經 開始了,而且他和他的群體是活在神對待人類過程的最高潮(見: 九6~10,十 25)。他把當 前的時候刻畫為這個最后的世代,表示 主導他的思想的末世傾向。這框架對于他后來在希伯來書裏解釋舊 約聖經、以及在經文中的勸勉材料都很重要。 有人可能會問,希伯來書的作者(或是就此事而論,新約聖經 的任何其他作者)怎么能說他所處的世代是末世。基本上,這是因 為神已經實現了祂的應許,這些應許是借 着 眾先知所說的,而最高 潮、最后則是在祂的兒子裏說的。耶穌這人和祂的工作、受死、復 活 、和被高 舉,都 指向末 世—就是實 現之時—的 開始。一 個根 本的轉捩點已經來到了。 39 唯獨聖子是神的至高啟示者,這是第2b ~3d節細心作出的交錯配置結構與其中心所清楚顯示的深邃斷言。

37

deSilva, 86。

38

希臘文 ejp’ ejscavtou tw'n hJm erw'n touvtwn,在《 七十 士譯本 》裏反 映希 伯來 文 Be 'axarÓT hayyAmÓm ( “在 這些 日子 的末 后 ” ),它 起先是 泛指 未來 (創四十九 1;民二十四 14),后來變成指即將到來的末世實現(大多 數解經家即如此認為,注意 S. D. Mackie, Eschatology and Exhortation, 39-40)。

39

哈 格 納( Hagner, 22 ) 補充 說 : “ 任 何 進 一步 說 到 關 于 將 來 要發 生 之 事 的, 都不 過是 對 那已 經開 始之 事 的闡 釋。 …… 作 者的 論 述… …〔 就是 〕 基督是 telos,所有之前發生之事的目標和最終意義。 ” 127


壹、引言:神最后在祂兒子裏向我們說的話(一 1~4)

相當令人驚訝的是,神最后的話是“借 着 一個兒子”(《呂振 中譯本》)而來的,這短語沒有定冠詞。這不表示耶穌是可能被神 用來傳遞祂最后啟示的許多兒子中的一位。倒不如說,不帶定冠詞 的 “ 兒 子 ” 40 是 強 調 最 后 這 位 信 使 的 被 高 舉 的 地 位, 可 以 翻 譯 作 “ 為 兒 子 的 那 位” 。 41 希 伯 來 書 后 面 會 說 明 這 位 兒 子 坐 在 神 的 右 邊 , 祂 超 越 了 神 借 以 說 話 的 所 有 其 他 人, 特 別 是 天 使 ( 一 4、 5、 14, 二2~ 3、18) 、 摩 西( 三1~ 6, 十一 23~29 、39) 、 約 書 亞 (三7~四10)、和亞倫(五4)。此外,宣稱神的高潮性話語已經 借 着 是 祂 兒 子的 那 位 臨 到 了, 這 表 示 神 不 只 是 借 着 耶 穌 的 話 來 說 話,也是以祂的拯救行動說話,特別是祂的死、復活、和被高舉, 這些都已經以能被理解和支取的話向祂的百姓解釋了。

一2b~c. 緊接在提到子之后,希伯來書的作者就提出七項 42 斷 言(第2b~4節),描述祂作為神的最后代理人所具有的特質和成

40

這是 個表 品質 的 名詞 ,“ 把重 點 放在 品質 、性 質 、或 本 質上 ;… …不 像 表達類別的名詞,一個表品質的名詞通常着眼于個體,而不是整個階 層; ” D. B. Wallace, Greek Grammar beyond the Basics: An Exegetical Syntax of the New Testament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96), 244=華 勒 斯 著 , 吳 存 仁 譯 , 《 中 級 希 臘 文 文 法 》 ( 台 北 : 華 神 , 2011 ) , 255 頁;見 BDF §255。無定冠詞的 ui&ov" (“兒子 ” )的類似用法出現于一 5,三 6,五 8,和七 28。

41

這 是 衛 斯 考 特 ( Westcott ) 的 意 譯 ( 被 Attridge, 39 引 用 ) 。 D. B. Wallace, Greek Grammar, 245 n. 71=華勒斯著,《中級希臘文文法》, 256 頁,註 71 拒絕用 “祂 的兒 子 ” 這樣 的翻 譯, 認為 那太過 確切 ,也 不合適 引入擁 有的觀 念。 雖然他 選擇用 “一 個兒子 ” 這 樣的翻 譯,他也 承認要精確地以英文表達原文的語勢是很難的。

42

Bruce, 3 , 算出 有 七 個“ 關 于 神 兒子 的 … …事 實 ” ,卻 把 他的 計 算 侷 限 于第 2b~3 節中。他把第 4 節排除在這計算之外,並且 把說聖子是神榮 耀所 發的 光輝 這 句話 與說 祂是 神 本體 的真 像這 句 話分 開 ,以 得到 七這 個 數目。可是基于文法和句法的理由,最好把第 4 節包括在內,而且將第 3a 節視為一個單元。’En uiJw'/( “在為兒子的那位裏面 ” )是個文法上的 樞紐 ,接 下來 的 七個 子句 都直 接 或間 接地 依附 于 它。 它 們是 借 着 一個 關

128


壹、引言:神最后在祂兒子裏向我們說的話(一 1~4)

就。它們一併表達了祂的偉大,並且“說明為什么在祂裏面所賜的 啟示已經是神所能給的最高層次了”。43 第一項斷言44 是關乎: (a) 聖子是彌賽亞性質的后嗣:〔神〕早已立45 祂 46 為承受萬有 的(上面 B 行,第 2b 節)。47 這子句是引喻詩篇第二篇 8 節,48 那 是對主的受膏者所說的聖言,祂被稱為神的兒子。祂得到確據,就 是主耶和華回應祂的祈求,將賜給祂列國為產業。詩篇裏的這聖言 呼應了創世記十七章 5 節,在那裏,亞伯拉罕被立為后嗣,標示了 救 贖 歷 史 中意 味 深 遠 的 一 步 。 亞 伯 拉 罕 領 受 一 個 新名 ( 見 : 來 一 4)和鄭重的保證,“我已立(tetheika)你作多國的父。”在希伯 來書裏,聖子被賦予的承受者位分,不只是列國的,像創世記十七

係代 名 詞或 一個 分 詞 與 uiJw'/( “ 兒子 ” ) 連 結, 這 七個 子句 的 每一 個 都 是說明聖子的位格或工作的一個層面。此外,在一章 5~14 節裏七次引 用舊 約 聖經 ,是 以 勻稱 的 方式 呈現 的 ,並 且 為 第 1 ~4 節裏 的 七個 稱 謂 提供了聖經基礎。詳細的論據見 J. P. Meier, ‘Structure and Theology in Heb 1,1-14’, Bib 66 (1985), 170-189。我們的大 綱就是 照 着 這種七 重的 結構。 43

Bruce, 46。

44

這是 借 着 第 一個 文 法單 元 ( 第 1~ 2 節 )裏 兩個 平 行附 屬子 句 中的 第 一 個表達出來的。

45

關于以 tivqhmi 表示將某人“委任或設立 ” 在某個地位或位置上的用法, 見 : 詩 八 十 八 28 ( 《 七 十 士 譯 本 》 ) ; 來 三 2 ; 徒 十 三 47 ; 羅 四 17 (=創十七 5);提前二 7;提后一 11。注意 BDAG, 1004=《新約及 早期基督 教文獻 希臘文 大詞典 》,1527 頁;Attridge, 39; Lane, 1:12; 和 Ellingworth, 94。

46

在 第 2b ~ 4 節 裏 出 現 四 個 代 名 詞 , 每 一 個 都 指 聖 子 : o}n e[qhken( “ 立 祂 ” ) … di’ ou|( “借 着 祂 ” ) … o}" w[n(“祂是 ” ) … [o}"] fevrwn te (“並且〔祂〕托住 ” )。

47

這與第 3d 節中祂是彌賽亞性質的君王相對應(上面 B′ 行)。

48

特 別是 鑑 于 希伯 來 書 的 作者 在 第 5 節 將 詩 篇第 二 篇 7 節 應用 在 基 督 身 上 , “ 你 是 我 的 兒 子 , 我 今 日 生 你 。 ” 見 D. J. Ebert, ‘Wisdom’, 43 等。 129


壹、引言:神最后在祂兒子裏向我們說的話(一 1~4)

章 5 節和詩篇第二篇 8 節一樣,也是整個宇宙的(萬有),49 特別 是“將來的世界”(二 5)。 二章 5~9 節補充這一點,說耶穌是末后的亞當,萬物都被放在 祂的腳下。 50 聖子是在什么確切時間被設立為后嗣,這點並不立即 清楚。立(ethken)這個動詞並未表示要指任何特定時間,而這子 句本身也沒有時間方面的標記。有個較早時的看法,認為這措辭是 指神在永世中的宣告。 51 但是這不符合緊鄰的上下文或希伯來書的 要旨,后者“ 將那決定性的救贖行動認定為耶 穌 的死—高舉”。 52 整體來說,最好似乎認定聖子被立為承受者是發生在當祂被高舉到 神的右邊時,也就是在祂洗淨了人的罪之后。53 在第 4 節,使用同 源動詞(klronome)來講耶穌所承受的名比眾天使的名更尊貴, 將它連結到祂的被高舉(第 3d~4 節)。 54 可是必須補充的是,基 督那已領受的王者的產業,“將在這世代的末了才會完全實現(一

49

注意希伯來書十一章 9~10 節、14~16 節裏所應許給亞伯拉罕的產業的 延伸。關于第 4 節的承受產業主題在希伯來書裏進一步的發展,見:一 4(它結束引言部份)和 14(它結束本章),三 1,六 12、17,九 15, 十一 7~8,十二 17、25~29。

50

Bruce, 46-47; Guthrie, 47=格思里,45 頁;deSilva, 87。

51

如 Westcott, 7 等即如此認為。

52

J. P. Meier, ‘Structure and Theology’, 177。

53

D. G. Peterson, Hebrews and Perfection, 70。

54

作者在一章 5 節使用一連串的舊約聖經引文,他首先選 用詩篇第二篇 7 節, 神 在那 裡稱 被 立的 王 為兒 子。 也 注意 希 伯來 書二 章 5~ 9 節 裏談 到 耶 穌 被 高 舉 時 , 作 者 對 詩 篇 第 八 篇 的 解 經 ; J. P. Meier, ‘Structure and Theology’, 176-178; O. Hofius, Der Christushymnus Philipper 2,6-11: Untersuchungen zu Gestalt und Aussage eines urchristlichen Psalms (Tübingen: Mohr Siebeck, 1976), 76; Michel, 103; Attridge, 40(他說: “基督 為承 受者的 地位 ,在 祂的高 舉中 彰顯出來 ” 〔 強 調字體 為筆 者標 明〕);和 Ellingworth, 95 持同樣看法。

130


壹、引言:神最后在祂兒子裏向我們說的話(一 1~4)

13,二 8~9)。所以,關乎基督的角色,開頭的這個論題既肯定它 的現在,也期盼它的未來。”55 (b) 第二項斷言56 說出神借着 聖子居間做成的事:也曾借着祂創 造諸世界(第 2c 節)。翻譯為諸世界的字是 aines,它的意思是 “諸世代”,但是可以用于時間和空間的範疇(見:林前一 20;林 后四 4;來九 26,十一 3)。這裏的意思是“整個時間和空間,受 造的宇宙”, 57 在創造宇宙上,聖子是父神的代理者,這話與新約 聖經其他作者所說的一致(一 10;見:約一 3;西一 16)。 58 最前面這兩個宣告的次序頗令人驚訝。 59 關于基督在創造中角 色的陳述,是在講過祂被立為承受者之后。這兩個子句之間的連結 最好理解為說明性的: 60 基督是承受萬有的,“ 正因為”祂是創造 的中介者。時間和空間的宇宙一直屬于聖子,因為它就是借 着 祂居

55

Guthrie, 47=格思里,45 頁。

56

借 着 第 一個 文法 單 元( 第 1~ 2 節) 裏 的第 二個 平 行附 屬子 句 (也 就 是

57

Bruce, 47。 他 指 出 , 有充 份 證 據 支持 以 單 數 和 複數 的 aijwvn 來 指 空間 世

第 2c 節)表達出來。它在這個交錯配置結構裏與第 3c 節(C′)相對應。 界 的 這 種 用 法 : 出 十 五 18 ( 《 七 十 士 譯 本 》 ) ; 《 所 羅 門 智 訓 》 十 三 9,十四 6,十八 4,等等;BDF §141(1); BDAG, 33 (3)=《新約及早期 基 督 教 文 獻 希 臘 文 大 詞 典 》 , 50 頁 ; 還 有 Louw and Nida §1.2; J. P. Meier, ‘Structure and Theology’, 178 n. 40;和 Hagner, 23。 58

根據哥林多前書八章 6 節,保羅區別父神和聖子的角色:父神是創造的 源頭,而聖子是父神的代理者。

59

Ellingworth, 95。根據 J. P. Meier, ‘Structure and Theology’, 178,這個 明顯 的從 末 世論 ( 第 2b 節 )到 初始 論 (protological , 第 2c 節 )的 轉 移, 可以 解釋 有 些人 為什 么會 把 聖子 被立 為后 嗣 一事 理 解為 一個 永恆 的 命令,因此是先于祂的創造工作。

60

持 同 樣 看 法 的 有 J. P. Meier, ‘Structure and Theology’, 178 n. 40; Montefiore, 34; Grässer, 1:57 ; 和 D. J. Ebert, ‘Wisdom’, 44。 羅 炳 森 ( D. W. B. Robinson, ‘The Literary Structure of Hebrews 1:1-4’, Australian Journal of Biblical Archaeology 2 [1972], 178-186 , 特 別 是 183, 185 )認 為 后面 這子 句 是反 義 用法 ,並 把 連接 詞 翻 譯為 “ 然而 ” , 連威廉(Lane, 1:12)也遵循這看法。 131


壹、引言:神最后在祂兒子裏向我們說的話(一 1~4)

間創造而有的。祂是被高舉的聖子和承受者,治理那開始時就是借 着 祂被造的。

附註一:基督是神的智慧 在當代學術界裏,希伯來書被認為是處于一股經文傳統中,這 傳統把創造中的一個角色歸之于神的智慧, 61 它聚焦在新約聖經裏 耶穌基督這個人。 62 這傳統已經在希伯來書的序言裏被發現。根據 一些人所說,智慧神學為作者提供了“用來解釋基督這人和祂的工 作 的範疇和詞彙 ”。 63 其他人則更進一步,基于箴言八章22~31節 而將基督認定為神的智慧成為肉身。64 在基督為創造的代理者和猶太人的智慧人物之間,有觀念上和 語言學上的平行之處。智慧有時被說是曾活在地上(《巴錄書》三 37)、被高舉到天上(《以諾一書》四十二1~2)、坐在神寶座的 旁邊(《所羅門智訓》九4)、是永恆之光的光輝(七25~26)。 65 但是在言語和題材上的一般類似處可能是指向一個共同的宗教環 境。希伯來書裏的細節顯示作者有重要的獨立思想。 他細心選擇的文字指向一種基督論,超越了智慧的推測。所以

61

見 : 箴 八 22 ~31 ; 《 便 西 拉 智 訓 》 二 十 四 1 ~12 ; 《 所 羅 門 智 訓 》 七 12、22,八 4。

62

Johnson, 67。

63

連威廉(Lane, 1:12)即如此認為。他的評論代表許多人 的意見。

64

有關討論見 C. R. Koester, The Dwelling of God: The Tabernacle in the Old

Testament,

Intertestamental

Jewish

Literature,

and

the

New

Testament (Washington, D.C.: Catholic Biblical Association, 1989), 108-112; J. D. G. Dunn, Christology in the Making: A New Testament Inquiry into the Origins of the Doctrine of the Incarnation (London/ Grand Rapids: SCM/Eerdmans, 2nd ed. 1989), 163-212; B. Witherington, Jesus the Sage: The Pilgrimage of Wisdom (Edinburgh: T & T Clark, 1994), 275-282;和 D. J. Ebert, ‘Wisdom’, 40-111,尤其是 47-53, 8284, 110-111。 65

132

Koester, 187 即如此認為。


壹、引言:神最后在祂兒子裏向我們說的話(一 1~4)

希伯來書有力地強調創造的代理者就是兒子和后嗣(一2)。作者講 到祂在創造中角色(一10~12)的另一種方式,是說那是雅威直接 所作的工。聖子被稱為主,祂在起初立下大地的根基。此外,希伯 來書明白地將聖子的創造者角色與救贖者角色並列,根據艾柏特, 這樣的“雙重功能”“ 反映了舊約聖經中關乎以色列之神的一個普 遍模式”。66 希伯來書作了一些宣告,是未曾見諸于智慧推測 的—道成肉 身和復活。智慧或斐羅的 logos 都沒有被說是成了血肉之體(來二 14),也 都沒有被說是被釘十字架來為人贖罪( 九12,十 二 2)。 此外,本書信似乎沒有特別 着 眼于智慧推測。作者對神的兒子身份 的認定,是為了明白、直接地介紹祂是大祭司。希伯來書似乎是建 造在一種傳統的基督論上,為的是要提供“ 關乎基督的祭司職分的 更深入教導”。“第一世紀的智慧推測充其量不過是〔希伯來書〕 在作成基督論時的次要考慮因素。”67

一 3. 序言中第二部份的開頭,是關于聖子與父神之間根本關係 的兩個互補的宣告:(c) 祂是神榮耀所發的光輝,是神本體的真像。 與 (d) 聖子常用祂權能的命令托住萬有(第 3b 節),這些關鍵句子 構成這序言的中心。它們為獨有聖子夠資格成為神的啟示者和新約 的中介者這個宣告奠立基礎。

66

D. J. Ebert, ‘Wisdom’, 110。

67

D. J. Ebert, ‘Wisdom’, 110, 83 。 包 衡 ( 李 樹 德 譯 , 《 被 釘 的 神 》 〔 香 港 : 基 道 , 2002 〕 , 49-50 頁 = R. Bauckham, God Crucified: Monotheism and Christology in the New Testament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98], 39-40 ) 指 出 : “ 當 先 存 的 基 督 被 〔 新 約 聖 經 的 作 者 們 〕 用 猶 太 言語 中相 對應 于 神的 道或 智慧 的 話來 描述 時, 推 動基 督 論進 展的 並不 是 猶太人 的這些 觀念本 身。 ” 將耶穌 包括 在神的 獨���位 分 中是最 重要的。 道或 智慧 的角 色 適合 此處 ,“ 因 為它 們所 代表 的 ,是 猶 太人 在神 的獨 特 身份中作某種形式的區別的方式。 ” 133


壹、引言:神最后在祂兒子裏向我們說的話(一 1~4)

在這交錯配置的中心,主題從父神轉到聖子,這一直繼續到序 言的末了(第 3~4 節)。代名詞 hos(“祂”)指聖子,是接下來 所有字句的主詞,它馬上引入這句子: (c) 聖 子 是 68 神 榮 耀 所 發 的 光 輝 , 是 神 本 體 的 真 像 ( 第 3a 節)。這措辭中被翻譯為“神榮耀所發的光輝”的 apaugasma 這個 字不常見,沒有出現在新約聖經或《七十士譯本》的其他地方。這 字可以被理解為主動意思,“輻射或光輝”,也就是從一個源頭散 發出的光,或是被動意思,“反射”,也就是照射回去的亮光 (《思高聖經》“反映”;《現代中文譯本修訂版》“反照 着 ”)。要決定確切的語意很難。但是整體來看,主動意思似乎更 合乎希伯來書的文脈。 69 因此,聖子是神榮耀所發的光輝,是神的 榮耀同在的彰顯。 70 而因為祂是神榮耀所發的光輝,而不單單是反 射而已,這當中就帶有一種意思,就是聖子乃是神榮耀的光的雙重 源頭之一。對希伯來書的作者而言,多年前在巴勒斯坦活過又死過

68 69

分詞 w[n(“是 ” )與談到聖子和神之間關係的這兩個子句相連。 從斐羅著作中得到的證據不清楚,關于他三次用到這字的解釋都有爭 議:《論世界之創造》(On the Making of the World)146;《論耕種》 (On Husbandry)50;《論特殊法律 》(On the Special Laws)4.123; 而對于 a*pauvg asma 在《所羅門智訓》七章 26 節的意思也有不同意見。如 果這字是被動意 思,那么它與 carakthvr(“真像 ” )基 本上就是同義, 這是 現代 解經 家 中的 多數 立場 。 但是 ,基 于文 脈 的理 由 ,主 動意 思似 乎 更合 適, 特別 是 如果 作者 的兩 個 句子 是互 補而 非 同義 的 話。 希臘 眾教 父 傾 向 主 動 意 思 , 包 括 俄 利 根 ( Origen ) 、 女 撒 的 貴 格 利 ( Gregory of Nyssa ) 、 狄奧 多 勒 (Theodoret ) 、和 屈 梭 多模 ( Chrysostom ) , 這 導 致《尼西亞信經》(Nicene Creed)裏的 fw'" e*k fwtov" (“從光中發出的 光 ” )這句話。 現代釋經學 者中把這字 認定為主 動意思 的有 Bruce, 4748; Lane, 1:12-13; Guthrie 48 = 格 思 里 , 45-46 頁 ; D. J. Ebert, ‘Wisdom’, 78-79;和 BDAG, 99=《新約及早期基督教文獻希臘文大詞 典》,152 頁。Ellingworth, 98-99 和 Attridge, 42-45 則未定。

70

見:路九 32;約一 14,二 11,十七 5;羅八 17;林前二 8;腓三 21; 和帖后二 14。

134


壹、引言:神最后在祂兒子裏向我們說的話(一 1~4)

的那位,就是“ 神的永恆之子和至高的啟示。……在基督裏,神榮 耀的光照進人的心裏”。71 此外,聖子是神本體的真像。 72 翻譯作真像的希臘文(charactr,在新約聖經裏僅出現在這裏)被用來指在一個物件上所作的記 號 或 印 記 , 特 別 是 在 錢 幣 上 的, 后 來 就 變 成 表 示 一 個 “ 代 表 ” 或 “ 複製”。 73 神的兒子帶有“〔神的〕本性的標誌”(《修訂標準 版》)。Charactr 比 eikn 更強烈地表達了這點,后者出現在其 他 地 方 , 指 基 督 是“ 神 的 形 象” ( 林 后四 4; 西 一 15 )。 Hypostasis 是 關乎 “ 一個個體的不可 少的或基本的結構/本質 ”,在這 文脈裏表示“ 本質”或“實質”(與那只是看起來像的成對比)。 74

它 在 這 裏 指 神 本 身 。 聖 子 是 神 的 精 確 的 代 表, 也 就 是 祂 的 具 體

71

Bruce, 48。

72

有人說:智慧傳統 的言語和觀 念,在希伯來 書一章 3 節的 carakthVr th'" uJpostavsew" aujt ou' 這 些 文 字 裏 清 楚 地 表 現 出 來 , 它 們 被 認 為 是 與 《 所 羅 門智 訓 》七 章 26 節 的 文字 平 行。 但 是艾 柏 特( D. J. Ebert, ‘Wisdom’, 73-75 ) 主 張 這 文 字 和 一 般 概 念 不 只 于 此 。 如 果 這 些 詞 彙 和 觀 念 是 出 自 亞歷 山太 體系 的 猶太 教的 話, 那 么“ 它們 就是 被 一位 明 顯是 基督 教的 思 想 家 全 然 吸 收 , 並 且 重 新 呈 現 出 來 ” ( Lane, 1:13 ; 為 D. J. Ebert, ‘Wisdom’, 75 所 引 用 ) 。 根 據 希 伯 來 書 一 章 3 節 , 聖 子 是 神 本 體 的 carakthvr,但是 對斐羅的 《論神的 不變》( Deus)55 來 說,這是不 可能 的,他認為神是 a!neu carakth'ro"(“沒有真像的 ” );這被 D. J. Ebert, ‘Wisdom’, 74 引用。

73

見 BDAG, 1077-78 = 《 新 約 及 早 期 基 督 教 文 獻 希 臘 文 大 詞 典 》 , 1641 頁, 他們 把這 短語 譯作 “〔 神 的〕真 正存 在的 精確 代 表 ” (注意 Louw and Nida §58.62)。在《七十士譯本》裏沒有接近的平 行(利十三 28; 《馬加比四書》十五 4 也是一樣),但斐羅卻常用這字來指神在人的靈 魂 上 所 作 的 記號 或 印 記 , 例 如 美 德 或 智 慧 (《 寓 意 解 經 》 〔 Allegorical Interpretation〕3.95);Ellingworth, 99。

74

BDAG, 1040 = 《 新 約 及 早 期 基 督 教 文 獻 希 臘 文 大 詞 典 》 , 1583 頁 。 Louw and Nida §58.1 , “ 一 個 個 體 所 不 可 少 的 或 基 本 的 性 質 — ‘ 實 質、 性質 、本 質、 實體 ’。 ” JUpovstasi" 在新約 聖經 其 他地 方出 現四次 135


壹、引言:神最后在祂兒子裏向我們說的話(一 1~4)

化,而實際上祂也是如此。神本身在基督裏彰顯出來,所以看見聖 子就是看見父神的樣子。 聖子是神榮耀所發的光輝和神本體的真像,這兩個互補的句子 向來被理解為本體論的斷言,表示在祂與神的永恆關係中,這位聖 子之所是。 75 有人說,重點在于聖子位格的奧秘,而不在祂顯明父 神的角色上。可是選用來描述聖子與神本性之間關係的詞語—祂 是光輝和真像—以及這交錯配置結構中心(第 3a~b 節)的特定 功能,清楚顯示聖子是獨一無二夠資格作為神最終的彰顯的。換言 之,希伯來書作者的用意是要描述一個救恩歷史的角色,聖子在這 角色上啟示父神之所是。 同時,能賜下這啟示,完全是因為作者深信聖子就是神本身。 哈格納正確地看到這點:“聖子要如這些片語中所描述的那樣直 接 、 真 實 、 和 有 力 地 表 現 父 神 … … 祂 必 須 有 份于 神 本 身 , 也 就 是 說,祂自己必定是神,才能完成此處所描述的偉大使命。”76 所以,這些雄偉的斷言一同表示聖子彰顯了神的位格和臨在。 祂能成為 神在歷史中的自我啟示 ,因為祂被認定就是雅威 自己。 77

(林后九 1, 十一 17;來三 14,十一 1)。 希伯來 書 的經文有 稍微不 同、但卻重疊的語意(見:三 14 的註釋,還有特別是十一 1 的)。 75

部 份 是 要 支 持 這 說 法 , 有 人 說 現 在 分 詞 w!n ( “ 是 ” ) 乃 是 講 到 基 督 的 “ 永 恆 性 ” ( Montefiore, 34 ) 。 可 是 分 詞 本 身 並 沒 有 指 出 所 着 眼 的 時 間。必須考慮的是其他因素,像是語義和文脈。 !Wn 和 fevrwn 這兩個位居 此 交 錯 配 置 中 心 ( 第 3a ~ b 節 ) 的 分 詞 , 應 當 被 放 在 週 遭 不 定 過 去 式 (第 1~2c、3c~4a 節)的敘述框架中。現在時態所描述的行動進入作 者思想最顯眼的位置,使我們注意到聖子之所是和托住 乃是個過程。

76

Hagner, 24 , 他 進 一 步 主張 : 這 兩 個 平 行 短語 明 顯 是 聚 焦 于 “聖 子 的 獨 特 性 ” ,也 指 向 “ 在 父 神 和 聖 子 之 間非 比 尋 常 的 連 結 ” 。 也 注 意 J. P. Meier, ‘Structure and Theology’, 179-183 ; 和 D. J. Ebert, ‘Wisdom’, 68-69, 80-81。

77

注意 R. Bauckham, God Crucified=包衡,《被釘的神》裏關于神的身份 在耶穌裏被啟示出來的重要論述。

136


壹、引言:神最后在祂兒子裏向我們說的話(一 1~4)

那啟示了神的本性和特質的就是先存的聖子。強行在本體論和救恩 歷史之間作區分,就會造成錯誤的對立。 (d) 聖子常用祂權能的命令托住萬有(第 3b 節)。先存的聖子 非常親密地與父神相關聯,也托住萬有。耶穌基督不僅是創造的中 間人(第 2c 節),祂也托住祂所造的宇宙。這位主不像自然神論者 的神,在創造世界之后就讓它自生自滅。祂親自不斷地參與其中來 托住它。這裏所用的動詞 pher,主要的意思是“維持或托住”。78 但是緊鄰的上下文卻表示有額外的語意,就是聖子把萬物“帶到” 它 們 被 派 定 的 結 局 或 目 的 。 79 這 中 間 似 乎 包 含 了 方 向 和 目的 的 觀 念。 80 所以,作者不是指被動地承受一個負擔,像希臘神話中的神 阿特力士(Atlas)以他的雙肩擔負世界的重量一樣。確切地說,這 言語暗示一種“ 背負”,包含朝向一個目標的移動和進展。蒙特菲 奧雷(Montefiore)評論說: “ 在這裏被歸于聖子 的,是對宇宙的 照管,而那是神自己的工作。” 81 此外,如果確實有這種表方向的 語意的話 ,那么,聖子托住萬有 82 ( 也就是時間和空間)到 它們被 派定的結局,就是展望祂的救贖之工,那是下一行裏(第 3c 節)所 描述的。聖子之托住萬有,並不只是祂的救贖之工的背景或前兆而 已。基督潔淨人的罪,乃是祂照管工作的一個重要目標。 基督托住的行動是用祂 83 權能的命令 84 成就的。代名詞“ 祂” 的先行詞是基督而不是神,所以表示神所說的話是聖子自己的話。

78

BDAG, 1052=《新約 及早 期基督 教文獻 希臘文 大詞典 》 ,1601 頁。見

79

Bruce, 49; Lane, 1:14;和 Grässer, 1:63。

80

D. J. Ebert, ‘Wisdom’, 89 n. 161 很有幫助地評論說:因 着 一章 2 節的

Ellingworth, 100-101 的摘要。

touV" aijw'na"(“ 諸 世 界 ” ) 和二 章 5 節 的 thVn oijkoumevnhn thVn mevllousan (“將來的世界 ” ),使受詞 taV pavnta(“萬有 ” )的意思更加清楚, 這兩者都指向作者的末世導向。 81

Montefiore, 35,被 D. J. Ebert, ‘Wisdom’, 89 引用。

82

TaV pavnta 表示作為一個整體的“萬有 ” (亦見:西一 17)。

83

見:第 3c 節的文本註釋(下文,註腳 88)。 137


壹、引言:神最后在祂兒子裏向我們說的話(一 1~4)

這就將祂標示為有異于神的其他代理者,像是道或智慧等。 85 父神 用來創造宇宙的話(rhma) 86(來十一 3),與聖子用來托住的話 (rhma)相對稱。87 (e) 祂 88 作成了 89 潔淨罪惡的事(第 3c 節,《新譯本》)。聖 子是神的創造行動的中介,也是成就祂的拯救之工的那位。 90 如果

84

短 語 tw'/ rJhvmati th'" dunavmew" aujt ou' ( 直 譯是 “ 借 着 祂的 能 力的 話 ” ) 裏 的所 有 格 th'" dunavm ew"(“ 能 力 的 ” ) 是個 形 容用 法 的 所有 格 , 或表 特 質的所有格,根據 D. B. Wallace, Greek Grammar, 86=華勒斯著,《中 級希臘文文法》,85 頁,它像一個形容詞般地表達特質,卻更為清晰和 明確(88=88 頁)。它在新約聖經裏很普遍,“大半是因為它的作者大 多數都有閃語心態的緣故。 ”

85

D. J. Ebert, ‘Wisdom’, 93。

86

選 用 的 字 是 rJh'm a, 而 不 是 lovgo", 這 可 能 是 要 強 調 這 “ 話 ” 是 被 說 出 的 。 但 是 我 們 不 應 過 度 追 究 這 兩 個 名 詞 之 間 的 區 別 。 見 Ellingworth, 101; BDAG, 905 = 《 新 約 及 早 期 基 督 教 文 獻 希 臘 文 大 詞 典 》 , 1376 頁。

87

強生(Johnson, 70)說: 如果神的 權能的 話“屬 于聖子 ,那么希 伯來書 就是再次戲劇性地宣稱祂是神的身份 ” 。

88

這子句開頭處的文本傳統各有不同。較短而且有較好證據的讀法是 aujt ou'( ‫ א‬A B D H* P Y 33 81 629 和其他抄本),它 與前面的短語 tw'/ rJhvm ati th'" dunavmew"(“用祂權能的命令 ” )連用;見上面第 3b 節的解 經。臧茲(G. Zuntz,為 Bruce, 44 n. 4, 49 n. 32 所遵循)主張原文是 di’ eJautou' (auJtou') ( 借 着 祂 自 己 ) ( Ì 4 6 D* H c 0243 0278 , 和 其 他 抄 本),並 將它與 接下來 的子句 連用。 這被理 解為是 強化 poihsavmeno" ktl. ( “ 借 着 祂 自 己 , 祂 作 成 了 潔 淨 罪 惡 的 事 ” ) 的 關 身 語 態 , 如 B. M. Metzger, A Textual Commentary on the Greek New Testament (Stuttgart: Deutsche Bibelgesellschaft, 2nd ed. 2000), 592 所指 出 的。如 果這是原 文的 話, 就表 示 基督 乃是 借 着 祂 自己 這個 人而 成 就了 潔 淨, 並預 期希 伯 來書 的一 個主 要 論述 。然 而, 更 好的 還是 那較 短 而且 有 較好 證據 的讀 法 aujt ou'( “祂的 ” )。有關詳細的討論,見 Metzger, 592; Lane, 1:1:5; 和 Ellingworth, 101。也見下一個註腳。

138


壹、引言:神最后在祂兒子裏向我們說的話(一 1~4)

把基督托住萬有直到所派定的目標視為一個過程的話,那么作者現 在 就 是 把 注 意力 轉 到 祂 潔 淨 人 的罪 這 事 上 了 , 這 是 從 整 件 事 來 看 的; 91 希伯來書的其他地方告訴我們,這事乃是發生于祂在十字架 上一舉而竟全功地受死的時候(七 27,十 12,十二 2)。 意味深遠的是,對聖子在世上事工的描述,最先是以祭祀禮儀 的範疇開始的。潔淨罪是作者的主要關切之一,但是在現階段並未 明白地用到關于大祭司職務的詞語,也沒有直接提到十字架。后面 會詳盡地闡述基督在新約之下所獻更美的贖罪祭(來九 1~十 18 ) 。作 者 關 于 這 題 目 的 講 論 的 背 景, 是 舊 約 聖 經 中 關于 贖 罪 日 (利十六章)和立約之血(出二十四章)的觀念,以及其他幾個主 題(如紅母牛犢的灰:民十九 9;來九 13)和獻祭(例如燔祭和贖 罪祭:來十 5~11),它們在本書信后面將會更全面地表達出來。92 被用來描述聖子拯救作為的字是“潔淨”(katharismos), 93 在新約聖經裏較少用來指基督的贖罪祭(彼后一 9),可是當它的 同源動詞“使之清潔、潔淨”(kathariz)出現在希伯來書的文脈 中時,總是與基督之死有緊密關聯,被理解為一個祭(九 14、22~ 23,十 2;以及:九 13,十 22)。罪被認為是需要清除或潔淨的污

89

deSilva, 90 n. 18 把 poihsavmeno"(“作成了 ” )這個關身語態理解為習 慣用法 ,“對 行為者 的好 處或益 處 ” ,而不是 指(通 常 所認為 的)“基 督‘借 着 自己’/‘在自己裏面’潔淨了罪 ” 。

90

注意第 2c 和 3c 節在這交錯配置結構裏的平行(C 和 C′ )(見上文)。

91

不定過去式分詞 poihsavmeno"(“做 ” )本身並不就是指一項過去一次永 遠成就的確定行動(D. A. Black, ‘Hebrews 1:1-4: A Study in Discourse Analysis’, WTJ 49 [1987], 175-194,特別是 179 n. 7,也正確地如此認 為)。

92

Guthrie, 49=格思里,46-47 頁即如此認為。

93

BDAG, 489=《新約 及早 期基督 教文 獻希 臘文大 詞典 》 ,750 頁,“洗 淨內心的污穢。 ” 139


壹、引言:神最后在祂兒子裏向我們說的話(一 1~4)

穢,這觀念常出現在《七十士譯本》裏, 94 希伯來書的作者常常用 到它。 借 着 潔淨罪,聖子成就了其他人不能成就的事。祂���贏得的赦 罪是永遠的,而且因為介于神與人類之間的阻隔已經被挪開,就使 人進到神自己的同在中。如此為了我們而行的照管完全清除了罪的 污穢,也需要有我們這方面的全心感謝作為回應。 (f) 祂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邊(第 3d 節)。在完成了救贖之工 后,聖子被高舉,在高天之上神的右邊被立為王。 95 聖子潔淨了祂 的百姓的罪,和祂在榮耀的位分上被立為王,這兩項宣告是作者的 基督論的中心,希伯來書的餘下部份對它們作了充份的闡釋。 96 梅 洱 ( Meier) 評 論道: “ 本 書信的 整個論 述都環 繞 着 一個觀 念, 就 是聖子借 着 祂的死和被高舉而成了完美的大祭司。” 97

94

在 《 七 十 士 譯 本 》 裏 ,kaqarivzw( “ 使 之 清 潔 、 潔 淨 ” ) 和 它 的 同 源 詞 都與除 去罪 的污 染有關 ,無 論是 關乎 祭壇的 (出 二十九 37,三十 10; 利 十 六 19 ) 、 或 百 姓 的 , 對 作 者 來 說 , 格 外 重 要 的 是 出 埃 及 記 三 十 章 10 節對贖罪日時清除罪所作的描述。當他在希伯來書第 九和第十章中解 釋 基 督 之 死 時 , 就 用 到 了 這 個 觀 念 架 構 。 所 以 連 威 廉 ( Lane, 1:15 ) 和 其 他 一 些 人 主 張 : 當 作 者 說 聖 子 “ 作 成 了 潔 淨 罪 惡 的 事 ” (kaqarismoVn tw'n aJmartiw'n poihsavmeno")時,他可能是想到了約伯記七章 21 節:“為 何 不 赦 免 我 的 過 犯 , 除 掉 我 的 罪 孽 ? ” ( e*poihvsw … kaqarismoVn th'" aJmartiva" mou)。注意 deSilva, 89-90。

95

第 3 節裏 的每一 個分 詞子句 ,w]n … fevrwn … poihsavmeno"(“是 ……托 住……作 成了 ” )都是 附屬于由 ejk avqisen(“祂坐 下 ” )開始的 限定子 句。主要的斷言是被高舉到右手邊(Lane, 1:15; D. J. Ebert, ‘Wisdom’, 102;注意 G. H. Guthrie, ‘Hebrews’, 924=格思里著,金繼宇譯,〈希 伯 來 書 〉 , 于 《 新 約 引 用 舊 約 》 〔 卡 森 、 畢 爾 主 編 ;South Pasadena : 美國麥種傳道會,2012〕,1381 頁)。

96

Lane, 1:15; D. J. Ebert, ‘Wisdom’, 104。

97

J. P. Meier, ‘Structure and Theology’, 184。 J. Ebert, ‘Wisdom’, 104105 說, 對希 伯 來書 的作 者 而言 , “成 為肉 身 的聖 子的 犧牲 和祂 現 今 在 天上的大祭司職分,是神最后自我揭示的中心。 ”

140


壹、引言:神最后在祂兒子裏向我們說的話(一 1~4)

聖子被高舉到神的右邊的宣告, 98 明顯是引喻詩篇一一○篇第 1 節(《七十士譯本》詩一○九 1)。99 這是本書結構進展的一個關 鍵,在一章 13 節引用,八章 1 節,十章 12 節,十二章 2 節,以及 本節也都引喻了它。耶穌的高升是早期使徒講道的一個基本而且常 見的部份,在整本新約聖經中不斷發出迴響。 100 這要回到詩篇一一 ○ 篇第 1 節 的彌 賽亞 詮釋: “ 耶和華 對我 主說:‘你坐 在我的 右 邊,等我使你仇敵作你的腳凳。’”當耶穌被帶到耶路撒冷公會面 前時,祂將這些話用在自己身上(太二十六 64;可十二 36;路二 十 41~44) 。 在 祂復活 和升天 之后, 使徒的 宣告是祂已作 王。 101 保羅宣告說基督已經“遠升諸天之上要充滿萬有”(弗四 10),而 且 “ 神 已 將 祂 升 為 至 高 , 又 賜 給祂 那 超 乎 萬 名 之 上 的 名 ” ( 腓 二 9),他乃是以不同的語言表達相同的真理。

98

詩篇 一一 ○篇 是 聖經 中講 到某 人 在神 的身 邊被 立 為王 的 唯一 的經 文。 動 詞 ejkavqisen(“ 祂坐 ” ) 出 自舊 約聖 經的 經文 , 假設 聖 子順 服了 坐下 的 命令(kavqou)(Ellingworth, 102)。

99

關 于 詩 篇 一 一 ○ 篇 在 新 約 聖 經 裏 的 用 法 , 見 D. M. Hay, Glory at the Right Hand: Psalm 110 in Early Christianity (Nashville: Abingdon, 1973);和 W. R. G. Loader, ‘Christ at the Right Hand — Ps. cx.1 in the New Testament’, NTS 24 (1977-78), 199-217;關于它特別關乎希伯來書 的部份,見 G. H. Guthrie, Structure, 123-124。

100

徒二 33~35,五 31,七 55~56;羅八 34;西三 1;來一 3、13,八

101

D. M. Hay, Glory at the Right Hand, 15 說,有大約三十三個對詩篇一一

1,十 12,十二 2;彼前三 22;啟三 21。 ○篇(第 1 和第 4 節)的引用或引喻,散布在新約聖經各處,它們所在 的文脈 指明 耶穌 或基督 徒們 被安 置在 神的右 邊( 羅八 34;弗一 20,二 6;西三 1; 可十四 62,等 等) ,斷 言諸權 勢都 臣服 于 基督( 林前 十五 25;弗一 20;來十 12~13;啟三 21),它們也說到關于耶穌的代求和 祭司職分(羅八 34;來七 25)。 141


壹、引言:神最后在祂兒子裏向我們說的話(一 1~4)

基督的被高舉是神的大能作為,提升祂“到一個高位,有無與 倫比的榮耀和普世的權柄”。 102 至大者是對神的別稱,強調了聖子 那超越一切的榮耀的觀念。祂在“ 至大者神的右邊”被立為王,表 示這絲毫無損于父神的地位和統治, 103 而所加上的“高天”則聚焦 于基督被高舉的屬天範疇。 基督以祭司的身份坐下(在祂洗淨人的罪之后),表示祂的工 作已經完成了。后面幾章裏加強了一位坐 着 的大祭司的深遠意義, 特別是在十章 11~14 節,那裏將基督與亞倫體系的祭司相比,后 者要一直站立,因為他們的獻祭服事永遠不會完成。 104 在作者序言 的思路裏,這個子句(第 3d 節)傳遞了神的旨意實現的意味。聖子 在 地 上 的 使 命 已 經 完 成 了。 而 祂 所 坐 下 的 地 方, 也 就 是 在 神 的 右 邊, 105 與祂坐下這個事實同樣具有深遠的意義。在某人的右邊就是 在一種有特殊光榮和特權的位置上(王上二 19)。在舊約聖經裏, 主的右邊是恩惠(詩八十 18;耶二十二 24)、得勝(詩二十 6,四 十四 3;賽四十一 10)、和能力(出十五 6;詩八十九 13;賽四十 八 13)的位子。所以,對基督而言,坐在神的右邊的意思就是分享 神的寶座(啟三 21)。 整本希伯來書都強調耶穌的死和被高舉,而不是祂的復活, “因為基督祭司工作的這兩個層面與贖罪日所行的兩項主要行

102

M. J. Harris, Raised Immortal: Resurrection and Immortality in the New

103

D. M. Hay, Glory at the Right Hand, 91, 159;和 Lane, 1:16。

104

Bruce, 50 也評論說:詩篇一一○篇的話是對大衛家的一位王子說的。座

Testament (London: Marshall, Morgan & Scott, 1983), 85。

位能 被安 置在 神 的同 在中 ,顯 然 是大 衛家 的特 權 ,那 就 像大 衛自 己“ 進 去,坐在耶和華面前 ” 一樣(撒下七 18)。 105

Bruce, 50 評論道,這裏不是要說實際的地點,因為早期的基督徒像我們 一樣 ,知 道“ 神 沒有 實際 的右 手 或實 體的 寶座 , 可讓 高 升的 基督 坐在 祂 旁邊 ” 。這言語 是指 基督的 被高舉 和超 越性, 祂分享 神 的能力 ,是沒有 限量的。

142


壹、引言:神最后在祂兒子裏向我們說的話(一 1~4)

動—流祭牲的血和在聖所裏將它獻上—相對應。” 106 但是在希 伯來書裏卻有一個地方明白地提到復活(來十三 20),而且這意思 也隱含在下列各處:“基督勝過了那掌死權的(二 14)、祂有的生 命是死 亡所不能及的( 七 16、 25) 、還 有祂的被高舉( 一 3,八 1 , 十 12 , 十 二 2 ) 和 永 遠 屬 天 的 祭 司 職 分 ( 五 6 , 七 17 , 八 1)”。 107

一 4. (g) 祂 所 承 受 的名 ,既 比天 使的 名更 尊 貴,就 遠 超過 天 使。基督被高舉到神的右邊,這將祂標明 108 為超過天使,祂所承受 的頭銜強調了這超越性。祂的名遠勝過眾天使的名,通常被理解為 “子”的名,109 這是因為第 5 節所引用的詩篇第二篇 7 節“我的兒 子”的宣告。耶穌承受這名的觀念,並不表示祂在被高舉之前不是 聖子。希伯來書的作者稍后在談到祂的受難時宣稱:“祂雖然為兒 子,還是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五 8)。此外,如布魯斯所指 出的,在道成肉身之前的許多世代,那就已經是祂的名了—這是 一 章 2 節 的話的 明顯 含義, 那裏 說神 對我們 說話是 借 着 “ 祂 的兒

106

M. J. Harris, Raised Immortal, 84。

107

M. J. Harris, Raised Immortal, 84。

108

J. P. Meier, ‘Structure and Theology’, 185; Hagner, 26,和 Guthrie, 49 =格思里,47 頁更強調這點,認為它是聖子被高舉到右邊的結果。

109

在 第 2a 節 首 次 提 到 聖 子 之 后 , 作 者 就 用 klhronovm o" ( “ 承 受 … … 的 ” ),納入 keklhronovm hken(“祂承受 ” )就暗示 o[noma(“名 ” )是 “聖子 ” 的名。 此外, 思路進 入第一 個引文 也暗示 這是 聖子的名 :第 5 節 引 用 聖 經 來 解 釋 第 4 節 的 陳 述 , 立 下 它 的 基 礎 , Tivni gaVr ei\pevn pote tw'n ajggevlwn: UiJov" mou ei\ suv, “所有的天使,神從來對哪一個說:‘你是 我的兒子’? ” 注意 J. P. Meier, ‘Structure and Theology’, 187。格思 里 ( 48 頁 = Guthrie, 50 , 與 〈 希 伯 來 書 〉 , 1381-83 頁 = ‘Hebrews’, 924-925)採用一種不同的方式。基于撒母耳記下七章 14 節和希伯來書 一章 5~14 節中引文的更廣文脈,他說這名不是引喻“子 ” 這頭銜;不 如說,那是個榮譽,是“神在設立大衛后嗣彌賽亞的國位時,授予祂 的 … … , 並 與 神 本 身 相 關 ” ( ‘Hebrews’, 925 = 〈 希 伯 來 書 〉 , 1383 頁;亦見他的 ‘Hebrews’ Use of the Old Testament’, 273-274)。 143


壹、引言:神最后在祂兒子裏向我們說的話(一 1~4)

子……也曾借 着 祂創造諸世界”。 110 我們雖然可以肯定說:那位從 亙古就是聖子的,在祂登基時被公開、有力地宣告為聖子,但是就 像希伯來書其他地方一樣,這裏的焦點乃在于祂目前地位的超越。 在整個序言裏一連串的不定過去時態和現在時態之后,作者首次在 他的論述中使用現在完成時態,雖然那是在形成高潮的位置:“祂 承受〔這名〕”表示未完成的觀點,含有“漸強的臨近感”, 111 有 力地使人注意到耶穌目前地位的突出和優越,而不是表示祂承受這 名的時候。 希伯來書的作者盡力要以一種有力的方式強調基督之超越天 使。他在其他地方以各樣的措辭來進行比較和對比。 112 然而,在這 裏卻是借 着 累積比較性的詞語而達成他修辭上的強調。 113 格外重要 的 是 比 較 級 形 容 詞 kreittn ( “ 更 尊 貴 ” ) , 這 字 大 約 用 了 十 三 次,將基督和祂的新地位與那在祂之前的相比。114

110

Bruce, 50-51。

111

希 臘 文 keklhronovmhken( “ 祂 承 受 ” ) 。 注 意 C. R. Campbell, Verbal

112

R. Williamson, Philo, 93-95。

113

它 們 是 (1) tosouvtw/ … o{sw/ ( “ 遠 超 過 ” ) 。 Tosouvtw/ 是 個 相 關 形 容 詞

Aspect, 195-211 的討論。

(“如 此偉大 、如此 大、 如此多 ” ), 間接受 格是指 “ 存在于 比較中的 差 異 程 度 ” ( D. B. Wallace, Greek Grammar, 166, 167 = 華 勒 斯 著 , 《 中 級 希 臘 文 文 法 》 , 171 頁 ) = “ 〔 好 過 〕 那 么 多 ” ; (2) kreivttwn ( “ 更 美 、 更 優 越 ” ) ; (3) diaforwvteron ( “ 更 卓 越 的 ” ) ; 和 (4) par’ aujt ouv" ( “比 他 們 更 多 ” ) 。 艾 垂 琦 ( Attridge, 47 ) 指 出 : 這 詞 彙 令 人 想 到 希 臘 文 修 辭 ( 對 照 法 〔 synkrisis 〕 ) 裏 的 比 較 級 或 a fortiori ( “ 更 加 ” ) 的 論 述 , 以 及 拉 比 的 qal waxÙmEr ( 直 譯 “ 輕 與 重 ” )釋經法。 114

Kreivttwn( “ 更 好 的 、 更 優 越 的 ” ) 在 新 約 聖 經 中 出 現 十 九 次 , 其 中 十 三次是在希伯來書裏:一 4,七 7、19、22,八 6(兩次),九 23,十 34 , 十 一 16 、 35 、 40 , 十 二 24 ; 見 : 六 9 。 也 注 意 不 常 見 的 比 較 級 diaforwvtero"(“更卓越的 ” )被用在一章 4 節這裏和 八章 6 節,與舊 約體系比較,來描述基督的服事。

144


壹、引言:神最后在祂兒子裏向我們說的話(一 1~4)

天使突然在前言中的此處出現,乍看之下似乎很突兀。這比較 似乎在經文結構中有一個特定的功能。在這交錯配置(見上文)的 兩端,聖子都是與神的啟示的其他中介作對比:首先,神在聖子裏 所 說 的 話 被 與 祂 先 前 借 眾 先 知 所 說 的 話 作 對 比 ( A , 第 1 ~ 2a 節)。現在,祂被宣告為勝過眾天使,他們是舊約聖經中最高的信 使(A′,第 4a~b 節)。所以,要解釋第 4 節的更廣場景,不是敬 拜天使的這種錯謬行動。 115 反之,這似乎是說,在把神的最后啟示 傳給祂的百姓一事上,聖子要勝過眾天使。在舊約聖經裏,天使在 啟示和救贖中都有其角色(出三 2;賽六十三 9)。此外,一般相 信律法是借 着 天使傳給摩西的(徒七 38~39;加三 19), 116 希伯 來書的作者和他的讀者們也接受這觀念:律法是“借 着 天使所傳的 話”(二 2)。但是聖子勝過這些信使;神最后的話是借 着 祂說出 的。于是,接下來一連串的舊約聖經引文(一 5~14),就顯示了 這種超越天使, 117 這些經文又引至二章 1~4 節,在那裏,“神借 着 聖子所傳最后的信息,受到一些條例的維護,這些條例要較那些 照管借天使所傳律法的更為崇高。”118

115

雖然 對于 第二 聖 殿時 期猶 太教 中 關乎 天使 的事 有 極多 的 揣測 ,也 有一 種 牽 涉 到 天 使 的 禮 儀 與 對 基 督 的 信 仰 火 熱 相 爭 ( 特 別 是 : 西 二 18 ; 亦 注 意:林前六 3,十一 10;加四 9;彼前三 22),在希伯來書裏卻沒有此 種危險的證據(Lane, 1:8-9, 17; Ellingworth, 103-104)。有關另種不同 的看 法 , 見 R. C. Gleason, ‘Angels and the Eschatology of Heb 1–2’, NTS 49 (2003), 90-107。

116

見:《禧年書》(Jubilees)一 29;約瑟夫《猶太古史》15.5.3;《論法 規》(Mekhilta)論出二十 18;《論民數記 》(Sipre 102)十二 5;見 Lane, 1:17。

117

’Aggevlwn(“眾天使 ” )是作為“鈎子 ” 的字,將一章 1~4 節與一章 5 ~14 節連結起來。此外,在基督與眾天使之間所作的比較連結了前面兩 章。

118

Bruce, 51。 145


壹、引言:神最后在祂兒子裏向我們說的話(一 1~4)

但是包衡(Richard Bauckham)為在聖子與天使之間的對比提 出一個不同的層面。 119 他正確地評論:希伯來書前面兩章 着 重于天 使,但是在二章 16 節之后就只有在十二章 22 節和十三章 2 節才又 提到他們。一章 1~4 節這緒論的結尾,是基督被高舉到神的右邊 (引喻詩篇一一○篇)和基督超越天使,那是包括在祂的被高舉中 的(第 4 節)。這是希伯來書第一章其餘部份的主題句,它一連使 用七個聖經引文,結尾處說天使是服役的靈(第 14 節)。在二章 1 ~4 節的警告之后,該章的其餘部份談到耶穌在地上為人的生活期 間是低于天使,這是詩篇第八篇所說的。“ 希伯來書的前兩章描述 耶穌那有別于天使的神性,和祂那有別于天使的人性。祂是神的兒 子,與父神的親密關係使祂有別于天使,使祂遠超他們之上,而祂 暫時低于天使的卑微,是要使作為聖子的祂能與祂的人類弟兄姐妹 們建立親密���係。” 120 這提案有許多可取之處。但它乃是假設:希 伯來書第一章中“兒子”言語的主要焦點是神的本體論,雖然確實 有一些對這點的強調,卻有相當大的焦點是在王室、大衛家的“后 裔”的意思上(撒下二章;詩二篇,等等)。這點不能那么令人信 服地融入包衡的清晰分段中。 “ 因此神的兒子的偉大有七重的斷言,在祂裏面似乎有作為神 與人類之間中保所需的一切條件,雖然沒有明白強調。”121

119

R. Bauckham, ‘Monotheism and Christology in Hebrews 1’, in Early Christianity in Context, ed. L. T. Stuckenbruck and W. E. S. North (London/New York: T&T Clark/Continuum, 2004), 167-185。

120

R. Bauckham, ‘Monotheism and Christology’, 172-173。

121

Bruce, 50,他補充說 :“祂是 神借以說出 祂最后話 語的 那位先知;祂是 為祂 百姓 的罪 成 就完 全潔 淨工 作 的那 位祭 司; 祂 是在 高 天至 大者 身邊 坐 在最大尊榮王位上的那位君王。 ”

146


Hebrews s samp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