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 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 等祂施行公理,叫公理得勝。 —馬太福音十二20


壓傷的蘆葦 作

者 / 理 查 ・薛 伯 斯 ( Richard Sibbes)

者 / 郭熙安

輯 / 李愛雲

出 地

者 / 美國麥種傳道會 址 / 1423 Maple St. South Pasadena, CA 91030 USA

話 / (626) 441-5543

址 / http://www.akow.org

郵 / akowcm@gmail.com

數 / 71千

初 版 日 期 / 2017年 2月 The Bruised Reed by Richard Sibbes First Edition ©2017 by A Kernel of Wheat Christian Ministries February 2017 ISBN 978-1-939-25137-4( 正 體 版 ) 978-1-939-25172-5( 簡 體 版 )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Printed in Taiwan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年 次 刷 次 10 9 8 7 6 5 4 3 2 1


C O N T E N T S

The

Bruised Reed

壓傷的蘆葦 中文版序

7

1

蘆葦與壓傷

13

2

壓傷的蘆葦,基督不折斷

3

將殘的燈火

4

將殘的燈火,基督不吹滅

5

憐憫的靈應該感動我們

6

將殘燈火的記號

7

軟弱者的幫助

8

職責和灰心

The Reed and the Bruising 23

Christ Will Not Break the Bruised Reed 35

The Smoking Flax 43

Christ Will Not Quench the Smoking Flax 51

The Spirit of Mercy Should Move Us 63

Marks of the Smoking Flax 75

Help for the Weak Duties and Discouragements

85


9

當信基督,別信撒旦

10

不要消滅聖靈的感動

11

基督的公理與得勝

12

基督滿有智慧的治理

13

恩典必要作王

14

使恩典得勝的方法

15

基督的公開得勝

16

經爭戰,得勝利

97

Believe Christ, Not Satan 105

Quench Not the Spirit 119

Christ’s Judgment and Victory 127

Christ’s Wise Government 139

Grace Shall Reign 153

Means to Make Grace Victorious 165

Christ’s Public Triumph Through Conflict to Victory

177


中文版序

中文版序

「我們的著作可能會傳到一些人手中,他們從來 不會聽見我們自己講道。在作者無法抵達的地方,甚 至他已不存在的時候,它們繼續講道。」這句來自偉 大清教徒的預言確實成真。十八世紀有一位不敬虔的 威爾斯牧師,在市集購買了一件物品,包裹著它的竟 是一張古舊的清教徒篇章,牧師不經意的閱讀給他的 生命帶來重大的悔改。正如路德所言:「撒旦痛恨紙 筆,」但神卻前所未有地,強力使用十七世紀清教聖 徒的筆,去達成祂的意旨。他們的著作歷久不衰,雖 然原來的典籍在久經歲月下已殘破,但內裡的真理卻 如今天重新印刷的版本一般簇新。 閱讀理查․薛伯斯的著作是認識清教徒的最好入 門 。 他 在 多 方 面 都 是 典 型 的 清 教 徒 , 司 布 真 ( C. H. Spurgeon) 曾 寫 道 : 「 薛 伯 斯 從 不 虛 耗 學 生 的 時 間 , 他的教導猶如兩手撒下珍珠與鑽石。」 著名的孟頓(Manton)博士如此論及薛伯斯:「提 及這一點,是因為這位可敬可佩的作者出色而獨特的 恩賜,他以甜美悅耳的方式,揭露並應用福音的偉大 奧祕,因此,聽他講道的人經常稱他為『滴下甜蜜的

7


The Bruised Reed

壓傷的蘆葦

人 』 —甘 甜 的 屬 天 精 華 經 常 從 他 滴 下 , 是 如 此 純 真 優雅,是不容易模仿的。」 薛伯斯,一五七七年出生於薩福克的托斯德 ( Tostock, Suffolk ) , 在 伯 理 ․ 聖 艾 文 ( Bury St Edmunds) 求 學 。 他 的 父 親 希 望 兒 子 繼 承 他 作 車 輪 匠 的業務,但在朋友幫助下,薛伯斯一五九五年到了劍 橋的聖約翰書院就讀。當時在聖安德烈教堂繼威廉․ 柏金斯(William Perkins)任職的是保羅․貝尼(Paul Bayne),他滿有能力的宣講使薛伯斯悔改得救。一六 一 零 年 薛 伯 斯 取 得 道 學 學 士 ( B.D.) 資 歷 , 獲 委 任 為 劍橋三一教堂的講師。然而,五年後卻因為他的清教 徒傾向而被革職。一六一七年,透過他一些有地位的 朋友發揮的影響力,薛伯斯獲選任為倫敦葛雷驛站 (Gray’s Inn)牧者,並擔任此職至一六二六年。那一 年,他回到劍橋成為聖凱撒琳堂(St Catherine’s Hall) 的主牧,後又在聖三一教堂任教區牧師。一六二七年 他 取 得 道 學 博 士 ( D.D.) , 自 此 , 因 他 宣 講 的 內 容 及 態度,人們稱譽他為「天堂醫生薛伯斯」。薛伯斯一 直在倫敦的葛雷驛站、劍橋的三一教堂以及聖凱撒琳 堂事奉,直到一六三五年七月去世,終年五十八歲。 艾瑟․華爾頓(Izaak Walton)如 此描述他:「這位蒙 福的人配得這樣的稱讚:『在他進入天堂以前,天堂 已在他裡面』。」華爾頓自己在遺囑中寫著:「我把 薛伯斯博士的《靈魂的衝突》(The Soul’s Conflict)

8


中文版序

留給兒子艾瑟,《壓傷的蘆葦》留給女兒,希望他們 他們閱讀這兩本書,並且熟悉它們。」 當代評論記述:「上主帶走薛伯斯,免得他目睹 即將在該處肆虐的極大邪惡。」這邪惡就是在一六四 零年代爆發的內戰,以及英倫教會中形成的一個強勁 黨派,該黨派由坎特伯雷(Canterbury)大主 教威廉․ 勞德(William Laud)領導,得皇室支持,偏離宗教改 革的教義與傳統。當時只有清教徒團結起來對抗,他 們堅信神的話語不能容許絲毫的竄改,不冷不熱就是 罪。薛伯斯曾說:「當真理遭受損害而人不發一言去 為真理抗辯,必招咒詛。」因著他的敢言,薛伯斯在 一六二七年被訓斥,一六三二年連同十一位清教徒牧 師被判處流放。雖然這懲罰從沒有在薛伯斯身上執 行,但他一生眼看自己的摯友如撒母耳․華德(Samuel Ward)、湯姆․顧德溫(Thomas Goodwin)、約翰․ 寇頓(John Cotton)、湯姆․胡克爾(Thomas Hooker) 等人或被囚禁,或被放逐到荷蘭或新英格蘭。薛伯斯 對這次的教義爭論從沒有懷疑,賈德納(Gardiner)在 他 的 著 作 《 清 教 徒 革 命 史 》 ( History of the Puritan Revolution)中寫道:「薛伯斯得勝的信心使他超卓出 眾……,就是威廉․勞德及溫維夫( Wentworth)自己 也 承 認 大 勢 已 去 , 無 力 反 對 他 們 。 艾 利 奧 特 ( Eliot) 在他的監牢、薛伯斯在他的講台,同時為勝利雀躍歡 呼。」 薛伯斯自己說:

9


The Bruised Reed

壓傷的蘆葦

基督徒是堅不可摧的,他永遠不會被敵人征 服。以馬內利成了肉身,使教會和每一個信 徒與祂合而為一。基督抵擋了一切的傷害與 險阻,教會必不受太陽與狂風的侵擾,因為 教會的元首統管萬有,萬物都降服在祂腳 前。因此,儘管讓一切的仇敵、世上的君王 與權勢籌謀,天上的君王必搗毀他們所有的 計謀,以馬內利在天上嗤笑他們。正如路德 所言: 「當神在喜笑時,我們豈應哭泣流淚﹖」 《壓傷的蘆葦》自一六三零年首次出版以來,為 無數人帶來屬靈的安慰與幫助。理查․巴克斯特 (Richard Baxter)憶述:「一位貧窮的小販來到我家 門前,……父親從他那裡買來薛伯斯的這本《壓傷的 蘆葦》。……它正切合我當時的需要,……它把神的 愛更多地向我揭開,活潑地闡述救贖的奧祕,我何等 感激耶穌基督。……神就是喜歡藉著書本讓我釋疑, 重回祂的懷抱。」這些見證與日俱增。鍾馬田(Martyn Lloyd Jones)醫生在 他的著作《 講道與講道 的人》裡 提出,最切合講道者在任何境況下需要閱讀的書: 你需要自己去挖掘,在不同的情形當中,你 需要讀些甚麼。我認為,大體上你會發現, 清教徒的作品通常總是有幫助的。我不能過 多進入這個話題,但有各式各樣的清教徒! 總體來說,約翰․歐文(John Owen)的書比

10


中文版序

較難讀,他是一個知識水平很高的人。有的 清教徒作家則比較溫和,更直率,更具實踐 性。我對他們其中一個叫理查․薛伯斯的人 一直非常感恩。有一段時期,我曾經操勞過 度、疲憊不堪,因此受到魔鬼不同尋常的攻 擊。這種狀態和情形之下,讀神學作品解決 不了問題。事實上,根本不可能解決問題, 你需要的是溫和、柔軟的靈性治療。那時我 發現,十七世紀早期,薛伯斯在倫敦被譽為 「天堂醫生薛伯斯」,他的著作是一劑永恆 的良藥。他的《壓傷的蘆葦》和《靈魂的衝 突 》,平 息、安 撫、安 慰、鼓 勵、醫 治 了 我 。 有的牧師在必須走過的各個靈性階段中,還 不知道有甚麼良藥適合自己,我很同情這樣 的人。 薛伯斯曾對顧德溫說:「年輕人,如 果 你 想 行 善 , 一定要傳揚福音,就是神在耶穌基督裡白白的恩典。」 《壓傷的蘆葦》正正顯示了薛伯斯自己如何實踐這個 教導。他雖然死了,但願他仍然對讀者說話(來十一 4)—無論 是對早已熟識他作品的,或是對他陌生的。

11


The Bruised Reed

12

壓傷的蘆葦


1

蘆葦與壓傷

The Reed and the Bruising

基督的呼召—— 基督怎樣履行祂的呼召? —— 何謂壓傷?—— 壓傷的好處


健康教會九標誌

46


1

蘆葦與壓傷

先知以賽亞被舉起,乘著預言之靈的翅膀,跨越 了介於他與基督在肉身顯現的這段時間。他以預言的 眼睛及信心的眼睛,彷彿看見了基督的臨在,於是, 奉神的名,以這段話,將基督呈現在其他同具屬靈慧 眼的人面前: 看哪,我的僕人,我所扶持、所揀選,心裡所喜 悅的,我已將我的靈賜給祂,祂必將公理傳給外 邦。祂不喧嚷,不揚聲,也不使街上聽見祂的聲 音。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 吹滅。祂憑真實將公理傳開。(賽四十二1~3)

馬太宣稱,這段話如今已經在基督身上應驗了(太 十二18~ 20)。這段話特別指出兩點: 第一、基督蒙神呼召,領受了祂的職分; 第二、祂履行這職分的方式。

基督的呼召 神在這裡稱基督為祂的僕人。在神的僕人中,基 督肩負了歷來最偉大的使命。基督是神特別揀選的僕 人,承擔並成就父神交託的一切使命。神把拯救我們 的工作視為最重要的職事,又差派祂的獨生愛子基督 去承擔,可見神對我們的愛是何等甜美。神一開頭即 高喊:看哪;這是要提升我們的思想,最熱切地注目 並崇敬基督。當試探臨到,不安的良心只注目當前困 境中的憂患,因此,必須被提升,來仰望基督;愁苦

15


The Bruised Reed

壓傷的蘆葦

的心靈只有在祂裡面才能得到安息。在試探中最安全 的辦法,是不看其他,唯獨仰望基督,祂是那真正的 銅 蛇 ( 約 三 14~ 15) , 真 正 的 羔 羊 —神 的 羔 羊 , 除 去 世 人 罪 孽 的 ( 約 一 29) 。 基 督 是 那 真 正 的 拯 救 ; 仰 望祂,並且仰望父神在祂裡面的權柄與慈愛,對我們 的心靈有非同尋常的安慰作用。因為我們必須看見: 基督這位中保所作的和所忍受的一切,都是神在基督 裡叫世人與祂自己和好(林後五19)。 這對我們的信心是何等的鼓舞!我們犯罪得罪了 父神,祂卻如此喜悅這救贖大工。看見神喜悅基督, 並在基督身上顯明祂的愛,我們可以得到這個結論: 我們若在基督裡,祂也同樣喜悅我們,這成了何等的 安慰!因為神的愛是在整全的基督身上,不僅在肉身 的基督身上,也在奧秘的基督(編按:即元首基督與 祂的身體的聯合)身上,神以同樣的愛去愛基督和我 們。因此,讓我們接受基督,並在基督裡接受父神的 愛 , 把 我 們 的 信 心 穩 妥 地 建 立 在 救 主 身 上 —祂 肩 負 如此重大的託付。 看看這裡,為了安慰我們,三一神有這樣甜美的 協議:父神將中保的職分託付基督,聖靈供應並將之 分別為聖,基督親自履行這職分。三一神的三個位格 一致通過協議,這是我們得贖的根基。

16


1

蘆葦與壓傷

基督怎樣履行祂的呼召? 這段經文記述,基督不喧嚷、不揚聲,謙卑地完 成祂的使命,不像世間的王子慣常的做法。祂「不使 街上聽見祂的聲音。」人確實聽見了祂的聲音,但聽 見甚麼呢? 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 們得安息(太十一28)。

祂也呼喊,怎樣呼喊? 你們一切乾渴的,都當就近水來(賽五十五1)。

祂不僅謙卑,而且溫柔地來到,正如這段話所描 述的: 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 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

因此,我們看見,祂的來到,是為了那些如壓傷 的蘆葦、將殘的燈火的人;不是樹,而是蘆葦;不是 完好的,而是壓傷的蘆葦。教會也常被比擬為軟弱的 事物:是飛鳥中的鴿子;是諸樹中的葡萄樹;是走獸 中的綿羊;是婦人,是軟弱的器皿。 神的兒女在歸主之前和歸主以後的很多時候都是 壓傷的蘆葦。那些自幼在教會成長的,得蒙神的喜悅, 從他們年幼,神就彰顯祂自己的恩慈;但除了他們以

17


The Bruised Reed

壓傷的蘆葦

外,所有人在歸主以前都是壓傷的蘆葦,只不過按照 神的心意,壓傷的程度不一樣。又因人的性情、恩賜 與生活方式各不相同,神定意在將來使用他們的方式 也有差異。但神在差派他們承擔任何重大的服事之 前,每每先倒空他們,使他們成為無有。

何謂壓傷? 壓傷的蘆葦,就是落在百般患難中的人,是基督 前來幫助的人。藉著患難,這人明白罪是苦難的因由, 因為,不管罪如何偽裝,一旦我們被壓傷、破碎,罪 的真面目便曝露無遺。直至遭到壓傷,人才感受罪和 悲慘,明白自己完全不能自救,渴望從自身之外得著 援助,並心存盼望。這微小的期盼讓他的眼目轉離自 己,仰望基督,縱然他不敢奢望可得著任何的憐恤。 可憐這星火般弱小的盼望,卻受到人源自敗壞本性的 懷疑和懼怕所壓制,使得他猶如將殘的燈火一般。如 此一來,壓傷的蘆葦和將殘的燈火,這兩樣加在一起, 就描繪了貧乏愁苦之人的景況。我們的救主基督稱這 樣的人為「靈裡貧窮的人」(太五3,直譯)。這樣的 人知道自己的匱乏,也看見自己虧缺了神的公義。他 無法從自己或其他受造之物得著供應,並為此哀哭; 然而,由於對神應許的憐憫仍存些許盼望,又看見那 些得蒙憐憫之人的榜樣,激發他內心如飢似渴地期盼 得著供應。

18


1

蘆葦與壓傷

壓傷的好處 在人悔改歸信前,必須先有這樣的壓傷,好讓聖 靈除去人一切驕傲、自高的想法,暢通無阻地進入人 的心中,這樣,我們才得以認識自己本性的真貌。我 們喜愛流蕩,不願回到父神的家,直到神用某種十字 架壓傷我們,我們才「醒悟過來」,像浪子一樣(路 十 五 17) 。 要 我 們 這 本 是 遲 鈍 、 規 避 神 的 心 來 呼 求 神 的憐憫,實在難如登天。直等到我們的心像罪犯一樣 不斷受責打,不容逃避,我們才懂得向法官哀求憐憫。 這壓傷還叫我們將基督看為極其貴重。如此一 來,福音才確實成了福音。此時,無花果樹葉般的道 德,對我們再無用處。壓傷讓我們更感恩,而感恩讓 我們的生命更多結果子。相對地,很多人如此冷淡、 不結果子,豈不正是因為他們縱然因罪而被壓傷,卻 從不懷抱神對他們的恩典嗎? 在我們自己的道路上,神擊打、壓傷我們;祂以 同樣的方法,更多在祂的道路上建立我們。偏行己路, 往往也是不斷犯罪與背道的原因,因為人從起頭就對 罪全然缺乏敏銳,在律法底下受督責的時間也不夠 長。所以,人在悔改歸信之前,聖靈必須先進行祂次 要的工作,攻破人自高的想法(林後十5)。而且,在 大多數情況下,為了進一步完成叫人知罪的工作,聖 靈會加上一些患難;這些患難一旦經過分別為聖,就 具有醫治與潔淨的能力。

19


The Bruised Reed

壓傷的蘆葦

悔改歸信之後,我們仍需要壓傷,這樣,蘆葦才 能明白自己是蘆葦,不是橡樹。我們本性中仍殘存驕 傲,所以即便是蘆葦也需要壓傷,好叫我們領悟,我 們是靠憐憫而活的。看見連強壯的信徒也被震動、壓 傷,可以幫助軟弱的基督徒,不致過於灰心失望。彼 得就是如此:他被壓傷時,為自己痛哭(太二十六75)。 在還沒有遭到壓傷之前,這根蘆葦裡頭空心的部分仍 多過莖髓,他曾說:「就算眾人都離棄你,我也絕不 會 離 棄 你 」 ( 太 二 十 六 33) 。 神 的 百 姓 可 不 能 沒 有 這 些榜樣。那些先賢的偉大事蹟所帶給教會的安慰,還 不如他們的失腳與壓傷來得多。大衛也是如此:他被 壓傷,直到他坦誠地認罪,靈裡不再詭詐(詩三十二3、 5)。事實上,他感到自己的憂傷痛苦,猶如骨頭折斷 的痛楚(詩五十一8)。希西家也是這樣:他抱怨神「像 獅 子 」 般 折 斷 了 他 的 骨 頭 ( 賽 三 十 八 13) 。 保 羅 這 位 蒙揀選的器皿,同樣需要撒但差役的攻擊,免得過於 自高(林後十二7)。 為此,當神一再地壓傷我們,我們便學會:千萬 不可嚴苛地論斷自己或他人。我們必須效法我們的元 首基督,「祂為我們的罪孽壓傷」(賽五十三5),好 叫我們明白,我們是如何緊緊地與祂連合。 神是透過壓傷,引領祂的兒女回天家;但不敬虔 的心靈不認識神的道路,反而責難內心破碎的基督 徒,說他們是不幸的人;其實,神正在祂的兒女身上 進行奇妙、滿有恩典的工作。因為我們的心剛硬、頑

20


1

蘆葦與壓傷

梗,神要把我們從舊我的本性帶進祂的恩典,再從恩 典進入榮耀,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21


7

軟弱者的幫助

Help for the Weak

攔阻安慰的試探 —— 我們雖軟弱,仍當盡本分


健康教會九標誌

46


7

軟弱者的幫助

默想這些準則和記號,便能叫我們當中最軟弱的 靈魂大得安慰。為了使安慰更多,容我補充幾點,以 幫助他們抵擋攻擊他們的幾項常見異議,以及他們內 心隱密的思想,免得他們落在低谷。

攔阻安慰的試探 1. 有些人 欠缺完全的確據,便認為自己毫無信心 可言。就是最美好的火,也少不了煙霧。即便最美善 的行動也能聞出煙味。拿來搗蒜的臼,裡頭總能聞到 蒜味;照樣,我們一切的行動,也有舊人的氣味在裡 頭。 2. 有些人 因為自己無力盡本分,靈魂賴以行動的 靈性衰弱,便以為自己肉體的軟弱扼殺了恩典。但他 們沒有想到,神顧念那些內心隱藏著歎息、卻無力表 達的人。宣告眷顧貧寒人的人有福了的那一位,祂自 己也要憐憫恩待貧苦的人(太五3;詩八十二3)。 3. 還 有 些 人 被 自 己 想 像 中 令 人 驚 駭 的 形 象 嚇 唬,認為神、基督、神的道都是低劣而沒有價值的, 這些意念像亂飛的蒼蠅,使他們憂心愁煩,不得安寧。 這些如野火的意念是撒旦扔進的,我們(儘管本性敗 壞)或許可從它們的奇特、力度、強度與可怕程度辨 認出來。在這些事上,虔誠的靈魂是無辜的,就像便 雅憫在約瑟的杯被暗中放進了他的布袋時無辜一樣。 敬虔的作家提供了許多建議來對付它們,像是憎恨它 們,或轉移注意力到其他的事上。我加上一點:向基

77


The Bruised Reed

壓傷的蘆葦

督控訴這些念頭,並躲入祂保護的翅膀下,盼望祂護 衛我們,擊退祂與我們共同的仇敵。人一切的罪與褻 瀆都可以赦免,難道唯獨這些從撒旦而來的褻瀆念頭 不得赦免?它們的父乃是魔鬼;連基督自己也這樣受 其折磨,為要救助一切落在這景況底下的可憐人(太 四1;來四 15)。 可是,在這事上,基督與我們仍有區別。由於撒 旦 在 基 督 裡 頭 一 無 所 有 ( 羅 七 17、 20) , 所 以 他 的 試 探無法在基督神聖的人性中留下一點痕跡,就像火花 落入海中,一下子就熄滅了。撒旦試探基督,在他看 來只是一些建議,基督卻洞悉背後的惡念。揭露惡念 當然不是惡事,基督為惡憂傷,顯明撒旦的罪。基督 容許自己如此受試探,不僅為要憐憫我們所遭遇的爭 戰,也為要訓練我們能像祂一樣,善用屬靈的兵器來 爭戰。基督原可以用權能戰勝撒旦,祂卻以論證來勝 過他。但當撒旦針對我們而來時,他能在我們裡頭找 到屬於他的東西。這些東西不僅會回應他,也認得他。 我們本性裡面在一定程度上跟撒旦一樣,存著對神、 對良善的敵意。因此,他試探我們,大多數都使我們 蒙污。況且,就算沒有魔鬼慫動,沒有從外頭扔進我 們裡面的惡念,惡念仍然會從我們裡面源源不絕湧現。 如果靈魂長久沉浸在惡念裡,從中得著餵養,甚 至以此為樂,就更感罪孽深重。它們阻礙我們與神的 甜蜜團契,攪擾我們心中的平靜,並把相反的胃口放 進靈魂裡面,驅使人陷入更大的罪。所有醜陋的行動,

78


7

軟弱者的幫助

都是從意念開始。惡念就像小偷一樣,從窗戶爬進來, 為大盜開門。意念是行動的種子。特別是經撒旦推波 助瀾的惡念,幾乎把許多良好的基督徒折騰至死。在 這種情況下,有些傳道人安慰說,惡念源自我們的本 性,而本性所做的是情有可原的;但這樣的安慰一點 也不奏效。我們必須曉得,神起初造人時,人的本性 不會產生這些惡念。人的靈魂是神賜予的,並不帶有 這種惡臭。但自從靈魂因罪背叛了自己,惡念成為人 靈魂的本性,如火爐般匯集惡念的星火,這從某方面 來說也是很自然的。本性的敗壞只會日益加劇,以致 根深蒂固,並肆意擴展。 人若能認識罪的深廣,必要羞愧。但事實是,只 要我們的本性還未得著更新,就會結出如許之多的惡 念;但有人會自我安慰說,這種情況不是自己獨有的。 有些人又誤以為只有自己景況如此,與其他人不同, 以致失望沮喪,說:沒有人像我本性這樣可惡。他們 會這樣想,是因為不認識原罪廣泛的影響;從不潔之 物出來的,除了不潔之物,還能有什麼呢?水怎樣映 照人面,人污穢的心思也怎樣反映其人(參:箴二十 七 19) , 至 少 在 恩 典 沒 有 改 變 這 情 況 時 。 對 付 這 情 況 的最好方法,和對付其他從撒旦來的攪擾一樣,就是 將我們的苦情對基督訴說,並與保羅一同呼喊:「我 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七 24) 。 愁 苦 找 到 了 出 口 , 他 就 得 著 安 慰 , 轉 而 感 恩 , 「感謝神。」這經歷叫人更加恨惡這可憎、取死的身

79


The Bruised Reed

壓傷的蘆葦

體,並更加親近神,因而受益;正 如 詩 篇 中 那 位 聖 徒 , 在產生了「愚昧無知、……如畜類一般」的想法之後 所 作 的 ( 詩 七 十 三 22、 28) 。 這 樣 , 我 們 保 守 我 們 的 心更親近神,在每天早晨以默想天上的事來調和我們 的心,積攢美好事物,讓心成為一座寶庫,同時祈求 基督的聖靈,使那受咒詛的惡念之河斷流,更新我們 裡頭成為美善思想的活泉。對勝過俗世一般誘惑、渴 望討神喜悅的聖徒而言,靈魂不潔的惡念最令他們受 辱,因這與神全然清潔的靈完全背道而馳。幸而聖徒 可藉此不安得著對抗它們的安慰。內心不潔迫使靈魂 警醒、重視各樣的屬靈操練、更親密地與神同行;迫 使靈魂提升,思想那更崇高的特性,如神的真理、神 的作為、聖徒相通、敬虔的奧秘、主的可畏、卓越的 基督徒應有的言行、在事奉中多結果子。心靈不潔向 我們揭示了每日都需要潔淨、赦罪之恩、尋求得以在 基督裡,因而我們往往靠著屈膝而得著最好的果效。 我們最大的安慰是,可稱頌的救主基督,在祂認 為對我們最好的時間,就會命令撒旦離開我們,正如 祂容許撒旦傲慢地誘惑祂,之後就吩咐他退去(太四 10) 。 主 一 聲 令 下 , 撒 旦 就 必 退 去 。 基 督 既 有 能 力 、 亦必會按著祂的時間,斥責我們心中那些悖逆、放縱 的 惡 念,叫人 內 心 的 一 切 意 念 降 服 基 督( 林 後 十 4)。 4. 有些人 認為,他們比以往受到更多敗壞的思緒 攪擾,就表示他們的景況比過去更糟。敗壞確實比過 往更顯露,但實際上卻是在減少。

80


7

軟弱者的幫助

原 因 在 於 : (1) 看 到 的 罪 愈 多 , 對 罪 的 恨 惡 就 愈 深,因此罪就減少了。在陽光照進房間以前,灰塵原 本就存在著,只是陽光照進來以後才看得見。 (2) 愈 彼 此 貼 近 的 對 立 , 衝 突 就 愈 激 烈 。 靈 與 肉 體是最貼近的敵人,兩種力量都在已重生的人的靈魂 裡盤踞,由此而生的行動也彼此敵對,靈魂成為二者 的戰場,人被割裂如將殘的燈火。 (3) 恩 典 愈 豐 富 , 人 的 生 命 就 愈 屬 靈 ; 愈 屬 靈 的 生命,愈憎惡與之敵對的事。因此,愈甦醒的靈魂, 愈能察覺敗壞。 (4) 當 人 恣 意 放 縱 自 己 時 , 不 會 因 自 己 的 敗 壞 而 愁煩,因為敗壞不受約束;一旦恩典壓制他們的放縱 與淫亂,肉體就因不願受約束而焦躁不安。只是現在 這情況勝過以前同樣的處境。使火把產生煙霧的雜 質,早在點燃前已深藏在火把之內了,只要未點燃, 仍不會使人討厭。但願這樣的人能明白,叫人厭惡的 煙霧,是光所在的記號,能享受光的好處,縱然夾雜 煙霧,仍比完全落在黑暗裡好。 煙霧使人產生的厭惡,不及光帶給我們的愉悅, 因為這光證明我們心中確有恩典的真理。因此,衝突 雖叫我們煩擾,但恩典的確據成為我們的安慰。現在 受敗壞困擾,總好過為貪圖少許安逸而讓步,最後失 卻安慰。但願那些正處於不同程度與敗壞爭鬥的信 徒,以這個信息為他們的安慰。

81


The Bruised Reed

壓傷的蘆葦

我們雖軟弱,仍當盡本分 將殘的燈火,基督不吹滅,反倒一直吹氣,直到 它燃起成為火焰。這勉勵我們當盡本分。有些人因為 感受到自己內心的悖逆,就不願行善,以為即使勉強 做也不會有好結果。我們不應因有軟弱就不行善。基 督看重善行裡的善,過於其中的惡,惡必被毀。生病 的人進食或會加重病情,但仍要進食,讓身體得著力 量來抵抗疾病。所以,雖然我們所作的都有罪纏繞, 我們仍然要作,既然我們面對的主如此良善,我們與 惡的衝突愈多,祂對我們的接納就愈多。基督喜愛品 嚐我們所結的好果子,哪怕它們仍帶著我們的舊性情。 一個基督徒抱怨他無法禱告。「噢!從來不曾像 現在這樣,我受著許多使人分心的念頭困擾!」但祂 是否把禱告的渴望放進你心裡?為此祂會垂聽祂自己 的靈在你裡面的渴望。「我們本不曉得當怎樣禱告」 (我們也不曉得當怎麼樣作該作的事),只是聖靈親 自「用說不出來的歎息」扶持我們肉體的軟弱(羅八 26) 。 這 樣 的 歎 息 , 神 必 定 聽 見 。 「 我 的 歎 息 不 向 你 隱瞞」 (詩 三十八9)。神能聽懂這類雜亂無章的祈禱, 在祂耳中,這些渴求的聲音,比你的罪孽之聲響亮。 有時候基督徒思緒混亂到一個地步,只能像孩子一樣 呼叫,「父啊」,而無法表達他的需求;就像摩西在 紅 海 呼 求 一 樣 ( 出 十 四 15) 。 那 兒 子 名 分 的 靈 , 叫 我 們靈裡生發激動之情,想要改善自己,這就觸動了神 的心,使祂向我們大發憐憫。

82


7

軟弱者的幫助

疑慮的心卻這樣想:「噢,如此聖潔的神,有可 能悅納這種祈禱嗎?」會的,凡屬乎祂的,祂都悅納, 凡屬乎我們的,祂都赦免。約拿在大魚腹中禱告,他 身受罪的重擔所壓,神仍舊聽他的祈禱(拿二1)。因 此,不要讓肉體的軟弱使我們灰心失望。雅各便駁斥 了 上 面 這 種 想 法 ( 雅 五 17) 。 有 些 人 可 能 提 出 異 議 : 「如果我跟以利亞一樣聖潔,或許神就會看重我的禱 告。」但是 雅各說,「 以利亞與我們是一樣性情的人。」 他與我們有同樣的性情,我們難道還以為神是因為他 沒有過錯才聽他的嗎?絕對不是。請看看這些應許: 「要在患難之日求告我;我必搭救你」( 詩 五 十 15)。 「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太七7),類似的應許很多。 我們的禱告雖有軟弱,神仍悅納,因我們是祂的兒女, 這些禱告是從祂的聖靈而來、按著祂的旨意求、又是 透過中保基督獻上;所以蒙祂悅納。祂拿著這些禱告, 又添上自己的香(啟八3)。 從未有一聲神聖的歎息,或我們所流的一滴淚 水,是神不顧惜的。每樣恩典都是越領受越增添,祈 禱的恩典也不例外。藉著禱告,我們學習禱告。我們 既有這樣一位滿有恩惠的救主,就當在其他一切聖工 上盡力,不應灰心沮喪。按照我們所領受之恩典的度 量,能禱告的時候就禱告,能聆聽的時候就聆聽,能 努力的時候就努力,可以做就去做,神在基督裡必以 恩慈顧念一切屬祂的。

83


The Bruised Reed

壓傷的蘆葦

保羅會因為無法做到他所願意的善,就什麼都不 做 嗎 ? 不 會 的 , 他 「 向 著 標 竿 直 跑 」 ( 羅 七 19; 腓 三 14)。 基督既如此以恩慈待我們,我們就不要對自己殘 忍。在溫柔的靈裡,我們為了神所給予的任何能力而 感謝祂,並在祂的恩典裡安息,知道這是神所安排的 美意。我們立志與行事,都是出於祂的賞賜(腓二13), 然而,這並非叫我們不再進一步努力。只是,有時, 儘管我們忠心盡力,還是無法做到我們所希冀的,也 比不上別人;這時,我們的安慰就是曉得基督不吹滅 將殘的燈火。誠如我們先前所說的,真誠無偽,竭力 成長,就是我們的完全。 神對耶羅波安的兒子所說的話,是給我們的安 慰:「惟有他得入墳墓;因為在耶羅波安的家中,只 有他向耶和華以色列的神顯出善行」(王上 十 四 13), 哪 怕 只 是 一 些 善 行 。 「 主 啊 , 我 信 」 ( 可 九 24) , 信 心雖軟弱,卻仍有信心;以微弱的愛愛你,卻仍是愛; 以微薄之力努力,卻仍是努力。小火仍是火,哪怕冒 著煙。既然你已經領我進入你所立的約,成了屬你的 人,不再作你的仇敵,難道你會因這些使你不悅、叫 我愁苦的軟弱而丟棄我?

84

Profile for 麥種 傳道會

壓傷的蘆葦 繁體試讀本  

書名:壓傷的蘆葦 The Bruised Reed 作者:理查˙薛伯斯(Richard Sibbes) 譯者:郭熙安 出版者:美國麥種傳道會 出版日期:2017年2月 輔導系列 192頁 ISBN 978-1-939-25137-4(正體)

壓傷的蘆葦 繁體試讀本  

書名:壓傷的蘆葦 The Bruised Reed 作者:理查˙薛伯斯(Richard Sibbes) 譯者:郭熙安 出版者:美國麥種傳道會 出版日期:2017年2月 輔導系列 192頁 ISBN 978-1-939-25137-4(正體)

Profile for akowcm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