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師——公眾神學家 試讀本

Page 1

重拾失去的異象

Kevin J. Vanhoozer 范 浩 沙 , 威 斯 敏 斯 特 神 學 院 ( 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 y)道學碩士,英國劍橋大學

在這本關於美國基督教出了甚麼差錯的長篇巨著中,加州威斯敏斯特神學院的神學教

(Cambridge University, England)哲學博士。曾任教

授何頓哀嘆,美國的基督教會滑向了他和其他人所說的道德的、以治療為本的自然神

於愛丁堡大學(University of Edinburgh, 1990-98)與

論。何頓借鑒研究、調查和軼事證據,再三重複他的結論,即美國基督教以自我為中

惠頓學院暨研究所(Wheaton College and Graduate

心,而非以基督為中心,耶穌是一位生活教練,而非救贖主,救恩則專注於治療的福

School, 2008-11)。除了上述兩段時間,自1986年迄

祉。他斥責這些大打折扣的基督教傳播者蕭律柏,杰克斯,辛班尼,喬伊斯˙邁爾,

今,皆任教於三一福音神學院(Trinity

但給予超大教會傳道人約爾·歐斯汀最猛烈的抨擊,何頓將其描繪為一名蛇油推銷員,

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現為系統神學研究教授。

The Pastor as

PUBLIC Reclaiming a Lost Vision

今天,有許多牧師將自己主要視為輔導、領袖、和激勵 者。但是,這種看法往往是以犧牲牧師在神學職分上的 主要實際作為代價。他最重要的作用就是將神傳給人的 神學家。教會需要能夠將神的話語處境化的牧師,幫助 會眾用神學去思考他們生活的方方面面,諸如工作、臨 終的抉擇、政治上的參與、和娛樂等等。 這本簡短而易懂的書,利用了聖經對牧師的描寫、教會 歷史的主要人物和基督教神學,強烈地呼籲牧師,要在 他們的會眾和社群當中成為公眾神學家。教會需要的牧 師必須根據聖經來理解世界,並且要以智慧、平安、和 使人茁壯成長的方式來指導他們的會眾。《牧師——公 眾神學家》勾勒一幅可供選擇、正面的圖畫,要求牧師 對其身份和工作的觀念作出典範的改變。 除了牧師以外,本書對正在神學院受訓、準備成為牧師 的學生和他們的教授,也會是非常寶貴。它還包括十二

頓揭露歐斯汀缺乏神學的深度,因為他覺得古代的諾斯底教派認為神與人沒有甚麼不

位在職牧師對神學任務的反思。

同。然而,諾斯底主義的整個觀點正是兩者之間的不同所在。何頓……指出,美國基

Owen Strachan

督教的改革,只能簡單地要求教會受福音界定,而不受市場規律界定。 —— 《出版者周刊》(Publishers Weekly)

周俞雲翔 譯

www.akow.org

凱文.范浩沙、歐文.史朝恩 著

教導神是個人購物者,如果人們讓衪知道他們的需要,衪就準備輸送幸福和繁榮。何

歐文.史朝恩 斯朝恩是三一福音神學院(Trinity 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博士,現任薄義思學院(Boyce College)與 美南浸信會神學院(Southern Baptist Seminary)助 理教授(assistant professor),教導基督教神學與教 會歷史。

重拾失去的異象

THEOLOGIAN

公眾神學家

牧師—— 公眾神學家

Kevin J. Vanhoozer Owen Strachan

凱文.范浩沙

Reclaiming a Lost Vision

公眾神學家

牧師

PUBLIC THEOLOGIAN

牧師

The Pastor as

Focus

Kevin J. Vanhoozer Owen Strachan

凱文.范浩沙、歐文.史朝恩 著 周俞雲翔 譯


牧師—公眾神學家: 重拾失去的異象 作者 譯者 編輯 總校訂 出版者

字數 版次 Copyright

凱文.范浩沙(Kevin J. Vanhoozer)、 歐文.史朝恩( Owen Strachan) 周俞雲翔 翁洋 潘秋松 美國麥種傳道會 地址:1423 Maple St. South Pasadena, CA 91030 U.S.A. 電話:(626) 441-5543 電郵:akowcm@gmail.org 網站:www.akow.org 155 千 二○一六年二月初版 版權所有•請勿翻印 Originally published by Baker Academic as

The Pastor as Public Theologian by Kevin J. Vanhoozer and Owen Strachan ©2015 by Kevin J. Vanhoozer and Owen Strachan Translated and printed by permission of Baker Publishing Group ©2016 by A Kernel of Wheat Christian Ministries 1423 Maple St., South Pasadena, CA 91030, U.S.A. First Edition ISBN

February 2016 978-1-939-25123-7 (traditional scripts) 978-1-939-25185-5 (simplified scripts) All Rights Reserved. Printed in Taiwan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年次  刷次 13 12 11 10 9 8 7 6 5 4 3 2 1


Reclaiming a Lost Vision

牧師--- 公眾神學家 重拾失去的異象 CONTENTS 序言

Preface

9

歐文•史朝恩與凱文•范浩沙 (Owen Strachan and Kevin J. Vanhoozer)

導論:牧師、神學家、和其他公眾人物 Introduction: Pastors, Theologians, and Other Public Figures

13

凱文•范浩沙(Kevin J. Vanhoozer) 牧師的觀點

成為牧職神學家的六個實際步驟 68 傑拉德•希斯坦德(Gerald Hielstand)

牧師思索神學理論的七個方式 73 喬希•慕迪(Josh Moody)

第一部分

聖經神學與歷史神學

77

Part 1: Biblical Theology and Historical Theology


第一章

先知、祭司、君王:簡述牧師職責的聖經神學 79 Of Prophets,Priests, and Kings: A Brief Biblical Theology of the Pastorate 歐文•史朝恩(Owen Strachan)

牧師的觀點

牧師—— 公眾神學家 124 梅爾文•廷克(Melvin Tinker)

人類的起源:牧職神學家的測試個案 129 托迪•威爾森(Todd Wilson) 科技的實用神學 132 吉姆•塞姆拉(Jim Samra)

第二章

學者與聖徒:牧師職責簡史 137 Of Scholars and Saints: A Brief History of the Pastorate 歐文•史朝恩(Owen Strachan)

牧師的觀點

得救之信心的神學如何影響了我的會眾 188 韋斯利•帕斯特(Wesley G. Pastor)

容納真理的地方 194 凱文•狄昂(Kevin De Young)


第二部分

系統神學與實踐神學 199 Part 2: Systematic Theology and Practical Theology 第三章

福音的心態:牧職神學家的目的 201 In the Evangelical Mood: The Purpose of the Pastor-Theologian 凱文•范浩沙(Kevin J. Vanhoozer)

牧師的觀點

關於死亡 251

大衛•紀普森(Daivd Gibson)

傳講福音教義的真、善、美 256 比爾•凱恩斯(Bill Kynes)

為講道而閱讀

260

哥尼流•普蘭丁格(Cornelius Plantinga, Jr.)

第四章

神家裡的工匠:牧職神學家的實踐 265 Artisans in the House of God: The Practices of the Pastor-Theologian 凱文•范浩沙(Kevin J. Vanhoozer)


牧師的觀點

講道這齣戲

337

蓋伊•戴維斯(Guy A. Davies)

在講台上護教的牧職神學家

342

賈森•胡德(Jason B. Hood)

結語

牧師——公眾神學家:五十五條論點摘要 347 Conclusion: Fifty-Five Summary Theses on the Pastor as Public Theologian 凱文•范浩沙(Kevin J. Vanhoozer)

作者簡介

357


序言

序言

這本書的寫作,緣起於一個發生在墓地的衝擊,以 及一件在神學院裡令人氣憤的事情。凱文在愛丁堡大學 教書的時候,碰巧聽到兩位美國遊客在遊覽葛萊菲教堂 ( Greyfriars Kirk ) 時 的 談 話 ( 大 多 數 人 都 是 來 看 忠 犬 巴比的雕像)。夫妻倆看著墓碑的時候,太太突然脫口 而出:「親愛的,你看,他們將兩個人葬在同一個墓穴 中!」丈夫問:「妳為甚麼這樣想呢?」太太回答:「你 看這裡刻著:『這裡躺著一位牧師和一位神學家。』」 我們馬上就會明白,這件趣事的笑點在那位太太為 何會疑惑不解,而這也是滑稽和不幸的。一般的美國人 根本不會認為牧師是神學家,或者神學家會是牧師。不 過,在教會歷史的絕大多數情況下,我們今日想當然地 做出的這個區別,可能被視為一種偏差。發生了甚麼? 其原因非常複雜;儘管我們會提及其中一些,但本書的 主要目的並不是要明白我們如何走到現在的光景,而是 說明如何用最好的方法走下去。 至於在神學院中令人氣憤的事,則發生於凱文上班 的時候。一名聰明的學生前來請凱文給自己的未來提出

9


序言

一些建議。喬丹(化名)正在兩件事情之間左右為難, 一是想申請進入博士班繼續研讀神學,另一件是在教會 工作。他不確定自己的成績足以讓他進入博士班(也就 是說「我夠聰明嗎?」)。他懇求凱文,「請你不要告 訴我,我的智力只夠當牧師。」這暗示牧師只具有次等 的智力;這樣的想法讓我感到不快。過了一會兒,我才 妥當地緩和了心中的義憤,並且整理出思路。接著,我 回答說:「很遺憾地告訴你,你也許沒有這個本事。若 想成為牧師,你要有智慧和喜樂的熱忱;而要獲得博士 學位,你只需要一點點智力和將它施展出來的能力。恐 怕你只有成為學者的資格,而不夠格當牧師。事奉比學 術難得多了。」 這兩件軼事透露了一個更深層次的問題表徵,這個 問 題 讓 二 十 一 世 紀 的 教 會 —特 別 是 北 美 的 福 音 派 — 感到困惑。縱然有一些顯著的例外,大體而言,人們對 牧師的本質、身份、和任務普遍感到困惑。 凱文 在 別 的 地方 說 過 , 牧職 神 學 家 應該 是 福 音 派默 認的公眾知識分子。1 這個說法讓曾經是博士生的歐文

1

當時的環境是將聖經解釋為神的話語。這是凱文完整的引 述:「牧職神學家應該是福音派默認的公眾知識分子,他 以講道作為首選的方式,公開為聖經作出神學解釋。」 Kevin J. Vanhoozer, “Interpreting Scripture between the Rock of Biblical Studies and the Hard Place of Systematic

RG

10


序言

感到好奇,最終促使他請凱文與他合著這本書。在此之 前,凱文和歐文曾經一起在牧職神學家中心(Center for Pastor Theologians,前身為進階教會神學協會[Society for Advanced Ecclesial Theology])合作 過, 那是擁 有 博士學位的牧師們的團契,為了教會的神學復興和神學 的教會復興這個二合一的目的,致力於聖經和神學研 究。我 們略 略考慮 過以 《牧師—公眾知 識分 子》為 本 書的標題,只是意識到,以此作為單獨的標題可能會遭 到誤解。然而,這個原來的想法還是偷偷地溜進了本書 的字裡行間。因此,我們建議讀者要特別注意「公眾」 和「知識分子」在這裡的含義,以及我們用「神學」來 修飾這兩個詞的原因。 以上即是本書的創作動機。至於合著的實際過程, 我們努力思考了一會兒之後,很快就構建出本書的總體 結構。歐文的任務是一、二章,而凱文寫三、四章、序 言、導論、結語。接下來,我們閱讀、評論對方的草 稿,並且作出相應的修改。在此我們要特別感謝那「十 二位」—他們不是門 徒,而是我 們在福音事 工上的夥 伴—提出的證言,說 明恢復牧師 的神學使命 這個異象 是何等重要。這十二份出自日常事奉生命的證言提供了

Theology: The State of the Evangelical (dis)Union,” in Renewing the Evangelical Mission, ed. Richard Lints (Grand Rapids: Eerdmans, 2013), 224。

11


序言

確鑿的證據,說明我們展示的異象絕不是抽象的理想, 而是確實已經在地上實踐的。他們亦提供了實用的建 議,使我們的異象在地方教會更具可行性。即使這十二 個小(按篇幅而言)先知沒有讓我們這本書的論據流行 大街小巷,卻也讓我們在講台上獲得更多的支持。 談到可信度,誰賦予我們這兩個神學教授陳述己見 的權力,來談論牧師的本質和作用呢?我們十分清楚自 己是沒有資格的。在學院裡作神學家,要冒著變成空頭 理論家的風險。回到墳墓的場景:不是牧師的神學家, 就像在離世之後與身體(即教會)分開的靈魂一樣。我 們對這種不自然的「居間狀態」感到遺憾,可是我們這 些相信復活的信徒,會期待著身體與靈魂再次結合的那 一天。 神學思想屬於教會的眾肢體。我們並不是誇大其 詞:學術性神學有其地位,但那只是次位。神學的頭等 位置屬於牧職神學家。因此,我們理所當然要將本書獻 給 共 同 創 辦 牧 職 神 學 家 中 心 的 希 斯 坦 德 ( Gerald Hiestand ) 和 威 爾 森 ( Todd Wilson ) , 還 有 中 心 兩 個 團 契 的所有成員。這些堪為楷模的牧職神學家展現了這本書 想要重拾的異象。願他們的事工更有成效,豐富增長!

歐文․史朝恩 凱文․范浩沙

12


導論

牧師、神學家、 和其他公眾人物 Introduction

Pastors, Theologians, and Other Public Figures 凱文•范浩沙(Kevin J. Vanhoozer)


健康教會九標誌

46


牧師、神學家、和其他公眾人物

「社會成為世俗,不是在它們完全脫離宗教的時 候,卻是在它們不再激烈討論宗教的時候。」 1 教會— 耶穌的 社會 —也同樣 有陷入 世俗 的危險 ,而 且就在 我 們最容易忽略的地方,即它對聖職人員的理解。這不是 因為教會忽視了牧師的職責,而是因為它們不再認為牧 師的神學特徵有甚麼特別令人振奮或清楚易懂的地方。 成為牧職神學家,打開聖經,幫助人們明白神、世界、 自己,這個想法不再令大多數教會成員的心「火熱」 (路二十四 32)。 有 太 多 牧 師 用 他 們 與 生 俱 來 的 天 職 —管 理 才 能 、 戰略計 劃、 「領袖 」課 程、治 療技 術等等—換取一 碗 紅豆湯(創二十五 29~34;來十二 16)。 2 會眾要求他 們的牧師有那些條件,要是牧師擁有工商管理碩士的學 位,那就更好了。在這種情形下,難怪剛剛就職的牧師 經常抱怨,說他們的神學院沒有幫他們作好準備來從事 「真正的工作」。與此同時,神學院也爭相去趕上新的

1

Terry Eagleton, Culture and the Death of God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14), 1。

2

然而,我們不應該忘記,保羅將「治理事的」列在神賜予 教會的不同恩賜之中(林前十二 28)。不過,正是因為那 是屬靈的恩賜(不是職位),就應該以一切智慧、用它來 建立教會。

15


導論

期待,重組它們的課程,導致教會的神學素質大幅度下 降。 這個錯綜複雜的故事在別處也有人講過。3 基本的 要點是:或多或少,神學已經被逐出耶路撒冷。神學流 亡異鄉,結果,教會對神的認識就模糊不清。因此,神 招聚的百姓幾乎把應許之地墾成了一塊荒地,一塊浪費 機會、不再像從前那樣培育門徒的土地。 本書 的 寫 作 目的 就 是 要 使神 學 早 日 回歸 。 它 將 神的 子民視為與牧師同工的主要媒介,著手要收復這片土地 —神的居 所。基 礎的 信念是 ,神 學思想 需要 回到它 們 的故鄉—基督的 身體 裡。本 書的 目的是 要恢 復世界 上 最無畏之專業的神學傳統,並且喚醒教會,讓她看見成 為福音派牧師所要面臨的極大挑戰、振奮、和喜樂的天 命。 4 具體來說,本書要為三種人重拾失去的異象。

3

例如,見 H. R. Niebuhr, James Gustafson, and Daniel Day Williams, eds., The Purpose of the Church and Its Ministry: Reflections on the Aims of Theological Education (New York: Harper & Row, 1956) ; 與 Edward Farley, Theologia: The Fragmentation and Unity of Theological Education (Philadelphia: Fortress, 1983)。

4

所有基督徒都有從事神學的天職,他們都受呼召,無論他 們的生命蒙召作甚麼(例如,銀行董事長、水管工、教 師、護士等等),都要在他們一切的角色中(例如,兒 女、夫妻、父母或祖父母、鄰居、公民等等)榮耀神。牧

RG

16


牧師、神學家、和其他公眾人物

我們為牧師(而不僅是主任牧師!)撰寫本書,因 為無論你們的使命是否被狹義地稱為「青少年事工」、 「基督徒塑造」、「會眾生命」、「敬拜帶領」或者別 的東西,你們需要有人幫助你們重塑這份使命的神學核 心內容。與神談話或者與人相交都不容易,可是無論牧 師的主要責任是甚麼,他們經常(總是?)需要同時做 這兩件事。每一位牧師都要隨時向每一個人、以不同方 式,負責傳講基督和神的話語。用神的話語服事神的子 民,那是牧師的命之所繫。 我們為教會撰寫本書,因為你們需要受到鼓勵,重 新思想,被你們委任、為要服事你們的牧師應當具備的 稟性、職能、資格。你們尤其需要努力思考,該如何營 造一個環境,讓牧師能夠以一位公眾神學家的身份(下 文會討論這點)來服事和成長。我們還認為,你們需要 重拾你們作為神學群體的傳統,這個群體是神的道所創 造的,並且有神的聖靈維持,你們要記得自己是神的故 事的一部分,而不要誤以為神是你們故事的一部分(牧 職神學家應該可以在這方面幫助你們!)。 我們為神學院撰寫本書,因為你們存在的目的是要 培訓牧師和服事教會。你們處於更廣泛的學術世界中,

師在福音工作上服事的天職並不是更為重要或「高人一 等」,但嚴格來說是「被分別出來」,因此也「更為聖 潔」。

17


導論

但不能僅限於此,原因很簡單,因為神的道「不屬世 界」(約十七 16)。特別是,你需要盡一切可能,將所 謂的理論學科與實用神學之間那條醜陋(並令人尷尬) 的鴻溝縮至最短。我們也認為,神學院應該更努力地鼓 勵它們最聰明的學生去考慮在教會裡工作,而不是學 院,這恰恰是因為在地上傳授耶穌基督的智慧需要更多 聰穎和創意,撰寫學術論文則非如此。 「荒地」是個刺眼的詞語,卻準確地描述了沒有東 西生長 或者 建立的 地方 。這個 「世 界」—不 認識耶 穌 基督, 或者 與祂沒 有個 人關係 的人 們—的確 是一片 變 得貧瘠(不結果實)的土地,它長滿了扼殺生命的物 質、精神、和思想意識的野草。這的確是可悲的浪費, 是令人極為心痛的事情。相較而言,教會特別是因為擁 有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應該是流奶與蜜之地。牧職神學 家是人們的農夫,擔負著耕耘、維護應許之地(也就是 耶穌基督的福音)的責任,並且為了在基督裡培育新的 土產,將活水之泉輸送到城市和郊區的沙漠地帶。不 過,我們把話講得太早了。首先,是壞消息……。

問題:失去的異象 假如牧師沒有神學的異象,他們就毀了。異象讓我 們看見我們身處哪裡,以及我們要往哪裡去。我們有時 看見的 事物 會讓我 們擔 驚受怕—彼得定 睛在 耶穌身 上 的同時,也在水面上行走,直到他看見了風(大概也看 見 浪 ) , 就 開 始 下 沉 ( 太 十 四 28 ~ 31 ) 。 在 彼 得 的 情

18


牧師、神學家、和其他公眾人物

況,肉眼所見的景象壓倒了他對基督的信心。可是最 終,我 們在 基督裡 的信 心讓我 們如 實看見 這個 世界— 神所創造、救贖、和愛的世界。這就是先知的信息,他 們是神的代言人,說出他們所看見之事。也就是說,神 要通過與祂立約的僕人和百姓更新一切事情。如果這就 是那個異象,為甚麼有那麼多牧師沉入大海呢? 海 上 的 風 浪 並 不 是 問 題 。 導 致 牧 師 下 沉 —或 者 說,導 致他 們在神 學任 務面前 畏縮 不前—的 ,是公 眾 情緒和輿論的風浪,它們就像障礙和試探那樣阻礙著牧 師,攔阻他們履行帶領他人在基督裡成熟的職責(參: 弗四 14)。別搞錯了,違背文化的原則並不容易,而從 真正的意義來看,忠心的牧師始終是抗衡文化的人物 —除了宣 講基督 被釘 十字架 ,然 後要求 門徒 效法他 們 的主那樣,向自己死去,牧師還能做其他的事情嗎?對 那些盆滿缽盈、堆金積玉的人來說,倒空自己永遠是不 受歡迎的呼召。 有 三 種 人 讓 牧 師 的 職 能 更 具 挑 戰 性 —這 三 種 公 眾 —每一種 都有它 自己 的觀點 。我 說的三 種公 眾是指 三 種社會現實,牧師可能在其中談到神和耶穌基督的三類 場所:(1) 學院,(2) 教會,和 (3) 廣泛的社會。 5 因為神

5

特蕾西(David Tracy)在為神學家提供「社會描寫」的過 程中確認了這三種大眾。見 Tracy, The Analogical Imagination:

RG

19


導論

是一切有形無形之物的創造者,因為神捨己的愛關係到 整個世界,在宇宙之內,沒有一隅之地,或者在人類的 生活之中,沒有一件點滴小事,不在某些方面與神和福 音有關係。但是,我們大多數人都生活在一個多元文化 世界,而且視乎我們在社會中的活動場所(例如,教 室、教會、電影院等等),我們也會用各異的方式談論 真理或生命的意義。倘若會眾中有大學生和教授,牧師 就需要 同時 向三種 公眾 說話—特 別是星 期日 。一個 人 如何同時向十幾歲的青少年、研究院學生、失業的木 匠、工作中的母親、市長、和物理教授談論神呢? 特蕾西(David Tracy)認為,特定公眾在很大程度 上左右了一個人研討神學的方式,而這群特定公眾被認 定為某人的主要聽眾。每一種公眾都有它自己交談的規 範形式和它特別關心的事情,而這些就會產生出三種類 型的神學—基要、系統、和實踐。 6

Christian Theology and the Culture of Pluralism (New York: Crossroad, 1998), 3–31 的討論。 6

同上,31。希斯坦德(Gerald Hiestand, “Taxonomy of the Pastor-Theologian: Why PhD Students Should Consider the Pastorate as the Context for Their Theological Scholarship,” Expository Times 124, no. 6 [March 2013]: 261–71)為牧職神 學家提出類似的三重類別,涉及到教授神學家(學術)、 大眾神學家(社會)、和教會神學家(教會)。

20


牧師、神學家、和其他公眾人物

談到宗教縮小至更為私人的選項或者個人的選擇, 特蕾西的關注是正確的。然而,他將神學分成不同的討 論模式,這可能會使牧師摸不著頭緒,或者乾脆逃避現 實。牧師主要的位置顯然是在教會,不過,牧師對普羅 大眾和大學師生傳講真理的時候,就可以因此而擁有豁 免權,不需要負任何責任嗎?要將真實的人民分為三種 公眾並非易事。實際上,我們當中的許多人都兼有至少 兩個的社會角色。特蕾西意識到這點,他認為,系統神 學(與教會最緊密相聯的一種)的任務就是用與當代處 境相互切合的方式解釋聖經。這也與我們將要提出的牧 職神學家的作用很接近,可是我們傾向於將頭等重要的 位置給予聖經,而不是當代處境,特別是因為光照世界 上每個人的生命故事的乃是聖經。 不過,特蕾西的分析有助於澄清,重拾牧職神學家 這個異象所面臨的挑戰之性質和範圍。牧職神學家必須 能講這三種社會場所的語言,或者至少能夠用這些語言 問路(以及指路)。我們在本書的任務是要表明:第 一,牧師必須是神學家;第二,在某種意義上,每一位 神學家都是公眾神學家;第三,公眾神學家是一種非常 特殊的通才。首先,我們要探究牧職神學家這個異象在 三種公眾裡消失的來龍去脈。

學院:神學的力量和權力? 我們很難確定牧師是在甚麼時候對神學失去興趣 的,但是它轉移至學院顯然是一個重要的因素。雖然政

21


導論

教分離讓教會有權力實踐其信仰,以及按照自認為合適 的方法安排生活,然而,在神學從教會轉移至學院的時 候,教會與神學院的分離就產生了負面效果。 7「一個人 不能事奉兩個主」(太六 24)。對想要成為神學家的人 來說,發人深省的問題是,一個人是否能供給教會群體 的需要,又同時滿足當代學術的要求。 8 在中世紀時期,神學首次成為一門學科,是在主教 座堂學校發展成最初的大學之時。數百年之後,神學仍 然繼續在教會中茁壯成長,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大多數 舉足輕重的神學家也是神職人員。9 較具決定性的分裂 發 生 於 十 九 世 紀 初 ; 當 時 , 一 位 牧 師 —施 萊 馬 赫 (Friedrich Schleiermacher)—被任命為柏林大學的教

7

參:莫勒:「晚近幾個世紀最可悲的發展之一,就是把神 學轉變為一種學術訓練,與大學的關聯比與教會的關聯更 為 密 切 。 」 R. Albert Mohler Jr., The Pastor as Theologian (Louisville: Southern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 2006), 4. http://www.sbts.edu/resources/files/2010/09/the-pastorastheologian.pdf。

8

對 這 個 論 題 的 進 一 步 討 論 , 見 Gerald Hiestand, “PastorScholar to Professor-Scholar: Exploring the Theological Disconnect

between

the

Academy

and

the

Church,”

Westminster Theological Journal 70 (2008): 355–69。 9

有關牧職神學家這個異象的失去,進一步的歷史背景,見 第二章。

22


牧師、神學家、和其他公眾人物

授(普遍被認為是現代神學之父),將那裡的神學課程 重組為現在大家熟悉的四個部門:聖經研究、教會歷 史、系統神學、實踐神學,並且根據職業訓練、而不是 論題來看它們的統一性。這個「柏林」模式影響了北美 的神學教育,並且導致傳統/純理論學術(頭三個部 門)與專業/實踐學術(第四個部門)之間的分裂。 認為純理論的學術是抽象和「理論性的」,與日常 生活的問題脫節,跟「實際的」事工沒有關聯,也不是 必需的,這可能是人們反對神學教育的一個最大偏見 (我不能說那是「誤解」,唉,因為在描述許多學術課 程時,它確實有一些正確的成分)。 10 與此相關,但從 另一方面來說,認為「實用」的學科不合乎神學,是由 實用主義驅動,並且受人文科學的世俗模式所影響,那 是另一種反對牧職神學家這個概念的偏見。 聖經研究與神學在學院中的進一步分裂,只不過讓 問題更加惡化。研究聖經的學者參加他們自己的專業組 織 ( 例 如 , 聖 經 文 學 協 會 [ Society of Biblical Literature ] ) , 讀 他 們 自 己 的 刊 物 ( 例 如 , 《 聖 經 文 學 期 刊 》 [Journal of Biblical Literature] ) , 往 往 不 僅 是 舊 約 聖經或新約聖經的專家,也是某種題材或某個作者的專

10

進 一 步 見 David Kelsey, To Understand God Truly: What’s Theological about a Theological School? (Louisville: Westminster John Knox, 1992)。

23


導論

家(例如,保羅研究、天啟文學等等)。同樣,神學家 也有他們自己的專業組織(例如,美國宗教學會[American Academy of Religion])、刊物(例如,《國際系 統 神 學 期 刊 》 [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ystematic Theology ] ) 、 和 專 業 領 域 ( 例 如 , 分 析 神 學 、 改 革 宗 神 學、基督論等)。 想要成為牧職神學家的人不是與屬血氣的搏鬥,而 是與機構的權力和學院的權威搏鬥。牧職神學家特別必 須在兩方面戰鬥。首先,牧職神學家必須面對一個事 實,即大多數神學作品都是學者為學院(神學家教授) 寫作的。這類專門課題的專業討論,往往很難作為日用 靈糧供給會眾,也不容易應用到他們的日常生活之中。 阿奎那(Thomas Aquinas)對於三位一體中各個位格的 理解,對探訪一位剛剛獲知自己罹患胰腺癌的執事有幫 助嗎?或者,三位一體對正在失業中的教會成員有何助 益?同樣,三位一體論對教會的整體生命有何影響?要 是認為它沒有甚麼影響,那就既不幸也不真實。儘管神 學家教授確實有時並未盡本分將這一教義解釋清楚,不 過三一論是教會的命脈,完全與耶穌基督的身份和拯救 工作有關。 11

11

確實有作出清楚解釋的,見 Fred Sanders, The Deep Things of God: How the Trinity Changes Everything (Wheaton: Crossway, 2010)。

24


牧師、神學家、和其他公眾人物

其次 , 牧 師 也要 摧 毀 學 術性 的 柏 林 圍牆 , 它 將 聖經 研究與神學分開,現在成為學院中的固有現象。 12 考慮 到講道在大多數牧師的生活中佔有的核心位置,我們可 以堅持推理說,假如今天一定要他們選擇研究某個部 門,大多數牧師會選擇聖經研究。但問題是,牧師在許 多學術性聖經註釋中找到的大多數內容,即使不是不可 能傳講的,也都是難以傳講的。現代學術界出版的標準 聖經註釋通常將聖經視為歷史文獻,往往聚焦文本背後 的世界(例如,歷史背景,古代近東的類比事件),而 不是神今天在經文裡、通過經文、就經文的主題對教會 宣講的信息:神的救恩計劃在耶穌基督裡面同歸於一 (參:路二十四 27;弗一 9~10)。不少聖經學者認為 聖經註釋應該是神學的禁飛區。 13

12

有關這個不自然的分割,更多的詳情,見 Kevin Vanhoozer, “Interpreting Scripture between the Rock of Biblical Studies and the Hard Place of Systematic Theology: The State of the Evangelical (dis)Union,” in Renewing the Evangelical Mission, ed. Richard Lints (Grand Rapids: Eerdmans, 2013), 201–25。

13

縱然這種情況可能正在改變,現在有更多註釋專注於反映 經文的神學信息和教會數百年以來解讀經文的方式,但是 學術性的塵埃尚未落定。有關撰寫註釋的新趨勢,見布拉 索聖經神學註釋系列(Brazos Theological Commentary on the Bible)和 由校園書房出版社出版的古代基督信仰聖經

RG

25


導論

機構的權力和學院的權威,已經將原本統歸在神腳 下的事物變得四分五裂,包括:神學與教會生活、聖經 研究與神學、牧師與神學家。說明教義對門徒身份的重 要性,是由神學家肩負起主要的責任,然而,牧師也不 能忽視神學,或者等待某人在聖經學者、系統神學家、 和實踐神學家之間和平調解。牧師和神學家要往前走, 就必須擔當彼此的重擔,攜手應對學院遺忘教會和教會 缺乏神學這兩個現象。我們現在要討論的是後者。

教會:深深吸引著牧師的圖畫 在過去五十年左右,有各種令人眼花繚亂的圖畫描 述牧師的身份和工作。至今,人們仍然普遍困惑於牧師 到底是甚麼。事實上,「牧師」這個詞本身就是個隱 喻 , 它 來 自 拉 丁 語 pastor , 意 思 是 「 牧 羊 人 」 。 隱 喻 是 個充滿想像力的手法,可以用來豐富我們的日常經驗。 萊考夫(George Lakoff)和強生(Mark Johnson)運用 過諸如「時間就是金錢」等等在我們生活中常用的隱 喻。 14 我們也可以使用隱喻來象徵牧師的事奉。

註 釋 叢 書 ( 翻 譯 自 InterVarsity 出 版 的 Ancient Christian Commentary on Scripture series)。 14

George Lakoff and Mark Johnson, Metaphors We Live By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80)。

26


牧師、神學家、和其他公眾人物

那些象徵正在事奉中的牧師的隱喻,經常會影響人 們的想像力,以致有時候很難將它們抹去。這種隱喻就 成為深深吸引我們的圖畫。這些圖畫所透露的往往是當 代人們關注的事情,多過與牧師有關的事情。事實上, 目前對牧師的普遍描繪,幾乎總是反映出當代知識和當 下文化的更廣闊的影響。 15 我們甚至可以斗膽進一步提 出,描繪牧師的圖畫,本身就在海浪(文化潮流)和每 一波教義狂風(學術動態)中飄搖不定。 因為其他人已經將一些主要的圖畫陳列出來,所以 我可以說得簡短一些。魏利蒙(William Willimon)正確 地指出:「現代的事奉已經淪為領袖意象的受害者,這 些意象 並不 是出自 聖經 ,卻是 來自 周圍的 文化—牧 師 就是執行長、心理治療大師、或者政治鼓動者。」 16 無 可否認,組織項目和幫助人們都沒有錯;唯一的問題 是,這些事情是否能使人辨別出牧師的召命。如果基督

15

我在其他地方提到,聖經註釋也遇到類似的情形。見 Kevin Vanhoozer, “‘Exegesis I Know, and Theology I Know, but Who Are You?’: Acts 19 and the Theological Interpretation of Scripture,” in the forthcoming Theological Theology: Essays in Honor of John B. Webster, ed. Darren Sarisky, R. David Nelson, and Justin Stratis (London: T&T Clark, 2015)。

16

William H. Willimon, Pastor: The Theology and Practice of Ordained Ministry (Nashville: Abingdon, 2002), 55。

27


導論

教牧師的為人和工作有某個獨具一格的地方,那會是甚 麼呢?這就是一直讓人們感到困惑的重點。 17 人們對牧師工作的概念也相應影響了神學院的做 法。一切都取決於對牧師之事奉所作出的顯著隱喻。霍 夫 ( Joseph Hough ) 和 科 布 ( John Cobb ) 追 溯 了 在 美 國教會歷史不同時期流行的四種模式和它們的興衰景 象:聖經與神學知識的「大師」(十八世紀末至十九世 紀初)、「信仰復興運動者」(十九世紀)、教會與會 眾的「建造者」(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和人們 與項目的「管理者」(二十世紀)。 18 魏利蒙更新了這 本使我們獲益良多的圖集,它深深吸引著我們,或者在 二十一世紀似乎會這樣做。除了那些繼續具有廣大影響 力、比較舊的概念以外(例如,政治談判者、治療師、 管 理 人 ) , 他 還 提 到 媒 體 大 亨 和 群 體 中 的 激 進 分 子 。 19

17

我們不想僅僅誇大才智,將事情推往另一個極端,創造出 一個作法自斃牧師(Rev. Frankenstein)。我們對牧職神學 家的為人和工作有全面的看法。我們認為,強調神學可以 智慧地在知道、實行、和存在之間作出平衡處理。正如我 們在下文要討論的,牧師也需要知道如何與人交往,因為 其實「人」才是公眾神學的「原材料」。

18

Joseph Hough and John Cobb, Christian Identity and Theological Education (Atlanta: Scholars Press, 1985)。

19

梅瑟(Donald E. Messer)專注於五個現代的概念:受傷的 醫治者、僕人領袖、政治神秘主義者、實踐神學家、和被

RG

28


牧師、神學家、和其他公眾人物

還有一些其他的概念,包括「現存的人類文獻」、聰明 的傻瓜、道德導師、盼望的媒介、診斷專家、生來就是 講故事的人、和助產士。 20 這些意象的增生象徵著人們缺乏共識,甚至普遍困 惑,不知道牧師到底是誰?他們應該做甚麼?一位觀察 牧師的人這樣說:「我們很難想像從事其他行業的人 —建築工 人、髮 型師 、牙醫 、職 業網球 選手 、甚至 系 統神學 家或 聖經學 者 —會持續 不斷地 操心 ,為要 想 出 那麼多與他們選擇的領域相應的意象。」 21 沒錯,對於 牧師的工作來說,還有更多像「心靈護理」或「傳道 人」之類的文字表述。不過,這些都避開了問題之所在 —在別人 力所不 及的 情況下 ,傳 道人應 當怎 樣關懷 、 必須說些甚麼。

奴 役 的 解 放 者 ( Contemporary Images of Christian Ministry [Nashville: Abingdon, 1989])。 20

這 裡 每 一 個 概 念 都 是 Robert C. Dykstra, ed., Images of Pastoral Care (Danvers, MA: Chalice, 2005) 裡一章或幾章的 焦點。愛德華滋(Jonathan Edwards)將牧師形容為管家、 聰明的建造者、建築師、商人、漁夫、和兵丁,並且以聖 經支持他 提出 的每一個 概念 ( “Some Thoughts concerning the Revival,” in The Great Awakening, vol. 4 of The Works of Jonathan Edwards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72], 445)。

21

Dykstra, Images of Pastoral Care, 3。

29


牧師的觀點

在講台上護教的牧職神學家

賈森•胡德(Jason B. Hood)

對梅根來說,過去十年是一段困難的時期。她失去 了工作;她帶著不可能實現的期待走入婚姻,然後發現 「基督 徒的 婚姻」 並不 像她所 想的 那樣稱 心如 意—基 督教的羅曼史沒有幫她做好思想準備,來面對二十幾歲 的時候就已經沉迷於色情刊物的丈夫。她心愛的阿姨患 了癌症。她最喜愛的表弟要做變性手術和激素治療。出 乎意料之外,她的教會是由罪人和聖徒混合在一起,這 對於她的信仰是個威脅,也是個助益。 梅根沒有面對這些挑戰的裝備。在她長大的時候, 她深受美國個人主義影響,熱衷迪士尼電影。她認為自 由和獨立是一個人能夠擁有的最高利益。她從臉書看到 許多對基督教信仰和行為充滿敵意的評論。她的同事積 極、一臉鄙夷地勸說她改變信仰。 這位現實生活中的梅根要在這星期參加你附近的教 會。這個教會怎樣才能滿足梅根的需要?梅根需要很多 東西—有 規律地 讀經 、堪為 忠誠 基督徒 生活 典範的 成 熟基督徒、可以安心地提出挑戰性問題的地方、並且培 養出對待那些敵基督教者的一種有吸引力和仁慈的立 場。梅根也需要一位在講壇上的神學家,捍衛她的文化 背景,特別是揭露流行、想取代基督教的那些思想體系

342


在講台上護教的牧職神學家

所提供的虛假安慰。護教並不只針對非信徒;它也為著 像梅根那樣因為生活、苦難、和後基督教文化而感到苦 惱的信徒而設。 這 使 我 想 起 提 摩 太 • 凱 勒 ( Tim Keller ) 。 在 他 的 《 我 為 什 麼 相 信 ? 》 ( The Reason for God ) 還 沒 有 成 為 《紐約時報》評出的暢銷書以前,凱勒就已經常常在講 壇談論被他稱為「挫敗的信念」這個題目。這些攔阻人 的信念是受了文化影響,從根本上使基督教聽起來即使 不是完全不合理,也是難以置信的。在開羅,每一個穆 斯林都知道耶穌沒有死在十字架上,神也沒有兒子,因 此,耶穌並非神的兒子。在西方,即使沒有人會因為耶 穌死在十字架上而感到困惑,可是只有一種宗教擁有到 神那裡去的唯一道路,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概念;相 反,後面這個想法在開羅完全不是問題。 聖經的每一段經文都會遇到至少六個「信念的障 礙」,使後基督的西方很難接受基督教: 1. 不可能有一種真正的宗教,來證明其他觀念都是 錯誤的。 2. 邪 惡 和 苦 難 讓 人 不 可 能 相 信 聖 經 裡 那 位 大 能 的 神。 3. 個人的選擇是神聖的,是任何要求自己向主權屈 服的宗教或意識形態都不能侵犯的。 4. 教會過去的歷史太讓人沮喪了。

343


牧師的觀點

5. 神的怒氣或烈怒令人難以接受,或者甚至是可恥 的。 6. 聖經不可靠,而且使社會後退。 這些橫在基督徒信仰前面的障礙,並不僅僅存在於紐 約 —它 們 隨 處 可 見 , 是 文 化 氛 圍 的 一 部 分 。 我 要 重 申,不僅非信徒會碰到這些障礙,它們已經成為文化環 境的一部分,以致我在基督教的教室裡聽到(誠實得令 人詫異的)學生、和還未完全擺脫受周圍文化影響之世 界觀的教區信徒提出這些問題。由於這些障礙如此突 出,以致持有這些看法的人通常不會以批判的眼光去檢 驗它們;但是,這些障礙卻經常是出乎人意料地一推就 倒。 作為檢驗案例,讓我們來設想一篇基於眾所周知的 馬太福音二十八章 16~20 節的講章。儘管我曾經聽過 許多以這段經文為題的講章,可是我不記得有人討論過 非信徒在我們當前的文化思潮中所提出的反對意見。馬 太福音二十八章 16~20 節提出,屬於耶穌的主權,與 頭三個 成為 障礙的 信念 針鋒相 對地 相碰—祂 主權的 涵 蓋面非常廣(信念障礙 1),我們看見苦難的程度導致 我們質疑祂是否真的在掌權(2)。我在這裡要討論的 是第 3 個—耶穌對祂主權的聲明,剪去了我們的文化 中重於一切的自我實現和自我界定的枯枝。 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流行音樂排行榜充分說明 了 這 第 三 個 信 念 障 礙 。 馬 克 莫 ( Macklemore ) 一 首 大

344


在講台上護教的牧職神學家

力、有效地支持同性戀婚姻的歌曲《愛皆相同》(Same Love),比麥莉•希拉(Miley Cyrus)猥褻的派對歌曲 《停不下來》(We Can’t Stop)更能夠引起聽眾同情的 共鳴。但是這兩首歌都是無拘無束的當代敘事。兩首歌 都說,我的身體是屬於我自己的,而且我無法控制自己 的慾望—我需要自由,自主,和受到肯定。 梅根和她帶來的同事,需要參照上下文來看馬太福 音第二十八章,那位聲稱要統治我們生命和全世界的 人,是在祂為我們死了以後才提出這樣的要求。在講台 上的護教者指出,別的「自由」實際上就是別的主宰。 馬克莫在副歌中承認,「即使我嘗試,即使我想要,我 還是無法改變。」麥莉也使用被描述為性慾的宿命 論—「停 不下來 」。 這種自 由導 致自我 的專 橫。性 行 為的激進分子宣布要為婚姻重新定義,也將我們從性行 為的約束之中釋放出來,認為這原來也是另一種的奴 役。現在,要是我六歲大的兒子想稱自己為女孩子,我 就必須讓他這樣做;假如我們的基督徒輔導員鼓勵他要 接受神賜給他的皮膚和染色體,他就會被吊銷執照。看 待性別的「傳統」方式已經被譴責為奴役。然而,這個 孩子卻被賣給了他自己專橫地選擇的性別。徹底自由的 性生活,悄悄地開始影響我們的想像力、要求我們贊同 它、強迫我們養成習慣、限制我們的自由。就如迪倫 (Dylan)說的,「你必須服事某人。」 對自我滿足、自我肯定的追求,永遠不會結束;自 我的神永遠都不會滿足。追求那種東西,肯定會主宰你

345


牧師的觀點

的慾望、消耗你的精力、並且耗盡你的金錢。最終,文 化會嫌你太老或太無聊,然後就離開你;你的性生活會 離開你。然而,君王耶穌應許,祂永遠不會離開你;而 且祂為你預備一條道路,這條路比你可以在文化混亂的 曠野中開闢的任何一條路都更為真實。我們在服事祂的 時候找到真正的自由,並且在父的膀臂中發現我們是祂 所愛的兒女。

346


結語

牧師—— 公眾神學家: 五十五條論點摘要 Conclusion

Fifty-Five Summary Theses on the Pastor as Public Theologian 凱文•范浩沙(Kevin J. Vanhoozer)


健康教會九標誌

46


牧師—公眾神學家:五十五條論點摘要

教會為甚麼需要牧職神學家?牧職神學家有甚麼作 用?我們簡單的答案是,牧職神學家是復活之基督的恩 典,幫助建立基督的教會,特別要帶領人們認罪、理 解、稱頌、交通、向別人推薦、並且使他們自己符合在 基督裡的現實。 這本書特別關係到重拾這個異象,我們在結尾總結 每一章的主要論點,做為這個異象的宣告,乃是合適 的。我們相信,這些論點的含義應該同樣影響今天的教 會和神學院。 1. 教 會 正 面 臨 危 險 的 處 境 , 她 會 在 我 們 最 意 想 不 到 的地方—牧師的職分—用她與生俱來的天職去 跟世俗社會交換一碗紅豆湯(導論)。 2. 太多時候,牧師和他們服事的教會被當代文化— 而不是聖經—對領袖職分所描繪的圖畫(例如: 經理、治療師)所吸引。 3. 將 神 學 局 限 在 學 院 中 , 以 及 聖 經 研 究 、 與 教 義 神 學之間的學科分界,不能滿足牧師和教會的需 要。 4. 牧 師 必 須 在 他 們 的 事 工 中 特 別 警 覺 , 不 要 將 講 台 變成砲台;或者尊崇自己的名,甚至在尊崇神的 時候,同時尊崇自己的名。 5. 牧 師 是 神 學 家 , 他 們 的 天 職 是 尋 求 、 說 出 、 並 且 展示神為著世界在基督裡所作的事,也要帶領其 他人這樣行。

349


結語

6. 牧 師 是 公 眾 神 學 家 , 因 為 他 們 為 人 工 作 、 與 人 一 起工作、並且影響人—聚集在一起的信徒—還 要帶領他們為神而活,就如廣場中紀念碑的尖塔 那樣作見證。 7. 雖 然 牧 師 不 是 唯 一 帶 領 別 人 歸 入 基 督 的 人 ( 所 有 基督徒都共享這項特權和責任),不過他是這個 建造工程的監督。 8. 牧 職 神 學 家 是 基 督 身 體 中 具 備 生 機 的 知 識 分 子 , 他明白福音,有「得救的智慧」。 9. 牧 職 神 學 家 是 具 備 生 機 的 知 識 分 子 , 他 代 表 信 仰 群體,並且為著建立它,清楚表達出這個群體的 信心、盼望、和愛心。 10. 牧職神學家是特殊的通才—他擅長於從神過去、 現在、和將來在耶穌基督裡的工作去看全部人 生。 11. 牧 職 神 學 家 的 職 分 不 是 最 近 才 發 明 出 來 , 它 源 自 古 代 以 色 列 的 領 袖 職 分 —先 知 、 祭 司 、 和 君 王 (第一章)。 12. 耶 穌 委 派 牧 職 神 學 家 的 職 分 , 將 耶 穌 在 新 約 群 體 中的好牧人事工繼續下去,並且參與基督三重的 彌賽亞職分—先知、祭司、和君王。 13. 牧 職 神 學 家 像 祭 司 那 樣 , 在 人 類 面 前 代 表 神 ( 特 別是引導人明白,為了人不斷犯下的罪,神已經 在基督耶穌裡作出了恩慈的預備,從而要求他們

350


牧師—公眾神學家:五十五條論點摘要

聖潔),也在神面前代表人類(特別是獻上讚美 或感恩,和代求為祭物)。 14. 牧 職 神 學 家 就 像 先 知 那 樣 , 從 事 說 出 實 情 的 事 工,主要(但不限於)用話語傳達神的觀點,特 別是在基督耶穌裡的真理。 15. 牧 職 神 學 家 就 像 古 代 以 色 列 的 善 王 , 他 們 謙 卑 地 順服神的道,將神十字架形狀的智慧和公義身體 力行,從而在地上示範在天上的國民應有的樣 式。 16. 早 期 教 會 歷 史 中 的 牧 師 無 一 例 外 , 都 是 按 照 神 學 的方式來理解他們的天職,在教會歷史中,大多 數一流神學家也是牧師(第二章)。 17. 早 期 教 會 的 牧 職 神 學 家 , 按 照 古 老 的 信 仰 準 則 (Rule of Faith)的界限,來理解福音重要的神學 現實,並且認為以色列的神就是耶穌基督的父、 萬物的創造主、和教會的救贖主。 18. 在 早 期 教 會 的 某 個 時 候 , 主 教 不 僅 是 地 方 教 會 的 牧師,也是外圍地區的監督—「放大的」牧職神 學家—他負責表現出教會的合一、捍衛真實的信 心、並且反對邪惡。 19. 更 正 教 宗 教 改 革 運 動 中 的 牧 職 神 學 家 , 主 要 被 視 為傳遞神話語的牧師,因此他講述的話,比世界 上其他任何的話都有權柄。

351


結語

20. 清 教 徒 傳 統 中 的 牧 職 神 學 家 , 擅 長 於 為 了 改 變 心 靈和生命的緣故,正確地指示人們,為了敬虔而 運用神的教義。 21. 約 拿 單 • 愛 德 華 滋 認 為 , 牧 師 的 職 責 是 一 種 「 聖 工」,他們參與基督的工作,在人類面前代表神 (尤其是講道),並且在神面前代表人類(尤其 是禱告)。 22. 在 十 九 世 紀 , 像 芬 尼 等 等 的 信 仰 復 興 運 動 者 , 更 關注通過熱烈的公開演講,而不是正確的教義, 來感動人認罪相信,實際上就是將神學貶低,只 看重「果效」。 23. 十 九 世 紀 的 神 學 家 , 面 臨 來 自 學 術 界 的 科 學 家 和 哲學家的監視,將他們的注意力轉向尋回知識上 的聲望,從而荒廢了教會牧師的正業。 24. 許 多 現 代 的 牧 師 將 他 們 的 天 職 視 為 一 種 輔 助 性 專 業,對神學失去興趣,因為他們專心於學習會確 保他們成功(即:有果效)的實用技能。 25. 在 二 十 世 紀 四 十 年 代 , 福 音 派 信 徒 的 餘 民 開 始 努 力找回牧師具有的神學職分這個古時的異象。 26. 牧 職 神 學 家 遠 不 是 專 家 , 相 反 , 他 是 聖 潔 的 萬 事 通,負責隨時隨地向每一個人傳講基督(第三 章)。 27. 牧 職 神 學 家 藉 助 開 一 劑 改 變 心 態 的 現 實 藥 方 , 意 即福音的好消息,來面對死亡和垂死的事情、和

352


牧師—公眾神學家:五十五條論點摘要

因為走向死亡通常會引起的焦慮,並且親自感知 環境,表現出走向復活的喜樂心情。 28. 牧 職 神 學 家 表 現 出 一 種 「 福 音 的 心 態 」 , 以 直 說 語氣宣告—(「祂復活了!祂是主!」)—也體 現出一條道路,是與那已經在耶穌基督裡更新、 卻尚未完全更新的世界一致的。 29. 牧 職 神 學 家 獨 特 的 任 務 , 是 基 於 聖 經 說 出 過 去 、 現在、和將來「在基督裡」的現實。 30. 牧 職 神 學 家 說 出 在 基 督 裡 的 現 實 , 最 終 也 參 與 在 現實的事工中,也就是說,治理目前現實的真 理—有關神、人類、和兩者之間關係的真理。 31. 傳 達 在 基 督 裡 的 現 實 , 就 是 傳 達 理 解 , 讓 人 明 白 各個部分—構成福音的人、事件、和事物—與 整體的關係,也就是它們如何在耶穌基督裡同歸 於一。 32. 牧 職 神 學 家 是 公 眾 知 識 分 子 , 因 為 他 們 藉 著 聖 經 中神的救贖工作—以耶穌的復活臻於極致—這 個故事作為篩選和架構,來討論重大問題,勾勒 廣闊藍圖。 33. 牧 職 神 學 家 專 心 於 研 究 、 解 釋 、 和 傳 講 神 的 道 , 因為只有聖經才是具有神聖權威的著述,它講述 神在基督裡使人類與祂和好、更新創造的工作。 34. 牧 職 神 學 家 努 力 提 高 會 眾 的 聖 經 素 養 , 特 別 是 通 過 重 視 聖 經 神 學 , 意 識 到 聖 經 在 其 各 類 書 卷、人 物、和事件中有關基督之故事的合一性。

353


結語

35. 牧 職 神 學 家 努 力 提 高 會 眾 的 文 化 素 養 , 知 道 文 化 最終是靈命塑造的首要方法,它會塑造價值觀和 習慣、信念和行為。 36. 牧 師 是 公 眾 神 學 家 , 與 人 們 合 作 , 建 立 他 們 歸 入 基督,如果他以理解不同類型的人的眼光去閱讀 小說,會是件好事。 37. 牧 職 神 學 家 既 用 命 令 語 氣 、 也 用 直 說 語 氣 講 話 , 他勸誡會眾不僅要說出、也要符合末世的新現 實,那是我們可以通過聖靈在基督裡看見的。 38. 神 學 院 的 存 在 , 是 為 了 讓 學 生 能 夠 認 識 、 活 出 基 督,培養他們在聖經和神學上的素養。 39. 神 學 院 的 存 在 , 不 是 為 了 加 強 「 聖 經 」 、 「 系 統」、和「實用」神學的典型分科,卻是要超越 它,為了培養跨學科的教牧神學智慧。 40. 神學院的存在,是為了培育特別的通才—可以按 照聖經為在耶穌裡的事物所作的見證認識萬事, 與基督同行,演繹與基督一同復活的末世現實, 並且幫助其他人也這樣行。 41. 牧 職 神 學 家 的 工 作 是 基 於 牧 師 自 己 與 基 督 的 合 一,並且要傳講在基督裡的現實(第四章)。 42. 牧 師 的 大 使 命 在 於 , 基 督 吩 咐 牧 師 成 為 公 眾 神 學 家,代表神與人打交道,他們是餵養基督羊群的 牧人、建造神家的工人。 43. 儘 管 牧 職 神 學 家 有 特 殊 ( 即 : 分 別 出 來 ) 的 服 事 作用,是耶穌授權的代表,承擔著維護教會信仰

354


牧師—公眾神學家:五十五條論點摘要

告白完整的責任;可是耶穌是首要的建造者,要 將祂的教會建立在信仰告白的磐石上。 44. 牧 職 神 學 家 建 造 神 的 家 , 是 用 活 石 作 工 的 石 匠 , 他將活石與房角石(耶穌基督)相連,在地上為 神建成祂的居所—以人為材料建造而成的聖殿。 45. 牧 師 是 為 神 建 造 聖 殿 的 工 匠 , 他 們 不 僅 監 督 都 市 中的工作,也監督宇宙的更新,因為他們在教會 的和好工作中,預見萬物的和好。 46. 牧 職 神 學 家 通 過 輔 導 、 親 自 探 訪 、 教 導 和 講 道 , 傳遞神的話語和在基督裡更新。 47. 在 牧 職 神 學 家 傳 遞 恩 典 和 真 理 的 各 種 方 法 中 , 講 道是至關重要的工具,它培育聖經素養、聖經和 神學能力、和對耶穌基督的美德的全面理解。 48. 在 培 養 會 眾 詮 釋 文 化 、 認 出 文 化 統 治 權 、 明 白 特 殊的文化文本和潮流對於實現神在地上統治的利 弊,講道都是非常好的方法。 49. 講 道 是 牧 職 神 學 家 用 以 喚 醒 人 們 的 主 要 方 法 , 讓 人知道神在社會文化現象以下、背後、旁邊、和 之上,在基督裡工作的救贖現實。 50. 無 論 如 何 , 我 們 都 不 能 避 免 教 導 ; 因 此 , 牧 職 神 學家必須明確地重拾教牧書信所制定的教理導師 的作用,教導人們認識教義,讓他們能增進理解 並且符合真實,從而成為真實。

355


結語

51. 牧 職 神 學 家 為 了 基 督 身 體 的 健 康 、 興 旺 、 和 在 基 督裡長大成人,就要將純正的教義傳輸給基督的 身體。 52. 牧 職 神 學 家 帶 領 聚 集 在 一 起 的 會 眾 稱 頌 基 督 , 並 且利用彼此在一起的時間,用信心、盼望、和愛 心建立會眾,以致門徒在聚會之時、散會之後, 都可以敬拜,整個星期都能將他們的身體獻上, 當作活祭。 53. 牧 師 帶 領 會 眾 禱 告 , 那 是 典 型 的 公 眾 神 學 行 為 , 本身就是現實的服事,承認罪人在神面前,以及 聖徒在基督耶穌裡、在神面前的真實情況。 54. 牧 師 主 持 聖 餐 , 那 是 典 型 的 公 眾 神 學 行 為 , 本 身 就是末世現實的服事,因為信徒通過聖靈,因信 與基督合一,儘管在種族、階級、和性別上有次 要的差異,他們仍然享受與永活的神、以及彼此 之間的相通。 55. 牧 職 神 學 家 有 護 教 者 的 功 能 ; 他 們 幫 助 集 體 , 以 生活證明信心的忍耐和在基督裡的愛心、寬恕、 和相通時,就捍衛了十字架的智慧和福音的真 理。

356


Millions discover their favorite reads on issuu every month.

Give your content the digital home it deserves. Get it to any device in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