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22

2016 教育特刊

20

大學申請

進名校:栽培孩子不是人云亦云 ■龔競 我的女兒王桑榆(Winnie Wang)今 年進了所謂的HYPSM Club(哈佛、 耶魯、普林斯頓、史丹佛、麻省理 工全數錄取)被中國、台灣媒體加油 添醋報導,怕誤導華人家長,忝以 拙筆分享經驗。 先自我介紹,我11年級從台灣來 美國當小留學生,後來在南加大唸 財經,現在經營課輔班(揚名學院 Stanford Academy)已有七年多了。 經營課輔班,是想白天可以照顧父 母,下午可以照顧孩子。這期間接 觸了很多學生和家長,雖然只收一 到八年級的學生,但很多學生升了 高中仍保持聯繫,回來問我選課、 課外活動、暑假要補什麼、申請大 學論文問題。過去我的小孩還沒上 大學,我只能告訴他們,「我覺 得」應該如何。 剛開始做課輔班的時候,看到其 他小孩在外面補十幾樣才藝,或每 天練習游泳,說可以在申請大學時 拿到獎學金,這讓我感到很害怕, 自己的小孩什麼都沒有怎麼辦?雖 然孩子會游泳、溜冰、彈琴,但都 沒參加比賽,像Winnie的鋼琴,只 學 到 八 級 就 放 棄 了。 我 每 年 都 看 到,Winnie在鋼琴CM考試前一兩個 月才開始練琴。她九年級時,有一 天我跟她說:「妳如果不想學鋼琴 也行,但我有條件,妳如果對科學 有興趣,就想辦法去比賽,隨便得 個小獎也行。不然,大家鋼琴都十 級,到時妳申請大學,一片空白, 什 麼 都 沒 得 寫, 一 點 競 爭 力 都 沒 有。」沒想到她立刻答應我,上完 最後一堂鋼琴課,這幾年我家的鋼 琴從沒有響過。而她之後也真的去 參加一些science fair,AMC,Biology Olympiad,Intel STS比賽,有些有得 獎,有些沒有。我覺得引導孩子在 感興趣的學科、才藝方面發展比較 重要,而不是人云亦云。 至今為止,我還是會說「我覺 得」。我覺得高中生的暑假,就該 去參加一些活動,而不是去補習下 學年的課程。學校一學年有九個月 的課程,而暑假短短不到三個月,

王桑榆與龔競。 一來老師只能講個大綱,有些小 孩,因為暑假已經學了一些,開學 後就不認真聽講,很多家長反而失 望,因為認為暑假已經花錢先學 了,開學就該考得更好。至於參加 些什麼活動,我會建議做義工、實 習,或參加夏令營,不是花太多錢 的。當然每年都能持續下去,那是 最好的。像今年,我們雖然要去上 大學了,暑假還是去史丹佛實習, 這是我們第三年暑假去史丹佛實 習。千萬不要為了應付學校規定的 小時數去實習或做義工,時間滿了 就不去了。 另外有關當義工,我很喜歡哈佛 大學今年那份「扭轉趨勢報告」 (Turning The Tide)。我覺得當義工, 應該從自己身邊做起,包括家人。 我的父母年紀很大,我的兩個小 孩,以前下課回家,會問婆婆吃過 飯沒?拿藥給婆婆,陪婆婆上廁 所。我媽媽在世的後期,我兒子會 和家庭工一起幫忙,抱她上床,女 兒會幫忙換床單和衣褲,他們去養 老院當義工時,也對老人非常有耐 心和愛心,平常對大人也很懂得 應對進退,我想這也是為何Winnie 所有面試的學校都有錄取的原因之

一。之前聽過升學機構,帶小孩去 國外偏遠地區做義工,回來後幫國 外募款,那直接把機票和食宿的錢 捐款給他們不是更快更好? 我覺得小孩有功課不懂,才需補 習。如果小孩沒有要求,我也不會 替他們找補習班。之前因為 Winnie 唸特洛伊高中,很多學生都補習, 例如在學校上Honor Chemistry,就 去外面補 AP Chemistry,然後在校 外考試,我們也照做,可是後來還 是在學校拿AP Chemistry的課。後來 想想,真的沒有這個必要。至於課 外活動,如果平常在學校成績不理 想,就算是十幾個club的president也 不會有太大加分。我認識靠體育進 好學校的人,真的沒有幾個,必須 在比賽中有傑出表現才有機會。因 為他們必須花很多的時間在平時的 練習上,所以他們進好學校也是應 該的。 外面的升學中心教的升學策略, 換所爛高中,把姓改成外國人的 姓,有些說收入低有加分,有些 說學校喜歡收付全額的學生。我 有學生,換到爛的學校,申請十 幾所私立大學,一間都沒有進。 收入的高低,並不影響進好大學

的機會。在Winnie被MIT錄取時, 學校要求上傳兩年的公司稅單和 現有房子的價值,我一直到填完 所有表格加上稅單後,才收到 financial aid package,告知我們要 付多少錢,所以admission office和 financial aid應該是分開的。因為 學校錄取時,並不知我的收入狀 況。在此之前,我們在去年12月 就REA進了史丹佛,學校也只是大 約估算如果在2015年讀史丹佛該 付多少錢,並沒有說2016年該付 多少。這些好的學校都強調零貸 款,所以這些小孩不會因為讀常 春藤,畢業後欠了一大筆貸款。 我去年因為去史丹佛接Winnie, 跟學校教授聊天。當時我告訴教 授,Winnie很想進此校,史丹佛是 她的dream school。教授告訴我,當 大家申請時,其實GPA,SAT都差 不多,再來比的就是論文、推薦信 和面試了,所以論文「非常非常」 重要。因此,Winnie花了很多時間 在論文上,每篇論文寫至少兩三個 版本,再問一些朋友和我課輔班老 師的意見,不斷的修改。推薦信除 了學校老師之外,還有教授的推薦 信。至於面試,我們從未做過任何 訓練,但我想從小跟長輩相處,學 會理解他人,尊老愛幼,真有很大 的影響。 前面有提到,我在美國讀大學, 可是面對自己的小孩要申請大學, 還是無所適從,會很緊張,覺得怎 麼比自己以前申請大學要難上千萬 倍。我還有個兒子,五年後上大 學,課輔班也有很多小孩在讀高 中。我能給所有的高中生的建議就 是:盡自己最大能力維持成績,在 平時多參與社區服務,做自己最重 要,千萬不要別人做什麼,就學別 人做什麼。在升學道路上,每個人 都該有自我的特色。希望大家都能 找出,屬於自己的康莊大道。 王桑榆是慈濟義工,加州科學競賽第 四名,蓋茲千禧學者獎學金計畫(The Gates Millennium Scholars Program)得主,高中共修16門AP,考11 門,畢業成績4.9分,SAT 2340分。

Profile for World Journal

2016 教育特刊  

2016 教育特刊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