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熊 猫 报 THE PANDA


熊猫报 xíong māo bào

The Panda Williams College’s Chinese publication Issue II, Fall 2010 Full articles on our website: https://sites.google.com/site/williamsthepanda/ Send comments, questions or feedback to Inez at ixt1@williams.edu.


目录 Contents 前文 ..............................

2

文学作品 - Writing 申有珍,梅大伟:谁是我的同屋? .....

4

叶湘琴,吴瑞佳:新饭馆 ............

6

林景昱,韦杰:去吃饭 ..............

8

余咏欣:生活的绕远路 .............. 蒋玲静:夏花秋拾 .................. 王嘉琪:今天你为谁写歌 ........... 张子昂:一脸茫然夜 一袖艳阳天 ....

13 15 20 24

艺术品 - Artwork .....

5

朱怡琳 (Tasha Chu ’11)

..............

6

朱怡琳 (Tasha Chu ’11)

..............

9

叶乃谦 (Nai Chien Yeat ’13) .......... 雷品思 (Pinsi Lei ’12) ............... 陈雪婷 (Inez Tan ’12) ............... Tina Zeng ’11 ......................

10 12 14 19

黃雨星 (Danny Yuxing Huang ’11)

陈雪婷 (Inez Tan ’12) 周康

............... 23

............................. 24

杨婷婷 (Shirl Yang ’13) ............... 25 Tina Zeng ’11

...................... 30

余咏欣 (Emily Yu ’11) ................ 32 1


Introduction To all the Panda fans, Welcome back to Williams! Hopefully your first semester went smoothly! (@.@) Now, as you get ready to chill during winter study, the second issue is here! We have been working hard to bring you a new, more exciting edition of The Panda. So sit back, relax, and read on! For the newbies, The Panda is Williams Collegeâ&#x20AC;&#x2122;s own Chinese language publication, which aims to feature work by students from Chinese 101 to native speakers, so all of us will have something to read at our level. We also feature art and photography that relate to Chinese culture. Students of Chinese on campus have ample opportunities to speak with one another, but rarely share their written work. We hope that what you read here will encourage you to practice written Chinese and spur you on to greater heights! Good good study, day day up! Add oil!!! Love, >3< Your Editors

2


前文 所有的熊猫迷, 欢迎回到威廉姆斯!希望你的第一个学期过得 顺利!(@.@) 在即将进入冬季课程之时,在小 编们的呕心沥血之下,第二期熊猫报隆重登 场!现在坐下来, 放松心情, 开始阅读吧! 如果你还不知道熊猫报是什么,嘿嘿嘿~~~熊 猫报是威廉姆斯的中文期刊。为了给各个水平 的中文学生提供阅读材料,我们给大家带来了 各种各样的文章,照片和艺术作品。在威廉姆 斯的校园里说中文的机会非常多,但同学们很 少分享他们亲手写的文章。我们希望这些作品 能鼓励你多写中文,让你的中文不断地进步!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加油! --小编们上

3


谁是我的同屋? 申有珍 (You Jin Shin ’13), 梅大伟 (David Michael ’13)

(敲门) 梅大伟:是谁啊? 申有珍:申有珍。 梅大伟:你是我的同屋吗? 申有珍:是啊。请你开门。 梅大伟:申先生,欢迎欢迎。 (开门) 申有珍:啊! 梅大伟:啊!申先生在哪儿? 申有珍:申先生?我是申有珍,申是申城的申。 梅大伟:有是有问题的有? 申有珍:对,珍是珍珠的珍。 梅大伟:我等了我的同屋四个多小时,可是你怎么是 一个女生? 申有珍:哦,我坐飞机坐了二十个多小时来这儿,为 什么我的同屋是一个男生? 梅大伟:你是从哪儿来的? 4


申有珍:我的家人住在纽约,离学校很远。我可以进 来吗? 梅大伟:不行!你不可能是我的同屋,因为男生得跟 男生住在一起,再说,再说……你是女生! 申有珍:跟女生住在一起不见得不好。我是一个很好 的同屋,再说, 我做菜做得非常好吃。 梅大伟:啊,我听明白了你的意思。有女生做同屋对 我有好处!我帮你把行李搬进来吧。 申有珍:谢谢,谢谢! 梅大伟:(眨眼)不客气。

Roommates 黃雨星 (Danny Yuxing Huang ’11)

5


新饭馆 叶湘琴 (Christina Adelakun ’13), 吴瑞佳 (Erica L. Wu ’13)

瑞佳:喂? 你是哪位?   湘琴:哎!我是湘琴。你是瑞佳吗? 瑞佳:是。你好,湘琴! 最近怎么样? 湘琴:我很好。这几天我没有事,每天都有时间。你 要不要跟我一起去一家新的中国饭馆吃晚饭? 瑞佳:哎呀。对不起,恐怕我今天没有时间,也没有 衣服可以穿,所以我今天得洗衣服。  湘琴:哎,洗衣服又麻烦又无聊。哎,我正好有一件 干净的衣服,可以给你穿。你应该跟我一起去 这家新饭馆吃饭。听说菜一般都便宜得 很。 瑞佳:真的吗?太好了!麻烦你来这 .....儿接我。 湘琴:好。没问题。到你的宿舍只 ..要差不多五分钟。 瑞佳:好。谢谢你。再见!

6

San Francisco Chinatown I 朱怡琳 (Tasha Chu ’11)


(在饭馆) 湘琴:我听说过这家饭馆的菜很地道,特别是菠菜豆 腐汤和清蒸鱼。  瑞佳:很好。我最喜欢吃的菜是清淡的,比如说,清 蒸鱼。我觉得辣的菜不怎么样,一吃就要哭。 这个饭馆的菜一般都是清淡的广东菜吗?  湘琴:这就要看你想点哪种菜了。  瑞佳:哎,桌上的餐具太多了。服务员,我们想点 菜!   (吃完饭以后) 瑞佳:哎,这个饭馆的菜不如我自己做的好。

7


去吃饭 林景昱 (Robert Ainsworth ’13), 韦杰 (James Wilcox ’13)

韦杰:景昱,你好吗? 景昱:还可以,我现在很饿,想去吃饭。你呢? 韦杰:我正好也想去吃饭。那,我们一起去,好吗? 景昱:好,可是我觉得学生餐厅的饭不怎么样。 韦杰:没问题,附近有很多好吃的饭馆儿。特别是 「 筷子楼」。一看他们做的菜,口水就流出来 了。 景昱:好,我们去那儿吧。 (在饭馆儿) 景昱:这家饭馆儿的菜是哪个地方的菜? 韦杰:他们的饭是广东菜。 景昱:广东菜? 听说比较清淡的,是真的吗? 韦杰:是真的。广东菜一般都是少放盐,少放油的。 而且,有很多新鲜的青菜,对身体有好处。 景昱:真好。那,我们点什么菜呢? 韦杰:这就要看你的口味了。比如要是喜欢又嫩又香 的菜,就叫一盘芥兰牛肉。 景昱:喔,听起来很好吃。 韦杰:对了,你有没有适应大学宿舍的生活? 8


景昱:还没适应。中国大学的宿舍不如美国的,因为 这儿的宿舍不方便得很,根本没有洗衣机。可 不可以麻烦你帮我找洗衣服的地方? 韦杰:今天晚上我得去上课,再说功课太多,恐怕没有 时间帮你的忙。 景昱:没问题,我会找到别的办法。 韦杰:喔,服务员来了。我们点菜吧。

San Francisco Chinatown II 朱怡琳 (Tasha Chu ’11)

9


定义:比喻美丽的女子跟丑陋的男子在一起

造句:Marilyn Manson 是演艺圈里知名的丑八怪,可是他

10


他的女朋友都这么漂亮,可说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叶乃谦 (Nai Chien Yeat ’13) 11


Painting on concrete with a mao bi dipped in water

12

Transient art 雷品思 (Pinsi Lei ’12)


生活的绕远路 余咏欣 (Emily Yu ’11)

当我十七岁的时候,有一个星期六晚上,我在 一个朋友的家跟她聊天。不知不觉,几个钟头过去 了,到了凌晨两点钟。我觉得我应该赶快回家,要不 然我的父母会生我的气。 我家离我朋友的家很近 ,开车的话只要几分钟 就到了。当时已经很晚,而且我们的家乡很小。那时 候在路上,除了我的车以外,一辆车都没有。我很喜 欢在这样的情况下开车,因为虽然那条路又弯又窄, 但是没有其他车,所以我可以开车开得很快,也不必 担心会出车祸。 那时,我认为我知道怎么控制我的车。我能左 转或者右转,我又能加速或者刹车。我要做什么就可 以做什么。 可是当我继续开车的时候,很快就发现,其实 我没有很多自由。尽管表面上我可以随便转,但是实 际上我需要在路上开车。如果在我的右边没有一条 路,我怎么可以右转呢?当然不可以,要不然会撞到 一棵树。所以虽然我正在控制车,可说是这条路在控 制我。我以为我能控制一切,但是其实我没有很多选 择。 我也发现在晚上开车跟生活一样。实际上,我 真的无足轻重,而且神已经决定了我的生活会怎么 样。有的时候在我的左边和右边会有其它路,可以选 13


择想往哪边转,但是大部分的时候我应该一直走。而 且,因为天很黑,所以我看不到路。同样的,在生活 上,很多将来的事情我都看不见。可是尽管我看不见 前面的路,我也必需相信以后会看得更清楚。 到现在,我还记得那晚开车的时候,因为那是 我第一次非常确定神事实上在照顾我。我不需要担心 将来会出现什么问题。我不必担心毕业以后要上哪所 大学也不必担心大学以后要找哪种工作。只要向前 看,沿着那条在我前面的路上走,相信神会告诉我应 该往哪边去,就行了。

14

Bridge 陈雪婷 (Inez Tan ’12)


夏花秋拾 蒋玲静 (Serene Jiang ’14)

夏花秋拾题记:前有鲁迅先生朝花夕拾回顾童 年故事;今有玲静在香港秋拾北京夏天实习的绚烂之 花。 2009年6月1日到7月3日,我和22位同学一起北 上,分别在北京九所博物馆或图书馆实习,其中包括 闻名遐迩的故宫博物院、首都博物馆和国家图书馆, 而我在天坛旁的北京自然博物馆实习。初次工作,有 欣喜、有困惑,然而更多的是思考。北京这个城市与 我呆过的南方城市不同:她大气、包容、处处都透著 浓浓的文化气息。南北文化的差异时常在脑海中撞出 火花。短短的一个月我几乎遊遍北京,接触了大江南 北的朋友;我也在博物馆的工作中接触到许多新鲜事 物,更难得的是认识了一位良师。

15


文化碰撞

我自小在南方长大,呆过的地方也都是典型的 南方城市,虽然在北京才一个月,但很容易就能感受 到南北强烈的文化差异。 在北京最不习惯的是公车的让座习惯:一看到 老人上车,售票员就会扯著嗓子要求年轻人让座给老 人。有人让还好,若是没人的话,售票员就会指著不 让座的年轻人骂,直到他起身让座。相比之下,在上 海,让不让座是个人的自由。售票员可让老人排队时 排在前面,这样他们就自然有座位了。其实我也认同 年轻人要有让座的意识,但像北京那样无视个人的情 面胡乱指责人、要求别人起来让座,这还真是让座 吗? 上海和北京就像中国一南一北的两个大哥,互 相看不顺眼。上海人看不起外地人在全国是出了名 的,北京人不喜欢上海人也是既定的事实。但来到北 京,我才发现北京人对上海的态度其实是有两面的, 一方面他们羡慕上海的繁华和开放,另一方面又看不 惯上海的排外情绪。上海人感情多内敛、冷淡,北京 人则显得豪放。

工作的所思所想

自然博物馆在北京并不出名,加上莫名其妙的 被分入“动物室”,之前又听说博物馆实习没甚么挑 战,自己对工作就没有抱很大的希望。然而我还是本 著一份平和的心态,告诉自己“有机会就抓住,没有 16


机会就创造机会”,短短的一个月竟也收穫了不少惊 喜。 都说二十一世纪是信息科技时代,平时没有什 麽深刻体会,实习刚开始就立刻尝到了信息技术的甜 头。带我的李竹老师当时刚写完博士论文,正在準备 论文答辩,每天都得在北京农业大学学习。然而她通 过QQ在互联网上传达每天的工作任务,而我一完成 就传给她。办公室中只有我一个人,自我监督、管理 是最关键的。由於一开始就帮了老师大忙,工作效率 又特别高,老师就很放心地交给我各种各样的任务, 甚至包括申请国家科研基金,给来访的美国昆蟲学家 做口译。其实除了实习最後一天的口译任务,平时的 工作与我的专业没有一点关係。可是,能够拓展知识 视野,何乐而不为呢?再说,能够认识李老师,一位 一心投入研究,不为名利,默默耕耘的学者,的确是 我莫大的荣幸。

17


後记

离开北京的时候,心里特别的不捨。这个城市 的魅力,独特的文化和令人敬佩的李竹老师,都让我 捨不得。别人眼中很颓的实习计画,在我看来,却是 最棒的一次人生经历了。 回家时,我特地选了最便宜的火车硬座,坐了 16个小时,屁股都坐麻了,然而我知道:要趁著年轻 多体验不同的生活。看到硬座走廊裏席地而坐的人, 到处乱丢的垃圾,我知道中国要走的路还很长,我也 是。 照片 : 蒋玲静

18


Taipei I Tina Zeng â&#x20AC;&#x2122;11

19


今天你为谁写歌 王嘉琪 (Roxy Wang ’14)

刀切在椰菜上一顿一顿的感觉,像是上辈子欠 了你的,还不清的,一笔勾销不掉的痛快。满眼都是 绿油油的椰菜,砧板也都是绿油油的,手套上鞋子上 帽子上都粘满绿油油的粘糊物。那一瞬间我被绿色淹 没了,再也无法呼吸。我赶紧用脏乎乎的手套捂住 嘴,好像这样就能让大脑停止运转, 让自己不再去想 一些有的没的,多的少的。什么沧海桑田,什么云淡 风轻,什么此生不换,什么天崩地裂—我脑子里现在 只剩一句话让我觉得这几周的日子活的真实得要被揉 烂掉,被剁碎掉:“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我忽然想起最近在读的英文小说,时间穿梭什 么的都是上辈子折翼的天使。我爱的是你,你在乎的 是他,可是他死了,留下我们两个纠缠不清。什么东 西。像是卞之琳的那首诗: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我开始渐渐回想这些年来,自己是怎么走过孤 独的日子。记忆里自己并不是一个自怨自艾的人,活 着总是能期待着别人为自己找到一条可以走下去的 路。我也清楚的认识,人必需要找到除了爱情以外能 20


够让自己坚实地走在大地上的东西。说归说,有的时 候屁话还是屁话。前两天看了一篇文章是曾子墨写自 己的爱情观。当一个叱咤风云的女人坐下来,喝着 茶,戴上眼镜,轻轻的告诉你她原来也为了爱情纠结 疯狂甚至神经过,你会觉得其实每个女人都有脆弱的 一面,每个女人都是食人间烟火的精灵。她说了些乱 七八糟的话,让我觉得更加纠结。其实我一直都相 信,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学术都搞不好,他就更没资 格去谈其他的东西。你的人生连最基本可以支撑你的 东西都没有了,其他的就当作浮云全都看淡了吧。可 是转念,又觉得这样的逻辑不够缜密。有个朋友经常 骂我,“你思维太asian,来什么美国啊,快点回家 晒太阳。”我只能低头笑笑,看窗外天气还不错,而 看屋里,再怎么样这都是我要走的路啊。 曾经跟几个同学一起谈论过我们在国外生活的 困境。我记得一个女生告诉我, 她听范玮琪的《到 不了》,才知道什么叫眼泪喷薄而出;在此之前她不 知道眼泪是可以这样流出来的。我说,亲爱的,人总 是在成长,总是在认知很多本来不知道的东西。说着 说着我自己也不知道说到哪里去了。我抬头看看美国 东北部的星星月亮和云朵,被这样肃杀的场景给惊呆 了。《僵尸新娘》里面最后她离开的时候,就是此时 此刻一样的天和心境。我回过头再去���我的亲爱的, 问她,你现在觉得好些了吗。她淡淡的笑着说,过去 都过去了,提它还有什么意思。是啊,人都长大了, 还抱着过去小小的悲天悯人,只能让自己显得过于乏 善可陈。可是有些事,就是到不了;有些人,就是过 21


不去;有些心情,就是无法代替。你是不是我最美的 终点,我无从知晓。 有个朋友喜欢写歌。凌晨4点钟,我总是想象他 伏案写歌的样子。我觉得艺术这码事不是纯粹为了本 质而去追求的,因为这样的话艺术就失去价值了。而 写歌这回事,如果不是为了某个人写,那歌词有什么 意义呢?方大同写《三人游》的时候说:“我有个朋 友喜欢上一个男生,但是这个男生有女朋友了。于是 她就等。我骂她傻,可是她等了八年,最后居然被她 等到了。所以我写了这首歌,为了鼓励那些一直选择 等下去的人。” 看完这段访谈之后,我觉得眼泪和 身体都已经无法自控了。有些人选择傻就选择的有理 有据,可是有些人选择傻,到头来是真傻。说到底, 缘分这回事,谁解释的清楚?一句缘分,所有的劳燕 分飞和白头到老好像都找到了答案,天荒地老一见钟 情好像也都能够被解释了。可是,这样不会显得太仓 促了吗?我需要认真的剖析,这样我才安心。 是我想太多,刀又差点切到手了。如果我沒戴 手套,也许现在就已经正襟危坐在医务室了。就当我 自己碎碎念了这么多别人的事情,就当我自己朦朦胧 胧的胡乱想了一通自己的烂摊子。现在是星期六,距 离我英语essay due还有两天。我这样混乱的思绪, 也许正好能写出一篇言不由衷的文章去fit metafiction。无奈无奈,待我切完这些绿到有些发霉的 椰菜,我就去尝试把脑子换到一个正确的位置,因为 那个时候,大学不止是大学,大学还是人生。于是我 又开始想,今天你为谁写歌? 22


Shanghai 陈雪婷 (Inez Tan ’12)

23


24

书法 周康


Obsession 杨婷婷 (Shirl Yang ’13)

25


一脸茫然夜

张子昂 (Ziang (L

走在去秋天的路上

阳光把蓝天捅了个大洞,然后整个视野都暖暖的。 物理化学,数学生物,都躲在相思广场(Science 头,山上毛茸茸的都是草,两条小路搭在上面,但我更喜 秋叶。满地深红浅红。好像你俏皮的狎笑。

我在角落里静静地看你,于是你的每一个生

因为相对论说,运动的表走的慢 :P 误打误撞地修了门物理课,误打误撞地跳到了“现代 爱因斯坦说,世界上只有6个人能读懂相对论,除去 班一下子就有19个人,结果不仅我们,连上帝也发愁了。 同学A对同学B:你没有办法想象这东西有多难,简直 很远的地方,同学C:啊什么?天底下居然还有比咱

一不小心踏进了幸福的法兰西世界

第一次法语课我去错了时间。除了Bonjour什么都不 像牛听古典音乐一样,听大家开心地说法语...不过可喜可 比如: 教授:叽里咕噜噼里啪啦? 26


一袖艳阳天

Lucky) Zhang ’14)..

Quad :P )的一边静静地往里望。广场是一个厚厚的小山 欢踩在树叶上听他们说话。

个生活都变成了幸福的慢动作 物理学”。 他,除去上帝,除去我们教授,只剩下三个名额了。我们 我们是这么发愁的,下课的时候: 比咱 物理习题集都要难! 物理习题集还要难的东西?!

会说的我莫名其妙地坐在了“中级法语”的课堂里,我就 贺的是我也不是完全听不懂。

27


同学:叽里咕噜Michael。教授:噼里啪啦叽里咕

教授一个一个问,据我悉心揣测,第一个是问你叫什么 来...就现学现卖了... 教授:叽里咕噜噼里啪啦? 我:额。Lucky? 教授:Wow!叽里咕噜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叽 我:China! 教授:Wow!Tres bien(事后我去问才知道教授

想把我唱给你听

越来越爱上了唱歌。 我想,唱一首歌就好像在空气中喷洒一种香水。旋律 蜜,嗅到蓝色的天空,暗黄的过去,瑰红的爱情。 唱歌的香气也是经久不散的。就好像对一个人、一件

我们的生活是一场巨大的天气预报

总记得小时候搬着小板凳看天气预报的时候。全国上下 雨雪。到这里才知道,原来这些风马牛不相及的天气状 况 一个月前:坐在窗边,听见淅淅沥沥的声音。哦?下 这一淅沥就淅沥了好多天,...哎,你要再下,我可 周四晚上从宿舍跑出来,三分钟后数学考试,发现身 雨了... 28


咕噜?同学:噼里啪啦Massachusetts。

么名字,第二个是问你从哪儿

里咕噜? 总重复的这句话是“你Y真棒”的意思 哈哈我Y真棒~)

们都是有香气的。于是唱歌的时候,我便嗅到粉色的甜 事、一沓过去的思念,绵绵不断绝。

下,就好像法语课本里学天气的那一页:阴晴云风,冷热 可以在一周内发生在同一个地方——那就是威镇。 雨了耶。 就该想家了... 边除了我所有人都穿着湿透了的雨衣...shit!怎么又下

29


前些日子:早上醒来,外面全湿了。哦,又下雨了啊。 掌管威镇天气的神一定是一个可爱的拿着七彩蜡笔的 弄的又恼又喜欢 :)

曾经在忧忧郁郁反反复复中追问

对美好艳羡太久,于是当真的邂逅美好时连想都不再

经历了多少次狂欢般的伤乱和恸哭一样的独唱,我才 不过是她们不经意的语气词吧;而那些我无比恩典的仪式, 哦,你信手采撷了我关于爱情的每一个期许和解释,

给过去的自己唱一首背叛情歌

在那些明明有时间却忍住不给爸妈打电话的时候,在 校内,在对美国大学文化的各种默许,在对从前习惯的各 我所经历的是一种背叛,对过去,对曾经那个自信的 那些振振有词的大道理,的一种背叛。 凭着年少时的意气风发离开了家,总觉得外面什么花 在灯火阑珊处、而今而后却再也回不去的地方。 看着身边朋友们对于家越来越淡的概念,听着他们心 意气的自己。 我躲在图书馆边缘的椅子里,一脸茫然地面对着落地 朋友的时候,我同样放弃了从前世界所带给我的诗与美, 呜呼,那些曾几何时被嘲笑的背叛者,其实他们又何

30


。 小baby。把我们这帮大孩子们

想一下,便傻呵呵地闭上眼睛一头栽过去。

明白我们之间的差距。那些于我太过神圣的字眼,可能只 ,也许只是些略带荷尔蒙的下意识和小动作。 却无意写一首诗。

那些灯红酒绿声色荡漾的舞蹈派对上,在活动越来越少的 种强制遗忘...... 自己,对自己咬紧多少次牙关的小原则,和朋友们说过的 花绿绿都比家里好。走着走着才发现,家也许是那个曾经 里越来越深刻的孤独,我仿佛看见了几多年后那个消尽了 窗外的夜。我想,当我勇敢地赢得了新文化,新生活,新 安全与同情。 尝不是一批悲壮的英雄、一群夸张的孤独者呢。 图画: Anna Hürlimann ’12 31


守株待兔

32


自掩其耳

成语 余咏欣 (Emily Yu ’11)

33


熊猫人 Panda people 陈雪婷 麦命怡 柯大明 杨婷婷 贺锦珊 田 聪 王嘉琪 庞嘉靖

(Inez Tan ’12) (Anna Hürlimann ’12) (Thomas Kuczmarski ’12) (Shirl Yang ’13) (Cecilia Kam Shan Ho ’13) (Cong Tian ’13) (Roxy Wang ’14) (Catherine Pang ’14)

封面: 杨婷婷 (Shirl Yang ’13)

34

Taipei II Tina Zeng ’11


35



The Panda- Fall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