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56

54

藝術人隨筆

Artist's Columns

天仁 囈語

聖誕快樂 王天仁 生於香港,2000 年畢業 於中文大學藝術系,擅 將撿來的廢木卡板創作 卡通動物造型的木雕, 超過十年藝術教育工作 經驗,遊走於不同類型 跨 界 合 作, 熱 愛 知 識、 信念、創意和實踐。

12 月,又來了,每年踏進這月份,都驚覺這麼

頗有分別。以聖誕老人為例,今時今日在香港見到

快又一年。悵然若失之際,卻總是遇著所謂普天同

的,多已是立體的大大一個,會起舞會放音樂的那

慶的大日子,是否耶穌想在急景殘年之際給大家帶

種,就是最普通印在咭紙上的,也少不免貼滿 blink

來希望和溫暖不得而知,只知從小對聖誕都隱隱然

blink 的裝飾;然小弟當日竟在所住的民宿附近,看

感到一種淡淡的唏噓愁意,尤其是當四周人工化和

到有一家人以檢回來的樹枝或木頭,隨意鋸掉一角

商業味的廉價歡欣洋溢之時。而今年的聖誕,更肯

後由家中各人畫上不同的臉孔,唯一相同的是頂上

定不會是令人太愉快的一個,因為我城從未如此黯

塗了紅色作帽子,一字排開放於屋外,或高或矮或

淡過。

肥或瘦,便成為了獨一無二且溫馨滿溢的佈置,令

記得筆者年幼時,一家四口只得任職中學教師 的父親為家庭收入支柱,母親呢?為著我和哥哥的

人看後暖意由衷,咀角含笑。聖誕的快樂,不就如 此?

學業而讀埋一份之餘,如何在衣食住行各方面綿乾

至於我城由來已久所追尋的,卻往往是金錢掛

絮濕逐少省下,成為她最大的責任。然而,在這重

帥、效益主導、奢靡為尚,加上政治環境和種種霸

大責任下,如何不致失去平衡,使兩個孩子掉落自

權的操控,生活中好些最基本的快樂都漸被磨蝕殆

悲的陰霾?母親認為在外頭花不起錢,而我和哥哥

盡,要度過一個愉快的節日愈來愈困難,加上一想

或許很羨慕的,盡量嘗試「自家製」便是其中一個

到年末傳媒一堆堆的大事回顧,種種憤慨不平又再

方法。印象最深的,是她每年聖誕都泡製的自家西

被回帶,說來輕鬆的一句聖誕快樂,談何容易?已

式聖誕大餐;除了必備的豬扒、牛扒、雞翼、炸薯

有多年沒再吃到母親自家製的布甸了,今年,特別

條之外,還有自製的焗布甸和雜果賓治等等,調和

懷念,那種簡單而快樂的味道……

出最窩心而毫無商業味道的聖誕節。節 日嘛,無非想和最重要的人一起過,看 來瘋狂的派對、好像貴重的禮物、似乎 華美的盛宴,從來都只是被製造出來的 需要。 去年 11 月底,踏出幾十歲人的首 次 歐 洲 之 旅, 還 只 去 了 丹 麥 的 哥 本 哈 根,因時近聖誕,市面同樣少不免沾上 了一份消費味,不過感覺卻帶著適可而 止,尤其是不少聖誕的佈置,和香港就

三角志 - 第44期 | Dec 2014  

我們同住一城市,同浸溫水熱鍋中—專訪《溫水劇場》白水 / 讓「謝曬皮」做自己—插畫家謝曬皮訪問 / 跌一跤,走出人生另一條路——舞蹈家許芳宜 / 成長改變我的看法——石井裕也《患難家族》 / 揭示《死海古卷》及《加百列啟示石碑》之謎 / 繁華城市裡的異鄉客 —「身是客-歸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