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S

E L P M A


S

M A

E L P


收缩的城市 第一卷

E L P M

国际研究

主编:菲利普 · 奥斯瓦尔特 翻译:胡恒 史永高 诸葛净

A S


4

前言 | 霍滕西娅 · 弗尔克斯、亚历山大 · 法伦霍尔茨

8

序言 | 菲利普 · 奥斯瓦尔特

10

中文版序言 | 菲利普 · 奥斯瓦尔特

16

《收缩的城市》序 | 吴志强

22 24

1 全球进程的收缩

全球收缩 | 蒂姆 · 里耶涅茨

26

全球地理学 | 克劳斯 · 穆勒

40

收缩的起源 | 瓦尔特 · 普利吉

48

去工业化:英国 | 罗纳尔多 · 蒙克

53

边缘化:东德 | 鲁迪 · 施密特

E L P

郊区化:美国 | 罗伯特 · 菲什曼 后社会主义:俄罗斯 | 埃尔克 · 拜耳 日本 巨型都市和外围乡村 温弗里德 · 弗路恰特 日本的收缩 藤井康幸

M A S

老龄化城市 约翰 · W. 特拉法冈 人口老龄化 | 赫尔维希 · 比尔克 2 垂死城市 / 冗余空间

端岛 | 杂贺雄二 底特律 | 斯坦 · 道格拉斯

62 69 77

81 83 94 98 102 108 110 116

诺里斯格林最后的居民 | 公共项目 / 卡特林 · 伯姆、安德里亚斯 · 朗

124

巴士奥德赛 | 汤姆 · 伍德

128

废弃之物:东德的旧城镇 | 与康拉德 · 克内贝尔的对话

132

贱卖与关闭:伊万诺沃机场 | 阿列克谢 · 科特利亚尔、弗拉基米尔 · 拉科曼科夫

142

凯莫尔莱尔德船坞 | 汤姆 · 伍德

146

普切日纺织厂 | 埃莱娜 · 萨莫罗多娃、维拉 · 萨莫罗多娃

148

留下来的:焦土蓝天 | 苏珊娜 · 豪斯

152

从城市到公路

156

离开:东德的人力资本 | 伍尔夫 · 马蒂森

158

欧博思普利电缆厂 | 乌尔里希 · 伍斯特

160

被偷猎的城市:美国城市的人才流失 | 布雷恩 · 哈登

162

3 移动的城市 / 不稳定之地

移动的城市 | 朴 栋

166 168


5

目录

住宅 24620 | 朴 栋、丹 · 皮特拉

172

底特律都市区景观变迁 | 约翰 · 盖尼斯

176

机动性和美国梦 | 欧勒 · O. 莫恩

182

没有汽车的底特律 | 凯利 · 帕克、马克 · 丹西

190

移动的坟墓 | 丹·皮特拉 /DCDC、乔迪 · 霍曼特尔

194

底特律银行建筑 | 安德鲁 · 扎戈

198

重访棉纺厂 | 约翰 · 戴维斯

200

工厂之后 | 塞奇 · 西塔、奥尔加 · 菲拉托娃

204

底特律 年表

E L P

种族主义与城市衰落 托马斯 · J. 萨格鲁 底特律的郊区化 约翰 · 加拉格尔 工人之家三号 | 伊尼斯 · 拉什 电话中心 | 米丽娅姆 · 格鲁克斯曼

M A S

电话中心之歌 | 保罗 · 鲁尼

4 恐慌城市 / 关于恐惧的心理地理学

收缩心态 | 约格 · 德尔施密特

213 216 219 227 236 242 245 250 252

生活在犯罪恐慌中 | 汤姆 · 杰弗里斯、尼尔 · 斯旺森

258

底特律的防御化建筑 | 米奇 · 柯普

266

故意破坏行为成为生产力 | 迈克尔 · 辛格奈尔

272

魔鬼之夜 | 托尼 · 莫塞妮

280

“莱比锡的格吕瑙已成为民族解放区了吗?” | 安克 · 哈格曼、海蒂 · 斯特克

288

街区背后 | 托比亚斯 · 齐兰尼

294

5 想象城市 / 文化表现

300

废弃地音乐 | 迪德里克 · 迪德里希森

302

26 张唱片封面 | 迈克尔 · 博特、约翰尼斯 · 埃曼

310

“我如此之坏,我在底特律开派对” | 杰里 · 赫伦

322

关于收缩的电影 | 安特耶 · 埃曼、迈克尔 · 博特、哈伦 · 法罗基

328

废墟文化 | 卡伊 · 沃克勒

340

交感之城 | 塞奇 · 西塔

348

6 空间先锋 / 收缩的先锋派

356

空间先锋 | 与伍尔夫 · 马蒂森的对话

358

轨道宫殿 | niko.31/ 尼尔斯 · 艾姆德

365


6

庄园俱乐部之赞歌 | 大卫 · 哈斯拉姆

373

曼彻斯特 / 利物浦

377 380 383 393 397

年表 曼彻斯特的兴衰 阿兰 · 基德 曼彻斯特市中心的新生 菲尔 · 格里芬 “中转地”利物浦 琳达 · 格兰特 音乐文化与城市空间的占用 | 罗伯特 · 斯特罗恩、莎拉 · 科恩

406

城市斑点 | 黛博拉 · 马尔赫恩

414

地下抵抗 | 艾利克斯 · 沃尔兹

418

E L P

抗议 / 抵抗 / 侵占 | 芭芭拉 · 史黛娜 极限 / 城市 / 运动 | 弗里德里希 · 冯 · 鲍里斯 海德堡项目 | 罗伯特 · 阿伦斯 需要古怪行为! | 大卫 · 威克斯 斯利姆的自行车 | 本杰明 · 米格尔 · 埃尔南德斯 7 日常生活 / 自己动手

M A S

城市自建设施 | 史蒂芬 · 沃格尔 拾荒者 | 斯科特 · 霍金 本尼·普罗费恩 | 肯 · 格兰特 都市农业 | 英戈 · 维特

DACHA 现象 | 伊莉娜 · 柴可霍夫斯基

420 424 432 438 440 442 444 452 460 466 476

活在尤扎 谢尔盖 · 米图里奇

481 484 486 494 502

生存手册 | 谢尔盖 · 米图里奇(研究)、鲍里斯 · 斯皮里多诺夫

510

自制实用工具 | 弗拉基米尔 · 阿希波夫

514

伊万诺沃 年表

伊万诺沃:危机的多重面孔 沃尔夫冈 · 基尔 在俄罗斯中部的边缘 伊索尔德 · 布雷德、安德烈 · 特雷维什

8 增长 : 收缩 / 边缘的活力

520

两极化与边缘化 | 汉斯 - 乔吉姆 · 伯克纳

522

市中心的“郊区” | 英戈 · 维特

530

英格兰的问题 | 与帕特里克 · 凯勒的对话

532

黑泵发电厂 | 克里斯托夫 · 佩特拉

538


7

目录

离岸 | 尤根 · 霍夫曼

540

格海欣 / 莱比锡 | 汉斯 - 克里斯蒂安 · 申克

548

后福特主义的空间生产 | 瑞加娜 · 比特纳

550

聚会点:加油站 | 让 · 温泽尔、托比亚斯 · 齐兰尼

560

乡村图像 .7/+- 旅游指南 | 苏菲 · 索尔森

566

留下来的人 | 尼古劳斯 · 布雷德

570

9 规划的神话 / 机械城市主义

572

重塑曼彻斯特的形象 | 凯文 · 沃德

574

胡尔姆的拆除 | Newbetter/ 约书亚 · 鲍尔乔佛、舒蒙 · 巴萨

587

灯火通明的草地 | 罗胡斯 · 威德默

599

哈勒 / 莱比锡 年表 一个工业区的兴衰 狄爱特 · 林克 更绿的草原 彼得 · 里希特

A S

E L P M

605 608 612 622

关于尤扎城的五个要点 | 亚历山大 · 斯维尔德洛夫

630

规划之后 | 柏斯 · 普林森

636

东德的拆除项目 | 马提亚 · 伯恩特 为何要拆? | 罗胡斯 · 威德默

补贴文化 | 与乌尔里希 · 法伊弗的对话 10 被解构的价值 / 变局中的心态

642 648 652 660

资本主义的持续危机 | 克劳斯 · 荣内伯格

662

增长的必要性 | 与瓦尔特 · 奥斯瓦尔特的对话

667

财产 | 沃尔夫冈 · 坎措、菲利普 · 奥斯瓦尔特

675

男性的危机 | 莎拉 · 阿斯温

682

均质空间的终结 | 罗伯特 · 卡尔滕布鲁纳

686

建筑师,拆! | 托马斯 · A.P. 莱文

694

某些城市 | 埃莉诺 · 邦德

702

作者简介

704

图片信息

709


极化 2005—2015

2005-2015 人口发展

人口增长

>5% 稳定的人口

-5%~5% 人口减少

>5%

人口密度(居民 /km2)

0~2 2~10 10~100 >100

资料来源:世界地球科学信息网络(CIESIN),哥伦比亚大学,2008 更多信息详见 www.shrinkingcities.com/prognose.0.html

A S

E L P M


A S

E L P M

城市的发展使人口增长与减少之间的两极化日益增加。在老牌工业国家,人口和经济活动正越来越集中在大型城市的高密度地区,而与此同时农村边缘区的人口却在减少。


18

中文版序言 菲利普 · 奥斯瓦尔特

21 世纪是城市的世纪。近年来,全球在城市居住的人口已经超过总人口的一半。根据联合国 的预测,在未来数十年间,城市居民的数量将翻一番,达到 60 亿左右。世界正在经历着前所未有 的大规模城市化进程,而中国即是这一城市化进程中具有典范性的国家之一。 这些(统计和预测的)数字如此令人印象深刻,却很少能够让我们意识到,人类也正同时经

E L P M

历着一个时代的终结。从 1800 年工业化及其相关的化石燃料利用开始,首先在工业国,现在几乎 在全球范围内,正在经历着独特的增长时期。这一人类文明史上独一无二的阶段即将结束。根据 联合国的预测,在大约 3/4 的人类居住在城市后,全球人口的增长到本世纪末将终结,同时城市 化的进程也将接近尾声。

A S

自 1800 年以来,全球在城市居住的人口数增长了 200 倍。在未来 50 年内,城市居民人数将 再翻一番。城市居民的绝对数量将增长 30 亿,这从整体上来看是最大增幅的提升,然而历时 300 多年的增长过程即将结束。

城市萎缩的现象在增长阶段的后期特别明显。自上世纪中期开始,西方老牌工业国(包括日 本)的城镇居民数逐渐减少,1990 年以来,大量的前东欧集团国家城市也出现了同样的现象。目 前,世界失去了所有城镇居民的大约四分之一。尽管增长仍将占主导地位,但城市萎缩长久以来 已成为城市发展的正常状况,并日益显示其重要性。到本世纪末,增长和萎缩的进程将趋于平衡, 如同工业化伊始的情景。

20 世纪城市萎缩的主要特点在于人口老龄化、郊区化、后工业化和后社会主义变革,而 21 世纪城市萎缩的新成因首先在于产业合理化,其次是服务行业合理化导致了萎缩进程。 办公自动化、转移家庭办公、离岸办公、依靠移动电话和无线设备转移到办公室外空间工作 等,都将减少传统办公楼的空间需求。服务行业的其他领域,如零售业,也将遭遇结构重组过程。

20 世纪的城市萎缩过程以工业区的衰败为主要特征,而在 21 世纪,空置的办公楼、商场和机场, 将成为新的标志。 气候变化和化石能源供应瓶颈对城市发展的影响深远。许多城市受到异质性气候的巨大损害,


菲利普 · 奥斯瓦尔特

19

中文版序言

世界人口与城市化

人口(十亿)

10 9 8 总人口 gesamt

7 城市人口 Stadt

6 5

E L P

4 3 2 1 0

M A S 1300

1400

1500

1600

1700

1800

1900

2000

农村人口 Land

2100

2200

2300

资料来源:McEvedy, Jones,1978 . 美国人口普查 -Livi Bacci, 2007 . 联合国人口司,2003,2004,2007

并一定程度上威胁其基本生存环境:主要表现在缺乏饮用水(尤其是在南方的干旱地区)、洪涝 灾害(沿海地区)、冻土解冻(北方地区)、冬季运动地带的冰雪损失(山区)等。 化石能源时代的结束,可能导致机动性成本大幅增加。然而,由于聚居结构、选址决策及土 地使用模式明显受到可达性因素的影响,机动性将更加昂贵,并导致较少依赖机动性的聚居形式 的机动性短缺。同时伴随着机动性成本的大幅增加,全球生产过程将重新组织,生产基地将重新 布局。现在我们无法对精确预测空间重组的进程,但可以很清楚的是,气候变化和化石燃料时代 的终结,将成为新的城市萎缩过程的重要原因。21 世纪城市萎缩的进程不仅会继续深化,也会出 现新的形式。中国也将受到影响。 我衷心感谢同济大学出版社尤其是秦蕾编辑个人对本书议题产生的兴趣并投入大量精力出版 本书的中文版。 翻译:干靓


人口 1950—2150

根据联合国的统计数据,如果世界总人口按照当前的增长趋势发展,将在

2070 年左右达到峰值 90 亿后保持稳定不再继续增长。全球的城市化进程, 特别人口是总量最多的中国和印度等国家的城市化进程,也将在很大程度 上完成;超过四分之三的人将居住在城市中。在未来,人口的回落不仅将 短期发生在东欧、西欧以及日本,也将在 50 到 100 年的时间里发生在当前 人口增长最快的国家:中国、印度、尼日利亚和墨西哥。

E L P M 丹麦

A S

德国

芬兰

白俄罗斯 波兰 捷克

英国

瑞士

斯洛伐克

乌克兰

荷兰

奥地利

比利时

匈牙利

罗马尼亚

塞尔维亚

阿塞拜疆

意大利

保加利亚 西班牙 希腊 葡萄牙

伊朗

墨西哥

古巴

埃及

索马里

卢旺达

巴西 尼日利亚

智利


俄罗斯联邦

A S

哈萨克斯坦

E L P M 五亿

朝鲜

韩国

日本

阿富汗 总人口

中国

人口(百万)

五亿

孟加拉国

城市人口 1950-2050

收缩比例

泰国

柬埔寨

预测

增长 印度

斯里兰卡

收缩

资料来源: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人口司(2003 年、2008 年) 更多信息详见 www.shrinkingcities.com/prognose.0.html


22

《收缩的城市》序 吴志强

中国人已经被这三、四十年的城市发育期的活力宠坏了,尤其是当了地方一把手的领导们, 总想着明天的城市会更加美好。 但是,城市的历史并不总是被增长所主宰。因为,城市是一个人工的生命体。城市有孕育期, 有诞生期,有少儿期,有发育期,有青壮期,当然,城市也有她的衰落和萎缩期。今天,我们暂

E L P M

且不谈城市的死亡期,在国内先揭开城市衰落期中萎缩的事实,已经够另类的了。 我于 1980-90 年代在德国和欧洲各地城市的直接观察和经历,使得我在承担同济大学建筑与 城市规划学院院长后,每年送往欧洲一批学生研究城市萎缩的问题。30 多位研究生有幸在 2004、

2005 两年参与以此为题的暑期夏令营,首次用“减法”思维模式思考城市发展的另一种可能。去

A S

了包豪斯的学生觉得开了眼界了,题目新鲜,有意思。我也觉得有意思。

我的有意思,是在想着这批学生的社会承担核心期是 2025 年上下,中国城市中的一批城市正 是会在此时段进入衰落期,这将是事实。那解决衰落期中萎缩问题的人才呢?我们提前为中国的 城市 2025 年上下的萎缩问题在准备着人才。

城市是人造的生命体,而且是群聚的生命群体。一个城市有了萎缩问题,区域中的城市就会 像得了传染病似的一群群地出现萎缩。我们的知识和人才的储备也是需要一批批地准备。 就像人必然有一天进入衰老期的事实一样,城市进入衰落期的事实本身不可怕,可怕的只是 人对衰老的无知。最可怕的是:拒绝承认衰老的事实,拒绝学习衰老的知识,拒绝接受应对衰老 的健康建议。 大量证据表明,在世界上的所有地区,尤其是在发达地区中,很多城市在规模上正在萎缩。 根据《德国城市研究杂志》(German Journal of Urban Studies )对欧洲城市人口进行的研究, 许多欧洲城市正面临或者即将面临城市人口的萎缩和老龄化问题。据预测,至 2020 年德国城市人 口将从现在的 8200 万人下降到 7000 万人,而且其人口结构也将随之发生根本的变化,老龄化现 象将日益严重。研究认为城市人口萎缩和老龄化将对德国经济发展、社会分化、城市更新、政府 决策、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城市规划等产生深远的影响,它应该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


吴志强

23

《收缩的城市》序

无独有偶,这一现象也出现在发展中国家。联合国人居署一份对发展中国家和地区 1408 座 城市的分析表明,在 1990 到 2000 年间,样本城市中的 143 个城市,即 10.2% 都存在人口数量下 降的现象。尽管如此,快速或高速的城市增长仍然是发展中地区大多数国家的现实:样本中超过 一半城市从 1990 年代起一直保持快速或高速的增长速度;17% 的样本城市每年增长率超过 4%,

36% 则以年均 2% 到 4% 之间的速度快速增长。了解哪些城市在经济和人口增长方面处于繁盛期, 哪些城市的经济和人口在衰退,对获得最大收益、定位或重新定位投资和机遇,以及为实现更为 永续和健康的区域发展而进行规划,都是至关重要的。 从物质的角度来说,萎缩城市以废弃的或空置的商业区、弃置的或无人使用的住房、废弃的

E L P M

基础设施以及城市周边的物质衰退为特征。通过一系列策略来提高城市的宜居性和经济活力,通 过多样化的经济活动来吸引居民和投资,人们可以阻止这一城市萎缩现象。 在北美、西欧和中欧,关于萎缩城市后果的讨论非常激烈,德国包豪斯基金会早在 2002 年就 启动了相关研究,探寻德国和其他国家城市萎缩的缘由及对城市文化的影响。本书是包豪斯基金

A S

会“收缩的城市”研究计划的重要成果,首次从全球的视野审视和反思城市收缩现象的起因与过程, 通过大量详实的数据、图表、照片,以曼彻斯特、利物浦、底特律、伊万诺沃、哈勒、东京等城 市为个案深入研究与分析,其中也有同济送去参加课题的研究生们的贡献,为中国城市研究者提 供了另一种城市研究的视角。

中国的城市化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高速增长,并在今年将首次超越世界平均水平。然而,增 长和萎缩并不是截然不同的现象,他们是城市生命中必然要出现的两个阶段。 “城市萎缩”离中国城市并不一定有您想象得那么遥远,可能就在您的身边。产业结构的调整、 移民梦想的破灭、环境资源的失衡,管理政策的失误,都可能带来城市的优胜劣汰。 我想象中最有可能出现的状况是:在国家整体城镇化发展的背景下, 出现区域性城市群的萎 缩。这需要我们未雨绸缪,做好充分的准备,用新的方法和技术来应对城市发展、扩张和增长管理, 也应对城市衰退或人口迁出。中国的城市规划师不仅应肩负起“为了增长而规划”的职责,也应 该准备好“为了萎缩的规划”,两者结合方能实现更健康的城市和区域发展。

2012 夏于印度洋上

吴志强,瑞典皇家工程院院士、同济大学副校长、中国 2010 年上海世博会园区规划总规划师。


E L 日本P M A S


1960 年以来北海道六座城市的生存面临着人口灾难性流失带 来的危险。

日本 人的预 期 寿 命为全 世 界最高。

人口流失百分比 %

2002 年 养 老 金 领 取 者 与 养 老 金 缴 纳 者比例是 1∶4。到 2050 年这个比例将是 1∶1。 2002

100 90 80 70 60 50 40 30 20 10 0

2050 年预计:

美呗

芦别

赤平

三笠

歌志内 *

夕张 **

* 居民从 1960 年的 38 000 到 2000 年的 6000。 ** 居民从 1960 年的 107 972 到 2000 年的 14791。

由于亚洲经济危机和日本的经济衰退, 日经 股 票 指 数 从 1989 年 12 月 29 日 的 39 915 点 跌 到 了 2003 年 4 月 28 日的 7608 点。

E L P M

A S

总体人口增长

1989.12.29

1970 至 1990 年,北 海 道 港 口 城 市 室 兰 162 000 居民中流 失 了 52 000。

尽管 1960 年到 2000 年日本的总人口 增长了 34.6%,但 47 个县中有 12 个有 人口流失记录。

日经股票指数

42 000 39 000 36 000 33 000 30 000 27 000 24 000 21 000 18 000 15 000 12 000 9000 6000 3000 0

养老金领取者(65 岁及以上) 养老金缴纳者(15-64)

女:85 岁 /男:78 岁

2003.4.28

越来越多的日本乡村社区最终将根本没有 儿童。

根据官方预测,日本目前的 1.2 亿人口 到 2050 年 将 下 降 到 1 亿。悲 观 的 预 测认为到 2050 年只有 0.8 亿。

120 000 000

人口流失县

100 000 000

80 000 000

2004

2050 年人口预计

大阪人口

1965

1995

2004 年,日本 64 岁以 上 人口达 19.3%, 大于 14 岁以下人群所占百分比。预计 到 2050 年这个数字将达 36%。

2004

REGION

2050 年预测 大阪 人口从 1965 年的 316 万缩减 到 1995 年的 260 万。该区域 人口 同期有少量增加。

根据政府部门估计,每年大约有 10 万名日本 成年人放弃工作以照顾父母。

82


图 1:日本区域与城市增长,1960 —2000 2000 年居民超过 20 万的城市

东京 大阪 富士

342.7 万到 813 万 100 万 到 342.7 万 20 万到 100 万

Asahikawa

城市与各县人口变化:1960 年与 2000 年对照

SAPPORO 

36 至 522%

Hakodate 0<36%

增长低于全国大城市平均增长量

<0 至 -14.3% 减少

Aomori

E L P

Akita

OSAKA KOBE Himeji Okayama Kurashiki Fukuyama Shimonoseki KITAKYUSHU Kurume FUKUOKA

Yamagata Niigata Nagano Toyama Kanazawa Matsumoto Fukui KYOTO

M A S

NAGOYA Gifu Nara Sakai Wakayama Tokushima Takamatsu Kochi

Hachinohe Morioka

SENDAI Fukushima Koriyama Iwaki Utsunomiya Maebashi Mito Takasaki TOKYO Chiba YOKOHAMA Fuji Numazu Shimizu Shizuoka Hamamatsu

Matsuyama Kure HIROSHIMA Oita Miyazaki Kumamoto Kagoshima Nagasaki Sasebo 0

86

200 km

来源:2000 年和 1960 年日本人口普查


91

引自《龙头》(Dragon Head),no.8, 望月, 太郎(Minetaro Muchizuki)

A S E L P M


老龄化城市 约翰 · W. 特拉法冈 1

寿命的延长与极低的出生率,使日本的老龄化速度居世界之最。人口统计上的变化导 致了日本人口中年龄结构的重新分配,例如在 2002 年,64 岁以上人口比例(18.5%)已大 于 14 岁以下人口比例(14.2%)。随着年龄结构的老年化,在关于如何照顾老年人,年轻一 代在养老和与老人共同居住时的责任, 以及应期待女性亲属照料老人到什么程度等问题上, 人们的态度发生了显著变化。 这些变化波及整个日本社会, 但影响尤其深刻的是在乡村地区。 乡村地区的老龄化通常都伴随着年轻人为寻找教育及工作机会而向中心城市(如东京)的 迁移。

E L P M

家庭是日本人口老龄化问题的核心。和其他深受儒家孝道思想影响的亚洲社会一样, 日本传统上把至少一个孩子(通常是长子)应与父母同住看做是道德上的义务,相应地也 强调由一位家庭成员负责照顾衰弱的老人。但二战以后,随着日本日益城市化和机动化, 以及日本人对社会中个人与集体的角色问题的思考受到其他社会(尤其是美国)价值观的

A S

影响,传统观点开始受到挑战。

二战结束以前,日本家庭结构遵守被称为 ie(宗族)的托管形式。这是一种线性的家族 结构,主要家庭(宗家)和出自主要家庭的分支的世系都可以追溯到同一个祖先。但它远远 不止用于计算后代和世系。对日本人来说,家系代表的是本家族所具有的经由历史而定位 的连贯核心,它包括生者和死者,也包括财产— — ie 这个词可以指家族,也可以指物理的住 宅,或者兼指住宅及其居住者。2 正常情况下宗族内部都按父系传承,更确切地说是长子继承。若长子无法或不愿继承, 另一个儿子自然被期望接替这个位置成为家主,在商人或农民家庭,他还将负责家族的生 意或农田。在当代日本,也常由女儿— —或是独立或是通过招赘 — —来继承这一位置。在 后一种情况下,入赘的丈夫会成为家族之主与 / 或家族生意的领导,并改用妻子的姓。日本 人类学家中根千枝(Chie Nakane)认为这种家庭制度为老人提供了某种形式的社会保险。 即使家庭结构已经出现了重大变化,这种看法依然影响着日本人在养老问题上的态度。3 家庭结构的变化包括转向核心家庭结构(称为 “kaku kazoku” )的普遍趋势。 在白领家庭, 包括会成为继承人的儿子在内的孩子们,很可能会为了学业或工作离开父母,因此无法照料

98


老人。日本人为解决这个问题已经想了各种办法,包括延后共同居住,意思是作为继承人的 孩子,在抚养自己的孩子时离开父母居住,退休后再搬回来和父母同住。这一模式已经极为 普遍,以至于有了专门名称— — 介护 U- 端(kaigo U-tân),或称“U 型转向看护”。1998 年 日本 NHK 电视网为此制作了一期特别节目,关注那些为了照顾父母而放弃自己事业的企业 家们的生活,在其中引用了政府的估测数据:每年约有 10 万人为照看老人而放弃工作。 养老问题的其他解决方法主要集中于社会服务,比如为老人提供家庭保姆和日托。

2000 年日本开始提倡一项国家长期护理险计划,计划资金来自于所有日本人从 40 岁开始 必须交纳的保险金,以及接受照顾者所付的费用。它提供全面而长期的照料,由社工管理, 可以在家里也可以在机构里进行。但尽管如此,日本人还是认为照看老人是家庭的事。政 府提供的服务对许多老人来说可能是必要的,但人们,尤其老人,更愿意和孩子们住在一 起度过晚年。

E L P M

日本老人显示出独立生活或仅与配偶同住的倾向, 但要解释关于居住问题的调研结果, 或解释日本居住模式的特点常常很困难。 也许独立于孩子们居住并不是说必须离开孩子们。 日本在 1990 年代出现的最有趣的变化之一,就是多户住宅的增加。这种多户住宅设计让 老人或老年夫妻住在一层,让已经 成年的孩子及其核心家庭住在二层。4 这样既可以保护

A S

老年人,让年轻一代常有机会与祖父母见面,也能让两代人均保有私密性。 还有一些人口统计趋势影响了老龄化过程,可能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乡村地区人口向 大城市(像东京、千叶、九州的福冈和北部的仙台)的外流。年轻人外流的结果是留下了主 要由老年人口构成的镇和市。 乡村地区的镇和市中 65 岁以上人口比例超过 20% 已经很常见, 在偏远的乡村城镇这个数字达到 30% 以上。例如,2003 年岩手县的水

镇(在东京以北几

百公里)65 岁以上人口占了 22% 。该城 110 个邻里中,有 36 个的 65 岁以上居民比例超过

30%,3 个超过 40%,其中一个比例达 43.6% 。 这些数据不仅指出了水泽这样的乡村城市目前的老龄化状况,也预示了将来的情况。 随着现在的中年人口的老龄化,日本乡村没有小孩的社区将会增加。为应对这一趋势,日本 政府制定了各种鼓 励生育的政策,例如,大部分日本市政府都会为孩子的出生支付一次性 费用。在我主持研究的社区里,这个费用约为 3000 美元,基本上足够支付孩子出生所需的 相关花费,包括住院费。另外这个社区每月还会给有新生儿的夫妇支付用于购买尿布和婴 儿食品的费用。日本并非唯一面临这一问题的亚洲国家,其他国家如韩国和新加坡,也已经 考虑或开始为有孩子的家庭支付费用,这是亚洲出生率总体下降的结果(韩国的生育率目

99


前徘徊在 1.17,比日本的 1.3 还低)。 影响整个日本城镇特征的,除了人口统计学上的趋势,还有消费模式的改变。在日本私 家车风潮的流行已经为时不短,5 在整个 1990 年代,尤其在乡村,更是逐渐演变成一种“汽 车文化”。但实际上在日本乡村,私家车是一种必需品,否则住在乡村中心区以外的人连购 买生活物品都会是件难事。近年,小型镇和市已在尝试缓解市区狭窄街道的拥挤状况,地 方政府鼓 励企业沿着城镇周边的环路(重新)选址。同时,1990 年代和 21 世纪初低迷的 日本经济使得连锁折扣店大量增加,为人们购买衣服、食品、药品等提供了更多选择。 这些因素共同导致了市区的衰退, 甚至在某些镇里, 大多数商店都关门歇业。 在水泽中心, 对火车站前主街的一次快速调查显示,在大约 0.75 公里长的地带里,有 17 座商店已经关 门或者搬到市中心以外的偏道上。1998 年,这里的一家大荣百货商店倒闭,所在的五层楼

E L P M

房被拆,取而代之的是本来位于主街另一地址的一家银行的新办公楼。2004 年夏,水泽主 街上的另一座大型百货商店,吉之岛百货,也将 搬到邻近城镇的一条次要街道上,原来的 大楼将被诸多小商店占据。这意味着水泽将失去最后一个百货商店。在邻近的金崎,随着 次要街道上一家食品杂货折扣店的开业,市中心两家主要的杂货店在三年内先后关张。 这些变化让有车族的购物变得便捷了,因为不同于市中心的狭窄街道,这些新商店边

A S

上都有大型停车场。但它们对老年人生活的影响却是负面的, 因为大多数老年人不会开车。 以前他们可以步行或骑车到附近由本地人经营的商店里买东西,但现在不得不坐出租车去 商店。对于收入固定的人来说,经常性的打车是一笔不菲的开支— —以金崎为例,从市中 心地区到次要街道上的食品杂货店这段并不远的路程,出租车单程要 1500 日元。尽管有 卡车把农产品、肉和鱼直接带到居民区售卖,但老年人抱怨说卡车送来的食材不如食品杂 货店里的新鲜,因此并不欢迎这种服务。 日本乡村地区城市的衰退(和收缩)给老年人带来了新的、日益艰巨的挑战,这就要求 从公共和私人两方面,不断进行老年人社会保障制度改革。

注释

1 2 3 4 5

John W. Traphagan. John W. Traphagan, The Practice of Concern: Ritual, Well-Being, and Aging in Rural Japan (Durham: Carolina Academic Press, 2004). Chie Nakane, Kinship and Economic Organization in Rural Japan (New York: Humanities Press, 1967), 52. Naomi Brown, "Under One Roof: The Evolving Story of Three Generation Housing in Japan," in Demographic Change and the Family in Japan's Aging Society , ed. John W. Traphagan and John Knight (Albany, NY: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2003), 53–72. David W. Plath, “My Car-isma: Motorizing the Showa Self,” Daedalus 119 (1990): 226–245.

100


2

E L 垂死城市 P M A S


pp. 108-165

E L 冗余空间 P M A S


2

110

垂死城市

端岛:一座荒芜岛屿的景象 杂贺雄二 1

在日本极西海岸之外有一座即使日本人也很少知道的端岛(Hashima)。很久以前该岛只是 一座小小的礁石。但 1810 年偶然发现的煤矿剧烈地改变了这块礁石的命运。随着经济的发展,人 们开始来此生活,通过采煤这座礁石开始持续扩展。没多久它就发展成一座周长 1 公里(3/4 英里),

E L P M

有 5300 个居民的人工岛屿。它像海面上的海市蜃楼,看上去就像一座混凝土迷宫,其中多层公寓 住宅和矿井构筑物紧靠着建在一起。从海上看,该岛的轮廓非常像一艘军舰,因此也被称为军舰 岛(Gunkanjima)。

22 岁时,我初次来到这座孩提时便梦想着的岛屿。这座岛非常像一座建在海上的堡垒,周围 高墙环绕,有一种小王国的气氛。这里的居民夸耀说“我们这里什么都不缺”。他们是对的。在

A S

他们的微型王国里他们确实什么都有,只是没有墓地。时间的流逝令这一缺憾具有讽刺意味。这 座岛那时已注定会成为巨大的坟场。

在西方,公寓空置已成为平常现象。很多地方空置率已达到高峰值,大约 13%。最迟 到 2015 年,德国西部由结构原因导致的房屋空置率预计会赶上德国东部地区。到那时多特 蒙德的人口将缩减 9.1%,哈根(Hagen)缩减 9.3%,埃森(Essen)缩减 11.5%。 资料来源 : Dankwart Guratzsch, “Immer nehr Stadte stehen vor dem Kollaps” (More and More Cities on the Verge of Collapse), in Die

Welt , March 25, 2004.

最后,岛上的矿产被采尽,1974 年,这座曾经是世界上人口最密集的岛被完全废弃。居民 纷纷离去,只留下身后的房屋。它成了一个空壳,仿佛某种上帝的神秘力量在起作用,使它的 居民一夜间消失了。 十年后我带着食物和饮用水重返端岛。它已经成了废墟,充斥着离去的人们的气息。但建筑 里还清楚地保留着人们曾在此生活的证据。这种奇怪的气氛令我疑惑,是否自从岛上居民离开后, 这座岛便一直处于沉睡状态。随着时光逝去,它给我的印象开始大大改变。岛上留下数不清的物品,


杂贺雄二

111

端岛

A S 端岛,1986 年。

E L P M


杂贺雄二

113

端岛

覆盖着灰尘与锈迹,乍一看似乎只是在漂向死亡。但过了一阵,它们开始显得生动而美丽。我想 也许这座看上去陷入沉睡的岛屿,实际上从它被废弃的那天起就在逐渐醒来。

“今天有多少亚美尼亚人仍在这个国家生活?在埃里温(Yerevan),这个问题的答案被 当成小小的国家机密一样保守着。苏联解体时,亚美尼亚人口为 380 万⋯⋯但在埃里温有一 个传言:即使说这个国家有 200 万人,这个数字也太高了。在一次谈话中,一位亚美尼亚联 邦雇员说他知道正确的数字,但是不能说出来。‘140 万’,最后他咕哝着说。”

E L P M

Markus Wehner, “Exodus eines voldes”(Exodus of a Nation), in Frankfurter Allgemeine Aeitung , March 11, 2003.

只有通过人类存在才展现的秩序与价值早已被破坏。物品东一处西一处地散乱放置着,没有 联系也没有顺序。所有东西的价值都是同等的。我所见到的景象曾经述说着主仆的关系,而当人 类抛弃这些物品,不再支配它们时,这一关系便消失了。被抛弃意味着彻底的自由。遗留在岛上

A S

的这些物品,失去了它们的名字、曾经被赋予的任务,甚至还有存在的意义。它们躺在那里,仅 仅只是“物体”。书籍、时钟和空瓶不再是书籍、时钟和空瓶。被人类驯化的东西不再存在于岛上。 正如岛上居民离开这座岛屿开始了他们的新生活,这些被遗留在岛上的东西也摆脱了一度被人类 强加的身份,开始它们作为“纯粹物体”的生活。

注释

1

Yuji Saiga.


A S

E L P M


3

E L 移动的城市 P M A S


pp. 180-265

E L 不稳定之地 P M A S


3

移动的城市

186

底特律

住宅 24620 Kyong Park,丹·皮特拉 1

24620 是被底特律抛弃的住宅,它被拆开以便于移动并可以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重新组装。过 去 50 年里,底特律已经破坏或烧毁了 20 多万户的住房。24620 逃离了底特律城以寻找新的家, 它从一个城市旅行到另一个城市,绝望地延长它的存在,这是一座逃亡的住宅。它为了迁移或储 藏而被拆开,这形象地说明了当代生活中社会与个人生存的破碎状态。而当它在某个公共空间

E L P M

中被重新组装时,又复制了处于暴力肢解的空间中,出现功能障碍的城市的状况。无论是什么,

24620 都代表了现代主义的理想与失败,它引导人们讨论社会的文化状态与命运。 24620 的第一次旅行是在 2001 年 4 月,穿越了大西洋,然后被重新建造,出现在法国奥 尔良的第三届“建筑实验室”(Archilab)展览中。同年 10 月,它又被运到德国的辛德尔芬根

A S

(Sindelfingen),参加“一个场地 / 两个地方”(One Site/Two Places)项目。在“艺术与项目” 以及辛德尔芬根城市画廊的组织下,24620 在靠近市镇广场的空地上被建造起来(2001 年 11 月 2 日—2002 年 1 月 20 日)。之后,这座房屋被拆成两个对称的部分,后半部被运到汉堡的岸口博 物馆(Deichtorhallen),参加“艺术与经济”(Art & Economy)项目(2002 年 2 月 28 日—6 月 23 日)。前半部到了海牙,参加在斯卓姆(Stroom)举办的“出路”(Wayout Out)展览, 但在室外公共空间安装的原计划没能实现。而后半部继续旅行,被搬到德国卡尔斯鲁厄的巴登艺 术协会(Badischer Kunstverein)画廊里面,作为展览“谁改变了国际城市?”(PARA>SITES:

Who Is Moving the Global City?)的一部分。这一部分目前在德国德绍,被暂时储藏起来。同 时,前半部到了英国的谢菲尔德,2003 年 11 月底,被安装在文化工业广场(Cultural Industries

Quarter Square)。 之 后 又 被 运 到 伦 敦, 可 能 要 在 2004 年 2 月 安 装 在 金 丝 雀 码 头(Canary Wharf)。这座房屋将会在柏林重新组合到一起,参加 2004 年秋季的“收缩的城市”展览。 24620 会在环游世界后回到底特律吗? 24620 会在新的城市中找到新的生活吗?

注释

1

本文由城市生态学国际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Urban Ecology, iCUE)的 Kyong Park 与底特律合作设计中心 (Detroit Collaborative Design Center, DCDC)的丹 · 皮特拉(Dan Pitera)合作撰写。


3

移动的城市

188

底特律

A S

E L P M

底特律内城一座建于 1920 年代的废弃房屋被拆解开来,这样它可以被运送到任何地方并重新组装。过去三年中,它在欧洲的不同地方重建,包括 奥尔良、海牙、斯图加特、谢菲尔德、汉堡和卡尔斯鲁厄。它从真正的都市区域迁移到其他地区,从而成了“移动的”底特律城的象征。奥尔良,

2001 年。


Kyong Park,丹 · 皮特拉

189

住宅 24620

A S

E L P M


3

移动的城市

206

底特律

底特律居民

3.交一个有车的朋友。 “我们以前曾为了汽车而和某个孩子在一起,因为我们没车,后来遇到一个和我们差不多的 有车的孩子,就和他做朋友。等他把车撞坏了,我们就断了来往。” 郊区高中生

4.做拖车驾驶员。 “我(攒了)300 多辆车。我有的是汽车但却是个脏兮兮的穷人。” 底特律拖车驾驶员

E L P M

注:这要求拥有一辆拖车,如果你没有,第六和第七条贴士也许用得上。

“木匠托马斯·布奇勒(Thomas Büchler)属于那种完全依赖其所在州的就业状况过日 子的建筑工人。去年秋天,这个 45 岁的人听说了职业促进中心的培训中心正在提供为期六周

A S

的课程,帮助失业的工匠在荷兰获得新的工作。

“从语言到建筑方法与工具——最初从萨克森去荷兰试运气的熟练工人没有任何准备, 很快就发现他们和邻国的差别不仅仅在于心理。‘他们马上就回来了,’格拉豪(Glauchau) 培训中心的主管海因茨·海默(Heinz Hammer)回忆道。因此海默与荷兰临时职业机构协调 展开培训,该培训包含三个主要内容:地区状况学习、建造理论和荷兰语速成班。到这年年底, 大约 400 名参加者从萨克森培训中心拿到了荷兰语证书。就业率:90%。” “Sachsen-Bauarbeiter sind in Holland gefragt”(Saxon Construction Workers in Demand in Holland), www.lausitzbauen.de, October 1,

2001.

5.为三巨头之一工作。 汽车杂志的记者和三巨头的中上层管理人员总是可以有崭新的车试驾。

6.用旧汽车部件组装一辆汽车。 在废弃的场地和工厂、街道两旁以及废旧汽车里,城里到处都能找到汽车部件。

7.偷车。 底特律每年都在汽车盗窃排名前三的城市中竞争第一名。


凯利 · 帕克、马克 · 丹西

没有汽车的底特律

8. 去赌场赢一辆车。 另一种“三巨头”,底特律的三大赌场,在全城的广告牌上都以汽车为奖品。

9. 等待某个家庭成员去世,然后继承他或她的汽车。 约翰已经等不及他的奶奶去世。他才 16 岁,正期待着继承她的汽车。 底特律居民

A S 注释

1

Kelly Parker, Mark Dancey.

E L P M

207


E L 底特律 P M A S


A S

230

E L P M


底特律,密歇根州(美国)

由于拆毁和火灾,1950 年到 2000 年间

1950 年:1 849 568 居民

底特律城内有 147 000 座房屋消失。同

2003 年:921 758 居民

一时期,郊区新建住房约 100 万套。

1950—2003 人口流失:-50.2%

底特律

邻近郊区:马科姆,奥克兰和韦恩郡 ( 不包括底特律 )

1950 年:1 166 629 居民 2003 年:3 164 966 居民 郊区

1950—2003 人口增长:171.3%

E L P M

2000 年城内失业率是 13.8%,郊区是 4.2%。1990 年城内失业率是 19.7%,郊区是 6.0%。

在 2000 年,每千人中,城内占有汽车 440 辆,郊区占 有 701 辆。

底特律

A S

郊区

1969 年至 2002 年,底特律通过了 167 130 个拆除许可和 3540 个建造许可。 建造许可

拆除许可

231

1999 年,底特律的年人均收入约为郊

区年人均收入的一半。

底特律

郊区


从 1960 年开始,底特律城在工业领域损失了 23 万个岗位中的

165 000 个,仅在服务行业增加了 3 万个岗位。郊区从 1960 年开始, 工业领域增加岗位 5 万个,服务业增加了 60 万个。 底特律

2002 年,26.1% 的 底 特 律 城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在郊区此比率为 6.5%。 郊区

E L P M

1980 至 1990 年间,底特律城每年通过 0-13 个住房许可;郊区每年通 过一万个。 底特律

郊区

A S

2000 年,内城空置住房 38 700 套,占总数的 10.3%。约 5 万个 地块闲置。

底特律黑人的比率从 1950 年的 16% 增长到 2000 年的 81%。在郊 区,白人的比率高达 80%。

234

底特律

郊区

黑人

白人


4

E L 恐慌城市 P M A S


pp. 266-315

E L P 心理地理学 M A S 关于恐惧的


4

恐慌城市

282

底特律

底特律的防御化建筑 米奇 · 柯普 1

城市中构筑防御工事的原因与方式,是理解社会的畏惧对象和价值对象的一种方式。在古代, 城市构筑防御工事以抵御外来的侵略者。底特律的防御工事则被设计成用来抵御城市自身。底特 律的防御工事有四种主要类型:墙、路、栅栏和土方结构。为了达到保护的最大化,大多数防御 工事技术是多种类型的结合。

E L P M

“杀死美国佬!杀死所有爱美国佬的人!烧掉有美国狗屎的报亭!用砖头给他们的硬通 货做广告!在布告板上写上‘阴茎’!把星条旗塞进厕所!杀死美国佬!杀死美国佬!” 亚历山大 · 那波姆亚斯切(Alexander Nepomnyashchy), 伊万诺沃摇滚歌手 , “Ubey Yanki !”(杀死美国佬!), 1995 年。

A S

“碎玻璃到处都是 / 人们在楼梯上小便,你知道他们只是毫不在乎 / 我受不了这味道,受 不了这噪音 / 没钱搬出去,我想我没有选择 / 耗子在前屋,蟑螂在屋后 / 吸毒者在小巷里戴着 棒球帽 / 我试着离开但我走不远 / 因为一个人用拖车收走了我的汽车 / 不要推我因为我已经靠 近边缘 / 我在设法保住自己的脑袋 / 嗯哼哈哈哈 / 这有时就像一座丛林 / 它让我疑惑怎样才能 不沉沦” 大师弗莱什(Grandmaster Flash)单曲,“The Message”, 1982 年。

这些图画说明了防御工事的周边环境,用红色强调防御工事的形式,显示出周边的风景是如 何被影响的,以及什么人和什么事物正在被影响。 所有底特律防御工事中的第一层在于妨碍和阻止步行交通。“在街上行走的”人被看做是一 种威胁。系统已经建立起来,一旦你要进入就必须开车。汽车和为汽车而建造的城市景观同样也 被用做防御工事。受保护场址前的多车道大街和高速公路的修建,进一步增加了防御层,因为步 行穿过这些道路是极度危险的,有时根本不可能。在某些情况下,例如底特律的 I-75 高速公路,


米奇 · 柯普

283

底特律的防御化建筑

A S

E L P M

其选址也是用来破坏城市的某一部分——被开发商和城市规划者认为是不合需要且危险的部分。 那些曾经穿越城镇的马路,如今以尽端路的方式连接到高速公路上。最靠近高速公路的社区已经 变成死胡同,它们被遗弃或是严重受损。 在底特律东边的康纳戴姆勒 - 克莱斯勒(Connor Daimler-Chrysler)装配工厂,马路同样被 当做第一道防线使用。植物围绕在繁忙的多车道大街的四周,这条大街既是员工上下班的通道, 也是阻隔厂区内步行交通和附近萧条居民区的屏障。在马路靠工厂的一侧,8 英尺高的顶部带刺或


米奇 · 柯普

285

底特律的防御化建筑

A S

E L P M

黑人靠近或进入他们社区的一个反应。几年后,当白人开始搬出,而黑人搬入时,这堵种族隔离 墙就被废弃掉了。现今它依然立在那里,被 50 年的树木和杂草簇拥着,仅作为后院之间的私墙。 底特律的防御工事中最为极端的例子是文艺复兴中心(Renaissance Center)。由约翰 · 波特 曼设计,1977 年完工。按照建筑师自己的话说,它是“另一个世界”,其室内可以称之为一种“整 体环境”,它是建筑里的城市。事实上,这是一座现代的中世纪城堡,坐落于底特律河弯道外侧


托尼 · 莫塞妮

299

魔鬼之夜

A S

E L P M

造成魔鬼之夜的原因各式各样且自相矛盾。对于业主来说烧掉自己的房子常常是有利可图的。


5

E L 想象城市 P M A S


pp. 316-371

E L P 文化表现 M A S


5

326

想象城市

26 张唱片封面 迈克尔 · 博特、约翰尼斯 · 埃曼 1

Rjd2,《酷似》(Deadringer )(美国,2002) 血迹斑斑地躺在地上,在城市外某处无人地带,制作人 Rjd2 凝视着我们。评注:“是时候, 是时候,是时候理解恐怖了⋯⋯是时候,是时候,是时候理解怪物了”——这张阴郁的器乐嘻哈 专辑中少数标题文字之一,出自歌曲《恐怖》(The Horror)。其他歌名:《暗夜枪声》(Shot

E L P M

in the Dark)和《最终边境》(The Final Frontier)。

圣埃蒂安(Saint Etienne),《世界尽头》(Finisterre )(英国,2002) 封面采用了丹麦艺术家雅克布 · 科灵(Jakob Kolding)的拼贴画。圣埃蒂安和科灵一样与心

A S

理地理学关系密切,在华丽的流行乐编曲中,他们讲述着城市中的游荡和刻意的逃离:“有时我 步行回家,穿过成片的停车场 / 只是因为我可以 / 我喜欢有些迷失的感觉 / 去寻找新的空间,新的 路线,新的区域 / 我喜欢缺少逻辑 / 我喜欢有些迷失的感觉”。

底特律电梯有限公司(The Detroit Escalator Co.),《摘录》(Excerpts )(美国,2001) 一处废旧商铺破败的门面几乎成为底特律生活场景的注册商标。锈迹斑斑的栅栏述说着一个 衰落中的城市,还有在已形成的城市微环境中蔓延的亚文化。1980 年代,化名为底特律电梯有限 公司的尼尔 · 奥利维拉(Neil Ollivierra)是第一批电子舞曲分子中活跃的一员。

Nas,《如是所记》(It Was Written )(美国,1996) Nas,《超越病痛》(Illmatic )(美国,1994) 化名为 Nas 的纳西尔 · 琼斯(Nasir Jones)的头像出现在城市废墟前。自称是来自皇后桥的“街 道数学家”的他,在 1990 年代末变身为先知纳丝扎达马斯(Nastradamus)并说唱道:“在穷人 挨饿时,电脑接替了他们的工作 / 人们被迫以土地为生 / 现在又回到了穴居人时代 / 那时我们用两 根枝条摩擦生火。”


迈克尔 · 博特、约翰尼斯 · 埃曼

327

26 张唱片封面

A S

E L P M

Rjd2,《酷似》(美国,2002)

圣埃蒂安,《世界尽头》(英国,2002)

Nas,《超越病痛》(美国,1994)

Nas,《如是所记》(美国,1996)

底特律电梯有限公司,《摘录》(美国,2001)


5

328

想象城市

A S

E L P M

安德鲁 · 霍兰德,《恐怖城市》(美国,1995)

3 号贝斯,《流浪汉的方言》(美国,1991)

塔山,《地平线上》(美国,1989)

JVC 势力,《大肆破坏》(美国,1988)

超级王牌,《环顾四周》(美国,1990)

Shrinking Cities  

“收缩的城市”是德意志联邦文化基金会的研究计划,由德邵包豪斯基金会负责人Philip Oswalt、莱比锡当代艺术博物馆、德邵包豪斯基金会联合完成;该计划至今仍在进行中,《收缩的城市》是该计划的一个重要成果。 城市的收缩与扩张是城市发展的两个重要方向,从英国、德国、芬兰、意大利,...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