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2


3


4


《回歸本源》

每 次在晚上才從校園等車歸家時,柔柔的暗黃街燈在黑幕下似乎在淡然地

渲染出一點「鄉愁」, 愁進每個候車人的心中。 我家住屯門,雖說不上是甚麼「窮 鄉」,但對港大而言倒是「僻壤」,因為我沒有住 hall,所以每天接近 3 小時的來 回車程真是有點吃不消。但最令我覺得有點難熬的不是遙遠的路途,而是有時因要 晚上留校參與活動而沒有回家陪家人吃晚飯的時間。有時一個人在車廂上呆坐,思 緒彷彿重臨了小時候每晚 8 點鐘一家三口準時開飯的場景,很懷念母親的蘋果雪梨 青紅蘿蔔湯的甘甜,也很記得父親說他工作上的逸事。自從母親在幾年前過身後, 我更驟然感到與父親在夜間相聚時間的寶貴。半年前我在半感恩半詫異的情況下做 了港大學生,在上學的第一程車時我便一直相信神讓我進這間大學是有衪安排的心 意,但我卻看不見想不透。我高興自己作為一間頂尖大學的學生,但卻為少了在家 的時間而感到失落。 「神呀,究竟袮擺我係度想點?」我老實不客氣地向神求問。

我 們若將起初確實的信心堅持到底,就在

5

》 3:14

在決定上莊後立時要經歷一個很切身的問題﹕「我該以甚麼事奉崗位事奉 呢?」起初我有想過會否是多能反思信仰在靈內支持莊友們的信仰秘書、讓自己的 筆能暢所欲言的文字秘書、或是把信仰實踐踏出去行出來的使命秘書,因為我覺得 這些崗位都是我的安全帶(comfort zone)下力所能及 。後來一次與上莊的對話中問 及

基督裡有分了。《來

相比起以往中六七時有很想進大學的強烈信念,在 Sem 1 開始時我也與其他 大部份 freshman 一樣是渾渾噩噩不知自己之後想如何,一樣也是人云亦云,隨波 逐流,有去過大大小小的 ocamp/re-u、有去過不同 soc 的招莊會、也有摺過無數 的「拉把」。生活無疑過得充實,但卻感到空虛。可幸的是一直也想把自己的信仰 與校園生活有結連,而有恆常回到 CA 聚會的時間。先不說「在 CA 中認識不同宗 派的基督徒我擴闊了自己的信仰圈子」、「與不同基督徒在主愛中成長」等老掉牙 卻真實的說話,最起碼我在 CA 中尋回一個神早已給我但我卻沒留意的身份—「大 學生基督徒」。「大學生」與「基督徒」並非分拆,而是一個完整的名詞。神在每 年的芸芸數萬的公開試揀選我們有大學生的名分已是一種恩典,大學生代表有一定 的學識、思維能力、批判能力、和對社會的視野,當結合基督徒身分時,便更有恩 賜去用理性的角度去反思和系統化自己的信仰,也能有別普遍傳三福四律的傳福音 方法,以更知性的角度去與校內的未得之民對話,甚至有能力去回應這個時代社 會、教會的需要。就是這樣,CA 慢慢讓我找到這個能把我的信仰「活出不一樣」 的可能性而吸引我駐足於此,甚至在我去年 11 月洗禮後,更感到強烈的召命想用 這個身分去參與 CA 更多。因為對我而言,CA 吸引我的不單是一個群體,更是一場 走了六十年仍未止息學生福音運動、一團福音的靈火。這團靈火重新使漫無目的的 大學生活重新找到了方向,也使我在這時選擇忠於所託、回應召命上了 CA 莊。


及我會否考慮團長一職。我那時真的有點愕然,因為自己性格有點缺乏自信,而且 在教會中又沒多試過一些領導崗位,所以沒多信心自己能成為一個好團長。神卻在 此時向我說話,讓我赫然明白人總是有不完美,但只要是盡心、盡性、盡意、盡力 為衪的事奉,衪總看為美。衪的大能原先足以完成衪在港大的事工,我只是 CA 六 十年滄海一顆的微塵,衪卻邀請我在這個美麗的事工有分,已是一份莫大的恩典。 我想在 CA 中令更多大學生基督徒把信仰「活出不一樣」,衪卻先叫我個人要「活 出不一樣」。經過再三求問神後,我便「膽粗粗」想嘗試做團長這個崗位,原先也 不太深存厚望,因為總覺得有比自己更適合的人,只是在想神要是真的想我在團長 的崗位事奉,總會開路的。感恩在神的帶領、上莊的鼓勵、現莊莊友們的支持、團 友們的信任,我今天得以在 CA 團長的位份上事奉。 雖然踏上團長的事奉不久的時間,但在傾 year plan、準備 AGM 等也深深 感受到這個「眾人的僕人」不易當。自己一直想成為一個可以在有效地推動會議和 敏銳地感召莊友們感受中取得平衡的團長,但現實上卻感到很吃力,一方面要面對 龐大的資訊量,另一方面又要好好處理與九個莊員的關係。有時我的心感到沮喪乏 力,在忙碌中難以聽見靈內的聲音,既想事情或關係會處理得好點,又想有人能與 我彼此訴訴苦水交換心聲,但衪卻在此時教導我要在此時回復像小孩子的心。我所 追求的信仰更新「活出不一樣」並非要求我要超越過去,邁進一個又一個信仰上的 未知世界,而是應折回原位,恢復初信時、洗禮時、初決定在 CA 事奉時對主的敏 銳和熱誠。更新的目的,不是使信仰變得更高級更複雜,反而是更簡約更純粹。正 如我越長大出外求學工作卻越覺得珍惜起初的家庭生活,踏上事奉路的心也是一樣 應該變得謙卑與單純。我想神讓我踏上團長之路第一件事要學習的,不是要被團長 的工作牽著走,而是單單堅定地以起初衪的認信去對待自己的事奉。至於來年在事 奉路未知的甘與苦,我相信這是必然經歷的,因為一切全屬恩典。 「我們若將起初確實的信心堅持到底,就在基督裡有分了。」《來 3﹕14》 神是否想我在 CA 事奉就是衪放我入港大的美意我無法解答,但我卻肯定 CA 是會讓我這個「大學生基督徒」與團友一起大大經歷神、把起初的信心堅持到 底的地方。 以信為始、以信為終,願我們一起在大學校園中踐信於行!

6


上 莊到底是什麼?數個月前的我沒確確實實的思考究竟什麼是上莊已經信

誓旦旦的說我要上莊。

起初我只認為不過是一夥人搞搞活動,讓團友每個星期輕鬆一下而已;數個 月後的今天,我的想法已經截然不同。 在這個學年的開始,我不停的問上帝,為什麼要放我在港大呢?這裡沒有神 的感覺,沒有中學同學的純真,又有眾多的謠言說這裡的人很囂張很邪惡。那時的 我慌透了,急著尋找一個可讓我安心的地方。然後偶爾下參加了團契的活動,便愛 上了這個群體。逢星期二聚會過後的我總是無比快樂,感受到從神而來的愉快感 覺。於是,我決意讓更多的人都有同樣感覺,所以便選擇了上莊。 上莊的過程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JONGTRAIN 其實早在十一月已經開 始,那時我每個星期到了那地方,總是很興奮的和身邊有共同志向為神服侍的同學 聊天,很有在主裏面樂也融融的感覺。每次回到家裹總是向神說:「天父啊!多謝 你讓我在 HKU 找到這麼志同道合的一夥人啊!」這使我該漸愛上這批人,到後 來,有著一些人的退出與加入,原本二十多人的 PREJONG 到 JONGCAMP 時只剩 十三人,到真正上到莊得亦只有十人。 這十人一起的時間並沒有很久,從成莊到今天,不過是一個多月的事,然 而,我卻很愛這莊。因為我們所經歷的卻不是時間所能量度得到。

為愛他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沒有見過,耳朵沒

7

》 2:9

在這裡祝願我們第六十莊在來年主恩滿滿,在主賜的平安中為主發光發熱, 成為主耶穌基督在 HKU 的精兵!

《林前

「主祢要往哪裡走我就跟祢走 領我走到世界盡頭 一生不再回頭 讓世界聽到我們敬拜我們的禱告 讓復興從我們開始將主愛帶到人群中」 「縱然有許多的問題我也不放棄 祢大能賜給我勇氣我會勇敢走出去」

最後,想和大家分享一首我們莊內很喜歡的詩歌。這是在某一天的會議中, 各莊員都很乏力很疲累了,上帝給我們力量,讓我再次醒覺自己上 CA 莊的意義的 一首很特別的詩歌一一《勇敢走出去》(節錄)

有聽過,人心也沒有想過的。

我們經歷過極高效率的會議、極低生產力的頹會、極溫馨的互相分享、極重 火藥味的吵架;這些經歷之多也令我大吃一驚,這短短一個多月的合作已經產生這 麼多火花了,接下來的一年,到底會是怎麼呢?聖經卻給了我提醒:「我要引瞎子 行不認識的道,領他們走不知道的路;在他們面前使黑暗變為光明,使彎曲變為平 直。這些事我都要行,並不離棄他們。」《賽 42:16》這句金句讓我再次明白到無 論我們怎麼走,天父都會在其中帶領和提醒,所以不用害怕與憂慮,天父真是太美 妙了!上帝在這裡要我學到的不單是與人合作,更是學會了倚靠、相信、活在主 內、單純的把自己獻上。這些都更令我深刻感受到「我是個普通的人,沒有可誇 口;但我什麼都有可能,神在我背後!」=]


《事奉之路 任重而道遠》

記 得自己剛進港大校園時,自己不其然有種空虛失落之感。 自己比其他人聰明嗎?不。自己比其他人富有嗎?也不是。自己比其他人有 魅力嗎?更加不是。當時的我覺得自己要為自己爭取一個名份,所以參與了一個學 會的招莊。然而,「傾莊」的過程中,我看不見自己上莊的意義何在,覺得自己為 上而上,做的也不是自己想做的事,於是,我退出了。 不久之後,團契就開始招莊。招莊的信息令我想起自己接近是零事奉的生 命,因為我過去都以學業、家人為由推卻了一切事奉的機會。 但是這次,我覺得是 神給我的一次機會,抱著一試的心去完成莊 training 和 training camp。說真的, 我沒有宏大的異象,只是一心希望嘗試盡心盡性盡意盡力事奉神,但神竟然帶領我 成為了六十莊的一份子,感謝 神!從莊 training 至 AGM 的日子,我更瞭解自己 是個怎樣的人,自己的喜惡優劣何在,更重要的是自己親身感受到主在一眾莊員之 間的同在和一切以來、無時無刻的帶領。我知道自己是個罪人,不配領受如此重的 恩典,但主偏偏卻將這一切的福氣白白送給我,感謝神!

》 1:9

豈沒有吩咐你麼?你當剛強壯膽!不要懼怕,

《書

也不要驚惶;因為你無論往那裡去,耶和華你的

神必與你同在。

我擔任的崗位是外務副團長。當初選這個職位是因為自己愛與別人協作溝 通,所以希望成為團契的代表聯絡其他基督徒群體。AGM 前連綿不斷的莊會開始 讓我認識「外務」更多,明白要達成到港大各基督徒群體的合一是一件令人沮喪的 差事。不停的合作就可達成合一?不。外務事奉人員的關係好就是合一?也不是。 不同基督徒群體間的「合一」是我這一年莊期內需要親自摸索的課題。我知道自己 力量其實很薄弱,可能達成不了甚麼,但是近年合一網絡以及「宗教信仰與全球參 與」倡議計劃等校園福音組織的出現,令我看見了一絲曙光,期望可以透過自己的 崗位讓「港大基督徒」在校園內為主做得更多! 我同時代表團契擔位學社聯會評議員一職。基督徒為外人所不齒,有時候都 源於我們往往躲在象牙塔內,甚少拋出「基督徒」的身份實際行動關心社會、參與 政治。所以,我希望能運用「基督徒」的身份在校園事務上作出參與,在學社聯會 評議會上為團契發聲,爭取的不只是利益,乃是合 神心意的事情。 另外,很感謝 神賜給我一眾莊員。每一位莊員都有其獨特的特質和個性,互 補不足,我覺得真是 神奇妙的安排!過去幾星期我們經歷過有笑有哭的日子,接下 來的一年將會經歷更多更多,在 神的看顧下,期望我們時刻都能以愛心說誠實話, 一起笑一起哭。很想很想完了這一年的莊期,當回看過去一年時,每一個人都發由 心生的「歡呼收割」! 在港大團契事奉的路從這裡開始,在這裡套用溫總理愛說的「士不可以不弘 毅,任重而道遠」,作為信徒不是單單只單向領受 神的恩典,乃是要盡力去服侍榮 耀神,責任雖大、路雖難走、荊棘更滿途,不過我知道這條漫長的路永遠有主同 行,願我在這年謙卑學習,期望在這一年能得到被陶造和琢磨的機會! 最後送上一節我最愛的經文共勉之! 「我豈沒有吩咐你麼?你當剛強壯膽!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因為你無論往那裡 去、耶和華你的 神必與你同在。 」《書 1:9》

8


《耶穌? 我跟!》

「喂,快點起床吧,不用幹活嗎?!」爸爸用力的揮著掃把,並狠狠的 「喂

炮轟我的屁股。我忍痛起床,不情願的到房外吃早餐。

「隔壁的穌仔真厲害,又尊敬長輩,又常幫約瑟兄的忙。看看你,就是叫你 織布也不願意,他可是幫父親鋸木呢!」爸爸一邊喝著羊奶,一邊有意無意的說。 我心裏滿不在乎。穌哥比我大十二年,與他比較成就就像與羅馬衛兵爭論一樣,他 永遠比我強。哼,幸好他到三十歲還未結緍,我一定要比他努力,讓我可以神氣一 番。我沒趣地把餅吞進肚裏,便出去找穌哥了。 雖然他比我大得多,但由於我們兩家是鄰居,所以我還是常和他待在一起。 他人很好,我們常常在約瑟叔叔的工場自己做玩具,常常照顧我。此外,幫忙扶老 婆婆過馬路不在話下,其他人有需要我們也會去幫忙。故此爸爸媽媽都很放心。有 天晚上我與媽媽吵翻了,一氣之下到他家暫避,甫開門卻見到他在喂藥給卧病在床 的母親,我立即就慚愧了。他似乎就是個完美的人。 「葛輝,你們今天晚上有沒有空?不如到我家一起晚飯,好不好?」甫進穌 哥的家裏,他就邀請我了。「咦?為什麼?是有特別事要慶祝嗎?難道你終於出 pool 了?」我大驚。但穌哥卻臉色一沉,說那時才公佈,然後就到市場買食材 了。我不禁有點疑惑。我就懷著這個心情直到晚飯。 「我決定離開這裏,到四處服事神,因為沒有行李,明天會就走了。」穌哥 在我們吃飯時淡淡的說。 我把口中的餅都噴了出來。

我 差你們去,如同羊進入狼群,所以你們要

9

︾ 10:16

感謝主。

《太

「主你要往那裏走,我就跟你走」這句不是指我們要到以色列,而是要跟他 做相同的事。就是這樣,我到了香港大學上團契莊,而他就留在以色列,後來好像 被人迫害,死了但復活,我才知道原來他是神。我明白過來,決心完成穌哥給我的 吩咐,是要用愛與謙卑,為人服務。前路也許艱難到極點,但我相信穌哥知道我能 夠做到才叫我去,而我亦相信他會給我隨時的幫助。希望我 Chur 死時能夠稍為明 白穌哥死時的心情。

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

穌哥卻說:「不用哀傷,這正是你學習的機會!我以住常帶你做不同的事, 而這次我就要帶去做服事。」我仍是一頭霧水:「服事?」穌哥解釋:「你覺得可 以和我一起生活怎樣?對,是很有意義。現在,我們應該將這意義再廣傳,不過這 次 就 是 我 們 分 頭行事,因為神給我與你的計劃都是不同的。」我有點慌亂: 「這……這麼突然?好是好,但我甚麼也沒有準備啊……」穌哥笑著說:「對啊,但 是這才能顯出我們的神是何等的偉大啊!你不是最強,但仍可以服事主,這不是已 經要感謝祂的嗎?」我繼續問:「那麼我可以往那裏去呢?」穌哥提醒我:「看看 你現在有甚麼機會?看到了沒有?你覺得這是必然的嗎?葛輝,不是的。當時我與 你一起,幫助你鼓勵你,使你可以出國,到香港讀書,這個不是一個大好的機會 嗎!」


我從小認識主耶穌,在過去的十九年,我走的每一步都有祂的恩典和帶 領。上大學以後,我想為主活出不一樣,想回應主一直以來給我的,想事奉主。就 是這樣,我就決定以上港大團契莊來回應耶穌對我的愛,為主擺上更多。 一開始,當我看見有興趣上莊的團友有三十多人,說真的,我並沒有很大的 信心我能被選上,所以我對 神說:如果祢認為我是合適、合你心意的,就請祢為 我開路,我願意擺上我自己。 之後走的每一步,從 jong training 到 interview 到 jong training camp,雖然都是膽戰心驚的,但我卻沒有想太多,因為知道無論結 果是如何,天父必引領我走一條適合我的道路。 神一直的保守、為我開路,都讓 我感到祂一直陪我走過,我並不孤單。感恩最後我能被選上作主的僕人。 後來到需要決定自己未來一年於莊的事奉位置,由於自己性格一向比較靜, 所以沒有多想就打算上文書一職。一直堅持, 直至最後要定位置的時候,心裏突 然有種不安的感覺。 其實自己一向對文字都沒什麼好感,一想到以後常要寫,甚 至打,覺得很懼怕。 及後當我認真想過以後,認為對財政一職有更大的感動及興 趣,所以決定上財政一職。亦感恩雖然莊内於傾莊過程有不少不同的聲音, 但最

》 40:31

那等候耶和華的,必重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

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賽

終都能達到共識。 難題可謂一浪接一浪,由於時間不足, 製作財政預算很倉猝。 直到 AGM 當天仍發現當中有不少錯誤,更要將財政預算重新再印一次。縱然當中有不少灰心 失意,更一度懷疑自己是否真的適合當財政一職。然而主耶穌的恩典,祂為我的準 備確是超出我所想。神每一步的保守帶領,莊友的鼓勵都是令我繼續堅持下去的動 力,且每一步走得更有信心。 縱然我知道自己還有很多的不足,亦相信未來一年莊期會有許多的困難,但 我相信神為我準備的,想我經歷的,想琢磨我的。雖然過程縱使艱辛,但我堅信 神今天為我準備的,都是為了裝備我走更遠的路。這些都是 神讓我變得更合主用 的磨練。我願意為主擺上更多。 願榮耀頌讚歸予神。

10


《勇敢走出去》

對 於我這個選擇困難症患者,要作出上 CA 莊這決定坦言不是一件容易的

事情。從參加招莊會到正式上莊的今天,過程中遇到不少風浪,如對個人能力的質 疑、對神失去信心、對事奉方向感到迷惘、和莊員發生爭執等,自己曾因此感到迷 惘、失意、灰心,更一度萌生離開這個群體的念頭。感恩的是神在這艱難的一月 份,利用身邊不同的人和事提醒我要堅持這個夢想,以致我今天能夠無悔地作出上 莊的決定。 我上 CA 莊有兩個很重要的原因,分別是實踐校園傳福音的異像和讓更多港 大同學在校園裏找到同路人。記得在八月的一次音樂佈道會中,台上的講員問了我 們一個問題:「你要為主發一個怎樣的夢?」當時自己內心有一把清晰的聲音和呼 召:「為主擺上大學三年的時間,在港大領更多人歸主。」為了實踐這個對主的承 諾,我在這半年裏參加了不少校內基督教群體的活動,如 CA 的迎新日、開學崇 拜、迎新營、週會等,加深了我對 CA 的認識,也堅固了我立志投身這個群體的決 心。而且這個異像也是促使我決定擔任使命秘書的重要原因,我渴望透過莊員的身 份,鼓勵同學參加五個功能小組,透過詩歌敬拜、查經、寫信仰文章、探訪和關懷 內地生的活動,一方面讓已信者加深信仰的經歷,一方面讓未信者從不同渠道接觸 福音,從而實踐校園傳福音的使命。

在 指望中要喜樂,在患難中要忍耐,禱告要恆切。

》 12:12

11

《羅

對於擔任使命秘書一職,說實話,起初曾擔心自己會力有不逮。因為我是一 個行動力有點不足的人,不太擅長主動關懷別人和作社會探訪,怕自己無法勝任要 常與人接觸的使命秘書。然而「他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 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 我。」《林後 12:9》 我深信主已經賜給我足夠的勇氣和盼望,去面對未來的挑 戰 , 我 會 視 這崗位為主給我的磨練,利用這一年的莊期,走出自己的安舒區 (comfort zone),多接觸校園和社會的人,學習變得更主動和積極,成為一個更合 神心意的僕人。盼望一年後出現在大家面前的,會是一個被神親手塑造後得到改變 和成長的我。

第二個令我決心留在 CA 事奉的原因,是希望讓更多港大同學在校園裏找到 同路人。這個願望是緣於這半年內我在校園的經歷和感受,記得自己在開學初時感 到很迷惘和孤單,迷惘的是要重新適應環境、學習模式、時間表、同學和朋友。加 上自己的性格較被動和內向,沒交上幾個投契的朋友,故每天也重覆獨自乘車、上 課、午膳和下課的生活,那份徬徨無助的感覺便愈發強烈。感恩的是在這迷惘的時 期,神讓我認識了一群很好很好的基督徒朋友,在 CA 迎新營後,小組的組員還會 透過 Whatsapp 和 Facebook 保持聯繫,在假期也有聚會的時間。在這個基督徒 群體裏,我可以很安心地分享近況,訴說憂慮和面對個人內心的不足和軟弱,在這 偌大的校園裏找到自己的定位,一個溫暖的家和一份歸屬感。所以,我很希望能把 這份感動向人傳開,幫助更多港大同學在團契裏遇上一群同路人陪伴他們成長,而 團契也能成為一個讓他們感到安心和溫暖的家。


「使 命秘書」?這個陌生的事奉崗位令我對它既充滿疑惑,亦充滿興

趣。「使命」二字給我的第一個印象就是傳福音的大使命,這應該很清晰吧!但為 何憲章中同時亦提到關懷社會,難道關懷社會也是基督徒的使命?還是關懷社會與 傳福音之間有相連的關係呢? 這點使我感到很迷惑,因此在上莊的過程中,我嘗試參與社關組的無家者探 訪。在當中我的感受很深,在探訪居住板間房的人士的過程中,透過傾談及送上新 年的禮物給他們,我看到他們充滿喜樂的反應,這使我很感動。而在長期的探訪 中,義工們漸漸和他們的對象建立關係、了解,並慢慢的將福音的訊息帶給他們, 其中一個例子是一個新移民的家庭在信主後有了很大的改變,縱使生活環境沒有改 變,但心態上起了很大的改變,他們變得知足,因著現在擁有的而感恩,這些都令 我看到福音事工的重要性。關懷社會的行動令我看到因著基督的救恩,能帶給他們 一份昐望,而關懷者本身亦是基督愛的見證,這都令我對這個事奉崗位倍感興趣。 我想,透過社關可以把福音傳揚,而在關心社會的過程亦令基督徒更了解何謂福音 和福音的重要性。

我 靠着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

在上莊的過程中, 我對於事奉崗位的考慮沒有太大的掙扎, 因為我最初的 感動是傳福音,而這個事奉崗位能讓我發揮這個異象。雖是如此,在過程中,由於 我對這個事奉崗位的不理解以及不認識,因此也曾考慮從上莊以外的途徑事奉神, 例如是在社關組或是內地生小組中事奉。但為何我最終仍選擇以莊員的身份事奉神 呢?這是因為相比起在功能小組中事奉,我認為透過團契的規模和影響力更能推動 校園內外的福音工作,如果我能藉著莊員的身份感染身邊的人參與傳福音及社關的 工作,最終的果效比起在功能小組事奉會更大。 另外, 在整個莊的上莊過程中我的體會也是很深。 在莊 training camp 中 我們一同經歷到神的帶領,體會到合一的果效,到後來討論全年計劃,目標和方向 時, 我們除了汲取前人的經驗外, 亦不忘尋求神的心意, 直到最後傾 Post, AGM 的階段,我們也不斷求問神,這些經歷都讓我明白到團契莊,是個與別不同 的莊,因為我們有神在當中掌管和帶領,所以是個受祝福的群體,我也很感恩能有 這個事奉的機會。

》 4:13

在未來一年的莊期內,除了個人會在社關方面投身更多,希望透過社關達到傳 福音的果效,更重要的是推動港大團契的同學更積極地參與社會關懷及傳福音的工 作,無論是在校園還是社區,因為我相信使命秘書的重點不是我個人可以傳多少福 音,令多少人信主,而是我能夠推動多少身邊的人有一顆熱衷於傳福音的心,這樣 福音的傳揚比我個人能做到的,便會更多。

12


主祢要往哪裡走我就跟祢走,領我走到世界盡頭,一生不再回頭…… 主

當要作出重大的決定時,就自然的在腦海中浮現出這詩歌一一《勇敢走出去》的歌 詞。在決定上團契莊時,心中充滿着莫名奇妙的信心,相信神會有帶領和安排。 僕人 當要委身服侍的時候,我都好想可以作一位又忠心又良善的僕人,而不是又 懶又惡的僕人,可是要如何作呢?作為莊員我有一種新的感受。 又忠心又良善的僕人是要順服神的旨意,要負責任和有承擔。往往有好多人 都只陶醉於與神一起的羅曼和感動,卻忘記了委身是需要有付出的。上莊的確是要 很大的犧牲,是辛苦的,因此我們要求聖靈加給我們力量,給我們有一個甘願把上 自己的心,堅決承擔這責任,絕不能輕易言敗。 「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太 16:24》 絕不能作又懶又惡的僕人,但無奈人都會有懶惰的時候,而懶惰會容易生 惡,破壞人之間的關係。要學像螞蟻,沒有元帥帶領它,沒有官長督促它,沒有君 王要求它,螞蟻自己要求自己、自己督促自己、自己勉勵自己,它高度地“自 律”,永遠在對的時間做對的事情。

信心

《代下 20:15》

13

》 17:20

「不要因這大軍恐懼驚惶;因為勝敗不在乎你們,乃在乎神。」

《太

作神的事工服侍神,要順服神的帶領,當中對神的信心是非常重要的。我常 常都會覺得自己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不夠智慧和才能作任何事,包括服侍神,所以 上莊起初令我產生恐怕和擔心,卻忽略了對神的信心和從神以來的平安。好希望在 莊務中大大經歴神的帶領,也許我和莊員有不完全的地方,但有完美的神作我們的 依靠。

穌說:「是因你們的信心小。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

《可 12:30》

「你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你的神。」

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種,就是對這座山說:『你從這邊挪到

想作神忠心和勤力的僕人,這麼犧牲和盡力作好本份就是無可指責的。但我 常常都會問自己如何才算是盡了力呢?用睡覺的時間作莊務?放棄身邊難得的機會 和重要的人?也許委身是不能計算的,重點是在於心態,盼我的人生能完全的被神 入使用,被神稱讚為忠心的僕人。

那邊!』,它也必挪去;並且你們沒有一件不能做的事

了。

「懶惰人哪,你去察看螞蟻的動作,就可得智慧。螞蟻沒有元帥,沒有官 長,沒有君王,尚且在夏天預備食物,在收割時聚斂糧食。」 《箴 6:6-8》


「耶穌說:『是因你們的信心小。 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有信心像一粒 芥菜種,就是對這座山說:『你從這邊挪到那邊!』,它也必挪去;並且你們沒有 一件不能做的事了。』」 《太 17:20》 為了什麼 上莊服侍的心態上,有好多時都有衝擊。舉辦活動的真正意義是為了滿足別 人的目光還是為了神的榮耀取神的喜悅呢?港大團契是一個讓人感受溫暖與神相交 的地方還是要吸引眾人目光的團體呢?要時刻警醒自己的心態,有技巧地平衡禮節 上的型式和舒服的氣氛與神相交反思信仰。 「總要警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你們心靈固然願意,肉體卻軟弱了。」 《太 26:41》 人是軟弱的,感恩有一班莊員們能互相提醒,互相支持,互相勉勵,互相學 習,作人生中一段路的同路人。盼望神在團契中賜下合一的心,在不同的區域中發 揮大能,在校園裏顯出神的愛。將來必定會遇到不同的困難,有着的不再是憂慮, 而是期待神帶領我們每一位度過一個又一個的難關。 縱然有許多的問題,我也不放棄,祢大能賜給我勇氣,我會勇敢走出 去……。

14


《痕跡》

外面看來我的生命很平凡,既沒經歷過死裡逃生的神蹟,又沒有一夜間發 生的生命改變,但我確確實實地看到神如何在我的生命中留下無數的痕跡。 我是個罪人,一次又一次地背棄神的信任,一次又一次地回到罪惡的網羅。可 能人性中有墮落的傾向,或者只是我自甘墮落,我控制不住自己犯罪。但是,神竟然 沒有拋棄我,祂看我仍像兒子一樣,一直以祂無盡的慈愛塗抹我的過犯。儘管如此, 我卻一直沒有回應祂的愛,祂說過「你們要去」,但我從不「去」。或害怕,或懶 惰,或忙碌,或裝備,我一直以不同的藉口抗拒著神的呼召。 當我來到了香港大學這個多姿多彩的地方,我迷失了。直到我參加了團契,在 這裡認識了一幫熱心愛主的朋友,我才找到了歸屬,知道自己該做什麼。我回想起在 去年八月時培靈會中的呼召,我要在未來全職為主事奉,但我卻一直不知該如何起 步。看到 CA 在招莊,我想這裡或許就是我事奉的起點。 於是,我遞交了上莊的申請書。 由決定上莊到真正上莊的這段時間,雖然只有短短一個多月,但就在這短短的 日子中,我大大地經歷到神的實在。

在訓練營中,大家在涼亭中圍圈一同輪流開聲祈禱,那時大家還不知道能否上 莊,而祂明明地站在我們中間,聆聽著我們同心的祈禱。在數次開會中,大家說出坦 白但卻傷人的話,在淚中,在無助中,在迷茫中,我們想起了祈禱,而祂再次聆聽著 我們的禱告,用手親自安撫著各人受傷的心靈。在無數個漆黑的夜裡,我們各自或在 床上,或在椅上,思考自己的方向,找尋自己該站的位置,祂通過祂獨特的方式告訴 我們答案。在周年大會中,我們或有驚慌,或有焦急,或有疲倦,或有怒氣,但神賜 下平安,賜下喜樂。

文字秘書,是我今年在 CA 事奉的崗位,是我從一開始便沒想過會擔當的位 分。從遞交上莊申請表時,我填寫的意願便是信仰秘書,思考的全是如何在這位置上 事奉主,我根本沒想過有一天我會用文字事奉祂。但神就像開玩笑般讓文字秘書一職 一直懸空著,彷彿是呼喚誰。

忽然間,在一片迷霧中,兩條黑線出現在地上,延伸到遙遠的前方。我想,這 就是我的路,而這裡就是我要踏出第一步的地方。 在我過往的生命中,一步一腳印,神留下了無數讓我永遠記住的痕跡。在這個 地方,在這一年,神又將留下什麼樣的痕跡呢?

15

下》 19:26

「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聽見後邊有聲音說,這是正路,要行在其間。」 《賽 30:21》

《太

有人對我說過要堅持自已的異象,不要為成全所謂大局而勉強自己當不想當的 位置;也有人說過要謙卑自己,放下自己的想法,將自己放進這個團隊中。我很迷 茫,但我在不斷的開會討論中,不斷的思考和祈禱中,我找回了我當初希望上莊的感 動。我只是想回應神的愛,單單想事奉祂。有必要執著於位置嗎?神讓文字秘書一職 一直懸空,又讓我找回最初的感動,不再有對位置的執著,說不定這就是神所為我預 備的。

人這是不能,在神凡事都能。

這一點一滴是寫也寫不完的,但我仍想嘗試用有限的文字記錄神無限的作為。


《白駒》

從決定上莊到成為了六十屆莊員,只不過是白駒過隙;但那怕是轉瞬間的 從

一點一滴,都回味無窮。我正要在內心的隙縫中,窺探遠去的白駒之時,才發現白 駒一直在隙縫中流連着,坐在它上面的是我們的天父。 我首先看到的是白駒那傾側着的頭,眼睛圓滾滾地注視着天父,等待着指 示。在入大學之前,我感受到天父的帶領,卻無以為報。在大學中 CA 給了我事奉 的機會,心感高興之際,卻不知這是否天父的心意,又擔心着自己能力和經驗不足 的問題。帶着疲憊疑慮的心情回到教會,講者道出大衛蒙召一事。「耶和華卻對撒 母耳說:『不要看他的外貌和他身材高大,我不揀選他。因為耶和華不像人看人: 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撒上 16:7》講者又說天父希望我們都為祂 作工,只是我們願意不願意的問題。感謝主,白駒看似明白了天父的意思,就往前 走。

《詩 》 23:5

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

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

白駒的前腿時向左轉,時向右轉,知道要前走卻不知方向,艱難地踏出一步 又收回去。其實交了上莊表後我還是對莊位知道得一塌糊塗,到了和大家思考莊位 的配合時,我才真正對莊位有深層的思考。我不停在信仰秘書和程序秘書轉折,亦 向天父求問,可是沒有答案。我當用能力,興趣,性格,或其他的東西來選擇莊 位?這些東西又是否令我變得靠着自己而非天父呢?天父的旨意在哪兒呢?白駒不 斷的掙扎,良久才找到方向。「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 福!」《詩 1:2》感謝主,如果答案顯而易見,缺乏思考,白駒也走得不穩了。我 看到還有其他的白駒也出現了。它們也是處於猶豫的狀態,而天父總是照顧着它 們。 我又看見白駒們走到了一條隊列中,排得密麻,稍有不慎,後腿便踢到其他 白駒了。「惟用愛心說誠實話,凡事長進,連於元首基督。」《弗 4:15》說時遲 那時快,已經受傷了,後排的白駒也應聲倒地。莊位還是要溝通出來的。在溝通的 過程中,大家互相避諱,卻沒什麼成果;到最後坦白的刀刃在你我間穿插,傷透雙 方,還傷透其他人的心。站在不同的立場,愛心也是怨恨,坦白的意義也變得扭 曲。感謝主,卧倒在地的駒白都渴望天父的帶領,有祢的同在,白駒仍站立得穩, 不至於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後腿雖強而有力,但也要學懂控制。 排列好後,白駒們便向遠方奔走。純白的馬尾在飄逸,隨着步伐搖擺,連成 一串串閃爍着的珍珠。莊是美麗而豐富的,包含着個人的意識、方向,眾人的思想 之外,還有天父在其中。 「那通往生命的門是多麼狹窄,路是多麼崎嶇,找到的 人很少。」 《路 13:24》白駒也是找着一道門,面前還有更崎嶇的路,在未來的事 奉中,我們能走下去嗎?走下去了,能找到門嗎?找到了,進得去嗎?相信着天父 的帶領,我相信我能走下去的。 窺探過後,我閉目禱告,讓天父窺探我的內心,等候天父的指引。

16


《同路極珍貴》

「落 莊再上莊」,這句話把去屆代表這個職分說得誇張了。縱然我還沒 真正經歷擔任去屆代表的各種挑戰,但我知道這個位置實務性質的工作量絕對比現 屆莊員來得輕。而事實上,去屆代表一職,與現屆莊員的身份是截然不同。是以, 我想,這句話不一定正確,又或者,話中的「上莊」不同於現莊上任的「上莊」。 姑勿論我現在的狀態是否等於再上莊,對我而言,這個崗位能發揮的空間也 依然存疑:如何在上屆莊員身份與去屆代表身份中取得平衡;如何在放手與協助中 間取得平衡;如何同時面對自己已經落莊和擔任去屆代表的身份……一切都著實讓 我迷惘、慌張,但我也確實願意用一年的時間,去摸索去屆代表這個位分能做的 事、該掌握的尺度。原因很簡單,我想與他們同行。 在認識現莊的過程中,我驚喜過、感動過、失望過、憤怒過、感觸過……很 多自己罕見的情緒都在短短幾個月內冒出來,但我的確感恩上帝肯讓我以去屆代表 的身份與這班小伙子同行。很多時候,我滿懷熱心的想與一些人同行,卻礙於種種 關係、身份而無從入手,所以我感謝主讓我有這個機會了解現莊貼切的需要和難 處,也能更深入地為他們的軟弱、困苦、火熱的心去感恩和祈求。

六十莊的、有歡笑有淚水有汗水的回憶。我期待看見他們的成長,像我去年至今的 成長,更期待一年後這個六十莊去屆代表的成長。 是以,最後想鼓勵現莊、勉勵自己,「同路極珍貴」。有高潮起伏的人生才算 有血有肉的生命;願意讓主介入的生活就是活生生的信仰;有喜怒哀樂卻不忘愛的 去事奉便能真正的經歷恩典。既然神安排我們有一起體會同路何等珍貴的機會,那 《徒

就用一年的時間感受上帝要怎樣帶領我們同走窄路吧。

》 1:4

17

穌和他們聚集的時候,囑咐他們說: 「不要離

段。我珍惜與去屆莊員同路事奉的片刻,也很希望親眼見證現莊經歷獨特、專屬於

我很清楚擔任去屆代表同樣有機會經歷一些痛苦無奈的時刻,也會有喜樂滿足的片

開耶路撒冷,要等候父所應許的,就是你們聽見我

程中,心裡總有一些傷痕,但也有更多值得回味的「笑紋」。所以我不害怕,因為

說過的。」

要同行不一定要一起工作,但能一起事奉就是很難得的同路人。在上莊的旅


18


19


20

60th執委會就職典禮特刊  

港大團契踏入了第六十個年頭,第六十屆執委會正式就任。本特刊刊載各莊員的上莊感言,有感動,有掙扎,有開心,有擔心。如果你想更了解本屆的莊員,歡迎你細心閱讀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