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journal

行纪 你们还在奥斯图尼吗?

那些云和人儿,

奥斯图尼大教堂前的方场是小城 中心的中心,尽头就是 15 世纪建 造的哥特式大教堂

如果你能最大程度地屏住呼吸,也许可以 听到大朵大朵的云和亚得里亚海风轻轻摩 擦后,发出的声音。 文、图/晓玮 travelandleisure.com.cn december 2011 107


journal 下一个

我和奥斯图尼,这个 位于普利亚大区的

锁好房门走到小巷里,过路人就会上前雀跃地

“到这里来留学啊?” 意大 利东南小 镇的最 先接 触 来自这 封电邮 : 问 : “主席女士,我们都在等待 7 月 20 日在奥斯图尼,

有的地方,你对它的喜欢是即刻的,意语

(一见钟情) ,此处便是。 当你停车抵达,请致电。及时将你送去 B & B。 “Amore a prima vista” 最好的问候,看着您的到来,B&B Ninozza” 。 而在这之前,我对这地方一无所知。你可以

池 ;而当你最终得以站在白色城池之巅,所见则

想象当我收到这封经谷歌翻译机器卖力地从意大

是次第拾阶而下的伊特里亚平原和亚得里亚海。

利语翻译过来的民宿主人确认信时,是怎样的诚

是的,亚得里亚海就在八公里外,如果你能最大

惶诚恐吧。虽然“Lost in Translation”这样的文化

程度地屏住呼吸,也许可以听到大朵大朵的云和

练习颇有喜感地将我升级为“主席女士” ,但这种

亚得里亚海风轻轻摩擦后,发出的声音。

“看着您的到来”的直勾勾的话语,让我汗毛竖起

上图起顺时针 :纪念品 商店 ;奥斯图尼两个同 行的女子 ;老镇中心的 B&B Ninozza,满墙黑白 旧照片。右页左图起 :萨 尔瓦托雷的餐厅 Sapere & Sapori ;Mela Bacata 酒吧,能俯瞰橄榄树盛 放的伊特里亚平原 ;一 辆 Ape 三轮小皮卡

谁会不喜欢那远远望去,山巅上的一座白色城

奥斯图尼的诨名是“La Città Bianca”——

之余,着实感到来自亚平宁半岛那殷切的情谊。

白色之城。那些见缝插针的基克拉迪群岛建筑

诨名“La Città Bianca”的白色城池

邻居,希腊。没错,公元前一世纪,这里曾被

风格的民居,让人不难想起海那边并不遥远的 盛夏时分。我终于住进这家明亮干净的白

希腊人重建,而“Ostuni”这名字也来自希腊语

,意为“新城” 。现时的奥斯图尼已 色小旅馆,位于奥斯图尼老城正中心。它离小城 “Astu neon” 地标性的大教堂,只是一个小转角的距离。推开

无新城,这里,只有老城和更老的城。

窗,洗干净的白衣裳在飘扬,大朵大朵闲散得没 什么地方好去的云,等着我离开,犹如我等着它

开 Ape 车从天缝缓缓驶来的菜贩

们进来。这个 B&B,完全是民居,没有前台,只

10:00。谁能想到,我在这小地方的社交圈,

要握住钥匙,你就俨然是这里的常住居民。当我

是从一辆比亚乔 Ape 开始的呢?当我站在街口,

108 december 2011 travelandleisure.com.cn


指南 抵达 从罗马坐火车,最快约 五小时到达奥斯图尼 ;

陷入旅人常有的做作的纠结中时,一辆墨绿色比

结婚照,孙子和宠物的彩照,总也有那个 2002

亚乔 Ape 从甬道尽头缓缓驶来,它的出现,让

年被宣圣的、来自普利亚大区的庇护教皇的照片,

那条甬道陡然成了小城通往世界,或者说,成了

考究点的,还会把他的小石像供着 ;墙上剩余的

我通往小城的一道天缝。

墙面则是圣母、耶稣、足球明星,升天的圣母顶

在意大利小乡镇多见的比亚乔 Ape 三轮小

着一圈金星彩电商标那样的装饰物,彰显神圣,

车票可在意铁官网预购

皮卡,在这里被菜贩当作穿街走巷、上门送菜的

可是有时候那光环难免就被足球明星一条飞铲

trenitalia.com

,蜜蜂之意,是 流动菜档。Ape 念做“ah-peh”

起来的小腿给无情遮挡了。

下榻 BB Ninozza

Vespa 发明者 Corradino D'Ascanio 在二战后为意

人设计的经济型三轮车。驾车的是卖蔬果的乔

单人旅客寻求本地经验, 万尼。当他发现我竟然在用相机拍他时,乐坏了,

带着意英词典看你吃饭的餐厅老板 13:00,按照事先约定,我出现在萨尔瓦托

可以考虑

顿时左右腾挪地以小车为中心,车里车外摆开种

。萨尔瓦托雷不知是 雷的餐厅“Sapere & Sapori”

www.bbninozza.com ;

种或沉思或喜悦的姿势。然后他建议我们交换

把我当作了管理咨询员还是什么的,他骄傲地向

对方英语能力有

位置,还顺手往我怀里塞了个西瓜,开始拍起我

我展示餐厅角落里那块“客户的满意是我们最

限 ;€ 40/ 晚 ;39-

和他的小车来。乔万尼成了我在此地认识的第

大的责任”的牌子,用意语朗诵完再用英语重复

一个朋友,通过他接着认识了买他蔬菜、在我住

一遍,我立刻恭维 : “您,这还真是很美国化的

334/9330568 Casa Tavani

www.devlinostuni.co.uk ;

 55-110/ 晚

”真的,接下来那顿午餐,我就完 处隔壁开餐馆的萨尔瓦托雷,又通过萨尔瓦托雷, 客户关怀啊。 我编织好了奥斯图尼的社交网。 将乔万尼那台磅秤抱在胸前,我坐到了他

全沐浴在了他客户关怀的阳光下。但见萨尔瓦 托雷端着本蓝封皮的小意英字典,端坐在我对面,

狭窄的 Ape 车里,作了番小小巡游。每当乔万

以确保午餐是以“我的一口小菜配他的一段成长

尼被守株待“菜”的阿婆们截下交易时,我便抓

史,我的一口小酒佐他的一段事业史”这样的节

紧时间张望本地老人的客厅。墙上大多挂着黑白

奏来完成。

travelandleisure.com.cn december 2011 109


journal 下一个

左上图起顺时针 :奥斯图尼大教堂前,本地男女正在跳意大利民间 舞蹈 Pizzica ;镇里的杂货店 ;小镇街景 ;小镇民居一角。 右页图 :在 Sapere & Sapori 餐厅,一人份的前菜拼盘包括了四种软 硬不同的乳酪,三款风味各异的风干香肠和四色跃跃欲试的腌菜

110 december 2011 travelandleisure.com.cn


普利亚地区的前菜,本来就带着某种奋不

有萨尔瓦托雷陪伴。

顾身的意味,一人份的前菜拼盘单子下去,就呼

现在,深夜十一点半,我举起了香槟,吃

美食 Osteria Piazzetta

啦啦冲上来四种软硬不同的乳酪,三款风味各

起了蛋糕,和一群陌生人庆贺生日,在路的当中。

异的风干香肠和四色跃跃欲试的腌菜,顿时把

被路灯照得黄而亮的陌生人的额头簇拥着,我所

我的口舌堵得水泄不通。幸亏我不用说话,自有

需做的,只是扫光任何端到眼前的酒水,然后像

it; 需预订

端着字典的老板娓娓向你解释你刀叉瞄准的每

、 “popolo 个孩子,照单背出诸如“molto bella”

Sapere & Sapori

一个方向,但凡那些字典管不到的,他也不慌

buono”这些大意是这里物美人好的断词碎句,

Cantore Incalzi

忙。比如为了解释 Pecorino 是羊乳干酪,他就发

就能引得满堂欢声笑语,老人家们互相点着头,

10,Vicinanze; Cattedrale;

出咩咩声,为了说明这种干酪特别肥腻,他在自

好像在说 : “啊,这个女动物竟会说人话呢!”

己肚子上比划出一个大圆圈 ;为了解释南意特产

就在我念完自己所知道的所有意大利单词,

的 Caciocavallo 这种干酪为何名字里有个 Cavallo

而白发苍苍的法朗哥也对答了他所知道的所有

(意为马) ,他转身从厨房端出一对棒槌型的原只

英文单词后(事实上,他就是背诵了一下诸如曼

乳酪,挂在自己脖子上,化身为一匹马,当年农

哈顿、布鲁克林等纽约各区的名字) ,大家一度

Cattedrale; www.piazzettacattedrale.

333-4774244

夜生活 Mela Bacata 酒吧

www.laterrazzadiostuni.it

民一早到田地赶工,把当干粮的奶酪挂在马背上, 陷入了意人最怕的沉默。既然情深话不通,邻居 奶酪就在马背上慢慢变熟了。

们就决定竞相把家里的宝贝一一掏出来,供我拍

做完羊马,老板突然如梦方醒般问: “糟糕, 照。罗贝塔大妈献出一只好像脸上刚被踩过一 忘了问,请问我这样有没有烦到你?”我凝望着才

脚的胖猫,罗莎大婶捧出一对沉默的云雀,法朗

从烤炉下来的两块滋滋作响的猪排和一组鸡肉肠, 哥大叔则端出满怀得过意大利自行车公路赛冠 庆幸这道不言自明的主菜,总算无需真人演绎。

军的儿子(当然是照片!) ,我只能根据被赞物 体是阴性还是阳性,哇啦哇啦地爆发出一两声

被路灯照得黄而亮的陌生人额头

“Bella !”或者“Bello !”的赞叹。

23:30。我被楼下猛烈的敲门声惊吓到,把

这场奇异的意国小镇邻里欢最后的句号画

头探出,以为可以看一出邻里深夜报复社会的肥

在一个更奇异的场景。既然罗莎大妈比划着扒

皂剧,结果竟是罗莎大妈手舞足蹈地示意我开门。 饭的动作,而隔壁萨尔瓦托雷大叔的餐厅也正准 她来邀我参加其 54 岁的生日会!这个罗莎大妈, 备打烊,于是,顺理成章,披着午夜 12 :30 的 是萨尔瓦托雷在午餐后,当作餐后甜食般隆重

圆月清辉,我又被押解去了另一桌全新的人当中,

介绍给我的,说她就住我家隔壁,可以互相照应。 吃起了所谓的……员工餐 ! 而此时,距离我初到 罗莎大妈当时和几个邻居老太太在乘凉,我当即 就被一众老太太们批评了,说没有同伴独自旅行,

此地,才 14.5 个小时啊! 6:00。奥斯图尼火车站的酒吧很安静,除

实在是太不常见了吧。她们的逻辑是 :一个人旅

了我,就只有专心做填字游戏的看柜台老阿姨和

行就意味着不得不一个人吃饭,意人可是有太

坐她对面一心一意打盹的老先生,墙上依然贴着

多关于独自吃饭的人之可悲下场的毒咒了,廖举

很多的庇护教皇。四周很安静,就是乡村候车室

(独食独死) 夏日午后,暂时还看不到黄昏的那种安静。这让 二三 : “Chi mangia solo crepa solo.” “Chi non mangia in compagnia o è un ladro, o è una

奥斯图尼火车站本身就变成了一个形容词。是时

(不与人同食者,非贼即谍) “Chi mangia spia.”

候离开了,开往罗马的火车即将抵达。我将牵着

(独食者每口都会被 solo si strozza a ogni mollica.”

我随身的行李——那些奥斯图尼的云卷回家,它

噎着) 。最后一条尤其可怕,不由庆幸午餐幸好

们的周边会泛着淡淡的、陌生人善意的光。π travelandleisure.com.cn december 2011 111

Ostuni su Travel and Leisure  

Articolo di Vivian Mao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