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150 设计

Marc Newson 全能设计王 撰文 甄健恒

Yen Kien Hang

Marc Newson 回来了!可是,他真的离开过我们吗?当那些“明星设计师”们的光环都已纷纷失去光彩,Marc Newson 依然 精力旺盛。从家具到电子产品,从室内装潢到汽车与飞机,这位跨界成性的设计师拥有全能的超能力,一眨眼间,便跳脱出原有框框, 遗留下无与伦比的精彩设计。

你或许以为,对于像 Marc Newson 这样属于天王级的设计师,世

澳大利亚本性。1963 年出生于澳大利亚悉尼,爸爸在 Marc Newson

上几乎没有他未涉猎过的东西。就如 Taschen 出版社为其过去作品

刚出生就弃其母而去,迁入一家拥有 Joe Colombo 推车和 Sacco 豆

进行集结成《Works》这本书,连他自己都笑称像“百科全书”——

袋沙发的酒店,开启了他对设计的兴趣。而到了少年时代,他也跟随

而确实,多达 610 页以及 1000 美元的标价(100 本的限量版还需要

着妈妈,到欧洲与亚洲漂泊打工,然后回到悉尼念完珠宝与雕塑科系。

6000 美元!)或许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厚与最贵的设计师回顾集——

毕业后,他又只身前往东京,为当地的 Idée 公司进行设计。不久再

但 Marc 自己却说 : “其实,有好多东西我没设计过呢……”

徘徊于巴黎和伦敦之间,为各大家具品牌如 Flos、Cappellini 等进行

如他所提及,这世间的确有许多物品正等待 Marc Newson 去设

设计工作,并最终定居于伦敦。

计。沉寂了一段日子后,他近年以儿童家居回归到设计界,特别是去

虽如此,他并不觉得自己,或澳大利亚设计师有何特别。唯一

年为意大利家具品牌 Magis 设计了“Bunky”床架后,今年陆续推出

不变的理念就是, “我们澳大利亚人从不害怕旅行,我觉得,对于设

“Rocky”木马,皆广受好评。但对于这位曾经设计过汽车乃至飞机

计师而言,有必要多出去走走,看看世界的不同角落正在发生什么,

这些高科技的产品,设计儿童家具难道不是一种“英雄无用武之地”

感知形状、色彩,还有人们的生活方式。”他解释说, “如果你将自己

的才华浪费?难道设计儿童家具会比其他产品都容易?

视为设计师,那么,你应当对自己周围所发生的一切有所了解,确

“其实都没有太大的分别,一切都关乎设计。”他说。

切来说,应当了解当下流行文化的各种表现形态。请让你的手指搭 在时代的脉搏上,否则你将遭隔绝。”

以碗碟架当红。或许 , 让 Marc Newson 成为家喻户晓的全能设计王,

因此,对 Newson 的设计与作品有所熟悉的人也该都知道,这

就是来自于他在上世纪末期推出的 Dish Doctor(1997 年,Magis 出

位设计师多年来的设计,虽然难以单一的风格描述,从第一件的设

品),呼应了当时高档家具业大众化以及塑料的趋势,其中在香港,

计品,延伸到各款颜色绚烂的塑料品,然后到未来派的室内设计以

更是在那人人都想要一点设计入门品的年代里,这些小型、价格稍高

及大理石与木料打造的有机雕塑品……如一道脉络,总有某种贯穿始

但设计感极重的“杂货”正巧与时事衔接。加上 Newson 当时的形

末的连续性,或许那便是他的 DNA 所致。而他的 DNA 中,最核心

象亦有效满足了媒体的渴望,在其满脸胡碴,蓄着长发,一副沙滩

的元素,或许就是“学习”二字。

男孩的样子,亦与当时随性的 Grunge 音乐和服饰风格不谋而合,进

“基本上,所有的事情都能成为我的灵感。”就设计而言,他也

而成为了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而比起当时的大师 Philippe Starck,

一直重申,一部汽车、一只腕表、一把开瓶器或一艘船,虽然有本

他有更新鲜的设计手法,还有一股不畏惧突破典型款式的魄力,即

质上的不同,但依然都是设计。 “一部汽车可以变得更复杂,一把开

便早期的作品仍叫好不叫座。

瓶器可以具备更多的技术含量,塑料和聚合物的发展则提供了更多

譬如,他 1986 年的第一件作品, “洛克希德椅”就与他后期的

的颠覆性的设计可能。”

设计品有天渊之别的概念。对于那有点雕塑性,甚至艺术性的“洛 克希德椅”,在当初极其冷门的家具市场里留滞,辗转到了这一世

以完美塑料回归。虽如此,这并不表示 Marc Newson 的塑料设计

纪,在“设计艺术品”趋势于 2005 年开始崛起的时候,成为了收

一定得如“有机派”设计师,如 Zaha Hadid 般的天马行空,甚至接

藏家的最爱,在拍卖行中疯狂被抢购——同一时期制作的“Pod of

近哗众取宠的状况。多年来,他似乎已经掌握住“功能”与“美学”

Drawers”橱柜,以 632,000 美元成交,而稍后的“Event Horizon”

这两项设计中的基础元素,取得并驾齐驱的均衡性。比方说,回到

桌子设计,则以 324,000 美元成交——确实有一种“风水轮流转”的

Magis 的儿童家具作例子 : “Bunky”仅用四个模块就可组合出一个

意境,与 Newson 本身的经历与其澳大利亚人的本性似乎有所相连。

上下床,省去了各种螺丝、连接件的繁琐的安装步骤,由于是聚乙烯

上图 :俄勒冈椅,1993 年,©Fabrice Gousset/ 《Marc Newson. Courtesy of Galerie Kreo。左图 :

Works》由 Taschen 出版,编辑 Alison Castle。 右图 :空气钟,2008 / 2010,©Philippe Joner,

blacksquare.ch。


152

整体铸模,所以十分坚固,没有棱角,可以为孩子提供舒适、安全

我一直很喜欢雕琢我的冲浪板。

的玩耍、睡觉的空间 ; “Rocky”则释放着超“萌”感,这木马可以

哪件作品让你觉得最满意?

旋转,并在运动中模仿传统摇摆马的动作,材质上,旋转的模具制

所有。对我来说,一路走来是学习的过程。我喜欢研究,喜欢应用

作采用了耐久性高和再循环能力强的聚乙烯,实现了环保耐用的特质。

新材质和新技术,我沉浸在其中。就设计而言,我从不觉得一部汽车、

对于儿童家具而言,Newson 的设计更可说超越了功能和美学

一只腕表、一把开瓶器或一艘船,有本质上的不同,它们都是设计。

的范畴,在无需谈及什么“人体工程学”这类复杂的科学概念,就有

一部汽车可以变得更复杂,一把开瓶器可以具备更多的技术含量,

让人心动的共鸣感。设计全能王早就是当之无愧。那还有什么能难

塑料和聚合物的发展则提供了更多的颠覆性的设计可能。

倒他呢?或许就是他梦寐以求的设计案——“如果一定要选择,我想

你自己最伟大的成就是?

那应该是应用于太空中的事物,比如空间站。”

我,曾经有机会设计飞机舱内的一切,从小小的室内用品,到 A380

或许未来,他可以联络中国国家航天局看看。

飞机的内饰。

Numéro: 近期,你为 Magis 操刀创作了许多儿童家居产品,请问

没什么特别的。我们澳大利亚人从不害怕旅行,我觉得,对于设计

设计儿童用品和设计其他产品之间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师而言,有必要多出去走走,看看世界的不同角落正在发生什么,

Marc Newson: 没有任何不同,我想,一切都关乎设计。我以同

感知形状、色彩,还有人们的生活方式。如果你将自己视为设计师,

样的心态对待每一个案例,也许,唯一的不同只是在于创作的规模。

那么,你应当对自己周围所发生的一切有所了解,确切来说,应当了

我将同样的逻辑、同样的设计语言以及设计词汇付诸我所创作的一

解当下流行文化的各种表现形态。请让你的手指搭在时代的脉搏上,

切,飞机、手表、汽车、服饰或碗碟架,对我来说它们真的是一样的,

否则你将遭隔绝。

我让自己彻底忘掉它们的功用性,而将它们视作纯粹的、需要被设

过去几十年中,设计产业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计的对象。

我觉得,国际品牌和企业们纷纷开始凭借设计来塑造自己的独特性,

有没有觉得,这世上几乎没有你没设计过的东西?

于是,对于我这样的设计师来说,工作变得更多。同时,这也意味着

其实,有好多东西我没设计过呢……比如洗衣机、火车,我没设计过。

我们能够借此机会来拓宽设计的领域,将它推向更多的领域。不过,

如果任意选择一样你从未尝试过的事物,什么是你最想设计的?

优秀的设计总是能够经得起时间的检验,能够超越时代的局限,强

如果一定要选择,我想那应该是应用于太空中的事物,比如空间站。

调品质感,这始终没有变过,特别是如今你我生活在一个“一次性”

为何决定推出这样一本回顾集?

时代,你尤其能够感受到这一点。

数年前,Benedikt Taschen 先生(Taschen 出版社创始人)曾经接

出道这么多年,是否觉得自己已通透了业内的一切?

洽过我,是的,我们谈论这项目已经有些时日了。最后,它实现了。

不。挑战永远存在。

我觉得它像是一部我的百科全书,我开心极了。

对于未来,你担心什么?

还记得自己职业生涯中的第一个项目吗?

我害怕的是当下的一种狂热的状态。我们正在走向躁动。我们的生

其实我一直在做些东西,但第一个让我受到些瞩目的项目是“洛克

活和工作中越来越显露出非人道的一面,终将有一天,我们会丢失

希德椅”,1986 年的作品。当时,我想定了形状和材质,然后用锤

自我,忘记自我,忘记了我们喜欢做什么和喜欢怎样生活。

子敲敲打打地来造型,随后以铆钉将许多铝质材料拼接起来并覆在

有没有那么件设计,别人的设计,你希望它出自你手?

玻璃纤维体上——后者正是我事先切磨而成的理想的形状。事实上,

iPhone。

编辑 唐卓伟 Duscher Tang

作为澳大利亚摄影师,如今最大的挑战是?

Ford 021C 概念车,1999, ©Tom Vack。



Numero China Homme 09/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