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一八年二月 ○

柳橋通信 第一號,二

虚構 現實


以虚構為糧, 與現實搏鬥 柳橋的理由 ——

柳橋是這樣的地方。

如 果 你 是 河 水, 從 井 之 頭 公 園 出 發, 沿 著 神 田

川 順 勢 而 來, 穿 梭 流 經 中 央 線 沿 線 令 人 迷 醉 的 次 文

化、 龍 蛇 混 雜 的 新 宿 界 隈、 文 教 敦 儒 的 文 京 地 帶,

這 一 路 蜿 蜒 凹 凸 共 約 二 十 五 公 里, 最 後 來 到 下 町 風

情 濃 厚 的 台 東 區, 經 過 了 上 百 座 橋 梁, 最 後 一 座 就

是 柳 橋。 此 時 河 道 逐 漸 寬 敞, 兩 側 停 泊 了 數 艘 釣 船

與 供 人 觀 覽 的 屋 形 船, 佃 煮 老 店 小 松 屋 的 招 牌 也 愈

隅 田 川, 正 式 展 開 另 一 段 規 模 更 ——

見 清 晰, 但 是 還 來 不 及 湧 起 任 何 感 觸, 瞬 間 便 匯 流 進所謂的大川

大、沿途景色也更壯觀的旅程。

你應該知道我講的不是高雄岡山那個柳橋 ——

吧。 不 是 中 華 民 國 九 十 六 年 九 月 竣 工、 水 泥 建 造 的

柳 橋, 也 不 是 水 巷 茶 弄 岡 山 柳 橋 店 的 柳 橋 ; 柳 橋 加

油 站、 岡 山 柳 橋 眼 科 診 所、 寶 雅 岡 山 柳 橋 店、 佐 登

/3/


以虚構為糧,與現實搏鬥 ——柳橋的理由

5

2018 出版主題  //

鍛造文化的這些人與那些人 6

年度重點書/曾經的現實/今日的虛構  //

活版印刷三日月堂 6

10 13

14

24

Contents

3

從繁複的創造工序 看見事物本質與人生的答案 不為懷舊而寫—— 小說《活版印刷三日月堂》 ⊙柳橋編輯人 特別邀稿| 請與這個故事一起

重新感受鉛字的重量與紙張的觸感 ——寫給台灣讀者 ⊙星緒早苗

推薦| 這是個文字、墨、與紙全連在一起的故事 ⊙許瞳 內文刊載| 世界是一座森林

4月新書|你的虛構|我的現實  //

一個人大丈夫 24

愈是想要獨力去做什麼,就愈無法單打獨鬥 ——《一個人大丈夫》序言 ⊙西山雅子

預定出版書目  // 12 花鳥風月書系 活版印刷三日月堂 26 熟思默想書系 一個人大丈夫/昭和微醺 28 無我夢中書系 你根本不懂偶像/全裸導演村西徹

封面插畫 Shiho So 蘇詩帆 插畫家。1990 年出生於日本橫濱,國立高雄大學畢業。在設計公司擔任平面設計師四年,目前於日本東京 留學中。喜歡描繪 80 年代漫畫風格以及有空氣感的女孩子。 ∮ ZINE 作品:《幽靈圖鑑》(2016/09)、《音樂圖鑑》(2017/02)、《夜晚東京圖鑑》(2017/10) ∮ 參展活動:日本 ondo 企劃聯展えがく展 vol.4(2017/06) ∮ 個人網站:http://shihoqoo.wixsite.com/soshiho


衡, 而 所 有 擊 退 現 實 的 能 量 與 武 器,

就 在 虛 構 之 中。 無 論 是 有 意 創 作 的 虛

構 作 品, 或 者 是 將 現 實 虛 構 化 的 寫 實

作 品, 透 過 虛 構 的 轉 換, 或 許 原 本 看

不見的意義,就會浮現出來。

「 追 逐 印 刷 文 字 的 眼 球 遊 戲, 一

舉 捕 捉 靈 光 乍 現 的 瞬 間。」 柳 橋 希 望

可 以 成 為 連 結 兩 端 的 媒 介, 提 供 虛 構

的 能 量, 讓 讀 者 一 旦 通 過, 便 看 見 不

一樣的現實景致。

別 擔 心 他 人 對 虛 構 無 用 的 主 張。

我 們 往 往 是 在 最 不 經 意 的 時 候, 才 想

起 重 要 的 事 情。 閱 讀 之 於 生 活 也 該 是

如 此。 有 目 的 的 閱 讀 往 往 跟 真 正 重 要

的 事 情 錯 身 而 過, 隨 意 而 大 量、 讓 人

實 在 感 受 到 快 感 的 閱 讀, 才 是 真 切 面

對自我的途徑。

以 虛 構 為 糧, 與 現 實 搏 鬥, 柳 橋

上,浪漫而風流的戰鬥就要開始。

2018 出版主題

鍛造文化的這些人與那些人  柳橋出版將今年的出版主題定為「鍛造

與一個人做微型出版的新風潮(P24)。雖

文化的這些人與那些人」。選書的重點集

然印刷跟出版都是既有的事物,也承繼著

中在用自己的身體創造出意義,並帶給社

自己的傳統,但因為不同的人帶著不同時

會影響的職業與人們。之所以有這些人還

代的思維加入,形成的面貌就會有所不同。

有那些人,是想提醒讀者有主流文化與次

只不過在這個不同之中,也有某種不變的

文化(或者更次的文化)的區別。但我們並

價值仍將繼續延續。在讀這三本書時,去

不擅加定義這些人是哪些,那些人又是哪

發現這點會是相當有趣的事。而再去對照

些,端看你自己站立的位置。

老派編輯那些毫不讓步的專業執著(P27),

 透過這些書,我們想要傳達的是,文化

也能捕捉到時代與人互動的氣息。

這件事,平常講得莫測高深,事實上它就

 迷戀文化商品對主流出版來說非常具有

存在於我們的生活裡,緊鄰著我們的需要

啟示,我們推出了「無我夢中」書系(P28),

與慾望,隨著我們的心跳與呼吸而開枝散

從偶像文化與 AV 產業兩個面向,也從個

葉。這些書中的文字與觀點,會讓讀者重

人史與產業分析兩個角度,來側看日本「迷

新感受到這件被忽略的小事。

文化」的脈絡,並探問,書或文字,能成為

 率先推出的是活版印刷職人小說(P6),

一種迷戀的對象嗎?

/5/


覺。 下 町 代 表 的 懷 舊 粗 野 氣 息, 與 最 先 端 的 城 市 美 感 與 流 行, 就 這 樣 被 橋

岡 山 柳 橋 店 …… 夠 了。 SPA

雖然這些場所對生活於在地的人們來 梁所架接起來。

妮絲專業

說 無 比 實 在, 日 本 東 京 的 柳 橋 則 遙 遠 得 有 如 虛 構, 但 我 們 正 是 希 望 顛 倒 是

人 納 涼 的 柳 橋 」( 意 象 如 第 跨頁)

明治年間徘人正岡子規吟詠的兩

句, 讓 我 們 稍 可 觸 及 柳 橋 曾 經 有 過 的

意 會 去 到 的 地 方 了。 柳 橋 的 西 邊, 是

即 使 如 此, 今 日 的 柳 橋 都 不 是 刻

如 果 你 是 行 路 的 途 人, 或 者 心 懷

柳橋是這樣的地方。

橋 周 邊 巷 弄。 坂 元 裕 二 將 柳 橋 / 下 町

謀 生, 做 詐 騙 的 工 作, 事 務 所 就 在 柳

受 打 擊, 自 我 放 棄。 最 後 再 前 來 東 京

為 憤 世 嫉 俗 最 後 含 恨 臨 終, 自 己 也 深

睹 慈 祥 的 爺 爺 內 心 被 災 難 侵 損, 一 轉

在 東 北 家 鄉 經 歷 了 東 日 本 大 地 震, 目

裡, 原 本 好 青 年 設 定 的 男 主 角, 因 為

在歡樂街上風流闊步的證明。

橋, 橋 墩 上 的 髮 簪 裝 飾, 是 當 初 人 們

的 象 徵。 設 計 有 如 永 代 橋 縮 小 版 的 柳

地 震 的 燒 毀, 再 度 浴 火 重 生 成 為 復 興

帶。 從 木 棧 橋 到 鋼 鐵 橋, 歷 經 關 東 大

期更成為風雅人士流連忘返的繁盛地

戶 時 代 便 在 柳 橋 上 南 來 北 往, 江 戶 末

浪 漫 榮 景。 途 人 從 十 七 世 紀 末 期 的 江

不 斷 布 展 與 撤 展, 隨 時 都 在 變 換 面 貌

/底層族群等概念在虛構中連結起

腳本家坂元裕二的電視劇 ——

的 東 京 ; 東 邊 當 然 也 還 是 東 京, 只 是

來, 或 許 是 基 於 一 種 東 京 的 常 識, 現

漫遊情緒的旅人。

人們習慣換一種更具指涉意涵的詞彙

實又是如何?

攝懷舊場景、下町風情時,於此取景。

如 果 你 能 自 在 旅 行 於 時 空 之 間,

柳橋是這樣的地方。

讀 者。 當 今 現 實 殘 破 惡 臭, 無 論 哪 個

社, 希 望 能 夠 成 為 讀 者 享 受 虛 構 的 伴

柳橋作為一個極小型的出版 ——

我 也 是 因 為 在 螢 幕 上 看 到 柳 橋, 才 會

領 域 都 散 發 著 一 股 無 望 的 氛 圍, 人 們

對 此, 我 們 當 然 認 為 應 該 與 之 抗

此 地 的 每 一 片 現 實, 最 終 都 將 成 為 虛

起心動念前往的。

「春夜回望姑娘的柳橋/奢侈遊

行走其上,如履薄冰、戰戰兢兢。

人 不 算 多, 倒 是 經 常 有 劇 組 在 需 要 拍

來 定 義 它, 也 就 是 下 町。 平 日 經 過 的

非,把虛構當成足以依身的現實。

17

構。

實 際 走 在 東 京 的 街 道 上, 往 往 有 種 過 了 一 座 橋, 氣 氛 就 全 然 不 同 的 感

/4/

16


活版印刷三日月堂 第一部:星子的書籤

限量版活版印刷書衣,選用高含棉成分的狂野紙,能隨職人的手感,呈現出不同層次的觸感。印製過程共耗時兩星期,先由 電腦平版印刷上湖水綠底色,再經格志王師傅分次印刷凸版,最後由日星鑄字行檢字排版,由春輝印刷老師傅將鉛字烙印在 版面上。(照片提供/黃千芮)

便宜的現代印刷毫無懸念地取代了活

版 印 刷。 在 淘 汰 舊 事 物 上, 時 代 是 最

好 的 藉 口, 時 代 改 變 了、 轉 型 了, 那

麼也就不再需要你了。

聽 起 來, 作 者 好 像 要 訴 諸 懷 舊,

來 講 一 系 列 很 有《 幸 福 的 三 丁 目 》 味

道 的 故 事, 但 並 非 全 然 如 此。 故 事 中

擔任穿針引線角色的活版手藝人月野

弓 子, 繼 承 了 祖 父 遺 留 的 活 版 印 刷 工

廠, 看 似 老 派 的 背 景, 面 對 的 卻 完 全

是每個委託人很現世的煩惱:

〈世界是一座森林〉:獨自拉

拔 孩 子 長 大 的 單 親 媽 媽, 在 兒 子 即 將

前 往 遠 方 挑 戰 自 己 的 未 來 時, 突 然 感

到 揮 之 不 去 的 無 邊 寂 寞。 在 面 向 未 來

躍躍欲試就要展翅高飛的兒子啟程之

前,她想起為兒子取名字的過往……

〈八月的杯墊〉:經營伯父留下

來 的 咖 啡 店 的 青 年, 時 不 時 感 到 自 己

/7/


年度重點書 曾經的現實 今日的虛構

從繁複的創造工序 看見事物本質與人生的答案

以現代為背景的活版印刷職人小說

《活版印刷三日月堂》這套作品,

如 書 名 所 明 示 的, 主 題 圍 繞 在 活 版 印

刷這種似乎落後於時代的印刷技術

上。 如 果 讀 過《 古 騰 堡 的 學 徒 》, 那

故事是發生在鉛字與活版印刷還是一

種創新科技的時代。無論在哪個時代,

人, 也 通 常 難 以 預 見 到 自 己 所 捍 衛 的

不 為 懷 舊 而 寫 —— 小説《活版印刷三日月堂》 手 沖 咖 啡、 精 釀 啤 酒、 黑 膠 唱 片、 卡 式 錄 音 帶、 古 著 時 尚、 珍 本 ⊿

東 西, 對 於 文 明 的 演 進 來 說 有 多 麼 至

創 新 總 被 視 為 異 端, 捍 衛 創 新 發 展 的

古 籍 …… 以 及《 活 版 印 刷 三 日 月 堂 》 所 觸 及 的 主 題 : 活 版 印 刷, 這

而《 活 版 印 刷 三 日 月 堂 》 則 將 故

關 重 大。 正 因 為 讀 者 能 站 在 後 見 之 明

它 們 是 一 種 如 發 燒 般 起 落 有 時、 名 為「 小 確 幸 」 的 流 行 現 象 嗎? ⊿

事 的 舞 台 設 定 在 現 代, 與 古 騰 堡 的 時

些 無 視 現 世「 快 還 要 更 快 」 的 呼 喚, 看 起 來 有 點 過 時、 有 點 老 掉 牙

或 者, 在 緩 慢 與「 厚 工 」 大 費 周 章 的 製 作 過 程 中, 蘊 藏 了 哪 些 更 為

代 差 了 五 百 年。 在 這 本 書 的 時 代( =

的角度來讀,才覺得無比感動。

本 質 性、 足 以 為 現 代 給 出 一 個 提 醒 的 屬 性 呢? 活 版 印 刷 的 魅 力 呼 喚

讀 者 身 處 的 時 代 ) 中, 鉛 字 與 活 版 印

的物事,在這幾年席捲了青年朋友的感官視界,令人趨之若鶩。

著人們不斷前來探索、感受、體驗,故事又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

刷, 已 經 是 陳 舊 得 需 要 以 公 部 門 的 力

量 來 協 助 保 存 的 文 化 資 產 了。 電 腦 的

興 起 與 普 及 做 為 領 頭, 快 速、 便 利 又

/6/


活版印刷三日月堂 第一部:星子的書籤

「九ポ堂」的年輕店主酒井草平先生,

許 多 年 輕 朋 友 的 喜 愛, 活 版 印 刷 工 房 都 有 想 要 傳 達 的 意 念, 因 此 無 論 誰 也

活 在 平 靜 日 常 中 的 人 們, 其 實 無 論 誰

震 撼 力, 以 及 印 刷 機 運 作 時 彷 彿 整 個

好生期待整片鉛字牆出現在螢幕上的

「 最 渴 望 影 視 化 的 文 庫 本 」, 讓 讀 者

世界都以一種全新速度重新轉動的特

離不開印刷、語言與文字。

字小說」印成名 140

便 動 念 促 成 這 套 作 品 的 實 體 化, 他 們 共 同 構 思, 將「

這樣一本題材有點低調的小說

品, 是 不 是 復 古 時 尚 流 行 潮 流 的 一 部

《活版印刷三日月堂》這套作

殊氛圍。

(看到書名卻想像不出活版印刷為何

分 呢? 或 者, 它 帶 著 這 股 風 潮 往 前 多

愛書人口耳相傳的地下暢銷書

星 緒 早 苗 出 身 文 學 世 家, 父 親 小

物 的 大 有 人 在 ), 也 以 有 點 低 調 的 方

走 了 一 步, 就 像 現 在 許 多 人 生 活 已 缺

片 大 小 的 卡 片, 做 出 有 如 精 緻 工 藝 品

鷹 信 光 是 著 名 翻 譯 家, 也 是 將 美 國 冷

式與讀者相遇。《活版印刷三日月堂》

/9/

般的質感來。

硬 派 推 理 小 說 引 進 日 本 的 先 驅 者。 星

香 氣 一 樣。 要 不 了 多 久, 以 不 同 形 式

少不了手沖咖啡器材與烘焙咖啡豆的 中 並 不 像 精 裝 單 行 本 那 樣, 能 大 張 旗

將語言文字活用創新的時代或許會到

最 初 以 文 庫 本 登 場, 在 出 版 社 的 規 劃

製 本 印 刷 場 所 觀 摩, 她 說 她 當 時 非 常

鼓 地 在 各 種 媒 體 上 打 廣 告 行 銷。 但 這

來 吧, 若 讀 者 能 繼 續 掂 量 文 字 和 語 言

緒 早 苗 從 小 在 書 本 中 長 大, 經 常 出 入

震 撼, 原 來 書 本 就 是 由 一 顆 一 顆 鉛 字

本書卻靜悄悄地在愛書人口耳相傳之

「柳橋通信」網路版 為了做出一張讀得到溫度的 書衣 《活版印刷三日月 堂》活版印刷書衣設計幕後

(文.柳橋編輯人)

這 樣 的「 部 件 」 開 始, 慢 慢「 組 合 」

社 不 斷 再 刷, 銷 量 突 破 了 十 五 萬 本。

的重量、珍惜它的存在。

這幾年活版印刷成為復古時尚的

神樂坂的海鷗書店(かもめブックス)

下 賣 出 了 成 績, 感 動 的 浪 潮 催 促 出 版

一 環, 人 們 出 於 懷 舊 而 前 來 追 尋 活 版

也 以 這 本 書 為 中 心, 推 出 了 以 文 字 為

而成的。

印 刷 所 特 有 的 溫 潤 手 感, 但 是 讀 者 一

主題的書展。 「靜岡書店大獎」也將本書選為

定 能 夠 感 受 到, 作 者 不 是 出 於 懷 舊 而 寫 出 這 一 篇 篇 故 事, 而 是 想 要 呈 現 生


與這家店格格不入,只是伯父的替身。

感、 吸 引 著 他 們 向 自 己「 過 去 的 」 的

點 過 時, 它 活 躍 於 一 切 都 還 很 緩 慢 的

以 現 代 眼 光 看 起 來, 活 版 印 刷 有

印 刷 前 總 得 反 覆 確 認 自 己 的 心 意, 非

記 憶 回 望, 最 後 從 中 找 到「 現 在 的 」

「 過 往 的 事 物 守 護 著 我 們, 又 像

得 找 出 獨 一 無 二 的 那 組 字 詞 不 可。 這

喜 歡 俳 句 的 他, 想 要 做 出 改 變, 摸 索

這 樣 把 我 們 推 向 新 的 人 生 舞 台。」 本

種 珍 而 重 之 的 姿 態, 又 像 是 剛 習 字 的

時 代。 無 論 油 墨 或 紙 張 都 如 此 珍 稀,

〈星子的書籤〉:以宮澤賢治《銀

書 末 篇〈 獨 一 無 二 的 鉛 字 〉 中, 登 場

孩童,認真刻下每一筆每一劃的樣子。

答案。

河 鐵 道 之 夜 》 為 主 題 的 學 園 祭, 文 藝

人 物 如 此 感 嘆。 安 定 他 們 心 意、 讓 他

讀 者 在《 活 版 印 刷 三 日 月 堂 》 中 讀 到

屬 於 自 己 的 風 格, 想 起 了 大 學 那 場 充

部 的 少 女 與 老 師, 各 自 在 文 字 的 銀 河

們能堅定面對未來的,是文字與語言。

的, 其 實 是 自 己 曾 經 如 此 珍 惜 文 字 的

滿遺憾的戀情……

下,掉進了過去的記憶……

這才是作者透過這本書最想要傳達給

身影。

〈獨一無二的鉛字〉:即將結婚

讀者的意念。

藉此確認自己飄浮不定的心意……

追 尋 先 祖 在 戰 火 中 燒 失 的 鑄 字 行, 也

對 未 知, 憑 著 手 上 僅 有 的 三 顆 鉛 字,

心,因此,文字代表的可以不是自己,

字 的 世 界, 使 用 者 看 不 見 彼 此 的 臉 與

過 網 路 來 擴 散, 而 網 路 是 一 個 只 有 文

用 它。 現 代 社 會 許 多 事 件, 幾 乎 都 透

也 有 毀 滅 世 界 的 潛 力, 端 看 人 如 何 使

文 字 具 有 救 贖 人 心 的 力 量, 同 時

師 談 到 自 己 創 作 這 套 故 事 的 契 機, 其

作 的 第 三 部〈 庭 院 的 相 簿 〉。 星 緒 老

市, 且 與《 大 人 的 科 學 》 雜 誌 跨 界 合

了 作 者 星 緒 早 苗, 聊 了 才 剛 熱 騰 騰 上

《達文西》雜誌電子版日前專訪

的 圖 書 館 員, 煩 惱 著 自 己 能 否 坦 然 面

四篇關於文字、關於語言的故事,

可 以 是 天 使, 也 可 以 是 性 好 作 弄 的 惡

實 是 來 自 社 群 網 站。 她 長 年 在

字 小 說 」, 受 到 140

創作本書的契機來自社群網站

委託人身懷著柴米油鹽般的日常小煩

魔。 到 頭 來, 已 經 分 不 清 楚 是 人 在 驅

上 創 作 發 表 的「

文字、語言作為日常的部件

惱, 來 到 三 日 月 堂, 與「 過 去 的 」 活

使語言,還是人被語言驅使了。

Twitter 版 印 刷 相 遇, 油 墨 的 味 道、 紙 張 的 觸

/8/


活版印刷三日月堂 第一部:星子的書籤

文 字, 就 能 讓 語 言 旅 行 至 遙 遠 的 場 所、 遙 遠 的 未 來。 隨 著 印 刷 技 術 誕 生, 語 言 被 傳 遞 給 許 多 人、 傳 送 到 許 多 地 方。 如 今 再 加 上 網 路, 任 何 人 都 能 輕 易 地 將 語 言 傳 送 給 更 多 人、 更 多 地 方, 語 言 的 發 送 與 接 收 幾 乎 發 生 在 同 一 時間也說不定。 而 在 活 版 印 刷 的 時 代, 如 欲 傳 遞 語 言, 必 須 有 紙 這 個「 身 體 」。 要 印 刷 出 成 品 也 需 要 歷 經 繁 複 的 工 序。 但 也 正 因 為 如 此, 方 能 感 受 到 語 言 的 重 量 與 觸 感。 有 些 東 西 總 得 耗 費 一 番 工 夫 才 能 看 見。 在 小 說 裡, 主 述 者 經 由 這番作業,逐漸發現自己追求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很 高 興 這 本 書 能 在 台 灣 出 版。 翻 譯 成 另 一 種 語 言, 漂洋過海的小說,彷彿長出新的翅膀,飛向更遠的地方。 聽 說 台 灣 的 朋 友 們 也 對 活 版 印 刷 很 感 興 趣。 但 願 這 個 故 事 能 走 進 各 位 的 眼 底 心 裡, 讓 我 們 一 起 思 考 語 言 與 文 字 那股不可思議的力量。

星緒早苗 ほしおさなえ

/11/


2012 年,開始在社群網站 Twitter 上創作 140 字小說,也成為創作本系列小說的契機。 活版印刷工房九ポ堂提出「140 字小說活版卡」的合作企劃邀約,讓銀幕上的文字透過 風雅而復古的印刷技術躍然紙上,也開拓了文字創作與印刷技術結合的更多可能性。現 在除創作小說與詩,也作為活版印刷創作者定期發表作品,頻繁參與活版文化活動。

特別邀稿

1964 年出生於東京都。作家兼詩人。1995 年以《翻閱影子時》榮獲第三十八屆群像新 人文學獎優秀作品獎。2002 年以《蛇莓療養院》入選第十二屆鮎川哲也獎決賽作品。 著作除有《空屋管理課幻想奇譚》、《湖之歌》之外,也撰寫《物魂偵探團》系列等童書。

請與這個故事一起

在金石堂網路書店購買本書,即有機會抽中 星緒早苗活版印刷創作:〈桐一葉杯墊組〉

重新感受鉛字的重量與紙張的觸感

https://hoshiosanae.jimdo.com/

寫給台灣讀者 ——

各 位 台 灣 的 讀 者, 大 家 好。 我 是《 活 版 印 刷 三 日 月 堂》的作者,星緒早苗。

/10/

我 去 過 台 灣 兩 次, 第 一 次 造 訪 的 時 候, 覺 得 台 灣 跟 日 本 好 像, 但 是 更 溫 暖, 街 上 的 植 物 充 滿 南 國 風 情, 讓 人 感 覺 很 放 鬆。 食 物 和 茶 也 都 很 美 味, 還 去 了 故 宮 博 物 院、看了熊貓,度過非常愉快的時光。 《活版印刷三日月堂》是以一家老舊的活版印刷 廠 為 舞 台 的 故 事。 書 裡 一 共 有 四 個 短 篇, 每 篇 的 主 述 者 都 不 是 印 刷 廠 的 人, 而 是 客 人。 心 裡 有 著 小 小 的 煩 惱 與 迷 惘 的 客 人 們 來 到 三 日 月 堂, 與 三 日 月 堂 的 老 闆 弓 子 討 論、 製 作 印 刷 品 的 同 時 也 面 對 自 己 的 煩 惱 與 迷 惘, 找 到 邁出下一步的方向。 語 言 與 文 字 是 人 類 非 常 重 要 的 資 產, 將 語 言 烙 印 成

星緒早苗 ほしおさなえ


活版印刷三日月堂 第一部:星子的書籤

推薦

4

4

4

4

4444

4

4

4

4

許瞳 (散文集《裙長未及膝》作者) ◎

癒 小 說 : 粗 粗 的 紙 面、 老 老 實 實 排 列

如 此 形 容 :「 明 明 是 有 形 的 東 西、 卻

成 句 的 墨, 宛 如 揀 字 選 紙 那 樣 慢 慢 地

這 是 個 文 字、 墨、 與 紙 全 連

看 不 清 楚。 然 而 一 旦 印 刷 在 紙 上, 文

44

在一起的故事。

4

完 成 故 事, 你 無 解 的 煩 惱 薄 薄 貼 覆 在

4

字 就 會 浮 現 出 來。 要 到『 事 後 』 才 會

圓 盤 機 的 字 版 上, 重 重 壓 在 紙 面 才 終

4

一條街、小鎮川越、一座名叫「三

明 白。」 印 刷 的『 事 後 』 性 宛 如 過 去

於清晰。

4

日 月 堂 」 的 印 刷 廠, 幾 個 脫 離 紙 面 的

所有感情的過渡,不一筆一劃地定錨,

4

靈 魂, 漂 浮 不 定 的 情 感 需 要 油 墨 和 紙

第一個故事關於將要變為筆友的 只 是 送 達 至 彼 方 的 訊 息, 該 如 何 使 自

同的咖啡店;第三個故事關於印下後

母與子;第二個故事關於不變卻又不 你 以 為 你 不 需 要 這 樣 的 故 事、 不

己明瞭呢?

作為介質。 從 何 時 開 始, 生 命 變 成 一 個 個 位 元 在 雲 端 飄 送、 卡 在 讀 與 未 讀 的 中

便能安然離開的道別;第四個故事關 需要一本比你的

感受指尖的溫度與筆劃的勾勒吧。

若 有 些 情 感 尚 無 法 解 答, 就 仔 細

於東缺西漏卻堅定的祝福。

厚上五倍的 iphone7

間,如朵浮萍擺盪在液晶螢幕的中央。

然 而 我 一 直 以 為, 我 們 之 所 以 陷

小說。

太 慢、 太 不 環 保、 太 老 古 板。 紙 本 已

入 集 體 焦 慮, 是 因 紙 本 書 已 離 我 們 太

我 們 不 再 用 紙 說 故 事 了, 有 人 說 那 樣

經 過 時 了, 電 子 化 的 世 界 像 插 電 的

遠。 季 節 性 的 憂 鬱 像 紙 割, 隱 隱 約 約

有 時 超 速 的 生 活 需 要 的, 不 就 是 本 療

在指腹刺痛,我們誰都帶著這樣的傷。

,太多人只記得那之後世界的天 Dylan 旋地轉。 一直記得裡頭印刷廠的老老闆曾

/13/


花鳥風月書系

●○  「 鉛 字 是 實 體, 印 出 來 的 文 字 是 影 子。 平 常 是 這 樣 沒 錯, 但 印 刷 的

   不 知 何 故 回 到 川 越 的 弓 子, 重 新 開 始 運 作 起 爺 爺 的 印 刷 圓 盤 機, 挑 揀

活版印刷。

   三 日 月 堂 是 座 落 在 川 越 小 鎮 街 道 一 隅 的 印 刷 廠, 經 營 的 是 歷 史 悠 久 的

出面向幸福的下一步……

癒 了 委 託 人 的 內 心, 讓 他 們 堅 定 地 邁

深藏心海的回憶、難以坦白述說的話語 就由三日月堂的活版印刷機為你刻下

時 候 不 一 樣, 實 體 反 而 成 為 影 子 ……

著 鉛 字, 一 張 一 張 地 以 純 手 工 作 業,

   在 圓 盤 機 的 手 把 沉 沉 壓 下 的 同 時, 顯 影 在 紙 上 的 文 字, 也 溫 暖 地 療

自己的迷惘與煩惱。

探 索 活 版 印 刷 的 可 能 性, 同 時 也 面 對

我是影子的主人。」

印 刷 出 委 託 人 要 求 的 文 字, 也 印 刷 出

/12/

●○  第一本以活版印刷為主題的職 人 小 說,「 意 外 」 成 為 暢 銷 書, 愛 書

   四 件 類 比 時 代 的 印 刷 作 品, 安 定 四 種 數 位 時 代 的 懸 浮 心 情, 你 是 否 也

原出版社:ポプラ社 作者:星緒早苗 翻譯:緋華璃 尺寸: 32 開( 13x19 cm) 封面插畫:蛋妹 Vivichen 定價: 380 元

委託人說不出口的心事。

海からの手紙

萬本。

第二部:來自大海的信

有還來不及說出口的話呢?

星たちの栞

人口耳相傳賣破

   懷 抱 著 各 種 不 安 與 煩 惱 的 委 託 人, 前 來 造 訪 三 日 月 堂, 與 弓 子 一 起

第一部:星子的書籤

●○   榮 獲 靜 岡 書 店 大 獎「 最 渴 望 影 視化的作品」。 ●○   閱 讀 誌《 書 的 雜 誌 》 評 選 為 十大娛樂小說。 2016

活版印刷三日月堂

12

、讀書 ●○   書 評 網 站 Booklog 單 日 排 名 第 一 名, 日 本 亞 馬 遜 Meter 星 好 評 連 連。《 大 人 的 科 學 》 雜 誌

專題報導。

4.5


活版印刷三日月堂 第一部:星子的書籤

得很時髦,活像個模特兒。

社, 沿 著 河 岸 跑 上 一 圈, 總 計 六 公 里,

初 只 有 我 一 個 人。 這 幾 年 因 為 運 動 不 足

六 點 過 後, 暮 色 依 舊 籠 罩 大 地。 即 使 是

三 人 走 到「 鐘 樓 」 前, 葛 城 也 到 了。

變得很胖,再這樣下去,等到兒子畢業、

是最近固定的跑步路線。

正 對 著 川 越 觀 光 的 心 臟 地 帶 —— 一番 街。 營 業 所 的 建 築 物 也 是 藏 造 建 築, 位

四十出頭的葛城開了一家玻璃店兼工

開 學 典 禮 的 時 候 會 塞 不 進 套 裝 裡, 所 以

白 天 擠 滿 觀 光 客 的 川 越 市 區, 一 到 了 這

於 藏 造 建 築 林 立 的 街 道 上。 創 業 者 原 本

坊, 販 賣 自 己 製 作 的 玻 璃 工 藝 品, 附 設

決定下班後開始慢跑。

我 在 川 越 運 送 店 一 番 街 營 業 所 上 班。

是 明 治 時 代 的 稻 米 批 發 商, 把 米 店 收 起

有讓觀光客體驗製作玻璃工藝品的工作

了,恭喜妳。」

「 話 說 回 來, 聽 說 森 太 郎 考 上 大 學

不知不覺就成了四個人的陣容。

起跑,然後葛城加入,柚原又邀大西……

跑 了 一 段 時 間 後, 柚 原 說 她 想 跟 我 一

與 這 群 人 一 起 跑 已 經 有 三 個 月 了。 起

來 以 後, 開 始 運 輸 事 業。 雖 然 運 送 範 圍 室,很受歡迎。

「哦,柚原小姐,這件風衣好適合妳,

個時間,也不再有幾個人經過。

僅 限 市 內, 但 是 比 起 足 跡 遍 布 全 國 的 貨 運 公 司 更 快、 更 便 宜、 機 動 性 更 強, 所

真不愧是一番街的瑪丹娜。」 葛城大嗓門地稱讚,哇哈哈地笑了。

以生意還不錯。 從 幾 年 前 起, 開 始 與 川 越 觀 光 介 紹 所

「 別 取 笑 我 了 啦 …… 什 麼 瑪 丹 娜, 現

語 十 分 流 利, 一 個 人 就 能 應 付 這 幾 年 多

直 營 店, 柚 原 就 是 那 裡 的 工 作 人 員, 英

模 特 兒 比 美 的 柚 原, 性 格 其 實 很 乾 脆,

柚 原 露 出 不 堪 其 擾 的 表 情。 外 表 足 以 與

葛 城 哼 起 令 人 懷 念 的 瑪 丹 娜 歌 曲, 令

「倒也不是那麼大不了的事……」

柚原很是佩服地說。

厲害啊,明確地選擇了自己要走的路。」

「 好 像 是 叫 什 麼 森 林 科 學 系 來 著? 真

頁)

/15/

共 用 同 一 棟 建 築 物。 後 者 有 個 單 位 兼 營

到令人跌破眼鏡的外國觀光客。

雖 然 嘴 裡 嘟 嘟 嚷 嚷 地 抱 怨 著, 與 葛 城 倒

我 不 好 意 思 地 笑 著 回 答, 但 是 憑 良 心

葛城邊跑邊說。

綁 好 鞋 帶, 走 到 外 面, 在 觀 光 介 紹 所

是 意 外 地 合 得 來, 聽 說 去 喝 酒 的 時 候,

說, 關 於 這 件 事, 雖 然 是 自 己 的 兒 子,

在都什麼時代了。」

打 工 的 大 西 也 在。 大 西 是 研 究 生, 是 個

還會兩個人再去卡拉OK續攤歡唱個沒

還是讓人覺得很驕傲。

以每周更換主題的頻率介紹川越商品的

線 條 很 纖 細 的 男 孩 子。 柚 原 說 他 大 概 是

完。 「那就開始跑吧!」

過登山社。

(下接第

我 的 兒 子 —— 森太郎從小就很喜歡 山, 小 學 也 爬 過 好 幾 次 山, 高 中 還 參 加

時 下 流 行 的 草 食 系 男 子。 似 乎 很 擅 長 拍 照、 用 電 腦 寫 文 章, 由 他 經 營 的 觀 光 介

稍 微 做 了 一 下 暖 身 運 動 後, 葛 城 說

從 鐘 樓 跑 過 撞 鐘 路, 穿 過 三 芳 野 神

道。

紹所部落格也大受好評。 「 一 旦 到 了 這 個 時 間, 幾 乎 都 沒 人 了。」 柚 原 說。 雖 說 三 月 的 白 天 愈 來 愈 長,

18


世界是 一座森林

一點的。」

「很好看,很適合妳。」

「真的嗎?嘿嘿嘿。」

材 也 很 好, 看 起 來 很 年 輕, 就 算 認 為 她

/14/

《活版印刷三日月堂》內文試讀

星緒早苗/著 緋華璃 /譯

準 裝 扮。 紅 色 與 紫 色 花 紋 的 擋 風 夾 克 還 是第一次見她穿,令人眼睛為之一亮。 「 咦, 柚 原 小 姐, 那 件 夾 克 該 不 會 是 「 是 的。 這 是 我 前 陣 子 買 的。 想 說 慢

只 有 二 十 多 歲 也 不 奇 怪。 而 且 總 是 打 扮

柚 原 的 個 子 很 高, 年 約 三 十 過 半, 身

下 班, 已 經 換 好 衣 服 了。 將 長 髮 紮 在 比

跑 也 漸 漸 跑 成 習 慣 了, 裝 備 還 是 該 買 好

新買的吧?」

平 常 工 作 更 高 的 位 置, 是 她 慢 跑 時 的 標

門 外 傳 來 柚 原 的 聲 音。 她 貌 似 早 一 步

「春姊,準備好了嗎?」

服。

結 束 一 天 的 工 作, 在 更 衣 室 換 上 運 動

1

圖像設計/黃千芮


贅沢な人の 涼みや柳橋


春 の夜 や女 見 返 る柳 橋


活版印刷三日月堂 第一部:星子的書籤

修 成 新 的 商 店, 在 川 越 是 很 常 見 的 事。

從 屋 子 裡 走 出 來 的 女 人 問。 年 輕 尚

「請問有什麼事嗎?」

柚原發出短促的尖叫聲。

「可是,那裡已經沒人住了吧?」 不 只 是 藏 造 建 築、 西 式 洋 房, 像 這 種 充

輕, 穿 著 陳 舊 的 帽 T 及 牛 仔 褲, 長 度 及

葛 城 說 道。 將 古 老 的 建 築 物 改 建、 整

大西說道。

滿昭和風味的建築物也陸陸續續進行改

物。

「 嗯。 大 約 五 年 前 就 收 起 來 了。 因 為

我問對方,於是女人倏地睜大雙眼。

「妳該不會是弓子吧?」

肩的直髮在後腦勺紥成一束。

呢。」

「可是從來也沒看見裝修工人進駐

建,變成咖啡館或畫廊。

老 闆 年 紀 大 了 …… 後 來 老 闆 夫 婦 去 世, 就一直空到現在。」 「 五 年 前 …… 從 我 開 始 上 班 以 前

「春姊……?」

「果然是弓子。」

大 西 喃 喃 自 語 地 說 道。 因 為 工 作 上 的 關 係, 要 是 開 了 新 的 店, 應 該 多 多 少 少

「好久不見了。」

啊。」 柚原說。

會聽到一些風聲才對,可是也沒有。

女人如是說,深深地行了一禮。

「 不 太 可 能 吧, 特 地 開 燈 偷 東 西 的 小

葛城靠近建築物。

「 啊, 抱 歉。 她 叫 弓 子, 是 這 家 印 刷

葛城插進來問。

「那個,這位是……?」

原 本 就 是 羊 腸 小 徑, 很 少 有 人 經 過。 慢

偷 也 太 奇 葩 了, 而 且 如 果 沒 人 住, 應 該

了不良少年的聚集場所?」

「 怎 麼 回 事? 難 不 成 有 小 偷? 或 是 成

「那為什麼會有燈光……」 大西問道。屋子裡的確燈火通明。 「該不會是有人搬進去了吧?」

跑的時候也都是取道再過去一點的大馬

早 就 斷 電 了。 既 然 有 電, 就 表 示 有 人 搬

之 前 完 全 沒 有 注 意 到。 再 說 這 條 路

路, 今 天 是 恰 巧 柚 原 建 議 改 走 這 條 路 看

進去不是嗎?」 柚原也跟在葛城後面。

葛城搔著頭解釋。

探 頭 探 腦 的。 因 為 明 明 沒 人 住 的 房 子 卻

「 這 樣 啊, 真 不 好 意 思, 在 妳 家 門 口

廠的孫女。」

看,才變更路線的。 「 可 是, 那 並 不 是 一 般 住 家, 而 是 印

「妳說的也有道理。」

開著燈,覺得有點不太對勁……」

刷 廠 喔。 老 闆 夫 婦 雖 然 住 在 裡 面, 但 是

「 不 會, 是 我 不 好 意 思。 其 實 我 三 天

方 …… 可 是 念 大 學 的 時 候, 放 假 經 常 會

「 是 這 樣 的, 弓 子 一 直 住 在 別 的 地

紗。這點也跟以前沒兩樣。

弓 子 說 道。 低 沉 的 嗓 音 像 是 隔 著 一 層

前就搬回來了。」

正 當 葛 城 要 往 裡 頭 窺 探 的 時 候, 門 突

「呀!」

原。

葛 城 驚 叫 著 後 退, 一 把 撞 上 身 後 的 柚

「哇啊!」

然打開了。

隔局就跟小工廠一樣……」 我也歪著脖子感到困惑。 「 既 然 如 此, 會 不 會 是 要 改 建 成 別 的 店呢?」 「 這 在 川 越 是 常 有 的 事 嘛, 像 我 們 家 原本也是賣味噌的。」

/19/


去 北 海 道 爬 山 時, 認 識 了 北 大 山 岳 社 的

而 是 北 海 道 大 學。 因 為 高 中 的 社 團 活 動

候 就 選 了 森 林 科 學 系。 當 然 不 是 東 京,

葛城輕輕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少來了,何必嘴硬呢?」

我打哈哈地笑著回答。

在總算可以享享清福了。」

「 怎 麼 會 …… 以 前 過 得 那 麼 辛 苦, 現

人, 想 加 入 該 大 學 的 山 岳 社 也 是 報 考 的

倒 也 沒 錯, 自 從 老 公 去 世 以 後, 一 直

決 定 要 升 學 的 時 候, 也 不 知 道 什 麼 時

動 機 之 一。 兒 子 將 來 似 乎 想 從 事 自 然 保

的開始,還有很多事可以做不是嗎?」

「 沒 錯 沒 錯, 我 還 有 很 多 想 做 的 事 呢。」

我與柚原相視而笑。

就 得 一 個 人 過 日 子 了。 可 是 要 問 我 會 不

繞 著 街 區 跑 一 圈, 就 快 回 到 一 番 街 的

「咦?」

是 兩 個 人 相 依 為 命, 森 太 郎 一 旦 離 家,

「 很 了 不 起 喔。 哪 像 我, 決 定 要 念 哪

會 捨 不 得, 目 前 還 沒 有 概 念。 因 為 森 太

護官的工作。 所 大 學 的 時 候 根 本 沒 考 慮 到 就 業 的 事。

郎過去也曾經有過好幾次因為合宿或修

什 麼? 一 個 月? 這 個 數 字 突 然 以 極 為

嗎?」

「 三 日 月 堂? 那 是 什 麼? 有 這 家 店

我咕噥著。

「三日月堂……」

山稻荷神社斜對面有棟白色的建築物。

順 著 大 西 手 指 的 方 向 看 過 去, 只 見 鴉

「什麼?」

「那裡……開著燈。」

時候,大西停下腳步。

四 年 都 在 玩 …… 美 其 名 是 想 體 驗 各 式 各

學旅行不在家的經驗,只不過……

了。 也 就 是 說, 能 夠 一 起 生 活 的 日 子 剩

定 還 會 直 接 在 那 邊 找 工 作, 再 也 不 回 來

一 旦 上 大 學, 四 年 都 不 會 回 來, 說 不

樣的事物……」 柚原說道。 「現在的年輕人跟我們那個時代完全 不一樣,比我們認真多了。」 提並論喔,我們年紀差很多好嗎?」

現 實 的 樣 貌 逼 近 眼 前, 令 我 險 些 停 下 腳

下不到一個月。

柚原憤憤不平地反駁葛城說的話。

步。之前滿腦子只想著考不考得上大學,

「 我 們 的 時 代 …… 請 不 要 把 我 和 你 相

「 總 而 言 之, 光 是 進 大 學 有 明 確 的 目

柚原側著頭表示不解。 「糟了糟了,春姊不說話了。」

喔, 好 像 就 是 那 棟 四 四 方 方 的 建 築 物。

現在可是更迫切的問題。 葛城窺探著我的表情說。

創 業 自 昭 和 初 期 的 古 老 印 刷 廠, 專 門 幫

的就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了。」 大西附議。

「還不都是你害的。」

鎮上的人印製名片或賀年卡。」

「以前有一家名為三日月堂的印刷廠

「 而 且 還 是 森 林 科 學 系, 聽 起 來 就 很

柚原瞪了葛城一眼。

優秀不是嗎。」 柚原仰望夜空。

葛城目不轉睛地盯著那棟白色的建築

「是喔……」

「 放 心 啦, 森 太 郎 那 麼 孝 順, 而 且 對 春 姊 而 言, 接 下 來 又 是 另 一 個 人 生 階 段

「不過,春姊或許會有點捨不得吧。」 葛城以調侃的語氣說。

/18/

2


活版印刷三日月堂 第一部:星子的書籤

表情。 最 初 遇 見 弓 子, 是 弓 子 上 小 學 以 前。 當 時 我 剛 從 大 學 畢 業, 開 始 在 川 越 運 送 店上班。 事 情 發 生 在 下 班 回 家 的 路 上。 我 娘 家 位 在 鴉 山 稻 荷 神 社 再 過 去 的 地 方, 當 我 走在那條羊腸小徑上,前面有個小女孩, 正 與 看 上 去 像 是 父 親 的 男 人 並 肩 而 行, 但 是 因 為 小 女 孩 不 時 停 下 腳 步, 與 父 親 的距離愈拉愈開。 弓子,快點。 —— 走 在 前 面 的 父 親 叫 喚, 小 女 孩 這 才 六 神 歸 位 地 往 前 跑。 這 時, 有 個 東 西 從 小 女 孩 的 行 李 上 掉 下 來, 好 像 是 個 小 小 的

謝謝。 —— 小女孩以口齒不清的聲音道謝。

思 議。 亂 七 八 糟 的 髮 型, 看 起 來 不 像 是

我 暫 時 把 她 寄 養 在 爺 爺 奶 奶 家, —— 只有週末才能來看她。

三日月堂嗎? —— 沒錯,妳知道啊? ——

那是我爸爸的家。 —— 父親指著白色的建築物說。

便再主動探究下去,只好閉口不言。

理 所 當 然。 可 是 身 為 局 外 人 的 我 也 不 方

態 度 都 太 雲 淡 風 輕 了, 把 母 親 的 死 說 得

我 不 知 道 該 說 什 麼 才 好。 父 女 兩 人 的

一般的上班族。

父 親 苦 笑 著 說。 這 個 人 的 感 覺 真 不 可

太好了,沒有搞丟。 —— 經 我 這 麼 一 說, 小 女 孩 小 心 翼 翼 地 撫 摸著鑰匙圈。 這是我的寶貝。 —— 小女孩看著鑰匙圈說。 以 前 去 天 文 館 的 時 候, 媽 媽 買 了 —— 這個給我。那個時候媽媽還在。 那個時候……? —— 我 不 假 思 索 地 反 問。 不 明 白 小 女 孩 口 中的「那個時候」是什麼意思。 因為媽媽已經死了。 —— 小女孩淡淡地說。

知 道 啊。 我 從 還 是 國 中 生 的 時 候 —— 就 很 想 要 那 家 印 有 名 字 的 信 箋 組 …… 高

中 畢 業 的 時 候, 終 於 請 爸 媽 幫 我 印 了 一 套。

咦……? —— 死 了 ……? 我 看 著 小 女 孩 還 很 稚 嫩 的 側臉。

們 充 滿 了 吸 引 力。 烏 鴉 停 在 娥 眉 月 上 的

鑰 匙 圈。 我 走 上 前 去 撿 起 來, 那 是 個 有

是 真 的 喔, 內 人 已 經 去 世 了。 在 —— 一年前。

三日月堂商標,散發著一股神祕的氣息,

著閃爍星星的鑰匙圈。 東西掉了喔。 —— 我 從 後 方 喊 住 小 女 孩。 小 女 孩 轉 過

父 親 輕 描 淡 寫 地 補 充, 令 人 感 到 不 可

目的顏色,可以任君挑選。

咖 啡 色、 深 灰 色、 淺 蔥 色 …… 有 琳 琅 滿

黑 色、 深 藍 色、 金 色、 銀 色、 深 綠 色、

己 的 名 字。 以 活 版 印 刷, 還 能 選 墨 色。

不 管 是 信 紙 還 是 信 封, 每 一 張 都 印 著 自

三 日 月 堂 的 信 箋 組。 那 玩 意 兒 對 女 生

身, 看 見 我 手 中 的 鑰 匙 圈, 連 忙 跑 了 過

所 以 我 要 去 爺 爺 家, 還 要 去 托 兒 ——

置信。 所。

來。 太好了。 —— 小女孩緊緊地握著鑰匙圈。

答。

小 女 孩 望 向 我 這 邊, 伶 牙 俐 齒 地 回

弓子,謝謝呢? —— 父親從前面走過來提醒。

/21/


弓子點頭。

「嗯,對的。」

來這裡住對吧?」

迎來逛逛。」

裡 工 作。 還 有 川 越 特 產 的 直 營 商 店, 歡

了 觀 光 介 紹 所, 這 兩 位 就 在 那 個 介 紹 所

了, 最 近 我 們 公 司 的 那 棟 建 築 物 裡 也 開

湯,加熱來吃。

電 燈, 從 冰 箱 裡 拿 出 事 先 做 起 來 放 的 濃

「好的。啊……」

「怎麼搞的,好寂寞啊。」

嗎?

一 個 人。 四 月 以 後 每 天 都 要 這 樣 過

「 其 實 是 …… 發 生 了 一 點 事 情, 我 決 定一個人住在這裡。」

人 回 答。 一 個 人 的 孤 單 清 清 楚 楚 地 浮 現

自 己 的 自 言 自 語 迴 盪 在 屋 子 裡。 沒 有

「呃,沒什麼……我改天再去拜訪。」

眼 前, 令 我 忍 不 住 搖 頭。 不 行, 不 行,

「什麼?」

實 屬 平 常。 但 這 棟 房 子 原 本 是 印 刷 廠,

弓 子 行 禮 如 儀 地 低 下 頭 去。 她 剛 才 想

一 個 人? 以 她 的 年 紀 來 說, 獨 立 生 活 有 一 半 以 上 都 是 工 廠 的 隔 局, 實 在 不 適

說 什 麼。 我 雖 然 有 點 在 意, 但 還 是 就 此

腦海中模模糊糊地浮現出弓子剛才的

呢?

這 麼 說 來 …… 弓 子 為 什 麼 要 住 在 那 裡

的濃湯,散發出根莖類蔬菜溫和的香味。

加 入 了 牛 蒡、 蓮 藕、 地 瓜, 用 牛 奶 熬 煮

裡, 移 到 餐 桌 上, 熱 氣 瞬 間 瀰 漫 開 來。

濃 湯 發 出 咕 嘟 咕 嘟 的 煮 沸 聲。 舀 到 碗

現在就這樣的話,接下來還怎麼得了。

合 女 生 一 個 人 獨 居。 為 何 要 住 在 這 裡? 別過。

家。

與柚原他們繞去營業所換了衣服才回

或 許 是 基 於 經 濟 上 的 考 量, 還 是 有 什 麼 隱情…… 「 春 姊 呢 ……? 現 在 還 在 川 越 運 送 店 上班嗎?」

沒 人 在 家。 森 太 郎 說 他 今 天 要 跟 朋 友 聚 餐, 所 以 不 用 準 備 他 的 晚 飯。 大 概 是

弓子看著我們。 「 沒 錯。 我 現 在 是 一 番 街 營 業 所 的 所

在 準 備 最 近 社 團 要 舉 辦 的 歡 送 會。 打 開

深綠色、咖啡色、深灰色、淺蔥色……

黑色、深藍色、金色、銀色、

以活版印刷,還能選墨色。

不管是信紙還是信封,每一張都印著自己的名字。

散發著一股神祕的氣息,

烏鴉停在娥眉月上的三日月堂商標,

長 了。 最 近 下 班 以 後 經 常 會 和 這 些 成 員 一起跑步。」 「 哦, 原 來 如 此。 您 還 是 一 樣 活 力 充 沛呢。」 弓子笑呵呵地說。 「 才 不 是, 是 年 紀 大 了, 身 體 發 出 警 訊 …… 而 且 也 變 胖 了, 擔 心 再 這 樣 下 去 會沒衣服穿,所以……」 身後傳來葛城等人嘻嘻哈哈的笑聲。 「 等 妳 忙 到 一 個 段 落 再 來 玩 啊。 對

/20/


活版印刷三日月堂 第一部:星子的書籤

這本書跟經典電影《男人真命苦》一樣,沒 有出現任何一個壞人,讓人讀來清心。作者 以女作家特有的纖細筆觸,牽引著清順爽口 的故事一個個漣漪似地往前展開,讓人想要 繼續往下讀。(日本亞馬遜★★★★★)

印刷一本書,要用上多少個鉛字呢?該不會跟整個宇宙的 星塵一樣多吧。 (日本亞馬遜★★★★★)

並不是會讓人嚎啕大

哭的作品,但是隨著 有什麼沉沉地敲著自

己的心,每讀完一篇

故事都濕了眼眶。(日

活版印刷↓桌上型排版↓電 子 書。 即 使 科 技 再 怎 麼 演 進, 這 本 書 中 仍 保 存 著 紙 本 網站 的 美 好。( Booklog ★★★★)

如果書店是堡

員)

讀。 ───── 盧 宥 臻( 前 書 店

躲在被窩裡閱

涼 意 的 冬 夜 裡,

特別推薦在帶點

生 溫 暖 的 共 鳴,

易 近 人, 更 能 產

常, 但 也 因 為 平

的 事 物, 看 似 日

來。 這 本 書 出 現

夠跋山涉水地到

有創意和故事能

堆 砌 而 成, 讓 所

萬計的微小細胞

塊, 彷 彿 數 以

壘, 文 字 就 是 磚

本亞馬遜★★★★★)

紙本書與油墨能做為歲月的緩速劑與百憂解,「印刷」宛如情緒轉 換的過程,使混沌的一切逐漸清晰。小說中的印刷廠三日月堂,是 川越小鎮街道上所有故事的介質,隨著店主弓子與客人們壓下印刷 圓盤機的沉重力道,刻下每一題懸浮情感的解答。 許瞳(散文集《裙長未及膝》作者) ──── 個人認為好的作品必須有讓人讀完之後 餘韻猶存、靜靜品嘗的世界觀,而這本 書 就 是 這 樣 的 作 品。(Booklog 網 站 ★★★★★)

把溫度升高到攝氏三百四十度,熔化鉛塊,灌入銅模,這才獲得了活字。由於活字是鉛鑄的,小小一盒字盒, 便非常沉重。用鉛與火這樣的重量與炙熱,柔軟地如實地傳遞了每一則故事裡的溫暖。 李亞儒(圖書館員) ────

/23/

只要有字,無處不印刷,活版印刷卻因電腦興起而式微。小說藉 由信箋、杯墊、名片、書籤、喜帖等將有形的鉛字體,使人與商 品之間的關係更加黏著。尤其是書中末篇,角色苦思如何將有限 的鉛字拼湊成富含心意的作品,過程真摯動容。 林檎書(林檎二手書室女主人) ────

弓子有顆纖細的心,將委託人的情感和想訴說的話語化成有 重量的文字,撫慰委託人,也讓人不禁想像著作品的模樣。 相較於沒有溫度容易仿製的電腦印刷,還是活版印刷的手感 更吸引我,喜歡油墨均勻飽和的黑,喜歡摸起來凹凸明顯的 觸覺,更喜歡製作過程雖耗時但獨一無二的心意。 ────耿敏珊(書店員,手工印章創作者)

故事的進行,總覺得

暖 翻譯這本書之前,文字於我而言是平面的,是漂 浮在 0 與 1 的世界裡的夢幻遊戲。譯這本書的過 程,我逐漸明白原來每個字都是有重量、有實體 的,有稜角會割傷別人,也有溫度能予人救贖, 讓我學會更細心地對待每一個文字。 ────緋華璃(本書譯者)


這 樣 啊, 真 的 有 人 在 用 啊。 真 令 —— 人高興。 父親很是滿意地笑著說。 弓 子, 我 們 要 回 家 囉。 跟 姊 姊 說 —— 再見。 謝謝姊姊。再見。 —— 小 女 孩 以 清 晰 的 聲 音 道 別, 規 規 矩 矩 地 點 頭 鞠 躬, 隨 父 親 一 起 走 進 三 日 月 堂

太 郎 相 依 為 命 的 生 活 也 很 快 樂, 只 是 體

獨 力 把 孩 子 帶 大。 我 不 討 厭 工 作, 與 森

的身影。

母 相 繼 亡 故 …… 這 幾 年 再 也 沒 見 過 弓 子

終 究, 三 日 月 堂 還 是 關 門 大 吉, 祖 父

「你回來啦。」

聲音從玄關傳來。是森太郎。

「我回來了!」

子?是因為工作地點在川越附近嗎……

既 然 如 此, 為 何 現 在 又 回 到 那 棟 房

力上有點吃不消。 下 班 後 去 托 兒 所 接 森 太 郎 的 時 候, 每 次 和 他 經 過 三 日 月 堂 門 口, 經 常 會 想 起 初次見到弓子和她爸爸時的事。 因為媽媽已經死了。 —— 弓 子 說 得 淡 若 清 風 的 表 情。 當 時 大 概

自 此 之 後, 弓 子 在 三 日 月 堂 住 了 一 段

肯 定 會 跟 當 時 的 弓 子 一 樣, 淡 若 清 風 地

森 太 郎 他 爸 爸 的 事, 他 會 怎 麼 回 答 呢?

「 是 沒 錯, 可 是 要 做 的 事 實 在 太 多

「咦,你不是說要跟朋友吃飯嗎?」

「 肚 子 好 餓, 有 沒 有 什 麼 東 西 可 以

時日。她父親好像在橫濱的高中當老師,

回 答 吧。 因 為 也 只 能 這 樣 回 答。 我 肯 定

了, 忙 到 連 吃 飯 的 時 間 都 沒 有。 啊, 不

是 與 森 太 郎 差 不 多 的 歲 數。 萬 一 有 人 問

沒 有 能 力 獨 自 照 顧 這 麼 小 的 孩 子, 要 從

也 會 淡 若 清 風 地 回 答。 就 跟 當 時 的 弓 子

是有濃湯嗎?」

的建築物裡。

川 越 通 勤 上 班 也 有 難 度, 因 此 只 好 把 弓

和她父親一樣。

吃?」

子 寄 養 在 祖 父 家, 唯 有 週 末 才 能 回 來 這

「 如 果 吃 這 個 就 可 以 的 話, 我 馬 上 準

森太郎往鍋子裡一看,說道。 時 那 個 人 肯 定 也 已 經 快 要 不 堪 負 荷 了。

備。你先去把東西放下,洗好手再來。」

可 是 這 並 不 表 示 一 切 就 沒 問 題 了。 當

可 是 因 為 祖 母 的 身 體 欠 安, 弓 子 在 小

可 惜 那 時 候 的 我 還 太 年 輕, 什 麼 也 不 明

裡共享天倫之樂。 學 二 年 級 的 時 候 搬 回 父 親 家。 但 她 還 是

白。

長 嘆 一 聲。 老 公 是 在 森 太 郎 四 歲 的 時

經跟不上時代了,案子似乎也愈來愈少。

影 響, 採 行 傳 統 工 法 的 活 版 印 刷 當 時 已

工, 幫 忙 印 刷 廠 的 工 作。 受 到 數 位 化 的

弓子上大學的時候也常來三日月堂打

長大了呢。望著他的背影,我噗哧一笑。

但 個 頭 已 經 比 死 去 的 老 公 還 要 高。 真 是

他 好 像 又 長 高 了。 身 材 還 是 瘦 巴 巴 的,

森 太 郎 彎 腰 駝 背 地 走 到 走 廊 上。 感 覺

「遵命。」

經 常 回 來 三 日 月 堂 玩, 所 以 每 年 可 以 見

候 死 的。 在 旅 行 社 上 班 的 老 公 出 國 工 作

儘 管 如 此, 還 是 有 人 很 中 意 三 日 月 堂 那

上 好 幾 次 面。 隨 著 歲 月 流 逝, 我 也 結 了

的 時 候 遭 遇 一 場 意 外 事 故 而 過 世。 我 父

種饒富風味的印刷,所以從門口經過時,

婚,生下森太郎……

親 早 已 撒 手 人 寰, 成 為 孤 身 一 人 的 母 親

偶爾會看見弓子操作印刷機的模樣。

Text Copyright © 2016 Sanae Hoshio All rights reserved.

投 靠 住 在 鄉 下 的 哥 哥 一 家, 所 以 我 只 能

/22/


投 入 書 的 出 版, 這 些 人 究 竟 想 要 向 世 人 傳 達 什 麼? 想 要 傳 達 的 事 物 是 在 什 麼 樣 的 過 程 中 發 現? 又希望透過出版這份職業來實現什麼?

「 一 人 出 版 社 」 如 今 已 是 眾 人 耳 熟 能 詳 的 詞 彙, 它 應 該 就 如 同 其 他 任 何 領 域 的「 小 商 販 」

一 樣, 愈 是 想 要 獨 力 去 做 什 麼, 就 愈 無 法 單 打 獨 鬥。 即 使 只 有 一 個 人 也 要 挑 戰 出 版 的 這 些 人 就

像 圓 規 一 樣, 一 隻 腳 立 於 穩 固 不 變 的 中 心 位 置, 另 一 隻 腳 會 指 向 什 麼 地 方、 畫 出 什 麼 樣 的 圓?

本書除了追蹤「一人出版社」各個出版人的活動之外,也想要深入探討這個議題。

嘗 試 以「 小 商 販 」 的 形 態 把 書 送 至 讀 者 的 手 中, 就 可 以 更 鮮 明 地 看 見 每 一 本 書 的 定 位 及 個

性。 書 與 世 上 的 一 切 事 物 相 關, 並 可 能 與 任 何 人 發 生 關 聯。 本 書 採 訪 的 是 浸 淫 書 本 世 界 的 人,

因而必然蘊含了許多啟發,能提供想要思考未來生活形態、工作方式、人與書關係的讀者參考。 願本書能夠幫助讀者描繪出屬於每一個人自己的圓。

/25/


4月新書 你的虛構 我的現實

愈是想要獨力去做什麼, 就愈無法單打獨鬥 《一個人大丈夫》序言 ——

西山雅子/著 王華懋 /譯

「小商販」 ── 以這樣的形態提供給大眾的商品及服務豐富了我們的生活。這種商業模式,

是 本 著 責 任, 投 入 深 信 不 疑 的 志 業, 與 信 賴 的 人 們 建 立 起 關 係, 從 而 成 立。 同 時「 小 商 販 」 亦

逐漸成為實現自我天職的普遍途徑。

出 版 業 亦 不 例 外。「 一 人 出 版 社 」 這 個 詞 彙 已 廣 受 愛 書 人 所 認 知, 個 性 獨 具 的 出 版 物 及 出 版人的活躍也受到矚目。 「小商販」這樣的經營形態,也適用於出版業嗎?

過 去 也 有 許 多 一 個 人 或 數 人 經 營 的 小 型 出 版 社, 但 由 於 書 籍 做 為 商 品 的 特 殊 性, 使 得 它 有

著一套異於其他行業的銷售制度,造成出版業的「小商販」形態如今仍有著不易跨越的高門檻。

然 而 近 年 網 路、 設 計 以 及 印 刷 環 境 的 進 步, 讓 踏 入 這 一 行 的 門 檻 逐 漸 降 低。 向 來 公 認 最 難

顧 名 思 義, 扮 演 了「 使 公 眾 廣 為 知 悉 」 的 角 色 ; 但 另 一 方 面, 任 ── publication ──

以小商販化的書本世界,終於也迎接了這波浪潮。 出版

何 一 本 書 的 誕 生, 都 是 始 於 個 人 的 意 志。 儘 管 人 人 都 說 出 版 業 處 於 寒 冬, 但 還 是 有 人 想 要 獨 力

/24/


2018預計出版書籍

「編輯」的作品。

   本 書 為 台 灣 第 三 本 重 金 敦 之 的 翻 譯 著 作, 同 時 也 是 第 一 本 暢 談 本 業

品。

   後 篇「 閱 讀 這 些 書, 理 解 編 輯 人 的 世 界 」 中, 作 者 評 述 二 十 二 本 讓

賞),提出他獨特的見解。

定 義 文 學 獎 的「 書 店 大 獎 」 ( 本 屋 大

時 也 針 對 出 版 產 業 的 方 方 面 面, 包 括

即使酒酣耳熱也非要字斟句酌的真功夫 即便時移世易也讓人頻頻回首的昭和模樣

   前 篇「 編 輯 的 工 作 」, 從 上 一 次 東 京 奧 運 談 起, 當 時 還 是 前 輩 口 中

人 讀 完 之 後 忍 不 住 大 喊 :「 好 想 當 編

/27/

最前線的書店現場以及近年來重新

「 我 們 家 的 新 人 重 金 君 」, 作 者 娓 娓

輯!」 的 書, 一 次 融 會 貫 通 昭 和 老 編

熟思黙想書系

原出版社:左右社 作者:重金敦之 翻譯:游韻馨 尺寸: 32 開( 13x19cm ) 裝幀設計:廖韡 定價: 360 元

●○  「 如 果 要 以 棒 球 來 打 比 方, 編 輯 人 其 實 不 是 什 麼 捕 手, 而 是 場 地 整

●○  「 我 透 過 這 本 書, 最 想 要 傳 達 給 讀 者 知 道 的, 無 非 是 如 何 調 測 編 輯

道來關於編輯與作家該如何交陪的腹

輯門外不傳的編輯術。

編集者の食と酒と

理員。」

與作家之間的距離這件事吧。」

黑 心 法 ; 與 各 領 域 創 作 者 合 作 時, 編 輯 人 有 所 為 有 所 不 為 的 各 項 講 究, 同

門外不傳的老派編輯術

   紫 煙 四 處 裊 繞 升 天 的 編 輯 室、 黑 色 轉 盤 式 電 話、 成 疊 厚 重 的 資 料、 原

昭和微醺

稿 用 紙 與 紅 筆, 以 及 編 輯、 作 家、 裝

(書名暫定)

幀 設 計 師 圍 著 矮 桌 討 論 的 身 影。 這 本 書從內到外皆透散著一股濃濃的昭和 味,帶領讀者一探老派編輯的魅力。    重 金 敦 之 可 謂 昭 和 年 間 代 表 性 的 名 編 輯 人, 任 職 於《 週 刊 朝 日 》 時, 曾 擔 任 松 本 清 張、 池 波 正 太 郎、 野 坂 昭 如、 渡 邊 淳 一 等 大 作 家 的 責 任 編 輯, 一 手 打 造 多 部 膾 炙 人 口 的 暢 銷 作

圖為日文原版書封


熟思黙想書系

那 邊, 只 要 人 擁 有 看 見 它 與 感 受 它 的

●○  「 路 旁 的 雜 草 沒 有 任 何 存 在 價 值, 也 從 不 彰 顯 自 身。 但 光 只 是 長 在

版 的 生 活 模 式 與 工 作 型 態? 一 個 人 是

們 放 棄 組 織 的 方 便, 選 擇 開 啟 微 型 出

書, 又 能 把 書 送 到 誰 手 上? 為 什 麼 他

》)、選 書 師 內 沼 本最小書店 URARA 晉 太 郎( 本 屋 B & B 店 長 ) 等 出 版 人

店 不 死 》)、 宇 田 智 子( 著 有《 全 日

   同 時 特 別 收 錄 詩 人 谷 川 俊 太 郎 的 長 篇 訪 談, 以 及 石 橋 毅 史( 著 有《 書

一人出版就像圓規,一腳踩踏著原點 伸出去的另一隻腳,會畫出什麼樣的圓呢?

能 力, 它 就 會 是 美 的。 我 認 為 書 本 也

否真的「大丈夫」?

做 得 到? 就 一 個 人, 能 做 出 什 麼 樣 的

應該像這樣。」

的專文。

   這 是 一 本 為 你 打 氣 的 書, 讀 者 可 看 到 一 人 出 版 的 十 人 十 色, 也 能 重 新

谷川俊太郎(摘自本書) ——

社 …… 本 書 介 紹 十 位 獨 自 創 立 出 版 社

思考「生活」與「工作」之間的算式。

   小 書 房、 港 之 人、 赤 赤 舎、 三 島 社、 土 曜 社、 里 山 社、 有 夢 舍、 夏 葉 的 編 輯 人, 談 論 他 們 對 小 型 出 版 社 的

/26/

  ●○  「 一 個 人 最 遠 可 以 走 到 什 麼 地 方/箭步如飛到踽踽獨行//寫一個

實踐風貌與想像。

“ひとり出版社”という働きかた

人大丈夫的書件/腦海浮出一隻手臂

微型出版的工作之道

/槳一般地划行在海水表層/海是如

一個人大丈夫

此不可預測/寂靜的浪蓋過頭頂/側

原出版社:河出書房新社 作者:西山雅子 翻譯:王華懋 尺寸: 32 開( 13x19cm ) 裝幀設計:黃思蜜 書名題字:何景窗 定價: 400 元

著 臉, 吸 吐 空 氣 / 好 像 什 麼 地 方 都 沒 何景窗(書法家) ——

有抵達/只是不斷折返自己的心」  

   終 身 僱 用 神 話 破 滅, 勞 動 法 規 愈 見 緊 縮, 星 期 一 的 藍 色 是 最 憂 鬱 的 顏 色 …… 有 什 麼 事 情 是 只 有 一 個 人 才

圖為日文原版書封


2018預計出版書籍

上 千 萬, 不 料 回 到 日 本 等 著 他 的 卻 是

現。 他 招 待 員 工 豪 遊 台 灣, 一 晚 浪 擲

也讓戰後日本在慾望的刺激下元氣盡

捲 起 社 會 對 於 禁 忌 情 色 的 瘋 狂 需 求,

存, 他 嗅 出「 塑 封 本 」 的 巨 大 商 機,

列 島 無 人 望 其 項 背 的 銷 售 額, 為 了 生

   跟 著「 A V 帝 王 」 村 西 徹 波 瀾 萬 丈、大起大落、毫無遮掩的海海人生,

成為日本引以為傲的軟實力。

當 」 與「 顏 射 」 等 招 式, 讓 A V 正 式

色 昇 華 到 新 的 高 度, 並 引 進「 火 車 便

調, 讓 觀 眾 一 邊 爆 笑 一 邊 欣 賞, 將 情

褲 上 陣, 操 著 一 口 進 駐 美 軍 的 洋 腔 洋

滿身泥濘、波瀾萬丈,傳奇導演村西徹的一生 就是一部戰後日本地下經濟史 ●○  「 若 你 人 生 窮 途 末 路, 很 想 一 死了之,往下面看!那裡還有我!」

大隊檢警手上的逮捕令。

/29/

●○   本 書 榮 獲《 書 的 雜 誌 》 選 為 年度十大作品。 2016 屆講談社紀實

觀點」﹐一覽日本戰後地下經濟從繁

無我夢中書系

原出版社:太田出版 作者:本橋信宏 尺寸: 25 開( 14.8x21cm ) 裝幀設計:鈴木成一 定價: 420 元

讀 者 亦 能 隨 著 他 心 直 口 快 的「 下 半 身

年 代, 第 一 代 A V 以 錄    一 九 八 ○ 影 帶 的 形 式 出 現, 他 操 持 破 天 荒 的 拍

花榮景走進墮落深淵的全貌。

全裸監督 村西とおる伝

●○   本 書 入 圍「 第 文學獎」決選。

片 風 格, 總 親 自 穿 著 招 牌 的 B V D 內

(書名暫定)

●○  東大教授松原隆一郎盛讚: 「 日 本 經 濟 最 需 要 的, 就 是 村 西 徹 這

全裸導演村西徹

種對於生存近乎飢渴的欲求。」

   七 項 前 科, 欠 債 五 十 億, 被 美 國 FBI司法當局判處三百七十年的徒 刑 …… 出 生 於 戰 火 下 的 村 西 徹, 在 戰 後美國盟軍占領時期來到東京打天 下, 也 展 開 他 波 瀾 萬 丈 的 地 下 生 涯。 先 是 擔 任 英 語 教 材 業 務, 創 下 全 日 本

圖為日文原版書封

39


無我夢中書系

戀 」 與「 喜 歡 」 的 需 求, 偶 像 文 化 才

法 輕 易 否 認 的 是, 正 因 為 人 們 有「 迷

多 人 也 認 為 偶 像 是 一 種 異 端, 然 而 無

   在 買 握 手 卷 送 C D 的「 A K B 商 法 」 衝 擊 下 的 流 行 音 樂 產 業, 或 許 很

費生命的事情?

夠 成 為 偶 像? 迷 戀 偶 像 是 不 是 一 件 浪

這 份 工 作 究 竟 是 什 麼? 什 麼 樣 的 人 能

化 對 於 偶 像 文 化 的 陌 生 與 輕 視。 偶 像

偶像這份職業,就是讓人「喜歡」自己的生存遊戲 重拾「迷」的基因,成為喜歡的專家 ●○  偶像評論家中森明夫為想成為 偶 像 的 女 孩, 及 迷 戀 偶 像 的 男 孩 所 寫

能 無 限 延 續, 大 眾 流 行 產 業 也 才 能 存

   本 書 由 書 寫 偶 像 超 過 三 十 年, 發 明「 宅 」( オ タ ク ) 這 個 詞 彙 的 始 作

  「 我 不 是 生 來 當 人 類, 而 是 生 來 當 偶 像 的。 沒 有 社 團 活 動 跟 男 朋 友 也 沒 關 係, 我 完 全 不 需 要 青 春!」 女 子

俑 者 中 森 明 夫, 娓 娓 道 來 偶 像 文 化 的

行 為 的 新 聞 截 圖, 反 映 出 本 地 強 勢 文

的偶像文化入門書。

活。

魅 力 所 在, 以 及 成 為「 喜 歡 」 的 專 家

/28/

  

  「 我 好 興 奮 啊! 我 好 興 奮 啊!」 那 張 網 路 上 廣 泛 流 傳、 用 來 嘲 笑「 宅

成員荻野由佳在M

在現代社會是件多麼重要的事。  

原出版社:筑摩書房 作者:中森明夫 翻譯:杜欣憶 尺寸: 32 開( 13x19cm ) 定價: 280 元

偶像團體NGT

男 」 這 個 族 群、 甚 至 是 迷 戀 偶 像 這 個

アイドルになりたい!

V〈 哪 裡 才 是 藍 天 的 盡 頭?〉 中 對 著

(書名暫定)

鏡頭如此表白。

你根本不懂偶像

   明 明 歌 唱 得 不 怎 麼 樣, 舞 蹈 也 跳 得 馬 馬 虎 虎, 長 相 和 身 材 更 是 平 凡 無 比 …… 為 什 麼 偏 偏 是 他 / 她 們 成 為 了 偶像?    她 滿 懷 憧 憬、 聲 嘶 力 竭 想 要 成 為 的 偶 像, 究 竟 是 怎 樣 的「 人 種 」? 怎 樣 的「 職 業 」? 在 高 中 生「 最 想 從 事 的 行 業 」 問 卷 調 查 中,「 偶 像 」 名 列 前茅的原因是什麼?

圖為日文原版書封

48


募集中

柳橋書迷 Passport 〈柳橋書迷 Passport〉內容包含 [1]5 本柳橋出版的新書; [2]3 本由小鹿古本部屋依照您的興趣所挑選的二手書; [3]2 大神祕特典。 費用 2500 元(含運費),分 4 次寄送,每次 2 本書。 〈柳橋書迷 Passport〉募集期間,自即日起至 2018 年 3 月 31 日止。 申請請點上方 QRCode,或此連結 goo.gl/yAQsah (本活動並無發行實體卡片,小社將開立發票以為證明。)

活版印刷三日月堂.號外活動

找一本特別的書, 交換一年分的文字遊戯 限量版的每張書衣上,皆印上了獨一無二的編號,但在印製完成 送裝訂與包膜時,我們疏忽沒將一些值得紀念的號碼留下。因為 編號在內摺頁上,從外面也看不出來。 因此,如果有讀者買到的書上,是「001」、「019」、「046」、「129」 等四個對柳橋有紀念性意義的號碼,請聯絡我們,我們直接送您 〈柳橋書迷 Passport〉。 聯絡信箱 yanagibashitainan@gmail.com 或私訊 FB 柳橋事務所


三日月堂衍生創作

填空帆布袋

  設 計 師 千 芮 說 :「 我 覺 得 弓 子 背 的 就 是 這 種 袋 子。」 簡 約 的 設 計、 大 量 的 留 白,

邀 請 使 用 者 自 己 完 成 它。 被 空 白 侵 蝕 的 框

開 書 籍 的 大 小。 邊 界 由

意 念 來 打 破, 只 有 自 己 能 夠 決 定 框 架 內 外

32

三日月堂衍生創作 黃千芮設計

填空帆布袋 400 元

世界森林明信片 每款 80 元

星子書籤 每款 50 元

行的六號鉛字,令人愛不釋手。

理, 經 由 細 緻 的 印 刷 作 業, 搭 配 日 星 鑄 字

狂 野 紙, 各 自 呈 現 了 源 圓 紙 業 的 300gsm 四 個 故 事 的 主 要 意 象。 凹 凸 有 致 的 手 感 紋

紙 本 作 業 擔 任 印 製。 紙 張 採 用 Paperwork

  包 含 插 畫 書 衣 版 的 首 刷 贈 品「 職 人 筆 記 本 」 在 內 的 三 種( 五 款 ) 紙 類 創 作, 由

世界森林明信片 星子書籤

印,握把十字加強更穩固。

高 磅 數 帆 布 手 工 車 作, 圖 樣 印 刷 採 雙 面 絹

許 以 及 對 填 充 物 的 想 像。 琥 珀 帆 布 工 廠 以

造 型, 其 實 早 已 充 滿 了 使 用 者 對 自 我 的 期

白, 而 必 須 塞 填 大 量 的 鉛 塊, 看 似 極 簡 的

架, 正 好 是 兩 本

由 黃 千 芮 統 籌 設 計, 將《 活 版 印 刷 三 日 月 堂  第 一 部 星 子 的 書 籤 》 四 個 故 事 的 主 要 意 象, 配 合 設 計 與 印 刷, 落 實 於 現

的 事 物。 鉛 字 組 版 的 時 候, 空 白 不 只 是 空

溫潤氛圍裡。

實 世 界 的 載 體 上。 邀 請 讀 者 透 過 五 感, 更 加 沈 浸 在 類 比 式 的


購書請上          www.koshikalife.com 或全省各大實體、網路書店,以及蝦皮購物 大量訂書另有折購,歡迎洽詢

讀者回饋請寄 。柳橋出版信箱:yanagibashitainan@gmail.com  或私訊 Facebook:柳橋事務所  手寫信請寄台北聯絡處:  231 新北市新店區北新路一段 271 巷 16 號 4F

書店通路進貨 。一般書店、連鎖書店,請洽紅螞蟻圖書有限公司  +886-2-2795-3656 服務信箱:red0511@ms51.hinet.net 。獨立書店、海外書店歡迎直接來信洽談合作

柳橋通信第一號|2018-01|  

《柳橋通信》為柳橋出版的機關情報誌,內容為小社所關注的各類文化/生活/出版資訊,以及小社出版書物的深入考察與介紹。不定期出版。

柳橋通信第一號|2018-01|  

《柳橋通信》為柳橋出版的機關情報誌,內容為小社所關注的各類文化/生活/出版資訊,以及小社出版書物的深入考察與介紹。不定期出版。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