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荒木經惟:「攝影只要藉由周 遭的事物就可以學到,這可不 是在『OO攝影學校』學到,畢 竟日常生活中的『愛』不在那 裡。」


自己有時常常遺忘 什麼是愛的感覺 不管是生活中 直接的情緒 或是一種狀態

, , , , 。


也也 許許 禁綿 固延


圓形滑下去 滑下去 在速度中把持不住 失去了目的地 於是 變成方形 立定一點上 守住了不能移的姿態 在高崗上站成一塊牌匾 指示了路卻不能再走路 於是 既羡慕圓形 滑到哪里是哪里 又鄙視方形 只順着路而走路


多少抱憾  多少過路人 太懂估計  卻不懂愛惜自身 人人在發奮  他朝都興奮 但今晚未過 過也很吸引人 縱不信運  你不過是人 理想很遠  愛於咫尺卻在等 來日別操心 趁你有能力開心 世界有太多東西發生 不要等到天上俯瞰


等待晚上  白天打掃  離開煩囂  天涯海角  有人在嗎  不晚不早 

迎接白天 晚上祈禱 尋找煩惱 心血來潮 有誰來找 千里迢迢 

一切很好 

不缺煩惱

我見過  沒看過  捕捉過  沒摸過  要不是  要不是 

一場海嘯 你的微笑 一隻飛鳥 你的羽毛 那個清早 那些花草 

來得正好

開得正好


毛衣跟誰回家  誰把它擺在房間陪 過誰走過那幾條街 也曾經陪誰喝了好幾杯 冰的咖啡 遠走高飛  拍照留念 也曾經靜靜的 躺在衣櫃 毛衣跟我回家了 我把它擺在房間 覆蓋冬天  天熱了靜靜的 躺在衣櫃

遠走高飛

它曾經被暫時借給那個誰 現在靜靜的 躺在我的衣櫃 天熱了也靜靜的 躺在我的衣櫃


雪花飄  雪花飛 

飄起了多少愛戀 飛起了多少情緣 蓮花開在雪中間 多少的希望  多少的心願 默默等待有情人 但願情意永不變 雪花片片飛  飛滿天

雪花飄  雪花飛 

飄起了多少愛戀 飛起了多少情緣 往事如夢似雲煙 多少的甜蜜  多少的懷念 縱然相隔那麼遠 真情永駐在心田 雪花片片飛  飛滿天


當時我們聽著音樂 當時桌上有一杯茶

還好忘了是誰唱 誰唱 還好沒將它喝完 喝完 要有多堅強 才敢念念不忘

誰能告訴我

當時如果留在這裡 那頭髮已經有多長 多長 當時如果沒有告別 這道門會不會變成 一道牆 有什麼分別 能呼吸的 就不能放在身旁 誰能告訴我 哪一種信仰 

能讓人 念念不忘 回頭 看 當時的月亮 一夜之間化作 今天的陽光


一面笑的天真無邪  一面看破一切 一面愛的精疲力竭 一面什麼都不屑 一點一滴  沒有空隙 

留在手裡 讓我呼吸

一面堅強面對一切  一面需要撒野 守著一個人的世界 留著兩個人的血 一半熱 一半冷 一半天 一半地 一點我 一點你 一點男 一點女 一面紅 一面綠 若無其事  驚天動地 

呼天搶地 平平無奇

一雙眼睛看著你一臉親切  張開了雙眼卻看到一臉輕蔑 靈魂隨你飛到另一個世界  身體卻像是斷了翅膀的蝴蝶 看著你我會變得目空一切 看不到你 的時候 面對自己卻有一點點膽怯


遠遠近近裡 城市高高低低間  沿路斷斷折折哪有終站   一生人只一個 血脈跳得那樣近 而相處如同陌生 闊別卻又覺得親

跌跌碰碰裡 投進聲聲色色間 誰伴你看長夜變藍

 笑笑喊喊裡 情緒彷彷彿彿間  誰願永永遠遠變得短暫  你我似醉了 無法清清楚楚講 同屬你你我我愛的感受

冷冷暖暖裡 情意親親疏疏間 人大了要長聚更難 世界太冷了 誰會伸出一雙手 圍住你再營造暖流

一生人只一個 血脈跳得那樣近  而相處如同陌生 闊別卻又覺得親 歡歡笑笑裡 曾覺得歡歡喜喜 誰料老了變了另有天地

一生能有幾個 愛護你的也是人 正是為了深愛變遺憾

一生能有幾個 愛護你的也是人 正是為了深愛變遺憾 世界太闊了 由你出生當天起 童稚已每年漸遠離


王子 小王子 為什麼 訪客們都是路過 為何要 

主人難過 發生了甚麼 怎麼  怎麼  情願一起沉沒  也不欣賞泡沫 不願立地成佛  寧願走火入魔 是誰 你是誰 為什麼 情願兩個人不快活 也要  一起生活  我們做過甚麼 怎麼 怎麼 莫非你是 阿修羅 享受哀艷的戰火  將玻璃鞋也擊破 都不願看破



進服三甲n0002003徐永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