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探析当代台湾电影的青春表达 摘要 对处于低迷期的台湾电影来说,青春电影在其中一直保持着一抹亮色。 特别是近十年来,台湾的青春电影一向是备受瞩目的。从早期的《蓝色大门》、 《盛夏光年》到而今的《艋舺》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台湾电影似乎 一直在以青春电影作为前锋,积极寻找着本地电影在市场上的突破,无疑都赢得 了不少关注。年轻人既是这类电影最大的观众群,也是电影所表现的对象。探究 当代台湾电影中色彩缤纷的青春内涵,挖掘丰富的电影手段对表达青春所起的作 用以及青春表达对受众产生的影响,彰显台湾电影的青春表达的独特价值和魅 力。 关键词

当代台湾电影

青春

表达

引言 巴金说:“青春是美丽的”。说到“青春”,现代汉语词典上对这个词有着不同 层次的定义: “(1)作为年龄顺序上的一个阶段,指青少年时代或青年时代; (2) 作为身体发育的一个时期,指青春期;(3)作为一种文化现象,“青春”是指一 个人由儿童向成年的过渡时期” 。难以琢磨的青春给予了电影更多创作的空间, 那么由电影语言展现的青春便有了一份有别于其他类型电影的独特魅力。特别是 在台湾电影低谷期的今天,拍摄更多更好的青春片来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带领台 湾电影重新走向辉煌,得到认可,是当代台湾电影人最重要的目的。加上当今台 湾独特的政治社会环境,越来越多的另类青少年群体成为社会上的不安定因素, 也吸引人们将目光更多的集中于探讨青少年的成长上。 在当代台湾青春影片中,《蓝色大门》《九降风》《艋胛》无疑是最受关注的三 部电影。同样将背景放在在校园与社会的交界地带,同样的是年华正好的青年人, 关乎于友情爱情。咋看之下电影所要表达的情感几乎相似,但是细细琢磨,便不 得不发现这般青春情景所昭示的各色青年人的内心表达和导演个人对整个社会 脉搏的细微把握是不同的,由小见大,电影通过不同的表达方式,将其中各色的 青春都赋予了不同的意义,也展现了这个时代的独特神韵。 本文将立足于这三部电影,分析当代台湾电影中独一无二的青春影像。

一、当代台湾电影 说到当代台湾电影,便不得不说到台湾新新电影,它是指从 90 年代开始,随 着台湾整个社会环境的巨大变化,经济发展,社会组织结构开始转变,城市化浪 潮开始席卷曾经的乡村,一批新锐电影人在继承 80 年代新电影艺术风格的同时, 也将目光着眼于现代都市,用另一种社会角度来进行全新的电影创作。而他们所 拍摄的电影,在后来被影评人誉为“台湾新新电影”。由此,台湾新新电影可谓 是当代台湾电影的先锋。 但就台湾新新电影来说,在青春成长主题的表达方面,用力过猛,将青春时 期的理想与社会的矛盾对立到了极致。“由于成长在‘解严’后看似民主的混沌 时代,他们所遭受的当局的压制与打击并不大,甚至还频繁的以艺术之名找准了


当局的政策漏洞,大肆的围绕社会题材下手,创作了诸多挖掘台湾现代经济社会 弊端,抨击现代文化教育缺失的反潮流作品。这种现象,在台湾 90 年代流行起 来的诸多少年题材电影中表现最为明显,黑社会、暴力、色情文化、理想缺失等 [1] 黑色元素,在‘新新电影’中泛滥开来” ,用台湾著名影评人宋子文的话说就 是“这种针对少年的影像一进入 90 年代就变了模样,大量的暴虐、残杀、性尝 试的画面成为当仁不让的主流,曾充满纯真情怀的台湾电影变了天地,仿佛整个 世界在一夜之间就被颠覆、瓦解,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无法之地。”[2]但我们也 能发现台湾新新电影为之后的台湾电影开辟了一个更为广阔的空间。 新世纪以来,新一批的台湾电影导演愈加成熟,他们不仅延续了 80 年代新 浪潮电影的风格,也基于 90 年代新电影人打下的基础,再次探索着台湾电影的 前进之路,不断塑造这新新的台湾电影,将镜头聚焦于新一代的年轻人身上,形 成了不同于大陆或香港风格的台式青春片。这类影片,在新一批的青年导演掌镜 下,携带着他们自己青春的回忆,以同龄人的发言者的身份,用别具一格的光影 回顾成长的岁月,用灵动的镜头捕捉逝去的记忆。他们在叙事方面不再那么绝望 悲观,而是立足于“青春”这般共同美好的人生体验,用自己独到的见解来诠释 当今的文化,同时对社会现状进行反思。比如 2002 年由台湾导演监制的青春喜 剧《爱情灵药》,整部电影几乎是台湾版的“美国派”,情节轻松幽默却又不乏对 现实的细微刻画,为当时的台湾电影带来一阵难得的热闹。 遵循着自己的青春记忆,青年导演们用或温柔细腻或直白明了的电影语言, 展示着同龄人成长的历程,直面懵懂时期人生所赐予的喜怒哀乐。但是,处于当 今电影人的个性,他们也竭力用不同的方式去展现出不一样的青春。由此,青春 的表达才显得这么丰富多彩。

二、青春电影 杨德昌说:“台湾只有两类电影——青春片和非青春片。”由此可见青春片是 台湾电影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 而台式青春片中,不得不提的便是《蓝色大门》。这部被誉为“新世纪青春片 开山之作”的电影,所有关乎“青春”的元素在其中愈发光彩,影片节奏舒缓却 不拖沓,情节简单而不张扬,让观者舒服易看。为当时正处于低谷时期台湾电影 重新激起了一股热潮,使人们对台湾电影有了更新的认识,同时也为之后的台湾 电影树立了一个新标准。同样将镜头对准校园,《九降风》则选用了不同的陈诉 方式,表达出不一样的青春影像。虽然曾有评论说“像《蓝色大门》这般拍摄小 孩子的情感世界是不值得的”,但《九降风》却牢牢把握青春的主题,反而加大 对青春情感的书写,由此得到的效果却是风评甚好,以致许多评论研究希望《九 降风》像《蓝色大门》一般,再次鼓动起一股“青春”的热潮。虽说是一再的使 用“青春”这一元素,但从《九降风》里,我们还是看到了不一样的青春内在。 一路的“青春”岁月里都在探寻着“成长”的主题。在校园和社会的分界地, 《艋胛》为我们展现出一场青春盛宴。在 2010 年贺岁档, 《艋胛》刷新了台湾票 房的新纪录,而在之后亮相柏林电影节也是广受赞誉。获得此般硕果,除了良好 的商业运作之外,《艋胛》以“青春”为外壳,包裹住残酷的社会现实,而不同 于传统黑帮片的生猛暴力。由此,《艋胛》挟带着这股“青春”的艺术气息而成 为当时最卖座的影片。


(一 )、生命的美好 (一) 由于复杂的历史背景和尴尬的社会环境,台湾电影始终有着固执的精神痕迹。 侯孝贤,杨德昌等电影大师的电影语言虽说深刻,却未免让人觉得沉重。而 2002 年的一部《蓝色大门》却带来了一股久违的清新气息:它所刻画的青春影像,美 好得让每个人心动。 《蓝色大门》的故事发生在台湾师大附中,那是个平凡而不怎么漂亮的学校, 但它却更贴近每个观众回忆里的校园。礼堂二楼白色墙壁上的涂鸦,因为爱慕而 写下的情书……这些独特的校园文化,无不勾起观众的记忆。在故事内容上, 《蓝 色大门》因为女主角孟克柔性取向的不明了而总是被贴上“同性恋”的标签。但 是,《蓝色大门》真的是在讨论同性恋么?少年们的青春本就是不懂爱的时候, 每一次质问自己都免不了一番磕磕碰碰,相对突兀的男女关系,本就是一段认识 爱的过程。另一方面,导演本身也在借着性别迷失表达自己对少年社会身份迷失 的忧虑。比如在影片的结尾,张士豪骑着单车向前走远,衣摆飞扬,而孟克柔在 说“小士,看到你的花衬衫飘远,我在想,一年后、三年后、五年后,我们会变 成什么样子呢?” “三年五年以后,甚至更久以后,我们会变成什么样的大人呢?” 这是少年本身无法知晓的未来,也是导演对社会的质问。 关于爱,是青春里最美好的故事,台湾电影恰好擅长于用它的长镜头和定格 画面来表述其中的温暖美丽,加上影片在夏天拍摄,耀眼的阳光加上校园街头茵 茵树叶,清新气息扑面而来,而少年们的单车,轻快而无拘无束,恰似青春最好 的恩物。关于成长,青春期里的少年们脱离了我行我素的生活,想要认识到更多 朋友,开始审视自己,审视爱,在其中寻寻觅觅得不偿失。这样的青春,如同一 个秘密花园,如诗如画,透露生命里最美好的景色。第一次有了爱慕的人,有了 一份青涩美好的恋情,通过另一个人的眼睛,少年们看到了自己生命里美丽的色 彩,终于能对未来有了一份美好的憧憬。

)、对社会认同感的追求 对社会认同感的追求 (二 (二) “青春的躁动与可爱在台湾电影中留下了动人和繁复的表达,给个人记忆和 [3] 历史记忆交织的影像空间也增添了一抹清新和温暖的亮色。” 而 2008 年诞生在 青春电影蓬勃发展潮流下的《九降风》便是青春中“躁动与可爱”最好的表达, 同时也最能表现少年们在青春时期对社会认同感的追求。 虽说都是校园故事,但有别于《蓝色大门》简单的三角关系,《九降风》在任 务设置上更为复杂。这是七个少年组成的世界,他们因对棒球的热爱而结成死党, 他们血气方刚,肆意挥霍着美好的青春。但是,校园里那段一同在楼顶狂欢的岁 月似乎禁受不住九月狂风的突袭——身边一下子冒出来的豪华机车,电视里职业 棒球联赛的秘密。背叛与猜疑侵蚀了看上去牢不可破的友情,萌动的荷尔蒙让美 好的校园恋情变得复杂起来。七个少年对社会认同感的追求由最初的反对教官到 最后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状。 在青春的名义下,即使是一种错误一种反叛,观众们也都会为此买单。无视 于以往青春片的纯情意味,《九降风》直视青春的不安躁动,毫无遮掩的展示青 春带来的伤。而这份伤痛的初衷,恰是这几位少年们对社会认同感的追求。 在影片的一开始,便是棒球场嘈杂的助威声,紧张的比赛,观众席上少年们


热烈助威的声音,之后不满裁判而发生的混乱。每一个场景,都无不昭示着一群 少年们隐藏的躁动。在整片的剧情铺陈上,有两条主线共同进行,一是校园里七 个男生之间的友情纠葛,二是电视里新竹的职业棒球联赛赌球受贿事件。通过画 面的穿插剪接,将两个故事连接到一起,每个人物各自的宿命开始脱离青春的美 好,走向不同的方向。当职棒联赛里偶像廖敏雄发挥失常的时候,恰是七个少年 友谊出现裂缝的时候,当联赛事件开始升级,少年们的中心人物郑希廖也因车祸 昏迷,故事的最后,矛盾最终激化,偶像廖敏雄停赛,七个少年的关系也分崩离 析——郑希廖昏迷不醒,李耀翔离校管教,谢志升顶罪退学,小汤独自一人踏上 去屏东的火车。这两条线索的互相冲击互相补充,使看似浅薄的青春戏码有了更 深的突破:其中,他们在天台上扔东西对抗教官,坚信着自己的一套“真理”, 到后来廖敏雄偶像形象的破灭,以致少年们颠扑不破的信念崩塌,对社会认同感 的追求开始得遵循社会本身的规则。影片这样彼此映衬出的效果,让每个人物都 有了各自的特质,同样是青春的年纪,少年们各自的心结一一浮现。就像导演林 书玉自己所说:“我在写剧本的过程中,是先从我自己的人生中,挑出我想要把 它讲出来的部分,然后去想它会适合拍成什么样的‘类型片’?我又该如何去突 破这样的类型限制?比如《海巡尖兵》是军教片类型,那我会想去突破,挑战既 定的刻板印象(比如《报告班长》之类)去找到属于我自己的容身之处 。《九降 风》也一样,我会想去突破青春校园剧的类型。”[4]类似《九降风》里的青春表 达,像《盛夏光年》 《带我去远方》,他们在青春时期对社会认同感的追求都是残 缺而让人遗憾的,但是在每个人的心中却化为了断臂的维纳斯,变得分外美丽, 刻骨铭心。

(三)寻求存在的意义 “艋舺”一词为台北代名词,原意指“独木舟聚集之地”,旧时台湾有“一府、 二鹿、三艋舺”之说,一直都是商业繁盛的中心地带。电影《艋舺》讲述的便是 一段台湾的帮派往事。[5]导演将故事主角设定为黑帮混混和背着书包的少年,角 色的复杂性似乎已经让这部片子脱离了青春片的范畴。不过导演的高明之处在于 避开重大的政治命题,忽略当时复杂的社会背景,而将重心放到电影主角的个人 成长上。比如当主角蚊子刚入帮派,听和尚给他讲角头“geta”的传奇时,导演 用跳跃的画面,类似动画的戏剧效果,为主角和观众呈现出老大“geta”和整个 台湾庙口黑道的格局。以致后来真实的“geta”出现时,反差之大,不止男主角 大吃一惊,连看电影的观众也都忍俊不禁。 导演钮承泽在讲述自己拍摄《艋舺》的灵感来源时说:“为什么黑帮电影会吸 引我,因为那是男人的家酒,是男人的欲望城市,因为那些黑帮中人的独特价值 观跟一般人比起来,他们可以为了自己的利益毫不犹豫的伤害你的身体,他们处 于一种没有明天的生命状态之中,这种状态是一种很有张力的戏剧空间,在这里 面你就看到了人性。”[6] 将黑帮题材和青春文艺相融合,青春的意义变得残酷暴 戾起来。旷课,退学,打架斗殴,甚至参与上百人的肉搏战。撇去了校园里的小 打小闹,青春的狂暴气息被渲染得淋漓尽致。电影主角蚊子,由一开始一直被欺 负的衰仔形象,到后来加入太子帮正式进入黑道,成为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对 于他来说, “直到遇见这群兄弟,他的生命好像才有了意义”。从没有朋友到现在 有 4 个兄弟,从孤军奋战到现在朋友两肋插刀,从一个异乡人到现在成为庙口受 人敬畏的“太子帮”的一员。作为一个人,蚊子在这群兄弟中找到了存在的意义,


找到了自己的价值,实现了自我认同和社会认同。 在人物设定上,主角周以文,从小被欺负,没有父亲,没有朋友,直到遇到 李志龙,和尚这群人,才开始有了现实意义上的兄弟。“我混的不是黑道,我混 的是友情,我混的是义气”。孤独的青春里,开始有了兄弟义气这样鲜明的含义。 加入黑道,对他来说,是脱离自我的困境而找到自己生命存在的意义。同样,剧 中的和尚也是一样,对李志龙的追随,对 geta 的报复,都是为了成全“忠与孝”, 而这,恰是他存在的意义。此外,庙口大佬 geta 对周以文来说还充当了父亲的 角色,弥补了父亲缺失所带来的身份迷惑和对未来的不知所措。比如剧中他会在 geta 死后为他披麻戴孝,生死关头时他仍记得 geta 说枪是下等人的武器。青春不 就是如此,充满迷茫忐忑,少年们总是依赖于身边有着丰富经历的成年人,同时 在同龄人中实现个人的群体性,找到整个生命存在的意义。而另外的两个主角, 和尚和李志龙,两个人由最开始的生死不离的兄弟,到后来的反目成仇互相搏杀, 校园里热血青春在碰触到社会规则时变得不堪一击。和尚和志龙的成长方向开始 走向两个极端,和尚杀了守着祖宗规矩的 geta,而失去父亲庇佑的志龙只能躲着 哭泣。青春就是这般残酷,曾经不可转移的誓言可以瞬间崩塌,团体里相同的信 仰在一夜之后便各奔东西,少年本身对父辈的反叛最终也不得善终。而这,恰是 成长所告诫给我们的自我存在的意义,在不断受伤不断失望的过程中大彻大悟, 让感情有所依傍,让生命得到认可。 电影里边缘少年们的青春总是不乏残酷不安的一面,他们穿行浮华的世界里 寻找自我,难以迷途知返,沉溺其中尝尽生活的艰辛。这些被反复书写的主角有 共同的特征:“动态性高、爆发力强、个性不稳定、价值观尚在摸索当中,做任 何事不经过深思熟虑、冲动而无需太多动机,他/她摆荡在孩童/成人、纯真/事故 复杂、正途/歧途之间。”[7] 不止《艋舺》,像《翻滚吧,阿信》《牯岭街少年杀人 事件》都有类似的青春表达。表现少年们的狂暴,是导演对个体存在意义的探究, 忠与孝,情与义,我们总要依附其一,找到自己生命的发光点。

三、当代台湾电影用多样的手段表达青春 (一)色彩的巧妙运用 纵观当代许多的台湾青春电影,无不发现台湾导演们都擅长用色彩迷蒙的画 面配合无声的空镜头来延展电影的整体意蕴。比如《蓝色大门》里,整部影片温 柔细腻的画面,简单明了的色调更是备受称赞,男孩子淡蓝色的衬衣,女孩浅灰 色的短裙,还有充斥在每个场景中的夏日阳光,它们共同映衬出青春的美好。似 乎青春就是这般,如夏日阳光洒在年轻人的心里,没有一丝一毫的阴影。之后的 诸多影片,如《九降风》里空无一人的房间和教室,《练习曲》里只有一个人的 车站都有着类似的手法。 而在《艋舺》里,导演钮承泽则反其道而行之,抛弃台湾电影惯常的音乐录 影带意蕴,用大块的红黄这样鲜明的色泽来展现另一番鲜活的青春。从 5 个少年 离开校园,脱掉单调的校服,到穿上表明混混身份的衬衫。首先衣服的颜色便由 单调的枯黄色到浓烈的黑红色,少年的青春姿态开始像这衣裳般鲜活扎眼起来, 他们飞奔于街头巷尾,用拳头肆意挥洒着狂放不羁的少年意气。而就整部影片来


看,导演投入大手笔,再现了 80 年代的台湾,红漆大门的祖师庙,夜晚来临夜 市上空挂起的整排灯笼,黄色和血色的映衬,交织出其中最深的黑色——当地黑 帮势力。这还原了那个时代鱼龙混杂的庙口,也展现出了地道的台湾黑帮。如导 演钮承泽所言,他拍摄《艋舺》 ,就要“把 80 年代那些元素,台湾的那些元素: 大红大绿大青,庙宇、街道,80 年代的音乐,服装,拿回来重组,我希望它复 古但是摩登,华丽又生猛,我要创造一个属于我们的 80 年代,我们的艋舺。” 8此 番色彩对比,首先在视觉上给以观众巨大的冲击力,整部影片剧情自然也深入人 心了。

(二)镜头的独特使用

在电影的故事情节安排上,很多青春电影都没有大起大落和恢弘的故事背景, 而是整体充斥着许多看似无意义的生活小细节,连片中纠结的人物关系都让每个 人物角色都显得平凡至极,仿佛就在我们身边。比如《蓝色大门》里两个女孩子 在树荫底下谈论着难以开口的恋情,男生们在操场上肆意打闹,孟克柔和张士豪 在马路上的你追我赶。用这些无关痛痒的小事,组成了最美好的青春,让每一个 人难以忘记永生怀念。而对这些细节的把握,通常采用近镜头的特写,略显突兀 的画面转换使影片的情感表达深入人心,情感宣泄更具冲击力。比如《九降风》 里郑希廖流下的眼泪,朋友未能送出的礼盒,都象征着少年们青春的完结,让人 扼腕叹息。这些细微情节的设置没有让整部电影显得拖沓,反而完好的涵盖了有 关于青春的各种元素。关于友情,关于爱情,每个人眼角眉梢跃动的神态,天台 上肆意妄为的打闹,青春的勃勃生机被刻画得细致入微。在《九降风》里,影片 的后半段,导演更是采用大全景,长达几分钟的画面没有任何声音。少女一人站 在洒满夕阳余晖的天台上,风轻轻吹动裙摆,操场上少年独自击球的身影,定格 于空无一人的教室书桌,镜头慢慢拉远,青春的躁动和不安落下帷幕,一切已经 尘埃落定。 《艋舺》在结尾也异曲同工,和尚开枪和之后被志龙用刀划开的血肉, 到飞溅到蚊子眼睛里的血花,镜头缓缓也静谧无声。这些惊心动魄的效果都交予 无声的画面。“无声的寂静具有一种无限的情感张力,能够精确表达出规定情境 中主要人物那种难以言喻的感情状态和复杂的人物关系,达到此时无声胜有声的 艺术效果”。[9]只有在这样的静默中,影片素雅阴柔如音乐录影带般的纯净感才 能凸显出来,静默赋予了电影清新气质,也让观众觉得赏心悦目。

(三)台词的别具匠心 在影片台词上,台湾电影可以说是“沉默寡言”的,但是,这并不阻碍塑造 出丰满的人物形象。《蓝色大门》里张士豪追孟克柔时也仅仅是一句“我叫张士 豪,天蝎座,O 型,游泳队、吉他社,我还不错哦”,而孟克柔回绝的理由也就 “我很麻烦的”。张士豪开朗简单的形象便跃然眼前,孟克柔也不乏女生温柔善 良的个性。不仅如此,对于电影台词的处理,很多时候还模仿音乐录影带的方式, 在无声的画面中写上主角的台词,用来刻画主角复杂的心理动态。这属于沉默的 阶段,给予了观众感染影片整体氛围的足够时间。典型的便是《九降风》的结尾, 《蓝色蝴蝶》的歌词浅浅的刻画在七个少年各奔东西的画面里,歌词的意义,恰


好表现出少年们分崩离析的怅然——一样的学校/一样的走道/一样的吵闹/不一 样的我/蝉依然很吵/我忘记了谁。而美妙的音乐加上动人的歌词,影片的整体意 境被刻画得绵长细致,沁入人心。如果说《蓝色大门》《九降风》文艺气息浓郁 的阳春白雪,那么相对来说的《艋舺》便是极富生活气息的下里巴人。只是, 《艋 舺》并没有落入俗套,而是选择更贴近平凡生活的语言,用更加直白爆裂的语言, 直击人心。 “意义是三小,我只听过义气,没听过意义啦!” “今天你不弄死他们, 有一天你就会被他们弄死”这样的言语,传达出所谓的江湖人间的义气,由此可 见影片中黑道人物果断狠决的性格。在影片的最后,一句“你知道吗?风往哪个 方向吹,草就要往哪个方向倒。年轻的时候,我也曾经以为自己是风。可是最后 遍体鳞伤,我才知道我们原来都只是草。”这是属于江湖人的柔情,是悼念青春 的挽歌,青春的残酷便在此,让成长的少年看清真正的自己。

四、当代台湾电影彰显的青春对受众的影响 (一)积极影响 在当代台湾青春电影中,继承了历来台湾电影清新明朗的特质。它那写意山 水画的画面感总能表达出青春少年们最纯粹的感情,表现出最美好的青春。这与 当地导演的个人风格有关,“台湾导演对中国古典文化的接受是纯粹的、纯书面 的,既没有大陆导演在传达古典文化时常常夹带的种种封建的、黑暗的、沉重的 东西,亦没有香港导演在运用这种文化时所表现出来的浓烈的功利目的与商业气 息,其所还原的、呈现的就是中国古典文化中最为美好的部分,最能体现中国艺 术抒情写意传统的美学追求。”10 由此,我们便不奇怪广大观众们为什么对台湾 青春电影如此钟情。如果可以证明观看暴力传媒是攻击性或暴力行为的一个原 因,那么我们也可以认为,观看传媒中的亲社会行为能使我们能够更友好地对待 他人,这是一个硬币的两面。[11]青春的美好依托于中国古典文化,其传达出的意 味自然也干净美好,当人们在回顾自己的青春时光时,也会从中感受到积极向上 的力量。就像谈到《蓝色大门》总能让人感到温暖感动,张士豪几乎成为每个女 生心底最完美的初恋,而孟克柔则是自卑的自我。“青春”二字成为美好的代言 词,它总能让已经成人或正在成长的少年珍惜当下,不再错失每一刻的人生。台 湾青春电影的意义,正在于此。

(二)消极影响 由于独特的政治地理环境,台湾电影深受日本文化的影响,而其中“菊与刀” 的矛盾性也自然带入到台湾电影中。电影里除了刻画青春的美好,也不乏对青春 黑暗特质的描述。比如在诸多以青少年为主角的电影中,男主人公表现出的形象 大多是颓废暴戾的迷失少年,要不则是性格软弱的孤僻弱者,而女主角则是先天 缺陷或有心理障碍,这样角色,带来残酷冷峻的青春形象,夸大了青春期里对自 我身份认同的焦灼感,“感同身受”的情感传达也带给受众不良影响,特别是属 于“边缘人群”的青少年群体,很多人将“特立独行”作为自我的标签,以更为


边缘的姿态逃避现实世界,给社会带来许多不安定的因素,这是台湾社会犯罪率 上升的重要原因之一。比如《翻滚吧,阿信》《台北朝九晚五》里所表现出来的 迷茫少年形象,他们混迹于灯红酒绿的水泥森林,找不到出路,暴力、滥交成为 生活的主题。所以,在涉及到黑帮因素的《艋舺》上映之后台湾警方也加大了警 卫力量,维护社会安定。甚至台湾当局“教育部长”吴清基也表示,台湾黑帮动 作电影《艋舺》是负面教材,在编剧上有缺失,从头到尾没有警察以及老师的出 现。[12] 如何减少电影中的负面情节对受众的不良影响,特别是在当代台湾青春电影 几乎是为青少年量身制作的情况下。首先,应该正视青少年这一特殊群体,明确 他们爆发力高动态性强的特点,多制作一些质感清新的电影来冲淡感情色彩过于 浓烈的电影市场,让青少年能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更为温情的电影。其次,现今 暴力、色情、厌世这样的负面情节在电影中愈加频繁,我们可以模仿美国对电影 实行审查定级和特别准予制度,来限制一部分青年受众。当然,这还是离不开家 庭和整个社会的配合,特别是家长的作用尤其重要。同时,就少年本身来说,自 然该摆正心态,电影始终是电影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生,

结语 长久以来,台湾电影从未放弃过对多彩青春的书写,从侯孝贤杨德昌一代讲 诉台湾移民的成长电影开始,到今天新新电影导演们对青春成长不遗余力的渲染 描述。他们将少年青春里的个性放置于台湾独特的社会背景下,展示出年轻一代 成长中的阵痛,他们用自身爆发出的哀伤、愤怒、欢喜、暴力、欲望来和陌生的 成人世界沟通,同时也展现出一派光怪陆离的社会图景。“台湾成长电影以个体 情感、心灵应和社会时代的精神巨变,在折射时代潮流、社会精神的同时,对个 人的情感心灵也作了深入而温柔的眷顾:二者兼得形成了一段情感心灵与集体社 会共鸣共生的人生命运,个体成长在不动声色中默默进行。”[ 13] 当代台湾的青春 电影,像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在看尽繁华落尽的时刻,回首自己曾经的年少不 羁,空得一份温情默默。 宋子文,《台湾电影三十年》【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 2006 年 1 月 宋子文,《台湾电影三十年》【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 2006 年 1 月 [3] 于丽娜,青春物语——台湾新电影中的青春视角【J】 ,《艺术广角》,2004 年 第 6 期,第 30 页 [4] 郑秉泓,后新浪潮初回:访林书玉【J】,《电影欣赏》,2009 年,第 48 页 [1] [2]

袁越,台湾小镇——一府二鹿三艋舺【J】,《世界博览》,2010 年 18 期 雪风,娄军, 《艋舺》导演钮承泽专访——我有一个很大的梦,我难以言说【J】, 《电影世界》,2010 年 6 月,第 130 页 [7] 张靓蓓,《寻找电影中的台北》【M】,万象图书有限公司,1995 年,第 93 页 [8] 雪风,娄军, 《艋舺》导演钮承泽专访——我有一个很大的梦,我难以言说【J】, 《电影世界》,2010 年 6 月,第 130 页 [9] 冯果,电影中的无声艺术【J】 ,《当代电影》,2004 年第 4 期,第 125 页。 [10] 沈义贞,现实主义视角下的台湾电影演变【J】, 《福建论坛·人文社会科学版》 [5] [6]


2011 年第 10 期第 36 页 [11] 方建移,章洁, 《大众传媒心理学》 【M】,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 2007 年 11 月, 第 280 页 [12] 陈佳慧,台“教育部长”批黑帮电影《艋舺》是负面教材,新浪新闻 2010 年 03 月 09 日 [13] 陈林侠: 《成长的怀旧与传统成长——大陆与台湾成长电影比较》, 《镜像世界》, 2008,第 5 期。

熊露论文20085857(1)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