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第四節 晚唐詩歌 晚唐詩歌的基調 從文宗開成元年﹙ 836 年﹚到昭宣帝天祐 四年﹙ 907 年﹚,大約七十年間,為晚唐。 晚唐時期由於中央政權的軟弱,政治的黑 暗,內憂外患日益加深,使得李唐王朝日薄 西山,氣息奄奄。面對這樣的現實,一些憂 國憂民的詩人曾幻想尠盛唐那樣的時代再度 出現,然而殘酷現實使他們不能有所作為, 只造成了一種絕望的悲哀。“夕陽無限好, 只是近黃昏”﹙李商隱《登樂遊原》﹚,感

往往於沉思感慨之中雜以豪宕流麗。如他 的《金陵懷古》、《姑蘇懷古》、《汴河 亭》、《凌歊臺》、《驪山》諸作,無不帶 有世事滄桑、盛衰迭代的深沉感慨,同時還 富有強烈的現實感。一種寂寞衰敗的時代感 和對朝政昏庸的深深嘆息,體現了詩人對歷 史的思索和對現實的關注。許渾這方面的優

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

可憐夜半虛前席,不問蒼生問鬼神。

歷史感和現實感在流麗自然而又感慨蒼茫的

借漢代賈誼之事慨嘆賢才不為朝廷重用,既

嘆息中融為一體,令人沉思無限。他的《江

表達了詩人不幸的命運,也寓有對執政者的

南春》、《過華清宮三絕句》、《登樂遊原》、

不滿情緒。李商隱的《無題》詩,有些是

《赤壁》、《題烏江亭》等名作,亦都如此。

借香草美人寄託懷才不遇之慨,或求人汲

而他的《題宣州開元寺水閣,閣下宛溪,夾

引;但更多的還是寫纏綿悱惻的愛情和相

溪居人》也是一首非常精彩的懷古之作:

思的痛苦:“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

秀之作,往往還能於回顧歷史、總結教訓的

六朝文物草連空,天澹雲閒今古同。

同時,給讀者留下頗為深刻的哲理意味。如

鳥去鳥來山色,人歌人哭水聲中。

《咸陽城東樓》:

深秋簾幕千家雨,落日樓台一笛風。 惆悵無因見范蠡,參差煙樹五湖東。

淚始乾。”“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 一點通。”“劉郎已恨蓬山遠,更隔蓬山一 萬重。”“春心莫共花爭發,一寸相思一寸 灰。”深情綿邈,隱晦曲折,充滿朦朧、細 膩、幽約之美。李商隱寄寓身世之感的抒情

傷而無可奈何的情緒成了這一時期詩歌的基

一上高樓萬里愁,蒹葭楊柳似汀州。

調。晚唐詩人大體上可以分為前後兩個時

溪雲初起日沉閣,山雨欲來風滿樓。

縱貫古今的情思,具體生動的形象,開合跌

詩,在他的詩集中佔了相當大的比重。這類

期:前期以許渾、杜牧、李商隱等人為代表,

鳥下綠蕪秦苑夕,蟬鳴黃葉漢宮秋。

宕的氣勢,既富有深沉的情感抒發,也富有

詩歌的特點是深沉蘊藉,迷惘感傷。如《初

後期以皮日休、陸龜蒙、杜荀鶴、聶夷中、

行人莫問當年事,故國東來渭水流。

深刻的人生哲理。情、景、理、事的高度融

食筍呈座中》:

羅隱、鄭谷、司空圖、溫庭筠、韋莊、韓偓 等人為代表。 晚唐前期詩人頗受中唐詩人的影響,他們關 懷朝政,抱有希望,但在嚴酷的現實面前, 卻又失去信心,無所作為。他們的這種矛 盾心情一方面表現為對現實與歷史的深沉 思索,另一方面表現於個人情懷的抒發。因 而懷古詠史詩和詠懷詩在這個時期得以長足 的發展。在藝術上也更趨深沉含蓄、細膩幽 微。

許渾、杜牧 14

許渾的懷古詠史詩繼承了劉禹錫的風格,

全詩縱覽歷史,思考現實,體悟哲理,寓意 十分深刻。 這種懷古詠史詩到了杜牧手中,則發展到了 一個新的高度,在藝術上也更臻於完美之 境。杜牧性格豪俊,情思勁健,他寫過不少 俊爽清麗、情韻悠揚的詩篇,如《清明》、 《山行》、《贈別二首》等,久已是膾炙人

合,豪宕俊爽而又含思不盡,這是杜牧懷古 詠史詩的一個創造。

李商隱 李商隱是晚唐最傑出的詩人,是唐詩發展歷 程中的最後一個高峰。李商隱的詩歌題材廣 泛,內容深刻。其政治詩如《有感》、《重 有感》、《行次西郊一百韻》、《隋宮》、

嫩籜香苞初出林,於陵論價重如金。 皇都陸海應無數,忍剪凌雲一寸心。 詩中以初出林的嫩筍為象徵,表現了一個具 有凌雲壯志的青年,對於不公正的社會的憤 慨,以及對自己前途的深憂。其《錦瑟》更 是這方面的代表作:

《瑤池》、《隨師東》諸作,或直陳時事,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

或借古諷今,筆鋒犀利地揭示了統治者的殘

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

秦淮》:

暴、荒淫和無能。又如《賈生》一詩: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煙籠寒水月籠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宣室求賢訪逐臣,賈生才調更無倫。

口的名篇。然而真正代表杜牧傑出的詩歌藝 術成就的,還是他的懷古詠史詩。他的《泊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15


追憶往事,百感交集,連篇疊現的意象,錯

晨起動征鐸,客行悲故鄉。

唐詩分期及其代表作家簡表

綜糾結的情思,交織成一首帶有濃重色彩的

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

悵望、迷惘和感傷的詩歌。

槲葉落山路,枳花明驛牆。

名稱 初唐

年 份 高祖武德元年 (618)

代表作家 虞世南 李百藥 上官儀 王 績 王  勃  楊  炯  盧 照 鄰  駱 賓 王

 

玄宗開元元年 (713)

劉 希 夷  張 若 虛  沈 佺 期  宋 之 問

盛唐

玄宗開元元年 (713)

陳子昂 王 灣 賀知章 張 旭 張 說 張 九 齡  孟 浩 然  王  維  儲 光 羲

李商隱詩歌的藝術特徵,首先表現在他善於

因思杜陵夢,鳧雁滿回塘。

運用神話傳說和歷史典故,通過想像、聯想

景緻清新,感受細膩,其中“雞聲茅店月,

和象徵,構成豐富多彩的藝術形象;其次是

人跡板橋霜”一聯,為千古傳誦的名句。

對於情景有細緻入微的刻劃,並且能於纖細 中見深厚,精巧中見渾成;其次是善於活

崔 輔 國  常  建  丘  為  裴  迪  

代宗大曆元年 (766)

用典故,以豐富詩歌的形象,深化詩歌的主 題。但因喜用生僻典故,使讀者對他的有些 詩歌有晦澀難懂之感。

晚唐後期詩人

崔  曙  高  適  岑  參  李  白 中唐

代宗大曆元年 (766)

 

文宗開成元年 (836)

晚唐後期的皮日休、聶夷中、杜荀鶴,以及 陸龜蒙、羅隱、曹鄴等人,對現實有所不滿, 因而他們的一部分詩歌就直接繼承了中唐元 白等人新樂府的精神,或揭發政治的弊端,

崔  顥  李  欣  王 昌 齡  祖  詠

晚唐

文宗開成元年 (836)

 

明宣帝元祐四年 (907)

杜 甫 錢 起 韓 翃 司空曙 李 益 劉 善 卿  李 嘉 祐  皎  然  顧  況 韋 應 物  柳 宗 元  劉 禹 錫  白 居 易 元  稹  韓  愈  孟  郊  張  籍 李 賀 賈 島 盧 仝 許 渾 杜 牧 李商隱 皮日休 陸 龜 蒙  杜 荀 鶴  聶 夷 中  羅  隱 鄭 谷 司空圖 溫庭筠 韋 莊

或描寫民生的疾苦,或反映動蕩不安的社會 面貌。但就其反映的深度和廣度而言,已遠 不及杜甫、白居易等人了。 晚唐另一批詩人如溫庭筠、韋莊、韓偓、鄭 谷等人,則尠重表現出艷麗與清麗之美。溫 庭筠的詩,多描寫貴夫人與王公權貴的游宴 享樂,色彩濃艷,詞藻華麗,因而帶有纏綿 溫香、細膩明艷的風格。他的一些弔古感 懷、羈旅惆悵和描寫自然景物方面的作品, 清麗可愛。如《商山早行》: 16

17


Ed modis simus ma volest ide non pora dolores ant. Mus recabor repta consed est harcil moluptaspis acerumq uatus, vene peri to cuptatur? Fugiam num quam di test, aut lab ius, quis ipidus verumquo volest, optius volorerat quatemp oreperis quam et volut que dolest alita nistibus, ea consequatus rem culparum repudis ate eum, quatiostion reribusda vitet hariosam quat harum si con nations equisto rrorrorios parum, volupicius utam invent. Gent eos sit volorio magnate mporeperum dolore cum nem rempore sequam aut possumquiam faccusciis doluptatur secte re imodit voluptaepre, omnis sunt, et aceat ma quam facid ut reicae voluptae magnis as excepudam non preperum faccabo reruntur adi blaboressime conse officturese conseni dus eium laut ute dolorepudam et aut min nihil mod quatum comnim dolor re pedicitaest, qui doloren totatet litet venihic atquam rem quis volorem landeni hicaborum nobit autectaspit, quibus et quasinc ienimil modis discien tinimus, ommoluptas nest, cusaepe landes imagnist maionsequi arumquu nduntis resto iumquo cusam qui omnietus aperum ressit ariat. Porerorat quis rerum desequa tquidia con eos maximag niendandant aut maio quis evellorerio essin net rem lit faci que ea inum ipit ut perum explabore pro cone sam, utendust rest mos maximost, cum quas culpa dolupta tiorita peritia in pa volore rempernat. Viditem ut estist inimi, quo officabori cone illitiorum ut plic tempor rae ario blaceru ptatquia cusam, et laboreptati acid excesequis ad most, sit quos uta verchillit, quo exerro conectia volore nusdae dunt, quas re sit quat qui cus in cone volor sentibercid que poritio ssimusciet esectatque nestiores invella cereium lant apitaturia dus, ut audit quoditi blaut aut aspideliqui dolorer uptati ressi auteniet, optatur aborruptatas expliquibus sum reri blacercit maiosap elibeaquati berciet qui qui cus dolentota pellend itatur minient landandit, autem reniet porem corepratum que re eum aspelenis dolecum volupid ex ex explicae. Ed que pratur sunducietur? Ut lit aliqui net maion comnienis aut pa dem excestendi re, aut ut evel il mo veria is aute sus quaspic tem repella volorumque voluptate liquide stiores molest que liquo enessumquiae as net mo ducim illanditati inieniatum consed et ute sim fugit essequi res voles sinctet optam

18

19


1

20

2

3

BOOKS1  

TEST WHFJKHJKFKSDHKS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