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重新定位 ,立足本土;尖沙咀文化中心 。


2014年6月4日 晚上8點~10點

香港人,

有責任為六四重新定位! 重新定位 ,立足本土;尖沙咀文化中心 。

目錄 1

香港人, 有責任為六四重新定位!

7

8

黃毓民 / 蕭傑 2

打倒共產黨 才是悼念六四的唯一目標

懺悔六四, 立足本土

10

暫別維園,另點燭光─ 沒收光環,制止泛民通過假普選

12

14

蕭傑 6

老爸借着六四教曉我的事: 「中共只能倒台,不能改革!」

黃洋達

支聯會每年行禮如儀搞「六四晚會」只是將香港的民主運

鄭松泰

體,每年的「六四晚會」更成為民主黨的選舉工程,但是

回購「8964」, 解除「Number 降」

年更走進中聯辦與中共密室談判,苟合取容。港人悼念

動引導向一個錯誤的方向。支聯會、教協和民主黨三位一 在議會廿多年一事無成,並沒有為香港人爭到民主,2010 六四必須重新定位,立足本土!

六四 教曉了香港人甚麼

16

──黃毓民

毋忘六四,本土自強; 共匪倒台,香港自立!

萬逢達

陳雲 4

利用維園燭光 燃點本土火炬

葉政淳

黃毓民 3

六四集會必須擺脫支聯會壟斷

香港人 一定要悼念六四

我們要埋下未來的種子,屬於香港本土的好種子。守護本

大壞雀

香港要先自強,停止把金錢和青春投放大陸,守住本土文

土的人,要埋下更多更強韌的種子,宣揚中共快要倒台, 化傳承,以求自保,再求自決自立。

悼念六四, 便不要去維園

在維園以外紀念六四的香港人,不只是本土派,更是香港

顏卓霆

們要在文化中心外高呼:毋忘六四,本土自強;共匪倒台,

的未來派!紀念六四,預備中共倒台,因此六月四日,我 香港自立!

香港從來就是顛覆基地! 毋忘六四,準備抗爭!

──蕭傑

Ling Chau 熱血時報

www.passiontimes.hk

1


01

打倒共產黨 才是悼念六四的唯一目標

02

黃毓民 支聯會獨攬六四悼念晚會廿多年,年年在台 上呼喊空洞無物的口號,只是苦撐待變,無疑 與虎謀皮,把香港推向極權的虎口!

悼念六四卑躬屈膝 廿多年來徒勞無功 支聯會說「結束一黨專政」,但到底是誰去 結束中共的極權統治?是寄望人民將它推翻, 還是等待中共黨內出現一個戈爾巴喬夫?與其 高喊「結束一黨專政」,還不如高喊「打倒共產 黨」更主動、更直接!支聯會期望中共「平反 八九民運」,其實就是直接承認中共統治的合法 性,以卑躬屈膝的態度去央求極權自我完善。 「建 設民主中國」?支聯會每年做過甚麼去建設民 主中國?難道年年六四晚會,叫幾遍口號,讀 一篇宣言就能達到這種目標?「追究屠城責任」 是由誰去追究?支聯會在這方面做了一些甚麼 工作?以法輪功指控中共活摘器官為例,最少 迫令國際法庭受理此事,包括江澤民在內的多 名中共領導人被通緝。但廿幾年來,支聯會空 談口號,如同愛共人士高叫「中華人民共和國萬 歲」卻不知如何令其「萬歲」一樣,根本就是 空話!

爭取民主,必須「反共」 作為香港爭取民主的反對派,必須堅定不 移 反 抗 中 共 干 預 香 港, 並 設 法 還 原 受 中 共 破 壞的《基本法》,監督實現一國兩制、港人治 港、 高 度 自 治, 自 然 是 份 內 之 事。2004 年 開 始,中共主導人大釋法,2007 年又在人大常委 會「閉門決定」,一再扭曲《基本法》中有關 政制的部份條文,單方面撕毀《基本法》!民 主 派 理 應 帶 領 港 人, 與 政 府 重 新 立 約, 重 寫

2

www.hkppi.com

懺悔六四, 立足本土 陳雲

《基本法》!然而,支聯會和泛民每年在六四晚 會卻連這些訴求也沒有膽量向中共提出,如今 中共殖民香港的野心昭然若揭,香港人以「中 共」為鬥爭對象理所當然。

「悼念六四」就是為了貫徹 香港成為反共的顛覆基地 因此,每年悼念六四,對香港人來說有幾個 啟示。第一,香港人必須繼續聲討共產黨屠殺人 民的罪行;第二,若再不反抗中共統治,我們 的命運將與當年參與民運遭鎮壓的學生、群眾 無異。香港與大陸只有咫尺之遙,若堅決爭取 民 主, 我 們 鬥 爭 的 對 象 只 能 是 共 產 黨, 所 以 反共才是我們悼念六四的唯一目標。1989 年 7 月,《人民日報》一篇評論文章指「香港是顛 覆基地」,說得也是,香港從來就是顛覆中國惡 政治的基地!每年「悼念六四」就是要使香港 繼續成為顛覆中國惡政治的基地。即使礙於現 實,這種理想也許短期內不能實現,我們至少 也要誓死保衛香港這個文明、多元的社會,捍 衛言論自由、法治精神等核心價值。

六四集會必須擺脫支聯會壟斷 支聯會每年行禮如儀搞「六四晚會」只是將 香港的民主運動引導向一個錯誤的方向。支聯 會、教協和民主黨三位一體,每年的「六四晚 會」更成為民主黨的選舉工程,但是在議會廿多 年一事無成,並沒有為香港人爭到民主,2010 年更走進中聯辦與中共密室談判,苟合取容。 港人悼念六四必須重新定位,立足本土,爭取 百分百的民主自由,拒絕任何形式的外力干預, 包括中國共產黨!

普羅政治學苑

法 輪 功 在 香 港 街 頭 展 示 的 標 語 有 兩 句: 「天滅中共」與「退黨保平安」。天滅中共如果 真的實現,退黨保平安,及早遠離共產黨,當 下改過,勿通匪類,就是親共者、媚共者保命 之法。 好多人讀聖哲之言,都無理會下一句。例如 下面的名句: 耶穌基督: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 (《馬太福音.四章十七節 》,施洗約 翰也講過) 佛陀:諸惡莫作,眾善奉行。 漢丞相諸葛亮: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 香港大儒唐君毅:花果飄零,靈根自植。 前 句 是 命 定 之 事, 後 句 是 自 由 意 志。 前 一句是既定的生存環境,是今生所得之果報, 後一句才是個人立志所在,修身立德之門。《論 語.子罕》曰:「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 也。」左、中、右三軍,人馬眾多,但也可以俘 虜其主帥,但一個剛強的普通人,卻不能奪去 他的志氣。後半句,才是立志之言,克服制肘, 改 變 命 運, 超 凡 入 聖。 例 如 聽 到 天 國 降 臨 的 福音,不是坐在不動,而是:「要結出果子來, 與悔改的心相稱。」(《路加福音.三章八節》) 預備主的道,修直主的路。 猛然醒覺,當下奮起,儒家稱之為立志,佛 教稱之為行願,然而,都是由悔改自身,懺悔 罪疚開始。《聖經》:「罪的工價乃是死。」(《羅 馬書.六章二十三節》)懺悔是救贖的必經之路。 我們作了惡業,不能若無其事,我們必須懺悔, 才可得救。基督教謂之懺悔。佛教謂之發露懺 悔,在僧眾面前揭露自己罪過,毫無隱瞞。

熱血時報

寫咗咁多,都係想講一樣嘢。香港人每年 幾 十 萬 人 悼 念 六 四, 拜 民 主 中 國 邪 神, 拜 了 四分之一個世紀,終於修煉成功,變成鬼僕。 如 果 用 25 年 時 間 精 心 修 煉 正 道, 足 以 成 為 聖徒,升仙都得。香港人常說時間寶貴,講究 效 率, 但 偏 偏 這 樣 虛 耗 生 命。1989 年 的 六四民運,是香港人寄望將香港的民主前途, 放在大陸解決,借學生運動過橋,流別人的血, 香港人送錢送物資給北京學生,寄望他們成為 香港人的僱傭兵,結果部分學生犧牲了性命, 這是香港人從來不敢面對的內心罪疚,年年去 維園流淚,卻不敢面對自己的罪疚。民主派就 借六四維園晚會,奪取代表香港民眾道德的光 環,在香港政壇招搖撞騙二十幾年。 泛民的議員在 4 月 12 日應邀訪問上海,與 中共代表談普選方案,議程之外,泛民只在中 共面前提及六四,沒有連帶提及收回「一簽多 行 」 等逼切議題。六四屠殺與香港內政無關, 民主派卻是除了六四之外,不談其他逼切的政 務,可見他們心中並無香港。這群不知悔改的 混蛋之所以在香港政壇招搖撞騙,是因為有另 一群不知悔改的混蛋仍然去六四支聯會的維園 祭壇。 是的,我不怕得罪你們。如果你們今年仍 然去維園的支聯會六四籌款晚會,你們就是香 港的罪人,拖累我們香港全體。今年去支聯會 六四晚會渾水摸魚的政黨,都不是本土派,是 賣港政黨。 要悼念六四,不必去支聯會的晚會,可以另 行做,而在香港最有良心的悼念方法,是立足 本土,完成香港的普選民主,保存香港的文化和 公共道德,以本土民主和道德典範來啟導大陸 民主,以報六四英烈。

www.passiontimes.hk

3


03

暫別維園,另點燭光─ 沒收光環,制止泛民通過假普選 蕭傑

2017 年,泛民主派通過的假普選,應該會 容許梁振英 1 號和梁振英 2 號,給大家玩一人 一票的選舉秀,然後選出一個有百萬香港人授 權的中共傀儡做特首。 一個有民意授權的梁振英,比中共欽點的梁 振英,恐怖幾多?他可以民主之名,把全個大 嶼山全個新界都拆了變地產項目,他可以民主 之名令全港中小幼稚園一起用簡體字和普通話 讀國民教育,他可以因民主之名出動防暴隊把 市民打個頭破血流。 一切一切,也將會拜伴着香港成長 25 年的 泛民所賜。因為他們一定會用你們授予或默認 他們的權力和光環,投票通過假普選。

縱容民主派 遺禍數代 你一早也不滿民主派。「他們嘛,不知道在 搞甚麼?」但你還不忍心要反對他們,甚至不 忍心趕跑他們。因為,你覺得他們始終不是建 制派,或者,為了反對建制派,「民主派仍有他 們的作用」。因此,你忍耐,你隻眼開隻眼閉, 你含淚投票,你去六四維園晚會,又假裝看不 見他們在台上。 你不知道,這樣想,全都是錯的。他們就算 一天,除了投票通過假普選,就算他們所有投 票紀錄也和建制派一致,你也會假裝不知道的。 只要他們仍喊平反六四。 建制派,以及它後面的共產黨,跟民主派比, 哪個可惡?你當然懂答。因為這是懶人心安理 得的選擇。共產黨,當然仍比變質了的民主派 可 惡; 但 是, 第 一 個 要 打 倒 的, 一 定 是 偽 民 主派。這是香港人的道德責任。 你現在敵不過共產黨,因為,它是由我們的 前人種下的禍根,惡果累積已久,所以我們不 能一下子敵過。 4

www.hkppi.com

共產黨是前人種的禍。可是,香港民主派的 墮落,是香港經歷六四的一兩代人,自己種下 的。這幾代人,是有道德責任去解除自己作的惡。 解鈴還需繫鈴人。你不去解自己繫的鈴,不 去清除自己作的孽,會留給下一代,變成下一 代的障礙。浪費下一代的青春,不可原諒。 為何要黃之鋒這樣的年青人,陪那些泛民 假惺惺,苦口婆心說服他們普選立場要企硬? 因為我們留下孽障給下一代,浪費他們的生命。 難道又要叫新生一代,學我們含淚投票給何俊 仁?我們這一兩代人,再不勇敢面對自己多年 的過失,我們都會變成消滅自己家園的共犯。 然後,我們留下了共產黨和建制派,而且是 更難應付的共產黨和建制派,給下一代人。因 為,我們留下了一個向它們妥協的民主派,並 暗示年青人要默許民主派向它們妥協。 罪惡無限擴大。 我們去沒收民主派的民主光環,是我們這 一二代人唯一可做的事。我們錯了,我們授權 給黃綠醫生,去給香港治療。炒了黃綠醫生, 不代表會好返;由得他,我們必然失去一切。是 失去一切。

沒收泛民光環 為香港止血 如何沒收民主派的民主光環?答,暫別維園 六四燭光晚會。

你說,我只是想去維園紀念六四,不去的話, 去哪裡?記着,之前我們在說的,是我們作了 孽,現在我們要斬斷罪孽。有沒有其他地方紀 念這種事,不是潛心改過的人應該問的,請你 自己去找別的地方。 我只是去維園紀念六四,不代表支持民主 派。你不是來支持台上的人,但他們因為你站 在台下而得到支持。台上的,都不是好人;但 你站在台下,就起碼是對他們的惡行,不置可 否。他們在台上,就是得到群眾默認的好人。 民 主 派 窮 得 只 剩 六 四。 他 們 不 堅 持 真 普 選,仍有人當他們是民主派,就因為他們仍抱 着六四。但我們拒絕他們有資格承繼六四薪火, 他們不是回頭,就要亡黨。 你可能仍要說,我只是去維園紀念六四,不 代表支持民主派。 這說法完美解釋了,為甚麼香港有個現象叫 「慣性收視」。因為有這麼一群人在說,我只是 打開電視看劇集,不代表我支持 tvb。 其實這不只是慣性,你又不是爬蟲類;這也 不是自私,自私是只理自己的感覺,知道後果卻 不理後果;但當你竟說,你去民主派舉辦的六四 晚會也好,你打開電視也好,其實不代表支持不 支持誰,不存在有沒有後果,這就不只是自私、 慣性,而是愚蠢,是平庸,是平庸的邪惡。

廿多年來,台下燭光沒有照亮的實情,是維 園晚會,台下是悼念六四,台上,是民主派的 週年大會。廿多年,千萬支燭光燃起,香港數 代的好人自動成為民主派的榮譽股東,給民主 派的道德本錢,注資,注資,再注資。續命到 底,永不罷休。

普羅政治學苑

你明明有選擇的。你可以去尖沙咀文化中心 廣場,那裡也在晚會。那裡也可以再創歷史,承 繼燭光,超越惰性的集會,成為真正代表香港人 的集會。而你不選擇。你塞着耳朵。

痴痴維園燭光 蒙蔽雪亮眼晴 你塞着耳朵,因為,三言兩語,敵不過 25 年來你對民主派的情結。民主派、維園燭光、民 主的身影重疊了。以下是真人真事:有個丈夫, 妻子剛去世。朋友都出來陪他,很快便發現不對 勁。他一邊玩着隨身帶著的一隻小蒼鼠,一邊取 笑前妻,一點也不哀傷,也不尊重。每次提起前 妻,他老是弄一弄那隻小動物,十分好笑的樣 子,好像不知道妻子已不在一樣。 朋友都不知道,小蒼鼠是前妻給他的禮物。 這是齊澤克解釋甚麼是戀物情結。睹物思人本 是正常,但丈夫心中,小蒼鼠直情取代了妻子, 這個小東西蒙蔽了妻子過身的事實,妨礙了丈 夫的真實情感。 而一個星期後,蒼鼠忽然死了。 那個男子痛不欲生,更嘗試自殺。人寄情物事, 本是相得益彰,戀物卻令物事反過來妨礙自己走 下去。 黨派得力於集會來妨礙市民,市民卻不能另 選意義相同的集會,硬要一班又一班列車駛向銅 鑼灣天后,一個又一個痴心好人湧上來。由寄情 集會、借燭光抒發,變成痴戀集會,受制於集會。 何苦? 沒有了小蒼鼠很痛苦,但丈夫換來重生機 會。你寧願暫時告別維園燭光,沒收泛民道德 光環,制止他們戴着民主光環通過假普選?還 是,你但求一夜痴情,不介意永久失去普選?

燭 熱血時報

誰 ......

www.passiontimes.hk

5


04

老爸借着六四教曉我的事: 「中共只能倒台,不能改革!」

05

黃洋達 1989 年,當時我還是一個小學生,當時, 電視每天都報道關於天安門學運的消息。 為甚麼一個小學生,這麼留意八九民運?因 為我老爸每天都迫我看。 在解放軍六四屠城之前,老爸已經一而再再 而三的跟我說:「共產黨一定會殺光他們,他們 一定會開槍,這就是共產黨。」 當年,世界各地的傳媒都在報道天安門的民 運,大家都認為,共產黨不會暴力清場,因為 改革開放了,因為外媒關注了……但老爸不這 麼認為,老爸認為共產黨一定會殺人!老爸一 再向我強調:「共產黨一定會殺光他們!」 我老爸是個共產黨員,文革期間,老爸被迫 害入獄,坐牢十年! 渡過十年牢獄光陰,一步出牢房,老爸馬上 奔向大海,游水偷渡到香港,成功抵壘,逃離 共產黨魔掌。 多年後,文革平反了,改革開放了,學生們 開始爭取民主了,但老爸對共產黨的看法,從 未改變。本質上,這是一個殺人暴政,老爸在 文革時期見識過了,他深刻了解中共的卑劣, 在老爸的概念裡,這個罪孽深重的殺人暴政, 已經犯過太多過錯,多到無法面對,多到無法 改正,這個暴政已經失去了自我完善的可能, 因為它的歷史,有太多的鮮血。 在老爸眼中,文革從未結束。 「中共只能倒台,不能改革!」這是我老爸 對中國未來的展望。

鄭松泰 結果,六四屠城,全球嘩然!可是我老爸完 全不感驚訝: 「我早說了,共產黨一定會殺光他們,他 們一定會開槍,這就是共產黨。」 這就是老爸為我建構的六四印象:共產黨 是一個殺人暴政! 六四過去 25 年,我老爸都過身十多年了。 看今天的中國,今天的香港,我們對中共的暴 虐,有更深切的了解。 我感謝老爸,當日灌輸給我觀念,是「中共 只能倒台,不能改革!」,而不是支聯會口中的 「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 多 得 老 爸 教 誨, 我 從 未 對 中 共 心 存 幻 想, 從未幼稚地認為中共會賜予港人自治、民主。 我知道,香港要民主,必須反共,這是老爸 借着六四教曉我的事。 香港本土民主運動要成功,必須認清「中共 只能倒台,不能改革」這個事實,只有打着反 共的旗幟,我們才有可能打開本土民主道路! 對香港人而言,六四的最大意義在於此。 支聯會的六四,心繫虛幻的民主中國,幻想 中共自我反省、平反六四,把港人導向一個浪 漫而危險的幻夢之中。 我們是時候拋棄支聯會的六四迷藥,清醒地 去認識這段歷史的真正價值。 作為本土派,今日輪到我們,借着六四這段 歷史,教曉下一代,認清一個真相:

「中共只能倒台, 不能改革!」 6

www.hkppi.com

利用維園燭光 燃點本土火炬

普羅政治學苑

燭光,可以照亮大地,亦可用作悼念、啟迪人心。 經表明,在中共的精心設計下,大陸軍官民商早已 結合為一體,成為吞噬周邊文明的黑洞。 這星星之火,本可燎原,但 25 年來,為何燭 主權移交後,香港經歷四次小圈子選舉,至梁 光只在那一夜暗綻光芒? 振英上台,他更擺明不用面對香港市民,而是跑到 是誰最害怕這一點燭光成為民主烈焰,而要把 中聯辦謝票;香港傳媒人則不斷被受到打壓、恐 它封印在「維園」這個小盒子裡? 嚇,名嘴鄭經翰、 《明報》前總編劉進圖等遭到襲 是誰最戒懼民主燭光把香港的每一角燃燒起 擊,案件未破,甚至不了了之,新聞自由和編輯自 來,讓大眾看到「港共治港」的真相? 主蕩然無存;香港大眾日日面對樓價租金高昂、通 25 年前,六四屠城,香港人做了一個決定,決 定走進歷史的漩渦。很多人相信,隨着改革開放、 脹壓力、床位學位不足,以及奶粉短缺等社會問 題,但與此同時,特區政府繼續無視單證程由中方 經濟發展,中國社會政治必然會遭逢巨變。即 黑箱審批的漏洞,像施君龍這種曾經在本港縱火 使在 1989 年 6 月 9 日那天,鄧小平定調六四為 殺人、犯有嚴重罪行的大陸人,亦能成為「新香港 「動亂」時說︰「這場風波遲早要來。這是國際的 人」 ,人口無上限輸入……港共政權仍不滿足,還 大氣候和中國自己的小氣候所決定了的,是一定 打算入侵大嶼山,又開發郊野公園,毀掉香港每一 要來的,是不以人們的意志為轉移的,只不過是 代賴以健康生活的生存環境,徹底消滅香港人。 遲早的問題,大小的問題。 」很多香港人仍然堅信 25 年後的今天,香港人是時候作出另一個決 「民主中國」就是他們的使命,一些民主派人士 更 以 為, 只 要 守 住 維 園 燭 光, 靜 待 中 國 蛻 變, 定。在港共專政下,香港是前所未有地嚴峻和危 急的。我們當然要時刻銘記八九六四的教訓,通過 香港的民主之日、普選之路就會實現。 ,認清中共政社合一的邪惡本質。可 豈料,變化真的出現了。但並不是那幅掛在天 「六四屠城」 是,繼承六四英烈志,根本「不假外求」 ,因為崇 安門的毛澤東像,而是大陸社會的轉變更令香港 尚自由、追求民主、尊重法治的精神早已植根在香 人感到陌生,甚至厭惡。在廣東道上,你根本分不 港的本土價值當中。我們不必等待每年六四當天, 了那些「自由行」誰是官、誰是民,但當你訴說「旅 才結集在維園,以民主的燭光向北京示威,因為 客逼爆」 ,政府卻叫你將就「等多兩班車」;你更 邪靈已經不只在北京上空出現,現在已經深入香港 沒有想過,旺角一篤屎的紛爭,會令港中矛盾更 的每一個暗角。站在暗角裡的魔鬼使者們,是非常 尖銳,甚至掀起文明與野蠻之戰。當你以為「不 樂意地看到民主燭光集中在維園的,因為這樣他 要隨地便溺」只是公共衛生和公民常識,但大陸 們就可以安然地逐少逐少把香港吞噬變賣。 官方媒體卻連日炮轟港人不「包容」兩地文化差 香港人,現在是時候利用維園的燭光,燃點手 異,是有違民主自由的普世價值。按此邏輯,我 實在不敢想像,假若在支聯會維園六四燭光晚會, 中捍衛家園的火炬,擲向魔鬼藏身的暗角。我們 要把捍衛本土的火炬,死命地往銅鑼灣、尖沙嘴、 有大 陸 客 投 訴公 園 公 廁 太 少, 而 要 在 會 場 內 旺角、九龍塘、沙田、大埔、上水等充斥港共代 「糞戰」時,民主黨還能把「民主就是包容」這句 理人之地,以民主烈焰燃燒開去。不要平反六四, 話說出口嗎? 我要中共倒台,繼承英烈志,捍衛家園,不假外求, 25 年來, 「一黨」更懂得玩弄專制的遊戲,但 讓香港浴火重生。 香港民主派卻沒有進步。愈演愈烈的港中矛盾已

熱血時報

www.passiontimes.hk

7


回購「8964」 , 解除「Number降」 葉政淳

核心價值是一個虛無的詞,人人均可以給這 個詞塞入自己所認為是對的定義。香港的核心價 值是甚麼?一直以來各界爭論不休,卻從沒得 出一個明確答案──思想進步的反對派認為應 該是本土和反共;偽左翼高舉包容大愛、其實 是縱容溺愛的旗號;土共則說應該是愛國愛港、 實質是愛國愛黨;地產商和財閥會說對自己有 利,主張人辛勤拼搏、克苦耐勞的「獅子山精 神」……也有人說香港的核心價值是四大普世價 值──即「民主、自由、人權、法治」,這樣說 固然沒有不對,但既然是普世通行,就難以說 是本土獨家。換言之不同的人,對這個空泛的 名詞就有自己的主觀詮釋。因此我從不喜歡用 核心價值這個詞,因為只要一用,就會陷入漫 無止境的詞語內涵和定義的爭拗。但香港有沒

有屬於自己的本土價值?當然是有,不過並非 上述種種流於主觀的「狹隘」定義,而經過長 久觀察香港人的生活態度、喜好和習性而得出 的結果,那就是「投機炒賣」。 香 港 人 愛 賺 錢, 特 別 是 不 勞 而 獲 的「 快 錢」 。香港這個地方,幾乎甚麼都有炒賣活動, 上至動輒數百萬的樓宇、下至幾千元的新發售 iPhone、限量版球鞋,還未計合法的金融巿場產 品及衍生工具,當中最人所共知的就是股票。曾 有幾段時期,香港全民皆股、全民炒賣,成為奇 特的都巿景象,令香港成為一個比澳門規模更大 的賭場。炒賣所抱的自然是投機心態,希望有利 可圖。短線買入,須臾賣出,時間短促得令人 無法了解所持有的產品之實際價值,這以股票 尤其嚴重。黃子華的《拾年拾下拾下》棟篤笑

中, 對 這 種 現 象 作 了 個 最 精 闢 的 解 釋 ︰「 你 中了世界上最利害的降頭── Number 降。甚 麼 叫 Number 降? 就 是 有 一 日, 有 人 給 你 一 個 Number, 你 對 這 個 Number 除 了 知 道 是 個 Number 之外一無所知,但你整副身家押了下 去……一個人不是鬼上身,很難講出這麼多自 己都不明白的說話。」這番解讀,可謂一針見血, 妙到毫顛。 細 心 觀 察 香 港 人,Number 降 不 止 出 現 在 股 票 炒 賣 上, 還 出 現 在 政 治 上。 這 麼 多 年 來, 我 們 都 中 了 支 聯 會 所 下 名 為 「8964」的降頭,很多人的降頭至今天仍未解, 因此不單將自身利益,就連下一代的命運,以 及一整地人的政治前途,都全押到由民教支把 持的這隻「8964」上;支聯會利用每年舉辦「維 園燭光晚會」,向所有「股東」發放虛假的業績 和前途預測,但支聯會中的民主黨和教協成員, 除了只懂博取出鏡曝光的機會,和在重大政治 議題上出賣選民外,既沒有好好執行支援大陸 的民主運動,又不敢正面抗擊共產黨日益猖狂 的進犯,連「結束一黨專政」這種十分溫和的 綱領也不敢當眾展示了,只會一味卑賤地向殺 人政權乞求「平反」。25 年了,過了 25 個燭光 亮可照天的晚上,大陸的人權狀況不單從沒變 好,更一天比一天差,今天支聯會爭取「建設 民主中國」的對象,更聲言要「用大便向香港 文明宣戰」及「對香港人格殺勿論」。大陸人對 港人那種怨毒和仇恨,經中共用了 65 年培植出 來,已經無藥可救。陸港衝突日益頻繁和嚴重, 香港人的生存空間被全面侵略,文化被清洗, 為甚麼港人至今仍未醒悟?全因支聯會每年在 維園舉行的邪教儀式,向香港人集體下降。

8964

06

每年數以萬計的燭光堆滿維園的照片出現 在翌日的報章頭版上,波瀾壯觀的畫面令更多 人誤信他們,給予支聯會更多光環和支持,令 他們有更多民意資本贏取議席,進而出賣選民。 更不幸的趨勢是很多年輕人,因不了解支聯會 出賣香港人利益的積犯前科,就將青春、時間 和信任,貿然投入「支聯會」這個無底深潭, 不知不覺下成為新的受害者。要解除支聯會所 下的 Number 降,重新掌握香港的命運,唯一的 方法就是籌集民間資本,回購「8964」,奪回 屬於香港人的抗爭回憶和魂魄,將支聯會及民 主黨和教協等一眾政治騙子,踢出六四晚會的 董事局,甚至香港政壇,港人才有活路。而由 上一年開始,回購「8964」的民間集資股東大 會已在尖沙咀鐘樓舉行,今年也一樣。在往後 的日子,相信狙擊支聯會的行動,更會遍地開花。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Jean YIM

8

www.hkppi.com

普羅政治學苑

熱血時報

www.passiontimes.hk

9


07

六四 教曉了香港人甚麼 萬逢達

1989 年 6 月 4 日 那 夜 凌 晨, 解 放 軍 部 隊 操入天安門廣場,坦克鎮壓的畫面和士兵的槍 聲透過電視機屏幕在香港幾乎每家每戶中傳來。 這一年,距離香港主權移交的 1997 年,還有 8 年。坦克的履帶,在這一天輾碎了香港人對中 國政治會跟隨經濟改革走向開明的美夢。《中英 聯合聲明》的墨跡未乾,中共領導人對「一國 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五十年不變」的 承諾言猶在耳,中共的槍炮已經向自己人民身 上招呼。中共對憲法和國際條約的態度,就是 可以任意篡改和詮釋的一紙空文,簽訂條約只 係權宜之計,契約法律從來只為黨利益服務。

隨意販賣,善價而沽的奴隸,世上實在找不到 比這更可恨的一群人了。 6 月 4 日前的 5 月 21 日,香港上街遊行人 數達 100 萬人,支聯會也於同日成立。100 萬人, 約佔香港當時總人口六份一。一個城巿六份一 的人口上街,在外國足以令政府倒台。若當時 的香港人明智一點,冷靜思考自己的前途,應 該想到與其將自身命運押在北京學運的學生身 上,倒不如刻下跟英殖政府來個直接談判。根 據解密檔案的民調顯示,中英談判期間,大部 份人支持維持現狀。但當時的香港人在支聯會 的指揮捧下,走了一條截然相反的路︰不惜將 香港當作牲祭,將香港人與北京學運學生的命 運捆綁,投到為中國民主獻祭的熊熊烈火中去 作獻祭。將香港與中國捆綁的結果,係香港錯 失了脫離中共魔掌的最後機會,同時令港人負 有倖存者的罪疚,從而在往後廿多年間和中共 交手時吃盡苦頭。

從那一天起,香港人,成為了亞細亞的孤 兒。《中英聯合聲明》已經簽訂,中共又不時恫 嚇香港人,殖民地政府又擺出放軟手腳的態度, 香港人默默接受了這種被強加的命運。但 1989 年 6 月 4 日,其實是香港的一個轉機。那個時 候若果港人意識到自己已被遺棄的現實,趁着 血腥鎮壓令中共國際形象大受打擊的機會,奮 也許是百年前香港有份參與賣豬仔中轉貿易 起以人道立場向聯合國和西方各國政府申訴, 網絡起家致富而作下的孽,到了這幾代的香港 以當時的國際形勢,未嘗沒有扭轉形勢的希望。 人,要接受被殖民主賣豬仔的下場作為果報。 但當時到訪倫敦的香港權貴,爭取的不是破棄 《中英聯合聲明》,英國享有留下一個國際的現 《聯合聲明》或港人自決前途,而係爭取增加居 代化金融城巿光榮撤退的榮譽,中國則可對其 英權配額,好讓自己家人親朋戚友多個逃生門。 人民昭示其巨大的外交勝利。而香港人除了幾 句空泛的承諾之外,茫無所得,得到的只係晴 可憐的人,終有其可恨之處。香港人既可 天霹靂與惶恐不安。《中英聯合聲明》,本質上 憐,也可恨。香港人可恨之處,就是夢裡不知 身是客,一晌貪歡──即使土生土長的香港人, 就係人類歷史上最大的騙案,國際條約裡面最 臭名昭著的天仙局。 依然無權成為這片土地的主人。但認為此現象 不合理的人不多,民族自決的呼聲當時可謂絕 因此,六四對香港的意義,必須要將《中 無僅有。無論心裡面有多認同香港人這身份, 英聯合聲明》放在一起看,才得真實,才得本 英雄氣短,「自己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這句 土。六四屠城,乃係對《中英聯合聲明》這條 話終究說不出口,在中國人三個字前面總是抬 過橋抽板條約深刻的反諷。英國人漠視中共仍 不起頭。豬仔被賣,仍渾然不覺自己已成為被 為一野蠻落後政權的事實,背棄西方的理性傳

統、人道立場和權力制衡的原則,將文明開化 的香港交還予一個殘暴不仁的國度,等於將猶 太人親手交畀希特拉一樣。英國人 1989 年起, 信誓旦旦保證《中英聯合聲明》如何能夠保障 港人九七後的權利,想不到還未到九七,聲明 簽訂短短 5 年後隨即被中共狠狠搧了一巴掌。 事後這個紳士國度當然不失優雅地譴責、制裁, 並加快香港的民主步伐和開放公務員體系。至 於九七後香港的命途,紳士只能優雅地跟你說 句 God bless you。至於中共則是內憂外患,一 方面要鎮壓國內異見聲音,另一方面要安撫香 港人心,怕香港人對主權移交奮起反抗。六四 屠城,係掌管歷史之神對三方所開的偌大的玩 笑。笑唔出的,只有香港人,坦克刀槍,不是 講玩的。 因此,六四的意義,不是要建設甚麼民主 中國,平反甚麼八九民運。六四對香港的意義, 係一個因為沒有好好把握而失諸交臂的機會。 八九六四係香港人跟中國在九七前切割的最後 一個機會,可惜因為資產階級權貴的自私愚昧, 因為支聯會等大中華情花毒患者散佈香港和中 國是同一命運共同體的邪毒,香港終落入中共 魔掌之中。以今日的眼光回望,香港屈居中共 之下,正如《孟子》所言︰「天將降大任於斯 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 空乏其身」,乃冥冥中自有安排。香港既鍾一方 山水人物之秀,自有其天賦使命,天命之謂性, 率性之謂道,孔門之教也。

經那樣懦弱,懦弱到以為《中英聯合聲明》簽 訂了就係不可改變的既成事實。中共犯下屠城 暴行,將來九七後仍有可能在香港再犯一次, 明知被過橋抽板,港人仍不在國際場合爭取民 族自決;那一天,香港人曾經那麼自私,嘴上 還在說暴政必亡,心底裡面早已盤算着移民外 國的後路。那一天,香港人的愚昧、懦弱和自 私,導致到今日的苦難。香港人應深以為誡, 告別當日那個愚昧、懦弱和自私的自己。這才 是六四對香港人的真義。 六四教曉香港人的,還有中共的本性。中 共香港不是英治印度,東施效顰學甘地,用絕 食和理非非,妄想換來統治者的尊敬和同情的 結果,六四學生的鮮血已經寫在天安門廣場上, 和平理性非暴力只會引領你到一條死路。支聯 會玩了廿多年都未死,係靠前朝殘留的自由和 法治餘蔭庇佑。但你多玩一次,餘蔭就少一分。 示人以弱,就是邀請敵人前來宰殺自己。你們 被宰殺不要緊,但別要全香港人和香港的優良 制度跟你們一同殉葬。 中共本質,就係色厲內荏。對付色厲內荏 者,不必理會其雄辯滔滔,似是而非的語言偽 術,反而必須抓住其弱點公告天下,揭其瘡疤, 盡丟其架,使之無地自容,自然俯首稱臣。此 招對付中共底下的家僕鬼卒以至匪國賊民,同 樣奏效。清晰的頭腦、條理的邏輯和凜然的浩 然之氣,係對付中共的不二法門。

若果香港他日有幸自成一邦,六四應定為國 恥日。因為那一天,香港人曾經那樣愚昧,愚 昧到一時被熱血衝昏頭腦,以為香港和中國是 同一個命運共同體,無視香港與中國早已區隔 多年各行各路的歷史事實﹔那一天,香港人曾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guccio@ 文房具社

10

www.hkppi.com

普羅政治學苑

熱血時報

www.passiontimes.hk

11


08

香港人 一定要悼念六四 大壞雀

本土意識近年快速崛起,很多香港人以前 也和謝志峰一樣是義無反顧的大中華膠,現在 都轉為強調本土利益優先的本土派。可是,在 本土派內也往往因不同議題的取向而爭辯不休。 比方說應先除民主黨或是先集中對付港共政權, 又或者應該減少對新移民的福利或是維持福利 但修改《基本法》,取回單程證審批權。其實, 這些辯論都是對本土論述有利而無害的,因為 真理愈辯愈明,所以愈多的討論,本土派的論 證根基就愈廣。而在這些討論入面,六四的爭 論可算是當中最具爭議的,而本土派人士提出 的不同取向也是最廣的。有人認為維持現況, 即是到維園參加支聯會舉辦的晚會沒甚麼大不 了;但更多的本土派是認為香港人不應該再過 分強調六四,而只應該把悼念六四視為一種對 普世人權價值的支持,不用多加民族色彩。筆 者認為,香港人就一定要悼念六四,但不是維 持現狀,也不是完全將之視為鄰國事務。

香港人一定要悼念六四,因為六四是對本土 論述最好的論證。本土論述從來都不容易,這 麼多年種下來的大中華情意結不是人人都解得 開。六四對本土派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傳遞本 土意識的重要性。對很多人來說,本土派的行 動都好像很野蠻和不講道理,無論是驅蝗、真 心愛國愛黨大遊行或是反普教中,在某些人心 中都是不合理的。他們會覺得中國遊客不應該 受到本地人的擾亂,他們甚至覺得讓子女學多 一點普通話更好。要打動這些人,六四就是最 有力的論證。

12

www.hkppi.com

我們抗赤化,反洗腦,為的就是維持最基本 的一國兩制,這已經是我們的底線。但從近年 的雙非孕婦氾濫、水貨客,到民主黨走入中聯 辦密室談判通過政改,再到近日親共人士又再 重提廿三條和表示可在香港試行國安法,已顯 示一國兩制已名存實亡。六四是一個警示,提 醒香港人中共是一個殺人的政權。當年在天安 門廣場和遍佈全國各地的學生站出來只是希望 中國政府反貪腐、對抗通貨膨脹和提供更大的 新聞和言論自由,有着的都是一顆愛國心。但 這顆愛國心卻被那個殺人政權忽略,反之,鄧 小 平 和 一 眾 中 共 高 層 召 開 會 議, 通 過 先 和 平 後武力的清場令,以致數以千計的學生傷亡。 六四,是最好的教訓,告訴香港人如果你自願 投共或無視赤化問題,屠殺可能不再是「鄰國 事務」,而是在我們這片土地發生,昨日北京, 明日香港!

入 門 議 題, 審 議 民 主(Deliberative democracy) 是很難以全國的規模去進行,是因為以經濟學 成本效益的層面來說,普羅大眾知道學習其他 知識對他們來說更有用,更能增進自己,所以 根本不會用時間去學懂政治。應用這基礎來說 明推動本土運動的重點,是不能和民主派或左 膠大中華膠困在一重又一重的辯論,不能再去 用加拿大終結聯邦投資移民的例子去抗衡左膠 的法西斯指控,因為市民根本不會去理解當中 細節。本土論述需要的,就是一個一擊即中的 論證,去告訴市民反中共同化、本土優先的重 要性。這個必殺技,就是六四。很簡單,本土 派反普教中、反自由行、要求收回單程證審批 權,都是為了避免被中共同化,因為中共是殺 人政權。所以如果香港人不想在自己的家園發

生類近六四的大屠殺,就要投奔本土。 朝 聞 道, 夕 也 不 可 死, 道 理 一 定 要 傳 給 更 多 人 知 道 才 有 意 義, 而 傳 道 一 定 要 簡 單 易 明。香港人一定要悼念六四,但一定不是走入 維園打卡,給支聯會撈油水,也不一定要在當 天走出來象徵性地紀念六四英魂,但一定要把 六 四 記 入 心。 像 黃 洋 達 說 的, 六 四 是 不 用 平 反 的, 因 為「 平 反 六 四 」 表 示 認 同 了 中 共 的 正當性(Legitimacy),所以我們要的是中共倒台 以祭六四英烈。而悼念六四,就是推行本土運 動最好的論述;六四,就是避免再和左膠一起 浪費時間的最終手段;六四,就是讓普羅大眾 最快明白本土論述的良藥。

左膠很喜歡換個角度看,比方說本土派表示 香港的媽媽都買不到奶粉,左膠就會換個角度 說自由市場就是這樣;又或者我們說中國人就 讀香港學位的比例好像愈來愈高,左膠就會換 一換角度說有競爭才有進步。但我們是香港人, 我們要重視的就是本土利益,總不能常常這麼 離地去換角度,但可惜的是,左膠的換角度論 卻總能找到一群支持者。另一種詭辯就是公共 知識份子最喜愛的複雜論,以「複雜」一詞去 蒙混過關,以表示所有議題都不是這麼簡單的。 相反,對本土派來說,議題其實不複雜,只要 用本土優先為第一考量點已經足夠。但如果在 論述上,和左膠討論甚麼換不換角度去看,又 或者究竟那議題是很複雜或是很簡單,對一般 市民而言,根本消化不來。一個很簡單的政治

普羅政治學苑

熱血時報

www.passiontimes.hk

13


顏卓霆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中共軍隊使用坦克、 裝甲,強行驅趕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的學生,暴 力清場,用軍槍、坦克,屠殺手無寸鐵的學生, 學生運動流血收場。自此,香港各個民主派政黨, 聯同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簡稱 「支聯會」,在每一年的六月四日晚上,均到維 多利亞公園舉行集會,悼念六四亡靈。

六四集會,一搞便搞了廿多年,每一年就 是行禮如儀,一些政治人物上台發表講話,廿 多年來要群眾說幾句相同的口號,甚麼「平反 六四」、「追究屠城責任」、「建設民主中國」…… 到底,支聯會是衷心希望這些訴求得以爭取,還 是以這些訴求,作為自己的政治本錢?

近年,「本土主義」的意識興起,與傳統泛 民主派那種「大中華主義」有着天淵之別。本 土主義者,主張以勇武抗爭的方式,爭取及保 障本地人的利益,包括住屋、教育、醫療,甚 至是本地的民主、法治、自由等等。本土意識 的興起,主要源自本地人的各種資源、福利受 到外來人挑戰,當中外來人主要是來自中國大 陸的人,他們以各種野蠻的手段,來香港搶奪 本地人的資源和福利,從醫院床位、奶粉、幼 稚園學位、大學學位,到綜援、住屋、公共設施、 食品等。本土主義,就是要抗拒境外人士來港 搶奪資源,同時堅實地爭取真正的民主,提倡「公 民提名」,未來香港特首候選人,必須要從公民 提名產生。因為只有真正代表民意的政府,才 會保障本地人的利益。

14

www.hkppi.com

然而,現時泛民主派的政客,以「大中華主義」 為主,他們以政黨利益為優先,每次立法會選 舉,都以「平反六四」為政綱,以此為道德光環, 爭取選票和選民支持。他們對於本地人的利益 毫不關心,志在高舉「大家都是中國人」的旗號, 事事包容大陸人,任由他們來港搶奪資源。論 到普選特首,更是罔顧市民利益,泛民主派當 中以民主黨為表表者,表面支持真普聯「三軌方 案」(即公民提名、政黨提名、提名委員會),卻 又放棄「公民提名,不可或缺」的原則,其主席 劉慧卿更稱「即使沒有公民提名,也可能會接 受普選方案」,這種罔顧市民提名特首的基本權 利,實在不得人心。

為甚麼筆者提出「悼念六四,便不要去維園」 呢?現時的六四集會,主要就是由這班大中華 主義者壟斷。去年本土意識開始茁壯成長,大 中華派為了消磨本土意識,鞏固自身的政治利 益,不惜高調以「愛國愛民,香港精神」作為 去年集會主題,與中共爭奪「愛國」的詮釋權。 然而,在中港矛盾日益激化下,市民看在眼中 的「愛國」,無異於不要排斥中國大陸人,不 顧一切對他們的一些不文明、野蠻言行作出最 大的包容。如果我們仍要到維園悼念六四,就 等於在附和這些出賣民主、出賣本地利益的人, 為他們鞏固政治地位和權勢。我們,真的願意 被那些政客利用,真的願意要成為他們的政治 工具嗎?絕不!

六四的死難者,當然要悼念,但絕不是參 與由這些政客、政治人物舉辦的燭光集會。悼 念六四,應由民間自發。去年的 6 月 4 日晚上, 當整個維園遍佈燭光,台上的政治人物沾沾自 普羅政治學苑

喜、點算人數之際,隔岸尖沙咀近鐘樓出現一 班青年,同樣是悼念六四,點起燭光,但並非 要求「平反六四」,而是要宣揚打倒中共政權、 否定中共政權的理念。這些由民間、網民發起 的集會,不受政客利用,更沒有政治利益,而 是發自內心去悼念,值得支持。

支聯會及泛民主派政黨,特別是民主黨,廿 多年來,靠著「平反六四」的旗幟贏了不少選 民支持,賺盡政治利益,他們已經吃了「六四」 的老本廿多年了。支聯會、民主黨之流,踐踏 六四學生尊嚴,利用學生的鮮血和屍體,累積 自己的政治本錢。要悼念當年六四的學生,對 他們致以尊重,就絕對不能夠再附和支聯會、 民主黨的政客!

有些人或會擔心,這種大膽、呼籲市民不要 去維園集會的行為,會令到參與人數大減,結 果令中共在背後冷笑。事實上,中共很希望香 港市民繼續行禮如儀,參與六四燭光晚會,每 一年如是,集會對中共極權根本沒有衝擊之意。 然而,當越多人參與由不同民間組織團體發起 的悼念集會,打着反共的旗幟,高叫「打倒共 產黨」,聲音遍及全港各區,叫喊的人數越多, 中共便會戒慎恐懼。

請杯葛支聯會。 要悼念六四,

悼念六四, 便不要去維園

本土意識 , 星火燎原。

09

繼續參加支聯會的集會,呼喊倒模的口號, 完事便和平散去,才會真正令中共在背後冷笑。 杯葛支聯會這種維穩的集會,拒絕任由偽民主 派的政客擺佈利用,才是真真正正貢獻香港民 主、反對共產黨極權統治的方法。

熱血時報

www.passiontimes.hk

15


圖:Ling Chau 18


六四,對香港人來說有幾個啟示。 第一,香港人必須繼續聲討共產黨屠殺 人民的罪行;第二,若再不反抗中共統 治,我們的命運將與當年參與民運遭鎮 壓的學生、群眾無異。香港與大陸只有 咫尺之遙,若堅決爭取民主,我們鬥爭 的對象只能是共產黨,所以反共才是我 們悼念六四的唯一目標。 時間: 2014年6月4日、晚上8點~10點 地點: 尖沙咀文化中心 交通: 尖沙咀站E出口、天星小輪、 尖沙咀天星碼頭巴士總站 1 / 1A / 2 / 5 / 5A / 5C / 6 / 7 / 8 / 8A / 8P / 9 / 28 / 234X / 234P

香港人的六四晚會 - 本土.民主.反共  

香港人的六四晚會 - 本土.民主.反共 重新定位.立足本土 二零一四年六月四日,尖沙咀文化中心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