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大坑埻 Die hard stone - rock climbing, Hong Kong


蘇哥向西門說:對不起! 沒有神態,背上有十幾公斤裝備,全 身濕透透還帶點喜去的西門 “信錯人!” 緩緩氣地繼續上坡。 好事多磨 蘇哥近日從歐洲回港又失業,無意在 網絡找到清水灣新亮點天然石場!始 時此刻,山癮又起,馬上電招西門解 毒!西門工作是為邊友解圍、所以沒 有想,背起攀石裝備去為蘇哥解癮。 0930 蘇哥已在指定地點等待,一向守 時的西門卻不見影,心知今天一定有 事發生! 倆人先到清水灣俱樂部附近岩岸,保 安人員稱”這是私家地”將兩名山友” 大”走!其實人都是搵食,幸好蘇哥 有兩手準備!繼續到另一岩場 ~ 大埻 坑!


碧藍天海、綿綠樹草。倆人埋沉在叢林小徑裡, 希望利用高地優勢從山咀鏟到岩岸。可惜,岸崖 落錯險大、兩人退卻起點、找回明道導向岩場。 “如果潮漲點番家企” 蘇哥問 “我冇諗過翻家企,走拉” 西門輕盈跳躍岩礁潮 間 到岩場,必需要徒步澗水穿越兩道潮間。如果神 在,可以飛躍裸露的岩礁輕鬆越過。如果魔鬼在, 波濤汹湧、萬馬奔馳………. 剛好退潮,沒濕身,越亂石,到岩場了


跟小孩子一樣,得到新玩具總是得意忘型 那時 14:30 沒有見半年,合作也一樣熟練 6a 7a 一切也是主觀量度 攀岩﹐就是享受恐懼的感覺!將精神和體能 放到死亡的邊陲,卻又用意志控制向 放棄屈服,繼續在花岡岩舞動,向單一目標 前進,不管一切。 當接觸岩縫,一切感覺回到每一條神經血管


浪濤拍打、青風吹拂、心臟還跳動、兩人 在岩上共樂 父母、兒女、還有自己,一定要活著回家 1600 登頂成功、馬上打包、設退 魔鬼卻在招手


潮漲開始﹐礁石只能在浪退時淘出一小塊滿擠藤壺的腳踏越過! 一波三折,靜默地讓腳踏位留空,腦,不斷預演步法越過潮帶! 在哈薩克,蘇哥在高原凍土越過河流時,踏空石頭,掉到水中,害得晚上 露宿時冷得可憐。 “我怕” 勾起異國的憶記 “我們還是走遠一點,試試上山搖道而行吧” 蘇哥冷了一言 “每個人都是弱點” 西門開始在叢林開路 路,不好走!斬荊披棘,岩礫如雨; “偷渡人蛇真利害” 蘇哥破冰 “我地係山谷裡,叢林太厚太難破,還是番轉頭走水路” 西門氣喘喘 “好” 無奈地


1800 潮間水更漲,礁岩已在白浪中 浪拍碎船,天灰亮高,人靜默禱 “看浪退時,游到對面” 西門將物 品防水 “帶頭盔,小心腳絆在岩縫裡” 阿 蘇環顧四週 潮突然大退,西門跳進白泡沫裡拼 命,無常為常!浪突擊。人,在大自 然裡真小 “西門,有沒事?” 頭撞擊岩礁兩 次 伸手繼續向岸邊招手,花光奶力,才 到對面岩岸安全帶 蘇哥多點幸運,突襲浪濤成功,平平 越洋


握一手,對兩笑“今日真係海陸空玩齊” 安全大步歸家 西門蓋歎大自然的偶發 蘇哥最想的,昨日和外國搭檔的生命故 事!生命的意思 人在做,天在看!


(c) Copyright by Wilson Cheung. All Rights Reserved.

Wilson Cheung


HK climb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