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引言能量的心【注1】是,已经变成和一些名称,像是慈悲和感激(赞赏),相联在一起的一些美 德的源头。这些美德都是那些界定了个体们的本质之强而有力的`心之频率'的外在头衔。`心 之美德'是,在形式的世界里居住于人类人格内的`不朽的灵魂'之感知与表达两者的能量源头。

自性(The self)被容纳于`能量的心'之内,而从它那`心之美德'的平台(itsplatform of heart virtues)向外移动而进入到所有的次元--物质的和非物质的。`心之美德'是由赞赏(感激), 谦卑,勇气,慈悲,谅解,和宽恕所构成的。还有许多其它有着细微差别的美德存在,但这6个 是制造出`能量的心'之平台架构--从这里,自性或灵魂的界域(the realm of self or soul)得 以运作--的基本美德或频率。 Page 2


当这些美德,透过其它的生命形式(人类和其它的),被真诚地表达和接收到--排除了自我和 心智的鲁钝(without the densities of the ego and mind)--时,它们的效力能以倍数增加并且是 可维持住的。一般的(灯)光并不协调一致(is incoherent),因为它是泛光(散射到所有的方 向)而且那些光波彼此并不同步,因此没有结构可以使能量加倍。然而,一束雷射却能产生强烈 的光,因为它是由那些`对着同一个方向,并且同步(phased)而能相互支持与强化'之协调一 致的(coherent)光波所构成的。因为如此,所以雷射可以执行一般的光做不到的功能。同样地, 那些`心之美德',当它们在一个个体里面,或在一群个体里面,是协调一致的时,就能够产生 一些奇特的,或似乎是超自然的(supernatural)效果。要做到这样,需要在`心之美德的那些缄 默或隐含的层面(内在源头)'以及`它们的那些外显的层面(行动 / 行为)'都是协调一致 的。协调一致,在这种情况里,意指`真正确实地结合在一起'(linked in authenticity and genuineness)。那么,你要如何把这些情感性的频率带入协调一致呢?这在Lyricus教导团【注2】 里被知晓为`真情的艺术'( the art of the genuine)。自我-心智(THE EGO-MIND)的

知识结构自我-心智 适应了我们的社会秩序而发展出了一套与`社会,或更广的社会秩序里的 一个组群,之合意(consensus)'相对齐的价值系统。因此,大部分的我们的知识,道德,价 值观,态度,和行为,都是被3次元的世界(the three-dimensional world)之基本的社会结构所培 养出来的。自性或意识并没有被包含在3次元的世界里面;因此它无法被确切地以3次元的探究或 甚至是最为逻辑的心智(大脑)来检视。这就是在宗教的,哲学的和心理学的领域里之基本的不 稳定:那`无限的自己'无法被`适应了3次元的世界并且被绑在3次元的世界里之心智'所揭露 出来。神秘主义断定说,有一团谜是构成生命的基础,并且困惑着 自我-心智,自我-心智 因此 要寻求对于这团难以理解的谜之解释和基本原理,而在这种搜寻里,科学,宗教,心理学,和哲 学被滋养和维持了下来。虽然这些工具或学科被许多人相信可以把我们的探究引导进入一种超越 的意识(或知觉),但(事实上)它却有点像是想用一架飞机去探测海洋的深度。`自我-心智 的 知识结构'观察到了灵魂的涟漪,但是这些涟漪之深邃的源头却没有人看到--它(这源头)的 结构一直是物质与非物质的所有事物之上层结构(superstructure)。这让那`自我-心智'感到挫 败,并且有点无法信任,至少在了解到这个事实的那些人之感觉里是这样的。`自我-心智'在 行动的意义里找寻智慧的表达;而灵魂在其本身就是睿智的,因为它忠实地接收和传送那些`心 之美德'。

Page 3


`自我-心智'追求行动的成功,或是成果的报偿;而灵魂则寻求要在形式的世界之鲁钝(稠密 度)里维持住一种`心之美德'的文化。自性(The self)被卡在,就某种意义来说,两个世界 之间,这两个世界分享着一个共同的元素:目的。我们都察觉到了,在我们最为清明的时刻里, 生命有着一个更深的目的,尤其,特别是 我们的 生命。形式之片断的世界对于我们的感官来说 是引人注目的,但是它无法满足我们对于`目的'之天生的渴求。这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此时在 等待着他们的目的被揭开的人之`自我-心智'是挫败的的原因。`真情的艺术'就是对于`我 们每一个人内在的“心之美德"之更深的觉醒'与`它们在形式的世界里之忠实的表达'这两者 之间的协调一致之练习。那些在他们的内在对于`能量的心'之频率觉醒,并且在他们的行为和 行动中实践--尽他们目前最大的能力--这些频率之表达的人,就是正在实践他们的最高目 的。容我强调一下这一点:他们 正在实践 他们的最高目的。它们没有在寻找它。他们并没有在 疑惑它是什么。他们并没有为他们那似乎是难以记起的目的之谜团而挫折。他们就只是去实践它。 把它作为他们的生命表达之一种整体的基础来过生活,并且追求要去增加在`他们所了解的他们 的心之美德会是什么'和`他们如何能够以真诚来表达那些心之美德'这两者之间之协调一致的 程度。`自我-心智 结构'将会更容易调准到`能量的心',当它认识到`它真正的目的正在被 完成,并且不会被性灵之神秘的,看不见的本质弄得更难懂'的时候。这种调准会增强`个人透 过他们的行为和行动,来达到对于他们的心之美德之真诚的 表达'之能力。地球上那些关于性 灵的作品,杂乱地塞满了许许多多的警告,规定,戒律,守则,公式化的程序,以及秘传的练习, 而使得`真情的艺术'也许会像是简单得太奇怪了,也因此是比较没有力量的。然而,拥有真正 的转变与提高的力量的,却是那些`美德之简单的行动'(the simple acts of virtue)--不只是 对于实践它们的个人,也是对于所有在它的次元性的表达里之更大部分的人类。每一个个人都 是`在那些形式的世界里,他们所观察和经验到的实相结构'的一个活跃的参与者。这种参与的 发生,主要地是透过了人类仪具【注3】的那些能量中心,以及它们与3次元的世界的那些交叉点。 这些能量学(energetics),无论它们是多么微妙,都是不断变动地在形成你的实相,以那些` 界定着你的上升的通道--从高贵纯真,到对于那些新实相之有意识的共同创造--之感知的指 标(perceptual markers)'在灌注入你的实相。只对于`心之美德'有一种抽象的理解是不够的。 举例来说,知道必须要对生命所带给你的那些天赋表达出赞赏与感激是一回事,(真的去)表达 出这种赞赏与感激是另一回事,然而懂得如何和在什么时候,去以`建基于能量的心的那些频率 里的一种真诚'来表达出这种赞赏与感激,则需要一种特别的觉醒--对于心的那些更为精细的 频率的一种调准,以及一种(愿意)忠实地去跟随美德的这些微妙的表示(these subtle gestures ofvirtue)之承诺。 Page 4


有许多人认为他们的生活应该要更为富有与富足。认为生命应该要依照他们的需求而开展。安逸 应该就是他们生命力的体现(Ease should be the embodiment of their lifeforce)。但已经有能量的 鲁钝(或稠密,energetic densities)被无数世代的人类给沉积在地球上了。为了让这行星把它的 核心频率转换到一种更高的次元性状态,这些稠密需要被转变。具体化在地球上的我们每一个人, 都是这个转变的过程之一部分。渴望要移动到`那些阻碍了心之美德的自由与自然的表达之较低 落的稠密'之外,是意识之天生的状态,即使是这个过程也许会延展过不是数千也有数百次具体 化在一个人类仪具里面。人类正在与这行星共同创造的,正是这种互相转变的过程。一旦这件事 在个人的理智和内心里被真正地了解到了,那么实践`真情的艺术'就是一项性灵上的要务了。

练习`真情的艺术'`真情的艺术'是一种精巧的练习。有慈悲,谅解,感激(赞赏),勇 气,宽恕,和谦虚的能量场,像一颗茧包围着一只将要成形的蝴蝶一样地,包围着人类仪具-- 每一个人类仪具。这些场是`最初源头'【注4】印盖在个人的灵魂之上的`能量的等同物'。它 们以`在复合宇宙之那些更为宽广的,相互连结的能量场里的一些协调一致的摆动(或振动, coherent oscillations)'之形式,存在于我们的形式的世界里,这些协调一致的摆动,Lyricus的 老师们把它称为`合一的领地'(the Domain of Unity)。这些场总合起来,常被称为是`神性 之爱'(divine love)--那循环流遍整个复合宇宙,支撑着所有暂存的和不朽的生命形式之, 能量的“血液"。透过对于那些 真诚的 感情之活化,个人会更为有效地与高效率地接取到这些 智能的场(这些`心之美德')。那不是脑力或理智推理(the mind or intellectual reasoning)的 问题。脑力会跟随着`心,因为善意以及在善意里的那些态度,而发出的那些引导性的冲动'而 运作(The mind follows the leading impulse of the heart in matters of virtue and theattitudes therein)。 练习`真情的艺术'就是在带有磁性地吸引这些智能的场进入到你的意识(或知觉)里,然后在 你的行为和行动里把它们表达给与你相遇到的`生命之所有的形式',在时间里的每一刻,在空 间里的每一公分,都尽你最大的能力来这样做。这就是 练习`真情的艺术',而当这被做到了, 你的感觉会变得被更为神性地启发了,更为精力充沛地具有磁性,在各方面都更为解放。行为之 基本的真义就在于,尽管有着`对于社会文化之适应'的压力,也不要忘记了你与最初源头之` 神性的连结'与`共同创造的能力'。但如果你忘记了,必要的基本行动就是去重新忆起和重新 建造这种连结,而这要透过那些`心之美德'来做到。就如你可以看到的,这个练习有两个主要 的要素:把围绕着你的那些智能的场吸引进来,并且在你的行为和行动里把这些情感和态度表达 出去。大部分的人所做的,是去表达出他们的情感,而没有去吸引围绕着他们的那些智能的场- -没有去“吸入"那在所有的时刻,所有的情况里都围绕着他们的`神性之爱'。 Page 5


因此,要练习`真情的艺术',你的感觉(情)必须是从那`提供给你,连接到最初源头的连结, 以及那些共同创造之表达的潜力,之能量的“泉源"' 被引入的。从你的存在的开始,这种连结 就已经存在了。它不是新近才被创造出来的。也许,反而是,它是新近才被忘记的。如果你把第 2页的图示形象化并且把你自己置身于中央,想象你正在吸引那些`心之美德'进入到你的意识 (或知觉)并且在如此做的同时,扩大在你和最初源头之间的连结,你就是正在清理那些`能把 这些美德之真诚的感觉接收进入到你的意识(或知觉)而作为一些新的智能模式和新的行为表达' 之通道。这种形象化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被进行,而它将会帮助你认出这个连结的整体性。 我们与最初源头之间的连结,并不是只建基于慈悲或宽恕之上,它是建基于6种美德之上的,而 虽然这些头衔或称号就像是它们真正的意义(从能量的观点来看)之外壳,它们也近似了我们每 一个人被最初源头的圣灵(the spirit of First Source)给拥抱住的方式。这个练习的一个部分是要 去看到,随着你的练习和运用你的想象力,你对于这些名称或描述的领会和理解,在扩大和转变。 有一种`智能的相互传输'会发生在这个练习里,而随着时间的过去,它将会引导着你,当它变 得更为一致(unified)时。它将会加深和扩大你对于这些美德的领会,以及它们如何可以被以一 些新的方式来表达--一些你也许从来都没有想象过的方式。对这个练习要有耐心。`真情的艺 术'会被称为是一种 艺术,是有原因的。它并非像在数学里你可以有对称的能量输入和输出一 样地是合乎理性推理的。你是在把你的意识(或知觉)开放给一个在任何时候都围绕着你的`智 能的场域'。你是在把这种智能吸引到你的3次元的生活里而作为一种`共同创造的力量'(a co-creative force)。这个`共同创造的力量'是强有力的,动态的,并且是有着神奇非凡的智能 的。它将会观察你的练习,在它浮现出来要融合之前。这种`你的意识与“合一的领地"(the Domain of Unity)之融合'在形式的世界里被称呼为许多不同的东西。但不管它的名称是什么, 练习`真情的艺术'会加快这种融合。它是给那些想要`运用藏在他们记忆里的神性的事物(wish to exercise their divinememory)'并且`加强在他们自己,他们同伴的存在体,和最初源头,这 三者之间的关系'的人的一种训练。在这种加强里,那围绕着你的`意识的场'会具有磁性地把` 正在被带来给这行星的那些新的光与热(或辐射,new radiations)'吸入到 你的 生命之小宇宙 (your microcosm of life)里。你可以将这些新的能量作为在那共同创造的过程里的一些新的元 素来把玩(play with),就像是一位画家在它的调色盘上接收到一些新的颜色时那样。这6种心 之美德从我们的创造者那里被给予了我们每一个人,以便我们可以再把它们表达--尽我们所能 地忠实--给我们同伴的存在体们。那就是在我们(三者之间)的关系里的目的,就像它能被以 语言描述出来一样地那么简单。当我们把注意力放在这些美德上时,我们就是开始在练习它们的 表达了,甚至在我们(只是)想到它们时也一样。当 Page 6


我们想象它们的圆满丰富--它们的那些能量结构--时,我们就是在一种新的,更为强而有力 的层面上练习它们了。这练习并非只是表达;它也是沉思与探究(study)。你们也许会觉得奇 怪,为什么 爱 没有在这6种美德里。就像阳光,当它穿过一个棱镜时,会变成一种色彩之多重 颜色的光谱。爱也一样,当它通过`合一的领地'时,变成了那些`心之美德'。爱是复合宇宙 中最深的结构。它穿越过所有`存在的次元'与`意识的场',一直到它碰上了结晶(或具体化, crystallized)在一种生命的形式里之`最初源头的印记'(the imprint of First Source)。如果那 生命形式是有感觉力的,由脑力和心两者的智能所组成的,爱将会在那些`心之美德'里传送它 自己,而进入到那个别的实体之意识(或知觉)里,照亮它与最初源头的连结,一直到那实体- -封装在一个人类仪具里的--重新苏醒为`灵魂之清澈的眼睛'(the clear eye of soul)。这6 种心之美德彼此交融在一起,并且形成了那,把有感觉力的生命熔接在`合一的领地'里之`爱 的黏着剂',而它们的那些阴影,虽然是相对地较为微弱,也把生命黏合在那些较低的次元里。 当那些敌人,指控者,诱惑者,以及艰难困苦进入到你的生命中时,它们会抓住你的注意力,把 它拉入社会秩序之适应里,离开了的那些真诚的感觉。这种情况以不同的程度发生在所有人的身 上。练习`真情的艺术'将会使你能够去以一种也许会让你惊讶的熟练来恢复和重整你情绪上的 平衡。`心之美德'是具有磁性地强大有力的,因为它们的质地是`神性之爱'--复合宇宙之 最为强力的力量。当你实践这些美德时,它们把你从社会秩序之适应里拉出来,并且把你置于一 种 共同创造 --而非 共同反应(co-reaction)--的位置里。广大多数的人们都是在实践社会 秩序,并且屈服于`共同反应'的支配。情绪被燃烧起来,平息下去,以恐惧来充满着心智,支 配着身体,而且普遍地让所有人的生活都变得更为艰难。更有甚者,那种`当一个人达到了“与 最初源头共同创造"的状态中时之熟练掌握的感觉'不见了,或大大地被减弱了。在这种共同创 造的状态里,(不管)实际的或想象的,`心'被充满了生气,并且在(与其它存在体的)关系 中展示出艺术性的效果,直觉地知道如何`不起共同反应作用'地去导航。我一直抗拒着要去精 细地定义出那6种心之美德的诱惑,但我会对它们的定义提供一个出发点,以便你们能够依据你 们自己的体验与洞见来加以润饰。赞赏:在那些微妙的层面上,这种美德是聚焦于`最初源头包 围了我们同伴的存在体们而作为一种意识(或知觉)的场,而这种意识(或知觉)合一(unifies) 了我们'的一种特定的觉醒之上的。如果我们是合一的,结果就是我们作为一种集体的意识而运 作--在某种更深的层面上,而在这种位置里,我们分享着一个共同的目的,这目的是被丰富地 织造出来的,至高重要的,然而却是神秘的,动态的与不确定的。这种觉醒,或甚至是信念,会 把我们的焦点从我们个人生活的那些微小细节上,转移到我们作为一个族类之目的的远景上。在 一个较为实际的层面上,赞赏在那支持着关系之忠诚与结成的`感激之情的细微表 Page 7


示'里(in the small gestures of gratitude)表达它自己。赞赏的那些更深的层面,使得那些相对 地是表面层次的表达,带着真诚,因为它们是源自灵魂的那些频率,而不是自我(the ego)或心 智(mind)的那些动机。谦逊:灵魂表达那来自最初源头之`爱的频率'。它最重要的目的, 当具体化在人类仪具里头时,就是把这种精细的,崇高的爱的频率,循环流通给人类仪具。毫无 意外地它会发现,和脑力(mind)比较起来,心是一个更为乐意的合作者。谦逊就是领悟到- -心,脑力,和灵魂,在最初源头的恩典里相互混合。它们特有的存在,是藉由来自最初源头的` 爱的施与'而被维持的,就像一颗树是被阳光所维持的一样地肯定。在我们的行星上之宗教的, 心理学的和哲学的资料里,有大量的关心被给予了脑力。当一个人想到这方面的事时也是如此。 在一个较为细致的层面上,许多人相信,他们所想的引起他们的感觉,那些感觉再创造出他们的 振动速率,而这种振动速率吸引来了他们的生命经验。因此,应用这个逻辑,把好事吸引到我们 的生活里来的方法,就是要想得正确,免得我们吸引来祸害或困难。谦逊了解到,那代表着你的 存在体--你完全的身份--并非被构成为是一种脑力的连锁反应。而是,那是`爱的临在'被 具体化在人类形式里,而这种爱在`心之美德'`沉思的头脑之清澈的智能'以及`心,脑和灵 魂之共同创造的追求'(这三者)里表达它自己。谦逊是这种爱的频率之表达,知道它是来自那 已经存在于一个更高的次元里(之源头),而在这个次元里,爱不是一种多愁善感和情绪沉重的 东西。它是一种解放的力量,依据`最初源头的原型'(the archetype of First Source):一切为 一。一切皆平等。一切皆神圣。一切皆永生。--而行动。勇气:虽然勇气(英勇,valor)通 常是被用在战争或战场的背景里,但它(真正的意义)是,作为一种爱的元素,与`不畏强权地 说出真理的行动'连接在一起的,特别是在有不公义的事(injustice)发生时。在今天的社会秩 序里,对于我们的世界里那些不公义的事假装不知道,是很常见的。`自扫门前雪' (Self-absorption in one's own world)是损害了勇气的表达之主要的威胁,而`害怕后果'是另 外一个。害怕指出不公义的事之后果的那些个人,误解了`最初源头之共同创造的力量'。当你 运作为一个共同创造者时,你对于递增的或是突然开始的不公义,始终会是警觉的,而当它发生 在你生命的路途中时,它必须被辨明`它是什么',然后再加以处理。勇气是你的爱的一个面向, 它在面对不公义时保卫你的爱之临在--就社会秩序里的标准来说。如果你不保卫你的那些美德 --或是那些太软弱而无法保卫他们自己的美德的人--你就是已经和它们脱离了,并且已经丧 失了在形式的世界里成为一个`共同创造的力量'之机会。这并不必然表示说,你就必须要成为 一系列的社会目标之一个激进份子或拥护者。它只简单地要求,你们要保卫你们自己免于不公义 (that you defend yourself from injustice)。儿童特别需要这种保护。在我大约只有7岁的时候, 我清楚地记得,我和我父亲要去一家商店,在我们从停车场正要走进去的时候,我们注意到有一 个妈妈,在她车子的后座里

Page 8


真的就在打她的小孩。那是一个繁忙的周六,有很多人在那个停车场里,但只有我的父亲走近那 个女人并且要求她住手。他的声音因为出于信念而显得坚定,那女人马上就停手了。这是一个出 于勇气的行动,因为它并没有带着真正的批判(judgment);它就只是一个在那个时候需要介入 的不公义。在我父亲身上呈现出了对那小孩和那妈妈的慈悲,而我相信那个妈妈知道这一点。这 就是`那些心之美德如何很少单独出现,而是以一种,为了某种特定的情况而把它们自己编结得 有力量和效力,之整体的方式来出现'的一个例子。慈悲:许多老师已经很有说服力地将慈悲讲 解成是,对于别人的受苦之深刻的体认,再加上想要去解除那痛苦之欲望。在那`正在把它自己 坐落于我们行星之上的新的智能'之背景里,慈悲是`要协助其它的人去与,那些正在展现于3 次元的世界里之新的智能的场,相对齐'的一种积极的欲望,知道说其它人要去对齐的欲望和能 力,被他们的社会适应所扭曲了;他们的欲望和能力,无法准确地反映出他们的智能,性灵的趋 势(spiritual inclinations),或目的。我们生活在其上的行星,其本身就是一种智能。它既是物 质性的,而且就像我们一样有着一些非常高频率的能量结构。它正在从第3次元(the 3rd dimension)转变到更高的第4次元(the higher 4th dimension),而它在甚至是人类被播种于这行 星上之前,就一直是被计划要这样了。那是`在穿越而进入到一个更高的次元性格网之前,把从 原来的次元累积起来的稠密(accumulated densities)质变掉'之行星系统的进化循环的一部分。 慈悲因此也被延伸到`我们同伴的存在体们'和`这行星本身'这两者,因着对于`即使只对个 别的一世来讲,我们也都是彼此命运的一部分'这观念的领悟。行星和人,以一种重生和更新之 互相合作的过程,在最初源头的那些上升的潮流里,舞动着。我们全都是那,正发生在地球和宇 宙之间的,`神秘的开端(the mysterious overtures)与能量的超越'之一部分,而随着地球转变 它那累积起来的稠密,我们每一个人也将会被挑战要去转变我们自己的,或是变成更深地被嵌入 在我们的恐惧与情绪的骚乱里。我们有幸能成为`地球所滋养的性灵之上升的行星结构'与`宇 宙的重大事件'之一部分。目前在地球上存在有令人惊奇的多样性之宇宙的存在体们,封装在人 类仪具里,却是来自宇宙之极其不同的区段。我们在这里是要见证并且支持,地球的这种,超越` 3次元的智能之稠密和乘载(或带走现象,entrainment)'以及`这种稠密和乘载之人为的加工 物(artifacts)'的过程。我们在这里是要,以一种在复合宇宙里之其它的地方极少被做到的顺 序,来加速我们性灵的成长。这是地球给在此时出现在这行星上的那些人的一个礼物,也是,在 一个小小的程度上,给我们的慈悲之动机(the motive for ourcompassion)的一个礼物。

Page 9


谅解:形式的世界,就像`没有形式的世界'(the formless worlds)一样,都是由在它的较为稠 密的表达之下的(beneath its denser expression)那些能量结构所组成的。以一种真实的意义,在 复合宇宙里的所有事物都是能量,有着一些无可估量地长的,以能量为基础的生命期 (energy-based lifespans)。能量是可转化的;那就是说,它可以改变或转变成其它的一些存在 的状态,或,在人类的情况里,意识(或知觉)。人类的能量结构常被描述为脉轮(chakra)系 统或电磁体(electromagnetic body),但(实际上)它是比这些构成要素还要多的。那能量的结 构是一种`光的形式',这`光的形式'依次再是一种`神性的爱之质地'。这是一个事实-- 在我们的核心结构上,我们都是由爱所组成的,而这种爱的频率就是我们的`不朽的意识或灵魂' 的基础。所有的那些较低落的稠密(lower densities)都是这种光的一些影子,而在时间与空间 里运作,这时间与空间提供了一种稠密的护套(asheath of density)以及一种与这个核心的爱的 频率之分离。那些时间与空间的世界改变或稀释了我们所感觉到的,我们和`我们都是由它所组 成的之这种核心的能量结构'之连结。在这里面的,就是`生而为人类'之矛盾的情况(the paradox of being human):我们内在最深的结构是`神性的爱',而我们最外面的结构是我们内在最深 的结构的一种要去体验的工具,但我们已经变成被外在的运载工具带着走(entrained)到了`认 同载具胜于认同在里面的乘用者--我们真正的自性'之地步。我们所有的人都感觉到这种和我 们真正的自性之分离,并且过度认同了我们的载具(人类仪具);我们之间的差别也许只是在程 度上的不同而已。谅解是`心的智能'的一个面向,它认知到`与爱的频率的这种分离,是那正 发生在这行星上的更大的蓝图之一个必要的设计要素'。换言之,并不是说人类已经跌落到恩典 之外,或无可挽回地向罪恶倾斜了。而是,我们简单地只是已经接受了那占优势的现实情况,而 它的优势并非偶然,而是因为最初源头的那些设计。在Lyricus里有一个有名的说法,它可以被 粗略地翻译为:“时间的优雅就在于,它解开了那些,已经把爱封闭于自己之外的,空间结构。" 那些空间的结构,在这个情况里,指的是人类仪具。只有时间能够打破那些`阻止或减低爱的频 率在个人的行为里发挥它的智慧'之坚固的障碍或微妙的薄膜(subtle membranes)。如果时间 是重要的可变因素,那么合理地,每一个人都是正在走向他的或她的这种体现(realization), 他们达到这个目标只是时间的问题。因此,时间是那个让我们有所区分的差异。就某种意义来说, 我们都是因时间而转变才彼此不同的(we are all time shiftedfrom one another)。关于从形式的世 界里开启他或她的爱的频率这件事,没有人是在完全相同的时间点上运作的(No one operates in exactly the same time)。认识到这一点有助于你去理解从合一到现实之间的关系(the relation of unity to reality),而在这种领悟里,你能够去为你自己,以及那些被你的生命所碰触到的人,将 时间加速。它就是`时间旅行'之真正的目的与崇高的定义。 Page 10


宽恕:宽恕的运作是出于`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在我们生命经验的境况下尽我们最大的努力'之概 念,和`我们的爱的频率充满我们的人类仪具'之程度。当一个人是出于`心之美德'与`它的 那些真正的频率之丰富的质地'而运作的时,宽恕是一种自然的接受(acceptance)状态。当一 个被感知到的不公义进入到我们的经验里时--不管有多重大,也不管我们认为自己是当事者或 旁人--我们一开始也许会以受害者或恼怒的那些尖锐的情绪来反应,但这种情绪上的凌乱与扭 曲,可以很快地被以体验`谅解-->慈悲-->宽恕-->赞赏'来转变掉。这是把`受害者或共同反 应'转变成`光的熔化炉'而只留下那剥除了所有的目的之`最纯粹的爱的频率'之 方程式。 宽恕其实是`不带有“典型地会引起批判的出现之那些二元性(例如,好与坏)的沉重情感"的 谅解与慈悲'之向外的表达。它是一种不带设计或目的之中性的表达,但是它会把你从那些时间 的爪子里释放出来,那些时间的爪子类似于能量的流沙,在能量上把你和一种以时间为基础的情 绪状态纠缠在一起。一项性灵上的要务在你日复一日的那些活动里,时常去重整你的情绪状 态是很重要的,而`真情的艺术'是这样做的一种非常好的方法。它并不要求你练习完全的形象 化。在你的感觉的世界里,以一种对于`那些心之美德如何能够为了特定的生命经验而被结合和 接续'之更充分的了解来运作,是一种将会对你很有用的,在行为方面的基本转变。为什么练习` 真情的艺术'会是一项性灵上的要务呢?当你已经找到了你自己对于那些心之美德的定义,并且 已经把你的洞见会集到你的行为里时,你将会看到,这是打开包围着你的爱的频率的那些封套之 钥匙。在你之内,没有任何其它的振动体(vibrationalidentity)会比这种把你的存在界定为一种 灵性的存在体(a spiritual being)之`神性的爱之脉冲'更是(真正的)你。目标是去邀请这种 振动--这种存在(this being)--进入到你的人类存在(your human existence)里,而它将只 有在,当你的意识(或知觉)的场(例如,情绪状态)里有和谐(harmony)存在时,才会浮现。` 练习真情的艺术'是`去达到这种和谐'以及`在你的人类志业上召唤你内在最深的自己来与你 结合'的一种方法。它同时也有助于把个人和`人类进化的下一个阶段'对齐,而`人类进化的 下一个阶段'是直接关系到`情绪的状态'以及`这情绪状态和灵性的脉冲(the spiritual impulse) 或爱的频率之对齐'这两方面的。并不是心智(脑力)在这种进化的跃进里缺席了,它是心的一 种极其重要的仪具,但在人类志业之讲究实际的竞技场里,爱的智能超过了能转移给头脑的智能 之标准(but the intelligence of lovesupercedes the intelligence of the mind in the practical arena of human endeavor)。

Page 11


在人类世界里,爱被认为是一种行动或感觉,而不是高等智能的一种形式。我所说的爱,是复合 宇宙之最高的智能,但也是在人类领域里最被误解的。人类灵魂是这种爱或智能的一种导管,而 最初源头正在释出这种爱的频率之更高的能量学(energetics),为的是要让人类去进行下一个 进化的跃进,而到更高的第4次元(the higher 4thdimension)。这个跃进会受到促进,如果个人 正在实践`真情的艺术'或某种在本质上相似的东西的话,因为那新的能量学就像是风之于帆, 如果有着情绪上的协调一致(emotional coherence)的话,而这种“风"将会使你加速,就某种意 义来说,你将会时间旅行到另一个 你。也许那在之前已经被说过了,但我还是要强调这一点, 不要单独地只为了你自己的性灵之成长而练习`真情的艺术'。主要地是为了`这行星之进化的 扩张'以及`那些你的生命所接触到的人'而练习它。你会是这种扩张和进化运动的一个工程师, 当你从这个视角来运作时,因为你集中力量于`支配的所在地'(the locus of control)--你自 己的情绪状态为了这行星和在她上面的人之益处而起的杠杆作用。这种视角正是那面,最初源头 那新的能量学“吹"在其上的“帆"。如我前面讲过的,光是一种爱的质地。一种新的光正在从那 和谐宇宙(the cosmos)浮现出来,那和谐宇宙也正在催化其它世界里的光转变,包括了我们的 太阳系,我们的行星,以及存在于其中的那些`存在之微妙的场'。你可以把这种新的光之频率, 想成是人类存在之转变(the shift of human existence)的一种催化剂,但它实际上是地球的催化 剂,而人类就如它过去一样,只是搭上了车而已(and humanity is merely along for the rideas it were)。地球在宇宙里占有一种特殊的地位,并不全然是因为它今天所体现的,而是在它那荣耀 的未来,它所将要体现的。在你内你所拥有的那个爱的频率,那个将6种心之美德编结成爱的行 为之准则的编结物,可以被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来传送,而接触到地球。仔细思量这段话:你可以 用你的`意识(或知觉)的场'来接触到地球,以一种实际上会促进它的进化的转变之强而有力 的方法,而在如此做的同时,你自己的进化的转变也被促进了。这是`真情的艺术'之需要考虑 的最后的层面。随着你的意识的场或能量体(energeticbody)变得更为和谐与一致(harmonious and coherent),爱的频率也会更为活跃地把它自己坐落在你的人类仪具里。这表示说,你已经以一 些更有生气,更实际的方式,接取到你的更高的自己了。有了这种增强了的接取,你也会有能力 去以`有选择性的精确'来传送这种爱的频率。

Page 12


传送这种爱的频率给地球,是练习`真情的艺术'之一个构成整体所不可缺少的层面(an integral aspect),但在练习中它不能太早被进行。那些旧的模式和能量之清除必须要先发生,然后才是 对于那新的能量学的某种自我精通,最后,一个人才能够以必须的精确和感情强度来传送(爱的 频率)。它是在这个练习里的一个极其重要的阶段,而可以被比为是,这个练习的最后一层目的。 个人的力量被容纳在他们的`心之美德'之流动的智慧(fluid intelligence)里。一个人如何协调 (orchestrates)他们的情绪状态,反映了他们的自我精通。`心之美德'的那些方程式,是使得 一个人可以优雅地穿越过生命之无数的情况与境遇之一些连锁的行为。了解到他们的`心之美 德'的那些更深的意义,并且把它们的方程式应用在他们的生活中之个人,丰富了他们在地球上 的目的,并且能够接取到那最高与最为强力的形式之智能:神性之爱。从我的世界到你们的世界 James

Page 13


注 释------------------------- 1能量的心--横越过空间之所有的次元,存在着一种 “基本的(primary) 振动场”或“首要量子”(quantum primacy)。这个场是非物质的,但它提 供讯息给那些是为物质的(This field is non-physical but informs thephysical)。它独立于`那些存在之物质性的结构'之外而存在,而在 Lyricus的老师们之间被知晓为 “非衍生性的讯息结构” (UnderivativeInformation Structures,UIS)。UISs是`次-量子' (sub-quantum)并且相当于(represent)有生命的系统与无机的物质之主 要的蓝图(the primary blueprint for living systemsand inorganic matter)。 就是UIS造成了相互贯穿于全部的行星,天体,银河系,和宇宙之间的那 些“量子场"。它是连结了非本地与本地,个人与集体,单一与无限(the one and the infinite)之`生命的交流处'(the communication field of life)。`能量的心'是UIS之非物质性的构成要素,它是UIS通往`灵魂 载具'或人类仪具的那些直觉的和智能的中心之通道或入口。以某种意义 来说,它是物质性的心脏在次量子层面的蓝图(the subquantum blueprint of the physical heart)。 2 Lyricus教导团(LTO)--Lyricus教导团来自第7个超宇宙 (Superuniverse)的〝中央族类〞。在〝中央族类〞里有一个被象征性地 知晓为WingMakers的次族类(sub-race)。在WingMakers里有属于一个特 定团体的存在体们被集体地知晓为Lyricus,而就是这个团队负责收集和 输出`一个发展中的族类为了要科学性的证明灵魂的存在,并且建立〝多 重次元实相的科学〞(thescience of multidimensional reality)来作为这族 类的核心知识系统'所必需的知识基础。这种进化的结果是宇宙性的,而 且在一个最大的程度上,对于建基在〝中央族类〞之`生物基因模板' (the biogenetic template)--这模板被知晓为〝`最初源头'之`个别 化了的意识'的`第7个原型灵魂载具'〞--上的所有族类来讲都相同。 负责`护送一个发展中的族类到达科技和科学的非凡能力(prowess), 藉此而〝灵魂〞和〝灵魂的载具〞(the soul carrier)能普遍为这个族类所 辨别与认识'的,就是Lyricus。 Page 14


3人类仪具--人类仪具是由三个主要的部份所构成:生物性的〈The biological〉〈物质的身体〉、情感性的〈the emotional〉、以及心理的〈the mental〉。这三种不同的智能和感知的工具与系统,聚集起来,代表了当 “个别化了的精神体"〈the individuated spirit〉与时间、空间、能量、物 质〈matter〉之物质性的次元交互作用时〈所用〉的运载工具。在Lyricus 的术语里,它被称为`灵魂的载具',而在它里面的灵魂意识正在活化灵 魂载具的知觉系统,以增强灵魂在物质性世界里的影响力。4最初源头- -最初源头是一个不但占据了所有的时间、空间、能量、物质〈matter〉、 形式〈form〉、意向〈intent〉,而且占据了所有的非时间、非空间、非 能量、非物质、非形式、非意向的意识。祂是把存在的所有状态联合成一 个存在的那个唯一的意识。而这个〈由存在的所有状态联合起来的〉存在 就是最初源头。祂是一个一直在成长、扩张而无以名之〈inexplicable〉的 意识,祂把存在的所有状态之集体经验组织成一个协调一致的创造计划; 把扩张和拓殖〈colonization〉组织成创造的领土(the realms of creation); 并且把创造的内含物(the inclusion ofcreation)组织成“源头实相”--最 初源头的家。

Page 15

真情的艺术  

真情的艺术:一项灵性上的要务,来自wingmaker网站的资料.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