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寂寞

|| 在時空中 停駐。

寂寞 被旅人 烙印在山里

賓朗 斑駁地 在時空中停駐

山里火車站 / 舊檳榔火車站

今 年 五 月

感動上路。


寂。 寞。 小。 站。 — 山 里 站

我們不是說好了都不會分開嗎 到現在呢 我一個人好寂寞 想哭

寂 寞 小 站 | 山 里

劉克襄的〈山里站──傳說中,到不了的車 站〉,提到這樣簡單卻深刻的告白,也因如此 山里站又稱為「寂寞小站」。

寧靜的村莊,空靈的環境,彷彿為這段感傷的 戀曲增添飄渺無語的情境。 ■ 別等待我隆隆的腳步聲,因為我只是過客。

傳說中─前有都蘭山,山下卑南溪蜿蜒向南流,後倚卑南山脈,地形封閉卻風景秀麗─到不了的車站,但在那 一日,我們還是抵達了山裡的山里車站,以一種郊遊似的觀光客心情,融入山里部落熱情、悠閒的份微之中。車站 門口,等著我們的是一列郵輪式列車,及一群亟欲探索山里這秘境小站的旅客們。在郵輪式列車帶走一片喧囂後, 我們才在極具榮譽責任的站長熱心地尾尾述說之下,追回了山里的歷史。

▌被時間遺忘的歷史 ▌

它在 71 年 6 月 27 日的誕生是由於賓朗站至嘉豐站之間

路線坡度太大、曲線多而改線,同時裁撤嘉豐、初鹿、 賓榔三站,新建山里車站及卑南站﹝今改名為台東 站﹞;因隸屬於台東縣卑南鄉嘉豐村山里部落,而取名 為山里車站,並於 71 年 7 月 1 日正式營運。


站長說車站初期是客、貨業務均辦,為三等車站;後 因社會經濟發展迅速等因素,民國 73 年 11 月停辦客 運業務,但也僅有少量公物運輸,一般業務全無;到

寂 寞 小 站 | 山 里

了 79 年至今,車站全面停辦貨運業務,改為純運轉 之三等車站,只停普通車,旅客不多,早已停止售票 業務,旅客搭車皆於車上補票。也就是說,現在的山 里車站純在之主要目的,乃是辦理列車交會、待避及 供郵輪是列車上的旅客們下車遊玩或參訪,一天只有 少少四、五班上下行車。 ■ 在歷史面前,我忘了時間。

▍失傳的絕響─抓路牌特技 ▍ 從山里車站誕生時便陪著它的山里車站的站長─吳振鵬熱心的邀請我們進到列車長 室,介紹了快成為古董的老朋友─「電氣路牌閉塞器」,山里車站與台東站之間的行車控

制採用自動閉塞式,與鹿野站間則採用電氣路牌閉塞式;而「抓路牌特技」是為了防止列 車追撞或對撞,站與站之間必須有行車控制,路牌套裡裝著列車行駛於兩站間的通行證- 路牌。站長為我們示範當山里車站欲向鹿野站開車時,須先取得鹿野站值班站長同意,合 作從閉塞器內取出路牌,置於路牌套內,掛於月台上之授器上,列車通過時由司機或列車 長伸手勾走,於通過鹿野站時,再準確地投入受器內,兩站間一次只能取出一塊路牌,非 等到取出之路牌放回閉塞器內,便無法再取出;當時列車高速通過的路牌拋接特技,常吸 引鐵路迷到此拍攝,但台鐵擬將行車控制全線改成中央控制,故抓路牌特技不久將成絕響。


▌山里原味 ▌ 「把茶籽洗淨,在經過陽光的曝曬十五日,讓它自然

寂 寞 小 站 | 山 里

的曝裂,再挑出核仁。」 原本從事土木包工業的陳振榮,四年前回到家 鄉「山里」轉行投入榨油業,在三合院農舍掛牌經營 「天心榨油行」 ,夢想打造屬於山里部落的傳奇。 每當有遊客出現時,老闆的聲音便會透過大聲公,迴

蕩在整個「山里」 ,一邊介紹景點,一邊還不忘推銷 手工自產的「苦茶油」,甚至還大方地請遊客吃苦茶

店家資料

油炸的地瓜,老闆的熱情讓一絲的熱鬧悄悄地串起了

店名:天心榨油行

這靜謐的小村。

地址:台東縣卑南鄉嘉豐村山里路 3 鄰 88 號(山里火車站前面) 電話:(089)517285 負責人:陳振榮 先生

▌迷你神秘的山里教堂 ▌ 在這純樸的山里部落中坐落著一座迷你的教堂,他

是部落人們

信仰的寄託。當你來到這座教堂的面前,儘管他大門深鎖,但你彷彿 能感受到那居民們深深的信仰意識,而那種感覺是神祕的是無解的。 山里福音教堂位在山里車站前方大約 50 公尺處,這是一座迷你 教堂,屬於基督教長老教會。白色的小教堂頂著紅十字架,優雅而聖 潔地矗立著,建地用卑南溪床的卵石堆高為小台地,牆壁似乎也都以 卵石堆砌而成。


▌山里人行步道與腳踏車步道 ▌ 花東鐵路電氣化工程中最長的山里隧道於 2012 年 3 月舉辦貫通典禮,預計 2012 年底開通。 山里隧道目前有7座小隧道,電氣化後的「新山里 隧道」 ,是一座長約5公里的隧道。舊山里隧道可考 慮交由地方民眾使用,作為人行步道和自行車專用 道。 透過人行步道與自行車的步道的規劃,會有越 來越多人慕名來尋找這傳說中到不了的車站─山里 車站,你 ■ 未來,又增添一則幸福感。

▌山里 駛向幸福 ▌ 山里

可以讓你匆匆一瞥

山里

可以讓你溫柔停留

山里

可以讓你忘卻煩憂

山里

可以讓你幸福快樂

山里

可以讓你重新認識心中善良的自己

他們充滿幸福的迎接前來觀光的觀光客 他們不商業性的叫賣,只告訴你這山里的好東西。 他們不指望遊客們是否會再到來,他們只希望遊 客們這次旅途能夠盡興。 看著在地人熱情的招待、舉起手向遊客們揮手的

景象,你 便會發現, 這個地方是如此的善良。

是否已經迫不及待了呢?

寂 寞 小 站 | 山 里


時。 空。 停。 駐。

時光匆匆刻下的刻痕, 靜靜的,慢慢的,

時 光 停 駐 | 舊 檳 榔

化成老舊的記憶, 在照片上塗上淡淡的鵝黃光暈……。

於我們腳下被填上石頭,被釘上木板的鐵道,再也想像 不到,當年圍繞在它身旁的孩子們,是如何追趕著火車通勤

上下學。滿載著甘蔗原料,成為那一張張鵝黃的記憶。

舊 檳 榔 站

檳榔火車站,依舊停留在五、六十年代,那一聲聲響的 鳴亮的蒸氣火車頭,載動著斑鳩、東成、美濃、岩灣的居民

們邁向各處,也載著他們歸來,回到這熟悉的家鄉。而它的 故事,也隨著時代的洪流,漸漸隱匿在空氣中。這一切彷若 一種偶然卻又刻意的因緣,在小小火車站站長們的記憶裡, 流轉開來。

檳榔火車站初為「台東開拓」(前身為 台東製糖株式會社),為疏運蔗糖原料 所新築的輕便軌道。

1922 年 4 月 15 日以 95 萬日圓收買, 設立「奈夫乘降場」(招呼站)。

昭和 18 年(民國 32 年)改設停車場。

光復後,改成檳榔站。

民國 71 年廢站。

資料來源:山里吳振鵬站長


時 光 停 駐 | 舊 檳 榔

▌日本人與日本屋 ▌ 那一年是台灣光復,木山回到日本,將這台灣的家賣給了鐵路局。 從此之後,它不再只守護著一個家庭,成為守護往來人們的火車站,

佇立在村子的中心。山里火車站的站長回憶:「五、六十年代曾經是花東 縱谷東線鐵路沿線重要的小站,為澱粉、賓朗牧場、阿里擺部落、檳榔村

中心、頂岩灣、後湖、十股等交通樞紐、政經的中心,人文、貨物集散之 地人來人往,熱鬧非凡,曾幾何時台灣鐵路管理局考量坡度、縮短里程等 關係,於民國 71 年 6 月 26 日改線,經由山里到卑南,於是曾到撤站的命 運,整個情勢跟著改觀,逐漸沒落……。」 繁華的榮景鑲嵌在照片裡,還有曾經踏過這段日子的人們記憶中。木 山大概也沒有想過,那棟日式建築的乘載著不僅僅是過客,也牽住了老站 長張江坤先生的歲月。日式建築兩層式的下層,留住老站長的身影,也因

此讓檳榔火車站免於如嘉豐、東成、初鹿被拆除的命運,火車雖已停駛, 外觀還保有原貌。也算是另一種機緣。


▌台灣特殊「之」字形火車軌道 ▌ 火車「碰壁」不只是集集線小火車的專利,火車「碰壁」在昔 日的花東縱谷幹線也不陌生。

檳榔火車站坡度較高,蒸汽火車馬力不夠,俗話說: 「山不轉人 轉,人不轉心轉」 。但是,火車要過,路不轉,只好火車轉,於是,

火車的兩側車廂輪流擔任起頭、尾的職位。形成特殊的「之」字形 火車行走方式,也就是著名的火車「碰壁」 。 在檳榔火車站的門口,一架年代久遠的轉側器吸引住我們的目 光,老站長笑笑地說: 「這台機器在台灣已經很少見了,搞不好全台 灣只剩下兩台吧。」 就像是已經不在行駛的鐵軌被塵封了起來,我們已經見不到當 年火車行駛的場景,但從封起的木板,依舊可以見到當年行進的痕 跡,如同這台放置在舊車站前佈滿灰塵的機器,風華不在,卻帶著 濃濃懷舊的味道,默默記錄下屬於它們叱吒風雲的日子。

山里站 撰文

▌花東最後一寶 ▌

前言/林偉萍 歷史/李品萱 產業/張亭亭 人文/陳玉涵

「那種類似小型紅豆餅,餅皮卻是白色的,裡頭包 裹著紅豆餡,聽老一輩的人說,那叫做『蘭又』 ,在 當年花東鐵路線,是著名的名產。花東有三寶,花

檳榔站 撰文 周珮瑜 / 詹斐雯 / 萬珊錞

攝影 詹斐雯 / 林偉萍 / 李品萱

蓮的番薯、玉蘭的蘭根,而檳榔就是蘭又了。」山

張亭亭 / 陳玉涵 / 董維昕

里老站長回憶般地說。

資料蒐集 周珮瑜 / 萬珊錞

照片後製

排版

陳玉涵

董維昕

時 光 停 駐 | 舊 檳 榔

鐵支路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