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41

荷蘭

41 海天遊蹤

UNITED TIMES Editie 340 19-11-2013

鳥 籠 裡 的觀光客 文 : 陳凌

的 到 遇 遊途中

奇妙 故事

冒險之旅趣味多 旅行家伊爾 (Pico Lyer) 以他多年的旅行經驗給旅行下了 一個結論:“越是驚心動魄的遭遇,事過境遷回想起來越是 盪氣迴腸,有味之至。旅行叫人心馳神往之美麗光環即源於 此。” 一位朋友攜伴去美洲大陸自助旅行,他們捨棄跟團的豪 華遊,帶著露營用具和睡袋,揹著背包四處搭營。回來後提 起旅遊趣事,其輕描淡寫道:“有一晚回到我們在山區搭營 的帳蓬,一掀開門簾,乖乖,一條響尾蛇正舒服地躺在我的 睡袋裡,對著我吐著紅色的蛇信。我大叫一聲跳出帳篷,不 過後來還是勇敢地拿著鏟子,把那條不速之客請出帳篷外, 才敢進去睡。” 她被這條蛇嚇到了嗎?看樣子是沒有,她還打算下一次 繼續背著露營用具跑更遠哩! 有一次我在泰國自助旅行,吃了不少苦頭,但也趣味橫 生。 那趟旅行徹底扭轉我對泰國的印象,更奠下日後我擴大 自助旅行範圍的基礎。這次經驗正好證明了下列這一段話: “每段值得懷念的旅程或多或少都含有冒險的成份在內,這 成份既能振奮人心,也可能是變成個人成長所不可或缺的要 素。” 我的泰國自助旅行首站是曼谷,抵達當天下午在市區東 逛西逛,最後一站是泰國皇宮,趕到時已經是傍晚了,一抹 斜輝掛在天際,將四周染上一片昏黃,皇宮前沒有幾個遊客, 街道冷冷清清地,一個值勤士兵懶洋洋地站在崗位上。我們 正納悶之際,旁邊一個衣著整齊的中年泰國人笑著用英語跟 我們打招呼:“明天再來吧!皇宮只開放到下午五點。” 我們難掩臉上的失望神情,好不容易從曼谷的東邊趕到 西邊,還是沒能趕上今天最重要的行程——參觀泰國皇宮。 “你們剛到泰國嗎?”那人說:“那麼你們大概不知道 今天有一個重要的慶祝活動,四千個泰國和尚今晚九點會在 玉佛寺附近為泰皇舉行祈福大會,千萬不要錯過這場盛會。” 我們聞言大喜,四千個和尚聚集起來為泰皇祈福,那該 是多麼壯觀的場面? 我們立即打開曼谷市區地圖,請他幫我們找到了玉佛寺。 他在上頭用筆畫了一個圈,接著說:“祈福大會晚上九點才 開始,你們可以先去附近的一個展覽會參觀,那是一年一度 的泰國工藝品展覽,一年只展出七天,今天是最後一天。你 們運氣真好,什麼好事都讓你們碰上了。” 他還替我們招來一輛人力車,用泰語替我們談好價錢, 我們上了車,便十分感激地離去。誰料人力車將我們拉到一 家珠寶店門口就停了下來。 這兒就是工藝品展覽場? 我們狐疑地對望一眼,這明明是一家珠寶店,裡頭只有 冷冷清清幾個客人,並沒有洶湧人潮。我們到裡頭逛了一圈, 看到陳列架上琳瑯滿目的珠寶項鍊,紅寶石、藍寶石戒指, 祖母綠手鐲,全部都以美金計價,十足昂貴。我們不禁啞然 失笑,我們的旅遊預算可沒包括買珠寶。 在珠寶店逛了一圈,空著手出來,天色卻已經全黑了, 路燈一盞盞亮了起來,燈影下只有我們兩個孤寂的身影。都 快九點了,玉佛寺附近連個和尚的影子也沒見到。我們不甘 心地攔住一個當地人詢問,那人聽得一臉納悶。四千個和尚 在玉佛寺祈福?他說他從沒聽過這個慶祝活動。 街道靜悄悄地,靜得聽得到彼此的心跳。 原來,四千個和尚的祈福大會是個騙局,用來騙我們這 兩個自助旅行者去珠寶店的。誰料,我們還真被騙得團團轉, 花了車錢和寶貴的時間不說,還搞得又累又餓,連晚餐都沒 吃。這裡離大路可還有一大段距離呢!

不去珠寶店 就不載你們回旅館 後來的經歷更讓我們發現曼谷真是個不適合自助旅行的 地方,滿街都是珠寶店的眼線。只要你長了一張外國臉,便 活該受騙。我們接下來的遭遇更離譜,好不容易走了一段長 路到大街攔到一輛人力車,車夫往前踩了一陣子,停在一個 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地方,然後操著半生不熟的英語說:“去 珠寶店,只要十分鐘,不用買,只要看一看。” 我們倆個頭搖得像波浪鼓似的,不看不看,連一秒鐘都 不想看。 結果是我們被車夫趕下車,在馬路中央被放鴿子,車夫 丟下一句話:“不去珠寶店,就不載你們回旅館。” 天哪!這是什麼世界。 我們又餓又累地站在馬路中央,哪兒也去不了。早知如 此,當初就乖乖跟團了。跟團最多只是被導遊一個人騙,不 跟團的自助旅行卻得跟滿街的珠寶店掮客作戰。好個泰國自 助行。我們攔不到車回旅館,每部車都要拉我們去珠寶店, 我們只要一搖頭,便被車夫遺棄不顧,那情景簡直讓人抓狂。 曼谷自助旅行第一天,我就在街上發飆了。 我後來在曼谷街上歇斯底里地對著過往車子大吼: “我要回旅館。”

以騙制騙回旅館 同行的還有我先生,見狀不妙,再攔不到車回去,我下 一個吼的目標準是他。 好不容易又攔下一輛車子,車夫問:“去不去珠寶店?” 這老兄居然說:“好呀!可是你得先載我們回旅館。我 還有兩個朋友在那裡等,我們可以去接他們一起逛珠寶店。” 那呆頭司機居然信了他的鬼話。 一坐進車裡,我開始坐立不安起來。萬一呆會兒到了旅 館,司機發現我們騙他,豈不是要抓狂?萬一他氣不過,帶 把開山刀,等在旅館外頭,我們該怎麼辦? 結果他卻小聲地安慰我:“放心啦!這叫作以騙制騙, 他們可以騙我們,我們就不能騙他們嗎?” 就這樣,我們終於順利地回到旅館,這一連串經歷也實 在讓我們對泰國的騙術大開眼界了。

鳥籠裡的觀光客 我們從曼谷火車站搭了一輛夜車到達清邁,又被一個叫 做“朗”的車夫盯上。 那是到達清邁的當天下午,我們正在市中心參觀一座廟, 廟裡漆金鑲銀,外頭陽光正炎熱,幾個泰國女人坐在廟裡 的陰涼處賣小鳥,她們將小小的鳥兒裝在籠子裡,兩隻鳥賣 二十泰銖。 鳥兒在小小的竹籠裡活潑地跳躍著。這些泰國女人正是 用這些小鳥是來吸引觀光客的同情心,讓觀光客花錢將小鳥 買來放生,然後她們會再佈下天羅地網將小鳥再網進籠子裡 賣給下一批遊人。 朗就站在廟門口等我們,他有一輛小吉普車,每天在廟 口招覽觀光客當私人導遊。“五十泰銖租三個小時。我可以 帶你們參觀三座廟和一個油紙傘廠。”

聽起來很合算,於是我們就搭上他的車了。 帶我們參觀完清邁一座著名的廟宇後,朗說:“在油紙 傘廠前有一家絲綢場和一家工藝品廠,離這裡不遠,就在下 一座廟的沿路上。” 既是沿路,當然沒理由不下車參觀了。然而那一整個下 午我們只參觀了一座廟宇,卻逛了四家店,包括一家珠寶店。 我們在裡頭參觀的時候,朗便坐在外頭喝茶等待。 我突然發現自己也像被網住的鳥兒,飛不離這張無所不 在的推銷網了。

隨意之旅的旅館驚異 儘管這次自助旅行沿路出了不少狀況,但我們卻一直調 整自己的步伐和心情,放慢腳步去看一些真正想逛的地方。 這種不趕時間,不慌不忙的隨意旅行,讓我深深感受到自助 旅行的樂趣。全段行程我們只有前兩天是提前預訂了曼谷的 旅館,往後將近三個禮拜都是隨遇而安,走到哪,玩到哪, 住到哪。 但隨意住進去的旅館有時真的很冒險。 有一次到達吉隆坡,在機場旅館櫃檯隨意定了一家位於 市中心的四星旅館。旅館臨街,看起來氣派豪華漂亮。領到 房間鑰匙進去後,我家先生嫌房間臨街太吵雜,要求換房間。 換到樓下的房間比第一間狀況還差,還是吵雜,他又要求旅 館換房。櫃檯那人大概被我們惹煩了,最後換給我們一間房, 似笑非笑地說:“這個房間保證安靜。” 我一看到這個房間號碼心裡就發毛,房號是 444,我很想 拒絕要這個房間,可是已經第三次要求換房了,也不好再說 什麼。帶著行李一走進那個房間我的心裡便有一種說不出的 恐怖。那個房間位於整條通道最底端的一個死角,是個獨立 房間,左右都沒有房間,窗戶外面則是一條死巷。房間光線 很暗、浴室裡的光線更可怖,青青白白的,在這種光線下我 根本不敢照鏡子。更怪的是我在浴室洗澡時,滿腦閃過的都 是一些血淋淋的場面,嚇得我在裡面一刻也不敢多呆。房間 裡的床我也不敢坐,直覺床底下一定有花樣,櫃門我也不敢 開,害怕一拉開門會見到怪東西。 我一向陽氣很重,從沒遇過邪門古怪,可是這個房間給 我一種很奇異的不安感,我一進那間房一刻也不想呆,寧願 換回原來那間嘈雜的房間。 我告訴老公:“我們得再換房,這間房很詭異,櫃檯那 傢夥一定是故意給我們這間 444 號房的。” 我的洋老公當然知道我們中國人對“4”的禁忌。但他卻 說:“我看這個房間不錯呀!很安靜。” 媽呀!這種安靜會叫我頭皮發麻。 我說:“住這間房,我晚上一定會作噩夢。” 進房後不到一刻鐘,我便拉著老公出去外面吃晚飯。磨 磨蹭蹭到了半夜才回來,不過一想到要回那間恐怖的 444 房 心裡便發毛,我決定跟櫃檯要求換房。 我走到旅館的服務櫃檯,出示房間鑰匙,說:“我不喜 歡這個房間號碼,能不能再換一間房。” 先前給我們這間房的工作人員已經下班了,接班的人一 看到這個房間號碼,一句話也沒問,立刻給我另一個房間的 鑰匙。這更讓我肯定了 444 房一定有詭異之處。 說來奇妙,換到另一間房後,原先在 444 房的不安感立 刻消失了。 不過我先生不信邪,還調侃地說:“我還真想在 444 房 住一晚,看看會發生什麼事呢!”

下期預告

自助旅遊驚魂記

Unitedtimes edition 340  
Unitedtimes edition 340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