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學 苑 6 0


《學苑60》編輯委員會 總編輯 袁源隆 副總編輯 陳雅明 羅銳潛 編輯 崔誦恩 區樂融 周志輝 甄健華 李曉婷 廖錦雯 譚天悅 譚天詠 美術總監 陳祖輝 協力 鍾家豪 劉希瑜 謝錦怡 麥焯恩 鳴謝 程翔 黎則奮 吳俊雄 羅貴祥 潘小濤 謝智浩 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地址:香港大學方樹泉文娛中心2A01室 電郵:undgrad@hku.hk 網址:www.undergradhkusu.wordpress.com 學苑Facebook專頁:www.facebook.com/undgrad 學苑即時新聞Facebook專頁:www.facebook.com/undgradnews 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出版 Published by Undergrad, H.K.U.S.U.


慎 思 敢 言


目錄 前 言 學苑憲章

008

序:文章是時代的精神反映

010

略釋《學苑六十》

014

學 苑 歷 史 學苑歷史:大事記

020

1952-1968:學苑的草創時代

034

1969-1973:學苑的改革時代

042

1974-1978:學苑的火紅時代

050

1979-1989:學苑的黃金時代

054

1990-1999:學苑的重整時代

062

2000-2014:學苑的當代發展

068

學 苑 專 訪 大中華與香港人──專訪程翔

080

「社會派」之序曲──專訪黎則奮

094

大學生作為文化批判的先鋒──專訪吳俊雄

108

文藝、學苑、社會氣氛──專訪羅貴祥

122

六四後的一代知識青年──專訪潘小濤

132


肩負抗赤重任──專訪謝智浩

142

學 苑 觀 察 堅守崗位

捍衛自由──學苑新聞與港大

158

冷血屠城烈士英魂不朽 誓殲豺狼民主星火不滅 ──《學苑》與六四

167

選錄舊學苑

174

總 結 後記:甚麼是學苑?

186

歷屆編輯委員會名單

190


一 部 分


前 言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THE CONSTITUTION OF THE HONG KONG UNIVERSITY STUDENT’S UNION SECTION X UNDERGRAD Article 1–NAME (Amended in GP 2004) The official editorial board of the Union shall be named “UNDERGRAD, HKUSU”. (Amended in GP3 2013)

— 前 言­ — 一 — 學 苑 憲 章 —

Article 2 –EDITORIAL BOARD a)Membership: i)Undergrad shall consist of the following members: 1)Editor-­in-­chief 2)Two Assistant Editors-in-­chief 3)Honorary Secretary 4)Five Editors, News Department 5)Five Editors, Feature Department 6)Three Editors, Cultural Department 7)Honorary Treasurer 8)Art Director 9)Marketing Secretary 10)Publicity Secretary, and 11)(Repealed in GP8 2013) ii)The Editorial Board may co-opt Union Members to its subcom mittees to assist in the execution of its duties. b)Duties of the Editor-in-Chief and the Assistant Editors-in-Chief: (Amended in GP 2004) i)The Editor-in-Chief shall be the Chairperson of the Editorial Board. ii)The Editor-in-Chief shall represent the Editorial Board and be directly responsible to the Union Council in all matters concerning the running and undertaking of the Undergrad. c)Appointment and Removal: i)Membership of the Editorial Board shall be open to all Full Member of the Union. The Editor-in-Chief and the two Assistant Editor-in-Chief shall be selected annually by all Full Members of the Union. Other members of the Board shall be co-opted independently by the Editor-in-Chief in consultation with the two Assistant Editor-in-Chief, subjects to the final approval of the Union Council. (Amended in GP8 2013) ii)The Editor-in-Chief, with the consent of the two Assistant Edi tors-in-Chief may remove any member from the Editorial Board,


for infringement of the by-laws governing the Editorial Board, negligence of duties or unbecoming conduct, subject to the final approval of the Union Council. (Amended in GP8 2013)

Article 3-FUNCTION OF THE EDITORIAL BOARD The function of the Editorial Board shall be a)to conduct all affairs pertaining to the publication of the Under grad; b)to formulate the policies of the Undergra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aim of the Union c)to carry out the resolutions of the General Meeting, General Polling and the Union Council; and d)to be responsible to the Union Council for all its actions. Article 4-VOTE OF CONFIDENCE The Editor-in-Chief or Assistant Editor-in-Chief when ceases to be a Full Member of the Union during his/her term of office in a Session, may continue to hold office till the end of that session upon a vote of confidence being passed to him by the Union Council. Article 5-RESIGNATION (Appended in GP 2001) An Editor-in-Chief or an Assistant Editor-in-Chief may, at any time, resign from office as an Editor-in-Chief or an Assistant Editor-in-Chief by giving written notice of resignation to the Chairperson of the Union Council. A notice of resignation shall be signed by the Editor-in-Chief or the Assistant Editor-in-Chief concerned. A notice of resignation shall be signed by the Editor-in-Chief concerned. A notice of resignation takes effect only by a motion carried by the two-thirds majority votes at a Union Council meeting. Article 6-ACTING EXECUTIVES (Appended in GP 2001) In the event of any vacancy occurring in the post of Editor-in-chief or Assistant Editor(s)-in-chief, the Union Council should appoint acting Editor-in-chief or Assistant Editor(s)-in-chief to take up the work, who shall have the same authorities and duties as the respective posts, but such authorities and duties are subject to limitation imposed by the Union Council.

008 / 009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 前 言­ —

序 學苑是時代的 精神反映

一 — 序 學 苑 是 時 代 的 精 神 反 映 —

年前籌備編委會工作時,曾披閱前輩寫成的《學苑》,驚歎其文章 每每深入堂奧,道出當時之思潮。我等雖不能至,然心嚮往之,既 以前人篇籍鞭策自身,亦有意梳理學苑歷史,揭櫫學苑為各時代而 寫之歷程。以下略舉數例,可見一斑。

火「紅」年代

七十年代初,文化大革命遍及中國,香港也發生了保釣運動等大 事,學界思潮遂左傾,學苑立場也倒向中共和毛澤東(也許1974年 除外)。1976年毛澤東逝世,學苑特意將一整期刊物變成毛澤東悼 念專題,當中一篇名叫〈毛主席革命的一家〉,其序言說:「一九 二九年至一九五O年間,平均三年毛主席便失去一個親人。第二次 國內革命戰爭時期犧牲了堂妹和妻子,抗日戰爭時期犧牲了弟弟, 抗美援朝又犧牲了兒子,無私的奉獻,完全的、徹底的為人民服 務。」可見在當時的大環境下,學苑編委也追捧毛澤東。


學苑當年對中共的擁護,也許莫過於其對大躍進之好評:「雖然, 在大躍進期間,還有一些缺點。如一些浮誇風。但這些缺點在半年 之間便被克服了」、「大躍進的成功引起了世界的震驚,亦引來不 少的攻擊,說『大躍進』是『大倒退』。但這些缺點和攻擊不能抹 煞大躍進的成績」、「經過大躍進,中國人民走上了獨立自主、自 力更生的道路。」左傾狂熱過後,學苑編委總結中國青年崇拜毛澤 東的心態,其中〈毛澤東──人?──神?〉一文如此收束:「毛 澤東是一個了不起的人物,但他不是神,他不是一個生下來就掌握 真理的人。他的成就,他的正確,主要是靠他的刻苦學習和刻苦實 踐得來的。」雖然此文不把毛澤東當作神,但仍可窺見當時毛澤東 在青年心中之地位。

前途問題

《學苑

切中肯綮

八十年代為香港的關鍵時刻,《中英聯合聲明》於1984年簽訂,香 港回歸中國的命運大定。但大多數香港人和港大學生一樣,渾然不 覺香港即將變天,大夢未醒。《學苑》便批評道:「我們身處象牙 塔內的大學生對自己切身前途問題之關注性竟如斯沉默及冷淡…… 普遍同學在校內九七問題活動之參與性甚低……我們豈可那樣短 視,只顧眼前利益而忽略了更重 要及切身的九七香港前途問題? 》便批評道:「我們 」

身處象牙塔內的大學生對自 己切身前途問題之關注性竟

中英談判香港前途時,中國拒絕 「三腳凳」方案,香港人無法決 定自己的命運。《學苑》當年已 抗議:「五百萬人的命運,竟然決定於兩個巨人的角力之下,這是 一宗荒唐的買賣。我們只是一部機器,一件貨品,有誰理會我們的 一聲異議?」繼而提出大膽的構想:「我們爭取的,是五百萬港人 自決香港的前途……難道一紙契約、一點『愛國』情操,比五百萬 人的意願更為尊貴?」今日觀之,教人喟然長歎。

如斯沉默及冷淡……

010 / 011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回歸以來(至少初期),我們對「港人自港」、「保持香港原有的 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習以為常,但學苑編委在 三十年前已點出問題,令人汗顏:「『港人自治』派則只是一廂情 願的想法。中國政府會容許一個國家出現兩種制度嗎?如果香港 自治,難保廣州、上海也不會要求自治,到時中國政府又如何處理 呢?……港人自治若果引致香港政治高度民主化,對中國的政治影 响,共產黨能容許嗎?」「(五十年不變)限制了香港未來發展的 方向,減低了香港在面對日後挑戰作出反應時的靈活性。何況,有 誰可以肯定現行制度的延續,必然是最適合香港未來發展的需要 呢?」 — 前 言­ —

六四屠城

港人如變色龍

一 — 序 學 苑 是 時 代 的 精 神 反 映 —

寫在六四屠城後的〈可悲的、可愛的、可恨的香港人〉,見證了香 港人在六四前後心境的變化。六四前夕,香港人曾短暫而熱情地關 心政治:「『香港人不再沉默!』這是『五.二一』反戒嚴百萬人 遊行的標語,那天,大家都投進去了!投入得令人驚訝!你可會想 過,平時在銀行排隊超過十分鐘便鼓躁的 人,可以在悶熱、擠迫的中區熬了兩小時仍 作者不勝唏噓 興緻勃勃,毫無怨言!」

地總

結:「當香港人面 對政治問題,卻像

屠城後,香港人卻露出可恨的一面。「當被 個無知的孤兒 屠殺之北京學生和市民屍骨未寒之際,香港 出現了一場小騷亂……是一場逃亡潮,一場 是控制自身政 預早八年出現的恐慌。……(香港人)像一 運的機會長期 艘迷了路的船,只要看見大海上有微弱的燈 奪的結果。」 光,就會急不及待地衝向那裏。然而在此爭 先恐後,香港人最醜陋的一面就完全暴露出 來了,做事永遠一窩蜂,怕吃虧怕得要死, 不管那行動對自己有無益,總要先去幹了,往往因為此未益於自 己,先就做成集體利益的損失。」作者不勝唏噓地總結:「當香港 人面對政治問題,卻像個無知的孤兒。這是控制自身政治命運的機

。這 治命 被剝


會長期被剝奪的結果。」所言甚是。

本土思潮 香港世代

為 什 代 年 捍 衛 誠 如

近年,本土思潮興起,學苑編委乘時探討本土議題。2013年度編 委會出版常刊〈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探討港人 麼 這 一 自決權利。其後,此刊物的四篇專題文章和吳叡 輕 人 要 人、練乙錚等學者的文章結集成《香港民族論》一 書。2014年度編委會的〈二零四六 香港盡頭〉和〈 本 土 ? 香港民主獨立〉則續於本土議題上下求索。兩屆編 學 苑 編 委的刊物均引起廣泛迴響。

委 所 言 , 香 港 人 不 可 寄

為什麼這一代年輕人要捍衛本土?誠如學苑編委所 望中共…… 言,香港人不可寄望中共:「當中共已形成一個結 構性貪腐集團之際,要對方放棄一黨專政只是痴心 妄想,港人已不能亦不應再寄望中方會推行民主改革。單是爭取民 主普選、捍衛自由法治,港人已是筋疲力竭,實難再向中國輸出民 主,改變刁民積習。」陳寅恪提倡「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學苑編委的一番話彷彿與之呼應:「無論是一國兩制或港獨自治; 是香港民族或中華民族,捍衛港人的自由和選擇權才是我們的終極 關懷。」

香港人有希望嗎?念念不忘,必 有迴響,有燈就有人:「現在許 多年青人都已具有能力移民,但 他們決心擁抱本土留守到底。為 甚麼?並非每個人都能習慣外國 生活,更重要的是因為本土意識 覺醒,他們視香港為家,寧願絕 地求生,亦不甘坐以待斃將家園 拱手相讓。」

惟文章可貴之處, 猶如醍醐灌頂,喚 醒鐵屋昏睡之人。

012 / 013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誠然,《學苑》非僅為政論文章集,而是港大學生的刊物,每期均 有校政和學生會事務的報道。《學苑》多年來也有不少剖析文藝、 介紹學術的文章,質素頗高。惟文章可貴之處,猶如醍醐灌頂,喚 醒鐵屋昏睡之人。《學苑》或振聾發聵於當時,或發人深省於後 世。今日觀之,猶可資借鏡;即使今人不敢苟同火紅年代中《學 苑》之觀點,其文亦足為誡。《學苑》乃前輩遺留之寶藏,珍重, 珍重。

— 前 言­ — 一 — 序 學 苑 是 時 代 的 精 神 反 映 —


略釋《學苑60》

《學苑60》由籌備到出版,大概花了半年,但距離真正「完成」學 苑六十年來的歷史重整,路還很遠。原本出版《學苑六十周年紀念 特刊》的計劃,萌生於很簡單的理由:我們認為學苑需要更詳細、 準確的歷史,以反映學苑與香港大學、香港大學學生會、學界,甚 至與香港社會之間的相互影響關係。

《學苑》從1952年創刊以來,在學界及社會都擁有著一定的地位, 遊走在時代的前線,折射著大學生的思潮更迭,推動社會變革。代 代編委人才輩出,不少在畢業後成為了社會賢達、文人雅士,在社 會不同界別中繼續發揮影響力,與本港近五、六十年來的發展微妙 地縷縷相扣。在這樣的背景底下,歷史資料繁多、不少學苑的變遷 細節已經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被遺忘,趁還來得及,有必要逐點重拾 《學苑》的瑣碎歷史,湊成拼圖。

學苑歷史是城市歷史的一部分。正如昆德拉說:「人類對抗強權的 歷史,就是記憶對抗遺忘的歷史。」目下,強權不斷收窄城市的自

014 / 015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由空間,打壓人的權利,若果我們把強權的暴行忘記,自動失憶, 就是放棄對抗強權,間接助紂為虐。為了對抗遺忘,我們須盡一己 之力,書寫學苑的歷史,讓現在與過去永不終結地持續對話,保留 一段屬於幾代港大學生的溫熱和激情——同時亦為了修補我們的城 市歷史。

— 前 言­ — 一 — 略 釋 學 苑 60 —

到了出版這本小書的尾段,《學苑60》已非單單追溯歷史如此簡 單。《學苑60》已走著她的方向,以當前的史料去建構故事,透過 當事人的話語填補歷史的空白。沒有受嚴格史學訓練的學苑編委, 為了向讀者呈現我們所認為的學苑的面貌,決定以「學苑簡史」、 「學苑專訪」以及「學苑觀察」三部分去摸索學苑之流變,看學苑 之今昔。

首先在「學苑簡史」中,《學苑60》根據當時的刊物,以及配合香 港的大歷史,敘述學苑在六個階段的角色,以及輪廓、風格和內容 的轉變。第一階段由《學苑》1952年創刊開始,談1953至1968年經 歷的貴族大學階段;第二階段由1969年開始至1973年火紅年代開 端,以至學苑改革的關鍵歷史;第三階段是1974至1978年,注重「 認中關社」,社會派與國粹派之爭;第四階段為1978至1989年,是 為學苑的黃金時代;第五階段1990至1999年是重整時代,刊物步向 沉寂;第六階段是2000至2014年,追溯《學苑》近年來的模樣。

另外,在第二部分「學苑專訪」中,我們特地專訪了多位學苑前 輩,力圖從他們的腦海中挖掘屬於學苑的青春歲月,看看在各時期 的學苑,如何對他們個人成長、對校園以及社會的影響。透過文字 描繪受訪者的第一身經驗和感悟,展示以人為核心的視角。參與了 口述歷史的前輩總有六位,包括1972年副總編輯程翔,暢談當年的 大中華思想,看今天的「香港人」;1974年副總編輯黎則奮,述說 社會派與國粹派的對壘;1979年總編輯吳俊雄,說大學生作為文化 批判先鋒的矛盾;1984年文藝編輯羅貴祥,回憶那些年學苑的文藝 思潮;1990至1993年編輯潘小濤,分析在經歷了六四,在九十年代 初進大學的知識青年之心態;還有,2012年總編輯謝智浩,細說兩


年多前學苑作為校園第四權如何抵抗赤化……《學苑60》以他們的 話語重現《學苑》不同年代的面貌。

最後一部分是「學苑觀察」,我們站於現在,用自己的視角觀察《 學苑》多年以來在特定範疇內的歷史變遷,包括觀察〈六四〉,追 溯在八九六四之後的紀念出版和哀思;亦有觀察文章描述學苑在校 園的角色轉移,以彌補前兩部分缺席的地方。

下 , 反 思 更 多 個 人 與 校 園 、 與 社 會 的 問 題 , 想 像 我 們 的

《學苑60》幾經波折終於面世,可謂耗盡心力。出 版過程間,雨傘革命完結、特首梁振英在其施政報 告中點名批評《學苑》,關於這本刊物的歷史隨時 都在增潤延伸。《學苑60》可算是較有系統和條理 地疏理了《學苑》自從1952年後的流變,多篇的口 述歷史也為《學苑》歷史補足了人性化的角度,除 了讓讀者可由零開始初探《學苑》的輪廓之外,還 可讓讀者凝視過去大學生多年來的思潮起伏,目睹 當下,反思更多個人與校園、與社會的問題,想像 我們的未來。

未來 誠然,這本小書是有許多不足的地方,絕非完滿 的。囿於時間所限、人手短缺、編委實在無力撰寫 一本深廣皆足、資料詳盡充實的《學苑60》,還望 後人能夠參與歷史的寫作,填補餘下的空白,取前人之長,補自己 之短,繼續寫下香江的不朽名句。在此,本屆編委再次衷心感謝多 名學苑前輩受訪,望這本小書能為學苑六十年來的風風雨雨作一小 總結。

016 / 017


二 部 分


學 苑 歷 史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學苑歷史:大事記 — 學 苑 歷 史­ — 二 — 學 苑 歷 史

五十年代 草創階段

1952年,《Undergrad》以英文報章形式作不定期出版,為香港大 學學生會官方刊物,主要報道學生活動,由學生會出版秘書為首的 四至五個編委負責。至1959年,學苑正式以中文出版,譯名 《大學 生》,後改名為《學苑》,取其「學術薈萃的地方」之意。未幾, 學苑亦漸漸具備了一定的規模,不論在社會運動或學生運動上,一 直擔當著極具影響力的角色,其出版也廣受大眾重視。

大 事 記 —

六十年代 獨立時代

學苑在六十年代是香港社會上具影響力的文字傳媒,文章也受廣泛 重視,而當時《學苑》突出的外型尺寸(約10寸乘15寸)亦成為了 這本刊物的特徵。從這時開始,《學苑》刊登同學投稿的版面逐漸 增加。

當時殖民地政府仍以英文作唯一的官方語文,學苑首度提出中文應 與英文並列為官方語文,燃起香港當代史上首次「中文運動」。


學苑於1968年脫離學生會幹事會架構,獨立成為擁有出版自由的編 輯委員會,實權則落入由編委推舉再經評議會委任的總編輯身上。

七十年代 火燒學苑

七十年代可謂香港學生運動最興盛的「火紅年代」,學苑在保衛釣 魚台運動、金禧事件、「反貪污、捉葛柏」、校政參與等事件上成 為了整個學運的前瞻。《學苑》亦於1971年開始註冊外銷,直至九 十年代才恢復免費派發。

與此同時,學苑亦因報道手法問題引起多番風波,包括1971年「學 風事件」、1973年「火燒學苑事件」等,促使學苑於1973年修憲, 一位總編輯及兩位副總編輯改由全民投票選出。1979年間更常有學 生把新出版的刊物擲回編輯室,以示對艱深的政治文章的抗議。

八十年代 文化抬頭

八十年代開始,學苑的編採路線有了新的轉向,自1980年「呂大樂 閣」後,內容多為文化批判,但學苑依然活躍於社運與學運,曾與 港大醫學會發起「血書運動」,收集同學血液寫成血書,表達民主 訴求,引起不少迴響。1980年其中一期《學苑》把當時港督麥理浩 的頭部拼貼到一個強壯的女人身上,引起同學不滿。

九十年代 回歸校園

學苑的焦點重新集中於大學生的層面,讓同學在學習的本質、舍堂 發展和兼職問題上作出反思。1990年發生「中東戰爭封面事件」, 引起爭議。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1996年出版的六四特刊《五彩石》

020 / 021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和《森林裡的願望》,前者詳實報道八九民運的始末,後者則以寓 言形式從另一角度窺探八九民運。

同期,《學苑》的報道較集中於大學生在校園生活所遇到的問題, 讓同學在學習、宿堂發展和兼職等校園問題作出反思。

零零年代 重整時期

零零年代,學苑憲章、規模、刊物、內容幾歷重大變遷,這段時期 曾經出現《學苑》、《果籽》、《港大報》等學苑旗下刊物。   — 學 苑 歷 史­ — 二 — 學 苑 歷 史 大 事 記 —

自2004年,由幹事會出版的校報《校園雙週》缺莊,學苑擴充架 構,出版校報《港大報》,又出版專題雜誌《學苑》(初名《果 籽》,取其「不吐不快」之意),兩者均採用全彩印刷,打破以往 雙色印刷的悶局。

至2008年,學苑檢討兩份刊物的出版方針後,決定將《港大報》及 《學苑》重新合拼,出版革新版《學苑》,外觀類似免費報章,內 容包括校園版、專題版、評論版及文藝版,而英文版則獨立出版為 《Undergrad》。此外,學苑再度出版六四特刊《悼亡書》,於校 園報架及維園燭光晚會上派發。

2009零九年,《學苑》由報章尺寸改成雜誌大小。適逢六四屠城二 十周年,港大校園屢起風波,時任會長陳一諤因其六四言論引起同 學、社會猛烈批評,終至罷免收場;而學苑則出版六四特刊《國殤 廿載》,亦聯合另外六大編委會出版聯校六四特刊《我們二十—— 國家走到哪裡》。


一零年代 多元求變

一零年代,學苑的刊物形式漸趨劃一,而風格、取材則趨向多元。

2010年,學苑出現「脫期」問題,引起校內同學不滿。

2011年,學苑再次於六四出版特刊,名為:《六四二十二週年紀念 特刊 - 未填上的空白》。同年八月,港大發生「八一八事件」,校 方被指向權貴獻媚,學苑迅即出版號外及新聞特輯跟進事件。

2012年,學苑啟用Facebook即時新聞專頁,以實時網上報道彌補出 版刊物之不足。其後,港大發生「三·一二登報聲明事件」,學生 會耗費三十八萬會費於八份報章刊登「反黑金政治聲明」,內容偏 頗,各界譁然,甚至有同學發動全民投票,要求罷免評議會主席譚 振聲、學生會會長陳冠康,以及幹事會等人。學苑出版兩份號外報 道事件,並持續於即時新聞作出跟進。同年六四,學苑出版紀念小 說《悼梁芝》。

2013年2月發生周年大選風波。當時周年大選的提名期在未有知會 下提早結束,加上有兩個選委會的出現,大選宣告違憲。署理評議 會於3月2日委任三名2012年度編委為署理總編輯及副總編輯,暫時 履行學苑的憲制職務。風波至三月底補選告一段落。2013年度學苑 編輯委員會在延遲的情況下正式上任。同年出版聯編特刊《我們的 六四廿四》。

2014年度編委會出版以文藝形式的六四廿五周年特刊《說殤》。同 年9月,出版《香港民主獨立》,另二零一三年編委會於2014年9月 出版《香港民族論》一書,以上兩本刊物和2013年出版的最後一期 刊物《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被梁振英於發表2015年施政報告時點 名批評,引起軒然大波。

022 / 023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學苑及學生會大事表

年份

— 學 苑 歷 史­ — 二 — 學 苑 歷 史 大 事 記 —

學苑

學生會

1908

香港總督盧押提議將香港西醫學院 和香港官立技術專科學校合併成為 香港大學。

1910

盧押主持香港大學奠基禮。

1912

香港大學正式啟用,包括醫科和新 成立的工科。 香港大學學生會成立。

1919

學生會大樓落成,並正式啟用。

1923

孫中山先生訪問香港大學,使學生 對中國問題有一定的了解。

1931

舉辦三角大學運動會,與廣州的嶺 南及中山大學競賽,由港大學生做 東道主。

1941

太平洋戰爭爆發。在香港淪陷期 間,港大師生輾轉回到中國,有些 學生參加後勤、游擊或敵後的工 作。由於此時學生四散流離,學生 會亦隨即暫時解體。

1946

戰事結束,港大學生亦重新組織起 來,組成香港大學學生聯會。

1947

第一屆戰後的學生會幹事會成立。

1949

學生會正式獨立註冊為合法社團, 更命名為香港大學學生會。


1950 年代

中國共產主義使香港處於尷尬之境 (香港為英國在中國的殖民地)。 而港大象徵了西方、殖民地教育的 學府,處境更是進退維谷。邊界的 封鎖使香港與中國交通斷絕,「為 中國訓練人才」的理想頓變成空 談。失去了為中國服務的理想,港 大漸淪為一所殖民地的奴化教育的 學府,每年為政府訓練出大批公務 人員。在這個進退維谷的困惑年 代,學生會緩慢地發展成為一個龐 大的官僚體系,整個校園瀰漫著一 片死寂、沉悶。

1952

《Undergrad》為非 定期出版的英文刊 物,由學生會出版 秘書負責。

1959

《Undergrad》以中 文出版,譯名為《 大學生》,之後公 開徵求名稱,改為 《學苑》。

024 / 025

首次出現中文版 面。 1961 1962

新學生會大樓建成。 《學苑》正式以月 刊形式出版。

1964

港大時事委員會成立,象徵著學生 會對社會事態的關注。

1965

中文成為學生會法定語文。

1966

天星小輪申請加價,引起市民暴 動。港大學生會決議譴責這次加 價。

1967

「六七暴動」,又稱「五月風暴」 。港大學生會發表聲明,支持政府 維持社會安寧。 舉行港大小姐選舉。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1968

《學苑》設獨立的 編輯委員會。

1969

1970

— 學 苑 歷 史­ — 二

校政改革運動。時委會舉行「大學 教育與社會」論壇,稍後學生會召 開全體大會討論校政改革及呈交改 革報告書給校方。校方最終接納學 生代表出席校務會議。 「紀律小組」事件 和「康寧堂事件」 。十二位幹事中有 九位申請辭職,當 中包括時任出版秘 書,抗議學苑報 道。

香港大學學生事務處成立。 中文運動。學生會參加「爭取中文 成為法定語文」運動,舉辦論壇。 學生會提出「向心中國,致力香 港」的學運方向。

《學風》事件。年 底,評議會通過實 行兩報制,《學 苑》和《學風》同 時出版。 1971

— 學 苑 歷 史 大 事 記 —

時委會組織「聲援捷克人民自由運 動」大會,反對蘇聯入侵捷克。

1972

《學苑》向政府註 冊外銷。

保衛釣魚台運動。港大學生會在荷 花池舉行示威。

學苑附屬條例首次 出現,當中包括出 版篇幅、出版日 期,以至總編輯職 責等範疇。

港大宿舍加費。大學管轄的三間宿 舍學生會發表聲明反對。 港大學生會首次組成「回國觀光 團」,標誌著同學對祖國的神往。 出現首位華籍港大校長。 第二次校政改革運動,要求理論與 實際相結合,要服務社會,認識中 國,使大學教育與香港的未來實際 結合。 港大學生會參與「六.一八」雨災 救災行動。


1973

第一次火燒《學 苑》事件。有舍堂 認為《學苑》報道 失實,要求學苑作 出更正但遭拒絕, 有同學在學苑會房 外燒毀《學苑》雜 誌。 年底,306位同學 聯署要求改革學 苑,並提出學苑憲 章修訂議案。

1974

學苑憲章修訂議案 獲公投通過,出現 首位民選學苑總編 輯及兩位副總編 輯。

反越戰聲明。港大發表聲明,認為 應尊重越南人民自決及堅信越南是 一個國家。 反大學加費。 「反貪污,捉葛柏」運動。學生會 在維園舉行「貪污有罪,集會無 罪」示威。 火燒《學苑》事件。學苑刊登了一 篇有關舍堂之報道,引致大學堂抗 議並要求學苑編輯辭職。學苑編委 拒絕,終發生火燒《學苑》事件。 港大學生會改選。競選活動空前熱 烈,大字報被廣泛應用,投票人數 亦打破以往紀錄,結果「麥海華 閣」獲勝。 反對「一年一宿」計劃。 反加價運動。

1975

第二次火燒《學 苑》事件。多個屬 會不滿學苑工作, 校園內出現大字報 批評學苑之出版。 一群同學在學生會 大樓樓下焚燒《學 苑》,向學苑編委 會抗議。 學生會評議會提出 「對學苑編委員失 職和報導學生會活 動態度偏袒表示遺 憾」動議,惟遭否 決。

反「電話費大幅增加」。港大學生 會發起街頭簽名運動。 抗議英女皇訪港。在反殖民地政策 的口號下,港大學生會發表聲明, 呼籲市民杯葛英女皇訪港的一切活 動。 舉辦「香港週」。目的為「站在大 部分市民的立場利益,批評香港社 會問題」,鼓吹客觀、開放、批判 態度。反對校方延期增建宿舍。 舉辦「現代中國探討」展覽。以「 愛之深,責之切,是其是,非其 非」為態度。

026 / 027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1976

愛秩序灣大火,港大學生會成立專 責小組,組織同學探訪災民及籌 款。 舉辦悼念毛澤東逝世活動。 舉辦港大「國際節」,旨在環繞世 界問題提出討論。 「華僑紗廠」事件。此廠在營業有 盈餘的情況下關廠栽員,導致逾千 工人失業。港大學生會時委會向工 人慰問及發表聲明,並舉辦講座。 大學堂宿舍事件。大學堂宿舍學生 會反對舍監專橫無理,致信港大學 生會評議會和校方交涉,其後更在 圖書館門前示威抗議。

— 學 苑 歷 史­ — 二

「四五天安門事件」討論。 1977

— 學 苑 歷 史 大 事 記 —

金禧中學斂財事件,港大時委會及 學生報印發聯刊,報導事件真相。 舉辦「關心露宿者計劃」。 舉辦「中國民主之路」研討營。 舉辦「中國專題探討」及「中國政 治路向」展覽會。

1978

金禧事件。斂財事件後,新任校長 以報復行動對付揭發斂財事件的師 生,事情擴大至教署採取封校行 動。師生及家長在港大舉行記者招 待會及公開論壇,港大學生會同時 替金禧學生安排地點補課。 第二次中文運動開始,旨在要求有 關當局重視香港中文教育,檢討香 港的語文教育政策,提高香港學生 的語文水平。


1979

由報章形式改為月 刊式雜誌出版。

艇戶事件。油麻地艇戶及其支持者 在請願途中被警方拘捕,控以非法 集會罪名。港大參與探訪艇戶活動 及發起簽名運動。 舉辦「台灣一周」。 舉辦「今日中國」活動。

1980

參與「反兩巴加價」行動。 聯校反對「大學及理工教育資助委 員會」大幅度增加學費。

1981

舉辦區議會探討計劃。 舉辦辛亥革命七十週年紀念活動。 參與冀、鄂兩省救災工作。

1982

「血書事件」。學 苑與醫學會發起血 書運動,收集同學 的血液寫成血書送 到北京,抗議日本 文部省篡改南京大 屠殺史實。

選舉新學生事務主任。 血書事件。學苑與醫學會舉行記者 會,以單位名義發起「致中華人民 共和國血書」,以抗議日本竄改教 科書。 上京查詢被捕民運人士。

1983

發表「關於香港前途意見書」。 「戴信事件」。部分同學發起聯署 行動,以個人名義致信戴卓爾夫 人,指出香港政制並不民主,盼盡 速協助香港民主化及本地化。

1984

校內進行「香港前途」民意調查。 去信總理趙紫陽,提出對基本法必 須保障民主法治、自由及人權。 爭取遴選新校長。 舉辦「中港關係探討計劃」。

028 / 029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1985

支持學界選舉代表加入基本諮詢委 員會。 正式遴選新校長。

1986

「迎接新校長計劃」,探討種種大 學問題,呈交報告與校長。(時任 校長為黃麗松教授,新校長為王賡 武教授) 呈交大學三年發展計劃意見書。 呈交大學改革報告書。 發表「政制發展意見書」。

— 學 苑 歷 史­ —

1987

港大七十五週年鑽禧紀念。 亞太地區學生會議。 「八八直選」全民投票,結果通過 贊成「八八年應有部分立法局議席 由直接選舉產生」。

二 — 學 苑 歷 史 大 事 記 —

就「必然會員制」進行全民投票, 結果保留「必然會員制」。 1990

「中東戰爭封面事 件」。中東戰爭封 面設計引起爭議。

1996

出版《在獄民運人 士檔案》。

1997

出版《五彩石》及 《森林裡的願望》 兩本六四特刊。

2001

該年度編委會「表 者」以「我表你」 為宣傳口號,惹起 校內部分同學不 滿。


2004

《校園雙週》停止 出版,學苑編委會 擴充架構,同時出 版《港大報》和《 果籽》兩份刊物。

2005

《果籽》改名成《 學苑》。

2008

《港大報》與《學 苑》合併,成為革 新版《學苑》。 出版六四特刊《悼 亡書》及《零八憲 章特刊》。

2009

出版六四特刊《國 殤廿載》。

時任會長陳一諤於校內六四論壇發 表「走佬學生領袖」等失當言論, 及後遭公投罷免。

出版聯校六四二十 周年特刊《我們二 十— 國家走到哪 裏》。 2011

出版六四特刊《六 四二十二週年紀念 特刊 - 未填上的空 白》。 港大「八·一八事 件」。出版相關號 外及《八一八新聞 特輯》。

030 / 031

八月十八日,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 出席港大百周年慶典,惟警方於校 內設立「核心保安區」,阻止示威 學生進入,時任時事秘書李成康更 一度被困於梁銶琚樓後樓梯。事後 校方備受批評,會長李子樹亦被指 責未有反映學生會對平反六四等立 場。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2012

學生會全民投票通 過,廢除學苑總編 輯於評議會之投票 權。

三月十二日,學生會以三十八萬於 八份報章刊登「反黑金聲明」,引 起社會和校園爭議。 新學生會大樓啟用。

啟用即時新聞,以 Facebook專頁發佈 新聞,補出版刊物 之不足。

— 學 苑 歷 史­ — 二 — 學 苑 歷 史 大 事 記 —

「三·一二登報聲 明事件」。出版兩 份相關號外及持續 於即時新聞跟進報 道。

學生會於九月開學,因龍華街宿舍 延遲入宿,向首席副校長錢大康和 學生事務長周偉立提出罷免公投。 公投倉卒,選票款式有誤,評議會 終不承認結果。

出版六四紀念小說 《悼梁芝》。 2013

周年大選風波。當 時周年大選的提名 期在未有知會下提 早結束,加上有兩 個選委會的出現, 大選宣告違憲。 署理評議會於3月 2日委任三名2012 年度編委為署理總 編輯及副總編輯, 暫時履行學苑的憲 制職務。風波至三 月底補選告一段 落。2013年度學 苑編輯委員會在延 遲的情況下正式上 任。 同年出版聯編特刊 《我們的六四廿 四》。

周年大選提名期無故提早結束,引 起同學不滿。 評議會主席譚振聲、榮譽秘書沈顯 龍,以及幹事會會長陳冠康任內言 論受批評,譚振聲更曾數次自行散 會。評議會失效,又同時出現兩個 選委會,周年大選最終流選。二月 六日晚上,有同學於中山廣場舉行 「全民集結 中山起義:讓學生會 回歸學生」集會,要求進行公平公 正的選舉。 其後,評議會於三月底舉行補選, 「弘曦」當選為幹事會。惟譚振 聲、陳冠康等人拒絕交出社團註冊 幹事,行政及財政資源,最後因匯 豐銀行取消譚振聲戶口簽署人之資 格,加上校方承認現屆幹事會之地 位,周年大選風波終於告一段落。


2014

2015

2014年度編委會 出版以文藝形式的 六四廿五周年特刊 《說殤》,同年九 月出版《香港民主 獨立》。

人大宣布「八·三一」決定,港大學 生會與其他院校發起「九·二二」 罷課。

2013年度編委會 於2014年9月出版 《香港民族論》一 書。

九月二十六日,學生衝擊公民廣 場,二十八日大量市民堵路聲援, 警方施放催淚氣體驅趕群眾,遂爆 發雨傘革命。港大學生會積極參與 前線和後勤工作,其中時任港大會 長梁麗幗曾聯同其他四位學聯代表 出席與政府的公開談判。

雨傘革命期間,學 苑出版《雨傘革命 港人起義》號外。

十二月,港大有人發起「香港大學 學生會應退出香港專上學生聯會」 全民投票。

特首梁振英在施政 報告點名批評《學 苑》。

周年大選出現兩支候選幹事會內閣 「眀峯」和「Smarties」,後者因 有成員為大陸生,引起軒然大波。 「香港大學學生會應退出香港專上 學生聯會」議案獲得公投通過。

032 / 033


949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1950

— 學 苑 歷 史­ —

1951

1952-1968

1969

學 苑 的 草 創 時 代

二 — 1 9 5 2 | 1 9 6 8 學 苑 的 草 創 時 代 —

十三年前,學苑草創於動盪的年代。五十年代初,二戰 及國共內戰的餘波在香港尚未完全散去,數以萬計的中國人為逃離 共產黨而偷渡來港,香港人口在數年間急升數十萬。港大對於中國 及世界而言,象徵西方、殖民地教育的學府;即使兩岸邊界的封鎖 斷絕了兩地的交通來往,港大或多或少仍受中國共產主義的影響, 港大生的思潮因而陷於進退維谷的窘境。當時學苑作風未如後期大 膽、鮮明,港大生對未來定位之困惑亦體現在大篇幅探討大學生心 態及描述大學生生活的文章。對社會大眾及小眾的港大生而言,當 其時大學是個新奇又有趣的地方,有待探索。

1970

19


9

簡史 《學苑》名稱的來由

1952年一直被視為學苑官方成立的年份,然而實際第一期出版應為 1953年12月的The Hong Kong Undergrad。一開始,《學苑》被定性 為「香港大學學生會官方刊物」, 以學生會出版秘書為首,由五名 編輯共同出版,以一毫售價於校內發售,更設有電話熱線,印刷商 位於深水灣香島道。同期此刊物亦刊登多篇廣告,如銀行、眼鏡、 書店、可口可樂、膠紙等,各式皆備,足見其運作規模不小,備受 外界注目;廣告每項收費一元,字數不得超過40字;特大的尺寸( 約10寸乘15寸)亦成為了此刊物的特徵。

此刊物的名稱後來有變。第一期以The Hong Kong Undergrad之名 亮相後,在八十年代初之前,亦時有Undergrad還是The Undergrad 的討論。編輯多次以We, Undergrads的叫法稱呼全體港大生,即本 科生Undergraduate Students的簡稱;在中文大學成立於1963年之 前,港大為全港唯一一間大學,即最受專業認可的高等學府,故有 The Hong Kong Undergrad的出現。經過多年討論,此刊物的英文名 稱最終摒棄「The」和「Hong Kong」,沿用Undergrad——基於「大 學生」應是一種公有概念,而且此刊物有意發揚普世價值,不應據 為己有。

五十年代初,港大同學之間仍是全英語的社群。1959年9月之 前,Undergrad繼續非定期以英文出版。1958年9月,學生會幹事決 定將Undergrad改為月刊。隨著出版流程逐漸走上軌道,1959年9月 起Undergrad開始拓展中文版,臨時命名為《大學生》;九月號編 輯在「編餘漫筆」一欄說到,「香港大學是一所東西文化交流的大 學,同學幾乎全是中國人,通行的語言以中、英文為主;因此學生 會傳統刊物Undergrad今年也特別增闢中文版。」其後編輯公開徵 名,最後定名為《學苑》。

034 / 035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1959年十月號記載了「學苑」二字的出處,當時有讀者來信查詢中 文版的詳情。編輯解釋,東漢時期的《曹全碑》刻有「學菀」二 字;由於「菀」字不甚常見,故改為「苑」。「菀」字本為草木茂 盛的樣子,「學苑」亦解作「學術薈萃之地」。《學苑》中文版由 本來的兩頁倍數增長至後來的八頁。雖然英文版仍是刊物的重心, 但當時學生亦曾激烈討論應否以中文出版。

出版情況

— 學 苑 歷 史­ — 二 — 1 9 5 2 | 1 9 6 8 學 苑 的 草 創 時 代 —

第一期1953年9月創刊號的編輯室以Cordially Yours為題,提到Undergrad並不是第一份定期學生會會報。繼承數年前的Union Rag, 此刊物繼續採取輕鬆愉悅的學生報編採方針,主要報道港大及學生 會的學術及社交活動。每一次出版都成為學生會龐大的開支,而且 動員不少人力。由於編委會人手不足,故特別重視投稿一欄,並鼓 勵學生投稿分享八卦、趣事、新詩、郊遊隨影,望全體學生能共同 參與,務求做到「以人為本」。1958年3月,編輯室批評學生不肯 投稿,令《學苑》報道比例過重,欠缺個人想法的交流。六十年代 開始,投稿比例方逐漸增加。

因學生會房間的舊刊物堆積如山,自1954年2月此刊物改為校內免 費派發。這幾年間,除非關乎學生會行動,Undergrad鮮有提及社 會大事。1953年12月石硤尾發生大火,Undergrad曾報道各舍堂籌 募捐款及衣服接濟深水埗災民,學生會亦成立附屬委員會,舉行「 特別慈善舞會」籌款,反映當時港大學生即使行善,部分手法亦顯 然脫離社會、屬小資產階級;後期九十年代電影《玻璃之城》、《 今夜星光燦爛》等都描繪了這種情形。

Undergrad亦處處展現港大為貴族學校的特色——五、六十年代的 港大生組織大量上流社會的活動,如曲棍球、橋牌、舞會等西方文 娛活動,並透過Undergrad以英式笑話、英語填字遊戲,及西方文


學交流想法;當時的港大生亦相當氣焰囂張,如在出國見聞一類的 文章中,有學生指自己曾正面批評日本學生不如香港學生,又譏諷 日本飲食文化。

1955年起,Undergrad開始出現大量漫畫,直至1960年,有港大生 接受外間傳媒訪問,提到漫畫是Undergrad最重要、最值得自豪的 欄目;多則漫畫以港大圖書館為場景,表達對人生哲學的反思。此 外,圖書館管理員亦會在Undergrad登文批評學生有欠公德及回應 同學對圖書館管理的質詢;由於通訊方法有限,Undergrad亦成為 同學刊登失物啟事的平台,足見五十年代的硬件配套仍然落後,當 時的輿論聚焦亦大相逕庭。

當時社會氣氛保守,1954年Undergrad曾登文讚揚學生勇敢捐血, 並試圖辟除坊間有關捐血會流血不止的傳言。1955年1月,亦有學 生在Undergrad討論成立「女大學生會」(Woman Undergraduates’ Club)。1958年11月,Undergrad以整整兩頁的專題形式研究兩性 之間如何批判異性的服裝。有教職員批評男同學衣著不夠紳士,而 男同學則批評女同學衣著太像中學生,穿高跟鞋不應穿襪子,衣服 色調沉悶,頭髮欠護理;女同學亦不甘示弱,埋怨男同學在任何 時間、地點亦穿著校褸,又建議他們不用時刻打領帶,不要穿紅 色、粉紅色、及蘋果綠色。1967年Undergrad曾報道「港大小姐」 (Miss HKU)的選美賽事及港大生參與時裝活動,可見港大生對時 裝甚感興趣。

Undergrad當然不乏對學生會及評議會事務的報道,及預告屬會即 將舉辦的活動,當中最被重視的是體育比賽。當時的聯校(Inter-varsity)規模已經十分龐大,多次邀請其他亞洲院校參與。 此外,校內各聯院及聯舍的體育及文化比賽亦相當觸目。1957年4 月曾詳細報道一場「世紀大辯論」,由執業律師對戰利瑪竇宿舍兩 名醫科生及一名文科生,辯題為“That of all professions, the legal is the least recommended of the legal profession” —— Legal Fraternity VS Riccians。

036 / 037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學苑走入社會運動

學苑在中文運動的角色舉足輕重,當時殖民地政府定明英文為唯一 的官方語文。《學苑》的文章破格提出中文應與英文並列為官方語 文,燃起香港當代史上首次維護中文的社會運動。

— 學 苑 歷 史­ —

1959年9月首創《大學生》中文版時,它仍停留於為港大學生會宣 傳金禧慶祝活動「楊娥貞烈傳演出特輯」。「編餘漫筆」的欄目 指,《大學生》的籌備工作在暑假期間便開始,望能成為各院系同 學的刊物,報道學生會及各學會的消息,訪問各宿舍及各團體的活 動;「它又是各同學的寫作園地,希望同學們鼎力合作,努力耕 耘,使這一塊小小的園地,在不久的將來,開出燦爛多彩的花朵! 古人說:『以文會友』,我們也希望『大學生』能成為同學互通聲 氣,聯絡感情的地方。」同期亦有刊登新生的入學感言、大學生生 活、有獎問答遊戲等,內容多涉及校園生活。

二 — 1 9 5 2 | 1 9 6 8 學 苑 的 草 創 時 代 —

1961至1962年間,中文大學開始創校的籌備工作後,外間出現批評 大學生的輿論,被《學苑》斥為「十三妹謬論」,從而開啟港大生 與社會的對話。同年,《學苑》改以雙周刊形式出版,版數為十頁 左右,以讀者投稿為主,全部採用筆名,部分作品具連載色彩,如 〈狂人夢話〉、〈驚夢集〉、〈閒庭散篇〉等小說作品。自1962年 港大取消了以第二語言(中文)作為入學資格後,討論中國文化之 投稿甚為常見;另外亦有回應教育司將小學改設七年制的文章。除 此之外,文章以風月文化為主,少有談論時政。

1964年,《學苑》正式提到以中文並列為官方語言的主張,同時分 析港人如何看待中國文化、探討愛港文化與大學生前途、評論政府 施政等。1965年,《學苑》的中文版版數一度與英文版一樣,反映 港大生越來越重視中文;投稿交換意見的風氣亦興起,當年的《學 苑》曾提到:「學苑的方針,就是要立負責任的批評態度,展開以 建設性目標的,良好的批評風氣」;當時評議會主席陳佰川禁止會 眾使用中文,反映中文備受壓抑,激發更多學生談論以英文溝通的


荒謬,亦有讀者開始批評《學苑》減少中文版,表示中文版絕非英 文版之陪襯。1966年,文革之始,《學苑》好談「五四精神」、社 會及國家的責任。1967至1969年,縱使發生六七暴動後,出現大量 文章批評共產黨、文革及左派暴亂,學苑依然推動中文為官方語 言,又曾作學生問卷調查,尋求同學賦權。

六十年代末,社會運動開始蓬勃,《學苑》在1966年天星小輪加價 事件、六七暴動起開始在社會發揮文字傳媒的影響力,文章備受廣 泛重視,特別影響當時年輕人的思潮。稍有社會意識的年輕人受到 輿論的薰陶,都很自然參與了社會行動,當中包括未入大學的年輕 人。

早在1965年1月,《學苑》率先登出談論自治、獨立、解殖及「香 港民族」的〈我也談自治〉、〈香港的民主、自覺及政治前途〉 等文章,亦積極議政,包括市政局選舉。1966年,《學苑》連串報 道了大學生蘇壽松對天星碼頭加價的抗議被捕等事件,並探討大學 生在社會的定位。1967年,正逢文革之世,《學苑》卻未沾文革之 風,依然談論孔子、老子;六七暴動期間,港大學生在市民罷工時 自發義駕電車,開始關注社會,《學苑》亦逐漸脫離象牙塔,同期 歐美亦有學生運動,香港學生深受啟發。期間,編輯曾言「權威並 不等於真理」、「政府應重視輿論」。1967年5月22日,曾針對工 運出版《學生會特刊!》,內容乃中英各半,分享對工運見解,普 遍認為工人被利用;《學苑》社論題為〈我們要求安定〉,認為黨 國不一,愛國不是愛黨,「反共不是反華」,攻擊當時的左派,並 支持純潔工運,拒絕政治色彩。1968年,港大學生會首次正式參與 政治活動,抗議蘇聯鎮壓捷克,學生走到陸佑堂天台示威,再到嘉 亨灣探訪艇户,開始介入社會。

1968年,時任港督戴麟趾,因不滿《學苑》於暴動期間抨擊殖民政 府,故去信時任總編輯馮可強,題為“Basic nature of government”,解釋政府運作和方針,以讀者身分表達意見,而非公開斥 責;馮當時不感被打壓,反之將全文於《學苑》刊出。

038 / 039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學苑獨立

在1968年以前,學苑由學生會幹事會的出版秘書直接負責。由於昔 日學生會雜誌的出版次數有限,所以學苑在五十年代創刊初期的主 要功能就是彌補前者出版上的限制。1960年10月,學苑曾於「編輯 室」澄清編委會的意見僅代表編委,不代表評議會或校方之意見; 又多番強調學苑是學生可以自由表達意見之地。其後連續數屆編委 亦保留其座右銘:“I must have liberty withal, as large a charter as the wind, to blow on whom I please.” — 學 苑 歷 史­ — 二 — 1 9 5 2 | 1 9 6 8 學 苑 的 草 創 時 代 —

在1968年第三次評議會會議上,學苑的制度改革議案獲得通過,學 苑編委會成為評議會轄下的一個獨立常務委員會,直接向評議會負 責。改革之後,幹事會的出版秘書只會出任學苑的當然主席一職, 一位總編輯、兩位副總編輯,以及一位秘書須由編委會推選提名, 交由評議會決定,其他成員則由上述五人投票決定後再交由評議會 確認。由於新的制度賦予學苑更大的出版自由,所以從這一年起, 《學苑》也改以雙週刊的形式出版。

總結

經過十多年的發展,學苑的地位與規模迅速成長,成為報道校政、 與同學交流,甚至發表政見的主要媒介,逐漸脫離純粹報道的校報 色彩,並於1968年正式獨立於幹事會。至此,學苑告別附庸學生會 的日子,漸漸走向獨立自主之康莊大道。


“I must have liberty withal, as large a charter as the wind, to blow on whom I please.�

040 / 041


966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1967

— 學 苑 歷 史­ —

1968

1969-1973

1974

學 苑 的 改 革 時 代

二 — 1 9 6 9 | 1 9 7 3

1968年到1973年,是學苑制度上重要的改革時期。繼

1968年學苑改革、脫離幹事會獨立後,七十年代初的兩次修改憲章 議案,更進一步提升了學苑的獨立性和認受性,奠定學苑在學生會 架構下監察者的角色。同時,港大學生對社會事件日益關注,學苑 不單是監察校政的平台,更是針砭時弊的地方。這時期的學苑經歷

學 苑 的 改 革 時 代 —

過多次改革後,它的指向面已不再局限於港大校園,更引領當時學 界回應社會。

1975

19


9

簡史 《學苑》定位之爭 在1968年以前,學苑是由學生會幹事會的出版秘書直接負責的。經 過十多年的發展,學苑的地位與規模迅速成長,從最初學生會雜誌 的附庸,成為報道校政、同學交流,甚至發表政見的主要媒介,逐 漸脫離純粹報道的校報色彩,並於1968年正式獨立於幹事會。

雖然評議會保留任命編輯和出版內容的最終決定權,但1968年制度 改革的客觀結果是令學苑擺脫幹事會的限制,而且享有一定的獨立 性,能夠自行釐定辦報方針,從而可以更公正地批判評議會和幹事 會的決策和表現,奠定學苑在學生會架構之中監察者的角色。不 過,由於當時學苑編委會的成員由內部提名,產生辦法並不公開, 容易造成小圈子,部分成員經常壟斷職位,以致不時會出現上屆編 輯於下屆續任的情況,一直為人所詬病,批評學苑閉門造車。

事實上,自從1968年學苑改革後,閉門造車的批評令學苑一直成為 評議會爭論的焦點。六十年代中期,港大學生對社會事件日益關 心,特別是在六七暴動之後,《學苑》刊載回應社會的文章數量大 增,個別文章的取態、觀點更加引起社會人士關注《學苑》的言 論。自從學苑在1968年獨立於幹事會,成為港大學生抨擊校政、回 應社會的主要平台,刊物的內容間接促成了學苑與幹事會之間的矛 盾。

作為香港大學學生會的官方刊物,《學苑》的文章往往會被外界人 士詮釋成為代表港大學生的言論,但幹事會則認為《學苑》的言論 未經過正式會議議決,錯誤地代表了學生會的意見,而且批評校政 的文章對評議會和幹事會的形象也會有負面影響,所以當時的幹事 會成員經常主張《學苑》不應發表任何未經議決的文章和言論,有 意限制《學苑》的出版。

042 / 043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然而,學苑編輯不認同此看法,認為《學苑》並非幹事會的喉舌, 而是屬於所有港大學生。雖然刊登的文章數量有限,未必能夠代表 全體港大學生的言論,但到底還是學生真實的意見,評議會和幹事 會應該聽取和參考,而不是干涉出版內容,禁止自由發言。

— 學 苑 歷 史­ — 二 — 1 9 6 9 | 1 9 7 3 學 苑 的 改 革 時 代 —

歸根究柢,矛盾的癥結在於兩者對《學苑》定位的分歧:幹事會視 《學苑》為純粹的官方刊物,而學苑編輯則視之為公開的學生刊 物。在憲制框架之下,幹事會的出版秘書既是幹事會的成員,同時 亦是學苑編委會的當然主席。這個設計之下,出版秘書成為《學 苑》的督印人,亦是評議會、幹事會和學苑之間溝通的橋樑,促進 三方面的了解和合作,好讓學生會組織之間能夠相輔相成。然而, 當雙方各執一詞,對《學苑》定位的看法產生根本的分歧時,出版 秘書就會處於一個尷尬的位置,難以作出協調,只能將問題訴諸評 議會解決,交由評議員討論。

評議員普遍認為有需要就學苑制度作出檢討。在1970年第三次評議 會會議上,評議會通過成立一個臨時委員會,就學苑當時的制度 和政策進行檢討,並提出改善建議。同年8月,臨時委員會提交報 告,報告主要有兩項建議。首先,報告建議學苑總編輯由全體學生 公開投票產生,取代出版秘書成為編委會的主席,完全脫離幹事 會,直接由評議會監察。其次,報告建議其他編委會成員由總編輯 自行挑選,然後提交評議會決定,取代以往編委會成員由出版秘 書、總編輯集體挑選的方式。

臨時委員會的報告提高了編委會的認受性和獨立性,當時評議會亦 接受了臨時委員會的檢討建議,並委托該委員會草擬學苑制度改革 的細節。然而,在臨時委員會草擬相關的改革內容期間,學生會發 生多宗極具爭議性的事件,而學苑當時採取的報道方式,更將兩者 一直以來累積的矛盾推至高峰。

幹事會與學苑決裂 自從1970年評議會接受學苑改革的檢討報告後,幹事會和學苑之


間的對立氣氛雖然一度得到紓緩,不過後來發生的「紀律小組」 (Disciplinary Committee)事件和「康寧堂事件」,則再次觸發 雙方的直接衝突,更釀成年底幹事會成員的集體辭職和《學風》事 件。1970年11月,香港大學希望成立「紀律小組」,當時的幹事會 決定接納校方的提議,但學苑編輯卻在同月30日出版了一篇號外, 以Think of These為題,提出相反意見。事件中,幹事會對學苑的 處理方式極為不滿,成為後來幹事會辭職抗議的伏筆。

同年年底,香港大學發生「康寧堂事件」,事件令雙方的衝突白熱 化。當年,康寧堂宿生在擔任一個聯校舍堂比賽的評判時,故意壓 低其他舍堂分數,令康寧堂得以勝出。這個做法最終被人揭穿,激 怒其他舍堂宿生,到康寧堂搗亂洩憤,校方知悉後異常震怒。由於 事件涉及舍堂醜聞,在處理「康寧堂事件」的立場上,幹事會因應 校方要求,決定不對外張揚,但學苑卻以The Hornell Aftermath為 題作了詳盡的報道,將事情的真相完整刊登。

結果,上述兩宗事件引發幹事會成員的集體辭職。1970年11月,十 二位幹事中有九位申請辭職,當中包括時任出版秘書。九份申請辭 職的文件都不約而同地批評學苑的報道,外界普遍理解是次集體辭 職是對學苑的抗議。為解決雙方的分歧,評議會於12月初決定實行 兩報制,同時出版《學苑》,以及新設立的《學風》(Union)。 根據當時評議會的決定,前者依舊由學苑總編輯繼續負責,其編委 會依然是評議會的常務委員會,而後者則由幹事會的出版秘書負 責,自行招募編輯成員,代表官方言論。

兩份報刊都是以雙週刊的形式出版,並從1970年12月起開始實行。 不過,由於人手限制,《學風》編輯只有寥寥數人。兩個月之後, 大部分港大學生均認為兩報制度甚為不妥,於是在《學風》出版了 兩期之後,《學苑》、《學風》就聯合刊登了一篇All for one- JOINT ISSUE-One for all的文章,宣告兩報聯刊開始出版。不 過,這種聯刊出版的形式也只維持了短短三期,直到1971年6月在 學生的聲討下被廢除。此後,《學苑》又重次以單獨的姿態出現, 再次掛上官方刊物的名銜。

044 / 045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在1971年的《學風》事件中,學苑和幹事會的意見決裂。此外,這 一年對於學苑也是別具意義。當年改革學苑的具體細節仍在草擬 時,在1971年3月舉行的一次評議會會議上,評議會通過了另一條 修訂學苑制度的議案。是次修訂的幅度不大,編委會成員不再由去 屆編委會推選或提名,而是在公開提名下產生,任何學生會基本會 員都可有提名、被提名、被選的資格,並須經過評議會集體表決以 確認職位,令學苑編委會成員更具代表性和認受性。學苑的附屬條 例(By-laws)亦首次出現,當中包括出版篇幅、出版日期,以至 總編輯職責等範疇,令學苑的行政有較明確的規劃。

— 學 苑 歷 史­ — 二 — 1 9 6 9 | 1 9 7 3 學 苑 的 改 革 時 代 —

值得一提的是,在1971年8月27日的第四次緊急評議會會議上,評 議會決定批准學苑向外界發售,望《學苑》能夠「主動地介紹香港 大學及港大學生會予社會人士認識」和「擴展學生界在社會的影響 力」。同年9月14日,學苑正式向政府註冊外銷,並以每份五角的 價錢出售,成為七十年代香港學界首份正式註冊、公開發售的學生 報刊。

火燒《學苑》 不過,關於學苑文章的爭議,未有因為上述的修訂案而平息,反而 在1973年加劇,發生首次焚燒《學苑》事件,被視為對學苑言論自 由的威脅。1973年11月29日,第十八期《學苑》提前出版,刊登了 學生會幹事候選人在四個舍堂的競選工作。四篇文章當中,兩篇為 〈聖約翰戰鼓擂擂〉和〈大學堂上砲聲隆〉,內容提及兩間舍堂宿 生態度欠佳,有別於其餘兩篇較為持平的報道,引來兩個舍堂宿生 的不滿,認為報道失實、有欠公允。

同日,港大校園多處貼有兩個舍堂宿生的抗議海報。下午,約二百 名學生到學生會大樓與鈕魯詩樓之間的空地上抗議,並焚燒《學 苑》,要求學苑更正言論和罷免全體編輯。當時,學苑編輯室發表 了〈我們的立場和看法〉一文,堅持留任,拒絕重印。由於雙方爭 持不下,所以事情就必須交由評議會處理。最終,在1973年第三次 緊急評議會會議上,評議會決定撤銷該兩篇引起爭議的報道,並要 求學苑修正四篇報道,為此出版特刊。


火燒《學苑》事件發生後,引起港大學生對改革學苑的關注。1973 年12月,三百零六位同學聯署要求改革學苑,並提出學苑憲章修訂 議案。1974年1月,議案於全民投票獲得通過。此後學苑「不會是 評議會或任何學生會組織的『官方刊物』,而是法定的學生會代表 性報章」。按學苑憲章,幹事會出版秘書不再是學苑當然主席,但 仍為當然委員。三位總編輯由所有同學選出,任期一年,編委會由 三位總編輯任命。三位總編輯由民主程序產生,反映學苑屬於港大 同學;《學苑》不再是一份反映官方意見的報章,而是同學暢所欲 言的園地。學苑獨立於評議會之下,擔當監察學生會之角色。

回顧學苑的歷史,《學苑》在創刊初期的主要功能為彌補學生會雜 誌出版上的限制。後來經過六十、七十年代的制度改革,學苑的地 位與規模迅速發展,從最初學生會雜誌的附庸,蛻變成為抨擊校 政,甚至針砭時弊的學界利器,逐漸脫離純粹報道的校報色彩。香 港大學作為香港昔日兩間法定大學之一,港大學生的言論和思想自 然引起社會迴響,而《學苑》作為港大學生籌辦的報刊,也反映了 當時的學界思潮。 046 / 047

學苑與中文運動 改革時期的學苑,除了制度上的變化,也經歷了思想上的轉型。六 十年代初期的《學苑》承接了創刊以來英文版為主、中文版為副的 風格,內容多是談論校園生活體驗、文藝創作,大都離不開貴族大 學的色彩,當時曾有社會人士投稿,批評港大學生固守象牙塔, 與社會切割。不過,踏入六十年代中期,隨著社會事件引起廣泛討 論,港大學生對社會議題日漸關注,在《學苑》回應社會的文章數 量也有所提升,這個趨勢在六七暴動之後更為明顯。此後,《學 苑》逐漸形成一種評事論政的風氣,不再是純粹的學生刊物。

六十年代末的《學苑》記錄了香港人在尋求身份過程的掙扎。此掙 扎過程,是以法定語言的爭議揭開序幕。自1964年胡鴻烈議員首次 提出將中文列為官方語言之後,1974年立法局正式通過有關法案之 前,倡導中文成為法定語言一直是《學苑》文章的主旋律之一。在 昔日殖民政府的管治下,只有英語具有法定地位,中文普遍會被社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會忽略,甚至壓抑,港大在1962年取消以第二語言(中文)作為入 學資格,明顯偏袒英文。同年,《學苑》創立中文版,在架構上另 設中文版編輯,雖然一時之間未能與英文版分庭抗禮,但此改革可 說是日後中文法定運動的先聲,以及對殖民政府語言政策的抗議。

《學苑》中文版創立初期,版數有限,且一度因資金不足而需要刪 減。不過,自從社會有建議主張中文成為法定語言之後,《學苑》 刊載的中文文章數量有明顯的增長,而學苑也曾以獎金形式鼓勵中 文投稿,直接刺激了中文版的發展。六七暴動之後,港大學生對社 會議題更為熱衷,《學苑》也因此出現大批談論時政的文章。這批 文章當中有不少會借題發揮,將社會議題扣連到中文列為官方語言 的主張上,當時的社會輿論亦對此頗為關注。 — 學 苑 歷 史­ — 二 — 1 9 6 9 | 1 9 7 3 學 苑 的 改 革 時 代 —

1968年,一批中大學生召開「中文列為官方語言」研討會,並發表 聯合公報,要求政府實行此建議,正式展開中文法定運動。同年, 學苑正式獨立於幹事會,能夠脫離幹事會的限制,自行釐定辦報方 針,而當時編輯決定貫徹中文法定運動的主張。直到1974年正式立 法之前,談論中文法定運動的文章不時會刊登於《學苑》的中、英 版面,當中也有不少言論會從中文的語言地位,擴闊到香港人身份 的議題來思考,承接了一直以來對香港前途片段式的討論,將身份 認同的議題在學界推至第一個高峰。

《學苑》從討論語言權利,到思考香港前途問題之時,學界亦開始 探討港人的身份意識。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的《學苑》顯示了 港大學生普遍已意識身份認同的問題,流露出明顯的親中傾向,可 以說是日後「火紅年代」的萌芽階段。在1971年中華人民共和國 重返聯合國、港大組織遊歷中國團之後,這種親中情感更為熱烈, 《學苑》文章表現出明確的中國人意識,以及強烈反抗殖民主義的 民族思想。不過,由於文章充斥左派用詞,內容一味吹捧新中國, 因此也引來社會人士投稿,表達對《學苑》言論的不滿,批評《學 苑》不切實際、盡說好話。


總結 《學苑》在1952年創刊,直到1968年方取得憲制上的獨立地位,惟 學苑改革的過程飽受各方批評。七十年代初期的兩次改革雖然困 難,但卻進一步完善了學苑的制度,賦予學苑編委會更高的獨立性 和認受性,使「編採自主」四字取得實在的民意授權。《學苑》的 轉型令它不再局限於校園,而是走出社會,成為學界的輿論利器。

048 / 049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1971

1972

— 學 苑 歷 史­ —

1973

1974-1978

1979

學 苑 的 火 紅 時 代

二 — 1 9 7 4 | 1 9 7 8 學 苑 的 火 紅 時 代 —

十年代初,受時局及學界思潮影響,《學苑》文章漸多 談時論政,觀點漸見愛國、親共。1974年社會派入主編委會,1975 、1976兩年學苑則由國粹派控制,追捧中共。四人幫倒台後,《 學苑》探討重點由中國轉為香港社會。此時期歷時雖短,卻是學苑 思潮更替最劇烈的時期。這幾年,學苑編委會成員(職位為編輯) 由十多人到二十餘人不等,惟會招募其他同學擔任編委,以應付繁 重的出版工作,故編輯、編委之總數甚多,在1977年度《學苑》第 四、五期更有一百一十九人參與寫作。

1980

19


9

簡史 社會派突圍而出

普選三名學苑總編輯的議案於1974年1月的全民投票通過。同年4 月,王卓祺成為第一位普選總編輯,黎則奮、潘國雄則為首兩名普 選副總編輯。王卓祺、黎則奮等人上任,令1974年學苑成為社會派 陣地,與國粹派的分歧漸深。國粹派、社會派所謂何事?七十年代 初的保釣運動,令學界「認識中國」和「改革香港社會」的意欲萌 芽。由於學界對中國及香港的問題理解漸生分歧,故在1973年分裂 為「國粹派」及「社會派」。前者為當時學界主流,認同中國社會 主義的發展路線,堅持「愛國反霸(美國、蘇聯)」,認為香港社 會運動應團結大多數,建立愛國和社會主義意識;為中國大局着 想,不宜過於強調香港社會問題。後者雖也認同社會主義,但批判 中國,反對盲目推崇中國,同時認為香港社會矛盾頗多,應積極抗 爭,主張「反資反殖」。兩派矛盾因1973年「反貪污、捉葛柏」運 動、1974年7月學聯舉辦「通貨膨脹資料展覽」加深。

王卓祺閣之立場既趨向社會派,頭兩期刊物便以當時香港嚴重的通 貨膨脹為首要版面,直陳通脹之禍害,批評港英政府坐視不利,呼 籲公眾關注以至抗爭。第四期《學苑》分析香港黑社會的問題,批 評資本主義及教育制度是禍因之一,可見他們「反資反殖」的立 場。尤甚者,他們刊登了吳仲賢題為〈對香港毛派路線的批判〉的 文章,矛頭直指國粹派,令兩派之對立更嚴重。

1974年的「四報聯刊事件」,是兩派的另一衝突。由於該年為中共 建政25週年,中大學生報建議香港大學、中文大學、理工學院、浸 會學院四份學生報合辦「新中國專輯」。學苑交出四篇文章,其中 三篇批評中共政策,惹來由國粹派主導的其餘三份學生報不滿。 學苑堅持刊登,惟三份學生報拒絕,最終「四報聯刊」告吹。當時 學苑內就是否刊登該三篇文章也有分歧,潘國雄和幾位編輯在《學 苑》批評王卓祺於「四報聯刊事件」專橫,引致編委會內部分裂。

050 / 051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國粹派由於控制學生會,又在評議會佔多數,企圖再控制學苑,遂 引發「學苑修章事件」。1974年10月,前學苑副總編輯、普選評議 員梁兆基動議,學苑編委除三位總編輯由普選產生,其餘均由評議 會任命,此動議獲得通過。學苑編委其後發表聲明,反對梁兆基提 出的議案,指出此議案的後果為學苑不再獨立,違反學苑總編輯改 由普選產生的精神。之後545名同學要求舉辦全民投票,結果三名 總編輯仍由全民選出,其他編輯由總編輯任命,再由評議會通過。

國粹派入主學苑

— 學 苑 歷 史­ — 二 — 1 9 7 4 | 1 9 7 8 學 苑 的 火 紅 時 代 —

1975年,學苑改由國粹派主導。由於國粹派在「學苑修章事件」獨 斷專橫,引起同學不滿,故1974年11月幹事會選舉中,國粹派內閣 落敗。國粹派失去學生會的大本營,轉而染指學苑。1975年學苑選 舉時,國粹派的潘國雄提出帶中共色彩的「開門辦報」,聲稱辦 一份多元的《學苑》,因而當選。國粹派便藉學苑對抗幹事會。該 年學苑文章較少批判中國,而是鼓勵同學以肯定和熱情的態度認識 中國,或感性地強調中國的成就。《學苑》刊登了前學苑總編輯馮 可強的〈從舊港大到新港大〉,鼓吹「走!到祖國去看看。母親在 召喚着我們」,另外也一連四期刊登〈我對中國的認識〉,此文提 倡應抱愛國情懷認識中國,不宜批判。10月,多個屬會不滿學苑工 作,校園內也出現大字報批評學苑之出版,如片面抨擊學生會活 動,報道迎新活動時誇大其缺點,談中國的文章則觀點單一,感性 有餘,批判不足。10月17日中午,一群同學在學生會大樓樓下焚燒 《學苑》,抗議學苑編委會,是為第二次火燒《學苑》事件。10月 底,57名同學要求舉行全民投票,就「對學苑編委會失職和報導學 生會活動態度偏袒表示遺憾」議案表決,惟議案遭否決。

縱然不少屬會不滿1975年度學苑編委會的表現,1976年學苑仍由國 粹派控制,文章觀點依舊,如反蘇聯霸權主義、支持同年中國大陸 發生的「反擊右傾翻案風」運動,擁護中共的文章更於7至9月密集 刊登(當時朱德及毛澤東先後於7月及9月逝世,7月底發生唐山大 地震)。學苑立場的轉捩點為10月四人幫倒台。國粹派立場因此動


搖,遂迴避中共的弊端。之後談論中國的文章不多,代之以探討香 港社會問題的文章,如以加差餉、補習教師為一期之主題;偶爾刊 登批評四人幫的文章,不再一面倒支持中共。

四人幫倒台後 多論香港社會

1977、78年的《學苑》題材和1976年末的路線相似,多以香港社 會現況為題。1977年第一期分析電視在香港的影響,第二期則關 注露宿者及香港住屋問題,另外也跟進社會上重要事件,如金禧 事件。1978年《學苑》專題版論香港社會,間中運用新左派的文 化批判觀點分析,如該年第二期大眾文化專題中〈Everyday life in the modern world──談大眾文化的起源及影響〉一文,便批 評資本主義工業化、使大眾文化變得庸俗。這些文章是1979年起學 苑以社會學角度及新左觀點批判香港大眾文化之先聲。值得一提的 是,吳俊雄1978年即加入學苑,任專題版編輯,翌年出任學苑總編 輯,學苑評論角度之轉變與此有關。有時一期主題不談時事,改論 武俠小說、老莊思想、愛情、時裝等。1977年論中國的文章比以往 少,1978年則較多,兩年的文章觀點都較多元,着重分析,少情感 宣洩,其中有專輯論文化大革命、中國的民主與法制及各方面政 策,反思文革及中國當時的發展。這兩年,特別是1978年,學術版 較受重視,版面頗多,題材廣泛,內容甚豐,學理分析深入,如討 論精神病、信仰、科學理論、馬克思主義、中國古代數學發展等。 總括而言,《學苑》內容不再政治化,轉而關心社會發展,這趨勢 和國粹派淡出後學運漸衰息息相關。

總結

1974至1976年為學苑旗幟鮮明的年代,惟自四人幫倒台後,學苑漸 少涉獵政治,而專注於社會問題、文藝、學術等之分析,為八十年 代初學苑偏重社會學分析之濫觴。儘管八十年代為香港政治關鍵時 代之一,但政論文章並非學苑主流,這也許源於七十年代中後期學 苑路線的改變。

052 / 053


976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1977

— 學 苑 歷 史­ — 二 — 1 9 7 9 | 1 9 8 9 學 苑 的 黃 金 時 代 —

1978

1979-1989

1990

學 苑 的 黃 金 時 代

1976年四人幫倒台後,國粹派對中國的看法開始動搖, 減緩了不少泛政治化的問題。與此同時,學界的政治氣候改變,以 致《學苑》有更多關於香港社會、政治的文章。自1979年起,《學 苑》亦由雙周刊變為月刊,從報章改成以釘裝雜誌的形式出現。內 容上除了時事專題外,開始著重對普及文化的批判,亦運用各種社 會理論去理解問題,故惹來同學批評文章過於理論化,脫離同學。 自1982年起,每屆的風格都大同小異,惟出版期數及側重點會因應 編委而有所分別。

簡史 學運的尾聲

1976年四人幫倒台,對國粹派打擊甚大,破壞了國粹派對中國共產 黨的美好幻想,減緩兩派對壘帶來的泛政治化問題。其後,社會派

1991

199


92

主導學運,學界不再只關注中國問題,《學苑》亦刊登更多貼近香 港社會、政治的文章。同時,學運光芒不再,1977年發生的金禧事 件與艇戶事件,為「火紅年代」的尾聲。

步入八十年代,學界開始重新審視「火紅年代」,學苑擔當檢討、 推動學界改善的角色。1982年第三、四回《學苑》便曾以「學運」 作專題,回顧學聯於「火紅年代」中的表現,亦有談論七十年代中 葉以後的社會運動,如檢討公共事業專利及監管漏洞的「兩電事 件」、「反兩巴加價行動」等。當時〈回顧學聯、學運〉一文批評 學聯於金禧事件中搖擺不定,暴露了國粹派主導的學聯勢不如前、 大專界行動不協調的問題;亦有不少文章回顧「火紅年代」激情過 後,應作理性分析,不再單純以感性認同認識中國,並提倡放眼國 際事務。

學苑的文化批判 054 / 055

在1979年吳俊雄擔任總編輯後,《學苑》在內容上有明顯轉向。除 了時事專題外,他開始著重對普及文化的批判,運用社會理論理解 問題,其中以「新馬克思主義」最為常用,而往後的《學苑》亦承 接以文化批判為重點內容。及後,1979年起,《學苑》越趨雜誌 化,由雙周刊變為月刊,並由報章改以釘裝雜誌的形式出現。

1979年的第一期《學苑》,便從風靡一時的電影《油脂》入手, 以Disco文化作主題。1979、1980兩年間,《學苑》多次剖析名人 被偶像化的現象及年青一代的祟拜心理,甚至以明星作專題;另探 討「歡樂今宵」、「變色龍」等電視節目所反映的社會轉向,以及 分析電台節目、流行曲文化,乃至古龍、金庸等武俠小說作家之特 色,反映當時大眾文化的面貌,及年輕世代的潮流趨向。

《學苑》也於此時開展了有關性別、神話及宗教等議題的討論。文 章有別過往的風格,捨用艱深的理論,更多將概念應用在香港社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會,不再只是紙上談兵。舉例說,1979年的第三期《學苑》以「女 性」作主題,打破社會對女性的性別定型;1984年第三、四期則 透過研究女性於香港社會的地位,重申性別平等、婦女解放之需 要。1980年的呂大樂閣在《學苑》列出香港針對同性戀之法例、案 件,運用理論反駁同性戀是否「健康、道德、正常」等疑問;1984 年的《學苑》再度討論同性戀應否在香港合法化,直至九十年代, 同性戀仍是《學苑》經常涉獵之議題。由此可見,在八十年代,兩 性關係、性文化等話題於香港仍具爭議。

— 學 苑 歷 史­ — 二 — 1 9 7 9 | 1 9 8 9 學 苑 的 黃 金 時 代 —

《學苑》亦曾多番批判宗教理論及其社會角色。1979年的《學苑》 設有宗教版面,除了報道宗教界別的社會動向,亦批評國家利用宗 教作意識形態使中產階級安於現狀,並反思教會形式主義、官僚主 義等問題。此外,《學苑》亦介紹了港大學生鮮有接觸之宗教派 別,例如1980年第四回便曾從馬克思主義分析伊斯蘭教。

兩性關係、宗教與神話息息相關,八十年代初的《學苑》便曾闡述 三者之間的關係,並探究神話的功能、符號意義、神話與現實的連 結等,後來更談及神話與生死等問題,將討論領域拓闊至哲學層 面。雖然八十年代中葉以後,《學苑》批判大眾文化的篇幅已逐漸 減少,但仍保留哲學、宗教,以至科學相關的的學術討論。

血書事件

八十年代初,學苑引起最大爭論的事件首推1982年的「血書事件」 。當時日本竄改歷史教科書,中國卻接受日本政府之修正建議。學 苑於9月屢次就此舉辦講座、交談會等,最後由於評議會一直未能 就學生會的回應行動取得共識,學苑與醫學會遂於9月聯合推出「 致中華人民共和國血書」計劃,收集四百師生血液,並寫成血書送 到北京,以抗議日本文部省歪曲南京大屠殺的史實。由此行動可見 學界的家國情意非淺,1982年的《學苑》第五回便曾寫道:「在香 港前途問題籠罩之下,這些民族主義色彩濃厚的活動,具有深遠意 義。」


此血書在社會引起廣泛關注,惟學生會幹事遲遲不作表態,更於同 月在報章澄清此行動與學生會無關。未幾,評議會認為學苑及醫學 會在評議會未作出決策時便個別行動,乃不尊重評議會,亦因此通 過兩個影響深遠的動議:

「一、學生會評議會為學生會最高權力機構 (除全民大會及投票外 )。故我們對學生會內部就工作分歧時,有以下意見:對有關事項 影響港大同學整體利益、學生會對外關係與校方關係,有關單位必 須得到評議會的裁決才可以決定此行動應否進行。二、《學苑》不 能以其組織名義對外發表聲明。」

《學苑》的議政氣氛

八十年代初,中英雙方開始九七談判,香港前途問題漸受正視,雖 然校園裡亦有相關討論,但整體港大校內的的氣氛仍屬冷淡。《 學苑》多次有文章提到同學寧可「Fussy」,把眼光集中在玩樂、 學業、出路前途,也不去關心社會。1983年亦有分析指出,由於同 學產生無力感,加上香港社會被現實主義、享樂主義和個人主義籠 罩,大學生的時代使命感相比七十年代已大不如前。

七十年代末,國粹派開始沉寂,社會派聲音壯大,其主張為「反 資、反殖」。八十年代初,學苑亦屢次批評港英政府,1980年的《 學苑》便曾將麥理浩頭像移花接木至一個身型魁梧的女人身上。時 任總編輯呂大樂因而被校長黃麗松召見,並勸呂大樂應尊重港大校 監,不宜拿麥理浩開玩笑。後來編委於第三回刊登道歉啟事,就戲 謔麥理浩所帶來的影響致歉。

承接七十年代濃厚的家國情懷,中國的交流見聞在八十年代初仍於 《學苑》佔有不少篇幅。直至1984年,《學苑》多次以中國農村發 展和教育制度為專題,後來更關注中國民主化,可見校園內仍有部 分同學關注中國事務。

056 / 057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另一方面,中、英雙方在1982年開始就香港前途作談判,《基本 法》的草擬工作展開,加上香港政制逐步民主化,民選的區議會成 立,社會因此必須關注本土問題。前途問題迫在眉睫,學苑的焦點 亦逐漸移至香港問題,1982年起《學苑》談及香港前途及政制發展 的文章越來越多,例如1982年度的「廉政公署」專題、1984年度的 區議會選舉分析等;學苑亦有探討香港是否適合民主、香港經濟前 景以及新聞自由等爭議。

— 學 苑 歷 史­ — 二 — 1 9 7 9 | 1 9 8 9 學 苑 的 黃 金 時 代 —

當時港大學生對身份認同,以及香港前途的看法並不一致。1982年 第五回的編輯室列出對九七問題的幾個主張,分別為「維持現狀」 、「港人治港」,甚至「盲目民族主義」或「港獨」,文章質疑各 個主張的可行性,指出盲目的民族主義者一心一意以為國家統一比 任何原則來得重要,但同樣港人治港和港獨也只為一廂情願。

談判之時,中方承諾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加上中共改革開放初見 成效,「民主回歸」的論調乘勢出現,學生會候選內閣更曾以「回 歸中國」作其競選口號及政綱。1983年,中國政府提出「收回主 權,港人治港」;同年7月,學生會就「港人民主自治」發表意見 書,認為「港人民主自治」方針可行,打破港大學生會在前途問題 上一貫的沉默。此時有學生投稿《學苑》,批評學生會強姦民意; 亦有人想法悲觀,認為「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乃空殼,中國最終 會容不下兩制,全面干預和接管香港。

香港九七問題亦開創了有關民族意識的討論。《學苑》早於1979年 末已出現與集體主義、個人主義相關的文章,直至1983年,《學 苑》從集體主義延伸至民族主義的反思,反對盲目擁護民族意識, 如第一期的〈族國之惘〉便提出中華民族不需要統一,惟有學生來 信駁斥此言論荒謬,認為香港與中國的文化、語言仍有相近之處。 八十年代中葉亦有文章批評七十年代的愛國主義有欠理性,認識片 面,不願接受別人對中國較尖銳的批評,後來於1985年第四期,《 學苑》更透過「想像共同體」深入了解民族主義。在民族意識之爭 論下,1983年第四期編輯室以「香港五百萬人自決前途」為題,認


為「港人意願」必須尊重,不可被「所謂國家前途、民族利益」強 壓,港人需靠自己爭取,故「自決」曾是港大學生的主張之一。

1984年港大學生會曾舉辦全民投票,就支持香港主權屬於中國,及 回歸後的落實民主制度、高度自治等對港方針表決。學苑亦於同年 舉辦民意調查,了解同學對香港前途的看法,其時支持自決及回歸 的人數各佔三成,大部分人皆認為若回歸方案可接受,現時生活會 得到可靠保障下,中國可對香港行使主權。由此可見,其時大學生 雖對香港前途的看法各異,但大多數人仍以現實考量作先決條件。

從學苑的戲謔作品中,仍可見部分港大學生抗拒香港回歸中國。 例如,1984年的第四回便刊出「祝賀鐘應豬仔四賣無限公司 本 世紀最偉大交易成功」,諷刺英國只求利益,香港淪為兩國交易之 犧牲品;該年度第一回的〈賣豬仔〉亦提到「香港人本來不想回歸 中國,不要港人治港」,而是「想英國人留下來,與中國續約,繼 續殖民的統治」。1985年學苑更出版「紅本子」,封面全紅,內文 全用簡體字,內容諷刺八十年代過渡期後香港將回歸中國,需要「 愛國」、向北京「拍馬屁」,更會指鹿為馬,內容另亦諷刺港大生 沉醉玩樂之「Fussy」風氣。此期刊物掀起校內、外迥響,受傳媒 報道,更有同學投稿至《學苑》,指摘編委粗鄙、沒有內涵、欠認 真,1986年度的編委會亦撰文承認,雖然在意見或公開論壇上均見 同學一面倒支持學苑,但私底下編委仍被不少同學指摘,只是他們 沒有組織成為反對聲音。

1984年9月26日中、英兩國草簽《中英聯合聲明》,一直被拒諸 談判外的香港人終悉大局已定。香港即將於1997年回歸中國,《 學苑》亦在此時進一步探討中港關係,並對「港人治港」感到悲 觀。1985年編輯室便提出不應迷信「五十年不變」的神話,應着手 推動香港民主化;1986年第一回便有文章以〈中國+香港不等於繁 榮〉為題,打破對回歸的美好期盼,指出香港於經濟上日漸依賴中 國,令香港在中港關係中處於被動角色。

058 / 059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基本法》的起草工作於1985年展開,《學苑》成為港大學生議論 《基本法》草擬過程和內容的平台。在1986年至九十年代,《學 苑》就《基本法》的修訂提出建議及批判。1988年《學苑》便從《 中英聯合聲明》、中央與特區的關係兩方面討論《基本法》之草 案,進而引伸至對一國兩制的疑慮。學苑當時亦推動香港政制民主 化,1987年《學苑》曾發表「八七政制檢討聲明」,建議增加立法 局直選議席,減少官守議員,以循序漸進方式將立法局主席由港督 出任改由議員互選。

學苑回歸校園 — 學 苑 歷 史­ — 二 — 1 9 7 9 | 1 9 8 9 學 苑 的 黃 金 時 代 —

八十年代後期,《學苑》漸漸回歸至校園版,重視大學事務、學制 改革,只是略談哲學和大眾文化等議題。港大教務委員會於1986年 稱鑑於港大學生質素有下降跡象,建議港大改三年制為四年制,學 生將要在基礎年修讀通識教育,引起社會人士對香港教育及學制問 題的關注。當時《學苑》便曾討論「七三制」轉為「六四制」的利 弊,其時所刊載之文章多為質疑四年制的優點,指出同學無法於基 礎年內一蹴而就。

六四

1989年,六四鎮壓一度將《學苑》的焦點帶到中國的政制問題,惟 觀乎五期出版,對六四的長篇論述與反思並不多,反而有不少專題 以香港為重心。六四未發生時,《學苑》有聲音認為,聲援北京學 運的遊行和集會為香港學運復甦提供了契機;六四發生之後,有不 少港大學生投稿,表明要爭取中國民主之心志。第三期〈駐足篇〉 多談論中國的民主運動發展,以及藏獨等政治問題。不過該期以 後,《學苑》將焦點重新放在香港,探討香港學運的路向,以及香 港的人權問題。

《學苑》亦記錄了香港人,以至港大學生在六四屠城後心態變化之


快。第三期〈可悲的、可愛的、可恨的香港人〉寫下香港人對政治 有短暫熱情——但熱情退卻後,港人怕吃虧的心態原形畢露,香港 出現逃亡潮;其後亦有新生撰文指,港大學生對中國的關注急遽下 降,民主長跑、死難者百日祭等活動只有幾十名港大生出席。

出版情況

八十年代初,《學苑》改以月刊形式出版。起初《學苑》的排版風 格受1976年創刊的《號外》影響,直至九十年代末,《學苑》的設 計與尺寸大小依然保持類近的雜誌風格。《學苑》於1979年曾出版 十二期,後來期數平均維持六至十期左右,每期頁數約三十至四十 頁。相比七十年代的龐大架構,八十年代的編委會縮簡至十餘至二 十人。

在1984至1986年間,學苑面臨財政問題。由於學生會開支龐大,故 對學苑採取緊縮政策,學苑經費兩年間由十三萬餘減至十一萬餘, 限制了其時《學苑》的出版。當時學生會削減學苑經費的原因之 一,是《學苑》讀者群有限,不能迎合大部分同學的口味,1985年 度的編輯室亦承認,《學苑》脫離同學,更有人曾大罵《學苑》是 垃圾。

總結

八十年代初,《學苑》轉向集中探討大眾文化和哲學,為《學苑》 往後的路向奠下了基礎。中英雙方展開香港前途談判後,《學苑》 涉獵更多本地政治及制度之議題,惟後期大局已定,故《學苑》亦 出現越來越多關於校園、生活、文化的討論。1989年可謂《學苑》 與港大學生的思潮之分水嶺,六四事件後香港人的無力感更重,愛 國熱情一掃而空,發展出九十年代的《學苑》側重於校園文化與大 學生活的趨向。

060 / 061


87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1988

— 學 苑 歷 史­ —

1989

1990-1999

2000

學 苑 的 重 整 時 代

二 — 1 9 9 0 | 1 9 9 9 學 苑 的 重 整 時 代 —

十年代的《學苑》繼承了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所奠 定的雜誌風格,以光粉紙作封面,排版更精細,沿用特大尺寸,內 頁不再用算草紙而是轉用書紙。雖然香港即將回歸,政治議題仍非 《學苑》的焦點,相反《學苑》漸多針對校園事務。直至九十年代 中、後期,不論是編輯、文章或出版數量,均大幅減少。

2001

2


2

簡史 聚焦大學生活

綜觀九十年代的《學苑》,其出版內容繼承八十年代所奠下的方 向,題材多元,涉獵宗教、科學、哲學、性別、同性戀、生死等議 題。九十年代《學苑》風格幽默諷刺,常透過漫畫、廣告、反語, 或使用簡體字諷刺時弊,如1990年《學苑》登出以〈為民主、齊捐 精〉為題的「民主決志咭」,以「製造更多民主鬥士」,嘲諷民主 政制促進聯委會的「民主決志咭」只為自我感覺良好而設。1991年 同性戀在香港非刑事化,該期《學苑》曾有人以「白鹿洞第31代傳 人」的名義刊登「廣告」反對同性戀,諷刺此思想守舊。

比起八十年代,當時《學苑》作風更前衛,探討社會的禁忌議 題。1992年東週刊〈大學生玩性愛〉一文刊出,引起嘩然,故此年 度第三期便以「性愛」為專題,引述傳統道德觀對性愛的看法以及 討論現代都市的性生活。

此外,步入九十年代,《學苑》重新聚焦於大學生的層面,批判大 學風氣,藉此重新提出學習的價值以及反思大學生身份,故此時期 的《學苑》更重視校園生活及知識分子身份之討論。1990年度的《 學苑》,風格轉為着重校園及文藝,缺乏時事與學術探討。早在 1991年,《學苑》常以笑話、舊曲新詞的形式,指出港大學生多種 陋習,如上課睡覺、只顧補習、走堂、抽煙買酒等。

1991年11月,《學苑》舉辦港大創校以來首次的「最差教學獎」選 舉,引起社會、校園一片討論熱潮。「最差教學獎」與由港大八十 週年紀念活動籌委會主辦的「最佳教學獎」同時舉行,選出每系最 高票的講師。當時此選舉成為傳媒焦點,其時校長王賡武召見,要 求學苑向得獎講師道歉,最後該屆編委並沒有公布結果。

062 / 063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學苑》在1992年第三期便曾以專題探討大學生活,以及大學生的 自身價值。惟直至1993年以後,《學苑》的編採方針才出現明顯轉 向,雖專題版面仍會探討哲學、社運等題目,但編委偏向重視校園 版,屢提到港大同學對校園、社會事務置身事外。1993年多篇編輯 室便曾提到,應徹底檢討大學教育的目的,重新探討大學在現今社 會的功用。文章認為,大學已淪為職業訓練所,以考試為本。其時 指出,校園氣氛沉寂,學生會缺莊、系會活動反應冷淡,同學趨向 現實,失去求知心態。

— 學 苑 歷 史­ — 二 — 1 9 9 0 | 1 9 9 9 學 苑 的 重 整 時 代 —

1993及1995年《學苑》有多篇文章批評迎新活動洗腦,指現屆學生 向新生傳遞偏頗訊息,以吸引他們「上莊」、「住hall」。為抵抗 盲目風氣,《學苑》亦登出多篇有關經歷的「自白」。例如〈大 學生故事一則〉中,談及「上莊」雖令學業一塌糊塗,亦與「莊 友」鬧翻,惟可加深自己待人接物之認識,勸新生勿因而裹足;其 他「自白」則多為奉勸新生決定成為幹事或加入舍堂前應慎重考 慮。1995年第二、三期合訂本則刊載〈Victims of a gang rape: 「學苑反奸情報」〉的海報,諷刺現屆學生強迫新生參與幹事會、 屬會以及舍堂的手法。

有別於過去觀察者的身份,1993年部分編輯更與其他港大學生成立 「校園救亡組」,不再紙上談兵,切實介入校園事務,勸止新生不 要盲從大學生活之傳統。因利成便,「校園救亡組」除了於《學 苑》刊登廣告,更借用了學苑資源行動。它於1993年迎新期間,以 《學苑》名義借用黃克競平台一個位置,展出「校園救亡組」的迎 新資訊,並在攤位加上「學苑迎新編委會」,示意「校園救亡組」 為學苑的臨時小組之一。「校園救亡組」於迎新期間公開播放錄音 帶、掛大字報等,斥責大學舍堂扭曲人的自主性,以及屬會鼓勵新 生「上莊」的手法誇張與內容過度吹捧。此安排令不少港大學生感 混亂,曾有讀者寫信至《學苑》要求釐清兩者之間的關係。


校政參與

在九十年代,《學苑》頗為積極推動學生參與校政,要求增加校方 組織的透明度,亦同時記錄了港大學生爭取更多「師生共治」的過 程。1990年度第二回,校園版以「校政參與」為題,當中提及,雖 廿年來港大多了學生輔導組、院務委員會、教務委員會等組織,惟 當時學生無法直接監察這些「自成一國」的組織,亦欠渠道投訴導 師、上訴學分等問題。1997年第一回再度以「校政參與」為專題, 闡析校務委員會之組成。

隨着1993年底,港大校長王賡武宣布將於1995年提早退休,校內有 聲音爭取學生參與新校長的遴選工作,學苑亦推動學生參與新校長 之遴選。學生會於《學苑》刊登文章,要求正式加入遴選委員會。 直至1995年,校內舉行「三八全民大會」,學苑發表立場書,要求 給予學生代表投票權,以及增加委員會的透明度。當時港大學生對 參與校政並不熱衷,全民大會不足一小時便結束。惟有同學譴責學 苑,以及其他校園傳媒遲遲不作報道,沒有向同學傳遞遴選新校長 一事之重要。後來鄭耀宗接任港大校長一職,有學生覺得遴選過程 不合理,惟1995年第三、四回之編輯室提到,同學雖有不滿,卻又 安然接受並歡迎鄭耀宗。

關注中國事務

九十年代香港政制出現巨大變化,「直通車」被取消,《基本法》 落實,臨時立法會成立,香港回歸,惟九十年代《學苑》所收錄的 文章並沒有因而刻意着墨於香港的政治前景,或特意側重於政治 版。綜觀回歸前後,《學苑》少見談及香港政治的文章,只於1992 年及1996年有專題分析香港制度以及民主發展;1991年曾有文章以 〈香港獨立的幻想〉為題,從軍事、經濟、文化等角度討論港獨的 可行性,惟此主張未屬主流。不過,《學苑》亦曾於1994年2月發 表聲明,要求修改《基本法》、港人公投決定政制,以及1995年立 法會全面直選。

064 / 065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其時中國事務仍是大學生關注之事。1994年7月,中國華南地區發 生水災,四名時任學苑編輯與世界宣明會職員前往江西考察,及後 將反思結集成文出版。除此以外,學苑亦於1996年出版《在獄民運 人士檔案》,列出多名中國被囚的民運人士,並呼籲讀者寫信予國 家主席。

— 學 苑 歷 史­ —

1996年起《學苑》出版數量開始減少,每屆出版一至兩期刊物,文 章數量亦減少,但亦曾出版多份特刊。除了《在獄民運人士檔案》 ,該屆編委於1997年初出版《學報》,報道董建華出任特首之新聞 專題,亦諷刺回歸後香港將會「中國化」。同年,該屆編委亦出版 兩本六四特刊,分別為《五彩石》,分析運動因果及抒發感情,以 及「兒童版」《森林裡的願望》,以故事形式講述六四。當時學苑 編委除了於維園派發特刊外,更自製五彩石派予參與集會之市民。

校園反應

二 — 1 9 9 0 | 1 9 9 9 學 苑 的 重 整 時 代 —

當時港大的文字刊物除了《學苑》,還有《校園一週》與《赫戲》 ,學苑編輯曾評論其餘兩本刊物內容,更與投稿同學及其餘兩本刊 物內的編輯筆戰。後期校內出現《校園雙週》,《學苑》亦曾批評 其刊物質素。1990年,《學苑》抨擊《校園一週》就港大學生時事 及校園知識所作之調查,指摘其調查手法不可靠,所問問題與個人 對時事、校園事務之認識深淺無關;1992、1993年,《學苑》曾與 讀者就一篇刊登在《校園一週》,題為〈談談學生組織〉的投稿論 戰,該文內容分析校內學會缺莊和學生疏遠學生會之原因;1997年 則批評《校園雙週》所出版之《藝苑》質素差劣。其時《學苑》不 少投稿均回應《學苑》所刊登之文章,或學苑之行動。

除此以外,《學苑》亦成了港大同學透過投稿爭辯之平台,例如 1993年度第二回〈他來自社科,我來自文科〉一文,指出文科生與 社科生思考模式之不同;第三回〈文科、社科,你搞邊科〉則回應 此文,斥作者武斷,對文科、社科皆有偏見與誤解。


自七十年代末,《學苑》在普遍學生眼中脫離群眾,更時被斥為「 扮高深」、「只講理論、不求實際」。九十年代初,《學苑》予同 學的形象欠正面,留下高深、偏激的形象,1995年第一回編輯室指 出,於大選中探訪屬會期間,有屬會的同學斥其內容欠中肯,「要 求學苑不再影響同學態度」。1994年《學苑》便面臨投稿不足、沒 有足夠編輯處理編委職務的問題,其時亦有投稿抨擊學苑編輯自視 過高,自以為能理性批判一切。

出版情況

直至1992年,《學苑》仍可讓坊間市民訂閱,本地五元、海外七 元,後來因市場問題,改為於校內免費派發。《學苑》出版期數一 開始為四至六期,惟九十年代中出版較不穩定,1996年起編委會只 出版一至兩本刊物。版面分布主要有校園版、文藝版、專題版與學 術版,其時不論編輯抑或投稿作者皆多數使用筆名,偶有英文文 章。

關於編委會架構,總編輯、兩位副總編輯為民選之固定職位,其餘 職位每期均會出現變動,編輯可隨時加入學苑參與出版工作,1993 及1994年學苑更設有研習小組,討論社會及校園問題。至於編輯 人數,除1993年度編委會規模較為龐大,有三十餘人外,學苑編 委會於九十年代平均約有二十人,惟1996年起編委會縮小至約十 人,更時有出缺,例如1998年度出版第一期《學苑》時並沒有總編 輯,1999年更沒有正式編委會,只由四個人成立署理編委會。

總結

八九過後,面對九七,政治議題反非眾人聚焦之事,《學苑》於九 十年代偏向貼近校園,惟同時步向沉寂,缺乏人手,出版疏落。

066 / 067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7

1998

— 學 苑 歷 史­ — 二 — 2 0 0 0 | 2 0 1 4 學 苑 的 當 代 發 展 —

1999

2000-2014

2015

學 苑 的 當 代 發 展

入千禧年代,《學苑》曾因出版數目及編委會人數減少 而經歷一段沉寂時期。1999至2001年的三年之內,出版期數只有一 至兩期,關注焦點在於校園生活。然而學苑的架構卻於千禧年代有 重大改變,自2001年後,學苑編委會的成員不再只稱為「編輯」, 各編輯均有名銜,並以部門劃分,此架構沿用至今。

經過幾年的沉寂時期,學苑於2008年開始改革,其後的編輯委員會 無論在刊物尺寸、編輯人數和編寫議題上都探求多變。同時,學生 會赤化問題逐漸浮現,學苑親睹港大學生會赤化過程,於艱難時刻 仍堅守崗位,即時報道會議實況,因而鞏固了學苑作為校園第四權 的角色。2012年2月,「學苑即時新聞」Facebook專頁正式成立, 各編委積極跟進校政和社會新聞,將平台擴展至新媒體。面對香港 社會思潮有新衝擊,《學苑》探討的議題從關注大學生活,對校方 和學生會政策反映意見,再次轉移至社會層面,近年甚至探討本土 意識,足見《學苑》討論議題之廣泛程度。相對以往《學苑》每次 出版針對單一主題,2008年後的《學苑》在版面的劃分上有明顯突 破,主要分為新聞、專題和文藝三個版面。

2016

2


簡史 學苑走向多元

2 這十五年來,《學苑》見證香港回歸後政治和社會之改變,記錄校 園內外大小新聞、大學教育改制等不同歷史時刻,探討議題廣泛, 近年更銳意重拾社會輿論倡導者之角色,深入了解各種議題。這時 期《學苑》各個版面探討的議題廣泛,開始脫離九十年代只談生活 的刊物色彩,逐漸發展成為一份談論各種社會事件的刊物。

九七回歸以來,刊登在《學苑》的文章雖然未能完全脫離生活化的 味道,而且大學生生活也是《學苑》歷久不衰的議題,但在董建華 執政期間,其民望持續低落,漸而重新激發香港人的政治意識。後 來,隨著一連串捍衛古蹟的行動,令群眾出現對集體回憶的追思, 無意之間令本土意識抬頭。不過,千禧年後的《學苑》並未立刻出 現一個明顯本土化的傾向,反而由於對自身的定位含糊,以致出現 大量探討不同議題的文章。1999年至2012年的《學苑》,對議題未 有明確的摸索路線,因此對不同的議題也會有所討論,如《學苑》 在政治的議題上,包括港人政治覺醒的討論、身份認同的爭議、教 育政策的評價、社會現況的檢討,以至國際政治格局的研究等也會 有所涉獵。新聞版也曾報道校長遴選、西港島線興建和落成、百周 年校園規劃及落成後檢討、學生會赤化風波直播和回顧、舍堂爭議 等與港大校園息息相關的事件。

至於專題版則涉獵香港不同的社會議題,如發展後的西環、香港人 的集體回憶、香港特色等。《學苑》亦緊貼回歸後的狀況,檢討香 港社會現況、港人身份認同、香港教育政策、新聞自由發展,和力 倡保留廣東話等。另外,《學苑》一直探討大學生身份和生活的議 題,2001、2008 、2009、2012和2013年的編委會分別就此撰寫專 題,各屆的討論重點亦隨大學制度變遷而有所改變。除此以外,《

068 / 069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學苑》文藝亦著重探討不同本土文化角度的文章,以強調文化與社 會之關連為主,其中包括討論歷史電影、香港電影、香港文學,以 及描寫城市中不同人之面貌,可謂各有不同的切入點。

— 學 苑 歷 史­ — 二 — 2 0 0 0 | 2 0 1 4 學 苑 的 當 代 發 展 —

2012年之後,由於身處較為穩定的校政環境,故此擁有更多空間闡 發政治論述,《學苑》文章也表現一種重歸政治討論的傾向。隨著 大量自由行來港,影響港人生活,進一步激化本土意識。2013年度 編輯委員會在任內積極探討本土思潮,最後一期更以《香港民族 命 運自決》為題,從公民民族主義、文化民族主義等概念大膽闡述香 港人作為一個民族的可能性,並重新提出香港人的自決權利,引起 社會廣泛討論,更有聲音希望《學苑》加印。最終,2013年度編委 會輯錄其中四篇文章,加上五位學者及評論家應邀撰文,包括吳叡 人、練乙錚、孔誥烽、徐承恩及蘇賡哲,以學術、歷史及政治視角 的多篇文章輯錄成書,拓闊本土論述,編成《香港民族論》一書, 並公開發售。

2014年編輯委員會繼續探討本土議題,於9月出版《香港民主獨 立》,重新探討港獨之可能性;在雨傘革命中,編委會以即時新聞 作現場報道、跟進各佔領區的實際情況,又出版號外及聲明譴責 警方暴力對待示威者。《學苑》之言論更觸動當權者神經,行政長 官梁振英於2015年1月14日施政報告大會和記者會上,分別點名批 評《香港民族論》及《香港民主獨立》中的文章,指社會「不能不 警惕」,此言論一出,隨即引起輿論及激化社會討論本土思潮之風 氣,《香港民族論》亦隨之售罊,並進一步加印。這時期的《學 苑》,可謂是以思潮倡導者作為刊物的定位。

學生會赤化風波對學苑之打壓

2012年,是為《學苑》成立六十周年,該年編委會捲進學生會赤化 風波,多番受由陳冠康帶領的幹事會和譚振聲為主席的評議會攻 擊,「學苑即時新聞」Facebook專頁亦因而成立,全力監察學生 會。幹事會甫上任,特首選舉正舉行得如火如荼,幹事會除了進行


有指向性的問卷調查,更在未獲時事委員會通過下,以三十八萬會 費於八份報章中刊登「反黑金政治聲明」,引起各界嘩然。「反黑 金政治聲明」的後續問題亦引起軒然大波,財委會召開緊急閉門會 議,禁止校園傳媒採訪,而在會上通過撥款三十八萬,作由學生會 幹事主導的「反黑金政治」之聲明的登報費用。面對學苑和校園電 視的積極跟進,幹事會成員批評學苑報道偏頗,並進行一系列針對 校園傳媒之舉。

同年,學苑總編輯與校園電視主席被廢除投票權,及後7月24日, 迎新事務委員會將《學苑》八月號定性為《迎新守則》所指、與屬 會招生單張一樣之宣傳品,禁止《學苑》對任何學生會屬會作相關 報道,又不得於迎新期間(即7月22日至10月19日)派發。2012年 度總編輯謝智浩曾向報章透露,他懷疑學生會因《學苑》八月號談 及「反黑金政治」風波,以及港大學生發起公投欲罷免學生會幹事 之後續行動,故有意阻撓並干預學苑新聞自由,剝奪新生知情權。 面對幹事會的連番打壓,學苑於新生介紹日(Induction Day)派發 題為〈打壓自由 黨同伐異 欲加之罪 何患無辭〉的號外,惟迎 委會成員兼文化聯會會長黃柏榮在場監控學苑編委會行動,並出言 警告編委會觸犯迎新條例。

同年9月,幹事會倉卒展開全民投票罷免首席副校長錢大康和學生 事務長周偉立,做法備受批評,而學苑以即時新聞和常刊出版,跟 進並監察學生會,多次現場轉載評議會會議內容。

學生會赤化風波期間,2013年周年大選提名期突然提早完結,加上 評議會失效,該年度周年大選無法進行,為免編委會懸空,評議會 於2013年3月初委任三名2012年度編委為署理總編輯及副總編輯。 直至周年大選補選後,新一年度的編輯委員會才能於2013年4月正 式上任。

070 / 071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即時新聞的發展

2012年起,《學苑》擴展出版平台至新媒體,於該年2月18日成立 「學苑即時新聞」Facebook專頁。即時新聞始創階段主要以報道學 生會與評議會事務為主,例如會議議程及消息。其後,學生會赤化 問題加劇,發生「黑金聲明」事件、當時評議會主席視議事規則如 無物,學苑即時新聞以文字直播評議會會議,務求將最新消息傳達 給各港大同學。由2012年至2013年初,學苑即時新聞經歷學生會赤 化高峰,編輯筆下記錄了「中山起義」、周年大選提早截止,和另 立署理評議會等多項大事。 — 學 苑 歷 史­ — 二 — 2 0 0 0 | 2 0 1 4 學 苑 的 當 代 發 展 —

經過一年多的風波,即時新聞除了緊貼校政、學生會事務和校園突 發事件(火警、倒瀉化學液體等)之外,《學苑》編委更會報道社 會新聞,如碼頭工運、立法會財委會審批新界東北發展撥款。2014 年雨傘革命中,學苑編輯於佔領區進行即時報道,以第一身記錄佔 領區的突發狀況。這一年「學苑即時新聞」由純文字報道,發展到 圖文並茂,以照片和新聞製圖輔助報道,截至2015年2月中,「學 苑即時新聞」Facebook專頁已達一萬七千個讚好。

出版情況

與以往七、八十年代《學苑》於學界的影響力相比,千禧年代的《 學苑》相對上較為遜色,加上相同類型的學生報數目增多,港大學 生重新成為《學苑》的主要讀者群。2008年的編委會進行改革, 合併《港大報》和《學苑》,又獨立出版英文刊物Undergrad。在 刊物尺寸上,《學苑》自2004年起採用全彩色印刷,名稱上亦有 多次轉變。2004年因學生會的《校園雙週》缺莊,學苑編委會則出 版《港大報》代替,又出版雜誌《果籽》,取其「不吐不快」之 意。2007年《學苑》加入英文版,惟版數不多。2008年編委改以報 章尺寸和雙封面出版,包含專題和校園新聞。在出版次數上,2008 和2009年出版較頻密,一年內出版五至六本常刊。惟於2001年及 2010年,《學苑》曾分別因宣傳口號和脫期而遭同學非議。2001


年,候選編委會「表者」以「我表你」作為口號,惹來同學不滿, 其後該編委會亦於常刊反駁同學指控。2010年編委會全年只出版兩 期《學苑》,脫期問題嚴重,亦備受同學抨擊。

2010年後,《學苑》出版以中文為主,間中有英文投稿,出版期數 多為一年四期常刊,另外或會出版特刊。面對社會大事,如2011 年8月18日李克強出席港大校慶典禮,時任時事秘書李成康被困樓 梯,被拒進入警方所設的「核心保安區」,該年編委會迅速出版號 外和特刊,理順事件經過,亦採訪教務長和學生事務長。 《學苑》的出版工作分別為常刊、特刊及號外。2008及2009年兩屆 編委會均於一年內出版六期刊物,至2011年後固定每年出版四期, 每期數量大約有六千本。自2008年起,《學苑》重用「學苑Undergrad」報頭,並將之放在常刊封面上。隨後,《學苑》報頭亦可見 於每屆出版之刊物上。

這六年間,《學苑》常刊的出版形式幾經改變。因2008年編委會要 揉合《港大報》內的校園新聞和《學苑》專題,該年學苑改以報章 形式出版(360mm x 270mm),頁數相對上較少,最多只有二十四 頁,並以雙封面設計,一面以專題作封面,另一面則以校園新聞為 頭條。2009年後,《學苑》尺寸改為雜誌大小,以2013和2014年為 例,該兩屆編委的出版尺寸為(210mm x 285mm),更以書本形式釘 裝,頁數多達八十多頁。

排版組織上,在2011年後,版面有清楚的劃分,包括新聞版、專題 版、文藝版、專欄、投稿和評議會議案摘錄,此欄於2012年後因當 年學生會會長陳冠康而易名為「官腔」,以取其諧音。2014年編委 會在刊物的版面上更有所改變,改以時政專題和社會文化專題為 兩大主軸,令議題探討更具社會性。封面選材上,由2011年起,封 面多以圖像和照片帶出主題,各有特色,如2013年封面以故事性為 主,2014年則以黑白照片為封面。該兩屆封面均採用簡單設計,只 有圖片和標題。

072 / 073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學苑特刊

除日常出版外,學苑亦會針對特別的社會事件出版特刊,更曾經聯 合大專聯校編輯委員會出版六四特刊。事實上,六四特刊自九十年 代末就再未有出版,直至2008年,六四特刊才重新出版。千禧年 後,迄至2014年,各編委會合共出版七本六四特刊,包括:

2008:《悼亡書》 — 學 苑 歷 史­ —

2009:《國殤廿載》,另出版聯校六四特刊《我們二十—國家走到 哪裡》 2011:《未填上的空白》 2012:《悼梁芝》 2013:聯編特刊《我們的八九—六四二十四周年紀念特刊》

2014:《說殤》 — 2 0 0 0 | 2 0 1 4 學 苑 的 當 代 發 展 —

六四特刊出版形式與常刊有明顯分別,尺寸上較小巧,內容亦由基 本的整理史料、事發經過、收集各方死傷人數、訪問擁有不同六四 經歷之學生會幹事、評論時政,改以另一方式記錄六四,例如《悼 梁芝》以虛構小說側面描寫極權統治下的社會,故事主人翁良知的 覺醒。2014年出版的《說殤》則以短句、小說、藝術品創作等形式 帶出六四對現今中國和香港的改變。

除了六四,學苑亦會就社會事件出版特刊。2008年編委會出版《零 八憲章特刊》,記錄零八憲章內容,反思中國人權狀況,更邀請學 者、同學做訪問和撰稿回應憲章與中國民主化的關係。港大百年校 慶風波後,2011年編委會立即出版《八一八新聞特刊》,分析校方 當日安排、事發經過,更就外界批評校方的理據,親身採訪時任教 務長韋永庚和學生事務長周偉立。


總結

這些年來,學苑試圖在校園及社會上尋找自己的定位,雖經歷高低 起跌,但仍努力堅守著「慎思敢言」的信念,繼續針砭時弊和思索 文藝,將報道和評論結合,令同學透過其出版,進一步了解校內事 務,監察社會變動。隨著香港時局改變,前路漫漫,學苑之路仍有 待探索下去。

074 / 075


三 部 分


學 苑 專 訪


坦 白 說 , 我 只 知 道 社 會 主 義 是有question m a r k , 香 港 的 資本主義制度也 有很多問題和歧 視,但出路是什 麼?我辦學苑時 我不知道,但我 希望透過辦學苑 摸索一條出路。


大 中 華 與 香 港 人

專 訪 程 翔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程翔為資深傳媒人,現已退休。程翔畢業於聖保羅書院,1971年入 讀港大經濟系。1974年大學畢業後加入《文匯報》,1980年代為該 報駐北京記者,1989年六四屠城後,時任社長李子誦因發表「痛心 疾首」社論而被免職,程翔因此憤而離開《文匯報》。程翔其後在 1996年擔任新加坡《海峽時報》駐中國首席特派員,2005年8月被 中共當局以間諜罪罪名拘捕,被指在過去5年秘密收集大陸政經、 軍事等情報並轉發給台灣。程翔於2008年獲釋,並於2009年退休。

— 學 苑 專 訪­ — 三 — 大 中 華 與 香 港 人 | 專 訪 程 翔 —

程翔在1971年擔任學苑專題編輯、1972年擔任副總編輯,任內不少 文章都是關注中國。1971年為火紅年代的開端,中國政治形勢亦急 劇轉變。當時的學苑可算是程翔一眾愛國青年在大學的輿論基地, 由報道學聯發起的保釣遊行、譴責警方使用暴力,一直到毛澤東逝 世的專題,學苑都是親中、傾左。在梁振英點名批評學苑當天,學 苑專訪程翔,談談他的大中華思想和學苑的點點滴滴。

程:程翔

受梁啟超影響

學:學苑

走上傳媒路

學:為何想上學苑? 程:我自小喜歡辦傳媒,在中學就讀聖保羅書院時已經辦學生報 紙,負責學生會的會報和校刊。至於為什麼讀書時期便喜歡做 傳媒,我覺得我自己是很受梁啟超影響。梁啟超是晚清時很重 要的哲學家,他通過辦報啟蒙了整整幾代中國人。我覺得只有 做傳媒才能啟蒙讀者和促進他們對社會的關心,並對周圍事物 保持關注。因為受了梁啟超的影響,我在中學時代已經開始辦 校刊和學生報,所以入大學後很自然便上了學苑。


學:當年受什麼刊物影響? 程:如果要講時政,就應該是李怡先生的《七十年代》。李怡先生 的《七十年代》可以說是伴隨我們這一代人成長,因為他辦《 七十年代》時,剛剛是我在大學三年級的時候,所以在當時來 說,大家都公認李怡是我們有左傾思想的人的青年導師。至於 你說有什麼特刊大作,我說不出來,始終是梁啟超對我的影響 最深。

學:你跟陳婉瑩、劉迺強等老鬼熟嗎?他們是怎樣挑選下莊的?意 識形態如何? 程:熟。雖然他們不再是學苑編輯,但人仍在港大讀書,他們肯 寫,便會刊登。至於挑選下莊,其實並沒有 這個問題。那時學生會和學苑職位是沒有人 1974年後,學生 競爭的,你喜歡做就可以了。何時開始有人 團體已經分化成 競爭呢?是在1974年之後。1974年後,學生 團體已經分化成「社會派」和「國粹派」, 「社會派」和「 那時便開始有人競爭了。1973年或1974年 國粹派」,那時 前,(學苑)是沒有人競爭的,所以我到學 便開始有人競爭 苑房看一看,就已經成為了它的副總編輯。 沒有所謂的「莊」,你願意做就可以了。 了。 而且,我看到你們現在以一個閣的形式來競 選。第一,我們不以閣的形式來競選。第 二,做學苑都是獨立的組合,不需要組一個閣,鬆散多了。( 學:那麼1972年「認識中國專題」是如何決定的?)就是我和 陳文鴻討論的。陳文鴻是當時總編輯,我便是副總編輯,我們 討論完後就這樣做了,很「自動波」的。

思想自由的學苑

不應忽略多元化

學:你們如何形容當年學苑的定位? 程:當時其實沒有很清晰的定位,社會和整個校園氣氛並不政治

080 / 081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化,(學苑)多數都是一少部分願意討論、探索問題的同學, 就著大家關注的社會議題來發表意見。嚴格來說,當時是十分 自由的,當時的學生思潮沒有分為後來的「國粹派」和「社會 派」,我做學苑的年代還沒有這個分野,是大概到了1974年之 後才出現。我在1974年畢業,之前沒有這些東西,之前大家都 是憑自己對新聞的觸覺和對事物的關注來報道,十分自由。

— 學 苑 專 訪­ — 三 — 大 中 華 與 香 港 人 | 專 訪 程 翔 —

學:你們的出版或報道的對象是誰?當時學苑對社會的影響力有多 大? 程:當時整個學苑的對象是以港大學生為主,沒有對外發售。學 苑的角色就僅止於啟蒙學生群體,沒有想過對社會 因為 產生什麼影響。但因為大學生、青年學生有前衛思 想,往往會影響社會,所以學生的刊物都受社會輿 青年 論關注,其他報紙都會轉載和關注重要的觀點。

大學生、 學生有前

衛思想,往往 會影響社會,

學:你心目中的學苑是什麼?對未來學苑編委有何展 望? 程:回看當年我所做的,是忽略了學生群體的diversity,這是我要檢討的。我在學苑年代偏向討論政 治問題,政治立場上也偏親中國立場。但我必須強 調親「中國」不等同親「中共」,這個我也很受梁 啓超影響。我自小看梁啟超的作品,梁啓超說「朝 廷」不是「國家」,所以我是親中國而不是親政 權。但當時對大多數人來說中共和中國是分不開 的。

所以學生的刊 物都受社會輿 論關注,其他 報紙都會轉載 和關注重要的 觀點。

學:你認為中共和中國以前分得開嗎? 程:以前是分得開的,當時有很多反共文人,他們一點也不排斥親 中國的立場和身份,所以我覺得我辦《學苑》是偏向討論政治 問題。在政治問題上偏向親中國,當然這也是時勢使然。1971 年中國恢復聯合國席位,這是很大的變化,迫使你無論是否親


中也要報道中國的一些成就,否則無法解釋她為何能重新加入 聯合國。特別是當年舉辦了破天荒的港大回國團,自然引起不 少討論和關注,所以當時學苑的編採方針較少照顧同學的diversity。

香港和中國的前途

社會主義是個大問號

學:1971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對你是否很大衝擊? 程:我覺得共產黨無法帶來希望,因為黨和國,自小我已分得很 清楚。我還記得當時我在《星島晚報》做兼職翻譯,晚報是在 早上發售。我記得有一次在編輯室,電報機突然「轟轟隆隆」 地響,那時電報機的聲音就像打字機一樣。作為新聞 工作者,我當然第一時間查看電報內容:原來是基辛 我覺得共產 格要訪華了。為什麼我是那麼樂此不疲地做新聞工作 黨無法帶來 者?因為我覺得受啓蒙,且不斷跟時代脈搏扣緊,那 希望,因為 時整個編輯室五、六台機「轟轟隆隆」地響,感覺到 時代有很大的變動,宣布著有些大事正在發生。那時 黨和國,自 候我連續多日在翻譯基辛格講話的電訊稿,我覺得連 小我已分得 「老美」在中美這個問題上也要讓步,即是中國崛起 很清楚。 是一個現實,是一個不可忽略的現實。畢竟你是中國 人,由聯合國禁運,到今時今日能夠站起來,不可否 認我是有民族自豪感。

學:如何看中國的前途?你認同社會主義是出路嗎? 程:有一句很著名的說話,我忘記是誰說的,就是說三十歲之前 的人會信奉共產主義。那我覺得社會主義是否很有前途呢?這 個問題的答案我跟陳婉瑩、劉迺強不同,我打了個question mark。為什麼我有這個問號呢?因為六七暴動。六七暴動開始 時,新蒲崗工人罷工,我是同情他們的,但六七暴動發展到後 來,用暴力來表態,我就開始對共產黨打question mark。1968 年內地武鬥,(武鬥)將人五花大綁,雙手向後反屈,腳向上 屈,手腳綁在一起,屍體就這樣飄到來香港,這個人活生生地

082 / 083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被綁起、溺死的。那時我在聖保羅上學,乘搭10號巴士到正街 總站下車,行經海旁走上水街到聖保羅,在海旁有一段時期每 天都可以看到水警輪班撈屍體,這是我親眼看到的,真的十分

— 學 苑 專 訪­ — 三 — 大 中 華 與 香 港 人 | 專 訪 程 翔 —

恐佈。你可以imagine雙手向後翻、雙腳向上屈,這樣手腳被 縛在一起,是一種很殘酷的刑罰。我看到這些屍體是有感受 的。1969年中共「九大」時,宣布共產黨黨章寫了林彪為「接 班人」,我覺得這是很荒謬的,雖然當時我不是有很多政治常 識,也完全沒有政治的學問,但我按照常理推測,也認為沒有 可能一個黨章、一個constitution、一個團體的charter會列 明團體的「接班人」,這是不合理的,我在想為什麼那麼不合 理的東西也寫出來呢?那我就覺得共產黨內有很多問題,我覺 得自己是得益於梁啓超的啟蒙,他說「政權」和「國家」是不 同的,這一點我自小就從梁啓超的作品學會了,那是很深入我 心的。再就客觀事實來說,我經歷過的香港暴 我 經 歷 過 動、看到浮屍,看見共產黨荒誕到連林彪的名 港 暴 動 、 字也被寫入黨章等,我就開始對共產黨打question mark,所以馮可強、Winnie(陳婉瑩)和 浮 屍 , 看 劉迺強說社會主義是前途、是出路,我對此是 產 黨 荒 誕 有保留的。

的 香 看 到 見 共 到 連

林 彪 的 名 字 也 學:民主、自由是為香港政治前途?

被 寫 入 黨 章 ……

程:老實說,當時我不是很成熟,在政治上不成 熟,我只是對社會主義有保留,不知道香港的 出路,亦不喜歡殖民地這個制度,我自己就親 身經歷過殖民統治下中國人面對的不平等。那 時候我們港大的Lily Pond(荷花池)對同學來說是很浪漫的地 方,但對我來說那卻是個充滿惡夢的地方。我小時候住在西邊 街,我爸爸很喜歡行山,經常帶我經港大到後面的龍虎山。那 時已經知道可以穿過港大上山,港大有個Lily Pond,有很多人 在那裡玩。港大從不禁止訪客進入校園範圍的,所以那時住在 港大附近的人不時也會到港大。我記得有一次,當時我還是小 孩子,我被「鬼仔」一手推入Lily Pond,那「鬼仔」大聲嗌, 當時我不懂英文,他像叫我離開,當時我整個人被推跌到Lily Pond裡面,這個印象很深刻。那小孩很兇地示意我離開,他說


什麼我不知道,但從他的手勢我知道他不想我留在Lily Pond。 所以問我當時到底我是追求什麼制度,我做學苑時我不懂,坦 白說,我只知道社會主義是有question mark,香港的資本主義 制度也有很多問題和歧視,但出路是什麼?我辦《學苑》時我 不知道,但我希望透過辦《學苑》摸索一條出路。

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 也 有 很 多 問 題 和 歧 視,但出路是什麼? 我辦《學苑》時我不 知道,但我希望透過 辦《學苑》摸索一條 出路。

我們這一代人有這種屈辱的感覺,我舉了一 個很具體的例子,就是被「鬼仔」推落Lily Pond。如果我老媽子不是及時扶我上來,我不 懂游泳,我也不知道Lily Pond有多深,我真的 可能會溺死,真是不知道的。那你說,這一代 中國人會否有屈辱的感覺呢?我可以告訴你: 會。當時來說,社會有兩種仇恨,用馬列的分 析,就是「民族矛盾」和「階級矛盾」,當時 這兩種矛盾是很強烈的,所以陳婉瑩寫一些認 同中國人身分的文章也不奇怪。

香港人?還是中國人?

學:「香港人?還是中國人?」這個概念是怎樣來的? 程:香港意識何時才出現呢?香港意識是在六七暴動後出現的。這 件事的集體回憶是首次將香港人聯繫起來,之前沒有這些聯繫 的。為什麼呢?因為大家都是五湖四海走難來香港,逃避共產 黨的統治,經濟難民、政治難民,各有各的,完全沒有以香港 為家的概念。Richard Hughes那本書很著名的一句:borrowed time, borrowed place,大家都是這樣的心態,而且盼望有 個distinct future可以回到自己的家鄉,這是我們和我們父 輩那一代的一種很普遍的心態,所以當時沒有香港意識。但到 了香港以後,六七暴動是第一次將大多數香港人聯繫起來。為 什麼呢?因為六七暴動時,本地左派其中一個訴求就是解放香 港。你們解放香港對那些走難到香港的人是很「大鑊」的!你 解放香港即代表要返回共產統治,所以當他們用暴力提出解放 香港時,跟大多數香港人的利益衝突了,而在那個時刻大家就

084 / 085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決定站在港英政府那一方,與港英之間的民族矛盾一下子消解 了很多、化解了很多。不是說這種矛盾完全消失,但因為要靠 港英的武力來維護香港這個地方的安定,所以香港人很明顯跟

— 學 苑 專 訪 — 三 — 大 中 華 與 香 港 人 | 專 訪 程 翔 —

中共、左派切割,切割後便不會再想著返回大陸。在這情況 下,1967年的集體記憶就慢慢凝聚成「萬能膠」,將香港人黏 實。港英政府在七十年代總結了六七暴動的種種原因之後,明 白需要改善自己的統治,就在政治上搞ICAC(廉政公署)、經 濟上搞龐大的建屋計劃,就在那時候香港開始騰飛,在騰飛的 過程中出現了所謂的「獅子山精神」,大家都 在騰飛的過程中出 很刻苦地工作。在這種情況下才慢慢形成了香 港人的身份,之前是沒有的。 現了所謂的「獅子 很多香港人都somehow知道不能夠返回大陸, 香港亦不能夠奉行大陸那一套,亦不願意大陸 的政策延伸到香港,但香港應怎樣做,大家亦 沒有提出一個出路,沒有一個可行的方案。所 以到中英談判,到香港問題出現時,大批「左 仔」提出不如保留現狀。「左仔喎!」不是反 共人士,我所知道大批左派內部的人都是說希 望保持原狀。(學:當時你會視自己為海外中 國人?)「海外中國人」是中性的。因為我已 脫離共產主義中國。

山 精 神 」 , 大 家 都很刻苦地工作。 在這種情況下才慢 慢形成了香港人的 身份,之前是沒有 的。

學:當時認識中國,是不是並非在外國聽聽宣傳,而是回國走走? 當時有沒有參加回國團? 程:是的,當時沒有其他渠道,除左派機構聯絡以外便沒有其他。 當時沒有旅行團的,不像今天有康泰、新華旅行團任你參加。 現在就方便得多了,有回鄉咭,當時叫「回鄉介紹書」,要拿 著「回鄉介紹書」來深圳、羅湖橋頭。你入境後,坐下,然後 職員向每一個人派發一張紙,那張紙就是「回鄉介紹書」,是 臨時填寫的,辦一次手續很耗時,因為人多,用手來填,很麻 煩的。你是想像不到回大陸是多麼的不便、多麼的困難。如果 你不參加左派工會或左派學校所辦的回國團,你是不能回大陸 的。


學:當時學苑有沒有一起研讀毛澤東思想? 例如新左思想? 程:有。我們之所以舉辦讀書會,是急切需要對中國有充實認識。 你試想想,中國在1970年至1971年爆發了保釣運動,你便要立 刻「惡補」釣魚台問題的因由,要「惡補」中國當代、近代 史、二戰後的中國大陸、國民黨是怎樣的等等。時代發展本身 就要迫我們「惡補」很多東西,因中學時期沒有讀過,那你入 大學辦刊物,面對很急劇的變化,如釣魚台問題、基辛格訪 華、尼克遜訪華、中國入聯合國等事情時,你就需要有充足的 知識去處理編務問題,所以少不免需要有學習會的出現。至於 當年的學習會中,會否有一些人有意識地引導,或有地下黨、 職業學生做一些引導的工作呢?我不排除,但大多數的參加者 都是很自覺去參加。為什麼呢?除非你不思考,或你懶於思 考,否則周圍發生那麼多事,還是會迫你去查找相關知識。很 簡單,就好像冷戰發生後,1972年尼克遜訪華,及中華人民共 和國重返聯合國,這些重大事件都是迫你去參加學習會的。

學:大多數第一代「本土人」是六四後才愛國,為什麼你那麼早就 愛國? 程:我覺得不能夠說「早愛國」,而是「早關心時事」,我自小 開始,大約從中學開始便很關心時事,不知道為什麼,這可能 跟家境問題有關,我們都是移民下來的,somehow因為經濟移 民,也有少許政治移民的味道,父母下來香港就是為了生計。 所以我自小便關心周圍的事。一旦關心香港的問題,自然會關 心中國的問題。我很早便參加服務隊。什麼是服務隊?服務隊 是修橋補路。為什麼當時有修橋補路的需要呢?就是因為一下 子在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有很多來自大陸的難民。而香港 一直接收了很多大陸的難民,如六十年代接收了因大饑荒下來 的難民,他們的基本生活條件都很差,所以在1963、1964年已 經有所謂的「大專社會服務隊」這些組織,幫難民修橋補路。 我很早便參加這些活動,所以很早便關心社會問題。而在香港 關心社會問題,自然也會令你關心中國的政治問題。我不是比 人「早愛國」,不要用這個名詞,我們只是比人早些關心中 國,所以就有你所指的「早愛國」。

086 / 087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學:即是你以香港為起點,再看中國?

— 學 苑 專 訪 — 三 — 大 中 華 與 香 港 人 | 專 訪 程 翔 —

程:不是,剛才問我為什麼早些關心中國,我不是比其他人早些 關心中國,我不是比其他人早愛中國,我是比其他人早關心社 會。一關心社會,自然會與中國扯上關係,所 透過對香港社會的 以透過對香港社會的接觸,你就很自然會去了 解中國。我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六七暴動前 接觸,你就很自然 我已經很關心香港的貧困問題,而我自小喜歡 會去了解中國。 行山,行山便周圍去,香港的貧困問題我很早 已經知道。你翻開《學苑》,可以找到我的一 篇文章,是講房屋政策問題的。我很早已經看 到貧困、住屋問題的嚴重性,我就這樣從關心社會問題開始。 到六七暴動時,我感情上同情暴動工人——但當你看到運動發 展下去,(就會開始疑問)為什麼會演變成暴力和提出解放香 港?這樣自然會令你思考為什麼左派會發動這場運動?為什麼 這場暴動會這麼暴力呢?你再推深一層去看,原來這是文化大 革命的延續。在1967年香港發生的暴動,依照我的定義,是中 國大陸由1966年開始的文化大革命向境外延續的 一個結果,這是我的意思。 我 覺 得 「

香 港 人 身 還是當權者的問題

分」是香港 開 始 b o o m

學:你當時怎樣看香港人這身分?

之 後 才 有

程:我的年代真的沒有「香港人身分」這種說法。 我覺得「香港人身分」是香港開始boom之後才 有的,我的年代香港還未開始繁榮,是on the threshold of boom。香港的ICAC是七十年代成 立的,我會將香港發展簡化為兩件事,可能你會 覺得我over-simplify,但不要緊,我只是選取 兩件對我來說最有象徵意義的事。一是ICAC的成 立,一是十年建屋計劃。十年建屋計劃為香港社 會的穩定打下很牢固的基礎,而ICAC的成立就是 香港在殖民地沒有民主的情況下,一個相當不錯

的,我的年 代香港還未 開始繁榮, 是on

the

threshold of boom。


的替補方案。她不給予你民主,但你有言論自由,加上有一個 ICAC,不失為是一個對我們小小老百姓來說可以接受的發展。 所以你可以說:在經濟上、社會上的一個重要舉措便是十年建 屋計劃,另一個便是ICAC。我自己的親身經驗就是,ICAC成立 前,入醫院,除了醫藥費外,還要付「利是錢」給「阿嬸、姑 娘」,這是norm;發生火警時,消防員會直接跟你說:「有水 有水,無水無水」,你付錢的話他就有水幫你救火,沒有錢他 就說沒有水了,這是真的。還有,救傷車響不響,是要看你有 沒有付錢賄賂,真的是這樣的。在ICAC成立之前的香港,社會 的腐敗、官員的腐敗就是到了這個層次。這在ICAC成立後,可 謂一掃而空。這不能不歸功於「英國佬」的一些德政。香港的 boom就是這兩件事打下了基礎,那時才開始有「香港人意識」 、「香港人身分」的東西,之前是沒有的。

學:雨傘世代愈來愈不認同中國人身分,你認為是什麼所致? 程:這個問題我希望中共好好研究一下,自從我接觸兩岸三地的 政治問題以後,我曾經有段時期特別是駐台灣的,我覺得「統 獨」這個問題,歸根究柢是人民選擇以什麼制度來生活的問 題,所以這個問題,主張「統」的一方要想想是什麼導致部份 國民希望「獨」呢?這個問題不去解決,或有權力去「統」的 人不解決或回答這個問題,則永遠解決不了問題。先莫論香港 的情況,「網易」(中國大陸網頁)在2006 在2006年曾作 年曾作調查,發現有65%的人表示「來生不做 中國人」。 調查,發現有

65%的人表示 「來生不做中 國人」。

訪問中國大陸的人,有65%的人說「來生不 做中國人」,當時北京很緊張,馬上把調查 關掉、不准做,而且負責這個調查的編輯也

被解僱。其實他們(中共)應該找出根本原 因。為什麼在你統治下有65%的人表示「來 生不做中國人」?其實根據被刪網站的資 料,大部份人的答案都是做中國人沒有尊 嚴。這個其實可以是當權者非常好的一個切入點,去改善他們 的政策,對吧?為什麼他的統治會令大多數國民覺得做中國人

088 / 089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沒有尊嚴呢?這本身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但可惜中共在看到 有65%的人有這個response時,便立即不容許(做調查)了。 我始終覺得這是一個indication,在中國共產黨的統治下,你 統治的子民有那麼大的比例說不想做中國人,你如何能怪責其 他人不想做中國人呢?你說香港青年學生不想做中國人,受外 國勢力支配,受他們影響,那又應該自問為什麼在你統治下有 那麼大比例的人不想做中國人?此其一。

— 學 苑 專 訪­ — 三 — 大 中 華 與 香 港 人 | 專 訪 程 翔 —

第二個例子,我在台灣的時候接觸到一個主張。當時,有個團 體叫「51俱樂部」。為什麼叫「51俱樂部」呢?原來他主張台 灣成為美國第51個州。那時我感到奇怪,不主張台獨,但為什 麼變成(美國)51個州呢?於是我就去訪問他,他承認數字上 他們很小,(成為第51個州)是不現實的,但他們的影響很 大,因為大多數中產以上的台灣人都有美國綠卡,都有資金在 美國,他們實際上已經以行動當了美國人,只不過政治上不能 將台灣declared as美國一個州,所以這班「瘋子」說,既然 政治現實之中,中產以上的人都有美國綠卡,有資金在美國、 有家產在那裡,那為什麼不名正言順declare自己是第51個州 呢?你可以說這是很荒誕的想法,但從「51俱樂部」我看到一 件事:台灣跟中國相隔一個台灣海峽,很窄;跟美國相隔一個 太平洋,很大。台灣人在血統 那為什麼一個近在中國大陸 上、血緣上是華人,當然美國 人雖然不一定是「鬼佬」,但 咫尺的台灣,同民、同種, 他起碼不是華人,是吧?那為 不選擇做中國的一個省,反 什麼一個近在中國大陸咫尺的 而選擇做美國的一個州呢? 台灣,同民、同種,不選擇做 中國的一個省,反而選擇做美 國的一個州呢? 這些問題我覺得值得中共考慮。換言之,你看你的對台政策令 人做一些荒誕的建議,你的政策令自己國民有65%的人不願意 做中國人,你很難怪責香港人、香港青年人有這種分離意識, 這是我覺得當權者要好好思考的問題。我不主張香港獨立,這 是我的大中華意識,這個我必須申報。我是大中華主義者,我 不主張香港獨立、不主張台灣獨立,但是我覺得「統獨問題」 最終是人民對自己生活方式的一種選擇。


後記

我是大中華主義

訪問程翔當日,是梁振英在施政報告狠批學苑煽動 「港獨」後的數小時,連程翔也一度以為是次為臨 時訪問,要他為學苑回應特首云云。

者,我不主張香 港獨立、不主張

特首對國家和黨的忠誠固然「無容置疑」,但當話 由梁振英口出,就顯得格格不入。梁振英子女在 外國讀書,卻在港推行國民教育;其班底有外國護 我覺得「統獨問 照,卻忘記了偉大毛主席的「反帝反殖」的講話。 題」最終是人民 程翔維護著今日的學苑,痛斥梁振英沒有如當年戴 對自己生活方式 麟趾的風度。他親中、反對港獨、反對台獨,不論 你我是否同意,但至少聽下去也鏗鏘有力。程翔從 的一種選擇。 小關心貧困,更承認在六七暴動初期對罷工工人寄 予同情,經濟理念傾左。他是一位大中華主義者, 被外國人種族欺凌的感受仍然歷久常新。親中的立 場沒有為程翔帶來飛黃騰達的仕途,反於2005年被中共以「間諜 罪」逮捕。

台灣獨立,但是

白樺說:「我愛國家,國家愛我嗎?」不平則鳴的人遭政治檢控, 做傳聲筒的人卻平步青雲。我們到底是活在一個怎麼樣的社會?

090 / 091


我們認為 學苑是自 由的,不 應該禁制 其他立場 的 人 發 言,只灌 輸單一觀 點。

社 會 派 」 之 序 曲

專 訪 黎 則 奮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黎則奮,別名「Q仔」,1972年入讀香港大學,其後於1973年、1974 年分別擔任了學苑專題編輯及副總編輯。畢業後,在香港傳媒界打 滾多年,是第一個港大畢業的《信報》編輯。現時主持網台節目「 政治經濟學」,亦在《蘋果日報》及《信報》撰寫時政評論。

— 學 苑 專 訪­ — 三 — 社 會 派 之 序 曲 | 專 訪 黎 則 奮 —

在兩屆的學苑生活中,黎則奮擔任了不同的角色。第一年,在崔綺 雲當總編輯那一屆,他主要負責寫文章。該年編委偏重認識中國, 內容比較「紅」。第二年,他是學苑副總編輯,那一屆的風格有明 顯轉變,從認識中國回到關心香港的議題上,又介紹了不少新左派 理論,可謂社會派的先聲。

黎:黎則奮

學:學苑

黎則奮心中的學苑 學:為什麼會上學苑? 黎:我進學苑的時候,學苑並非由民選產生。學苑由學生會的出版 秘書負責。理論上《學苑》是香港大學學生會的附屬刊物,名 義上通過出版秘書向學生會及評議會負責。然 當時整個社會潮 而,基於編輯自主,學苑會自行選「接班人」, 有自己的系統。進大學後,同學都會在Orienta流,特別是港大 tion(迎新)時根據自己的興趣參加不同學會, 學生第一次回大 或ICA(學社聯會)轄下的組織等。當時,學苑 陸後,大專界開 跟隨學生會在1月1日換莊,但在此之前已內定總 編輯,一代接一代。我進大學後的首三個月,根 始向紅,大學生 本沒有想過參加任何學生活動。我先前已經辦過 思想左傾。 學生會活動,而且當時很討厭港大學生會的人, 覺得他們故作貴族。 後來在保釣反日的同時,中國和日本建交。當 時整個社會潮流,特別是港大學生第一次回大陸後,大專界開 始向紅,大學生思想左傾。其時我閱讀了李怡先生的《七十年 代》,認識「三分世界」的理論。我應用此理論解釋中日關


派 」 最 重 要 的 信 念 是 批 判 社 會 , 所 以 我 們 當 時 很 著 重 社 會 分 析 , 不 會 迴 避 問題……

係,寫了一篇文章投給學苑。文章獲程翔賞識,我因此獲 邀加入學苑。學苑以前都是由「老鬼」物色新人,若有「 大仙」賞識而自己又有興趣,便會在學苑協助寫稿,通常 是先在一個版面做編輯。學苑的編委是內定的,因此早就 內定崔綺雲為總編輯。1973年年底,崔綺雲內定同是「國 粹派」的梁兆基為總編輯。 當時學苑在報道學生會選舉時「出事」,因為港大的學生 是社會菁英和貴族,大部份同學討厭政治化。在他們眼中 無論「社會派」還是「國粹派」都是「左仔」,認為學苑 「無王管」,因此借機發難,火燒《學苑》。此後,學苑 的三位正、副總編輯需由民選產生。後來,我和王卓祺去 競選,王成為總編,我是副總。簡言之,我擔任了兩屆編 委會工作,第一屆是內定的,第二屆則是民選。

學:當時為什麼會選擇加入學苑而非其他組織?因為你喜歡寫作? 黎:因為我中二已開始辦學生報,而且以前的年代沒有互聯網, 流行結社辦雜誌。我在中學已從事相關事情,這是我擅長的東 西。我在大學也辦過一份叫《學潮》的學生刊物。我已習慣做 類似的工作,所以加入學苑繼續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學:你擔任學苑副總編輯的時候,對學苑有什麼期望? 黎:「社會派」最重要的信念是批判社會,所以我們當時很著重社 會分析,不會迴避問題,反而認為要將社會上或學界的意識形 態分歧通過《學苑》帶入校園,相信做傳媒工作應引入多元觀 點,讀者是理性的,自然會判別。我們認為學苑是自由的,不 應該禁制其他立場的人發言,只灌輸單一觀點。

學:學苑當時在社會的影響力如何? 黎:學苑在社會上的影響力要視乎當時的社會情況。1971年港大第 一次回大陸,當時是很轟動的,大學生也因此而備受重視。在 中運、釣運的時候,學生的地位較高,也自然受到關注,情況

094 / 095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和雨傘運動如出一轍。

學:你當時是否想寫作與行動並行?即除寫文章外,也是行動派?

— 學 苑 專 訪­ — 三 — 社 會 派 之 序 曲 | 專 訪 黎 則 奮 —

黎:香港當時只有兩所大學,例如許鞍華拍攝的《今夜星光燦爛》 和另一套《玻璃之城》便能反映當時的港大學生,完全脫離社 會,屬於小資產階級。六十年代的《學苑》主要寫大文章,關 注中國。暴動期間,港大學生在罷工時發起義務駕駛電車,開 始關注社會,學苑亦因此開始脫離象牙塔。當時香港經歷暴 動,大陸有文革,歐美有學生運動……港大第一次參與政治活 動是在1968年抗議蘇聯鎮壓捷克,學生在陸佑堂天台示威,然 後到嘉亨灣探訪艇户,開始介入社會。至於第一次真正參與社 會行動是中大發起的中文運動。1969年有一個論壇討論關於中 文成為法定語文的問題,接著演變成中文運動。中文運動前有 珠海事件,學生抗議被大學禁止舉辦學生活動。 在六十年代末,整個大專界都蠢蠢欲動。中文 運動是一個社會性事件,除了中大學生外,社 會上亦有一份青年刊物——莫昭如的《70年代 雙周刊》,有青年及港大學生參與編採。刊物 主張以行動介入中文運動,組織學生。當時全 球潮流均為左傾,所以有工學聯盟。六十年代 末到七十年代初,加上1971年釣魚台問題,我 們這輩如果稍有社會意識,很自然都會參加社 會行動。我們受社會薰陶,未讀大學已參與社 會行動,就如現在的年青人一定會受雨傘運動 影響一樣。

我們這輩如果稍 有社會意識,很 自然都會參加社 會行動。我們受 社會薰陶,未讀 大學已參與社會 行動,就如現在 的年青人一定會

大專也有大專的變化,例如港大在1971年舉辦 受雨傘運動影響 了回大陸的交流團,開始認識中國,成為整個 一樣。 社會的潮流。這個社會潮流是順應中文運動、 釣運,加上本土事件,例如盲人事件等,而演 變而成的。特別在七十年代初社會轉型期間, 有很多工潮出現。在七十年代初沒有太多基層組織,所以在學 聯,港大、中大等學運分子都會做社工團體或基層工作。當時 的市民有冤無路訴,都會找大學學生會或學聯出頭,例如當時


建隧道,隧道工人的工資引發的工潮,我們也會介入。其實凡 參與中運、釣運,或是後來的社會事件的人,都已經是行動 派。讀大學亦是順應這個方向,加上自己擅長和有興趣,所以 做學苑。除學苑外,我也是港大在學聯的代表。

學:訪問吳俊雄教授時,他提及你會回來向下莊分享,詳情如何? 黎:學生有一個優勢,因他不在生產系統,較能起先鋒作用。但學 生組織也有弊端,因為學生總會畢業,很難繼續以學生身分參 與活動。無論什麼派別都是想將自己的理念延續,所以會回來 分享,找「接班人」。分享不一定全是理論,也會談及對當時 的社會議題的看法。當時很流行辦讀書會,我們所學的知識不 是從課堂學的,而是透過閱讀不同書本,然後辯論而學到的。 我們很喜歡辯論。我二年級時幾乎沒有上課,通常在Canteen 會遇到同路人,便會「吹水」。有次我們由早上8時至晚上11 時都在Canteen辯論。做學苑的時候,在構思專題時也自然會 有討論和交流。

學:你做學苑的時候發生過什麼趣事? 黎:四報聯刊風波的時候,我和總編王卓祺在評議會與評議員通宵 達旦辯論。我一個人舌戰群雄,無畏無懼。可惜,評議會內全 是「國粹派」,王卓祺更表錯態,最後贊成票不足六票。

學:「Q仔」這個筆名是在學苑時起用的嗎? 黎:是的,「Q仔」是當時寫「Q仔集」用的筆名。我的筆名很多, 「Q仔」只是其中一個,後來卻成為朋友的稱謂。

096 / 097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 學 苑 專 訪­ — 三 — 社 會 派 之 序 曲 | 專 訪 黎 則 奮 —

學苑大事紀 傳媒的執著

學:1973年火燒《學苑》的具體情況怎樣?對你們在1974年的競選 有什麼影響? 黎:學苑每年的三位正、副總編輯是內定的,一般而言,暑假後實 際的編輯工作已交由下屆編委擔任。以前競選學生會時,Campaign(俗稱「鋤會」)總有很多內幕消息,我打算讓同學知 道內幕,便去報道。但舍堂學生翻臉,敢做不敢認,認為學苑 報道詆毀他們,於是大興問罪之師,便去到學生會,又火燒《 學苑》,最後事情牽涉到評議會。當時同學認為學苑沒有人監 管,一班「左仔」霸佔學苑,於是要求三司由全民投票選出。 學苑與學生會的衝突很久以前已發生,在陳婉瑩時期已發生學 苑事件。凡是傳媒都強調編輯自主、言論獨立,在六十年代《 學苑》已有文章批評學生會。以前學生會很官僚,當時學苑與 學生會已因中運、釣運而產生衝突。學生會曾經想制裁學苑, 因為學苑名義上受出版祕書監管,由出版秘書代表出席評議


會,但實際上不受出版祕書干擾,當 時曾為此發生衝突。舍堂雖然不滿學 苑,但始終不是所有人都懂得做學生 報,所以他們最後也只能選我們,只 不過他們會在諮詢大會質詢我們。其 實選舉制度也有好處,可以讓學苑向 同學問責。

學:可以詳細說明四報聯刊風波的來 龍去脈嗎? 黎:當時社會上有不同派別和社會事 件,因此出現很多論述。我們本來打 算四大院校聯合出版一期中國特輯, 包括無政府主義觀點、托派觀點、在 港的紅衛兵觀點和毛派觀點,旨在衝 擊同學的思想。但當時的「國粹派」 認為鼓吹不同意識形態和反毛觀點是 毒蛇猛獸,因此強烈反對出版。當時學生會被屬於「國粹派」 的崔綺雲掌管,所以四報聯刊最終無法出版。我們出版四報聯 刊之目的是討論中國的性質問題,認為要有多元化的觀點,開 放討論,因為做傳媒、做報紙的作用都是想教化群眾,提供資 訊,不應該是單一的。學苑曾經有一段時期完全染紅,只出版 毛派觀點。 學:當時出版四報聯刊是為了提供多元化的觀點? 黎:「社會派」是「國粹派」和其他激進派別的中間,我們的立 場也較自由,我們覺得每個人都可以提出觀點,但不一定要認 同。我們相信做傳媒也應該有這種理念,此舉同時亦為了抗衡 「國粹派」。「國粹派」辦中國週,提倡「認中關社」。我們 為了平衡,辦了「現代思潮學會」,介紹新左派思想、拉丁美 洲的革命等。我們覺得不一定要認同某立場,但正常的大學生 需要認識不同的觀點。

098 / 099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社會派」與「國粹派」的對壘

學:當時你屬「社會派」,但大學學生會,甚或學苑都傾向「國粹 派」,你有什麼看法?

— 學 苑 專 訪­ — 三 — 社 會 派 之 序 曲 | 專 訪 黎 則 奮 —

黎:其實當時未有「國粹派」這個說法。整個世界潮流,根據中 共的術語,就是「民族要解放,國家要獨立,人民要革命」 。1949年後、二次大戰後,差不多所有第三世界國家都順應這 個潮流。以前的殖民地要求獨立,受壓迫的民族要解放,某些 國家出現革命,例如中國、蘇聯和越南。戰後在資本主義陣 營外,基本上都是社會主義國家的陣營。無可避免地,不只 香港,其他地方都是左傾的。當時的左傾思 想,在香港的語境來說是因為有民族主義的 整個世界潮流,根 關係,當時的中文運動有迴響是因為香港是 據中共的術語,就 殖民地,由異族管治,充滿種族歧視和不平 等對待,語言便是一例。當時98%的香港人 是「民族要解放, 說中文,但礙於殖民地教育,中文卻不是法 國家要獨立,人民 定語言。因此在當時的情況,學生運動若激 要革命」。 化,必然是左傾。 不過問題是,左傾的說法是很籠統的。左派 可能有毛派、托派和無政府主義,但當時的 左派沒有清晰區分,總之共同目標就是反對殖民地政權,再激 進便是反對資本主義制度。理論上最初兩派沒有明顯分別,兩 派都會參加運動,但後來慢慢因為中共統戰大專界,去到一些 具爭議性的社會事件,兩派才發現分歧愈來愈大。例如1974年 反貪污捉葛柏事件,當時也是戰後香港經濟最差的一年,經濟 負增長,失業人數達廿萬,有很多社會矛盾。當時所謂「社會 派」會繼承中運、釣運的傳統,繼續參與社會事務。大學生受 到統戰及中共介入,兩派矛盾愈來愈深。反貪污捉葛柏事件終 於揭露在學生裡面,雖然大家都參與社會活動,同樣反對殖民 地政權和資本主義制度,但有些學生受中國因素影響,相信中 共那一套,想避免突出主要矛盾,變相著重舉辦中國週,教同 學認識中國,而不著重鬥爭。但「社會派」則相信要通過社會 實踐才可將同學激進化。兩派由具體運動上的策略,到背後的


意識形態均出現分歧。後來兩派互相批評,例如在《學苑》寫 文章批評,所以才出現「社會派」和「國粹派」。即使當時由 崔綺雲出任總編輯,但兩派矛盾仍未突出,直至1974年兩派才 出現明顯分歧。

學:當時《學苑》也有很多寫中國的文章,你怎樣看待中國? 黎:當時是按個人的想法去理解中國。在七十年代初的學生運動 前,我們都是受上一輩影響。搞學運的人在任何年代都屬於 少數,而當時的人的思潮受當時的社會文化影響。戰後香港 是難民社會,被喻為「借來的時間,借來的空間」,因為大 陸解放,許多海外知識分子來到香港,當時香港也有許多文 化活動。六十年代的香港,在六七暴動前, 無論左和右, 在主流社會的報紙是壁壘分明的,一為親共 產黨,一為親國民黨。兩大意識形態陣營的 均有一個很大 知識分子也有不同的系統。我們讀書時很自 的特點,就是 然通過接觸而受此影響。我始終不是左派, 反對異族,反 所以經常讀《中國學生周報》及知識分子刊 物。無論左和右,均有一個很大的特點,就 對 殖 民 地 政 是反對異族,反對殖民地政權。客觀而言, 權 。 客 觀 而 反對殖民地政權即表示有中國人意識或民族 言,反對殖民 意識。學生首先通過認識文化去建立民族主 義意識,否則便不會有保釣運動。所有人的 地政權即表示 意識都是社會歷史的產品。基於消息封鎖的 有中國人意識 緣故,學生起初會相信中國的宣傳,認為中 或民族意識。 國很好;當反對殖民地政權和反對資本主義 制度時,有另一方聲稱是社會主義的理想國 度,自然會嚮往。

學:反港英背後有沒有愛國意識,還是純粹一種本土意識? 黎:嚴格來說,香港人的本土意識是由港英政府製造的。六七暴 動前,無論親共還是反共、親台還是反台,都會認同自己是中 國人。我當時不支持共產黨和國民黨,只認同文化中國。雖然

100 / 101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不認同中國,但也不接受外族政府,所以形成難民心態和過客 心態。香港是一個過渡的地方,沒有人想過在此生根。有能力 的人會去美國,但發現自己在外國只是二等公民。所以在七十 年代,當中國開始強大,在民族主義下,便會覺得是母親的召 喚。在六七暴動前,香港人要麼沒有民族意識,只做順民;如 果有的話,就是親共或親台灣。

— 學 苑 專 訪­ — 三 — 社 會 派 之 序 曲 | 專 訪 黎 則 奮 —

在六七暴動後,殖民地政府改變政策,例如辦香港節,意圖灌 輸一種香港人歸屬感的意識。無論「社會派」還是「國粹派」 都反對香港節,認為這是殖民政府的奴化政策,令人認同自己 是香港人、去除民族意識。本土意識的老祖宗是港英,非左非 右,也非文化派。我當時受新左派思想影響,強調批判性思 考,所以贊成以批判性立場對待香港問題。當時 無論「社 已常討論「香港該往何處去」,這是知識分子很 熱衷的話題。 還是「國

會派」 粹派」

都反對香港節, 學:你剛進學苑,看見那些編輯,例如崔綺雲,他們 的民族意識是否很強?

認為這是殖民政 府的奴化政策,

黎:他們相對有較強的民族意識,但我們不能很機 令人認同 械地判別民族意識。港大學生只有很少數來自左 香港人、 校。1967年後,左派有一個新策略。當時的左派 學校有自己的系統,根本沒有左派學生能進大 族意識。 學。左派學校的水平較低,因為以前中學會考分 中文中學及英文中學(甲課程和乙課程)。在殖 民地教育制度下,左校的學生成績相對較差,因 為英文在當時的教育制度下,地位很重要。左校的學生畢業後 大多留在中資系統工作,與社會脫節。在六七暴動後,左派的 策略轉變,將部分在左校系統讀書較好的人轉到私校讀書,再 入讀大學。他們在大學會很低調,通常只居於幕後。 當時在大學的主流學生,無論什麼派別,都是殖民地教育制度 下的精英學生。當他們覺醒,覺得以前是被奴化,加上長期在 填鴨教育下缺乏批判性思考,便會很自然地對中共的言論一面 倒地「照單全收」,他們的民族主義情感便自然產生。他們與 真正左校出身的學生的民族主義情感不同,真正左派可能從小

自己是 去除民


便因家庭關係而浸淫在左派系統。戰後至回歸前,左派都是被 打壓的,尤其暴動後,例如家庭與左派有關係或左校畢業的 人,便不能在政府工作。他們自然覺得被打壓,會繼續

一般來說, 絕大部份的 「國粹派」 都是跟風, 並非獨立思 考的結果, 所以不是很 堅定,容易

傾左,討厭港英政府。他們在真實生活和情感上都與中 共有聯繫,是真正的根正苗紅,愛國愛港。其他中大、 港大的學生,熱愛中國其實只是「自來紅」。嚴格來 說,他們與真正左派也有矛盾,他們的轉變只是時勢使 然。他們的愛國與根正苗紅的愛國是完全沒關係,是兩 回事。(學:即學苑當年的編輯劉迺強、崔綺雲等,並 非真正根正苗紅的愛國?)每個人的思想和自身的經歷 有關。我不能確保每個人都一樣,因為大家的社會歷史 都不同。一般來說,絕大部份的「國粹派」都是跟風, 並非獨立思考的結果,所以不是很堅定,容易搖擺。

搖擺。 學:當時你在學苑和其他編輯,如崔綺雲關係如何?與 「國粹派」掌控的學生會關係又如何? 黎:當時所有編輯均十分熟絡,即使意識形態不同,也不會因此有 芥蒂。大家的想法不一致,但不等於不能做朋友。我當副總編 輯的時候,學苑編輯主要是「社會派」,但我們不會排斥「國 粹派」,也會讓他們刊登文章。 至於學生會由「國粹派」掌控,對學苑和它的關係其實沒有太 大影響。那幾年學生會不全是由「國粹派」掌控。雖然後來「 國粹派」也曾操控學苑,但只是一屆。

學:中共的統戰部有沒有在港大做滲透工作?你在學苑的時候,有 沒有類似情況發生? 黎:一定有。中共在香港有長期部署,學苑以前有個編輯叫江關 生,他以前也是毛派,現在醒覺。他寫了《中共在香港》,詳 細寫了戰前戰後中共在香港的部署。 至於當年我擔任學苑副總編輯的時候,中共有滲透也不令人意 外,但很難知道。其實很難分辨的,只有從他們的言行知道他 們傾向哪方面,但中共一定有對學生進行統戰工作。

102 / 103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後記 中共在香 港有長期 部署,學 苑以前有 個編輯叫 — 學 苑 專 訪 — 三 — 社 會 派 之 序 曲 | 專 訪 黎 則 奮 —

江關生, 他以前也 是毛派, 現 在 醒 覺。

黎則奮先生談到當年在飯堂辯論時,一臉雀 躍,彷彿回到當年,令人羨慕,晚輩亦慚愧 沒有這種求知精神。訪問期間,黎先生一邊 談社會學理論,一邊研究股票,學識淵博, 實在令人大開眼界。黎先生離開港大四十 年,訪談期間,已經忘記許多在學苑時的細 節,總是用宏觀角度回望從前,看來當年在 港大所受到的社會學訓練,對黎先生確是影 響深遠,難以忘卻。


當年就是參考《號外》 的:雖然有馬克思主義思 想,要文化批判,但刊物 出版時也要令人不輕易棄 手,覺得專業,同時又是 有良心的一本刊物。


大 學 生 作 為 文 化 批 判 的 先 鋒

專 訪 吳 俊 雄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吳俊雄博士現為香港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其較為人熟悉的筆名是 「梁款」,加入學苑以後,「梁款」一名就沿用至今。他現已撰寫 了《文化拉扯》系列、《閱讀香港普及文化1970-2000》、《此時 此處—許冠傑》等書。吳在1977年入讀港大後,隨即加入學苑編委 會,先在1978年加入陸甄陳閣,擔任專題編輯,下一年則肩負總編 輯一職,其下任總編輯是吳的書友呂大樂。 — 學 苑 專 訪­ — 三 — 大 學 生 作 為 文 化 批 判 的 先 鋒 | 專 訪 吳 俊 雄 —

吳俊雄擔任總編輯一年後,《學苑》開始轉型,由以往純粹探討學 術、政治及校園議題,加入了「文化批判」的元素。身受流行文化 衝擊與影響,吳希望與其他編輯,除了喜歡和欣賞,同時化身成文 化批判的先鋒,運用其所學的左翼理論,去理解、解決當時的社會 問題。

吳:吳俊雄

學:學苑

選擇學苑 皆因心繫社會

學:為什麼會上學苑?

有一群人除了

吳:有一群人除了讀書以外,想做些事,對社會 讀書以外,想 有點良心。當時,我初進大學,自己並非一個 做些事,對社 很有一套想法的人,只是有基本的社會良心。 會有點良心。 入大學後,遇上了學生運動頗為高峰的時期, 學生會的人會搶新生加入,我因此便接觸到學 苑的人。當時自己想讀書以外,還想當個好 人。因為學苑的人都是好人,經常講社會責任,而且學苑的文 字性比較強,自己又喜歡寫字、喜歡思想、喜歡退後點來分析 問題,就好像一些想做事,但不敢在社會運動中走得很前的學 生,坐下來,細心分析問題,就比較容易去做「果件事」。 當時很多學會可以選擇,例如社會服務團、學生會時委會等 等,而我最終選了學苑,因為學苑可有少少緩衝區,可以寫東 西,甚至是與政治無關的東西,繼而鍛煉自己。


「認中關社」下的新左派

學:有沒有什麼經歷使你採用馬克思主義?引用所謂新左派的理論 框架去分析當時香港的大眾文化,這與當時香港的思潮有沒有 關係? 吳:學生運動在1971年之後開始蓬勃,我進來香港大學是1977年, 見到兩派抗爭的「水尾」。當時進到大學,有人會跟我說不要 跟「國粹派」要好。當時有個學運口號叫作「認中關社」—— 認識中國、關心社會,但當時人對這個口號的側重點不同,所 以就出現了兩派。

「社會派」, 覺得香港社會 是最即時的, 眼前有窮人沒 有住所、路有 凍死骨,關心 社會是其首要

「國粹派」覺得認識中國是首要的,如今天的國 情教育,認為中國是好的,特別新中國經歷了多 次困難,是在打造大家追求的國度,所以題材 上、判斷上都會對中國較仁慈。另一邊是「社會 派」,覺得香港社會是最即時的,眼前有窮人沒 有住所、路有凍死骨,關心社會是其首要的考 慮。 我自己當時也是「社會派」,覺得香港社會較重

要。今天我們常說本土主義,可能本土主義的前 身,就是「社會派」。香港社會、殖民管治是當 時最切身的。當我上莊的時候,一直有兩個學苑 候選內閣對立。Campaign時要去所有院系舍堂, 連續十四天通宵campaign,很多政治立場、社會分析的問題都 要回答。

的考慮。

這兩派的分別,就是對中國的爭論,究竟在共產黨領導下的新 中國是好事,還是有瑕疵的事。「社會派」會覺得有很多瑕 疵,「國粹派」則覺得無論什麼瑕疵也好,都掩蓋不了中國的 優點。對於「香港」究竟是否目前最需要研究和解決的社會問 題,兩派亦有分歧。相同的地方,就是大家都是讀馬克思主義 出身,讀同一套textbook,大家都是信奉社會從來都不平等, 要用各種方法改革,讀的書都由馬克思開始。所以「社會派」 的思想指導都是西方的左翼思想,以馬克思主義為根基,但他

108 / 109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們較多觀察現狀,不怕將馬克思主義update,因為馬克思已死 近百年,放在香港並不適用。他們強調建基於馬克思,但是要 改良馬克思主義,所以就拿西方最先進的,例如新馬克思主 義、新左派思想,去應用在香港這先進繁榮的殖民地上。

— 學 苑 專 訪­ — 三 — 大 學 生 作 為 文 化 批 判 的 先 鋒 | 專 訪 吳 俊 雄 —

文化批判亦用了不少新馬克思主義或是流行的想法。特別是伯 明翰大學的CCCS(Centre for Contemporary Cultural Studies),就是當時的「聖經」。如果做文化批判,不懂「伯明 翰學派」,就「好打有限」。(我們)知道此 事之後,就不斷在伯明翰直接訂書,訂了一大 除了思想 批之後,就在學苑房裡面「間書」,追求這種 基,那兩 以馬克思主義為基本、但是內化了的馬克思主 苑的,其 義的新左派思想。新左派批評馬克思,運用了 新觀點和新人物去補充(馬克思主義)。 已經對大

上的根 年搞學 實本身 眾文化

除了思想上的根基,那兩年搞學苑的,其實本 有很多想法…… 身已經對大眾文化有很多想法,例如我的同學 呂大樂、後來的趙來發,本來已是流行文化的 大fans。當時去戲院看電影,經常會碰見對方,大家都是喜歡 看電影、電視劇的人,而趙來發則喜歡看漫畫。這一班其實都 是大眾文化的消費者,但是又「誤讀」了很多馬克思主義,於 是便將兩方面的東西摻雜,用新馬克思主義去批判自己最喜歡 的東西,然後再跟同學說:「唔好睇果啲嘢,我已經幫你睇左 先,呢啲就喺衰嘢嚟架喇,呢啲就喺意識形態嚟架喇。」

大學生批判文化的矛盾

學:你一方面很關注流行文化,甚至現在都會以此作研究,但同時 又去批判流行文化,兩者之間會不會有衝突? 吳:不只有衝突,還是很痛苦。每一個年輕人成長時都喜歡 band、Beyond,不會喜歡粵劇。作為一個普通年輕人就是喜歡 電視、電影、跳舞,後來才發現做人要有良心。慢慢長大了, 原始的社會良心就會責備自己、有所掙扎,會想為何自己有「 三蚊」而別人沒有。


後來,擁有了那些分析工具就會很開心,也會懺悔,對於那種 資本主義下典型的「大駛」、追逐聲色犬馬的性格可以有所反 省。骨子裡是喜歡那些東西,但思想上是不斷批判的。經常叫 人不要去看色情片,色情片就是男權社會如何exploit女性胴 體、male gaze,但自己會率先去看。每一次呂奇的色情片上 畫,我與呂大樂便會「撲飛」。其實是很掙扎,但後來就慢慢 修正,最終見到王晶的電影就真的不會去看。不過也會看成 龍、徐克、新浪潮的電影。 當時慢慢都會修正自己的理論,但有一段時間有點精神分裂, 一邊騙著人,一邊文化批判,其實是自己享受完,「打番好條 領帶」,出來時再去批判這些東西。後來,新馬克思主義都變 了,單一的批判會miss了群眾的喜好,Beatles是年輕、有活 力,同時又反戰,有很多前衛思想。為什麼賺錢的事業與民間 的樂趣一定互相排斥?這是不一定的。後來比較包容的新左理 論幫了我們,就再也不用那麼精神分裂了。

學:你們當時寫的文章於校內有多大迥響? 吳:一班癲的人要做《學苑》出版,一定是少數,不能假裝照顧所 有同學,一定會變得越來越小眾的。《學苑》傾向niche segment,一定不是以前那種mass報紙,因此被逼也好,取態也 好,學苑的帶領功能會越來越強,做一些不是一般同學所想的 事,有走得較前的想法是無可厚非的。出版一份和稀泥、完全 切合同學心態的報章也沒有意思。

學:當你們看流行文化背後有理念,但當時《學苑》未必受同學的 歡迎,甚至會擲回學苑抗議,其實你們繼續寫的心態是什麼? 吳:當時上莊號稱自己有一百人編委,結果拍大合照時真的數到有 七十幾人,做到一半還剩下三十幾人,真正是群眾辦報,不是 「精神辦報」。事後再看,當時說我們兩年《學苑》寫的東西 完全脫離群眾、過份深澀,並不是完全正確的。 的確,有一部份的文章是這樣,但事後看來,其實內容很多, 例如當時學術版的主編是陳弘毅,當時他已經「好勁」,在旁

110 / 111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邊所編的哲學東西(我)完全不明白。專題版、中國版有另一 班人,體育、校園版則不可能脫離同學,內容一定要緊貼當時 發生的事。上莊時講到要親近同學、不要脫離,但去到第三、

— 學 苑 專 訪­ — 三 — 大 學 生 作 為 文 化 批 判 的 先 鋒 | 專 訪 吳 俊 雄 —

四期,已經發現很多同學都看不明白,一部分是學術版的哲學 文章,事後再看,都是很好的文章,其實已經寫得很淺白了。 真正「兇手」是專題版的文章,事後看是失敗的,其實寫得不 好,看得出是昨天看完一本深澀的書,今天就寫文章出來,之 後又要同學去接受。至於我的文章是新馬克思主義很「內圍」 的爭辯,一定要認識十九世紀的馬克思,才知道二十世紀的 批評。用詞深,討論小圈子,又想應用於了解當前的艇戶事 件——即使真的想解決艇戶事件,也很難做到。簡單來說就是 「眼高手低」,用詞艱深,未消化好西方 真正「兇手 理論就放到香港油麻地對開的海旁。 但主打通常都是專題版的頭兩、三篇文 章,通常同學對專題有期望,但是看到之 後就會覺得是外星人的說話。事後回看, 其他文章都是好文章,不親民是做不到社 會改革的,要嘗試拿理論中的一些想法, 應用在香港的一件事上面。例如「文化符 號專欄」,講小販專用區,分析「專用 區」三個字的意義。《學苑》文章就是如 此的雜繪,可能是因為專題版的文章「太 串」,有兩、三期被讀者投訴,有一期擲 回來,只是後來dramatize了這件事。

是專題版的文 章,事後看是 失敗的,其實 寫得不好,看 得出是昨天看 完一本深澀的 書,今天就寫 文章出來,之 後又要同學去

後來有檢討過,就像人大一樣,你「佔 接受。 中」嗎?我只有更強硬,防止你「佔中」 。於是就愈寫愈深,再教化同學,有一期 主打題目是The age of anti-intellectualism,覺得同學失敗、同學反智,現在就是要抗拒反智的洪 流,是典型年輕人「條氣唔順」、要鬥氣的做法。事後覺得: 「如果當時無寫過就好喇!」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學:你們當時的行為可否理解為「以為自己是知識分子,需要影響 和改變這個世界和讀者」嗎?

— 學 苑 專 訪­ — 三 — 大 學 生 作 為 文 化 批 判 的 先 鋒 | 專 訪 吳 俊 雄 —

吳:都有一點,那就是所謂的傲氣。那班(學苑)同學真的是好 奇、用功,對自己和社會有要求,所以後來做了鬥咀等事。 他們是一班有良心、略帶精英主義的同學,覺得自己讀了很 多書,應該將書內的東西回饋大家。如果讀者都能得到我的 喜悅,了解到殖民主義、資本主義的 事,出發點是好的,但是做起來不成 我們也參考過 熟,避免不到那種「我識你唔識,你 多當時做得好 批判我是因為你『渣』」的想法。

很 的

刊物,例如陳冠

但 這 不 是 主 流 氣 氛 , 只 是 被 d r a m a中主政之下的 tize了。我那兩年、七百幾天在學苑 的狀態,是很serious地拿一些話題 號外》,當時 出來研究、讀書、採訪、寫文,校 是 很 知 識 分 稿很認真,不想有錯字出現,排版也 型、很有城市 很認真,要很「四正」,不要像十年 前的《學苑》一樣字條橫飛,很強調 的雜誌 親民、親善又略專業的排版、校對、 造句。我們也參考過很多當時做得好 的刊物,例如陳冠中主政之下的《號 外》,當時那是很知識分子型、很有城市感的雜誌——尖端思 想以不嚇人的方法表達,語言佻皮、入世,因為它是在街上賣 的,入到白領中產階層。當年就是參考《號外》的:雖然有馬 克思主義思想,要文化批判,但刊物出版時也要令人不輕易放 棄,覺得專業,同時又是有良心的一本刊物。

國粹派?社會派?第三條路?

學:你覺得上任之時的學運是低潮? 吳:經歷了數期「國粹派」與「社會派」的對壘,我記得應該是 1975年的學生會,1975年出了第三條路,就是當年的「fussy 派」,以Hornell Hall(康寧堂)為代表。當年討論嚴肅問題

《 那 子 感


的hall就是old hall,例如U Hall(大學堂)。Hornell就是 非住宿,通常是那些打檯波、喜歡跳舞,還有追女仔的同學, 這班人的形象就是「搞鬼、玩野、嘆世界」,當年的學生會會 長就是Hornell Hall的同學,就是「fussy佬」的典型。你可 以幻想今日不是曾鈺成做立法會主席,而是換了一個「飛仔」 去做。

如 果 不 是 為 了 社會,只是要風 花雪月,不如不 要搞了?今日重 看 , 就 是 充 斥 了「我是精英你 不 是 」 的 那 種

1975年選了一個非政治化的學生會,舉辦了 很多文康活動,而社會參與少,氣氛風格也 是不要再搞「認中關社」,強調學生就是學 生,不要再搞那麼多,有一屆就是這樣的, 應該是1975年或1976年。四人幫倒台前後, 大家都很討厭這些東西,以前說毛澤東是 神,毛澤東今天死了,指定的四個後人是奸 的,大家都有很大的反彈,大概這件事的前 後就選了這樣的學生會內閣出來。

口氣,頗惹人討 厭。

我懷疑當時寫出這樣的東西,是一班人寫 的,不是我寫的。那種情緒就是要回到「認 中關社」、做學生會、做學苑為了什麼的 層面上。如果不是為了社會,只是要風花 雪月,不如不要搞了?今日重看,就是充斥了「我是精英你不 是」的那種口氣,頗惹人討厭。

學:當時整體大學生的傾向?是認中、關社?還是第三條路? 吳:其實多數人傾向第三條路,「認中關社」始終只是少數,我 們那時入學有三千個同學,畢業時四千同學,投票時有二千多 人會出來選兩個閣,贏的千多票,輸的九百票。全校三分之二 的同學對於你是否「認中」、抑或「關社」是mind的,都會出 來投票。同學在一些大型活動也是會出現的,不是水靜鵝飛那 種,不會講talk時上有三個講者,下有三個聽眾,而是起碼會 有三、五十個聽眾。由此來看,氣氛是強烈的,但又不是神化 到是「火紅的年代」、「全民皆兵」,始終有一個core與非 core的狀態。

114 / 115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學苑當時真的有三、四十個core members,當時一年出十期, 這班人基本上是全職在學苑寫東西,一期至少都有三十版,癲 起來會有五十幾版,一班全職的人不讀書、不補習、不跳舞, 只是寫東西。由此可見,學苑的氣氛較不同,較活躍和政治 化。現代思潮學會,簡稱MIT,當年都有十幾 這 班 人 基 本 個同學參加其迎新活動和一起探討馬克思主 義的未來,這類活動是比較多元的。 是全職在學苑

— 學 苑 專 訪­ —

《學苑》參考《號外》

學:在你的那個時代,《學苑》對當時社會的影 響力有多大?

— 大 學 生 作 為 文 化 批 判 的 先 鋒 | 專 訪 吳 俊 雄 —

上 寫

東西,一期至少 暗地影響社會

都有三十版,癲 起來會有五十幾 版,一班全職的 人不讀書、不補

吳:看不到影響力,出事了才知道。比如有一期 習、不跳舞,只 我社論寫了「中國四個現代化」,好多朋友 是寫東西。 說中國要有第五個現代化——「民主化」。 我當時不知怎的,就說民主可以等,未必是 中國當前最要緊的事,搞了「四化」後才等 「第五化」。「老鬼」就回來跟我說:「學苑怎麼搞成這樣? 墮落到這樣的田地?」社會人士也是這樣說的。當時事後沒有 道歉,但都要解釋文章背後的寫作原因。出了事之後,才發覺 不是沒有社會影響的。 社會影響就是,如果你一向保 社會影響就是,如果你 一向保持著社會脈搏, 持著社會脈搏,別人就會覺得 別人就會覺得大學生都 大學生都有「做緊啲嘢」,一 有「做緊啲嘢」,一旦 旦脫離了脈搏,有人監察,其 脫離了脈搏,有人監 察,其實就會覺得不高 實就會覺得不高興。 興。 就當時最大的社會運 動,例如艇戶事件、金禧事件,學苑出版了不少特刊,比如今 天有事,五天之後就會出一份四版的特刊到街上派發,同時也 會參與示威、張貼海報,是一個較機動的組織。究竟特刊有多


大影響?完全不知道,但它們都是大型社會行動的一部分,特 別是文字、思想的部分。事後看,《學苑》以及學生會出版的 單張報紙,就是重塑金禧事件的重要文件,對事件講述得較詳 盡,能申述其立場,但即時影響是不知道的。

學:當時《學苑》有公開發售,會接觸到公眾,銷情和公眾的反應 如何? 吳:初時以為自己很「架勢」,頭半年都沒有「回紙」,以為區 區幾百本定能在街上售罄。當時我們是找全香港最犀利的發行 商,《明報》等等都是它發行的。後來發覺大概只賣出十分之 三左右,一期拿五百本出去,其實最多賣到幾十本,不是很暢 銷,但還是有影響的。當我們知道會有五百份流出街,有街外 人在讀,做的事就不能太過小圈子,好多東西要外向,例如講 小販政策,不能閉門造車,是真的要找小販政策負責人做訪 問,拿真確的資料,撰寫面向公眾的社會報道。對 這 份 不 只 於如何寫專題,就有這種想法:這份不只是大學報 紙,還是社會報紙。 是 大 學 而且,表現風格都會傾向《號外》風格,因為當時 社會上最多人談論的就是《號外》,知識分子會覺 是 社 會 報 得它是奇葩。不論思想稍為前衛的人,還是白領都 紙。 覺得《號外》好看。它講沙特、存在主義,於是就 想自己可否達到同樣的層次。《學苑》出了街,有 街外人士真的會讀,會收到feedback,例如陳冠 中看完《學苑》之後就會回來跟我們談,說:「《學苑》搞得 不錯,但太似我,如果不像我,會搞得更好。」這就會與出版 界、文化界產生互動,因為是出街的刊物,有自覺與不自覺的 雙向。

報 紙 , 還

吳俊雄心中的學苑

學:學苑對你是什麼? 吳:《學苑》的本位是港大的出版,要反映香港大學的思想總體, 如大學有十種人、十種想法,就應要反映那十種想法,這是最

116 / 117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基本的。但無可避免,大學於香港有特別地位,能入的人少, 入來的都是精英。精英可以是社會上層,也可以是思想上行得 較前的人,自六十年代起已是這樣。

— 學 苑 專 訪 — 三 — 大 學 生 作 為 文 化 批 判 的 先 鋒 | 專 訪 吳 俊 雄 —

大學分為兩種精英,一種是管治者,另一種是公共知識分子。 學苑是公共知識分子的前端,可以通過文字令大學生發揮其領 頭的作用。《學苑》自六十年代已負起這 大學分為兩 責任──一方面反映社會,一方面推動前 端。既然要當前端,(《學苑》)便一定 精英,一種 要與社運、學運掛勾,《學苑》會寫學運 管治者,另 爭論,《學苑》所寫的也可能令學運「爆 種是公共知 啲野出來」,兩者是會互動的。 派系的爭論一直影響《學苑》的版面風 格,如「國粹派」執政,1974年那段時 間,內容便會多刊登在中國的遊歷,對新 中國的appreciation;由「社會派」主 持,便會批評四個現代化,免不了政治

種 是 一 識

分子。學苑是 公共知識分子 的前端,可以 通過文字令大

化。但在我們前後三屆時,社會運動開始 學生發揮其 轉型,以前很政治化、著眼硬性的政治分 頭的作用。 析,直到我那期開始就較為軟性,我就想 開一條文化思想的戰線。第一期專題做 disco mania,是個具代表性、走入潮流 的轉向。我記得我們專題組全部落disco跳舞,夜了才開始寫 文。那時候有一種新轉向,轉向文化、生活方式,城市feel強 烈很多,這些發生的場所就是香港這座城市,變化很快,不再 是「小販」、「安置區」的形象,這到呂大樂那屆完全顯現出 來。

學:學苑對於你人生的意義? 吳:當時很開心,完全不會覺得「哎呀又要去學苑」,要拖著自己 雙腳去,直至最後一天仍非常樂意在學苑,是非常開心的。這 群人可以聊得開,當時是談嚴肅的事,不是風花雪月。當時不 覺得慘,真的喜歡看戲,看戲後會分析電影,雖然不像年輕人 二十歲應該做的事,但還是enjoy的,真的學會了很多事,特


別我們當時是「細路扮大人」,做以前從來沒有做過的事。第 一次出刊物,遇上很多困難,要模仿不同人,先抄曾澍基、《 號外》,後來抄《文化新潮》,即是《號外》

作 為 年 輕 人 , 會 覺 得 這 樣 是 在 接 觸 世 界 , 同 時 也 在 一 手 一 腳 建 立 學 苑 。 當 時 知 識 界 最 有 吸 引 力 的 人 都 會 在 學 苑 房

的激進分支,學了很多不同思潮、思考方法、 做刊物的方法、寫文章的技巧。 另外也認識了很多「大仙」。因為要「打補 針」,便常找「大仙」回來講talk,如黎則 奮、劉山青等人會經常來。當時印象最深刻的 是曾澍基,在我們的圈子他簡直是神,如果當 晚是曾澍基出現,學苑房就必定爆滿,連窗都 關不了,因為實在太動聽、太吸引。(他所說 的)每個話題都沒有框框,例如講香港的色情 等。一些很深的理論經他一講,用於狄娜身上 也是講得通的。作為年輕人,會覺得這樣是在 接觸世界,同時也在一手一腳建立學苑。當時 知識界最有吸引力的人都會在學苑房出現。

出現。 後記

訪問吳俊雄後,學苑記者都讚歎其記憶力好,把幾十年前的往事娓 娓道來,說得有色有聲。由此可見,擔任學苑編輯的歲月,必定對 吳俊雄其後的成長和研究有深刻的影響。

回看七、八十年代的《學苑》,實在很多元化,有校園版、體育 版、中國版、學術版,還有最重要的專題版,每一篇稿件的質素都 甚高,雖時而艱澀,但字裡行間仍可感覺到當年大學生對於學問的 好奇心、對於理解世界的渴求。自吳俊雄的編委會起,八、九十年 代的《學苑》幾乎就跟從了這種「公共知識份子」形式,透過社會 學理論介入社會,關心香港。

118 / 119


不 應 該 老 一 輩 告 訴 你 該 怎 做 , 你 應 該 更 清楚。

由 去 們 樣 們 加

三 十 載 的 文 藝 變 化

專 訪 羅 貴 祥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羅貴祥,美國史丹福大學比較文學博士。自幼對文學有濃厚興 趣,1982年入讀香港大學,曾於美國加州大學Santa Cruz分校、香 港大學比較文學系及科技大學人文學部任教,現為浸會大學人文

— 學 苑 專 訪­ —

及創作系教授、創意及專業寫作課程主任。學術著作有《Excess and Masculinity in Asian Cultural Productions》、《Chinese Face/Off:The Transnational Popular Culture of Hong Kong》 、詩集《記憶暫時收藏》、評論集《他地在地》、《大眾文化與香 港之電器復仇記》、小說集《欲望肚臍眼》,另編有電影評論集《 雜嘜時代:文化身份、性別、日常生活實踐與香港電影1970s》、小 說文集《時間:香港浸會大學國際作家工作坊文集》,劇本創作則 有《三級女子殺人事件》等。羅貴祥加入學苑後,致力將文藝帶到 《學苑》以至校園,一改學苑以前偏重政治、社會學理論文章的氛 圍,拓闊了《學苑》的探討議題。

三 — 三 十 載 的 文 藝 變 化 | 專 訪 羅 貴 祥 —

羅:羅貴祥

學:學苑

矢志文學寫作 遂加入學苑

學:為何想上學苑和擔任文藝編輯? 對文藝的興趣始於何時? 羅:當年比較特別,有「撼莊」的情況出現,分別有以周華山和關 永祥為首的兩支莊。我最初是屬於周華山莊那一 邊,被安排成為負責文藝版的編輯。最終周華山 在學苑工 莊勝出,但實際上都是兩莊的人一同合作。其實 以寫自己 中學的時候,我已經對文學有興趣,有參與寫作 西,自由 和發表文章。

作就是可 想寫的東 的表達,

可以影響學校的文 學:你心目中的學苑是什麼?

化,就好像為社群 服務一樣。

羅:在學苑工作就是可以寫自己想寫的東西,自由的 表達,可以影響學校的文化,就好像為社群服務 一樣。當時並沒有想過學苑可以走出校園以外, 純粹只是想把一些東西帶進大學,bring some impact。那時


候想做一些比較國際化的文學專輯,把外面的有趣東西帶進學 校,例如介紹東歐作家、拉丁美洲作家,又或做有關中國的文 藝政策的議題。

學界的文藝氣氛

學:你們如何形容當年學苑的地位? 學苑文藝部的定位是什麼? 羅:其實上一莊似乎沒有花太多時間做文藝版。所以我就覺得,由 我們做文藝版,應該沒有太多壓力,可以放膽去做。之前學苑 的文藝部主要是等待同學投稿,自己策劃的專題較少。這是因 為那時候的編輯大多是熟悉社會學的人,重視社會性的路線, 傾向理解文學藝術一定要是社學性的,好像 就沒有其他可能性。後來我們做的文藝專題 所以我覺得我們 雖然都與社會有關,但藝術性都很強,所以 不是走純文藝的 我覺得我們不是走純文藝的路線,但也不會 路線,但也不會 讓社會政治把文藝完全覆蓋。

讓社會政治把文 藝完全覆蓋。

學:你的作品以書評為主,例如評論西西的

作品,以及為她造傳,當時基於什麼準則選 擇這些文本?那些是否大學生主流讀物? 還有什麼文藝作品是流行於大學生之間的? 羅:那並非是大學生之間的流行讀物。除了學苑,那時我還有參 加文社、劇社、康寧堂和文學院莊的活動。文社讓我認識到有 關香港文學的書籍,而且由於我中學的時候曾跟何福仁老師學 習,所以認識到西西的作品,比較早就開始認識香港文學。西 西在那個時候是受到一定注意的,但仍不是殿堂級作家。八十 年代的社會,對香港的作家都不屑一顧。當時我在讀Mphil的 時候,想要研究香港文學,但那時的院長冷漠地說:「香港文 學有什麼好研究? 香港有文學的嗎?」這令我覺得香港的文學 完全得不到尊重,而且那時很少人對香港文學感興趣。我透過 《學苑》去介紹香港文學,希望讓更多同學認識本地的文學作 品。

122 / 123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學:當時有什麼文藝作品流行於大學生群體? 羅:如果沒有記錯,八十年代最流行的就是亦舒,而且這並不局 限於學生群體。然而當時的閱讀風氣不是很強,因為八十年代 是電影的年代,是港產片的黃金時代,普羅大眾看電影比看書 多。

— 學 苑 專 訪­ — 三 — 三 十 載 的 文 藝 變 化 | 專 訪 羅 貴 祥 —

那時候文學性的讀物比較小圈子,不像現在那麼普遍。當時雖 然有文學雜誌,但那些雜誌不會像現在的《字花》一樣能夠打 入中學生的圈子。八十年代的香港是大眾社會,著重mass consumer culture,文化和大眾娛樂皆被電視和電影主導,令文藝 只流於小眾興趣。

學:當時大學生文藝氛圍是否濃厚?除了投稿至《學苑》,當時投 稿到其他報社的風氣是否熾熱? 同儕間會否經常討論文藝? 羅:當時的大學生會參與文學寫作活動,但就談不上是熱烈。那 時的文獎、文社都有一些投稿和寫作的活動。文獎所針對的是 外面的投稿活動,而文社在校內就只有很少同學有興趣參與它 的創作班。大學生投稿真的較為少見,很少作文藝的討論。或 許中學課程已不重視文藝,大家進了大學後也沒有因為多了自 由,就對文學產生興趣,因此反應並不熱烈。

學:學苑內部會不會探討文藝? 羅:那時候各個部門大多是各自為政的, 主導學苑的總編輯和專題編輯最主 要是關心社會,對文藝的關注相對較 少,文藝部是比較邊緣化的。在我 莊之前不怎樣看見文藝的東西,然 後到了我那一屆,我就bring in了多 一點,但那純粹是因為某些編輯的興 趣,所以才偶然這樣做,不是學苑的 整體方針。

主導學苑的總編輯 和專題編輯最主要 是 關 心 社 會 , 對 文藝的關注相對較 少,文藝部是比較 邊緣化的。


學:作為文學院的教授,以文藝作為一個觀察角度,你認為現今大 學生的文藝觸覺和熱誠跟當年的大學生有什 麼分別? 以前中文系的同

學,多是充滿大 中華思想的,又 或者主要研究古 典文學和中國現 代文學,但就一 定不會看香港文 學,而且當時的 老師也不會教香 港文學。

羅:現在大學生的文藝觸覺和熱誠較以往 好。以前中文系的同學,多是充滿大中華思 想的,又或者主要研究古典文學和中國現代 文學,但就一定不會看香港文學,而且當時 的老師也不會教香港文學。直到八十年代末 才陸續開始有人在大學研究香港文學,但在 我的年代研究的人也寥寥無幾。九十年代後 期有了藝術發展局的資助,所以多了本地文 學書籍出版,讓更多年輕人可以接觸到香港 文學作品,令更多人參與文學的界別,而且 現在社會運動有不少研究及創作文學的人參 與,令一些社會運動也有了文學的聲音。

現時年輕人以作為「文青」為傲,而且本地 文學在 現今社會有其一定的影響 雖然目前有沉重的政治 力,文學的呼聲也較以往 壓力,而且面對日漸收 響亮,這跟以往的文化有 很大分別。現在可以掌握 窄的言論自由空間,我 的創作機會較以往多了, 覺得可能反而帶來一個 有更多人寫作。反而現在 強烈的動機去寫作。 面對另一個更大、更沉重 的問題:究竟還有沒有一 個自由的環境給予寫作 呢? 雖然目前有沉重的政治壓力,而且面對日漸收窄的言論自 由空間,我覺得可能反而帶來一個強烈的動機去寫作。其實, 每一代人都面對著不同的問題,不容易簡單比較。

124 / 125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文藝創作的社會意義

學:文藝創作的社會意義是什麼?文藝創作應否背上社會責任?

— 學 苑 專 訪­ — 三 — 三 十 載 的 文 藝 變 化 | 專 訪 羅 貴 祥 —

羅:不單是文藝,其實每一個人都有社會責任,差別只在於有沒有 意識而已。其實從一個大氛圍來看,純文藝絕不等於沒有社會 意義。尤其是當我們認識到一些理論的時候,就會發覺純文藝 在資本主義社會分工系統裡面,其實是發揮了另一種去政治化 的功能。我當時沒有這樣的意識,反而會覺得我喜歡的文學作 品和作家都很有社會責任感,關心社會,以及有自己的政治立 場,儘管他們也十分重視藝術探索。但後來發覺,對政治完全 沒有興趣也不代表一個人沒有社會責任。總之在 社會政治大氛圍下,個人的位置與作用,不可能 總 之 在 由主觀意志決定。

會 政 治 大 氛 圍 下 ,

學:文藝創作的文本有沒有反映社會現實、針砭時弊 的必要性? 羅:其實沒有這樣的必要,只是在於作家本身有沒有 這種意識。有時候好看的作品不一定直接反映社 會。在文化的大環境下寫作,其實所寫的,都與 社會和時代有關。反而香港文學最缺乏的就是一 些引導讀者怎樣去認識文學複雜性的文學評論。

個 人 的 位 置

用 , 不 可 能 由 主 觀 意

定。 大學生的社會責任

學:學苑一向強調大學生身為知識分子,有責任推動社會變革。隨 著社會環境轉變,你對大學生有何期望?現今大學生有什麼社 會責任,應怎樣回應社會? 羅:其實現在的大學生已經做得很好。經歷過雨傘運動,可見學 生是走在最前線的。作為「老鬼」,我根本沒有資格去評論、 要求現在的大學生甚麼。坦白說,在我的年代,有些學生是


很cynical的。曾經有外面的主流媒體批評過大學生──當時 的學生會設有電視,六點鐘的時候會播放日本卡通片《IQ博 士》,所有大學生都會湧到電視 機前,但是在六點半播放新聞的 時候,所有學生都會即時離開。 學生是走在最前線的。 後來終於有一次,被外面的人發 現,然後就把它報道出來,批評 大學生不看新聞,只看卡通片。 當然,不看電視新聞並不代表不關心社會,但在我記憶中,我 那個年代的人也不是特別關心社會的,特別是在八十年代,雖 然我們會討論九七問題,但其實想走的,一早就走了。那時候 參與學生會的o’camp(迎新營)還是在談「四仔主義」、「 認中關社」的,但社會與政治環境都不算太複雜。反而現在的 年輕人要面對一個變得更矛盾的社會,所以不應該由老一輩去 告訴你們該怎樣做,你們應該更加清楚。現在的情況比以前更 複雜,我們昔日的經驗可能也不適用於現今的情況。

經歷過雨傘運動,可見

面對再一次的前途問題

寄語香港學生:謹守崗位

學:對未來學苑編委和學苑的發展有何展望?你覺得學苑文藝部可 以有什麼新的發展? 羅:我正在讀學苑出版的《香港民族論》。我覺得走向民族論這 條路是很有問題的,如果香港向民族國家(nation state)這 條路發展,其實可能是一條狹窄的路。現代的民族國家以國家 利益之名,壓制甚至剝奪 人民的自由與權利,差不 我覺得走向民族論這條路是 多無一例外,又與其他民 很有問題的,如果香港向民 族國家激烈競爭,都是十 族國家(nation state) 分排擠性的。所謂民族認 同(nationalism)要團結 這條路發展,其實可能是一 一群人,建立統一身份, 條狹窄的路。 到頭來都是排擠他人的。 香港人身份的特徵,我覺

126 / 127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得,正正就是其包容性、曖昧性和flexibility。所以我覺得 探討問題是好的,但如果走上了這條窄路、老路,變成了鼓吹 民族國家,以對抗另一個民族國家,這樣的話,對香港來說其 實很可悲。 學苑可以有其政治立場,但同時需要有一個更加清晰的思維, 面對強大的政治勢力,所謂的批判,不可以只是對外,對自 己都要有所批判。Self–critique和reflection很重要,也很寶貴。 — 學 苑 專 訪­ — 三 — 三 十 載 的 文 藝 變 化 | 專 訪 羅 貴 祥 —

香 港 人 身 份 的 特徵,我覺得,

學:作為八四年的大學生,面對著香港前途問 題,你當時有什麼感受?同時,香港再一 次面對香港前途問題,你有什麼想寄語當 代大學生?

正 正 就 是 其 包 容性、曖昧性和 flexibility。

羅:其實當時沒有很詳細思考,當年看見很多 人走,現在exodus的情況仍未出現。雖然 一些跟我同輩的人都會覺得難以在香港繼續生活下去,但相對 上願意留下來的人更多。現在大家的態度是正確的,面對問題 不能只顧著要走。即使走到別的地方去,其他地方也有另一些 不易解決的問題。現在的人的心態好像較以往好,可能是因為 多了表達憂慮的渠道,並且得到了一些回應,得到來自群體裡 相互的reinforcement、comfort和empowerment。現在的人有 力量和意欲去留下來面對困難,這是很令人鼓舞的,反而我那 個年代就比較少人有這些想法。當時我們沒有想到具體上有什 麼可以做,大多都是很passive地等待事情發生,像等待果陀 一樣。現在的人很懂得組織,所以其實是我們這輩人要向新生 代學習。當時我們只著眼於textual上的討論,反而現在多了 很多具體的東西付諸行動。當然,這也有可能帶來負面效果, 例如出現了一些具強烈排擠性的極右勢力與思維,不過同時也 有正面可喜的力量。 如果從一個文藝的角度出發,面對現今的情況,可以做的,最 重要就是要堅持,謹守崗位,不要被外來的東西一下子就打亂 了自己應做、想做的事情。


學:於你而言,學苑對你有什麼影響? 羅:我很珍惜我所經歷過的大學生活,學苑是我的一部分,豐富了 我的人生。所以我現在都會鼓勵大學生在大學這個相對自由的 空間裡,多參與一些活動,因為在大學所經歷的,對一個人將 來的發展影響深遠。

後記

羅貴祥在訪問中屢次說到,要resist to nostalgia,無論在談昔日 跟當代本地文學作家的比較,或是對大學生的寄語時,他都有說到 這一句。Resist to nostalgia,每一代都有其要面對的問題,沒有 所謂的一代不如一代。時值動盪之秋,作為社會的一分子,唯有好 好記住,要懂得堅持,謹守崗位。

128 / 129


如果你反抗 又死,不反 抗又死,那 為什麼不反 抗呢?


六 四 後 的 知 識 青 年

專 訪 潘 小 濤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潘小濤為資深傳媒人,前《蘋果日報》新聞記者,現於商業電台擔 任節目主持。他採訪及評論中國新聞多年,曾撰寫《國情》系列書 籍,講解中國政局與民生。潘小濤於1989年入讀港大工程學院,在 1990至1993年間均擔任學苑編輯,所撰文章涉獵環保、民主政制等 範疇。

— 學 苑 專 訪­ —

九十年代初的大學生經歷六四,從而認識中國,六四後《學苑》亦 有一系列探討中國政局的文章。儘管香港面臨回歸、《基本法》落 實等巨變,那一代的知識分子依然聚焦於中國。潘小濤經歷六四事 件後發現自身對中國無知,於是希望進大學後多了解中國。他機緣 巧合下加入了學苑,後來更致力探究中國議題。

三 — 六 四 後 的 知 識 青 年 | 專 訪 潘 小 濤 —

潘:潘小濤

學:學苑

自由而珍貴的思想堡壘

學:為何想上學苑? 潘:我的第一個選擇是國事學會,搞交流團。有一次 其中一個國事交流團團員是來自學苑的,邀請我 「去聽下、去玩下」,聽過之後覺得兩者十分不 同,首先國事學會的焦點在於認識中國,其次它 以舉辦活動為主。

學苑當時對我而言 不是文字的地方, 而是思想碰撞的地 方,我不認識他們 所講的理論、甚至 jargons,我是讀

學苑當時對我而言不是文字的地方,而是思想 純理科的人 碰撞的地方,我不認識他們所講的理論、甚至 得學苑是一 jargons,我是讀純理科的人,我覺得學苑是一 個很不同的世界。六四之後,傳媒是我很想了解 同的世界。 及投身的行業,基於個人原因,加上時代背景影 響下,便決定留下來做編輯。我開始時都不是很 active,不是每個會議都會出席,但後期的參與越來越多,那 是因為學苑實在很不一樣。這個地方之外的世界是主流,學苑 當時很祟尚思想、言論自由,是一個捍衛這些價值的地方,但

,我覺 個很不


當時的世界、學生會也未必如此重視這些價值。

學:當年學苑的定位? 潘:當時有討論過關於道德、同性戀等問題。這世界很「泛道德」 ,我覺得學苑是相反的,道德並不是那麼重要的事。這裡的 價值很多元,我當時是個很愛國的人,但 學苑並不是那樣重視愛國價值。這裡也會 整體來說學苑是個 討論很多哲學、社會學的問題,為我帶來 看重人性的地方。 很大衝擊,同時學苑亦堅持監察校政。此 外,當時也會探討社會思潮,但仍未見左 翼思潮或本土化思潮。整體來說學苑是個 看重人性的地方。

學:學苑是一個怎樣的地方? 潘:學苑是一個堡壘,是一樣很珍貴的東西,它獨立於學生會甚 至學生,又會站在一個很特別的位置,有時甚至抽離地觀察整 個校園和社會。當時學苑會經常批判和提出意見,但我記得也 有人曾批評學苑用那麼多資源,卻對校園沒有實質貢獻——當 然這些聲音不算強烈。所以我 覺得學苑不是入世的,沒有真 學苑是很珍貴、思 正進入校園,有點抽離,但正 想很自由的地方, 因為有距離,所以看到的問題 會較宏觀,例如講校園自治、 什麼主張、意識形 大學生的角色、批判hall文化 態都可以講,不會 等。學苑雖探討這些議題,但 有人嘲笑。奇怪、 身份只會是觀察者,不會在校 園內作實質推動。 偏 執 、 偏 激 的 想 學苑是很珍貴、思想很自由的 法,都可討論。 地方,什麼主張、意識形態都 可以講,不會有人嘲笑。奇 怪、偏執、偏激的想法,都可 討論。那時學苑會批判舍堂文化,但我住在李國賢堂,我是支

132 / 133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持舍堂教育的。這裡有一個好處,我說的話無論多不中聽,講 出來也沒有壓力,但在今日的世界裡可能要認同(別人的觀 點)才敢講。那時學苑被指摘「為批評而批評」,但so what? 別人反問:「你不會有建議的嗎?」但為什麼要有建議?我不 知道是否因為有體制在保護這樣的空間,才可以聚集一群思想 「畸呢」的人。

— 學 苑 專 訪­ — 三 — 六 四 後 的 知 識 青 年 | 專 訪 潘 小 濤 —

「學苑人」的影響力 這 裡 令 很 多 人 學:學苑對你以後人生有什麼影響? 潘:這裡是一個奇怪的地方,呈現了世界的可能 性——這世界不只一條路,而是很多元、多姿多 采的。這裡令很多人知道了世界的精彩,於是在 人生裡發掘了很多可能,不然我應該只是一個普 通的engineer,甚至走回學校做研究。 學苑令我敢於選擇做傳媒,感受到傳媒的重要 性。學苑出身的人或多或少都知道傳媒的重要 性,很多行業的leader,如吳俊雄,他與大眾傳 媒關係密切,他的學生也會在商台做PA、實習。 學苑帶來的影響是人生中重要的一部分,而踩得 越深,對傳媒的認知也越多。學苑是我踏入傳媒 行業的重要經歷,至少先讓我知道我可以寫字。

知道了世界的精 彩,於是在人生 裡發掘了很多可 能,不然我應該 只是一個普通的 engineer,甚 至走回學校做研 究。

學:學苑當時在校園、社會有什麼影響力? 潘:對社會的影響我不敢講,或者可以說學苑對社會的影響不是在 於刊物本身,而是在於「學苑人」離開學苑後,由他們帶到社 會上、崗位上的思想。社會上很多人以前都做過學苑,我想學 苑或多或少對人的成長都有影響,例如對自由和人的重視便塑 造了我的價值體系。可能因為「老鬼」回來「打躉」,學苑編 輯之間有很多討論、思想衝擊,所以幾千本刊物對社會的影響 可能不是那麼大,但學苑造就了一批人,這些人無論對中學、


媒體、政界的影響力都非常深遠。 至於對校園的影響,我認為很少刊物會這樣有深度,我不知這 樣說是否孤芳自賞,現在看當然覺得不是什麼一回事,但當時 的確不會有學生刊物如此深入的討論這些嚴肅的問題,所以我 認為當年的學苑是個重要的思想陣地。

六四殤痕 淌血至今

學:六四發生那年你剛進大學,你對中國議題的興趣與六四有多大 程度的關連? 潘:六四時我隻身到北京,幫學聯、香港的組織派發物資,去見 證偉大的民主運動。當時我沒有想太多,亦想不到會有血腥鎮 壓。那時我準備入大學,六四發生後,我不 明白為什麼最後會有這樣的結局?於是我想 於 是 我 想 對 世 界 對世界有一個系統性的解釋,六四有這樣的 有 一 個 系 統 性 的 結局是否必然的呢?中國這樣走下去是否依 然會是個專制的社會呢?我想知道答案,想 解釋,六四有這樣 從政治、經濟角度解釋世界。入大學後,我 的結局是否必然的 想讀經濟學、政治學,甚至後來想轉去社會 呢?中國這樣走下 科學。離開大學後,我考慮過應否從事電腦 行業,還是做與中國有關的工作,而正當我 去是否依然會是個 準備在銀行工作時,得悉有報社招聘記者, 專制的社會呢? 便立刻應徵。我當上了記者,碰巧負責跟 進中國新聞,起步時也曾感到挫敗,覺得中 國很多事情很複雜。當時我純粹希望認識中 國,沒有想太多,只希望幫香港人去觀察中國。那時有不少有 關中國的資訊,但如何present才會令普通的香港人明白呢? 本來打算先做兩、三年,再思考之後的路向,誰料自己會對中 國議題越來越感興趣,最終更致力研究這議題。

學:六四對當時的大學生、知識分子有什麼影響?隨後幾年《學 苑》都有不少文章談及六四,大學生是否沉浸在悲傷之中?

134 / 135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潘:其實是。六四是我們這一代人難以擺脫的夢魘。譬如在雨傘運 動中,我自問對普選、民主、自由等很堅持,我很支持佔領, 也有實質參與其中,但我第一個星期都叫旺角、銅鑼灣的佔領 者撤走。我不知道是否六四的心理陰影對我影響太大,年輕人 可能覺得犧牲也無妨,但對我來說,這 是一個很大的包袱。 六四是我們

— 學 苑 專 訪­ — 三 — 六 四 後 的 知 識 青 年 | 專 訪 潘 小 濤 —

在某個時機撤走可能是失敗,但同時已 代人難以擺 經得到很多,不需要sacrifice性命,不 夢魘。 需要流那麼多血——這經歷令到我在判 斷的時候,看法會與年輕人很不同。這 是一個代溝,決定了對運動的判斷,希 望你們體諒,我們並非不堅持、不爭取。老實說,另一個原因 是我們生活安穩了,按現有制度走下去,我都是既得利益者, 所以就會想:算吧,不要到天怒人怨的時候才撤走,也許就是 基於這個自私的理由。 六四的影響很深遠。另一方面,我們會認為中國元素有很大影 響,不會像現在(年輕一代)質疑「為什麼要理中國」,所以 陳健民寫的〈Unfriend中國〉很大程度是我們的寫照——想了 解中國,甚至想為中國做點事。自私地說,就是我們希望透過 了解中國來幫助香港;不自私的說法,就是我們的家國情懷比 你們這一代深。

學:是否因為六四後大家覺得大局已定,於是《學苑》較少寫關於 香港政治前景的文章? 潘:其實當時主流文化都是認為中國有民主,香港才會有民主,所 以無論在校園、國事學會、學生會,大家的焦點都是在中國。 我們不是不關注香港,例如當時我和國事(學會)的朋友也曾 到天星碼頭絕食,爭取香港普選,只是當時的priority是中 國,加上當時沒有香港的本土意識,沒有想過不理會中國,只 關注自身。 從今日的角度來看是認命,但我們不是沒有爭取,只是覺得包 含「中國元素」更為重要。處理好中國問題,香港的前途才會

這一 脫的


光明,所以當時我們會與中國政府周旋,例如社會精英上京與 鄧小平對話,商界會與中國打好關係,我們會關注大亞灣對香 港的影響。當時這種思潮淹蓋了其他事,我們希望有民主政 制,保障五十年不變。

處理好中國問題,香港

六四後,大學生、社會都一面倒 指摘中共,同情、理解學生是主 的前途才會光明,所以 流,與今日雨傘運動中,絕大多 當時我們會與中國政府 數年青人支持運動的情況是一樣 周旋,例如社會精英上 的。但後來事件慢慢淡化,也因 為考慮到回歸後的利益,大家開 京與鄧小平對話…… 始反思如何應付中共。當時大家 都恐共,不想中共插手,想保持 現有生活模式,但在如何處理與中共的關係上出現分歧。我覺 得應該是engage的,即使我不喜歡它,也要了解、接觸。現在 我仍是保持這樣的態度,雖然已很大程度上回歸本土,但仍覺 得有龐大的魔鬼在旁,你不能對它一無所知、不予理會。我覺 得無論怎樣固守香港,你也沒法脫離中國的框架。

抗命未停 勿忘初心

學:九十年代的《學苑》亦曾探討港獨、主張「沒有國家」等,這 些意識形態屬於非主流嗎? 潘:學苑是一個很「正」的地方,當時我們也曾討論無政府概念, 但這只是小眾想法,在學校、社會也沒有漣漪。可能我接觸的 世界較小,都是「大中華膠」的世界,我印象中沒有類似的爭 論,可能在小圈子裡有吧。

學:當年你寫過一篇《我們都被閹割了!》,其中一段:「政治現 實之所以成為現實,只是因為我們相信我們別無選擇,只因為 我們已經迷失了,我們已經不能分辨真偽了,只因為我們已經 失去抗爭的心了。尼釆的話,我們是墮落了,是有待閹割的動 物。」今天的想法是否一樣?

136 / 137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潘:這幾十年來我都在抗命,對中國社會的批判從未停止,但當時 的「抗爭」是因為中國說過不會給予香港普選的機會,這樣我 們不能不爭取,所以我寫文章是為了呼喚更多的人。雖然有人

— 學 苑 專 訪­ — 三 — 六 四 後 的 知 識 青 年 | 專 訪 潘 小 濤 —

認為佔領失敗,但我不會因此而不佔領。我與你們最大的分別 在於,我會在爭取時把中國納入考慮範圍之內,但我並不會因 為考慮中國而接受中共「話咁就咁」。我覺得我們可以跟中共 「死過」,若然「死過」、盡了全力仍沒有結果,那就算了。 這是我二十多年以來的心態,所以我覺得香港不應就這樣放 棄。如果你反抗又死,不反抗又死,那為什麼不反抗呢?

學:學苑一向強調大學生身為知識分子有責推動社會變革。你覺得 現今大學生有什麼社會責任,應怎樣回應社會? 潘:以前也就此有過大爭論。我一開始比較支持大學生應有其角 色,你取了資源,有能力,責任就該越大。知識分子有話語 權、有身份,當然應該做多點事。

要 改 變 社 會 ,

但另一方面,我又想,不只大學生, 如果每一個人能夠做好自己,將自己 的公民角色做好,便已經足夠。正正 因為現在社會上有很多freerider, 他們想吃免費午餐,想別人幫他們爭 取,自己就可以享受成果,甚至在旁 指指點點。我認為,如果大學生做好 了學生本分,包括讀書,以及公民應 有的責任,其實已經足夠了。

最困難的不是要 有行動、理想, 而是這份理想要 經得上時間的考 驗,到了我現在 的年紀仍能毋忘 初心。

要改變社會,最困難的不是要有行 動、理想,而是這份理想要經得上時 間的考驗,到了我現在的年紀仍能毋 忘初心。這句說話的份量很重,真的 有「十個救火的少年」的感覺,當年與我共事的人,現在還 會出現於佔領的,不會太多,十個裡有兩、三個已很開心。所 以,大學生最重要的,是不要讓自己心中那團火、對社會的希 望熄滅,如何保持住它比你今天做過什麼更為重要。


後記

潘小濤曾於雨傘運動期間撰文,提出撤離佔領區,認為衝擊會讓中 共有口實清場,惹來不少本土派抨擊。他在訪問中重提此事,嘆謂 希望年輕一輩能夠體諒六四留給上一代的傷口。

九十年代初的《學苑》並沒有於六四後偏重政治版,卻如潘小濤所 言,愛國並非學苑當時強調的價值,其收納的文章無論在題材、形 式以及立場上皆兼容並蓄,時有筆戰,針鋒相對,足證當時編委會 相當重視自由。這自由而珍貴的思想堡壘孕育出無數的「學苑人」 ,如小濤所言,這些人至今仍在不同崗位上影響著社會。今日的「 學苑人」,是怎樣影響著社會呢?今日的大學生,又有什麼時代責 任呢?

138 / 139


肩 負 抗 赤 重 任

專 訪 謝 智 浩


如果傳媒 只為公權 力背書, 就為之沒 有道德。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謝智浩,現為法律系四年級生,擔任2012年度學苑總編輯,組成了 泉閣,以「學苑,是敢寫的!」為口號。想不到適逢學苑六十周 年,港大學生會赤化愈演愈烈,在學生會風波期間,校園傳媒竭力 捍衛資訊自由,充分發揮監察校政之角色,首創網上即時新聞,與 共匪周旋一年多。他更因大選風波,而被逼額外署任總編輯多兩個 月。回想2012年,除了是場捍衛港大的戰役外,同樣確立了學苑作 為傳媒的監察角色,謝智浩期望學苑固守校園傳媒角色,珍惜仍有 的自由。

— 學 苑 專 訪­ — 三 — 肩 負 抗 赤 重 任 | 專 訪 謝 智 浩 —

謝:謝智浩

學:學苑

偶然加入學苑 只因緣份 學:你為什麼會加入學苑? 謝:那時候我是透過優先取錄計劃進入港大,於註冊當天收到2011 年編委會的出版刊物,當中有對GPA制度的討論,當時感到非 常有趣。於中學的時候,我曾經參與學生會,也曾考慮辦校 報,惟最終礙於人手、學校關係的緣故未能實行。來到大學, 本身也不打算上莊,但到了大概11月,接觸到學苑招莊的宣傳 海報,本抱住觀摩的心態出席最後一次招莊會,席間遇到一班 後來成為莊友的同學,發覺大家都是有心人,對時事也有一定 認知,姑且一試,在機緣巧合下上了學苑,是緣份來的。

創立學苑即時新聞

源於評議會暗湧

學:你們如何定位學苑? 謝:我們是首屆發展即時新聞的學苑編委,於籌備上莊的過程雖曾 談及即時新聞的構思,但當時由於擔憂工作辛苦,最終還是否 決了相關想法。直到評議會的首次常務會議,是次會議需選出 評議會主席和榮譽秘書,當年就是譚振聲和沈顯龍,他們在沒 有反對的情況下獲得委任,基本上除了贊成之外,就是棄權。


上莊前有翻閱過舊《學苑》的報道,兩人的名字均非當年忽然 出現,而是早幾年前已有。當時我對評議會的信任度頗低,因 目睹評議會上並無任何反對聲音,就只有兩個可能性,一就是

學苑可謂行 要的一步,

不少評議員與譚沈二人同夥,二就是評議員對該事務一知半 解。當晚會議結束以後,就與莊友再討論應否設立 了很重 即時新聞專頁,結果大家都同意一試,於是首宗即 時新聞的報道就是譚沈二人獲委任一事。 就是主 創立即時新聞的初期的工作量不多,初期的新聞報 道有龍華街宿舍地盤有工人打鬥致死,亦有幹事會 得知有 發表對行政長官選舉的調查結果。當時的轉捩點就 而作出 是「黑金聲明」,以及後來一連串的赤化事件。那 時候同學對學生會認知甚低,且欠正式渠道作進一 步了解,於是學苑可謂行了很重要的一步,就是主 動跟進學生會事務,讓同學得知有關資訊,從而作 出判斷。一整年以來,學苑許多時候都是跟進學生 會的各樣問題,角色就成為了監察者。

動 跟 進 學 生 會 事 務,讓同學 關資訊,從 判斷。

學:當時的評議員風氣如何?學苑總編輯在評議會的地位和角色又 為何? 謝:翻查舊《學苑》得知,昔日有評議員於評議會上玩電子遊戲, 甚至觀看影片。的確,評議員不受薪,但也不該如此。至於總 編輯投票權的取消,我認為是可以接受的,因決策過程中沒有 參與投票,方有報道的公信力。再者,學苑總編輯於憲章下仍 然是個評議員,雖無決策權,但仍有發言權。當時,我曾經於 工作報告中建議評議會就學苑的發言權與動議權作出解釋。後 來評議會也重新賦予學苑動議的權力,因學苑任內至少須有一 項動議,即是委任其他編委的提案。 至於和議權則傾向避而不用,當時多用於校園傳媒互相支持彼 此議案的時候,不過也需視乎實際情況與當時總編輯的考慮。 學苑雖不可以投反對票,不過卻可於表決時要求主席重覆讀出 議案,刻意阻撓不公正的議案通過。時至今日,於評議會較公 正的時候,已甚少需要用到上述類似的技巧。學苑首要職能始 終是讓同學知悉校政,其次是於評議會上評論校政。

142 / 143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學:在你們的出版或報道上,你們期望的讀者群是誰? 謝:最主要的一定是港大學生,因為他們信任我們所組成的學苑 編委會。我們亦想盡量擴闊接觸面,例如是其他大專院校的同 學、網民和市民,而我們所採用的角度會是大學生的角度。就 當時而言,焦點當然會集中於香港大學和學生會內發生的事 情,社會事情上相對會較少,可能會在專題或文藝裡作深入探 討。 — 學 苑 專 訪­ — 三 — 肩 負 抗 赤 重 任 | 專 訪 謝 智 浩 —

學:你們如何決定即時新聞的報道內容?有批評指學苑選擇性報 道,你會如何回應? 謝:選取新聞報道的準則是每個傳媒都會面對的問題,而我們的 準則就是盡可能報道所有與學生會相關的新聞,就算看似微不 足道的會議,我們都會將其議程轉載,因為當時評議會未有讓 其資訊於網上發放,所有文件、議程均只有評議員知道,一般 同學根本無法了解學生會的工作。面對重大議程,如評議會處 理「黑金聲明」後續一事,基本上就會採用文字直播的形式。 在學校方面亦會傾向選擇具爭議性的議題作報道,或者突發事 情,如牙科診所器具未經清毒等,都有詳盡的跟進報道。

學:一般人認為新聞報道應該客觀、中立、持平,你是否同意?於 你而言,傳媒道德是什麼? 謝:以近來NOW的報道為例,在佔領運動期間,董建華評論警隊的 表現,有報道的文字看似客觀中立,但配合影像之後,則會發 現傳媒必然是沒有客觀中立的,因為以何種角度去拍攝、錄影 都反映取態。由此可見,傳媒是會有其意識形態,但讀者是有 智慧作判斷的。任何取材、用字都蘊含立場,好像以前會用「 菲比斯」,現在則用「費爾普斯」,都反映不同取態。如果讀 者願意接觸更多的媒介,他們就會自有判斷。讀者既然選擇你 的渠道,也是同意你的價值。當然,報道必須基於事實,而非 單憑臆測。


任何傳媒都是選擇性報道,莫講傳媒,輯錄入史的都是意義重 大、符合公益的事情,故此我們的看法就是:選擇性報道無可 避免,且同學亦有投票信賴學苑替其選擇資訊。當然,我們會

傳媒重要的角

盡可能提供最多的資訊予同學,但人力上未必做到,再者部份 議題根本是恆常地發生,無需額外提出,反而是 突發的事情,如校園發生火警就會跟進。 色是第

四權,雖然傳媒未必 有憲法權利,但它亦 有其社會角色。

如我剛才所言,傳媒重要的角色是第四權,雖然 傳媒未必有憲法權利,但它亦有其社會角色。傳 媒的道德就在於它能否作好監察角色,監察公權 力的運作,監察社會如何發展。如果傳媒只為公 權力背書,就為之沒有道德。(學:即是站在雞 蛋的一方?)都可以說是。

立足社會面對群眾

學苑言人所不言

學:即時新聞由開創至今,累積了一定的讀者,對於即時新聞將來 的發展,如報道的題材方面,可以怎樣走下去? 謝:其實到2014年莊的時候,即時新聞的方向已經比我們走得更 遠,多了社會新聞,如今年的雨傘革命。相比我們當時集中於 學校和學生會新聞,除了更遠以外,所建立的公信力和範圍也 由同學擴展至網民、市民。未來要看編制上的人數,看看能否 多做一些。只要做得多,就會有更多人看,繼續擴闊讀者群, 影響更多受眾。我相信以後的編輯委員會都會有新的想法。

學:你剛才提及即時新聞的發展需要人手配合,但在憲章仍未有相 關規定,那即時新聞有沒有需要在憲章修改,以突顯其地位? 謝:技術上是不用的,因為它屬於新聞的一部分,但即時新聞是 否一定需要存在,就要看看它的利弊。利處上,即時新聞不在 憲制責任裡,可以選擇不做,只要有新聞部分出版在刊物上, 其實不用理會網上版;但如果將此加入憲章,就會變成強制規 定,壞處在於令後人少了彈性,亦造成前設,變相令新意念出

144 / 145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現時,亦需考慮是否將其加入憲章之可能性。有見及此,我覺 得不太需要,因為除了新聞、專題和文藝三個主要範疇外,我 們還有更多的發展空間,只要它有需要出版,它就能夠成為

— 學 苑 專 訪­ — 三 — 肩 負 抗 赤 重 任 | 專 訪 謝 智 浩 —

《學苑》的題材。以苑論為例,它不在憲制內,但亦可以繼 續做。這就視乎你希望後人出版即時新聞,還是預留空間給 他們。加上我相信未來編委會放棄即時新聞的機會不大,因為 他們當中不少人是透過即時新聞認識學苑,萌生加入之念頭。 在運作上,其實只要有三、四個人就能達到基本的要求。至於 剛才一直強調的編制問題,這是指未來即時新聞若要擴展至正 式傳媒的效率和廣闊度,那就需要以後編委會更多的人手和討 論。

幾年前,尚未有網媒 學:那你會覺得學苑是一個正式的傳媒 嗎?過去我們以學苑記者的身份採訪 (如立法會財委會審批新界東北發展 撥款)時,不被人承認為傳媒,你會 怎樣看待這個問題?

出現,能夠採訪的都 是傳統媒體,但近來 擴 展 至 網 絡 媒 體 , 為何學生媒體還未可

謝:我覺得這個社會仍未endorse這種傳 以?性質有何不同? 媒,但遲早也會因應發展去調適。幾 年前,尚未有網媒出現,能夠採訪的 都是傳統媒體,但近來擴展至網絡媒 體,為何學生媒體還未可以?性質有何不同?這因為尚未有一 個準確的定義去界定何謂記者,由於現在資訊發達,所有人也 有監察的權利。針對學苑有些情況未能與傳統媒體一樣採訪, 我覺得仍要繼續做下去,與其他學生媒體一同爭取更多權益。 其中一個方法就是從記協方面入手,因記協似乎仍未承認學生 記者的身份,這是個可以打開的缺口。

學:早前你接受訪問時曾表示:「假如監察者太投入組織活動,可 能因身份重疊而失去公信力,未能做到客觀」,你現在是否同 意? 謝:學苑每屆都有個別想法,其價值會隨社會而變動。如今回首,


與抗爭者同路也並非絕無好處。今日,不少新媒體都有投身社 運,但因身份不同,參與程度不能太多。而所謂監察者,廣義 來說就是監察公權力,但也需觀察社會事件,甚至對社會議題 作出評論,故觀察者的角色依然是較為恰當。至於過往不少學 苑編輯於換屆後都會加入學生會,這是正常的,因「學苑人」 都關心社會,部份人會希望於其他組織有更好的位置去服務社 會。

學:在芸芸新媒體如雨後春筍出現時,學苑的角色會否改變? 謝:都會有。如之前所言,我們以前主力於校園新聞,如將學苑 放在社會層面上,我們的人手和財力一定不及其他網媒。但是 我們也有自己的觀點,作為港大學生,學苑的觀點自民族論開 始受人關注,後來的民主獨立論,也引起網上的討論,如高登 討論區、Facebook等。這些觀點對於社會來說,有倡導思潮的 作用。對於是否一定要做到與其他網媒一樣,這視乎人手編制 與財力,但需要保持獨有觀點,是其他媒體未能或是不敢提出 的,我們的角色就能站穩。

但需要保持獨 有觀點,是其 他媒體未能或 是 不 敢 提 出 的,我們的角

即使如今網絡發達,消息流通極快,學苑與新 媒體或坊間傳媒相比,仍有其獨特性,因學苑 報道的篇幅多集中於港大校園,而坊間傳媒只 會對校政略為提及,兩者焦點不一,且必然較 其仔細詳盡。當有其他傳媒報道同一事件,學 苑就要做得更好。

色就能站穩。 學:你覺得電子化會否是學苑未來的趨勢? 謝:其實我覺得是會的,因為各大傳媒也正在電子化。我們當年 開始即時新聞,是電子化的第一步。其他的內容,如文藝、專 題、投稿時效性比較高,我們能否將它變為網上版本,這個是 值得思考的問題。長遠來說,出版印刷刊物和發佈電子刊物應 該會雙軌並行,但內容上會否一樣,這也是以後編委會要考慮 的問題。

146 / 147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學:有人認為2011年前的學苑曾有一段低潮期,到2011年後才開始 「中興」,你覺得有沒有這樣的趨勢?

— 學 苑 專 訪­ — 三 — 肩 負 抗 赤 重 任 | 專 訪 謝 智 浩 —

謝:比較沉寂是有的。老實說,學苑最輝煌的時期,就是六、七十 年代,甚至到八十年代,其評論文章對當時社會運動,例如中 文運動,有倡導作用,評論亦很獨到。但現時社會上接受專上 教育的人增加,一般大學生的觀點未必能倡導社會輿論,加上 出版量減少,以往《學苑》曾為付費報章,以月報或雙月報形 式出版,到千禧年代,產量真的很少,一年常刊只有為四至七 期,就算我們莊也只有四期常刊。這也是我們 有了即時新聞後,學 選擇創立即時新聞,作為一種突破的原因。雖 然運作的過程較辛苦,但相比出版常刊容易一 苑能發展更多電子媒 點,時效性亦比一、兩個月才出版的常刊強。 介,再提升我們的效 有了即時新聞後,學苑能發展更多電子媒介, 率和覆蓋量,因此可 再提升我們的效率和覆蓋量,因此可見學苑近 來的影響力有所反彈,慢慢有更多非港大學生 見學苑近來的影響力 閱讀和討論,當然我們所寫的題材和觀點都很 有所反彈…… 重要。

聯編間雖存分歧 危難仍無私扶持 學:除了港大有學苑,其他大學也有自己的編委會,你們跟其他的 大學編委會關係如何,你們合作的機會多不多? 謝:其實我覺得挺好的,因為我們當年也有聯編,雖然聯編沒有合 作出版刊物,但有合作發布聲明。其中一次是因為學苑在迎新 期間被禁止出版刊物,更不允許提及任何屬會的名稱,指會違 反迎新守則,這會對我們的報道有所掣肘。如之前提及,我們 的焦點在於報道學生會事務,而屬會就是學生會的一部分,不 能將其抽離,所以我們抗議的其中一個方法,就是把當年迎新 號轉成「和諧版」,將屬會的名字打上馬賽克或塗去。另一個 抗議模式是撰寫聲明後,於Induction Day(資訊日)當日派發 「和諧版」,隨後再有十間院校編委會聯署聲明,聲討評議會 和迎新事務委員會。雖然聯編沒有很多合作,但這是一個溝通


的平台,在危難的時候,大家雖對社會事務有不同觀點,但同 樣高舉新聞自由和出版自由。其實十年前,聯編曾有不少有趣 的合作,例如有獎項頒發給撰寫新聞最好的院校。我認為聯編 可以有更多的合作,如2013年出版六四刊物,又有Facebook專 頁,轉載不同院校的新聞。這個需要時間去發展,始終我覺得 不應有太大限制。雖然身為傳媒,當然需要一定的自由度和彈 性,但我們之間可以在重要價值上有溝通,我相信這點大家都 會認同。

148 / 149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學:有人會覺得港大和中大的學生報很不同,《中大學生報》被視 作左翼,而《學苑》比較本土,看起來有一種對立的感覺,你 怎麼看兩者的關係?

— 學 苑 專 訪­ — 三 — 肩 負 抗 赤 重 任 | 專 訪 謝 智 浩 —

謝:以我所知,中大的確較左傾,他們長年累月都會刊登左翼的欄 目。以我當年為例,當時的《中大學生報》總編輯是一名中堅 的馬克思主義者,但我不太認同學苑就等於本土。我們之間的 分別是,我們同樣有flow莊傳承,但學苑的彈性比較高。我覺 得我們學苑比較尊重每一莊的發展自由,每一莊無論在概念上 還是設計上,都有自己的風格,甚至有些年份的編委不會自稱 為《學苑》,以《港大報》、《果籽》替代,六十年代有也其 他情況出現。我們不會限定一種路線,正因為與其他媒體有限 定報頭不同,如《中大學生報》會規定報頭位 置、版面設計,所以其他人閱讀《學苑》時可 大家的出版能讓 能會感到奇怪。 雖然近年《學苑》較多提及本土,但以前我們 都曾「紅」過(認中關社、火紅年代),我們 比較尊重每一莊的創作和思想自由。這幾年, 《學苑》跟《中大學生報》確實是兩個橋頭 堡,在學運和社運的想法上,是兩條路線。我 覺得如果全部的路線也一樣,那就不需要有兩 個編委會的刊物。大家的出版能讓不同受眾看 到不同東西,這樣才是新聞自由的可貴。

評議會風波群丑亂舞

不同受眾看到不 同東西,這樣才 是新聞自由的可 貴。

學苑堅守第四權抵抗赤化

學:當時學苑於迎新日被打壓,遭到迎新守則禁止派發學苑的出版 刊物,你的看法如何? 謝:離譜。其一,學苑職能就是出版,有別於其他屬會,無需招募 會員,於憲制上並非屬會,將《學苑》定性為宣傳品顯然貶低 《學苑》價值;其二,將刊物定性為宣傳品,以迎新守則限制 刊物派發的用意,是報復學苑早前對學生會多個弊政的報道。 不過,學苑是比較強硬的,故當時並未因此屈服。事實上,學


苑早已決定於迎新日不設置攤位,惟迎委會因學苑無攤位而禁 止我們派發刊物,一眾編委遂決定自行到東閘位置派發。

學:面對赤化壓迫,你和你的莊友的壓力有多大?有否考慮辭去學 苑職務?

雖 嚇 址

謝:壓力必然巨大。記得當日學生會發佈三一二聲明後,即知事 態嚴重,於是馬上召集莊友作出跟進,而這種情況更持續近一 年,因其後又有八五公投、解僱子君、大選風 然曾經接收到恐 波等等事件發生,大選風波更令其任期延長, 變相增加壓力。當時內部雖有輪替制度,但並 字句、被公開住 非所有莊友均熟悉評議會事務,或者有空出 , 信 念 也 因 而 席,故極考驗編委之間的合作與承擔。

被動搖,思索過應 否繼續擔任職務, 但最後還是選擇留 下,因相信香港仍 是法治社會。

昔日最大壓力是首次進行評議會文字直播的時 候,因會議時間極長,且當時的榮譽秘書失職 失責,不作會議記錄,學苑須同時兼顧發言與 記錄,故當其他評議員尚能忙裡偷閒,學苑仍 須堅持到底,那時候就全憑此信念工作。雖然 曾經接收到恐嚇字句、被公開住址,信念也因 而被動搖,思索過應否繼續擔任職務,但最後 還是選擇留下,因相信香港仍是法治社會。

學:同學當時對學苑報道的反應如何?經赤化一役後,學苑在同學 心中的看法有改變嗎? 謝:初時總有人覺得學苑報道不公道,經常針對學生會,不予體 諒,亦都有前屆出版秘書批評學苑未有做好傳媒應有之義。不 過,學生會必須被制衡,而學苑正是制衡者之一。後來,更多 同學都支持學苑的立場與報道,特別於中山起義的時候,大家 都會跟進、甚至發放學苑的消息。 今日的新媒體,亦有不少人批評其「假中立」,從中會發現社 會對傳媒的期望已開始不同,因昔日對傳媒必須客觀中立的概 念是教育而來的,不過隨讀者知識增長,會形成自我批判的能 力,難以隨便被報道左右想法。

150 / 151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學:於學苑以外,當時有否與其他學生組織一起合作抗赤化?坊間 傳媒有否協助? 謝:那時候,校園電視也是重要的媒介,因其有影像、畫面,能夠 將評議會上的震撼或醜態展現得更為完整。於其中一次評議會 中,曾有人進入會場搗亂。事緣譚振聲否認自己在會議早段的 說話,校園電視立時剪輯片段,於基本會員眾多的會議現場播 放,譚振聲藉詞宣佈散會,自行離去,所以兩個校園傳媒的角 色是互補的,且報道焦點不同,能擴闊同學觀察的角度。 — 學 苑 專 訪­ — 三 — 肩 負 抗 赤 重 任 | 專 訪 謝 智 浩 —

當時校園傳媒於議會失去投票權,提案權與和議權,議案上是 無法合作的。當然,其他形式的合作還是有的,例如評議員會 通知學苑於某時某地有活動採訪。不過實質合作不多,始終學 苑是觀察者,主要職能仍是將評議會消息如實 兩個校園傳媒 發布。坦白而言,坊間傳媒報道校政已是協 助,但並非所有報道均有此作用,如《文匯 角色是互補的 報》、《大公報》。當時學生會刊登聲明,批 且 報 道 焦 點 評個別特首候選人,自然引發傳媒臆測而加以 報道,不過學苑無需理會有關報道,因為報道 刊登以後,讓人得知前因後果,讀者即可自行 判斷。

的 , 不

同,能擴闊同學 觀察的角度。

學:昔日曾有《港大郵報》(《港大郵報》於赤化風暴期間,有人 發出Mass Mail,內容指要另立一個「中立的校園傳媒」,亦 抨擊學苑報道)的出現,這種校園傳媒百花爭嗚的現象是否樂 見? 謝:新刊物、新平台的出現都是樂見的。不過奇怪的是,當時出版 的《港大郵報》何以能於學生會派發,加上匿名發佈的形式有 欠光明磊落,作為負責任的傳媒至少應公開總編輯的身份。其 次,假如傳媒受到學生會的資助,就需要經過評議會的審批程 序,讓同學決定是否需要新增更多受資助的刊物;又假如傳媒 不受學生會資助,如何營運又成考慮,但總括而言,這尚有許 多討論的空間。


學:你認為抗赤與本土意識有何關係? 謝:兩者甚有關係。赤化有多面,其一是以紅色背景人士把持個 別組織,其二是借文化入侵。後者會逐漸麻醉自我意識,與社 會、政權都極有關係。當教育、軍隊、警察、傳媒均被個別組 織把持,社會就容易受控,而本土思潮就是「我們就是香港 人」,我們擁有自己一套價值觀、文化,不能隨便被衝擊。 以前未有太多人擁有本土意識,較容易接納外來文化,容易沖 淡本土價值,但近來社會上的年輕一輩開始思考本土身份,視 香港為家,渴望擁有自己的價值,故此會對赤化不滿,例如早 幾年學生會滲透情況嚴重,或近來的城大選舉風波,關注的人 數都明顯增加。雖然談論本土的聲音仍然不多,陳雲的《城邦 論》也不過是近年來的事情,當時學苑探討的都只是殖民時代 的今昔比較,不過當中的思考與本土價值具有延續性,正如我 們出版的六四特刊《悼梁芝》,當時的焦點並非前因後果,而 是對未來的臆測,書中部份描述的情況與現今香港也是頗為相 似的。 152 / 153

回顧過去展望未來

思索今昔學子身份

學:學苑一向強調大學生身為知識分子,有責任推動社會變革。隨 著社會環境轉變,你對大學生有何期望?現今大學生有什麼社 會責任,應怎樣回應社會? 謝:我不認為所有人都理所當然需要關心社會,假如對社會有想 法,應說出來盡量引起他人關注,而不是怪責他人對時事議題 不予理會,因不理會時事發展也是一種自由。但若然進入香港 大學,即意味擁有較多知識,對社會也有較多認識,社會就期 望大學生會以知識去發聲,其中一種就是批判時局,令公眾悉 真破盲,正如學苑一直所為;另外一種就是選擇參政,如台灣 的陳為廷。現今社會已開始思考青年應否參政,近期網上討論 區也有參選區議會的討論,大家既不滿建制派的蛇齋餅糉,又 不滿泛民於議會的無能為力,但除了指摘以外,會否有部份人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可以身體力行,於不同層面作出新的突破呢?其中之一就是青 年參政。

學:當日的中山起義有千人參與,但回看近年周年大選投票率回 落,你認為大學生是否真的意識到自身的責任?抑或只是曇花 一現?

— 學 苑 專 訪­ —

謝:成功引起大眾關注的其中一個因素就是醜聞的出現,即所謂以 道德感召去作出譴責。不過,現時學生會選舉的競爭並非極之 激烈,同學抱著袖手旁觀的態度,未必會非常關注投票情況, 故不應以此為由怪責同學,他們拒絕行使投票權背後或者有其 他原因。此外,負責宣傳的,或參選的,也可以做得更好,怪 責選民其實並無意思,但如果情況許可當然希望同學多加留 意。

三 — 肩 負 抗 赤 重 任 | 專 訪 謝 智 浩 —

學:在你任期內的最後一本刊物〈殖民時代〉中,你於編輯室曾表 示擔心學苑以後不能運作,當時基於什麼考慮作出此語? 謝:當時作出此語,皆因周年大選遇上問題,提名期被無故縮短, 未知下屆編委會能否順利上任。直到換屆完畢,新屆學生會幹 事會組成一段日子以後,問題方告解決。於此之前,曾經擔心 學苑不能交替接任,也因為當時的政治形勢嚴峻,憂慮會否仍 然有人願意肩擔學苑之職,對具有爭議性的社會議題作出評 論。不過,變革過程必然會有陣痛,始終有人能夠承受痛楚, 如今回望,對學苑的交接依然樂觀。

學:你心目中的學苑是甚麼?會否與當初的期望有不同? 謝:初期認為學苑只是校報,純粹報道校園新聞,但這個想法很快 就產生變化。我認為學苑是一個傳媒,是一個監察者,與中學 校報所做的不同。提及具爭議性的議題時,傳媒將問題提出, 評論之餘會嘗試提出解決方法,讓更多人思考。學苑更重要的 功能可以是思潮的倡導者,當時我們這方面做得不太好,希望 日後編委會可以做得更好。


學:你對未來的編委會有何期望? 謝:對下莊的成績感到慶幸,因他們能夠將一期常刊出版成《香 港民族論》,這是學苑近廿年來的突破,發售《學苑》已是很 久以前的事,而且這不是單純的出售,而是有些論點能夠結集 成書,得到出版商青睞,反映大學生的觀點對於社會是有意義 的,期望學苑以後能夠有更多類似的刊物出版,發展新的領 域,影響社會。

後記 大學生的觀點對於 社會是有意義的, 期望學苑以後能夠 有更多類似的刊物 出版,發展新的領 域,影響社會。

在訪談之間,謝智浩回顧當年港大抗赤風 波始末,驀然回首,可謂往事如煙,說起 來雖是輕鬆,但他當年所遇到的困難,不 足為外人道也。筆者正巧於當年學生會赤 化之時入學,親睹一連串荒誕事件,回想 昔日評議會與幹事會沆瀣一氣,把持朝 政,打壓言論、新聞自由,學苑前輩能夠 堅持下去,貫徹「慎思敢言」之精神,實

在可敬。

兩年過去,學生會重回正軌,學苑的敢言精神也代代承傳。隨著學 苑報道和評論愈上軌道,兼監察與倡導之職,這條路雖然崎嶇難 行,但既然前人開闢了路,唯望後人謹記昔日難關,並以此為鑑, 努力走下去,繼續言人所不言。

154 / 155


四 部 分


學 苑 觀 察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 學 苑 觀 察­ —

堅守崗位 捍衛自由 ──學苑新聞與港大

四 — 堅 守 崗 位 捍 衛 自 由 | 學 苑 新 聞 與 港 大 —

刊之初,校園資訊佔《Undergrad》的全部,後來政治評 論比重逐漸增加,可見《學苑》的校園版一直舉足輕重。2008年,《 學苑》獨立劃出新聞版,內容涵蓋社會及校園資訊。2011年,港大學 生會憲章加設多個編輯名銜,確立了新聞編輯的職銜;憲章亦早把學 苑歸類為校園傳媒,但並無明文提到其監察學校及學生會的職責,僅 指出學苑負責出版事務,亦需配合學生會的方針,執行全民大會、全 民投票,及評議會的決議,所有行為須向評議會問責。


校內外之角色

現時學苑三名總編輯及副總編輯均在每年的周年大選由全民票選誕 生,近年多個候選編委會競選校園傳媒席位,以監察校方及學生組 織、維護學生權益為政綱。運作上,學苑的資金來自學生會的傳媒 基金,亦即會員入學時繳交的學生會會費,學苑每年的總開支約二 十萬,財務委員會負責審批每年的財政預算。除此之外,學苑的新 聞方針不受市場影響,亦無任何財政壓力。

2012年2月,學苑被捲入學生會赤化風波中,屢次被時任學生會會 長陳冠康及評議會主席譚振聲攻擊,「學苑即時新聞」Facebook專 頁因此成立, 以文字直播評議會實況,監察學生會。同年,學苑總 編輯與校園電視主席被廢除評議會的投票權,及後《學苑》被《迎 新守則》定性為宣傳品,不得於迎新期間派發。幸而,2013年評議 會及時通過「港大學生會堅決捍衛校內及校外新聞自由」此項重要 議案,校園傳媒代表的提案權亦獲確認,使學苑在校內的傳媒角色 稍獲議案基本保障。

然而,2014年6月13日,立法會審議新界東北發展撥款期間,學苑 欲申請立法會記者證被拒。立法會秘書處公共資訊部引用《新聞界 代表在立法會綜合大樓的採訪指引及安排》,指學苑不符申請臨時 記者證之資格。及後大專聯校編輯委員會及港大學生會分別發公開 信及向其遞交請願信,惟至今沒有任何回音。

近年新媒體湧現,政府新聞處卻多次以場地不足等理由,拒絕發出 採訪通知和記者證。2014年7月,政府再次拒絕新媒體採訪,政府 總部新聞主任引述梁振英的言論,拒絕網媒進入政總採訪,學苑亦 無例外,在校外採訪並未成功取得認可。同年,「學苑即時新聞」 規模擴展,在2014年雨傘革命期間更突破10,000人讚好,每日瀏覽 量亦衝破十五萬人次。2015年2月,周年大選「撼莊」的新聞亦刺 激讚好人數衝破17,000,超出當時的學生會基本會員總人數15,000 。由此可見,學苑新聞不止以港大學生為對象。

158 / 159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校園傳媒之別

《學苑》是一份學生刊物,從前被憲章定性為「香港大學學生會官 方刊物」,其言論是學生會立場的影子;多次改革後,憲章終被改 為「學苑是香港大學學生會官方編輯委員會」,《學苑》言論僅代 表學苑,編委會可享編採自主,其新聞自由、出版自由更受保障。 — 學 苑 觀 察­ —

於草創時期,《學苑》與大部分的學生報一樣,集各校園八卦、體 育比賽資訊、詩歌創作、學術通告於一身,並夾雜廣告、漫畫創作 拼湊出一本刊物。後來,《學苑》亦更貼近社會,因應校內、外氣 氛而更趨成熟。

四 — 堅 守 崗 位 捍 衛 自 由 | 學 苑 新 聞 與 港 大 —

學苑多年來均盡其報訊、溝通、娛樂、教育、提升大眾文化水平等 基本傳媒責任,以捍衛道德、追求公義、秉持新聞道德操守為己 任。學苑透過跟進新聞事件、文化政治評論,倡導輿論,宣揚政治 理念,並鼓勵港大學生關心社會、履行公民責任。

校園每次發生突發事件,港大學生都會參考學苑的報道,因為大學 資訊盡是於非正式渠道流通,以訛傳訛、網上留言固然不能盡信, 最有公信力的資訊自然來自校園傳媒。《學苑》的角色是收集校園 內對文化、生活各範疇的不同意見和評論,加以整理,以敏銳的觸 覺挑選新聞故事。

五十年代

在《學苑》的首二十年,編輯權一直由幹事會的出版秘書掌控。五 十年代的《學苑》未見第一身採訪的傳媒色彩,其內容多是轉述評 議會會議內容、圍繞學生會消息,或預告屬會活動,純粹充當幹事 會及各屬會向學生傳遞訊息的平台,是一本官方的傳訊刊物。 期間,學苑編輯需不厭其煩地催促各屬會的常務秘書呈交活動預覽


或紀錄等資訊,可見編撰《學苑》乃例行公事,欠缺親身採訪、跟 進、監察、批判等步驟。此時的《學苑》不時會刊載幹事會批評學 生對校政冷感的文章,亦鮮有人撰文回應,主要是幹事會報訊,溝 通的功能亦未完善。

六十年代

六十年代,《學苑》告別沉寂,不再單向輸出言論。報道校政、發 布資訊之餘,《學苑》迅速演變成學生投稿發表意見的媒介,甚至 抨擊校政的渠道。同期,學生會開始討論「香港的憲法及政治前 途」,特別是在1967年的香港暴動之後,《學苑》在其他版面亦趨 向成熟,成為一本擁有獨立批判思考的學生刊物。

1968年學苑編委會成為了評議會轄下的一個獨立常務委員會,獨立 於幹事會;改革賦予了學苑更大的編採自由,讓其自行釐定辦報方 針;《學苑》由學生會公器,蛻變成獨立監察者。

七十年代

踏入七十年代,學苑遭到公眾質疑其閉門造車,因為編委會成員只 會由內部提名。七十年代初,學苑因被幹事會施壓,兩者關係惡 化,遂與幹事會決裂,學生會幹事甚至集體辭職抗議,事件最終以 出版《學風》及學苑改革落幕。

1970年11月,港大倡議成立「紀律小組」,當時的幹事會答應接納 校方的提議,學苑卻出版號外提出相反意見,首次引起校方及幹事 會不滿。不久亦發生同類事件,幹事會與校方決定不對外張揚康寧 堂被其他舍堂宿生刑事毀壞一事,學苑卻堅持作詳盡報道,幹事會 的不忿繼而爆發,十二位幹事中有九位遞交辭呈,並於辭職信大肆 批評學苑。最後評議會因而決議實行兩報制,同時出版《學苑》及

160 / 161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新設立的《學風》(Union)。《學苑》及《學風》一度聯刊出版 三期,直到1971年初《學風》終告停辦,返回原狀。

— 學 苑 觀 察­ — 四 — 堅 守 崗 位 捍 衛 自 由 | 學 苑 新 聞 與 港 大 —

學苑的敢言作風依舊,與舍堂的紛爭越演越烈。1973年11月29日, 《學苑》刊登有關四間舍堂的文章,唯獨提及聖約翰學院與大學堂 的兩篇時,有意突顯兩間舍堂宿生態度欠佳,有別於其餘兩篇較為 持平的報道,引發聖約翰學院與大學堂宿生的不滿。當日下午,二 百名宿生到鈕魯詩樓外抗議,焚燒《學苑》,要求學苑更正言論和 罷免全體編輯。最後評議會決定學苑需要修正四篇報道,為此重印 特刊。12月,三百多名學生聯署要求改革學苑。1974年1月,修章 議案於全民投票獲得通過,設立了民選總編輯的制度,同時剔除「 官方刊物」的字眼,改以「法定的學生會代表性報章」定義《學 苑》。自此,學苑獲得充足的民意授權,奠定它在學生會架構之中 為一個由民意賦權的獨立監察者。

至於監察校政,1974年9月16日,學苑刊登名為〈三年來的趣聞 大 學的「細心」與「體貼」〉的文章,引發與校方磨擦。〈「細心」 與「體貼」〉一文以筆名揭秘,指管理層「排骨X」一夥人胡亂更 換大學設施,並將舊傢俱賣給「收買佬」從中獲利。文章引發校 務主任戴志安於翌年2月,斥責「匿名」投稿人不通知校長調查事 件,反而「張揚其事」。《學苑》登出校方來函的原文,並重申會 堅守立場,《學苑》是港大學生的公開園地、文章交流的平台,「 我們表示遺憾並願意與作者承擔一切責任。但是我們覺得同學對於 校內的一些現象提出批評和意見,尤其當涉及大學的聲譽和數千同 學福利的問題的時候,校方應該虛心接受並積極調查,解釋和澄 清,而非指摘作者『張揚其事』和『其意安在』在多方面督促和檢 查之下,學校的行政才會不斷改進和革新。」學苑編輯亦維護投稿 人,指其附有真實姓名是負責的行為,反之校方斥其「匿名」,是 為不負責任;對於校方未經調查便譴責同學,學苑亦不表贊同。

事件反映出學苑堅守新聞工作者的道德操守,回應不卑不亢:「編 委會選登一篇文章有其根據之所在,偶有疏忽,對於所犯之錯誤一


定會負責並謀求補救的辦法,但作為同學的公開園地,盡量發揮批 評和監察的作用對於學校指責學苑公開攻擊大學之行政,深表遺 憾。」

當時學生亦投稿表態支持,雖然「不敢謬然完全相信」,但文章與 「我們平時的一些觀察吻合,一方面影響學校聲譽,而同時關係到 數千同學福利的問題」,要求學生會及校方徹查事件。

八十年代

八十年代,《學苑》繼續以社會文章為主,當中數期甚至對校政隻 字不提。惟學苑繼續保留七十年代較為被動的報道方式,如舉辦座 談會、專訪學生會幹事及校方人員等形式探討重大事件,例如舍堂 加價。

此外,學苑積極投身社會運動。1982年,學苑和醫學會發起「血書 運動」,收集學生的血液寫成血書抗議日本篡改歷史。1989年,《 學苑》刊載大批文章,強烈表達對中國民主的訴求。學苑鮮明的外 務立場,亦引起學生會中人不滿,學苑曾撰文批評評議會不應向學 苑施壓,干預其編輯自主。學苑喚起了學運氣氛之際,遂有文章反 思港大的外務立場、檢討學聯架構及決策,甚至質疑必然會員制。

九十年代

學運的火紅年代完結,1989年後大局已定。《學苑》開始深耕,對 社會的回應大幅減少,內容重歸學術與前途討論。除此之外,亦多 論及大學生生活,焦點重回港大校園,批判大學文化。

1991年,學苑大膽舉行「最差教學獎」選舉,成為傳媒焦點,其時

162 / 163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校長王賡武要求學苑向得獎講師道歉,最後該屆編委並沒有公布結 果。1993年第三回重提此事,編委受極大壓力,最後既沒有公布結 果,又沒有作出跟進,兩年後僅有少量文章為此辯護。

— 學 苑 觀 察­ — 四 — 堅 守 崗 位 捍 衛 自 由 | 學 苑 新 聞 與 港 大 —

同年,學苑編輯多次提到港大淪為學店,港大學生欠缺歸屬感,又 批評校園氣氛冷淡,點出學生趨向現實,不再求知的心態。同期文 章亦批評學生疏離學生會,檢討外務上的決策,以及分析學聯的「 情意結」及「霸權問題」。此外,學苑亦怪責迎新活動洗腦,指 現屆學生向新生傳遞偏頗訊息,以吸引他們「上莊」、「住hall」 ;該年部份編委更成立「校園救亡組」,於《學苑》刊登廣告,迎 新期更以學苑名義借用場地,播放錄音帶、掛大字報,斥責舍堂剝 奪宿生的自主,屬會亦誤導新生「上莊」。此安排讓不少學生大感 困惑,有讀者寫信要求釐清學苑與「校園救亡組」之關係。1995年 第一回指出,編輯競選時探訪屬會,有同學指出《學苑》內容欠中 肯,「要求學苑不再影響學生態度」。

校政方面,1990年起,學苑致力推動「師生共治」,鼓勵學生關心 校政,介紹冷門的校方組織,如:學生輔導組、院務委員會、教務 委員會等,同時指出欠渠道投訴導師、分數覆核等問題。1993年 底,校長王賡武於宣布即將提早退休後,學生會於《學苑》刊登文 章,首次要求正式加入遴選委員會。1995年,學苑於「三八全民大 會」發表立場書,爭取學生代表於遴選委員會享有投票權。然而, 港大學生對此並不熱衷,後來鄭耀宗接任港大校長一職,有學生覺 得遴選過程不合理,學苑批評學生矛盾地「安然接受」並「歡迎」 鄭耀宗。1998年,學苑直斥鄭耀宗摒棄民意,不作諮詢,批評鄭發 表「你可以comment,但不可以criticize」的妄言。可惜到九十年 代中、後期,學苑出版疏落,人手缺乏,未能把話題延續下去。


零零年代、一零年代

千禧年代之始,學苑論調變得休閒、貼近生活,少有監察校政之報 道,惟其時赤化風波開始鋪陳,「香港各區專上學生同盟」(HKTSA)創辦人王耀瑩與袁海昌、黃世傑於2001、2002年兩次組建「和 風閣」競選,學苑主動追擊的傳媒角色漸漸浮現。

2008年,《學苑》改版,重新劃分版面,奠立校園新聞的獨立版 面。其後兩年,學苑的出版次數亦提升,每年出版五至六本常 刊。2011年,發生「八·一八事件」,時任國家副總理李克強出席 港大校慶典禮,李成康被困樓梯,多名學生被拒進入警方所設的「 核心保安區」,學苑迅速出版號外和特刊,採訪教務長韋永庚和學 生事務長周偉立,追查真相。

2012年2月,學生會正值赤化風波,時任學生會會長陳冠康及評議 會主席譚振聲粗暴議政,漠視程序公義,學苑迅速成立「學苑即時 新聞」Facebook專頁,全天候監察學生會,為學生網上直擊評議會 狀況。

「學苑即時新聞」彌補常刊新聞版即時性不足的限制,提供即時文 字報道,以求向學生迅速發佈資訊,與校園電視可謂相輔相成,並 成功動員港大學生抗赤、光復學生會。自此以後,學苑在監察校政 上的角色就更如魚得水,而即時性的文字報道,也成為港大學生, 以至各界人士了解港大校政的主要渠道。

2012年,學苑亦成為譚振聲、陳冠康二人之打壓對象,學苑總編輯 與校園電視主席先被廢除評議會的投票權,及後7月24日迎新委員 會將《學苑》八月號定性為「宣傳品」,禁止學苑於迎新期內派發 該刊;25日,學苑迅速透過Facebook專頁發表一則通告,表示迎新 期間無法照常運作;27日,學苑派發題為〈打壓自由 黨同伐異  欲加之罪 加患無辭〉 的號外;31日,學苑網上發布《學苑八月號

164 / 165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河蟹版》,諷刺是次白色恐怖。

8月1至2日,學苑堅持派發《學苑八月號足本版》。13日,迎委會 主席胡逸晞公布《學苑》不屬宣傳品,惟不會撤回對校園傳媒的限 制,也不會承諾維護新聞自由,亦不會就事件道歉。學苑亦於迎新 期間揭發邀請曾鈺成於迎新營致辭涉嫌違反《選舉守則》,以及幹 事會強制內地新生參與秘密迎新營二事。 — 學 苑 觀 察­ — 四 — 堅 守 崗 位 捍 衛 自 由 | 學 苑 新 聞 與 港 大 —

由2012年至2013年初,「學苑即時新聞」經歷學生會赤化高峰, Facebook專頁記載多個歷史時刻,包括「反黑金政治聲明」、無理 解僱資深員工陳子君、罷免學生事務長周偉立及首席副校長錢大 康、「周年大選黑箱作業事件」,及「中山起義」。直到2013年, 學生會重回正軌,而學苑新聞的焦點延伸至社會事件。2014年,學 苑開始採用圖文並茂的報道形式,以求令學生在短時間之內了解報 道內容,增加傳閱率。

校園新聞方面,除了緊貼評議會消息及校園突發事件(火警、倒瀉 化學液體、沙宣道警察搜查等)之外,學苑亦關注多項校政,包括 百週年雀鳥事件、林嘉駿勞資審裁處案件、黃潔夫獲頒名譽博士學 位、李兆基堂舍監遴選風波、港深醫院風波、陳文敏被左派攻擊, 又專訪前校長徐立之、盧寵茂醫生、曾鈺成等新聞人物,同期亦訪 問參與七二佔遮的港大學生。

近年有多場社會運動發生,學苑記者緊貼報道,為學生提供前線的 最新資訊,如雨傘革命期間,部分報道更被其他媒體轉載貼文,可 謂擠身成公民傳媒。


冷血屠城烈士英魂不朽  誓殲豺狼民主星火不滅 ──《學苑》與六四

1989年春夏之交,在北京城內,學生們蘊釀著一場運動。但他們沒 有想過,在蟬鳴之後,槍聲一響,坦克一動,廣場上就留下了永不 磨滅的傷口。對親眼目睹這場屠城的大學生來說,六四的震撼在九 十年代的《學苑》表露無遺。這場突然夭折的中國學運,除了引起 香港大學生的義憤,更激發他們對中國民主政制的分析和懷疑。眼 見回歸將至,《學苑》收錄不少有關愛國、民主之間矛盾的文章, 亦將目光放回香港,預測香港未來的發展。《學苑》為了紀念這一 場國殤,不單在常刊上以專題悼念六四,亦自1997年起出版六四紀 念特刊,回顧這一段國殤。六四特刊曾一度停刊,08年重新出版特 刊後,更以不同形式,例如:訪問、寓言、小說等方式表達哀思。

於1989年學苑編委會的常刊出版中,共有五期先後談及與回顧整場 六四事件。在屠城尚未發生前,該常刊名為〈急行篇〉,以1919年 五四運動作對比(如:〈在港大過五四〉),又有分析香港於這場 學運中的角色,包括對香港學運的影響,及從香港學生北上聲援 談到學運未來的發展(如:〈到頭來還不是要親中?〉)。文章以 1976年因周恩來逝世而引發的「四五天安門事件」為首,談中國人 人封口的白色恐怖。當中更有同學北上記錄學運實況,從多個學運 剪影中記錄歷史,有遊行情況、與北大老師對話,更記下當年內地 人請求香港記者作「公允報道」,有不少記者為了真相而冒險報道

166 / 167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的實況。作者於文末曾言:「但從這次學運後來的處理上,不無進 步的地方,青年的聲音要求民主、改革,是最明確不過了。增強民 間社會的投入,令社會更多元化更自由,才是配合改革開放的出 — 學 苑 觀 察­ — 四 — 冷 血 屠 城 烈 士 英 魂 不 朽   誓 殲 豺 狼 民 主 星 火 不 滅 | 學 苑 與 六 四 —

路,才是中國青年的出路。我們要一個青春的中國、青春的香港! 」

當屠城悲劇發生後,《學苑》於同年9月的〈駐足篇〉以民主女神 像為封面,封底為流血淚的民主女神,封面和封底分別以羅大佑於 1989年的歌曲〈你的樣子〉和〈愛人同志〉的歌詞為提字。此常刊 有數篇文章探討中國改革和民主運動歷程。文章包括〈民主風雲四 十年-中國歷次民主運動評述〉,作者分析在中共極權制度下,中 國民主運動的作用和意義的變化,更詳細由建國後的民主運動談 起,到北京之春後,人民開始主動提出政治要求,不只單單跟隨官 方號召。當中更有文章深入分析中共控制權力的多種方法,有〈人 民的喉舌-中共的報業〉一文,介紹中共如何控制報業;〈十年改 革〉談及三個階段的鄧派經濟改革,有1978年後的改革分析、1984 至1987年的規劃及市場經濟,和1989年以後中共改革的趨勢。作者 更推斷六四後的變化,他估計中共可能會進行思想改造,或是將中 國重返政治主導局面。作者形容學潮以後是白色恐怖時代,他以問 題作結,懷疑中國會否改革失敗後有革命呢?或再次出現皇朝循 環?他認為一切有待歷史證明。面對中國未來發展,有讀者投稿回 應劉曉波被捕,讚揚劉「飛蛾撲火」之道德勇氣,又有「西藏問題 初探」關注西藏獨立發展。把廿五年前的文章放回此刻再看,竟諷 刺地依舊合用。

該年後的常刊仍環繞六四,但觀點不再只針對中國發展,反而強調 香港此刻的角色。在〈民主女神像不死〉文中,以民主女神像在香 港演藝學院再現作開首,指樹立民主意識是當務之急,香港如能建 立好資本主義和民主意識,中國在未來就有民主的希望。作者引用 當時有份參與香港民主女神像製作的王添強先生所言,以香港作為 一扇「窗」,讓中國可以接觸西方自由民主的空氣。王說:「在民 主教育上,香港作中國的後盾,給予中國支持……我們不應灰心, 民主女神像的精神還未完全消失……民主教育的前景,還是一定有


希望。」從文章可見,反映當時香港人強調香港民主制度在中國的 獨特性,亦有新生投稿指隨著時間的消逝,大家對中國的關心像是 減了,只對校園內的事情感興趣,他們不約而同地提出:或許大家 關心祖國的方式或許改變了,但強調自己是屬於中國的。同時,《 學苑》亦收錄同學對中共政權的恐懼。1990年2月以「人權與香港 法律」作專題,詳述「六四事件」後香港發生不同事件,有楊洋事 件、搜查電視台事件及支聯會爭議,有見及此,《學苑》探討當時 不少呼聲要求訂立人權法案,並將之置於較其他法律更高的地位的 背後原因。

該年最後一期的常刊〈離流篇〉,為六四後的香港帶來新出路,首 次討論「民主回歸」一說。作者中秋於文中談及「愛國」與「民 主」之間的矛盾,寫出香港人的身分危機,他謂:「要談愛國,當 然要問什麼是『國』(State),才知道自己愛什麼」。當六四變 成屠殺,香港人一面痛恨中共政權的殘酷,另一方面卻另謀出路, 紛紛移民,有文章鞭撻這種情況,寫出「可悲的、可愛的、可恨 的、香港人」。離回歸不遠,當年的大學生對前途亦感到模糊不 清,從《學苑》可見,有人把簡體字變成戲謔,亦有人留下宣言, 說「我身處一個極為混亂的世界裏,人的理性顯得軟弱無力,我已 喪失了批判的能力,因為批判需要信念。的確,我感到這個世界, 中國、香港只剩下一些很原始的野蠻文化,只是給一些物質和科技 裝飾起來。現在,我相信我唯一可以做的便是吶喊和徬徨。」

以後數年,《學苑》偶有斷續提及六四後的影響,如1992年以悲嘆 角度哀悼,隨後幾年亦出現不少有關中國民運的文章。1997年更出 版特刊《五彩石:八九民運的光明與黑暗》和《森林裡的願望》兩 本特刊。

《五彩石》的名字源自中國古代女媧補天的傳說,編輯比喻學生為 一顆顆小石,希望填補國家的未來。可惜的是,經過一輪無情的天 崩地陷後,小石被血清洗,灑滿地上,編者在刊物末寫道:「接過 血滴清洗過的小石,我們許下我們的許諾:小石將閃耀五彩,將

168 / 169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匯集成虹。」同時,它也是一本記錄六四不同面貌的文集,主要分 成四部分,分別有日誌詳細記錄屠城發生經過,並記下不同歷史時 刻,包括總理李鵬之講話,還有《人民日報》的社論和報道。同時 — 學 苑 觀 察­ — 四 — 冷 血 屠 城 烈 士 英 魂 不 朽   誓 殲 豺 狼 民 主 星 火 不 滅 | 學 苑 與 六 四 —

又有文章記述作者親眼目睹六四發生過程,重現當日的黑暗情景。 除了記敍文體,《五彩石》亦載有評論文章,以「為公義而駁謬」 ,反駁當時坊間對學運領袖的批評。在最後一部分,編輯回憶八年 前發生的六四事件,重新思索悼念的意義。而《五彩石》最特別的 部分名為「我們認錯,你們改過」,編輯們特意在書中不同角落留 下錯處,並以一頁糾正錯誤,側面要求中共對當年屠殺負上責任, 勇於認錯。同年的另一本特刊《森林裡的願望》以寓言故事,講述 森林裏有一群小動物對掌權者黑熊不滿,試圖以靜坐、抗議來表達 訴求,最後卻慘遭殺害,自此每年的六月天,小森林的動物亦會聚 集一起悼念。同刊有《小元的十年》故事,描寫一個叫小元的男孩 如何經歷六四。在十年間,小元雖由小孩變成大人,但他對平反六 四的堅持,將會一代一代傳下去。以寓言故事重塑六四歷史,反映 《學苑》採取一種嶄新的悼念方法,用軟性手法重新訴說這個歷史 傷痕。兩本特刊不單引起當時社會迴響,更於隨後數年繼續出版, 支聯會更重新將《森林裡的願望》出版成為漫畫,延續這個寓言故 事的影響力。

回歸一年後,1998年編委會出版特刊《六四.九八》,仿效國際特 赦組織的書信行動,鼓勵和教導讀者寫信寄予中國在囚人士,其中 包括後來於2012年「被自殺」的民運人士李旺陽。特刊除了有身陷 囹圄的民運人士檔案,亦有信件範本和簡介其他迫害手法,以另 一形式反映《學苑》追究六四屠城的決心。同年十一月號又以六四 為編輯室主題,回顧過去三年學苑新舊編輯自發印製五彩石刊物, 又製作一份呼籲市民寄信給在獄人士的單張和製作五彩石。在該期 編輯室中,他們指六四「不如說是一次祟拜……香港城市生活裡一 點聖潔的靈光……十年、數十年地存留下去,成為一個節目,成為 一股動力」。就編委會對六四的立場,有讀者以筆名投稿批評《學 苑》的「五彩石」不反映時代。他說:「我從學苑人手上接過五彩 石…… 學苑你有更重要的使命在眼前,為什麼只顧懷緬過去?」關 於此來稿,有編輯「偏鋒」作出回應:「會不會是今天的大學生其 實對時事的認識已經薄弱了,只懂重複堅守一個被証實為『正義』


及『正確』的立場,不懂承擔新任務了?」此文亦引起其他編輯撰 文回應。

千禧年代 「六四後」的六四

自1998年後,學苑曾有一段時間停止出版六四特刊。直至2008年, 相隔十年之後,學苑編委重新出版六四特刊《悼亡書》。從那一年 起,幾乎每年也會出版六四特刊。千禧後的編輯大多是沒有親身經 歷六四的一代,六四對他們來說也許只是一段口述歷史,一個炎 熱侷促的燭光夜,一幅幅血肉模糊的照片……對於「六四後」,六 四有何意義?歷年來的編委以不同的方式記錄他們對六四的所思所 感,但他們的出版也有著同一的指向:對中共屠城的憤慨,對六四 死難者的哀悼,對民主自由的未來的期盼。

2009年編委出版特刊那年適逢六四事件二十週年,人們常說「十年 人事幾番新」,廿載過去,當年的編委又是如何看六四?這一年, 港大學生會會長陳一諤就六四發表言論,說當年的鎮壓只是「有啲 (有些)問題」,企圖淡化中共屠城責任,此事引起各界譁然,終 以罷免陳之會長職位作結。在這「真相,彷彿隨著辯解而模糊」時 代背景下,那年的編委出版《國殤廿載》,旨在澄清真相,「讓歷 史再一次被譜寫」。刊物以記錄史實為主,詳盡交代六四事件的發 生經過,並介紹香港大學的六四地標:太古橋和國殤之柱。當時不 少人意圖淡化事件,但這些地標像是每天提醒著過路人不要忘記那 些無辜逝去的生命,而那一年的港大學生亦以行動証明了他們並未 忘記屠城歷史。特刊中記錄了2009年港大學生會的六四公投,那次 投票中超過百分之九十的學生贊成「平反六四公投」。這正正反映 著即使再多的謊言要我們淡忘六四,但史實卻不容磨滅,只要良知 仍存,我們也會捍衛歷史真相,追究屠城責任。就如1997年學生會 外務副會長所言:「二十年過去,那些記憶彷彿沉殿了,但卻在我 們的心坎結成更堅固的晶石,永不磨滅。」

同年,七大聯校編輯委員會亦出版六四二十周年紀念特刊,名為《

170 / 171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我們二十—國家走到哪裡》。那時不少編輯也是在1989年出生,正 值雙十年華的他們以自己的年歲與六四連結,正因他們不想六四被 淡忘,亦不願當年英烈們的民主志無以為繼。特刊以中國國情為 — 學 苑 觀 察­ —

中心,探討中國民生及民主發展。刊物分為「學運」、「人權」、 「反貪」、「民主」、「勞工」、「傳媒」、「群體事件」七大部 分,從定題上已可見刊物聚焦在中國議題上。編委們深願新一代能 認真探問中國議題,對國家作出批判,他們希望六四燭光晚會「不 是每年一次的消費活動,而是做到實實在在,帶出重提六四在今日 的意義」。

四 — 冷 血 屠 城 烈 士 英 魂 不 朽   誓 殲 豺 狼 民 主 星 火 不 滅 | 學 苑 與 六 四 —

2011年編委會於六四二十二週年出版《六四二十二週年紀念特刊 — 未填上的空白》特刊,以經歷為主線,道出不同時代的人是如何「 經歷」六四。書中分為「由未經歷到另一種經歷」、「由經歷到親 身經歷」和「在未經歷與經歷之間」三個部分。編委以「未經歷」 出發,探討以二手記憶得知六四事件的一代人如何與歷史連結;第 二部分以記述當年經歷為主,邀請程翔談六四;最後一部分則道出 香港大學與六四的關係。特刊記下種種經歷,是為了填補記憶的空 白,當年總編輯在文中曾言:「空白的意義在於失落了的真相,代 表六四仍未得到平反」。若要歷史不被留白,下一代就需要作好記 憶的承傳者,守住真相。

翌年,2012年編委會出版《悼梁芝》一書,以小說形式書寫當時編 委對六四的看法。本書建構出一個名為「人民國」的虛擬國度,故 事中年青人梁芝因覺醒而想尋得歷史真相,國家卻將他除之而後 快。書中以主角梁芝比喻人心中的良知,而良知卻漸漸在政權的威 迫利誘下一點一滴的消滅殆盡。編者亦於後記慨歎現今良知的失 落:「然而,不少市民只顧自己的的生活,對重大議題人云亦云, 對時政漠不關心,甚至放棄自己的選擇權利。」

2013年編委會與聯校編輯委員會聯合出特刊《我們的六四廿四》, 於燭光晚會上派發。


眨眼間,六四事件走過了四分一世紀,經歷多年悼念與爭取,此事 仍未得平反。2014年編委以純文藝形式出版六四特刊《說殤》,訴 說六四對今人的意義。該年總編輯於引言中對社會現況作出詰問: 「我們是否甘於只在六四集會、七一遊行,一年兩度宣洩對社會現 況的不滿、對政府日益脫離民意的憤怒?」此話提醒著人們重新反 思六四對今人的意義。

總結

斗轉星移,日月如梭,眨眼間,親睹六四的那一代年青人現在已屆 壯年,多少人仍記得當年志?那次黑色暴雨,那些鏗鏘的口號,那 個無眠夜,那一雙雙哭紅了的眼睛……又是誰會堅持下去,毋忘初 衷?

每一本的六四特刊也像是一聲對時代的吶喊,意圖喚起人們沉睡了 的記憶與良知。記念六四於今日的意義在於提醒我們真相的重要 性,自由的可貴。惟願這一代人握緊良知的火把,照亮前路。

172 / 173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選錄舊學苑 一九五三年 創刊號

— 學 苑 觀 察­ — 四 — 選 錄 舊 學 苑 —


一九六八年

戴麟趾投稿《學苑》

174 / 175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一九七零年

— 學 苑 觀 察­ — 四 — 選 錄 舊 學 苑 —

康寧堂事件


一九七三年 中國週

— 學 苑 觀 察­ — 四 — 選 錄 舊 學 苑 —

176 / 177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一九八零年

— 學 苑 觀 察­ — 四 — 選 錄 舊 學 苑 —

《學苑》惡搞麥理浩


一九八五至八六年 內部發行

178 / 179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一九八九年 求救期

— 學 苑 觀 察­ — 四 — 選 錄 舊 學 苑 —


二零零八年編委會 選人利己

180 / 181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二零一三年編委會 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

— 學 苑 觀 察­ — 四 — 選 錄 舊 學 苑 —


香港民族論

182 / 183


五 部 分


總 結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 總 結 —

後記 甚麼是學苑?

五 — 後 記 甚 麼 是 學 苑 ? —

「學苑並不是一神聖而又貞潔的地方,在這裡沒有一致的理想、統 一的信念和永恆的歷史,有的只是各別的追尋。或者有人會說這是 『閉門造車』、這是『疏離的表現』,但是學苑並不抹煞同學的創 造力,並不裝著門面說一腔話,反著背後卻是另一套的原則。或許 我們未能擺脫角色的擺佈,但至少我們卻不願失却剩餘的自我。」 這是在1988年《學苑》編輯室形容學苑的一段節錄。

學苑在1952年創立,是香港大學學生會的官方編輯委員會,在香港 大學校園裡面擔任著文字傳媒的角色,以第四權之身份監察校政, 針砭時弊。上述是學苑的基本簡介,可是,這些都只不過是學苑的 軀殼。真正的問題是:究竟學苑與港大學生有甚麼關係呢?學苑多 年以來回應的是甚麼呢?學苑的內涵是甚麼呢?

自由、批判、獨立三者構成了學苑的靈魂,無一可以缺失。缺失 了,學苑就會沉寂,淪為一紙文告,無助思考現存秩序、抗衡社會 保守力量、推動思潮變革。


自由是學苑的核心價值,多年來的刊物在形式和內容上都彰顯了對 自由價值的尊重和嚮往。無論是在形式、內容方面,都可以看見「 自由」在學苑中的地位。《學苑》的創作及出版形式十分多變。《 學苑》由五十年代單純以英文出版,到六十年代開始使用中文白話 文,甚至以粵語寫作,寫作語言不受規限。同時,刊物大小由最初 的特大尺寸發展到現在如一般雜誌的外觀;出版期數隨每屆編委而 定,高峰期像六十年代末可達二十期一年,低潮像九十年代中可以 一年兩期草草了事,鮮有白紙黑字強求《學苑》的期數。

除了以上種種,從刊物內容上最見其對言論自由、思想自由之珍 視。學苑不受傳統枷鎖、道德桎梏、宗教教條綑綁,接受各種立場 背景的人士投稿。不同年代的《學苑》所刊登的文章、漫畫或藝 術,不少題材思想前衛奔放。六十年代談香港獨立、自治解殖;七 十年代,國粹社會兩派針鋒相對,《學苑》一時大力鼓吹愛國,一 時反對盲目崇拜中國,應集中力量解決社會問題;八、九十年代直 言兩性議題,不諱社會禁忌,為同性戀平反,倡女性解放,重新認 識性與愛;到近年《學苑》編委轉向本土,指出香港人作為一個民 族的思考論述,擁有自決權利。多年來,學苑一直秉持自由,以文 字衝擊社會界限,探討敏感題目。也許這種自由空間才能孕育出新 穎的想法,才能兼收並蓄各派言論,百家爭鳴。

另外,學苑多年來不遺餘力地對各種現象進行批判,破舊立新,推 動思潮變革。多篇文章都反映出大學生之批判精神、對於權威之不 信任、強調思考之必要:由六十年代起,《學苑》配合學生運動, 提出中文與英文並列為官方語言,抨擊校方及殖民政府的政策,介 入社會;到七十年代,《學苑》運用各種理論框架、思維工具,例 如以馬克思主義批判香港的政治環境,分析時代發展;八、九十年 代把批判範疇拓展到流行文化、宗教科學。千禧年後《學苑》保持 緊扣社會脈搏,深入討論各種社會問題。

《學苑》在批判社會之時,亦不忘從內部剖析自我,思考學苑的價 值以及質詰學生會的制度。《學苑》一方面有大量文章思考大學教 育的意義,到後期引用西方思潮,例如存在主義等,試圖尋找出 路;另一方面亦不時批判學生會制度(例如必然會員制)、評議會 架構,不屑同學對於學運的冷感——總而言之,就是以寫作的方式

186 / 187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表達自身對現實之不滿、宣洩感情之餘,更運用理性、系統、信仰 等深入思索種種議題,針砭時弊,促進公共討論。《學苑》的批判 在多年後看來仍然尖銳,一語中的,衝擊讀者固有的意識形態,別 具參考價值。

— 總 結 — 五 — 後 記 甚 麼 是 學 苑 ? —

獨立精神是構成學苑的最後一部分,沒有獨立的身位,學苑則難保 其自由與批判空間。原本《學苑》在創刊至1968年期間是由學生會 幹事會的出版秘書直接負責,只視作彌補「學生會雜誌」之不足。 其後,在1968年的第三次評議會會議上,學苑改革,成為評議會轄 下的獨立常務委員會,直接向評議會負責。到第一次「火燒學苑」 以後,1974年學苑再度改革,成為「法定的學生會代表性報章」, 三位總編輯和副總編輯均由所有同學選出,編委會則由三位總編輯 任命。

學苑獨立於評議會之後,保障了《學苑》編採自主,使其能充分擔 當監察學生會之角色,讓同學能夠暢所欲言。到2012年,學苑極力 捍衛其獨立地位,縱使在近年學生會赤化之亂中多番受陳冠康、譚 振聲等人攻擊,令學苑遭受各種制約,例如《學苑》不得在迎新 期間派發。縱然時值動蕩之秋,學苑仍無懼強權打壓,誓守獨立精 神,透過即時新聞,保障同學的知情權,廣播學生會及評議會的黑 幕。若然學苑喪失獨立自主,港大學生會或再遭奸佞群黨侵害。唯 有堅守獨立地位和精神,不依附任何權貴,不向任何群黨靠攏,《 學苑》才能對抗強權,書寫忠於自己的文章。

這三者賦予了《學苑》生命力及獨特個性,使其成為一本別樹一幟 的雜誌。《學苑》終歸是自由的,沒有金科玉律,沒有既定角色, 它可以是時代的吶喊,又可以是低迴的喃喃自語。《學苑》屬於港 大同學,同學是怎樣,《學苑》便呈現著怎樣的模樣。因此,《學 苑》一直在變,至今仍然在變:從最初的校園刊物,慢慢演變成社 會先鋒,再轉為文化綜合雜誌,現今再次肩負起推動思潮變革的角 色,作為學界中的一把聲音,以文字發揮其影響力。

若果終有一天《學苑》真的被查封了,歷史發展將會怎樣呢?沒有 《學苑》,校園會是怎麼樣呢?我們的社會又是怎樣呢?《學苑》


反映了幾代大學生的精神,記下了他們的思潮,記下了他們對於社 會的憧憬、期盼、失落、憤怒和傷感。若然《學苑》消失,也就是 一個時代的終結,一個捍衛自由、歡迎批判、尊重個體的社會的逝 去——那時候,人人只講客套說話,膜拜權力,滿口謊言。

然而,像《學苑》這樣的學生刊物怎會輕易消失?即使有朝一日真 的消失了,關心社會、對國家、對身處的城市有情愫和責任心的年 青人,必然滿腔熱血,會找到自己的園地;找不到的話,就用雙手 開墾,就用腳走出來,再次重建。

每當翻閱舊《學苑》,刊物上的文字都散發著神話般的吸引力。編 撰《學苑60》的過程重新發掘埋藏在舊《學苑》的幾代思潮:自 由、批判、獨立,貫徹始終。《學苑》六十多年來的文字,能傳到 人心中嗎?藏之名山,傳之其人。

188 / 189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 歷屆編輯委員會名單 — 總 結 — 五 — 香 港 大 學 學 生 會 學 苑 歷 屆 編 輯 委 員 會 名 單 —

學苑成立於一九五二年,現為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刊物。這些 年來,學苑經歷無數社會大事,語言由英文變成中文,探討過不同 路線,刊物大小亦有不同。走過一個甲子,學苑改變雖鉅,但編委 赤誠的心、尖銳的筆鋒仍會一代一代承傳下去。

六十二年如白駒過隙,人事幾番新。此文根據刊物內之出版名單, 臚列歷屆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編輯委員會成員之姓名。其中疏漏謬 誤處,倘蒙指正,不勝感幸。

1953-1954 Editorial Board

Paula J. Yanne, Ronald Yuen

Editor: Michael McDougall Assistant Editors: Gwynne Wu, Ella Sun, Eddy Khoe Sport Editor: Arthur Yeow

1954-1955 Editorial Board “Totally forgotten in the last Academic year”

1958 Editorial Board Editor: Lee Tsz Chun Assistant Editors: Patricia Cheng, Solomon Chu, Ronald Fung, Lee Sheung Shun Business Manager: Ronald Yuen

1958-1959 Editorial Board Editor-in-chief: Priscilla Mark

1955-1956 Editorial Board Koh Seow Lay, Lin Tsung Teh, Sung Sui Lieng, Wong Wah, Wong Connie Rose

1957 Editorial Board

General Editors: Andrew Fok, Wong Siu Kit Committee Members: Mariam Barma, George Fung, Betty Ko, Lo King Man, Jack Lowcock, Ricardo Maher, Ronald Mayne, Irene So, Tam Wah Kai, Winnie Wong, Anne Yue, Yuen Ping Cheung

Editor-in-chief: Connie Rose Wong

1959-1960 Editorial Board

Publication Member(s): Mary Ann E. Hsu, Gerald Seow, Benjamin Shih,

Editor-in-chief: Jane Lai


General Editors: Joan Chan, David Ho, Jane Lee, Lee Yuet Ting, Jack Lowcock, Mark Hing Kwok, Ng Liang Kai, Yuen Sze Ming, Margaret Chang, Ho Siu Kong, Leung Sung Shan, Pansy Ma, Ng Liang (Leung) Kai, Mabel Yung Chinese Editors: Lau Chun Wah, Wong Kai Chee, Lee Chik Fong

Pak Chuen, David Lorr (Chinese)Lai Lau Yuk, Poon Shui Yan, Yeung Shu Ming Art Editor: Joseph Ho Art Adviser: Lo King Man Sports Editor: John Goodair Business Manager: Tsoi Heung Sang

1960 Editorial Board Editor-in-chief: Mabel Yung

1963 Editorial Board

News Editor: Helena Noronha

Editor-in-chief: Lam Kui Chun

Features Editor: Janie Tham

English Editors: Chan Kwan Hung, Andrew Chan, Julie Loong, Julia Ng, Poon Tin Yau, Tang Yuk Hing, Anabella Wang, Yip Ka Che, Poon Kar Yee, Janet Liu, Miranda Lam

Correspondence Editor: Jane Lai Sports Editor: Arthur van Langenberg Art Editor: Lo King Man Editors, Chinese Section: Chan Hok Lam, Chiu Ling Yeong, Poon Jock Woon

Chinese Editor-in-chief: Tsun King Yim Art Editor: Paul Leung

1961 Editorial Board

Sports Editor: Robert Bau, Andrew Sung

English Section Editor-in-chief: Janie Tham General Editors: John R. Hung, Sophie Hung, Lo King Man, Mable Yung Reporter: Fred Castro Circulation Manager: David Lee

Chinese Section Editor-in-chief: Wong Jum Sum General Editors: Lam Tsit Yuen, Tam Mo Shuet

1962 Editorial Board Editor-in-chief: Ng Shiu Pang General Editors: (English) Shanti Bahgwandas, Valerie Brown, Chiu Hung Cheung, John Hung, Lan Koon, Thomas Lee, Sung Mei Lin, Jessie Tong, Tsou Sheung Tsun, Teoh

1964 Editorial Board Editor-in-chief: Janet Liu Editors: Lilian Fong, Joseph Ho, Virginia Ho, Ip Ka Che, Helen Lai, Vicki Ooi, Kenneth Siu, M. Vijendran, Teresa Wong, Ho Wai Ching Sports Editors: Tsang Lik Hang Photography Editor: Peter Tam Cartoonist: Anita Wong, Chung, Wong Sau Chun

Wong

Han

中文部編輯委員會 總編輯:胡秀珠 編輯: 陳慶祥 李安求 李海深 陳慕梨 楊 堃文 潘鎮球 美術設計:楊錦疇

190 / 191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一九六五年度編輯委員會 English Editor: Philip Daly Chinese Editor: 歐陽淑珍 Editors: 許雪碧 何愛儀 何婉文 劉漢傑 劉上賜 李啟佑 羅康 龍沛玲 黎青霜 潘 鎮祥 沈中如 岑如龍 黃星華 余丹 陳約 翰 周約瑟 余寧熙 郭任達

— 總 結 — 五 — 香 港 大 學 學 生 會 學 苑 歷 屆 編 輯 委 員 會 名 單 —

一九六六年度編輯委員會 Editor-in-chief: 何婉文 English Editor: 劉漢傑

守謙 Honorary Secretary Assistant: Thomas Y. H. Chan

一九六八年度編輯委員會 Ex-officio Editor-in-Chief (Publications Secretary): 何文匯 (第六期後為 Ex-officio Chairman) Editor-in-Chief: 馮可強 (由第六期起) Assistant Chief Editors: 胡國賢 劉迺強 (由第六期起)

Chinese Editor: 趙榮德

English Editor: David W. Faure 科大衛 (至第三期)

Associate Editors:

Chinese Editor: 胡國賢

English Section

Feature Editors: 馮可強 方小珍

歐昭雯 鍾麗幗 何秩生 郭均亮 梁國強 羅茜齡 龍沛玲 Alvaro Ribeiro 曾鈺成

News Editor: 王潔芳

Chinese Section

Chinese Feature Editors: 劉迺強 陳婉瑩 (第六期後為Feature Editor)

歐穎琴 陳燕齡 韓炎聯 關少芝 劉福華 劉潤和 梁麗徽 羅瑜 莫壽平 余丹

Chinese Literature Editor: 陳重馨(第 六期後為Art Editor)

Arts Editor (美術設計): 鄺顯榮

Hon. Secretary: 陳彥康(至第十六期) 文綠茵(由第十七期起)

Business Editors (廣告主任): 鄧永 光 黃星華

一九六七年度編輯委員會

Sports Editor: 周昌彧(至第十六期) 劉 偉傑 (由第十四期起) Hon. Treasurer: 陳星彰

Ex-officio Editor-in-chief 總編輯: 梁國強

Art Editor: 王守謙 許仕仁 (由第十四 期起)

Chinese Editor: 莫壽平

Advertising Manager: 曾志明

Chinese Section: 陳業誠 陳重馨 陳燕 齡 何文匯 李美斯 劉大鈞 廖明活 胡國 亨 胡國賢

Photographer: 吳兆謙 Khozema M. Gabuji

English Editor: David W. Faure 科 大衛

Hon. Librarian: 張明德 Sales Manager: Gracie Faure (由第六 期起)

English Section: Jan E. de Boer(陳 保雅) Nellie Childe(蔡志純) 馮海 柱 李育賢 吳兆謙

第十八期後:

Alvaro Ribeiro(盧伯龍) Daniel Souza(蘇沙) 鄒志炘(Ingrid Tsou) Richard Li

Assistant Chief Editors: 劉迺強 張肇明

李家持/詩 (Edward Li) 譚智媛(Vivian Taam) 高漢釗(Vincent Ko) 王

News Editor: 馮明哲

Editor-in-Chief: 陳婉瑩

Feature Editor: 方小珍 宋恩榮


Hon. Secretary: 黃玉娜

Business Manager: 秦寶玉 黃潔楨

Sport Editor: 劉偉傑 Hon. Treasurer: 曾志明

一九七一年度編輯委員會

Art Editors: 許仕仁 梁鵬威

總編輯:郭慶偉

Hon. Librarian: 張明德

編輯:陳家彬 陳建偉 張婉婷 張惠慶 陳 玉坤 王璐德 謝耀祥

Business Manager: 譚德興

一九六九年度編輯委員會 Ex-officio Chairman (Publication Secretary): 何文匯(第二期後為許仕仁) 總編輯:陳婉瑩(九月起為黃紹倫) 副總編輯:劉迺強(至二月) 張肇明 伍 董華(四月起, 曾於第十三期兼任Ex-officio Chairman)

六月號起: Publication Secretary Chairman): 郭慶偉

(Ex-Officio

總編輯:陳文鴻 副總編輯:石鏡泉 陳國豪 Hon. Secretary: 管敬中(十二月號:Assistant 黃學真)

李明堃(九月起)

Hon. Treasurer: 陳錦奎

Hon Secretary: 黃玉娜 陸回

News Editors: 溫金海 陳玉坤

Hon Treasurer: 曾志明

(十二月號起)News Section: 靳鳳儀 鄧 秀珍 黃倩玲

News Editor: 馮明哲 容敏瑜 Feature Editors: 宋恩榮 方小珍 朱培慶 Sports Editor: 賈寶智 吳韻媛 Arts Editor: 梁鵬威 紀文鳳 黃玉娜 江 煒盛 Business Manager: 譚德興 秦寶玉 Hon. Librarian: 張明德

一九七零年度編輯委員會 Ex-officio Chairman (Publication Secretary): 梁凱茵 總編輯:黃紹倫

Feature Editors: 李維鏗 李柏雄 (十二月號起)Feature Section: 程翔 崔綺雲 馮可立 鄧志昌 劉耀光 黎景基 關 其幀 謝耀權 簡福榮 冼錦維 羅娉衍 周安 橋 陳毓祥 陳文良 陳鴻勳 Acting Feature editor: 關品方(十月號 至十二月) Arts Editors: 王守忠 麥炳良 (十二月號起)Arts Section: 洪清田 何 永寧(影劇版) 梁潔雯(鄉土版) 林和 立 黃學真 陳國芳 梁潤生 Sports Editors: 楊國平

副總編輯:李明堃 吳永宇

Business Manager: 陸松生(十二月號起 兼任Arts Section)

Hon. Secretary: 管敬中

Associate Editor: 陳文輝

Hon. Treasurer: 石鏡泉 News Editor: 容敏瑜 陳學蘊 Feature Editor: 朱培慶 鄭宇碩 陸文強 Sport Editor: 林恩誠 Art Editor: 黃玉娜 陸回 何國道

一九七二年度編輯委員會 Publication Secretary chairman): 羅娉衍

(ex-officio

Editor-in-Chief: 陳文鴻(至第十三期) 崔綺雲 (由第十四期起)

192 / 193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Assistant editors-in-chief: 陳國豪 程 翔

梁潔雯 羅志敏 Sports Editor: 張婉婷

Hon. Secretary: 黃學真 Assistant: 簡 福榮 Hon. Treasurer: 陳錦奎 Business Manager: 陸松生 Assistant: 鄧秀珍

總編輯:崔綺雲

Sports Editor: 張婉婷

Hon. Secretary: 張翠屏(Assistant: 陳 淑玲)

— 總 結 —

Feature Section: 李柏雄(editor) 崔 綺雲(editor) 簡福榮 鄧志昌 馮可立 勞潔彤 梁一鳴 黃美雲 羅娉衍 黃美玲 黎 慶齡 胡倩紅 謝耀權 鍾靄民 劉耀光 陳 文良

News Section: 靳鳳儀(editor) 陳鴻勳 (editor) 黃倩玲

— 香 港 大 學 學 生 會 學 苑 歷 屆 編 輯 委 員 會 名 單 —

一九七三年度編輯委員會

Arts Section: 洪清田(editor) 何永寧 (editor) 梁潤生 林和立 梁潔雯 陸松 生 陳國芳 劉萬然 林春艷 唐靄世 劉星 張憲猷

第十九期後:

副總編輯:梁兆基 劉耀光

Hon. Treasure: 劉萬然 Business Manager: 張憲猷(Assistant: 李偉雄) News Editors: 黃學真 黃麗娟 麥貴榮 Assistant News Editors: 馬百靈 張翠屏 何鐵武 謝潤鈿 Feature Editors: 鍾嶺海 黎則奮 吳國正 Assistant Feature Editors: 楊麗儀 李 潔心 鮑成光 莫泰基 盧志偉 鄭鎮炎 陳作 良 陳詠恩 郭富佳

Publication Secretary: 羅娉衍

謝耀權 張淑儀 王卓祺 侯錦初 顧玉燦 蔡 若蓮

Editor-in-Chief: 崔綺雲

Art Editors: 梁潔雯 蔡潔兒 王文郁

Acting-Assistant editors-in-chief: 洪 清田

Assistant Art Editors: 唐健生 熊思方 司徒紹昌 麥文光 梁英婷 羅志敏

Hon. Secretary: 梁潔雯 Assistant: 陳 淑玲

Sports Editor:李慧妍

Hon. Treasurer: 黃倩玲 Business Manager: 鄧秀珍 Assistant: 李偉雄 News Editors: 黃學真 蔡潔兒 張憲猷 麥 貴榮 Assistant News Editors: 李愛笑 馬百 靈 張翠屏 何鐵武 吳國正 謝潤鈿 祈永華

一九七四年度編輯委員會 臨時編委會(第一至四期) 委員:祈永華 羅慶琰 梁兆基 編輯:黃少娟 陳淑玲 鄺鋈豪 林武山 潘 國雄 劉敏兒 李顧寶 財務:黃令仲

Feature Editors: 鍾嶺海 劉耀光 梁兆基

事務主任:李偉雄

Assistant Feature Editors: 楊麗儀 李 潔心 鮑成光 莫泰基 盧志偉 鄭鎮炎 陳作 良 黎則奮 陳詠恩 郭富佳 謝耀權 張淑儀 王卓祺 侯錦初 顧玉燦 蔡若蓮

16/4/1974後

Arts Editors: 周勇平 劉萬然 梁潤生

副總編輯: 黎則奮 潘國雄

Assistant Arts Editors: 黃麗娟 唐健生 熊思方 司徒紹昌 麥文光 王文郁 梁英婷

秘書:戚碧華

總編輯:王卓祺


財政: 洪清田 Business Manager(業務):鮑成光

溫紹潮 楊榮基 李幹文 陳南 黃顯良 李維 賢 李銳 田國強 戚堅鏗 陳國泰

Sports Editor: 張灼華 鄧紹光 Feature Section: 林武山 張嘉龍 柯愈強 江關生 熊思方 司徒紹昌 林明輝 News Section: 伍玉明 何廣明

學術版:羅延康 郭國鍾 廖炳輝 盧玉珍 葉汝立 許永豪 李振垣 戴健文 鍾茂華 張 美珍 梁潤德 鄒頴文 梁紹傑 馬國豪 黃 嘉寧

Arts Section: 區建華 潘德娟 張永泰 Photographer: 黃紹祺 林業偉 葉漢良 黃偉邦 李熾寧 劉昭明 陳海文 吳呂南

美術設計:梁開發 黃展旦 蘇志成 邱獻忠

Ex-officio Member: 祈永華

封面設計:沈明德 唐紹堯

一九七五年度編輯委員會

一九七六年度編輯委員會

總編輯:潘國雄

總編輯:郭國鍾

副總編輯:蔡雲兒 張淑儀

副總編輯:林永和 林志明

秘書:馮嘉碧

秘書:馮家碧

財政:何泰來

財政:鄺慧娟(兼校園版編輯)

業務:陳德勳

業務:陳漢強

當然委員:黃國耀

攝影與美術設計:江錫安(兼校園版編 輯) 蔡中庸 劉榮佳 邱獻忠 張鳳儀

專題版:關錦波 劉福海 曾家達 黃啟明 謝英明 司徒紹昌 張就雲 譚振豪 麥寶賢 吳重氨 秦鍟池 梁秀清 趙宗儀 朱志強 林 武山 黃志榮 馮成章 陳明業 鄧國亮 林志 明 鄺惠娟 關凱怡 黎卓民 蔡惠芳 周振強 關國雄 馮玉蓮 馬鼎銘 朱建華 陳志堅 張 瑞霖 胡國禮 吳超瀛 施耀邦

文藝版:葉克聲 趙玉貞 廖強成 雷保衛 李秀萍 陳文慧 陳文思 蘇志強 盛蓓影 劉 家平 鄺錦燦 區衛民 吳秀珍 李焯然 胡適 華 雷武鐸 胡仕昌 鄧喜添 陳漢強 楊少紅 丁汝祥 周燕萍 黃天任

新聞版/校聞版:蘇瑞濤 彭瀚志 鄭慕賢 霍嘉斌 黃成德 何國沛 尹萬良 梁新兒 黃 文泰 唐蕊華 何德禧 何旭熙 劉敬生 陳大 安 莫志剛 王麗瓊 吳鳳儀 蘇美華 蔡焯敏 曹鈞泰 李國楚 宋新平

專題版:吳秀珍 施耀邦 趙叔輝 何旭熙 彭瀚志 楊沛銘 馬鼎銘 黎卓民 吳鴻深 趙 瑞華 楊日華 張明權 黃錦權 張啟旋 袁維 昌 鄧國亮 何達賢 蔡慧芳 鄭潔卿 何訓和 蔡焯敏 李錫麟 廖峻峯 梁永雄 羅志偉 陳 鳳儀 馬學章 高崇德 謝少雄

校園版:盧玉珍 梁佩娥 宋新平 夏偉志 李業燦 劉榮佳 莫志剛 吳鳳儀 鄭劍玲 余 敏華 黃崇潔 張美珍 許慧貞 關凱怡 陳訓 庭 葉成慶 錢順武 李國楚 廖振強 蕭志平 文藝版:冼慧玲 鄭寧 陳文思 梁燕冰 司 徒紹昌 陳文慧 雷保衛 李啟德 張儀玲 賴 嘉年 鍾志剛 胡仕昌 楊少紅 周燕萍 王麗 瓊 陳耀榮 黃景暉 丁汝祥 羅志勤 吳金輪 吳月娥 江志羣 陳焯標

體育版:張小沅 黃顯良 戚堅鏗 張兆康 田國強 陳國泰 李銳 李維賢 體育版:梁志宏 陳達榮 陳慶權 梁機培

194 / 195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學術版:熊良儉 蕭耀深 曹鈞泰 鄧思廣 梁希 馮玉蓮 梁潤德 畢家明 梁紹傑 李焯 然 鮑偉安 紀國偉 聶禮良 杜振峯 夏愛儀 張德輝 鍾耀平 張嘉龍 梁泰康

明 楊超賢 陳頌英 莫應雄 馮智活 楊啟祖

一九七八年度編輯委員會 總編輯:陸乃明

一九七七年度編輯委員會

— 總 結 — 五 — 香 港 大 學 學 生 會 學 苑 歷 屆 編 輯 委 員 會 名 單 —

副總編輯:甄美珍

陳永康

總編輯:梁泰康

秘書:吳韡春

副總編輯:雷武鐸 施耀邦

財政:陳培光

秘書:鄭文琰

業務:翁錦傑

財政:梁萬福

專題版編輯: 尹國華

業務:鮑偉安

文藝版編輯:蕭偉業

李惠儒

吳俊雄

校聞版編輯:鄭文琰

吳輝亮

校聞版編輯:陸乃明 鄺慧娟

學術版編輯:李小筠

陳弘毅

校聞版編委:袁馥馨 陳耀文 陳銘洪 夏修 賢 陳培光 董信嫻 陳惠鴻 郭炯燊 劉潔芬 許慧貞 李業燦 何錦階 林雲峯 宋新平 唐 建生 羅愛羣 黃國權 馮佳 吳輝亮

體育版編輯:謝紹光

體育版編輯:陳健 體育版編委:李健揚 葉愛蓮 龍紹榮 鄧 鴻斌

美術設計:施麒麟 秉權

曾永光

曾嘉燕 陳寶琼

關建林

一九七九年度編輯委員會 總編輯: 吳俊雄 副總編輯:葉沃達 陳寶瓊 秘書:葉小明

文藝版編輯:王秉豪 黃國華 張美珍

財政:吳健邦

文藝版編委:黃錦霞 葉坤傑 吳鳳儀 賴嘉 年 廖振強 蘇詠翹 胡國偉 陳國球 林志明 陳錦夫 呂建勳 陳國榮 曹其昌 林美寶 王 漢儀 曾廣強 梁瑞瓊 賴蘭香 甄秀瓊 司徒 炳權 吳鴻深 李惠儒 陳玉儀 關洪安 吳國 鈞 葉成慶 吳秀珍 趙叔輝 盧玉珍

業務:關家舜 校聞版:龐衍祺 甘建新 徐煥美 專題版: 張賢旺 呂大樂 方奕霖 文藝版:曾嘉燕 黃靄琪 林滿馨 學術版: 黃子儒 潘德忠 曾銳生

學術版編委:陳潔貞 莊陳輝 江德坤 潘德 倫 盧永安 勞永樂 李少筠 陳家良 伍認榜 蕭耀深 黎鳳儀

專題版編輯:黃浩成 林永和 何家駒 專題版編委:林業偉 黎耀明 王櫻 張榮麟 張永雄 沈香威 黃嘉惠 吳賢國 楊沛銘 陳 偉淦 何訓和 梁寶貞 陳俠剛 李熾寧 梁 文滔 羅志偉 李佩良 韋銘汾 甄美玲 區偉 深 梁兆安 謝詩榮 杜振峯 黎錦洪 梁萬福 陳紀文 呂愛蕙 黃顯良 馮家柏 彭瀚志 藍 瑞雨 許永健 黃妙容 吳秉賢 吳天丐 忻嘉

體育版:陳瑞榮

一九八零年度編輯委員會 總編輯:呂大樂 副總編輯:趙來發 張國昌 秘書: 譚肖梅 業務: 譚立勤 財政: 譚國榮


專題版:張永強 應耀康 麥志膺 郭淑貞 陶貴梅

一九八三年度編輯委員會 總編輯:曾錫堯

校聞版:馮文基 何立基 陳潔芬 陳玉玲( 任內期間離世)

副總編輯:陳碧君 郭燕芳

文藝版:林滿馨 蘇彩英 吳慧珍

秘書:梁慧霞

學術版:曾強 吳子進 鍾庭耀

業務:鍾潔生 財政:史金菊 設計:施嘉全

一九八一年度編輯委員會

攝影:容瀚華

總編輯:吳子進 副總編輯:陳潔芬

專題版:鍾錫強 陸偉雄 溫少文 林思華 黃道光 孫知用 周偉義 翁美芳 邱松鶴 余 倩蕊

應耀康

秘書:黃潔美 業務:李士遠

謝國震

校聞版:黃詠琴 林芳梅 黃玉庭 何玉貞 黃韞瑜 謝靜儀

財政:郭淑貞 設計:黎兆麟

文藝版:謝冰心 馬秀琼 曹應光

林海燕

學術版:洪逸生 李式帷 關永祥

攝影:朱朝亮 校聞:鄒明慧

蕭敏華

袁偉聰

文藝:凌嘉敏

鐵靄嫻

毛潔玲

專題:陳慶文

黎美玲

唐淑芳

曾祥風 一九八四年度編輯委員會 華紹雄

總編輯:周華山(上任期間離職) 副總編輯:關永祥 陳永明

時事:陶貴梅 學術:陳幹恒

鍾庭耀

業務:黃韞瑜 財政:沈婉群

一九八二年度編輯委員會 總編輯:蕭敏華 副總編輯:華紹雄 陳慶文 秘書:楊美寶

設計:陳漢誠 專題版:翁美芳 林妙嫦 陸正綱 馮錦安 陳和添 潘麗瓊 朱伊蓮 鄭志華 鄺慧嫻 鍾 桃卿 鍾志源 王有玲 陳善美 李富榮 李 惠芬

財政:龍瑞心

校聞版:郭燕芳 沈婉群 孫知用 何世傑 何國良 麥慧慈 趙崇德 譚肖容 林婉慧 袁 淑玲

校聞版:黃詠琴 譚劍明 應志浩 袁淑琴

文藝版:羅貴祥 邢珠迪 林麗琪 戚傳輝

專題版:黎美玲 關倩儀 凌嘉敏 曾錫堯 謝冰心

學術版:鮑建明 楊龍元 譚約妹 佘泰基

業務:郭啟德

文藝版:施嘉全 郭坤敏 余倩蕊 梁慧霞

一九八五年度編輯委員會

學術版:唐淑芳 徐啟明 余肇中

總編輯:陳永明

設計組:陳兆輝 李麗儀

副總編輯:何世傑 陳德榮

攝影:朱朝亮 鄧珮琳

秘書:鍾志源 業務:譚約妹

196 / 197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財政:李惠儀

— 總 結 — 五 — 香 港 大 學 學 生 會 學 苑 歷 屆 編 輯 委 員 會 名 單 —

一九八八年度編輯委員會

設計:陳漢成 周安遠

總編輯:莫健偉

編輯:陳嘉莉 楊秀琼 黃秀清 蔡如龍 湯 華龍 鄭志華 李志嘉 崔綺文 余寶珠 黃惠 雯 梁慧清 吳少麗 鄺妙儀 梁景華 伍達仁 沈考恩 何惠芬 周盈盈 蘇貴珠 曾玉芳 郭 有強 沈濟民 朱家威

副總編輯:黃國鉅 曾永健

一九八六年度編輯委員會

編輯: 鄭長華 司徒薇 邵敏萍 張美君 馮紹生 羅 國強 葉錦偉 陳桃旺 劉日尾 郭偉龍

一九八九年度編輯委員會

總編輯:朱家威

總編輯:黃國鉅

副總編輯:陳嘉莉 蘇貴珠

副總編輯:袁家利 鍾寶倫

財政:陳偉深

編輯:莫健偉 曾永健 張美君 洪濤 余衛 紅 陳鳳玲 李敏儀 袁俊庭 鄭長華 何潔瑕 施安娜 謝惠蓮 朱偉光 司徒薇 陳桃旺 葉 錦偉 邵敏萍

攝影:韋少琨 設計:孫智民 何艷芳 封面設計:陳嘉信, Margaret Ng, 梁碧 琪, 利家輝 秘書:劉家霖 業務:楊秀瓊 專題版:陳昌華 鄭錦榮 楊秀瓊 陳偉深 周小鳳 沈國如 黃寶珍 學術版:葉劍青 李玉琼(瓊) 郭有強 劉 嘉霖 鄺妙儀 阮盈儀 盧淑貿 陳念莒 潘 寶儀 文藝版:沈濟民 陳婉蘭 張明華 伍達源 萬慧中 黃小敏 唐敏明 李淑玲 校聞版:黃善民 曾玉芳 邵敏珊

一九九零年度編輯委員會 總編輯:廖金鳳 副總編輯:劉建彤 陳玉娟 編輯:鄧志洪 沈國志 王淑萍 杜玉儀 黃 國鉅 潘小濤 杜樂民 朱偉光 蘇建華 袁家 利 施安娜 黃毓棟 陳玉芬 鍾寶倫 鄭詠 恩 陳鳳玲 黎錦明 黎佩芬 鄧美玲 簡道 明 劉靖 吳淑霞 蔡穎儀 曾達輝 莫光輝 何美華 梁惠齡

一九九一年度編輯委員會:鈍閣 總編輯:劉建彤

一九八七年度編輯委員會 總編輯:沈濟民 副總編輯:司徒薇 陳志文 財政:邵敏珊 業務:曾玉芳 文書:葉永康 編輯:黃善民 邵敏珊 蘇貴珠 周敏兒 鍾 綺芬 萬慧中 林雲聰 胡兆駿 招鎮邦 阮盈 儀 周建偉 楊建華 黃啟光 梁碧琪 蕭曉華 李玉潔 李志昌 李偉洪 林偉雄 符展城 邵 敏萍 蔡捷信 陳桃旺 陳美珊 何世傑

副總編輯:施揚

郭文山

編輯:黃兆文 陳玉娟 黎定國 鄧慶端 陳 岳標 莫尚明 林毓棟 袁家利 廖金鳳 蘇建 華 林秋雄 杜玉儀 吳鴻青 鍾育妙 鄧志洪 杜樂民 梁惠齡 黎佩芬 鄧敏儀 陳玉芬 劉 惠敏 方約恆 簡道明 林庭和 曾達輝

一九九二年度編輯委員會:思齊閣 總編輯:黎佩炎 副總編輯:夏峻

簡道明

編輯:黃嘉寶 鄺志豪 郭文山 劉寶明 黃 凌峰 杜樂民 蘇健華 何榮中 吳玉康 梁惠 齡 許少芬 鄧志洪 潘小濤 吳嘉寶 楊雙影


蔣斌 陳榮中 徐雁冰 Zoltan Lee 李佳姮 劉建彤 吳冬紅 施揚

一九九七年度編輯委員會 總編輯:全德榮 副總編輯:甄拔濤

一九九三年度編輯委員會 總編輯:施育曉 副總編輯:薛力愷 陳可風 工作人員:簡道明 鄺少權 何升偉 霍偉倫 林碧琪 蔡慧儀 簡素文 盧柏全 阮淑賢 鄧 敬來 彭靜倩 何榮宗 汪心怡 周頌詩 王艷 冰 司徒彩蘭 陳國鑌 藍苾峰 林潔妍 潘樂 翔 馬淑蓮 陳芳 陳永恆 卓秀兒 梁嘉琳 陳 佩詩 劉佩雯 胡秀兒 王劭紅 張英祥 歐陽 浩榮 簡淑芬 蔡鷺琳 洪暉 邱佩華 高志 輝 盧伯全 潘愛儀 邵潔敏 翁錦秀

余翠珊

文學版主編:林梓鳳 編輯:陳偉棠 冼約芬 鄭美嫦 梁允怡 連 慧君

一九九八年度編輯委員會 三月號 總編輯:從缺 副總編輯:余翠珊

甄拔濤

編輯:林梓鳳 連𨯚君 黃雅志 邱佩華 鄒雅如 迤育曉 周子恩 何詠思 黎禹峰 一九九四年度編輯委員會 署理總編輯:連𨯚君

十一月號

署理副總編輯:陳永恆

總編輯: 林梓鳳

工作人員:盧伯全 洪輝 翁錦秀 冼約芬 邱佩華 簡淑芬 李貫文 吳婉吟 胡秀兒 陳 旋茵 簡惠明 林潔儀 陳敏恩 吳燕婷

副總編輯:鄒雅如 陳敬慈

一九九九年度編輯委員會 一九九五年度編輯委員會

署理編委會

總編輯:陳永恆

總編輯:鄒雅如

副總編輯:潘愛儀 劉珮欣

副總編輯:張寶琼

編輯:簡淑芬 陳昌榮 簡勁翔 賴文建 洪 輝 吳鳳鳴 簡敏儀 邱佩華 王濱洋 高志輝 翁錦秀 崔恩明(兼美術設計) 吳婉吟( 兼美術設計) 李貫文(兼美術設計) 連 𨯚君 (兼外務秘書) 甄健龍 梁文瑛 鄧 可盈

編輯:陳昌榮

封面設計:盧柏全 林子邦

編輯:黃肇怡 邱啟雄 朱迪嘉 何文緯 溫 秀慧

余家敏

二零零零年度編輯委員會 十二月號

美術設計及排版:高耀楣 一九九六年度編輯委員會 編輯:林梓鳳 甄拔濤 黃雅志 鄭美嫦 陳 偉棠 全德榮 吳婉吟 連𨯚君 冼約芬 美術設計:梁允怡 財政:施純祥

余翠珊

二零零一年六月號編輯委員會 鄧琳 李少芬 吳浩希 潘凱玲 邱啟雄 杜永 德(兼美術編輯) 何靜雯(兼美術編輯) 二零零一年度編輯委員會-表者(Paradigm) 總編輯:何靜雯

198 / 199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副總編輯(內務):楊樂詩

專題編輯:王雅文

副總編輯(外務):鄭書恆

專題編輯:周佑徽

專題編輯:張世熹

榮譽秘書:陳幗晶

文藝編輯:張倩婷

榮譽司庫:鍾玉婷

文藝編輯:戴惠珊

榮譽秘書:孫道涵

榮譽司庫:陳榮基

編輯:趙榮志 張家強 丘啟雄

二零零二年度編輯委員會 -禧(Hey)

— 總 結 —

總編輯:陳淳欣

美術總監:黃遠安

副總編輯(內務):謝嘉雯

市場秘書:程筠浩

專題編輯:彭穎嘉

副總編輯(外務):葉坤儀 二零零五年度編輯委員會-璞(Pop)

專題編輯:黃振輝

— 香 港 大 學 學 生 會 學 苑 歷 屆 編 輯 委 員 會 名 單 —

總編輯:陳楚婷

專題編輯:馮偉揚

榮譽秘書:張月勤

副總編輯(內務):蔡嘉裕 副總編輯(外務):李灝然

榮譽司庫:陳廣輝

專題編輯:楊穎欣

美術設計:王曄丹

專題編輯:謝立琼

市場秘書:周伽然

文藝編輯:廖沛澍 榮譽司庫:章韞琦

二零零三年度編輯委員會-鳴(Resonance)

美術總監:王御樺 市場秘書:陳文勝

總編輯:許俊虹 副總編輯(內務):謝慧玲

二零零六年度編輯委員會-鵬(Pen)

副總編輯(外務):蘇宛兒

總編輯:陳梓杰

專題編輯:楊嘉偉

副總編輯(《港大報》):莫澤 珠

專題編輯:袁慧貞 榮譽秘書:張惠珊

副 總 編 輯 ( 《 學 苑 》 ) : 劉 志 斌

榮譽司庫:周伽然

新聞編輯:高汝軒 二零零四年度編輯委員會-燊(Sun) 總編輯:周伽然

副總編輯:曾健樂

副總編輯:郭明燊

新聞編輯:鄧綺雯

新聞編輯:高竹影

新聞編輯:梁俊偉

新聞編輯:潘詩欣

專題編輯:李穎恆

專題編輯:孫維肖

文藝編輯:鄒芷蕙

榮譽司庫:王融融

美術總監:張培智


二零零七年度編輯委員會-鋒(Le Vent) 總編輯:劉泰志

副總編輯(行政):勞泳珊

副總編輯 (出版):梁嘉雯 專題編輯:張浩榮

專題編輯:方欣慈

專題編輯:麻汶汶

文藝編輯:劉天音

榮譽司庫:劉鶴

專題編輯:陳穎妍

專題編輯:林鈺倫

專題編輯:蘇逸軒

專題編輯:盧仕陞

文藝編輯:文國灝

文藝編輯:田 霖

文藝編輯:官小玲

美術總監:傅徵玄

市場秘書:呂奭媛

二零零八年度編輯委員會 – 覺(Aurora) 總編輯:成曉宜

新聞編輯:任顯澄

二零一零年度編輯委員會 - 啟(Spark) 總編輯:蕭健滔

副總編輯:林樂軒

副總編輯:梁嘉寶

副總編輯:陳希韞

副總編輯:伍澤恆

文藝編輯及副總編輯(署理):黃小 娟

新聞編輯:陳穎妍

專題編輯:陸天睿

新聞編輯:張靜文

文藝編輯:楊冰潔

新聞編輯:高翠宜

美術總監:戴然

新聞編輯:彭穎茵 新聞編輯:羅冠軒

二零一一年度編輯委員會 - 凝(Focus)

專題編輯:陳湜

總編輯:莫坤菱

文藝編輯:湯燕妮

副總編輯:趙希彤

文藝編輯:鄺蔚珩

副總編輯:楊思雅

榮譽司庫:黃珊

新聞編輯:梁嘉偉

美術總監:李文狄

專題編輯:周嘉怡

專題編輯:顏晴曦

二零零九年度編輯委員會–燃(Ignite)

文藝編輯:陳璧儀

總編輯:陳秀勤

美術總監:戎曼怡

副總編輯:姚青邁

副總編輯:高小竹

新聞編輯:梁綺鳴

新聞編輯:陳俊朗

總編輯:謝智浩

新聞編輯:林景怡

副總編輯:周永康

副總編輯:楊振東

二零一二年度編輯委員會 –泉 (Spring)

200 / 201


《學苑60》——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

新聞編輯:司徒永灝

專題編輯兼宣傳秘書:李曉婷

專題編輯:馮予晴

文藝編輯:廖錦雯

專題編輯:黃穎恩

文藝編輯:譚天悅

文藝編輯:李雅儀

文藝編輯:譚天詠

文藝編輯:黃洛

美術總監:陳祖輝

美術總監:梁雅雯

— 總 結 — 五 — 香 港 大 學 學 生 會 學 苑 歷 屆 編 輯 委 員 會 名 單 —

二零一三年度編輯委員會–澄(Deliquo)

二零一五年度編輯委員會–涵(Sagacity)

總編輯:梁繼平

總編輯:劉以正

副總編輯:王俊杰

副總編輯:陳凱螢

副總編輯:鄭梓豐

副總編輯:江旻諺

新聞編輯:利惠玲

新聞編輯兼宣傳秘書:溫學晴

新聞編輯:陳璟茵

新聞編輯:李濼沂

專題編輯:曹曉諾

專題編輯兼榮譽司庫:劉觀成

專題編輯:李啟迪

專題編輯:鍾偉健

專題編輯:陳樂施

專題編輯:賴崇欣

專題編輯:謝錦怡

專題編輯:羅兆然

專題編輯:劉希瑜

文藝編輯:陳樂儀

文藝編輯:郭樞棋

文藝編輯:趙雅恩

文藝編輯:黃樂桐

文藝編輯:賴君祐

文藝編輯:麥焯恩

美術總監:嚴志聰

榮譽秘書:鍾家豪 美術總監:黃詩詠

二零一四年度編輯委員會–泓(Profundity) 總編輯:袁源隆 副總編輯:羅銳潛 副總編輯:陳雅明 新聞編輯:崔誦恩 新聞編輯:區樂融 新聞編輯兼榮譽司庫:周志輝 專題編輯:甄健華 專題編輯:黃俊軒


二零一二年度至二零一四年度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編輯委員會


學苑六十周年紀念特刊:《學苑60》  

《學苑》從1952年創刊以來,在學界及社會都擁有著一定的地位,遊走在時代的前線,折射著大學生的思潮更迭,推動社會變革。代代編委人才輩出,不少在畢業後成為了社會賢達、文人雅士,在社會不同界別中繼續發揮影響力,與本港近四十多年來的發展微妙地縷縷相扣。不少學苑的變遷細節已經隨著時間的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