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司法院 憲法法庭 台灣同婚釋憲案 法庭之友(台灣基督教會團體)

許宗力 大法官 蔡烱燉 大法官 陳碧玉 大法官 羅昌發 大法官 黃虹霞 大法官 蔡明誠 大法官 許志雄 大法官 黃瑞明 大法官 黃昭元 大法官 黃璽君 大法官 湯德宗 大法官 吳陳鐶 大法官 林俊益 大法官 張瓊文 大法官 詹森林 大法官


憲法法庭同性婚姻案言詞辯論-法庭之友意見書 主旨: 就司法院大法官為審理會台字第 12771 號臺北市政府及會台字第 12674 號祁家威就民法第 4 篇親屬第 2 章婚姻規定「使同性別二人間不能成立法律上 婚姻關係」認有違憲疑義聲請解釋案,台灣基督聯盟、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台南 中會、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C7+聯盟所屬單位)等基督教團體提出法庭之友 (Amicus Curiae)陳情意見書供大法官卓參。 提交單位: 1. 台灣基督教聯盟、基隆市基督教聯合關懷協會、台北基督教聯盟、新北大河 聯盟、大桃園基督教聯盟、新竹區同工聯禱會、苗栗教會發展策略聯盟、台 中市教會發展策略聯盟、彰化縣基督教策略聯盟、嘉義聯禱會、臺南市基督 教協進會、南高屏基督教聯盟、高雄市牧者合一協會、全屏東基督教聯盟、 台東牧者同工聯禱會、花蓮縣傳教師聯禱會、宜蘭基督徒聯禱會。 以上各聯盟包含以下各宗派: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靈糧堂、信義會、行道會、 貴格會、浸信會、勝利堂、神召會、中國佈道會、旌旗教會、循理會、錫安 堂、聖教會、宣道會、禮拜堂、協同會、純福音教會、改革宗及其他台灣正 統獨立教會。 2. 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C7+聯盟所屬) 撰寫代表人: 鄭哲民 教授 精神醫學審查代表:林成國醫師(台灣)、林志堅醫師(台灣)、陸汝斌教授(台灣)、 康貴華醫生(香港)及黃偉康博士(美國)。 學術科學審查代表:柯志明教授、徐山靜醫師(兒童醫學/內分泌暨新陳代謝醫 學)、吳慶明牧師(細胞生物學/神經科學)、薛宇哲講師(神經生理)、何漣漪教授 (分子生物學、微生物學)、黃俊榮教授(奈米醫學)及洪建中教授(肺癌研究及藥 物開發)。 同志輔導及關懷專業代表:厲真妮傳道(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楊秀娟主任 (輔導、特殊教育)及錢玉芬教授。 法律審查代表:李洙德教授、曾品傑教授、孫立虹律師及裘佩恩律師。 志工團隊:陳玉珊姊妹(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黃意真姊妹 (台南西門長老教 會)、葉名娟姊妹(台中生命之道靈糧堂)、鄭琇芳姊妹(高雄武昌教會、台北真理 堂)、朱正威弟兄(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陳華恩弟兄(中華基督教長老教會台北信友堂)及郭大衛先生(公民家長)。


【重要附件】 附件一: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後同志族群」12 例個案生命故事。 附件二: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同志父母族群」3 例個案生命故事。 附件三:Mayer and McHugh (2016),〈Sexuality and Gender〉。 (備註:兩位 Johns Hopkins 大學醫學院精神醫學學者,針對醫學及社會科學領域相關「同性 性傾向」及「性別認同」所做的科學文獻回顧報告,舉證「性向天生及不改轉 變說」並無科學根據)。 (香港性學會中文摘要彙整) 附件四:NARTH Institute (2009),〈A Report of the Scientific Advisory Committee of the 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Research and Therapy of Homosexuality〉(備註:「同性性傾向」改變與成因,反駁美國心理學會,舉證 「後同志族群(post-LGBTs)」的科學根據。 (香港性學會中文摘要彙整) 附件五: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及香港後同盟刊物資料,舉證「後同志族群」 的事實存在。 附件六:Lisa Diamond (2013) youtube 演講、L. Haynes (2016) & Diamond & Rosky (2016),由女同志學者指出美國最高法院判決與科學不符合,並且舉證美 國心理學會基已經變更立場的科學(心理學)。(香港性學會中文摘要彙整) 附件七:聯合國 Joslin et al. v. New Zealand (1999) CCPR/C/75/D/902/1999、聯合 國 Young v. Australia (2000) CCPR/C/78/D/941/20000、聯合國人權委員會(2013) 《生而自由一律平等 (Born Free and Equal)》,舉證國際法並不要求:國家 無須給予同婚、並且認可男女婚姻制度是有足夠正當性,另舉證國際法要求: 同性伴侶制度必須要給於未婚同居男女同等福利及保障。 附件八:同性性行為健康風險資料 (台灣及美國疾病管制局及 WEB MD)、Markland, Dunivan, Vaughan, Rogers (2016) 舉證除 HIV 感染風險外,男性 間的肛行為將導致非常高的病毒感染風險(如肝炎或 HPV),並且將導致排便失 禁。 附件九:同運團體政治資源充分並且霸凌傳統文化及宗教團體,舉證同志絕非 所謂的「社會弱勢」團體。 附件十:歐美國家同性婚姻骨牌效應影響、加拿大安省 28 號及 89 號法案影響、 Bradley Miller(2012),〈同性婚姻十年有成? 加拿大的前車之鑑〉,舉證加拿 大同婚所引發的人權及社會秩序混亂。 附件十一:美國兒童醫學學會指引(2013)、Loren Marks (2012)、Walter Schumm (2016)、Allen, Pakaluk, and Price (2012)、Allen(2013)、Sullins (2015) 及 Lundberg, Pollark & Stearns (2016),舉證「父母家庭」對於兒 童得助益遠超過「同志家庭」。


附件十二;台灣長老教會、天主教會、香港教會等團體之立場說明 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針對於「國際出埃及(Exodus International)主席 Alan Chambers 言論事件」,提出以下說明: 1. 國際出埃及原為美國地區輔導同性戀者的非營利機構,由 Alan Chambers 所 領導,並且隸屬於總部位於多倫多的「走出埃及全球聯盟(Exodus Global Alliance)」之下,而在 Alan Chambers 關閉機構後,目前美國輔導及關懷 同性戀者業務已經轉由 Restored Hope Network 承接,並沒有服務的中斷。 2. 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於 1996 年由厲真妮傳道所創辦,並曾於 2002 年加入 「走出埃及全球聯盟(Exodus Global Alliance)」與美國的「國際出埃 及」為平行國與國之單位,並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於 2013 年與亞太區各 國輔導同性戀者協會另組 C7+聯盟,故與 Alan Chambers 所領導之美國業務 無隸屬關係。 3. 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於此強調,全球各地有無數真實的生命訴說著,「同 性戀者」並非不能改變,而一個「後同志(post-LGBTs)」亦非從此不會再受 到同性所吸引,然而,幫助一位人民不再被「性慾望」所掌控的靈魂,才是 人性尊嚴最寶貴的地方。 國際不同機關對於 Alan Chambers 事件的看法 走出埃及全球聯盟(Exodus Global Alliance)6 月 20 日的回應(英文原載): http://www.exodusglobalalliance.org/exodus-international-c1447.php 走出埃及全球聯盟(Exodus Global Alliance)6 月 20 日的回應(由社團法人台灣走出埃及輔 導協會中文翻譯)http://www.rainbow-7.org.tw/c/document_library/get_file? p_l_id=891553&folderId=673408&name=DLFE-64481.pdf 新造的人協會 6 月 26 日的回應: http://www.newcreationhk.org/downloads/statement20130626.pdf 後同性戀者 Post Gay 宣言: http://www.facebook.com/PostGayAlliance/posts/170396196471390 香港性文化學會:祝福關閉「國際走出埃及」的愛倫•賈伯斯 也祝福後同性戀的勇氣與堅持 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582088861813751 袁幼軒:我對於結束「國際走出埃及」(Exodus International) 的回應(英文原載):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christopher-yuan/my-response-to-the-closing-ofexodus-international-full/557204404323303 袁幼軒:我對於結束「國際走出埃及」(Exodus International) 的回應(由香港性文化學會翻 譯的中文版):https://www.facebook.com/hkscs/posts/577905985565372 基督教媒體《時代論壇》相關報道:


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 Nid=78712&Pid=1&Version=0&Cid=837&Charset=big5_hkscs

【主文】 一、 回覆憲法法庭言詞辯論之爭點 1「民法第 4 編親屬第 2 章婚姻規定是否 容許同性別二人結婚」? 民法第 4 編親屬第 2 章婚姻規定,基於人民家庭婚姻憲法制度性保障及民 法第 1 條習慣優先於法理之適用,並無「容許同性別二人結婚」之解釋空 間,理由於下敘明: (一) 民法第 982 條受民法第 972 條之約制:民法第 982 條雖未有將「男女」 訴諸明文如同民法第 972 條,惟我國無論司法見解或民間傳統文化均都 將婚約「視同(或推定)」為「男女當事人約定將來應互相結婚之契約」 (最高法院 32 年上字第 130 號民事判例參照),即婚約及婚姻之當事人 實指男女兩造雙方,難謂有民法第 982 條之解釋要件可不受民法第 972 條限制之理由。 (二) 退一步而言,我國法律上雖無硬性規定必先有婚約始能成婚,但民法第 1 條開宗明義「民事,法律所未規定者,依習慣」: 1.

而且,我國訂定婚約並未有採一定方式之規定,乃是採男女當事人 雙方承認其婚約即生效力(最高法院 37 年上字第 8219 號民事判例及 最高法院 69 年台上字第 3672 號民事判例參照)。

2.

婚約中,如有任一方有不願意情事即不生效力(最高法院 18 年上字第 2082 號民事判例、最高法院 22 年上字第 2537 號民事判例、最高法 院 32 年上字第 130 號民事判例等參照)。

3.

即便現代角度,一般男女求婚或洽談未來婚禮細節,實已有構成民 法 972 條所謂之「婚約」要件,尚難舉證婚約非婚姻之「實質」前 驟,更難謂民法 982 條可不適用「男女」雙方要件之習慣所拘束 (最高行政法院 103 年判字第 521 號判決)。


(三) 婚姻制度屬於自古以來的社會秩序:我國婚姻家庭制度屬於憲法的 「制度性保障」,即《民法》第四編親屬之公布與實施前,甚至於我國 《憲法》、《司法院大法官會議法/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世界 人權宣言》、《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 公約》、《憲法增修條文》等重要審查法規範依據生效前,就已存在之 民間家庭人倫親屬制度,乃係先於《民法》及《憲法》的原有社會秩序, 礙難可不經民主程序而有所變更 。 表一:相關法規範公布(簽屬)日期 名稱

公布(/簽署)日期 (生效/實施日期)

《民法》

1930/12/26 (1931/05/05)

《憲法》

1947/01/01 (1947/12/25)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法/ 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

1948/09/15

《世界人權宣言》

1948/12/10

《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1967/10/05

《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

1967/10/05

《憲法增新修文》

1991/04/22(1991/05/01)

《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 2009/04/22 (2009/12/10) 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施行 法》


並且貴院釋字第 552 號解釋確定形成憲法對於民間「婚姻家庭」的「制 度性保障」,故實無有將「民俗習慣」解釋為可適用兩同性人民結合之 可能,以下敘明: 1.

民法未施行前,社會秩序對婚姻制度限制於男女雙方之結合關係, 可追朔至《禮記》、《大明律》及《大清律》,以下舉證: 1.1

1 禮記卷七

《禮記》部分: 1.1.1

卷七有曰:「昏禮者,將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廟,而 下以繼後世也」,可證我國婚姻目的包括:「兩家結為 姻親」及「傳宗接代」。

1.1.2

卷七另又有曰:「婚姻之禮,所以明男女之別也。夫禮 禁亂之所由生,猶防止水之所自來也」,足證我國婚姻 更包括「教化社會明白男女之別」及「防止人民助長淫 亂歪風」。

1.1.3

婚姻之禮,君子應為重之,以期盼人倫與社會秩序能夠 有所清楚,即「男女有別,而後夫婦有義;夫婦有義, 而後父子有親;父子有親,而後君臣有正。故曰,婚禮 者,禮之本也1。」

1.2

查 《大明律集解附例卷之六》戶律開篇即明言「婚姻-男女婚 姻」,更明文「蓋婚姻人道之此法立則男女以正而萬化之原端 矣」,其意旨乃謀取社會風氣有所端正,明代社會秩序中實難 有同性結合之「民間婚姻習慣」。

1.3

另查 《大清律例》戶律-婚姻之一「律」亦有相同條文,並指出 「男女婚姻各有其時或有指腹割衫襟為親者並行禁止 (101.02)」,亦清楚明訂婚姻屬於男女雙方連理之社會秩序。


2.

再查 貴院(時為大理院) 於 1915 年 12 月 02 日解釋「婚姻須得當事人 之同意」(統字 371 號),另查 1919 年 08 月 11 日統字第 1051 號解釋 文:「男女婚姻其主婚權在父母惟須得祖父母之同意」,又於 1925 年 10 月 01 日統字 1950 號解釋文「現律以十六歲為成丁成丁之人有 完全行為能力婚姻亦法律行為之一故男女當以十六歲為有婚姻之能 力」,更於 1926 年 11 月 04 日統字第 1993 號「婚姻關係之當事人 為夫婦兩造…」,司法見解及人民習慣上,早於民法生效前,就將 男女視為婚姻關係之必要條件,有充分佐證。

3.

並且,民初時期,貴院尚有統字第 470 號、統字第 555 號、統字第 735 號、統字 870 號、統字 909 號、統字 923 號、統字第 1029 號、統 字第 1031 號、統字第 1071 號、統字第 118 號、統字第 1357 號、統 字第 1362 號、統字第 1368 號等解釋均將男女(夫妻)視作婚姻兩造的 雙方,實在難有法律或民間社會秩序是可「容認」同性別結合即是 婚姻的習慣前例。

4.

貴院更於 1929 年至 1948 年 6 月間(包括民法實施初期),分別於:院 字第 8 號、院字第 93 號、院字第 401 號、院字第 429 號、院字第 441 號、院字第 554 號、院字第 560 號、院字第 601 號、院字第 663 號、 院字第 838 號、院字第 839 號、院字第 906 號、院字第 1213 號、院 字第 1270 號、院字第 1271 號、院字第 1336 號、院字第 1338 號、院 字第 1355 號、院字第 1426 號、院字第 1436 號、院字第 1442 號、院 字第 1783 號、院字第 1985 號、院字第 2032 號、院字第 2069 號、院 字第 2103 號、院字第 2372 號、院字第 2468 號、院字第 2537 號、 院字第 2587 號、院字第 2785 號、院解字第 2945 號、院解字第 3181 號、院解字第 3572 號、院解字第 3762 號等解釋均將婚姻兩造認定 為男女(或夫妻)當事人雙方之結合。

5.

行憲後,司法院於院解字第 3986 號、院解字第 4066 號及院解字第 4082 號依舊將婚姻視作夫妻之結合。

6.

後查、來台後,貴院釋字第 91 號、釋字第 147 號、釋字第 242 號、 釋字第 362 號、釋字第 365 號、釋字第 372 號、釋字第 410 號、釋字 第 452 號、釋字第 552 號、釋字第 554 號、釋字第 587 號、釋字第 647 號、釋字第 696 號、釋字第 712 號、等都將婚姻家庭關係視為 「父母」雙方或是「夫妻」之男女結合關係。

7.

故,基於憲法制度性保障之原則與民法第 1 條原則,除非法律另有 所定之,否則,實難謂現行民法第 4 編親屬第 2 章婚姻規定可有容


許同性別二人結婚之解釋空間。

二、 回覆憲法法庭言詞辯論之爭點 2「答案如為否定,是否違反憲法第 22 條所保障婚姻自由之規定?」 我國憲法對於人民之各項權利自由保障不可謂不獨步全球,除憲法有明文 保障人民各別之基本權利外,尚於憲法第 22 條增列其他應保障之基本權 利的認定原則。貴院於釋字第 712 號,首次清楚將「婚姻家庭」憲法制度 性保障(釋字第 362 號、釋字第 552 號、釋字第 554 號及釋字第 696 號)及 「人性尊嚴」(第 689 號)共同考量並且做出裁決,而蘇永欽大法官更於釋 字第 712 號協同意見書內亦基於「人格權(人性尊嚴)」與「婚姻自由」, 並有以精闢且嚴謹的思辨,提出憲法第 22 條未來宜有容讓之處,即「婚 姻自由」與「婚姻制度」間的孰先孰後,應屬本案尚待釐清之課題。 (一) 蘇永欽大法官認為: 1.

司法院(憲法法庭)對於憲法第 22 條所保障之「婚姻自由」並未有像 釋字第 399 號(姓名權)、釋字第 535 號(隱私權)及釋字第 587 號(獲知 親生父母權利)等案開始對於人格權之內涵有所清楚闡明,故有進一 步解釋之需要;

2.

並且基於: 2.1

國內外社會均有變遷而導致「家庭型態有所改變」的現象;

2.2

歐洲及德國對於「家庭權」之見解:包括德國聯邦法院於 2013 年的裁決,容擴廣義的家庭共同結構,並容許「社會性家庭」 可與法律上的親屬身分脫鉤;

2.3

故宜思考將「締結家庭權利」納入相關範疇,思考擴大「婚姻 自由」的解釋範圍,以保障新興型態的生活組合(如:事實婚、 同性伴侶等)。


3.

蘇永欽大法官於釋字第 712 號協同意見書主張將「婚姻自由」視為 可「解放傳統家庭咽喉要道」,而司法院應為了杜絕與破除諸多傳 統惡習,應積極引導「基本價值秩序的形成」。

(二) 然而,婚姻家庭制度雖未有於我國憲法有所明文規定,但貴院早有多次 解釋確認屬於憲法第 22 條的保障範圍。 依照貴院過往見解,人民之 其他「自由權利」及「婚姻自由」,受到「婚姻家庭制度」所限制乃 屬合憲合法及合理,雖有極少數案件基於「情理」而有所特例,但從未 有認定「婚姻家庭制度」對於人民自由權利之限制是有違反憲法第 22 條 及第 23 條之疑慮,實難以想像在行憲近 70 年後,貴院可忽然將其「婚 姻自由」視為「解放傳統家庭咽喉要道」,說明如下: 1.

貴院雖有認定「婚姻自由」乃屬人民權利保障範圍,並查 貴院早於 民法未實施前就已針對此做出說明與解釋,過去司法見解及法律實 務都採「婚姻自由」屬於人民有「選擇進入婚姻的自由」:

2.

1.1

「婚姻自由之原則,不過謂婚姻事件須尊重雙方當事人之意思, 不許第三人干涉,並非指當事人一方任意請求離異,不論有無 理由即應准許之謂」為最高法院上字第 729 號民事判例(1928 年 01 月 01 日)。

1.2

貴院(時為最高法院)另於 1928 年 02 月 28 日解字第 33 號及釋字 第 35 號確認,並形成首次解釋涉及「婚姻自由」之定義,即在 民間男女婚姻習慣下,清楚將「婚姻自由」定義為男女進入婚 姻(婚約)之自由,並且須尊重男女當事人之意願(排除父母為金 錢而定之娃娃婚),實難能將「婚姻自由」解讀成為人民有「隨 意變更『婚姻家庭』制度之權利」或「挑選『同性別娶嫁對 象』之選擇權利」。

「成親」並不等同於「成家」:我國民法及民間文化傳統,並未如 歐美國家般將「婚姻」視為「成立新家庭」的必要途徑。人民的 「婚姻自由」,無論法律或是民間習慣,都未曾有將「婚姻自由」 視作「切離原生家庭關係且締結無『血緣』團體」之前例,反之, 「婚姻制度」乃係兩家人「成親」之文化意涵: 2.1

查教育部臺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成親」一詞意旨「男女娶 嫁」,並為「結婚」或「娶嫁」的同義詞,且無論漢語或閩南 語均有採用。


2.2

依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成親」乃是「男女嫁娶,結 為姻親」,其根源除於我國民法第 969 條及 970 條明敘外,尚古 文多有紀載2,並且文化及民法第 1114 條至 1121 條均讓兩家人有 共同彼此扶持的義務,乃是屬於「親屬關係之連結」。

2.3

我國民法第 1123 條之 3 項,我國「雖非親屬,而以永久共同生 活為目的同居一家者,視為家屬」,從法律層面,兩位同性人 民,基於情感與相互性關係,並非不能依法在我國締結「家 庭」並互為家屬。 實證我國家庭非以婚姻為要件,反之乃是 以「永久共同生活為目的」且「同居於一屋簷下」為要件。 並且,從傳統民俗文化習慣,蘇永欽大法官之「容擴廣義的家 庭共同結構,並容許『社會性家庭』」之說,恐實屬於類似 「出家(脫離家庭)」之範疇,即人民依照其意思「出家(脫離家 庭)」與「其他志同道合人士」組成「社會性團體」。 而且,兩 位同居的國民、並非不可被依據甚民法 1123 條之 3 成為「家 屬」,實難謂「婚姻」乃是我國「家庭組成」的唯一前提。

3.

另查,民法對於「婚姻自由」是有基於婚姻家庭制度制的限制,並 且對於「進入婚姻者」有增加特別義務,相關限制均包括憲法第 23 條之考量,並非單純就憲法第 22 條的個人自由權利無限上綱: 3.1

貴院於 1928 年 04 月 11 日解字第 59 號解釋亦提及「婚姻自由」 的原則,即「查『男女婚姻』依現行律親屬上之限制與結婚離 婚自由之原則…」(解字第 59 號),即,男女婚姻自由並非沒有 限制,亦將「婚姻自由」限制在民法及不牴觸法律外之民間習 慣中。

3.2

民法於第 995 條、第 996 條及第 997 條對於人民婚姻自由做出保 障,然而,民法亦於第 983 條、第 984 條及第 985 條,基於社會 民間人倫關係對於人民之「婚姻自由」做出種種限制,並非只 是單純的為保障人格權,更有維持社會秩序的必要。

3.3

基於上述,蘇永欽大法官之意見,是有缺少憲法第 23 條比例原 則之適用思量。

(三) 憲法對於「婚姻家庭制度性保障」乃係基於將「一夫一妻婚姻制度」 視作於憲法第 22 條所謂的「社會秩序」。 2 元.關漢卿《救風塵.第一折》:「數載間費盡精神,到今朝才許成親。」《三國演義.第 三八回》:「夫死未幾,不忍便相從,可待至晦日,設祭除服,然後成親未遲。」


1.

查 貴院於 1989 年首次就憲法第 22 條保障人民的「婚姻自由」及 「相關限制」進行解釋,分別為:釋字第 242 號、釋字第 362 號、釋 字第 552 號及釋字第 554 號,共計 4 起解釋文,行憲後每次解釋都重 申「婚姻家庭制度」是對人民自由權利(包括婚姻自由)的合憲及合法 的限制。

2.

釋字第 242 號解釋:

3.

2.1

明文將「一夫一妻」視為屬於憲法第 22 條所謂的「社會秩 序」之「善良婚姻制度」。

2.2

為維護一夫一妻婚姻制度之社會秩序,民法對於人民婚姻自由 的限制(重婚無效),與憲法並無牴觸。

2.3

婚姻制度中的例外處理:只有在「國家遭重大變故」及後婚家 庭為「具備長期實際共同生活事實之後婚姻關係」時,基於有 「嚴重影響其家庭生活及人倫關係,反足妨害社會秩序」情況 下,後婚關係的維持,才屬於憲法第 22 條為保障之範圍。

釋字第 362 號解釋: 3.1

再次確認「一夫一妻婚姻制度」屬於憲法第 22 條所謂的「社 會秩序」。

3.2

再次確認為維護一夫一妻婚姻制度之社會秩序,民法規定重婚 無效,與憲法並無牴觸。


3.3

4.

5.

例外處理:只有在「後來婚姻」是「適用於信賴保護原則」的 前提下,人民的「婚姻自由權利」才受憲法第 22 條之保障,並 非指「婚姻自由」本身是被絕對保障的範圍。

釋字第 552 號解釋(涉及憲法第 23 條) 4.1

再次確認「一夫一妻婚姻制度」屬於憲法第 22 條所謂的「社 會秩序」。

4.2

再次確認為維護一夫一妻婚姻制度之社會秩序,民法規定重婚 無效,與憲法並無牴觸。

4.3

說明:「婚姻自由雖為憲法上所保障之自由權,惟應受一夫一 妻婚姻制度之限制。」

4.4

補充例外情況包括「協議離婚等其他足以使第三人產生信賴」 的方式,如:戶政登記。

4.5

並且,補充對於例外情況的「但書」,「後婚姻之當事人就前 婚姻關係消滅之信賴應有較為嚴格之要求,僅重婚相對人之善 意,尚不足以維持後婚姻之效力,須重婚之雙方當事人均為善 意且無過失時,後婚姻效力始能維持,以免重婚破壞一夫一妻 婚姻制度」,即只有在「後來婚姻」中的雙方都是「適用於信 賴保護原則」的前提下,人民的「婚姻自由權利」才受憲法第 22 條之保障,並非指「婚姻自由」本身是被絕對保障的範圍。

4.6

王澤鑑大法官於釋字第 552 號協同意見書提及:「婚姻自由屬 憲法第二十二條所謂之其他自由權利,乃婚姻上之私法自治, 包括婚姻締結自由、相對人選擇自由與離婚自由,但為維護 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之必要,得以法律加以限制,民法 關於結婚形式及實質要件、禁婚親、法定離婚要件等規定, 即係本此意旨而制定…釋字第三六二號解釋認為婚姻自由優先 於一夫一妻制度、一夫一妻制度應受婚姻自由之限制,而容許 重婚有效之例外情形,其非妥適,前已論及。釋字第五五二號 解釋旨在肯定一夫一妻之婚姻應受憲法制度性保障,婚姻自由 須受限制,重新定位一夫一妻制度與婚姻自由之規範意義及相 互關係,深具意義。」

釋字第 554 號解釋(涉及憲法第 23 條):


6.

5.1

再次敘明婚姻家庭屬於憲法制度性保障,並引敘釋字第 362 號及 552 號解釋。

5.2

提出「婚姻制度植基於人格自由,具有維護人倫秩序、男女平 等、養育子女等社會性功能」。

5.3

國家基於婚姻制度,約束夫妻雙方互負忠誠義務,即除限制婚 姻自由外尚限制「性行為自由」,合於憲法。

另外雖有其他攸關婚姻家庭之解釋,如:釋字第 502 號(收養者年紀)、 釋字第 587 號(子女得知親生父母權利)、釋字第 668 號(繼承)、釋字 第 692 號(子女就學免稅額)、釋字第 694 號(撫養免稅額)、釋字第 696 號(婚姻懲罰稅)及釋字第 712 號(大陸配偶前婚子女收養)等都未直接 與「婚姻自由」連結,惟相關判決都是讓「婚姻家庭制度保障」能 被公允的應用在其他法規範中而不受不當的限制。貴院從未有對於 婚姻制度「屬於『社會秩序』之司法與習慣」提出任何需再思之疑 慮。

7.

基於上述過往司法見解並我國民法親屬篇相關條例,我國婚姻制度, 實質內涵是屬攸關於兩個家庭結合關係的「社會秩序」,這樣的 制度是和兩位同性別國民要求基於「情感」及「性」關係結合有 著本質上的相左。 7.1

而從現代科學及民法第 1059-1121 條的角度,由婚姻兩造雙方 所繁衍的下一代,乃是由父母兩家的 DNA 結合,子女的 DNA 讓姻親兩家有了「血濃於水」的連結,而民法第 1114 條至第 1121 條讓姻親間亦有相互扶持義務乃屬情理正當,故自古以來 「婚姻家庭」就是屬於社會人倫秩序的最重要基礎。

7.2

同性結合乃是基於「兩人情感」及「兩人性忠誠」的人性尊嚴, 然而人類同性關係於生理讓無法自然繁衍後代,當國家為滿足 同性戀者要「模仿」婚姻的慾望時,是將孩童的人性尊嚴視為 無物,如:加拿大或荷蘭等同性家庭中之成員擴張乃仰賴民間 私法自治之互動,除恐有視生命(嬰孩及兒童)為商品之疑慮外, 尚和我國文化與民法基於「血緣」之基礎有所不同。

7.3

故,蘇永欽大法官其論述前提在於將「婚姻視為家庭的起點」, 然而民間的「婚姻意涵本質」卻是兩個家結合為姻親並且下一 代血緣關係之社會秩序。 蘇永欽大法官論述之「前提假設基


礎」,實在有忽略本土的文化傳承之疑慮,和民法及民間習 慣是有著本質上的相左。 8.

就我國傳統民俗違背法規範之陋習部分,雖不得藉由民間習慣之名 進行漂白,而貴院更於民法實施前後時期,透過院字第 429 號、院 字第 554 號及院字 601 號等解釋,基於男女平等及保障人民婚姻自由 之原則將陋習進行廢除之前例。 8.1

然而,就婚姻制度及民間私法自治而言,查上述相關案例,廢 除理由乃係基於當時執政黨團對於「相關立法原則」以興有形 成正式達成立法共識,即便國家當時尚在動亂時期正式立法程 序舉辦不易,政府有先藉各類大眾傳播先行通諭全國社會及下 屬機關。

8.2

蘇永欽大法官所主張藉由司法院來「導正」民間社會秩序,尚 難排除須要社會民意基礎。更況且,我國於 2003 年已經通過 「公民投票法」將「創制權利」交還人民,蘇永欽大法官所言, 尚有和憲法第 17 條保障人民「創制」權利有直接衝突之疑慮, 憲法法庭實不宜讓人民有「干預民主」之口舌。

9.

婚姻制度如有貿然改變,他國前車之鑑明證對於人民生活中的社會 秩序有所妨礙: 9.1

加拿大西安大利略大學(The University of Western Ontario)法學教 授 Bradley Miller 於 2012 年發表的〈同性婚姻十年有成? 加拿 大的前車之鑑〉,清楚指出一個「新興傳統(新興的社會秩序)」 9.1.1

加拿大基本人權中的言論自由被弱化,即因為人民間立 場相互對立而變得無法包容不同聲音。

9.1.2

加拿大基本人權中的宗教權遭到傷害,為特定目標服務 的人權委員會恣意對於「不同聲音」(包括宗教教導)採 許行政罰鍰,即便最後被上訴法庭所撤銷,亦造成當事 人時間與金錢的損害。


9.1.3

加拿大未依國際人權公約規定提供符合人民道德觀念或 宗教信仰的教育制度給人民,並且就由行政手段剝奪父 母行使拒絕讓小孩接受違反其價值觀的性教育課程。

9.1.4

加拿大政府侵害宗教團體的財產權,強迫宗教團體違反 其宗教教義,將其財產用作不符合其宗教教義的用途。

9.1.5

加拿大政府改變婚姻制度難謂符合比例原則,即依據 2011 年普查結果,近 630 萬對婚姻登記中僅 21,000 對登 記為同性婚姻。

9.2 另查 加拿大安大利略省 2017 年起生效的 28 號法案(Bill 28, Parentage and Related Registrations),明文將「父親」及 「母親」等位稱於法規中移除,並於出生證明及政府相關登記 處,改以「生親(birth parent)」及「雙親(parent),法律上 的雙親」,雷同尤美女 2013 及國民黨與時代力量 2016 的民法修 正草案,剝奪人民基於文化傳統的人格權利及混淆男女性別的 社會秩序。 9.3 並查 加拿大安大利略省長更進一步提出 89 號法案(Bill 89)除 已讓加拿大安省家長對於其「性別平等」教育感受到震驚外, 本法案變本加厲地讓國家有權在父母與孩童對於「性別身分」 有所衝突時後,由國家進行安置。

10.

我國憲法所保障的婚姻家庭制度更是屬於「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 然而,對於人民而言,這樣的婚姻制度所帶來的並非「人民自由 與權利的擴張」,反是屬於「人民自由行使權利的限制」: 10.1 舉例如:釋字第 554 號所明示的「約束夫妻雙方互負忠誠義務」 及「性行為之自由,自應受婚姻與家庭制度之制約」。 10.2 法理上,當人民選擇進入婚姻制度時,國民是自願性的將包括 婚姻自由內的部分權利「有所凍結」,並且擔負其額外的「倫 理、養育及扶養義務」,如:民法 970 條、985 條、1001 條、 1003-1148 條、1057 條及第 1059-1137 條等,並非任何的「其他 自由權利」有所增加!


10.3 實質上,一對進入婚姻制度的男女,所背負的乃是更多的義務, 稅務上更是飽受多年的「婚姻逞罰稅」所苦,從「平等角度」 而論,更是較未婚國民更為低劣。 本於前述,一夫一妻婚姻制度的社會秩序有超過千年的歷史文化基礎, 而「婚姻制度」與「婚姻自由」實為錢幣的一體兩面,無法分解。 「婚姻自由」乃係屬於「進入婚姻制度」之自由。 一位人民,如果不認同一夫一妻婚姻制度,可透過「同居」及民法 1123 條之 3 的方式,共同締結「共同生活家庭」,並且可不受來自於婚姻制 度而延伸的「成親義務與限制」! 退一步而論,我國任何男女,均可向同性別男或女示愛、舉辦慶祝相愛 的宴客(如類似男男的婚婚宴或女女的姻姻宴),兩位同性別的人民更可 以同居生活,相互進行稅務家屬撫養,甚至於如同未婚且同居男女,可 以一方領養小孩,而雙方於共同生活中有實質養育小孩之行為,均未有 被禁止之權利,實在難可稱有任何權利是被被侵害或自由是有被限制。

一個要求「同性愛情關係」的人民,他或她所主張的是一個「婚婚(男 男)自由」或是「姻姻(女女)自由」(又或者是「愛情自由」),而這類的 自由是沒有任何法律禁止,僅僅限於社會文化中有不認同。 「兩位同性相愛」結合關係,明顯不屬於「婚姻制度」及現行社會秩 序中的範疇,即難謂「婚姻自由」可有所適用或是連結。一個不認同婚 姻制度,或是一個要求基於「愛情」進入一個「婚婚(男男)關係」或 「姻姻(女女)關係」的人民,事實上是沒有適用(甚至討論)「婚姻自由」 的必要。因為「婚姻自由」並非以「相愛」為要件,又或者基礎於 「兩人互有好感」的特殊關係。 故我國婚姻家庭的制度性保障及民法,國家不容許同性別二人結婚,是 沒有違反憲法第 22 條所保障婚姻自由。一個「新興的制度」或是「改變 原有社會秩序」,從憲法角度是和憲法明文保障人民「創制」權利有所 衝突,貴院實不宜介入干預社會透過民主程序思辨「社會秩序」之改 變,理應由人民透過民主方式為之,避免侵害憲法保障人民「創制」 與委託立法委員行使代議民主之基本權利。


三、 回覆憲法法庭言詞辯論之爭點 3「又是否違反憲法第 7 條保障平等權 之意旨?」 我國憲法對於婚姻家庭的制度性保障及民法不容許同性別二人結婚,並 未有任何違反憲法第七條保障平等權之意旨。 敘明如下: (一) 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 等」乃我國憲法第七條明文規定,另基於憲法第 141 條、我國簽署之相 關條約及國內法規範,尚須納入國際條約同步檢視:


1.

依聯合國人權委員會 Toonen v. Australia3 (1992)判例,「性傾向 (Sexual Orientation)」及「性別傾向的自我認同(Gender Identity)」 屬於《世界人權宣言》、《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 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等條約之人格權(人性尊嚴)範疇,即人民不 得被國家基於「性傾向(Sexual Orientation)」或「性別傾向的自我認 同(Gender Identity)」而有所差別對待。

2.

然而,「文化權利」亦為聯合國所認定屬於《世界人權宣言》、 《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等 條約之人格權中須被尊重且不得分離之部分(inseparable from respect for human dignity) 4,並且「文化權」與人性尊嚴是「不可分割且相 互依存的(indivisible and interdependent) 5」,即人民亦不得被國家 基於「文化認同(Culture Identity)」而被有所差別待遇。

3.

最後,人民宗教信仰部分,無論從我國憲法或是聯合國《世界人權 宣言》、《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 公約》等公約,都是被明文納入基本人權保障範圍並且不得有任何 的差別對待。

(二) 我國民法婚姻相關條文並無對於「性傾向」或是「性別傾向的自我認 同」作出任何限制。 民法上的婚姻制度,除了對於國民之年齡、是否 重婚、是否符合倫理及生理性別等做出規範外,尚未對於「性別認同、 性傾向、文化背景、宗教信仰等」做出限制。 1.

我國刑法亦未曾像歐美等國,過往有針對同性性行為而有所刑罰, 符合聯合國依照 Toonen v. Australia6 (1992)所設立的平等原則。

2.

科學上並無任何客觀判斷「性傾向」或是「性別傾向的自我認同」 的標準,僅能仰賴人民自我認定,即是,任何一位國民,只要是成 年且未婚均可以和另一位非四等親內的異性締結婚姻關係,甚至於 是兩造雙方均有個別不同的「性別特質、性別認同又或是或性行為 傾向」,均無法構成其婚姻的不成立。

(三) 上述舉證已足證我國婚姻制度可兼容不同性傾向者,並也給予不同性傾 向者與其他國民一樣地進入婚姻之實質權利。 任何一位國民,都是可 以和另一位生理異性,進入民法上的婚姻關係,可見我國婚姻家庭制度 3 Toonen v. Australia, Human Rights Committee Communication No. 488/1992 4 UNESCO Universal Declaration on Cultural Diversity, Article 4 5 UNESCO Universal Declaration on Cultural Diversity, Article 5 6 Toonen v. Australia, Human Rights Committee Communication No. 488/1992


本身對於任何民眾而言,實質上,無論其「生理性別、性別特質、性別 認同或性傾向等、文化背景、宗教信仰」為何,都沒有制度性的「歧 視」。 當國家給予人民婚姻制度絕對且機械式平等的對待,更難謂 有任何的「不當差別待遇」存在,並無違背憲法第七條平等原則之處。 1.

2.

然而,我國憲法第七條所揭示之平等原則非指絕對、機械之形式上 平等,而係保障人民在法律上地位之實質平等; 1.1

查 貴院釋字第 481 號及 485 號,支持不同待遇為事實上所必須 者是與憲法第七條人民在法律上平等之原則並無違背。

1.2

另查 貴院釋字第 547 號、第 584 號、第 596 號、第 605 號、第 614 號、第 647 號、第 648 號、第 666 號及第 694 號,要求國家 對於「本質上相同之事物應為相同之處理,不得恣意為無正當 理由之差別待遇。

1.3

並查 「法規範是否符合平等權保障之要求,其判斷應取決於該 法規範所以為差別待遇之目的是否合憲,其所採取之分類與規 範目的之達成之間,是否存有一定程度之關聯性而定(貴院釋 字第 682 號、第 694 號參照)」。

就本案而言,我國婚姻制度,歷經釋字第 242 號視為「社會秩序」 之一種,又經釋字第 362 號及釋字第 552 號再次確認,更以此及婚姻 制度先於民法進而立定「婚姻制度」屬於「憲法制度性保障」。 2.1

後雖有貴院釋字第 242 號、釋字第 362、釋字第 502 號、釋字第 552、釋字第 554 號、釋字第 587 號、釋字第 668 號、釋字第 692 號、釋字第 694 號、釋字第 696 號及釋字第 712 號等案就涉及婚 姻家庭及人民其他自由權利而有所「例外適用」。

2.2

但是,過往判決均認定「婚姻制度」對於「人民其他權利自 由的限制」屬於合憲、合法及合理的方向,並且只有為實踐維 護家庭制度性保障及人民人性尊嚴的同時,考慮憲法第 23 條之 比例原則後,方才有「例外適用」之判決解釋。

2.3

故「婚姻家庭」憲法制度性保障,在不考慮憲法法第 23 條情 況下,尚難單就憲法第 7 條之要件認定違憲。


3.

從法理邏輯前進而推,本案之爭議點,實不在於「婚姻制度」對於 人民是否公平,又或是有何侵害人民基本權利之疑慮。 本案爭議點, 乃係: 3.1

對於部分不滿意「婚姻制度的人民」,國家是否有義務,制定 如:「婚婚(男男)結合關係」或「姻姻(女女)結合關係」甚至 是「同性伴侶結合關係」的法律?

3.2

換言之,一個更深層次的問題,在於憲法法庭(司法院)應否,基 於憲法第七條平等原則及在未有違反憲法第 22 條及符合憲法第 23 條的前提下,要求國家為「特定族群」量身訂做專屬的 「兩人相愛」或是「兩人情感連結」的相關法律制度?

3.3

然而,就我國民間私法自治範圍,尚有許多不同的人際關係, 如:男女同居關係、同性同居關係,兄弟結義關係、姊妹金 蘭關係,更有許多乾爹、乾娘等類家庭關係均未曾有法律制 度化之舉,故,如單純就憲法第七條平等原則而論,我國現 有狀況恐怕有許多「民間情感結合之人際關係」,基於平等 原則要求等同血親之繼承或分配產產之權利,待貴院共同宣 判,以確保人民能夠被憲法法庭一視同仁,並令國家保障之。


四、 回覆憲法法庭言詞爭辯之爭點 4「如立法創設非婚姻之其他制度(例 如同性伴侶),是否符合憲法第 7 條保障平等權以及第 22 條保障婚姻 自由之意旨?」 司法院長許宗力大法官曾於回應立法院質詢時提出「關鍵在於同性戀… 或是天生使然的性傾向…而被誤解為不正常? 如事實調查結果屬於…」, 這與大法官黃昭元於 2009 年所發表之論文7相互呼應。 黃昭元(2009)以 林子儀大法官於釋字第 571 號之協同意見書為基礎,評析我國實務及多 數學說與美國及加拿大憲法學說之差異,並主張我國宜採納「實質平 等」來保障「特定弱勢團體」,亦提出以下三點作為「特定弱勢族群或 團體人民」之特徵檢定: 1.

不可改變的不利特徵:指不可歸責於個人,個人難以改變,且與能 力、表現等無關的不利特徵,如:生理上的特徵;

2.

政治結構或程序上的弱勢地位:指向那些難以循正常民主程序爭取 或維護自身權利,而容易淪為正常民主程序的局外人或經常失利者;

3.

對該分類存在有歷史或社會性的歧視:不論是源自刻板印象、敵意 或偏見等,屬於結構性的歧視,而不只是個人性的偏好。

許宗力大法官及黃昭元大法官學識超然,一針見血的區別出我國憲政司 法體系及美國最高法院審查 United States v. Windsor (2013)與 Obergefell v. Hodges (2015)判決的關鍵之處。 然而,「同性戀族群」並非本案唯一應 被本案納入考量的我國的「少數族群」,實務上,貴院亦須同時納入 「後同族群(post-LGBTs)」及「同志父母族群(孩子就是同性戀者)」 一併評估,以確保對於人民的完全公正。

7 黃昭元 (2009.02),<平等權與自由權競合案件之審查──從釋字第 649 號解釋談起>, 《法 學新論》第 7 期。


(一) 後同族群(post-LGBTs)的存在 先退一步,無論「同性性傾向」或「同性性吸引(Same-Sex Attraction)」 成因為何,國內外研究文獻及實務均指出「後同族群(post-LGBTs)」 的存在屬於客觀及科學上可舉證的事實。 1.

美國國家同性性傾研究與諮商學會(NARTH Institute, 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Research and Therapy of Homosexuality Institute)約 30 年前由美國心理學協會(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APA)中的 保守學者及專家分裂出來而成立的。 1.1

由 NARTH Institute 2009 年,針對於「同性性吸引的程度測量」 的公開學術報告可證,相關文獻可追朔至 Kinsey, Pomeroy & Martin (1948)的〈Sexual Behavior in the human male〉

1.2

促成美國精神醫學會(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於 1973 年 將同性戀從「精神疾病診斷準則手冊」刪除的 R. L. Spitzer 醫師 於 2003 年所發表的〈Can some gay men and lesbians change their sexual orientation? 200 participants reporting a change from homosexual to heterosexual orientation〉中: 1.2.1

對二百位參與同性戀治療的個案進行研究:

*香港康貴華醫師整理

1.2.2

發現他們接受治療後,性傾向有顯著的改變──同性對 他們的吸引力大大減少。很多人發展出「良好的異性戀 運作」(good heterosexual functioning),並表示他們接 受治療後,沮喪抑鬱的程度顯著降低了。

1.2.3

1.3

後同志族群,並非不受同性吸引所困擾,不認同「同 運文化」更不等同「非同性戀者」。

J. Nicolosi, A.D. Byrd & R.W. Poot (2000)以 NARTH Institute 所提 共的資料:


1.3.1

研究了 882 位受到「同性性吸引(Same-sex Attractions)所 困擾的人士。

1.3.2

發現他們大都改變了性傾向,他們的同性戀幻想和行為 的頻率及程度都顯著降低了,這些改變都具備統計上的 顯著性。 (同時,99%受訪者說改變治療很有效、很 值得嚐試。有受訪者表示他們改變性傾向後,心理和 人際狀況都改善了。)

1.3.3

A.D. Byrd, J.Nicolosi & R.W. Potts (2008)的深入追蹤研究, 進一步指出,大多數「同性性傾向」成因是與過往「家 庭與社交關係、情緒控管及受暴虐」有關,而「找尋出 個人同性性吸引來源(root causes of one’s same-sex attractions」、確認「未被滿足的內心需求(identifying unmet needs)」並且學習透過「健康與非性方式(learning to meet such needs in “healthy, nonsexual ways”)是改變的 關鍵,即成為「後同志族群(post-LGBTs)」。

2.

前政治大學錢玉芬老師余 2011 年的研究〈從同性戀到前同性戀—基 督徒前同性戀者生命改變歷程的解釋現象學分析8〉、台灣走出埃及 協會的案例、台灣林成國等醫師、香港康貴華醫師及美國加州黃偉 康博士(臨床心理學家)之實務案例,均可證台灣亦如美國香港等地 有「後同志族群(post-LGBTs)」的存在,他們其實和大多數同性戀 者一般,受到「同性性吸引」所困擾。

*香港康貴華醫師整理

8 錢玉芬*, 2011.06, "從同性戀到前同性戀—基督徒前同性戀者生命改變歷程的解釋現象學分 析" 生命教育研究,Vol.3, No.1 , pp.111-154


後同志族群(post-LGBTs),並非指已經不受同性性所吸引所困擾之 人士,大多數而言,他或她還是會感受到「同性的電力」,然而, 他或她已經認知並且選擇擁抱生命中比「性」更為美麗及重要的事 物(將身份認同建立在基於傳統文化或是宗教信仰的道德價值上),且 在家庭及身邊友人共同的幫助下,過著和一般人民一樣的努力人生。 社會上的文化、民間信仰、確實存有一個對「同性戀者」負面的風 氣,然而,這對於「後同志族群」的生命選擇而言,這是一個比 「出櫃更艱困的環境」,沒有親朋好友的相互支持和打氣,改變恐 怕只能仰賴神蹟,然而,20 年來,台灣走出埃及個案中,多有「會 對同性來電者」步入婚姻,並在雙方親屬及教會肢體的見證下,活 出美好並孕養下一代。 「後同志族群」、「兒童族群」及「父母族群」在政治上或是社會 結構中,是毫無地位可言,每天生活中都在面對「性向的掙扎」同 時,更努力過著和一般人一樣的生活,除了第一線的人員外,根本 沒有人知道這族群的存在,實難謂有任何政治能量可言。 孩子是父 母的「心頭肉」,當孩子出現同性性傾向時,無論社會或是親屬間, 其文化上的壓力都是不言可喻的,而孩子自身也面對傳統與父母親 情的考驗,最甚之,「後同志族群」及「父母族群」更是同為「同 運團體」的最大公敵,無論是在美國、香港或是台灣,都屬於弱勢 中的極弱勢。 台灣基督教聯盟、台灣基督教長老教會、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等 團體,本於宗教勸人向善的良知,祈請大法官能夠詳加閱讀並且審 視以下 15 個案,12 位後同志個案及 3 位父母(孩子就是同志)個案, 正視「後同志族群」、「兒童族群」及「父母族群」存在的事實。 附件一:12 位「後同志族群」生命故事:詮釋個人面對被同性所吸 引,即便過著與本案聲請人及其他同性戀者的生活,但其生命並不 快樂,直到和家人一同面對,並將自我認同建立在傳統文化或是宗 教信仰的價值上,方才感受到生命的完整。

附件二:3 位「父母族群」生命故事:父母面對孩子是同性戀者時, 往往需要超過 10 年的陪伴,才能共同走出,讓孩子坦然面對即便受 同性所吸引的困擾,但仍舊可以活中生命中的美好。


(二) 科學證據否定「 同性性傾向」是「 天生及不可改變的」 美國最高法院雖於 Obergefell v. Hodges (2015)判決書中指出「同性性傾向 屬於天生且不可改變的特徵9」,然而該案審查卻未曾針對科學證據進行 實質審查,並 United States v. Windsor (2013)雖有對於「同性性傾向族 群」是否屬於平等原則「應保護的弱勢團體」多出較多審查,並且對於 科學上是否「同性性傾向族群」具備法律上的「特殊性 (distinctive)」及 「永不變的(immutable)」有些許攻防,然而尚難符合科學上的嚴謹與客 觀原則。 United States v. Windsor (2013)審查當時,科學證據乃是基於美 國心理學協會(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APA)手冊及相關研究 文獻論文集(2009 年版本),惟該案審查並且引用的科學實證研究結果, 已於近年被更多學者以更新科學技術與客觀角度有所推翻。 1.

United States v. Windsor (2013) vs. 科學上的「翻供」: 1.1 Lisa Diamond 為美國猶他州立大學教授,亦為公開出櫃女同志與 積極參加 LGBT 運動的人士,更是包括美國心理學協會(APA)的 高級研究員暨 APA 手冊與研究文獻總編輯。 1.2 Lisa Diamond 教授兩篇分別於 2003 年及 2004 年所撰寫的研究論 文於 United States v. Windsor(2013)中有引發正反攻防。 1.3 Lisa Diamond 教授基於更多及更大樣本研究後,而於康乃爾大學 學術演講中公開指證「新的科學實證結論和 United States v. Windsor (2013)時的設想是截然不同的!」 1.4 Lisa Diamond 教授並且於 2016 年與猶他州立大學的法學教授 Clifford J. Rosky 共同發表,指出「性傾向」是無科學根據,並 呼籲同運團體不要再使用這樣的主張。

2.

Lisa Diamond 教授的研究結論,除和美國國家同性性傾研究與諮商 學會 (NARTH Institute, 約 30 年前由 APA 中的保守學者及專家分裂 出來成立),更與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醫學院學者 Paul McHugh 教授 (曾任 Johns Hopkins 醫院首席精神科 師長達 25 年)及

9 Obergefell v. Hodges (2015), page 8, “psychiatrists and others recognized that sexual orientation is both a normal expression of human sexuality and immutable”.


Lawrence Mayer 教授 (Johns Hopkins and Arizona State University)於 2016 年提出的報告10結論如出一轍。 3.

本案須審查「特定弱勢族群」之特徵檢定: 3.1 台灣同運團體的一貫主張是:性傾向(Sexual Orientation)與 性別認同特徵(Gender)都是「獨特」並且「性向 (Sexuality)11」屬於天生且永不改變的(Immutable)。 3.2 United States v. Windsor (2013)中,有兩份由學者 Lisa Diamond 分別於 2003 年及 2004 年所撰寫的研究論文質疑「同性 性傾向群體」並不符合「特殊性」及「永不變的」要件。 3.3 然而,然而 Lisa Diamond 教授和 NARTH Institute 的最新研究 都指出同樣的研究發現,就是「性向是流動(Sexuality Fluidity)」(性向流動的意思是指性向可受後天環境及長時間 之影響,包括迴轉)。 這其實是非常的重要科學基礎,實質的 證明「同性向並非天生」亦非一成不變,更重要的是,實證的 科學指出,人的性向是隨著環境因素而改變,甚至轉回。 3.3.1

相關的研究由於 Lisa Diamond 本身亦是 APA 手冊及相 關研究資料的彙整總編輯之一,APA 由關於「性向」的 科學證據也已經依照 Lisa Diamond 的研究而於 2014 年 有所修正12 。

3.4 Lisa Diamond 並且她的相關研究,自 2008 年起開始的研究清楚 指出: 3.4.1

「性傾向是流動的(Fluidity)」,就是指,男人可以 對男人或是女人衝動,大多數對於同性感受到衝動人士 也曾經被異性所吸引過。

10 Lawrence S. Mayer, M.B., M.S., Ph.D. is a scholar in residence in the Department of Psychiatry at 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and a professor of statistics and biostatistics at Arizona State University. Paul R. McHugh, M.D. is a professor of psychiatry and behavioral sciences at 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and was for twenty-five years the psychiatrist-inchief at the Johns Hopkins Hospital. He is the author or coauthor of several books, including, most recently, Try to Remember: “Psychiatry’s Clash over Meaning, Memory, and Mind” (Dana Press, 2008). 11 性向(Sexuality)可以被解讀成為,性傾向(Sexual Orientation)與性別特徵(Gender) 12 美國 APA 手冊及文獻中(2014 年版,p.633)清楚指出:「大多數有被同性所吸引的人士,早 已經有過被異性所吸引的經驗」。


3.4.2

唯一比較顯著的「異質性」出現在,只有該人士過實質 「同性關係」上面,這方面男性會顯著的希望繼續「同 性關係」,但女性則沒有。

3.4.3

整個「同性戀族群」的「多元性」太高,並不符合法律 要求的「特殊性」,實證也不支持被同性所吸引有「特 殊之處」。

3.4.4

同時,Lisa Diamond 對於美國同運團體採用「天生說」 來主張法律和社會政策權益是很不以為然的,並且在 2013 年於康乃爾大學的演講中,呼籲 LGBTQI 團體「應 該停止使用『我們』無法被改變作為政治訴求,因為 外面已經有許多的實證資料,證明『性向』是流動的, 並且反對方也非常清楚。」

3.4.5

Lisa Diamond 教授更在演講中提到,美國最高法院審 理 United States v. Windsor (2013)時的「反對 基礎」,在今天是無法於科學上站得住腳,就是實證 的研究結果,「天生說」毫無科學根據。

3.5 Mayer and McHugh (2016) 從生物學(包括基因、腦神經、賀爾 蒙影響、雙生子研究等)、心理學及社會科學領域,回顧 200 多 份論文攸關於「性傾向」、「性向認同與心理衛生」及「性別 認同」相關研究文獻後,提出科學對於「先天成因」存有極大 疑慮。 3.5.1

論文報告結論:性傾向(Sexual Orientation)部分

3.5.1.1

將「性傾向」視為與生俱來並屬於人類生理不 可變的特質,是沒有足夠的科學證據所支持。

3.5.1.2

儘管部分研究指出生物因素,如:基因和荷爾蒙, 和「性行為」及「性吸引」有「相關性 (association)」,但目前尚無因果關係被證實或 論證。 部分研究顯示同性戀者和異性戀者的腦 部活動有輕微差異,但從腦神經學的角度,上述 研究尚無佐證這些差異是源自於先天或是受到 後天環境與心理因素所導致。


3.5.1.3

檢視針對青少年長期追蹤的研究(Longitudinal studies),人類的性傾向並非終其一生不變,反 而是具備「流動性(Fluid)」,一份特別的研究 指出,多達 80%曾在青少年時期會被同性所吸 引的男性族群,在成年後就不再受到同性所吸 引。 (上述研究特別之處乃是:有別於一般僅針 對研究樣本進行訪談調查,而採真實性行為改變 而判定。)

3.5.1.4

3.5.2

相較於社會一般人士,同性戀族群有比一般人 高 2-3 倍的情況是在童年時曾遭受到不當性傷 害。

論文研究結果:性向、心理衛生及社會壓力 (Sexuality, Mental Health Outcomes, and Social Stress)部分

3.5.2.1

相較於一般普羅大眾,同性戀族群有較高的風險 出現身心健康疑慮。

3.5.2.2

研究指出,同性戀人士出現焦慮、憂鬱、濫用藥 物及自殺的比例風險是高於一般人。

3.5.2.3

跨性別人士同樣有著各類的身心健康問題,無論 年齡,企圖自殺的跨性別人士估算為 41%,而美 國人口平均則是 5%。

3.5.2.4

雖然有部分(非常有限)的研究指出,社會壓力源 (social stressors)、如:歧視或標籤,是導致同性 戀人士及跨性別人士身心壓力的來源,然而,這 部分從公共衛生學門的角度,需要更多優質的長 期追蹤研究(longitudinal studies)來檢視社會壓力 源模型(social stress model)的適用程度或影響的 大小。

3.5.3

論文研究結果:性別認同(Gender Identity)部分

3.5.3.1

目前尚無有足夠科學實證支持「性別認同」是天 生或不可改變:所謂的「男人靈魂困在女性身


體」或是「女人靈魂困在男性身體」的假說是 沒有科學證據支持。 3.5.3.2

依照近期研究的估算,美國成年人「性別認同」 與其生理性別不同約佔人口的 0.6%。

3.5.3.3

神經生物科學領域(neurobiological)的研究結果有 顯示出,腦結構與「跨性別認同」之間只有微弱 的關聯性(weak correlations),而這無法構成具備 「顯著因果關係」的科學證據。

3.5.3.4

相較於一般普羅大眾,經過性別重置療程的成人, 其身心健康欠佳的風險依舊較高;而其中一項研 究更指出,相較於控制組,經過性別重置療程人 士企圖自殺或是死於自殺的比例是遠高於常人。

3.5.3.5

兒童屬於「性別認同」的特別類別,只有極少 數的在孩童時期歷經過「跨性別認同」者,其 情況會持續至青少年和成年期,故必須非常小 心與嚴謹處理兒童並依個案為之。

3.5.3.6

儘管極少數的科學證據指出,部分「跨性別認 同」的孩童,在性別認同備受肯定的情況下、心 理健康或會有正面改善,但依然欠缺科學證據支 持,透過療程干預,如:延緩青春期發育或抑制 青少年第二次性徵發育是對於孩童有所幫助。 並且,沒有任何科學證據顯示出所有出現「跨性 別認同」想法或行為的兒童,應該被鼓勵成為 「跨性別(或另一性)」人士。

3.6 故,在台灣討論同性伴侶法時,貴院有必要釐清楚關於「性 向」研究的科學基礎。 一個不基於科學的立法,除導致學童於 學校受到不實的教育內容外,尚容易讓青少年因錯誤資訊而有 所不當嘗試。 目前的科學,並不支持同性戀是屬於天生及不 變的論述,故,並不符合「平等」檢視,即,從科學角度, 「同性戀族群」並無「不可改變的不利特徵」。


3.7 「同性戀族群」並非處於政治結構或程序上的弱勢地位:針 對於政治結構或程序上的弱勢地位,是指向那些難以循正常民 主程序爭取或維護自身權利,而容易淪為正常民主程序的局外 人或經常失利者;然而,綜觀歷年同志運動遊行,非但沒有獲 得政治打壓,更多有政治機關及政治人物,給予經費補助。 故在台灣,「同性戀族群」恐難構成所謂的「弱勢」地位。 3.7.1

查 依照同志人權法案遊說聯盟之調查,第八屆立法委 員共計 43 位支持同性婚姻,然而反對同婚立委僅 22 位。 另外,第九屆支持同性婚姻高達 65 位,反之,反 對同性婚姻之立委僅不過 12 位。

3.7.2

另查 自 2005 年起,台灣同性運動,多伴隨著強調不同 「性」與「另類權利」的族群加入,遊行訴求逐漸以挑


戰傳統道德價值觀念為主,包括強調:娛樂用藥及各式 各樣的「性」權利,導致社會反感。 年份

主題

備註

1996

參加【火照夜路】,彭婉

「婦女要夜行權、同志要日行權」

~早

如遇害

期 2003

同玩節共同舉辦

第一

台北市政府補助 70 萬 馬英九致詞同志卡拉 OK 比賽

屆 2004

「異議公民•彩虹城市•

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等

花樣主體•同治國家」 2005

「同心協力 101」

同志、性工作者、情色資源、性邊緣、另類 性實踐、BSDM 等。 誠品書店支援同志文學、電影、文化等座談 會、藝人變裝、電音派對及夜店 LUXY 活動。 立委鄭運鵬支持。

2006

「一同去家遊 Go

台北市政府廣場,彩虹升旗活動,市議會三

Together」

場同志論壇。「爭取同志伴侶權益的合法化, 例如結婚權或同居伴侶法,同志生育領養子 女的權利,以及老年同志的關懷照顧等,希 望讓每個同志都能擁有組織家庭的自由選擇 權利;除此之外也希望透過對同志父母親人 等議題的討論,讓同志的父母及親人能對同 志有更深的了解,並進而支持同志!」

2007

「彩虹有夠力」

張惠妹演唱、馬英九聲援、民進黨立委鄭運 鵬全程參加。

2008

「驕傲向前行 Run the

以「展現多樣,驕傲做自己」、「消除歧視,

Rainbow Way」

勇敢向前行」號召 LGBT 社群 「殘酷兒」坐著電動輪椅參與遊行的隊伍, 特別參加。

2009

「同志愛很大」

彩虹大使:梁靜茹、叮噹等

2010

「投同志政策一票」

同志在政治、法律上的權益為主,監督候選 人的同志友善政見,並發表聲明表示,不歡 迎之前未關注過同志社群、且沒有同志政策 的候選人參與此次遊行。此次遊行於終點設 置投票箱,供參與遊行的群眾投入發票捐獻,


並呼應此次的主題「投同志政策一票」。

2011

「彩虹征戰,歧視滾

活動大使:張懸、馮光遠等人

蛋」

定義六色旗: 1. 紅色:性愛——廢除惡法,性權就是人 2. 橙色:力量——集體展現,我們就是力 量 3. 黃色:希望——勇往直前,打造希望種 子 4. 綠色:自然——看見差異,自然展現本 性 5. 藍色:自由——自主多元,解放身體自 由 6. 紫色:藝術——活出自我,創造繽紛藝 術

2012

「革命婚姻──婚姻平

更進一步革命婚姻主題;訴求『婚姻平權、

權,伴侶多元」

伴侶多元』,讓不論是否為同志、無論何種 性別定位的民眾,都能夠以多元的關係狀態 下與自己想愛的人在一起,期望台灣能是亞 洲第一個通過伴侶法,最自由民主的國家。

2013

「看見同性戀 2.0 正視

訴求同志(性小眾)的處境:

性難民,鬥陣來相挺」

你能大方向所有親友或同事介紹你的伴侶、 或是請他們為你介紹伴侶嗎?當你需要手術 時,若你的伴侶是同性,他(她)能以家屬 或配偶的身分替你簽下同意書嗎?妳(你)能 自由的依自己想要的性別氣質與形象打扮, 自在的遊走在日常生活中嗎?你們能合法繼 承彼此的遺產嗎?你沒有任何被迫隱藏的、 關於「性」的事情嗎?

LGBTQI 都是廣義「性難民」的一份子,即 便我們當中多數人不一定如國際與人權議題 上所稱呼的「難民(refugees)」那樣受到 立即的生命迫害,但希望我們因性身份而共 有的那份「受難/難民(sufferers)」處 境能在我們互相的瞭解及參與,讓各位因為 性傾向性身份而必須在家庭、交友、工作、


政治等生活領域而隱藏自己,或被差別待遇 甚至遭受驅逐的「性難民」們一起為自己生 活中不同場域的多種權益一起發聲。 2014

「擁抱性/別•認同差

歐美人士加入、藝人:藍心湄、卓文萱、張

異」

婷婷等,政治人物臉書:蘇貞昌、蔡英文等

2015

「年齡不設限 解放暗櫃

立法委員參加遊行

青春自主」

2016

「打破假友善 你我撐自

立法委員參加遊行、台北市政府及台中市政

在」

府升起彩虹旗

「同性戀族群」並非處於政治結構或程序上的弱勢地位,綜觀第八屆及第九屆 立法委員鄉挺同婚人數高於反對改變婚姻定義人數即可明證,並我國自 2004 年 將兩性平等教育法修法,改成「性別平等教育法後」,不同性別傾向、性別氣 質、甚至各類行為偏好,早已納入教學課綱。並我國除卻歷年同運遊行外,根 本不見其他公民團體可獲台北市政府及台中市政府升旗力挺,並且同運遊行 尚多有政府及民間單位給予經費補助。 故在台灣,「同性戀族群」恐難構成 所謂的「弱勢」地位。

3.8 「同性戀族群」並無受到有歷史或社會性的歧視: 3.8.1

一男一女結合之婚姻,其制度形成是早於任何法典或政 權的產生,即便漢摩拉比法典(The Code of Hammurabi)中亦已有約 1/4 的條文是處理婚姻關係以及 其所延伸的社會問題,包括:丈夫不得離棄病妻、正妻 地位不容剝奪、有孩子或嗣子絕對不得納妾、無論男女 均禁止婚外性行為並以極刑處置通姦者等,即以一男一 女型態結合的婚姻制度,在文化上已經融入各個文明亦 為可考證歷史上絕大多數社會所立法保障,文化上有著 「不證自明 (Self-Evident)」之特性。


3.9

3.8.2

華人傳統文化上,「婚姻」是視為對於「性」的自我所 節制,並為安定社會秩序的重要基礎。 孔子曰(禮記); 「昏姻之禮.所以明男女之別也.夫禮.禁亂之所由 生...故昏姻之禮廢.則夫婦之道苦.而淫辟之罪多 矣...故禮之教化也微.其止邪也于未形...」而西漢劉 向亦有:「婚姻之道廢,則男女之道悖,而淫佚之路興 矣」(說苑政理篇),足可見早於公元前,一男一女的婚 姻制度就是根植於教化與維繫社會秩序之目的。 這和 同權運動訴求的,異性戀父權霸業說,有著本質上的相 左。

3.8.3

部分西方國家,曾基於文化傳統理由,而將同性性行為 (特別是肛交)視為「違背刑事法律」,進而讓部分社會 人士在現代認為法律過為殘酷。

3.8.4

然而,這在我國並未有發生,「龍陽之好」或是「斷袖 之癖」乃是自古以來的成語,即傳統上,我國並沒有透 過任何「殘酷」方式來「逼迫」同性性癖者。

3.8.5

華人社會,文化上傳承儒家體系,對於同性間之性行為 大多被歸類為個人私下行徑,即同性之間合意性行為, 雖不由傳統社會價值所贊同,但並非為法律所不容。

3.8.6

綜觀而言,台灣法律,並無針對非婚姻身分國民的「合 意性行為模式」作出法律上的規範或是禁止,也未無針 對已成年國民的特定性偏好人士作出法律上的限制,更 無任何法律是排除或是限制同性戀者相互共居相處又獲 真實情感展現之權利,實難謂有系統性歧視(Systemic Discrimination)之存在。 同志族群與社會非同志族 群在「言語」及「相處習慣」上之的爭執點,應是屬 於社會不同族群間基於文化價值觀念之差異所導致。

從科學而言,「同性戀族群」並非「天生的、也非不可改變的 不利特徵」,而其社會政治影響力更早已凌駕在民間傳統文化 團體及宗教團體之尚,並且多有霸凌宗教文化之事實。 3.9.1

舉證一:臺北市政府專屬「同志跨部分會議」會議記錄 (附件十二),舉證非同志委員要求各部會分包業務給同 運團體,更包括要求警察局不得領檢特定地點。


3.9.2

舉證二:臺中市政府官員於臉書及公文明文禁止基督教 背景團體進入校園進行志工品格教學,違反憲法宗教平 等保障。

3.9.3

台灣同運團體早有凌駕於法律之上的政治影響力,更對 於「異見人民」使用國家機器進行制度性打壓,否定人 民基於傳統文化及宗教上之人性尊嚴及教育權利,尚難 構成屬於「特定弱勢族群或團體人民」之特徵,懇請 大法官明鑑!

(三) 男性同性性行為不宜由國家直接或間接「認可」? 1.

無論我國或是美國疾病管制署(CDC)對於「性-傳染性疾病」的風險 有清楚宣導資訊,並從統計數字中顯示,「男與男之間的性行為


(Men having Sex with Men)」乃是感染途徑的最大宗,佔我國 HIV 感 染人數比例超過 7 成13。 2.

排除性傳染疾病,人類肛門先天結構,基於黏膜組織及未受皮膚保 護的緣故,並屬於「排泄器官」存有許多病菌,有極高肝炎及人類 乳狀病毒(HPV)等感染風險、實不宜作為「性行為」使用。

3.

並且,Markland, Dunivan, Vaughan, Rogers (2016)14等學者更於美國腸 胃病期刊(The American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發表,在檢驗超過 6000 位個案後,得出「肛交」導致至病患大便失禁有著病理及統計 上的顯著因果關係,這現象在成年男性病患中是特別明顯的 (The findings support the assessment of anal intercourse as a factor contributing to fecal incontinence in adults, especially among men)。

4.

我國成功大學學者暨精神科醫師陸汝斌更多次表示,個案指出部分 中高齡同性戀者恐有向年幼者(甚至未成年者)誘導之疑慮15。

5.

憑良心兒而論,在不考慮其他反對修法理由的前提下,貴院宜納入 「男男性行為」之健康風險與「女女多為情感連結」的差別性考量, 並評估將「婚婚(男男)」結合制度與「姻姻(女女)」結合制度,朝 分別制定為佳。

(四) 國家是否有義務制定同性類婚姻(如:同性婚婚/姻姻)制度? 13 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局統計數據,本研究彙整 14Alayne D Markland, Gena C Dunivan, Camille P Vaughan and Rebecca G Rogers (2016), Anal Intercourse and Fecal Incontinence: Evidence from the 2009–2010 National Health and Nutrition Examination Survey,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 111, 269-274 (February 2016)

15 2017 年 1 月 08 日於台南


1.

歐洲人權公約第 12 條雖很明確將「婚姻權」及「組織家庭之權利」 納入,然而歐洲人權法院亦清楚表達「婚姻家庭制度保障只限於一 男與一女,並且歐洲國家只限於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是沒有違反該 人權規定的16」。

2.

聯合國人權委員會 1999 年 Joslin et al. v. New Zealand17中亦指出國家 制度僅有「男女婚姻」規範而未設置「同性婚婚/姻姻結合」制度是 有法理正當性(merits),並且是未有違背任何國際人權公約中的「平 等條款」。

3.

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針對於 LGBT 族群所制定的專刊《生而自由一律 平等 (Born Free and Equal)》清楚闡明:「國際人權法不要求各國允 許同性伴侶結婚18」,即難謂我國政府並無絕對必須制定「同性婚 婚或姻姻」制度的義務。

(五) 國家是否有義務制定非婚姻的「同性伴侶」結合制度? 16 Schalk and Kopf vs. Austria 案(2010)、Hämäläinen v. Finland(2014)& Chapin and Charpentier v. France(2016) 17 CCPR/C/75/D/902/1999 18《生而自由一律平等 (Born Free and Equal)》專刊英文版第 53 頁(中文版第 51 頁)


1.

依照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於 Young v. Australia (2000)所設立的原則19, 國際人權法要求 LGBT 權利(如:共同生活)是比照未婚的一般男女 (如:同居男女)。

2.

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針對於 LGBT 族群所制定的專刊《生而自由一律平 等 (Born Free and Equal)》亦有清楚闡明,除非該國政策(或福 利)有對於同居男女(無婚姻關係之男女)有提供保障者,否則並不構 成基於性傾向的歧視20(違反《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 26 條)。

3.

查 我國稅務法規過去對於婚姻採稅務懲罰的方式(釋字第 696 號), 而其他制度,如:人民間贈與(釋字第 647 號)、社會福利或保險繼 承,都未有像歐美諸國讓「同居伴侶(Common Law/Cohabitation/同 居男女或同居伴侶)」有所適用,亦不允許未婚男女得共同領養小孩 (成為法律上的共同收養人)。 而貴院於釋字第 694 號解釋,基於平 等及生存權利,給予全民不問血親及姻親,只要符合民法第 1123 條 之 3 的家屬即可成為稅務上的被撫養人,早已讓兩位同居人民都可 享受等同於「已婚男女」的稅務待遇(並且無須要擔負婚姻義務), 台灣目前狀況,實難謂國家有對「未婚男女」及「同性愛人」有 所差別待遇。

4.

法律違憲的司法審查在法學原理中是建基 Marbury v.Madison(1803) 一案。以上的事實可以清楚說明司法審查無非是為憲法及憲政制度 得以順利推行為必要之手段。 4.1 司法審查既定是一個憲政民主制度中之非民主的程序,自必認 為服持憲政民主制度之建立,而查我國憲法,開宗明義訂定為: 「鞏固國權,保障民權,奠定社會安寧,增進人民福利」。 因 此,以一個社會文明的整體而論,並且基於國家人民的永續發 展,憲法法庭實不宜以粗糙之司法審查推翻過往穩定的社會秩 序。 4.2 另參照美國憲法,其序言也清楚指向建構正義、安寧、公共福 祉、並使我們自己(美國公民)及後代得享自由的幸福,足可證 下一代的幸福,須成為本次攸關婚姻釋憲之最重要審查基礎。

19 CCPR/C/78/D/941/20000, para. 10.4. 20 《生而自由一律平等 (Born Free and Equal)》專刊英文版第 53 頁(中文版第 51 頁)


5.

司法審查的途徑與本案有關者可以明列為二: 5.1 因應社會大眾以為變遷的價值觀念或以為形成之新的行為模式 或固定造福人群之科學發現所必須延伸之法律規範,司法審查 若改判定現有的法律規範,而使新的法理原則或價值觀念 (再 製度化 reinstitution) 則乃回應多數民意,因此仍具服務民主 體系之意涵,誠為合理之司法審查途徑之一。 5.2 憲法除建構憲政運作之制度以落實實行民主憲政之外,其另一 主要功能為在人民將管理眾人之權力交給政府以後,應有諸變 得防止政府濫權,應為保障人民基本權益之規定,於本案有關 者,可以下載理念以蓋之:基本人權不得以法律剝奪減少,而且 應保障實施法規時之平等普通運用原則。為本項基本人權之保 障,司法審查之另一合理途徑,本途徑因潛在的排除公權力之 效力,自必訴諸於系爭之事乃為基本人權之確認為限。 5.3 綜上所揭之科學研究,「同性戀天生假說」實缺乏科學實證基 礎,而受「同性所吸引」者,更非不可迴轉或減緩影響程度, 人民,即便是同性戀者,亦能有機會如同他人一般進入婚姻家 庭同享天倫,附件一之後同生命故事即為實證,憲法法庭實不 可剝奪「同性戀者」的最後指引明燈!

6.

在憲政之司法觀念中,伴隨司法審查原理乃係很重要的本質性規範 原則,即「司法克制(Judicial Restraint)」或「司法謙抑」, 這原則就是在限制司法的過動(Judicial activism)。 司法院在 尊重司法克制原則之下,理應盡量避免轉代憲政制度中主辦機關來 立新法。司法審查在改有具體已由立法機關制定之法律時,應避免 直接替代立法權而生造成之情事,茲立法機關為由民主選舉產生, 擬應代表民意,也向民意負責。後者可見諸於任期制以及罷免制度之 制衡。大法官為任期保障,不向任何機關或人民負責,而單單要向 憲政體制及其當初制定成立之目的負責,應無疑義。


7.

社會秩序之內涵可稱為一個文化認可的道德倫理,而「道德」亦是 民法第 2 條所謂的公序良俗,道德或是倫理,可協助人民指引(或辨 別)事物的是非對錯。 法學緒論容或有指道德不等於法律,雖然在 其所指的面向,可以為真,然而,當我們從法律提升到憲法,一個 根本大法的時候,其指導原則,或是其理性基礎(underlying rationale)自非道德莫屬。 換言之,談到憲法,一個沒有比它更 高位階的法律體系時,能為其衡量準繩者,應為人民所認同之道德 倫理。 憲法第 171 條,明訂由司法院解釋法律與憲法的牴觸之疑義, 然而,本案實乃屬於人民對於「夫妻婚姻制度的良善社會秩序」持 有不同意見,如貴院有所擅專,恐屬司法侵害民主之實。

8.

司法審查遇有多數民意所堅持之理念時,司法的審慎自是至理, 若司法部門未能確知人民意願之合法合理之方式,在任何不明全 民意願之情形下,司法審查應可轉為擱置,建請政府機關依公投 法得出結果再議,則不失為公允且合理之決定。

(六) 基於聯合國 Young v. Australia (2000),如貴院宣判國家必須制定「同性 伴侶法」並且給予「同性伴侶」結合超越一般「未婚男女」的特權,無 論是社會福利之繼承又或者是財產的相互贈與或繼承,都勢必立即引爆 全台所有「未婚同居男女」立即一體適用,過去國家廢除之「三妻四 妾」陋習非恐將重現,即一個有錢男人不婚而有許多異性同居社會性家 庭,並更將受此人權擴大解釋影響,貴院實不得不考量,憲法第 22 條關 於社會秩序及憲法第 23 條攸關比例原則之要件!


(七) 單存就兒童權利而論,男女婚姻宜有優先於「同性伴侶」甚至「同性婚 姻」之正當性: 1.

法務部雖委託清華大學進行〈同性伴侶法制實施之社會影響與立法 建議〉,並而其參考源自於北歐的 Anderson, Amile & Ytteroy (2000)及 Crowl, Ahn & Baker 及 Adams & Light 等三篇報告,舉 證「同性家庭」與「父母家庭」成長中的兒童是沒有不利因素。

2.

美國心理學會(APA)曾於 2005 年發表聲明,主張並無任何研究指出 同性家庭與父母家庭會對兒童造成不利影響。然而,Loren Marks (2012) 回顧 59 份美國心理學會所引用的研究文獻,發現其中有: 缺乏對照組、統計不據顯著性、數據相互矛盾等缺失,並質疑缺 其聲明乏實證研究的支持。

3.

而,Walter Schumm (2016) 回顧超過 100 篇專於「同性家庭」 及「父母家庭」中的兒童研究文獻,發現在兒童與監護人關係上, 同性家庭有比較不穩定的特徵,然而,基於研究上的限制,對於兒 童未來影響有待觀察。

4.

徐山靜醫師(嘉義基督教醫院兒童醫學部內分泌暨新陳代謝科顧問醫 師)於立法院公聽會指出,美國兒科學會(American College of Pediatricians)於 2013 年 3 月出版〈Homosexual Parenting: Is it Time for Change (同性雙親:是時候改變了嗎?)〉向美國社會呼籲: 「…當要做出一項影響後世代的決定時(指同性雙親收養孩童),任 何有責任的人士均應仰賴科學上綜合及具備結論性的證據。 然而, 這絕非是本案的情況,並且(科學上)有完善的證據指出,讓孩童暴 露在同性生活風氣中是有孩童在情緒上、精神上甚至於健康的風險 增加。」

5.

Allen, Pakaluk, and Price (2012)利用美國普查資料,得出 「同性家庭」(同性同居者)中的兒童有比「父母家庭」中的兒童 約低 35%的機率去完成義務教育。

6.

Allen(2013)採用加拿大的普查資料,並納入同性婚姻家庭,得出 相同於美國的結論,即「同性家庭」相較於「父母家庭」的孩童僅


有 65%的機率是有完成義務教育的,其中女孩表現更是遠差於男 孩。

7.

D.Paul Sullins (2015) 進一步透過美國超過 20 萬位兒童樣本來比 較「同性雙親家庭下」及「父母家庭下」孩童情緒問題的影響,實 證結果得出,同性雙親家庭下成長的孩童有比父母家庭成長中的 還統高於兩倍的風險有情緒問題,這是具備統計顯著性的結果。 Sullins (2015) 進一步的分析指出,如果絕大多數在直系血親父母 家庭下成長的孩子有最低的情緒障礙,並且相較於同性雙親家庭的 孩子,血親父母家庭成長的孩子有情緒問題的機率更是下降至 1/4。

8.

Lundberg, Pollark & Stearns (2016) 分析美國過去 60 年的數據, 企圖探討「家庭不平等(Family Inequality)與收入不平等的連結」 並且在相異(diverging)路徑下的「婚姻」、「同居」及「生養小 孩」三者間的關係。 研究指出「婚姻」家庭下,完成高等教育者比 較有進入「婚姻家庭」的意願,即表示低收入家庭的兒童有比高收 入家庭的兒童是生長於非血親家庭進而導致家庭結構的不穩定,作 者從此角度提出一個新的基於社會經濟的解釋,即「婚姻」屬於人 類對於「共同生活及養育小孩」投資意願的具體表現,並主張社 會缺少鼓勵「婚姻」制度恐導致社會收入不平衡的導因之一。

9.

基於科學,提交單位對法務部雖委託清華大學進行〈同性伴侶法制 實施之社會影響與立法建議〉中,攸關於兒童權利部分,提出未有 參考美國及加拿大最新研究報告之質疑,並且反對國家以任何方式 立法去推動或是認可「同性雙親」是可以等同於「血親父母」的政 策,提交單位由衷認為同性婚姻或是同性伴侶如涉及收養,將傷害 兒童的最大利益,違反國際兒童公約之精神。 9.1 聯合國人權宣言地 16 條,清楚明載「家庭是天然的和基本的社 會單元,並應受社會和國家的保護」,而婚姻的結合是屬於男 女之間的關係,並指有男女雙方基於自由的同意才能締婚。 如 我國改變婚姻定義,又或是給於伴侶制度共同收養且等同於夫 妻收養之權利,勢必改變了原本可享受一父一母養育的兒童權 利,視兒童權利於不顧。國家怎可基於成年人之「性慾」或是


「模仿慾望」就設立一個,未經時間驗證其「忠誠性」及 「穩定性」的關係呢? 孩子何辜? 9.2 縱然「女女伴侶」有遠比「男男伴侶」更高的正當性去收養孩 子,特別是如一方就是親生母親,然而,這等同於是將「個人 自由」凌駕至「平等原則」、「社會秩序之上」及「孩童權 利」上。 9.2.1

民法上雖然性行為不忠得為離婚理由,然而,我國無論 民法或是刑法「性行為自由」都依循貴院釋字第 554 號 解釋,就保障婚姻制度的社會秩序,而作出禁止。

9.2.2

然,我國憲法婚姻制度性保障雖對於男女性權利上及養 育上有所著墨,卻尚未曾就婚姻中的孩童權利作出評估, 即雖釋字第 587 號給予人民知道血親父母之權利,然而, 孩童基於憲法第 22 條,由親生父母親養育之自由權利, 亦難有妨礙社會秩序與公共利益之疑慮,更是符合憲法 第 23 條政府對於人民權利自由限制之要件。

9.3 就收養非親生子女部分,雖他國如加拿大或荷蘭中的「男男制 度」或「女女制度」可透過政府及市場機制,採人工捐精受孕 或是借腹生子之方式進行,然而,這非但有將生命當作商品 (嬰兒買賣)之疑慮,更造成社會秩序的嚴重動盪: 9.3.1

加拿大安大利略省 2017 年起生效的 28 號法案(Bill 28,Parentage and Related Registrations),明文將 「父親」及「母親」等位稱於法規中移除,並於出生證 明及政府相關登記處,改以「生親(birth parent)」及 「雙親(parent),法律上的雙親」,雷同尤美女 2013 及國民黨與時代力量 2016 的民法修正草案,剝奪人民 基於文化傳統的人格權利及混淆男女性別的社會秩序。

9.3.2

加拿大安大利略省長更進一步提出 89 號法案(Bill 89) 除已讓加拿大安省家長對於其「性別平等」教育感受到 震驚外,本法案變本加厲地讓國家有權在父母與孩童對 於「性別身分」有所衝突時後,由國家進行安置。

9.3.3

代理孕母或是同性伴侶的人工受孕,有違背自然的疑慮, 事關重大,尤其是對年輕人而言,一位位對慈母心存感


激,卻心裡懷念未曾謀面的父親的 16 歲少女:「請不要 誤會,我知道我降生在這世上是愛和辛勞的珍貴結果, 我很慶幸也很感恩。 但是我每晚確實伴著失落感入眠, 也帶著失落感迎向每天的晨曦! 我永遠不會知道一個 6 歲女孩和爸爸打棒球的滋味,我永遠不會知道帶男孩回 家看著他被老爸修理的滋味,我永遠不能在父親節早上 寄一張照片給自己爸爸,只能每次和媽媽頂嘴道:『家 裡沒有爸爸, 我要寄這給誰?』 我永遠不能和給我生命 的這個男人目光交流。 我爸爸留給我的只有獨特的橄 欖膚色和小巧的鼻子。 這些點點滴滴是我努力拼湊和 爸爸關係的僅有線索,對這世界而言這只是零碎又好笑 的小事,但對我這無父的人而言卻是天大的事!」 本個案的媽媽用捐精者的精子懷孕生女,對這位只有單 親媽的 16 歲少女而言,她覺得父親的角色很重要! 對 此她給了下面簡單但感人的理由:「不是捐精者所生的 子女很難感受我們所經的掙扎。 我有一個男朋友,但 是傷心的是我不覺得受到保護。 我從未能把男友介紹 給一個能保護看顧我的爸爸。 我沒有爸爸可以陪著我 走上婚禮的紅毯。 我沒有爸爸可以帶我運動教我功課 甚至只是陪我聊天。 我非常渴望一個男人的真心關注 但是不涉性愛。 我想要告訴他我大大小小的成就和各 科優秀的成績好使他以我為榮。」 把父女強行分開的這種行為,給這個女兒帶來了深遠的 擾亂和不安。 不只是情緒上的更是生理上的擾亂和不 安,因為社會科學已經發現,缺乏生父保護和依靠的少 女,其典型症狀是:經歷過早的來經,過早的性行為和 較高的少女懷孕的風險。 打斷她的「父女聯結」會攪亂一個少女的生命,其嚴重 程度我們甚至到現在都還不甚瞭解! 這個少女繼續道出 了她的故事:「因為我身上有些特色跟媽媽完全不像, 有時候我會盯著鏡子以小時計,只為了找出我哪些特徵 可能來自於那個生我的男人… 我希望腦海裡有一張那 個創造我的人的臉孔。 我希望知道我原本的姓氏,我 希望能認識我的祖父母。 我希望能抱抱我的爸爸更甚 於抱其他人,希望他知道我獨特而且真實地存在在這個


世界上,因為每一個人都有父母,所以我也配得知道他 /她們是誰。 我們都配得知道我們是從哪裡來以及我們 是誰? 我將永遠感覺不完整。 我會永遠不停地搜索追 尋。 在我有生之年我必需知道這個答案。」 我們瞭解孩童對親屬關係和歸屬感有深切的需求,孩統 有和血親父母共同生活的必要,但我們卻對所有孩童對 親屬關係和歸屬感的深切需求不屑一顧! 甚至我們的一 些立法委員…

10. 美國麻州及加拿大的社會現象,早已讓台灣人民有所不安,而做為 一個宗教團體,提案單位比大多數社會人士都了解,親屬家庭對於 孩童的重要性,「因為每一個人都有父母」,所以孩童也應當和血 親父母在一起,國家應當協助人民成為一對好的父母,而不是滿 足特定族群「模仿當父親及母親」的欲望,孩童不是商品,並不 是為滿足他人喜好而生的,「無性別婚姻」和「無生父/生母家 庭」並非台灣人民所要的社會實驗! 如果貴院認為人民之性傾向,基於憲法第 7 條及第 22 條有必要宣判 民法婚姻制度有違反憲法之疑慮,本提案單位於此聲請貴院,同樣 基於憲法第 7 條及第 22 條原則,對於「兒童有被血親父母養育」 之權利自由,進行併案審理!


(八) 憲法法庭於評估基於「性傾向」是否乃是強迫國家變更制度或是制定新 政策時,除應檢視科學客觀證據外,理尚審查聲請人是否代表全部會受 「同性性吸引」族群之全部。 本法庭之友意見書除代表台灣基督宗教 團體外,尚包括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C7+聯盟所屬單位)亦幫助全亞洲 最多的「後同志族群」及「同志父母族群」。無論科學證據或是「後 同志族群」的存在事實,都直指「同性性傾向」非但不是新鮮事,乃是 歷史以來就與社會共存的,而受同性所吸引的人民,並更非不能擁抱生 命。 國家制定「同性婚姻」或是「同志伴侶」規範,除有妨礙現有社 會秩序外,尚存有傷害其他國民(特別是「同志父母族群」)依照其文化 或是宗教信仰去幫助「同性戀族群」之權利,更是破壞「同志」與「血 親父母」之互助關係,絕非司法院應涉入之事務。

【結論】 本案除引爆全民關注外,尚因媒體而讓亞太地區周邊國家,如:南韓、日本、 大陸、香港、新加坡及馬來西亞等國均有所關注,實為貴院能夠彰顯我國憲法 人權及民主精神之難得機會。我國民法親屬婚姻制度受過往司法解釋及民俗習 慣所限,同性別國民登記成婚確實於法無據。 然而,相關限制,有否牴觸基於 憲法保障之「婚姻自由」或與憲法第 7 條平等原則相左,乃係本案關鍵所在。 就本案而言,聲請人有必要提出以下舉證: 1. 同性性傾向屬於天生,且據有不可改變的特徵? 2. 同性結合的基礎與依據是和目前婚姻制度的基礎相符? 3. 同性結合關係是不妨礙且符合公眾利益(比例原則)? 4. 同性結合關係是不妨礙且符合社會秩序(比例原則)?


5. 現有婚姻制度是沒有正當性的? 6. 憲法保障兒童的自由權利是低於人民基於性傾向的人格權? 7. 社會秩序的變遷是可以由 15 位大法官決定,而非人民? 就「婚姻自由」部分,我國婚姻制度有別於西歐諸國並未有將「婚姻」視作 「建立新家庭」的途徑。 依民法 969 條,我國婚姻乃屬於兩個家族的「成 親」;補以現代科學,婚姻制度乃基於下一代的繁衍,由父母的 DNA 結合, 子女的 DNA 讓姻親兩家有了「血濃於水」的連結,進而讓兩家族姻親間有相 互扶持之義務,並可由民法第 1059-1121 條可證,乃屬於自古以來的「社會人 倫秩序」。並且我國過往司法解釋更是將「婚姻自由」視為「選擇進入婚姻」 之「自由」,等同於憲法第 13 條對於人民信仰宗教自由之保障,實不宜將有 「婚姻自由」擴大解釋至「包括有對象性別之選擇自由」,以妨礙現有社會秩 序。 就憲法平等保障原則而論,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及歐洲人權法院,都有判例確立 「國家僅提供男女婚姻制度」乃屬於國家內部對於「本質不同的立法」,沒 有違反國際人權保障之疑慮。 並且,我國人民並非不能依照民法第 1123 條 之 3 項,於民間私領域相互締結「家屬關係」,而此類「家庭」並未有讓人 民在稅務上處於劣等地位。貴院更須考量我國民間私法自治範圍內,尚有許 多不同的人際關係,如:男女同居關係、兄弟結義關係、姊妹金蘭關係、更有 許多乾爹、乾娘等關係,故,如單純就憲法第七條平等原則而論,恐怕將有許 多「民間基於情感之人際關係」將聲請貴院比照辦理,以同享同血親之繼承 或分產,有對社會秩序產生嚴重衝擊之疑慮。 最新的科學研究更指出是「沒有足夠證據」支持「性傾向是天生」及「不可 改變的」,反之,實證結果指出「性傾向」是「後天且可轉變的」,並且即 便在排除性傳染疾病外,男性間的性行為,對於人民健康有極大妨礙,包括: 肛門內充滿病菌、肝炎的感染及排泄失禁等後果,實在難有國家「認可」同性 伴侶基於「性行為」之結合制度。 「後同志族群(post-LGBTs)」、「兒童族群」及「父母族群」才是真正被司 法所忽略的族群,擅專制定同性相關制度,將導致:兒童不當的模仿、同志族 群要迴轉協助的機制遭破壞、父母教養的權利受國家制度性侵犯等。 依照貴院 過往解釋,除非有「嚴重影響其家庭生活及人倫關係,反足妨害社會秩序」疑 慮,否則並未有針對「婚姻家庭制度」做出「例外處理」之先例。 即便貴院認為「同性伴侶」乃屬合情理之必要,然而國際間針對同婚議題, 尚無國家對「後同志」「兒童」及「父母」等族群權利有訴以平衡保障之先 例,祈請大法官能夠基於憲法第 17 條保障人民創制之權利,允讓社會能夠


以民主方式充分討論出保障各項權利及各族群之制度,讓本案不但成為亞洲 首例、更是領先全球之民主先例。 司法權不宜踰越憲法所定之分際。 民法 第二條清楚將「良善風俗」的定義權交由民眾決定,並於婚姻制度是和我國 親屬制度的一環,同屬於社會秩序的一種,而任何類比婚姻的制度屬於新興 社會秩序,憲法法庭不宜侵害人民「創制」權利,宜由人民透過公投為之。

台灣同婚釋憲 法庭之友 爭議點回覆 台灣基督教聯盟 台灣走出埃及 v2  
台灣同婚釋憲 法庭之友 爭議點回覆 台灣基督教聯盟 台灣走出埃及 v2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