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臺灣極短篇作家協會會訊 全臺灣唯一極短篇雜誌 全臺灣唯一極短篇雜誌,滿足您對極短篇的渴望。 雜誌,滿足您對極短篇的渴望。

第三期(2012/9)

路痕畫作〈紅蜻蜓〉


短篇,又名小小說、微小說、掌小說、 袖珍小說、瞬間小說、迷你小說......等。是 指字數極為精簡,比短篇小說更短的小說。極 短篇是臺灣的文類稱呼 方式,通常在 2000 字 以下。聯合報曾推廣 300 字以下的極簡小說, 比極短篇更短,又名最短篇。實則,最短篇隸 屬於極短篇,就像一行詩隸屬於小詩;故本 會 所稱「極短篇」 ,包含極短篇和最短篇。


編輯報告 編輯報告…01 本會訊息…02 研究論述…05 贈予你我的空間-讀臥斧《雨狗空間》/暄振…07

創作花 創作花園…15 因為愛………………………

古嘉

余阿睨……………………… 你想起了她………………… 許願樹………………………

古嘉 古嘉 艾姬

幻鏡………………………… 偶遇………………………… 孩子氣………………………

和亭 和亭 臥斧

眼淚膠囊…………………… 對奕………………………… 嘴巴………………………… 夫妻…………………………

臥斧 臥斧 姚時晴 晶晶

乳房………………………… 點餐………………………… 妙……………………………

晶晶 晶晶 路痕

徵稿資訊…60

17 21 24 27 32 33 34 39 41 44 47 48 49 50


編輯報告 極短篇活潑 充滿樂趣 是個可愛又迷人 的小東西。可是創作者 好像很少 其實不是 如此。極短篇的創作大有人在 只是發表平臺 不多罷了。 除了報紙副刊的「角落」空間之外 大概 就是夠有能力 獨自出版「成冊」了吧 就連 文學雜誌 詩、散文、小說 皆有其專屬的文 學雜誌 唯獨極短篇缺席。 如果能有一本刊物 從第一頁翻到最後一 頁 全是極短篇 不知該有多好 想必一定很 精彩 也極富魅力。 文學除了創作的投入 亦需要研究論述的 支持。觀察學界 對於極短篇的研究卻少之又 少。若能有極短篇研究論述的發表平臺 想必 將刺激更多文友一起來研究。 當對於極短篇的渴望愈來愈強烈之時 於 是 這本刊物也就這樣誕生了。 主編 欲風鏡謹誌於彰化高中

1


本會訊息 【協會公告】 協會公告】協會成立 協會成立 UDN 城市 本會於 2012/08/12 成立 UDN 城市,市長由本 會理事王佳玲(和亭)擔任。敬請所有會員辦 理 UDN 帳號,加入城市,並活躍於城市。 網址:http://city.udn.com/16763

【活動訊息】 活動訊息】微小說創意玩 何謂創作? 想創作,敢創作,就能創作! 創作不難,但能否於遊戲中創作,於創作中遊 戲? 微小說是縱情任性的存在,它是文字的遊戲, 是充滿樂趣的文學,是心靈最明快的反應, 極短的文字從作者筆端泛出,迅速地在讀者內 心深處暈染開來。 這個十月,讓我們自由的奔馳狂想,共同在一 場又一場遊戲中,創作屬於自己的微小說。

2


* 活動名稱: 【微小說創意玩】 * 主辦單位:臺灣極短篇作家協會 * 活動日期:2012 年 10 月 27 日 * 活動時間:13:30 ~ 16:30 * 活動地點:七號咖啡店→新北市新店區寶強 路7號 TEL:02 910 9096 〈大坪林站 2 號出口左轉直走,途經各家電信 業者,見天橋右轉寶強路,前行 1 分鐘。〉 【本活動不需報名費,活動地點每人最低消費 100 元,可抵飲料費。】 * 報名辦法: 請使用 Registrano 報名系統 → http://registrano.com/events/tssswa002 僅須確實填寫報名表單,地址欄位請填入您的 個人網址,若無部落格,亦可不填。 《統一使用 registrano 報名,以收到報名資料 為準。》 (請預先報名,名額限定 20 人,額滿為止。 我們收到資料後,會寄發報名成功確認信。)

3


4


研究 論述

5


6


/暄振

臥斧是創造極短篇的雨狗。雨狗是啥?我 不知,我只知他以文字鍊造奇想,以奇想映證 現實;緩步《雨狗空間》 ,雖恍惚迷幻,但鮮 明的生活情景,超越真實的真實:深刻體認。 首步跨進的〈爹〉就是徹徹底底的家庭縮 影。於多半的東亞社會中,父親總扮演家庭支 柱的角色;多半家庭往往只能體會其辛勞,卻 總不明白「爹」的需要。故事中的父親擔心家 人的離去,並不是因為付出沒得到回報,乃因 責任的失去而無所適從。兒子幫他逝去責任, 並試圖給他全新的自我,理當錯誤。父親真心 的一句: 「我要的不是這個,我需要的是你們。」 (內文)也只是換得兒子內心的不諒解和瞞怨。 7


畢竟「爹」喪失家人,喪失責任,更喪失唯一 的自我。 比起上篇〈教室〉可謂簡單又蘊含哲理的 故事。教授對於長期執教的生涯感到虛無飄渺, 就連學生也體認出他的疲憊。其實教授的人生 已完成一個階段;應接續下個階段。此刻,學 生主動提出立場互換,將教授領回初學時期, 回歸青春,生命又有新的開始。而學生也自然 進入新的人生;無止盡的學習及回歸,抑許是 人生的某種解答。 在〈下巴〉一則裡, 「下巴」是象徵妻子 不滿的器具。妻子無法抑制怨懟,只能任憑不 滿日益漸大敗壞。但,妻子畢竟是自覺的,於 是便奮力表達抗議。抱持著破滅的風險,最終 獲得勝利。至於做法和妻子齟齬的丈夫,他在 歲月蹉跎下習慣自然,直到環境改變,他才不

8


得不變:爾後事實卻是如此諷刺有趣。文中用 獨特的對比方式,呈現許多荒謬的生活現象。 〈子彈〉強烈的射中讀者,令人無比真實 感受到愛情的殘酷。故事主人翁孜孜矻矻為愛 情付出,卻換來女友無數的抱怨、嘲諷、辱罵; 化做子彈狠狠地射入他胸膛。然女友也只是將 社會對男性的期許,及她腦內完美情人的觀念; 無意識射進主人翁。結局的爆開是解脫,主人 翁笑了,筆者也笑了,愛情和社會更笑了。 除上篇,藉由男女關係為基調,闡述人生 百態的佳作還有〈魚〉和〈路燈〉 。 〈魚〉的主 人翁果真快意女子,即使面對情人血淋淋的掏 心掏肺,兀自豪氣離去,選擇自主,不願侷限 在兩人的魚缸裡。而男子也只能將自己的心撕 裂後重新開始,反正他還有自己的魚可觀賞, 魚不吃並不代表不可餵養其它食物,遭嫌棄的

9


食物理應丟棄。抑或,在現實的故事裡,女子 走了,最後魚缸裡留下的魚……。 〈路燈〉細膩使用明暗變化對比描寫刻化 人心;並同時配合劇情的高低潮來牽引讀者, 使讀者成為這驚悚故事裡的兇手。抑或你也是 真實世界的兇手! 不論你是否為兇手,都無法逃離臥斧特有 的怪誕弔詭,帶給你的驚奇。 〈眼球〉雖是常 見的故事,結局卻另類的靈活有力。原先累積 的投入情緒於最終爆裂相當過癮。 〈頭〉滑稽 怪異,情節雋永幽默,結局好笑到令人痛快。 主指鮮明生動的〈拉肚子〉 ,藉由腹瀉反映出 人們面對壓力時的無助無奈。生理積怨的廢物 可排泄出,偏偏生活的壓力卻只能便秘已對, 無止盡囤積有毒的宿便。 至於冷笑話風格的〈橋墩〉 ,由嚴肅的劇

10


情開場,緩緩導入核心……再你等待理想的答 案時,卻被作者開了個惡劣的玩笑;你也只能 因這灰色幽默而哂哂,接受這微微的諷刺。但 最令筆者出乎意料並感到驚詫的還是〈惡夢飲 料〉 。許多人閱讀時會享受猜測情節的樂趣, 而〈惡夢飲料〉則能賜你別有意圖的惡趣味甚 至難堪。 另外還有社會諷刺性強烈的〈出版熱〉 、 〈責任鎖〉和〈跑〉 。 〈責任鎖〉衝破人們虛妄 的責任感,更暗示多數人的責任乃國家社會強 迫背負,而國家社會卻不必對其人民負責? 〈出版熱〉果斷諷刺了出版界的不良現象,及 人們短視近利而罔顧本職的心態。 〈跑〉以政 府單位,法律議題為創作架構,配上超科幻的 內容奇想,相當引人深省。 最後,從童話《綠野仙蹤》取得靈感的〈自

11


動販賣機〉系列,具臥斧所云:「《綠野仙蹤》 在這個部份有很有趣的處理方式,做了幾種不 同的層次。尤其在小女主角身上用了特別的設 定。俺這篇拙文,是想從另一個角度,重新討 論原作的這個部份。」由於筆者沒讀過原作, 起先也不知作者的創作動機及來源。因此在 〈自動販賣機其一〉做了個穿鑿附會的解讀: 「現實的供應者無法知道小女孩想要什麼,即 使知道也無法供應。面對這種情形,供應者選 擇提供武器自毀,因為這是小女孩獨有的權 利。」這解讀適不適宜就由各位客官判定了。 要強調〈自動販賣機〉系列是會激發無限思考 想像的寓言。 臥斧的極短篇有絕對的故事性。有人說它 驚悚,我覺得不全然,畢竟它沒嚇到我。倒是 那特異詭譎的寓意令我小小驚訝一下。而就是

12


那小小的剎那意味震入心房,有無法自拔的快 感。各位快快走進《雨狗空間》體驗感受。

編按:臥斧著《雨狗空間》一書於 2004 年 12 月由寶瓶 文化出版。

13


14


創作 花園

15


16


/古嘉 在獄中服刑的珊珊,名正言順地不必參加 兒子的葬禮。兒子介入她的婚姻、中斷她的事 業,不是哭鬧就是大笑,整天吵個沒完,終於 被掐死之後,還讓她因殺人罪被關。 只不過是個嬰兒,她想,她恨,丈夫竟然 不願意原諒她。 「殺我啊!」入獄前,她把菜刀放在丈夫 面前。 可是丈夫沒有殺她,只是默默離開。再次 聽聞丈夫的消息,便是他的死訊。珊珊打開丈 夫留給她的遺書,上面寫著: 「孩子的媽:就算再恨一個人,寧可自殺, 也不該把他殺了。你給我的菜刀,我用了,因 為我愛你。」 17


看到這段文字,珊珊才忽然察覺,對於不 原諒她的丈夫,她也沒有原諒他。

18


/古嘉 我這輩子最失敗的事,就是生了一個不肖 女。之所以失敗,是我那不肖女找了個不配做 她丈夫的人嫁了,然後生了個不肖子,而她卻 完全沒有自覺,甚至把她兒子愈養愈糟。 她兒子糟到把我打成這個樣子,躺在醫院 病床上,翻身痛,不翻身也痛。醫生說我有輕 微腦震盪,需要觀察,不放我出去。要不,在 不在醫院一樣痛,我乾脆回去,躺家裡的床上, 還可以解解菸癮。 余、阿、睨,真夭壽喔。有他這種外孫, 我是倒了八輩子的楣。要是法律能開放斷絕祖 孫關係,我一定第一個要斷。 這次,我沒死算走運了,余阿睨叫他一票 兄弟,在我每天固定去買晚報香菸的時間,一 19


群人圍起我,狠狠揍我一頓。這群流氓都穿國 中制服,還叫余阿睨大哥,現在的小孩真不像 話,都不學好…… 誰來了?喔,余阿睨的媽。她還有臉來! 「爸,有沒有覺得比較好了?」 「爛透了!我辛苦把妳養大,妳卻養兒子 來打我。」 「不是啦,我是問你有沒有比較不痛了。」 「痛?沒死算我命大條。這死小孩,妳不 教訓他,以後他殺人放火被抓去關,妳後悔都 來不及。」 「唉呀,他又不是故意的,都是交到壞朋 友,朋友慫恿他的。」 「放屁。他都把刀架在我脖子上了,要不 是他旁邊的人勸他『這好歹是妳阿公,別殺啦』 , 妳現在只能到靈堂看我。」

20


「他本來就沒要殺你,他只是要嚇你。你 一直看他不順眼,嫌東嫌西,怎麼能怪他生氣? 你也就我一個女兒,只有他這一個孫,不要太 苛責他。」 「苛責?就只有一個孫,要不教好,以後 被人殺了,我就絕子絕孫了。」 「不會啦,不要詛咒他啦。你去報案說他 打你,申請保護令,害他留案底,我都忍住沒 怪你。你已經這麼嚴重懲罰他了,不要再計較 了,拜託,拜託你去把提告案件撤掉。」 「留案底?余阿睨在學校招收幫派,在外 面搶劫打架,就不會留案底?」 「那些,我和老公已經設法處理掉了,阿 睨不會有事。」 「誰不知道妳夫妻有那本事,哼。妳怕余 阿睨必須上法庭,就去求醫生把我的診斷證明

21


書開輕一點,不要以為我不知道。」 「如果開太重,你要原諒他的話,也沒機 會了啊。爸,拜託啦……」 女兒拉著我的手晃呀晃,用黏人的語氣撒 嬌。她小時候,我覺得這樣很可愛,現在,我 只覺得噁心。以前她用這招向我要錢,現在, 她手裡握了裝滿千元大鈔的紅包,想把錢塞給 我,求我回心轉意。 「所以,我住院後,妳第一次來看我,就 是為了替妳兒子求情?如果不是替余阿睨求 情,妳就不會來看我了。哼。」 「沒有啊,爸,我給你帶補品來啊。」女 兒提起一堆補品禮盒給我看。 「帶這麼多東西,我看妳是詛咒我在醫院 待久一點。」 「哪有,我希望你快快好起來,拿這些錢,

22


看你要去哪裡玩啊……拜託啦,放過阿睨 啦……我知道你最疼我了,把拔……」 「我一人就只能躺一副棺材,躺不了兩副, 用不著一堆錢!」 「爸,你怎麼這樣說啦,我根本沒那個意 思啊,我只求你不要跟阿睨計較了啊,爸……」 「滾!滾出去!」我大吼。我多年來悉心 疼愛的小公主,如今變成我這輩子最失敗的作 品,這麼多年我都白活了。 妳快變得比我還要慘了妳知不知道,妳繼 續下去以後只會活在悔恨之中的妳知不知道, 妳比世間的一切都還重要妳知不知道……快 滾!我不想讓妳知道,我不想哭給妳看。

23


/古嘉 偶然,你看到了她的名字,在上次見面的 三年以後。瞬間你彷彿跌入一口很深的井,仰 頸似乎還能看到傾斜在井口的陽光,但那稀微 的光線離你很遠很遠,你只能想像陽光的溫度, 你碰觸不了。 你覺得心酸,一條鐵鍊絞過你的心臟,在 痛之前,先被冰冷劃過,讓你糾眉、捧心、發 抖。你還沒哭出來,就已喘不過氣,你的額頭、 你的鼻梁、你的手腳和指頭,漸次發麻。你的 聽覺和視覺都開始不真實,彷彿離你而去,剩 下轟轟作響的腦袋,試圖壓迫你僅存的思考。 你不知道你失去了什麼。在看到她的名 字之前,你還以為你是完整的。但就那一剎那, 你想起你曾試圖遺忘有她的夢,以及你從夢中 24


清醒時的悵然若失。你打開手 機通訊錄,關 起來,又打開,又關起來……按下一個通話鍵, 比寫下一萬字的思念更加困難。尤其,當你想 起上次她沒接你電話,再上次也沒接,還有好 幾封石沉大 海的簡訊。 你恨你當初沒拉住她的手,跟她說: 「永 遠不要離開我。」 她對你的好,你緊繫在你千瘡百孔的心上, 沒有掏出來還她。像是會生利息一樣,你對自 己的責難愈來愈重。不,你還不了這份恩情, 你也不想全數歸還,因為你想要留下她的什麼, 哪怕是讓自己會痛的也好。 你呆坐著讓記憶沖刷,並不時提醒自己早 就習慣沒有她。 良久,你終於覺得你平靜了,站起來想做 些其它事情。但你腦袋空白,被附身似的,走

25


向一個你已不知多久沒碰過的抽屜,把抽屜拉 出來。抽屜裡,躺著那些她送你的小熊。 你哭了。

26


/艾姬

在人來人往、百貨林立的東區,我無聲無 息地矗立著。我的身體裹著棕褐色的緊實衣, 臉上塗佈著鮮綠色的彩���。我最熟悉的是穿著 西裝皮鞋或者足踩高跟鞋露出修長美腿的型 男辣妹;一年四季穿著原住民服飾裸著上半身 高歌的酋長;奔跑尖叫或扯開喉嚨大哭像瘋掉 般的「猴因仔」以及手足無措的家長;穿著制 服坐在公共座椅濃情蜜意的學生情侶;拿著廉 價的原子筆像遊魂般走來晃去,不時找到目標 湊上前去詢問能不能幫忙填問券的保養直銷 商;當然還有讓外傭推著娃娃車,自己手上拎 著提袋優雅行走的貴婦。 台北的天空,大部分的時候,總是灰濛濛

27


的。被大樓的邊際所刻畫區隔出的,一塊一塊 的,在我頂上的,一方天空。雨下得,不痛快; 天晴得,不爽快。而我,沒什麼好抱怨的。在 這寸土寸金的大台北,竟然有我「立足」之地, 還有什麼好抱怨的呢! 我把自己視為一個藝術品,公共裝飾藝術。 作品名稱,叫做「許願樹」 。人們上前來觸摸 我,拉拉我貼在手背上的樹葉,然後許個心願。 匡啷一聲,我前方的小鐵桶有了進帳,我會眨 眼扮個鬼臉,如果沒有聲響而讓我瞥見是一張 紅色紙鈔進了小鐵桶,我會緩步走下肥皂箱, 緩慢移動我的肢體跳起自創的樹舞。對於願望 的祝福以及願望實現的機率依你付出的金錢 而定,富人越富,窮人越窮,既現實又殘酷。

28


「許願樹」也 有許願樹的願望。 約莫傍晚五點,她 就會出現,伴著台 北灰濛濛的天。女 孩不施脂粉的蒼 白臉龐,略顯寬鬆

馨文。Roxy。C'est ma vie/攝

的 T 恤和破舊的 牛仔褲,成了難以融入東區的一處風景。她緩 慢移動著和這個城市格格不入的步伐走近我 身邊,從來不伸手觸碰我,只是張著圓睜睜的 眼,然後交握著細瘦的手指,十指緊扣地頂在 她尖細的下巴,無聲地許願。 只要零錢,我就為妳起舞。我在心底,破 例為她許下這個承諾。日復一日,她沒有投過 一次零錢。總是緩慢地走近我,許願,然後緩

29


慢地離開。只要零錢,我就為妳起舞。她每來 許願一次,我就許願一次。 當然,身為許願樹,我給自己多一點的特 權。有時候我會多許一個願望,例如只要零錢 我就為妳起舞,加上不要下雨,因為女孩撐著 傘的步伐更顯艱難。或者只要零錢我就為妳起 舞,加上女孩開口讓我聽見她許下什麼願望。 或者只要零錢我就為妳起舞,加上讓我有勇氣 把這張小紙條交給她。 忘記許過多少次願望的這一個傍晚,女孩 來了。女孩的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美麗的神 情我一輩子都忘不了。她微笑地低語著,像是 說給我聽,又像是說給自己聽。我聽見她美妙 的聲音說著:許願樹,謝謝你,孩子的爸爸終 於來找我了,我可以安心地把孩子生下來。匡 啷一聲,我聽到零錢投入鐵桶的聲音,我想跳

30


舞,僵硬的手指握著寫了我姓名電話但無法交 給她的小紙條,而腳底像長出了樹根,遲遲無 法移動腳步。 第一次,我覺得自己,真的是城市裡的一 棵樹…。

31


/和亭

女孩驀然的坐起來,一臉的惺忪卻充斥著 恐懼。 不只一次,在夢裡看到有人把她的房門或 窗戶打開,然後跟她面對面的大聲講話… 她帶著害怕,環顧四周,門窗依然關得好 好的,而外頭也沒有一點聲響,那… 「我為什麼會不只一次的做這樣的夢?感 覺好真實…」 雖然心有餘悸,但濃濃的睡意再次襲擊了 她,於是她又躺了下去,翻了個身,就沉沉睡 去。

32


/和亭

16 歲的耘玲搭上往市區的公車,車上只有 她跟一個小男孩,耘玲看著小男孩,突然向這 小男孩靠過去,小男孩只是怯怯看了這向他靠 近的大姐姐一眼,就低頭看著自己的鞋子。 耘玲開口問小男孩:你叫什麼名字? 小男孩小小聲的說:宇森 耘玲:你幾歲? 宇森:7 歲 耘玲:喔… 然後耘玲便轉頭看著窗外的風景,兩個人 就沒再說話,當公車到了目的地,兩個人就各 自下車,連再見都沒說。

33


/臥斧

教授空著兩手興沖沖地走進元首辦公室 時,大家都有點不明究理。 「呃……教授,」將軍問,「我們不是請 您把研究成果帶來嗎?」 「我帶啦,」教授從髒襯衫口袋裡掏出一 方薄片,朝將軍揚了揚。 「我有您的名片了,教授;」將軍皺著眉, 「我們今天想看的,是您替軍方研發的新式武 器啊。」 「就是這個嘛,」教授趨前,把薄片塞進 將軍手裡,「這就是我研發的東西。」 將軍用指尖捏起薄片,仔細端詳,「這 是……?」

34


教授搓搓手,「這叫『孩子器』。」 「孩子氣?」一直沒說話的元首開口了, 「你做出了像紙片一樣的『孩子氣』?」 「元首閣下,」教授搖搖頭,「這叫『孩 子器』 ,是一種磁性器材;不過您說的也沒錯, 它的作用,就是引發持有者的『孩子氣』。」 「引發『孩子氣』?」元首似乎很有興趣。 「是的,」教授點點頭,「無論人活了多 大歲數、見識過多少大風大浪、自認為多麼成 熟幹練,腦幹基底其實都還潛伏著童年時期的 孩子氣,而這個器材,可以簡單地將它引發出 來。」 將軍看了半天,放下手,「這看起來只是 普通的紙片嘛。」 「看 起來是如此,」教授解釋,「事實 上它也可以像一般紙材一樣印刷、裁切、捲曲

35


或者摺疊;想想,要是用來印刷發放到敵後的 傳單、文宣、故意洩露的偽情報文件, 或者 乾脆想法子運到敵國裡頭去當成軍隊教戰手 冊的製作材料,不是很有趣嗎?只要我們一引 發持有者的孩子氣,敵方就會失去冷靜和判斷 力,像個孩子似的賭氣、 面對攻擊也只懂得 採取正面蠻幹的回應……我們訓練精良的國 軍,一定能夠輕鬆取勝。」 「聽起來用途是很廣,」元首點點頭,嘴 角浮起一抹笑,「要是敵國領導也變得孩子氣 的話,說不定一賭氣就把領土輸給我了呢,嘿 嘿。」 「但是,」將軍仍然眉心緊鎖,「要怎樣 才能引發持有者的孩子氣呢?」 「這得看運氣。」教授聳聳肩,見將軍雙 眉一揚,趕緊續道,「事實上,每個人會變得

36


孩子氣的情況都不盡相同,但在成長過程中, 大部份人都會學到如何控制。孩子器的磁場會 減弱腦神經裡的這個控制機制,但要真的引發 孩子氣,還是得要持有者遇到適當的情況才 行。」 「比 如說,」教授轉向元首,比手劃腳, 「有的人遇到自己無力解決的情況,會變得孩 子氣;有的人遇到好吃的東西,會變得孩子氣; 有些人一開心就容易孩子氣,有些 人一動怒 就十分孩子氣;有些人一遇到能搶功勞的場合 就會孩子氣,也有些人見著了心儀的異性,行 為舉止就莫名其妙地孩子氣起來了。在這些時 候,只要他們帶著 孩子器,他們的孩子氣, 馬上就會變本加厲。」

37


「用掉那麼多國防預算,」將軍臉色很難 看,「這東西居然還是只能看運氣才能發揮作 用?」 「這東西太神奇了;」元首舉起手阻止了 將軍,「教授,幹得好!」 「可是……」將軍睜圓了眼睛,還想發言, 元首一揮手,「吩咐下去,馬上量產!」 「每次都這樣,每次都這樣!」將軍鬍子 下的雙唇一癟,賴在地上哭鬧了起來。

38


/臥斧

他剛離開的時候,她鎮日哭泣;雖然他承 諾歸期,但她卻不敢確定。 淚似乎不會乾涸地流瀉,這樣下去可不行 哪;她暗自警惕,卻控制不了自己。 不料,過了不久,她倒發現了商機。 因為現實中虛假太多,所以鮮少有人能夠 真誠地流淚。 她將眼淚存進膠囊中出售,因為內容實在, 所以銷路很好。 眼淚膠囊大獲好評,但她明白,最真實的 淚,將在與他再見時流下。 不料,再見到他時,他的身旁已經有了另 一個女子。

39


沒辦法;他聳聳肩:她的淚嚐起來和妳的 一模一樣,我克制不住自己。 她想起自己售出的無數眼淚,突然發現自 己已經無淚可流。

40


/臥斧

兩名棋士的對奕,已經持續許久。 四隻眼睛瞪著棋盤,但他們的心思卻不約 而同地稍稍飛散開去。 他們先想起坐在自己對面的敵手,他們彼 此聽過對方的名字,但從沒真的在棋局裡一決 高下。 再想起自己的棋藝雖然平凡無奇,但卻汲 汲營營地想在棋界掙點名頭的野心。 聽說對手的技巧其實同自己相去不遠,連 亟於成名的態度都與自己相仿。 但這或者只是謠言。因為倘若自己和他的 棋技與地位真的半斤八兩,那麼應該不會同時 坐在這個地方。

41


畢竟這是場世界性棋奕盛會的壓軸戰事, 自己不知動用了多少關係、買通了多少關節、 疏通了多少辦事人員、賄賂了多少參賽棋士, 才能被安排成為種子棋手之一、有驚無險地一 路進級。 自己認定有勝算、唯一沒有買通的,就是 眼前這個對手;而對手居然能夠坐上最後一戰 的席位,想必是傳言有誤,對手真有功夫。 上一手自己的失誤,難道對手故意忽略? 這著棋下得拙劣,難道是對手的誘敵之 計? 好吧!反正已經戰到這裡,自己總能達到 成名的目的;輸了,好歹也是個亞軍,要是贏 了,那可就揚眉吐氣了。 打起精神,專心下棋吧!

42


這方的抖抖肩膀,對面的拍拍臉頰,視線 重新聚焦在棋局當中。 事實上,除了對奕的兩人之外,所有坐在 一旁觀眾席裡的各國棋手,早都已經看出整局 棋的態勢了。大家都明白他們的行賄技倆,也 都同意,把他們擺在一塊兒對棋,一定非常有 趣。 是故大家對於場地中央那盤笨拙的棋根 本沒什麼興趣。所有的竊竊私語,其實都是在 觀察了他們之後所生出來的、饒富興味的心 得。 終於,對奕的兩人之一,伸手拿起了一顆 棋。 觀戰的棋手們,一起鼓起掌來。

43


/姚時晴

第一次與 S 見面就覺得她的嘴巴特別大! 不是安潔莉娜裘莉型的豐厚性感的大;而是薄 削且脣形模糊的異常大,像牙醫診所展示櫃上, 超特大的塑膠假牙模型般的大。 我已忘記當天聊天和自我介紹的內容了, 印象中我除了簡單告知自己的姓名與職業後, 她便霹靂啪拉說了許多 A 或 B 或 C 的八卦隱 私給我聽。在我弄不清 A 或 B 或 C 誰是誰的 情況下,我突然由她開始打探我家庭背景、有 無男友的種種細節中,驚覺到我可能已在不知 不覺中,成為她第 N 個拉攏或唾棄的對象。她 的反應靈敏、態度誠懇,不時還刻意展現替你 打抱不平的態度;她總是有辦法裝出天真義氣

44


的表情,讓人覺得不回應她的探聽,似乎是自 己過度小氣謹慎。 正式成為同事後不久,我便成為她傾吐苦 水與同進同出的密友。午間用餐時刻,我們經 常共同在公司餐廳的自助餐吧分享中餐, 照 例她又會東家長西家短的說出許多公司人事 的秘密。我雖然不一定想聽,但剛進公司,有 個資深員工願意親近你總讓人覺得較不孤單。 過了三個月,我發現其他同事,不但沒有漸漸 與我建立夥伴關係的友善;相反的,與我的距 離越來越遠。我很納悶:我一直對大家非常友 善且親切,為什麼都沒有人願意親近我?更糟的 是,連 S 都開始刻意與我保持距離。就在我百 思不得其解的下午,我在公司的廁所遇見 W, 她欲言又止的將我拉到一旁:「S 跟大家說你跟 經理有一腿才能進公司......。」我非常生氣決

45


定找 S 問個清楚,她卻一臉無辜的否定一切, 在沒有第三者可以證明誰才是說謊者的狀況 下,我只好以與她保持距離,作為繼續在公司 任職的自保策略。沒想到不到半個月後,老闆 便找我到他的辦公室請我主動調職,我搞不清 楚到底發生什麼事便被調離主公司。 歡送我離開的派對上,她哭的比誰都大聲。 我沒有質疑她眼淚的真誠,只是經常在夢中夢 見她那張嘴,沒有身體、沒有四肢、沒有頭髮、 沒有臉孔,僅剩下滿口的尖牙,鬆鬆垮垮地開 開闔闔繼續說好話或壞話。

46


/晶晶

穿這麼漂亮要去哪啊?」 「去參加我先生的『晉升』酒會。」 「 『淨身』?洗澡的意思嗎?」 「不是,是他升官了,公司幫他辦『晉升』 酒會。」 回到家,她對先生發脾氣: 「你看你,一 點也不長進,工作了十幾年,還只是個小職員, 害我今天在外面丟臉,連『晉升』酒會都沒聽 過。」 「 『淨身』?洗澡的意思嗎?」

【2010/09/20 聯合報】

47


/晶晶

她的乳房是假的,但看起來真的很美。 她美豔性感的外型,讓她接了許多戲、賺 了許多錢。 當她成為過氣女星,已有足夠的錢養老, 和養一個百依百順的小白臉。 小白臉對她的情是假的,但他給她的快樂 是真的。

【2010/11/10 聯合報】 【2011/02/06 世界副刊】

48


/晶晶

「我要柳橙汁,你一樣是拿鐵吧。」 「不要,我想點別的。」 「點什麼?」 他看著餐點思考著,我敢打賭他最後一定 還是點拿鐵。 「還是拿鐵好了。」 「你很無聊耶,每次都點拿鐵,還想這麼 久。」 「我就是想試試別的嘛!」 「那結果呢?你有試別的嗎?」 「結果還是感覺拿鐵比較好。」 忽然想起,我會跟他這麼久的原因。 【2010/08/21 聯合報】 【2011/01/16 世界副刊】

49


/路痕

妙(1)

這是我用手機的夜間攝影拍的

她說:妙~ 我忍不住,跟著說:妙~ 50


她轉頭,懷疑地四面張望。像是為了那不 意中聽到的共鳴而難以置信? 我微哂,於是又說了一聲:妙~

這回她辨明了那回應的方向,對我這異類 走來。 是的,我是異類,和她大大不同的異類, 我沒有她那嬌柔輕盈的身形,也沒有那動人悅 耳的聲波,沒有她迷人懾魂的眼神,更沒有她 的靈氣和來去自由的飄逸。她優雅而高尚,潔 身自愛,獨立自信,是夜的仙子。但我說:妙 ~ 妙的是她,不是我。我只是說她妙。

世上的情誼就是這樣建立的,我只是說妙, 那便是她最好的讚美,也是走向她心靈的通關

51


密語,於是她走近我,依偎著我接受我的愛撫 和憐惜。 她也說妙。但她說的是和我的不期而遇, 我對她的理解和順服,還有這夜色,這雨後, 這長堤,以及我們的邂逅…

之後,我心喜於這異類的短暫歡悅,之後, 放她自由。 我知道她會一直說下去,而且我還是會在 心裡說:妙~ 即使她在另一隻愛撫的手中。

52


妙(2)

堤上是昏黃浪漫的燈光,兩個年輕少婦迎 面走來,都比我年輕,我的目光特別被其中之 一吸引,因為她有著姣好的身材。不過,在她 們身後我又注意到。她,在遠處的樹陰下。

53


少婦們已從我身邊走過,怕她們聽見,於 是我小聲地說:妙~ 只是輕輕的一聲,我以為她不會聽見?但 她果然轉頭向我這邊看,她是敏感的。 我想,她不會記得我的,即使記得我們曾 經「妙」過,但是她卻朝我走來,毫不遲疑地, 好似輕輕的一聲呼喚,已然深深的烙印她的耳 膜,好像那聲妙,已然被她鎖定了座標?

她來到我的足下,竟然抬起頭看我,然後 以她的柔順的毛髮輕輕拂過我的脛足,就像楊 柳輕輕的拂過水流。於是我蹲下,她又說:妙 ~

我忍不住伸手,弓著手指輕輕順順她的項 背。

54


我們不同類呀?以不同的形態生活著在 不同的環境中,我不常來,甚至沒有餵養過什 麼?雖然愛憐,也只是一聲「妙」罷了…妳還 記得嗎?我們的邂逅?

於是我決定離開她,離開她的磨磳和示好。 我走向不遠處的座椅,一個人孤獨坐著,向流 水,向荒蕪,向夜色。之後又忍不住轉頭看她。

但我不說妙,她也不說。 我想,這就是了,我們關係薄弱?只存在 若有似無的某一個夜晚,某一盞昏黃燈下,像 場浪漫卻模糊的夢…。 但,她向我走來,彷彿一切都不存在?世 上只剩我一個?

55


她來到了我的跟前,抬頭看我,又跟我說: 妙~

我會心且莞爾,對她點點頭,於是她向上 探探座椅的高度,一躍而上,溫柔地蹲在我的 身旁。

這是令人感動的事,我短暫的停留在堤上, 什麼都沒做,只是和她一同存在浪漫的燈光下。 之後我們都沒再開口,但默契已足夠,世界無 限美妙…八掌溪靜靜地流著。

56


妙(3) 雨後,獨立在這八掌溪畔,八掌溪如一道 聲音的河流。街燈如昨,而我已不是昨日的 我。 流水淙淙,也是雨注入的力量,我的身體 裡也充滿了水,每逢月夜就泓泓地漲流著。 我沒出聲,只是靜靜地走幾步,站著。忽 然,她向我奔來。

她向我奔來是一個意外,但又不是令人驚 訝的事,好吧,我承認是有一點小驚訝,因為 我並沒有出聲。她是從那裡冒出來的呢?一個 我從不曾經心的角落,說不定是一個她已等待 很久或蟄伏很久?的角落。

57


她的出現沒有任何徵兆,如西北雨。我知 道她習慣了低調,隱藏,自衛和堅強。但她向 我奔來,彷彿我們早已熟識了三生三世?彷彿 她的眼中再也看不到任何其他的形影?彷彿 我是,唯一。

我懷疑地呆立著,起先是在觀察,也許她 只是路過我?一切都是妄想?但她真的來到 我腳前,在我的脛足上廝磨…。即使有人帶著 一條狗從身邊走過,她還是不驚不懼毫不動容 地緊靠著我,而且溫柔地說著:妙~

是啊,我心裡應和著,但沒出聲。我以為 只要我不說妙,她就不會認得我。在一個曾經 的偶然裡和她相遇,一而再,再而三…偶然卻

58


還是只是個偶然,就像雲就像西北雨就像我的 佇留和凝望。當然這並不是常態。

我們以不同的方式和空間活著,我們只是 隨水隨意隨夜隨心…。堤燈點起那如夢的浪漫 堤岸,某一次我們都說妙,某一回無由相依…。 直到此刻。

是妙沒錯,我們是靈的邂逅,我說:我們 的靈已滲入這夜,我們的妙也會在生命中雋永, 還求什麼呢?於是我把輕撫著她的手移開,重 新釋放她自在,讓她的妙~寫在充滿空濶水聲 的蟲唧間奏中。

59


徵稿資訊 全臺灣唯一極短篇雜誌,滿足您對極短篇的渴望。

第四期會訊將於十二月出刊, 第四期會訊將於十二月出刊,敬請踴躍投稿! 敬請踴躍投稿! 一、投稿資格 為推廣極短篇創作,凡是對極短篇寫作有興趣 者皆歡迎投稿,不限會員資格。 二、徵稿類別 A.主題徵文 主題徵文 第四期徵文主題為「球」 ,請以「球」為主題 (須自訂題目)創作 999 字以內的最短篇或極 短篇。入選作品共計十篇,每篇致贈作者 100 元禮券以茲鼓勵。 B.研究論述 研究論述 舉凡有關極短篇或最短篇的研究成果,無論是 小論文、理論、評論等形式,皆歡迎投稿。字 數 3000-6000 字,入選作品乙篇,每篇致贈 1000 元稿費以茲鼓勵。 C.創作 創作花 創作花園 題目不限,舉凡字數 999 字以內的最短篇或極 短篇皆歡迎投稿。暫不提供稿酬。 60


三、截止日期 2012 年 11 月 10 日 23:59 四、投稿方式 1.投稿者請將作品儲存於 Word,再以夾帶檔案 方式寄送至 tssswa@yahoo.com.tw。 2.信件主旨格式為「 【投稿會訊】徵稿類別_作 品名稱_作者」 ,如: 【投稿會訊】創作園地_因 為愛_古嘉。 3.來信請附上作者資料(姓名、筆名、聯絡電 話、聯絡 E-mail) 。投稿「主題徵文」者,請另 附聯絡地址,以方便禮券寄送;投稿「研究論 述」者,請另附郵局或銀行帳號,以方便稿費 轉帳。 五、投稿須知 1.投稿作品請勿一稿多投,不得為發表過或得 獎過之作品,惟個人臉書、部落格發表之作品 則不在此限。 2.為推廣極短篇創作,投稿者須同意著作採用 創用 CC「姓名標示」3.0 版臺灣授權條款。 3.所有收件作品,編輯皆會回覆「已收到,並 請靜候佳音」 。若未收到回覆者,表示信件發 生遺漏,煩請再重新投稿。 4.會訊之規格為「A5 紙本刊物」 。然為提倡環 保,發行以電子書為主要形式。如欲以紙本留 念,歡迎自行將檔案送印。 61


臺灣極短篇作家協會會訊 第三期(2012/9) 主編

欲風鏡

編輯 封面插畫

林暄振 路 痕

發行 出版日

臺灣極短篇作家協會 2012 年 9 月 20 日

信箱 聯絡電話

tssswa@yahoo.com.tw (02)2910-9096

會址

新北市新店區寶強路七號(七號咖啡)

網址

http://city.udn.com/16763

【理監事】 理監事】 理事: 理事 : 古嘉琦、張峰岫、龍 青、王佳玲、吳宜玲 林彥吟、林暄振、張耀仁、葉玉菁 監事: 監事:李茂坤、張復、陶禮君 【行政工作】 行政工作】 召集: 召集 :林暄振 財務: 財務:吳宜玲 編輯: 編輯 :林鴻瑞、曹明傑、龍青 推廣: 推廣 :王佳玲、柳琮仁、張峰岫、張藝騰 62


因為愛

余阿睨

/古嘉

/古嘉

許願樹 你想起了她

/艾姬

/古嘉 偶遇 /和亭 孩子氣 幻鏡

研究論述

/臥斧

贈予你我的空間

/和亭 對奕

-讀臥斧《雨狗

/臥斧

空間》/暄振

眼淚膠囊

嘴巴

/臥斧

/姚時晴

乳房 點餐 夫妻 /晶晶

/晶晶 /晶晶

妙 /路痕


《臺灣極短篇作家協會會訊》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