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國立嘉義大學國民教育研究所碩士論文 (本論文獲慈林教育基金會慈河獎學金碩士論文研究獎助)

指導教授:張淑媚 博士

日治時期嘉義市公學校的思想掌控及學校生活 之研究

研究生:蔡元隆 撰 中華民國九十七年五月


生命是一本令人百看不厭的絕妙好書, 而其精采程度還端賴自身的揮毫與創作。

兩年的研究所生涯,即將在論文繳交的這一刻,劃上一個完美的句點,同時 也為我自己與在今年四月因病去世的父親作了一個最好的交代。原以為父親可以 看著他傻傻的孩子順利的寫完論文與畢業,全家可以開開心心的一起出席我的畢 業典禮,但萬萬沒想到竟然在開了三次刀後,父親仍不敵病魔。這一切來的太快, 甚至讓我有過放棄的念頭,但最後我還是完成了,作為獻給父親最後的禮物。在 此我想跟父親說一句:「爸,對不起,您生病的這些日子裡,在學業、打工及寫 論文的負荷下,您的笨兒子無法空出很多的時間陪您,謝謝您在這一路上給我的 鼓勵與打氣,謝謝您為家的付出,只想告訴您,我作到了,我不再是以前那個您 一直擔心的笨兒子了!」

這兩年對我來說,過得非常充實,也是我這輩子唸最多書的兩年,同時更讓 我學會了許多待人處事與人際溝通的道理。要謝謝的人太多了,首先要謝謝吳金 香所長的照顧及其雅量。也要感謝從我一入學就關心到畢業的得勝老師。雖然不 多話,但要求我們作業要完美表現的秀文老師。另外還有修她的課可以很 Enjoy 又可學到很多東西的清思老師。搞笑又不失專業的立勳老師。接著是讓我非常崇 拜僅花了三年唸完公費筑波大學教育博士班的明煌老師。另外脾氣非常好又謙虛 且在統計領域已經達到「神的境界」的茂能老師。還有鼓勵我們有自己想法並提 出反省的琡惠老師。最後還有雖然沒上過他的課,但擔任他國科會助理的家驊老 師,能在他底下作事非常的開心又可學到很多東西。所上的這些老師他們不僅在 專業上使我在理論與實務方面皆能獲得充分的學習,從他們上課時透露出的生活 經驗與人際相處更厚實了我對價值觀與磨練態度的提升。最後當然是要感謝兩位


論文口試委員,分別為中正大學歷史研究所的尚文老師及我們嘉義大學師資培育 中心的珊華老師,兩位老師的學術專業與研究經驗,給了我這本論文在質與量的 提升幫助很大,也補足了我在作研究時的一些盲點與小缺失。最後,當然是要感 謝我家老大─淑媚老師,一路走來她不厭其煩被我一直「騷擾」 ,亦師亦友的她, 在這兩年內來給我的鼓勵與信心,讓我備感身為她「徒兒」的驕傲。

另外要感謝本研究這十七位受訪者及曾煥烈主任的大力幫忙,他們的經驗談 補足了我在組織思路及寫作時的缺陷,尤其是賴彰能老師不只幫忙尋找受訪對 象,還提供許多寶貴意見。而張岳揚先生與曾煥烈主任兩人更持續的協助我翻譯 日語古文語意及法規等,以他們近八十餘歲的高齡還如此勞心勞力,讓我非常感 動與感謝。

接著,在同儕這一方面,要感謝的是碩班的同學這兩年來對我的照顧與包容, 如我在低潮時會鼓勵我向前衝的佩軒,會一直聽我碎碎唸唸地抱怨的文玲。還有 感謝一直協助我解決英文方面困擾的 Daniel,及大學的學妹但後來變研究所的學 姐─雁筑,還有雖然什麼事都老愛作一半,最後都是由我善後的相如,很多很多 的朋友及同學(鈺婷、依倩、笙僑、小張、淑豪、怡伶、嬡蘭、健群、嘉佳等等) 對我在這兩年來的包容與幫助,總覺得不是一句話就能感謝的完,不過最後我仍 要大聲的告訴你們─「謝謝你們,有緣當同學是我這輩子的福份」 。另外要感謝 慈林基金會提供的慈河獎學金對我在研究上的幫助,更該感到高興的是,有你們 這群關心台灣的人,默默的耕耘,相信台灣的民主會更進步、更繁榮。

蔡元隆謹誌 2008 年 5 月 25 日


日治時期嘉義市公學校的思想掌控及學校生活之研究 蔡元隆 國立嘉義大學國民教育研究所

本研究旨在探討日治時期嘉義市公學校的思想掌控及學校生活情形。本研究 首先將日治時期分為非同化時期、同化時期及皇民化時期,接著採用口述歷史, 針對同化時期及皇民化時期的十七名公學校的教師及畢業校友取得口述資料,並 輔以書面資料及受訪者提供的檔案分析作為研究工具,另外使用質性分析軟體 ATLAS.ti 進行編碼分類與資料管理。歸納研究發現如下:

一、兩個時期內日籍教師都比台籍教師多,但到了戰爭末期台籍女教師激增。且 日籍教師由於語言上的優勢,普遍任教高年級,而台籍教師則以任教低年級 居多。在國語(日語)使用方面,兩個時期均不落實,台籍教師及台灣囝仔 回家後,大多使用台語與家人交談。 二、在課程與教學方面,普遍而言課程上兩個時期的受訪者均未感覺到濃厚的軍 國氣息。只有皇民化時期有極少數受訪者知覺到軍國主義。教學上同化時期 偏向機械式注入,皇民化後期轉為統整教學法。 三、校園生活方面,兩個時期均無濃厚意識的銅像增設於校園中,且僅有現今的 崇文國民小學及大同國民小學有校歌。不過兩個時期都明顯的灌輸「忠君愛 國」的思想。且進入皇民化後期,師生共赴國難而改穿國民服,且校園中盛 行起軍歌。 四、在這兩個時期,灌輸意識形態的儀式及神社慶典都很盛行,直到全台轟炸後 儀式及神社慶典才停止。

-i-


五、無論是台籍或日籍教師都很疼惜台灣囝仔,但有部分台籍教師是本著「武裝 的愛」轉化其對抗霸權的方式─「隱性抗議」,並游走於剃刀邊緣對抗之; 相反的,日籍教師則是為了尋求一種精神上的回饋。

關鍵字:同化時期、皇民化時期、口述歷史、神社、武裝的愛、隱性抗議

- ii -


A Study of Thought Control and School Life in Public Elementary Schools During the Japanese Colonial Period in Chiayi, Taiwan

Yuan-Long Tsai Graduate Institute of Elementary and Secondary Education National Chiayi University

Abstract The purpose of this study is to investigate thought control and school life in public elementary schools during Japanese colonial period in Chiayi, Taiwan. The study first divides the Japanese colonial period into a non-assimilative period, an assimilative period, and the Kominka period. It then adopts the oral history of seventeen public elementary school teachers as the primary sources of datum, assisted by written documents of the times. Furthermore, the qualitative analysis software “ATLAS.ti” is used for coding, categorization, and management of datum. The study reports the following conclusions:

1. There were many more teachers of Japanese nationality than Taiwanese nationality during the two periods, but female teachers of Taiwanese nationality increased towards the end of the Second World War. Because of Japanese teachers’ more advanced Japanese-language ability, typically teachers of Japanese nationality served posts in higher grades, while teachers of Taiwanese nationality served posts - iii -


in lower grades. Implementation of widespread use of the Japanese language beyond school grounds was incomplete, largely because teachers of Taiwanese nationalities and Taiwanese children spoke Taiwanese in the home. 2. With regards to curriculum and instruction, very few of the surveyed parties felt militarism was heavily represented in the curriculum content, and these were only during the Kominka period. Teaching methods during the assimilative period were centered on rote learning, but became more integrated during the Kominka period. 3. Unlike other areas, Chiayi county had no statues on campuses to represent ideologies. Only Chengwen Elementary School and Tatung Elementary School had school anthems during the latter two periods. However, patriotism was obvious during both periods. Toward the end of the Kominka period, teachers and students were required to wear national uniforms and to sing military songs in order to recognize the Japan’s dire situation. 4. Jin-ja rituals and ideologies were prevalent during the latter two periods until American planes bombed Taiwan. 5. Both Japanese and Taiwanese teachers loved the Taiwanese students, but some teachers of Taiwanese nationality resisted Japanese hegemony with “armed love” through hidden protest, living on a razor’s edge. In contrast, teachers of Japanese nationality searched for emotional and psychological reinforcement.

Key words:Assimilative Period, Kominka Period, Oral History, Jin-Ja, Armed Love, Hidden Protest

- iv -


目次 中文摘要 ……………………………………………………………

v

英文摘要 ……………………………………………………………

iii

目次 ……………………………………………………………………

v

表次 ……………………………………………………………………

ix

第一章 緒論

1

第一節 研究動機 …………………………………………………

1

第二節 研究問題與目的 …………………………………………

3

第三節 名詞解釋 …………………………………………………

4

第四節 研究範圍與限制 …………………………………………

5

第二章 文獻探討

7

第一節 國家機器對思想之控制 …………………………………

7

第二節 反抗或順從?─教師及學生在霸權下的反應 …………

12

第三節 日治分期的界定與其原因 ………………………………

23

第三章 研究方法與步驟

29

第一節 研究參與者 ………………………………………………

29

第二節 資料的蒐集 ………………………………………………

33

第三節 資料的分析 ………………………………………………

35

第四節 增進研究品質的方法 ……………………………………

42

-v-


第四章 非同化時期學校的思想掌控及學校生活

47

第一節 社會狀況與治台政策─從鎮壓到意識型態的國家機器…

47

第二節 嘉義國語傳習所與嘉義公學校的設立及概況

…………

50

……………

61

第三節 校園生活及校園中節慶、祭典活動的實施

第五章 同化時期學校的思想掌控及學校生活

75

第一節 社會狀況與治台政策─意識型態國家機器的展現 第二節 校園中潛藏的意識型態國家機器 第三節 校園中節慶、祭典活動的實施

……

75

………………………

76

…………………………

121

第四節 校園中特殊建築物及其對學生的影響 第五節 教師在意識型態國家機器下的心態調整

…………………

136

………………

143

第六章 皇民化時期學校的思想掌控及學校生活

151

第一節 社會狀況與治台政策─軍國主義的意識型態國家機器 …

151

第二節 校園中潛藏的的意識型態國家機器 ………………………

158

第三節 校園中節慶、祭典活動的實施 ……………………………

197

第四節 校園中特殊建築物及其對學生的影響

…………………

227

第五節 教師在意識型態國家機器下的心態調整 …………………

230

第七章 結論

243

參考文獻

247

中文部分 ……………………………………………………………

- vi -

247


日文部分 ……………………………………………………………

258

英文部份 ……………………………………………………………

262

記錄片部分 …………………………………………………………

262

附錄

265

附錄 3-1 日治時期嘉義市初等教育學校(公學校)發展簡表 …

265

附錄3-2 日治時期教師口述歷史訪談大綱 ………………………

266

附錄3-3 日治時期畢業校友口述歷史訪談大綱 …………………

267

附錄 3-4 日治時期の先生の口述歷史訪談大綱 …………………

268

附錄3-5 研究者與訪談者合照 ……………………………………

269

附錄3-6 口述歷史者提供的文件 …………………………………

273

附錄3-7 訪談紀錄表 ………………………………………………

280

附錄3-8 訪談同意書 ………………………………………………

281

附錄4-1 日治時期台灣「國語(日語)傳習所」甲科課程表 …

282

附錄4-2 日治時期台灣「國語(日語)傳習所」乙科課程表 …

282

附錄4-3 日治時期台灣「國語(日語)傳習所」甲科生每週教學 進度表 ……………………………………………………

283

附錄4-4 乙科生漢文課程時數 ……………………………………

284

附錄4-5 第三課程表及第四課程表 ………………………………

284

附錄4-6 台灣公學校的教學科目與課程表 ………………………

285

- vii -


附錄4-7 唱歌與體操課表內容 ……………………………………

286

附錄4-8 修正後公學校的教學程度及每週教學時數 ……………

287

附錄4-9 修業年限6年公學校各年度學年的程度及每週教學時數

288

附錄4-10 修業年限4年公學校各年度學年的程度及每週教學時數

290

附錄4-11 修業年限8年公學校各年度學年的程度及每週教學時數

290

附錄4-12 新舊公學校規則中修身、國語(日語)時數比較表 …

293

附錄5-1 第二期1-12卷分類表

……………………………………

289

附錄6-1 第一號表課程表(一) …………………………………

294

附錄6-2 第一號表課程表(二) …………………………………

296

附錄6-3 第二號表課程表(一) …………………………………

297

附錄6-4 第二號表課程表(二) …………………………………

298

附錄6-5 第三號表課程表 …………………………………………

300

附錄8-1 論文後記 …………………………………………………

302

附錄8-2 逐字稿資料編碼項目範例 ………………………………

303

- viii -


表次 表 2-1 相關分期依據整理 …………………………………………

26

表 3-1 教師部分的口述歷史訪談對象 ……………………………

31

表 3-2 學生部分的口述歷史訪談對象 ……………………………

31

表 4-1 國語傳習所的設立表 ………………………………………

51

表 5-1 台灣公學校及小學校「式日唱歌」曲目 …………………

129

- ix -


第一章 緒論 第一節

研究動機

隨著本土意識的高漲及認同意識的發聲,探討台灣教育史的流變已 蔚然形成一股新興勢力,再加上初等教育可說是國民教育的碁石,更突 顯了其在台灣教育史佔有一席之地,所以伴隨著這樣的研究概念下,台 灣初等教育史漸漸成為一塊被注目的研究範疇。但是早期對於台灣的初 等教育史研究非常缺乏,只有零星的文章論述。台灣教育史的第一本專 書 論 述 是 日 人 吉 野 秀 公 ( 1927) 所 撰 , 陸 陸 續 續 才 有 台 籍 及 日 籍 學 者 投 入 此 領 域 研 究( 上 沼 八 郎,1975;台 灣 教 育 會,1939;林 正 芳 譯 ,1999; 林 明 德 譯 , 2005; 汪 知 亭 , 1978; 佐 藤 源 治 , 1943), 但 早 期 對 台 灣 初 等 教育史的研究大都偏重在教育政策與制度上,並沒有深入探討日治時期 教 育 的 本 質 、 課 程 與 教 學 、 教 科 書 , 直 到 歐 用 生 ( 1979) 發 表 〈 日 據 時 代台灣公學校課程之研究〉後,教育界及史學界才開始關注起當時的課 程 意 識 型 態 問 題 , 國 內 學 者 紛 紛 投 入 初 等 教 育 的 研 究 ( 王 錦 雀 , 2002; 林 玉 体 , 2003; 林 正 芳 , 1992; 吳 文 星 , 1983; 徐 南 號 , 1993; 游 鑑 明 , 1987; 鄭 梅 淑 , 1988) , 也 有 學 者 專 門 針 對 日 治 時 期 的 初 等 教 育 的 教 科 書 進 行 分 析( 何 義 麟,1986;李 穗 嘉,1990;周 婉 窈,1997a,2001,2002a, 2002b; 許 佩 賢 , 1994, 1996; 歐 用 生 , 1979; 蔡 元 隆 , 2008; 蔡 錦 堂 , 1993,2006b;劉 書 彥,1996)。研 究 的 主 題 也 漸 趨 多 元,舉 凡 社 會 教 育 、 區域研究、教育設施等研究,尤其是學科設計、教科書、教學活動、學 校生活等教育本質的探討,研究課題不斷更新,研究範圍大為擴大(吳 文 星 , 2000)。 其 中 關 於 初 等 教 育 中 課 程 意 識 型 態 ( ideology) 問 題 為 研 究者所關切。

-1-


日本政府奠定了台灣初等教育的基礎,透過初等教育的普及把台灣 帶往現代化國家的行列,但在殖民主義的陰謀論及帝國主義擴張下,教 育在傳遞知識的過程中也深受思想控制及意識型態的影響,使得教育的 本質不再單純,變相成為霸權國家的一種政治手段。這也使研究者欲以 此取向出發,試著以一種文化研究範疇去重構嘉義市地區的初等教育活 動情形,並對國家霸權影響下的學校課程或生活文化的教育情形作研 究 。 相 對 於 之 前 何 義 麟 ( 1986) 、 李 穗 嘉 ( 1990) 、 周 婉 窈 ( 1 9 9 7 a ) 、 周 婉 窈 ( 2001, 2002a, 2002b) 、 許 佩 賢 ( 1996) 、 歐 用 生 ( 1979) 、 蔡 錦 堂 ( 1993 , 2006b ) 、 劉 書 彥 ( 1996 ) 等 人 的 研 究 往 往 只 涉 及 教 科 書中的意識型態分析與批判,並未涉入國家機器等相關理論基礎的層面 作探討,研究者認為甚為可惜,因為透過理論基礎的概念可以去慎思與 反省在研究中所呈現的現象。所以本研究想以此觀點著手補足先前研究 在 理 論 基 礎 不 足 之 處 , 並 透 過 口 述 歷 史 ( oral history) 對 當 時 日 治 時 期 的學校文化與思想掌控作通盤的瞭解,及調查當時的教師或學生在面對 霸權機器高漲的日本殖民是抗拒行為?抑或是順從行為?以彰顯本研 究可貴的研究價值。另外,所謂之研究「開始於你所在之地」基於對自 身 處 環 境 的 反 省 及 思 考 ( 黃 瑞 琴 , 2005) , 由 於 研 究 者 是 嘉 義 市 土 生 土 長的嘉義人,在歷史意識及對於家鄉─嘉義地區的感恩情懷下,讓研究 者興起濃厚的研究動機想對嘉義地區初等教育史盡一份心力;再加上研 究者在大學時期就讀歷史系的敏感度使然,進而投入嘉義市初等教育史 的研究,並在本論文開始撰寫前陸續在各相關教育期刊上發表了相關的 台 灣 初 等 教 育 史 文 章 ( 蔡 元 隆 , 2007, 2008, 付 梓 中 ) , 而 在 這 樣 的 基 礎下更讓研究者想以更全面的觀點去建構研究的議題。

-2-


第二節 研究問題與目的 在過去的教科書中,常常談論到日治時期的台灣,但對日本人的論 述往往是以殘暴與愚民政策的角色出現,而台灣人民總會以民族運動為 口號反抗之,但這都只是文字上的記載與呈現,並無法真實的窺探與瞭 解到日治時期人民對此種霸權文化宰割的心態是順從,抑或是抗拒,這 樣的研究甚為可惜。故本研究的目的是希冀透過口述歷史的方式,並輔 以 史 料 分 析 去 揭 發 日 本 殖 民 霸 權 的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及 皇 民 化 時 期 ( 1937-1945 年 )( 詳 細 分 期 請 參 見 第 二 章 第 三 節 ), 如 何 透 過 學 校 文化中的機會教育、典禮儀式、節慶慶祝和校園符號的潛在課程等教育 活動潛移默化,以及如何利用教科書意識型態、知識的教授、校歌和國 歌的教唱等活動直接洗腦,又是如何的經由身教與言教達到思想宰制與 合理化其國家霸權地位的可怕陰謀,並瞭解教師、學生在面對此國家霸 權時的心態與感受,所以本研究的研究問題如以下四點:

一 、 瞭 解 日 治 的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日 本 的 霸 權 如 何 在 學 校 中 透 過語言的使用、課程內容及教學方式、校園生活中節慶、祭典活動 之實施貫徹國家意識型態?

二 、 瞭 解 日 治 的 皇 民 化 時 期 ( 1937-1945 年 ) 日 本 的 霸 權 如 何 在 學 校 中 透過語言的使用、學校課程內容及教學方式、校園生活中節慶、祭 典活動之實施貫徹國家意識型態?

三、瞭 解 日 治 的 同 化 時 期( 1919-1936 年 )及 皇 民 化 時 期( 1937-1945 年 ) 在 霸 權 宰 制 下 的 台 灣 人 民( 教 師、學 生 )心 理 狀 態 為 何 ? 是 順 從 ? 抑 -3-


或是抗拒?

四、最後並透過訪談口述歷史的整理去分析及比較兩時期的霸權模式有 何異同?

第三節

名詞釋義

為使本研究使用之名詞意義明確,茲將重要名詞定義如下:

一、日治時期嘉義市 本研究對日治時期嘉義市的區域行政劃分參考日治時期嘉義市役所 ( 1935b, 1937, 1939)出 版 的《 嘉 義 市 勢 一 覽 》昭 和 十 年 版 、 十 二 年 版 及 十 四 年 版 定 義 之。當 時 嘉 義 市 名 為「 嘉 義 市 北 門 町 三 丁 目 二 二 番 地 」, 範圍北起朴子溪,南迄八掌溪,東從紅毛埤,西至竹子腳。行政區劃分 為十七町(新高町、山下町、宮前町、東門町、檜町、北門町、元町、 朝日町、南門町、榮町、西門町、新富町、末廣町、黑金町、崛川町、 玉 川 町 、 白 川 町 )及 十 五 字( 山 子 頂 、 盧 厝 、 紅 毛 埤 、 台 斗 坑 、 埤 子 頭 、 北社尾、竹子腳、竹圍子、車店、下路頭、劉厝、港子坪、柴頭港、大 溪 厝 )。 此 處 的「 町 」在 當 時 指 的 是 區 域 範 圍 , 而「 字 」則 是 泛 指 當 地 地 名。

二、公學校 公學校係指專為台灣兒童初等教育所設立的學校,而專為日本兒童 初 等 教 育 設 立 的 學 校 則 為 小 學 校。公 學 校 是 台 灣 總 督 府 在 1898 年( 明 治 31 年 ) 10 月 1 日 起 實 施 的 學 制 , 其 法 源 依 據 為 7 月 28 日 頒 布 的 第 一 七 -4-


八 號 勅 令「 台 灣 公 學 校 令 」及 第 一 七 九 號 勅 令「 台 灣 公 學 校 官 制 」 (台灣 教 育 會 , 1939)。 直 到 1941 年 2 月 29 日 頒 布 「 國 民 學 校 令 」, 接 著 3 月 26 日 以 勅 令 第 二 五 五 號 修 正 「 台 灣 教 育 令 」, 將 台 灣 的 初 等 教 育 一 律 改 為 依 據「 國 民 學 校 令 」實 施 , 並 在 同 年 4 月 1 日 實 施「 國 民 教 育 令 」 (佐 藤 源 治,1943) 。也 就 是 將 原 本 小 學 校 及 公 學 校 雙 軌 制 一 律 改 稱 為 日 治 後 期 我 們 所 稱 的 「 國 民 學 校 」( 汪 知 亭 , 1978)。 而 此 處 所 定 義 的 公 學 校 包 含以下六所公學校

1

( 國 民 學 校 ), 分 別 為 : 玉 川 公 學 校

民 小 學 )、 白 川 公 學 校

3

2

(現今崇文國

( 現 今 大 同 國 民 小 學 )、 北 社 尾 公 學 校 ( 現 今 北

園 國 民 小 學 )、 東 門 公 學 校

4

( 現 今 民 族 國 民 小 學 )、 新 高 國 民 學 校 ( 現

今 林 森 國 民 小 學 )、 幸 國 民 學 校 ( 現 今 垂 楊 國 民 小 學 )。

第四節

研究範圍與限制

從日治時期開始,經歷了光復時期、戒嚴時期、政黨輪替,至今已 有 112 年 歷 史 , 而 日 治 時 期 在 學 校 服 務 的 台 、 日 籍 教 師 及 畢 業 校 友 大 都 已經凋零,且當時對史料的保存風氣並不興盛,所以無法從台灣教育史 中窺探學校文化在日治時期所留下來的軌跡,所以欲瞭解當時的制度與 社 會 背 景,只 能 仰 賴 官 方 的 一 些 文 獻、史 料,及 地 方 上 殘 缺 不 全 的 校 史 。 又由於二次大戰期間遭受空襲,官廳、圖書館、資料庫等多被焚毀,資 料紛失極多且戰後被遣送回日本的許多教師也紛紛表示,臨走前教科 書、教育資料都託在台友人或學生,這些資料也因天災、遷徙而喪失殆 盡( 歐 用 生,1979)。再 加 上 光 復 初 期,台 灣 行 政 長 官 公 署 教 育 處 在 1946 年以「掃除皇國教育思想」為主要政策之一,日治時代使用的教科書, 1 2 3 4

公 學 校 在 1941 年 改 至 為 國 民 學 校 。 前 身 為 嘉 義 公 學 校 ( 嘉 義 第 一 公 學 校 )。 前身為嘉義女子公學校。 前身為嘉義第二公學校。 -5-


補 充 教 材 , 課 程 等 或 繳 交 , 或 自 行 焚 毀 而 蕩 然 無 存 ( 何 清 欽 , 1980 ), 所以在一手史料的獲得上更加困難,僅能就所蒐集到之資料進行研究分 析與討論,此為本研究第一個限制。

本 研 究 第 二 個 研 究 限 制 , 由 於 本 研 究 考 慮 到 日 治 初 期 ( 1895-1918 年)的台、日籍教師及畢業校友大都辭世,就算仍在世上,也已經是超 過百歲的耆老,且其在生理機能上的受損可能會影響到其記憶與回憶, 所以在日治初期的史實部分只能透過文獻探討,對史料的外部考證 ( external criticism)及 內 部 考 證( internal criticism)去 檢 證 其 真 實 性 , 並作最完整的史實詮釋。本研究考慮到這樣的範圍與限制,所以只能針 對 日 治 中 期 ( 1919-1936 年 ) 與 日 治 後 期 ( 1937-1945 年 ) 作 進 一 步 的 口 述歷史的研究,並輔以第一手的史料與文獻,讓日治時期台灣的教育情 境,活龍活現地展示在我們的眼前。

藉由研究動機導引出來的研究問題與目的,讓研究者在文獻探討的 過程中更清楚瞭解到本研究的理論架構,以及如何將蒐集到的史料作邏 輯性、系統性的論述與探討。詳細內容將於第二章文獻探討進行。

-6-


第二章 文獻探討 事 實 上 一 個 政 權 要 如 何 有 效 地 對 國 家 ( state ) 或 殖 民 地 ( colony ) 實行統治?這不僅僅是研究政治學最根本的課題,同時也是最實際的問 題。自古以來一個政權(尤其是外來政權﹞要對新佔領地區展開統治, 軍事的暴力鎮壓和壟斷是首要之務,接下來才是政治部門和行政部門的 建 立 , 而 日 本 統 治 台 灣 的 策 略 也 一 步 步 的 符 應( correspondence)了 這 樣 的一個模式。

對一個外來的殖民政權而言,建立一個能夠支撐其所需,甚至能支 援母國的經濟體制乃是在軍事統治之後的另一項重要工作。最後,就是 在文化意識和教育思想上形成軟性的統治基礎,這也是最長遠的工作。 一 個 政 權 原 始 的 本 質 常 常 透 過 符 號 暴 力( symbolic violence)的 模 式 去 合 理 化 整 個 不 合 法 的 行 為 ( Harker, Mahar, & Wilkes, 1990) 。 但 是 一 個 政 權要有效地、長時間地實施統治,表面上的暴力往往不太適用於作為一 個外顯的統治工具。最好的方式就是讓被統治者在一開始對暴力的恐 懼,轉化為對統治階級心理上、意識上的同意和臣服。而本研究探討的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及 皇 民 化 時 期 ( 1937-1945 年 ), 是 由 一 種 強 壓式的接受意識型態轉而到人民自願接受的漸進模式,此與國家機器 ( state apparatuses) 理 論 息 息 相 關 。 故 研 究 者 將 在 本 章 第 一 節 論 述 國 家 機器理論的相關概念;接著第二節則論述教師及學生在霸權下的反應是 反抗或順從;而為了研究的需要在第三節中則界定日治時期的分期及說 明界定的原因。

第一節

國家機器對思想之掌控 -7-


一、國家機器中的兩種概念:鎮壓的與意識型態的國家機器 1917 年 俄 國 大 革 命 後 , Vladimir Lenin( 1870-1924 年 )在《 國 家 與 革 命 》( The State and Revolution) 乙 書 中 明 白 的 揭 示 了 國 家 就 是 一 部 鎮 壓性的機器,其言:

國 家 是 階 級 矛 盾 不 可 調 和 的 產 物 和 表 現,凡 是 階 級 矛 盾 在 客 觀 上 不 能 調 和 的 地 方 、 時 候 和 限 度 內 便 產 生 國 家 。( 國 家 政 治 書 籍 出 版 局 譯 , 1949: 7)

Louis Althusser( 1918-1990 年 ) 從 上 述 的 論 述 中 瞭 解 到 國 家 已 被 明 確 地 標示為鎮壓性的機器,也表達出資產階級及其同盟者在反對無產階級鬥 爭中,「為統治階級的利益」而進行鎮壓和介入的一種力量,當然這也 使得統治階級能夠保證他們對工人階級的宰制,並使他們能順利壓榨工 人 階 級 的 剩 餘 價 值 ( 杜 章 智 譯 , 1990) 。 Althusser 曾 言 :「 除 非 把 國 家 看 成 是 國 家 權 力 的 作 用,否 則 國 家 完 全 沒 有 意 思 」( 杜 章 智 譯,1990)。 很 明 顯 的 , Althusser 認 為 Karl Marx( 1818-1883 年 )把 國 家 作 為 一 種 鎮 壓 性 的 作 用 , 已 經 抓 到 了 國 家 問 題 的 要 點 。 但 Althusser 又 進 一 步 的 指 出 : 光 把 國 家 看 成 是 鎮 壓 性 的 國 家 機 器 ( repressive stateapparatuses) 是 不 夠 的 , 它 只 是 Marx 國 家 理 論 的 開 端 , 接 著 要 發 展 出 更 複 雜 的 意 識 型 態 的 國 家 機 器 ( ideological state apparatuses) 概 念 。 Althusser 認 為 意 識 型 態 的 國 家 機 器 是 隱 藏 在 Marx 著 作 的 深 層 意 涵 裡 , 而 且 是 一 種 對 鎮 壓 性 國 家 機 器 的 一 種 補 充 、 完 善 , 此 後 才 發 展 出 了 馬 克 思 主 義 ( marxism) 的 國 家 理 論( 任 吉 悌 , 2003)。 所 以 我 們 知 道 在 Althusser 的 國 家 理 論 中 如果不包含意識型態的國家機器,就無法描述其國家理論。 -8-


如 同 上 述 所 言 , 在 Althusser的 眼 中 國 家 機 器 其 實 有 兩 種 類 型 , 一 種 是鎮壓性國家機器,另一種是意識型態的國家機器,這兩個概念是完全 不同的,不可混為一談,但是他又認為鎮壓性國家機器是意識型態的國 家 機 器 的 基 礎 。 Althusser認 為 鎮 壓 性 國 家 機 器 包 括 政 府 、 行 政 機 關 、 軍 隊、警察、法庭及監獄等,都是由國家直接控制,並且能有效的使用來 維 護 政 權 行 使 ( 杜 章 智 譯 , 1990) , 而 這 樣 的 概 念 , 正 可 以 解 釋 日 本 統 治台灣初期的狀況,當時在一切制度尚未就緒前,就先採取全面性的軍 事鎮壓,緊接著又迅速的建立起監視般的警備制,許多地方的行政機關 的 首 長 ( 即 支 廳 長 ) 更 是 由 警 察 人 員 擔 任 ( 茆 昔 文 , 2007) , 其 工 作 包 括 對 人 民 日 常 生 活 的 監 視、戶 籍、監 獄、出 版、報 紙、衛 生 及 一 般 行 政 、 司 法 事 項 等( 井 出 季 和 太,1937) 。所 以 警 察 在 當 時 可 以 說 是 日 本 在 台 灣 推行民政最有力的執行者,此現象也證明了當時日治時期的國家機器已 經 高 度 擴 張 ( 韋 積 慶 , 1989 ) ; 而 另 一 種 是 意 識 型 態 的 國 家 機 器 , 在 Althusser意 識 型 態 國 家 機 器 的 理 論 範 疇 中 , 其 認 為 意 識 型 態 主 要 是 由 國 家機器所塑造而成的,它專門利用意識型態去塑造個人為國家機器服務 的 合 理 性,這 些 意 識 型 態 的 國 家 機 器 包 括 宗 教、教 育、家 庭

5

、法 律

6

政 治 、 工 會 、 傳 播 媒 介 、 文 化 等 機 器 ( 杜 章 智 譯 , 1990) , 顯 而 易 見 的 國家運用了這些機器作為一種灌輸意識型態的手段,傳遞國家所希望我 們學到的知識與文化。

5

6

Althusser 指 出 家 庭 顯 然 除 意 識 型 態 國 家 機 器 的 作 用 外 , 還 有 其 他 的 作 用 。 它 介 入 勞動力的再生產。在不同的生產方式裡,它是生產單位和(或)消費單位(杜章 智 譯 , 1990) 。 Althusser 認 為 法 律 既 屬 鎮 壓 性 國 家 機 器 , 又 屬 意 識 型 態 國 家 機 器 的 體 系 ( 杜 章 智 譯 , 1990) 。 -9-


從 上 段 的 論 述 中 我 們 可 以 瞭 解 到 Althusser認 為 釐 清 鎮 壓 性 國 家 機 器 及意識型態的國家機器兩者的關係很重要,因為統治階級要長治久安的 位處在既得利益的位置上,全然的靠鎮壓性國家機器是無法的,而是要 漸 進 到 意 識 型 態 的 國 家 機 器 , Althusser曾 言 : 「 任 何 一 個 階 級 若 不 同 時 對意識型態的國家機器並在其中行使其文化霸權,就不能長期掌握國家 權 力 」 ( 杜 章 智 譯 , 1990) 。 事 實 上 我 們 可 以 理 解 到 Althusser頗 為 認 同 Antonio Gramsci( 1891-1937年 ) 的 霸 權 概 念 , 因 為 他 認 為 Gramsci很 早 就體悟到國家觀念中,國家不能被簡化為鎮壓性國家機器,應當包括一 定 數 量 「 市 民 社 會 」 7 機 構 , 如 教 會 、 學 校 、 工 會 ( 孟 登 迎 , 2004 ) 這 樣的國家生態方可長治久安。

二、意識型態的國家機器與教育 Althusser認 為 在 封 建 社 會 中 的 意 識 型 態 國 家 機 器 ─ 教 會 , 經 過 了 激 烈的政治和意識型態鬥爭之後,在成熟的資本主義社會裡已經另外建立 一個占主導地位的意識型態國家機器,那就是教育的意識型態機器,而 且其作用實際已經取代了先前主導地位的意識型態國家機器─教會(杜 章 智 譯 , 1990) , 也 就 是 說 Althusser認 為 在 二 十 世 紀 中 的 學 校 與 家 庭 組 合 已 經 取 代 了 中 古 時 期 教 會 與 家 庭 的 組 合。由 於 學 校 具 有「 政 治 ─ 教 育 」 的霸權功能,統治者可將統治意識型態轉化為教育內涵,接著透過教育 使學生成為霸權的實踐,建構霸權統治的領域。而且,學校是再製知識 份子並再製宰制支配權力的機構,任何一個霸權的建立,或是爭取霸權 7

M a r x 對 於 「 市 民 社 會 」 的 概 念 是 承 繼 Georg H e g e l ( 1 7 7 0 - 1 8 3 1 年 ) 的 概 念 而 來 , H e g e l 把 市 民 社 會 與 國 家 嚴 格 的 分 開,並 把 國 家 置 於 市 民 社 會 之 上,他 認 為 如 果 沒 有國家對市民社會的整體加以保護,那麼就無法實現自身,因此國家的干涉是不 可少的,正因為帶有強制性的國家政權機關對維護市民社會的生存及秩序是不可 少 的,所 以 H e g e l 把 國 家 置 放 在 一 個 重 要 的 位 置,並 對 代 表 普 遍 性 原 則 國 家 合 理 性 進 行 過 份 強 調 和 理 想 化 描 述 , 使 市 民 社 會 隸 屬 於 國 家 之 下 ( 張 榮 潔 , 2 0 0 5 )。 - 10 -


的過程,都必須掌握學校,教育群眾,建立新的意識型態(譚光鼎, 2000) , 而 弱 勢 階 級 往 往 會 在 這 縫 隙 間 被 犧 牲 掉 , 也 就 是 說 意 識 型 態 霸 權是道出統治階級對其它弱勢階級的支配性,其觀點強迫他們必須全盤 接受,並視為理所當然,就算是該霸權違反其自身的優勢,也在所不惜 ( 蔡 元 隆 , 2006 )。 由 此 可 知 教 育 是 意 識 型 態 的 國 家 機 器 行 使 的 一 種 重 要手段,因為學校知識的體制化可以變成一種社會的形式和經濟控制 ( Young, 1971), 就 如 同 Althusser所 舉 的 例 子 , Lenin為 使 已 經 奪 取 政 權 的蘇聯共產階級有可能獲得無產階級政權的未來以及過渡到社會主義 的國家,他急於將現有的教育形態國家機器翻轉為自己所想要的國家機 器 模 式 ( 任 吉 悌 , 2003) 。

在進行統治時意識型態的國家機器也一定伴隨在鎮壓性國家機器 之後出現,就如同日本治理台灣時,日本帝國製造一個關於論述的文化 模式及合理知識的意識型態,反覆累積形式的文化定見,合理化殖民統 治和殖民文化的主導,同時它己變成一種「霸權」,使被殖民者也得依 靠它所提供的「知識」,來尋找被殖民的歷史、文化與身份認同(林淑 惠 , 2003) , 另 一 方 面 , 學 校 則 透 過 一 套 繁 瑣 的 分 流 制 度 更 加 強 化 優 勢 階 級 的 地 位 ( 張 盈 堃 、 彭 秉 權 、 蔡 宜 剛 、 劉 益 誠 等 譯 , 2004) , 也 就 是 在 1898年 ( 明 治 31年 ) 台 灣 總 督 府 把 初 等 教 育 分 為 小 學 校 與 公 學 校 的 雙 軌制,這樣的區分在課程內容上也有明顯的差異,因為科目中心的課程 主宰了整個學校,整合性的課程只能在少部分的學校才看的到,有一部 分 是 肇 因 於 學 校 在 高 階 知 識 生 產 極 大 化 所 扮 演 的 角 色 ( Apple, 1990) , 就這樣開始了日治時期教育上不平等的待遇。

- 11 -


事實上殖民者為他們塑造的那種知識論述的形象,己經刻劃在一切 典章制度的文字中,受殖民者朝夕相對,對此不可能沒有反應,他也會 惶惶不可終日,但那只是因為他對強大的指責者(宗主國或殖民者)敬 畏 有 加 ( 張 志 源 , 1999) , 因 為 被 殖 民 者 常 處 在 一 種 矛 盾 的 心 理 狀 態 , 一方面身受殖民母國的文化知識,另一方面又必須保有自己民族的文化 ( 翁 福 元 、 張 毓 真 , 2002) 。 在 這 些 霸 權 的 形 構 中 , 存 在 著 教 育 文 獻 所 通 稱 的 潛 在 課 程 ( hidden curriculum) , 那 些 未 被 說 出 來 的 價 值 、 規 範 與意識型態都被當作共識而傳遞到學生身上(競爭、成功、規訓、刻板 印 象 及 性 別 區 分 等 等 )( 張 盈 堃 等 人 譯,2004),例 如 日 治 時 期 曾 在 1914 年 ( 大 正 3年 ) 內 訓 第 六 號 頒 布 的 「 台 灣 小 學 校 、 公 學 兒 童 敬 禮 相 關 文 件」,用以教導小學校及公學校學生,守法及尊重教師的行為規範(台 灣 教 育 會 , 1943) 。 再 加 上 學 校 不 僅 僅 控 制 人 , 也 控 制 意 義 , 因 為 學 校 保 存 和 分 配 被 認 為 是 「 合 理 的 知 識 」 ( Apple, 1990) , 所 以 在 日 治 時 期 對於學校生活儀式上的灌輸,一天之中依照時間表限定作特定活動,一 早 點 名、唱 國 歌、唱 校 歌、升 旗、特 殊 日 子 的 慶 典,在 進 行 中 必 須 喊「 天 皇萬歲、效忠天皇」等愚民的口號,個人的活動是不斷的重覆,並且內 容會週期性的累加,除了培養學生守秩序外,亦是要個人以最經濟、最 有效的方式對國家表示忠誠的意識型態型塑。以下第二節繼續論述教師 及學生在霸權下的反應是反抗或是順從。

第二節

反抗或順從?─教師及學生在霸權下的反應

在社會學家提倡和諧論的影響下,學校表面上看似公平正義的殿 堂,但 實 質 上 卻 是 淪 為 國 家 霸 權 控 制 的 洗 腦 工 具,Bowles及 Gintis指 出 :

- 12 -


學校的確非常成功地結合累積與再製的功能,由於其遮蔽了累 積與再製的基本矛盾,學校制度在保存資本主義秩序上,一直 扮 演 重 要 的 角 色 。( 李 錦 旭 譯 , 1989: 347)

所以在國家機器概念中,大凡提到文化及意識型態的塑造往往都會與教 育宰制作相關連結,教師被迫成為幫兇傳遞意識型態,而學生在學校文 化中無從察覺自身的處境,被迫接收國家塑造的合理知識。所以大部分 的 學 生 被 分 流 ( track) 至 有 社 會 階 級 意 味 的 區 分 中 , 而 這 份 清 單 將 不 斷 地 延 伸 下 去 ( 張 盈 堃 等 人 譯 , 2004) , 學 校 已 成 為 現 代 社 會 中 , 不 同 層 次 知 識 份 子 精 緻 化 的 主 要 工 具 ( 黃 嘉 雄 , 1996) 。

而在現實的生活中,學校裡的霸權宰制將會以自然而且普遍甚至永 恆的方式來呈現,當學校教師進行教學時,會遵照統一的規範指示實施 課程內容,灌輸一種主流文化,給來自不同階級與族群的學生,使學生 成為主流文化所灌輸一統文化觀的接受者;而主流文化的操控者為了使 教師能夠精確執行國家制定的教育政策,利用教育體制來進行嚴密控 制 , 並 以 層 層 的 規 範 來 引 導 或 限 制 教 師 的 教 學 內 容 ( 莊 淑 琴 , 2002) 。 而台灣在這日本近五十多年來的國家霸權的機制中,人們是順從抑或抗 拒呢?以下茲分為教師及學生兩個面向來論述:

一、教師面對霸權的心態 教師在日本霸權眼中,被視同為軍人擬像,他們必須重視品德、操 守 與 思 想 的 教 育 , 因 為 他 們 代 表 著 精 神 國 防 的 一 環 ( 翁 福 元 , 1996) , 就因為他們背負著國防精神的任務,也造就了他們特殊的身份。 - 13 -


Dahrendorf ( 1969 ) 指 出 , 教 師 的 意 識 型 態 不 具 備 自 身 的 階 級 意 識 , 而 是 奉 統 治 者 的 意 識 為 規 臬,主 要 任 務 在 為 統 治 階 級 服 務。許 誌 庭( 2002) 也指出,教師往往將自己定位為確實執行上級命令的公務員,具有濃厚 的「官方意識」。在這種特殊身份下,教師往往被要求有較高的政策服 從性,以便符應統治階級傳播合於統治階級利益的思想,而這種順從霸 權的服從方式也成了壓迫的深淵。然而教師這一類的知識份子,真的就 只 是 順 從 及 符 應 統 治 階 級 利 益 的 思 想 嗎 ? Aronowitz及 Giroux( 1987)認 為 知 識 份 子 有 四 種 類 型:轉 化 型 知 識 份 子( transformative intellectuals)、 批 判 型 知 識 份 子( critical intellectuals) 、適 應 型 知 識 份 子( accommodating intellectuals ) 及 霸 權 型 知 識 份 子 ( hegemonic intellectuals ) 。 而 當 中 Giroux( 1988) 特 別 強 調 轉 化 型 知 識 份 子 與 批 判 型 知 識 份 子 的 差 別 , 他 認為轉化型知識份子除了覺知到被壓迫外,更該提出具體的抗拒行動與 實質的改進作為,而最高階的作為奠基在教學手法的解放。陳怡文 ( 2004) 也 指 出 , 轉 化 型 知 識 份 子 , 他 們 不 同 於 批 判 型 知 識 份 子 , 雖 然 批判型知識份子也批判政治,但是他只是關在自己的房間裡,而沒有走 出來,站到被壓迫者的這一邊,與被壓迫者共同面對人生的真實處境, 這樣的知識份子對世界只停留在他自身的想像,因為抽離,批判顯的更 容易些,但這樣的批判,只批判了他人,卻未曾反求諸己。

秦 屹 安( 2005)認 為 , 轉 化 型 知 識 份 子 的 作 為 就 如 同 Freire在《 受 壓 迫 者 的 教 育 學 》 ( Pedagogy of the oppressed) 的 論 述 所 說 , 是 那 願 意 跟 被壓迫者一起工作,將被壓迫者分散而零碎的力量集結起來的「革命領 袖 」。 Freire( 1973)曾 指 出 , 壓 迫 就 是 一 種 馴 化 , 為 了 不 再 成 為 壓 迫 力 量下的祭品,人們必須從中突破,進而改變這樣的情況。很明顯的在批 - 14 -


判 教 育 學 者 的 眼 中,反 壓 迫 是 其 中 心 概 念, Freire在 中 明 白 地 告 訴 我 們, 必須要對自我身處的環境有所覺醒,所以說批判教育學是引導弱勢者的 一條覺醒之路,弱勢者必須體認到身為弱勢者的無助,透過關懷使受壓 迫者能產生一種自我的認同感,並透過實踐的歷程達到發聲的意涵(引 自 蔡 元 隆,2006) 。故 台 籍 教 師 在 這 日 本 霸 權 的 機 制 下 .,由 於 身 分 特 殊 , 他們對此不公是順從?抑或是使用批判或轉化型的抗拒呢?在這交錯 的過程中是否會阻礙他們成為「轉化型知識份子」呢?這也成了本研究 所關心的焦點之一。

從 許 多 有 關 日 治 時 期 教 師 口 述 歷 史 的 叢 書 中,我 們 發 現 許 多 公 學 校 的 教 師 都 表 示 他 們 非 常 認 真 的 教 書,並 盡 全 力 完 成 校 長 交 付 的 任 務( 台 中 縣 立 文 化 中 心,1991;台 中 縣 立 文 化 中 心,1992;台 中 縣 立 文 化 中 心 , 1994; 台 北 縣 文 化 中 心 , 1996; 宜 蘭 縣 立 文 化 中 心 , 1996; 台 灣 省 文 獻 委 員 會 編 , 1997 ; 蔡 慧 玉 , 1997 ), 也 由 於 教 師 的 合 法 角 色 讓 他 們 在 無 形 中 傳 遞 並 符 應 了 日 本 霸 權 的 合 理 性。而 這 也 成 了 教 師 是 否 能 成 為「 轉 化型知識份子」的第一個重要限制。再者,還 有一種來自於教師本身心 態 的 限 制 , 如 Freire( 1998) 指 出 國 小 教 師 沒 有 愛 是 不 可 能 的 , 沒 愛 會 使 他 們 的 工 作 失 去 意 義,而 日 治 時 期 的 教 師 在 面 對 著 了 民 族 使 命 感 與 愛 學 生 的 雙 面 煎 熬 下,究 竟 是 愛 台 灣 囝 仔 而 努 力 傳 遞 日 本 的 知 識 給 台 灣 囝 仔,讓 他 們 出 人 頭 地 呢 ? 抑 或 是 築 起 民 族 使 命 感 的 堡 壘 呢 ? 這 兩 角 色 間 的拔河也徹底的阻礙了日治時期教師成為「轉化型知識份子」的可能 性。第三,國小教師長期處於角色負荷過重下,往往在極短時間內往返 不 同 的 社 會 場 域 ( social fields) , 處 理 不 同 的 事 務 及 面 對 不 同 來 源 的 訊 息、對象,導致思慮處於割裂狀態,甚至形成過度簡單化的思維,也就 - 15 -


是 Anderson( 1996)所 諷 刺 的,小 學 教 師 很 少 時 間 來 反 省、思 考、分 析 。 因為國小教師的工作中充滿了例行性,很容易產生一種反智的傾向 ( anti-intellectual orientation ) , 不 願 去 追 求 更 高 的 專 業 知 識 , 這 樣 的 時間窘態,顯然會讓教師錯置了教育所隱含的政治文化本質。

雖然教師在實踐成為「轉化型知識份子」過程中由於身份上的獨特 性,導致其在知識份子本份上無法發揮應有的功能。但在現實場域中也 有不少教師並不會屈就這樣的限制,他們透過喬裝的教學手段來表達對 於 霸 權 意 識 型 態 的 抗 拒 ( 張 盈 堃 , 2005) , 會 刻 意 的 去 遵 守 宰 制 者 所 訂 下 的 規 範 , 使 用 一 種 虛 偽 化 ( euphemistic) 的 語 言 遊 走 在 剃 刀 邊 緣 , 為 了 生 存 ……等 等 相 關 因 素 而 不 去 觸 犯 這 樣 的 底 限 。 如 日 治 時 期 服 務 於 嘉 義縣頂六國民學校的賴福德教師說:

沒 辦 法 ! 學 生 要 升 學,為 了 要 讓 他 們 與 日 本 孩 子 比,還 是 要 教 他 們 念 日 本 書,不 過 還 是 會 提 醒 他 們,臺 灣 才 是 你 的 母 親,因 為 我 阿 爸 也 都 這 樣 教 我 的,所 以 當 我 在 當 老 師 時 我 更 加 的 時 時 提醒自己。(蔡元隆,付梓中)

而 賴 福 德 教 師 這 樣 的 手 法 則 是 符 合 Giroux再 三 強 調 的 高 階 式 的 解 放 手 法 ─教學,透過實際的教學行動啟蒙台灣囝仔覺知被壓迫的處境,甚至還 有不同抗拒的教學行為,如服務於西螺公學的劉煥文教師,他白天在學 校 用 日 語 教 學,課 餘 時 間 則 到 書 房 教 導 鄉 民 學 習 漢 文,這 種「 明 修 棧 道 , 暗渡陳倉」的行為,一直沒被台灣總督府發現,甚至由於他在校教學態 度認真,日本帝國教育會還曾表揚他對日本帝國的教育之功(島嶼柿子 - 16 -


文 化 館,2004) 。又 如 日 治 時 期 曾 擔 任 過 公 學 校 教 師 的 吳 濁 流 回 憶 指 出 , 當 時 台 籍 教 師 對 抗 日 本 神 道 思 想 的 表 裡 不 一 的 作 法 , 他 說 :「 教 職 員 都 要在分配來的宿舍中奉祀神宮大麻,但是我們任何一個人都一樣,沒有 奉 祀 」( 鍾 肇 政 譯 , 1988: 93)。 上 述 吳 濁 流 的 消 極 抵 抗 行 為 , 雖 然 已 有 轉化型知識份子的意識,但這樣的抗拒行為尚無法成為一個真正的「轉 化 型 知 識 份 子 」 , 而 這 樣 的 行 為 在 Scott( 1990) 眼 中 , 他 稱 這 種 陽 奉 陰 違 的 遵 守 叫 作 日 常 的 抗 拒 型 式 ( everyday forms of resistance) , 因 為 這 些從屬團體表面上是象徵性的遵從,但骨子裡卻是精明的很,悄悄的表 達 抗 拒 目 的 。 張 盈 堃 ( 2000) 指 出 , 這 種 陽 奉 陰 違 的 抗 拒 手 段 會 更 進 一 步區分為個體式與集體式的抗拒實踐。當教師在面對學校所傳遞的既得 利益霸權宰制時,可以使用一種喬裝的教學手段及消極抵抗行為去面對 這霸權,讓教育的傳遞上展現出一種轉化型的知識份子在個體式上的抗 拒作為,而非無主體性符應國家霸權機器所傳遞的霸權意識型態。

除了使用喬裝的教學手段及消極抵抗行為外,台灣教育史上也曾發 生過教師強烈對抗日本霸權的作為,如日治時期任教於宮下國民學校 (現今花蓮縣壽豐國民小學)的黃文隨回憶其抗拒霸權的情形:

當時校長是日本人,看不起我們這些當老師的台灣人,平常開 口 閉 口 就 罵 我 們 「 清 國 奴 」, 我 心 裏 早 就 覺 得 不 平 。 那 年 在 畢 業典禮的慶功會上,我必須拿木屐給校長穿,因為動作慢了 些,校 長 很 不 高 興,便 用 腳 踢 我。我 那 時 才 十 八 歲,血 氣 方 剛 , 被校長這麼一踢,火冒三丈,也就順手拿起木屐打他。其他的 日 本 人 見 狀 便 圍 上 來 要 打 我 , 我 也 不 甘 示 弱 的 說 :「 來 啊 ! 來 - 17 -


打 啊 ! 」 ( 蔡 慧 玉 , 1997: 124)

我 們 可 以 瞭 解 到 當 時 的 台 籍 教 師 並 非 缺 乏 反 省 能 力,他 們 已 經 察 覺 到 被 日本霸權壓迫的情形。此時教師所扮演的角色就極為重要,雖然與受教 育的學生一樣,都是受壓迫的弱勢族群,但在這環境中能改變的主導者 也只有教師,因為儘管資本社會賦予中上階級製定課程內容的權限,但 其執行過程卻需仰賴教師,同時教師享有可觀的教學自主權(姜添輝, 2002) 。也 就 是 說 教 師 需 要 透 過 某 種 境 界 上 的 轉 化,就 如 同 Giroux 指 出, 教 師 必 須 去 教 導 學 生 擔 任 社 會 批 判 者 所 須 的 知 識 與 社 會 技 巧,教 育 他 們 參與改革行動。這意味著教育學生成為勇於冒險,為改變制度奮鬥,在 對抗性公共領域與更廣的社會競技場域中,為抵抗壓制、爭取民主而奮 鬥 ( 謝 小 芩 譯 , 1995)。

二、學生面對霸權的心態 學生往往是校園中弱勢的族群,在教育的場域,他們的能動性相對 於教師而言更加的受到限制。當日本霸權在傳遞壓迫知識與國家意識型 態的過程中,他們被迫完全的吸收與適應,不管是官方或民間出版的口 述歷史叢書中,耆老們的回憶普遍都順從了日本霸權的文化資本及日本 知識的合理性,認為那是當時一個好國民的表現,甚至連當時擔任公學 校 台 籍 教 師 的 耆 老 們 也 是 如 此 ( 台 中 縣 立 文 化 中 心 , 1991; 台 中 縣 立 文 化 中 心 , 1992; 台 中 縣 立 文 化 中 心 , 1994; 台 北 縣 文 化 中 心 , 1996; 台 灣 省 文 獻 委 員 會 編 , 1997; 宜 蘭 縣 立 文 化 中 心 , 1996; 蔡 慧 玉 , 1997; 陳 思 琪 , 2005 )。 畢 業 於 士 林 國 民 學 校 ( 今 日 士 林 國 民 小 學 ) 的 林 榮 華 校長在《士林壹百週年紀念專輯》中談到當時對於台灣囝仔對於體育課 - 18 -


的 熱 衷 現 象 , 他 說 :「 當 年 體 育 課 有 相 撲 、 劍 道 、 游 泳 , 大 家 都 挺 熱 衷 的 」( 台 北 市 市 林 國 民 小 學 , 1995: 77), 還 有 畢 業 於 金 山 國 民 學 校 ( 現 今台北縣金山國民小學)的許耀分回憶其對修身科的感受:

教 學 課 程 裡 面 有 一 課 教 作「 修 身 」,現 在 叫 作「 公 民 與 道 德 」。 修身這個課我現在也覺得優點很多,怎麼樣的做人?怎麼樣的 作事?怎麼樣的守法?怎麼樣的孝順父母?怎麼樣做人的兄 弟姐妹?這個科目我認為可能讓日本時代受過教育的人比較 有 修 養 。 ( 台 北 縣 文 化 中 心 , 1996: 84-85)

上述許耀分提及了怎麼樣的做人?怎麼樣的守法?這些語意的背後其 實暗藏著國家霸權機器味道,但學生可能受限於年齡的關係及生活經驗 不足,極有可能導致他們無法明確的辨識國家霸權機器的意識型態。

盱衡史料中記載抗拒日本霸權壓迫的行為,在中等教育或師範教育 上尤其明顯,因為當時這些人在畢業後不是擔任教師,就是擔任公家機 關的職務,而他們受到教育的啟蒙後,已從不識之無的鄉野村夫,變成 了針貶時事的知識份子,更讓他們明瞭自身受到日本霸權壓迫的處境。 如任教於金山國民學校(台北縣金山國民小學)的劉文回憶其就讀大同 中等學校時,他們用一種不合作的方式來抗拒學校要他們替日本政府勞 動服務的情形:

三年級一天就念不了兩節課,空襲警報一來,就要疏散;同時 還要做勞動服務,挖泥土、搬泥土啦!記得有一次勞動服務老 - 19 -


師(琉球人)對我們說:「我知道你們都對學校很不滿,都在 後頭抱怨什麼,甚至於要罷課!這到底是什麼意思?」我們有 三個學生發言,第一個說他肚子痛,無法做勞動服務,老師就 說:「好,坐下來!」第二個說他頭痛。我是第三個,要講什 麼痛呢?我就不管,坦白講:「比嘉老師,我希望能夠多讓我 們自修一下,老師你也知道,我們還是想升學的。」結果他用 粗話罵我:「你這傢伙是屬於吃紙的蟻,你是假認真的!你們 三個出來,精神還不夠健全,老師讓你們做一下精神訓練!」 我 們 就 被 罰 蛙 跳 。 ( 台 北 縣 文 化 中 心 , 1996: 153)

劉 文 與 同 學 們 採 用 如 同 印 度 國 父 Gandhi的 「 不 合 作 方 式 」 來 消 極 的 抵 抗 勞 動 服 務 , 這 就 是 一 種 游 走 剃 刀 邊 緣 的 抗 拒 手 法 , 更 是 張 盈 堃 ( 2000) 強調集體式的抗拒實踐。而當年任教三重埔公學校(現今台北縣三重國 民小學)的莊任辰也表示他就讀台北師範學校時以「雙面人」的姿態面 對日本霸權的作法:

我回家一定講台語,老師說:「你們回家也要講日語哦!」嘴 巴說:「好!好!」出了校門我們就說台灣話,自己的母語, 為 什 麼 不 能 講 。 ( 台 北 縣 文 化 中 心 , 1996: 74)

上述這些方式是比較普遍的抗拒行為,不過也有在學業上採取集體抗拒 用 來 表 示 不 滿 的 行 為,如 任 教 於 日 新 公 學 校( 現 今 台 北 市 日 新 國 民 小 學 ) 的葉金火回憶其就讀台北師範學校時,抗拒日本教師的情形:

- 20 -


台北師範有一些日本老師民族觀念很重,我們對他們會反感。 如有位老師他很有偏見,遇到他的考試,我們都就交白卷,不 要 試 驗 。 ( 台 北 縣 文 化 中 心 , 1996: 13)

這種集團抗拒的方式,展現出一種糾結人心,認同所處壓迫下所衍生而 來的抗拒手法,這類情形在中等教育以上非常常見,因為在知識的解放 後,他 們 非 常 的 敏 感 所 處 的 處 境,如 蔣 渭 水 醫 校 的 同 學 高 敬 遠 回 憶 著 說:

蔣氏在學時,於專門知識外,不僅有餘力,且更有勇氣領導校 內外學生,從事一些充滿民族意識的反抗行為,在異族統治與 學校當局注意之下,蔣氏所表現的這種反抗精神,實不失為同 學 中 的 豪 傑 。( 黃 煌 雄 , 1992: 16-17)

而上述證明這些中等學校或師範學校學生,他們已覺知自身的處境與所 屬的大環境,但他們為了脫離霸權的壓迫又必須接受日本政權所傳遞的 知識與意識型態,在這種矛盾下他們必須轉化了信念與想法用以對抗霸 權 的 壓 迫 。 在 Kanpol 的 觀 點 中 認 為 , Anyon 把 學 校 視 為 維 繫 並 延 伸 霸 權 知識的場所,更將它視為一個可以促進社會轉化的場域,在這可以型塑 一種「反霸權」,以抗拒文化在知識、技能、價值和態度方面的複製, 並 對 各 類 異 化 、 壓 迫 和 貶 抑 提 出 終 極 挑 戰 ( 張 盈 堃 等 人 譯 , 2004) 。

在公學校的教育中,要一個十五、十六歲的台灣囝仔去體悟霸權的 壓迫是非常的困難地,由於年齡過小,再加上生活經驗不足,使得他們 還無法產生國家認同的思維。但翻開台灣日治時期的教育史,我們可發 - 21 -


現也有部分的公學校學生很早就體會到民族意識及被壓迫的處境,如畢 業於下潭公學校(現今嘉義縣下潭國民小學)的林歲德述說其就讀公學 校的動機是為了對抗日本帝國的壓迫:

我進到公學校的動機,是由於父親被拷打、甘蔗田被強奪的經驗, 令 我 深 感 為 抵 抗 日 本 人 , 我 非 學 會 日 文 不 行 。 ( 楊 鴻 儒 譯 , 1996: 59-60)。

又如畢業於二重埔公學校(現今台北縣二重國民小學)的葉金火說:

五年級時那位日本老師姓藍,他說:「你們台灣人不要再想考 試了,要讀去讀農業的,農業最好了!」國家的政策希望我們 讀農業,當時我聽到這句話,蠻反感的,到現在也覺得那位老 師 心 地 不 好 。 ( 台 北 縣 文 化 中 心 , 1996: 11)

當時葉金火意識到日本帝國為了培養低階的順民,而鼓勵台灣囝仔往實 業教育發展,這種教育政策無疑是符應帝國主義的政治操弄。接著三重 埔公學校(現今台北縣三重國民小學)的莊任辰更指出班上同學曾直接 挑戰日本霸權的情況,他回憶說:

四年級時我年紀雖小,但是我懂意思。日本天皇的訓話,我懷 疑的就是這一句:「我的皇祖皇宗建了國家」,……。有一次 在 典 禮 以 後 , 老 師 跟 我 一 樣 有 疑 問 , 他 說 ,「 剛 才 我 們 唸 的 那 個 天 皇 的 訓 話,有 一 句『 我 們 的 皇 祖 皇 宗 』,你 們 有 沒 有 疑 問 ? - 22 -


我 們 的 祖 宗 是 日 本 人 嗎 ? 」我 們 說:「 老 師,不 對,不 是 日 本 , 我們是中國,台灣人就是中國人!」那個時候民族精神激盪得 很 利 害 。 ( 台 北 縣 文 化 中 心 , 1996: 70)

由林歲德、葉金火及莊任辰的例子中,我們可以肯定並非全部的公學校 學生都順從日本霸權所灌輸的合理知識及意識型態,也間接的透露出台 灣囝仔在接受教育後的知識解放及民族意識的覺醒。

本研究為了明確的瞭解國家機器意識型態的演變模式,將在第三節 中劃分日治時期三個時期的界點及其分期的原因。以下第三節繼續論述 日治時期的分期的界定與分期原因。

第三節 日治分期的界定與其原因 回憶曩時,日本治台五十多年期間在教育制度上多所更迭,因時期 的不同而實施不同的教育政策,在每一個鉅觀的教育政策的實施與改變 下,從微觀的角度可窺看到學校中師生間的互動與學習情形、學校的順 從歷程、語言與思想的改變等等。因此,當研究者在研究日治時期教育 時,便根據教育現象將之分期探討,俾能深入瞭解制度面下時代背景的 必然性與社會脈絡的內涵研究。而各學者對於教育制度分期的方式,缺 乏 一 定 的 標 準 。 吉 野 秀 公 ( 1927) 是 探 討 台 灣 教 育 史 的 先 驅 , 因 其 出 版 於 1927年 , 所 以 在 日 治 後 期 的 台 灣 教 育 史 無 法 從 中 窺 探 其 演 變 , 吉 野 秀 公依公布法令的時期將日本治台的時期分為五個時期分别是:台灣教育 之 發 端 ( 1895-1898 年 ) 、 台 灣 教 育 基 礎 時 代 之 一 ( 1898-1907 年 ) 、 台 灣 教 育 基 礎 時 代 之 二( 1907-1919年 )、台 灣 人 教 育 確 立 時 代( 1919-1922 - 23 -


年 )、 台 灣 教 育 確 立 時 代 ( 1922-1930年 )。 而 台 灣 教 育 會 ( 1939) 更 是 教條式的以修正台灣教育令為分期,將日本治台的時期分為台灣教育的 試 驗 時 期( 1898-1919年 )、 台 灣 教 育 的 確 立 時 期( 1922-1941年 )兩 期 , 因為台灣總督府出版的專書主要以介紹法條及課程內容為主。佐藤源治 ( 1943) 則 是 沿 用 了 台 灣 教 育 會 的 分 法 , 把 1941年 第 二 期 修 正 台 灣 教 育 令作為一個分水嶺,將後期補足,分成三期─台灣教育的試驗時期 ( 1898-1919 年 ) 、 台 灣 教 育 的 確 立 時 期 ( 1922-1937 年 ) 、 戰 時 體 制 下 之 皇 民 化 教 育 ( 1937-1941 年 ) 。 而 Tsurumi 則 以 教 育 實 施 的 狀 態 將 日 本 治 台 的 時 期 分 為 五 期 , 分 別 是 : 基 礎 時 期 ( 1895-1907 年 ) 、 擴 展 時 期 ( 1907-1919年 )、制 度 化 時 期( 1919-1922年 )、台 日 共 學 時 期( 1922-1945 年 ) ( 林 正 芳 譯 , 1999) 。

吳 文 星 ( 1983 ) 以 日 本 治 台 的 教 育 政 策 將 日 本 治 台 的 時 期 分 為 三 期 , 分 別 為 : 試 驗 時 期 ( 1895-1919 年 ) 、 進 展 時 期 ( 1919-1937 年 ) 、 強 化 時 期( 1937-1945年 )。 李 園 會( 1983)依 教 育 行 政 制 度 與 教 育 政 策 將 日 本 治 台 的 時 期 分 為 五 期 , 分 別 為 : 日 據 初 期( 1895-1907年 )、 台 灣 教 育 基 礎 時 期 ( 1907-1919 年 ) 、 台 灣 教 育 確 定 時 期 ( 1919-1922 年 ) 、 日 台 教 育 融 合 時 期( 1922-1941年 )、國 民 學 校 令 實 施 後( 1941-1945年 )。 鄭 梅 淑 ( 1988) 則 是 以 一 種 較 政 治 社 會 學 觀 點 , 將 日 本 治 台 的 時 期 分 為 三 期 , 分 別 為 : 綏 撫 時 期( 1895-1919年 )、 同 化 時 期( 1919-1937年 )、 皇 民 化 時 期( 1937-1945年 )。 游 鑑 明 ( 1987)依 台 灣 總 督 府 施 政 方 針 將 日 本 治 台 的 時 期 分 為 三 期 , 分 別 為 : 漸 進 主 義 時 期( 1895-1919年 )、 同 化 主 義 時 期( 1919-1937年 )、皇 民 化 時 期( 1937-1945年 )。李 穗 嘉( 1990) 則是依台灣總督府施政方針,簡易的將日本治台的時期分為三期,分別 - 24 -


為 : 第 一 個 時 期 ( 1895-1919 年 ) 、 第 二 個 時 期 ( 1919-1937 年 ) 、 第 三 個 時 期( 1937-1945年 )。 林 正 芳( 1992)則 是 以 一 種 工 具 論 的 方 式 去 將 日 本 治 台 的 時 期 分 為 三 期 , 分 別 為 : 國 語 傳 習 所 的 出 現 (1895-1898年 )、 初 等 教 育 系 統 的 形 成( 1918-1937年 ) 、戰 時 體 制 下 的 初 等 教 育( 1937-1945 年 ) 。 徐 南 號 ( 1993) 以 「 台 灣 教 育 令 」 為 規 臬 , 從 其 實 施 到 兩 次 的 修 正,將 其 分 為 三 期,分 別 為:「 台 灣 教 育 令 」頒 布 以 前( 1895-1919年 )、 「 台 灣 教 育 令 」 頒 布 與 第 一 次 修 正 後 ( 1919-1937年 ) 、 「 台 灣 教 育 令 」 第 二 次 修 正 後 ( 1937-1945年 ) 。

黃 靜 嘉 ( 2002) 以 法 制 的 角 度 出 發 , 在 第 一 次 世 界 大 戰 後 , 因 殖 民 地之發展及變遷,所產生之統治制度及形態上的改變,從而進入轉型 期,作為其分界線,將日本治台時期分為殖民統治前期及殖民統治後 期 , 而 前 期 下 有 分 第 一 期 ( 1895-1914 年 ) 及 第 二 期 ( 1914-1921 年 ) , 後 期 下 又 分 第 三 期 ( 1922-1931 年 ) 及 第 四 期 ( 1931-1945 年 ) 。 王 錦 雀 ( 2002) 依 歷 史 背 景 及 每 個 時 期 的 施 政 方 針 的 演 變 所 導 致 教 育 政 策 及 制 度的改變為依據,將日本治台的教育史分為三期,分別為:無方針主義 及 漸 進 政 策 期 為 試 驗 時 期( 1895-1919年 )、 內 地 延 長 主 義 政 策 期 為 進 展 時 期 ( 1919-1937 年 ) 、 皇 民 化 政 策 期 為 強 化 時 期 ( 1937-1945 年 ) 。 林 玉 体 ( 2003) 的 分 法 與 鄭 梅 淑 ( 1988) 很 相 似 , 也 是 以 政 治 意 識 型 態 的 區 分 將 日 本 治 台 的 教 育 史 分 為 三 期,分 別 為:綏 撫 時 期( 1895-1919年 )、 內 地 延 長 主 義 ( 1919-1937 年 ) 、 皇 民 化 教 育 ( 1937-1945 年 ) 。 陳 思 琪 ( 2005) 則 依 施 行 初 等 教 育 的 環 境 脈 絡 , 分 三 期 敘 述 日 據 時 期 教 育 政 策 之 主 要 發 展 , 分 別 為 初 等 教 育 系 統 之 發 端 期( 1895-1919年 )、 初 等 教 育 系 統 之 確 立 期( 1919-1937年 )、皇 民 化 運 動 下 之 初 等 教 育 期( 1937-1945 - 25 -


年 ) ( 表 2-1) 。

表 2-1 相 關 分 期 依 據 整 理 日 治 時 期 重 要 教 1898 育法令公布時間 年實 或與戰爭相關重 施公 學校 大事件的時間 令

18951898 年

年代

台灣 教育 之發 端

1907 年 發 布 台 灣 公 學 校 令

1919 年 公 布 灣 教 育 令

1922 年 修 正 台 灣 教 育 令、修 正 日 台 人 共 學 相 關 程序

1931 年 九 一 八 瀋 陽 事變

1937 年 公 布 修 正 的 公 學 校 規 則、蘆 溝 橋 事變

18981907 年 台灣 教育 基礎 時代 之一

19071919 年 台灣 教育 基礎 時代 之二

19191922 年 台灣 人教 育確 立時 代

19221930 年

19301937 年

1927

吉野 秀公

1939

台灣教 育會

台灣教育的試驗時期

1943

佐藤 源治

台灣教育的試驗時期

1977

Tsurumi

1983

吳文星

擴展 時期

基礎時期

日據初期

1945 年 日 本 戰 敗 投 降

19411945 年

台灣 教育 確立 時代

台灣教育的確立時期 台灣教育的確立時期 制度 化時 期

戰時體制下的 皇民化教育

台日共學時期

試驗時期

進展時期 台灣 教育 基礎 時 期

1941 年 修 正 台 灣 教 育 令,廢 除 公 學 校 及 小 學 校 之 分 軌 制、太 平 洋 戰 爭 之 爆 發 19371941 年

台灣 教育 確定 時 期

強化時期

日台教育融合時期

國民 學校 令實 施 後

1983

李園會

1988

鄭梅淑

綏撫時期

同化時期

皇民化時期

1987

游鑑明

漸進主義時期

同化主義時期

皇民化時期

1990

李穗嘉

第一個時期

第二個時期

第三個時期

1992

林正芳

國語 傳習

初等教育系統的形成 - 26 -

戰時體制下的 初等教育


所的 出現 「台灣教育令」 頒布以前

「台灣教育令」頒布 與第一次修正後

「台灣教育 令」第二次 修正後

1993

徐南號

2002

黃靜嘉

2002

王錦雀

無方針主義及漸進政 策期為試驗時期

第二 第三 期 期 內地延長主義政策期 為進展時期

2003

林玉体

綏撫時期

內地延長主義

皇民化教育

2005

陳思琪

初等教育系統之發端

初等教育系統之確立

皇民化運動下 之初等教育

殖民統治前期 第一期

殖民統治後期 第四期 皇民化政策期 為強化時期

資料來源:研究自行整理。

綜 合 上 述 的 說 法 , 我 們 可 以 發 現 日 治 前 期( 1895-1919年 )每 個 學 者 各 有 各 的 說 法,但 是 最 終 還 是 以 法 令 為 分 界 點。而 研 究 者 在 整 理 上 表 2-1 時 發 現,各 學 者 都 認 為 日 治 前 期( 1895-1907年 )是 一 種 消 極 的 統 治 策 略, 到 了 前 期 的 末 段 ( 1910-1919年 ) 才 開 始 重 視 台 灣 教 育 8 , 但 在 解 釋 上 尚 無全面詮釋。事實上日治前期都是以武官來統治台灣,先前並無殖民地 統治的經驗,在面對台灣這日本第一個殖民地時,沒經驗的派任武官總 督 , 基 本 上 都 是 採 取 鎮 壓 與 壓 迫 的 模 式 進 行 統 治 ( 黃 英 哲 譯 , 2004 ), 雖然當時的後藤新平與伊澤修二都主張推行日語教育以提高台灣水 準,他們認為語言普及有助於台灣的統治,但強調不是同化的教育政策 ( 李 園 會 , 2005b; 汪 婉 , 2006), 不 過 此 想 法 不 被 認 同 , 到 了 後 期 由 於 經濟與政治因素的滲入,才逐漸重視起台灣教育的問題。故研究者以語 言掌控及思想宰制作為一個檢視點,將以上論述綜合整理把前期 ( 1895-1918年 ) 修 正 為 「 非 同 化 時 期 」, 因 當 時 日 本 對 台 灣 實 施 的 「 差

8

1910 年 ( 明 治 43 年 ) 12 月 24 日 總 督 府 以 訓 令 嚴 格 要 求 手 工 、 農 業 及 商 業 任 選 1 科 作 為 必 修 科 目 , 並 增 加 教 學 時 數 以 提 高 教 學 品 質( 引 自 李 園 會 , 2 0 0 5 a, 1 5 1 ), 而這樣的政策改變事實上是為了強化台灣人民在實業教育上的加強,要使台灣人 能成為日本的勞力資源來源。 - 27 -


別 同 化 政 策 」、「 無 方 針 主 義 」、「 反 義 務 教 育 」等 政 策( 李 園 會 , 2005a ; 汪 婉 , 2006 ; 吳 文 星 , 2005 ), 都 是 對 台 灣 的 一 種 非 同 化 行 為 的 表 現 , 黃 頌 顯( 2003)更 嚴 厲 的 指 出,非 同 化 時 期 的 統 治 政 策 只 重 視 物 質 建 設 , 而較輕視精神的建設。經研究者分析比較後並未發現與先前分期學者有 不 同 之 處 , 故 仍 然 劃 分 為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皇 民 化 時 期 ( 1937-1945年 ) 兩 時 期 。

黃 秀 政 ( 1985 : 56 ) 曾 言 :「 分 期 的 目 的 只 是 為 了 研 究 上 的 方 便 , 分期本身其實談不上任何的學術意義。」事實上這樣的說法值得商榷, 因為當一個時期漸入另一個時期時,反應了當時時代背景及社會需求的 轉變,分期的立意正是為了劃分此種差別性,故研究者仍視分期為一個 時代的重要指標,將本節劃分三個時期作為文獻探討分界期,用以瞭解 當時的時代背景與社會脈絡。由於先前並不重視台灣的教育問題,直到 非同化後期才因經濟與政治關係逐漸正視了台灣的教育,此期為非同化 時 期( 1895-1918年 ) ;接 著 1919年( 大 正 8年 )正 逢 第 一 次 世 界 大 戰 結 束 , 全球瀰漫著一股民主自由、民族自決及社會主義的風潮,日本帝國改變 了經濟台灣的策略,欲把台灣人同化為「次等」日本人,此期稱為同化 時 期 ( 1919-1936年 ); 到 了 治 台 後 期 , 由 於 日 本 的 軍 國 主 義 作 祟 , 為 了 讓台灣人民效忠天皇並遠赴南洋打戰,實施了一連串的洗腦策略,如皇 民奉公會、國語家庭、改日本姓名、強烈愛國意識出現在教科書中等, 此 一 時 期 稱 為 皇 民 化 時 期 ( 1937-1945年 )。 以 下 將 針 對 這 三 期 的 社 會 狀 況與治台政策、初等教育學校制度的發展與課程、教學實施及公學校的 統計概況作相關的文獻探討。而以下第三章將繼續論述本研究的研究方 法的選用及實施步驟的程序。 - 28 -


第三章 研究方法與步驟 從人類文明的發展史來看,在文字發明以前,口耳相傳是人類對自 身 發 展 和 文 明 進 程 最 早 的 記 憶 及 傳 承 方 式 ( 鄭 松 輝 , 2005) 。 日 治 時 期 距今已將近一個世紀,這段歷史也隨著歲月的流逝被埋藏在老一輩的記 憶中,由於本研究探討問題主軸主要是對脈絡性的瞭解與反思?這是一 種口述歷史者親身經歷的厚實描述,若以量化的研究方法來研究,可能 無 法 探 得 其 中 之 脈 絡 ( context) 關 係 , 因 而 主 要 採 用 口 述 歷 史 方 法 取 得 資 料 的 來 源 並 輔 以 文 件 資 料 的 分 析 ( document analysis) 來 作 為 檢 證 的 依據。口述歷史是對歷史事件或人們對特殊回憶和生活經驗的一種紀錄 ( 楊 祥 銀 , 1997), 且 口 述 歷 史 絕 對 有 助 於 瞭 解 、 澄 清 未 曾 記 錄 的 史 實 , 及 未 曾 解 開 的 迷。另 一 方 面,口 述 歷 史 的 方 式 可 反 映 研 究 者 的 自 省 位 置, 與 被 研 究 者 的 聲 音( voice)的 歷 史 重 構 , 因 為 口 述 歷 史 突 破 了 傳 統 歷 史 的來源必須是取自於文字的限制,將歷史的取材與資料來源拓展至相關 人 們 的 敘 述 , 並 將 歷 史 的 詮 釋 權 回 歸 廣 大 的 群 眾( 江 文 瑜 , 1996), 但 口 述歷史可能會與統治者的說法相差甚遠,不過這才是基層民眾的觀點, 寫出來的歷史,才能反應土地及人民的感情。也就是說透過口述歷史可 以得到台灣人對歷史的看法,這一點則是官方檔案最缺乏的地方,故本 研究以口述歷史及文件檔案分析作為主要研究方法。以下分別以第一節 介紹研究的參與者,第二節則說明此研究在資源的蒐集方法,第三節則 說明資料如何分析,而為了增加此研究的信度,在第四節說明本研究採 用增進研究品質的方法。

第一節 研究參與者 研究者首先透過學校及嘉義市文獻委員會協尋相關重要的日治時期 - 29 -


( 1919-1945 年 ) 的 教 師 、 畢 業 校 友 , 接 著 透 過 滾 雪 球 抽 樣 ( snowball sampling) 的 方 式 , 針 對 經 歷 了 日 治 時 期 ( 1919-1945 年 ) 的 教 師 、 畢 業 校友作詳細的口述歷史。為了增進口述歷史的厚實度描述,在滾雪球抽 樣 的 過 程 中 ,會 先 進 行 初 步 訪 談 , 楊 祥 銀( 1997)與 Ritchi( 王 芝 芝 譯 , 1997) 都 認 為 要 先 針 對 受 訪 者 作 初 步 的 訪 談 , 但 不 可 過 於 詳 細 , 一 方 面 是勾起他們的回憶,另一方面是讓他們能在下一次正式訪談中能呈現出 更完整的回憶。

本研究所尋訪到的日治時期教師及畢業校友,大都是以嘉義公學校 (現今崇文國民小學)及嘉義第二公學(現今民族國民小學)居多,因 為當時兩校為嘉義市前兩大公學校,就學人數最多,許多的分教場與分 校大都由此分設出去,尤其是嘉義公學校在日治時期曾是全台灣第二大 公學校。而本研究在口述者的挑選中,有別以往的作法,加入了兩位日 治時期在台灣服務的日籍女教師─佐藤玉枝及日籍男教師─永野好德, 突破了傳統以來窺探台灣初等教育史的觀點。

在研究倫理方面,為了顧及受訪者的私人隱私及意見,透過研究者 的解釋,受訪者一致認為為了增加本研究的信度與效度,同意以真實姓 名呈現在本研究中。同樣的,為了提升研究的可信度,也把口述者的健 康 狀 況 與 精 神 狀 態 列 入 基 本 考 量,因 為 隨 著 年 齡 增 長,在 生 理 上( 視 覺 、 聽覺、重大的身體疾病)的損壞會影響到口述的真實性。故本研究所尋 訪的十七位口述者其健康狀況與精神狀態,除賴彰能因青光眼問題、佐 藤玉枝因手部萎縮、林淑慧耳朵不好外,其他受訪者健康狀態及精神狀 態 均 非 常 良 好 ( 表 3-1、 表 3-2)。 - 30 -


表 3-1 教 師 部 分 的 口 述 歷 史 訪 談 對 象

姓名

年 齡

角 色

9

日治服 務日期

日治服 務學校

現今 校名

日 治 時 期 / 戰 後職業

賴彰能 (廣瀨時雄)

84

教 師

1944-1945 年

玉 川 國 民 學 校、東 門 國 民 學 校

歐識

81

教 師

1945-1945 年

玉川國 民學校

崇文國 民小學

教 師 / 教 師、嘉 義 市 文 獻 會 委 員、嘉 義 市 市 政 顧問 教 師 / 教師

林淑慧

83

教 師

1943-1945 年

東門國 民學校

民族國 民小學

教 師 教師

/

施秀巒

85 83

教 師 教師 教 師 教師

洪清蘭 (重光清子)

85

教 師

民族國 民小學 垂楊國 民小學 大 同 國 民 小 學、林森 國 民 小 學、北園 國 民 小 學

/

黃足治

東門國 民學校 幸國民 學校 白 川 國 民 學 校、新 高 國 民 學 校、北 社 尾 國 民 學校

教 師 教師

/

91

教 師

1941-1945 年

玉川國 民學校

崇文國 民小學

教 師 教師

/

85

教 師

1943-1945 年

幸國民 學校

垂楊國 民小學

教 師 教師

/

佐藤玉枝

永野好德

教 師 教 師

1943-1945 年 1944-1945 年

1943-1945 年

崇 文 國 民 小 學、民族 國 民 小 學

/

健 康 與 精 神

備 註

白 內 障

良 好 耳 朵 不 好 良 好 良 好

良 好

手 不 方 便 良 好

日 籍 日 籍

資料來源:研究者自行整理。

表 3-2 學 生 部 分 的 口 述 歷 史 訪 談 對 象 姓名

洪東發

9

年 齡

角 色

96

學 1921-1926 年 生

日治就 學日期

畢業 學校

現今 校名

日 治 時 期 / 戰 後職業

嘉 義 第 一 公 學 校

崇文國 民小學

書 生( 學 徒 ) /醫 院 雇

健 康 狀 況 良 好

備 註

日治時嘉義地區初等教育的學校有兩所小學校及六所公學校,曾因制度改變而校 名 有 所 更 替 , 變 更 校 名 詳 見 附 錄 3-1。 - 31 -


88

學 1929-1934 年 生

嘉 義 第 一 公 學 校( 玉 川 公學校)

崇文國 民小學

89

學 1928-1933 年 生

嘉 義 第 二 公 學 校( 東 門 公學校)

民族國 民小學

78

1940-1942 年 學 (三 年 級 轉 學 生 至嘉義第一公 學校

嘉 義 第 一 公 學 校( 玉 川 公學校)

崇文國 民小學

林賴雲

83

學 1935-1940 年 生

女 子 公 學 校( 白 川 公 學 校)

大同國 民小學

黃銘鎮

73

學 1943-1945 年 生

新高國 民學校

林森國 民小學

83

學 1933-1938 年 生

玉 川 公 學 校( 玉 川 國 民 學校)

崇文國 民小學

張岳揚

楊立三

陳淵燦

黃足治

賴彰能 (廣瀨時雄)

84

歐識

81

洪清蘭 (重光清子)

85

學 1932-1937 年 生

學 1935-1940 年 生 1931-1937 年 學 (三年級轉 生 入;含高等科 2 年)

施秀巒

85

1932-1938 年 學 (含高等科 1 生 年)

陳福耀

84

學 1931-1936 年 生

嘉 義 第 二 公 學 校( 東 門 公學校) 玉 川 公 學校 女 子 公 學 校( 白 川 公 學 校) 嘉義第 二公學 校( 東 門 公學校) 白川公 學校

- 32 -

員 、 / 商人 江 商 株 式 會 社 越 南 樹 膠 園 管 理 員 / 自耕農 公 務 員 / 嘉 義 市 稅 務 局員 學 生 / 嘉 義 縣 稅 捐 處 股 長、嘉 義 市 文 獻 會 委 員 日 本 陸 軍 38 部 隊 看 護 婦 (護 士 ) / 無 學 生 / 嘉 義 市 戶 政 事 務 所 戶 籍員 教 師 教師

/

良 好

良 好

良 好

良 好

良 好

良 好

崇文國 民小學

教 師 / 教 師、嘉 義 市 文 獻 會 委 員、嘉 義 市 市 政 顧問 教 師 / 教師

大同國 民小學

教 師 教師

/

良 好

民族國 民小學

教 師 教師

/

良 好

大同國 民小學

總 督 府 文 教 局

良 好

民族國 民小學

白 內 障

良 好


練 成 科 訓 練 員 / 賣 山 產 王絨

楊玉釵

81

學 1934-1936 年 (沒 畢 業 ) 生

嘉義第 二公學 校( 東 門 公學校)

民族國 民小學

學 生 務農

73

學 1943-1945 年 生

玉川國 民學校

崇文國 民小學

學 生 / 鐵 路 局 販 賣 部 雇員

/

良 好

良 好

資料來源:研究者自行整理。

第二節

資料的蒐集

質性研究作為一般經驗研究方法,傾向採去多元方法,也就是不只 一 種 資 料 蒐 集 與 詮 釋 、 分 析 方 法 ( 齊 力 , 2006) 。 由 於 二 次 大 戰 的 轟 炸 與光復後的掃除日治毒害的影響,很多民間珍貴的一手資料,就這樣毀 於一旦。加上當時地方上尚無保存文件檔案與校史的風氣,在資料不足 之際,研究者將以人物口述資料為主要蒐集資料方式,再輔以地方上出 刊物、畢業紀念冊、人事處相關資料、嘉義市政府相關的市志、教育史 志 及 口 述 者 提 供 的 文 件 為 相 關 的 文 獻 作 內 部 鑑 定( external criticism)及 外 部 鑑 定( internal

criticism),並 進 行 交 叉 比 對,以 求 資 料 正 確 無 誤 。

當無適當之第三者可訪問時,則以該事件相關的文獻或其他關係人士的 論點為查證之依據,以力求資料的可信度。

一、訪談資料的蒐集 Ritchie 指 出 :「 口 述 歷 史 訪 談 指 的 是 一 位 準 備 完 善 的 訪 談 者 ( interviewer), 向 受 訪 談 者 ( interviewee) 提 出 問 題 , 並 且 以 錄 音 或 錄 影記錄下彼此的問與答」 ( 王 芝 芝 譯 , 1997: 34)。 但 Ritchie 也 進 一 步 指 出 口 述 歷 史,其「 不 包 括 無 特 殊 目 的 的 隨 意 錄 音 」 , 「也不涵蓋演講錄音、 - 33 -


秘密竊聽錄音、個人錄音日記,或者其他不是經由訪談者與受訪者對話 而 來 的 聲 音 紀 錄 」。 口 述 歷 史 之 所 以 蔚 為 顯 學 是 因 為 在 後 現 代 主 義 的 概 念中認為,對上層精英或下層人物的口述都有史料價值,可以核對文獻 資料,可以補充文獻史料的空隙或侷限,所以口述歷史的工作與證據, 可以使歷史更具說服力,使主觀的研究,變成客觀的表現方式,讓歷史 更為生動有力。

此 口 述 歷 史 採 用 半 結 構 式 訪 談 針 對 教 師 及 畢 業 校 友( 參 見 附 錄 3-2、 3-3 、 3-4 ) 分 別 擬 訂 訪 談 大 綱 , 因 為 訪 談 大 綱 可 以 作 為 一 種 指 引 , 讓 受 訪者有極大的空間重建他們過去在學校的經歷與回憶的主觀感受。先是 透過嘉義市的二所百年小學─崇文國民小學及民族國民小學的校長、主 任協尋,找到了賴彰能、曾煥烈

10

及畢業校友張岳揚,接著向他們說明

我的動機與來意後,他們三人到處奔走,連絡他們在日治時期所認識的 教師及畢業校友,給我莫大的幫助。尤其是教師賴彰能更熱心的連絡一 位日治時期在台服務的日籍女教師─佐藤玉枝,令我感動萬分。而本研 究基本上會事先告知口述者,所要訪談的問題,接著再彈性的以電話連 絡的方式連絡口述者的訪談地點及訪談時間。如果當事者許可,會盡量 把訪談時間安排在早上,訪談者的精神較佳。而訪談者作口述歷史的時 間,每次大約為一小時至一個半小時為限,且不設限每個人都要相同的 訪談次數,另外如果教師們或畢業校友們時間上可以配合,不排除以座 談會的方式進行訪談,並盡量於每次訪談完畢後拍照記錄之(參見附錄 3-5)。

10

曾 煥 烈 老 師 日 治 時 期 就 讀 於 嘉 義 市 日 本 人 念 的 旭 尋 常 小 學 校,故 不 納 入 為 本 研 究 的訪談者,但曾老師提供了研究者很多的寶貴的資訊及意見。 - 34 -


二、文件資料的蒐集 本研究透過嘉義市文化局、嘉義市文獻委員會、嘉義市圖書館館、 地方文獻會、成功大學圖書館、台北市國家圖書館及各國民小學蒐集有 關日治時期的小學教育政策和制度、日治時期的第一手資料台灣總督府 令、出版書及各國民小學的歷史背景、嘉義市政府出版的刊物、學校出 版的刊物、學校制度之發展與演進之官方紀錄、文件資料、檔案、教科 書、政府出版品及接受口述歷史者提供的文件如:日誌、學校聯絡簿、 成績單、公學校教師證、獎狀、畢業證書、照片等重要且貴重的私人物 品 ( 參 見 附 錄 3-6) 。 以 下 第 三 節 繼 續 論 述 資 料 的 分 析 。

第三節

資料的分析

本研究資料的蒐集採取口述歷史的方法及蒐集文件檔案等兩方面 來作為主要的研究依據。以下說明如何整理分析兩種資料來源:

一、口述歷史的分析 在蒐集到口述歷史資料後,如何將這些大量的口述資料消化吸收, 進而轉化成有用的資料以做為主題分析的文本,是攸關研究結果是否能 達 到 研 究 目 的 的 關 鍵 之 一 , 因 此 研 究 者 格 外 用 心 。 江 文 瑜 ( 1996) 及 梁 妃 儀、蔡 篤 堅( 2003)指 出 口 述 歷 史 的 整 稿 方 式 有 兩 種 方 式:一 種 是「 人 物傳記」;一種是「議題式」。前者主要在展現主角的特殊性,賦予他 歷史中獨一無二的價值與地位;後者是鎖定特定的議題,呈現其特殊的 歷 史 脈 絡 與 意 義。研 究 者 為 了 避 免 歌 功 頌 德 的 意 識 型 態 存 在,採 用 了「 議 題 式 」 的 方 式 來 進 行 分 析 , 且 高 淑 清 ( 2001) 認 為 在 眾 多 文 本 資 料 中 找 出共同主題,以最貼切的話語捕捉這些主題的意義,並藉由受訪者及研 - 35 -


究者達到互為主體的同意,深入詮釋受訪者生活經驗之意義與內涵。

本 文 以 高 淑 清 ( 2001) 的 資 料 分 析 架 構 為 基 礎 , 透 過 「 整 體 - 部 分 - 整 體 」的 詮 釋 循 環 圈、以 及「 前 一 個 理 解 成 為 下 一 次 理 解 的 先 前 理 解 」 的詮釋螺旋過程進行文本資料解析,期使這些理解間能進行視野之交 融 。 本 研 究 採 用 質 性 軟 體 ATLAS.ti 5.0 版 作 為 輔 助 工 作 進 行 資 料 管 理 與 編碼,以下詳細說明之:

(一)逐字稿的抄謄 研究者首先將每一份訪談錄音內容一字不漏地謄寫成逐字稿,成為 日 後 閱 讀 及 分 析 的 文 本,但 兩 位 日 籍 教 師 基 本 上 採 用 書 信 的 訪 談 方 式( 參 見 附 錄 3-3) , 在 兩 位 回 答 內 容 中 , 如 無 法 詳 細 表 達 或 不 懂 其 意 思 時 , 研究者將會透過越洋電話進行細節的訪談與內容澄清。接下來在謄寫逐 字稿前,研究者先紀錄文本編號、受訪時間、訪談地點及情境等,謄寫 時,研究者反覆聽錄音內容,一字不漏地將其轉化成文字;並以標楷體 表示台語,標楷體畫底線為國語;並隨時回想當時訪談的情境,注意到 受訪者的口語及非口語的訊息,包括受訪者的面部表情、神色態度、肢 體動作等都逐一記錄,利用括弧及標點符號忠實呈現出訪談現場情境。

(二)文本的整體閱讀 研究者將謄寫完整的文本列印之後,做每份文本的初次的整體閱 讀,秉持著客觀的角度視野、遠離先前理解及自己先前的經驗詮釋,融 入 受 訪 者 的 情 境 脈 絡 中 。 在 閱 讀 後 , 因 質 性 軟 體 ATLAS.ti 5.0 版 有 提 供 筆記本功能,故可先行在筆記欄處先記下幾點初次閱讀後研究者感受到 - 36 -


的重要訊息、評語及省思,並與之相關段落作連結,例如「那個時候美 軍都會一直來轟炸,我們就都會疏散到鄉下去」等,而這些隨手筆記下 的想法都成為日後主題分析時的重要參考。此步驟乃是「整體-部分- 整體」中的第一個整體,是對整個本大塊面的攤開來看,也是對文本的 初次整體通盤理解。

(三)進行編碼發現事件與脈絡視框 本 研 究 採 用 質 性 軟 體 ATLAS.ti 5.0 版 作 為 輔 助 工 作 進 行 編 碼 。 首 先,為了讓教師及校友們能回憶起更多以前的記憶,採用了多人的方式 進行,且按照訪談對象茲分為當時服務的教師及畢業校友兩大類,團體 訪 談 的 教 師 代 碼 為 「 A」、 團 體 訪 談 的 畢 業 校 友 之 代 碼 為 「 B」, 另 外 將 無法一起進行集體訪談的教師或畢業校友分別約時間訪談之,並將教師 個 別 的 訪 談 代 碼 為 「 C」, 畢 業 校 友 個 別 的 訪 談 代 碼 為 「 D」, 分 別 獨 立 編號之。如本研究的團體受訪共有四次的畢業校友訪談者有施秀鑾、賴 彰 能 、 黃 足 治 、 歐 識 及 楊 立 山 , 則 編 碼 為 「 B-1 」 。 第 二 次 畢 業 校 友 訪 談 者 為 張 岳 揚 、 陳 淵 燦 、 黃 銘 鎮 , 則 編 碼 為 「 B-2 」 。 第 三 次 畢 業 校 友 訪 談 者 改 更 為 陳 福 耀 、 陳 王 絨 、 楊 玉 釵 , 則 將 之 再 編 碼 為 「 B-3 」 , 最 後 一 次 的 畢 業 校 友 訪 談 者 為 楊 立 三 、 施 秀 鑾 , 則 編 碼 為 「 B-4 」 。 然 後 第 三 位 數 為 同 樣 受 訪 者 的 訪 談 次 數 , 如 B-1-1 則 為 施 秀 鑾 、 賴 彰 能 、 黃 足 治 、 歐 識 及 楊 立 三 第 一 次 訪 談 , B- 1-2 則 為 施 秀 鑾 、 賴 彰 能 、 黃 足 治 、 歐 識 及 楊 立 三 第 二 次 , 以 此 類 推 ( 參 見 附 錄 3-7) 。 但 可 能 會 出 現 身 份 是教師同時也是畢業校友的受訪者,在編碼上仍然依照表格上的順序依 序 編 碼 , 接 著 根 據 ATLAS.ti 5.0 版 編 碼 後 對 產 生 的 行 數 再 進 行 標 示 。 例 如 C-1-1「 大 戰 時 就 上 課 時 一 下 子 就 空 襲 警 報 , 空 襲 警 報 孩 子 就 要 給 他 - 37 -


送回來,孩子要快送送回去,老師就準備要躲空習。這間學校後面是菜 園,別人家的菜園,那都作防空壕,作那個防空壕,如果空襲警報時大 家 就 跑 去 那 邊 。 」 其 中 「 C」 表 示 屬 性 代 號 , 第 一 個 「 1」 表 示 黃 足 治 教 師 , 第 二 個 「 1」 表 示 第 一 次 訪 談 。 並 在 編 碼 時 給 予 此 段 式 「 疏 散 」 註 記 , 例 如「 C-1-1 疏 散 」。 而 以 上 編 碼 與 註 記 則 成 為 詮 釋 時 的 重 要 線 索 。

另外一方面透過編碼「戰況慘烈」對此段的概念理解後,使用 ATLAS.ti 5.0 版 的 筆 記 本 的 設 計 作 一 種 札 記 式 的 省 思 , 例 如 此 段 內 容 與 編碼的「戰況慘烈」我將會以「美國人可怕的摧毀台灣土地連一個都不 放 過 嗎 ? 」 為 此 段 的 札 記 反 思 。 而 後 因 ATLAS.ti 5.0 版 可 幫 忙 我 們 在 編 碼與寫完札記反思後,將每份文本中以關鍵字命名編碼部分的段落與反 思的文字,全部幫我們匯整出來,讓我們方便分析與瞭解。

(四)再次閱讀文本 由於先前部分意義的理解乃是來自於對整體意義的理解,而這些部 分 意 義 的 理 解 也 進 而 會 影 響 到 對 整 體 意 義 的 理 解 ( 畢 恆 達 , 1996) 。 因 此 研 究 者 透 過 再 次 閱 讀 所 有 文 本 及 經 ATLAS.ti 5.0 所 整 理 的 資 料 , 再 一 次進入受訪者的經驗世界,重新理解、檢視與探索,思索當中有無遺漏 或疏忽的,包括畫記編碼部分有無缺失?有沒有重要事件未發現?關鍵 字命名與主題是否合宜?同時也隨時記下自己的新發現與省思。例如原 本第一次主題分析日本節慶上要唱日本國歌都分在同一類,並以「愛國 精神」做為關鍵字;但再次整體閱讀之後,從中發現有些內容是特別談 到受訪者唱日本國歌不同的看法,因此又擷取出來另定一個關鍵字「要 求一致性」。諸如此類的例子不在少數,亦即研究者在多次整體閱讀之 - 38 -


後,當中的省思得以產生許多新的「理解」,並成為下次理解的「先前 理解」。

(五)分析意義的結構與經驗重建 文本分析最終目的在於找出不同受訪者的共同主題及意義的本質 ( 高 淑 清 , 2000) , 也 就 是 能 以 簡 單 的 命 題 或 意 義 來 描 述 敘 說 文 本 中 的 事 件 或 意 涵 ( 余 德 慧 、 徐 臨 嘉 , 1993) 。 研 究 者 將 每 次 摘 出 的 共 同 主 題 放回到研究問題與整體的情境脈絡中,透過不斷省思、檢視與質問,確 認共同主題是否呈現出受訪者的生活經驗?是否有達到受訪者與研究 者互為主體的同意及理解?經過一再地分析與統整和同儕的意見給 予,並透過與指導教授的多次討論,終於確認出共同主題。

二、史料的分析 歷 史 學 者 杜 維 運( 1979: 273)在《 史 學 方 法 論 》一 書 中 提 到 :「 歷 史最大的特性,亦即歷史的最大價值所在,在於真,歷史而失真,便不 是歷史了」。可見在相關的文件檔案與訪談資料中,最重要的是去鑑定 資 料 的 真 確 性 , 杜 維 運 ( 1979) 及 Shafer( 趙 干 城 、 鮑 世 奮 譯 , 1990) 指出一般用來鑑定史料的方法有兩種,即外部考證及內部考證。以下分 別說明分析時採用的外部考證及內部考證的方式:

(一)外部考證 杜 維 運 ( 1979) 指 出 外 部 考 證 就 是 考 證 資 料 的 性 質 , 以 確 定 資 料 的 真偽或完整性,需要注意的問題包括:史料的撰述人是誰?而史料撰述 的時代、地點為何?接著史料的文體、內容、風格是否符合當代?最後 - 39 -


史 料 所 呈 現 的 社 會 背 景 、 日 期 是 否 屬 該 時 代 ? Shafer 又 提 到 文 獻 很 有 可 能 因 蹩 腳 翻 印 及 翻 版 導 致 有 錯 誤( 趙 干 城 、 鮑 世 奮 譯 , 1990)。 也 就 是 說 外部考證在處理文獻的偽造、經纂改的文獻、殘缺版本、剽竊、歪曲等 問 題 。 如 嘉 義 市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 1999: 39) 在 《 崇 文 一 世 紀 誌 ─ 百 週 校 慶特刊》提到日治時期玉川公學校(現今崇文國民小學)的校歌就有多 處錯誤,以下是刊正後正確版本:

玉川公學校校歌 一、 あをげば高き新高の

山は雲間にそびゆなリ

ふしては清き八掌の

水は絕えせず流るなリ

山の高きは我が望み

水の清きは我が心 我が心

二、かかる目出たき山川に

そむかん嘉義の名をしのび

學びの道にいそしみて

智德をみがき体をねリ

忠君愛國旨として

誠やまとの民たれゃ 民たれゃ

事實上,上述的歌詞中是有多處的錯誤,經受訪談的張岳揚、洪東發、 歐識及黃足治刊正五處如下:原為水は絕之せず流るなリ,刊正為水は 絕えせず流るなリ;原為水の清きは我が心く,刊正為水の清きは我が 心 , 文 本 中 拉 長 的 く 是 音 樂 符 號 中 再 來 一 次 意 思 ,並 非 是 日 文 字 母 的 く 。 原為かつる目出たき山川に,刊正為かかる目出たき山川に。原為知道 をみがき体をねリ,刊正為智德をみがき体をねリ。原為忠君愛國胸旨 として,刊正為忠君愛國旨として。原為誠やまとの民た水やく,刊正 - 40 -


為誠やまとの民たれや,文本中拉長的く是同樣也是音樂符號中再來一 次 意 思 ,並 非 是 日 文 字 母 的 く 。由 於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官 方 文 本 的 玉 川 校 歌 , 經過七十四年的流傳,期間經歷戰爭炮火及搬遷,極有可能在歌詞上因 翻 印 不 明 導 致 有 部 分 內 容 錯 誤 ,如「 知 道 を み が き 体 を ね リ 」的「 知 道 」 兩 個 字 嚴 重 扭 曲 了 句 子 的 意 涵 ,又 如「 忠 君 愛 國 胸 旨 と し て 」一 句 話 中 , 「愛國胸旨」在當時的文義上沒有意義的。以上刊正錯誤的方式即是由 外部考證來刊正文獻內容。

(二)內部考證 內部考證就是考證資料的內容,以確定資料內容的可靠性。因為在 分析文獻的過程中往往會因為不瞭解文獻的言辭及意義,而導致無法正 確 的 瞭 解 其 真 實 意 義( 趙 干 城 、 鮑 世 奮 譯 , 1990)。 內 部 考 證 是 為 了 避 免 研究者的無知、偏見、感官失靈、文化差異及證據殘缺。例如劉英輝在 《 台 籍 日 本 兵 座 談 會 記 錄 并 相 關 資 料 》中 談 到: 「 在 小 學 時 代,每 日 朝 會 升 旗 都 要 唱『 君 之 代 』國 歌,接 著 要 向 宮 城 致 敬,行 九 十 度 的 最 敬 禮。 (周 婉 窈 , 1997b: 12) 」。 在 內 文 中 出 現 「 小 學 」 字 眼 , 當 時 並 無 此 學 制 名 稱,很有可能因當時年齡太小或是感官失靈,因為在《台籍日本兵座談 會 記 錄 并 相 關 資 料 》第 二 九 一 頁 劉 英 輝 基 本 資 料 中 , 發 現 其 出 生 於 1922 年 ( 大 正 11 年 ), 推 估 八 至 十 歲 入 學 , 1930-1932 年 間 ( 昭 和 4 年 至 昭 和 6 年) ,當 時 學 制 仍 為 台 灣 囝 仔 的 公 學 校 與 日 本 囝 仔 的 小 學 校。故 文 中 出現的「小學」的言辭是有誤的。換言之,即從內容衡量史料是否和客 觀事實相符,或是它們之間符合的程度。

內部考證著重資料的內容,與外部考證著重資料的外在形式有所不 - 41 -


同 。 對 質 的 研 究 而 言 , 文 件 ( document) 與 文 獻 的 主 要 用 途 是 檢 證 和 增 強其它資料的證據,以歸納、比較、綜合、分析之方式透過外部考證及 內部考證來驗證資料的可靠性與可行性使之呈現出日治時期各階段的歷 史發展現象。但如果發現文件和訪談所得資料互相矛盾時,研究者即須 進 一 步 探 究 ( 潘 淑 滿 , 2003), 即 可 採 用 三 角 檢 證 ( triangulation) 找 尋 其他資料或相關人士的訪談,以便相互查證,力求資料之真確性。以下 第四節繼續論述增進研究品質的方法。

第四節

增進研究品質的方法

本研究為了確保研究者在研究的過程中的一些偏見或外在因素的 影 響,採 用 Lincoln及 Guba( 1985)所 提 出 的 四 點:可 信 賴 性( crediblity)、 可 轉 換 性 ( transferability )、 可 確 認 性 ( confirmability ) 、 可 靠 性 ( dependability) 指 標 , 來 增 進 本 研 究 的 品 質 。

一、可信賴性 研究者在與進行正式口述歷史的訪談者前,經由學校及嘉義市文獻 委員會介紹後,研究者已向受訪者進行初次拜訪與初訪,並說明本研究 的目的與解說各種研究倫理上的要求,在參與者瞭解研究目的後,也都 有意願在參與研究的情況下進行口述歷史,並簽寫訪談同意書(參見附 錄 3-8) 。

由於本身是嘉義人的緣故,再加上之前已經與部分的受訪者有過研 究上的接觸,所以對於部分參與者與研究者間已經有產生了濃厚的友誼 關係,而對於部分新接觸的參與者研究者也在初訪與電訪時嘗試與他們 - 42 -


建立參與者信任的關係,所以研究者更要秉持著真誠及自然親切的訪談 態度進行口述歷史,在訪談的過程中會以尊重、同理心去傾聽,使受訪 者信任,並在訪談中忠實、完整及不保留的表達自己經驗。

在訪談過程中,研究者也適時的提出自己的疑問與話家常來進一步 增 加 和 諧 的 良 好 關 係 , Lincoln 及 Guba( 1985) 提 出 研 究 者 在 分 析 時 , 要考慮到追蹤的變化性,所造成研究觀點與工具改變之處,所以要加以 詳細的記載當下的省思。研究者在每次口述歷史逐字分析完後,以每週 一 次 的 時 間 , 進 行 札 記 省 思 的 撰 寫 ( reflexive journal) 。 而 札 記 省 思 的 功用除了記載研究過程受訪者真實想法、感受及經驗外,最主要的是研 究者對自我的反省,進以瞭解個人觀點的反省與在研究過程中的思路與 感受。 二、可轉換性 研究者為幫助讀者能自行判斷研究結果是否適用於其自身的情境脈 絡,採用以逐字稿的方式謄寫錄音帶內容,將受訪者的口語及非口語的 訊息紀錄在逐字稿中、描述受訪者的相關背景資料及在呈現主題分析結 果中加入情境脈絡的述說,使研究過程更加透明,讓讀者能夠瞭解整個 研究過程,以利判斷本研究結果可否應用於讀者的情境中,並藉由這樣 的方式來提供讀者判斷研究結果的可轉移性。

三、可確認性 為求研究的中立、客觀,研究者在資料進行分析過程中,對於在編 碼過程中的概念選定也許無法正確的與訪談者作一個認同,而研究者則 必須在透過與被研究者的第二次訪談作一種磋商的溝通,並進一步的透 - 43 -


過 參 與 者 檢 核 ( member check) 對 訪 談 的 結 果 交 由 被 研 究 之 對 象 進 行 內 容與意念的確認,提升研究資料信實度。如以下例子:

我:賴彰能老師之前我們訪談的過程中提到一句話。我將之編 碼 為「 種 族 歧 視 」你 認 為 妥 當 嗎 ? 因 為 我 從 文 句 當 中 感 覺 到 你 所 要 表 現 出 來 的 是 日 本 人 對 我 們 種 族 歧 視 的 意 味。可 能是我解讀的角度錯了!如果不是的話,請多包容。 賴:其 實 當 時 那 種 狀 況 也 沒 那 麼 嚴 重 到 種 族 歧 視 啦 ! 又 不 是 說 非去當老師不可,用種族歧視是有點嚴重了點。 我:那不曉得你那句話真正的意涵是? 賴:其實我到是覺得是他們對待我們方式不同而已,並沒有嚴 重到要用「種族歧視」來形容。 我:那賴老師你覺得我換以「差別待遇」你覺得怎樣? 賴 : 嗯 , 其 實 沒 到 「 種 族 歧 視 」 那 麼 嚴 重 啦 ! ( C-3-1)

四、可靠性 人是質性研究的工具,且質性研究的過程是一個不斷反思的歷程, 因此研究者在撰寫論文的過程中,詳實地藉由文字的陳述來說明整個研 究的進行及修正的過程,並將研究者的反思行諸於文字,希冀透過研究 歷程透明化來提供判斷資料可靠程度的依據。

Patton將 三 角 檢 證 證 區 分 為「 多 元 方 法 」、「 同 一 方 法 不 同 來 源 」、 「多個分析者」與「多種理論觀點」等四種形式(吳芝儀、李奉儒譯, 1995) 。 而 三 角 檢 證 其 目 的 是 藉 由 研 究 者 與 指 導 教 授 、 同 一 指 導 教 授 門 - 44 -


下的研究生及修過質性研究的同學、研究參與者,共同針對整個研究流 程進行意見之交換討論,以檢視研究結果之真確性及可信性、研究結果 與解釋之一致性及中立性,使整個研究具有研究價值、研究意義以及可 應 用 性 ( 高 淑 清 , 2000) 。

所以研究者在將訪談資料謄寫成逐字稿後,為避免個人主觀及偏見 會請一位目前亦在進行質性研究的研究生共同檢核述說資料轉成文本 資料的正確度,檢視研究者是否有達到確實謄錄逐字稿;檢視結果發 現,錄音帶內容及訪談情境與逐字稿內容相吻合一致,只有少部分如: 受訪者講日語時尾音的部分,或受訪者重複的字句有遺漏。最後在主題 形成過程中與指導教授及研究團隊進行多次的團隊稽核檢證,最後將研 究結果送交各受訪者做檢證,也得到受訪者的認同。如受訪者張岳揚指 出,玉川公學校(現今崇文國民小學)校歌是他們畢業那一年才有的校 歌,其言:「這個校歌是我們要畢業前才設立的喔!好像我們六年級時 才 有 這 首 歌 的 , 誠 や ま と の 民 た れ ゃ , 這 一 句 話 是 要 當 日 本 國 民 。」 ( D-4-1), 但 經 受 訪 者 洪 東 發 與 賴 彰 能 進 行 三 角 檢 證 後 發 現 , 在 受 訪 者 張岳揚就讀六年級時玉川公學校(現今崇文國民小學)已有校歌,因洪 東發比張岳揚早就讀於玉川公學校。以下第四章將訪談內容及文獻交互 使用論述非同化時期學校的思想掌控及學校生活。

- 45 -


- 46 -


第四章 非同化時期學校的思想掌控及學校生活 本章茲分為五節,首先,為了讓整個社會脈絡與學校作連結,第一 節先介紹非同化時期的社會狀況與治台政策,接著再以四節分別探討非 同 化 時 期 ( 1895-1918 年 ) 嘉 義 市 國 語 傳 習 所 及 公 學 校 裡 的 思 想 掌 控 與 學校生活的實態。以下分別是第二節為校園中潛藏的意識型態國家機 器。第三節為校園中節慶、祭典活動的實施。第四節為校園中特殊建築 物及其對學生的影響。第五節為教師在意識型態國家機器下的心態。

第一節

社會狀況與治台政策─從鎮壓到意識型態的國家機器

本節茲分為二個部分論述當時的社會狀況與治台政策,分別為第 一,在黑夜中捉黑貓─消極的治台政策。第二,國語(日語)教育是治 台的良藥。

一、在黑夜中捉黑貓─消極的治台政策 1895 年 ( 明 治 28 年 ) 甲 午 戰 敗 割 台 , 但 住 在 台 灣 島 上 的 原 住 民 與 不馴的漢人開拓者神出鬼沒的對台灣總督府作游擊戰式的突襲(林正芳 譯,1999) ,也 使 得 日 方 前 後 派 任 來 台 的 三 位 總 督 ─ 樺 山 資 紀( 1837-1922 年 )、 桂 太 郎 ( 1848-1913 年 )、 乃 木 希 典 ( 1849-1912 年 ) 採 取 了 殺 一 儆 百的強硬態度去治理台灣。再加上台灣島上傳染病很多,日人在台期間 感 染 到 瘧 疾 瘴 氣 死 亡 的 人 數 比 戰 爭 還 多( 林 正 芳 譯 , 1999), 而 且 日 本 境 內 出 現 了 指 責 的 聲 浪,認 為 日 本 政 府 浪 費 公 帑 在 台 灣 經 營 上,如 1896 年 度 , 台 灣 經 常 歲 出 為 591 萬 円 , 其 中 「 民 政 費 」, 佔 百 分 之 五 十 三 , 達 315 萬 円 ; 1897 年 度 則 增 為 百 分 之 六 十 二 , 達 474 萬 円 , 而 1896 年 歲 入 僅 263 萬 円( 李 明 俊 譯 , 1992), 所 以 一 度 有 「 放 棄 台 灣 論 」、「 出 售 台 灣 - 47 -


論 」 等 主 張 的 提 出 ( 吳 文 星 , 1983)。 1895 年 ( 明 治 28 年 ) 至 1919 年 (大正 8 年)間是日本人在台樹立政權基礎的年代。由於缺乏殖民統治 的經驗,且尚未充份瞭解台灣的歷史背景及現況,再加上接手統治台灣 時,島內各地武裝反抗前仆後繼,所以在治台的前二十年期間,日本帝 國 的 統 治 可 說 是 在 千 頭 萬 緒 中 摸 索 治 台 政 策 ( 王 錦 雀 , 2005)。

雖然日本剛到台灣時很關心台灣殖民統治,但由於日治初期的殖民 政 策 其 實 不 是 很 確 定( 王 錦 雀 , 2002), 再 加 上 當 時 日 本 自 己 國 力 有 限 , 並沒有絕對的把握將台灣永遠併吞下來,所以,對台灣的文物制度,完 全 是 抱 著 一 種 研 究 的 態 度 , 並 沒 有 明 顯 的 政 策 與 理 想( 汪 知 亭 , 1978), 可 以 說 是 很 消 極 的 治 理 策 略 , 如 當 時 重 要 教 育 家 後 藤 新 平 ( 1857-1920) 回憶說:

關 於 台 灣 的 改 造,日 本 是 處 於 毫 無 統 治 該 島 的 準 備 狀 態 下 必 須 面 對,而 其 他 國 家 面 對 類 似 的 事 件,則 於 事 前 詳 細 規 劃 以 面 對 佔 領 新 領 土 的 種 種 狀 況。在 此 狀 況 下,以 充 足 的 理 由 讓 人 質 疑 日 本 能 否 勝 任 為 該 島 的 統 治 者。對 於 經 驗 統 治 新 領 土,以 及 瞭 解 管 理 新 領 土 將 遭 遇 困 難 的 人 都 傾 向 做 如 下 的 預 言,日 本 可 能 像 古 代 的 斯 巴 達,雖 然 在 戰 爭 中 獲 勝,但 必 定 是 和 平 統 治 者 的 失 敗 者 。( 引 自 林 正 芳 譯 , 1999: 1-2)

而這樣的概念也讓其發展出對台灣教育的「教育無方針主義」模式,同 時也可以說是「明確」的殖民策略,在後藤新平擔任台灣總督府民政長 官 後 , 開 始 了 殖 民 政 策 的 啟 用 。「 教 育 無 方 針 主 義 」的 原 則 , 對 台 灣 人 不 - 48 -


施以極端的同化主義或破壞主義,而是尊重台灣人的風俗習慣和社會組 織 , 以 攏 絡 人 心 , 並 進 一 步 消 弭 反 抗( 王 錦 雀 , 2002), 如 鼓 勵 台 人 結 詩 社,日本詩人跟本土詩人作漢詩的唱和

11

, 但「 教 育 無 方 針 主 義 」就 是

一種消極的漸進主義,並沒有極力的想對教育有所作為,而推動教育的 目的只是要讓台灣人民接受國語(日語)的教育,尤其要儘量避免開啟 民智的教育,所以不用像日本一樣推行教育的普及政策(李園會, 2005b)。

二、國語(日語)教育是治台的良藥 在一連串的殺戮與鎮壓的教訓中,日本人理解了光靠武力已不足以 鞏 固 領 土,必 須 引 進 民 政 組 織 以 維 持 秩 序、開 發,掠 奪 本 島 的 經 濟 資 源 , 以及取得本島人的合作,他們也意識到教育將在這些計畫中扮演重要的 角色,日本帝國深信學校就如同軍隊一樣,將有助於控制百姓,而且比 軍 事 勝 利 和 綏 靖 更 有 效,是 基 本 的 社 會、政 治、經 濟 和 文 化 變 遷 的 工 具 , 是 一 種 能 改 變 人 民 思 想、控 制 人 民 思 想 的 最 好 工 具( 林 振 中,2006) 。1895 年( 明 治 28 年 )4 月 , 日 本 權 威 教 育 家 伊 澤 修 二 以 國 家 教 育 社 的 代 表 身 份,在廣島和樺山資紀見面,伊澤修二就主張台灣的教育政策應實施國 家 主 義 教 育 ( 李 園 會 , 2005b)。 隨 著 領 土 的 割 讓 , 伊 澤 修 二 隨 同 首 任 台 灣總督府總督樺山資紀來台,在展開學務相關事務之前,伊澤修二將台 灣的學制分為兩部分,一為緊急建設事業;二為永久事業(吉野秀公, 1927;黃 頌 顯,2003) 。在 緊 急 建 設 事 業 上 就 是 指 講 習 員 的 培 育 及 國 語 傳 習所兩種建設,講習員的培育也就是指教師的培養與新領土官吏的培育 兩種,國語傳習所就是要培養台灣人更瞭解日本文化。在永久事業上則 11

因 當 時 日 本 治 台 時 的 官 吏 和 其 幕 賓 中 懂 詩 文 的 不 少,日 本 人 想 推 廣 漢 詩 為 治 台 一 策 ( 葉 石 濤 , 2 0 0 0 )。 - 49 -


是設立國語學校及師範學校,國語學校旨在培育日籍教師及新領土統治 工 作 者 , 師 範 學 校 則 在 以 培 育 台 籍 教 師 為 目 的 ( 吉 野 秀 公 , 1927; 佐 藤 源 治 , 1943), 所 以 在 領 台 的 第 二 年 , 就 陸 續 設 了「 國 語 學 校 」及「 國 語 傳習所」開始推展國語(日語)政策,而這樣的教育制度也開啟了台灣 接受新式教育的先河。

三、小結 從 上 述 的 文 獻 分 析 中 我 們 可 以 瞭 解 在 非 同 化 時 期 ( 1895-1918 年 ) 的早期,日本帝國對台灣的治台政治是一種黑夜中捉黑貓的消極政策, 不 透 過 武 力 鎮 壓 來 達 到 其 統 治 目 的,但 後 來 他 們 在 經 濟、政 治 的 體 悟 下, 逐 漸 瞭 解 到 教 育 有 助 於 霸 權 的 鞏 固 , 才 漸 漸 重 視 台 灣 的 教 育 , 並 將 1896 年( 明 治 29 年 )設 立 的 國 語 傳 習 所 在 1898 年( 明 治 31 年 )改 制 為 公 學 校體制,努力的增設初等教育為普及國語(日語)作準備,同時也開啟 了日本霸權在台灣統治模式上走向意識型態國家機器型式。以下第二節 繼 續 論 述 非 同 化 時 期 ( 1895-1918 年 ) 在 嘉 義 國 語 傳 習 所 與 嘉 義 公 學 校 的設立及概況。

第二節

嘉義國語傳習所與嘉義公學校的設立及概況

由於在研究限制上,本節並無受訪對象,所以無法通盤瞭解當時的 校園生活概況,再加上文獻記載缺乏學校生活方面的論述,故本章節僅 能以制度面、課程內容的實施面作相關論述。本節茲分為三部分說明與 論述嘉義國語傳習所時期及嘉義公學校初期設立的概況。第一,嘉義國 語傳習所時期的設立及其教授科目、課程內容。第二,嘉義公學校的設 立及其教授科目、課程內容。第三,思想的控制─糖果的美味與蛀牙的 - 50 -


兩難。

一、嘉義國語傳習所時期的設立及其教授科目、課程內容 1895 年( 明 治 28 年 )10 月 22 日,學 務 部 提 出 報 告 書( 台 灣 教 育 會 , 1939), 到 了 1896 年 ( 明 治 29 年 ) 3 月 31 日 , 台 灣 總 督 府 根 據 學 務 部 的 報 告 書 以 勅 令 第 九 四 號 頒 訂〈 台 灣 總 督 府 直 轄 官 制 〉 ,並 依 此 制 度 設 立 了 國 語 學 校 及 國 語 傳 習 所 ( 文 部 省 教 育 史 編 纂 會 , 1938), 同 年 5 月 21 日 又 以 府 令 第 四 號 公 布 各 傳 習 所 的 名 稱 及 位 置 。 , 如 表 4-1:

表 4-1 國 語 傳 習 所 的 設 立 表 名稱

位置

開所日期

台北國語傳習所 淡水國語傳習所 基隆國語傳習所 新竹國語傳習所 宜蘭國語傳習所 台中國語傳習所 鹿港國語傳習所 苗栗國語傳習所 雲林國語傳習所 台南國語傳習所 嘉義國語傳習所 鳳山國語傳習所 恆春國語傳習所 豬勞束分教室 澎湖島國語傳習所

甲科生

台北 7 月 8 日 滬尾 9 月 7 日 基隆 9 月 16 日 新竹 11 月 2 1 日 宜蘭 8 月 20 日 彰化 10 月 1 日 鹿港 9 月 10 日 苗栗 9 月 1 日 雲林 9 月 11 日 台南 9 月 1 日 嘉義 9 月 1 日 鳳山 9 月 1 日 恆春 9 月 1 日 鐵羅索社 9 月 10 日 媽宮城 9 月 10 日 資 料 來 源 : 出 自 文 部 省 教 育 史 編 纂 會 ( 1 9 3 8 : 6 0 - 6 5 )。

12 21 35 72 40 35 35 23 16 21 56 9 8 33

乙科生

3 48 58 23 40 20 13 27 1 9 16 19 18

合計 12 24 83 130 63 35 75 43 29 48 1 65 25 27 51

而當中的嘉義國語傳習所就是現今嘉義市崇文國民小學的前身,但若要 探究其源頭,則可視其承繼嘉義西門內的三山國王廟而來(嘉義市玉川 公 學 校 , 1932)。 嘉 義 國 語 傳 習 所 於 1896 年 ( 明 治 29 年 ) 5 月 21 日 設 立,第一任嘉義國語傳習所的所長為永田巖及笠井源作、花田大六等兩 位 日 籍 教 師 ( 嘉 義 市 役 所 , 1936) 。 當 初 在 召 募 學 生 上 遭 逢 極 大 挑 戰 , - 51 -


因為當時的台灣囝仔早已習慣了書房教育,所以很難適應一般的學校生 活 , 且 許 多 台 灣 人 沒 有 接 受 日 本 新 式 教 育 的 意 願 ,( 李 園 會 , 2005a), 對 新式教育採取不認同的心態。再加上當時嘉義地區有很多台灣義軍反 抗 , 所 以 只 召 募 到 二 十 六 個 學 生 , 到 1896 年 ( 明 治 29 年 ) 9 月 正 式 開 始 授 課 時 ( 吉 野 秀 公 , 1927 ), 只 剩 下 學 生 陳 天 恩 一 人 ( 嘉 義 市 役 所 , 1936) 。不 過 從 台 灣 總 督 府 積 極 創 設 國 語 傳 習 所 的 心 態 看 來,對 於 台 灣 人 民要盡快學習日語的緊急建設事業可說展現了相當強烈的主動性。

1896 年 ( 明 治 29 年 ) 3 月 31 日 , 台 灣 總 督 府 以 勅 令 第 九 四 號 頒 布 〈 台 灣 總 督 府 直 轄 各 學 校 的 官 制 〉( 文 部 省 教 育 史 編 纂 會 , 1938), 依 此 制度把各地國語傳習所的所長都由縣廳、島廳、支廳的官吏兼任

12

。到

了 1896 年 ( 明 治 29 年 ) 6 月 22 日 , 台 灣 總 督 府 府 令 第 十 五 號 頒 布 〈 國 語 傳 習 所 規 則 〉( 佐 藤 源 治 , 1943)。 國 語 傳 習 所 分 為 甲 科 與 乙 科 , 甲 科 生的年齡須為十五歲以上、三十歲以下,且具普通知識,主要是學習日 語 並 修 習 初 級 的 讀 書 作 文 , 修 業 年 限 為 期 半 年 ( 參 見 附 錄 4-1)。 乙 科 生 的 年 齡 須 為 八 歲 以 上 十 五 歲 以 下,除 學 習 日 語 以 外,還 要 教 授 讀 書 作 文 、 書 法 、 算 術 , 修 業 四 年 ( 參 見 附 錄 4-2), 而 乙 科 的 課 程 可 視 當 地 的 情 況 增加地理、歷史、唱歌、體操、裁縫等科目中的一科或數科(台灣教師 會 , 1939)。 從 甲 科 生 的 學 習 內 容 中 , 可 知 其 一 週 三 十 四 小 時 的 學 習 時 段 中,第一課程中的國語(日語)為十八小時,讀書作文為十六小時;第 二課程中的國語(日語)為十六小時,讀書作文為十八小時,並發現這 兩類課程中第一課程到第二課程在學習時數上的轉變,在學習者的初期 為加強其基礎的音韻性質、種類、用法,花較多的時間去學習,而在讀

12

因為要選定傳習所的校舍及方便傳習所招募學生就讀方便。 - 52 -


書 寫 作 方 面 雖 少 於 國 語( 日 語 ), 仍 有 十 六 小 時 左 右 , 經 過 了 十 週 的 基 礎 能 力 訓 練 後,因 聽、說 能 力 在 經 過 十 週 的 密 集 訓 練 後,則 將 重 點 轉 為 讀 、 寫的能力,所以第二課程在讀書寫作的時數上就變為十八小時,而聽、 說 的 簡 易 文 法 規 則 會 話 與 問 答 就 相 對 減 少。另 一 方 面,甲 科 生 在 國 語( 日 語)與閱讀作文的內容依當時文部省學務部的規定,每週教學內容也有 一 定 的 程 序 ( 參 見 附 錄 4-3)。 希 望 甲 科 生 除 了 能 有 聽 、 說 能 力 以 外 , 在 寫作方面也有一定的能力,這樣的訓練是為了讓日本在台灣這塊殖民地 上擁有相當程度日語教育水準的台灣囝仔,才能培養一群高生產效率的 殖 民 地 勞 動 者 ( 李 園 會 , 2005b), 通 常 畢 業 於 國 語 傳 習 所 的 學 生 都 有 不 錯的職業,如嘉義國語傳習所第一期的甲科畢業生林玉書,修習五個月 課 程 畢 業 後 , 馬 上 被 派 任 到 嘉 義 醫 院 當 翻 譯( 嘉 義 市 役 所 , 1936), 在 當 時可說是一份非常好的職業。

1896 年( 明 治 29 年 )9 月 , 國 語 傳 習 所 為 了 廣 召 台 灣 囝 仔 就 讀 , 甚 至給予國語傳習所公費生及國語傳習所甲科生一日伙食費十分,津貼五 分 的 優 渥 待 遇 , 使 得 就 讀 狀 況 大 幅 增 加( 文 部 省 教 育 史 編 纂 會 , 1938 )。 至 1897 年 ( 明 治 30 年 ) 7 月 21 日 , 台 灣 總 督 府 以 勅 令 第 二 四 二 號 公 布 〈 國 語 傳 習 所 官 制 〉( 文 部 省 教 育 史 編 纂 會 , 1938 ), 更 改 要 項 有 : 1. 教 諭 可 以 兼 任 所 長 ; 2. 國 語 傳 習 所 的 管 理 完 全 由 地 方 長 官 管 理 ( 李 園 會 , 2005a)。 因 國 語 傳 習 所 主 要 是 教 授 台 灣 人 日 語 , 加 上 因 乙 科 生 年 紀 小 不 諳漢文,所以修畢四年的課程,只懂一些日語,對漢文根本不熟,導致 其 家 庭 生 活 溝 通 不 便 , 所 以 台 灣 總 督 府 在 1897 年( 明 治 30 年 )10 月 31 日,以 府 令 第 五 二 號 修 正 國 語 傳 習 所 課 程( 文 部 省 教 育 史 編 纂 會,1938) , 將乙科課程表第一、第二課程中國語時數縮減為五小時,算數縮減為六 - 53 -


小 時,並 將 第 三、四 課 程 中 的 國 語 時 數 縮 減 為 五 小 時,另 外 增 加 三 小 時 , 將 這 些 時 間 拿 來 教 授 漢 文 ( 參 見 附 錄 4-4)( 台 灣 總 督 府 民 政 局 部 總 務 局 學 務 課,1901) 。由 這 樣 的 課 程 改 革 可 以 瞭 解 到 日 本 帝 國 為 了 讓 台 灣 人 快 速學會日語,且為了避免引起反感,反倒放下身段來教授漢文,在台灣 囝仔漸漸習慣日語的教學後,才慢慢的讓漢文教育從課程中抽離。

由於各地國語傳習所所長紛紛反映,若教育年限再延長一些,效果 會 更 好。台 灣 總 督 府 於 189 7 年( 明 治 30 年 )10 月 16 日,發 布 了 訓 示 : 「有關台灣總督府國語傳習所甲科生的修業年限,依學生的修業情況, 可延修一年」 ( 引 自 台 灣 教 育 會 , 1939: 198)。 同 時 也 更 改 第 三 課 程 及 第 四課程,在課程中甲科生所學習的課程內容又更艱深於之前甲科生的第 一 、 第 二 課 程 內 容 ( 參 見 附 錄 4-5)。 1898 年 ( 明 治 31 年 ) 7 月 28 日 , 又以勅令第一七八號頒布〈台灣公學校令〉及勅令第一七九號頒布〈台 灣 公 學 校 官 制 〉, 於 同 年 的 10 月 1 日 實 施( 台 灣 教 育 會 , 1939), 這 也 宣 告著國語傳習所的階段性任務告一段落,但由於每個地方的教育性質不 一 , 所 以 並 沒 有 全 面 廢 止 全 台 的 國 語 傳 習 所 。 一 直 到 1905 年 ( 明 治 38 年)3 月多,設置了讓山胞子弟就讀的公學校後,國語傳習所才完全廢 止 ( 李 園 會 , 2005a)。

二、嘉義公學校設立及其教授科目、課程內容 1897 年( 明 治 30 年 )3 月 2 日 , 台 灣 總 督 府 準 備 設 立 公 學 校 , 同 月 8 日 函 送 公 學 校 令 草 案 給 各 地 方 長 官( 台 灣 教 育 會 , 1939), 接 著 在 1897 年 ( 明 治 30 年 ) 4 月 22 日 , 召 集 各 傳 習 所 首 席 教 諭 , 跟 他 們 說 明 台 灣 總 督 府 計 畫 於 1897 年 ( 明 治 30 年 ) 改 設 公 學 校 教 育 , 但 不 巧 的 是 台 灣 - 54 -


總 督 府 在 財 政 預 算 上 縮 減 , 導 致 此 政 策 被 迫 停 擺 ( 李 園 會 , 2005a)。 直 到 1898 年 ( 明 治 31 年 ) 8 月 10 日 , 才 以 府 令 第 七 八 號 制 訂 〈 台 灣 公 學 法 規 〉( 吉 野 秀 公 , 1927), 明 文 規 定 台 灣 公 學 校 的 教 學 科 目 有 修 身 、 國 語(日語)作文、讀書、書法、算術、唱歌、體操等七種科目(參見附 錄 4-6)。 公 學 校 的 課 程 是 依 據「 公 學 校 規 則 」的 第 四 條 規 定 , 且 大 體 上 沿用國語傳習所時的乙科生課表,不同的是增加了修身課程,希冀加強 台 灣 囝 仔 對 日 本 文 化 的 涵 化 ( acculturation), 進 一 步 透 過 日 語 教 育 去 實 施同化教育,涵養台灣囝仔具有日本國民的精神,如「公學校規則」的 第一條規定即明白指出:

公 學 校 使 本 島 人( 台 灣 島 )的 子 弟 在 德 教 上 的 實 施 與 學 習 上 養 成 國 民 的 精 神 與 性 格 , 同 時 也 可 以 精 通 國 語 ( 日 語 ), 此 乃 本 要 旨 。( 台 灣 總 督 府 民 政 局 部 總 務 局 學 務 課 , 1901: 103)

此規定明白道出其灌輸國民精神的策略要點,同時也在第九條規定中道 出除了重要的德教以外,尚須要注重實用教育(台灣總督府民政局部總 務 局 學 務 課 , 1901)。 而 嘉 義 國 語 傳 習 所 也 在 1989 年 ( 明 治 31 年 ) 10 月 1 日 改 制 為 嘉 義 公 學 校( 現 今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 ,接 著 陸 續 在 1917 年( 大 正 6 年 )4 月 1 日 成 立 嘉 義 女 子 公 學 校( 現 今 大 同 國 民 小 學 )。 因 為 嘉 義 公 學 校 ( 現 今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 學 生 人 數 過 多 , 又 在 1919 年 ( 大 正 8 年 ) 4 月 2 日 成 立 嘉 義 第 二 公 學 校( 現 今 民 族 國 民 小 學 ) ,同 年 嘉 義 公 學 校( 現 今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則 改 為 嘉 義 第 一 公 學 校( 現 今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 。沈 石 馬 回 憶 1919 年( 大 正 8 年 )就 讀 嘉 義 公 學 校( 現 今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時 分 為 第一公學校及第二公學校的情形: - 55 -


我唸完二年級要升二年級時,嘉義公學校便分為兩校:第一公 學校和第二公學校。學區大要以吳鳳路為界,路西的嘉義市男 性兒童讀第一公學校,路東男性兒童則就讀第二公學校,我被 分 入 第 二 公 學 校 三 年 級 。( 台 灣 省 文 獻 委 員 會 編 , 1997: 108)

由上述的情形可知道當時嘉義市內初等教育快速的擴充,但矛盾的是日 本帝國卻又不想給台灣人民太多的知識,研究者比較了公學校與小學校 讀本內容發現,早期公學校的課程中並沒有小學校裡富有愛國意識型態 的 課 程 ─ 日 本 地 理、日 本 歷 史,也 沒 有 西 方 現 代 化 的 課 程 ─ 理 科、圖 畫 。 從課程上可看出早期日本政府對台灣人民的教育內容流於一些表面知識 的 傳 遞,並 未 透 過 課 程 傳 遞 屬 於 日 本 的 文 化 資 本( culture capital)心 態 。

雖然課程中有歌唱科與體操科,但並沒有很明確的授課內容。到了 1898 年 ( 明 治 31 年 ) 11 月 6 日 , 台 灣 總 督 府 又 以 府 令 第 一 ○ 三 號 增 加 了 唱 歌 科 與 體 操 科 的 授 課 內 容( 台 灣 教 育 會 , 1939), 就 是 一 些 普 通 的 體 操 與 單 音 的 唱 歌 ( 參 見 附 錄 4-7)。 因 為 公 學 校 規 則 發 布 時 , 內 容 的 設 立 尚 未 完 善 , 使 得 制 度 與 實 務 在 時 間 的 考 驗 上 出 現 了 些 許 的 問 題 , 故 1900 年 ( 明 治 33 年 ) 8 月 , , 設 置 了 修 正 學 校 規 則 的 調 查 委 員 會 , 經 討 論 後 認 為 如 部 分 修 改 反 而 會 有 技 術 上 的 問 題,故 決 定 全 盤 修 訂。並 於 1904 年 ( 明 治 37 年 ) 3 月 11 日 , 以 府 令 第 二 四 號 發 布 〈 公 學 校 規 則 〉( 吉 野 秀 公 , 1927), 修 正 公 學 校 的 教 學 程 度 及 每 週 教 學 時 數( 參 見 附 錄 4-8), 將 年限延長為六年,並將就學年齡從原本的滿八歲以上改為滿七歲以上, 女 生 並 要 加 授 裁 縫 科( 引 自 許 錫 慶 、 黃 得 峰 、 顏 義 芳 , 2005)。 但 是 由 於 - 56 -


六年制的學制在文明程度較低的村落來講似乎太長,反之對於文明程度 較高的都市地區,為了銜接更進一步的課程與高等學校又嫌太短,再加 上 1905 年 ( 明 治 38 年 ) 正 逢 日 俄 戰 爭 , 台 灣 總 督 府 深 深 感 受 到 須 提 高 一 般 國 民 教 育 水 平 , 所 以 在 1907 年 ( 明 治 40 年 ) 2 月 26 日 , 以 府 令 第 五 號 修 正 了「 公 學 校 規 則 」 ,地 方 可 依 自 行 需 要 增 減 學 制 為 四 年 或 八 年( 參 見 附 錄 4-9、 4-10、 4-11)( 台 灣 教 育 會 , 1939)。 在 八 年 制 課 表 中 可 以 明 顯 看 出,新 課 程 把 以 前 男 女 共 修 的 農 業、商 業、手 工 改 為 只 限 男 子 學 習 , 且規定三科要選一、二科列為必修科目,作為一種實業教育的基礎。另 一方面,把唱歌由選修科目變為必修科目,在這樣課程改變中似乎想透 過軍國歌及校歌的教導,潛移默化台灣囝仔的思想。

隨 著 時 代 的 變 遷,日 本 在 台 灣 施 行 的 課 程 內 容,漸 漸 出 現 一 些 問 題 。 1910 年( 明 治 43 年 )12 月 24 日 , 台 灣 總 督 府 以 訓 令 嚴 格 要 求 手 工 、 農 業及商業任選一科作為必修科目,並增加教學時數以提高教學品質(引 自 李 園 會 , 2005a ), 此 時 實 業 教 育 的 地 位 不 可 同 日 而 語 , 而 台 灣 總 督 府 也希冀把此制度引入台灣,將台灣囝仔變成可生產的低階勞動者,替日 本 帝 國 效 力 , 而 且 可 以 持 續 實 施 愚 民 政 策 。 在 1912 年 ( 大 正 元 年 ) 1 月 20 日 , 將 公 學 校 規 則 的 修 正 案 發 給 各 地 方 廳 。 在 聽 取 這 些 地 方 廳 的 建 議 與 反 應 後 , 於 11 月 28 日 作 出 各 學 年 教 學 程 度 及 每 週 教 學 時 數 的 修 正 , 並以台灣總督府內訓第一○號發布〈公學校規則修正要旨及實施上的注 意 事 項 〉。 此 規 則 強 調 的 是 透 過 修 身 及 國 語( 日 語 )二 科 來 培 養 台 灣 囝 仔 具 有 日 本 國 民 特 殊 的 性 格 , 但 有 趣 的 是 新 課 程 公 學 校 修 身 、 國 語( 日 語 ) 的 教 授 時 數 卻 比 以 往 減 少( 參 見 附 錄 4-12) ,校 訓 表 對 此 的 解 釋 是 重 質 不 重 量 。 而 在 1898 年 ( 明 治 31 年 ) 台 灣 總 督 府 早 已 明 示 , 強 調 任 何 科 目 - 57 -


的 教 學 必 須 注 意 與 道 德 相 互 關 聯( 歐 用 生 , 1979)。 另 一 方 面 , 也 強 調 並 不 是 以 學 生 成 績 的 良 窳 為 首 要 之 務( 台 灣 教 育 會,1939) 。而 1911 年( 明 治 44 年 )日 本 修 正 小 學 校 規 則 , 把 台 灣 小 學 校 規 則 中 的「 可 合 併 教 授 農 業、商 業 」一 條 改 為「 只 教 授 其 中 一 科 」 ( 文 部 省 教 育 史 編 纂 會 , 1939), 這樣的變革似乎宣告著對於日籍學童實業教育課程不予重視,相反的公 學校各學年則增設手工、農業、商業、裁縫及家事等實業科目,而減少 了 其 他 科 目 的 授 課 數 ( 李 園 會 , 2005a), 日 本 想 積 極 的 透 過 實 業 教 育 把 台灣囝仔變成替日本帝國賣命的低階的勞工階級,此意圖似乎越來越明 顯。

而 日 本 帝 國 也 體 認 到 台 灣 囝 仔 的 日 本 國 民 精 神 須 再 加 強。1918 年( 大 正 7 年 ) 3 月 31 日 , 以 府 令 第 一 七 號 規 則 修 正 , 指 出 : 要 進 一 步 的 徹 底 達成日本國民精神的涵養,增進兒童日語能力並更有效的實施實業教育 的 教 學 , 以 及 教 學 上 的 成 效( 台 灣 教 育 會 , 1939)。 而 此 次 的 修 正 重 點 則 是在教學科目及教學時數上的增刪,其中修身科及國語(日語)增多, 地理科的增設,漢文科時數減少,台灣神社定期祭日的規定,從這些改 變中可以體會到在此時期已經漸漸的透過語言政策及修身的思想控制來 滲透台灣人,將其同化為日本民族。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節日中規定 台 灣 神 社 定 期 祭 日 可 集 合 教 職 員 及 兒 童( 吉 野 秀 公 , 1927), 透 過 日 本 節 慶的體驗,讓台灣人在日常生活中更像一個日本人的生活作息。

三、思想的控制─糖果的美味與蛀牙的兩難 佐 藤 源 治 ( 1943) 指 出 〈 國 語 傳 習 所 規 則 〉 中 對 本 島 人 明 白 論 述 , 初等教育的目的在傳授國語(日語),陶冶忠良的日本臣民的性格,而 - 58 -


其最高理想是在本島塑造皇民的鍊成。也可以說日本開始灌輸台灣人民 愛國精神的養成已明顯的在〈國語傳習所規則〉被楬櫫出來,但事實上 台灣囝仔長期受到傳統儒學及書房教育的薰陶,對於日本所引進的國語 傳習所的課程模式並不適應,導致只有極少數人接受這般的教育方式, 所以嚴格講起來,要談思想上的宰制有一定的限度。從非同化時期 ( 1895-1918 年 )的 後 期 台 灣 人 民 才 漸 漸 在 生 活 或 思 想 上 被 馴 化,如 1914 年(大正 3 年)4 月 1 日就以內訓第六號頒布〈台灣小學校、公學校兒 童 敬 禮 相 關 文 件 〉( 台 灣 教 育 會 , 1943), 培 養 台 灣 兒 童 守 秩 序 、 守 法 的 觀念。

早 期 台 灣 總 督 府 為 了 鼓 勵 台 灣 人 學 習 國 語( 日 語 )在 1896 年( 明 治 29 年 ) 9 月 發 布 國 語 學 校 、 國 語 傳 習 所 公 費 生 及 國 語 傳 習 所 甲 科 生 可 給 予 一 日 伙 食 費 十 分,津 貼 五 分 的 優 渥 待 遇( 文 部 省 教 育 史 編 纂 會,1938) , 另外在其修業完畢,已瞭解國語(日語)者,聘其為臨時雇員,給予薪 水;如 國 語( 日 語 )程 度 更 好 且 年 齡 大 一 點 的,就 直 接 聘 為 公 教 人 員( 井 出 季 和 太 , 1937)。 日 本 人 更 效 法 我 國 科 舉 的 辦 法 , 在 考 用 官 吏 時 , 加 試 國 語 ( 日 語 ) 一 科 , 拿 功 名 利 祿 去 誘 惑 台 灣 人 ( 汪 知 亭 , 1978)。 事 實 上 國語傳習所的制定對於一些比較貧窮的階級是提升社會地位的大好機會 ( 王 興 安 、 鳳 氣 至 純 平 譯 , 2006 ), 透 過 這 樣 的 機 制 形 成 一 種 社 會 流 動 ( social mobility), 在 這 樣 的 社 會 背 景 下 , 部 分 台 灣 人 也 為 甘 願 台 灣 總 督府所用。

到 了 1898 年 ( 明 治 31 年 ) 改 制 為 學 校 後 , 公 學 校 讀 本 的 內 容 中 還 是 以 一 些 與 台 灣 密 切 相 關 的 事 物 為 主 , 但 Tsurumi( 林 正 芳 譯 , 1999)指 - 59 -


出讀本裡的插圖和故事,以及教師手冊中,仍意圖傳遞日本統治者希望 台灣囝仔過的生活模式。在部分想晉升到上層社會的台灣人眼中,仍然 延續了國語傳習所時代的風氣。國語傳習所的廢除並不代表著台灣囝仔 少了晉升到上層階級的機會,公學校改制還是持續著這種社會流動的機 制 。 日 治 時 期 第 一 位 台 籍 醫 學 博 士 杜 聰 明( 1893-1986 年 )在 其《 回 憶 錄 ( 下 )》 中 說 到 :

自 己 在 幼 時 對 於 當 時 的 學 校 一 直 抱 有 憧 憬,因 為 他 覺 得 只 要 進 入 公 學 校 讀 書 , 便 可 以 到 官 廳 或 學 校 就 職 。( 杜 聰 明 , 1982 : 15-16)

此種心態在當時學童的觀念中屢見不鮮,念公學校是取得較高社會 地位的一項捷徑。在此同時,台灣總督府官員也開始擔心,台灣囝仔把 公學校教育當作是與統治者合作而平步青雲的晉身之法,雖然兒童就學 數 穩 定 成 長,但 是 到 非 同 化 時 期( 1895-1918 年 )後 期 士 紳 與 望 族 子 弟 的 加 入( 林 正 芳 譯 , 1999), 也 型 塑 另 一 種 士 紳 階 級 的 興 起 , 公 學 校 教 育 相 對變成再製原本屬於上層階級的文化資本,那些受新式教育的台灣囝 仔,在傳統行業與貿易中變成更幹練的開創者。官方察覺到此問題的嚴 重性,所以在課程上也將台灣公學校課程漸漸導向實業教育,避免夜長 夢多。並在許多學校規則中宣導,公學校課程的目標在於傳播合理化的 傳 統 知 識 、 提 升 健 康 標 準 和 擴 展 日 本 的 理 念 和 習 俗( 林 正 芳 譯 , 1999)。 四、小結 綜 合 上 述 , 我 們 可 以 瞭 解 到 在 非 同 化 時 期 ( 1895-1918 年 ) 時 , 日 本帝國對台灣的教育目的是為了普及國語(日語)為第一原則,在積極 - 60 -


的廣建初等教育的設置上則可窺見其目的,另外從國語傳習所及公學校 的 課 程 內 容 來 看,都 是 偏 向 實 業 教 育 方 面,不 然 就 是 表 面 上 的 知 識 傳 遞, 這樣的課程取向則是為了培養台灣囝仔成為低階的勞動者及日本帝國的 順民,此時期尚無嚴重的國家意識型態出現。以下第三節繼續論述非同 化 時 期( 1895-1918 年 )校 園 生 活 及 校 園 中 節 慶、祭 典 活 動 的 實 施 狀 況 。

第三節

校園生活及校園中節慶、祭典活動的實施

本 節 茲 分 為 三 部 分 說 明 非 同 化 時 期 ( 1895-1919 年 ) 校 園 生 活 、 校 園中節慶及祭典活動種類、神社的設立及作用。

一、校園生活 (一)〈教育勅語〉、御真影及〈君が代〉的影響力 神道是日本固有的民族宗教,供奉的是日本神話裡出現的神,本身 並無教義可言,而在日本帝國主義發展過程中由「神國思想」發展出的 對「國體」的想像,使得明治政府在建構天皇制極權國家時,有足夠的 意 識 型 態 基 礎 ( 林 育 柔 , 2004) 。 更 具 體 地 說 「 日 本 是 神 所 創 造 的 」 、 「天皇是天照大神的子民」、「萬世一系」,這種狹隘的國族主義,導 出 了「 日 本 是 世 界 萬 國 的 領 導 者,天 皇 是 地 球 上 的 主 宰 者 」這 樣 的 結 論 , 換 言 之 , 「 征 服 世 界 」 成 為 日 本 人 的 使 命 ( 呂 理 州 , 1998) 。 因 為 日 本 在走向殖民主義的歷程中,經歷了某種國粹思想的轉化,進而形成對於 舊大和國族走向新日本國家的需求張力,但是日本在國家機器高漲下, 由傳統天皇制演繹出來的竟又是有別於其他歐洲殖民主義國家的「家 國 」 概 念 了 ( 林 育 柔 , 2004) 。 所 以 轉 化 的 作 用 保 障 了 日 本 國 家 主 權 的 延伸,也使日本在處理台灣這個殖民地問題時,花了更多的時間和精 - 61 -


力,擺在天皇制國家意識的灌輸上。因為日本在面對殖民地時代的教育 政策,無論在內地與本島,皆由明治政權所扶植的天皇制國家,由上而 下 以 「 諭 令 」 的 方 式 頒 布 實 施 , 從 取 得 台 灣 之 前 1890年 ( 明 治 23年 ) 的 〈 小 學 校 令 〉 、 1919 年 ( 大 正 8 年 ) 台 灣 總 督 府 頒 布 的 用 以 確 立 台 灣 人 教 育 制 度 的〈 台 灣 教 育 令 〉,而 至 1922年( 大 正 11年 )修 訂 的〈 教 育 令 〉, 皆明顯透露出教育與國家機器的密切關係。

Althusser( 1972) 指 出 勞 動 力 的 複 製 不 僅 是 勞 動 技 能 的 複 製 , 還 包 含「順從統治意識型態」或「實踐統治意識型態」之複製,也就是說基 本上勞動力的複製可區分為以下兩方面,即「知識技能的複製」與「倫 理規範的複製」。而國家機器也唯有藉由教育的手段才能達到「知識技 能的複製」與「倫理規範的複製」兩種目的。所以日本在台灣殖民地的 時期,極度灌輸「信奉天皇」的意識型態,將台灣囝仔一個個洗腦成神 國 思 想 的 信 徒,並 型 塑 了 一 群 群 的「 皇 民 赤 子 」。將 來 這 些 學 童 長 大 後 , 自然懷著「一旦緩急,義勇奉公,以扶翼天壤無窮之皇運」的信念,成 為 日 本 對 外 侵 略 奮 勇 向 前 的 尖 兵 。 而 這 種 國 家 意 識 灌 輸 的 開 展 從 1890年 ( 明 治 23年 )10月 30日 頒 發 的〈 教 育 勅 語 〉就 可 明 顯 的 看 出「 皇 民 赤 子 」 的思想洗腦,以下為〈教育勅語〉內容:

朕 惟,我 皇 祖 皇 宗,肇 國 宏 遠,樹 德 深 厚。我 臣 民,克 忠 克 孝 , 億兆一心,世世濟厥美,此我國體精華,而教育淵源,亦實存 乎此。爾臣民,孝于父母,友于兄弟,夫婦相和,朋友相信, 恭儉持己,博愛及眾,修學習業以啟發智能,成就德器,進廣 公益,開世務常,重國憲,遵國法,一旦緩急,則義勇奉公, - 62 -


可以扶翼天壤無窮之皇運矣。如是者,不獨朕忠良臣民,又足 以彰顯爾祖先之遺風矣。斯道也,實我皇祖皇宗之遺訓,而子 孫臣民所當俱遵守也。通諸古今而弗謬。施諸中外而弗悖。庶 幾 朕 與 爾 臣 民,俱 拳 拳 服 膺,咸 一 其 德。( 引 自 吉 川 省 三 ,1931: 1)

〈 教 育 勅 語 〉全 名 為「 教 育 に 関 す る 勅 語 」,亦 即「 有 關 教 育 的 勅 語( 天 皇的話語)」,也就代表著神聖地位無人能取代之。更讓〈教育勅語〉 的 字 眼 , 開 始 在 台 灣 公 校 教 育 的 規 則 中 出 現( 蔡 錦 堂 , 2006a)內 文 中 所 提到的「緩急」指的即是緊急的時候,也就是戰爭,而以「獻身天皇為 最高價值」的國民道德體系之培養,幾乎成了教科書中的國語(日語) 科及修身科裡頭對於「臣民克忠克孝」的極端期許,而這些對於愛國思 想的傳遞也隨著〈教育勅語〉謄本的下賜廣散全台各公學校,如在《嘉 義 鄉 土 概 況 》 中 就 曾 記 載 1921年 ( 大 正 10年 ) 5月 5日 下 賜 〈 教 育 勅 語 〉 至 東 門 公 學 校 ( 嘉 義 市 玉 川 公 學 校 , 1932) 。

另外一個與〈教育勅語〉構成在「國民教育精神涵養」教育上,最 神聖的一個組合─御真影,其與〈教育勅語〉同樣在學校教育中對兒童 發揮重大的效用,御真影乃是天皇、皇后以及皇室成員官方肖像照片的 通 稱 ( 我 孫 子 市 史 編 輯 委 員 會 近 現 代 部 會 , 2004) , 學 校 若 要 擁 有 御 真 影 須 先 提 出 申 請,通 過 審 核 後 再 透 過 州 郡 頒 行 到 學 校( 蔡 錦 堂,2004)。 不 過 《 台 灣 教 育 沿 革 誌 》 的 「 台 灣 教 育 年 表 」 中 曾 記 載 1916 年 ( 大 正 5 年 ) 11 月 提 到 皇 帝 與 皇 后 的 御 真 影 一 律 下 賜 所 有 學 校 ( 台 灣 教 育 會 , 1939),而 這 樣 的 情 況 代 表 著 御 真 影 已 廣 佈 於 校 園 中,但 蔡 錦 堂( 2006a) - 63 -


認 為 真 實 性 有 待 商 榷 , 且 研 究 者 也 發 現 在 訪 談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年 ) 嘉義市最悠久的嘉義第一公學校(現今崇文國民小學)畢業校友洪東發 及 張 岳 揚 均 表 示 就 學 期 間( 1921-1934年 )未 見 過 御 真 影 , 而 嘉 義 市 第 一 所 接 受 御 真 影 的 嘉 義 第 二 公 學 校( 現 今 民 族 國 民 小 學 )則 是 在 1928-1933 年擁有了御真影(詳見第五章第三節中師生對天皇、皇后御真影的參拜 及校長奉讀〈教育勅語〉部分),而這樣的情形也說明了《台灣教育沿 革誌》記載的錯誤性,不過我們可以肯定的是其尊貴與神秘的雙重擬像 在灌輸「皇民赤子」的功能上展現了許多潛移默化的效用。

再 則 ,另 一 個 極 度 灌 輸「 皇 民 赤 子 」思 想 的 國 家 機 器 幫 兇 ─ 國 歌〈 君 が代〉,其利用和歌再生產以創造出「皇民」想像、集體認同的典型範 例。〈君が代〉歌詞內容為:「皇祚連綿兮久長,萬世不變兮悠長;小 石 凝 結 成 巖 兮 ,更 巖 生 綠 苔 之 祥 」( 引 自 周 婉 窈 ,2002a: 12)。明 治 、 昭 和時代的日本企圖藉由建構天皇制國家意識時,無疑地和歌中的「君」 便被解讀為如同「忠君愛國」所述的「君」,以歌誦天皇、皇朝的千秋 萬 世 ( 周 華 斌 , 2007) , 也 就 是 說 它 希 冀 透 過 國 歌 的 形 象 予 以 人 格 化 , 並將之深植在台灣人民心中。而這樣「皇民赤子」的意識型態更是被學 校重視,普遍出現在學校各種典禮儀式及朝會中,劉英輝回憶指出:

在公學校六年中,正值日本在台灣推展皇民化運動,學校課程 完全以皇民教育為主。學校教導我們是堂堂的日本人,並灌輸 我們日本國子民的觀念。日本國旗一定掛在運動場的東北方, 每天朝會時我們都要唱日本國歌「君之代」,向東北方的宮城 遙 拜 , 向 天 皇 示 敬 。 ( 蔡 慧 玉 , 1997: 370-371) - 64 -


由此可知,國歌是每個公學校在朝會儀式時必唱的歌曲。由於祝祭日儀 式本身就具有加強天皇思想的國家意識型態目的,理所當然的這些儀式 的 歌 曲 的 歌 詞 、 曲 調 自 然 也 都 表 現 這 樣 的 氣 氛 ( 許 佩 賢 , 2005) , 甚 至 台灣總督府規定在學校合唱〈君が代〉時要共同合唱,而且教師必須帶 頭 開 唱 ( 台 灣 教 育 會 , 1943) 。 而 在 唱 歌 的 活 動 中 , 藉 由 〈 君 が 代 〉 謳 歌天皇、皇國的歌詞,養成尊敬天皇、熱愛皇國的臣民忠貞意識,同時 利用齊聲合唱國歌以使歌唱者注意與他人的相互協調,而此追求團體協 調 的 過 程 中 ,歌 唱 者 的 身 體 不 再 是 個 人 的 身 體 ,而 是 隸 屬 於 團 體 的 身 體 , 是 國 家 可 以 動 員 的 身 體( 許 佩 賢 ,2005)。周 華 斌( 2007)研 究 指 出〈 君 が代〉表達國語(日語)的綿延傳承意涵,另外一方面歌詞的內容可被 解釋為謳歌天皇的千秋萬世,藉此不僅用以表現忠君精神,也因日本的 天皇制國家特質而延伸為愛國精神。

(二)老師及學生的服飾 島嶼柿子文化館在《台灣小學世紀風華》一書中描寫日治時期教師 的服飾及配件:

全身深黑色的衣褲,在黑色立領西裝的肩牓處,配戴類似肩章 的黃色絲綢穗子,中間的鈕釦衣邊滾上金邊,而鈕釦當然也同 樣是金色,腰間佩帶特製的腰帶與長刀,頭上則戴著一頂文官 帽 。( 島 嶼 柿 子 文 化 館 , 2004: 76-77)

從上述對於文官服的描述上,可以大約瞭解到當時正式教師是被受封有 - 65 -


官階的,也就是依據日本的文官制度所頒授的文官禮服(台灣教育會, 1943) ,這 樣 的 威 風 程 度 似 乎 宣 揚 著 日 本 皇 國 威 儀 的 用 意。不 過 到 了 1911 年,日本政權將文官服作了部分修改,將原先佩帶的長刀改以短刀出 現 , 淡 化 原 本 威 嚇 的 色 彩 , 柔 化 文 官 的 氣 質( 島 嶼 柿 子 文 化 館 , 2004)。 沈石馬回憶其在就讀嘉義第一公學校(現今崇文國民小學)情形:

學生穿便服上學,而老師卻得穿制服,夏天穿白色制服,而春 秋冬季則穿黑色的,平常腰還帶一把短刀,遇到參加新年、日 本天皇誕辰或始政紀念日等慶祝典禮時就要換配漂亮的長 刀 。( 台 灣 省 文 獻 委 員 會 編 , 1997: 108)

由此可知道當時的教師已經有完備的制服制度,但對於學生而言還都是 穿私服、便服上學,尚未有統一的服飾,接著沈石馬又針對這種特別的 帶刀制度說出了其看法:

教學帶刀,可能是全世界獨一無二,或因日人來台初期,常受 到反日台胞的激烈反應,逼不得已的措施吧!(台灣省文獻委 員 會 編 , 1997: 108)

另外女教師的穿著多半是淡色襯衫配上深色裙子,外頭會再加件深 色 外 套,而 西 式 的 洋 裝 或 套 裝 也 經 常 出 現,遇 到 畢 業 典 禮 或 重 要 儀 式 時, 則 以 日 式 和 服 和 西 洋 混 和 的 禮 服 為 主 ( 島 嶼 柿 子 文 化 館 , 2004)。

(三)青年團的組織成立 - 66 -


青年團顧名思義為一青年團體,乃是從日本的「若者制度」

13

傳統

村 落 青 年 組 織 而 來 , 1910年 代 方 由 日 本 官 營 移 民 村 引 進 , 不 久 各 地 台 人 村落便陸續有類似的青年團體產生,後來更結合近代歐美青年團體的特 色演變而成的近代地域社會團體。日本政權也察覺到此組織對於其統治 台灣長治久安有幫助,將原為民間的組織轉而半收編於政府底下,因其 可透過這樣的團體網絡監控著台灣人民的一舉一動,此類團體組織先前 不 存 在 於 台 灣 傳 統 漢 人 村 落 中 ( 楊 境 任 , 2001) 。 組 織 的 成 員 主 要 是 來 自 公 學 校 畢 業 生,也 有 一 些 是 滿 十 五 歲 以 上、三 十 歲 以 下 的 男 女 青 年( 台 灣 教 育 會 , 1939) 。

青年團的組織其實是日本霸權為了鞏固其在台灣統治政權能長治久 安的一種治台策略之一,透過學校的組織來對社會、國家進行「勞務奉 公 」, 也 就 是 說 在 這 些 不 是 軍 人 的 學 生 或 畢 業 生 , 他 們 替 國 家 的 軍 事 後 勤 補 給 築 起 強 大 的 軍 事 後 盾,如 1905年( 明 治 38年 )的 日 俄 戰 爭 一 役 中 , 擔任台灣總督及滿州軍總參謀長的兒玉源太郎就大加讚揚了青年團的 表現:

日俄戰爭時,我在奉天任滿州軍總參謀長,奉天之戰後,正 處於沒有戰事,而必須守備廣大滿州地區的情況,為了防止 軍隊士氣低落實是煞費苦心,此時青年團的表現讓人深為感 動。士兵接到故鄉青年們的來信,知曉自己家中的田地已耕

13

所 謂 的「 若 者 制 度 」即 為 青 年 制 度。日 本 從 德 川 幕 府 時 代( 1 6 0 3 - 1 8 6 7 年 )以 降 , 村落共同體中幾乎皆有類似的青年團體產生,名稱雖依地域不同而有差異,但多 稱為「若眾組」、「若眾」或「若連中」等。村落中的青年男子凡是到達一定年 齡,都必須加入或脫離此組織,接受成為正式村民的教育,並從事祭禮之執行以 及 參 與 村 中 公 共 事 務 等 主 要 任 務 ( 大 日 本 聯 合 青 年 團 編 , 1936) 。 - 67 -


作 完 成 , 無 論 是 播 種 還 是 插 秧 , 一 切 都 不 用 擔 心 。 ⋯⋯在 戰 地 得到這樣的信的我軍,士氣自然高漲。自此以後,我就想儘 量 為 青 年 團 作 一 些 事 。 ( 田 澤 義 鋪 , 1932: 37-38)

由兒玉源太郎對青年團體在日俄戰爭中的讚賞,可以明確的看出青年團 在戰時對軍事的精神鼓舞,如:歡送出征軍人、寄送慰問袋及激勵的信 件,甚至替代士兵耕作、照顧陣亡將士的遺族等,無疑是替那些出征的 軍 人 築 起 強 大 的 精 神 後 盾 。 又 如 1906年 ( 明 治 39年 ) 嘉 義 發 生 的 大 地 震 ( 井 出 季 和 太 , 1937 ), 此 時 青 年 團 團 員 的 任 務 , 除 了 一 部 份 是 負 責 挖 掘罹難者遺體外,大多數從事煮飯賑濟災民、糧食的輸送分配、輔助救 護 班 及 整 理 道 路 等 工 作 ( 台 灣 總 督 府 , 1999) 。 第 一 次 世 界 大 戰 期 間 , 日本帝國的參謀次長、陸軍少將田中義一出國考察歐美的青年教育,田 中氏驚嘆於德國軍力的強大,並將之歸功該國青年團井然有序的組織, 方能培養出具戰鬥力的青年,故他回國後,在得到陸軍大臣的允許下, 向內相一木喜德郎和文相高田早苗提出確立青年會指導方針的建言(楊 境 任 , 2001) 。

陸軍少將田中義一的出國考察也開啟了大正時期軍方開始注意青年 團 體 的 重 要 性 , 於 是 在 1915年 ( 大 正 4年 ) 9月 15日 , 由 內 務 、 文 部 兩 省 共同發布的關於青年團之訓令,其要旨為「青年團是使青年得到健全國 民 和 善 良 公 民 素 養 的 修 養 機 關 」 , 而 目 的 有 三 : 1.體 會 忠 孝 本 義 , 以 求 品 性 向 上 ; 2.增 進 體 育 , 磨 練 實 際 生 活 上 之 適 當 智 能 ; 3.培 養 剛 健 勤 勉 、 扶 持 國 運 的 精 神 和 素 養 ( 熊 谷 辰 治 郎 , 1937) 。 並 且 在 〈 關 於 設 置 青 年 團之標準〉當中的第一條就明白指出:「青年團由市町村中義務教育終 - 68 -


了 及 同 年 齡 者 組 織 而 成,其 最 高 年 齡 以 二 十 歲 為 常 例 」( 引 自 平 山 和 彥 , 1988: 11) 。 並 且 從 這 一 條 法 令 限 制 團 員 最 高 年 齡 為 二 十 歲 的 例 子 , 間 接透露出軍方的勢力想滲入了青年團的現象,因為本來內務省的原案是 二十五歲,但在田中義一所代表的陸軍省堅持下終改成二十歲,細究其 意則是由於當時的徵兵年齡為二十歲,青年團正可作為義務教育(少年 團)終了至入伍前青年的訓練機關,以建置一個完整國防教育體系(藤 田 秀 雄 、 大 串 隆 吉 , 1986) 。

二、校園中節慶及祭典活動種類 在權力與政治技術/知識的結合下,人們漸漸變成被控制和征服的 對象,百姓成為恭順的臣民。當然,要變成恭順的臣民,還需要一個重 要 儀 式 的 操 練 , 即 「 模 式 」 ( modality ) , 而 這 個 「 模 式 」 包 含 著 強 制 性 的 意 圖,如「 國 民 性 」話 語( discourse) 及 相 關 知 識 系 統 的 強 力 灌 輸 、 傳播與實踐,便是重要的改造手段之一,藉此得以刺激日治時期台灣新 國 民 的 日 本 認 同 ( 黃 美 娥 , 2006) 。 所 以 台 灣 的 學 校 與 日 本 本 土 學 校 一 樣,每逢紀元節、天長節、一月一日(元旦)、始政紀念日,學生們都 要合唱〈君が代〉,向天皇、皇后的照片(御真影)敬禮、奉讀〈教育 勅 語 〉、祝 日 歌 合 唱 之 儀 式 五 部 曲 ,唯 一 不 同 的 是 除 了 紀 元 節 、天 長 節 、 一 月 一 日 ( 元 旦 ) 、 始 政 紀 念 日 外 , 台 灣 公 學 校 在 明 治 節 ( 11 月 3 日 ) 也 會 舉 行 相 同 的 儀 式 ( 陳 美 惠 , 2007) 。

雖然在大正元年以後的公學校已納入相關儀式的正式規定,但實際 上 這 一 系 列 儀 式 早 在 明 治 時 期 便 已 開 始 實 施 ( 汪 婉 , 2006 ; 蔡 錦 堂 , 2006a)。 1912年 ( 大 正 元 年 ) 11月 28日 , 公 布 公 學 校 規 則 , 有 關 〈 教 育 - 69 -


勅語〉及御真影的儀式規定如下:

紀元節、天長節、一月一日(元旦)及始政紀念日,教職員與 學童於公學校集合,依下列順序舉行儀式: 一、教職員與學童合唱〈君が代〉 二、教職員與學童對天皇陛下、皇后陛下之御真影行最高 禮 三、校長奉讀教育勅語 四、校長教誨教育勅語聖意之所在 五、教職員及學童合唱該當祝日之歌曲 無拜戴御真影之公學校,前項第二款之儀式省略。(台灣教育 會 , 1939: 302-303)

由 於 在 研 究 限 制 上 , 本 時 期 ( 1895-1918 年 ) 並 無 受 訪 對 象 , 所 以 無 法 通盤的呈現當時的節慶及祭典活動概況,再加上文獻中並無詳細的記載 非 同 化 時 期 ( 1895-1918 年 ) 在 節 慶 及 祭 典 活 動 情 形 , 故 研 究 者 將 上 述 儀 式 進 行 的 步 驟 , 放 在 第 五 章 第 二 節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時 校 園 中 節 慶 、 祭 典 活 動 的 實 施 及 第 六 章 第 二 節 皇 民 化 時 期 ( 1937-1945 年 ) 時校園中節慶、祭典活動的實施作詳細的探討。

三、神社的設立及作用 Memmi( 1965) 在 討 論 被 殖 民 者 文 化 意 識 如 何 消 失 時 就 曾 指 出 , 殖 民者往往透過歷史建構、社團、宗教、語言這四種機制,來建立被殖民 者對殖民者的認同,也就是說被殖民者在新認同產生的同時,殖民地原 - 70 -


有的自我認同就跟著被吞噬,然後,固有文化的傳統也就慢慢的消失。 當中宗教的部分就是本段所要探討的部分。也由於神社這種擬像的建 立 , 讓 1930年 代 , 日 本 的 國 家 神 道 與 軍 國 主 義 相 結 合 , 台 灣 也 就 是 在 這 思想形成之後,被要求成為皇民,於是崇拜天皇,信仰神社的國家神道 也 就 成 為 皇 民 政 策 的 指 導 理 念 ( 徐 正 武 , 2004) 。 因 為 神 社 是 日 本 思 想 教 育 的 工 具 , 並 且 充 份 的 展 現 在 國 民 教 育 中( 島 嶼 柿 子 文 化 館 , 2004)。 因此嘉義神社也成了全嘉義市公學校信奉國家神道的最高地位,而在日 治 時 期 對 於 嘉 義 神 社 環 境 描 述 方 面 文 獻 不 多 , 如 台 灣 總 督 府 在 1916年 出 版的《台灣名所舊蹟誌》中描述的是:

嘉義神社,位於嘉義公園的丘上。大正四年五月興工,同年十 月 竣 工。土 地 高 燥,檳 榔 樹 林 圍 繞,環 境 幽 雅,充 滿 森 嚴 之 氣 , 且眺望廣豁,嘉義平野全收在眼眸之中。祭神為台灣神社的分 靈,社殿的建築,是名古屋市的匠師伊藤滿作所完成,極為精 緻,木材是阿里山的精選,工程費總共三萬六千餘圓。……嘉 義公園於嘉義停車場東方約三十町的山仔頂庄,創設於明治四 十三年八月二十六日,原為廳農會的農場,同年十二月二十七 日,由此向東南面的地方擴大整地約一萬六千餘坪,植樹、建 亭榭、築泉石、修道路和橋樑,明治四十四年十一月三日,舉 行開園式。丘陵東南起土地高燥,溪流於中央流過,是天然的 勝 區 。 ( 引 自 陳 鸞 鳳 , 2006: 148)

嘉 義 市 玉 川 公 學 校 在 1932年 出 版 的 《 嘉 義 鄉 土 概 況 》 中 描 寫 到 嘉 義 神 社 周圍的環境: - 71 -


嘉義公園的丘陵地上,市郡官民為了熱烈的敬神祭拜,嘉義市 長廣田毅一到總督府請願建立神社,於是在大正四年五月一日 動工,同年十月二十日完工,土地地勢非常良好,周圍有檳榔 樹環繞,環境非常的清幽,有莊嚴的氣氛,朝西方眺望可以將 嘉 義 平 原 進 收 眼 底 。 ( 嘉 義 市 玉 川 公 學 校 , 1932: 270)

同 樣 的 在 原 幹 洲 編 纂 的《 台 灣 史 蹟 》中 寫 嘉 義 公 園 時,有 這 樣 一 段 記 載 :

嘉義公園,在嘉義站東方二十餘町的地方。東南面的丘陵土地 高樹鬱蒼,清泉滾滾,流水不絕,風光令人激賞,園內奉祀嘉 義 神 社 。 ( 原 幹 洲 編 纂 , 1937: 248)

另外在武澤赟太郎編輯的《台灣旅行案內》也簡單數語寫道:

嘉義神社(山仔頂):公園(嘉義公園)的丘上,奉祀台灣神 社的分靈,大正六年十月二十三日列格縣社。(武澤赟太郎編 輯 , 1938: 107)

以上的描述可以瞭解,嘉義神社的地理位置是位於嘉義公園(現今嘉義 公園舊址) ,殿 座 朝 向 嘉 義 市 街,神 社 後 倚 丘 陵 地,前 面 則 面 著 市 鎮 的 中 心地區,與廣闊的平原的形成一具軸線性的信仰儀式空間,這樣的隔局 不但有守護地方的意味,似乎意圖強化神社守護城市的意象(徐正武, 2004) 。 - 72 -


而神社的建立後,重點是放在如何教化民眾並發揮效用,因此徐正 武 ( 2004) 認 為 必 須 透 過 與 民 眾 的 交 流 活 動 , 才 能 使 台 灣 人 民 瞭 解 國 家 神道,養成敬神觀念。而年幼的學生自然而然也成了第一對象,公學校 中的修學(遠足)、神社奉公的勞動服務理所當然的成了公學校囝仔中 每年必定要參加的活動之一,因為參拜神社的作用是為了一種信奉天皇 與日本神國精神的灌輸。如《嘉義市制五週年記念》中的一篇〈嘉義神 社並に御遺跡所に就いて〉文章中就曾提到嘉義市內的各學校學生及團 體奉公神社的情形:

像是一般的割草、清掃的事宜,都是請市內(嘉義市)的各個 學校學生及團體來幫忙作義務勞動,看到他們努力的勞動,使 人 非 常 的 感 激 。 ( 嘉 義 市 役 所 , 1936: 15)

但 孫 慈 雅 ( 1984) 指 出 日 本 政 權 想 藉 由 精 神 上 作 為 征 服 台 灣 人 的 工 具 , 並強調神社是以「涵養普及敬神思想」及「訓練忠君愛國的精神」為主 軸,但因參拜神社敵我意識太強而導致效果不彰。不過神社的意識型態 仍 然 有 其 一 定 的 效 果 存 在,徐 正 武( 2004)研 究 神 祭 典 大 致 分 為 四 大 類 , 一為神社建築營繕過程之相關祭典儀式,二為各神社本身年度的例行祭 儀,三為台灣總督府或台南州公告的共同祭日祭儀,四為臨時祭典等參 拜 活 動 。 如《 嘉 義 市 制 五 週 年 記 念 》就 曾 記 載 在 1915 年( 大 正 4 年 )10 月 28 日 舉 行 過 鎮 座 祭

14

14

,且 同 時 也 是 其 例 行 儀 式( 嘉 義 市 役 所,1936)。

建築物營建前的儀式,主要是為求在工事的過程中侵犯地主神及鎮所地方的土 神,以祈求工事順利及建築物永久安全。 - 73 -


四、小結 綜 合 上 述 , 我 們 可 以 很 明 確 的 發 現 在 非 同 化 時 期 ( 1895-1918 年 ) 的後期,日本帝國已經開始在學校中透過〈教育勅語〉、御真影及〈君 が代〉等三大「利器」的使用,使日本天皇透過神祕且神聖的擬像作用 對校園中的台灣囝仔一點一滴的制約,並透過校園中的典禮儀式及神社 的參拜灌輸對日本帝國順民的合理性,雖然並未灌輸強烈的軍國主義精 神,但透過一步步的朝「皇民赤子」鍊成邁進,也為同化政策奠定了相 當 的 基 礎 。 以 下 第 五 章 繼 續 論 述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學 校 的 思 想 掌控及學校生活。

- 74 -


第五章 同化時期學校的思想掌控及學校生活 本章茲分為五節,首先,為了讓整個社會脈絡與學校作連結,第一 節 先 論 述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的 社 會 狀 況 與 治 台 政 策 , 接 著 再 以 四 節 分 別 探 討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嘉 義 市 公 學 校 裡 的 思 想 掌 控 與 學校生活的實態。以下分別是第二節為台日籍教師比例、任教年級及課 程與教學實施。第三節為校園中節慶、祭典活動的實施。第四節為校園 中特殊建築物及其對學生的影響。第五節為教師在意識型態國家機器下 的心態。

第一節

社會狀況與治台政策─意識型態國家機器的展現

面對國際間民族自決的思潮、日本帝國主義的霸權展現、民主運動 的鼎盛及台灣意識認同的覺醒,都一再的逼迫日本不得不對台灣的經營 策略作轉彎,但日本帝國仍然堅持著以「同化政策」來治理台灣,對於 歐 美 的 思 潮 置 之 不 理 。 但 在 1919 年 ( 大 正 8 年 ) 至 1937 年 ( 昭 和 12 年)間,可以看出台灣總督府的治台政策趨於明顯,不再把台灣看成是 一殖民地,轉而認為台灣是日本內地的一部分,所以一向消極的同化主 義轉為積極,加上內地延長主義的倡導,使得一切向其規劃中的步調朝 真 正 同 化 政 策 邁 進 ( 王 錦 雀 , 2005)。

這樣的同化政策是真的接受台灣人民嗎?實際上在日本帝國的萬世 一系的哲學觀及民族優越感的作祟下,似乎讓這一切變得暗濤洶湧。矢 內 原 忠 雄 ( 1929) 認 為 台 灣 總 督 府 的 政 策 仍 有 所 保 留 , 在 教 育 上 是 同 化 的,在經濟上也是同化,但唯獨在政治完全放棄了同化的想法(林明德 譯 , 2004) 。 在 法 制 上 的 改 革 就 可 以 看 出 台 灣 人 是 個 無 法 掌 握 主 權 的 國 - 75 -


家 主 人 , 1919 年 ( 大 正 8 年 ) 台 灣 總 督 府 的 總 督 制 出 現 了 變 革 , 改 採 以 文 官 總 督 來 治 理 台 灣 ( 李 園 會 , 2005b), 第 八 任 文 官 總 督 田 建 次 郎 除 了 修正地方官制外,同時還積極的改革地方制度,如台灣的地方制度在 1920 年 ( 大 正 9 年 ) 曾 大 肆 修 改 , 郡 守 ( 縣 長 ) 具 有 警 察 權 力 , 市 之 市 尹( 鄉 鎮 長 ) ,助 役( 祕 書 )及 地 方 技 師,都 是 官 吏 任 命,並 非 出 於 公 選 , 比 國 內 官 治 行 政 的 權 限 還 要 大 ( 林 明 德 譯 , 2004) 。 然 而 在 地 方 制 度 實 施後,使州、市、街庄成為具有獨立法人地位的地方公共團體,亦不能 享 有 實 質 的 自 治 權 , 更 甭 談 立 法 權( 黃 靜 嘉 , 2002)。 更 貼 切 的 說 就 是 看 到 了 台 灣 人 雖 然 有「 法 」 ,但 台 灣 人 卻 無 法 自 行 制 訂 屬 於 自 己 的 法 律,這 樣的法制是同化政策的精神嗎?

由於日本帝國受到國際間民族自決的思潮及台灣意識認同的覺醒, 一再的逼迫日本政權不得不對台灣的經營策略作轉彎,但日本帝國仍然 堅持著以「同化政策」來治理台灣,而開始了台灣境內大規模的建設, 而首當其衝就是教育的普及,更是鞏固日本國家意識型態的最佳手段, 所 以 積 極 的 對 台 灣 教 育 展 開 一 連 串 革 新,如 1919 年( 大 正 8 年 )公 布〈 台 灣 教 育 令 〉 、 1922 年 ( 大 正 11 年 ) 修 正 台 灣 教 育 令 、 修 正 日 台 人 共 學 相關程序等重要的措施。而此時更多意識型態與霸權掌控的陰謀也一步 步的滲入了台灣人民的生活。當時正逢日本帝國國家機器的高漲,也把 台灣人的意識型態進一步的導向為統治階級服務的軍國主義,而開始了 台 灣 可 怕 的 皇 民 化 階 段 。 以 下 第 二 節 繼 續 論 述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在校園中潛藏的意識型態國家機器。

第二節

校園中潛藏的意識型態國家機器 - 76 -


本節茲分為三個部分說明與論述嘉義市公學校在校園中潛藏的意識 型態國家機器。第一,台日籍教師比例、任教年級及國語(日語)使用 狀況。第二,課程與教學的實施情形。第三,校園生活。

一、 台日籍教師比例、任教年級及國語(日語)使用狀況 (一)台日籍教師在學校中的比例及語言優勢對任教年級的影響 隨著日本治台的時間日趨長久,公學校裡台籍與日籍的教師比例上 仍然呈現一種不平衡狀態,這樣的情形也反應出台日籍子弟在接受高等 教 育 時 的 不 平 等 現 象。前 嘉 義 市 文 獻 委 員 沈 石 馬 批 判 日 本 的 教 育 政 策 說:

日治時期,日人在台灣實施殖民政策,較重視初等教育,只想 培育懂日語而能工作的順民,不想培育高級人才,不致力於高 等 教 育 。( 台 灣 省 文 獻 委 員 會 編 , 1997: 102)

從上述的言論,我們瞭解到日本政權在馴化台灣子弟的過程中,仍然不 願將高一等的日本文化資本及平等原則傳遞給已經統治二十多年的台 灣,而這樣的情況更反應在公學校的台日籍教師的比例上。就讀於嘉義 第二公學校(現今民族國民小學)的賴彰能指出:

當然是日本老師多好多,高年級比較來講是日本人比較多,台 灣老師有的話大約是一年級一個而已,很少的老師台灣,那不 簡單,要師範的五年畢業七年畢業,有經驗教過的才可以,大 概 校 長 才 會 給 你 教 六 年 級 , 是 這 樣 子 的 。 ( C-3-1)

- 77 -


接著黃足治回憶起一、二年級就讀玉川公學校(現今崇文國民小學)時 說: 「 都 是 日 本 老 師 比 較 多。日 本 的 男 生 老 師、日 本 的 女 生 老 師。」 ( C-1-1) 就讀於東門公學校(現今民族國民小學)的王絨印象中針對一、二年級 時學校中台日籍教師概況說:「那時候日本老師很多,台灣人我印象中 只記得有一個姓戴的台灣人,因為我沒念畢業,我只才念兩、三年就沒 有 念 了 。 」( B-3-1)另 一 方 面 , 賴 彰 能 又 指 出 男 性 教 師 比 例 又 大 於 女 性 教 師 , 他 說 :「 當 然 是 男 生 比 較 多 , 女 生 比 較 少 , 女 生 的 日 本 人 跟 台 灣 人 都 一 樣 比 較 少 。 」( D-2-1)從 上 述 內 容 中 我 們 發 現 , 在 公 學 校 中 除 了 日籍教師多於台籍教師是個常態外,不管是台籍教師或是日籍教師,女 性所占的比例均屬稀少。研究者察考當年嘉義市最大的玉川公學校(現 今崇文國民小學)教員名單,從《崇文一世紀誌─百週年校慶特刊》中 提 供 的 教 師 名 單 中 , 發 現 在 1935年 ( 昭 和 12年 ) 以 前 任 教 於 玉 川 公 學 校 (現今崇文國民小學)的日籍男教師共約一百多位,而日籍女教師共約 二十三名左右,相對的台籍女教師僅有九名左右,且台籍女教師又常會 出現因婚姻的關係離職,因為受到早期漢人社會「女子無才便是德」的 傳統觀念影響,賴彰能指出:「有的女老師他們是教了幾年書後,接著 就 嫁 人 了,沒 有 再 到 學 校 教 書,像 我 認 識 的 林 淑 清 老 師,他 就 是 這 樣。」 ( C-3-1)曾 服 務 過 白 川 國 民 學 校( 現 今 大 同 國 民 小 學 )、 新 高 國 民 學 校 (現今林森國民小學)、北社尾國民學校(現今北園國民小學)的洪清 蘭也指出:「我有一些嘉女畢業的同學,他們也是教了幾年書,結了婚 就 辭 去 教 職 工 作 了 。 」( C-2-1)所 以 公 學 校 中 台 籍 女 教 師 的 人 數 也 就 更 少。

語言是同化的一種手段,唯有透過徹底的語言同化方可漸進的灌輸 - 78 -


其 對 意 識 型 態 的 認 同 , 文 化 人 類 學 家 Warnier 指 出 :

文化及語言間是有著密切緊密的關係。操兩種語言及跨足兩種 文化的人皆清楚體會:某想事物用某一種語言能清楚說明,但 卻 無 法 對 等 的 表 達 到 另 一 種 語 言 裡 。( 吳 錫 德 譯 , 2003: 25)

上述這段話可用來解釋,為何日本霸權在統治台灣期間對初等教育實施 同 化 政 策 。 日 本 政 權 在 經 過 非 同 化 時 期 ( 1895-1918 年 ) 的 摸 索 , 再 加 上治台初期曾派人類學家親赴台灣考察,瞭解到當時的台灣囝仔早已習 慣使用台語,如果採以強壓式的方式學習國語(日語)必定招致極大反 彈且無法貫徹,為了在語言上徹底的紮根,所以公學校校長在台日籍教 師的派任年級上也有明顯的區分,就讀於嘉義第一公學校(現今崇文國 民小學)的洪東發指出:

比較起來一、二、三、四年級的都是台灣人,五、六年級要再 升學的都是日本老師,台灣老師比較少。我一年級是給許金 章,二年級給鄭見福跟林仁謨,我三年級就給日本老師教,我 三、四、五年級換過三個老師,三年級女老師叫作吉川重代, 五 年 級 叫 川 畑 右 工 門 , 六 年 級 叫 川 田 末 人 。 ( D-6-1)

洪清蘭回憶就讀女子公學校(現今大同國民小學)情形說:

低 年 級 的 一 、 二 、 三 、 四 年 級 的 都 是 台 灣 老 師 , 有 的 話 (日 語 ) 還不通,四年級以上,五年級、六年級才準備要升更高一級的 - 79 -


學校才都用日本人的老師,因為日本人來沒那麼多,因為叫他 們 來 台 灣 他 們 不 願 意 來 。 ( D-1-1)

從洪東發及洪清蘭的印象中可發現台籍教師普遍任教於一至四年級,但 這樣的現象也不是一種不變規定,因為賴彰能指出他的印象:

一年級我是台灣人教的,黃江鶴老師教的,二年級也是台灣人 老 師,三 年 級 的 好 像 是 日 本 老 師,四 年 級、五 年 級 台 灣 人 老 師 , 六 年 級 日 本 老 師 。 ( C-3-1)

也就是說低年級仍然會有日籍擔任,同時台籍教師也有可能擔任高年級 教師,但台籍教師除非是非常有經驗方可擔任高年級教師,否則正常來 講台籍教師要擔任高年級教師非常少。另外畢業於白川公學校(現今大 同國民小學)的陳福耀也說:「高年級時是讓日本老師教的,低年級一 點 時 是 台 灣 老 師 」。( B-3-1)從 以 上 受 訪 者 回 憶 的 口 述 中 , 我 們 歸 納 發 現台籍教師大多數都是擔任低年級教師,研究者認為這樣的現象,一方 面是為了讓剛入學的台灣囝仔在尚未熟悉國語(日語)前,仍允許他們 透過些許的台灣話與教師溝通,防止出現日籍教師與完全不熟悉國語 (日語)的學生在教室中雞同鴨講的畫面,而耽誤了課程的進行,且一 開始透過台籍教師教導不啻是另一種以漢治漢的模式,更能透過無壓迫 式 的 學 習 更 親 近 國 語 ( 日 語 )。 而 對 於 高 年 級 學 生 則 以 日 籍 教 師 或 教 學 經 驗 豐 富 的 台 籍 教 師 教 導 之,是 為 了 讓 他 們 能 更 清 楚 的 瞭 解 國 語( 日 語 ) 的 用 法 與 語 調 的 正 確 性。不 過 就 讀 嘉 義 第 一 公 學 校( 現 今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 的張岳揚對此的個別經驗又與上述的有些不同,他回憶說: - 80 -


日本的教育很重視基礎教育,不管台灣老師或日本老師他是師 範學校畢業的,一、二年的一定要師範學校畢業的教,三、四 年 級 上 去 就 比 較 沒 差 。 ( D-4-1)

依 照 張 岳 揚 的 說 法 其 實 也 無 誤 , 就 如 同 日 本 學 者 山 崎 睦 雄 ( 1939: 53) 指 出 :「 國 語 是 國 民 精 神 之 母 胎 。 」 如 果 在 學 習 國 語 ( 日 語 ) 一 開 始 就 由日籍教師進行教學,對國民精神的涵養從低年級開始作起,因為透過 語言與文化的融合更能徹底的瞭解日本國民精神所在。故他也贊成說:

要導正其發音正確性,他(學生)一定要接受老師(日籍教師) 在口音上的調教,下去教一、二年級的,基礎如果打的好再過 來一切都沒問題。三、四年級隨便老師教都可以,我們六年級 時 又 不 一 樣 了,是 日 本 老 師,五、六 年 級 因 為 要 拼 考 試。( D-4-1)

由此可知校長可能為了打好學生發音基礎,一開始就選用日籍教師擔任 教導。歸納上述的訪談我們更可以確定台籍教師通常擔任低年級教學, 而日籍教師通常擔任高年級教學,但這不是一種硬性規定,因從賴彰能 及張岳揚經驗中,也有日籍教師擔任低年級的教學。此外,楊立三回憶 起其就讀嘉義第二公學校(現今民族國民小學)高年級時的情形:

那時候的老師(日籍老師)他們不會偏心,如果你成績很好, 他就會一直鼓勵你,不會因為你是台灣囝仔就不提拔你,且對 於那些不繼續升學的也不會說歧視你,就你能學多少就學多 - 81 -


少 。 ( B-4-1)

由楊立三的說法我們可以瞭解到日本帝國對台灣教育政策很明顯的是 採取菁英制,故綜合賴彰能、洪東發、陳福耀、洪清蘭、張岳揚及楊立 三的訪談內容,發現對於五、六年級的學生改採日籍的說法呼應了此段 前面沈石馬批判日本的教育政策的論點,因為日本霸權在治理台灣期 間,除了培養低階勞動人力外,同時採用菁英教育的方式來挑選繼續升 學的學生作為日後輔助日本以漢治漢的統治階級。

(二)國語(日語)的使用狀況 國語(日語)在經日本統治了三十年左右,已成了台灣島上的官方 語 言,但 對 於 部 分 土 生 土 長 的 台 灣 囝 仔 來 講 仍 然 無 法 精 通 國 語( 日 語 ), 導致在學校的課堂上就算不會講國語(日語)也須以不流暢的語言與教 師進行溝通,陳福耀回憶其一、二年級尚未精通國語(日語)時,與台 日 籍 教 師 的 語 言 使 用 情 況:「 在 學 校 內 都 要 用 日 語 交 談,不 能 說 台 灣 話 。 我 跟 老 師 都 是 講 日 語,跟 台 灣 老 師 也 一 樣。」( B-3-1)接 著 洪 東 發 表 示 :

我們和老師講話,當然他教我們,我們在講話一定是要講日 語,不像現在學生沒講國語老師就要罰,不會說是要打屁股或 是 說 罰 錢 , 就 會 注 意 你 一 下 。 ( D-6-1)

從洪東發的訪談內容中我們發現到,在學校中雖然不小心講了台語,是 不會遭受教師嚴重的懲戒,張岳揚也表示了同樣的看法:

- 82 -


當然在學校中都一定是用日語,我們那時候已經領台三十多年 了,那時候才開始說禁止使用台灣話。言語上他們是看他的程 度,然後在漸進,不是說國民學校時說一句台灣話要打手心、 要罰錢,雖然採取語言政策,也沒有說你們台灣人一切都要講 日 語 , 當 你 跟 日 籍 老 師 就 要 用 日 語 溝 通 才 行 。 ( D-4-1)

從洪東發及張岳揚口述中看出了教師對「指導」的重視,同樣賴彰能也 說當你在課程中如果不小心說出台語時教師導正的方式:

不會,不會被打!會用勸導的方式,所以說日本老師教一年級 的 也 不 會 說 馬 上 就 用 揍 的 , 這 不 合 道 理 。 ( D-2-1)

且 我 們 發 現 在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 尚 未 全 面 禁 止 在 校 園 中 講 台 語,如陳福耀提到:「日本時代好像沒有規定或限制你不能講台語。」 ( B-3-1) 而 張 岳 揚 也 說 :

我 在 念 公 學 校 一 、 二 年 級 時 玉 川 學 校 時 我 還 兼 學 習 漢 文 (台 語 ),讓 漢 文 仙 仔 (漢 文 老 師 )教 漢 文,人 之 初 性 本 善 那 一 類 的 , 我念了兩年,當然那是不獎勵的,要禁止的話也是禁大人講台 語 , 不 會 禁 止 囝 仔 說 , 囝 仔 他 不 會 管 你 。 ( D-4-1)

從 上 述 陳 福 耀、洪 東 發 及 張 岳 揚 的 口 述 中,即 可 證 明 同 化 時 期( 1919-1936 年)尚未全面禁止在校園中講台語的情形。但也有部分受訪者認為在日 本統治下,為了求生存就要順應其政策學習國語(日語),如洪東發認 - 83 -


為在日本學校內通行國語(日語)是理所當然:「講話的話是因為獎勵 日本話,要會講日本話,你要念日本的學校,要學會日本話才有用。」 ( D-6-1)由 此 可 知 仍 有 部 分 的 台 灣 囝 仔 體 悟 到 為 了 自 己 的 前 途,以 講 國 語(日語)為首選。

而在學生與學生間的國語(日語)使用狀況上,陳福耀說出他們在 學校中也已經自然的都會用國語(日語)表達,他說:「在學校內同學 間 都 用 日 語 交 談 , 自 然 就 很 少 會 說 台 灣 話 。 」( B-3-1)雖 然 說 在 學 校 說 沒有硬性的規定必須講國語(日語),但在學生間就會形成一種講國語 (日語)似乎比較高尚的想法,如洪東發指出:

那時候講日語的人是比較威風,用台語的是比較普通,所以盡 量我們也是要用日語,但是就是台灣人,所以有的也是一直會 講 台 語 。 ( D-6-1)

然而洪清蘭表示:

也是都講日語。如果是比較鄉下的學校才會有,我們都市是比 較沒有,如果是我爸爸那時候在鄉下就會用台語,都市這一邊 沒 有 。 ( D-1-1)

事實上像洪清蘭這樣的情形比較少見,因為在傳統的台灣社會中, 講國語(日語)的家族不多,據研究者的瞭解,洪清蘭的說法極有可能 是跟自己的出生背景有很大關係,因為其父親曾任公學校校長,在當時 - 84 -


來講社會地位可說是非常崇高,且她也在改姓名運動中,將自己的名字 改為「重光清子」,這樣的舉動在當時來講可說是上層階級的行為,不 是一種常態。基本上囝仔回到了家裡後,家中的長輩在沒受過日語教育 下 仍 然 是 使 用 著 台 語 溝 通 , 如 陳 福 耀 說 :「 我 們 回 到 家 都 是 講 台 語 , 因 為阿爸阿母哪聽的懂日語是什麼碗糕!根本是鴨子聽雷,聽不懂。」 ( B-3-1)張 岳 揚 也 說 :「 在 家 的 話 我 都 是 台 灣 話 , 我 沒 有 資 格 , 所 以 我 都 沒 有 改 日 本 姓 名 , 那 時 候 沒 那 個 念 頭 。 」( B-2-1)像 陳 福 耀 與 張 岳 揚 這類情形似乎是台灣人的生活常態,他們回家後往往會優先使用自己親 近的語言─台語,作為跟家庭成員溝通的主要工具,而這也間接透露出 語言同化政策不易落實的現象。

二、課程與教學的實施情形 (一)課程的內容與意識型態 1919 年 ( 大 正 8 年 ) 1 月 4 日 , 台 灣 總 督 府 以 勅 令 第 一 號 公 布 〈 台 灣教育令〉 ,並 訂 於 4 月 1 日 開 始 實 施,使 台 灣 教 育 又 邁 入 新 的 一 個 紀 元。 其中說明了其台日教育有所區別的原因,是由於台灣囝仔在學習日語方 面還十分困難,而且台灣隸屬在日本統治的時間下還很短,但是等將來 時 間 成 熟 後,可 以 適 時 的 修 正〈 台 灣 教 育 令 〉 ( 吉 野 秀 公,1927) 。1923-1936 年 ( 大 正 12 年 -昭 和 11 年 ) 台 灣 總 督 府 陸 續 將 國 語 ( 日 語 ) 教 科 書 「 公 學 校 用 國 語 讀 本 第 一 種 」 1 5 編 纂 完 成,具 有 劃 時 代 的 意 義,劉 書 彥( 1996) 研究指出,因為此教科書與先前幾期的公學校日語教科書相比,增加了 許多日本歷史上偉大人物為教材內容,明確的顯示了內地延長主義的色 15

「公學校用國語讀本第二種」教科書是原住民為施教對象,大正時代原住民被稱 為 高 砂 族 ( 劉 書 彥 , 1 9 9 6 ), 基 本 面 上 總 督 府 是 把 台 灣 的 信 仰 視 為 一 種 迷 信 , 從 「 公 學 校 用 國 語 讀 本 第 一 種 」 卷 五 的 第 十 五 課 〈 お ま つ り ( 祭 典 活 動 )〉 一 文 中 可窺見其用意。 - 85 -


彩。台灣總督府欲透過公學校的國語(日語)教科書作為媒介,從小灌 輸兒童忠君愛國觀念,培養愛家愛鄉更愛國的情操,以達「內台融合」 之 目 的 ( 劉 書 彥 , 1996)。 且 Tsurumi認 為 課 程 內 容 中 傳 遞 了 兒 童 不 論 是 漢民族或日本民族都要和睦的玩在一起,低年級的教科書中更有許多的 插 圖 去 進 行 潛 在 課 程 ( hidden curriculum) 的 潛 移 默 化 。 但 另 一 方 面 , 在 課 文 中 仍 有 顯 示 日 本 的 力 量 與 優 越 感 的 傾 向( 林 正 芳 譯,1999) ,例 如 在「公學校用國語讀本第一種」教科書第十一課介紹日俄戰爭,說明了 日 本 戰 力 遠 遠 勝 國 於 俄 國 ( 台 灣 總 督 府 , 1931)。

教 科 書 作 為 課 程 主 要 的 傳 輸 機 ( major conveyor), 它 成 為 集 合 教 學 材料被世界上許許多多國家的教師、學生倚為教與學最重要的工具(顏 慶 祥 , 1998), 故 日 本 統 治 台 灣 時 的 國 語( 日 語 )教 科 書 可 以 說 是 同 化 政 策成功的一大原因,因為教科書中的內容與插圖隱約展現了日本政府要 改變台灣囝仔心境的企圖,而這樣意識型態的思想灌輸也會隨著當時的 政局在國語(日語)教科書上有所改變

16

。 劉 書 彥 ( 1996) 研 究 指 出 第

三 期( 1923-1937)大 致 上 可 分 為 二 種 課 程 內 容 , 分 別 為 兒 童 遊 玩 及 學 校 生 活 、 年 中 節 慶 活 動 ( 參 見 附 錄 5-1 )。 從 劉 書 彥 研 究 中 符 應 了 Tsurumi 先 前 的 說 法 , Tsurumi認 為 此 時 期 課 本 內 容 都 圍 繞 在 友 愛 、 信 守 承 諾 、 服 從 及 公 德 心( 林 正 芳 譯 , 1999), 但 是 同 一 時 期 的 小 學 校 課 本 內 容 卻 間 接 的告訴日本學童僕人(台灣人)要忠心服侍主人(日本人)的概念(唐 澤 富 太 郎 , 1956), 無 疑 是 一 種 種 族 優 越 感 的 表 現 , 且 周 婉 窈 ( 2003a ) 研究也指出,第三期國語讀本中一共出現了六篇 16

17

關於「勞動者」的文

劉 書 彥( 1 9 9 6 )指 出 總 督 府 發 行 的「 公 學 校 用 國 語 讀 本 第 一 種 」分 有 五 期 分 別 為 , 第 一 期 為 1901-1913 年 , 第 二 期 為 1913-1923 年 , 第 三 期 為 1923-1937 年 , 第 四 期 為 1937-1941 年 , 第 五 期 為 1941-1945 年 。 17 〈 か ぢ 屋 さ ん や ( 鐵 匠 )〉、〈 炭 や き ( 燒 炭 )〉、〈 鐵 道 工 夫 ( 鐵 道 工 人 )〉、〈 ジ ヤ い - 86 -


本,出現在公學校讀本中,不能不說其沒有特殊的意涵。對於本研究的 受訪者而言,他們對大多數的科目沒有多大的印象與感受,唯獨對國語 (日語)科及修身科有印象,如張岳揚回憶上國語(日語)課的情形:

我印象中國語(日語)科當時上台講故事講一個北海道的獵 人,我先去圖書館看一看記起來,上台後眼睛閉起來就一直 講,我記得是這個樣子,輪到我要上台講了,就跑去圖書館看 一篇故事就默記起來,上台講一個獵人要到北海道找熊的故 事。我 現 在 還 記 憶 深 刻,已 經 七、八 十 年 了 我 都 還 記 得。 ( D-4-1)

楊立三說:

一年級是都教一些花、樹等,二年級是教禮貌,三年級的話就 是教一些故事,四、五年級就有一些比較初淺的日本文學。一 年級都是教一些我們平常看的見的東西,二年級就會教禮儀大 小要如何,三年級教一些比較深的,四年五年比較起來是教一 些故事、童謠。年級高一點的話就會教比較多一點有關日本的 文 化 。( B-1-1)

接著張岳揚又針對修身科說:

日本時代有一科修身,修身是一種德育,德育內是要我們當一 個日本的國民,基本的道德、知識,如果你要完全說他洗腦可

ク ( 戎 克 船 )〉、〈 石 屋 ( 石 工 )〉、〈 火 事 ( 火 災 )〉。 - 87 -


能太過份。國小有國小德育的程度,中等學校有中等學校的德 育 程 度 , 大 學 有 大 學 的 德 育 程 度 , 要 一 步 步 的 養 成 。 ( B-2-1)

就讀嘉義第二公學校(現今民族國民小學)施秀巒說:「課本內容都是 教 一 些 常 識 , 修 身 來 講 是 教 一 些 作 人 的 道 德 。 」 ( B-4-1) 陳 福 耀 也 說 : 「 修 身 就 是,修 身 就 是 現 在 的 公 民 與 道 德,就 是 教 一 般 的 禮 儀。」 ( B-3-1) 接著洪東發也說:

修身是教道德修養的事,很好的事,每星期都有這樣的課程。 國語(日語)是當然的,台語他一句話也不會教給你。沒有每 一次都是在講天皇的,那是中國式的才有這個樣子,日本式的 沒 這 個 樣 子 。 ( D-6-1)

陳梁材在念玉川公學校(現今崇文國民小學)時,印象最深的一科也是 修身科,其回憶指出:

我唸公學校時,學校每週為各年級學生安排一堂修身課,教材 是日人以日文編寫,內容因年級而有差別,但均旨在教授有關 忠、孝、禮、義,應對進退等做人做事之基本道理,並佐以相 關 的 偉 人 事 績 砥 志 礪 行 , 薰 陶 感 化 。( 台 灣 省 文 獻 委 員 會 編 , 1997: 117)

由上述受訪者的口述,我們瞭解到國語科及修身科都是傳授一些基 本禮儀及生活常識,尚未感受到強烈的軍國思想,如楊立三指出當時國 - 88 -


語課程內容是環繞在生活的基本常識。又如張岳揚指出當時的修身課程 是以教授基本的道德與知識為第一原則,根本就無軍國主義的洗腦行 為。同樣的施秀巒、陳福耀及洪東發也都認同修身課程是一種作人的基 本道德。在日本的統治下這些看似平常的課程內容卻對他們的品格及常 識產生很大的作用,事實上修身科在公學校課程中涵養皇民思想上影響 甚大,因為修身科不是空洞的口號,而是具體實質的內容,公學校修身 科六學年的課文內容是前後緊密扣結,同一道德項目常出現在不同學 年 , 一 再 以 不 同 的 形 式 重 複 內 容 由 淺 入 深 ( 周 婉 窈 , 2001) , 而 這 樣 的 意 涵 就 如 同 潛 在 課 程( Apple, 1990;Jackson, 1968)及 螺 旋 式 課 程( spiral curriculum ) 的 課 程 設 計 讓 台 灣 囝 仔 自 然 而 然 學 會 修 身 的 內 涵 。 而 張 岳 揚、洪 東 發 及 陳 梁 材 對 修 身 科 的 感 受 就 明 顯 透 露 出 修 身 科 的「 四 大 綱 要 」 ─ 國 家 精 神 涵 養 、 順 從 、 誠 實 、 勤 勞( 周 婉 窈 , 2001; 歐 用 生 , 1979)。 周 婉 窈 ( 2001) 研 究 指 出 , 台 灣 公 學 校 修 身 科 基 本 上 模 仿 日 本 國 定 修 身 科,課本內容以明治天皇出現頻繁最多,其次是二宮尊德

18

。到第二時

期 時 , 因 二 宮 尊 德 象 徵 著 孝 行 、 忠 實 、 勤 勉 及 至 誠 的 符 碼 ( code ) , 其 出現次數甚至超越了明治天皇。日本帝國希冀透過勵志的作用,讓台灣 囝仔除了在品德上有一定修養外,也企圖告訴台灣囝仔只要奮發向上就 有 製 造 社 會 流 動 的 機 會,此 概 念 與 非 同 化 時 期( 1895-1918 年 )其 實 有 點 類似,不同的是此時期修身科內容已經有了明確的規範,不過研究者發 現此時期的受訪者對於二宮尊德的印象並沒有很深刻。綜合上面的訪談 內容發現此時僅只有國民精神的涵養尚無軍國主義的愚民內容,但受訪 者卻沒有察覺到其正受日本精神的涵化,如黃足治回憶指出:「那個課 程 都 有 課 本 , 就 順 著 課 本 學 。 」( B-1-1) 施 秀 巒 也 說 : 18

二 宮 尊 德是 一 位 出 身十 分 貧 窮、孝 順 而 忠 實的 小 孩,由於 勤 奮 努 力,終 於 復 興家 業 , 自 立 立 人 的 故 事 ( 唐 澤 富 太 郎 , 1 9 5 6 )。 - 89 -


我們就呆呆的老師教,我們就唸,不過當時我有發現很少講到 台灣的事,都是在講日本文化的事情,這一點我印象深刻。 ( B-4-1)

賴彰能說:

那時候沒有想那麼多,就老師叫你站直的,就站的很筆直,叫 你敬禮就敬禮,就是都聽老師的話,教育就是這個樣子。像在 家 就 都 是 聽 父 母 親 的 話,我 的 家 教 算 起 來 也 算 有 規 矩。( D-2-1)

洪清蘭說:「沒耶!有嗎?台灣老師也是照課本那樣子,也沒說給你洗 腦 。 」 ( D-1-1) 黃 足 治 接 著 又 說 :

課本裡面教的,也沒有比較那個(洗腦思想)耶!我就沒有感 覺到多那個耶!因為我們讀的也是日本書,我們去教也是日本 的 那 個 , 不 會 耶 ! 沒 有 感 覺 。 ( C-1-1)

大多數受訪者所呈現的感受都認為沒有被洗腦及灌輸愛國情操的情況, 如 果 就 以 Vygotsky 的 觀 點 看 語 言 與 思 考 的 問 題 時 , 將 語 言 分 兩 個 層 面 : 一是內在、語意,二是外在的、語音,通常兒童學習語言往往是從一個 詞開始,然後連接兩個或三個詞,之後在從簡單的句子到複雜的句子, 最 後 到 達 連 貫 的 言 語 ( 吳 慧 珠 、 李 長 燦 , 2003) , 這 樣 的 語 言 認 知 蒿 目 現今的社會中,一個十五歲左右的孩子能察覺什麼是意識型態的洗腦, - 90 -


是令人質疑的,更何況是以非母語的語言去思考。故他們當時無法感受 到是否接受到洗腦行為是可以理解的,就如同洪東發表示:

那時年齡小不會在意這些。囝仔是單純,你跟他們說這樣子他 們就這樣子,不會說因為你是台灣人我就看你們(台灣人)不 過 。 ( D-6-1)

從上述洪東發的口述讓我們瞭解到,透過這些課程的教導,國家機器可 能多多少少形塑了某種意識型態,但大多數受訪者卻普遍認為他們並未 被 洗 腦 或 灌 輸 愛 國 情 操 。 如 同 陳 千 惠 ( 2003)研 究 指 出 , 在 普 世 的 百 姓 生活過程中,政權的轉化及政策的推行對他們日常生活的感受是不明顯 的,所以本研究中大多數受訪者的反應是可以理解的。

但對於歷史科的新增來講,則強烈透露出日本為了徹底同化台灣人 的 決 心 。 1922 年 ( 大 正 10 年 ) 修 改 的 台 灣 教 育 令 為 了 配 合 同 化 政 策 的 實 施,在 公 學 校 教 學 科 目 中 增 設 日 本 歷 史( 文 部 省 教 育 史 編 纂 會,1938) , 雖 然 其 未 明 白 聲 明 設 立 的 原 因,但 向 山 斧 太 郎( 1922a)的 論 點 似 乎 為 日 本政權作了最好的詮釋,向山斧太郎在當時最具影響力的《台灣教育》 雜誌上發表文章指出,教育的目的是從時間和空間面來充實兒童的精神 內涵,就學校的教科書而言,空間面就是地理科,時間面就是歷史科。 而空間的處理上,除了藉由地理科來灌溉日本的空間感外,尚透過在現 實 生 活 中 廣 設 的 神 社,讓 台 灣 人 在 空 間 的 形 狀 上 形 成 一 種 崇 高 的 擬 像( 詳 細 說 明 請 參 見 第 五 章 第 二 節 校 園 中 節 慶、祭 典 活 動 的 實 施 ) 。而 在 歷 史 科 上,因為歷史教育是培養兒童愛國家,認同一個超乎經驗的廣大而有特 - 91 -


定 邊 界 的 社 會 群 體 的 重 要 方 式 ( 周 婉 窈 , 2003b )。 同 年 , 向 山 斧 太 郎 ( 1922b)另 外 發 表 一 篇 文 章 強 化 自 己 的 論 點,其 指 出,教 授 日 本 歷 史 的 最大宗旨則是使學生知國體之大要,並培養國民之志操。換句話說,在 公學校教授的歷史課程就變成一種「同化」政策下的洗腦工具。洪東發 認為:

地理就是台灣地理跟日本地理,高年級就教外國地理,教時 國 語 (日 語 )時 都 是 要 國 語 (日 語 )用 標 準 , 聽 不 懂 , 不 懂 所 以 低 年 級 不 敢 用 , 高 年 級 才 用 。 ( D-6-1)

從上述內容瞭解到歷史科背後的意涵更勝於文字上的表達,又如陳福耀 指出:

歷史課本有強調日本精神,就是要你有大和魂的精神,課文中 那個改姓名就是要你成為日本人,不過當時在當囝仔也不會在 意到底那是不是軍國主義,那是現在在講軍國主義,我們在日 本 時 代 時 不 認 為 這 是 軍 國 主 義 。( B-3-1)

從陳福耀的口述中證實了他們也親身體悟到歷史課本中所要傳遞的日本 大和魂精神,但陳福耀的心態確是以一種順從的態度去接受國家意識型 態的灌輸。但也有部分學生對歷史課程提出質疑,如賴彰能表示:

六年級時當然有歷史,在講這個國家是以皇帝為中心,神武天 皇第一代,然後再前面一點,是天照大神,天照大神怎麼跑進 - 92 -


去石璧裡面,那些故事啦!那時候我也曾想說怎麼可能會有這 種事情?就有點像卡通一樣,五、六年級了會想這些事,但想 歸想你又能怎樣!統一都是用這樣,日本國課本這個樣子,就 會有一點懷疑天照大神的事情,不是說神武天皇,神武天皇說 是第一代,就第一代,說一隻小鳥你能怎樣?沒有能力給他檢 討也沒有提出很大疑問的餘地,我們的程度不到那邊,自己多 多 少 少 會 覺 得 疑 惑 。( D-2-1)

我們可以發現賴彰能在公學校時期,受到教育的解放後已有質疑日本霸 權 的 思 維,上 述 中 他 已 開 始 懷 疑 天 照 大 神 及 神 武 天 皇 的 真 實 性,並 以「 卡 通」的戲謔稱呼來代表它的虛構性。而這也證明了在第二章文獻探討中 發現的並非每個公學校學生都順從霸權的合理性。

從 他 們 的 訪 談 內 容 中 我 們 發 現 , 從 1922 年 ( 大 正 10 年 ) 歷 史 科 的 增 設 也 反 應 出 日 本 帝 國 開 始 重 視 台 灣 的 戰 略 地 位,但 周 婉 窈( 2003b)指 出日本對這樣的政策仍然不肯放棄其高高在上的地位,因為日本本土的 歷 史 教 科 書 已 在 1920 年 ( 大 正 9 年 ) 改 為 「 國 史 」, 但 台 灣 的 教 科 書 名 稱則依然稱為「日本歷史」一詞。而這樣的情形,是否歧視著台灣殖民 地的身份呢?值得我們深思。

(二)教學情形與方法 早期公學校的教師並不講究教學方法,教學也傾向課本的背誦,較 少 利 用 鄉 土 教 材 或 觀 察 事 物 ( 引 自 謝 佩 錦 , 2005)。 黃 足 治 指 出 :「 那 個 課 程 都 有 課 本 , 就 順 著 課 本 教 。 」( B-1-1) 洪 清 蘭 指 出 他 印 象 中 台 上 教 - 93 -


師 的 教 學 法 說:「 也 是 聽 而 已,不 太 會 舉 手 跟 老 師 問 問 題,除 非 是 數 學 , 理 科 老 師 會 叫 妳 上 去 寫 。 」 ( D-1-1) 洪 東 發 指 出 :

教方面基礎來講是照書上講,以外的課外活動種種是台灣老師 比較偏台灣式,日本老師就會比較偏日本,那是在所難免的。 ( D-6-1)

所謂的台灣式教法,洪東發認為比起日本教師來講較為死板,他認為台 灣教師比較不懂孩童的心理狀態,並且提及日籍教師的教學心態,他回 憶著說:

對這些台灣囝仔很知道他們的心理,我們台灣老師比較死板, 他們日本人來講比較懂那種心理,就算是他們在教台灣囝仔他 們也是用日本精神在教我們,他們不會因為說我們是台灣囝仔 就瞧不起我們,不會說我有月薪領就好,騙你們,時間完後我 就 要 回 家,不 會 這 個 樣 子,這 一 點 就 是 到 現 在 我 奇 檬 子 (心 情 ) 感 想 跟 看 法 有 比 一 般 好 一 點 。 ( D-6-1)

洪清蘭回憶說:

我一、二年級念女子公學校,那個老師叫我寫參考書,會的先寫, 我有一次寫比較後面,很多人寫比較前面,她就問我說妳要是會寫 妳就先寫,不會的話擱著,我就寫寫寫,後來就跟老師問哪邊不會 的 , 她 就 跟 我 說 怎 麼 寫 怎 麼 寫 的 。 ( D-1-1) - 94 -


楊立三回憶說:

開頭老師會從昨天教過的東西先問一下我們,接著才進入今天 要 教 的 主 題。像 國 語 (日 語 )就 會 先 叫 兩、三 個 起 來 念,念 一 念 , 接下來再解說。算數,它有一個試題,先叫兩、三個比較利害 的上去寫,看寫錯還寫對,然後再來檢討。像畫圖的會就會帶 我們出去學校外面畫圖,還是說在室內畫圖。這是我記憶中的 情形。還有修身在說作人的道理。高年級還有歷史、地理。 ( B-4-1)

從上述可以瞭解到當時的教學法似乎不強調學生的主體性,而是教 師教什麼,學生就學什麼,不過我們從楊立三的例子中發現教師已經開 始 注 意 到 學 生 的 先 備 知 識 ( prior knowledge) , 教 師 為 了 使 學 生 不 會 忘 記前次所學的課程內容,也都會在課堂的開始,先複習前堂課或是過去 在其他科目曾經學過的相通知識,才進行新的課程。但就一般教學方式 而 言 , 就 如 同 汪 知 亭 ( 1978) 指 出 當 時 通 常 是 以 「 兒 童 觀 」、「 教 材 觀 」 及「指導觀」的三段教學法來作機械式的課程知識注入,並不會注意到 兒童的心理認知,因為此教學法是一種以教師為中心的教學策略,而學 生僅能透過機械式的練習來學習,且這種限制兒童思考的教學方式在公 學校中則是一種常態,如就讀於水梘頭公學校小坪頂分教場(現今台北 縣坪頂國民小學)的張金塗回憶其美術課情形說:

當時的美術,不由小朋友自己來創造,他們是拿一個東西要學 - 95 -


生寫生,思考沒辦法充分發揮出來,要固定描述。……,他們 重 視 東 西 要 照 它 的 樣 子 畫 。( 台 北 縣 文 化 中 心 , 1996: 32)

且我們發現公學校教師在教學中,特別重視的是「指導」,在學生學習 時指示教導學生應該如何做,學生如果可以按照教師的指導步驟回答問 題 或 完 成 作 業 , 通 常 可 以 獲 得 好 的 評 價 以 資 鼓 勵 ( 謝 佩 錦 , 2005 )。 除 此 之 外 , 也 非 常 重 視 戶 外 活 動 的 「 指 導 」, 如 洪 東 發 說 :

過年就要穿很正式的服裝到神社去行個禮,神社社師就拿個紙 張綁著甩甩,你們就行禮,過年就一群是公園神社那邊參拜, 他們參拜的神衹是稻米神,有很多種信仰,他們也是這樣子教 我們,當然比較沒有像日本的小學校那麼徹底,倒是沒有提起 說你要去台灣地藏王廟參拜、去土地公廟參拜,比較公共式 的 , 那 是 一 個 教 育 的 基 本 問 題 不 可 以 隨 便 。 ( D-6-1)

可以看到當時的教師除了言教外,對於身教的篤行更是重視,因為教師 有鍊成皇國民的天職。教師的國家意識明確,可以使教育有魄力(引自 謝 佩 錦 , 2005) 。 從 教 育 心 理 學 的 觀 點 來 看 , 兒 童 的 可 塑 性 非 常 強 , 在 人格發展的重要過程,成人之後的思想受到過去的經驗所影響,所以各 國都將兒童教育視為重要的政策,培養出國家期望的國民。而日本這個 重視國民精神的大和魂民族更是不在話下,也因這樣的機械式練習方式 才 有 辦 法 培 養 出 皇 民 化 時 期( 1937-1945年 )那 些 持 著 山 櫻 花 精 神 的 台 灣 兵為天皇犧牲奉獻的思想,像是洪東發所舉參拜神社一例則可瞭解,其 欲透過一種意識型態霸權的模式,讓學生能認同神社意涵。 - 96 -


三、校園生活 (一)朝會升旗及學校生活 日治時代,日本人十分重視朝會活動,其認為早晨舉行朝會可以提 振學童勤學向上的精神,另一方面也認為升旗的儀式可以凝聚全校師生 的 目 光 , 有 收 攝 身 心 的 安 定 作 用( 島 嶼 柿 子 文 化 館 , 2004)。 島 嶼 柿 子 文 化 館( 2004)指 出 當 時 的 朝 會 流 程 為 唱 國 歌 、升 旗 、朗 頌〈 教 育 勅 語 〉、 向東方宮城遙拜致敬及師長訓話等,但對於在朝會上是否有朗頌〈教育 勅 語 〉行 為 則 有 待 商 榷 ,因 經 歷 過 同 化 時 期( 1919-1936 年 )的 洪 東 發 、 張岳揚、楊立三、林賴雲、黃足治、賴彰能、歐識、洪清蘭、施秀巒、 陳福耀及王絨均都表示在朝會將「日之丸」(日本國旗)升到旗竿頂頭 及唱完國歌〈君が代〉後,校長並未朗頌〈教育勅語〉,〈教育勅語〉 朗頌是在學校的重要慶典及儀式上才有,故研究者認為島嶼柿子文化館 的文本說詞上可能有待商榷

19

。正 常 而 言 , 日 治 時 期 在 公 學 校 中 每 天 都

要 有 唱 升 旗 唱 國 歌 及 向 東 方 致 敬 的 儀 式 ( 台 灣 省 文 獻 委 員 會 編 , 1997; 邱 奕 松,1999) ,而 向 東 方 致 敬 則 是 一 種 向 天 皇 效 忠 與 尊 敬 的 表 現,王 絨 回憶說:

當時只要一升旗我們就是唱〈君が代〉,那時候我們就要站的 很直,然後大聲高唱〈君が代〉,然後仰望著日本國旗慢慢升

19

研 究 者 原 本 推 論 是 否 為 嘉 義 市 內 學 校 的 特 殊 狀 況,但 曾 經 就 讀 於 嘉 義 市 旭 小 學 的 曾煥烈表示他們小學校內也沒有在朝會上朗頌〈教育勅語〉,也沒有天天都有朝 會升旗。而在曾煥烈的述說後,研究者進一步推論是否可能是嘉義市地區性的特 殊 狀 況 呢 ? 曾 煥 烈 又 對 研 究 者 說 他 曾 經 在 1943 年 至 1945 年 服 務 於 澎 湖 的 小 池 角 及大嶼國民學校,也均沒有朗頌教育勅語。故島嶼柿子文化館說法上是令人質疑 的 , 但 研 究 者 質 疑 是 否 可 能 是 因 為 進 入 到 了 皇 民 化 時 期 ( 1 9 3 7 - 1 9 4 5 年 ), 日 本 政 權為了在學校中貫徹皇民精神而在朝會中增加了朗頌〈教育勅語〉的可能性。詳 細討論請參見第五章第一節中第二小點的校園生活及朝會升旗。 - 97 -


上 去 , 場 面 非 常 嚴 肅 , 連 打 哈 欠 都 不 敢 。 ( B-3-1)

而陳福耀指出不只是要站的直直的,而且歌詞內容與大意都要熟記,他 說:「都一定要會背頌,當時來講很簡單,歌詞也沒多少。不過升旗沒 有 天 天 升 就 對 了 」( B-3-1)同 樣 這 種 升 旗 的 儀 式 在 洪 東 發 的 回 憶 中 也 一 樣,並不是每一天都會有的,他回憶著說:

以前沒有每一天都升旗那麼麻煩,不過朝會時就會唱,八點了 鐘敲了,全部學生不能在教室,要在大庭,有一個講台,然後 老師要排在旁邊,校長才上去講台上講話,都會照這樣的一個 模 式 。 ( D-6-1)

由 陳 福 耀 及 洪 東 發 可 知 道 ,當 時 的 升 旗 儀 式 並 沒 有 天 天 都 舉 行 , 而 只 要 升旗〈君が代〉就是必唱的歌曲,也就是說唱〈君が代〉已成為一種潛 移 默 化 的 例 行 公 事 ,甚 至 台 灣 總 督 府 在 1923 年( 大 正 11 年 )5 月 16 日 頒 布 學 校 中 〈 君 が 代 〉 合 唱 法 規 , 許 佩 賢 ( 2005) 指 出 這 樣 的 用 意 主 要 就是想透過利用齊聲合唱國歌以使歌唱者注意與他人的相互協調,而此 追求團體協調的過程中,歌唱者的身體不再是個人的身體,而是隸屬於 團體的身體,是國家可以動員的身體。

而 在 校 園 生 活 方 面,公 學 校 的 校 園 中 在 1919 年( 大 正 8 年 )以 前 全 都是台灣囝仔,由於日治時期的台灣初等教育上分有雙軌的小學校及公 學校,而公學校與小學校在教授程度上有極大的差異性。一般而言,公 學校的程度遠遠低於小學校,更別談是中等學校的程度差別。王詩琅 - 98 -


( 1978) 從 日 治 時 期 的 統 計 數 據 指 出 , 公 學 校 六 年 級 的 程 度 竟 然 不 如 小 學 校 五 年 級 以 下 學 生 , 楊 肇 嘉 ( 1967) 批 評 公 學 校 學 生 程 度 只 有 小 學 校 學 生 百 分 之 六 十 不 到 , 矢 內 原 忠 雄 ( 1929) 指 出 , 甚 至 連 當 時 台 灣 教 育 會主編的《台灣之教育》刊物中提到普通公學校至三年級時,認為學生 均 只 能 瞭 解 簡 易 的 日 語 ( 林 明 德 譯 , 2004) 。 從 王 詩 琅 及 楊 肇 嘉 嚴 厲 的 批評來看,可知道當時這樣的學制已經造成知識獲取上很大的落差,所 以對於台灣一些想接受高等教育的士紳家庭來講,就會選擇赴日留學。 而在歐洲戰爭之後,被壓迫民族的抬頭和民族自決的運動,變動了全世 界 的 現 象( 蕉 農 譯,1930) ,這 些 留 學 生 受 到 中 國 留 學 生 及 日 本 開 放 的 自 由思潮影響,回國後將矛頭轉而指向台灣總督府,開始批判其對台灣教 育的不公和殖民的差別待遇,並為了爭取台灣人民的教育公平性,紛紛 團 結 起 來 ( 李 園 會 , 2005b)。 且 一 直 以 來 台 灣 都 是 以 武 官 總 督 統 治 , 也 改由文官總督統治之,與此相響應而發生統治方針的變化(蕉農譯, 1930) ,處 在 這 樣 時 代 背 景 下,台 灣 總 督 府 被 迫 實 施 台 日 共 學 的 制 度,用 此緩和台灣自由風潮的解放運動。在這般的輿論下迫使台灣總督府於 1919 年 ( 大 正 8 年 ) 至 1922 年 ( 大 正 11 年 ) 間 制 訂 了 「 台 日 共 學 」 相 關法令,也就是開放公學校部分程度比較好的台籍學生可申請考試入小 學校就讀,同樣的也開放日籍學生到公學校就讀,不過小學校對於台灣 囝仔的入學申請,並不是全然接受,而是需嚴格的審查父母社經地位、 資 產、教 育 程 度 及 歸 化 日 本 的 程 度,才 決 定 是 否 可 入 學( 李 園 會,2005b) 。

因這樣的制度樣的台日共學的制度對台灣籍士紳、望族來講,無疑 是一種齊頭式的平等。但台灣囝仔進到日本小學校就讀,常受到日籍教 師及日籍小孩的歧視,再加上學習上又是以自己不熟悉的國語(日語) - 99 -


為 主 , 程 度 上 自 然 跟 不 上 日 籍 小 孩 , 甚 至 會 遭 退 學 。 李 園 會( 2005a)指 出 在 《 台 灣 教 育 》 第 427 號 一 篇 文 章 中 談 到 「 共 學 之 病 」 易 讓 台 籍 兒 童 產生抑鬱成疾的可怕後果。但是共學的制度其實是精神意義勝過實質意 義,代 表 著 台 日 接 受 相 同 的 教 育,不 像 從 前 的 差 別 教 育。 《台灣教育沿革 誌 》指 出 台 日 共 學 制 度 的 三 點 好 處( 台 灣 教 育 會 , 1939): 首 先 , 廢 除 教 育上的差別,促進台日人的融合;第二,藉由台日學生的接觸,可以彼 此的瞭解;第三,不必設置台日分別的教育機構,可節省經費。以上三 點立論事實上有很大的問題,探究其背後原因更是令人無法信服。蔡元 隆 ( 2007) 針 對 以 上 三 點 提 出 嚴 厲 的 批 判 , 首 先 , 在 廢 除 教 育 上 的 不 平 等這項,事實上在各小學校及公學校中仍然分別設有第一號課表、第二 號課表、第三號課表等。第一號課表,入學的大多數是日本人子弟及國 語常用家庭子弟;第二號課表,則為不常用日語的台籍子弟就讀;第三 課表,是以原住民為招收對象,其主要目的是讓偏遠地區的日台籍子弟 都能就學,但此類的學校並不多。第一號課程設計其實就是舊瓶裝新酒 的小學校課程內容,在國家意識型態機器的運轉下,只是由台灣總督府 戴上的一枚虛假面具,只有形式上的改變,在內容上根本沒變,無疑是 製造平等的假象,不知內情的一般民眾往往會被此假象所蒙蔽。第二, 蔡元隆在其訪談陳天順老先生及江滿足老阿嬤的親身經歷中,瞭解到台 日學童根本無法和平共處,日籍小孩往往戴著高人一等的有色眼鏡,看 待著我們這一群戰敗的清國奴台灣囝仔,而台灣囝仔在一個缺乏文化認 同,無根的狀態下,又該如何去與日籍囝仔和睦相處呢?第三,當局強 調 是 為 了 節 省 教 育 費 用 , 自 1920 年( 大 正 9 年 )地 方 制 度 修 正 後 , 公 學 校 和 小 學 校 一 律 從 1921 年 ( 大 正 10 年 ) 4 月 開 始 變 成 市 街 庄 設 立 及 地 方費設立的學校。根本就不太需要花費到台灣總督府全年的治台經費比 - 100 -


重,而是由各地方政府負責及鄉紳、望族的一些捐贈,台灣總督府只需 擔起監督的工作,至於從分設形式上將公學校及小學校到合二為一,真 的就能節省地方教育開銷嗎?值得我們提出質疑!不過從訪談者的口述 中 均 未 發 現 在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的 嘉 義 市 裡 公 學 校 中 有 任 何 的 日籍學生就讀。

在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的 嘉 義 市 公 學 校 的 校 園 中 教 師 與 學 生 的互動相當純樸,校園中的師生並未知覺到軍國思想的氣息,在台籍教 師方面令楊立三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叫沈石馬的教師,他回憶說:

我念公學校時有一個印象到現在都還記得,叫作沈石馬,那一 個是台南師範正期(科班)的,每一次吃飯的時候都會說三國 志,是用日本話說的喔!我們這些囝仔很愛聽,後來他當了教 務 主 任 。( B-1-1)

接著張岳揚表達其對當時自由學習情形,他說:

我們那時候思想上可能沒有那麼嚴重,很自由,就是很民主, 叫 「 大 正 民 主 」, 我 們 那 時 沒 有 明 治 那 時 候 的 國 家 主 義 , 也 沒 有 昭 和 那 時 候 戰 時 的 氣 氛,所 以 那 時 候 我 們 非 常 自 由。( D-4-1)

且洪東發指出,在校園中教師對待學生的態度也是視如己出,並沒有歧 視的眼光,他回憶說:

- 101 -


不會看輕我們,老師是教育領導地位,加上日本人的個性不會 這 樣,講 難 聽 一 點 中 國 式 的 才 這 個 樣 子,日 本 人 很 正 氣。 ( D-6-1)

由以上三人的口吻可知道,師生間的相處都是一種互相尊重的情誼,並 不會因為殖民的關係慘遭日籍教師歧視,張岳揚回憶說:

我們進去時是小野邦彥校長,感覺印象中正月初一,就要小小 紙條,不管寫什麼就要拿去老師宿舍那邊跟老師恭賀新年,我 印象最深的就是教一般的禮儀就對了,畢業時過年還要賀年, 賀年是把自己的名字拿著,那個日本都在自己家門前拿一個盤 子放著,這個印象我很深。第一是教出社會禮數,第二也是一 種 尊 師 的 意 味 。 ( D-4-1)

由此可知日治時期的教育方式奠基了張岳揚往後尊師重道的重要人生 哲學。

接著讓張岳揚印象最深刻的是日籍教師松山先生(老師)對他在學 校生活中的教悔,他表示松山先生(老師)在學校給他們的身教與言教 也奠定了後來的人格,他說:

我 三 年 級 時 有 個 老 師 叫 松 山 , (畫 地 圖 )那 邊 一 直 走 是 嘉 女 , 旁 邊有一個水溝,學校有一個籬笆,那時候只用鐵線而已,學生 有時候會出來校外鬼混,從前門不敢進去,怕別人看到,鬼混 後回來時他就把籬笆的鐵線翻起來,從那邊鑽來鑽去,松山先 - 102 -


生就說那是猪狗在爬的,當一個人就要正正當當的從正門,這 意思要我們瞭解,並不是罵我們,當人要正正當當,鑽那個籬 笆比較近是抄近路,這個不是當人的道理。那是猪狗的行為, 當人就要從正門正正當當。在朝會他就會在台上警告,也沒說 是誰,就說有看到學生從籬笆鑽進來。朝會就報告這幾週來發 生了什麼事,老師就報告一下,關於這事情要如何處理之類 的 。 ( D-4-1)

從這個事件來看,發現日籍教師非常的注重學生人格的培養,其精神就 來自於修身科中「四大綱要」強調的誠實,而張岳揚也舉出他自己親眼 看到的一個例子,他說:

看到某年級的學生在運動場亂丟紙,他只記得那個年級而已, 就會要級任老師帶著六十多個學生排一排作地毯式搜索,雖然 一個人的罪過,六十個人就會在運動場來來去去的搜索,這一 點他們是用身教,不是只用口中教。也不是老師叫他們去撿而 已,然後老師躲在辦公室喝茶,老師也是跟著學生來來去去, 現 在 的 崇 文 (嘉 義 第 一 公 學 校 )運 動 場 沒 有 多 廣 , 不 過 當 時 的 運 動 場 看 起 來 非 常 大 , 來 來 去 去 的 找 。 ( D-4-1)

張岳揚對學校生活的體驗對賴彰能來說,他非常的認同,同樣的賴彰能 也舉出了教師嚴厲培養誠實教育手段,他回憶著說:

有一次我們的老師,教算數去隔璧間,隔壁是奧錢老師,是老 - 103 -


老師了,那多我們的老師多快二十多歲,可能是我們在猜他去 問這樣的算數要怎麼教,大概我們猜是這樣子。這之間我們班 兩個學生,也是在那邊補習的,一個現在好像去世了,一個還 在,他們兩個住附近而已,他們兩個說話大小聲,我們都很安 靜,隔壁間我們老師聽到了,回來候一直問,到底剛剛誰在吵 架 大 小 聲,沒 人 敢 說,那 兩 個 人 不 說,也 沒 有 人 敢 說 是 那 兩 個 , 結果用那個武士的木劍、竹劍,我記得是木劍,怎麼樣你知道 嗎 ? 大 家 都 坐 的 乖 乖 的 , (把 木 劍 敲 打 的 動 作 ), 每 個 人 都 一 下,沒人敢流眼淚,再怎麼問就是沒人要承認。老師沒面子, 人家隔壁也在補習也都有聽到,後來三月畢業,我們是三月畢 業,要 預 習,畢 業 典 禮 預 習,再 沒 多 久 就 儀 式,儀 式 校 長 沒 來 , 教務主任來,我記得叫丹田,矮矮的,那個是教高等科的,他 代理校長,我們間(班)那一個「宮殿下賞」。他就走上去主 席的前面,架子上就假裝要拿獎狀給他,就雙手給他接過來, 看了之後就說你怎麼頭上一顆痘子?浮起來!也不敢說什 麼 。 ( D-2-1)

從上述事件我們可看出就算賴彰能的同學是個品學兼優,又是畢業領取 最高榮譽的「宮殿御賞」畢業生,但卻因為班上同學不敢承認他們吵鬧 的行為下,一律接受懲戒,也就是說在這樣的教育模式下是要以誠實為 第一原則,並不會因為你是好學生就可例外,而這樣的國民精神培養方 可說是作為一個日本皇民的榮耀,當時的榮耀並無涉及政治意味。不過 從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轉 換 到 皇 民 化 時 期 ( 1937-1945 年 ) 的 過 渡 時期中,張岳揚在當時他自己也有知覺到情勢的轉變,他說: - 104 -


嚴 重 一 點 就 是 到 了 六 年 級 時 已 經 昭 和 10 年 了 , 滿 州 事 變 開 始 了,已經開始有戰時的氣氛,那時候有緊張味道,不然三、四 五年級去學校就還是一直玩耍。就是在西南角那一邊,學校內 (玉川公學校)那一邊本來是擂台,就土堆堆起尖尖的,我們 下課後都會跑到那一邊去鬥擂台,把對方鬥出去就對了,沒什 麼 運 動 的 器 材,我 們 當 時 玩 這 個 東 西 也 是 玩 的 很 開 心。( D-4-1)

所 以 綜 合 上 述 的 訪 談 內 容 , 我 們 可 以 瞭 解 到 在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的校園中,師生間的感情非常的濃厚,並沒有濃厚的軍國主義氣息,如 楊立三印象最深─會講三國志故事的台籍教師沈石馬、對張岳揚似如己 出 的 松 山 先 生 ( 老 師 )。 這 種 情 況 直 到 進 入 皇 民 化 時 期 ( 1937-1945 年 ) 後才漸漸有了轉變。

(二)校歌及修學 校 歌 是 學 校 中 最 常 使 用 的 歌 曲( 陳 美 玲,2007) ,它 代 表 著 一 個 學 校 的校風、精神和特色,可經由熟練的傳唱,增進學生對學校的親和感和 凝 聚 力( 賴 錦 松 , 1994)。 換 句 話 說 , 日 治 時 期 的 校 歌 基 本 上 也 一 樣 會 談 到學校所在地的地方景色,也會提及勉勵學生奮發勤學的詞句(島嶼柿 子 文 化 館,2004) ,且 經 由 校 歌 內 容 的 分 析,可 以 讓 我 們 瞭 解 到 當 時 教 育 政 策 、 學 校 主 政 者 的 教 育 理 念 ( 陳 聰 民 , 2005)。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期 間,嘉 義 市 共 有 玉 川 公 學 校( 現 今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 、白 川 公 學 校( 現 今大同國民小學) 、東 門 公 學 校( 現 今 民 族 國 民 小 學 ) 、北 社 尾 公 學 校( 現 今北園國民小學)等四所,而根據研究者考察及跟訪談者內容比對,發 - 105 -


現 當 時 僅 只 有 玉 川 公 學 校 ( 嘉 義 市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 1999: 39) 及 白 川 公 學 校 ( 嘉 義 市 大 同 國 民 小 學 , 2004: 12) 有 校 歌 , 但 兩 校 的 校 歌 仍 然 有 錯誤,兩校刊正後的校歌如下

20

玉川公學校校歌 一、 あをげば高き新高の

山は雲間にそびゆなリ

ふしては清き八掌の

水は絕えせず流るなリ

山の高きは我が望み

水の清きは我が心 我が心

二、かかる目出たき山川に

そむかん嘉義の名をしのび

學びの道にいそしみて

智德をみがき体をねリ

忠君愛國旨として

誠やまとの民たれゃ 民たれゃ

白川公學校校歌 一、天そそり立つ新高や 八掌溪も程ちかに 二、山川人を化すといふ 高く正しくいと清き 三、畏き勅聖身にしみて

20

千古をかたる阿里の山 わが學び舍はここにあり 我等は何をか學ぶべき 日本精神を養はん ひもとく文に智を啟き

玉 川 公 學校 校 歌 已 由張 岳 揚、洪東 發、歐 識及 黃 足 治 等四 人 刊 正。白 川 公 學 校校 歌已由洪清蘭、林賴雲等兩人刊正兩處錯誤,第一個錯誤為歌詞中第三段第一 行 原 為 「 畏 き 聖 身 に し み て 」, 刊 正 後 為 「 畏 き 勅 聖 身 に し み て 」。 第 二 個 錯 誤 為 歌 詞 第 四 段 第 二 行 原 為 「 手 折 り て か ぎ す 桂 樹 の 」, 刊 正 後 為 「 手 折 り て か ざ す 桂 樹 の 」。 另 外 大 同 國 民 小 學 提 供 的 白 川 公 學 校 校 歌 應 為 昭 和 1 6 年 左 右 的 校 歌 , 因 為 在 歌 曲 最 後 一 行 為 國 民 學 校 , 國 民 學 校 一 詞 是 在 1941 年 ( 昭 和 16 年)才有的學制。 - 106 -


純忠至誠の蒼生と

なりて咲かせん國の華

四、我が校章に誇りあり

希望に輝く香の光

手折りてかざす桂樹の

映ゆる白川國民學校

由 上 述 的 兩 首 校 歌 我 們 可 以 證 明 賴 錦 松( 1994)及 島 嶼 柿 子 文 化 館( 2004) 提及校歌歌詞時常會出現像對學生的期許,如玉川公學校(現今崇文國 民 小 學 )歌 詞 中「 學 び の 道 に い そ し み て

智 德 を み が き 体 を ね リ 」,意

思 就 是 要 學 生 要 認 真 念 書 並 且 要 有 強 健 的 體 魄 。 同 樣 的 白 川 公 學 校( 現 今 大 同 國 民 小 學 ) 歌 詞 中 「 高 く 正 し く い と 清 き 」、 「 希 望 に 輝 く 香 の 光 」, 意 思 分 別 是 要 學 生 高 尚 正 直 又 清 廉 及 學 生 成 為 希 望 之 光 輝 。

且兩首歌詞也都談論到地理環境中的新高山(玉山)及八掌溪。另 外 如 陳 聰 民 ( 2005) 指 出 校 歌 也 常 會 談 論 到 天 皇 思 想 的 意 識 型 態 灌 輸 , 如張岳揚指出:

玉川校歌,最後一句「誠やまとの国民たれゃ」就是要教你成 為 一 個 好 的 大 和 民 族 的 日 本 國 民 , 是 一 種 的 國 民 教 育 。「 忠 君 愛國旨として」就是忠君愛國的國民。校歌的話我不可否認, 要當日本國民,因為你當時是人家的殖民地,你無法又反抗, 你是清朝割給日本的,日本他們的政策就是同化政策,這一些 國民讓他變成日本人,用這樣的方式灌輸他們變成日本人,要 當 國 民 就 對 了 。( B-2-1)

此處張岳揚所指之處為玉川公學校(現今崇文國民小學)歌詞中「忠君 - 107 -


愛 國 旨 と し て 誠 や ま と の 民 た れ ゃ 」, 其 意 思 則 是 要 學 生 當 一 個 以 忠 君 愛國為宗旨及當一個有誠信的大和魂國民。同樣的白川公學校(現今大 同 國 民 小 學 )歌 詞 中「 高 く 正 し く い と 清 き 日 本 精 神 を 養 は ん 」及「 純 忠 至 誠 の 蒼 生 と な り て 咲 か せ ん 國 の 華 」, 分 別 指 學 生 要 高 尚 正 直 又 清 廉的培養日本精神,再則是作純忠至誠的蒼生以開花成為國之精華。但 陳福耀卻不認同這是意識型態的洗腦,他提出主觀的想法說:

白川公學校這歌詞內日本精神是指人要高尚一點,人作事要清 白一點,像這種的內涵就是泛指日本精神,高又正,是在強調 日 本 精 神 , 要 走 正 派 一 點 。 這 沒 有 強 調 軍 國 主 義 。 ( B-3-1)

其實對於一個親身經歷過日治時期的人,我們無法以一種非親自體驗的 感覺去呈現主觀的說法,因為校歌的意識型態,若以極端的比擬,要將 之解釋極壞亦可,要將之解釋極好也亦可,而尊重受訪者的個別差異感 受,正是口述歷史所強調的新文化史的精神所在。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相輔相成,遠足、修學(遠足)旅行是開啟 學生視野的重要管道,也是一種學校活動的延伸,通常都會在各地名勝 古 蹟 遊 玩 並 拍 下 這 新 鮮 的 旅 遊 時 刻 ( 林 文 龍 , 2005 )。 因 為 這 種 新 鮮 的 課外活動是傳統書房教育所沒有的,所以這樣的活動對於這些台灣囝仔 來講通常都是讓他們既興奮又期待,不過由於考慮到囝仔體能問題,所 以基本上學校會安排低年級在學校附近,而到了中、高年級才安排到遠 地 去 修 學 ( 遠 足 ), 陳 福 耀 指 出 :「 都 有 低 年 級 的 就 可 能 去 蘭 潭 水 庫 、 公 園 (嘉 義 神 社 所 在 地 ),高 年 級 的 就 走 的 比 較 遠。」 ( B-3-1)洪 東 發 也 說 : - 108 -


有計劃說要去哪要去哪玩之類的。都是去看博物館、歷史館、 名 勝 古 蹟 。 看 年 級 呀 ! 一 、 二 年 級 的 只 帶 到 公 園 (嘉 義 神 社 所 在 地 )去 而 已 , 四 、 五 年 級 的 , 我 五 年 級 時 就 去 台 南 了 , 坐 火 車 去 。 ( D-6-1)

接著洪東發記憶猶新的說其第一次出遠門的情形及其前晚開心且期 待的心情:

我五年級時就去台南了,坐火車去,五舅聽說我要去台南就給 我兩塊,坐火車跟吃飯,要兩塊錢,以前兩塊錢非常的大了。 老師一整群都帶去,但沒有辦法說每一個人去,沒錢的就沒 去,要兩塊錢,以前一角就已經是天大的代誌了。我就回去吵 要去台南玩,他就說這囝仔很開心五、六年級要去修學旅行, 我五舅公就給我兩塊錢。回家後就開心的都睡不著了,去台南 才 第 一 次 坐 到 火 車 。 ( D-6-1)

其實修學(遠足)還有另外一種層面,就是在旅程中也常會安排到嘉義 神社參拜,而這個動作則是代表著對日本神道的尊崇,且不忘在他們小 小 的 腦 袋 裡 灌 輸 所 謂 的「 忠 君 愛 國 」的 思 想( 島 嶼 柿 子 文 化 館 , 2004)。 另外在這種戶外課程安排下,雖然囝仔玩歸玩,還是非常的重視紀律的 養成,洪東發又說:

四處分散,那萬一走丟了怎麼辦呢?有的就用一個個點名,不 - 109 -


然就是四個四個一組排好,點一點,然後算一算,不然一個不 見 了 就 慘 了 。 ( D-6-1)

由上述的內容我們可以瞭解到日本霸權欲灌輸一種尊君愛國、守紀律的 國 民 的 意 識 型 態 , 而 這 無 非 是 日 本 霸 權 在 進 入 皇 民 化 時 期 ( 1937-1945 年)後能迅速洗腦的重要關鍵。

(三)教師及學生服飾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期 間 學 校 中 正 式 的 男 教 師 , 也 就 是 正 規 師範學校畢業的男教師,他們在這種莊嚴的儀式場合中,他們同樣必須 穿官服、帶官帽的出席,張岳揚回憶其對當時教師穿著的印象說:

穿那官服配刀只有正式的師範學校畢業的才有,講起來那是一 種 禮 服 , 平 常 他 們 不 會 配 戴 那 些 有 的 沒 的 配 件 。 ( B-2-1)

洪東發也說:

是穿洋服,然後帶手套,對啦!判任官是官服,雇員是洋服, 有 文 官 服,有 地 位 的 就 帶 一 把 刀,有 地 位 的 才 有,那 麼 很 貴 的 。 ( D-6-1)

張岳揚眼中的「禮服」及洪東發眼中的「洋服」在當時而言就是指正式 教師的文官服,又如陳福耀說:

- 110 -


慶祝時比較多,教書時沒有穿文官服,穿那樣怎麼教書呀!像 畢業典禮時要拍紀念照時就會穿文官服。祭典時也都會穿。拍 照 時 老 師 都 還 有 背 著 刀 。 不 一 定 本 省 (台 灣 人 )就 沒 有 配 刀 , 只 要 是 師 範 學 校 畢 業 的 都 是 文 官 職 都 配 有 刀 。 ( B-3-1)

自 1919 年( 大 正 8 年 )頒 布〈 台 灣 教 育 令 〉後 , 開 始 對 台 灣 學 生 的 衣著服飾開始有了明確規定。制服以「日式西化」為主,材質以綿質為 主,男生制服上衣為襯杉領、對襟五顆釦,長褲要過膝並著黑皮鞋或白 布鞋,帽子為軟式且上有校徽。女生制服則以白襯衫配藍背心裙為主, 但 「 水 手 領 」 打 領 巾 形 式 的 上 衣 也 很 常 見 ( 林 文 龍 , 2005; 島 嶼 柿 子 文 化 館 , 2004)。 但 在 1930 年 以 前 嘉 義 市 內 公 學 校 學 生 的 制 服 方 面 , 仍 然 沒 有 統 一 , 研 究 者 蒐 集 到 的 附 錄 3-6 中 的 第 十 四 張 圖 在 嘉 義 第 一 公 學 校 ( 現 今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在 1925 年 時 畢 業 典 禮 照 仍 然 是 便 服 及 赤 腳 拍 照 , 到 了 1933 年 的 第 十 六 張 圖 才 有 正 式 統 一 的 服 裝 及 穿 鞋 拍 照 出 現。而 這 也 顯 現 出 日 本 霸 權 未 徹 底 落 實 服 飾 統 一 政 策 的 情 況。沈 石 馬 回 憶 其 在 1917 年 至 1923 年 就 讀 公 學 校 的 情 景 :

我從家裡走到嘉義公學校要一小時,當時還沒有交通工具,老 師 也 同 樣 走 路 到 學 校 , 學 生 穿 便 服 上 學 。( 台 灣 省 文 獻 委 員 會 編 , 1997: 108)

1921-1926年 同 樣 就 讀 於 嘉 義 第 一 公 學 校( 現 今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的 洪 東 發 指 出 :「 沒 有 制 服 啦 ! 當 時 經 濟 那 麼 差 , 都 是 自 由 穿 而 已 。 有 錢 沒 錢 的 就 看 的 出 來 。 」( D-6-1)而 洪 東 發 的 同 窗 同 學 羅 烱 市 也 指 出 他 們 念 公 學 - 111 -


校 時 的 服 飾 情 況 :「 十 一 歲 就 入 公 學 校 ( 國 民 學 校 ) 當 時 赤 足 , 用 布 巾 包 書 冊 上 下 學 校 , 同 學 皆 如 是 也 」( 嘉 義 第 一 公 學 校 第 二 十 五 屆 同 學 會 編 印 , 1994: 58)。 1931-1935年 就 讀 於 女 子 公 學 校( 現 今 大 同 國 民 小 學 ) 初等科的洪清蘭也表示早期服飾沒有統一,她說:

那 時 候 好 像 沒 有 制 服 的 樣 子 , 也 都 是 赤 腳 比 較 多 , ……。 男 生 赤腳比較多,女生比較少。不過女生也是有赤腳,不過比較少 就 對 了 。 ( D-1-1)

同 樣 於 1931-1936 年 就 讀 於 白 川 公 學 校( 現 今 大 同 國 民 小 學 )陳 福 耀 說 :

我剛念時是還沒制服,不過過了兩、三年後那時候就有統一的 校服不像現在都不穿校服。以前的確是沒鞋子穿,我們那時候 在念書時就有,有的跟沒有鞋子,有的有鞋子。還有用包袱巾 當 書 包 的 也 是 有 , 就 把 書 捲 一 捲 。 ( B-3-1)

從沈石馬、洪東發、羅烱市、洪清蘭及陳福耀的口述中大約瞭解, 雖 然 自 1919 年( 大 正 8 年 )頒 布〈 台 灣 教 育 令 〉後 台 灣 學 生 的 衣 著 服 飾 已有明確規定,但礙於台灣人民生活上的困窘與資源的缺乏,故嘉義市 公 學 校 的 學 生 制 服 並 無 法 確 實 統 一,直 到 1933 年 至 1934 年 間 才 有 改 善, 但嘉義市較偏遠地方的學校可能更晚統一,如北社尾公學校(現今北園 國民小學)。上述中除了學生制服外,對於傳統以來務農的台灣囝仔來 講,三餐都難有溫飽了,哪有餘錢幫囝仔添購衣鞋?所以也讓我們在早 期 看 到 公 學 校 的 畢 業 照 或 校 園 生 活 照 中 台 灣 囝 仔 大 多 是「 赤 腳 大 仙 」 。洪 - 112 -


清蘭指出:

早上去時會帶去朝會,進去教室後就脫下來了,遠足時也是帶 著不穿,鞋子都脫起來綁著了。大部分都是赤腳都沒在穿鞋 子。上課都還是會穿的鞋子,回家的路途中就會脫掉。去遠足 時 去 時 都 會 出 著 , 回 來 時 都 赤 腳 。 就 綁 著 就 走 了 (鞋 子 對 綁 , 背 在 肩 上 ), 穿 不 著 啦 ! 有 些 男 生 就 比 較 穿 不 著 , 女 生 是 就 比 較 穿 的 著 。 ( D-1-1)

陳木根回憶指出:

當 時 我 唸 東 門 公 學 校 ( 今 省 立 華 商 校 址 ), 每 天 都 赤 腳 上 學 , 路都是石仔頭路,便當用包袱巾和書包綁在一起,中午根本不 能加熱。放學後就要去賣冰棒來貼補家用,所吃的便當最好的 是 「 梅 干 便 當 」, 中 間 有 一 顆 梅 子 , 像 日 本 國 旗 一 般 。( 台 灣 省 文 獻 委 員 會 編 , 1997: 82)

另外洪東發也表示:

規定是要穿鞋子,我們以前很清寒,沒穿木屐、鞋子不可以, 上學時就提著要進校門才穿,不然一雙木屐、鞋子就要穿一整 年,從學校出來就脫起來提著,比較好的家庭就不會,現在的 木屐比較輕,以前的組成式的,用高腳的,踏起來都有聲音, 超好聽的。儀式的話就一定都要穿布鞋,穿皮鞋的很少,皮跟 - 113 -


皮 靠 一 起 走 , 走 起 路 來 會 發 出 聲 音 。 ( D-6-1)

對於台灣囝仔來講,皮鞋或布鞋均是一種奢侈品,但是有趣的是從洪東 發口述中我們發現,台灣囝仔雖然平時不喜歡穿鞋子,但在面對學校中 嚴肅的儀式典禮時,他們仍然會硬著頭皮變出一雙鞋子,並強迫自己穿 鞋子參加完典禮,由此可見儀式對他們來講有某一種程度上的敬畏(詳 見 本 章 第 二 節 )。

(四)青年團及少年團的組織 本段論述日本霸權如何使用青年團及少年團在學校中進行意識型態 國家機器傳遞及奉公社會。

1.青 年 團 組 織 1921年 ( 大 正 10年 ) 12月 23日 , 台 南 州 內 務 部 長 神 社 柳 吉 向 州 下 各 郡守、市尹發布〈關於國語普及施設並青年會、處女會(女子青年團) 設置標準之件〉,說明了組織成員、組織宗旨及組織經費來源,成員來 自 小、公 學 校 畢 業 生 及 同 年 齡 以 上 者,並 由 小、公 學 校 職 員、街 庄 職 員 、 警察官吏、保正、在鄉軍人及婦女會員充當指導者(台南州共榮會, 1928) , 換 句 話 說 就 是 進 行 初 等 教 育 後 日 本 國 民 精 神 的 延 續 。 緊 接 著 在 1930年 ( 昭 和 5年 ) 9月 〈 台 灣 青 年 團 訓 令 〉 頒 布 後 , 成 為 全 島 普 遍 的 組 織,並借此法令將全台各式各樣的青年團名稱統一,規定男子一律稱為 青年團,女子則一律稱為女子青年團。在其頒行〈青年團體設置標準〉 中,以「專門修練青年身心,以育成忠良國民之資質」為主旨,並有五 大 指 導 要 項 : 1. 留 意 國 民 精 神 之 涵 養 , 努 力 於 品 行 向 上 ; 2. 陶 冶 振 作 公 - 114 -


共 心 之 公 民 性 格 , 大 興 奉 仕 公 事 之 風 氣 ; 3.培 養 自 律 之 精 神 , 以 馴 致 創 造 之 風 氣 ; 4.研 磨 實 際 生 活 所 必 須 之 知 識 技 能 , 獎 勵 勤 儉 質 實 之 風 氣 ; 5.重 視 體 育 , 增 進 健 康 , 以 圖 改 善 國 民 體 質 ( 台 灣 教 育 會 , 1939) 。

從上述的〈青年團體設置標準〉中發現其最主要還是強調國民精神 的涵養,也就是說替社會服務,更深的意涵則為天皇效命,在受訪者的 回憶中大致上都同意這樣的看法,如嘉義第一公學校(現今崇文國民小 學)畢業生洪東發指出:「有青年團,國家有需要時他們就會出隊來參 加 。 」 ( D-6-1) 如 嘉 義 神 社 祭 司 長 束 有 鄰 曾 在 《 嘉 義 市 制 五 週 年 記 念 》 中的一篇〈嘉義神社並に御遺跡所に就いて〉文章中就曾提到嘉義市內 的各學校學生及團體奉公神社的情形

21

義務勞動的情況來說,因神社周圍有一萬四千五百坪,要整理 那麼大的範圍非常的困難,所以像是一般的割草、清掃的事 宜,都是請市內(嘉義市)的各個學校學生及團體來幫忙作義 務勞動,看到他們努力的勞動,使人非常的感激。(嘉義市役 所 , 1936: 15)

而上述內容中的學生與團體不外乎就是學校中的少年團及青年團。接著 洪東發又補充:

他們有專門訓練的人,學校有學校的人負責。平常沒在幹麻,

21

一手史料中提及嘉義神社祭司為長東有鄰,但經張岳揚及陳淵燦校正後,任為正 確姓名應為長束有鄰,因兩人指出日本姓氏中並無長東,應該是當時編輯者書寫 錯誤導致記載錯誤。 - 115 -


就是要活動時學校就派他們出去,就第一公學校青年團這樣 子 。 ( D-6-1)

從洪東發的口述與嘉義神社祭司長束有鄰的文章中我們瞭解到,其實青 年團有很濃厚的服務教育及培養愛國精神,而這些再教育的模式是依據 〈關於國語普及施設並青年會、處女會(女子青年團)設置標準之件〉 的法令以學校職員教導之。當時成立於嘉義市的青年團分別有玉川公學 校的玉川青年團、東門公學校的春日青年團、白川公學校的嘉義女子青 年團及由日本人所組成的嘉義立正青年團等共計二百餘人,這四個青年 團都歸在嘉義市聯合青年團管理與指導,且各青年團有其社會教育功 能,如嘉義立正青年團推動武道練習、女子青年團也對公學校中的學生 進 行 學 科 指 導 , 及 其 它 日 本 精 神 的 涵 養 ( 嘉 義 市 役 所 , 1936) 。

所以說青年團的成員除了推動勤勞奉仕運動外,還要協助日本政府 國語(日語)普及、推廣社會服務,此外成員本身為了能達到標竿立影 的表帥,於春、秋兩季定期尚需接受國語(日語)測驗(西屯男女青年 團 , 1939) 。 對 於 大 多 數 的 台 灣 囝 仔 而 言 , 是 無 法 在 六 年 的 公 學 校 卒 業 後精通國語(日語),雖然這樣的組織型態有著階級的味道,但這組織 也 讓 日 本 霸 權 在 進 入 皇 民 化 時 期( 1937-1945年 )後, 透 過 地 方 上 的 組 織 凝聚「勤勞奉仕」及「大和魂」的愛國情操時產生很大功用。

2.少 年 團 公學校中除了有畢業學生參加的青年團外,另外還有一種名為少年 團的組織,也就是現在我們稱的童子軍團。全台最早的少年團組織是 - 116 -


1915年 ( 大 正 4年 ) 6月 17日 於 台 北 成 立 之 「 少 年 義 勇 團 」 , 此 組 織 也 就 是台灣少年團之嚆矢,共招集小學校高等科的在學生一百七十個人為團 員 ( 台 灣 省 文 獻 委 員 會 編 , 1955) 。 也 就 是 說 少 年 團 的 成 員 一 開 始 並 沒 有任何的公學校學生,全是以小學校的高等科學生為組成成員。

1925年 ( 大 正 14年 ) 6月 開 始 以 學 校 為 單 位 成 立 各 校 之 少 年 團 , 同 時 在新竹州、台北、基隆、臺中等市則有各校組成之聯合少年團,不過此 時少年團成員已有了不同的變化,以台灣台灣囝仔為主而成立之少年 團 , 則 始 於 1929年 ( 昭 和 4年 ) 3月 豐 原 公 學 校 少 年 團 , 此 組 織 非 常 強 調 規律、服務精神,重視技能與野外求生訓練,因此舉辦之活動除講習和 演講等靜態活動外,也非常重視露營、登山遠足、旅行(台灣省文獻委 員 會 編 , 1955) 。 少 年 團 的 組 織 對 三 ○ 年 代 初 期 嘉 義 市 四 間 公 學 校 中 並 非每一間公學校都有少年團的組織,針對這樣現象賴彰能指出:「那很 少 倒 是 真 的 。 沒 有 每 一 間 都 有 , 很 少 就 對 了 。 」( A-1-1) 因 為 根 據 《 嘉 義 市 制 五 週 年 記 念 》記 載,此 時 期 嘉 義 市 內 的 玉 川 公 學 校、東 門 公 學 校 、 白川公學校及北社尾公學校等四所公學校中只三所成立少年團,分別是 東 門 公 學 校 於 1932 年 ( 昭 和 6 年 ) 9 月 1 日 成 立 春 日 少 年 團 、 玉 川 公 學 校 於 1932年( 昭 和 6年 )10月 1日 成 立 玉 川 少 年 團、白 川 公 學 校 於 1934年( 昭 和 8 年 ) 10 月 16 日 成 立 白 川 少 年 團 ( 嘉 義 市 役 所 , 1936 ) , 且 三 個 學 校 的少年團連同嘉義少年義勇團

22

、旭尋常小學校的南門少年團

23

均隸屬

於少年團嘉義市聯盟指導與管理,此聯盟採以對青年訓練,並作初步的 指 導( 嘉 義 市 玉 川 公 學 校 , 1932; 嘉 義 市 役 所 , 1935a), 至 1936年 止 這

22 23

嘉義少義勇團為嘉義小學校五年級以上的日本學生所組織而成。 旭 小 學 為 日 本 人 就 讀 的 學 校 , 其 南 門 少 年 團 成 立 於 1933 年 ( 昭 和 7 年 ) 10 月 30 日 ( 嘉 義 市 役 所 , 1936) 。 - 117 -


六 個 團 體 共 計 一 百 零 六 員 ( 嘉 義 市 役 所 , 1936) 。

就讀於白川公學校(現今大同國民小學)的陳福耀對於少年團的印 象則指出:「就是像現在的童子軍,他們也是有訓練的,就是教他們要 日 行 一 善 之 類 的 東 西 , 要 代 表 學 校 出 去 幫 助 。 」( B-3-1)同 樣 的 黃 足 治 也 說 : 「 那 就 像 是 現 在 的 童 子 軍 一 樣 。 」( A-1-1) 就 讀 於 嘉 義 第 一 公 學 校(現今崇文國民小學)的張岳揚回憶當時對少年團的印象說:

松山老師在玉川公學校時從事少年團的訓練,少年團的成立對 嘉義來講玉川公學校是第一個成立的,他跟李章先生是創辦 人 , 少 年 團 就 是 根 據 全 國 的 教 育 規 章 成 立 的 。 ( B-2-1)

上述張岳揚的回憶中發現,其認為玉川公學校是嘉義第一個有少年團學 校說法是錯誤的,依據《嘉義市制五週年記念》記載的史實,東門公學 校的春日少年團比玉川少年團成立來要早。不過從上述受訪者的內容看 來,似乎對青年團的瞭解都是片段且印象不深,因為在前段中提到此組 織非常重視露營、登山遠足、旅行,而這樣的教育型態並非是當時公學 校中一個普通台灣囝仔所能負擔到的消費文化,所以相對而言這樣的團 體組織似乎是那些中上產階級子弟才有能力接觸的,因為張岳揚回憶指 出:

少年團是要買服裝的,我是窮人家的囝仔,沒錢買服裝。少年 團他有一個全國的訓練營,這就類似現在的童子軍,平常他們 就是參加社會的服務,像說去爬爬山,類似是課外活動。那又 - 118 -


要整齊,跟童子軍的帽子,那就要有錢人的囝仔才能參加。 ( B-2-1)

而 從 嘉 義 市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 1999) 在 《 崇 文 一 世 紀 誌 ─ 百 週 校 慶 特 刊 》 的 第 五 十 頁 的 照 片,描 述 著 1933 年( 昭 和 8 年 )玉 川 少 年 團 第 三 回 團 結 紀念的照片中,可以很清楚的看出當時的少年團有著和現在童子軍般的 服飾及配件,也再一次符應了張岳揚的說詞,這樣的組織確實是中上階 級的才能接受到的產物,不過我們可以發現此一時期的少年團對於國家 的奉仕行為比起青年團可以說是少了很多的軍事氣息,但這樣的組織到 了 皇 民 化 時 期 ( 1937-1945 年 ) 也 順 應 時 勢 的 與 青 年 團 作 整 併 ( 詳 見 第 六 章 第 一 節 的 第 四 部 分 中 校 園 生 活 中 整 併 後 的 台 灣 青 少 年 團 )。

四、小結 綜 合 上 述 ,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在 嘉 義 市 的 四 個 公 學 校 內 , 日籍教師人數多過於台籍教師,且在年級的任教上,通常日籍教師是擔 任高年級教學,而台籍教師是擔任低年級教學,除非是師範學校畢業且 有豐富經驗的台籍教師才有資格擔任高年級的教學。在課程與教學方 面,受訪者並未知覺到課程有明顯的軍國主義的意識型態呈現,研究者 認 為 他 們 極 有 可 能 是 因 為 年 齡 小 或 遺 忘 , 因 為 張 春 興 ( 1996) 指 出 , 記 憶痕跡的衰退會因時間過長而沖淡人對記憶的感覺。不過此一時期的後 半段,歷史科的設立及內容,更明顯的加強了台灣囝仔在日本文化上的 灌輸。另外在教學則偏向機械式的教學注入法居多。

在國語(日語)的使用上,並沒有壓制性的禁止在校園中以台語交 - 119 -


談,但與教師交談時囝仔自然的就會以國語(日語)與教師溝通之,但 是通常回到家裡後與家人仍是以台語交談情形較多。在校園生活方面, 當時尚無軍國主義的思想入侵,校園生活的生態相當純樸,教師與囝仔 間的互動非常良好,也沒有歧視的情形產生,而不管台日籍教師的教誨 均深深影響他們。教師與囝仔們每天一早到學校在升旗儀式的齊口高唱 〈君が代〉的情形,已種下囝仔心中那種對天皇的崇拜與信服。另外發 現 在 台 日 共 學 制 下 , 嘉 義 市 內 的 四 所 公 學 校 在 1925 年 ( 大 正 14 年 ) 前 並 無 日 本 囝 仔 就 讀( 嘉 義 街 役 場 , 1926), 且 在 1926 年( 大 正 15 年 )至 1936 年 ( 昭 和 11 年 ) 年 受 訪 者 均 表 示 未 曾 在 公 學 校 內 看 到 日 本 囝 仔 就 讀,且只有玉川公學校(現今崇文國民小學)及白川公學校(現今大同 國民小學)有校歌,其餘兩所沒有。在修學(遠足)方面,孩子們雖非 常的喜歡,不過修學(遠足)還有另外一種層面,如在旅程中也常會安 排到神社參拜,而這個動作則是代表著對日本神道的尊崇,且不忘在他 們小小的腦袋裡灌輸所謂的「忠君愛國」的思想。

在教師與學生的服飾方面,當時的教師仍然承襲著非同化時期 ( 1895-1918 年 ) 的 服 飾 , 只 要 是 師 範 學 校 畢 業 , 就 一 定 會 配 穿 官 服 與 戴 官 帽 , 其 他 的 均 以 整 潔 的 私 服 原 則 。 學 生 的 穿 著 方 面 , 雖 然 在 1919 年(大正 8 年)頒布〈台灣教育令〉後,開始對台灣學生的衣著服飾開 始有了明確規定,但嘉義市內的四所公學校仍然沒有嚴格一致性的要求 穿著制服,且在校園中也常見「赤腳大仙」的情況。最後,青年團的組 織,這是一個奉仕社會的組織,組織成員有教師、學生等,主要是在替 國 家 服 務 , 還 要 有 一 口 流 利 的 國 語( 日 語 )。 而 另 外 一 個 組 織 ─ 少 年 團 , 這種組織其實就是為了往後公學校優秀的畢業生,在畢業後仍可參加青 - 120 -


年團繼續國家服務外,更是一種服役前最基礎的國家精神訓練培養。以 下 第 二 節 繼 續 論 述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校 園 中 節 慶 、 祭 典 活 動 的 實施。

第三節

校園中節慶、祭典活動的實施

本 節 茲 分 為 兩 部 分 , 分 別 說 明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校 園 中 的 節慶儀式程序以及節慶的活動情形。

一、節慶儀式─奉讀〈教育勅語〉及參拜御真影的神聖儀式 在 非 同 化 時 期( 1895-1918 年 )時 , 已 明 確 的 提 及 此 儀 式 源 自 於 1912 年 ( 大 正 元 年 ) 11 月 28 日 , 公 布 公 學 校 規 則 , 有 關 〈 教 育 勅 語 〉 及 御 真影的儀式規定。以下將儀式舉行的順序分別探討,對同化時期 ( 1819-1936 年 ) 嘉 義 市 內 的 公 學 校 儀 式 進 行 作 口 述 歷 史 , 還 原 當 年 的 情景:

(一)師生合唱〈君が代〉 整 個 典 禮 的 是 從 合 唱〈 君 が 代 〉國 歌 開 始 ,受 訪 者 洪 東 發 、張 岳 揚 、 楊立三、陳福耀、王絨、黃足治、賴彰能、施秀巒、洪清蘭均一致表示 當時唱國歌的儀式是非常莊嚴,要站的很筆直,然後大聲的唱出歌詞內 容,連打個噴嚏都不可以,

賴 彰 能 接 著 其 在 玉 川 公 學 校( 現 今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參 加 儀 式 的 場 景 , 他說:

- 121 -


只要開始典禮開始要唱國歌時,我們在台下就要站的很筆直, 因為沒有人敢把國歌當成流行音樂下去唱。像唱國歌前台上的 老師會大喊さいけいれい(最敬禮),日文的最敬禮發音很像 台語的「屎擱著」,我們典禮完後同學間都會互相開玩笑說, 你 剛 剛 有 沒 「 屎 擱 著 」 呀 ! ( D-2-1)

陳 福 耀 回 憶 說 :「 當 時 我 們 ( 老 師 、 學 生 ) 都 要 大 聲 唱 出 國 歌 , 像 我 平 常 那 麼 頑 皮 , 在 那 種 場 合 上 我 連 動 一 下 都 不 敢 。 」( B-3-1) 陳 福 耀 的 說 法非常正確,因為儀式中規定教師必須帶頭開唱〈君が代〉,且學生要 共 同 一 致 的 合 唱 之 ( 台 灣 教 育 會 , 1943) 。 洪 東 發 更 表 示 , 學 生 幾 乎 百 分之百熟悉國歌歌詞,他說:

國歌大家一定都會唱,沒有一個不會的。一、二年級教室都有 風 琴 會 教 唱 , 自 然 大 家 就 都 會 唱 了 。 ( D-6-1)

由此可知,學生在儀式上大聲齊唱著崇高神聖的國歌時,自然而然就會 認同國家意識,但在台灣囝仔的眼中是否藉由這些儀式認同日本霸權 呢?這是值得我們深思的問題,雖然大部分的受訪者對國歌齊唱時的態 度均表示要尊敬與嚴謹,但賴彰能對國歌使用「屎擱著」不尊重的說詞 十 足 的 挑 戰 國 歌 的 神 聖 性 。 周 華 斌 ( 2007) 指 出 日 本 的 〈 君 が 代 〉 的 唱 法正是利用和歌再生產以創造出「國民」、「皇民」想像、集體認同, 因為明治、昭和時代企圖藉由〈君が代〉建構天皇制國家意識時,無疑 地和歌中的「君」便被解讀為如同「忠君愛國」所述的「君」,以歌誦 天皇、皇朝的千秋萬世。 - 122 -


(二)師生對天皇、皇后御真影的參拜及校長奉讀〈教育勅語〉 如同在第四章第三節中提到御真影是天皇與皇后的照片,基本上學 校 若 要 擁 有 御 真 影 須 先 提 出 申 請,通 過 審 核 後 再 透 過 州 郡 頒 行 到 學 校( 蔡 錦 堂 , 2004) 。 原 則 上 御 真 影 與 〈 教 育 勅 語 〉 都 會 被 放 置 於 學 校 中 一 個 特別且尊重的場所,分為奉安庫(奉安箱、奉安櫃)、奉安室、奉安殿 ( 奉 安 所 )。通 常 奉 安 殿 是 經 費 充 裕 的 重 點 學 校 才 會 在 校 園 一 處 增 建 之, 一般學校都是在校長室的角落作為奉安室使用(島嶼柿子文化館, 2004) 。 柯 萬 榮 ( 1937) 研 究 指 出 , 當 時 在 台 南 州 範 圍 內 設 奉 安 室 的 有 台南市南門尋常高等小學及嘉義市旭尋常小學,設奉安殿的有新化尋常 小學、佳里尋常高等小學校、新營尋常高等小學校。而從受訪者的口述 中,似乎嘉義市的公學校也都是以奉安庫居多,就讀於玉川公學校(現 今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 的 黃 足 治 回 憶 說 : 「 印 象 中 像 冰 庫 (安 奉 庫 )一 樣 , 但 又 像 金 庫 那 樣 子 。 」( C-1-1) 就 讀 於 東 門 公 校 的 賴 彰 能 也 回 憶 道 :「 校 長 室 有 一 個 像 金 庫 (安 奉 庫 )的 東 西 , 儀 式 時 教 導 主 任 都 會 從 裡 面 端 出 皇 帝 照 片 及〈 教 育 勅 語 〉。」( D-2-1)接 著 當 時 就 讀 於 嘉 義 第 二 公 學 校( 現 今民族國民小學)的楊立三指出:

有照片,不過一年才看過一次皇帝的照片。要看那個不容易, 看的話要站的很筆直。老師要拿天皇照片上台上就要很尊敬 的,然後那個腳步就要踏的很大步的踏上台,再交給在台上的 校 長 , 要 給 它 行 很 大 的 禮 。 要 穿 官 服 跟 帶 白 手 套 。( B-1-1)

由此可知當時的嘉義第二公學校(現今民族國民小學)已經有了御真影 - 123 -


24

。畢業於白川公學校(現今大同國民小學)的陳福耀回憶說:「儀式

時 當 時 沒 見 過 御 真 影 , 我 畢 業 那 一 年 好 像 也 沒 見 過 。 」( B-3-1) 可 見 當 時的御真影尚未普遍,就連嘉義市最大的嘉義第一公學校(現今崇文國 民 小 學 )也 沒 有 御 真 影。於 1921-1926 年 其 間 就 讀 於 嘉 義 第 一 公 學 校( 現 今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的 洪 東 發 指 出 :「 印 象 中 我 那 時 候 好 像 沒 有 這 東 西 。 」 ( D-6-1)另 外 於 1929-1934 年 就 讀 嘉 義 第 一 公 學 校( 現 今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 的張岳揚指出:

在玉川公學校時那個〈教育勅語〉是放在校長室裡的一個金庫 (安 奉 庫 )裡 , 儀 式 的 時 候 教 導 (教 員 )才 端 來 給 校 長 , 講 台 的 後 面 沒 有 那 個 神 檀 (安 奉 殿 ), 所 以 我 印 象 中 玉 川 畢 業 時 還 沒 有 御 真 影 , 那 時 候 只 有 教 育 勅 語 。 御 真 影 一 定 要 有 個 神 檀 (安 奉 殿 ) 在講台正面,像我們現在在掛國父遺像那樣,凸出一個東西, 儀式時才打開,平常的時候就關著。在天皇照片來講,剛講了 戰爭後小學校有頒布過來,中等學校像嘉農的,我們進去時就 有了,老學校才有,普遍的話要到紀元二千六百年才有,叫御 真影就對了,御真影在禮堂那邊另外設一個像我們現在的神檀 (安 奉 殿 )那 樣 子 , 日 本 天 皇 的 照 片 吊 在 那 邊 , ……。 我 在 公 學 校 時 還 沒 有 這 些 設 施,當 時 只 有〈 教 育 勅 語 〉還 沒 有 天 皇 照 片 。 ( B-2-1)

由 上 面 的 口 述 , 我 們 更 加 確 定 御 真 影 在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時 並 未普遍的出現於公學校中。張岳揚又補充說: 24

研究者推測是否可能因為東門公學校是在嘉義神社附近的學區,所以相對來講 東門公學校的地位高於當時三個學校,所以御真影申請時更容易通過。 - 124 -


軍國主義在二次大戰中御真影才大規模的發放至各學校,御真 影 一 定 要 學 校 有 設 備 他 才 會 發 放 下 來 。 ( B-2-1)

至於御真影如何的從奉安庫被取出來到高掛於典禮中,由於同化時期 ( 1919-1936 年 ) 的 學 生 洪 東 發 、 張 岳 揚 及 陳 福 耀 都 無 親 身 體 驗 過 , 故 無 法 得 知。但 由 於 陳 福 耀、黃 足 治、洪 清 蘭 及 賴 彰 能 的 口 述 都 過 於 片 段 , 研究者將之整理後,大致上是由教頭(資深教師)以恭敬的態度前往校 長室,將御真影從奉安庫中取出。當御真影出現在儀式會場中,全校師 生都要低著頭行禮,等候教頭(資深教師)將御真影高掛在講台上全體 師生方可抬頭觀看。在這樣的過程中已經塑造了一種儀式的神秘樣貌, 加上平常在校園中無法看到御真影,這也間接的加深了這些台灣囝仔對 天皇的敬畏。

另外在校長奉讀〈教育勅語〉方面,受訪者每位印象都非常深刻, 因為〈教育勅語〉就如同是教育的憲法般,其為了表示「現人神」天皇 的權威,以獨特的文體夾雜著極難理解的漢語,與一般國民的日常用語 有 相 當 的 距 離 , 但 也 因 此 更 凸 顯 其 威 嚴 神 聖 之 感( 蔡 錦 堂 , 2006a)。 張 岳 揚 回 憶 說 : 「 教 頭 將 那 個 金 庫 (安 奉 庫 )打 開 , 頭 低 低 的 把 祂 端 出 來 , 端 到 台 前 給 校 長 , 交 給 校 長 , 典 禮 完 後 又 將 之 鎖 上 。 」( B-2-1) 洪 東 發 回憶說:

剛剛講的勅語就是弄一塊桂木下去包寫字的宣紙,捲起來再蓋 起 來 , 然 後 放 到 金 庫 (安 奉 庫 ), 現 在 舉 行 儀 式 才 用 鑰 匙 打 開 把 - 125 -


他拿出來,在用一個梧桐戚乾漆的盒子裝著,再用銅盤端著, 再 一 步 一 步 走 上 去 , 他 們 是 非 常 的 尊 敬 皇 帝 。 ( D-6-1)

陳福耀也回憶道:

特 別 讀 一 個〈 教 育 勅 語 〉, 這 個「 朕 」就 是 皇 帝 , 他 們 的 天 皇 , 要端出來時要用一個木材的盒子裝著,然後用個盤子端著,端 的比我們頭還高,不能端比頭低喔!在他宣讀教育敕語時我們 在台下頭都要低低的,要站著,不需要到跪著,只要上面一喊 「 朕 」 , 大 家 頭 就 要 馬 上 低 下 來 。 ( B-3-1)

接 著 當 洪 東 發 提 到〈 教 育 勅 語 〉的 感 受 時,他 馬 上 朗 誦 出〈 教 育 勅 語 〉:

大家都要背,我唸另一個調的給你聽:朕惟フニ我カ皇祖皇宗 國 ヲ 肇 ム ル コ ト 宏 遠 ニ 德 ヲ 樹 ツ ル コ ト 深 … … (朕 惟 , 我 皇 祖 皇 宗 , 肇 國 宏 遠 , 樹 德 深 厚 … … ), (抑 揚 頓 挫 音 調 ), 我 剛 剛 講的這一個調就是校長在唸的語調,我把他學了起來,因為校 長 要 到 台 上 去 唸 ,這 別 人 都 不 能 碰 ,校 長 就 會 穿 正 式 的 禮 服 (官 服 ), 站 上 去 , 這 東 西 放 在 金 庫 (安 奉 庫 ), 就 用 一 個 梧 桐 的 盒 子,漆黑色的乾漆,綁一條紅色的緞帶,用一個筒盤,端著, 然 後 要 端 到 頭 頂 上 , 低 著 頭 這 樣 走 這 樣 走 (尊 卑 的 模 樣 )。 ( D-6-1)

由此可知〈教育勅語〉深深的烙印在學童的腦海中,受訪者們雖然沒有 - 126 -


辦法全部的背頌,但經過六、七十年後,竟然還有辦法記得近六成的內 容,實屬不易。賴彰能指出:

〈教育勅語〉一定會的,像普通老師是一定要默背的,你如果不會 的話你怎麼教給囝仔呢?不過一年級的話你要叫他們背出來是不 太 可 能 , 到 了 五 、 六 年 級 就 都 要 會 默 背 了 。( B-1-1)

而 這 樣 的 說 法 從 史 料 中 的 修 身 科 編 纂 趣 意 書( 類 似 今 日 的 教 師 手 冊 )中, 也提到修身科在四年級時要正確無誤地背頌〈教育勅語〉,並且在畢業 前 學 會 默 寫〈 教 育 勅 語 〉( 台 灣 總 督 府,1919)。事 實 上 早 在 1900 年 時 , 伊 澤 修 二 在 帝 國 教 育 會 上 以〈 關 於 台 灣 公 立 學 校 設 置 的 意 見 〉為 題 演 說, 強調貫徹〈教育勅語〉的精神是統治台灣的「首要工作」。把〈教育勅 語〉作為教化「新附民」不可缺少的工具。試圖通過〈教育勅語〉轉移 台灣人效忠的對象,強調台灣人必須對日本和天皇效忠(引自汪婉, 2006) 。 而 這 種 尊 重 〈 教 育 勅 語 〉 如 同 尊 敬 天 皇 的 雙 重 擬 像 也 在 公 學 校 出現,洪東發指出:

學 校 大 小 都 要 有 一 張〈 教 育 勅 語 〉,那 張 就 要 另 外 一 個 金 庫 (安 奉 庫 )裝 著 , 要 舉 行 儀 式 時 才 去 端 來 , 就 很 敬 重 的 這 樣 走 走 , 六年級時有一次被他(教頭)端到翻倒,哈哈,端的那一個他 嚇 到 流 眼 淚 , 可 能 是 副 校 長 (資 深 老 師 )端 的 , 校 長 在 台 上 唸 , 等於就是一個代理皇帝,端時就要奉上,端時太過於緊張,呵 呵……,教育敕令沒端好就掉下去。這真是一個大不敬,可要 被砍頭的。這是我記憶中發生過的事,我說這個是差不多是九 - 127 -


十 年 前 的 事 了 。 ( D-6-1)

由此可知,天皇所御賜的〈教育勅語〉及御真影在儀式中扮演著崇高無 上的擬像,而〈教育勅語〉及御真影無形中成為當時公學校內師生都要 誓 死 看 守 的 聖 物 , 蔡 錦 堂 ( 2006a) 指 出 由 於 校 園 中 存 放 著 〈 教 育 勅 語 〉 及御真影下賜的兩種聖物,而演化出一種「特殊的守衛制」,白天由學 校所有教職員(包括女生)、晚上則由男生值班,以保護〈教育勅語〉 及御真影。

(三)校長對〈教育勅語〉的解釋及師生合唱儀式歌曲 校長的勅語教誨,主要是針對勅語的內容加以解釋,使學生更加瞭 解 勅 語 的 意 涵 而 有 所 啟 發 ( 陳 美 惠 , 2007) 。 但 張 岳 揚 在 回 憶 中 並 無 很 明確的印象,校長對勅語的內容加以解釋,他回憶當年玉川公學校(現 今崇文國民小學)的小野邦彥校長在台上的情形:

校長會講解祭日的意義,今天就是天皇的生日,今天紀元節就 是兩千年前神武天皇怎樣怎樣說那些歷史而已,大約是這個樣 子 。( D-4-1)

而針對此一步驟,同樣是就讀於嘉義第一公學校(現今崇文國民小學) 的洪東發也沒有很深的印象

25

。 由 於〈 教 育 勅 語 〉是 一 個 培 養 國 民 精 神

的前導組織,以獨特的文體夾雜著極難理解的漢語,與一般國民的日常 25

研 究 者 認 為 可 能 是 受 訪 者 年 齡 過 高,而 導 致 在 這 樣 的 細 節 上 無 法 明 確 的 回 憶 當 時 情 形 ,故 研 究 者 將 在 第 六 章 第 二 節 皇 民 化 時 期 的 校 園 中 節 慶 、祭 典 活 動 的 實 施 中 與 賴 彰 能 等 七 位 教 師 進 行 三 角 檢 證,以 求 是 否 真 在 儀 式 中 校 長 針 對 勅 語 的 內 容 加 以解釋史實。 - 128 -


用 語 大 為 不 同 , 故 王 錦 雀 ( 2005) 指 出 〈 教 育 勅 語 〉 以 當 時 兒 童 的 國 語 (日語)能力來說,欲理解是有其困難度,尤其要學童瞭解日本國體精 神 , 似 乎 有 點 難 度 。 另 外 汪 婉 ( 2006) 也 贊 同 這 個 說 法 , 汪 婉 認 為 較 之 日本兒童而言,台灣兒童要理解〈教育勅語〉更為困難。所以殖民教育 者們試圖把萬世一系的天皇、忠君愛國的理念與台灣人牽強地捏合在一 起,在教育理論上是行不通的。於是,他們只好將〈教育勅語〉融入修 身科,再透過修身課灌輸日本國民精神。

接 下 來 , 每 個 國 定 紀 念 日 , 都 有 它「 慶 祝 歌 曲 」, 每 次 祝 日 歌 曲 的 合 唱 , 則 是 視 當 天 的 節 日 而 定 ( 陳 美 惠 , 2007) 。 陳 福 耀 指 出 :

每一個節慶都有一條歌曲。也都要唱國歌。要先唱國歌後再 接著唱節慶的歌曲。也沒有規定說每一個節慶都有歌曲。 ( B-3-1)

洪清蘭也回憶著說:「有啦!像我年級比較大時像皇帝生日也是要去學 校 唱 歌 , 要 去 給 祂 參 拜 。 」( D-1-1) 接 著 洪 東 發 又 說 :「 天 長 節 有 天 長 節 的 歌,地 久 節 有 地 久 節 的 歌,國 歌,每 一 個 節 慶 都 有 一 首 歌。」 ( D-6-1) 由 此 可 知 , 當 時 學 生 要 具 備 多 首 節 慶 歌 曲 的 能 力 。 賴 美 玲 ( 2007) 指 出 台 灣 公 學 校 及 小 學 的 祝 日 歌 曲 分 別 有 九 首 , 如 下 表 5-1:

表 5-1 台 灣 公 學 校 及 小 學 校 「 式 日 唱 歌 」 曲 目 曲名 君が代 勅語奉答 一月一日 紀元節

日期

1 月 1 日 2 月 11 日

作詞者 古歌 古山榮三郎 千家尊福 高崎正風 - 129 -

作曲者 林 廣守 一條愼三郎 上 真行 伊澤修二


天長節

明治節 始政紀念日 螢の光 仰げば尊し

11 月 3 日( 明 治 )、 1 0 月 3 1 日 ( 大 正 )、 4 月 29 日 ( 昭 和) 11 月 3 日 6 月 17 日 畢業歌 畢業歌

黑川真瀨

奧 好義

崛澤用安 杉江 秀 渡部春藏 一條愼三郎 音 樂 曲 調 掛 編 纂《 小 學 唱 歌 集 》初 編,第 2 0 首 。 音 樂 曲 調 掛 編 纂《 小 學 唱 歌 集 》第 三 編,第 53 首 。

資 料 來 源 : 研 究 者 修 改 自 賴 美 玲 ( 2007: 110)

由上表及訪談內容中則可明確知道,公學校的學生除了要會背誦〈君が 代〉,一年中更是要經歷過五個節慶,也就是說至少要會熟唱紀元節、 天長節、一月一日(元旦)、始政紀念日、明治節等五首儀式歌曲。另 外在儀式完後有一個動作是必作的,那就是向東方行大禮鞠躬,楊立三 指出紀元節的情形說:

開 國 紀 念 日 (紀 元 節 )都 要 向 東 邊 敬 大 禮 , 且 要 大 喊 「 萬 歲 」 , 不 管 如 何 哪 一 種 儀 式 完 後 都 一 定 要 大 喊 「 萬 歲 」 。 ( B-4-1)

洪東發也接著說:「天長節那一天就舉行像東邊敬拜,對日本敬拜、行 禮 。 」( D-6-1)由 兩 者 的 敘 述 中 可 以 瞭 解 到 , 當 時 儀 式 完 前 一 刻 即 是 向 遠方的宮城遙拜,並獻上赤子的忠君愛國之心,而這樣的意識型態也為 皇民化之路奠下基礎。

另 外 學 校 大 部 分 都 會 運 用 10、 11月 的 「 祝 祭 日 」 來 舉 行 運 動 會 , 如 10月 的 神 社 節 、 11月 的 明 治 節 , 通 常 在 儀 式 完 後 , 運 動 會 就 緊 接 著 登 場 ( 島 嶼 柿 子 文 化 館 , 2004)。 張 岳 揚 回 憶 說 :

- 130 -


運動會好幾種,第一種我記憶都十一月初三,是明治天皇節, 明治天皇已經逝世,所以設在十一月初三。那一天他的祭日, 所 以 運 用 那 一 天 舉 行 運 動 會 , 後 來 就 變 來 變 去 了 。 ( D-4-1)

由 此 可 知,舉 辦 運 動 會 通 常 在 明 治 節 居 多,而 當 時 的 比 賽 項 目 非 常 單 調, 張岳揚回憶說:

運動會時我們那時沒什麼花樣,就只有跑一百公尺或五十公尺 而已,低年級就五十公尺,五、六年級就一百大家下去跑,再 來就是接力賽。我記得六年級時才有那個攻城的比賽,用紙糊 成一個城門,裡頭放了一盞火,兩邊用紙球丟城中那盞火,讓 火倒下然後燒掉城門,最先燒掉城門的就贏得比賽。我記得六 年級才有這一種,以前就跑、跳而已,花樣多應該是我們畢業 後 昭 和 10年 後 才 增 加 的 。 ( D-4-1)

從張岳揚的回憶中,我們可以發現當時比較特別的競賽就是攻城比賽, 這樣危險的火燭對小學生而言似乎潛藏著極大危險,但若以灌輸日本武 士道精神的目的來講,似乎隱約透露著就算是再危險也要完成的使命。

二、神社及節慶的活動項目 (一)神社的角色及其對學生的影響 陳 鸞 鳳 ( 2006) 指 出 , 殖 民 政 府 處 心 積 慮 想 改 變 台 灣 新 國 民 的 宗 教 信仰,將台灣新國民的下一代集中進行思想改造。而學校教育無疑是最 好的工具,於是就把學校配置於神社周圍的規劃設計,如當時嘉義神社 - 131 -


附近有東門公學校(現今民族國民小學)、嘉義中等學校(現今嘉義高 中)、嘉義農林學校(現今嘉義大學)等,這樣將學校教育與國家神道 信仰結合,確實是作為新一代國民的文化思想改造最有力的作法。如楊 立 三 回 憶 指 出:「 我 們 小 時 候 在 固 定 的 節 慶 時,都 會 去 神 社 都 有 在 參 拜。」 ( B-1-1) 接 著 洪 東 發 回 憶 說 :

十月二十八神社節,皇帝最敬拜的也是神,神社是神聖的地方 連鬼都不能進去,神社是一個很神聖的地方,是用檜木修建而 成的,那是誰都不能去的,只有那個看管、拿紙坲在那邊甩的 那一個在那邊,叫社師,那是在前面,後在爬很高的後面又再 建神社,屋簷我們都是說翹直的,是帶去遠遠的公園,離好幾 百步地方,老師喊行禮命令,我們就行禮,然後就出來而已, 不能太靠近就對了,怎麼可能讓你太接近那邊。社師在那邊看 管 不 會 讓 你 接 近 。 那 時 候 日 本 皇 帝 連 鬼 都 會 嚇 到 。( D-6-1)

由洪東發的口吻可知,神社的莊嚴性已經矗立在他腦海中,而天皇也已 神格化到連鬼怪對祂避之而違恐不及。陳福耀回憶接著說:

學校會在節慶時,由老師帶我們學生去參拜,一整群的,有時 候大排長龍。以前的話神社就是現在忠烈祠。拜前要漱口表示 尊 敬 。 ( B-3-1)

楊立三也說:

- 132 -


神社節囝仔要拜都是正月,十月二十八日是神社管理的人會去 那邊祭祀日本天皇的祖先天照大神,還有一個皇帝的舅舅。初 一是開國紀念日要去拜。以前嘉義神社的地位算很高,在斗 六 、 北 港 那 邊 的 人 都 要 來 這 一 邊 參 拜 。 ( B-4-1)

由此可見,參拜神社對學生來講是一件非常莊嚴的事情。而除了參 拜外,對於神社的奉仕更是不可或缺,一般而言會由教師帶領學生至神 社,再由神社幹務司分配工作,工作內容大都是清掃神社內外環境、拔 雜 草 、 修 剪 樹 木 等 工 作 ( 徐 正 武 , 2004; 島 嶼 柿 子 文 化 館 , 2004) 。 就 讀於東門公學校(現今民族國民小學)的周登山回憶指出,高年級的學 長 都 會 在 初 一 、 十 五 輪 流 到 嘉 義 神 社 幫 忙 打 掃 ( 徐 正 武 , 2004) 。 但 洪 東發回憶當時在神社前看到的情景說:「學生沒啦!那是另外神社的社 團 在 整 理 的 , 那 是 神 性 不 能 隨 便 。 」( D-6-1)或 許 是 因 為 洪 東 發 當 時 只 有去祭拜而已,並未參加過清掃活動,所以他誤以為是其他社團的成員 在 打 掃 神 社,但 可 以 確 定 的 是 初 一、十 五 都 有 人 在 打 掃。陳 福 耀 接 著 說 :

我是沒有去掃過,不過我隔壁班的好朋友曾經有一次去掃過, 他曾經跟我抱怨說那天要天沒亮就起床到學校集合,因為要去 神 社 幫 忙 打 掃 。 ( B-3-1)

綜合上述,不管是參拜神社或打掃神社,對當時公學校的台灣囝仔來 講,在表面上來講是非常榮耀的事,但陳福耀的隔壁班同學卻以抱怨的 態度表現其對參拜神社情形,形成一種對比。因為藉著頻繁的神社參 拜,不但可以培養學生們的敬神思想,又可以鍛鍊兒童身心,並利用學 - 133 -


生 人 數 眾 多 這 優 點 , 清 掃 整 潔 遼 闊 的 神 社 境 域 ( 徐 正 武 , 2004) 。

(二)神社節慶的活動項目 神社慶典在台灣人眼中,是日本人的「迎熱鬧」活動,大家走上街 頭觀賞湊熱鬧是必然的,或是參加他們在神社附近所舉辦宛如嘉年華會 的 表 演( 徐 正 武 , 2004)。 如 嘉 義 市 在 同 化 時 期( 1919-1936 年 )期 間 , 《 台 灣 日 日 新 報 》 曾 在 1931 年 ( 昭 和 6 年 ) 10 月 26 及 29 日 報 導 , 28 日午前 9 時嘉義神社慶典舉行秋季大祭,各種娛興如演藝大會、角力大 會 、 習 射 大 會 、 梨 園 開 演 、 陸 上 競 技 大 會 等 ( 引 自 徐 正 武 , 2004) 。 楊 立三回憶其親身參與的經驗說:

我曾在神社節時被他們選去那邊當相撲比賽選手過,還有比賽 賽跑跟跳舞。男生的話相撲比較多,不然就是柔道、劍道比較 多。他們都會挑一些體格比較好的,我曾被叫去相撲、游泳。 就綁一台五色帶,然後推來推去,跟日本小學校的學生競技, 他們就會用一個圈圈圍著,要是掉出去外面的人就輸了。我們 以前日本時代教體育的叫小出老師,他都會運用體操課教我們 一下,並沒有刻意的作一個圈圈幫我們訓練的場地。比賽場地 在現在公園放火車頭那(現今公園內靠民權路側)一邊,以前 那 邊 是 空 地 , 那 一 邊 以 前 常 是 兒 童 玩 耍 的 地 方 。 ( B-4-1)

楊立三在口述中提到,節慶時每個公學校都要推派人選與日本人的小學 校進行校際對抗。這樣的情形在當時非常普遍,主要是意欲培養兒童的 好勝、鬥狠及勇敢的武士道精神,尤其在體育科的教材上最為明顯(汪 - 134 -


知 亭,1978) 。體 育 課 的 追 趕 跑 跳 碰 對 台 灣 囝 仔 是 非 常 新 鮮 的 課 程,早 期 的 體 育 課 程 非 常 簡 易,像 是 簡 單 的 體 操、身 體 動 作 訓 練,強 調 規 律 運 動 , 並藉著集合列隊過程中,培養學生的秩序與規律(島嶼柿子文化館, 2004), 同 時 也 為 當 時 神 社 節 慶 典 中 的 比 賽 活 動 作 基 礎 的 練 習 。

1934年( 昭 和 9年 )10月 26、 28日 的《 台 灣 日 日 新 報 》又 記 載 了 1934 年 ( 昭 和 9 年 ) 10 月 27 、 28 日 當 天 在 嘉 義 神 社 秋 祭 的 情 形 , 描 述 當 天 大 氣 濃 厚 , 27 日 正 午 起 神 輿 繞 境 市 內 , 28 日 午 前 7 時 在 神 社 舉 祭 等 ( 引 自 徐 正 武 , 2004) , 這 種 情 形 洪 東 發 也 表 示 他 曾 看 過 :

有神轎,用一小間厝,都安金,弄的很漂亮,叫神明轎,那個 抬著在那邊ㄑ一ㄚㄑ一ㄚ搖來搖去,有抬那個出來,都是神社 的 人 拿 。 ( D-6-1)

由 此 可 知 , 在 同 化 時 期 ( 1919 年 -1936 年 ) 整 個 神 社 節 的 節 慶 在 嘉 義 市 境內已經非常風行,而這種神社的慶典不只是影響到台灣人民的生活習 慣,更是讓學童能參與其中並得到文化上的認同與歡愉,此外更可看出 日本政權為了徹底落實同化政策手段的多元化。

三、小結 綜合上述,在校園中節慶、祭典活動方面,可以明確的看出參拜御 真影及奉讀〈教育勅語〉的神聖儀式在台灣囝仔心中的已奠定其神聖性 及神秘性的涵化。而這就是支配階級意欲讓從屬階級的權力控制,自然 而然的去認同和支持其主流文化、去接受支配階級所給的信念與理想, - 135 -


並且刈除屬於本身的文化,忽略支配與被支配的權力不平等關係。另一 方面,強調教育的目的是從空間面的地理科來充實兒童的精神內涵,而 透過神社的參拜更加的合理化及神化了天皇的地位。經由這樣的慶典與 祭拜,讓天皇在台灣人的空間內形成一種崇高的擬像,以作為其永久統 治 的 正 統 性 及 神 聖 性 。 以 下 第 四 節 繼 續 論 述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校園中特殊建築物及其對學生的影響。

第四節

校園中特殊建築物及其對學生的影響

本節第一部分先論述嘉義市各公學校中有哪些特殊建築物,接著第 二部分則論述建築物對學生有何影響。

一、嘉義市各公學校中的特殊建築物 (一)播音台 播音台是象徵著台灣西化的開始,全台至今僅剩此座播音台坐落於 校園中,巴洛克風格及羅馬式的幾何圖貌是其特色,手工細緻的洗石子 飾面,造型繁複華麗,變化豐富;在擴音口上方的花樣有如一本翻開的 樂譜,而下方的豎琴雕花及排成直線的口字形雕塑,好似聲音正源源的 播 放 著( 島 嶼 柿 子 文 化 館 , 2004)。 當 時 是 玉 川 公 學 校( 現 今 崇 文 國 民 小 學)學生的歐識回憶說:

升旗典禮是一定要放國歌,他播出來後我們一定要唱國歌,降 旗典禮呀!典禮前一定要唱國歌,從廣播塔播出來後我們學生 就 要 跟 著 唱。播 國 歌、升 旗、降 旗 都 會 播 那 個 日 本 國 歌。 ( B-1-1)

- 136 -


同樣是就讀於玉川公學校(現今崇文國民小學)畢業的黃足治回憶說:

知道那個東西是在廣播的,學校如有什麼事情就會透過那個東 西廣播給大家知道。像升降旗,也是從那邊放送國歌出來。 ( B-1-1)

從以上的回憶內容我們可以大約瞭解到,此播音塔的功能不外乎是播放 國歌、校歌及運動會的進行曲等。

嘉 義 市 阿 里 山 鐵 路 北 門 驛 ( 2003) 考 證 指 出 , 昔 日 玉 川 公 學 校 (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前 身 )內 的 播 音 塔 約 建 造 於 1920 年 左 右,大 約 是 日 治 時 期 的 大 正 年 間 。 但 這 樣 的 說 詞 似 乎 有 些 問 題 , 因 為 於 1921-1926 年 就 讀 於 嘉 義 第 一 公 學 校( 現 今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洪 東 發 指 出 :「 當 時 沒 有 播 音 塔 , 沒 有 , 那 是 後 來 進 步 後 才 有 的 。 」( D-6-1) 另 外 於 1929-1934 年 就 讀 於 嘉 義第一公學校(現今崇文國民小學)張岳揚也指出:

我們那時候沒有廣播塔,我們只有用那種擴音器在講,就是臨 時設在教員室那一邊,然後傳講到教室去,要集合學生出來運 動場時那只是一種工具。你說那個可能是之後學生數變多後設 的,不然講難聽一點鐘敲一敲大家都聽的到。我們那時候有一 個工友專門在煮開水跟敲鐘的。那個時候還沒有那個東西(廣 播 塔 ) , 廣 播 塔 畢 業 後 才 有 。 ( B-2-1)

因此阿里山鐵路北門驛的推測可能有誤。另外依據黃足治、歐識及賴彰 - 137 -


能指出,當時負責播音塔的是一位叫家弓武千代的日籍男教師,研究者 查 證 了 該 位 日 籍 教 師 到 職 日 期 為 1928年 , 離 職 時 為 1939年 。 且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 1988) 的 《 慶 祝 創 校 九 十 週 年 大 會 手 冊 》 中 記 載 著 在 1940年 服 務 於玉川公學校的日籍教師五十嵐千代次就曾見過校園有播音台,這樣的 證 據 更 加 確 認 了 在 1939-1940年 前 後 播 音 台 已 被 建 立 並 矗 立 於 校 園 中。但 究竟此播音塔建立的年代究竟為何時?在受訪者中沒有人知道播音塔 建立的年代,研究者經訪查

26

及查證史料後發現,播音塔建造更精確的

年 代 應 該 在 1935年 至 1939年 之 間 建 立 , 並 非 是 1920年 代 的 產 物 。

另 外 播 音 塔 並 非 為 百 年 播 音 台 , 2005年 7月 8日 教 育 部 網 站 中 的 校 園 趴 趴 GO中 的 新 聞 報 導 28

27

、 2006年 4月 14日 民 視 的 教 育 最 前 線 的 新 聞 報 導

均錯誤的刊載崇文國民小學內的播音塔已有百年歷史。

(二)時鐘塔 1928年 ( 昭 和 3年 ), 嘉 義 第 一 公 學 校 ( 現 今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 為 了 紀 念創校三十週年,擴大舉辦校慶活動,並由十三屆的畢業校友合資,聘 請 蔡 天 助 先 生 設 計 了「 開 校 滿 三 十 週 年 紀 念 」時 鐘 塔( 島 嶼 柿 子 文 化 館 , 2004; 嘉 義 市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 1999) 。 洪 東 發 指 出 , 時 間 塔 是 他 就 讀 嘉 義第一公學校(現今崇文國民小學)期間建設的,他說:「那時校園沒

26

27

28

研 究 者 訪 查 一 位 於 1940-1943 年 就 讀 於 台 南 師 範 學 校 的 曾 煥 烈 老 師 , 他 指 出 , 他就讀台南師範期間曾參訪過玉川公學校,此時在校園中已經有播音塔,他說 這 一 個 播 音 塔 與 1936 年 柏 林 奧 運 有 關 係 , 因 為 當 時 德 國 走 的 整 齊 化 一 , 而 我 們 卻亂七八糟,當時就下令各國小都要訓練正常步,那個播音塔就是為了要提倡 正常步才建的。 教 育 部( 2 0 0 5 )。 一 百 零 八 年 的 英 才 搖 籃 ─ 嘉 義 市 崇 文 國 小 。 2 0 0 8 年 2 月 2 9 日 , 取 自 h t t p : / / 1 4 0 . 111 . 3 4 . 11 6 / o l d / 1 4 9 / s c h o o l . h t m 民 視 教 育 最 前 線 ( 2 0 0 6 )。 崇 文 國 小 百 年 播 音 台 ─ 具 特 色 代 表 。 2 0 0 8 年 2 月 2 9 日 , 取 自 h t t p : / / e d u c a t i o n . f t v. c o m. t w / c o n t e n t . p h p? id = 9 8 - 138 -


有像中國那樣子到處都是銅像,也還沒有大時鐘啦!是十三屆後來才修 建 。 」 ( D-6-1) 而 張 岳 揚 也 指 出 :

我最懷念的就是這一個時鐘台,大約是三十年那時候的,我們 畢業時都會坐在這一邊照相,以前都會認為他很高,不過出社 會後回去看這根本也沒有多高,印象最深的就是這一個。 ( D-4-1)

這種標準化時間制度的西方產物,在當時可說是相當先進的設備,但實 質 上 其 真 正 要 傳 遞 的 概 念 不 外 乎 是「 守 時 」 ,但 這 概 念 對 於 一 個 公 學 校 的 學 生 來 講 似 乎 太 過 於 抽 象 。 呂 紹 理 ( 1998) 研 究 指 出 , 當 時 在 課 程 安 排 上,諸如算數科、體操科、國語(日語)科及修身科等,都已經導入時 間的觀念,但像「秒」的時間單位,在具體的日常生活中,並不容易感 受到。而當時嘉義第一公學校(現今崇文國民小學)的畢業校友為了回 饋學校的栽培,特地把新式的時鐘塔引入學校中,讓學生透過校園中的 實物觀察,學習課程時更加有效果。

(三)故恩師之碑 1928 年 ( 昭 和 3 年 ), 嘉 義 第 一 公 學 校 ( 現 今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 為 了 紀 念 創 校 三 十 週 年,除 了 增 設 了 時 鐘 塔 外,尚 建 造 了 一 個「 故 恩 師 之 碑 」 , 是為了紀念日治時期學校在職身故的教職員們,並藉機教導學子們尊師 重 道 的 精 神( 島 嶼 柿 子 文 化 館 , 2004)。 而 這 石 碑 曾 被 移 動 多 次 , 在《 崇 文一世紀誌─百週校慶特刊》第四十六頁照片中可觀察到當時的石碑是 設立在學校禮堂旁邊,而後因禮堂的擴建被搬遷,張岳揚回憶指出: - 139 -


這個石碑是昭和三年十月一日建造的,這在大禮堂那邊,我們 進去念時就沒了,昭和四年時就拿掉了,因為在士林有芝山巖 有一個全島靖國的,所以就都拿掉了,我們入學時已經沒有 了。這個石碑在禮堂旁邊,可能是學生數增多後,禮堂為了擴 建將之拆除了。

根據張岳揚的說法,似乎此石碑被拿掉後就沒有再出現,但在《崇文一 世 紀 誌 ─ 百 週 校 慶 特 刊 》第 五 十 九 頁 第 三 張 照 片 中,是 攝 影 於 1969 年 , 故張岳揚說法可能有誤。加上歐識指出:「不是在校門口,這個好像在 學 校 操 場 那 邊 後 面 , 所 以 比 較 沒 什 麼 印 象 。 」( A-1-1) 因 為 此 石 碑 很 有 可能在拆除後,被移往校園中偏僻的一角,故張岳揚可能沒發覺到。再 加 上 島 嶼 柿 子 文 化 館 ( 2004) 指 出 , 在 戰 後 一 片 掃 皇 民 化 的 行 動 中 , 它 卻意外的逃過被拆除命運,但可惜的是後來又因校園整修工程的考量, 不 得 不 將 之 拆 除 , 所 以 更 加 確 定 故 恩 師 之 碑 從 1923 年 ( 昭 和 3 年 ) 到 1945 年 ( 昭 和 3 年 ) 都 矗 立 在 校 園 中 。

(四)其它建築物 在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的 嘉 義 市 公 學 校 中 , 除 了 最 大 的 嘉 義 第一公學校(現今崇文國民小學)外,似乎沒有比較特別的建築物,且 在洪東發、張岳揚、陳福耀、洪清蘭、黃足治、楊立三及賴彰能等人回 憶中,校園根本中沒有任何的銅像。但日治時期校園中普遍的景觀以池 塘 居 多,如 就 讀 於 白 川 公 學 校( 現 今 大 同 國 民 小 學 )的 詹 雪 貞 回 憶 指 出 :

- 140 -


當年一進校門口的右側就有一個日式風格的小庭園,林木參 天,園中有座小橋,終日流水聲淙淙,池裡種滿嬌豔可人的睡 蓮,魚兒悠哉的在水中游來游去,此小庭園即為松鶴池之前 身 。( 嘉 義 市 大 同 國 民 小 學 , 2004: 16)

另 外 1917 年( 大 正 6 年 )畢 業 於 嘉 義 公 學 校( 現 今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的 已 故蔡則琛醫學博士,曾在崇文國民小學的出刊的《慶祝創校九十週年大 會手冊》中提到:

回憶六十年前,在畢業前我和同期畢業的同學在禮堂北邊,用 我們稚嫩的小手親自的挖掘土,用以來建造一個小池塘,昔日 至今,那個池塘仍然存在,讓我們對以前的事懷念不已,像時 鐘台、大榕樹,還有走廊邊的自來水,就讓我回憶起曾是飲喝 這 些 水 長 大 的 。( 嘉 義 市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 1988: 6)

另外就讀於東門公學校(現今民族國民小學)的賴彰能也回憶說:

那時候校園有個魚池,魚池是用水泥蓋起來的養魚,但我記得 我進去兩、三年那些池子跟魚都不見了,只剩下一個空空的魚 池 在 那 邊 。 ( D-2-1)

故我們可以大致瞭解到此一時期的嘉義市公學校內的景觀,不外乎有播 音塔、時鐘塔、池塘及花園等。

- 141 -


二、建築物對學生的影響 播音塔不外乎是播放運動會歌曲、校歌及國歌,而這些作用基本上 都是方便於傳播而已,而玉川公學校(現今崇文國民小學)的播音塔設 備相較於當時嘉義市其它公學校而言,其是更先進的設置。

另外在時鐘塔方面,由於時間觀念的傳入,使台灣朝現代化社會邁 前了一小步,但針對這樣的說法,呂紹理卻以批判的口吻指出:

標準時間最大的功能是在公眾生活領域中塑造出不可遲到的 「 時 間 勵 行 規 範 」, 而 不 是 教 導 台 灣 人 把 標 準 時 間 當 成 規 劃 其 生 活 內 容 的 利 器 。( 呂 紹 理 , 1998: 81)

這也並非空穴來風,因為在課程內容上及教育政策上均明顯表露出對台 灣人的歧視與不公平,而為了將台灣人馴化為低階的勞動者,在時間概 念上的解釋極有可能如同呂紹理的說法。

接著在故恩師之碑方面,只是單純的灌輸尊師重道的觀念,而非強 迫必須向其敬禮表示尊重,洪東發指出:

它是比較形式上,沒有很徹底,是要給它尊敬。會讓你知道他 們 的 老 師 在 這 邊 死 掉 , 但 不 會 叫 你 一 直 參 拜 它 ! ( D-6-1)

姜 得 勝 ( 2005) 指 出 , 校 園 中 的 小 橋 流 水 、 紀 念 碑 文 、 銅 像 等 建 築 物 皆 是深具教育性傳情達意的「符號」象徵。因此這些設置我們雖無法斷言 - 142 -


其具有濃厚的皇民思想,但不可否認的是它的確潛移默化了皇民赤子的 思想。

三、小結 綜 合 上 述,當 時 嘉 義 市 的 玉 川 公 學 校( 現 今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 、白 川 公 學 校 ( 現 今 大 同 國 民 小 學 )、 東 門 公 學 校 ( 現 今 民 族 國 民 小 學 )、 北 社 尾 公學校(現今北園國民小學)等四個公學校中並無特殊傳遞意識型態的 銅像或雕像,除了池塘及花園外,嘉義市公學校就以玉川公學校(現今 崇文國民小學)的播音塔、時鐘塔最具代表性。以下第五節繼續論述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教 師 在 意 識 型 態 國 家 機 器 下 的 心 態 。

第五節

教師在意識型態國家機器下的心態

本 節 茲 分 為 兩 個 部 分 說 明 在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的 國 家 霸 權 下,日籍教師的心態。

一、台籍教師的心態 Freire( 1998)指 出 , 教 師 沒 有 愛 是 不 可 能 的 , 會 使 他 的 工 作 失 去 意 義 , 但 僅 僅 只 有 愛 是 不 夠 的 , 需 要 的 是 一 種 「 武 裝 的 愛 」( armed love), 如果沒有這種愛,教師很難在令人困窘的報酬和專斷對待的不正義或政 府的恥辱中存活下來,而仍可獻身於他們的學生。然而這種武裝式的愛 是透過教師生命歷程的一種體驗轉化而來的,因為被殖民者常會處在一 種矛盾的心理狀態,一方面身受殖民母國的文化知識,另一方面又必須 保 有 自 己 民 族 的 文 化 ( 翁 福 元 、 張 毓 真 , 2002) , 而 這 兩 方 面 的 衝 突 讓 那些有民族意識的台籍教師必須在霸權壓迫與對抗間作內心上的周旋。 - 143 -


因此台籍教師相對於日籍教師而言,在民族情懷影響下對待台灣囝仔可 能會多了一份疼惜之情,如張岳揚回憶說:

像楊振南老師那麼好,還煮綠豆湯給我們喝,如果我們表現不 好,他還是會打我們手心。像我們那時候跟老師的感情到現在 都 還 很 好 。 ( B-2-1)

由於教師對學生的這份疼愛,導致他們非常鼓勵學生上進,因為在殖民 的 背 景 下 , 當 時 沒 唸 書 的 囝 仔 , 面 對 文 化 資 本 ( culture capital) 的 缺 乏 可說是永無翻身之地,就算是一個公學校畢業的學生,要在社會上找到 不錯的職業也非常不容易,所以張岳揚眼中的楊振南老師,似乎比起日 籍教師更加鼓勵台灣囝仔上進,以達社會流動。張岳揚說:

我們楊振南老師,是三個班中的唯一台灣人,那時候考上中等 學校的三個班平均都是七個人,所以破紀錄,三十三屆破以前 的紀錄,一個班級考上七個,所以楊老師煮綠豆湯給我們吃, 他不會因為說我家貧窮所以看不起我,那時候他曾有對我們說 一句話:「我覺得你們考這樣,我非常光榮,和日本人競爭不 輸給他們」,那時候帶我們去旅行,去南靖製糖會社,反倒是 老 師 邀 請 七 個 考 上 中 等 學 校 的 去 那 邊 參 觀 跟 玩 。 ( B-2-1)

從上述張岳揚的說詞中,我們可以導引出一個概念,就是教師不是 意識型態國家機器所宰制的對象,也不是階層體制之下訊息的收發者, 而 應 是 具 自 我 反 思 與 批 判 能 力 的 主 體( 莊 明 貞,2001) ,所 以 此 時 楊 振 南 - 144 -


老師的行為似乎也呈現這樣的概念,因為楊振南老師可能知覺到台灣囝 仔身處在先天不足,後天失調的被壓迫處境,認為自己有改造社會的責 任,他想透過教育讓學生得以獲取更多的啟蒙及解放,讓他們得以對抗 文化政治化。相對的這群台灣囝仔也很爭氣的考上中等學校,但楊振南 老師背後是否有著「武裝的愛」呢?我們無法明確的認定,因為本研究 無法訪談到此人。

但研究者認為,在民族使命感下極有可能導致台籍教師在教學方面 會想更積極的勝過日籍教師,因為在第二章文獻探討中,我們發現有不 少的台籍教師已經知覺到其身處在被壓迫的處境中,所以張岳揚眼中的 楊振南教師極有可能也持著這樣的教學使命。但由於本段只有訪談學生 的論點,無法充分的證明楊振南教師是否真正體悟到被日本霸權下的壓 迫,進 而 展 現 出「「 武 裝 的 愛 」 ,抑 或 是 他 根 本 沒 有 體 悟 到 霸 權 的 壓 迫 性 , 而 是 單 純 的 努 力 教 學 。 且 在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整 個 社 會 環 境 下 尚有軍國思想的入侵,故對於台籍教師的心態及反應,將在第六章第五 節教師在意識型態國家機器下的心態作更詳細的論述。

二、日籍教師的心態 由於日本是以殖民者的身份統治著台灣,不可避免的會戴上有色的 眼鏡來看待台灣子弟,施加在被殖民者身上的笞刑處罰及歧視自然不在 話下。但值得我們關切的是為何光復至今已一甲子的歲月,那些曾被日 籍教師教導過的台灣囝仔,仍是存著感恩之心。就如同上段所提教師因 為 有 愛,而 這 種 愛 對 台 籍 老 師 來 講 是 一 種「 武 裝 的 愛 」 ,但 他 還 隱 含 著 一 種來自於教師的人格特質展現,因為教師的成就來自於學生精神的報酬 - 145 -


( non-physical rewards)。 如 張 岳 揚 說 :

也不是說日本時代日本老師很霸道之類的教法,不是這個樣子 的,他的根本就是愛這個學生,所以我說那個松山老師他乾脆 就說我補助你,說你沒得吃你拿回去就好,他沒有這樣做,這 一次的考試你考的很好給你鼓勵一下,第二不是說單獨一個 人,就會配一個,要兩份,這就是為了不傷害我們的自尊心。 這就是他當一個老師他可以完全瞭解到兒童心理的表現。所以 不要動不動就說日本老師對台籍學生有什麼差別待遇,這個問 題 我 覺 得 要 導 正 。 ( B-2-1)

從張岳揚口中,可以知道日籍教師其實也是非常疼愛學生,且這樣的情 形不是個案,如台東公學校(現今台東市台東中學)畢業校友林興得回 憶日籍教師給他的感覺:

教我們的老師是日本廣島人石井正憲,台北師範剛畢業分發來 的,這些老師都對我們很好,不會隨便體罰學生。(台東縣後 山 文 化 工 作 協 會 , 1999: 104)

內 埔 公 學 校 ( 現 今 屏 東 縣 內 埔 國 民 小 學 ) 的 畢 業 校 友 徐 謙 隣 在 《 110 週 年紀念特刊》中提到日籍教師時,其言:

以身作則,無論學生的國籍都一視同仁,雖然對學生施以「軍 訓式」的嚴厲管教方式,對不守規矩的行為會予以體罰,但是 - 146 -


對學生仍是相當照顧。例如:日籍的高橋先生,在六年級學生 要參加高等科的入學考試,會留下較優秀的學生負責義務指 導,師母還會利用學校種植的蕃薯做點心請大家吃,讓大家覺 得 很 窩 心,打 從 心 裡 感 謝 和 尊 敬 老 師。( 屏 東 縣 內 埔 國 民 小 學 , 2005: 205)

又如李英茂在《宜蘭耆老談日治下的軍事與教育》提到日本教師讓 他感動之處,他說:

五、六年級的老師也是音樂老師,叫做城所老師。他教學非常 認真,由於我們是升學班,他也是免費幫我們補習。後來戰爭 的時候,他被徵調到戰場,頭剃得光光的,害我們都嚇一跳。 ( 宜 蘭 縣 立 文 化 中 心 , 1996: 191)

由這些對公學校日籍教師的回憶裡,也證明了其實不少日籍老師都非常 的關心台灣囝仔,並非全然以高姿態的眼光看待學童。張岳揚又提到當 時松山教師對他的獎勵方式,他說:

我們不是有錢家庭。三年級時,松山老師常常說我這一次考 試,我 考 的 不 錯,就 賞 我 簿 子,一 疊 好 大 疊 國 語( 日 語 )也 有 、 算數也有,我回到家候就跑去跟我爸媽炫耀,今天老師說我成 績好,賞了我一疊簿子,這種事情不是一次兩次,畢業後就會 邊想我不一定成績好為什麼老師常常賞我簿子呢?後來才發 現,老師發功課回來是要你抄字,隔天去學校交作業,我常常 - 147 -


寫到沒有格子可以寫,就翻過去繼續寫,這樣的狀況老師就知 道我要跟家裡的人拿錢買簿子了,家人沒有錢可以給我,因為 這樣子所以老師就賞我簿子。老師跟學生的感情是這樣子。還 有一樣,他不是單獨的賞給我,他另外會找另一個人陪襯,一 個姓蔡叫蔡永德的同學,松山老師每次都說蔡永德你的行為很 好,要順便賞給他,所以要賞一定兩個,這樣子不會傷害到我 們的自尊心,很在意囝仔的感受,不是說他們在救濟你,不會 讓我們感覺到老師在可憐我們,向他討錢去買簿子。這樣的情 誼比較不像中國式的,我們出錢去跟老師買知識,師生的感情 非 常 好 。 ( B-2-1)

我們可以瞭解到當時的日籍教師不但顧及兒童的心理感受,對殖民地的 學生也是採有教無類的態度,但由於史料指出日治時期的教育偏向精英 教育,再加上楊立三也說:

台灣老師跟日本老師沒分別喔!他們是會的就教,會一直鼓 勵,比較起來成績也會絕對丟臉,但老師也不會因為這樣子而 看 不 起 他 們 。 ( B-4-1)

研究者認為日籍教師就算是戴著有色眼鏡看待台灣人,在學校場域全是 是台灣囝仔的情況下,他們仍然會尋求來自於學生給予的精神報酬,如 學生畢業考取中等學校、師範學校,抑或是表現良好時教師被表揚教學 有力等,所以他們對學生表現出來的愛,是來自於一種需要精神回饋的 動能居多。 - 148 -


綜合上述台籍教師與日籍教師的不同心態,我們發現日籍教師的心 態也有可能出現在台籍教師身上。就如同楊立三所言,台籍教師與日籍 教師的心態是沒有差別的。陳梁材也指出:

當時教師不分台、日籍,都十分敬業,而且非常體恤學生課後 缺乏理想的家庭讀書環境,總會在家中自備桌椅、夜間開放予 學生自修,並從旁輔導,補救教學,此外,尚備有點心解饑。 ( 台 灣 省 文 獻 委 員 會 編 , 1997: 117)

綜合上述得知,殖民者與被殖民者在教學心態上其實是有些許區別的, 因台籍教師在覺知是一個被殖民者的身份下,對台灣囝仔除了「愛」之 外,更 是 一 種「 武 裝 的 愛 」 ,他 們 想 透 過 教 育 讓 台 灣 囝 仔 能 在 日 本 的 統 治 下出人頭地,如楊振南教師曾對張岳揚說過:「我覺得你們考這樣,我 非 常 光 榮 , 和 日 本 人 競 爭 不 輸 給 他 們 」。( B-2-1)而 這 樣 的 話 語 中 其 實 已經將「武裝的愛」表露無遺。相對的日籍教師在教學心態在無涉及民 族情懷下,在教學心態上則可能較為單純的尋求精神上的回饋。

三、小結 綜合上述,可以發現不管是台籍或日籍的教師,基本上都非常的疼 愛學生,但日籍教師似乎比較偏向精英教育。研究者認為台籍教師極有 可能知覺到被殖民的一面,故他們會致力於教學,但由於本章探討的部 分並未訪談到教師,故此為暫時性推測,詳細論述請參見第六章第四節 教師在意識型態國家機器下的心態調。以下第六章繼續論述皇民化時期 ( 1937-1945 年 ) 學 校 的 思 想 掌 控 及 學 校 生 活 。 - 149 -


- 150 -


第六章 皇民化時期學校的思想掌控及學校生活 本章茲分為五節,首先,為了讓整個社會脈絡與學校作連結,第一 節先論述皇民化時期的社會狀況與治台政策,接著再以四節分別探討皇 民 化 時 期 ( 1937-1945 年 ) 嘉 義 市 公 學 校 ( 國 民 學 校 ) 裡 的 思 想 掌 控 與 學校生活的實態。以下分別是第二節為校園中潛藏的意識型態國家機 器。第三節為校園中節慶、祭典活動的實施。第四節為校園中特殊建築 物及其對學生的影響。第五節為教師在意識型態國家機器下的心態。

第一節 社會狀況與治台政策─軍國主義的意識型態國家機器 本節茲分三個部分論述當時的社會狀況與治台政策,分別為第一, 皇民奉公會的建立。第二,國語常用家庭的推動。第三,改日本姓名運 動。

一、皇民奉公會的建立 1940 年 ( 昭 和 15 年 ), 海 軍 中 將 長 谷 川 清 ( 1883-1970 年 ) 被 任 命 為第十八任台灣總督,當時日本內外局勢很緊張,台灣總督府因考慮到 台灣地處東亞島弧的優越作戰地理方位,不得不修正將台灣作為實踐南 方 作 戰 基 地 的 據 點 ( 伊 藤 潔 , 1993; 梅 谷 修 三 , 1942)。 1941 年 ( 昭 和 16 年 )4 月 成 立 皇 民 奉 公 會 29

29

,皇 民 奉 公 會 是 以 文 化 同 化 出 發 希 望 台 灣

此 時 在 日 本 境 內 在 1940 年( 昭 和 15 年 )已 成 立 一 個 名 為 大 政 翼 贊 會 的 組 織 , 而 皇 民 奉 公 會 並 不 是 其 支 會 , 另 外 日 本 還 在 朝 鮮 成 立 「 國 民 總 力 聯 盟 」、 南 樺 太 成 立「 國 民 奉 公 會 」、 關 東 州 成 立「 興 亞 奉 公 聯 盟 」及 南 洋 群 島 成 立「 大 政 翼 贊 會 」, 作 為 實 踐 「 臣 道 實 踐 」 為 宗 旨 的 國 民 統 合 組 織 ( 蔡 錦 堂 , 2 0 0 6 b )。 - 151 -


人 民 能 與 日 本 人 民 融 為 一 體 ( 李 園 會 , 2005a), 台 灣 總 督 府 更 希 冀 透 過 組織,在戰時可以培養台灣人民對日本帝國強烈的忠臣心及戰鬥意志, 且 讓 認 同 感 能 普 遍 在 日 常 中 產 生( 張 尊 仁 , 1944)。 很 多 的 台 灣 士 紳 、 醫 生、學者、辯護士,都被皇民奉公會徵召為幹部,其中固然也有甘於為 日 本 驅 使 效 力 的,但 大 部 分 都 是 出 於 無 奈 而 勉 強 接 受 的( 林 忠 勝,2005; 蔡 錦 堂 , 2006b)。

隨著南洋戰事的擴大,中國境內的九一八事變與蘆溝橋事變開啟了 日 軍 在 中 國 蠶 食 鯨 吞 的 陰 謀,也 得 到 了 更 多 的「 新 領 土 」 ,此 時 日 本 的 第 一個殖民地─台灣,已不適用先前統治的策略,因為現在不只是為了普 及國語(日語)或為了打破陋習的單純教化運動,以及形式上的同化政 策 , 而 必 須 採 取 更 進 一 步 的 的 皇 民 化 政 策 ( 李 園 會 , 2005a), 讓 台 灣 人 知道經過日本近五十年的教化後,台灣人已該成為日本帝國的新日本人 ( 中 井 淳,1943) ,並 讓 台 灣 作 為 日 本 帝 國 在 南 洋 經 營 的 一 個 基 地( 梅 谷 修 三 , 1942: ), 因 為 日 本 帝 國 的 野 心 不 只 是 要 建 立 東 亞 共 榮 圈 , 更 要 稱 霸 世 界 。 1937 年 , 新 聞 記 者 岩 田 志 郎 報 導 說 :

當今的日本不該畫地自限,其在東方的角色也應改變,日本肩 負著全球的使命,它應該進一步的領導世界

30

從這樣的報導中,可看出日本帝國的自信心與野心,這樣的自傲野心讓 日 本 帝 國 掀 起 了 一 場 人 類 的 大 浩 劫。而 日 本 帝 國 稱 此 戰 爭 為「 聖 戰 」 ,日 本帝國知道要完成此場「聖戰」極需台灣人的支持與協助,所以更積極 30

B i n n s , P. & C l e m mo w, R .( P r o d u c e r ), M o o r e , S .( D i r e c t o r ).( 2 0 0 5 ). J a p a n ’s w a r i n c o l o u r [ M o t i o n p i c t u r e ] . U n i t e d St a t e s : T W I / C a r l t o n P r o d u c t i o n . - 152 -


推動皇民奉公會的運作,加強忠君愛國的教育,推廣改姓名運動,嚴格 執行「國語常用家庭」運動,同時也擴大對「聖戰」的宣傳(林忠勝, 2005) 。最 主 要 的 原 因 是 希 冀 透 過 皇 民 化 的 思 想 洗 腦,招 攬 志 願 兵 投 入 南 洋戰事

31

, 如 1940 年 ( 昭 和 15 年 ) 夏 天 , 台 中 師 範 學 校 有 一 批 學 生 希

望能自願擔任日本志願兵,因為其認為能為日本天皇服務是無比的光榮 ( 白 井 朝 吉,1940) 。並 且 就 如 同 本 居 宣 長 先 生 在「 敷 島 の 大 和 心 を 人 問 は ゞ 、朝 日 に 匂 ふ 山 櫻 花 」一 歌 中 提 到 山 櫻 花 的 精 神 ,看 似 漂 亮 的 外 表 , 但一遇到需要為天皇犧牲時,就算是要用自己的生命去完成也在所不辭 ( 白 井 朝 吉 , 1940)。

另一方面,日本政府更採取懷柔政策,放寬對台灣的不平等待遇, 目的是為了拉攏台籍高知識份子為其宣導,讓台灣人以楷模學習的方式 學習那些上層的知識份子的想法、作為,但被選中的台籍知識份子卻有 苦 難 言,日 治 時 代 著 名 的 台 籍 人 權 律 師 陳 逸 松( 1907-2000 年 )回 憶 說 :

日 本 宣 戰 「 聖 戰 」, 要 動 員 有 名 望 、 會 說 話 、 平 時 肯 替 台 灣 人 講話而獲民間信賴的台灣人,出來替日本人說話,結果選出陳 逢 源 《 台 灣 新 民 報 》 經 濟 部 長 )、 陳 金 萬 ( 艋 舺 信 用 組 合 總 務 ) 和我等三個人,這任務對具有「台灣意識」的我們來講,實在 是 一 份 苦 差 事 。( 林 忠 勝 , 2005: 9)

對 於 台 灣 總 督 府 積 極 攏 絡 的 手 段 看 來 , 無 疑 是 想 藉 由 Albert Bandura ( 1925- ) 的 社 會 學 習 論 概 念 ( 張 春 興 , 2003 ), 將 上 述 有 名 望 之 士 作 為 31

日 本 政 府 希 望 能 透 過 皇 民 化 政 策 把 台 灣 人 民 能 變 成 日 本 人,最 終 目 的 是 認 為 台 灣 也 有 服 兵 役 的 責 任 更 近 一 步 的 也 有 義 務 替 日 本 天 皇 效 力 ( 白 井 朝 吉 , 1 9 4 0 )。 - 153 -


一種表帥的符碼,讓一般的台灣人可以「見賢思齊」的模仿,以達徹底 實施皇民化教育的陰謀。

二、國語常用家庭的推動 當 時 提 倡 日 語 運 動 的 學 者 山 崎 睦 雄 ( 1939 : 53 ) 指 出 :「 國 語 是 國 民 精 神 之 母 胎 。 」 所 以 日 本 實 施 「 日 語 常 用 家 庭 政 策 」, 企 圖 滅 絕 台 灣 本 土 語 言 ( 林 振 中 , 2006 )。 東 鄉 實 博 士 更 提 出 一 論 點 佐 證 山 崎 睦 雄 的 想 法 ─ 「 一 個 國 家 沒 有 國 語 就 不 可 稱 為 一 個 民 族 」, 所 以 說 在 進 行 皇 民 化 的 過 程 中 , 國 語 ( 日 語 ) 的 普 及 就 變 得 很 重 要 ( 白 井 朝 吉 , 1940 )。 再加上國語(日語)的強化對日本霸道來講隱涵著一種國家意識型態的 涵化,更隱藏了神學三位一體的神聖論述:民族、天皇及國家已經成為 對等項,國家如同聖父,而國語(日語)則是聖靈,個體可以透過國語 (日語)而獲得精神血液,如同擁有聖靈一般,而成為國民,並參與日 本 民 族 的 神 聖 體 ( 劉 紀 蕙 , 2004 )。 故 日 本 為 了 徹 底 實 施 大 東 亞 共 榮 圈 的夢想,透過「國語常用家庭」去改造台灣人成為一個新日本人,常會 利 用 一 些 虛 名 或 實 利 等 獎 勵 辦 法 來 誘 導 人 民 學 習 日 語( 汪 知 亭,1978)。 但 也 有 半 強 制 性 的 強 迫 方 式,如 當 時 台 灣 總 督 府 的 文 教 局 社 會 課 在 1934 年 ( 昭 和 9 年 ) 5 月 頒 發 「 使 用 台 灣 語 者 要 罰 款 」 的 法 規 , 更 從 1937 年 ( 昭 和 12 年 )4 月 開 始 , 在 台 中 州 廳 的 公 務 員 禁 止 使 用 台 灣 語 、 台 北 州 羅東郡三星庄的政府沒有學國語(日語)的人就要課過失金、花蓮港廳 在 公 務 中 如 使 用 了 台 灣 話 就 會 被 解 僱 ( 林 景 明 , 1997) 。

其 實 剛 開 始 實 施「 國 語 常 用 家 庭 」運 動 並 非 是 總 督 府 的 意 思,在 1937 年 ( 昭 和 12 年 ) 2 月 , 台 北 州 開 始 正 式 認 定 「 國 語 家 庭 」, 不 久 即 為 全 - 154 -


島各個州廳開始仿傚,因為不是台灣總督府以法令的方式實施,所以在 作 法 上 , 每 個 州 廳 採 用 標 準 不 一( 周 婉 窈 , 2002c)。 例 如 台 中 州 , 一 年 認 定 兩 次 , 一 次 是 在 2 月 21 日 「 紀 元 節 」 , 另 一 是 在 6 月 17 日 「 始 政 紀 念 日 」。 但 像 台 南 州 則 一 年 認 證 一 次 , 如 刊 載 在 1942 年 ( 昭 和 17) 2 月 11 日 的《 台 南 州 報 》第 二 三 六 三 號 指 出:該 年 共 有 黃 木 邑 及 德 田 南 山 等 共 50 人 通 過「 國 語 常 用 家 庭 」的 認 定( 台 南 州 , 1942)。 而 通 過 審 查 為「 國 語 常 用 家 庭 」時 ,就 會 在 門 外 掛 一 個「 國 語 の 家 」 ( 國 語 之 家 )的 牌 子 ( 林 景 明 , 1997) 。 台 灣 總 督 府 除 了 對 家 庭 鼓 勵 外 , 對 市 街 庄 及 部 落推動普及國語(日語)也有獎勵與補助,例如表揚「國語模範部落」 或「 國 語 模 範 街 庄 」( 蔡 錦 堂 , 2006b)。 在 中 日 事 變 後 , 台 灣 總 督 府 更 加速了皇民運動的腳步,除了鼓勵台灣人作「國語家庭」的認證,對於 家庭內有不會講國語(日語)的長輩,日本的台灣總督府也作了相當程 度的變通,林景明回憶指出:

我的爸爸、媽媽都是教師,因為我是這樣的家庭,所以理所當 然的是「國語常用家庭」第一號,當時的日本人校長都會要求 我 們 要 提 出 申 請 去 審 查。在 我 家 族 中 祖 父 不 會 講 國 語( 日 語 ), 所 以 就 把 祖 父 分 到 伯 父 同 一 個 戶 籍 去 。 ( 林 景 明 : 1997: 25)

從林景明的回憶中談論到祖父被強制分到伯父家時,最大的原因並不是 因為祖父不會講國語(日語),因為當時有規定如果是六十歲以上不會 講國語(日語)尚無關係,但是由於祖父算是戶長,也就是一家之主, 所以被迫要分置到伯父的戶籍去。這樣的形式主義讓我們瞭解當時日本 政府為了塑造台灣人為「新附民」的表徵,想盡了一切辦法來分隔台灣 - 155 -


人 與 皇 民 化 的 台 灣 人,由 於「 國 語 常 用 家 庭 」在 當 時 社 會 算 是 中 上 階 級 , 所 以 很 多 台 灣 人 為 了 自 己 在 社 會 地 位 的 流 動( social mobility)也 很 努 力 學習日語,只為了晉升到「國語常用家庭」的行列。而且「國語常用家 庭」不只是榮譽頭銜,實際上有很多的利益問題,雖未明文規定,不過 涉及到一些物資配給量的相關制度時,就會影響到台籍人的權益(林景 明 , 1997; 蔡 錦 堂 , 2006b ; 謝 新 發 , 1983) 。 周 婉 窈 ( 2002c) 蒐 集 各 種綜合資料後研究指出「國語常用家庭」有四種好處:首先,「國語常 用 家 庭 」的 小 孩 可 以 進 到 小 學 校 與 日 籍 小 孩 共 同 受 初 等 教 育;其 次,「 國 語常用家庭」的小孩享有中等學校入學許可的優先考慮;第三,政府各 機關和社會公共團體優先錄用「國語常用家庭」的成員;第四,「國語 常用家庭」成員較有機會取得各種證照。

三、改日本姓名運動 日 本 帝 國 在 推 行 皇 民 化 的 過 程 中 , 除 了 強 調「 精 神 」上 的 同 化 , 也 很 希望透過改姓名的方式去改變台灣人的生活模式。且在此政策未實施之 前 , 早 在 1905 年 ( 明 治 28 年 ) 已 經 可 以 到 戶 政 所 去 更 改 名 字 , 也 有 台 灣 人 自 願 改 日 本 名 的 , 如 1926 年 ( 昭 和 1 年 ) 台 北 州 人 陳 永 珍 的 長 男 陳培英改名穎川榮一

32

; 又 如 1930 年 ( 昭 和 5 年 ) 霧 社 事 件 的 泰 雅 族

原住民菁英花岡一郎、花岡二郎,以及他們的妻子川野花子、高山初子 ( 蔡 錦 堂,2006b) ,也 有 傳 出 不 能 拜 祖 先 及 禁 止 墓 碑 刻 上 祖 籍 的 命 令( 楊 肇 嘉 , 1967), 甚 至 要 取 消 過 年 的 風 俗 習 慣 ( 盧 斯 飛 , 2004)。 另 外 一 方 面因為改姓名者在食物配給上有比較好的待遇,簡傳枝在《走過兩個時 32

陳培英改名穎川榮一,遭總督府拒絕,因其雖然接受改名,但是不接受改姓,其 拒絕理由為更改姓會導致同一戶內卻宗族異性,影響台灣舊慣秩序(蔡錦堂, 2 0 0 6 b )。 從 某 些 層 面 來 看 日 本 人 對 於 道 德 倫 理 的 尺 度 上 有 一 定 的 分 寸 , 此 倫 常 與 其平日在學校中強調「修身科」有很大的關係。 - 156 -


代的人─台籍日本兵》提到糖的配給,一般人領的如果是黑糖,改姓名 或出征家庭者可以領到赤砂糖,因為赤砂糖等級比例高,同樣的豬肉的 配 給 數 也 會 比 較 多( 蔡 慧 玉,1997) ,所 以 自 願 更 改 日 本 姓 名 的 台 灣 人 也 不 少 。 但 政 府 正 式 的 推 動 改 姓 名 運 動 , 則 是 要 到 1940 年( 昭 和 15 年 )2 月 11 日 「 皇 紀 2600 年 」 的 紀 元 節 , 才 正 式 宣 布 鼓 勵 台 灣 人 到 戶 政 所 更 改 姓 名( 二 見 直 二,1940) 。同 時 也 公 布 了「 台 籍 民 改 日 姓 名 促 進 要 綱 」, 威 脅 利 誘 , 使 盡 方 法 來 推 動 「 改 名 姓 名 」 運 動 ( 林 忠 勝 , 2005)。

昭 和 18 年 時 的 台 灣 總 督 府 警 務 處 長 二 見 直 二( 1940:26)義 正 言 辭 的 指 出,要 更 改 姓 名 的 有 兩 個 理 由: 「第一個理由就是根據治台的基本方 針。第二個理由就是希望能更改姓名,來達成變為一個日本人。」然而 要能順利的更改日本姓名,台灣總督府規定:第一必須要是國語常用家 庭;第 二 就 是 很 熱 烈 的 想 成 為 日 本 人 且 富 有 公 而 忘 私 的 精 神( 二 見 直 二, 1940) 。而 改 姓 名 除 了 不 可 更 改 原 本 姓 之 外,亦 不 可 以 使 用 歷 代 天 皇 姓 、 對皇室不敬的用詞,或是歷史上的偉人姓名,另外現在的姓名與支那有 關 係 的 或 不 適 當 的 姓 名 都 不 可 以 使 用( 二 見 直 二,1940) 。例 如 當 時 比 較 有社會地位的人,像是林金生改為牧野雄風 34

33

、楊三郎改為楊佐三郎

。然而面對台灣總督府的一些殖民政策,許多的台籍人民被迫「皇民

化 」與 自 願「 皇 民 」, 也 有 部 分 台 籍 知 識 份 子 不 予 理 會 , 台 灣 總 督 府 就 會 想盡一切辦法刁難之,如日治時期的詩人陳千武在就讀台中一中時,為 了反抗學校當局由下而上一條鞭法的改姓名政策,他不僅自己不肯改姓 名,還結合學校內的劍道主將,並警告其他學生不准改姓名,最後被校 33 34

維 基 百 科 ( 無 日 期 )。 林 金 生 。 2 0 0 7 年 1 0 月 2 3 日 , 取 自 h t t p : / / z h . w i k ip e d ia . o rg / wiki/%E6%9E%97%E9%87%91%E7%94%9F 楊 三 郎 美 術 館 ( 無 日 期 )。 楊 三 郎 生 平 。 2 0 0 7 年 1 0 月 2 3 日 , 取 自 h t t p : / / m 2 . s s p s . t p c . e d u . t w /~ s u n / 1 - 1 . h t m - 157 -


方 知 道 是 陳 千 武 在「 作 亂 」, 校 方 將 兩 人 以「 留 校 堅 禁 」的 方 式 將 兩 人 監 禁 在 圖 書 館 近 一 個 多 月( 楊 翠,1997) 。又 如 日 治 時 代 著 名 的 人 權 律 師 陳 逸 松 ( 1907-2000 年 ) 回 憶 說 :

我 的 堂 兄 陳 進 東 在 東 都 第 三 高 等 學 校 畢 業,隔 年 進 長 崎 醫 科 大 學,學成後返鄉服務,成為著名的婦產科醫生。當「改姓名」 運動積極推展的時候,說什麼都不肯更改,當局遂惱羞成怒, 徵召進東成為海軍軍醫,遠遣菲律賓服役,以婦產科名醫被調 為軍醫,街頭傳為美談。日本戰敗後,進東在菲律賓山中逃亡 一 年 多,直 到 1947 年 才 被 遣 送 回 台,這 都 是 不 改 姓 名 惹 的 禍 。 ( 林 忠 勝 , 2005: 6)

一個著名的婦產科醫生,被以徵調海軍軍醫的名義,莫名其妙被徵 調 至 南 洋 , 很 明 顯 的 是「 政 治 迫 害 」。 當 時 太 平 洋 戰 事 已 經 發 生 , 在 菲 律 賓當地只有顯少的日籍軍人家屬,婦產科醫生在菲律賓根本無用武之 地。而陳進東面對這樣尷尬的局勢,也只能被迫接受,遠赴菲律賓當軍 醫,反 應 了 當 時 高 知 識 份 子 不 從 台 灣 總 督 府 的 後 果。其 實 到 了 戰 爭 末 期, 日本內地的兵源已經嚴重不足,所以意欲透過改姓名及國語之家的國家 霸 權 去 皇 民 化 台 灣 人 民 。 1944 年( 昭 和 19 年 )1 月 後 , 對 於 改 日 本 姓 名 及 國 語 常 用 家 庭 的 限 制 就 紛 紛 放 寬( 蔡 錦 堂 , 2006b)。 而 1944 年( 昭 和 19 年 )9 月 開 始 , 為 了 彌 補 其 兵 源 不 足 的 情 況 , 將「 志 願 兵 制 度 」, 改 為 「 徵 兵 制 度 」, 並 強 迫 台 灣 各 地 民 眾 編 組 「 勞 務 奉 公 隊 」, 派 往 台 灣 各 軍 事 工 程 據 點 , 作 無 報 酬 的 「 奉 仕 作 業 」( 陳 水 源 , 2000)。 以 下 第 二 節 繼 續 論 述 皇 民 化 時 期 ( 1937-1945 年 ) 校 園 中 潛 藏 的 意 識 型 態 國 家 機 器 。 - 158 -


第二節

校園中潛藏的意識型態國家機器

本節茲分為三個部分說明與論述公學校(國民學校)在校園中潛藏 的 意 識 型 態 國 家 機 器 。 第 一 , 台 日 籍 教 師 比 例 、 任 教 年 級 及 國 語( 日 語 ) 使用狀況。第二,課程與教學的實施情形。第三,校園生活。

一、台日籍教師比例、任教年級及國語(日語)使用狀況 (一)台日籍教師在學校中的比例及語言優勢對任教年級的影響 皇 民 化 時 期 ( 1937-1945 年 ) 之 初 , 公 學 校 中 的 台 日 籍 教 員 數 的 比 例 仍 然 與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不 相 上 下 , 大 部 分 日 籍 教 師 是 擔 任 高年級導師,而台籍教師則是教導低年級學生居多。這樣的狀況一直到 1942 年 ( 昭 和 17 年 ) 至 1943 年 左 右 ( 昭 和 18 年 ) 才 有 所 轉 變 。 但 仍 然是以日籍女教員佔大多數,當時就讀於女子公學校(現今大同國民小 學)的林賴雲回憶說:

那時候我都是被日本老師教過,沒有讓台灣老師教到,哎…… 日 本 老 師 比 較 多 喔 ! 我 隔 壁 那 一 個 サ ト ウ (佐 藤 )也 是 日 本 人 , 那 個 仁 義 禮 智 信 ,我 那 個 キ ク ミ (菊 見 )也 是 女 生 ,都 是 日 本 人 , 我都是被女生教的。看起來我們台灣人比較少,台灣人有男 的,台灣人有一個那個吳國銘他老婆的爸爸在那邊叫黃飛龍。 還 有 汪 火 木 (思 考 樣 ),台 灣 人 很 少,都 是 日 本 人 比 較 多。 ( D-5-1)

服 務 於 玉 川 公 學 校 ( 現 今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 的 佐 藤 玉 枝 指 出 :「 日 本 籍 老 師 與 台 灣 籍 老 師 的 比 較 大 約 是 四 比 一 的 比 例。」( C-5-1)到 了 1942年( 昭 - 159 -


和 17年 ) 4月 1日 , 日 本 政 府 開 始 徵 召 陸 軍 特 別 志 願 兵 , 全 台 的 徵 兵 梯 次 陸 續 展 開,學 校 中 的 許 多 日 籍 男 教 師 紛 紛 被 徵 調。就 讀 於 玉 川 公 學 校( 現 今崇文國民小學)的歐識回憶五、六年級時與日本教師離別的情形說: 「那時候已經開始抗戰了,學校裡的男老師有幾位被徵調去當兵,我們 還 是 捨 不 得 的 送 他 們 離 開 。 」( D-3-1)而 就 讀 於 玉 川 國 民 學 校( 現 今 崇 文國民小學)的陳淵燦也指出:

我們那時候學校中變得都是女老師比較多。開始徵兵後很多男 老師都被徵調去,因為兵源不夠,所以那時候台籍女老師越來 越多了,但最大的差別是女老師比男老師多。不過初期沒實施 徵兵所以台籍男老師持續在教書,之後女老師多了很多。 ( B-2-1)

服務於東門國民學校(現今民族國民小學)的林淑慧也回憶說:「當時 1943年 那 時 候 , 我 印 象 中 是 日 本 女 老 師 比 台 灣 老 師 多 , 很 多 日 本 男 老 師 都 被 徵 調 去 當 兵 了 。 」( C-7-1) 服 務 於 白 川 國 民 學 校 ( 現 今 大 同 國 民 小 學)、新高國民學校(現今林森國民小學)、北社尾國民學校(現今北 園國民小學)的洪清蘭也表示:「三個學校都是日本老師比較多。但是 都 是 女 生 , 男 生 去 當 兵 了 。 」( D-1-1)因 為 公 學 校 的 日 籍 教 師 幾 乎 都 上 戰場去了,所以當賴彰能回憶其服務於玉川國民學校(現今崇文國民小 學)、東門國民學校(現今民族國民小學)時說:

那時候都被調去當兵,所以日本老師變得比較少,台灣老師變 得比較多,也跟台灣人就學的提高有關係。像他們三十幾歲的 - 160 -


老 師 也 被 徵 調 去 當 兵 。 ( C-3-1)

接著服務於幸國民學校(現今垂楊國民小學)的永野好德回憶說:

幸國民學校時除了日籍的校長、教頭、總務三者以外,學校中 日籍的男老師有四個、女老師有四個,台籍老師男老師有六 個、女老師四個,台籍護士一個,台籍校工一個,台籍販賣員 一個。在學校服務的期間日籍男老師都被徵調去南洋戰爭。 ( C-6-1)

從以上內容發現,日籍教師獨大的情形已經不再,隨著戰事的吃緊,日 籍教師紛紛被徵調上戰場,也使得校園中的台籍教師人數反倒多於日籍 教師。前退休嘉義縣政府主任督學楊哲璋指出:

中日戰爭台灣遭空襲前,日人教師佔大多數,待空襲後,年輕 日籍老師應徵作戰,台日比例呈互半,當戰爭末期日軍呈頹勢 時 , 台 人 教 師 反 呈 多 數 。( 台 灣 省 文 獻 委 員 會 編 , 1997: 111)

服務於玉川國民學校(現今崇文國民小學)的林連山回憶其被迫參加海 軍志願兵時,與近藤校長離別前的一番話:

警察大人的時時叼唸催促填寫志願兵事宜,於是就志願參加海 軍自願兵,當時曾就此事向玉川國小日籍校長報告,校長聞 訊,深表惋惜,一則學校教員不足,再則是人才流失,可是礙 - 161 -


於 情 勢 又 不 敢 強 加 慰 留 , 只 能 搖 頭 再 三 , 嘆 聲 連 連 了 。( 賴 玲 卿 , 2000: 193-194)

洪清蘭也表示:

學 校 都 剩 女 生,年 輕 的 男 老 師 都 去 當 兵,那 時 候 老 師 就 很 缺。台 灣 老 師 比 較 多,日 本 老 師 比 較 少。那 時 要 戰 爭 了 嘛 ! 像 新 高( 新 高 國 民 學 校 ) 那 一 邊 也 台 灣 人 比 較 多 , 日 本 人 只 有 那 個 校 長 而 已 。 ( C-2-1)

而戰敗那一年服務於玉川國民學校(現今崇文國民小學)的歐識也說: 「我們嘉義女中的進去是當助教(教諭心得)。那時候還在戰爭所以人 缺 很 多 」。( D-3-1) 賴 彰 能 也 補 充 說 :「 許 多 日 本 人 去 當 兵 後 , 自 然 那 個 缺 額 , 就 由 台 灣 人 (女 老 師 居 多 )替 補 上 去 。 」( C-3-1)從 此 時 期 的 脈 絡 來 看 , 在 皇 民 化 時 期( 1937-1945年 )之 初 , 公 學 校 的 日 籍 教 師 多 過 於 台籍教師,但到了戰爭末期台籍教師卻遠多於日籍教師。

(二)國語(日語)的使用狀況 1937 年 ( 昭 和 12 年 ) 1 月 15 日 , 台 灣 總 督 府 以 府 令 第 二 號 修 正 公 學 校規則,下令將漢文科廢除,同時禁止了學生在校園中使用台語交談。 陳 淵 燦 指 出 :「 當 然 無 論 台 籍 老 師 或 日 籍 老 師 而 言 , 對 他 們 講 話 一 定 是 要 用 日 語 。 」( B-2-1) 黃 足 治 表 示 任 教 低 年 級 時 , 學 生 有 時 仍 然 會 脫 口 而 出 台 語 , 她 說 :「 會 啦 ! 二 年 級 時 不 太 會 日 語 常 會 不 小 心 說 出 台 語 。 」 ( C-1-1)在 這 些 訪 談 者 的 內 容 裡 發 現 , 日 本 當 局 對 講 台 語 的 行 為 , 已 不 像 同 化 時 期( 1919-1936年 )那 樣 放 任 , 而 是 採 取 一 種 掛 標 語 的 處 罰 。 施 - 162 -


秀 鑾 指 出:「 你 如 果 講 台 灣 話 會 給 你 掛 牌 子。」( A-1-1)林 淑 慧 補 充 說 : 「 會 給 你 掛 一 個 牌 子 。 說 你 說 台 灣 話 。 」( A-1-1)賴 彰 能 也 點 頭 認 同 他 們的說法:

好像是這個樣子,但是掛牌子裡的字我就真的沒什麼印象了, 意 義 是 說 沒 用 國 語 (日 語 ), 或 不 常 用 國 語 (日 語 ), 大 約 是 這 個 意 思 。 ( A-1-1)

這樣的情況在嘉義市內的第一大學校(現今崇文國民小學)及第二大學 校(現今民族國民小學)都曾發生

35

,因為歐識也補充說:

好像學校有規定這種事情。如果你說台灣話一定會被掛牌子, 但 是 那 時 候 的 人 也 是 很 少 說 台 灣 話 啦 ! ( A-1-1)

歐識的一席話似乎更確定了此政策的存在。而掛牌子的作用,無非是要 學生時時提醒自己不可以說台語,讓台灣囝仔有著羞恥心而不敢講台 語。但楊玉釵卻表示說:「我印象中一、二年級時也鮮少講日語。跟同 學 愛 玩 時 日 語 跟 台 語 穿 插 著 講 。 」( B-3-1)這 樣 的 說 詞 也 顯 示 了 低 年 級 學童在私底下仍是以在家中慣用的台語作為溝通的工具。

雖 然 到 了 皇 民 化 時 期 ( 1937-1945年 ), 日 本 在 國 語 ( 日 語 ) 的 推 行 上已經有相當的基礎,但一般台灣人家庭仍然習慣以台語的思考模式去 處理事情。林賴雲指出: 35

施 秀 巒 服 務 於 東 門 國 民 學 校;林 淑 慧 服 務 於 東 門 國 民 學 校;賴 彰 能 服 務 於 玉 川 國 民學校、東門國民學校;歐識服務於玉川國民學校 - 163 -


回到家都是講台灣話,不然家裡頭日本話誰會。回到家後都沒 在講日本話了,去學校才說,回到家說台灣話比較多,去學校 才說日文,他就說不能講台灣話。那時候我有點分不清楚,有 時候說日本話,有時候又要說台灣話,那時候要講台語時就要 想一下,那時候畢業在日本那邊工作,回到家要用台灣話講話 時 就 要 想 一 下 。 ( D-5-1)

由 此 可 知 在 台 灣 囝 仔 的 眼 中 就 會 變 成 在 家 說 台 語,在 學 校 說 國 語( 國 語 ) 的兩種語言交互使用,因為這也是無可避免的事實,如永野好德回憶其 到學生家家庭訪問的情形說:

以前學校旁邊都是田,跟現在差很多,去家庭訪問時都一定要 由學生帶我去,因為當時街路沒有門牌。當時去家庭訪問時學 生 的 家 裡 都 是 老 人 (孩 子 的 阿 媽 、 阿 公 ), 所 以 要 經 過 孩 子 當 翻 譯才有辦法與家中的家長溝通,再由老人回答,再經孩子翻譯 傳達給老師。對於這種語言溝通上我覺得言語不同真的要感情 的 流 通 非 常 的 困 難 。 ( C-6-1)

由永野好德的口述,也顯示出日本霸權在皇民化時期仍然無法全面落實 國語(日語)政策的情況。至於教師間的語言使用上,林淑慧及賴彰能 就 表 示,私 底 下 他 們 也 會 以 台 語 交 談,林 淑 慧 說:「 那 都 是 偷 偷 講 的 啦 ! 不 能 光 明 正 大 的 講 。 」( A-1-1)而 賴 彰 能 也 指 出 他 們 同 窗 好 友 聚 在 一 起 時,都會用台語聊天跟討論事情,他說: - 164 -


我 們 這 一 些 就 比 較 九 怪,我 昭 和 19年、昭 和 20年,民 國 33年 尾 , 我們這一些台灣人老師都在一起,大部分都是嘉中畢業的。都 私底下才會講台語。當然公開……,我們自己會不好意思啦! 說了再來你學生你要怎麼教呢?沒辦法教,是這樣的。老師可 以說百分之百都用日語啦!就都是這樣子的。當然是日語,他 們如果沒有怎麼樣也不會跟我們講話,看你們台灣人就看不 起,加上你不是師範的畢業的,你算老幾,就是你是代課的教 員 。 ( A-1-1)

上述的口述中,我們可以發現賴彰能表面上是遵守學校的規定不講台 語,因為其為了在學生面前以身作則,但體內中流著台灣人血液的他, 則是以一種遊走語言邊緣的方式來抗拒日本霸權的壓迫性,這種虛偽化 的 語 言 遊 走 於 剃 刀 邊 緣 的 方 式 , Scott( 1990) 稱 之 為 陽 奉 陰 違 的 抗 拒 方 式。由於這種抗拒型態是在一個被殖民的國家霸權下進行,故研究者統 稱這樣的抗拒方式為「抗議」。而這種「隱性抗議」也透露出部分的台 灣教師已潛藏著轉化型知識份子的意識。不過這些教師也矛盾的察覺到 在殖民統治下,身為一個教師他們仍須遵守著教師的專業,認為不該在 學生面前作不好的示範而講台語,這一點是他們有所知覺到的,且為了 不讓日本人看不起,他們更想表示出自己在國語(日語)的程度上不輸 給日籍的教師,形成一種台灣人自尊心的防衛戰。

但在校園中女性教師方面則普遍偏向順從霸權,如黃足治、施秀巒 及洪清蘭紛紛表示,交談一定要用國語(日語),黃足治說:「那時候 - 165 -


就 都 是 講 日 語 , 因 為 也 不 能 講 台 語 呀 ! 」( C- 1-1)同 樣 的 施 秀 巒 也 說 : 「 都 已 經 習 慣 了 , 都 說 日 語 習 慣 了 。 」( A-1-1) 接 著 洪 清 蘭 說 :「 日 據 時 代 都 用 日 本 話。沒 人 說 台 灣 話,不 能 講 台 灣 話。在 學 校 都 講 日 本 話。」 ( C-2-1)且 施 秀 巒 及 黃 足 治 又 進 一 步 指 出,就 連 他 們 私 底 下 也 鮮 少 使 用 台 灣 話 交 談 , 施 秀 巒 說 : 「 不 會 喔 ! 我 私 底 下 依 然 不 會 喔 ! 」 ( A-1-1) 黃足治也說:

我們也都是習慣了,就那樣的環境,他們也是那樣的環境,不 會 啦 ! 不 會 在 那 邊 私 底 下 用 台 語 。 ( C-1-1)

回到家後,這些教師卸下了台灣人自尊的盔甲,連剛剛一直強調在學校 私底下也不會講台語的黃足治也說:「回家後都是台語啦!因為他們那 時 候 好 像 有 一 家 裡 面 全 都 會 講 日 語 , 就 會 是 日 語 常 用 家 庭 。 」 ( A-1-1) 而林淑慧除了在私底下和同事以台語交談外,回到家後的情形更是如 此 , 她 說 : 「 都 是 講 台 語 , 不 然 家 裡 面 又 沒 幾 個 會 講 日 語 。 」 ( A-1-1) 這也間接的諷刺了日本政權在皇民化政策下無法落實的真實面,同樣的 也反應出女性教師普遍以消極的方式對抗日本霸權的心態。

二、課程與教學的實施情形 (一)課程的內容與意識型態 1937 年( 昭 和 12 年 )7 月 7 日 , 中 國 爆 發 蘆 溝 橋 事 變 , 日 本 帝 國 也 加 緊 腳 步 對 台 灣 實 施 了 「 皇 民 化 政 策 」。 同 年 的 1 月 15 日 , 台 灣 總 督 府 以府令第二號修正公學校規則,下令將公學校的漢文科廢除,而廢除的 原 因 為 :「 喚 起 支 那 人 的 意 識 、 妨 害 國 民 精 神 的 涵 養 及 在 此 局 勢 的 進 展 - 166 -


中,必 須 徹 底 普 及 國 民 意 識 和 國 語( 日 語 )」 ( 台 灣 教 育 會,1939:388)。 1941 年( 昭 和 16 年 )2 月 29 日 頒 布 國 民 教 育 令,接 著 3 月 26 日 以 勅 令 第 二 五 五 號 修 正〈 台 灣 教 育 令 〉 ,將 台 灣 的 初 等 教 育 一 律 改 為「 國 民 學 校 令 」實 施 , 並 在 同 年 4 月 1 日 實 施 國 民 教 育 令( 佐 藤 源 治 , 1943)。 也 就 是 將 原 本 小 學 校 及 公 學 校 雙 軌 制 一 律 改 稱 為 國 民 學 校( 汪 知 亭,1978), 且國民學校分為初等科及高等科,初等科修業年限為六年、高等科為二 年,共 計 為 八 年 的 義 務 教 育。初 等 科 設 有 國 民 科 38

、藝能科

39

等四科;高等科則在加實業科

40

36

、數 理 科

37

、體 鍊 科

,共五科。

另外初等科女生有裁縫科;高等科則有家政及裁縫兩學科。而高等 科 可 視 情 況 加 授 外 國 語 或 其 他 必 要 科 目( 嘉 義 縣 政 府,1991) 。當 時 日 本 帝國將日本本土的國民學校制度全面移植到台灣島上是極為不妥當的, 所以在〈台灣公立國民學校規則〉上所規定的課程內容有三類課表(含 初 等 科 及 高 等 科 ), 分 別 為 第 一 號 課 表 、 第 二 號 課 表 、 第 三 號 課 表 等 , 而 第 一 、 二 號 課 表 國 語 學 校 又 有 分 初 等 科 及 高 等 科 ( 參 見 附 錄 6-1、 6-2、 6-3 、 6-4 、 6-5 ), 但 第 三 號 課 表 則 沒 有 分 初 等 科 及 高 等 科 , 大 都 是 設 置 在 一 時 無 法 設 置 高 等 科 的 地 區( 李 園 會,2005a) 。且 在 國 民 學 校 的 第 一 、 第二、第三號課程的教科書選定方面是由台灣總督府與日本文部省所選 定,並經日本內地文部大臣審定的圖書中選用書目,但第一號課程表中 的 理 科 與 圖 畫 除 外( 台 灣 總 督 府 文 教 局,1943) 。也 就 是 說 雖 然 表 面 上 台 籍學生與日籍學生一律平等,無差別待遇,但是實際情況卻不是這樣,

36 37 38 39 40

國民科中有修身、國語、歷史、地理等四科。 數理科中有算術及理科。 體 鍊 科 中 有 體 操 及 武 道 ( 女 生 可 不 修 習 )。 藝能科中有音樂、習字、圖畫、勞作等四科。 高等科設有農業、工業、商業及水產科。 - 167 -


在師資、教育設備及待遇上台籍學生都不能享有與日籍學生的福利與權 益 ( 林 玉 体 , 2003)。

陳 培 豐 指 出,在 1941 年( 昭 和 16 年 )4 月 1 日 改 制 為 國 民 學 校 後 , 在國語(日語)上更加重視,但除算數外,本島人與內地人的課程內容 並 非 完 全 一 致 ( 王 興 安 等 人 譯 , 2006)。 1943 年 ( 昭 和 18 年 ) 3 月 23 日,再 以 府 令 第 四 五 號 修 正〈 台 灣 公 立 國 民 學 校 規 則 〉 ,作 為 實 施 義 務 教 育 的 基 礎( 台 灣 教 育 會,1943) ,直 到 1943 年( 昭 和 18 年 )4 月 1 日 起 , 在 全 台 實 施 義 務 教 育,並 在 3 月 23 日 發 布 諭 令 第 一 號,明 示 實 行 義 務 教 育的主旨與目的。日本統治者對此相當自豪,宣稱這是「世界殖民統治 史 上 前 所 未 有 的 例 子 」( 佐 藤 源 治 , 1943)。 從 課 程 的 教 授 內 容 來 分 析 , 可發現第一號課表的國民學校,入學的大多數是日本人子弟及國語常用 家庭子弟,在課程上除了重視體鍊科的武道、體操外,尚有藝能科的習 字、圖畫。根本就是舊瓶裝新酒的小學校;在第二號課表國民學校則為 不常用日語的台籍子弟,大多數為台灣人,也根本就是以前的公學校, 所 以 其 課 程 來 講 就 會 比 較 偏 重 國 語( 日 語 )教 育;第 三 課 表 的 國 民 學 校 , 是以原住民為招收對象,則是國語(日語)與實業並重,其主要是要讓 偏遠地區的日台籍子弟能就學。而第二、三號課程內容中特別重視實業 科及家事科的原因是要培養台灣人以後替日本作低階的勞動生產,並透 過 愛 國 教 育 的 灌 輸 使 之 效 命 於 天 皇。同 樣 的 李 園 會( 2005b)在 研 究 中 也 指出:第二、第三號初等科的國民學校的教育內容,比第一號國民學校 更重視培養國民學校的資質,強調「從事一定職業,並透過職業培養報 答國家」精神。所以從上述的改變得知,根本就只是形式上改變,在內 容 上 根 本 沒 有 改 變 , 這 樣 只 是 在 製 造 平 等 的 假 象( 何 義 麟 , 1986), 因 為 - 168 -


從 其 1943 年( 昭 和 18 年 )3 月 23 日 諭 令 第 一 號 內 容 可 知 , 日 本 是 想 透 過義務教育來培養台灣人成為皇民,如當時學務部課長森田俊介,實施 六年義務教育前就指出:

兒童期是人類智能啟發最盛期,此期我們可以在兒童心中植入 吾 國 冠 絕 萬 邦 , 擁 有 國 體 之 尊 嚴 皇 室 之 觀 念 。( 森 田 俊 介 , 1940: 13)

所以說日本實施義務教育的目的是要利用兒童幼年期的心智可塑性,極 力以國語(日語)來實施「同化於民族」以大量養成擁護國體的臣民, 也 就 是 說 想 將 台 灣 導 入 「 走 向 大 和 民 族 之 中 」( 王 興 安 等 人 譯 , 2006), 並 因 應 時 局 , 進 一 步 增 強 日 本 的 戰 力 。 何 義 麟 ( 1986) 以 批 判 的 口 吻 指 出,雖然台灣總督府實施了義務教育,表面上貢獻良多,但是其目的是 將皇民意識灌輸給台灣囝仔,使他們在日後成為忠良的日本臣民,如國 民科的內容很明顯的是要培養忠君愛國的皇民思想,其他科目也是為了 培養愛國情操、技能以對將來的戰爭有所貢獻。佐藤玉枝表示:

當 時 學 校 教 育 的 目 的,要 使 學 生 會 使 用 日 語,讓 學 生 會 唸 日 語 , 瞭 解 日 語 為 最 終 目 標 , 在 教 學 研 究 上 也 以 此 為 目 標 。( 竹 中 信 子 , 2001: 24)

連日籍的教師都明白指出日語的養成是最終目標,但也許他們並不知道 在戰時這種目標已陸續的透過扭曲的意識型態塑造台灣人對日本的效 忠 , 如 當 時 極 為 轟 動 的「 軍 夫 陳 養 父 子 事 件 」, 透 過 日 本 的 全 國 媒 體 、 報 - 169 -


紙,如《東京朝日新聞》、《國民新聞》,甚至後來的官方宣傳資料、 雜誌等大肆報導,成為宣傳台灣人爭相從軍、為天皇犧牲在所不惜的典 範。台 灣 總 督 府 更 順 著 這 股 風 潮,在 1943 年 發 行 的 國 民 學 校 修 身 教 科 書 第 15 課〈 一 心 〉出 現 此 故 事,雖 然 其 未 明 白 指 出 是「 軍 夫 陳 養 父 子 事 件 」 , 但從其時代背景及後來的考證都證明了此課文就是在講「軍夫陳養父子 事 件 」( 蔡 錦 堂 , 2006b)。 另 外 , 初 等 科 國 語 卷 五 第 17 課 〈 サ ョ ン の 鐘 (莎勇之鐘)〉乙文中,描述在暴風雨中替出征的日籍教師扛行李,最 後 不 慎 殞 命 山 谷 的 山 地 少 女 ,不 只 出 現 在 課 文 中 ,也 成 了 繪 畫 和 譜 曲( 周 婉 窈 , 2002b ) , 甚 至 成 為 電 影 的 題 材 ( 台 灣 時 報 , 1943 ) 。 此 外 還 有 1942 年 4 月 的 初 等 科 國 語 教 科 書 中 出 現 的〈 君 が 代 少 年( 國 歌 少 年 )〉, 極度誇張的闡述主角詹德坤臨終之際看到公館公學校校長探望時,他竟 然在意識不清下起身唱日本國歌,唱到一半就昏厥而逝的荒謬故事(周 婉 窈 , 2002a) 。 這 些 意 識 型 態 透 過 修 身 科 、 國 語 ( 日 語 )、 日 本 史 地 等 國 民 科 來 促 使 台 灣 囝 仔 皇 民 化 ( 何 義 麟 : 1986)。 歐 識 回 憶 說 :

我只有記得修身那一科,就是教說對國家要盡忠,對父母要 孝 順 , 很 像 現 在 的 EQ方 面 , 很 重 視 EQ那 一 類 的 。( B-1-1)

就讀於白川國民學校(現今大同國民小學)的蕭瑞成指出日治時期課程 意涵:

當時的日式教育不以升學為目的,它所著重的是修身功夫的養 成,希望教導出來的學生都能成為肯負責、具仁義、有智慧、 重 禮 節 、 守 信 用 的 好 國 民 。( 嘉 義 市 大 同 國 民 小 學 , 2004: 16) - 170 -


施 秀 巒 回 憶 說 :「 日 常 用 品 、 一 些 偉 人 的 故 事 。 」 (B-1-1) 接 著 林 賴 雲 指 出五、六年級的課程內容說:

祂那個在課本在念時也有,好像是歷史或修身就有了,對啦! 歷 史 有 天 照 大 神 , 祂 弟 弟 是 ス サ ノ オ ノ ミ コ ト (素 箋 男 命 ), 祂 弟弟都出來打人、作壞事,祂姐姐就躲在石頭的房子裡,躲起 來後天地都暗下來,祂弟弟才改過自新,祂才會出來,那個就 是 說 是 他 們 日 本 的 曾 祖 母 。 ( D-5-1)

從林賴雲的口述中,我們瞭解到除了課程中有一些基本的常識外,日本 的神道觀已經普遍融入公學校課程且賴彰能也表示課文中漸漸出現軍國 主義思想:

最主要是對國家、國體、最高領袖─也就是天皇要尊重且一 定要服從,為了皇帝你的生命就算犧牲了也沒關係,但那也 沒 真 的 在 計 較 有 生 命 或 失 去 生 命 。( B-1-1)

從這些課程的內容來看,顯示出日本將其國體與神道作了神聖化的聯 結,十足的神化了日本帝國在台灣人民心中的地位,且富有極為濃厚的 軍國主義色彩,透過課程傳遞給了台灣囝仔。另外在反台灣神祇的行動 上 也 反 應 在 國 語 ( 日 語 ) 教 科 書 中 , 劉 書 彥 ( 1996) 研 究 發 現 , 此 時 期 「 公 學 校 用 國 語 讀 本 第 一 種 」 卷 三 〈 私 ノ ウ チ ( 我 的 家 )〉 這 一 課 家 人 團聚在神像、祖先牌位前的插圖,到了修訂版時就被拿掉。 - 171 -


另外在「公學校用國語讀本第一種」教科書中也加入許多鄉土教材 ( 周 婉 窈 , 2003) , 日 本 政 府 認 為 透 過 鄉 土 教 育 可 達 到 兒 童 愛 家 鄉 , 甚 至 擴 展 國 家 愛 的 教 育 目 的( 劉 書 彥 , 1996), 所 以 台 灣 總 督 府 對 於「 內 台 融 合 」明 白 指 出「 應 極 力 拓 展 本 島 人 之 宗 教 思 想,以 冀 精 神 生 活 之 食 糧 」 後 ,「 接 著 要 鼓 吹 造 成 我 國 基 於 建 國 精 神 之 敬 神 思 想 」( 引 自 劉 書 彥 , 1996) ,因 為 其 認 為 台 灣 民 間 信 仰 的「 敬 神 崇 祖 」的 本 質 與 日 本 國 家 體 制 的「 敬 神 崇 祖 」是 相 通 的

41

。整體而言,這是為內地延長主義的政策作

國族主義的灌輸,漸漸朝向皇民化的初步規劃,以實施軍國主義的最終 目的。但奇怪的是,也有部分教師及學生對當時軍國主義濃厚的課程並 無敏感的反應與回憶,如黃足治、林淑慧、洪清蘭、施秀巒、楊玉釵、 佐藤玉枝、永野好德等人均無意識到軍國主義的課程內容,黃足治說:

也是這樣天天快樂的過日子呀!如果是唱遊課大家就上來 跳 , 是 不 知 道 別 的 人 怎 麼 感 覺 。 ( C-1-1)

林 淑 慧 說 :「 沒 有 ! 沒 有 所 謂 的 思 想 控 制 啦 ! 沒 有 感 覺 到 。 」 ( A-1-1) 洪 清 蘭 也 說 :「 沒 感 覺 這 樣 耶 。 我 們 也 都 是 照 課 本 那 樣 教 呀 ! 」( C-2-1) 施 秀 巒 也 說 :「 沒 有 , 我 們 內 容 沒 有 感 覺 到 有 軍 國 主 義 。 」( A-1-1) 接 著 當 時 還 是 玉 川 國 民 學 校 ( 現 今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 學 生 的 楊 玉 釵 說 :「 沒 什 麼 大 感 覺,就 老 師 教 我 們 學,可 能 我 也 念 沒 多 久 就 光 復 了。」 ( B-3-1) 甚至佐藤玉枝表示:

41

但 台 灣 總 督 府 並 不 贊 成 台 灣 人 對 台 灣 祖 先 的 崇 拜,其 此 舉 動 是 透 過 學 習 者 在 透 過 教導鄉土課程時,讓台灣人的氣質轉化,無形的接受日本神道信仰,十足的政治 意 味 ( 劉 書 彥 , 1 9 9 6 )。 - 172 -


教授和日本相關的教科書對學生來講,學生會很驚訝的認為有 這樣的事情呀!不過學生都非常認真的學習,不會違背老師的 教 學 。( C-5-2)

接 著 永 野 好 德 也 說 :「 課 程 內 容 中 對 於 歧 視 台 灣 人 來 講 , 他 沒 有 覺 得 有 歧 視 的 感 覺 , 所 以 印 象 中 不 覺 得 有 問 題 。 」( C-6-1) 綜 合 上 述 說 法 五 位 台籍教師及學生似乎都並未意識到課程中有涉入任何的國家意識控 制,就連日籍的佐藤玉枝及永野好德他們本身也並未察覺到軍國主義的 氛 圍 。 若 依 前 述 解 釋 同 化 時 期( 1919-1936年 )無 意 識 的 原 因 , 囝 仔 若 無 印象是可以理解的,但對於成人的教師都來講,卻無法解釋之,加上史 料 明 確 的 指 出 皇 民 化 時 期( 1937-1945年 )的 課 程 內 容 添 加 極 多 的 軍 國 主 義思想。

然而承接上述的疑問,研究者認為造成他們無從察覺的原因,有兩 個可能性:第一,當時這些台籍女教師都是教授低年級,依據許佩賢 ( 2003) 統 計 當 時 國 民 學 校 二 、 三 年 級 國 語 科 課 程 指 出 , 第 五 期 國 語 教 科書中二到三年級加起來皇國史觀內容共十二課,戰爭及日本國家關係 內容共十八課,這兩個年級三十課在總課數九十二課來講只佔了百分之 三十二,相較起五、六年級的總數七十八課就佔了五十四課,軍國思想 就佔了百分之六十九,再加上低年級並沒有上歷史及地理課,可能導致 黃 足 治 等 五 人 並 未 意 識 到 軍 國 主 義 的 課 程 。 第 二 , 1943年 ( 昭 和 18年 ) 時美軍轟炸,時間一到就要開始躲防空警報,林淑慧說:

- 173 -


後來的幾年根本都在躲防空警報,我都跑到林仔尾那邊去我有 一個表哥在那邊當校長,要走好遠,我印象中是要爬過兩個、 三個坡,早上的時候都要躲空襲到四點,四點多後就會二、三 個年級聚集起來個空地方給他們教九九乘法。那時候根本書本 都 沒 帶 就 疏 散 到 這 邊 來 , 連 音 樂 課 本 也 沒 有 帶 。( C-7-1)

施秀巒說:

日本時候就大家都疏散光了!我是疏散去吳鳳廟,但我沒有去 那 邊 學 校 教 , 我 就 回 來 民 族 (東 門 國 民 學 校 )教 , 早 上 回 來 (東 門 國 民 學 校 ), 下 午 回 去 (吳 鳳 廟 )。 ( A-1-1)

洪清蘭說:

我 疏 散 去 新 港 , 後 來 垂 楊 (幸 國 民 學 校 )那 邊 , 我 們 都 去 那 邊 教。那時候我們都躲在防空壕,我們是去到防空壕在吃飯。沒 有空襲時,有的跑到寺廟去教書,我到鄉下去沒有教到書,我 是又回到嘉義教,有時候沒車坐也是要用走的耶!所以我就住 學 校 附 近 那 邊 比 較 近 。 ( C-2-1)

黃足治說:

大戰時就上課時一下子就空襲警報,空襲警報孩子就要給他送 回來,孩子要快送送回去,老師就準備要躲空襲。這間學校後 - 174 -


面是菜園,別人家的菜園,那都作防空壕,作那個防空壕,如 果 空 襲 警 報 時 大 家 就 跑 去 那 邊 。 我 是 疏 散 去 鹿 滿 產 (ロ ク マ サ ン )也 是 這 樣 在 教 呀 ! 也 是 要 教 。 早 上 在 從 這 邊 , 我 那 時 候 林 森國小那邊有一個部隊(日本部隊),都去林森國小那邊坐部 隊的車去鹿滿國小。只有知道那邊有台灣老師、有日本老師, 當時我是在林森國小這一邊。兩個人,一個叫秋月老師,都在 那邊坐車一起去鹿滿產,這個秋月老師是林森國小的老師,她 也是疏散去那一邊的,所以後來就比較沒什麼印象了。走來走 去。早 上 坐 車 去,下 午 要 坐 車 回 來 又 坐 他 們 的 車 回 來。( C-1-1)

就如同黃足治教師所言,美軍轟炸時所有師生都要搭乘日軍軍用卡車到 鄉下去躲空襲,就連日籍教師也不例外。同樣的歐識也說:

我 有 一 個 六 年 級 崇 文 (玉 川 國 民 學 校 ) 的 老 師 , 他 也 是 疏 散 去,光 復 後 才 回 來,我 才 知 道 的,日 籍 老 師 呀 ! 後 來 才 回 來 的 。 ( A-1-1)

在美軍轟炸台灣時,當時嘉義市也難逃被美軍轟炸的命運,在這一年多 的避難中,課程的實施可說是斷斷續續,教師不但無法銜接課程,教材 更是毀於戰火之中。綜合上述,依據整個脈絡性的邏輯推論,似乎可以 解釋教師們及學生們對濃厚軍國主義課程無察覺的原因。

(二)教學情形與方法 1937 年 ( 昭 和 12 年 ) 蘆 溝 橋 事 變 時 , 學 校 內 的 教 學 方 式 仍 然 承 接 - 175 -


同化時期採用三段教學法

42

的 機 械 式 注 入、齊 一 式 教 學 法,並 不 會 注 意

到 兒 童 的 心 理 認 知 ( 汪 知 亭 , 1978), 黃 足 治 回 憶 著 說 :

我們在教他們之前就會先說明,囝仔剛進來時,真的是從頭開 始,因為我們台灣囝仔沒唸過書,真的一橫一撇的教,現在這 一橫來,粉筆的顏色又不一樣,又給它寫一、二、三,從哪開 始 寫 下 去 , 真 的 是 從 頭 開 始 教 。( C-1-1)

接著洪清蘭描述本身教學的方式:

像あかさた要會使用。像他們日本的はな就是花,たこ就是風 箏 , 這 樣 子 複 習 這 樣 子 。 就 要 寫 給 他 們 會 記 。( C-2-1)

很明顯的教師基本上是以謄寫的方式居多,而賴彰能也同意這樣的說 法 : 「 要 解 釋 , 囝 仔 就 像 是 照 老 師 教 的 那 樣 , 完 全 接 收 去 。 」 ( A-1-1) 皇民化時期使用的教學方法除了強壓式的灌輸外,在體育課的教學方式 亦是同樣存在著日本精神,林淑慧回憶指出:

在 教 書 時 , 有 一 次 我 教 二 年 級 , 下 午 就 在 看 (日 本 老 師 )的 教 學,體育課,他們日本人會喊立正,天塌下來地崩裂你們都不 能 動,那 一 種 軍 國 教 育,他 們 就 木 刀 拿 著,當 時 學 生 都 剃 光 頭 , 從頭部給他敲下去,你動都不能動,要好好站好,這樣子家長 一句話都不敢講,當時的情形是這個樣子的。一個一個接著得

42

三 段 教 學 法 , 泛 指 在 教 案 上 標 明 「 兒 童 觀 」、「 教 材 觀 」 及 「 指 導 觀 」。 - 176 -


敲打,動都不能動,要看你心智有沒有合一,因為立正就是天 塌下來地崩裂你都不能動。日本老師就用這樣子的方式在試 驗。我當時看了很心疼耶!那時候就留芋仔頭沒有留頭髮,一 個 一 個 敲 。( A-1-1)

從林淑慧說詞中我們可以發現,公學校教師的教學方法除了講述教學之 外,還實施生活教育、情意教學,教師運用校外參觀、說故事等具體方 式 , 讓 學 生 實 際 接 觸 日 常 生 活 中 的 事 物 , 甚 至 抽 象 的「 道 德 」、「 愛 國 」 觀念,特別是林淑慧所看到的例子,已經將體育課變相成為一種軍事訓 練的手段,如嘉義縣朴子市公所出版的《朴子懷舊》一書中也提到,隨 著戰時的態勢,體育課時男生加強操演木劍木槍、相撲、慢跑、跳遠、 跳高或單槓、軍事基本訓練;女生則操演薙刀、長刀、演練教護救等課 程 ( 邱 奕 松 , 1999) 。 這 樣 的 背 景 是 源 自 於 1941年 ( 昭 和 16年 ) 頒 發 的 〈國民學校令〉,把含軍事色彩的運動項目列為必修,也使得學校體育 喪 失 了 其 本 質 ( 蔡 楨 雄 , 1994) 。

自 1941 年 ( 昭 和 16 年 ) ) 實 施 了 〈 國 民 教 育 令 〉 後 , 台 灣 的 教 育 方針就強調培養皇民和強化國民精神。以往機械式的注入教學似乎無法 讓一個公學校畢業生瞭解愛國的意涵及皇民情操,故在教學法上作了更 替,張雲英回憶其回到新高國民學校(現今林森國民小學)任教時的情 形:

任教新高國民學校時,正值公、小學校改稱為國民學校,同時 進行教育大改革,教學法由注入式傳授改為自學輔導法,其中 - 177 -


至今我仍然深刻的是教材編制採綜合大單元編制,打通串聯各 科 , 如 教 到 「 國 旗 」, 課 程 便 包 括 畫 圖 、 說 明 介 紹 、 教 唱 、 作 文等相關學習活動;再如教到「家」的課程則包含家族輩份關 係介紹,繪畫家人,教唱我們的家,說話課中介紹自己家人及 寫作等,它的特色是學生學習興趣濃厚,資料收集系統而完 整 , 較 能 收 知 能 情 意 之 教 育 效 果 。( 台 灣 省 文 獻 委 員 會 編 , 1997: 116)

上述教學法的改革,其實可以發現在教學方法上已經走向統整模式的教 學方式,而這樣的教學方式除了能引起學生的動機外,就如張雲英所講 的更能收知能情意之教育效果,此教育效果不外乎就是為了讓公學校的 這一群台灣囝仔更能體會皇民赤子的情操與日本國民的精神所在。

三、校園生活 (一)朝會升旗及學校生活 雖 然 1937 年 ( 昭 和 12 年 ) 爆 發 了 蘆 溝 橋 事 變 , 但 在 接 下 來 的 一 、 二年內,學校裡似乎還未感受到濃厚的軍國主義。校園中一如往常進行 著朝會及升旗,台灣囝仔一邊唱著〈君が代〉、一邊注視著「日之丸」 (日本國旗)緩緩上升,唸著〈教育勅語〉,接著對東方鞠躬,皇民赤 子的思想便一點一滴的滲入每個台灣囝仔的腦海中,自然而然產生了對 日本的國家認同感。 這樣的朝會儀式背負著培養國家民族意識的功能 ( 島 嶼 柿 子 文 化 館 , 2004), 而「 日 之 丸 」( 日 本 國 旗 )更 是 代 表 著 一 種 日本帝國的擬像,歐識回憶其五、六年級時的親身經歷:

- 178 -


有一次升旗典禮,好像一個學生沒站好,一個男老師走過去啪 的一聲嘴巴就巴下去,很大聲,我們都嚇一跳就一直看,學生 連 哭 都 不 敢 哭 , 我 們 就 在 想 哇 ……這 老 師 怎 麼 那 麼 兇 。( B-1-1)

由此可知,學校中對於升旗儀式的重視程度。另外,由於同化時期 ( 1919-1936 年 )的 受 訪 者 均 表 示 未 曾 在 朝 會 儀 式 中,聽 到 校 長 誦 唸〈 教 育勅語〉,而研究者曾提出三個解釋此現象的假設,前兩個假設在同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已 經 在 研 究 者 查 證 後 發 現 不 成 立 , 而 第 三 個 假 設 即 為 是 否 是 因 應 皇 民 化 的 推 行 在 校 園 朝 會 中 增 加 了〈 教 育 勅 語 〉的 誦 唸, 研 究 者 訪 問 了 曾 經 歷 皇 民 化 時 期( 1937-1945)時 期 的 教 師 ─ 賴 彰 能 、 歐 識、林 淑 慧、施 秀 巒 、 洪 清 蘭 、 黃 足 治 及 學 生 陳 淵 燦 、 黃 銘 鎮 、 楊 玉 釵 , 他們均表示未曾聽過校長在朝會中誦唸〈教育勅語〉,故島嶼柿子文化 館在文本中所提供的說法確定是錯誤的說詞

而戰爭初期的校園生活依然平靜如往,蕭瑞成回想起在白川公學校 (現今大同國民小學)的校園生活:

早上到校升國旗,當然是日本國旗,之後做體操,再回教室上 課;教室中的課桌椅都是木頭做的,黑板是真正的黑板,不是 現 今 的 綠 色 黑 板 。( 嘉 義 市 大 同 國 民 小 學 , 2004: 114)

黃足治指出其五、六年級時,下課後與教師的互動說:

唸書下課,書包背著去老師家,桶子拿著去灌蟋蟀,老師宿舍 - 179 -


那一邊灌蟋,老師的宿舍就是在學校前面,因為他是單身漢, 去他們家,水桶拿著去他的庭院找蟋蟀洞,灌蟋蟀洞,也都是 一整群的。所以老師也不會給我們感覺到懼怕還是怎麼樣的。 ( C-1-1)

上述的兩個場景絲毫看不出南洋戰線已如火如荼的展開,校園中的師生 依舊過著悠閒的學校生活。黃足治又回憶著說:

就感覺老師很好,台灣老師也很好。下課出來大家在那邊曬太 陽、在那邊走來走去,也都那樣,也都沒怕,有是跟他們說, 都沒感覺勒,哈……,他跟我們說,我們也跟他們說,像我們 認識哪個老師那樣,雖然他沒教我們,那個是教幾年級的,什 麼 老 師 。 ( C-1-1)

不過在這個時候,玉川公學校(現今崇文國民小學)的辦公室裡出 現了一個極度神道的神棚(神龕)設施。佐藤玉枝指出:

昭 和 12年 在 校 長 室 有 設 立 一 個 神 棚 ( 神 龕 ) , 命 令 教 職 員 在 簽 到 前要先去參拜,且並派三名女老師每天要清理神棚(神龕)維持 乾 淨 。 ( C-5-1)

當時還是玉川公學校(現今崇文國民小學)的學生─黃足治也印象深刻 的說:

- 180 -


他們學校有那種日本神,我們在念書時,崇文(玉川公學校) 的 校 長 室 那 邊 有 一 個 叫 カ ミ ダ ナ (神 棚 )就 是 那 個 神 壇 , 那 時 候 我也都,我早上時我的分配工作就是去掃那個神棚,我就是去 用 這 個 東 西 。 ( C-1-1)

這樣的神道概念,最主要是為了使台灣人接受以皇祖神(天照大神)為 祭 神 的 伊 勢 皇 大 神 宮 的 大 麻 , 作 為「 順 民 的 佐 證 」( 蔡 錦 堂 , 2 0 0 6 b ) 。 黃足治還補充描述:

他 們 那 個 都 關 起 來 。 像 那 個 ア マ テ ラ ス オ オ ミ カ ミ (天 照 大 神 ) 一 層 有 一 層 的 關 起 來 。 ( C-1-1)

由此可知,這樣的一個神棚(神龕)設置除了莊嚴外,在設備上也是不 容馬虎,而對於神棚(神龕)的祭拜方式也不同於傳統中國人拿香祭拜 的方式,賴彰能形容說:

就 會 以 雙 手 拍 打 祭 拜 ( 雙 手 拍 手 ), 不 過 拍 手 的 那 一 種 是 比 較 正 式 的 參 拜,普 通 的 話 敬 禮 就 可 以 了,表 示 敬 意 就 對 了。 ( B-1-1)

但 校 園 內 並 沒 有 使 用 正 式 的 參 拜 方 式 , 施 秀 鑾 指 出 :「 祭 拜 神 棚( 神 龕 ) 不 是 傳 統 中 國 拜 拜 方 式 , 只 有 敬 禮 而 已 。 」( B-1-1)黃 足 治 也 說 :「 就 叫 職 員 每 早 去 就 要 去 到 祂 那 邊,給 祂 個 禮,那 樣 子 就 算 是 參 拜 了 ! 」 ( B-1-1) 而 這 也 變 成 是 教 師 每 天 的 例 行 公 事 , 施 秀 鑾 表 示 :「 是 規 定 不 是 習 慣 。 」 ( B-1-1)這 種 半 強 迫 式 的 祭 拜 天 照 大 神,台 籍 教 師 們 紛 紛 表 示 只 是 敷 衍 - 181 -


了事,施秀巒說:「沒有啦!我們都是形式上跟祂敬禮而已,哪會心理 上 也 跟 祂 敬 禮 。 」( B-1-1) 黃 足 治 也 說 :「 沒 啦 ! 沒 在 給 他 們 尊 敬 的 。 」 ( B-1-1) 接 著 賴 彰 能 也 表 示 :「 就 表 面 上 給 祂 敬 禮 , 心 裡 不 認 為 是 尊 重 祂 。 」( B-1-1) 由 此 可 知 施 秀 鑾 、 黃 足 治 及 賴 彰 能 等 人 在 面 對 日 本 神 道 時,採用了陽奉陰違作法來作為消極的「隱性抗議」表現,一方面也說 明了的台籍教師在使用「隱性抗議」時的多元性。

到 了 1941 年 ( 昭 和 16 年 ) 左 右 , 因 戰 爭 的 吃 緊 , 再 加 上 國 民 精 神 總動員的實施,校園中也漸漸感染了這股氣息,日本政權為了培養台灣 囝仔齊心協力的精神,也由公學校教師帶頭在校園附近栽種軍方潤滑油 原料的植物,黃足治表示:

都會去八掌溪栽種,那時候都要帶小孩去八掌溪那邊種篦麻, 用 來 做 篦 麻 油 , 然 後 交 給 軍 方 。 ( A-1-1)

佐藤玉枝同樣的也指出:

在戰爭期間,還要去種木棉跟篦麻等植物。我帶領著高年級學 生及女子青年團員走了近四公里,到八掌溪的河邊去種植,拿 鋤頭鍬著土,大聲的唱著軍歌的進行曲,喊著口號「倒了後的 仍 然 有 芝 山 巖 精 神 」, 同 時 歌 詞 中 也 「 到 處 泥 濘 , 非 常 難 走 , 三天兩夜沒吃」等,那時候雖然是很辛苦,不過大家也不會感 到不平與不滿。去種植木棉跟篦麻回來後,進到教室後非常的 疲倦,走路就已經非常勞累了,還要工作,回來後就用剁冰塊 - 182 -


到水壺去,大家就盛來喝,疲倦來漸漸恢復。當秋天篦麻收穫 完成後,我們就會在教室把篦麻的種子拿出來。接著把它搾成 油,在這工作的期間我就會講一些格林童話、安德森童話的一 些故事給他們聽,吃的便當中只有蕃薯而已,可以說過的日子 非 常 的 艱 辛 。( 竹 中 信 子 , 2001: 24-25)

栽植作物在當時是每個公學校教師及學生的例行公事,最主要的原因並 非是供應軍用原料,而是灌輸一種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的觀念。就如同 賴彰能指出:

比較來講都是高年級去種比較多,低年級比較少,如果學校大 一點的空地就可以在學校內種,像北社尾公學校有兩甲地,那 就很多地方可種,不然普通那東西種個篦麻那哪夠飛機用?那 個意思是半鼓勵愛國心的作用,不然一個小學生能種到什麼程 度 呢 ? 像 我 嘉 中 的 同 學 , 差 不 多 昭 和 20 年 , 當 時 都 已 經 在 疏 散,他們疏散去阿里山那邊,就去種篦麻油,那個說不定產量 比較多,因為年齡比較大,這東西就類似國內在流行,局事就 這 樣 , 要 讓 你 有 一 種 國 家 精 神 訓 練 意 味 。( C-3-1)

由此可知,其實當時的台籍教師也體認到這種行為背後的真正原因,但 他們卻被迫帶領著學生作為精神總動員的一種表帥,也難怪在日治時期 不斷自省的賴彰能會對政治下的皇民思想提出批判。

(二)校歌及修學 - 183 -


進 入 皇 民 化 時 期( 1937-1945年 )以 後 , 嘉 義 市 內 的 六 所 公 學 校 , 仍 然只有玉川公學校(現今崇文國民小學)及白川公學校(現今大同國民 小學)有校歌,曾服務於白川國民學校(現今大同國民小學)及北社尾 國民學校(現今北園國民小學)的洪清蘭說:

只有白川公學校有校歌,就說我們有阿里山,有八掌溪這樣子 而已。像嘉女校歌都有阿里山、八掌溪,它那個地方的特色都 有 , 阿 里 山 有 , 八 掌 溪 也 有 , 但 是 是 作 不 一 樣 的 。 ( C-2-1)

另 外 賴 彰 能 回 憶 其 任 教 於 東 門 國 民 學 校( 現 今 民 族 國 民 小 學 )時,他 說 : 「沒啦!我們那時候沒有校歌,我記得沒有耶!我念書時一年級時也都 沒 有 聽 說 過 耶 ! 」( A-1-1)隨 著 初 等 教 育 普 及 政 策 的 實 施 , 日 本 在 全 台 積 極 擴 建 學 校 , 嘉 義 市 境 內 也 在 1939年 ( 昭 和 14年 ) 創 立 了 新 高 公 學 校 ( 現 今 林 森 國 民 小 學 ), 跟 著 1942年( 昭 和 17年 )創 立 了 幸 國 民 學 校( 現 今 垂 楊 國 民 小 學 )。 由 於 這 兩 所 新 學 校 是 新 設 立 的 , 再 加 上 正 逢 戰 亂 , 很多軟硬體設備均缺乏,更遑論校歌。在幸國民學校(現今垂楊國民小 學 ) 服 務 的 永 野 好 德 指 出 :「 幸 國 民 學 校 沒 有 校 歌 , 因 為 它 是 非 常 新 的 學 校 , 校 園 中 像 禮 堂 、 體 育 館 根 本 都 還 沒 有 興 建 。 」( C-6-2) 同 樣 服 務 於 幸 國 民 學 校 ( 現 今 垂 楊 國 民 小 學 ) 的 黃 足 治 也 表 示 說 :「 沒 有 , 它 是 新 學 校 沒 有 。 」( A-1-1)就 讀 於 新 高 國 民 學 校 ( 現 今 林 森 國 民 小 學 ) 的 黃 銘 鎮 也 表 示 :「 我 們 是 新 學 校 , 好 像 沒 有 校 歌 。 」 ( B-2-1) 由 此 可 證 明嘉義市內的六所公學校,只有玉川公學校(現今崇文國民小學)及白 川公學校(現今大同國民小學)有校歌而已。

- 184 -


隨著戰爭的白熱化,學校通常會多加一段歌詞,這段八股的歌詞不 外乎是讚頌天皇及宣揚軍國主義,可說是皇民化下的產物(島嶼柿子文 化 館 , 2004)。 但 也 有 少 部 分 學 者 認 為 校 歌 是 沒 有 政 治 味 道 的( 陳 聰 民 , 2005) ,這 樣 的 說 法 也 符 應 了 同 化 時 期( 1919-1936 年 )時 陳 福 耀 的 說 法 , 認為校歌並沒有涉及軍國主義的範疇。由於研究者經訪談及考察後,無 法明確的知道玉川公學校(現今崇文國民小學)及白川公學校(現今大 同國民小學)是否因要讚頌天皇而添加了讚許詞,不過可知道的是白川 公學校(現今大同國民小學)歌詞中最後一段提及「映ゆる白川國民學 校 」( 嘉 義 市 大 同 國 民 小 學 , 2004: 12), 表 示 此 校 歌 確 實 有 被 更 改 過 。

同 樣 的 在 皇 民 化 時 期 ( 1937-1945年 ), 修 學 ( 遠 足 ) 這 種 機 會 教 育 式的戶外教學,也仍然是依照年級的高低調配行程的遠近。由於此一時 期的受訪者在當時都是擔任低、中年級的教師,所以在訪談的內容上會 偏向低年級的情形敘述,林淑慧說:

國小的旅行是自願的,我們這個是學期初錢都已經繳齊了,一 年 級 一 定 去 三 條 崙,二 年 級 阿 里 山,三 年 級 日 月 潭,都 用 走 的 , 四年級才北部繞東部回來,一定的,有個行事例就對了。

43

( A-1-1)

洪清蘭回憶說:

43

研 究 者 認 為 林 淑 慧 說 法 過 於 誇 張,因 為 就 一 個 公 學 校 學 生 的 體 能 是 無 法 負 擔 如 此 長途的步行,故經再一次訪談檢證後發現,此修學的回憶為林淑慧就讀嘉義女子 高級中學學生時期的回憶。 - 185 -


會 步 行 遠 足。不 過 沒 有 唱 校 歌,就 走 著 走 著 走 去 公 園 而 已。一 、 二年級就走去公園(嘉義神社所在地),三、四年級就走到八 掌溪去,五、六年級到鹽埕那邊,造船的那邊,很遠差一點就 走 不 回 來,走 好 遠,腳 好 酸。五 年 級 的 老 師 有 啦 他 有 用 給 你 看 , 甘 蔗 怎 麼 用 , 怎 麼 作 。 ( D-1-1)

賴彰能回憶說:

都 去 以 前 的 高 爾 夫 球 場 (蘭 潭 水 庫 旁 )那 邊 , 那 時 高 爾 夫 球 很 少 人打,所以都會自己拿便當去,就去那邊玩,下午就走回家。 也 沒 有 唱 校 歌 , 我 們 那 個 時 候 沒 有 校 歌 。 ( C-3-1)

黃 足 治 也 說: 「 那 個 也 要 看 年 級 那 個。如 果 比 較 小 的 囝 仔 都 嘛 帶 去 中 山 公 園 ( 嘉 義 神 社 所 在 地 )。 」( C-1-1) 她 又 說 :

室外教學也都是教一切規矩,那時候我們都重規矩,就出去我 們去到哪邊就是要怎樣,如果像是垃圾就是要怎樣處理,我們 都教規矩啦!因為他們小的囝仔,我去時是二年級,所以都教 規 矩 。( C-1-1)

林淑慧也認同黃足治提到重視規矩這一點,還說遠足好像是行軍般的軍 事管理,她說:

以前的遠足也真的像是行軍一樣,我們在唸書時就都校門打 - 186 -


開,就讓你一直走,走到高爾夫球場,從那邊跑回來。回學校 時,那個校門口開一小洞,一個一個算人進來,看你第幾名的 到 達,那 是 我 們 還 是 小 學 的 時 候。都 是 那 種 訓 練,都 像 是 軍 人 。 ( A-1-1)

從上述的訪談內容中我們可以知道,對於這些女教師而言,戶外教學不 外乎是間接的訓練一種軍事氛圍及灌輸皇民赤子思想,就如同黃足治 說:

像是說帶去遠足,中山公園(嘉義神社所在地)遠足時就有, 也是會帶去那邊拜(嘉義神社)。拜時就是說這邊安奉了什麼 神,我們就要來這邊拜拜,讓我們的學業會比較好,還是什麼 的 , 就 是 教 他 們 那 種 。 ( C-1-1)

而上述這種修學(遠足)的課外活動,隨著戰爭末期美軍轟炸台灣全島 而停止。

(三)教師及學生服飾 進 入 皇 民 化 時 期 ( 1937-1945 年 ) 後 , 正 式 教 師 的 服 飾 上 仍 然 延 用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時 的 官 服 樣 貌 。 一 般 而 言 , 教 師 的 官 服 是 校 園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特別服裝,林淑慧回憶著說:

這兩邊兩塊牌子(肩章),肩上有東西鬚鬚的下來,那就是正 式 師 範 出 來 的 。 不 然 普 通 , 進 去 教 書 都 穿 私 服 ( A-1-1) - 187 -


洪清蘭回憶其父親擔任校長時的服飾說:

我爸爸那時候當校長時就有了,那是真的刀喔!他的帽子也都 是有金邊的喔!他如果有背刀就是有金邊的,這邊肩膀上就有 (用 手 式 指 出 長 方 型 的 背 章 形 狀 ), 只 有 校 長 才 有 , 就 是 這 個 樣 子。一般老師沒有喔!我印象中只有我爸爸在背刀而已,其他 老 師 都 沒 有 。 ( D-1-1)

佐藤玉枝回憶當時男女教師衣服不同的樣式說:

當時男老師的服裝是夏天白色的,冬天是黑色的,像海軍軍官 的 服 裝 , 女 生 是 穿 西 裝 (類 似 今 日 套 裝 的 服 飾 ), 女 老 師 也 是 一 樣 夏 天 是 白 的 , 冬 天 是 黑 的 。 ( C-5-1)

接著洪清蘭回憶她擔任教師時的服飾說:

那時候還沒賺錢,就是以嘉女時的服裝領帶,這一邊給它換一 下,也是這樣的穿法,女老師是藍色的,穿了快半年才去訂作 一 套 新 衣 服 , 冬 天 時 毛 的 那 一 種 衣 服 。 ( D-1-1)

這 樣 的 情 況 一 直 持 續 到 1940 年 ( 昭 和 15 年 ) , 隨 著 戰 事 吃 緊 , 頒 布 了 國 民 服 令 ( 台 灣 教 育 會 , 1943) , 此 時 教 師 紛 紛 脫 去 象 徵 至 高 榮 譽 的 文 官服,並廢除配刀制度,穿上了共赴國難的國民服。洪清蘭指出:「沒 - 188 -


有配刀了!那時候都已經在戰爭了,還在配什麼刀!」同樣的沈石馬也 說:「 慶 典 帶 長 刀 的 規 定 也 廢 掉 了 」 ( 台 灣 省 文 獻 委 員 會 編,1997:108)。 永野好德回憶說:

1943 年 時 教 職 員 通 常 上 課 都 是 穿 官 服,非 正 式 教 員 則 是 穿 著 平 常 的 服 飾 上 課。1945 年 時, 不 管 台 籍 或 日 籍 男 老 師 就 改 穿 國 防 服 , 女 老 師 就 改 穿 日 本 式 的 褲 子 。( C-6-1)

蕭 瑞 成 指 出 :「 學 校 有 制 服 , 男 女 不 同 樣 式 , 但 都 是 卡 其 色 , 穿 起 來 制 服 感 覺 雄 糾 糾、氣 昂 昂,很 有 精 神 」 ( 嘉 義 市 大 同 國 民 小 學,2004:133)。 賴彰能也回憶說:

戰時的話就比較偏國防色,就比較像草的顏色那個樣子,飛機 飛下來就看不到你,像那個樣子的服飾,日本叫國防色,還有 軍裝也稱國防色,差不多是這個樣子比較多。女生服飾又不一 樣 , 不 過 也 很 莊 嚴 不 會 亂 七 八 糟 的 穿 。 ( C-3-1)

這樣的場景,似乎在告訴著我們學校已經感受到濃厚的軍國主義氣息, 而身為日本天皇思想傳遞者的教師,更該負起培養崇高的國民精神的責 任。

在學生制服方面,日治中期,教育逐漸步入軌道,各學校設置愈為 普 遍 , 各 學 校 也 漸 趨 一 致 ( 林 文 龍 , 2005)。 1940 年 左 右 , 嘉 義 市 各 公 學校中似乎都已經有了制服,如歐識回憶其就讀玉川公學校(現今崇文 - 189 -


國民小學)時的情形:

我 們 的 制 服 (指 著 自 己 帶 來 的 照 片 )就 長 這 個 樣 子 , 小 學 時 就 是 穿這樣子,這是二年級的時候我們老師帶我們去吳鳳廟,在那 邊 照 的 , 我 是 學 生 時 。 崇 文 (玉 川 國 民 學 校 )的 制 服 就 是 這 個 樣 子 。( B-1-1)

一樣是在玉川公學校(現今崇文國民小學)的佐藤玉枝,回憶其印象中 學生的制服說:「男生的服飾是卡其色的衣、褲,女生是白衣服,裙子 是 類 似 吊 帶 裙 那 一 種 。 」( 竹 中 信 子 , 2001 : 24 ) 施 秀 巒 回 憶 其 任 教 東 門國民學校(現今民族國民小學)時說:「我們都已經有制服,不能穿 私 服 。 」 ( B-1-1) 洪 清 蘭 也 說 :「 我 之 前 在 大 同 (白 川 國 民 學 校 )時 都 已 經 有 制 服 了 , 男 女 生 都 已 經 有 了 ! 」( D-1-1) 黃 足 治 也 說 :「 我 們 都 有 穿制服了,而且都是穿鞋子上學了。制服就是白衣服然後吊帶裙。」 ( B-1-1) 接 著 楊 玉 釵 也 回 憶 其 就 讀 玉 川 國 民 學 校 ( 現 今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 一、二 年 級 時 的 狀 況:「 以 前 的 服 裝 都 要 穿 校 服,不 能 穿 私 服。」( B-3-1) 最後賴彰能說:

有制服了,不過有的有規定,有的沒有規定。我在念公學校時 好像沒有規定的樣子,我在教書時已經有制服了,都已經有穿 鞋子了,衣服跟裙子都有,衣服是白色的像嘉女的制服一樣, 這 一 邊 有 領 子 , 國 民 學 校 (公 學 校 )而 已 , 我 小 妹 也 是 念 東 門 公 學 校 的 , 有 個 領 帶 , 照 片 我 都 還 在 。 ( C-3-1)

- 190 -


基本上當時的服飾樣貌就如同以上受訪者所說,不過隨著太平洋戰爭, 學生制服也隨著成人多穿所謂的「國民服」,大量採用「國防色」,也 就 是 土 黃 色 的 顏 色 居 多 ( 林 文 龍 , 2005) 。 這 一 方 面 是 為 了 讓 學 生 們 有 追隨教師共赴國難的精神,另一方面是為了躲避空襲時不被敵機察覺。

基本上此時嘉義市內的公學校,大部分都已經有制服及鞋子了。而 髮型方面,一來為了頭髮清潔衛生問題,二來也可從小學教育開始強調 軍 武 精 神,男 孩 子 清 一 色 是 光 頭,女 孩 子 原 則 上 是 以 齊 耳 短 髮( 河 童 頭 ) 為 標 準 ( 島 嶼 柿 子 文 化 館 , 2004), 不 過 仍 然 可 以 細 分 為 綁 髮 辮 合型

45

、清湯掛麵型

46

44

、混

( 林 文 龍 , 2005)。 洪 清 蘭 回 憶 說 :「 男 生 幾 乎

都 是 剃 光 頭,女 生 是 西 瓜 頭 的 髮 型。如 果 年 齡 比 較 大 就 頭 髮 中 間 剖 開。」 ( D-1-1)楊 玉 釵 也 回 憶 當 時 的 髮 況 :「 頭 髮 都 不 能 留 , 男 生 頭 髮 都 像 是 白 頭 翁 一 樣 。 女 生 就 剪 的 貼 緊 , 不 然 就 是 夾 起 來 。 」( B-3-1) 針 對 這 些 情形來看,不管在戰前或戰時的服飾及髮禁,一再的顯現出日本帝國對 台灣這個殖民地的教化與期望,然而這一切的作為背後無非又是以效忠 天皇為最高原則。

(四)整併後的台灣青少年團 日 本 在 進 入 1930年 代 後 , 陷 於 軍 方 逐 漸 主 導 國 內 政 局 的 情 況 中 , 而 開 始 走 向 對 外 軍 事 擴 張 的 道 路 ( 楊 境 任 , 2001) 。 為 了 配 合 日 本 殖 民 政 策的實施,台灣總督府乃決議以國家權力貫徹皇民化政策,嚴禁台人固 有的風俗習慣及生活方式,強行灌輸日式文化,同時呼應日本政權提出

44 45 46

長辮拖背或結成雙辮。 將早期長髮及腰式的女生髮型,剪短至肩齊,以便於梳理。 耳根、額頭,頭髮一律剪齊,雖整齊劃一,確顯得呆滯、不活潑。 - 191 -


之 所 謂 「 官 民 一 體 、 國 民 精 神 總 動 員 」 國 民 運 動 計 劃 , 於 1937年 ( 昭 和 12 年 ) 9 月 頒 布 〈 國 民 精 神 總 動 員 實 施 要 綱 〉 及 〈 台 灣 總 督 府 國 民 精 神 總 動 員 本 部 規 程 〉,大 力 的 推 行「 國 民 精 神 總 動 員 運 動 」 ( 江 智 浩,1998)。 因為蘆溝橋事變的緊張氣氛,導致中日戰爭全面的展開,此時台灣總督 府對青年團的要求已無法滿足於以往修養團體的性質,而進一步希望其 能 強 化 以 下 四 方 面 : 1. 對 社 會 的 勤 勞 奉 仕 ; 2. 對 日 本 精 神 的 體 會 程 度 ; 3. 日 常 生 活 的 國 語 ( 日 語 ) 使 用 ; 4. 改 善 舊 習 的 皇 國 民 教 養 。 正 是 要 將 青年團變為皇民化運動的教化團體,而台灣聯合青年團則是為了達到此 一 目 的 所 產 生 的 統 制 組 織 ( 台 灣 總 督 府 , 1938) 。 不 僅 著 眼 於 日 本 國 家 意識的強烈塑造、戰爭愛國意識的灌輸與後方的共赴戰爭協力上,並致 力於集結非官方勢力以為己用。

1939年( 昭 和 14年 ), 台 灣 總 督 府 更 進 一 步 將「 大 日 本 聯 合 青 年 團 」 強制收編為完全官方的組織,並更改其組織名稱為「大日本青年團」。 由 於 1940年 末 期 南 洋 戰 事 吃 緊 , 台 灣 總 督 府 為 了 讓 青 年 團 中 的 台 灣 青 年 有 著 共 赴 國 難 的 精 神 寄 託 , 在 1941 年 ( 昭 和 16 年 ) 1 月 , 更 進 而 將 大 日 本青年團、大日本聯合女子青年團、大日本少年團聯盟和帝國少年團協 會 四 組 織 合 併 , 成 立 「 大 日 本 青 少 年 團 」 。 同 年 的 12月 30日 , 由 長 谷 川 總督以訓令第一五四號頒布〈台灣青少年團設置要綱〉,將台灣聯合青 年團與少年團合併改編為台灣青少年團;總務長官兼該團團長齋藤樹則 於 1942 年 2 月 26 日 , 向 各 州 知 事 及 廳 長 發 布 〈 關 於 台 灣 青 少 年 團 設 置 要 項 之 件 〉 ( 台 灣 總 督 府 文 教 局 社 會 課 編 , 1942) 。 對 此 , 齋 藤 樹 總 務 長 官特別提到:

- 192 -


基於台灣統治之本義,為了更加強青少年作為皇國民的實力, 並達到最高度的發揮,不外乎就是要整頓青少年團體生活的機 構和內容。換言之,基於萬民翼贊之精神,青少年的全部生活 都必須要涵養及實踐以奉獻國家為首要意義的國民道德,為了 要使此一教養訓練具體化,全島青少年男女被聚集在一元化的 組織下,施以統制的訓練。如此,青少年的活動方能真正為高 度國防國家的建設及聖戰目的之達成,提供強而有力的協助。 基於以上的主旨來制定從中央到地方的機構,以往的青少年團 運動是男女青年團和少年團各自實行目標和方法,如今對男女 青少年施予一貫的方針和體制,以期單位青年團的整備強化。 ( 引 自 楊 境 任 , 2001: 57)

在齋藤樹的演說中,不外乎是強調皇國青少年道之確立、順應國家之目 的及徹底完成團體之實踐鍛鍊的培養,此時的台灣青少年團已完全成了 台灣總督府加強戰時動員下的產物。也因為在日本帝國的太平洋戰略 中,台灣是第一線的戰鬥及防衛基地,身為台灣未來中堅力量的男女青 少年必然成為當局急欲掌控的對象,故必須將其「聚集在一元化的組織 下,施 以 統 制 的 訓 練 」,以 使 其「 作 為 皇 國 民 的 實 力 達 到 最 高 度 的 發 揮 」, 並「 為 高 度 國 防 國 家 的 建 設 及 聖 戰 目 的 之 達 成 提 供 強 而 有 力 的 協 助 」 (楊 境 任 , 2001) 。

合併後的台灣青少年團仍然持續著不求回報的社會服務,就讀於白 川公學校(現今大同國民小學)的林賴雲回憶青少年團的功能及好處, 她說: - 193 -


那就是假日或節日就去服務人家,幫他慶祝就對了!就很多人 不知道要幹麻,就去湊熱鬧。那也沒有好處,不會說你去他就 什 麼 東 西 給 你 。 那 時 候 乖 乖 的 說 怎 樣 就 怎 樣 。 ( D-5-1)

但由於時代性的需要,導致台灣青少年團平時的訓練更加充滿了軍事意 味 。 1936年 至 1945年 服 務 於 玉 川 公 學 校 ( 現 今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 的 日 籍 教 師佐藤玉枝回憶當時擔任玉川女子青年團時訓練的方式說:

我是擔任女子青年團(公學校畢業生)的指導老師,在晚上學 校庭院中以二列的橫向隊形進行行軍訓練,配屬將校(教官) 也前來指導。團員間表現很好,很快傳到街上的廟跟廣場去, 來 年 就 學 的 兒 童 就 增 多 了 。( 竹 中 信 子 , 2001: 24)

接著佐藤玉枝又詳細的描述了當時訓練的情形:

女子青年團的話都是訓練類似像縱隊行走、橫隊行走練習,當 時會利用晚上夜學時的學校的燈光在學校的大庭院中訓練,會 有配屬將校的長官來指導,他們一年才來一次,秋天來講比較 多,訓練的話是我們在訓練,他們就類似一個主持受禮的長官 會 在 講 台 上 , 我 們 要 向 他 們 敬 禮 。( C-5-2)

由以上兩段的口述內容,我們可以很明確的將台灣青少年團與軍事訓練 作連結,這樣的型態正逐漸走向了大正年間將青年團引進台灣的日本帝 - 194 -


國的參謀次長、陸軍少將田中義一想要的結果。佐藤玉枝也提到女子青 年團在戰時與服務對象的互動情形:

特別是那時戰爭期間一些醫院的傷兵也寫信來告知他們,他們 作 的 這 一 些 節 目 很 好 , 非 常 謝 謝 他 們 ( 女 子 青 年 團 員 )。( 竹 中 信 子 , 2001: 24)

通 常 進 入 皇 民 化 時 期 ( 1937-1945 年 ) 後 , 青 少 年 團 的 指 導 者 以 日 籍 教 師居多,否則就是由師範學校畢業且資深的台籍教師擔任。日治時期服 務於東門公學校(現今民族國民小學)的施秀巒指出:「那大部分都一 定 是 日 本 老 師 帶 的 , 不 是 全 校 都 要 參 加 。 」( A-1-1)綜 合 上 面 的 文 獻 整 理及訪談內容,我們發現了日本霸權有組織性的透過青年團來訓練「皇 民鍊成」的精神,並讓青年團員持著一種對日本帝國的認同感,願意為 國家拋頭顱灑熱血,進而鍛鍊出「皇民赤子」的日本精神。

四、小結 綜 合 上 述 , 可 以 瞭 解 到 進 入 皇 民 化 時 期 ( 1937-1945 年 ) 前 後 一 、 二 年 , 公 學 校 校 園 中 的 日 籍 教 師 仍 然 是 高 於 台 籍 教 師 , 不 過 到 了 1942 年( 昭 和 17 年 )至 1943 年 左 右( 昭 和 18 年 )就 有 很 大 改 變 , 因 為 許 多 日籍教師被徵調去南洋打仗,這時間教職缺乏,很多台籍的男教師及女 教師很快的補足了這個缺,不過後期則以台籍女教師居多,因為台籍男 教師也被徵調。由於蘆溝橋事變爆發,日本政權為了加緊皇民鍊成及國 民精神的培養,課程中已經出現濃厚的軍國主義,但受訪者卻無察覺, 研 究 者 認 為 可 能 有 兩 個 原 因 : 1. 受 訪 者 教 授 的 是 低 年 級 , 尚 無 軍 國 主 義 - 195 -


濃 厚 的 地 理 科 及 歷 史 科 ; 2.當 時 師 生 為 了 躲 避 空 襲 , 所 以 課 程 在 進 行 上 無法完整呈現。故他們都未知覺到課程中充滿軍國主義。

在 教 學 法 方 面 , 還 是 以 機 械 式 注 入 為 主 , 但 到 了 1941 年 ( 昭 和 16 年)實施了〈國民教育令〉後,台灣的教育方針就強調培養皇民化和強 化國民精神,在教學上也作了變化,教學模式就轉化成一種統整課程式 的教學。而在語言方面,台籍教師為了其專業的表帥,也嚴格要求自己 在 台 灣 囝 仔 面 前 要 說 國 語( 日 語 ) ,但 教 師 及 學 生 回 到 家 後 仍 然 還 是 會 講 台 語 。 在 校 園 生 活 方 面 , 進 入 皇 民 化 時 期 ( 1937-1945 年 ) 之 初 , 尚 未 出現軍國主義,但隨著戰事的告急,校園也增設了神棚(神龕)等神道 思想的設施及參與栽種軍方潤滑油原料的植物。但像神棚(神龕)對台 籍教師而言,他們仍然有些許抗拒,雖然是天天唱著〈君が代〉,但他 們似乎也漸漸察覺到自己是被置放在天皇腳下的次等皇民。皇民化時期 ( 1937-1945 年 ) 時 嘉 義 市 已 經 有 六 所 公 學 校 , 但 只 有 玉 川 公 學 校 ( 現 今崇文國民小學)及白川公學校(現今大同國民小學)有校歌。在修學 (遠足)方面,也漸漸有了軍事訓練的行軍情形,但隨著美軍轟炸這些 活動也被迫暫停。

在教師與學生的服飾方面,當時的師範學校畢業的男教師同樣是穿 著 官 服,其 他 則 是 以 整 潔 的 私 服 原 則。不 過 這 樣 的 情 形 到 了 1940 年( 昭 和 15 年 )頒 布 了 國 民 服 令( 台 灣 教 育 會 , 1943)後 , 不 管 師 範 學 校 畢 業 教師或非師範畢業教師一律換穿「國民服」,以代表共赴國難的精神。 另外在學生服飾方面,嘉義市六所公學校都已經有了制服,但也由於國 民服令頒布,他們同樣也換穿了卡其色的國防服,共赴國難。最後,青 - 196 -


年團仍然扮演著一個奉仕社會的組織,但隨著戰爭的白熱化,青年團的 組織成員也開始有了軍事的訓練。以下第三節繼續論述皇民化時期 ( 1937-1945 年 ) 校 園 中 節 慶 、 祭 典 活 動 的 實 施 。

第三節

校園中節慶、祭典活動的實施

本 節 茲 分 為 二 部 分 說 明 皇 民 化 時 期 ( 1937-1945 年 ) 在 校 園 中 的 節 慶儀式程序及校園在節慶時的活動情形。

一、節慶儀式─奉讀〈教育勅語〉及參拜御真影的神聖儀式 皇 民 化 時 期( 1937-1945年 )初 期,這 些 儀 式 仍 然 持 續 在 學 校 運 作 著, 此時為了增進國民對國家的認同,甚至連紀元節慶祝也加入「建國祭愛 馬 行 進 」、「 愛 馬 日 」 及 「 軍 馬 祭 」

47

等充滿軍事味道的社會認同的參與

( 引 自 戴 振 豐 , 2004 )。 但 是 學 校 中 的 這 些 儀 式 大 約 到 了 1943 年 ( 昭 和 18年 ) 左 右 就 停 止 , 因 全 台 都 遭 受 美 軍 轟 炸 , 導 致 師 生 都 疏 散 到 鄉 間 去 躲 避 , 相 對 的 這 些 儀 式 也 就 宣 告 中 斷 。 以 下 持 續 論 述 1937 年 至 1942 年 間 , 學 校 舉 行 儀 式 的 情 形 , 同 樣 以 三 個 部 分 對 皇 民 化 時 期 ( 1937-1945 年)嘉義市內的公學校儀式進行口述的歷史還原:

(一)師生合唱〈君が代〉 此一時期仍然是以紀元節、天長節、一月一日(元旦)、始政紀念 日、明治節等五大節日為主軸,同樣的整個典禮是從合唱〈君が代〉國 歌開始,場景依然莊嚴。歐識回憶著說:「這個就是節慶、活動,學生 要 到 那 個 禮 堂 , 像 現 在 的 活 動 中 心 一 樣 , 在 那 邊 慶 祝 。 」( A-1-1)洪 清 47

軍 馬 祭 則 是 從 1939年 ( 昭 和 14年 ) 10月 24日 起 , 為 祭 祀 在 支 那 事 變 (盧 溝 橋 事 變 ) 犧 牲 的 軍 馬 而 開 始 實 施 ( 引 自 戴 振 豐 , 2004) 。 - 197 -


蘭也說:

要靜靜站直的聽,要這樣(立正雙手貼褲縫動作),那是以 前了,後來就比較沒有了。他們都很遵守規矩,皇帝的那個 祭典,都是教導在拿的,都是校長在唸的,所以跟其他的老 師 都 沒 關 係 , 那 個 是 每 個 學 校 都 一 樣 的 情 形 。 ( C-2-1)

由 此 可 知 , 進 入 皇 民 化 時 期( 1937-1945年 )後 更 加 重 視 儀 式 的 氛 圍 。 但 是 從 學 生 時 代 就 齊 聲 高 唱 著〈 君 が 代 〉的 賴 彰 能 、施 秀 巒 、林 淑 慧 等 人 , 到 皇 民 化 時 期( 1937-1945年 )回 到 校 園 中 服 務 後 ,漸 漸 開 始 反 思〈 君 が 代〉究竟蘊含著何種意義,賴彰能指出:

忠 君 忠 國 , 對 國 家 忠 , 對 國 君 忠 , 內 容 我 也 都 還 記 得 。 (開 始 高聲唱) 「皇祚連綿兮久長,萬世不變兮悠長;小石凝結成巖 兮,更巖生綠苔之祥。」就說在君王的時代,千代數千代,就 岩石就千千代代延續,升旗典禮、祭典在念〈教育勅語〉時都 會 唱,很 重 視。那 就 是 要 你 相 信 皇 帝,相 信 皇 統 是 永 久 不 變 的 。 就那顆小石頭變大石頭,大石頭又長青苔。萬世一世,他們日 本 人 是 萬 世 一 系 , 萬 世 就 是 一 個 系 統 ( C-3-1)

施秀巒指出〈君が代〉的意涵就是:「強調那個主體是皇帝,就是說要 一 代 一 代 的 一 直 傳 ,傳 到 萬 世 ,永 遠 就 對 了 。( A-1-1)林 淑 慧 也 認 同 賴 彰能及施秀巒的看法說:「說那顆石頭變成大石頭,就算是卡青苔,還 是 會 一 直 流 傳 下 來 就 對 了 。 」( A-1-1)由 當 天 受 訪 者 說 出 這 樣 話 時 的 語 - 198 -


調及表情,顯示了他們在經過中等教育的知識解放後,他們更加瞭解到 自身的主體性及被迫認同知識的壓迫,而這樣的思維也開啟了他們會不 斷的反省自身所處的地位及角色。其實〈君が代〉在齊唱的過程中,並 非只有一次而已,而是要以和歌的方式連唱兩次以達精神的振奮(橋口 正 , 1941) , 最 主 要 是 為 了 凝 聚 國 民 精 神 力 , 再 生 產 忠 君 愛 國 意 識 型 態 ( 周 華 斌 ,2007),歌 詞 大 意 則 為 恭 祝 天 皇 陛 下 統 治 的 歷 代 ,永 遠 繁 榮 , 並 祈 求 國 體 昌 盛 ,賴 美 玲( 2007)指 出 這 樣 的 意 涵 更 是 在 文 部 省 公 告 後 , 即廣泛地納入教科書中,文本中主要呈現「萬世一系」的天皇與國民為 君臣父子的情義,國民祈祝聖壽萬歲乃自然之情,而〈君が代〉祈祝天 皇 的 朝 代 永 久 興 盛 的 歌 詞 表 現 出 國 體 及 國 民 精 神 ,且 演 奏〈 君 が 代 〉時 , 國 民 的 心 永 遠 連 結 萬 國 無 比 的 國 體 及 歷 史 ( 台 灣 總 督 府 , 1944)

(二)師生對天皇、皇后御真影的參拜及校長奉讀〈教育勅語〉 如 同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般 , 不 管 是 御 真 影 或 是 教 育 勅 語 依 然是存放在校長室中的安奉庫內,儀式當天教頭(資深教師)就會把裝 在木盒裡的御真影或是教育勅語取出,林淑慧回憶當年回到東門國民學 校(現今民族國民小學)服務時,她親眼看到的情況說:

在台上,相在禮堂上校長他們都要上去那邊,訓話之類的。那 個東西像是一個磁櫃一樣,都有個門,可以打開來,再拿這個 東 西(〈 教 育 勅 語 〉)出 來,那 個 都 放 在 那 種 像 是 磁 櫃。( A-1-1)

而 與 林 淑 慧 是 同 事 的 施 秀 巒 也 表 示 說:「 一 個 裝 御 真 影 或 是〈 教 育 勅 語 〉 的 櫃 子 , 就 比 較 精 緻 的 磁 櫃 。 」( A-1-1)從 兩 個 人 的 描 述 看 來 , 東 門 國 - 199 -


民學校(現今民族國民小學)內並不是類似保險箱的設施,即有可能是 安奉庫的第二種形式─奉安櫃,而奉安櫃為兩扇櫃門,外部漆有金色的 鳳凰雙飛圖樣及蒲葵葉飾,內部通常有三層門板、四層防護(島嶼柿子 文 化 館 , 2004)。 而 在 同 化 時 期( 1919-1936年 ), 張 岳 揚 及 洪 東 發 曾 提 到 嘉 義 第 一 公 學 ( 現 今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 時 並 無 御 真 影 , 陳 淵 燦 表 示 1940年 其就讀玉川公學校(現今崇文國民小學)三年級時:「我們那時候已經 有 御 真 影 了 , 儀 式 時 校 長 會 出 來 念 〈 教 育 勅 語 〉。 」( B-2-1) 然 而 當 時 並未隨著御真影普及而變的隨便,仍然將之視為非常神聖的聖物,並不 是將存放御真影的奉安庫随便的放置在辦公室中,陳淵燦接著說:「御 真影會設一個專室,不然的話就會放在校長室的金庫,不會說隨便的設 立 在 教 職 員 辦 公 室 。 」( B-2-1)施 秀 巒 回 憶 當 時 一 個 日 籍 教 師 跟 她 打 趣 的情形說:

有一年,他說要給我們看天皇跟皇帝娘的照片。那時候心裡想 說那麼隆重到底是要看什麼?結果看了原來是兩張天皇跟皇 帝娘的照片。沒有天天看的啦!皇帝的照片沒有隨便掛出來, 不 像 說 蔣 經 國 四 處 都 有 , 比 較 珍 貴 就 對 了 。 ( A-1-1)

賴彰能也說:

皇帝的地位,就是很珍貴就對了,會讓你覺得很珍貴就對了, 算是精神教育的一部分。就是要大家對皇帝要忠誠、要愛國, 那時候觀念上也已經沒有你是台灣人了,就是效忠皇帝,大概 就是類似這樣的用意,我們台灣人像剛好老師講的我們也沒有 - 200 -


反 抗 的 餘 地 , 這 是 唯 一 的 不 同 。 ( A-1-1)

從上述幾位訪談內容,御真影可視之為鎮校之寶之一,不過嘉義市在 1940年 ( 昭 和 15年 ) 後 新 設 的 公 學 校 依 舊 沒 有 御 真 影 。 如 黃 銘 鎮 回 憶 指 出 :「 我 們 新 高 是 小 的 學 校 , 當 時 沒 有 皇 帝 的 照 片 。 」( B-2-1) 因 為 新 高 公 學 校 ( 現 今 林 森 國 民 小 學 ) ) 是 在 1940年 創 立 , 所 以 設 置 上 非 常 簡 陋。另外永野好德回憶他在幸國民學校(現今垂楊國民小學)時的情形 說 :「 像 一 些 儀 式 的 舉 行 好 像 都 比 較 沒 有 , 因 為 沒 場 所 可 以 舉 行 儀 式 。 」 ( C-6-1) 由 此 可 知 , 幸 國 民 學 校( 現 今 垂 楊 國 民 小 學 ) 也 沒 有 御 真 影 , 因為通常新設的學校尚無完善保存御真影及〈教育勅語〉的設置與場 所,節慶時通常會帶去神社舉行。如黃銘鎮提到:「我們是新學校比較 沒 有 那 麼 多 儀 式,比 如 遇 到 比 較 大 的 節 慶 就 會 到 神 社 去 參 拜。」( B-2-1)

至於〈教育勅語〉方面,當研究者訪問到他們對〈教育勅語〉熟悉 狀況時,每個受訪者都自然而然的開始朗誦。黃足治表示:「這個在唸 時 頭 就 要 尊 敬 的 頭 低 低 的 。 」 ( A-1-1) 林 淑 慧 也 說 :

這都是每個人都要唸的,都要默背。學生時就都要背誦了。那 個是皇帝說要怎麼作人,一條條說,像說對國家要怎樣,對家 庭要怎樣,對兄弟姐妹要怎樣,對朋友有怎樣,它都有逐字寫 下來,作人的道理就對了。低年級應該是沒有,可能是高年級 會 問 。 ( A-1-1)

林 賴 雲 很 肯 定 的 說 :「 都 自 然 就 背 起 來 了 , 要 背 就 對 了 。 」( D-5-1) 賴 - 201 -


彰能也接著說:

那不用強迫你們,你們自然而然就會背誦。學生時代時我也都 背的滾瓜爛熟,也都要會默寫。那就是一種全台灣的教育主 旨 。 ( C-3-1)

黃足治更誇張的比喻說:

也是叫我們背,哈……,背的起來背,背不起來就那個,有一 陣子就是一定要背,沒有背我們也是平時沒有用就都忘記了。 有的人到現在還記得,不信你這個路角在賣菱角的那一個無時 無刻都跟她講東講西,那一個她都還是都記得,也都還會唸 喔 ! ( C-1-1)

由此可知,〈教育勅語〉已經成為當時校園中必備的「知識」,且當校 長在唸誦時,底下的師生必須必恭必敬,如黃銘鎮形容說:

我們以前學校時,他那個〈教育勅語〉捆一捆綁著,用一個盒 子裝著,有儀式時才打開,端去朝會時要端的非常高,端給校 長 後,他 才 開 始 念,那〈 教 育 勅 語 〉是 捲 著 的,綁 的 非 常 漂 亮 。 他 在 念 〈 教 育 勅 語 〉 時 如 果 你 吊 兒 郎 當 你 就 完 蛋 了 。 ( B-2-1)

接著歐識與賴彰能兩人更加詳細的描述了當時的場面,歐識先說:

- 202 -


我記得每一次都有念那一張,那個是用厚厚的紙,綣起來綁的 很 漂 亮 , 還 用 一 個 木 盒 子 裝 著 , 然 後 祂 是 收 在 金 庫 (安 兵 庫 )裡 面,等到典禮的時候金庫打開,用那個木頭製的盤子,不是用 鐵作的,就是那個漆器,漆的烏七抹黑的,漆的亮亮亮,四角 的 , 中 間 還 裝 那 一 支 (〈 教 育 勅 語 〉 ), 就 給 祂 端 出 來 , 大 家 就 靜靜的,端給校長,校長就念,校長就站在那邊就打開,就拿 出來念,念完後就收起來,接下來校長就講幾句話,就禮畢, 大 家 椅 子 拿 一 拿 就 在 回 到 教 室 。 ( D-3-1)

接著賴彰能又說:

一定要恭恭敬敬的,要站的非常筆直,不能坐椅子,連打個噴 涕 也 不 敢,通 常 是 教 務 主 任 比 較 多,穿 個 官 服,帶 著 白 色 手 套 , 就 會 端 一 個 盤 子,冬 天 是 黑 色 的,夏 天 是 白 色 的,還 背 一 把 刀 , 教 務 主 任 以 上 都 有 配 一 把 刀 , 就 拿 這 樣 端 高 高 的 (雙 手 抬 起 超 過 頭 , 且 頭 低 下 ), 從 旁 邊 一 直 走 走 走 , 走 到 司 令 台 , 司 令 台 有一個比較高的台子,前面一個講台,那時主席都是校長,普 通 來 講 都 有 三 層 樓 的 樓 梯 , (恭 敬 的 動 作 ), 接 著 校 長 就 接 過 去,接去後就放在講台上,再把〈教育勅語〉拿起來,司儀就 會開始說要開始念〈教育勅語〉了,大家要專心並站筆直,就 會大喊立正,大家就會行最敬禮先敬禮,念完後在敬禮,再收 起 來 , 再 來 好 像 拿 去 校 長 室 放 。 ( C-3-1)

兩人清楚的描述整個景象,歷歷在目,另外洪清蘭跟陳淵燦都一直強調 - 203 -


一定要帶著白手套,用來表示對〈教育勅語〉的萬分尊重,洪清蘭說:

帶白色手套,都有。他就是去校長室然後端起來(兩手合端, 臉向下的動作),就這樣端端端(屈膝端走前進的動作)去給 校 長 。 校 長 就 翻 起 來 , 然 後 唸 唸 唸 。 ( C-2-1)

陳淵燦接著說:

拿〈教育勅語〉時不能空手喔!要帶白色的手套才可以。教頭 跟校長都要白手套帶著。校長在念時我們都很安安靜靜的站 著,就 只 剩 下 呼 吸 而 已,而 老 師 就 站 在 各 班 級 的 前 頭。( B-2-1)

由此可知道當時〈教育勅語〉在他們心目中的地位非常崇高。也由於祂 有著神聖的天皇分身性,所以戰前日本全國(含台灣等殖民地)學校在 夜宿值班、以及假日白天的值班,其原始起因,即在於「守護〈教育勅 語 〉謄 本 與 御 真 影 」之 神 聖 使 命( 蔡 錦 堂 , 2006a)。 換 句 話 說 就 是 說 在 學校內如果發生地震、火災或戰爭等不可抗拒因素,〈教育勅語〉與御 真影皆不得受損、銷毀或遺失,否則除了「殉職」以外,是全然不可原 諒 的( 高 島 伸 欣,1990)。這 樣 的 一 個 信 念 宗 旨 更 是 顯 現 出 御 真 影 與〈 教 育勅語〉的重要性。

(三)校長對〈教育勅語〉的解釋及師生合唱儀式歌曲 不 管 是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或 皇 民 化 時 期 ( 1937-1945 年 ) 的 受 訪 者 在 訪 談 過 程 中,對 於 校 長 解 釋〈 教 育 勅 語 〉一 項 均 沒 有 多 大 印 象 , - 204 -


大致上都認為校長只是以抑揚頓挫音調朗誦著教育勅語。如賴彰能、洪 清蘭、黃足治、陳淵燦、林淑慧、施秀巒及歐識等七人均表示教師在修 身科及國語(日語)科的課程都已經講解過〈教育勅語〉,校長不用在 儀式上再講解一次

48

而研究者查證相關資料後發現,根據〈教育勅語〉所修正的初等教 育制度下,教材的選擇除了著重誠實、勤儉、聽話、規矩等「修身」方 面 的 德 育 課 程 外,還 有 皇 國 精 神 的 培 養,所 有 年 級 都 要 有「 天 皇 陛 下 」、 「 皇 后 陛 下 」、「 我 皇 室 」,「 台 灣 神 社 」、「 認 真 學 國 語( 日 語 )」、 「國旗」等課文。這些課文中有「天皇陛下統治日本,疼愛我們臣子如 同他的孩子─赤子般」的文字,反覆宣導日本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國家, 要本島人把「支那」作為對比,要每個囝仔都希望成為阿兵哥,對天皇 效 忠 ( 杜 武 志 , 1997) 。 所 以 有 關 〈 教 育 勅 語 〉 的 解 釋 , 學 生 都 耳 熟 能 詳,不然光靠宣讀方式就要學生理解並認同是相當的困難。

另 外,師 生 合 唱 儀 式 歌 曲 依 然 是 每 個 節 日 必 做 的 工 作,施 秀 巒 指 出: 「 它 們 一 個 儀 式 有 一 首 歌 。 」 (A-1-1)黃 足 治 也 說 : 「 什 麼 節 日 就 唱 什 麼 歌 , 它 有 一 個 規 定 。 」 (A-1-1)最 後 , 佐 藤 玉 枝 也 說 :

每一個節日都有一首歌可以唱,像新年就唱〈一月一日〉,歌 詞大約在說新的一年來到,非常感謝天皇殿下恩惠,祝我們國

48

研 究 者 原 本 以 為 是 嘉 義 市 的 特 殊 情 況 , 但 如 陳 美 惠( 2007)也 指 出 其 研 究 的 鹽 水 公學校在儀式時,部分訪談者也都表示校長沒有解釋〈教育勅語〉。另外研究者 也詢問了曾就讀於嘉義市旭小學及到過澎湖的澎湖的小池角及大嶼國民學校服 務的曾煥烈,他也表示儀式中校長沒有再針對〈教育勅語〉解釋,他也認同賴彰 能等七位老師的說法。 - 205 -


運 昌 隆 。 ( C-5-1)

由 此 可 知 , 皇 民 化 時 期 ( 1937-1945 年 ) 的 儀 式 上 唱 的 歌 曲 仍 然 是 以 紀 元節、天長節、一月一日(元旦)、始政紀念及明治節等五大節慶歌曲 為主軸。

接著在此時期的運動會,佐藤玉枝指出:「初春有小運動會,秋天 有 大 運 動 會 。 」( C-5-1)通 常 在 秋 天 , 也 就 是 大 約 是 明 治 節 就 會 大 肆 舉 行運動會,此時花樣也變多了,諸如蜈蚣競走、運球賽跑、騎馬打仗等 ( 島 嶼 柿 子 文 化 館 , 2004)。 歐 識 指 出 有 :

拔河、疊羅漢,我印象很深,一百公尺、兩百公尺接力賽,女 生跳舞、表演,男生疊羅漢,男生疊我們女生沒在疊,這樣子 而 已 , 差 不 多 啦 ! 光 復 前 跟 光 復 後 差 不 多 。 ( D-3-1)

黃足治指出:

什麼競賽都跟我們一樣,踢球、轉球,都差不多都傳統的,踢 球、轉 球,什 麼 接 力 賽 啦 ! 拔 河 啦 ! 這 都 是 以 前 就 有 了。 ( C-1-1)

最後洪清蘭提出其印象中比較特別的項目,她說:

它有一支東西像囝仔把它扳倒把旗子拿下來,那就像是一個台 子爬上去就一支支的竹竿,爬上去上面,然後又下來,那個學 - 206 -


校都有。那是男孩子在爬的。就爬上去,但有的不會爬,就是 手腳比較靈活的,有的根本爬不上去。

而這個競賽廣意來講很像軍事訓練的爬竹竿,這樣的一個競爭比賽是否 有涉及軍國思想的灌輸,是非常主觀的,但研究者不排除有這樣的可能 性。

不過這些儀式與運動會也隨著戰爭末期美軍密集的轟炸宣告停止, 陳淵燦在其《古稀述懷》書中的〈五十年前的嘉義大轟炸〉乙文中提到 當時的情況:

次日一早機群就投擲數不清的炸彈,燒夷彈、人馬殺傷彈(附 有降落傘和瞬發信管,在地上成水平炸開,殺傷力很大,又稱 「 落 下 傘 爆 彈 」), 加 上 機 槍 掃 射 , 頃 刻 間 嘉 義 市 已 陷 入 一 片 閃 光、黑煙、爆炸聲,地震般的撼動中的火海,濃煙蔽天,連續 燒了三天三夜,夷為平地。從灰墟中,由文化路倖存的郵局可 以一望看到距一公里之遙而屹立無恙的火車站。死傷的無辜市 民 不 計 其 數 。( 陳 淵 燦 , 2007: 647)

當 時 嘉 義 市 可 說 是 滿 目 瘡 痍,施 秀 巒 說: 「日本時候就大家都疏散光了! 都 市 內 都 沒 學 生 。 」( B-1-1)這 樣 的 說 法 驗 證 了 儀 式 無 法 在 學 校 中 舉 行 的作為,洪清蘭回憶又說:

後來就都沒了。後來因為戰爭了,他們本身也都在戰爭。我們 - 207 -


在念書那時候有啦!我們在公學校那時候有,那時候都是什麼 節 什 麼 節 , 皇 帝 生 日 , 還 是 明 治 皇 帝 都 有 。 ( C-2-1)

同 樣 的 黃 足 治 也 說 :「 唱 國 歌 是 比 較 有 , 〈 教 育 勅 語 〉 比 較 少 了 。 那 時 候 都 在 怕 什 麼 時 候 要 空 襲 警 報。」( C-1-1)故 我 們 可 以 很 清 楚 的 瞭 解 到 , 到了戰爭末期,整個儀式意識型態的傳遞相對變得非常薄弱,而儀式中 的〈 教 育 勅 語 〉、御 真 影 及 安 奉 庫 也 隨 著 日 本 帝 國 的 戰 敗 被 收 回 與 銷 毀 , 而這些回憶也只能存留在他們的腦海中。

二、節慶的活動項目 (一)神社的角色及其對學生的影響 從蘆溝橋事變開始,到發動太平洋戰爭,日本向外侵略擴張的野心 已經出現,這期間為了動員台灣的百姓為日本作戰、捐軀,更發起「皇 民化運動」,大肆破壞台灣宗教。當時在台灣公、小學校參拜神社變成 是 一 種 常 規 與 必 要 性 的 事 項 ( 周 婉 窈 , 2002b), 甚 至 要 求 私 立 學 校 中 長 老 會 系 統 的 學 校 作 出 參 拜 神 社 的 行 為( 吳 學 明 , 2004)。 到 了 1942 年 底 , 全 台 已 建 神 社 六 十 八 所 、 社 一 百 一 十 六 所 ( 陳 玲 蓉 , 1992) 。 嘉 義 市 內 除了公園中由國庫支出興建,位階屬於官國幣社的嘉義神社外,各處仍 有許多小神社,如張岳揚回憶指出:

還有更小的神社,在嘉農的演習場在進去是一個事務所,爬一 個 山 上 去 那 邊 也 有 一 個 小 神 社 , 說 起 來 那 叫 鳥 居 。 ( B-2-1)

楊玉釵也回憶說: - 208 -


在現在的民族路,要下去停車公園那一邊,那時候那一邊有一 個小神社,也不小喔!差不多我們這間房間的大小喔!他是面 向馬路那邊去的,還有一個籬笆圍著,我印象深刻,因為我家 以 前 住 那 一 邊 。 ( B-3-1)

在神社普遍增設之下,台灣總督府同時大力的推廣改善家庭正廳,要求 各 個 家 庭 無 論 信 仰 宗 教 如 何,都 必 須 要 安 置 神 棚( 神 龕 ) 、奉 祀 神 宮 大 麻, 以便敬神尊皇的信仰能徹底的進入台灣人家庭的精神生活(蔡錦堂, 2006b)。

在 1937 年 ( 昭 和 12 年 ) 蘆 溝 橋 事 變 發 生 後 , 台 灣 總 督 府 更 積 極 的 去挑戰台灣人的信仰,如曾對嘉義地區著名的城隍祭作出停止祭祀的動 作 , 更 將 剩 餘 祭 祀 金 充 公 視 為 國 防 獻 金 ( 台 灣 日 日 新 報 , 1937a), 接 著 又以新建廟宇要廢除一切金爐,讓嘉義的城隍廟知道台灣總督府的心 態 , 也 積 極 的 向 市 內 各 廟 宇 勸 說 ( 台 灣 日 日 新 報 , 1937b)。 陳 木 根 回 憶 指出:

皇民化運動最早是要改台灣人的陋習、迷信,像日本就認為寺 廟 是 一 種 迷 信 , 因 為 嘉 義 市 只 留 下 地 藏 庵( 佛 教 )、 城 隍 廟( 道 教 ), 其 餘 寺 廟 均 廢 掉 , 各 寺 廟 的 財 產 被 「 濟 美 會 」 沒 收 。( 台 灣 省 文 獻 委 員 會 編 , 1997: 85)

接 著 又 在 1938 年 ( 昭 和 13 年 ) 6 月 28 日 的 台 灣 日 報 , 以 「 朴 子 的 媽 祖 - 209 -


也 / 奉公皇國 / 黃金首飾捐獻給台銀支店」為標題,臣服了台灣的重 要民間信仰─媽祖。這樣的措施除了滌除台灣人的民俗信仰外,似乎也 宣告著日本的帝國主義戰勝了台灣神祇,不得不為日本帝國犧牲奉獻, 台灣的神祇也需被置於天皇體制下。不過賴彰能卻批判這樣的作法說:

日本人表面上說是要廢除我們的迷信,陋習等,於是嘉義市只 剩下三間寺廟,其實這都是日本人因為戰況不妙而著急,想藉 皇 民 運 動 來 搜 括 民 間 財 產 。( 台 灣 省 文 獻 委 員 會 編 , 1997: 87)

如 果 我 們 推 測 這 樣 的 作 法 是 為 了 讓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後 期 銜 接 進 入 1937 年 ( 昭 和 12 年 ) 皇 民 化 時 期 的 一 個 鋪 陳 , 這 樣 打 擊 台 灣 人民的宗教信仰是有其道理所在,林景明回憶指出:

勤 行 報 國 的 青 年 隊 等 在 宗 教 的 皇 民 鍊 成 前,要 先 把 台 灣 人 原 本 的 宗 教 都 給 抹 殺 掉 , 像 是 「 寺 廟 整 理 」, 皇 民 化 運 動 才 能 一 環 一 環 的 推 行 下 去 。( 林 景 明 , 1997: 40)

就這樣台灣人的信仰中心─寺廟成為了皇民化運動下的第一刀,當然嘉 義 市 的 廟 宇 也 難 逃 一 劫,一 步 步 的 朝 向 皇 民 鍊 成 之 路 邁 進。陳 玲 蓉( 1992) 研 究 指 出 , 1936 年 ( 昭 和 11 年 ) 台 灣 奉 祀 神 宮 大 麻 約 二 十 三 萬 五 千 五 百 尊 , 1937 年 ( 昭 和 12 年 ) 增 加 到 五 十 六 萬 九 千 五 百 尊 , 到 了 1941 年 ( 昭 和 16 年 )時 激 增 為 七 十 三 萬 九 千 三 百 七 十 八 尊,而 當 時 的 台 灣 戶 口 大約是一百零七萬五千四百九十八戶。從此數據看來,台灣總督府在半 脅迫下已經重整了台灣人民在信仰形式上的體系,但心靈上卻仍無法同 - 210 -


化。吳 濁 流 回 憶 指 出: 「 教 職 員 都 要 在 分 配 來 的 宿 舍 中 奉 祀 神 宮 大 麻,但 是 我 們 任 何 一 個 人 都 一 樣 , 沒 有 奉 祀 」( 鍾 肇 政 譯 , 1988: 93)。 同 樣 在 嘉義市公學校服務的教師,如黃足治、賴彰能、施秀巒等人也作出了類 似 的 抗 拒 行 為 表 現 ( 詳 見 第 六 章 第 二 節 的 第 三 小 點 校 園 生 活 部 分 )。

不過在校園中,參拜神社的儀式仍然非常的重要,如服務於東門國 民學校(現今民族國民小學)的林淑慧表示:

初一十五都要去。要去神社一大早就要去拜,要去拜,就是要 非常尊重祂。算是尊敬日本神,我們那時候都要這個樣子。日 本的神啦!他跟我們以前拜的那個祖先,也都要改成日本式。 ( A-1-1)

洪 清 蘭 回 憶 1937年 ( 昭 和 12年 ) 就 讀 嘉 義 女 子 高 等 學 校 時 , 參 拜 神 社 的 情形說:

神社我們那是要去,好像嘉女的那時候,你如果早上去那邊掃 地,如果比較晚去學校沒關係。阿我們沒有去,我們住在西門 町這一邊住在車站這一邊,去到神社那麼遠,還去到神社,回 去 吃 完 飯 後 又 去 學 校 太 遠 了 。 ( C-2-1)

由此可見,當時對於神社的祭拜是遠超過任何的事物,凡事都要以祭拜 神社為第一優先,如就讀東門公學校(現今民族國民小學)的周登山回 憶 指 出,他 就 讀 中、高 年 級 時 也 曾 經 去 嘉 義 神 社 參 拜 過( 徐 正 武,2004)。 - 211 -


接 著 林 賴 雲 也 回 憶 其 1940年 ( 昭 和 15年 ) 左 右 就 讀 白 川 公 學 校 ( 現 今 大 同國民小學)時到神社參拜的情景,她說:

神社如果有在祭典,整間(班)都要帶去上面,他如果喊敬禮 時,就給祂拜下去,就行三個禮而已。就整個學校都帶去,一 班 一 班 拜,拜 完 後 就 下 來 下 來,就 都 帶 去 公 園 最 上 面 那 邊 祭 拜 。 ( D-5-1)

黃足治也回憶說:

祭典時,我們那時候學生時,去神社都排在神社前面,廣場那 邊,他們台子上面就是那個要拜神,那個有那個,現在要說作 什 麼 ? 叫 作 廟 公 還 是 什 麼 的 那 一 種 。 ( C-1-1)

當時就讀於新設的新高國民學校(現今林森國民小學)一、二年級的黃 銘鎮也表示說:

我們是新學校比較沒有那麼多儀式,比如遇到比較大的節慶就 會到神社去參拜,叫我們早上天還沒亮時就要去,神社鋪設的 非常的漂亮,要我們學生去那邊參拜教老,進去前面有一個石 水給我們洗手用,要參拜神前你一定要洗手,我的印象中都是 要去神社參拜,學校內沒有這樣的東西。有什麼節慶他會要我 們 隔 天 幾 點 在 學 校 集 合 , 然 後 由 老 師 帶 隊 去 神 社 。 (B-2-1)

- 212 -


透過神社的參拜,日本將天皇推向至高無上的信仰象徵,可說是一 種敬皇、尊皇的行為,而在奉祀神宮大麻或是參拜神社上,所祈求的都 是國家興盛、戰爭的勝利、天皇的萬世一系等關於國家、政治的事情, 一切的祈求都是為了國家,並不是為了個人的願望而祈求(蔡錦堂, 2001), 如 《 台 灣 新 新 日 報 》 曾 記 載 1942年 ( 昭 和 17年 ) 1月 18日 於 嘉 義 神 社 進 行 戰 慶 祝 日 軍 在 南 海 屢 傳 捷 報 的 消 息 , 及 1942年 ( 昭 和 17年 ) 12 月 24日 , 全 民 聚 集 在 嘉 義 神 社 赤 心 草 民 神 前 祈 願 大 東 亞 戰 爭 全 勝 ( 引 自 徐 正 武 , 2004) 。 不 過 這 些 繁 文 縟 節 的 儀 式 同 樣 隨 著 全 島 大 轟 炸 而 被 迫 停 擺 , 林 淑 慧 回 憶 1944年( 昭 和 19年 )左 右 說 :「 那 時 候 就 比 較 沒 有 了 , 那 時 候 差 不 多 已 經 開 始 戰 爭 了 。 」( A-1-1)施 秀 巒 也 說 :「 那 時 候 已 經 在 戰 爭 了 , 這 些 學 校 儀 式 跟 參 拜 神 社 都 沒 了 。 」 ( A-1-1)

(二)神社節慶的活動項目 在 皇 民 化 時 期 ( 1937-1945 年 ) 也 加 強 了 台 灣 囝 仔 對 於 日 本 節 慶 的 認 知 , 如 元 始 節 ( 1 月 3 日 )、 新 年 ( 1 月 5 日 )、 紀 元 節 ( 2 月 20 日 )、 神 武 天 皇 祭 ( 4 月 3 日 )、 天 長 節 ( 4 月 29 日 )、 神 嘗 祭 ( 10 月 17 日 )、 明 治 節 ( 11 月 3 日 )、 新 嘗 祭 ( 11 月 23 日 )、 大 正 天 皇 祭 ( 12 月 25)、 春、秋 季 皇 靈 祭( 春、秋 分 日 ) ( 木 原 義 行、佐 藤 原 治,1942;吉 川 省 三 , 1931) 。以 上 的 祭 日 與 節 慶 都 是 根 據 明 治 維 新 王 政 復 古 後 的 國 家 神 道 所 建 立,日本帝國主義對外發動戰爭是以國家神道作為其精神理念,所以學 校教育都是以建國神話作為歷史的事實,經由日本當局制定的祭日和節 日的慶祝來灌輸台灣囝仔神國觀念、皇國思想,以鍊成日本皇民(何義 麟 , 1986)。 如 嘉 義 市 神 社 曾 於 1942 年( 昭 和 17 年 )舉 行 嘉 義 神 社 遙 拜 式,嘉義市郡內各町的日本神轎皆出動,在嘉義專賣局工作的新港庄庄 - 213 -


民 林 玉 鏡 , 亦 加 入 扛 神 轎 行 列 ( 引 自 徐 正 武 , 2004) 。

一年一次的神社祭典是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的逝世紀念日,也是台灣 神社建成的例祭日,幾乎是全國上上下下都動員的慶祝與祭拜。祭典迎 神送神,懸燈結綵,鑼鼓喧天,好不熱鬧。參加節慶的人都頭綁白巾, 眾抬神轎,當兩個轎子相遇時,顛顛歪歪親密碰撞,如膠似漆般。周登 山 回 憶 指 出 , 他 曾 在 12月 27、 28日 時 去 嘉 義 神 社 參 加 神 轎 繞 境 、 射 箭 及 劍 道 等 ( 徐 正 武 , 2004) 。 楊 玉 釵 回 憶 指 出 : 「 正 月 初 一 , 要 出 來 抬 轎 子,嘿咻嘿咻嘿咻嘿咻,男生都穿頭上綁頭襟,然後短褲,衣服長到手 臂 以 下 。 」( B-3-1) 黃 足 治 也 說 : 「 如 果 神 社 那 邊 , 嘉 義 神 社 就 是 10月 30日 的 樣 子 , 就 是 有 嘿 咻 嘿 咻 抬 那 種 神 明 轎 出 來 那 種 繞 境 。( C-1-1)佐 藤玉枝回憶指出:

10月 28日 還 有 一 個 台 灣 神 社 的 祭 典 日 , 當 時 各 校 各 單 位 都 有 神 轎,不過有的學校沒有,就沒有參加,玉川公學校有這東西, 所以會穿垮垮的衣繡會到手軸的那種衣服,在胸前有印寫「玉 川 公 學 校 」 , 就 代 表 者 玉 川 公 學 校 , 穿 著 舉 著 神 轎 。 ( C-5-1)

由此可知神社的慶典在當時的重要性,而這些國家意識型態的潛在課程 也自然而然的融入台灣囝仔校園生活經驗的一種回憶。接著陳淵燦補充 說明地說:

神社的事,我印象中我在四年級時我去參加台灣神社的慶典, 學 校 就 十 天 前 八 日 後 就 會 舉 著 那 個 神 轎 , 嘿 咻 嘿 咻 (假 裝 神 轎 - 214 -


抬 在 肩 膀 的 模 樣 ), 那 個 空 的 就 用 竹 子 綁 著 , 中 間 就 用 個 四 角 的木盒子,老師爬在上面坐著,然後我們把老師舉起來,就一 樣 嘿 咻 嘿 咻 (假 裝 神 轎 抬 在 肩 膀 的 模 樣 ), 一 直 舉 著 訓 練 跟 走 路,台灣神社節時就要這個樣子舉著神轎出去踩街,神轎空空 的不行,老師要壓重它加重,神社節時學校就派我們這些受過 訓練的去參加,就會從公園操到中央噴水池那邊,到火車站然 後 就 結 束 , 那 就 是 台 灣 神 社 節 的 一 種 儀 式 。 ( B-2-1)

以上所講的是慶典中男生參與的項目,而女生則偏向以神舞慶祝,黃足 治指出:

老師就教我們那個跳舞。現在那個祭典那一天,那些人就穿的 像日本囝仔那樣。就坐那種三輪車,坐在三輪車上,這樣遊街 就對了。去遊街,阿遊街完後,一段時間就是去那邊跳舞,跳 他們教我們的きみがよは(君が代)

49

,跳那個國歌,就加那

個 舞 下 去 , 那 都 是 四 年 級 的 。 ( C-1-1)

何 陳 清 華 回 憶 其 就 讀 白 川 公 學 校( 現 今 大 同 國 民 小 學 )參 加 神 節 的 情 形:

我原本就讀嘉義市的白川公學校,二、三年級時曾被選去嘉義 市 內 的 嘉 義 神 社 ( 位 於 今 嘉 義 公 園 )「 獻 舞 」。 那 時 一 個 公 學 校 中 只 挑 選 一 個 學 生 , 在 10 月 28 日 的 神 社 祭 由 八 到 十 歲 的 學 童 去 神 社 「 獻 舞 」。 我 獲 選 後 感 到 很 光 榮 , 更 加 感 到 以 後 要 聽 老 49

此 為 受 訪 著 的 口 誤 ,〈 君 が 代 〉 是 國 歌 不 可 能 在 儀 式 中 被 以 神 舞 表 演 , 唱 〈 君 が 代〉必須是要立正站好的。 - 215 -


師 的 話 , 好 好 地 表 現 。( 蔡 慧 玉 , 1997: 176)

佐藤玉枝也回憶著說:

由老師指導在嘉義神社巡街,女生就是跳神舞,一頭甩兩個下 去 跳 舞 。 節 慶 的 時 候 在 學 校 服 裝 , 職 員 (教 師 )男 生 的 要 穿 官 服 戴官帽,兩邊還有肩章,判任官是平平的一塊,高等官是有鬚 鬚 的 。 女 老 師 要 穿 日 本 和 服 , 要 穿 白 色 的 襪 子 (把 大 姆 指 和 另 外 四 指 分 開 的 襪 子 ), 還 穿 夾 腳 式 的 拖 鞋 。 我 有 指 導 過 典 禮 時 跳舞的舞姬,有被選到的一個叫李采蓮,他現在在台北,聽說 嘉 義 還 有 她 的 照 片 還 有 存 在 , 穿 白 色 的 衣 服 (和 服 ), 穿 紅 色 的 裙子,非常的漂亮。運動會非常的熱鬧,完後當夜有慰問會。 ( C-5-1)

陳淵燦補充說:

我們男生是舉神轎,我太太曾經跟我說過他們神社節時,女孩 子就打扮的很漂亮,都穿著白衣服,也是一樣訓練,都會到警 察局那邊的大庭中,晚上時燈火點著,老師就會到那邊教他們 要如何跳舞。神轎前面就類似在舞龍舞獅一樣,神轎就跟著那 個 起 起 落 落 , 就 類 似 指 揮 就 對 了 。 ( B-2-1)

以上就是公學校中男女學生在慶典中參與的活動情況。從受訪著的口述 中似乎透露出一種喜悅與參加的光榮性,而這種榮耀的背後其實隱含著 - 216 -


日本霸權成功地將國家意識型態建立在這一群台灣囝仔的心裡。另外如 周登山提及的射箭及劍道活動,因受訪者沒有親身經歷,缺乏相關的回 憶,故本時期就鮮少提及競賽方面的活動。

三、軍歌的流行及校園 中師生的參與 1937年 ( 昭 和 12年 ) 蘆 溝 橋 事 變 發 生 後 , 日 本 在 本 土 進 行 國 民 精 神 總動員,內閣情報部公開徵求「愛國行進曲」,並灌製一百萬張唱片, 在全國電台播放「國民歌唱」節目,藉所謂「愛國歌曲」來大力灌輸軍 國 主 義 思 想 ( 莊 永 明 , 2004) 。 在 1933年 ( 昭 和 8年 ) 前 , 公 學 校 的 音 樂課程中根本沒有軍歌的教唱,楊立三指出:

我公學校時沒有唱過軍歌,以前我們都是教一些以前故鄉的歌 曲,欣 賞 大 自 然 的 歌 曲,軍 歌 的 話 是 戰 時 才 比 較 有 教 唱。 ( B-4-1)

到 了 1937年 ( 昭 和 12年 ) 左 右 , 軍 歌 的 教 唱 也 漸 漸 融 入 了 公 學 校 的 音 樂 課程中,如陳福耀指出:「日本時代軍歌的話沒有全教,不過多多少少 都 會 教 一 點 , 學 一 點 。 」( B-3-1) 為 了 增 加 兵 源 , 日 本 政 府 開 始 徵 求 台 灣「志願兵」,以「榮譽」與「犧牲」為訴求,號召台灣人民對日本的 「效忠」,並且透過創作的愛國歌曲及台灣民謠的改編歌曲,來進行統 治 、 說 服 的 工 具 ( 許 瀛 方 , 2002) 。 而 此 時 學 校 的 音 樂 課 程 也 就 成 了 日 本灌輸軍國主義思想的利器。如林淑慧回憶說:

我 教 書 的 第 一 年 ,我 有 教 他 們 唱 軍 歌 ,像 是〈 愛 國 進 行 曲 〉、 〈夫 燃 ゆ る 大 空 〉、 〈 九 段 の 母 〉,像〈 愛 國 進 行 曲 〉就 是 見 よ 東 海 の - 217 -


空あけて,旭日高く輝けば,天地の正氣……。還有〈婦人從 軍歌〉就是說護士要到戰場上去照顧受傷的日本阿兵哥。 ( C-7-1)

當時還是學生的楊玉釵回憶指出:

有教過軍歌,不過那時候還很小,歌詞內容是什麼我沒有很清 楚 , 我 當 時 剛 讀 書 , 日 本 字 也 沒 認 識 幾 個 呀 ! ( B-3-1)

林淑慧又說:

當時軍歌有在說為了國家死掉了是非常光榮的一件事。像那個 誰呀!他那個靖國神社,媽媽在唱那首歌也是說你真棒,讓人 家拜在這個地方,他的兒子好像是一無用處,但是現在為國家 就是……,他媽媽就是在唱這種歌,就是變成說他們的歌就是 都 表 現 的 很 愛 國 , 不 能 有 以 外 的 思 想 。 ( A-1-1)

許 瀛 方 ( 2002) 研 究 指 出 , 進 入 戰 爭 後 的 愛 國 歌 曲 基 本 上 是 環 繞 著 三 個 面向進行軍歌的創作,分別為軍伕的榮譽、軍妻的支持、愛國楷模為效 法對象。歌詞以第一人稱的敘述口吻,透過一種普遍的身分及聲音,來 作 為 陳 述 主 體 , 形 成 一 種 眾 所 同 感 的 共 識 ( 許 瀛 方 , 2002) , 而 歌 詞 中 所傳遞的意識型態不外乎是至高之國民榮譽、天皇陛下的恩典、夫婿為 國犧牲為榮的大愛等愚民政策。

- 218 -


同樣的傳統台灣歌謠也難逃被改編為軍歌的命運,日本政權發現台 灣人對於來自民間的傳統歌謠有著極大的認同與迷戀,於是想到了利用 台灣歌謠本身的魅力對台灣人進行徹底的洗腦和思想改造。他們挑選了 當 時 最 流 行 的 兩 首 歌 -「 月 夜 愁 」和「 雨 夜 花 」進 行 改 造 工 作( 許 瀛 方 , 2002),且 日 本 人 還 推 出 當 時 台 灣 人 最 喜 歡 的 歌 手 - 愛 愛、純 純、艷 艷 、 吳成家等人,而這些歌手在殖民統治下,也就順應時勢,手持日本太陽 旗,大 聲 唱 著 已 經 被 改 為 軍 歌 進 行 曲 的 台 灣 歌 謠( 小 野,1992;林 玉 体 , 2003)。而 這 些 潛 移 默 化 的「 皇 民 赤 子 」思 想 在 經 過 國 家 機 器 的 加 工 後 , 也讓台灣子民在「國家」巨大的身影底下,背負著無從逃脫的、被擺弄 的 非 自 主 命 運,在 自 我 認 同 上 產 生 了 極 大 的 困 惑,在 日 本 宣 稱 的「 聖 戰 」 中台灣子民究竟是為誰而戰?他們無從得之,同時也造就了這些歷經殖 民地生活的台灣囝仔面臨矛盾的認同感與無奈感。曾經到過新幾內亞當 過志願日本兵的洪天振指出:「自願去當兵而戰死沙場,那是件可喜可 賀 的 事 」 ( 周 婉 窈 , 1997b: 25) 。 而 高 聰 義 在 《 走 過 兩 個 時 代 的 人 ─ 台籍日本兵》的訪談內容中指出:

當時日本在台灣推行的皇民運動頗為成功,一般人都認為能當 兵是一件光榮的事。和我同年紀的台灣青年當兵的動機都很強 烈 , 想 替 為 國 家 做 事 , 就 是 戰 死 也 心 甘 情 願 。( 蔡 慧 玉 , 1997: 279)

這樣的現象除了是受國家機器的洗腦外,還隱含著一種地位的提升,因 為志願兵是列入日本的武士階級,在可以當志願兵的同時,代表著台灣 人地位的提高,因為志願兵制度與徵兵制度是天皇所賜與的禮物,當天 - 219 -


皇承認台灣人為「皇民」的身份,台灣人有機會參加聖戰、捐贈自身, 透 過 死 , 重 新 獲 得 的 , 是 成 為 皇 民 、 參 與 聖 戰 的 機 會( 劉 紀 蕙 , 2004), 這樣因果下也間接表示他們刈除對台灣人的歧視與侮蔑(陳千武, 1997)。 且 除 了 當 志 願 兵 外 也 有 許 多 人 自 願 成 為 「 軍 伕 」, 陳 春 良 回 憶 當 時 在 郡 役 所 開 會 的 情 形 說 :「 許 多 人 在 開 會 時 紛 紛 舉 手 , 爭 相 自 願 到 戰 場 為 國 效 勞。我 那 時 和 三 哥 也 不 例 外,都 自 願 去 當 軍 伕 」 ( 蔡 慧 玉,1997: 335)。

到了戰爭後期,由於日本本島當兵人數已經無從徵調,而把徵兵的 來 源 指 向 了 台 灣 人 民,變 成 是 一 種 榮 譽 性 的 共 赴 國 難,何 怡 涵 回 憶 指 出:

軍部的長官在升旗完畢後的訓示中提到:「台灣人終於能夠當 兵了,這可以說是天皇殿下對所有臣民一視同仁的表現,各位 應 該 感 謝 並 且 努 力 奮 鬥、盡 忠 報 國,以 報 答 皇 恩。」( 蔡 慧 玉 , 1997: 442)

「一視同仁」的意思告訴著我們,台灣人是皇軍的士兵,要赴戰場為天 皇 打 仗 ( 加 藤 邦 彥 , 1979) , 而 背 後 的 真 象 卻 是 國 家 機 器 高 漲 下 無 可 收 拾 的 深 淵。當 台 灣 人 面 對 這 提 高 地 位 的 機 會 時,仍 然 視 之 為 無 比 的 光 榮, 曾被徵調到新加坡、越南當兵的張聯欣指出:「我被徵調到海外軍事做 事,但這是令人感到非常榮譽的事情。所以我勇敢赴任,盡當時國民的 義 務 」( 周 婉 窈 , 1997b: 20)。 鄭 能 水 指 出 皇 民 赤 子 的 思 想 深 深 的 影 響 了他想從軍的觀念,他回憶說:「當時我很年輕,很有日本精神,所以 實 在 不 願 意 回 家 , 反 而 想 跟 隨 部 隊 回 日 本 」( 潘 國 正 , 1997: 174)。 從 - 220 -


鄭 能 水 的 例 子 看 來 皇 民 赤 子 的 思 想 確 實 是 深 植 在 大 眾 心 中。甚 至 到 了「 聖 戰」的後期,台灣多名的志願飛行兵─黃天賜、張啟倫等人組成「神風 特 空 隊 」 願 意 赴 戰 場 執 行 死 亡 任 務 ( 謝 新 發 , 1983) 。 從 上 述 的 文 獻 中 我們明顯看到經過「天皇信奉」般的意識型態的軍歌洗腦後,多數的台 灣人民擁有著高度的「日本精神」,也證明了國家機器在皇民政策下所 要培養「皇民赤子」的策略已經成功。因為日本希冀透過全民參與的方 式喚起「台灣的皇民赤子」亦能同仇敵慨,灌輸視國家興亡為己任的思 想,佐藤玉枝指出:

第二次大戰氣息已經越來越濃厚,我們要去歡送替出征的士 兵,還是去慰問一些受傷的士兵,有很多活動等等。那時候揮 動著小旗子唱著軍歌,一個個歡送他們離去,那時候只希望他 們 能 夠 凱 旋 歸 來,一 點 也 都 沒 想 到 會 戰 敗 的 結 果。 (竹中信子, 2001: 24)

透過學校音樂課程的軍歌訓練,替這一群替天皇打仗的台灣兵作榮譽式 的歡送,這樣令人難忘的情景,深深的烙印在許多人的腦海中。施秀巒 記憶猶新的指出:

一定會教軍歌!因為像要去迎送那些兵都會唱,像兵如果要從 這邊去高雄時,因為去高雄時就是要坐船去南方打仗了,我們 全班就會帶去,看到他們就會唱軍歌,搖著日本的小國旗,好 像是鼓勵他們似的。像唱著〈愛國進行曲〉、〈九段の母〉之 類的歌,不過這事情在我們還是囝仔沒有參加,當時都是一些 - 221 -


大人。像我到東門國民學要教書時,那時候學校對音樂方面比 較在行的老師就會集合學生在一起,然後老師統一教,像過幾 天要去歡送阿兵歌這一條歌要加緊練習。平常老師對這種歌比 較不在行。基本上都是五、六年級代表學校去歡送那些要去打 仗 的 阿 兵 哥 。 ( B-4-1)

歐識也指出:

民國二十六年就七七事變,我記得好像就開始學軍歌了,就編 很多軍歌出來了,對!日本軍歌,到了三、四年級就輪流到車 站去,老師帶著去歡送要入伍的人,那時候已經開始抗戰了, 學校裡的男老師有幾位被徵調去當兵。學校的老師如果沒被徵 調去的也要一起去歡送,大家排在那個嘉義市的那個中山路的 那個兩旁,各校大概派幾班輪流去,拿日本國旗,歡送他們很 榮耀的去當兵,為什麼呢?因為有時候他一去不回來呀!就歡 送 他 們 , 大 家 也 感 到 很 光 榮 。 ( D-3-1)

黃足治也表示:

好像只有教簡單的而已,因為我當時第一年教的時候我是教一 年級的,算是低年級的學生,因為當時教軍歌是為了要去送那 些出征的阿兵哥,代表學校出去歡送阿兵哥的學生都是高年級 三、四、五年級以上的學生才有出去,我們一年級的沒有出去 歡 送 過 。( C-1-1) - 222 -


陳淵燦說:

像〈露營の歌〉、〈軍艦進行曲〉、〈愛馬進軍歌〉都是當時 非常普遍的軍歌,老師都會利用音樂課的時候教我們唱軍歌, 教 軍 歌 的 老 師 有 日 本 老 師 也 有 台 灣 老 師 ,教 這 些 軍 歌 是 為 了 要 去替那些出征的軍人歡送,我們當時都要先一早到學校集合, 然 後 老 師 就 帶 隊 把 我 們 帶 到 火 車 站 那 邊 ,形 成 兩 列 兩 排 在 大 馬 路上,搖著日本的小旗子,高唱著軍歌歡送那些出征的軍人去 打仗。像那些軍歌我都還非常有印象,因為我到現在都還是會 唱 。 ( D-7-1)

除了讓教師帶著學生前往嘉義火車站,歡送那些替天皇打仗去的台灣 兵,對那些戰死的,不管是日本兵或台灣兵,更是以至榮譽般的弔唁他 們為國犧牲的情操,歐識指出:

我印象很深刻,有去迎接骨灰,就是戰死的。他們用那個裝著 (骨 灰 罈 )然 後 用 白 布 包 著 掛 在 胸 前 , 有 看 到 人 拿 著 然 後 從 火 車 上走下來。那時候我們就不拿國旗了,也是一樣在中山路兩旁 迎 接 「 忠 魂 」 , 等 他 們 走 過 那 一 邊 我 們 就 敬 禮 。 ( D-3-1)

而曾被迫成為志願兵的賴彰能回憶說:

在 嘉 義 市 長 伊 藤 英 三 帶 領 下 參 拜 嘉 義 神 社 ( 今 忠 烈 祠 ), 遊 行 - 223 -


「 大 通 」( 今 嘉 義 市 中 山 路 ), 在 嘉 義 火 車 站 前 廣 場 整 隊 。 這 時 忽受指名,命我代表全體入營者,向伊藤市長致答詞。在月台 上頗多送行的人,包括學校教師、學生、家長會等個個揮舞日 本 國 旗 , 大 聲 齊 唱 著 〈 勇 敢 地 凱 旋 歸 來 吧 〉、〈 代 天 討 不 義 〉 等 軍 歌 , 呼 喊 著 「 萬 歲 、 萬 歲 」 等 口 號 。( 賴 彰 能 , 2007: 1)

陳福耀也指出:

學生都會由老師帶隊到火車站去跟我們歡送,學生們就排一整 排,然後大喊「萬歲」、「萬歲」,我們這一些當兵的人就會 坐在車上,車子就開往台南。我們要去入伍的,一早就要到警 察局集合,他們這一些學生囝仔或是家族就會排一整排,拿旗 子 在 那 邊 揮 舞 , 歡 送 我 們 去 當 兵 。( B-3-1)

永野好德回憶其被徵調的情景說:

當時我要去當兵時,就理個了平頭,我記得離開幸國民學校的 時候是晚上,學校沒有特別歡送我,可能那時候已經是戰爭末 期,學校的老師跟學生都去躲空襲警報了,不過我到火車站 時,我們幸國民學校還是會依照往常一樣會派幾個學生來歡 送,當時孩子們唱個軍歌歡送我,手揮舞著日本的小國旗,就 這 樣 我 就 當 兵 去 了 。( C-6-2)

在整個大環境下,不只是思想上的皇民化,台灣人及在台的日本人在行 - 224 -


動上都作出了對日皇的貢獻,而這種帝國主義的愚民政策除了反應在徵 調台灣兵上,更是在公學校的教育現場中發生,林淑慧回憶指出:

當老師那時候,我們老師在辦公室開朝會時,校長都會要我們 一起唱軍歌來提升士氣,要面向校長大聲的高唱,還有我們都 要在自己的坐位上站的非常直立,然後大聲的唱出軍歌。 ( C-7-1)

而戰時體制下的愛國歌曲,站在統治者的立場,主要呈現戰爭的勸說, 希望台灣人民能夠透過歌曲,接受自己所應保衛的宗主國土地是日本國 的官方論述,自己所要效忠的的對象是日本天皇,台灣是日本國土的一 部分,且為重要的南進基地,因此捍衛台灣,使日本帝國能成就其「大 東 亞 共 榮 圈 」, 是 台 灣 人 民 的 使 命 與 天 職 ( 許 瀛 方 , 2002)。

接著,除了被徵調的台灣兵與公學校參與的學生外,教師們的角色 除了精神的喊話及唱出雄糾糾氣昂昂的軍歌外,更要替他們作出一些鼓 勵的行動,用來表示認同他們的作為,如林淑慧指出:

當時我們都會煮東西給他們吃,然後給他們送行,當時物資非 常的缺乏,我們就把很多東西混一混的煮,像有螺肉之類的東 西 , 還 要 給 他 們 倒 酒 。( C-7-1)

但在這些親赴戰場的台灣兵或是日本兵的內心中,他們的想法又是如何 呢 ? 是 真 的 為 了 天 皇 犧 牲 也 在 所 不 辭 嗎 ? 施 秀 巒 說 :「 公 開 的 時 候 就 是 - 225 -


不 能 講 , 為 國 死 掉 的 話 就 很 感 到 非 常 的 光 榮 。 」( A-1-1)接 著 賴 彰 能 也 說 :「 不 能 流 眼 淚 ! 表 面 上 不 能 流 眼 淚 。 」 ( A-1-1) 但 賴 彰 能 卻 對 真 實 的情形不太認同的說:

只是順著他們做。不過我想說對皇帝要盡忠可能跟我比較沒緣 份,距離比較遠一點,我怎麼對皇帝比較忠,去照顧皇帝嗎? 要 戰 爭 我 就 去 戰 爭 嗎 ? ( C-3-1)

雖然表面上強調為國犧牲的精神不容懷疑,但內心卻是十足的抗拒,這 樣的心態不只是存在台灣人的心中,黃足治舉出其親戚的親身例子說:

唱那種日本歌就是去就沒有回來了,我有一個表姐嫁日本人, 那個日本人怎麼說你知道嗎?說那個不會哭是那都是假的, (日 文 軍 歌 ), 硬 是 要 就 對 , 沒 有 人 性 , 說 是 為 了 國 家 要 怎 麼 死 要怎麼樣犧牲,我們那個表姐夫就說那都是假的,哪有那種人 情?他就是不肯讓你們講,不能講出來就對了,說出來就表示 你 不 愛 國 家 。 ( A-1-1)

從上面的內容,我們瞭解到帝國主義在戰爭中的殘酷操作,不只是台灣 人民心態上被操弄與壓迫,同樣的日本人也必須硬著頭皮上戰場為天皇 效命,這也反應了當時帝國主義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不人道立場。

四、小結 在戰爭期間,一個團結精神的形成透過儀式的形塑是再好不過的, - 226 -


拜御真影及奉讀〈教育勅語〉,更是最好的教育手段,而透過這種國家 意識型態模式的認同,讓公學校的學童自然而然的信服,更透過神社節 到神社參拜及打掃神社俸仕的行為來強化他們的霸權合理性。同時學校 中開始軍歌的教唱,更讓一股軍國主義席捲了整個校園,不過上述的這 些儀式與節慶也隨著美軍轟炸被迫停止。以下第四節繼續論述皇民化時 期 ( 1937-1945 年 ) 校 園 中 特 殊 建 築 物 及 其 對 學 生 的 影 響 。

第四節 校園中特殊建築物及其對學生的影響 校園中充斥著許多符號正在對那些懵懂無知的台灣囝仔進行著「潛 在 課 程 」 的 教 育 。 姜 得 勝 ( 2005) 認 為 , 如 果 外 在 的 大 社 會 是 一 本 「 社 會 百 科 全 書 」, 那 麼 校 園 本 身 就 是 一 本 內 涵 豐 富 的 「 教 科 書 」。 1940 年 ( 昭 和 15 年 ), 也 就 是 皇 紀 2600 年 , 是 日 本 帝 國 滿 2600 年 的 開 國 紀 念 日 , 對 台 灣 而 言 , 皇 紀 2600 年 正 好 是 皇 民 邁 向「 臣 道 實 踐 」的 一 年 , 為 了奉祝行事及奉祝紀念事業,影響層面也遍佈了台灣各地的初等教育場 域 , 如 先 前 在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談 論 到 的 二 宮 尊 德 就 已 經 跳 脫 了教科書的層面來到了校園中,成為了一尊尊的銅像矗立在校園中。台 灣 總 督 府 藉 著 紀 元 2600 年 奉 祀 紀 念 的 名 義,在 全 台 的 公、小 學 校 建 設 了 「 楠 公 銅 像 」及「 二 宮 尊 德 銅 像 」, 包 括 四 腳 亭 、 士 林 、 大 南 澳 、 景 尾 、 新竹第一、新竹第三、佳吉、新湖口、湖口、香山、石光、中壢第一、 龜山、造橋、後龍等等近百所公學校設置了「楠公銅像」及「二宮尊德 銅像」 ( 蔡 錦 堂 , 2006b), 這 樣 的 現 象 與 其 歸 咎 是 一 種 忠 君 愛 國 、 勤 勞 俸 仕的精神教育,毋寧是一種大規模皇民化洗腦的改造行動。但在嘉義市 的 六 個 公 學 校 裡 並 未 發 現 上 述 兩 種 銅 像,林 淑 慧 回 憶 在 東 門 國 民 學 校( 現 今 民 族 國 民 小 學 ) 服 務 時 的 情 形 :「 我 們 學 校 是 沒 有 。 」 ( A-1-1) 同 樣 - 227 -


服務於東門國民學校(現今民族國民小學)的賴彰能說:「學校中沒有 銅 像 , 我 感 覺 沒 什 麼 特 別 的 印 象 耶 ! 」( A-1-1)另 外 服 務 於 玉 川 國 民 學 校(現今崇文國民小學)的歐識說:「沒見到,崇文從來沒有見過,印 象 中 就 沒 有 看 過 。 」( A-1-1)接 著 服 務 於 幸 國 民 學 校( 現 今 垂 楊 國 民 小 學)的黃足治說:「那間學校比較沒有,那間學校是後來才建的比較沒 有 。 因 為 後 來 才 成 立 的 。 」( C-1-1) 另 外 也 是 服 務 於 幸 國 民 學 校 ( 現 今 垂楊國民小學)的永野好德指出:

因為他是非常新的學校,校園中像禮堂、體育館根本都還沒有 興建,而且也沒有任何的銅像,不過我印象中我以前念的嘉義 旭 小 學 裡 面 有 「 楠 公 銅 像 」 及 「 二 宮 尊 德 銅 像 」。( C-6-1)

而一、二年級就讀於新高國民學校(現今林森國民小學)的黃銘鎮也回 憶 說:「 當 時 我 們 學 校 沒 有 什 麼 任 何 銅 像,因 為 我 們 是 新 學 校。」 ( B-2-1) 最後曾服務過白川國民學校(現今大同國民小學)、新高國民學校(現 今林森國民小學)、北社尾國民學校(現今北園國民小學)的洪清蘭回 憶說:「那時候都是平坦的,學校都是平坦的,只有教室,好像沒有銅 像 的 樣 子 。 」( D-1-1)從 這 些 受 訪 者 的 回 憶 中 我 們 可 以 瞭 解 到 , 嘉 義 市 的 公 學 校 在 皇 紀 2600 年 時,並 未 設 置「 楠 公 銅 像 」及「 二 宮 尊 德 銅 像 」。

而 在 皇 民 化 時 期( 1937-1945年 ), 玉 川 公 學 校( 現 今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 內的播音塔仍然是嘉義市公學校中最先進的設備。佐藤玉枝回憶指出:

當時這一個廣播塔是由一個叫家弓武千代老師設計的,老師們 - 228 -


看到他這般的設計都很感動也感到驚訝!這一個建築物就是 每一天朝會要集合時,就由岩本老師進到裡面去使用點唱機來 播放唱片,主要是播放行進曲,學生都排在走廊集合,接著在 隨著行進曲踏著腳步,從教室走到運動場。這廣播塔是運動會 最 常 用 到 的 播 放 器 具 , 在 當 時 造 成 非 常 大 的 轟 動 。 ( C-5-1)

不過此時播音塔的功能除了原本運動會進行曲、校歌、國歌外,軍歌也 是常播放的曲目,扮演著傳達皇民思想的一個重要角色。歐識回憶說:

我記得有播放一些軍歌,在走路的時候,起步走回到操場或教 室時,會放軍歌音樂,那時候很流行軍歌,軍歌好像聽起來很 雄 壯 , 他 們 日 本 人 很 雄 壯 喔 ! ( D-3-1)

由此可知,日本霸權在戰時已會利用西方先進的設備來幫助其傳播皇民 赤子思想。

接下來也是在玉川公學校(現今崇文國民小學)內的時鐘塔,由於 1937 年 蘆 溝 橋 事 變 爆 發 後 , 皇 民 化 運 動 乃 至 於 戰 時 動 員 時 , 對 於 日 常 生 活 細 微 綿 密 的 規 定,更 是 加 強 此 種「 標 準 化 」 、 「 守 時 觀 念 」的 催 化 劑( 呂 紹 理,1998) ,如 佐 藤 玉 枝 到 目 前 為 止,仍 然 記 得 這 一 個 在 當 時 非 常 先 進 的設施,她回憶著說:「學校的特殊築物方面,第一個就是一進校門就 可 以 一 目 了 然 的 看 到 一 個 時 鐘 。 」( C-5-1)當 時 從 新 竹 州 鄉 下 的 公 學 校 轉進玉川公學校(現今崇文國民小學)的陳淵燦,回憶當時對此設置好 奇的說: - 229 -


本來是在鄉下苑裡學校,念到三年級才轉入玉川公學校,那時 候是鄉巴老的囝仔,人地生疏,爸爸跟你說從那一邊去,你就 看到學校那一間就是你的學校了,我遠遠就看到那個時鐘,心 想說:哇……那麼高,那是為了讓學生上課時準時的到要上 課,這也是我長大後才知道原來他是要我們守時的上課。 ( B-2-1)

這個時鐘塔一方面代表著嘉義市第一個先進的公學校,一方面則透過潛 在課程的方式灌輸學生守時的新概念,另外時間的概念更是以各種不同 的內容出現在課程中,而這些課程的意識型態不外乎忠君愛國、遵守天 皇 交 待 的 任 務 等 , 如 呂 紹 理 ( 1998) 就 批 判 修 身 科 中 的 時 間 觀 念 , 不 只 是灌溉具體的時間觀念,更是要訓練學生在日常生活中一種秩序感和對 於日本天皇的效忠。

綜 合 上 述 , 雖 然 日 本 帝 國 在 紀 元 2600 年 以 奉 祀 的 名 義 , 在 全 台 的 公 、 小 學 建 設 了「 楠 公 銅 像 」及「 二 宮 尊 德 銅 像 」, 但 當 時 嘉 義 市 內 六 所 公學校並未設立。不過當時的玉川公學校(現今崇文國民小學)也播放 起軍歌,宣揚起皇國萬歲及打不倒的日本思想。以下第五節繼續論述皇 民 化 時 期 ( 1937-1945 年 ) 教 師 在 意 識 型 態 國 家 機 器 下 的 心 態 。

第五節

教師在意識型態國家機器下的心態

本 節 茲 分 為 兩 個 部 分 說 明 在 皇 民 化 時 期 ( 1937-1945 年 ) 的 國 家 霸 權下,台日籍教師的心態。 - 230 -


一、台籍教師的心態 日治時期的台灣教師在教職給俸上有差別待遇,根據台灣總督府的 法令,教師一職被認定為公職,也就是日籍教師依規定享有派任前往內 地( 日 本 )以 外 的 加 俸 優 惠 ,可 以 在 薪 俸 之 外 另 享 有 五 至 八 成 的 加 俸( 台 灣 教 育 會 , 1943), 但 通 常 教 師 僅 有 六 成 的 加 俸 , 稱 之 為 「 大 割 の 加 俸 」 ( 周 婉 窈 , 1997) , 而 這 種 情 形 則 彰 顯 出 了 差 別 待 遇 與 歧 視 的 問 題 。 如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提 到 教 師 需 要 的 是 一 種 「 武 裝 的 愛 」, 因 為 沒 有這種愛,教師將很難在令人困窘的報酬和專斷對待的不正義或政府的 羞 辱( govermet contempt)中 存 活 下 來,而 仍 能 獻 身 於 他 們 的 學 生( Freire, 1998), 也 就 是 說 如 果 台 籍 教 師 沒 有 這 種「 武 裝 的 愛 」及 民 族 情 懷 , 他 們 是 不 可 能 存 活 下 來 的 。 我 們 發 現 Freire 所 強 調 的 「 武 裝 的 愛 」 對 於 教 師 來講,就是他們必須知覺到被壓迫及對自我有所反省。如服務於北社尾 國民學校(現今北園國民小學)的楊秀竹表示:

那時候已經在戰爭了,雖然我們大家都已經疏散到鄉下去避 難,不 過 在 當 地 還 是 會 找 空 閒 的 廟 或 教 室 來 上 課,就 算 是 那 時 候的處境我一樣非常的努力教書,因為根本不知道日本會戰 敗,不 知 道 台 灣 會 回 歸 到 中 國 統 治,以 為 還 是 會 一 直 接 受 日 本 殖 民 , 公 學 校( 國 民 學 校 )的 台 灣 囝 仔 要 很 會 講 日 語 才 有 機 會 找 到 比 較 好 的 工 作,雖 然 我 知 道 教 的 日 本 精 神 有 一 些 偏 差,不 過 我 只 是 在 語 言 上 努 力 的 教 他 們,思 想 上 我 則 不 太 會 想 灌 輸 他 們 皇 民 赤 子 的 想 法 。( 蔡 元 隆 , 付 梓 中 )

- 231 -


又 如 林 淑 慧 說 :「 我 想 法 跟 黃 足 治 一 樣 , 就 認 真 教 好 他 們 , 不 過 希 望 他 們能替台灣人出口氣。」由楊秀竹及林淑慧的述說,已經說明了他們已 經察覺到身處在被殖民下的被壓迫的處境,接著賴彰能更補充:

像他們傳遞的知識跟我教的方式不同,我會比較用一種給台灣 囝仔懂的方式瞭解,像忠君愛國,對國要忠,就會等於你在家 對父母親孝順,對家庭要顧,大約是這個樣子。我就是這樣的 教法。這樣也沒錯呀!你日本老師也不能說我這樣教是錯的。 我沒有百分之百都給他消化,我剛跟你說過了,有一些我們稍 稍讓他們知道作人的原則,對父母親需要如何,他們日本是忠 黨愛國,一定是為皇帝,為國家,就這個樣子,但日本他們說 忠黨愛國,但是他們沒有什麼黨,就皇帝跟我而已,我會教如 果你在家裡要孝順父母親,就會這樣的轉化過去,是這個樣子 的 , 我 的 教 法 是 這 個 樣 子 。 ( C-3-1)

上 述 賴 彰 能 口 中 的 「 轉 化 」 則 意 味 著 「 解 放 」( emancipation ), 也 就 是 說賴彰能提醒了他的學生,完全的效忠國家與天皇,對於我們這些被壓 迫的台灣囝仔來講是沒有幫助的。他希望透過轉化將孝順的概念導入對 父 母 親 的 孝 順 及 兄 恭 弟 長 的 行 為 , 因 為 Anyon ( 1981 ) 認 為 教 師 要 培 養 學 生 能 洞 察 意 識 , 並 進 而 抗 拒 文 化 政 治 化 。 Giroux( 1988) 也 認 為 教 師 需要把教學視為一種解放的實踐。由賴彰能的行為,我們可以知道他已 經悄悄地將原本象徵支配的「傳遞」方式,透過「轉化」來達到解放日 本霸權的忠君愛國思想。

- 232 -


再則,由於台籍教師礙於其身份的敏感不敢有太大的作為,所以一 方面必須以陽奉陰違的方式游走在對抗日本霸權的邊緣,一方面又要表 現出自身對民族意識責任,只好透過努力的教書來轉化對日本霸權的宰 割 。 而 這 種 行 為 在 Freire眼 中 就 是 一 種「 武 裝 的 愛 」表 現 。 值 得 我 們 注 意 的是已有部分的台籍教師,如林淑慧、楊秀竹及賴彰能都持有這樣的想 法,甚至是賴彰能明白的表現出在面對這樣的一種霸權的氛圍裡,他已 經會從自我反省過程中,作一種民族情懷的轉化,變成另一種「隱性抗 議」模式,以表達對抗日本的壓迫及展現台籍能動力不輸日籍教師的行 為。也就是說這種「隱性抗議」有著民族情懷的支撐與台灣囝仔的堅強 韌性,也導致賴彰能更斬釘截鐵的說:

大家一定都認真,像不要輸給念小學校的那些日本人。像吳文 財老師也教的很認真,光復後就當校長,但是他絕對不會違背 校長交待的事情。努力的教書當然是想讓台灣子弟更有出人頭 地的一天,我不想輸給領比我們還要多薪水的日本人。我想多 數的人都會那樣想,我們雖然沒有討論過,不過我想自然而然 就會有這樣的想法,是有時候會講說這日本老師怎麼不是,混 蛋,這個樣子,就懶的理他。教的話都是不同學年不同間的, 像陳慶滿老師教二年級的,林淑慧老師跟陳慶滿老師一樣教二 年 級 的 。 ( C-3-1)

但在這樣的霸權統治下,也有一些教師並沒有知覺到被壓迫,如施 秀巒及黃足治兩位教師來講,他們只是單純的想透過努力教書,希望台 灣 囝 仔 能 更 有 出 息,如 施 秀 巒 說: 「 我 就 真 的 是 認 真 教 的 心 態。」 ( A-1-1) - 233 -


黃足治也說:

當然是那個時候想說認真,要教就要努力的教他們這樣而已。 我有想過我的任務就是把孩子教好。我都這樣想。我的任務是 要 把 孩 子 教 好,規 規 矩 矩。該 教 的 就 是 教,不 可 以 給 人 家 偷 懶 , 我 那 時 候 就 是 這 樣 想 的 。 ( C-1-1)

從以上兩者的口述中,我們發現當時的台籍教師並沒有表示知覺到霸權 (種族、階級)的壓迫性,而是單純持著努力教書的信念,讓台灣囝仔 透過教育產生社會流動。雖然他們沒有知覺到被壓迫,但兩者的最終目 的都是讓台灣囝仔能夠有所成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回頭反思批判 教育學中一直強調每個人都具備自我反省及察覺被壓迫的能力,但在本 研究中的某些教師並未察覺到被壓迫的處境,這是否為批判教育學的一 種侷限呢?

綜合上述,我們可以瞭解到已有部分的台籍教師已經知道透過教學 的 轉 化 來 進 行 「 隱 性 抗 議 」 的 反 壓 迫 , 姜 添 輝 ( 2002) 指 出 , 在 這 環 境 中能改變的主導者也只有教師,因為關起教室門來教師享有可觀的教學 自主權。所以台籍教師運用這種更聰明的層次用來對抗日本霸權的行 為,更是讓日本霸權無從防範。另一方面,除了上述以轉化教學來對抗 日本霸權的「隱性抗議」外,台籍教師更會以一種「明修棧道,暗渡陳 倉」的方式,刻意的遵守宰制者所訂下的規範,賴彰能指出他同事的例 子說:

- 234 -


我們以前值班

50

,我 們 這 一 群 台 灣 人 值 班 時 不 是 自 己 一 個,都

是四、五個就窩在一起,有的是聊天聊到十一、二點才回家, 在那邊閒話家常。那個茶罐那麼大罐,那個工友都差不多早上 七點多就來燒開水,不是茶葉,那時老師都有個茶杯,有一次 那個教務主任說這個茶怎麼怪怪的?那個工友是個阿婆很會 日語,阿婆心想我又沒怎樣。翻開後茶杯裡面一隻蟑螂。那個 工友嚇到臉綠掉。就藉由這個樣子表現出他們對日本人的不 滿,那個老師是事後才跟我們說的,我們當時也不知道,他就 說 是 他 放 的,他 說 非 常 不 滿 那 個 藤 本,我 就 放 一 隻 蟑 螂。 ( C-3-1) 51

同樣的林淑慧也說出當年他同事如何惡整日籍教師,她說:

有 一 次 フ ジ モ ト (藤 本 )來 上 班 , 他 直 喊 都 有 清 理 , 為 什 麼 身 體 還 很 癢 ? 因 為 他 們 嫌 台 灣 人 骯 髒 不 給 他 們 輪 值 班 ,男 的 就 要 值 夜班,他們都不給台灣人,呵……,他們就給他抓蝨子放在罐 子 裡 面 ,讓 牠 餓 的 徹 底 ,就 給 牠 放 下 去 ,フ ジ モ ト (藤 本 )教 導 , 頭 頂 上 也 是 沒 有 毛 髮 ,他 就 說 清 的 很 乾 淨 了 為 什 麼 還 會 這 個 樣 子 呢 ? ( A-1-1)

接著賴彰能又說了一個聽來的例子,他說:

50 51

當時的男教師須在晚上值班,為了要保護學校中的〈教育勅語〉及御真影。 由 於 受 訪 者 認 為 要 尊 重 當 事 人,故 引 文 中 不 註 明 當 事 者 的 姓 名,而 研 究 者 也 盡 量 遵守研究論理配合受訪者的要求。 - 235 -


還 有 一 個 還 活 著,他 夜 晚 時 去 教 夜 學,就 是 現 在 的 國 語 講 習 所 , 就念五十音的那一種,在紅毛埤那一邊,晚上差不多九點多回 來,那晚月亮比較亮一點,他從旁邊門進來,進來到操場、教 室那邊,那一天他不知道是值班還是怎麼樣的我不知道。好像 拿個東西要回去的樣子,他們都是獨身仔,這也是我聽說的, 像校長晚上都會穿著像睡衣一樣一邊巡學校一邊運動,巡第一 棟 跟 操 場 的 中 間 , 那 邊 有 種 一 些 大 王 椰 子 , 他 (校 長 )在 旁 邊 走 走 走 , 那 個 老 師 就 褲 子 翻 開 向 他 (校 長 )尿 尿 , 那 個 校 長 就 問 他 那個老師,說我是校長耶!那老師急忙的回答說,對不起呀! 我沒有仔細看清楚!怎麼可能會沒仔細看清楚呢對吧!因為也 不是喝醉酒在醉,是這個樣子的,不過人家校長也沒對他怎麼 樣 。 這 種 就 是 心 裡 不 滿 而 反 抗 的 行 為 。 ( C-3-1)

52

由此可見,台籍的男教師跟日本的男教師表現上看似良好的關係,但私 底 下 卻 是 暗 濤 洶 湧 , 因 為 賴 彰 能 指 出 :「 很 不 甘 願 啦 ! 他 們 那 麼 耀 武 揚 威 , 看 不 起 我 們 ! 」( C-3-1) 歐 識 也 說 :「 他 們 有 優 越 感 。 」( A-1-1) 接 著黃足治也說:

私底下會輕視台灣人,反正總是處處都是他們的心態,心態就 是你是台灣人,我是日本人這樣啦!他高高在上,給我們瞧不 起 , 這 也 是 會 的 喔 ! 這 個 也 是 歧 視 很 厲 害 。 ( C-1-1)

事實上在台日籍雙方的眼中有著一種疏離感,因為日籍的教師會認為台 52

由 於 受 訪 者 認 為 要 尊 重 當 事 人,故 引 文 中 不 註 明 當 事 者 的 姓 名,而 研 究 者 也 盡 量 遵守研究論理配合受訪者的要求。 - 236 -


籍教師是次等的皇民,而台籍教師也正因為有著台灣海島性格的不服輸 與肯打拼,自然就會產生兩者無法親近的關係。林淑慧認為,在公學校 當學生時沒有遭受歧視,不過到了女子中等教育時就有,因為同學間已 經有了日本人,她說:

我們那時候念書就是這樣子,我嘉義女中,我的學姐也是讓他 們控制的很,尤其是我們去三條崙死了十三個,我們一年級去 三條崙就死了十三個,那老師都會挖苦我們。我們是笨拙的, 都沒有死,這四年就非常的欺負我們,現在如果你動作比較 慢,那老師就開始罵了,「三條崙死沒有去的」,說你在緩慢 什 麼 東 西,很 恐 怖 的,就 說 你 們 死 沒 有 去 的,被 他 們 糟 踏 四 年 。 ( A-1-1)

當林淑慧提到這情形時,同樣是嘉義女子中學畢業校友的黃足治、施秀 巒 均 感 同 身 受 。 就 讀 嘉 義 中 等 學 校 的 賴 彰 能 也 表 示 :「 公 學 校 時 歧 視 沒 那 麼 明 顯,中 等 學 校 後 比 較 有 明 顯 的 歧 視,因 為 跟 日 本 學 生 一 起 念 書。」 ( B-1-1 ) 然 而 這 般 歧 視 也 延 續 到 了 公 學 校 台 籍 教 師 與 日 籍 教 師 間 的 相 處,如施秀巒指出其日籍女同事與台籍男教師談戀愛的情形說:

那 日 本 女 老 師 連 本 省 ( 台 灣 人 ) 跟 女 老 師 (日 本 人 )戀 愛 都 要 給 你 管,說 你 們 民 族 不 一 樣,你 們 談 什 麼 戀 愛,我 一 個 同 學 出 來 , 跟 一 個 日 本 人 , 被 一 直 罵 民 族 不 一 樣 談 什 麼 練 戀 愛 。( A-1-1)

與施秀巒是同事的林淑慧補充說: - 237 -


我 只 記 得 我 有 個 日 本 同 學 モ ト ノ ヒ サ コ (元 野 久 子 ), 我 還 記 得 她 的 名 字 , 跟 我 們 台 灣 人 チ ン ケ イ ゾ ウ (陳 慶 三 ), 他 好 像 也 是 訓導喔!是正式的師範畢業的,兩個在談戀愛,那就不行了! ( A-1-1)

由此可知道日籍的女教師在心態上很看不起台灣人,也會處處找台籍教 師的麻煩,如進辦公室時不能嘻嘻哈哈,但由於剛到任的教師不知道這 樣 的 規 矩 而 慘 遭 日 籍 女 老 師 的 白 眼 , 施 秀 巒 回 憶 說 :「 我 們 就 笨 笨 的 不 知 道,我 們 第 一 次 去 上 班,他 們 就 一 直 瞪 我 們。」 ( A-1-1)而 歐 識 也 說 : 「 進 去 男 女 都 不 准 嘻 笑 。 台 灣 人 跟 日 本 人 都 不 能 笑 。 」( A-1-1)

接著在校園中歧視的情形尚有,如林淑慧說:

我們的學生帶便當來時,我們也是非常的沒什麼可以吃,那個 日本人就一定叫我們一大桶拿去交給他們,飯要拿去繳交,人 都 沒 得 吃 了 ! 他 要 養 鴨 子 , 鴨 子 如 果 生 蛋 。 サ カ エ (坂 江 )她 也 看我們台灣人很不起喔!從校長開始賣,這一些台灣人就跳過 去,從後面那一邊,我們女老師都比較乖巧,就讓我們買,兩 顆 蛋 , 你 們 就 都 沒 有 (看 賴 彰 能 老 師 )。( A-1-1)

面 對 林 淑 慧 如 此 有 趣 的 說 詞 , 賴 彰 能 則 逗 趣 的 挖 苦 林 淑 慧 說 :「 我 們 沒 有 。 我 們 這 一 些 都 沒 有 , 我 們 這 一 些 是 法 外 的 老 百 姓 。 」( A-1-1) 因 為 平常賴彰能在校園中很少會跟日籍教師或校長打交道,他表示: - 238 -


私 底 下 都 會 談 論 到 , 就 會 說 教 務 主 任 藤 本 很 破 豆 (講 話 很 過 份 ), 講 的 話 讓 我 們 台 灣 人 聽 了 很 不 習 慣 , 但 是 他 們 也 是 根 本 他們的教育方式,他們的方針,我們在教師會議上聽一聽,聽 一聽,下來後,私底下我們一、二個就會談論到那個藤本教務 主任講的是什麼話,我們不要理會他。但對將校長的交待事宜 我 們 不 會 違 背 。 ( C-3-1)

大部分的教師均感受到在學校中被日籍教師敵對與歧視的情況,但也有 持不同看法的,如黃足治並不全然認為日籍教師都是歧視台籍教師的, 她 就 表 示 :「 有 的 會 , 有 的 不 會 。 我 倒 是 沒 有 遇 到 這 樣 耶 ! 我 遇 到 的 都 是 很 好 的 耶 ! 」( A-1-1) 由 此 知 道 , 並 非 全 部 的 日 籍 教 師 都 敵 視 著 台 籍 教師。

二、日籍教師的心態 研 究 者 曾 於 同 化 時 期 ( 1919-1936 年 ) 指 出 , 日 籍 教 師 在 學 校 場 域 中不管如何都是面對台灣囝仔情況下,就算是戴著有色眼鏡,他們仍然 會尋求來自於學生給予的精神報酬,如學生畢業考取中等學校、師範學 校,抑或是表現良好下教師被誇教學成功等的說法得到部分的證明,因 為佐藤玉枝指出:

昭和十一年的四月開始任教,當五年級的導師,有五十名的女 生。我非常認真的投入教學,鮮少有休息時間,不但教學連生 活、玩耍每日都跟孩子們打成一片,……。那時候努力的精神 - 239 -


非常好,雖然對於這些負擔的工作很重,但我也沒奢望得到任 何 的 回 報 。( 竹 中 信 子 , 2001: 23-24)

曾被佐藤玉枝教過的歐識指出:「日本老師都一樣疼愛,因為全校都是 台 灣 人,不 疼 我 們 疼 誰 ? 像 我 五、六 年 級 的 老 師 也 一 樣 很 疼 我。( D-3-1) 同樣的永野好德也指出:

那時候對台灣的孩子還是以愛的心來教育跟教導他們。當時在 幸國民學校時,日籍的老師都非常良好,他們也沒有表示出一 副 高 高 在 上 的 感 覺 與 傲 慢 的 態 度 對 待 台 籍 老 師 。( C-6-1)

陳獻仁也指出:

雖然公學校、小學校之教育內容、硬體設備有所差別,但日籍 教師仁慈、認真,對學生的照料,則無台、日籍差別。猶記得 當年日籍教師離台返日時,師生泣別,真情流露,不言可喻。 ( 台 灣 省 文 獻 委 員 會 編 , 1997: 110)

從上述口吻中也證明了先前研究者的在第五章時推測日籍教師疼愛台灣 囝仔原因,故我們可以很清楚的用來解釋為何在殖民地主義下大部分日 籍教師仍非常疼愛台灣囝仔。所以日籍教師也會調整他們的心態,在學 校中與這群「赤子」們共生共存,找到精神的報酬。

三、小結 - 240 -


綜合上述,我們可以瞭解到少數台籍教師已經很明顯的察覺到被殖 民的問題,而他們也透過轉化變得更加努力的教書及對課程中所傳遞的 知識作有效性的轉化,為了讓台灣囝仔能透過社會流動翻身。而當他們 面對台灣囝仔時,同時又要面對日籍教師的歧視,無疑更增強了台籍教 師遊走在剃刀邊緣抗霸權的行為,如表裡不一的反抗神道思想、透過教 學的轉化改變課程意識的傳遞、教學態度更加賣力等,但也並非全部的 日籍教師都會以歧視的眼光看待台籍教師,因為在受訪者佐藤玉枝與永 野好德的訪談過程中,他們所表現出來的那種感恩台灣的心態,更讓我 們瞭解到他們對於台灣囝仔的愛是真實的,但在當時的軍國主義底下, 他們無法跳脫國家掌控,而被迫傳遞使他們角色錯置的思想及意識型態 的灌輸。以下第七章將綜合第五章及第六章的研究現象作結論。

- 241 -


第七章 結論 本章將統整第五章及第六章兩個時期,嘉義市六個公學校的思想掌 控情形及學校生活概況。採用比較方式用以說明兩時期國家霸權機器的 呈 現 現 象 的 差 異 性 並 作 結 論,另 外 亦 澄 清 相 關 的 問 題。以 下 五 點 說 法 之:

首先,在語言使用方面,日籍教師由於語言上的優勢,普遍擔任高 年級的教學,相對台籍教師則擔任低年級的教學居多,但這並沒有硬性 規定。此策略的主要原因有二,一來透過台籍教師的教學可以減低台灣 囝仔對日本霸權的排斥性,二來從台灣囝仔中篩選能力較好的繼續升 學,以這樣的教育政策操弄精英教育為國家霸權服務。另外同化時期及 皇民化時期在國家的語言政策並未十分落實,因為受訪者大多表示回家 後仍然是使用台語作為與家人溝通的工具,而台語也成了他們跟家庭成 員溝通的主要工具。

第 二,在 課 程 與 教 學 方 面,分 別 以 課 程 內 容、意 識 及 教 學 方 法 說 明 , 在 課 程 意 識 上,周 婉 窈( 2002a)、許 佩 賢( 1996,2003)、劉 書 彥( 1996) 及 蔡 錦 堂( 2006b)從 史 料 中 比 較 發 現,皇 民 化 時 期 相 較 於 同 化 時 期 確 實 有明顯的差異,但從訪談者中他們卻表示沒有知覺,而研究者推論極有 可能是因為受訪的教師,當時是擔任低年級教師,沒有接觸到意識型態 較深的歷史科及地理科,再則由於當時全台遭受轟炸,師生都為了躲避 空襲警報而紛紛疏散,而這樣的情況下導致課程的實施無法落實,故皇 民化時期教師及學生均未感覺到軍國主義充斥著課本內。在教學法方 面,兩 時 期 均 以 模 仿 的 機 械 式 教 學 法 居 多,但 到 了 1941 年( 昭 和 16 年 ) 實施了〈國民教育令〉後,在教學上也作了變化,教學模式就轉化成一 - 242 -


種統整課程式的教學,這樣改革的背後無非就是要徹底的讓台灣囝仔更 快 的 認 同 意 識 國 家 機 器 下 的 「 合 理 化 知 識 」。

第三,在校園生活中,同化時期透過齊唱國歌及修學(遠足)時參 拜神社等潛在課程的方式,不斷的潛移默化台灣囝仔,灌輸其「忠君愛 國」的思想,而這種「忠君愛國」是一種如同修身科所強調的誠實且順 從國家、並進而以國家為榮的日本精神。到了皇民化時期除了延續前期 以來忠君愛國思想的傳遞,為了戰爭的需要,並進一步灌輸為祖國及天 皇殉命的意識形態。在同化時期受訪者的訪談內容中,驗證了史料記載 確 無 軍 國 主 義 的 氛 圍,且 師 生 間 相 處 融 洽,直 到 1940 年 左 右 軍 國 主 義 才 漸漸入侵校園。另外,在師生服飾上,皇民化時期師生的服飾由於共赴 國難的精神,紛紛改為國民服,而此時擁有濃厚愛國思想的青年團也紛 紛開始軍事化的訓練。且在戰爭末期日本帝國將軍歌導入學校的音樂課 程,而這也使音樂的本質變了樣,成為一種符應軍國主義的洗腦工具, 直到後期由於美軍轟炸才暫停這一切洗腦的行為。

第四,繁文縟節的儀式與節慶從同化到皇民化時期都未曾中斷過, 因為要將一個台灣囝仔改變成一個為天皇效力的赤子,唯有透過儀式的 涵化,才能有效的讓他們認同國家霸權的合法性。研究發現兩個時期的 受訪者面對儀式中出現的〈教育勅語〉、御真影、祝日歌曲、神社參拜 與慶典活動等,均表現出非常尊敬的神情,這也間接透露出國家霸權深 植在他們心中。

第五,同化與皇民化時期的台籍教師大多數並未知覺到自己身處一 - 243 -


個被壓迫處境,他們與日籍教師均對台灣囝仔展現「愛」的一面,但研 究 發 現 已 有 部 分 台 籍 教 師 的「 愛 」轉 化 為「 武 裝 的 愛 」 ,而 日 籍 教 師 的「 愛 」 則是較為單純的想尋求一個精神回饋成份居多。當台籍教師透過不斷的 反省與轉化,除了以「武裝的愛」來抗拒日本的歧視與霸權的宰割,他 們還遊走在剃刀邊緣,透過語言使用及教學轉化來對抗霸權以突顯「隱 性抗議」的作為。

故綜合上述,從同化與皇民化時期在語言的使用、課程與教學、校 園生活及儀式節慶的現象,均表現出國家意識型態的存在,而我們可以 瞭解到皇民化時期的軍國意識型態反應在學校課程、國歌、儀式典禮、 神社祭拜、青年團組織及軍歌明顯勝於同化時期,也就是在這樣的氛圍 下,日本帝國的國家機器在皇民化時期達到最高峰。另外在學生及教師 面對霸權的心態上,學生普遍順從學校課程的知識傳遞,甚至並未知覺 到被霸權壓迫。再則,教師方面,大部分的教師也缺乏政治主體的意識 去知覺被壓迫的處境,但仍有少部分的教師已經對霸權的壓迫有所察覺 並提出反省及轉化。

- 244 -


- 245 -


參考文獻 中文部分

小 野 ( 1992) 。 想 要 彈 同 調 。 台 北 : 皇 冠 。 王 詩 琅( 1978) 。日 本 殖 民 地 體 制 下 的 台 灣。 台 灣 風 物, 27( 3 ) , 1-102。 王 錦 雀( 2002)。日 本 治 台 時 期 殖 民 與 教 育 政 策 之 演 變。 公 民 訓 育 學 報 , 10, 131-158。 王 錦 雀 ( 2005)。 日 治 時 期 台 灣 公 民 教 育 與 公 民 特 性 。 台 北 : 古 籍 。 北。 台 中 縣 立 文 化 中 心 ( 1991) 。 中 縣 口 述 歷 史 第 一 輯 。 台 中 : 作 者 。 台 中 縣 立 文 化 中 心 ( 1992) 。 中 縣 口 述 歷 史 第 二 輯 。 台 中 : 作 者 。 台 中 縣 立 文 化 中 心 ( 1994) 。 中 縣 口 述 歷 史 第 三 輯 。 台 中 : 作 者 。 台 北 市 市 林 國 民 小 學( 1995 )。 士 林 國 小 壹 百 年 紀 念 專 輯 。 台 北 : 作 者 。 台 北 縣 文 化 中 心 ( 1996)。 台 灣 人 教 師 的 時 代 經 驗 。 台 北 : 作 者 。 台 東 縣 後 山 文 化 工 作 協 會( 1999)。 台 東 耆 老 口 述 歷 史 篇 。台 東:作 者 。 台 灣 省 文 獻 委 員 會 編 ( 1955) 。 臺 灣 省 通 志 稿 ‧ 卷 五 教 育 志 教 育 施 設 篇 台北:作者。 台 灣 省 文 獻 委 員 會 編 ( 1997)。 嘉 義 市 鄉 土 史 料 。 台 北 : 作 者 。 民 視 教 育 最 前 線 ( 2006)。 崇 文 國 小 百 年 播 音 台 ─ 具 特 色 代 表 。 2008 年 2 月 29 日 , 取 自 http://education.ftv.com.tw/content.php?id=98 任 吉 悌 ( 2003) 。 解 讀 “ 意 識 型 態 國 家 機 器 " 。 學 術 界 , 6 , 164-171。 江 文 瑜 ( 1996)。 口 述 史 學 。 載 於 胡 幼 惠 ( 主 編 ), 質 性 研 究 : 理 論 、 方 法 及 本 土 女 性 研 究 案 例 ( 249-269)。 台 北 : 巨 流 。 江 智 浩 ( 1997)。 日 治 末 期( 1937∼1945)台 灣 的 戰 時 動 員 組 織 - 從 國 民 - 246 -


精神總動員組織到皇民奉公會。國立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 文,未出版,桃園。 何 清 欽 ( 1980)。 光 復 初 期 之 台 灣 教 育 。 高 雄 : 復 文 。 何 義 麟 ( 1986)。 皇 民 化 期 間 之 學 校 教 育 。 台 灣 風 物 , 36 ( 4 ), 47-88。 余 德 慧 、 徐 家 臨 ( 1993 ) 。 詮 釋 中 國 人 的 悲 怨 。 本 土 心 理 學 研 究 , 1 , 301-328。 吳 文 星 ( 1983 )。 日 據 時 期 台 灣 師 範 教 育 之 研 究 。 國 立 台 灣 師 範 大 學 歷 史 研 究 所 專 刊 ( 8)。 台 北 : 國 立 台 灣 師 範 大 學 。 吳 文 星 ( 2000 )。 近 十 年 來 台 灣 關 於 日 治 時 期 教 育 史 研 究 之 動 向 。 台 灣

教 育 史 研 究 會 通 訊 , 12, 20-26。 吳 文 星 ( 2005)。 日 治 時 代 的 台 灣 教 育 。 載 於 賴 惠 涵 ( 主 編 ), 台 灣 400 年 的 變 遷 ( 258-288)。 桃 園 : 國 立 中 央 大 學 。 吳 慧 珠 、 李 長 燦 ( 2003) 。 Vygotsky 社 會 認 知 發 展 理 論 與 教 學 應 用 。 載 於張新仁、邱上真〞骯酒雄、方吉正、莊麗娟、簡妙娟、鄭博真、 吳 慧 珠、潘 世 尊、李 長 燦 著 ,學 習 與 教 學 新 趨 勢( 105-158)。台 北 : 心理。 吳 學 明 ( 2004 )。 終 戰 前 台 南 「 長 老 教 中 學 」 的 歷 史 觀 察 。 南 師 學 報 :

人 文 與 社 會 類 , 38 ( 1 ) , 1-24。 呂 理 州 ( 1998) 。 解 剖 日 本 軍 國 主 義 : 神 話 、 軍 國 、 日 本 。 台 北 : 創 意 力。 呂 紹 理 ( 1998 )。 水 螺 響 起 ─ 日 治 時 期 台 灣 社 會 的 生 活 作 息 。 台 北 : 遠 流。 李 園 會 ( 1983) 。 日 治 時 期 之 台 灣 初 等 教 育 。 高 雄 : 復 文 圖 書 出 版 社 。 李 園 會 ( 2005a)。 日 據 時 期 台 灣 初 等 教 育 制 度 。 台 北 : 國 立 編 譯 館 。 - 247 -


李 園 會 ( 2005b)。 日 據 時 期 台 灣 教 育 史 。 台 北 : 國 立 編 譯 館 。 李 穗 嘉 ( 1990) 。 日 據 時 期 台 灣 音 樂 教 育 及 教 科 書 之 剖 析 。 私 立 文 化 大 學藝術史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台北。 杜 武 志 ( 1997)。 日 治 時 期 的 殖 民 教 育 。 台 北 : 台 北 縣 立 文 化 中 心 。 杜 維 運 ( 1979) 。 史 學 方 法 論 。 台 北 : 三 民 。 杜 聰 明 ( 1982)。 回 憶 錄 ( 下 )。 台 北 : 杜 聰 明 博 士 博 士 獎 學 金 基 金 會 。 汪

婉( 2006) 。日 本 殖 民 統 治 下 的 “ 同 化 " 教 育 與 近 代 “ 民 族 國 家 " 之 認 同 。 抗 日 戰 爭 研 究 , 4, 62-83。

汪 知 亭 ( 1978)。 台 灣 教 育 史 新 料 新 編 。 台 北 : 台 灣 商 務 。 佩賢、蔡錦堂、中田敏夫、富田哲等編,日治時期台灣公學校與國 民 學 校 國 語 讀 本 : 解 說 . 總 目 次 . 索 引 ( 79-92) , 台 北 : 南 天 。 周 婉 窈( 1997a)。 實 學 教 育 、 鄉 土 愛 與 國 家 認 同 ─ 日 語 時 期 台 灣 公 學 校 第 三 期 「 國 語 」 教 科 書 的 分 析 。 台 灣 史 研 究 , 4 ( 2 ) , 7-53。 周 婉 窈 ( 1997b ) 。 台 籍 日 本 兵 座 談 會 記 錄 并 相 關 資 料 。 台 北 : 中 央 研 究院台灣史研究所籌備處。 周 婉 窈 ( 2001) 。 失 落 的 道 德 世 界 ─ 日 本 日 本 殖 民 統 治 時 期 台 灣 公 學 校 修 身 教 育 之 研 究 。 台 灣 史 研 究 , 8 ( 2 ) , 1-63。 周 婉 窈 ( 2002a)。 日 治 末 期 「 國 歌 少 年 」 的 統 治 神 話 及 其 時 代 背 景 。 載 於 周 婉 窈 ( 主 編 ), 海 行 兮 的 年 代 ─ 日 本 殖 民 統 治 末 期 台 灣 史 論 文 集 ( 1-12)。 台 北 : 允 晨 文 化 。 周 婉 窈( 2002b) 。 「 勇 之 鐘 」的 故 事 及 其 周 邊 波 瀾 。載 於 周 婉 窈( 主 編 ), 海 行 兮 的 年 代 ─ 日 本 殖 民 統 治 末 期 台 灣 史 論 文 集 ( 13-31)。 台 北 : 允晨文化。 周 婉 窈 ( 2002c)。 台 灣 人 第 一 次 的 「 國 語 」 經 驗 。 載 於 周 婉 窈 ( 主 編 ), - 248 -


海 行 兮 的 年 代 ─ 日 本 殖 民 統 治 末 期 台 灣 史 論 文 集( 77-125)。 台 北 : 允晨文化。 周 婉 窈( 2003a) 。 《 公 學 校 用 國 語 讀 本 》的 內 容 分 類 介 紹。載 於 周 婉 窈( 主 編 ), 日 治 時 期 台 灣 公 學 校 與 國 民 學 校 國 語 讀 本 解 說 ‧ 總 目 錄 ‧ 索 引 ( 59-77)。 台 北 : 南 天 。 周 婉 窈 ( 2003b)。 歷 史 的 統 合 與 建 構 ─ 日 本 帝 國 圈 內 台 灣 、 朝 鮮 和 滿 洲 的 「 國 史 」 教 育 。 台 灣 史 研 究 , 10 ( 1 ), 33-84。 周 華 斌 ( 2007) 。 從 敷 島 到 華 麗 島 的 受 容 與 變 異 ─ 探 討 日 據 時 期 從 日 本

到台灣的短歌與俳句文學。國立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碩士論 文,未出版,台南。 孟 登 迎 ( 2004) 。 意 識 型 態 國 家 機 器 。 外 國 文 學 , 1, 63-67。 宜 蘭 縣 立 文 化 中 心 ( 1996 )。 宜 蘭 耆 老 談 日 治 下 的 軍 事 與 教 育 。 宜 蘭 : 宜蘭縣立文化中心。 林 文 龍 ( 2005 )。 楝 花 盛 開 時 的 回 憶 ─ 日 治 時 期 畢 業 紀 念 冊 展 圖 錄 第 三

冊 制 服 篇 / 「 修 學 」篇 / 時 局 篇 / 「 內 地 進 」篇 。 南 投 : 國 史 館 台灣文獻館。 林 正 芳 ( 1992)。 日 治 時 期 宜 蘭 地 區 初 等 教 育 之 研 究 ( 1895-1945 ) 。 私 立中國文化大學史學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台北。 林 玉 体 ( 2003)。 台 灣 教 育 史 。 台 北 : 文 景 。 林 育 柔 ( 2004) 。 日 本 殖 民 統 治 時 期 對 台 教 育 的 意 識 型 態 取 向 分 析 ─ 以

修身教育上之實現為例。私立慈濟大學教育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 版,花蓮。 林 忠 勝( 2005)。 陳 逸 松 回 憶 皇 民 化 運 動 ─ 啊 , 苦 悶 的 戰 爭 ! 。 重 現 台 灣

史 , 29, 4-9。 - 249 -


林 振 中 ( 2006 )。 日 據 時 期 台 灣 教 育 史 研 究 ─ 同 化 教 育 政 策 之 批 判 與 啟 示 。 國 民 教 育 研 究 學 報 , 16, 109-128。 林 淑 惠 ( 2003) 。 從 意 識 型 態 與 文 化 霸 權 解 析 歷 史 建 築 展 示 之 研 究 ─ 以

台南州廳為例。私立中原大學室內設計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 桃園。 邱 奕 松 ( 1999)。 朴 子 懷 舊 。 嘉 義 : 嘉 義 縣 朴 子 市 公 所 。 姜 得 勝 ( 2005) 。 校 園 符 號 之 探 究 -- 以 國 民 中 學 為 例 。 國 民 教 育 研 究 學

報 , 15, 29-58。 姜 添 輝 ( 2002 ) 。 九 年 一 貫 課 程 政 策 影 響 教 師 專 業 自 主 權 之 研 究 。 教

育 研 究 集 刊 , 48 ( 2 ) , 157-198。 屏 東 縣 內 埔 國 民 小 學 ( 2005)。 110 週 年 紀 念 特 刊 。 屏 東 : 作 者 。 茆 昔 文( 2007)。 抗 日 運 動 與 總 督 府 官 制 的 改 編 。載 於 許 介 鱗( 主 編 ), 台 灣 史 記 ─ 日 本 殖 民 統 治 篇 2( 3-14) 。 台 北 : 文 英 堂 。 韋 積 慶 ( 1989) 。 台 灣 的 國 家 機 器 ─ 權 力 技 術 的 分 析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社 會學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台北。 孫 慈 雅 ( 1984) 。 日 本 統 治 下 的 台 灣 教 會 學 校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歷 史 研 究 所碩士論文,未出版,台北。 島 嶼 柿 子 文 化 館 ( 2004)。 台 灣 小 學 世 紀 風 華 。 台 北 : 作 者 。 徐 正 武 ( 2004) 。 日 治 時 期 台 南 州 神 社 之 研 究 。 國 立 台 南 大 學 台 灣 文 化 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台南。 徐 南 號 ( 1993) 。 台 灣 教 育 史 。 台 北 : 師 大 書 苑 。 秦 屹 安 ( 2005 )。 徘 徊 在 複 製 與 社 會 轉 化 之 間 : 教 改 脈 絡 下 國 小 教 師 意

識覺醒的條件與可能性。私立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在職碩士論 文,未出版,台北。 - 250 -


翁 福 元 ( 1996) 。 九 ○ 年 代 初 期 台 灣 師 資 培 育 制 度 的 反 省 : 結 構 與 政 策

的對話。載於中華民國教育學會等(主編),師資培育應具備的新 課題。台北:師大。 翁 福 元、張 毓 真( 2002)。後 殖 民 主 義 與 教 育 研 究。 教 育 研 究 月 刊, 103 , 88-100。 高 淑 清 ( 2000) 。 來 自 異 鄉 華 人 的 心 聲 : 海 外 留 學 生 太 太 的 生 活 世 界 。 論文發表於家人關係及心理歷程:第五屆華人心理與行為科際學術 研討會。台北:中央研究院。 高 淑 清 ( 2001) 。 在 美 華 人 留 學 生 太 太 的 生 活 世 界 : 釋 與 反 思 。 本 土 心

理 學 研 究 , 16, 225-285。 張 志 源( 1999)。 殖 民 與 去 殖 民 文 本 的 文 化 想 像:重 讀 淡 水 埔 頂 之 地 景 。 私立淡江大學建築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台北。 張 春 興 ( 1996)。 現 代 心 理 學 。 台 北 : 東 華 。 張 春 興 ( 2003)。 教 育 心 理 學 ─ 三 化 取 向 的 理 論 與 實 踐 。 台 北 : 東 華 。 張 盈 堃 ( 2000) 。 教 師 作 為 轉 化 型 知 識 份 子 的 教 育 實 踐 。 教 育 與 社 會 研

究 , 1, 25-58。 張 盈 堃( 2005)。 矛 盾:基 層 教 師 生 活 世 界 的 宰 制 與 抗 拒 。載 於 張 盈 堃 、 郭 瑞 坤 、 蔡 瑞 君 、 蔡 中 蓓( 合 著 ), 誰 害 怕 教 育 改 革 ? ─ 結 構 、 行 動 與 批 判 教 育 學 ( 109-146)。 台 北 : 洪 葉 。 張 榮 潔 ( 2005 )。 “ 市 民 社 會 ” 的 理 論 和 現 實 。 廣 西 民 族 大 學 學 報 ( 哲 學 社 會 科 學 版 ), 27( 6), 111-113。 教 育 部 ( 2005)。 一 百 零 八 年 的 英 才 搖 籃 ─ 嘉 義 市 崇 文 國 小 。 2008 年 2 月 29 日 , 取 自 http://140.111.34.116/old/149/school.htm 梁 妃 儀 、 蔡 篤 堅 ( 2003) 。 口 述 歷 史 整 稿 方 式 。 載 於 梁 妃 儀 、 洪 德 仁 、 - 251 -


蔡 篤 堅 ( 主 編 ), 協 助 社 群 認 同 發 展 的 口 述 歷 史 實 踐 ─ 結 合 理 論 與 實 務 的 操 作 手 冊 ( 221-270)。 台 北 : 唐 山 。 畢 恆 達( 1996)。 詮 釋 學 與 質 性 研 究 。 載 於 胡 幼 慧( 主 編 ), 質 性 研 究 、 理 論 、 方 法 及 本 土 女 性 研 究 實 例 ( 27-45) 。 台 北 : 巨 流 。 莊 永 明 ( 2004) 。 呂 泉 生 的 音 樂 世 界 。 台 中 : 台 中 縣 立 文 化 中 心 。 莊 明 貞( 2001)。 當 前 台 灣 課 程 重 建 的 可 能 性 : 一 個 批 判 教 育 學 的 觀 點 。

國 立 台 北 師 範 學 院 學 報 , 14, 141-162。 莊 淑 琴( 2002)。從 文 化 霸 權 與 意 識 型 態 反 思 教 育 改 革。 初 等 教 育 學 刊 , 11, 295-318。 許 佩 賢 ( 1994 )。 塑 造 殖 民 地 少 國 民 ─ 日 據 時 期 台 灣 公 學 校 教 科 書 之 分

析。國立台灣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台北。 許 佩 賢 ( 1996) 。 從 戰 爭 期 教 科 書 看 殖 民 地 「 少 國 民 」 的 塑 造 。 台 灣 風

物 , 46 ( 1 ) , 63-93。 許 佩 賢 ( 2003) 。 戰 爭 時 期 的 國 語 讀 本 解 說 。 載 於 吳 文 星 、 周 婉 窈 、 許 許 佩 賢 ( 2005) 。 殖 民 地 台 灣 的 近 代 學 校 。 台 北 : 遠 流 。 許 誌 庭( 2002) 。教 師 做 為 轉 化 型 知 識 份 子 的 可 能 性 限 制 與 實 踐 方 向。 教

育 研 究 集 刊 , 48 ( 4 ), 27-52。 許 錫 慶 、 黃 得 峰 、 顏 義 芳 ( 2005 )。 楝 花 盛 開 時 的 回 憶 ─ 日 治 時 期 畢 業

紀 念 冊 展 圖 錄 第 一 冊 總 論 篇 / 課 程 篇。南 投:國 史 館 台 灣 文 獻 館 。 許 瀛 方 ( 2002 )。 台 灣 日 治 至 戒 嚴 時 期 愛 國 歌 曲 之 國 家 認 同 意 識 研 究

( 1895-1987 )。 國 立 台 灣 師 範 大 學 教 育 研 究 所 碩 士 論 文 , 未 出 版 , 台 北。 陳 千 武 ( 1997)。 死 亡 行 軍 。 載 於 陳 銘 誠 、 張 國 權 ( 主 編 ), 台 灣 兵 影 相 故 事 ( 37-41)。 台 北 : 前 衛 。 - 252 -


陳 千 惠 ( 2003)。 台 灣 中 部 集 集 婦 女 的 生 活 史 ( 1920~1970 )。 國 立 暨 南 國際大學歷史學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南投。 陳 水 源 ( 2000)。 台 灣 歷 史 的 軌 跡 ( 下 )。 台 北 : 晨 星 。 陳 怡 文 ( 2004 )。 轉 化 性 知 識 份 子 與 教 育 實 踐 - 以 社 區 大 學 教 師 為 例 的

質性研究。國立政治大學教育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台北。 陳 思 琪 ( 2005) 。 日 據 時 期 台 北 地 區 初 等 教 育 之 研 究 。 國 立 台 北 市 立 教 育大學社會科教育研究所碩士,未出版,台北。 陳 玲 蓉 ( 1992 )。 日 據 時 期 神 道 統 治 下 的 台 灣 宗 教 政 策 。 台 北 : 自 立 晚 報。 陳 美 惠( 2007)。鹽 水 公 學 校 內 奉 安 奉 庫 之 歷 史 意 涵。台 灣 風 物,57( 3 ), 69-101。 陳 淵 燦 ( 2007)。 古 稀 述 懷 。 嘉 義 : 作 者 。 陳 聰 民 ( 2005 )。 楝 花 盛 開 時 的 回 憶 ─ 日 治 時 期 畢 業 紀 念 冊 展 圖 錄 第 三

冊 學校建築篇 / 校歌校旗篇。南投:國史館台灣文獻館。 陳 鸞 鳳 ( 2006 )。 日 治 時 期 台 灣 地 區 神 社 的 空 間 特 性 研 究 。 國 立 台 灣 師 範大學地理系研究所博士論文,未出版,台北。 游 鑑 明 ( 1987 )。 日 據 時 期 台 灣 的 女 子 教 育 。 國 立 師 範 大 學 歷 史 系 研 究 所碩士論文,未出版,台北。 黃 秀 政( 1985) 。台 灣 武 裝 抗 日 運 動:研 究 與 史 料( 1895-1915) 。思 與 言 , 23 ( 1 ), 56。 黃 美 娥 ( 2006) 。 差 異 / 交 混 、 對 話 / 對 譯 — 日 治 時 期 台 灣 傳 統 文 人 的 體 經 驗 與 新 國 民 想 像 (1895-1937)。中 國 文 哲 研 究 集 刊,28,81-119。 黃 煌 雄 ( 1992)。 蔣 渭 水 傳 ‧ 台 灣 的 先 知 先 覺 。 台 北 : 前 衛 。 黃 瑞 琴 ( 2005)。 質 的 教 育 研 究 方 法 。 台 北 : 心 理 。 - 253 -


黃 頌 顯 ( 2003)。 台 灣 與 日 本 關 係 史 新 論 。 台 北 : 海 峽 。 黃 嘉 雄 ( 1996) 。 轉 化 社 會 結 構 的 課 程 理 論 : 課 程 社 會 學 觀 點 。 台 北 : 師大。 黃 靜 嘉 ( 2002) 。 春 帆 樓 下 的 晚 濤 急 ─ 日 本 對 台 灣 殖 民 統 治 及 其 影 響 。 台北:台灣商務。 楊

翠( 1997)。 陳 千 武 以 詩 筆 留 下 歷 史 見 證 。 載 於 陳 銘 誠 、 張 國 權( 主 編 ), 台 灣 兵 影 相 故 事 ( 30-36)。 台 北 : 前 衛 。

楊 三 郎 美 術 館 ( 無 日 期 )。 楊 三 郎 生 平 。 2007 年 10 月 23 日 , 取 自 http://m2.ssps.tpc.edu.tw/~sun/1-1.htm 楊 祥 銀 ( 1997)。 口 述 史 學 。 台 北 : 揚 智 。 楊 境 任 ( 2001 )。 日 治 時 期 台 灣 青 年 團 之 研 究 。 國 立 中 央 大 學 歷 史 研 究 所碩士論文,未出版,桃園。 楊 肇 嘉 ( 1967)。 楊 肇 嘉 回 憶 錄 ( 上 )( 下 )。 台 北 : 三 民 。 葉 石 濤 ( 2000)。 台 灣 文 學 史 綱 。 高 雄 : 春 暉 。 嘉 義 市 大 同 國 民 小 學 ( 2004)。 白 川 町 的 故 事 。 嘉 義 : 作 者 。 嘉 義 市 文 化 局 ( 2007) 。 嘉 義 寫 真 ‧ 第 四 輯 。 嘉 義 : 作 者 。 嘉 義 市 阿 里 山 鐵 路 北 門 驛 ( 2003 )。 嘉 義 市 古 蹟 : 票 選 歷 史 十 景 。 2008 年 2 月 4 日 , 取 自 http://www.cabcy.gov.tw/alishan/m6-2.htm 嘉 義 市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 1988 )。 慶 祝 創 校 九 十 週 年 大 會 手 冊 。 嘉 義 : 作 者。 嘉 義 市 崇 文 國 民 小 學 ( 1999) 。 崇 文 一 世 紀 誌 ─ 百 週 校 慶 特 刊 。 嘉 義 : 作者。 嘉 義 第 一 公 學 校 第 二 十 五 屆 同 學 會 編 印 ( 1994 )。 60 週 年 紀 念 特 刊

( 1927-1986 )。 嘉 義 : 作 者 。 - 254 -


嘉 義 縣 政 府 ( 1991) 。 嘉 義 縣 志 ‧ 卷 四 ‧ 教 育 志 。 嘉 義 縣 : 作 者 。 維 基 百 科( 無 日 期 )。 林 金 生 。2007 年 10 月 23 日,取 自 http://zh.wikipe dia.org/wiki/%E6%9E%97%E9%87%91%E7%94%9F 齊

力 ( 2006)。 質 性 研 究 方 法 概 論 。 載 於 齊 力 、 林 本 炫 ( 主 編 ), 質 性 研 究 方 法 與 資 料 方 析 ( 1-19)。 嘉 義 : 南 華 教 育 社 會 學 研 究 所 。

劉 紀 蕙( 2004)。 從「 不 同 」到「 同 一 」: 台 灣 皇 民 主 體 之「 心 」的 改 造 。

台 灣 文 學 學 報 , 5, 50-83。 劉 書 彥( 1996) 。探 討 日 本 語 教 科 書 中 殖 民 統 治 對 台 灣 社 會 之 觀 點。 台 灣

風 物 , 46 ( 3 ), 15-67。 歐 用 生( 1979)。 日 據 時 代 台 灣 公 學 校 課 程 之 研 究 。 台 南 師 專 學 報 , 12, 87-111。 潘 國 正 ( 1997)。 天 皇 陛 下 の 赤 子 : 新 竹 人 日 本 兵 戰 爭 經 驗 。 新 竹 : 作 者。 潘 淑 滿 ( 2003) 。 質 性 研 究 : 理 論 與 應 用 。 台 北 : 心 理 。 蔡 元 隆 ( 2006) 。 從 批 判 教 育 學 「 去 霸 權 性 」 的 基 礎 概 念 初 討 數 位 落 差 的 新 文 化 再 製 觀 。 教 育 社 會 學 通 訊 期 刊 , 71 , 18-30。 蔡 元 隆 ( 2007)。 真 平 等 ? 或 假 平 等 ? ─ 從 日 治 時 期 ( 1919-1941) 的 台 日 共 學 制 談 初 等 教 育 本 質 上 的 歧 視 。 國 教 之 友 , 59 ( 1 ), 74-81。 蔡 元 隆 ( 2008) 。 從 批 判 教 育 學 觀 點 檢 視 日 治 皇 民 化 時 期 初 等 教 育 國 語

讀 本 ─ 以 卷 一 第 19 課 及 卷 四 第 17 課 為 例 。 發 表 於 2008 年 1 月 4 日的台灣師範大學教育系第十三屆教育哲史討論會。 蔡元隆(付梓中)。日治時期皇民化的幫兇?─五位國民學校台籍教師 對 抗 殖 民 霸 權 的 反 省 實 錄 。 文 化 研 究 月 報 , 80。 蔡 楨 雄 ( 1994) 。 日 據 時 期 台 灣 初 等 學 校 體 育 科 的 歷 史 考 察 ─ 其 總 述 和 - 255 -


結 論 。 中 華 民 國 體 育 學 會 體 育 學 報 , 18, 1-12。 蔡 慧 玉 ( 1997 )。 走 過 兩 個 時 代 的 人 ─ 台 籍 日 本 兵 。 台 北 : 中 央 研 究 院 台灣史研究所籌備處。 蔡 錦 堂 ( 1993) 。 日 本 據 台 初 期 公 學 校 「 國 語 」 教 科 書 之 分 析 。 中 國 與 亞 洲 國 家 關 係 史 學 術 研 討 會 論 文 集 , 245-299。 蔡 錦 堂 ( 2001 )。 日 治 時 期 日 本 神 道 在 台 灣 的 傳 播 與 侷 限 。 淡 水 史 學 , 12, 141-153。 蔡 錦 堂 ( 2004 ) 。 日 本 治 台 時 期 「 國 民 精 神 涵 養 」 研 究 — 以 「 教 育 勅

語」與天皇 皇后「御真影」 的探討為中心。載於廈門大學舉辦之 海 峽 兩 岸 台 灣 史 學 術 研 討 會 ( 257-268), 廈 門 。 蔡 錦 堂( 2006a)。 教 育 勅 語 、 御 真 影 與 修 身 科 教 育 。 台 灣 史 學 雜 誌, 2, 113-155。 蔡 錦 堂 ( 2006b)。 戰 爭 體 制 下 的 台 灣 。 台 北 : 國 立 編 譯 館 。 鄭 松 輝 ( 2005) 。 海 外 口 述 歷 史 進 程 及 其 對 大 陸 圖 書 館 的 啟 示 。 教 育 資

料 與 圖 書 館 學 , 43 ( 2 ) , 215-226。 鄭 梅 淑 ( 1988) 。 日 治 時 期 台 灣 公 學 校 之 研 究 。 私 立 東 海 大 學 歷 史 研 究 所碩士論文,未出版,台中。 盧 斯 飛( 2004) 。疾 風 知 勁 草,嚴 霜 識 貞 木 ─ 吳 濁 流 筆 下 的 知 識 分 子 形 象 。 閱 讀 與 寫 作 , 3, 1-2。

賴 玲 卿( 2000)。 嘉 義 市 台 籍 日 本 兵 口 述 歷 史 作 談 會 。 嘉 義 市 文 獻 , 16, 177-241。 賴 美 玲 ( 2007) 日 治 時 期 台 灣 學 校 「 式 日 唱 歌 」 與 校 歌 。 台 灣 風 物 , 58

( 4 ) , 103-143。 賴 彰 能 ( 2007)。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前 後 的 回 憶 記 。 未 出 版 手 稿 。 - 256 -


賴 錦 松 ( 1994)。 國 民 小 學 校 歌 製 作 與 運 用 研 究 : 屏 東 師 院 輔 導 區 內 國 民

小 學 校 歌 探 析 。 屏 東 師 院 報 , 7, 299-378。 戴 振 豐 ( 2004)。 日 治 時 期 台 灣 「 建 國 祭 愛 馬 行 進 」、「 愛 馬 日 」 及 「 軍 馬 祭 」 的 形 成 與 進 行 ( 1936-1945) 。 政 大 史 粹 , 6, 61-94。 謝 佩 錦 ( 2005 )。 日 治 時 期 台 灣 公 學 校 教 師 之 研 究 。 國 立 新 竹 教 育 大 學 社會科教育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新竹。 顏 慶 祥 ( 1998 )。 意 識 型 態 與 教 科 書 分 析 。 國 立 編 譯 館 館 刊 , 27 ( 2 ), 241-262。 譚 光 鼎 ( 2000) 。 國 家 霸 權 與 政 治 社 會 化 之 探 討 ─ 以 「 認 識 台 灣 」 課 程 為 例 。 教 育 研 究 集 刊 , 45, 113-137。

日文部分 二 見 直 二( 1940)。本 島 人 の 內 地 姓 名 變 更 に 就 て 。台 灣 時 報,242,24-27。 上 沼 八 郎 ( 1975 )。 台 灣 教 育 史 。 載 於 世 界 教 育 史 研 究 會 主 編 : 世 界 教 育史大系 2 日本教育史Ⅱ。東京:講談社。 大 日 本 聯 合 青 年 團 編 ( 1936) 。 若 者 制 度 の 研 究 : 若 者 條 目 を 通 じ て 見

たる若者制度。東京都:日本青年館。 山 川 均( 1930) 。 日 本 帝 國 主 義 鐵 蹄 下 的 台 灣( 蕉 農 譯 ) 。載 於 王 曉 波( 主 編) ,台 灣 的 殖 民 地 傷 痕( 27-81) 。台 北:帕 米 爾。 ( 原 著 出 版 於 1930) 山 崎 睦 雄 ( 1939 )。 二 語 併 用 地 に 於 け る 國 語 問 題 の 解 決 。 台 北 : 新 高 堂。 中 井 淳 ( 1943)。 皇 民 奉 公 運 動 に つ い て 。 台 灣 時 報 , 282, 1-11。 井 出 季 和 太 ( 1937)。 台 湾 治 績 史 。 台 北 : 台 灣 日 日 新 報 社 。 文 部 省 教 育 史 編 纂 會( 1938)。 明 治 以 降 教 育 制 度 發 達 史‧卷 11。 東 京 : - 257 -


龍吟社。 木 原 義 行 、 佐 藤 原 治 ( 1942 )。 台 灣 に お け ゐ 國 民 學 校 經 營 。 台 北 : 新 高堂。 加 藤 邦 彥 ( 1979) 。 一 視 同 仁 の 果 て ─ 台 湾 人 元 軍 属 の 境 遇 。 東 京 都 : 勁草書房。 台 南 州 ( 1942)。 台 南 州 報 第 2363 號 。 台 南 州 : 作 者 。 台 南 州 共 榮 會 ( 1928) 。 台 南 州 社 會 教 育 要 覽 。 台 南 : 台 南 州 共 榮 會 。 台 灣 日 日 新 報 ( 1937a 年 8 月 17 日 )。 嘉 義 の 城 隍 祭 / 遂 に 祭 典 取 止 め

/ 剩余祭典費は國防献金。 台 灣 日 日 新 報 ( 1937b 年 8 月 21 日 )。 廟 宇 新 築 を 機 會 に / 一 切 金 亭 を

废止の /

嘉義城隍廟の自發的快拳 / 市內の廟宇にも勸誘せん。

台 灣 時 報 ( 1943 年 5 月 )。 サ ョ ン の 鐘 ( 映 畫 腳 本 )。 281, 106-127。 台 灣 教 育 會 ( 1939) 。 台 灣 教 育 沿 革 誌 。 台 北 : 同 會 。 台 灣 教 育 會 ( 1943) 。 台 灣 學 事 法 規 。 台 北 : 帝 國 地 方 行 政 學 會 。 台 灣 新 報( 1938 年 6 月 28 日 )。朴 子 の 媽 祖 さ ま も / 皇 國 へ 御 奉 公 / 金

首飾を台銀支店へ。 台 灣 總 督 府( 1919)。公 學 校 修 身 書 卷 五 卷 六 編 纂 趣 意 書。台 北:作 者 。 台 灣 總 督 府 ( 1931) 。 公 學 校 用 國 語 讀 本 ‧ 卷 十 一 。 台 北 : 作 者 。 台 灣 總 督 府 ( 1938) 。 台 灣 の 社 會 教 育 ( 昭 和 13 年 度 ) 。 台 北 : 作 者 。 台 灣 總 督 府 ( 1944) 。 初 等 科 國 語 ‧ 卷 七 。 台 北 : 作 者 。 台 灣 總 督 府 ( 1999) 。 昭 和 十 年 台 灣 震 災 誌 。 台 北 : 南 天 。 台 灣 總 督 府 文 教 局 ( 1943) 。 台 灣 の 教 育 ( 昭 和 16 年 度 版 ) 。 台 北 : 作者。 台 灣 總 督 府 文 教 局 社 會 課 編( 1942)。 台 灣 青 少 年 團 紀 要 。台 北:作 者 。 - 258 -


台 灣 總 督 府 民 政 局 部 總 務 局 學 務 課 ( 1901 )。 台 灣 總 督 府 學 事 法 規 。 台 北:作者。 平 山 和 彥 ( 1988) 。 青 年 集 團 史 研 究 序 說 。 東 京 : 新 泉 社 。 田 澤 義 鋪 ( 1932) 。 青 年 團 の 使 命 。 東 京 : 日 本 青 年 館 。 白 井 朝 吉 ( 1940)。 台 灣 皇 民 化 の 諸 問 題 。 台 灣 時 報 , 241, 32-37。 矢 內 原 忠 雄 ( 2004) 。 日 本 帝 國 主 義 下 の 台 灣 ( 林 明 德 譯 ) 。 台 北 : 吳 三 連 台 灣 史 料 基 金 會 。( 原 著 出 版 於 1929) 。 伊 藤 潔 ( 1993)。 台 湾 。 東 京 : 中 公 新 書 。 吉 川 省 三( 1931)。 嘉 義 第 二 公 學 校 通 信 用 通 信 簿 。台 北:子 供 世 界 社 。 吉 野 秀 公 ( 1927)。 台 灣 教 育 史 。 台 北 : 台 灣 日 日 新 報 社 。 向 山 斧 太 郎( 1922a) 。新 設 せ ら れ る 公 學 校 歷 史 科 に つ い て 。台 灣 教 育 , 240, 15-25。 向 山 斧 太 郎( 1922b)。 新 設 せ ら れ る 公 學 校 歷 史 科 に つ い て( 二 )。 台 灣

教 育 , 241, 7-10。 竹 中 信 子 ( 2001)。 植 民 地 台 湾 の 日 本 女 性 生 活 史 ( 4 ) 昭 和 篇 ( 下 )。 東京:田畑。 西 屯 男 女 青 年 團 ( 1939) 。 西 屯 男 女 青 年 團 經 營 。 台 中 州 : 青 年 團 機 關 誌。 佐 藤 源 治 ( 1943)。 台 灣 教 育 の 進 展 。 台 北 : 台 灣 出 版 文 化 株 式 會 社 。 吳 濁 流( 1988)。 台 灣 連 翹:台 灣 的 歷 史 見 證( 鍾 肇 政 譯 )。台 北:前 衛 。 ( 原 著 出 版 於 1987) 我 孫 子 市 史 編 輯 委 員 會 近 現 代 部 會 ( 2004) 。 我 孫 子 市 史 ( 近 代 篇 ) 。 千葉:作者。 林 景 明( 1997)。 日 本 統 治 下 台 湾 の「 皇 民 化 教 育 」 。東 京 都 , 高 文 研 。 - 259 -


林 歲 德 ( 1996)。 我 的 抗 日 天 命 ( 楊 鴻 儒 譯 )。 台 北 : 前 衛 。( 原 著 出 版 於 1996)。 武 澤 赟 太 郎 編 輯 ( 1938)。 台 灣 旅 行 案 內 ( 第 二 十 四 版 )。 台 北 : 台 灣 旅 行案內社發行。 柯 萬 榮 ( 1937) 。 台 南 州 教 育 誌 。 台 北 : 昭 和 新 報 社 。 原 幹 洲 編 纂 ( 1937)。 台 灣 史 蹟 。 台 北 : 拓 務 評 論 台 灣 支 社 發 行 。 唐 澤 富 太 郎 ( 1956 )。 教 科 書 の 歴 史 - 教 科 書 と 日 本 人 の 形 成 。 東 京 : 創文社。 高 島 伸 欣 ( 1990) 。 教 育 勅 語 と 学 校 教 育 ─ 思 想 統 制 に 果 し た 役 割 。 日 本:岩波。 涂 照 彥( 1992)。 日 本 帝 國 主 義 下 的 台 灣 ( 李 明 俊 譯 )。 台 北 : 人 間 。( 原 著 出 版 於 1972) 張 尊 仁( 1944) 。決 戰 皇 民 奉 公 會 の 新 發 足 に 期 待 す る 。台 灣 時 報, 289, 93-96。 梅 谷 修 三( 1942)。南 方 圈 の 教 育 と 台 灣 の 教 育 。台 灣 時 報,269,24-128。 陳 培 豐 ( 2006)。「 同 化 」 の 同 床 異 夢 。( 王 興 安 、 鳳 氣 至 純 平 等 譯 )。 台 北 : 麥 田 。( 原 著 出 版 於 2006) 森 田 俊 介( 1940) 。 台 灣 に 於 け る 義 務 教 育 制 度 の 將 來 。台 灣 時 報,246, 2-19。 黃 昭 堂 ( 2004)。 台 灣 總 督 府 ( 黃 英 哲 譯 )。 台 北 : 前 衛 。( 原 著 出 版 於 1993)。 嘉 義 市 玉 川 公 學 校 ( 1932) 。 嘉 義 鄉 土 概 況 。 嘉 義 : 作 者 。 嘉 義 市 役 所 ( 1935a) 。 嘉 義 市 要 覽 。 嘉 義 : 作 者 。 嘉 義 市 役 所 ( 1935b)。 嘉 義 市 勢 一 覽 ( 昭 和 十 年 版 )。 嘉 義 : 伊 藤 。 - 260 -


嘉 義 市 役 所 ( 1936) 。 嘉 義 市 制 五 週 年 記 念 。 嘉 義 : 作 者 。 嘉 義 市 役 所 ( 1937)。 嘉 義 市 勢 一 覽 ( 昭 和 十 二 年 版 )。 嘉 義 : 伊 藤 。 嘉 義 市 役 所 ( 1939)。 嘉 義 市 勢 一 覽 ( 昭 和 十 四 年 版 )。 嘉 義 : 伊 藤 。 嘉 義 街 役 場 ( 1926)。 大 嘉 義 。 嘉 義 : 作 者 。 熊 谷 辰 治 郎 ( 1937) 。 青 年 團 の 行 く 道 へ 。 東 京 : 泰 文 館 。 橋 口 正 ( 1941) 。 式 日 唱 歌 ─ そ の 指 導 精 神 と 取 扱 の 實 際 。 台 北 : 神 保 商店。 謝 新 發 ( 1983) 。 台 湾 總 督 府 炎 上 ─ 真 な る 台 湾 通 へ の 最 短 コ ー ス 。 台 北:作者。 藤 田 秀 雄 、 大 串 隆 吉 ( 1986) 。 日 本 社 會 教 育 史 。 東 京 : エ イ デ ル 研 究 所。

英文部分

Althusser, L.( 1972).Ideology and ideological state apparatuses. In B. R. Cosin ( Ed. ) , Education :Structure and Society.Harmondsworth: Penguin Books.pp.242-280. Althusser, L.( 1990)。 Lenin and philophyand( 杜 章 智 譯 )。 台 北 : 遠 流 。 ( 原 著 出 版 於 1971)。 Anderson, R. H. ( 1996). Teaching in a world of change. N. Y.: Harcourt, Brace & World. Apple, M.( 1990) . Ideology and curriculum. New York: Routledge. Aronowitz S.& Giroux H. A.( 1987) . Education under siege. New York: Bergin&Garvey. - 261 -


Bowles, S. & Gintis, H( 1989)。 Schooling in capitalist america( 李 錦 旭 譯 )。 台 北 : 桂 冠 。( 原 著 出 版 於 1976)。 Dahrendorf, R.( 1969). The service class. In T. Burns( Eds.). Industrial man. London: Penguin. Freire, P.( 1973) . Pedagogy of the oppressed. New York : Continuum. Freire, P.( 1998) . Teacher as cultural works: Letter to those who dare teach. Trans. By Macedo, D. ,Koile, D. &Oliveira, A. Oxford: Westview. Giroux, H. ( 1988)。 Teachers as the intellectuals : Toward a Critical Pedagogy of Learning . Massachusetts: Bergin & Garvey. Giroux, H. ( 1995)。 教 師 作 為 知 識 份 子( 謝 小 芩 譯 )。 通 識 教 育 季 刊 , 2

( 4 ), 91-104。( 原 著 出 版 於 1995)。 Harker, R. , Mahar, C. and Wilkes, C ( . 1990). An introduction to the work of Pierre Bourdieu : The practice of theory. London: Macmillan. Jackson, P. W.( 1968) . Life in classrooms. Holt Rinehart and Wiston. Kanpol, B.( 2004)。 Critical pedagogy :An introduction( 張 盈 堃 、 彭 秉 權 、 蔡 宜 剛 、 劉 益 誠 等 譯 )。 台 北 : 心 理 。( 原 著 出 版 於 1999)。 Kanpol, B. ( 2005) 。Issues and trends in critical pedagog y( 彭 秉 權 譯 )。 台 北 : 心 理 。( 原 著 出 版 於 1997)。 Lenin, N.( 1949)。The state and revolution( 國 家 政 治 書 籍 出 版 局 譯 )。 北 京 : 人 民 。 ( 原 著 出 版 於 1947) 。 Lincoln, Y. S., & Guba, E. G.( 1985) . Establishing trustworthiness. In Naturalistic inquiry ( pp. 398-443). Beverly Hills, CA: Sage. Memmi,A.( 1965).The Colonizer and the Colonized. Boston:Beacon Press. - 262 -


Patton, M. Q.( 1995)。 Qualitative evaluation and research methods( 吳 芝 儀 、 李 奉 儒 譯 )。 台 北 : 桂 冠 。 ( 原 著 出 版 於 1990)。 Ritchie, D. A.( 1997)。Doing oral history( 王 芝 芝 譯 ) 。台 北:遠 流。 (原 著 出 版 於 1995)。 Scott, J.( 1990).Domination and the art of resistance-hidden transcripts.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Shafer, R. J.( 1990)。 史 學 方 法 論 ( 趙 干 城 、 鮑 世 奮 譯 )。 台 北 : 五 南 。 ( 原 著 出 版 於 1975)。 Tsurumi, E. P. ( 1999) 。Japanese colonial education in Taiwan, 1895-1945 ( 林 正 芳 譯 )。 宜 蘭 : 仰 山 文 教 基 金 會 。( 原 著 出 版 於 1977)。 Warnier, J. P.( 2003) 。La ondialisation de la culture( 吳 錫 德 譯 ) 。台 北 : 麥 田 。( 原 著 出 版 於 1999)。 Young, M. F. D.( 1971) .Knowledge and control :New directions for the sociology of education. London: Collier-Macmillan.

紀錄片 Binns, P. & Clemmow, R.( Producer) , Moore, S .( Director) .( 2005) . Japan’s war in colour [Motion picture]. United States: TWI/Carlton Production.

- 263 -


錄

附 錄 3-1 日 治 時 期 嘉 義 市 初 等 教 育 學 校 ( 公 學 校 ) 發 展 簡 表 校名 年代

1898 年 ( 明 治 31 年 )

嘉義公 學校

嘉義女 子公學 校

嘉義第 二公學 校

北社尾 公學校

新高公 學校

幸國民 學校

創立

1900 年 ( 明 治 33 年 ) 創立

1917 年 (大正 6 年) 1919 年 (大正 8 年)

1922 年 ( 大 正 11 年 )

1932 年 (昭和 7 年)

更名嘉 義第一 公學校

創立

增設高 等科

1922 年 增設高 等科

創立第 一公學 校北社 尾分班

改制東 門公學 校

改制北 社尾公 學校

改制玉 川公學 校 改制白 川公學 校

1933 年 (昭和 8 年)

創立

1939 年 ( 昭 和 14 年 ) 1941 年 ( 昭 和 16 年 )

改名玉 川國民 學校

改名白 川國民 學校

改名東 門國民 學校

改名北 社尾國 民學校

改名新 高國民 校

創立

1942 年 ( 昭 和 17 年 ) 台灣光復後

崇文國 民學校

大同國 民學校

民族國 民學校

北園國 民學校

資 料 來 源 : 研 究 者 修 改 自 嘉 義 市 文 化 局 ( 2007: 139) 。 - 264 -

林森國 民學校

垂楊國 民學校


附 錄 3-2

日治時期教師口述歷史訪談大綱

中文姓名: 出生年:

日文姓名: 籍貫:

日治時期服務的時間:

聯絡地址: 年至

任教的學校:

口述歷史訪談之題目: 一、當你在公學校服務時,校內大約幾位日籍教師?幾位台籍教師?老 師之間都用什麼語言溝通?你與學生之間是用什麼語言溝通?而日 籍教師呢? 二、在教授的課程內容上,如遇到貶低台灣人或抬高日本人身份的課程 內容時,你會如何呈現給學生呢?學生的反應為何?是否曾經聽說 或看到日籍教師教授在教授此類課程時的呈現方式呢? 三、當時學校中有哪些特殊的建築物、銅像或很特別的東西令你印象深 刻?身為教師,在你眼中那些建築物、銅像或很特別的東西是否具 有特殊意義? 四、當 時 學 校 有 哪 些 節 慶 與 活 動 呢 ? 是 否 有 什 麼 特 別 的 組 織( 少 年 團 )、 儀 式、歌 曲、文 稿 宣 讀 ? 教 師 與 學 生 的 穿 著 是 否 與 現 在 有 不 同 之 處 ? 而哪類的照片呈現最令你印象深刻呢?身為教師,你又是如何看待 這些儀式內容呢? 五、你當時是否曾體罰學生?抑或是聽說或看到日籍教師如何體罰學 生?而體罰學生的原因為何?如果有,是使用什麼方式進行體罰?

- 265 -


附 錄 3-3

日治時期畢業校友口述歷史訪談大綱

中文姓名: 出生年:

日文姓名: 籍貫:

日治時期就讀的時間:

聯絡地址: 年至

畢業的學校:

口述歷史訪談之題目: 一、你當時在公學校就讀時,校內大約幾個日籍教師?幾個台籍教師? 同學之間都用什麼語言溝通?你自己與台籍教師間是用什麼語言溝 通?與日籍教師呢? 二、在學習的課程內容上,如遇到貶低台灣人或抬高日本人身份的課程 內容時,教師是如何講授呢?而你們的反應為何?在講述此類課程 時,是否因教師國籍不同詮釋方法也有所不同呢? 三、當時學校中有哪些特殊的建築物、銅像或很特別的東西令你印象深 刻?在你眼中那些建築物、銅像或很特別的東西是否具有特殊意 義? 四、當 時 學 校 舉 辦 哪 些 節 慶 與 活 動 呢 ? 是 否 有 什 麼 特 別 的 特 別 的 組 織( 少 年團) 、儀 式、歌 曲、文 稿 宣 讀 ? 教 師 與 學 生 的 穿 著 與 現 在 有 何 不 同 之處?而哪類的照片呈現最令你印象深刻呢?在學生們的眼中,你 又是如何看待這些儀式內容呢? 五、你當時是否被日籍或台籍教師體罰過呢?抑或是聽說或看到日籍教 師如何體罰學生?而被體罰的原因為何?如果有,日籍或台籍教師 他們分別是使用什麼方式進行體罰? - 266 -


附 錄 3-4

日治時期の先生の口述歷史訪談大綱

姓名: 日治時期勤務の時間:

出生年: 年至

勤務の学校:

1. 貴 方 が 玉 川 公 学 校 ( 或 幸 国 民 学 校 ) で 勤 務 し て お り ま し た 時 日 本 籍 の先生と台湾籍の先生の比例はどれ位だったでせうか?又先生方ど うしの話し合い或は生徒達との話し合いはどの樣な言葉を使用され たのでせうか? 2. 授 業 の 教 材 內 容 が 日 本 籍 と 台 湾 籍 と の 差 別 に 及 ん だ 時 如 何 處 理 な さ いましたべせう? 其の他日本籍の先生方の處理方式は如何だつた でせう? 3.當 時 の 学 校 に あ り ま し た 特 殊 な 建 築 物 . 例 へ ば 銅 像 と か 紀 念 碑 と か . 其の他の比較的特殊な建築物に對して. 何か特別な意義を感じてい ましたでせうか? 4. 當 時 の 学 校 で は ど の 樣 な 恆 例 の 行 事 ( 式 日 . 運 動 會 等 ) が あ り ま し た か? 又式日にはどの樣な儀式がありましたか?又特別な組織例へ ば 少 年 團 (ボ ー イ ス カ ー ト )と か 其 の 他 に 何 か あ り ま し た か ? 5. 當 時 の 先 生 と 生 徒 の 服 裝 に つ い て 現 代 と 異 な る と こ ろ は 如 何 で せ う? 6. 當 時 の 学 校 で 保 存 し て い る 寫 真 で 最 も 印 象 に 殘 つ て い る 場 面 は と の樣な寫真ですか? 7. 生 徒 に 對 す る 体 罰 の 經 驗 を お 持 ち で す か . 若 し あ り ま し た ら 其 の 原 因と方式を御教示下さい. - 267 -


附 錄 3-5 研 究 者 與 訪 談 者 合 照

地點:黃足治老師住家 時 間 : 2 0 0 7 . 11 . 1 7

地點:洪青蘭老師住家 時 間 : 2 0 0 7 . 11 . 2 3

地點:賴彰能老師住家 時 間 : 2 0 0 7 . 11 . 3 0 - 268 -


地點:歐識老師住家 時 間 : 2007.12.01

地點:張岳揚先生住家 時 間 : 2007.12.02

地點:林賴雲女士住家 時 間 : 2007.12.13

- 269 -


地點:張岳揚先生住家(右起陳淵燦、張岳揚、黃銘鎮先生) 時 間 : 2007.12.16

地點:佐藤玉枝老師回信內容 時 間 : 2008.01.07

地點:洪東發先生住家 時 間 : 2008.01.19 - 270 -


地 點 : 社 區 辦 公 室 (右 起 陳 福 耀 先 生 、 王 絨 女 士 、 楊 玉 釵 女 士 ) 時 間 : 2008.01.26

地 點 : 施 秀 鑾 老 師 住 家 (右 起 楊 立 三 先 生 、 施 秀 鑾 老 師 ) 時 間 : 2008.01.28

地點:林淑慧老師住家 時 間 : 2008.01.30

- 271 -


地點:永野好德老師回信內容 時 間 : 2008.02.22 附 錄 3-6 口 述 歷 史 者 提 供 的 文 件

圖 1 嘉義市第二公學校通信簿(家庭連絡簿) 資料來源:賴彰能先生提供

圖 2 嘉義市第二公學校通信簿內容 資料來源:賴彰能先生提供 - 272 -


圖 3 嘉義市玉川公學校二年級成績單 資料來源:歐識女士提供

圖 4 嘉義市第二公學校學年成績簿 資料來源:賴彰能先生提供

圖 5 日 治 中 期 陳 石 壽 先 生 教 員 免 許 狀 (教 師 證 ) 資料來源:嘉義市崇文國民小學校校史室提供

- 273 -


圖 6 嘉義第一公學校年度精勤證(全勤獎狀) 資料來源:洪東發先生提供

圖 7 玉川公學校畢業生獲市長獎獎狀 資料來源:歐識女士提供

圖 8 嘉義第一公學校初等科畢業證書 資料來源:洪東發先生提供

- 274 -


圖 9 嘉義女子公學校初等科畢業證書 資料來源:王清秀女士提供

圖 10 玉 川 公 學 校 高 等 科 畢 業 證 書 資料來源:嘉義市崇文國民小學校史室提供

圖 11 玉 川 公 學 校 學 期 初 參 訪 嘉 義 神 社 資料來源:歐識女士提供

- 275 -


圖 12 玉 川 公 學 校 學 期 初 末 游 藝 會 表 演 資料來源:歐識女士提供

圖 13 玉 川 公 學 校 四 年 級 時 與 近 藤 校 長 及 老 師 合 照 資料來源:歐識女士提供

圖 14 1925 年 嘉 義 第 一 公 學 校 教 師 與 學 生 合 照 資料來源:嘉義市崇文國民小學校史室提供 - 276 -


圖 15 1941 年 白 川 國 民 學 校 校 長 與 全 體 教 員 合 照 資料來源:嘉義市大同國民小學校史室提供

圖 16 1933 年 東 門 公 學 校 畢 業 典 禮 合 照 資料來源:楊立三先生提供

圖 17 1933 年 東 門 公 學 校 全 體 教 員 合 照 資料來源:楊立三先生提供 - 277 -


圖 18 1938 年 新 高 山 ( 玉 山 ) 山 頂 上 的 小 神 社 資料來源:楊立三先生提供

圖 19 嘉 義 國 語 傳 習 所 畢 業 證 書 資料來源:賴彰能先生提供

圖 20 嘉 義 國 語 傳 習 所 賞 狀 ( 獎 狀 ) 資料來源:賴彰能先生提供 - 278 -


附 錄 3-7 訪 談 紀 錄 表 口述歷史 日期

老師

2007.12.15

校友

2007.12.15

校友

2007.12.16

2 時 42 分

陳 福 耀、陳 王 絨 、 B-3-1 楊 玉 釵

校友

2008.01.26

55 分

社區 辦公室

B-4-1 楊 立 三 、 施 秀 鑾

校友

2008.01.28

35 分

施秀鑾 老師住家

C-1-1 黃 足 治

老師

2007.11.17

1 時 30 分

住家

老師

2007.11.23

32 分

住家

老師

2007.11.30

58 分

住家

C-4-1 歐 識

老師

2007.12.19

18 分

住家

C-5-1 佐 藤 玉 枝

老師

2008.01.07

C-5-2 佐 藤 玉 枝

老師

2008.02.29

C-6-1 永 野 好 德

老師

2008.02.23

C-6-2 永 野 好 德

老師

2008.02.24

C-7-1 林 淑 慧

老師

口述歷史姓名

施秀鑾、賴彰能 ( 廣 瀨 時 雄 )、 黃 A-1-1 足 治、林 淑 慧、歐 識 施秀鑾、賴彰能 ( 廣 瀨 時 雄 )、 黃 B-1-1 足 治、歐 識、楊 立 三 張 岳 揚、陳 淵 燦 、 B-2-1 黃 銘 鎮

洪清蘭(重光清 子) 賴彰能(廣瀨時 C-3-1 雄 ) C-2-1

口述歷史 時間

地點

角色

編號

1 時 22 分

58 分

備 註

施秀鑾 老師住家

施秀鑾 老師住家 張岳揚 先生住家

信件訪談

日籍

電話訪談

日籍

信件訪談

日籍

15 分

電話訪談

日籍

2008.01.30

22 分

住家

校友

2007.11.23

47 分

住家

校友

2007.11.30

25 分

住家

D-3-1 歐 識

校友

2007.12.01

28 分

住家

D-4-1 張 岳 揚

校友

2007.12.02

1 時 40 分

住家

D-5-1 林 賴 雲

校友

2007.12.13

46 分

住家

D-6-1 洪 東 發

校友

2008.01.19

1 時 12 分

住家

D-7-1 陳 淵 燦

校友

2008.02.04

15 分

洪清蘭(重光清 子) 賴彰能(廣瀨時 D-2-1 雄 ) D-1-1

- 279 -

22 分

電話訪談


附 錄 3-8

訪談同意書

您好: 感謝您接受研究者的邀請,參與這次「日治時期嘉義市公學校的思 想掌控及學校生活之研究」的訪談工作。本研究的目的是探究日治時期 日本如何透過公學校的教育組織傳遞思想掌控及當時的學校生活文化, 希望從您的主觀描述中,讓研究者對這方面有更清楚的瞭解。本研究的 訪談預計進行一至二次,每次一至兩個鐘頭,訪談的地點會選擇在受訪 者同意的地點及安靜不受干擾的場所。為詳盡地記錄訪談的內容,訪談 的過程將全程進行錄音。在訪談過程中,您可以拒絕回答任何涉及個人 隱私及不願意公開的部分。訪談結束後,研究者會將訪談內容轉譯為文 字以作為論文分析之用。此次訪談的內容僅作本研究者碩士論文之用, 研究者在完成論文之後將銷毀訪談的全部資料,以確保受訪者的個人資 料及訪談內容不會外流。

感謝你提供寶貴的經驗作為本研究的資料,如果您對本研究的相關 事宜有任何不清楚的地方,歡迎隨時與研究者聯絡。

受 訪 者 ________________ (簽 名 ) 研 究 者 ________________ (簽 名 ) 日期:

- 280 -


附 錄 4-1 日 治 時 期 台 灣 「 國 語 ( 日 語 ) 傳 習 所 」 甲 科 課 程 表

53

課 每週教

每週教 第一課程

程 學時數

第二課程 學時數

教科目

國語(日語)

18

讀書寫作

18

34

音 韻 的 性 質,日 語「 假 名」之用法、語言的 種類、字音的變化、 簡易會話及口頭句子 小學讀書、寫作、教 科書及小學閱讀法, 作文、掛圖的讀法及 應用有日語字母與簡 易漢字文句

16

16

簡易的文法規則、會 話及問答

小學讀書、寫作、教 科書及小學閱讀、作 文、掛圖的讀法及應 用、初級小學讀本, 簡易信函和公文

34

資 料 來 源 : 出 自 台 灣 教 育 會 ( 1 9 3 9 : 1 7 2 )。

附 錄 4-2 日 治 時 期 台 灣 「 國 語 ( 日 語 ) 傳 習 所 」 乙 科 課 程 表 教科目

課程

每 週 教 學 時 數

國 語 ( 日 語 ) 11

讀書寫作

53 54

9

第一課程

音 韻 及 語 言 的 練 習,日 文 字 母 使 用、字 音 變 化,簡 易 的 會 話 及 口 頭 句 子 小 學 讀 書、寫 作 教 科 書 及 小 學 閱 讀、作 文、掛 圖 的 讀 法 與 應 用、簡 易 的 假名

每 週 教 學 時 數

11

9

第二課程

語 言 的 種 類 及 使 用、簡 易 的 會 話 及 口 頭句子

小學讀 書、寫 作 教 科書及小 學 閱 讀、作 文、掛 圖 的 讀法及應 用、有 日 本 字母文章 與簡易漢 字文章

每 週 教 學 時 數

11

9

54

第三課程

語 言 的 種 類 及 使 用、會 話 及 問答

小 學 讀 本 的 讀 法 及 應 用、簡 易 書 信 與 公 文

每 週 教 學 時 數

9

9

第四課程

語 言 的 種 類 及 用 法、會話及 問答

小 學 讀 本 的 讀 法 及 應用、簡易 書 信 與 公 文

課 表 第 一 課 程 為 第 1 週 至 第 1 0 週 , 第 二 課 程 為 第 11 週 至 第 2 0 週 。 本課表所記載的學科以外,依當地的情形可再增加地理、歷史、唱歌、體操、裁 縫等科目中的一科或數科,此時除了國語以外的各學科每週的教學數可以刪減或 每週教學數可增加在 6 小時以內。 - 281 -


書法

4

算術

4

28

片 假 名 與 平 假 名、單 字、數字

4

二 十 以 內 的 實 物 與 記 號 的 計 算 及 加 減 乘 除、一 百 以 內 的 實 物 與 計 號 的 計 算 方 式與數字

4

民 間 常 用 文 字 ( 楷 書、行書) 二 十 以 內 的 實 物 與 記 號 的 加 減 乘 除、珠 算 用 法、珠 算加減法

28

4

4

民間常用 文字(楷 書、行書) 一 千 以 下 的 珠 算 加 減 乘 除、一 般 小 數 點 的 計 算 方 式

28

書信與公 4 文 一萬以下 的珠算加 減乘除 6

28

資 料 來 源 : 出 自 台 灣 教 育 會 ( 1 9 3 9 : 1 7 2 - 1 7 3 )。

附 錄 4-3 日 治 時 期 台 灣 「 國 語 ( 日 語 ) 傳 習 所 」 甲 科 生 每 週 教 學 進 度 表 國語(日語)

讀書寫作

五十音

讀書作文、掛圖及教科書卷上至 第二十課的讀法應用等

濁音、半濁音、促音

同左至第四十課的讀法應用

長音坳音

同左至第六十課的讀法應用

數字的音與普通的代名詞

同左至第八十課

がのにを等助詞的用法

同左至第一百課

普通動詞

同左至第一百十五課

動詞及其時態

同左至第一百二十四課

常體與敬體的差別及簡易的會話

同左至第一百三十課

科 目 週

及句子 九

簡易的會話及二個以上的名詞一 個句子的練習

同左至第一百三十六課使用日文 字母與漢字的作文

簡易的會話及句子與字音的變化

同左至第一百四十一課使用日文 字母與漢字的作文

十一

簡易的會話及連續二個以上的句 子一個句子的練習

同左至第一百七十七課電報及口 頭文件的作文

- 282 -


十二

簡 易 的 會 話 及 因 為 ……所 以 …… 等的練習及字音的變化

小學讀本卷一第五課及讀書寫作 教科書至卷下第十課的讀法應用 等電報文及口頭文件的作文 同左至卷一第十課及卷下第二十 課電報文及發貨單的作文

十三

會話的練習及形容詞的比較

十四

會話及常體與敬禮的差別

同左至卷一第二十課及卷下第三 十課申請書及普通往來文件作文

十五

會話及常體與敬禮的差別及文法 的概略

同左至卷一第二十課及卷下第四 十課申請書及普通往來文件作文

十六

文法的概略及顧客的與商人的會

同左至卷一第二十五課及卷下第 五十課申請書及普通往來文件作 文

話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文法的概略及官吏與人民的會話 及有關修身、地理、歷史、理科 的問答 文法的概略及長輩與學生的會話 及有關修身、地理、歷史、理科 的問答 普通的會話及有關修身地理、歷 史、理科的問答

同左至卷一第三十課及卷下第六 十課申請書及普通往來文件作文

普通的會話及有關修身、地理、 歷史、理科的問答

同左至卷一第四十六課及卷下第 九十二課有關官用文及郵局電信 證券印紙等知識

同左至卷一第四十課及卷下第七 十課證書及官用文 同左至卷一第四十課及卷下第八 十課證書及官用文件作文

資 料 來 源 : 出 自 台 灣 教 育 會 ( 1 9 3 9 : 2 0 8 - 2 0 9 )。

附 錄 4-4 乙 科 生 漢 文 課 程 時 數 每周

第一課程

6

三字經及 孝經的台 灣說法與 抄寫

漢 文

每周

第一課程

每周

第一課程 倫 語 及 孟 子 的 台 灣 讀 法 與 抄 寫、簡單的 現 代 文 及 台 灣 書 信 的作文

大學中庸及 倫語的台灣 讀法與抄寫 8

6

每周

8

第一課程 孟子的台 灣讀法與 抄寫、簡 單的現代 文及台灣 書信的作 文

資 料 來 源 : 出 自 台 灣 教 育 會 ( 1 9 3 9 : 1 9 7 )。

附 錄 4-5 第 三 課 程 表 及 第 四 課 程 表 每週教 第三課程 學數 國語

16

(日語) 讀書作文

18

每週教 學數

會話、問答、講話及 文法概要 前課的讀本及小寫讀 本卷二、書信 - 283 -

16

18

第四課程

會話、問答、講話及文 法概要 前課的讀本及小寫讀本 卷二、書信


合計

34

34

資 料 來 源 : 出 自 台 灣 教 育 會 ( 1 9 3 9 : 1 9 7 )。

附 錄 4-6 台 灣 公 學 校 的 教 學 科 目 與 課 程 表 學 年

科 目

修 身

國 語 作 文

每 週 教 學 數

1

5

讀 書

12

4

第一 學年

道 德 實 踐 的 的 方 法 、 日 常 禮 儀 的 實 行 音 韻 和 簡 單 的 語 言 種 類 及 會 話 日 語 字 母 和 漢 字 的 生 字 默 寫 及 口 語 文 讀 寫 小 學 教 授 法 及 掛 圖 、 增 訂 三 字 經 、 孝 經 ( 台 灣 句 讀) 「 假

每 週 教 學 數

1

第二 學年

每 週 教 學 數

同左

1

6

5

1 2

4

12

「 假

4

同左

2

6

同左、 口 語 文 及 普 通 文、信 函 及 公 用 文書

同左

小學讀 本 卷 一、倫 語(台 灣 句 讀)

同 左 及 大 學 、 中 庸 ( 台 灣 句 讀)

1

第三 學年

同左及 語言法 則的應 用及會 話、國 語讀本 初步上 卷

同 左 和 狗 語 文 及 普 通文

第四 學年

每 週 教 學 數

每 週 教 學 數

同左 - 284 -

9

同 左 及 小 學 讀 本 卷二 1 2

4

12

2

第五 學年

每 週 教 學 數

第六 學年

同左

2

同左

9

同左

語 言 法 則 的 應 用 及 會 話 國 語 讀 本 初 步 中 卷 、同 左 及 漢 書 信

小 學 讀 本 卷 三 及 增 訂 三 字 經 、孝 經( 日 本 訓 詁)

1 2

2

小 學 讀 本 卷 四 倫 語 ( 日 本 訓 詁)

同左


算 術

3

名 」 漢 字 ( 楷 書)

名 」 混 合 漢 字 ( 楷 書)

實 物 的 計 算 方 法 與 其 加 減 乘 除 及 數字

實物 的計 算方 法與 其加 減乘 除及 數字 及數 字、 珠算 之布 算法 及簡 單加 減

3

珠算的 加減乘 除及通 常的小 數計算 的方法

同 左 及 複 名數

複 名 數 及 分 數 、小 數 的 入門

5

5

30

3 0

第四 學年

每 週 教 學 數

第五 學年

每 週 教 學 數

第六 學年

同左

1

同左

1

同左

同左

2

同左

2

同左

4

4

及 公 文 ( 行 書)

文 字 中 的 漢 字 ( 楷 書 )、 書 信 及 公 文( 行 書) 筆 算 及 珠 算 的 加 減 乘除

單音 唱 1 唱歌 歌 體 2 操 合 2 2 28 27 5 7 計 資 料 來 源 : 出 自 台 灣 教 育 會 ( 1 9 3 9 : 2 3 2 - 2 3 3 )。

附 錄 4-7 唱 歌 與 體 操 課 表 內 容 學 年

科 目 唱 歌

每 週 教 學 數

第一 學年

每 週 教 學 數

第二 學年

每 週 教 學 數

第三 學年

每 週 教 學 數

單 音 同左 同左 1 1 1 唱歌 遊 戲 普通 及 普 體 同左 2 2 2 2 體操 通 體 操 操 資 料 來 源 : 出 自 台 灣 教 育 會 ( 1 9 3 9 : 2 3 7 - 2 3 8 )。 1

- 285 -


附 錄 4-8 修 正 後 公 學 校 的 教 學 程 度 及 每 週 教 學 時 數 學 年

科 目 修 身

國 語 ( 日 語)

算 術

漢 文

體 操 裁

每 週 教 學 數

2

10

4

5

2

第一 學年

道 德 的 要 旨 簡 單 事 項 說 法 、 「 片 假 名 」 及 簡 單 的 演 說 文 章 讀 法 及 寫 法 在 二 十 以 下 數 字 的 範 圍 內 的 計 算 方 法 、 寫 法 及 加 減 乘 除 單 字 及 短 句 、 簡 單 的 短 文 讀 法 及 寫作 遊 戲 及 普 通 體 操

每 週 教 學 數

2

1 3

4

5

2

第二 學年

每 週 教 學 數

同左

2

同 左 平 名 簡 的 講 文 的 法 寫 及 文 在 以 數 的 圍 計 方 法 寫 及 減 除

; 假 及 單 演 法 章 讀 、 作 作

14

百 下 字 範 的 算 4 、 作 加 乘

簡 單 的 短 句 、 短 文 的 讀 法 及 作文

同左

5

2 女

運針法 - 286 -

同左

2

同左

14

同左

1 4

同左

同左

1 4

同左

同左; 加入漢 文的說 話、文 章的讀 法、寫 作及作 文

普通 體操

2

2

同左

簡單文 章的讀 法及作 文

第六 學年

第四 學年

第三 學年

在千以 下數字 的範圍 的計算 方法、 寫作及 加減乘 除

第五 學年

每 週 教 學 數

每 週 教 學 數

每 週 教 學 數

5

在 萬 以 下 數 字 的 範 圍 的 計 算 方 法、寫 作 及 加 減 乘除

小 複 數 珠 的 減

同 左 ;珠 算 乘 除

數 名 及 算 加

5

5

同左

5 ( 女 2 )

同左

5 ( 女 2 )

同左

5 ( 女 2)

2

同左

2

同左

2

同左

一般

同左


3

單 音 唱歌

唱 歌

同左

3

同左

法、一 般 衣 物 的 裁 縫 法

3

同左

衣物 的裁 縫 法 、裁 法 、修 補法 同左

農 業

2 8

2 8

附 錄 4-9 修 業 年 限 6 年 公 學 校 各 年 度 學 年 的 程 度 及 每 週 教 學 時 數

修 身

國 語 ( 日 語)

55

每 週 教 學 數

2

9

第一 學年

道 的 旨 簡 事 說 法 「 假 名 及 單

德 要

每 週 教 學 數

2

、 片 」 簡 的

1 2

2

同左

2

同左

14

同左

1 4

同左

同左

1 3

同左

同左

13

簡單事 項 說 法、夾 有漢字 的 說 法、文 章 讀 法、作 文及寫

同左

單 項

第六 學年

2

2

同左

第五 學年

第四 學年

第三 學年

第二 學年

55

每 週 教 學 數

每 週 教 學 數

每 週 教 學 數

每 週 教 學 數

農 事 農 事 要 點 ;水 產 -水 產 要 點

商 業 要點

商 業 合 2 2 2 23 6 7 8 計 資 料 來 源 : 出 自 台 灣 教 育 會 ( 1 9 3 9 : 2 7 1 - 2 7 2 )。

科 目

同左

簡 單 的 手 工藝 農 事 農 事 要點

手 工

學 年

3

增加手工、農業、商業中的一科或二科時,除了修身科以外,得從其他教學科目 的每週教學時數中分出各 2 小時以充當其每週教學時數。未編排漢文、唱歌、裁 縫中的一科或數個科目時,得把其每週教學時數適當的分配在其他科目的每週教 學 時 數 ( 台 灣 教 育 會 , 1 9 3 9 : 2 8 3 )。 - 287 -


算 術

4

漢 文

5

體 操

2

演 說 文 章 讀 法 及 寫 法 在 二 十 以 下 數 字 的 範 圍 內 的 計 算 方 法 、 寫 法 及 加 減 乘 除 單 字 及 短 句 、 簡 單 的 短 文 讀 法 及 作文 遊 戲 及 普 通 體 操

4

5

2

在 以 數 的 圍 計 方 法 寫 及 減 除

同左

一般的 加減乘 除

百 下 字 範 的 算 5

簡 單 的 短 句 、 短 文 的 讀 法 及 作文

同左

裁 縫

5 ( 女 2)

2

簡單文 章的讀 法及作 文

同左

女 3

1

單 音 唱歌

1

5

5

5

5 ( 女 2 )

同左

4 ( 女 2)

同左

4 ( 女 2 )

同左

2

同左

2

同左

2

同左

女 3

運 針 法、一 般 衣 物 的 裁 縫 法

女 4

一般 衣物 的裁 縫 法 、修 補法

女 4

同左

同左

1

同左

1

同左

1

同左

1

同左

簡 單 的 手 工藝 農 事 農 事 要點

手 工

農 業

商 業 合 計

同左 農 事 農 事 要 點 ;水 產 -水 產 要 點 同左

商 業 要點 2 3

2 6

小 數 、複 名 數 及 珠 算 的 加 減 乘除

、 作 加 乘

運針法

唱 歌

小 數 、複 名 數 及 珠 算 的 加減

2 8

2 8 - 288 -

2 8

2 8


資 料 來 源 : 出 自 台 灣 教 育 會 ( 1 9 3 9 : 2 8 2 - 2 8 3 )。

附 錄 4-10 修 業 年 限 4 年 公 學 校 各 年 度 學 年 的 程 度 及 每 週 教 學 時 數 56 學年 每 每週 每週 每週 週 第三學 第二學 第一學 教學 教學 教學 教 科 年 年 年 學 數 數 數 目 數 修身

2

國語 (日 語)

9

算術

4

漢文

5

體操

2

唱歌

1

道 德 的 要旨 簡 單 事 項 的 說 話、片 假 名 及 簡 單 的 說 話、文 章 的 讀 法、作 文 及寫作 在 二 十 以 下 的 數 的 範 圍 內 的 計 算 法、寫 作 及 加 減 乘除 單 語 及 短 句、簡 單 的 短 文 的 讀 法、作 文

2

12

4

5

同左 簡 單 事 項 的 說 話、片 假 名 及 簡 單 的 說 話、文 章 的 讀 法、作 文 及寫作 在 百 以 下 的 數 的 範 圍 的 計 算 法、寫 法 及 加 減 乘除 簡 單 及 短 句 短 文 的 讀 法、作 文

1

簡 單 事 項 的 說 話、夾 有 漢 字 的 說 話、文 章 的 讀 法、作 文 及寫作

13

5

5( 女 2)

簡 單 的 文 章 的 讀 法、作 文

同左

同左

1

附 錄 4 - 11 修 業 年 限 8 年 公 學 校 各 年 度 學 年 的 程 度 及 每 週 教 學 時 數

56

57

每 第二

每 第四

5

同左

簡單的文 章 的 讀 法、作文

同左

運針法、 女( 3 ) 一 般 衣 物 的縫法 28

女( 3 )

同左

1

合計 23 26 28 資 料 來 源 : 出 自 台 灣 教 育 會 ( 1 9 3 9 : 2 8 3 - 2 8 4 )。

13

2

運針法

同左

5( 女 2)

2

裁縫

2

一 般 的 加 減 乘 除

2 單音唱 歌

同左

2

第四學年

57

第七

每 第

未 編 排 漢 文、唱 歌、裁 縫 中 的 一 科 或 數 個 科 目 時,得 把 其 每 週 教 學 的 時 數 適 當 的 分配在其他科目的每週教學時數。 未編排漢文、唱歌、裁縫時,得把其他教學時數適當的分配在其他科目的教學時 數。 - 289 -


週 教 學 數

一 學 年

週 學年 教 學 數

週 教 學 數

三 學 年

週 學年 教 學 數

週 教 學 數

同左

2

五 學 年

週 教 學 數

六 學 年

週 教 學 數

學年

週 八 教 學 學 年 數

2

同左

2

科 目 修 身

國 語 ( 日 語 )

算 術

2

道 德 的 要 旨

9

簡 單 事 項 的 說 話 、片 假 名 及 簡 單 說 話 、文 章 的 讀 法 、作 文 及 寫 法

4

在 二 十 以 下

2

同左

1 2

簡單 事項 的說 話、 平假 名及 簡單 說 話、 文章 的讀 法、 作文 及寫 法

4

在百 以下 的數 的範 圍內

2

同 左

1 3

簡 單 事 項 的 說 話 、夾 有 漢 字 的 說 話 、文 章 的 讀 法 、作 文 及 寫 法

5

一 般 的 加 減

2

1 3

簡單 事項 的說 話、 夾有 漢字 的說 話、 文章 的讀 法、 作文 及寫 法

5

一般 的加 減乘 除 - 290 -

同 左

1 4( 女 1 2)

簡 單 事 項 的 說 話 、夾 有 漢 字 的 說 話 、文 章 的 讀 法 、作 文 及 寫 法

5

小 數 、複 名 數

2

同 左

1 4( 女 1 2)

簡 單 事 項 的 說 話 、片 假 名 及 簡 單 說 話 、文 章 的 讀 法 、作 文 及 寫 法

5

小 數 、複 名 數

9

簡單 事項 的說 話、 夾有 漢字 的說 話、 文章 的讀 法、 寫 法、 夾有 漢字 的普 通文 的讀 法

9

4

分 數、 百分 比計 算

4

同 左 簡 單 事 項 的 說 話 、 夾 有 漢 字 的 說 話 、 文 章 的 讀 法 、 寫 法 、 夾 有 漢 字 的 普 通 文 的 讀 法 百 分 比 計 算


漢 文

5

體 操

2

唱 歌

1

的 數 的 範 圍 內 的 計 算 法 、寫 作 及 加 減 乘 除 短 語 及 短 句 、簡 單 短 文 的 讀 法 、作 文 遊 戲 及 普 通 體 操 單 音 唱 歌

的計 算 法、 寫作 及加 減乘 除

5

簡單 短 句、 短文 的讀 法、 作文

5

2

遊戲 及普 通體 操

2

1

單音 唱歌

1

乘 除

、珠 算 的 加 減

、珠 算 的 加 減 乘 除

簡 單 文 章 的 讀 法 、作 文

簡 單 文 章 的 讀 法 、作 文

簡 單 文 章 的 讀 法 、作 文

遊 戲 及 普 通 體 操 單 音 唱 歌

5

簡單 文章 的讀 法、 作文

4

2

遊戲 及普 通體 操

2

1

單音 唱歌

1

理 科

- 291 -

遊 戲 及 普 通 體 操 單 音 唱 歌

4

2

1

遊 戲 及 普 通 體 操 單 音 唱 歌

法 、 比 例 、 珠 算 的 加 減 乘 除

法、 珠算 的加 減乘 除

2

普通 文章 的讀 法、 作文

2

遊戲 及普 通體 操

3

身體 生理 衛生 的要 點、 天然 及自 然界 的現 象

2

普 通 文 章 的 讀 法 、 作 文

2

遊 戲 及 普 通 體 操

3

身 體 生 理 衛 生 的 要 點 、


天 然 及 自 然 界 的 現 象 圖 畫

裁 縫

女 運針 法 3

女 3

一 般 法 、一 般 衣 物 的 制 法

女 4

同 左

3

各種 的形 體

3

女 4

同左

女 同 4 左

簡單 的手 工藝

同 左

手 工

農 業

男 5

農業 要點

商業 要點

商 業 合 2 2 2 2 2 6 8 8 8 計 3 資 料 來 源 : 出 自 台 灣 教 育 會 ( 1 9 3 9 : 2 8 5 - 2 8 6 )。

2 8

3 0

附 錄 4-12 新 舊 公 學 校 規 則 中 修 身 、 國 語 ( 日 語 ) 時 數 比 較 表 第一學年 第二學年 第三學年 第四學年 第五學年 新 2 2 2 2 2 修身 舊 1 1 1 1 1 國語 新 9 12 13 13 14 (日語) 舊 12 12 12 12 10 資料來源:研究者自行整理 附 錄 5-1 第 二 期 1-12 卷 分 類 表 - 292 -

同 左

農 業 要 點 男 及 5 商 業 要 點 商 業 要 點 3 0

第六學年 2 1 14 10


性質

卷次與課名

意涵

卷 一 ‧ 36-37 頁 及 40-41 頁

36-37 頁 指 出 穿 著 漢 服 與 高 貴 日 籍 的 兒 童 一 同 跳 繩 玩 耍 ; 40-41 頁 在 河邊日籍小朋友示範數鴨子給台籍 兒童看 星期日作完功課後台籍與日籍小孩 一起玩耍 教師與台、日籍上課間對於喜歡東 西的問答 阿仁和睦的精神值得學習。

卷二‧十二課‧星期日 兒童遊玩及 學校生活

卷二‧十七課‧喜歡之物 卷三‧阿仁的親切 卷五‧今天的學校

卷六‧歲末之二

學校來了一位轉學生,大家要和諧 相處 比賽後輸的兒童,與贏的兒童仍可 和睦相處。 買賣物品時要客氣的態度 慶祝明治天皇的生日,大家都要很 尊敬。 歲末的節日大家都很開心期待

卷八‧元旦

新年到了大家拜神,祈求平安

卷六‧運動會 卷八‧親切與正直 卷四‧明治節 年中節慶活動

資 料 來 源 : 出 自 劉 書 彥 ( 1 9 9 6 : 1 5 - 6 7 )。

附 錄 6-1 第 一 號 表 課 程 表 ( 一 )

58

初等科 教 科

國 民 科

科 目

第一學年

第二學年

第三學年

第四學年

時 數

時 數

內容

時 數

內容

時 數

內容

2

國民 道德

2

國民 道德

8

讀 書 、作 文 、說 話、

8

讀 書 、作 文 、說 話、

內容

修身

國民 道德

國民 道德

國語 (日 語)

讀 書 、作 文 、說 話 、寫 字

讀 書 、作 文 、說 話 、寫 字

1 0

1 1

國史

58

2

7

2 1

實 業 科

第五學 年 時 內容 數

鄉土 觀察

地理

2

農業 工業 商業

1

國民 道德 讀 書、 作 文、 說 話、 國史 的要 點 地理 的要 點 農 業、 工

第六學年 時 數

內容

2

國民 道德

7

讀 書 、作 文 、說 話、

2

2 1

國史 的要 點 地理 的要 點 農 業 、工 業 、商

1.在 本 表 每 週 教 學 時 數 以 外,可 另 外 增 設 實 習 課 程。2.一 堂 課 的 教 學 時 數 為 40 分 鐘。 - 293 -


水產

數 理 科 體 鍊 科

算數 5 理科

5

一般 算術 自然 觀察

一般 算術 自然 觀察

5 1

5 2

一般 算術 自然 觀察

5 2

武道

遊 戲 、體 操、 衛生

遊 戲 、體 操 、衛 生

體操

5

藝 能 科

一般 算術 自然 觀察

6

歌 唱 、鑑 賞 、基 礎 練 習

2

歌 唱 、鑑 賞 、基 礎 練 習

6

2

6

音樂

歌 唱 、鑑 賞 、基 礎 練 習

習字

字 母 ( 假 名 )、 楷書

字 母 ( 假 名 )、 楷書

字 母 ( 假 名 )、 楷書

字 母 3 ( 假 ( 名 )、 男 楷書 )

3 ( 男 )

圖書

形 象 的 描 繪 、表 現 、鑑 賞

形 象 的 描 繪 、表 現 、鑑 賞

形 象 的 描 繪 、表 現 、鑑 賞

3 ( 女 )

形 象 的 描 繪 、表 現 、鑑 賞

3 ( 女 )

3

工作

每週教學 總時數

3

工作

2 3

歌 唱 、鑑 賞 、基 礎 練 習

6

體 操 、教 練、 遊 戲 、競 技 、衛 生

體 操 、教 練、 遊 戲 、競 技 、衛 生

3

工作

2 5

工作

2 7

資 料 來 源 : 出 自 台 灣 教 育 會 ( 1943: 460-461) 。

- 294 -

2

工作 男 2 1 女 2 9

男 3 4 女 3 2

業、 商業 及水 產的 要點 實習 一般 算術 自然 觀察 武道 的簡 易基 礎動 作 體 操、 教 練、 遊 戲、 競 技、 衛生 歌 唱、 鑑 賞、 基礎 練習 字母 (假 名 ) 、楷 書 形象 的描 繪、 表 現、 鑑賞 工作

業及 水產 的要 點實 習 5 2

6

2

一般 算術 自然 觀察 武 道 的 簡 易 基 礎 動 作 體 操 、教 練、 遊 戲 、競 技 、衛 生 歌 唱 、鑑 賞 、基 礎 練 習

字 母 3 ( 假 ( 名 )、 男 楷書 ) 3 ( 女 )

形 象 的 描 繪 、表 現 、鑑 賞 工作

男 3 4 女 3 2


附 錄 6-2 第 一 號 表 課 程 表 ( 二 )

59

高等科 教科

科目

修身

第一學年

第二學年

時數

內容

時數

內容

2

國民道德

2

國民道德

4

讀書、作文、說話

4

讀書、作文、說話

國 語( 日

語)

國史

2

國史要點

2

國史要點

地理

2

地理要點

2

地理要點

工業

5( 男 )

農 業、工 業、商 業 及

5( 男 )

農業、工業、商業及

商業

2( 女 )

水產要點和實習

2( 女 )

水產要點和實習

算數

3

一般算術

3

一般算術

理科

2

一般理科

2

一般理科

農業 實 業 科 水產 數 理 科 體

體操 6( 男 )

體 操、教 練、遊 戲 、 競技、衛生

6( 男 )

體操、教練、遊戲、 競技、衛生

鍊 武道

4( 女 )

武道基礎動作

4( 女 )

武道基礎動作

音樂

1

歌 唱、鑑 賞、基 礎 練 習

1

歌唱、鑑賞、基礎練 習

習字

圖書

59

字 母( 假 名 )、 楷 書 、 行書、草書、鑑賞

字 母( 假 名 ) 、楷 書 、 行書、草書、鑑賞 3

形 象 的 描 繪、表 現 、 鑑賞

3

形象的描繪、表現、 鑑賞

1.增 設 時 數 可 分 配 在 依 當 時 情 況 需 要 的 科 目 或 增 設 科 目 , 但 在 實 業 科 及 藝 能 科 中 的 家 事、裁 縫 之 外 的 科 目,一 科 目 所 分 配 的 時 數 不 得 超 過 一 節。2 . 體 鍊 科( 男 子 ) 中 每 週 要 安 排 2 節 課 的 教 鍊 課 。 3.一 節 的 教 學 時 數 為 40 分 鐘 。 - 295 -


木 工、金 工、水 泥 工 、 手工藝術(女)

木工、金工、水泥 工 、 手 工 藝 術( 女 )

工作 家事

一般家事

一般家事

5( 女 )

5( 女 )

裁縫

一般裁縫

一般裁縫

合計

30

30

增課

3-5

3-5

每週教學總時 33-35 數 資 料 來 源 : 出 自 台 灣 教 育 會 ( 1943: 462-463) 。

附 錄 6-3 第 二 號 表 課 程 表 ( 一 )

33-35

60

初等科 教 科

科 目

第一學年

第二學年

第三學年

第四學年

時 數

時 數

內容

時 數

內容

時 數

內容

國民 道德

2

國民 道德

2

國民 道德

1 2

讀 書 、說 話 、作 文

1 1

讀 書 、說 話 、作 文

國民 道德

修身

國 民 科

國語 (日 語)

內容

1 3

讀 書 、說 話 、作 文

1 5

讀 書 、說 話 、作 文

國史

數 理 科 60

2

7

2 1

實 業 科

第五學 年 時 內容 數

鄉土 觀察

地歷

2

農業 工業 商業

3 ( 男 ) 1 ( 女 )

水產

算數 理科

5

一般 算術 自然

5

一般 算術 自然

5 1

一般 算術 自然

5 2

一般 算術 自然

5 2

國民 道德 讀 書、 說 話、 作文 國史 的要 點 地理 的要 點 農 業、 工 業、 商業 及水 產的 要點 實習 一般 算術 自然

第六學年 時 數

內容

2

國民 道德

7

讀 書 、說 話 、作 文

2

2

國史 的要 點 地理 的要 點

3 農 ( 業 、工 男 業 、商 ) 業及 水產 1 ( 的要 女 點實 習 ) 5 2

一般 算術 自然

1.在 本 表 每 週 教 學 時 數 以 外,可 另 外 增 設 實 習 課 程。2.一 堂 課 的 教 學 時 數 為 40 分 鐘。 - 296 -


觀察 體 鍊 科

觀察

觀察

觀察

遊 戲 、體 操、 衛生

4

體 操 、教 練、 遊 戲 、競 技 、衛 生

4

體 操 、教 練、 遊 戲 、競 技 、衛 生

2

歌 唱 、鑑 賞 、基 礎 練 習

2

歌 唱 、鑑 賞 、基 礎 練 習

武道

遊 戲 、體 操 、衛 生

體操

4

4

音樂

歌 唱 、鑑 賞 、基 礎 練 習

習字

字 母 ( 假 名 )、 楷書

字 母 ( 假 名 )、 楷書

字 母 ( 假 名 )、 楷書

字 母 5 ( 假 ( 名 )、 男 楷書 )

4 ( 男 )

圖書

形 象 的 描 繪 、表 現 、鑑 賞

形 象 的 描 繪 、表 現 、鑑 賞

形 象 的 描 繪 、表 現 、鑑 賞

3 ( 女 )

形 象 的 描 繪 、表 現 、鑑 賞

3 ( 女 )

藝 能 科

工作

2

工作

2

歌 唱 、鑑 賞 、基 礎 練 習

5

工作

3

工作

工作 2 ( 女 )

家事

裁縫

每週教學 2 2 2 3 4 6 9 2 總時數 資 料 來 源 : 出 自 台 灣 教 育 會 ( 1943: 463-465) 。

附 錄 6-4 第 二 號 表 課 程 表 ( 二 )

2

家事 入門 裁縫 入門

3 ( 女 ) 3 4

觀察 武道 的簡 易基 礎動 作 體 操、 教 練、 遊 戲、 競 技、 衛生 歌 唱、 鑑 賞、 基礎 練習 字母 (假 名 ) 、楷 書 形象 的描 繪、 表 現、 鑑賞 工作 家事 要點 及實 習 裁縫 要點

觀察 武 道 的 簡 易 基 礎 動 作 5

2

體 操 、教 練、 遊 戲 、競 技 、衛 生 歌 唱 、鑑 賞 、基 礎 練 習

字 母 4 ( 假 ( 名 )、 男 楷書 ) 3 ( 女 )

形 象 的 描 繪 、表 現 、鑑 賞

工作 家事 要點 3 ( 及實 女 習 ) 裁縫 要點 3 4

61

高等科

61

1.增 設 時 數 可 分 配 在 依 當 時 情 況 需 要 的 科 目 或 增 設 科 目 , 但 在 實 業 科 及 藝 能 科 中 的 家 事 、 裁 縫 之 外 的 科 目 , 一 科 目 所 分 配 的 時 數 不 得 超 過 一 節 。 2.體 鍊 科( 男 子 ) 中 每 週 要 安 排 2 節 課 的 教 鍊 課 。 3.一 節 的 教 學 時 數 為 40 分 鐘 。 - 297 -


教科

科目

第一學年 時數

修身 國

2

內容 國民道德

第二學年 時數 2

內容 國民道德

國 語( 日 4

讀書、作文、說話

4

讀書、作文、說話

語)

國史

2

國史要點

2

國史要點

地理

2

地理要點

2

地理要點

農業 實 工業

5( 男 )

商業

2( 女 )

農 業、工 業、商 業 及 水產要點和實習

5( 男 ) 2( 女 )

農業、工業、商業及 水產要點和實習

科 水產 數

算數

3

一般算術

3

一般算術

理科

2

一般理科

2

一般理科

理 科 體

體操 6( 男 )

體 操、教 練、遊 戲 、 競技、衛生

6( 男 )

體操、教練、遊戲、 競技、衛生

鍊 武道

4( 女 )

武道基礎動作

4( 女 )

武道基礎動作

音樂

1

歌 唱、鑑 賞、基 礎 練 習

1

歌唱、鑑賞、基礎練 習

藝 圖書

3

形 象 的 描 繪、表 現 、 鑑賞

3

科 家事

一般家事 5( 女 )

裁縫

形象的描繪、表現、 鑑賞 木 工、金 工、水 泥 工 、 手工藝術(女)

木工、金工、水泥 工、手工藝術(女)

工作

合計

字 母( 假 名 )、 楷 書 、 行書、草書、鑑賞

字 母( 假 名 ) 、楷 書 、 行書、草書、鑑賞

習字

一般家事 5( 女 )

一般裁縫 30

一般裁縫 30

- 298 -


增課

3-5

3-5

每週教 33-35 學總時數 資 料 來 源 : 出 自 台 灣 教 育 會 ( 1943: 465-467) 。

附 錄 6-5 第 三 號 表 課 程 表

33-35

62

初等科 教 科

科 目

第一學年

第二學年

第三學年

第四學年

時 數

時 數

內容

時 數

內容

時 數

內容

國民 道德

2

國民 道德

2

國民 道德

1 2

讀 書 、說 話 、作 文

1 1

讀 書 、說 話 、作 文

國民 道德

修身

國 民 科

國語 (日 語)

內容

1 3

讀 書 、說 話 、作 文

1 5

讀 書 、說 話 、作 文

國史

數 理 科 體 鍊 科

8

鄉土 觀察

地歷

2

農業 工業 商業

3 ( 男 ) 1 ( 女 )

水產

算數 5 理科

一般 算術 自然 觀察

5

一般 算術 自然 觀察

5 1

一般 算術 自然 觀察

5 2

一般 算術 自然 觀察

5 2

武道 4

體操 62

2

2 1

實 業 科

第五學 年 時 內容 數

4

4

國民 道德 讀 書、 說 話、 作文 國史 的要 點 地理 的要 點 農 業、 工 業、 商業 及水 產的 要點 實習 一般 算術 自然 觀察 武道 的簡 易基 礎動 作 體

第六學年 時 數

內容

2

國民 道德

8

讀 書 、說 話 、作 文

2

2

國史 的要 點 地理 的要 點

3 農 ( 業 、工 男 業 、商 ) 業及 水產 1 ( 的要 女 點實 習 ) 5 2

4

一般 算術 自然 觀察 武 道 的 簡 易 基 礎 動 作 體

1.在 本 表 每 週 教 學 時 數 以 外 , 可 另 外 增 設 實 習 課 程 。 2.一 堂 課 的 教 學 時 數 為 40 分鐘。 - 299 -


操 、衛 生

4

4

操、 衛生

練、 遊 戲 、競 技 、衛 生

練、 遊 戲 、競 技 、衛 生

歌 唱 、鑑 賞 、基 礎 練 習

歌 唱 、鑑 賞 、基 礎 練 習

2

歌 唱 、鑑 賞 、基 礎 練 習

音樂

歌 唱 、鑑 賞 、基 礎 練 習

習字

字 母 ( 假 名 )、 楷書

字 母 ( 假 名 )、 楷書

字 母 ( 假 名 )、 楷書

字 母 5 ( 假 ( 名 )、 男 楷書 )

4 ( 男 )

圖書

形 象 的 描 繪 、表 現 、鑑 賞

形 象 的 描 繪 、表 現 、鑑 賞

形 象 的 描 繪 、表 現 、鑑 賞

3 ( 女 )

形 象 的 描 繪 、表 現 、鑑 賞

3 ( 女 )

藝 能 科 2

工作

2

工作

2

3

工作

工作

裁縫

每週教學 總時數

工作 2 ( 女 )

家事

2 4

2 6

2 9

資 料 來 源 : 出 自 台 灣 教 育 會 ( 1943: 467-469) 。

- 300 -

2

男 3 2 女 3 3

家事 入門 裁縫 入門

3 ( 女 )

3 4

教 練、 遊 戲、 競 技、 衛生 歌 唱、 鑑 賞、 基礎 練習 字母 (假 名 ) 、楷 書 形象 的描 繪、 表 現、 鑑賞 工作 家事 要點 及實 習 裁縫 要點

練、 遊 戲 、競 技 、衛 生

2

歌 唱 、鑑 賞 、基 礎 練 習

字 母 4 ( 假 ( 名 )、 男 楷書 ) 3 ( 女 )

形 象 的 描 繪 、表 現 、鑑 賞

工作 家事 要點 3 ( 及實 女 習 ) 裁縫 要點

3 4


附 錄 8-1 論 文 後 記

本章最後以研究中看到的現象導正日治時期嘉義市初等教育史的三 點史實。首先,崇文國民小學(昔日的玉川公學校)日治時期的校歌內 容有五處錯誤,經張岳揚、洪東發、歐識及黃足治刊正後,並經三角檢 證已經是正確版本;大同國民小學(昔日的白川公學校)日治時期的校 歌內容有兩處錯誤,經洪清蘭及林賴雲刊正及使用三角檢證後也已為正 確版本。第二,現今崇文國民小學(昔日的玉川公學校)內的播音塔年 代 並 非 是 1920 年 左 右 的 產 物,經 研 究 者 查 證 與 縝 密 的 推 測,最 接 近 的 年 代 應 該 是 在 1935 年 至 1939 年 之 間 建 立,另 外 其 並 非 為 百 年 播 音 台,2005 年 7 月 8 日 教 育 部 網 站 中 的 校 園 趴 趴 GO 新 聞 報 導 及 2006 年 4 月 14 日 民視的教育最前線新聞報導均錯誤的報導崇文國民小學內的播音塔已有 百 年 歷 史 。 第 三 , 島 嶼 柿 子 文 化 館 ( 2004) 指 出 朝 會 時 升 旗 後 , 會 由 校 長 背 頌〈 教 育 勅 語 〉,但 受 訪 者 賴 彰 能 等 七 人 都 指 出 並 沒 有 這 一 個 步 驟 , 因為〈教育勅語〉只有在莊嚴的儀式中才有可能現身,故島嶼柿子文化 館出版的《台灣小學世紀風華》說法是錯誤的。

- 301 -


附 錄 8-2 逐 字 稿 資 料 編 碼 項 目 範 例 18 quotation(s) for code: 軍歌 Report mode: quotation list names and references Quotation-Filter: All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HU: File:

皇民化時期 [E:\e\論 文 \蔡 小 胖 ─ 論 文 逐 字 稿 與 聲 音 檔 \已 分 類 \皇 民 化 時 期 \皇 民 化 時 期 .hpr5]

Edited by: Super Date/Time:

08/0416 12:01:35 上 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10: A-1-1賴 彰 能 、 施 秀 鑾 、 林 淑 慧 、 黃 足 治 、 歐 識 .doc - 10:84 [黃 : 唱 那 種 日 本 歌 就 是 去 就 沒 有 回 來 了 , 我 有 一 個 表 姐 嫁 日 本 人 , 那 ..] Codes:

(207:207)

(Super)

[軍 歌 ]

No memos

黃:唱那種日本歌就是去就沒有回來了,我有一個表姐嫁日本人,那個 日 本 人 怎 麼 說 你 知 道 嗎 ? 說 那 個 不 會 哭 是 那 都 是 假 的 , (日 文 軍 歌 ), 硬 是要就對,沒有人性,說是為了國家要怎麼死要怎麼樣犧牲,我們那個 表姐夫就說那都是假的,哪有那種人情?他就是不肯讓你們講,不能講 出來就對了,說出來就表示你不愛國家。

P10: A-1-1賴 彰 能 、 施 秀 鑾 、 林 淑 慧 、 黃 足 治 、 歐 識 .doc - 10:85 [賴 : 不 能 流 眼 淚 ! 表

- 302 -


面上不能流眼淚。] Codes:

(208:208)

(Super)

[軍 歌 ]

No memos

賴:不能流眼淚!表面上不能流眼淚。

P10: A-1-1賴 彰 能 、 施 秀 鑾 、 林 淑 慧 、 黃 足 治 、 歐 識 .doc - 10:86 [施 : 暗 地 裡 也 是 一 樣 。 公 開 的 時 候 就 是 不 能 講 , 死 掉 的 話 就 很 感 到 非 ..] Codes:

(209:209)

(Super)

[軍 歌 ]

No memos

施:暗地裡也是一樣。公開的時候就是不能講,死掉的話就很感到非常 的光榮。

P10: A-1-1賴 彰 能 、 施 秀 鑾 、 林 淑 慧 、 黃 足 治 、 歐 識 .doc - 10:87 [林 : 為 了 國 家 死 掉 了 是 非 常 光 榮 的 一 件 事 。 像 那 個 誰 呀 ! 他 那 個 靖 國 ..] Codes:

(210:210)

(Super)

[軍 歌 ]

No memos

林:為了國家死掉了是非常光榮的一件事。像那個誰呀!他那個靖國神 社,媽媽在唱那首歌也是說你真棒讓人家拜在這個地方,他的兒子好像 是一無用處,但是現在為國家就是……,他媽媽就是在唱這種歌,就是 變成說他們的歌就是都表現的很愛國,不能有以外的思想。

P10: A-1-1賴 彰 能 、 施 秀 鑾 、 林 淑 慧 、 黃 足 治 、 歐 識 .doc - 10:127 [賴 : 看 是 什 麼 歌 曲 , 軍 歌 又 不 一 樣 了 , 像 剛 林 老 師 講 的 , 軍 歌 又 比 較 ..]

- 303 -

(301:301)

(Super)


Codes:

[軍 歌 ]

No memos

賴:看是什麼歌曲,軍歌又不一樣了,像剛林老師講的,軍歌又比較不 一樣了。

P13: B-3-1陳 福 耀 、 王 絨 、 楊 玉 釵 .doc - 13:13 [楊 : 有 啦 ! 有 教 過 軍 歌 , 不 過 那 時 候 還 很 小 , 歌 詞 內 容 是 什 麼 我 沒 有 ..] Codes:

(102:102)

(Super)

[軍 歌 ]

No memos

楊:有啦!有教過軍歌,不過那時候還很小,歌詞內容是什麼我沒有很 清楚,我當時剛讀書,日本字也沒認識幾個呀!

P13: B-3-1陳 福 耀 、 王 絨 、 楊 玉 釵 .doc - 13:15 [陳 : 學 生 都 會 由 老 師 帶 隊 到 火 車 站 去 跟 我 們 歡 送 , 學 生 們 就 排 一 整 排 ..] Codes:

(109:109)

(Super)

[軍 歌 ]

No memos

陳:學生都會由老師帶隊到火車站去跟我們歡送,學生們就排一整排, 然 後 大 喊「 萬 歲 」、「 萬 歲 」, 我 們 這 一 些 當 兵 的 人 就 會 坐 在 車 上 , 車子就開往台南。我們要去入伍的,一早就要到警察局集合,他們 這一些學生囝仔或是家族就會排一整排,那旗子在那邊揮舞,歡送 我們去當兵。

P14: B-4-1楊 立 三 、 施 秀 鑾 .doc - 14:3 [施 : 會 教 軍 歌 ! 因 為 像 要 去 迎 送 那 些 兵 都 會 唱 ,

- 304 -


像 兵 如 果 要 從 這 邊 去 ..] Codes:

(17:17)

(Super)

[軍 歌 ]

No memos

施:會教軍歌!因為像要去迎送那些兵都會唱,像兵如果要從這邊去高 雄時,因為去高雄時就是要坐船去南方打仗了,我們全班就會帶去,看 到他們就會唱軍歌,搖著日本的小國旗,好像是鼓勵他們似的。像唱著 〈愛國進行曲〉、〈九段の母〉之類的歌,不過這事情在我們還是囝仔 沒有參加,當時都是一些大人。

P15: C-1-1 黃 足 治 .doc - 15:99 [黃 : 好 像 只 有 教 簡 單 的 而 已 , 因 為 我 當 時 第 一 年 教 的 時 候 我 是 教 一 年 ..] Codes:

(443:443)

(Super)

[軍 歌 ]

No memos

黃:好像只有教簡單的而已,因為我當時第一年教的時候我是教一年級 的,算是低年級的學生,因為當時教軍歌是為了要去送那些出徵的阿兵 哥,代表學校出去歡送阿兵哥的學生都是高年級三、四、五年級以上的 學生才有出去,我們一年級的沒有出去歡送過。

P20: C-7-1林 淑 慧 .doc - 20:2 [當 時 我 們 都 會 煮 東 西 給 他 們 吃 , 然 後 給 他 們 送 行 , 當 時 物 資 非 常 的 缺 ..] Codes:

(8:8)

(Super)

[軍 歌 ]

No memos

當時我們都會煮東西給他們吃,然後給他們送行,當時物資非常的缺 乏,我們就把很多東西混一混的煮,像有螺肉之類的東西,還要給他們 - 305 -


倒酒。

P20: C-7-1林 淑 慧 .doc - 20:4 [還 有 我 教 的 第 一 年 我 有 教 他 們 唱 軍 歌 , 像 是 〈 愛 國 進 行 曲 〉 、 〈 夫 燃 ..] Codes:

(9:10)

(Super)

[軍 歌 ]

No memos

還 有 我 教 的 第 一 年 我 有 教 他 們 唱 軍 歌 , 像 是 〈 愛 國 進 行 曲 〉、〈 夫 燃 ゆ る 大 空 〉、〈 九 段 の 母 〉, 像 〈 愛 國 進 行 曲 〉 就 是 見 よ 東 海 の 空 あ け て , 旭 日高く輝ば,天地の正氣……。 還有〈婦人從軍歌〉就是說護士要到戰場上去照顧受傷的日本阿兵哥。

P20: C-7-1林 淑 慧 .doc - 20:6 [當 老 師 那 時 候 我 們 老 師 在 辦 公 室 開 朝 會 時 , 校 長 都 會 要 我 們 一 起 唱 軍 ..] Codes:

(12:12)

(Super)

[軍 歌 ]

No memos

當老師那時候我們老師在辦公室開朝會時,校長都會要我們一起唱軍歌 來提升士氣,要面向校長大聲的高唱,還有我們都要在自己的坐位上站 的非常直立,然後大聲的唱出軍歌。

P23: D-3-1歐 識 .doc - 23:1 [對 對 , 民 國 二 十 六 年 就 七 七 事 變 , 我 記 得 好 像 就 開 始 學 軍 歌 了 , 就 編 ..] Codes:

(10:10)

(Super)

[軍 歌 ]

No memos

對對,民國二十六年就七七事變,我記得好像就開始學軍歌了,就編很 - 306 -


多軍歌出來了,對!日本軍歌,到了三、四年級就輪流到車站去,老師 帶著去歡送要入伍的人,那時候已經開始抗戰了,學校裡的男老師有幾 位被徵調去當兵。學校的老師如果沒被徵調去的也要一起去歡送,大家 排在那個嘉義市的那個中山路的那個兩旁,各校大概派幾班輪流去,拿 日本國旗,歡送他們很榮耀的去當兵,為什麼呢?因為有時候他一去不 回來呀!就歡送他們,大家也感到很光榮,

P23: D-3-1歐 識 .doc - 23:2 [也 有 我 印 象 很 深 刻 , 有 去 迎 接 骨 灰 , 就 是 戰 死 的 。 他 們 用 那 個 裝 著 (..] Codes:

(10:10)

(Super)

[軍 歌 ]

No memos

也 有 我 印 象 很 深 刻 , 有 去 迎 接 骨 灰 , 就 是 戰 死 的 。 他 們 用 那 個 裝 著 (骨 灰 譚 )然 後 用 白 布 包 著 掛 在 胸 前 , 有 看 到 人 拿 著 然 後 從 火 車 上 走 下 來 。 那時候我們就不拿國旗了,也是一樣在中山路兩旁迎接「忠魂」,等他 們走過那一邊我們就敬禮。

P23: D-3-1歐 識 .doc - 23:7 [歐 : 有 , 我 記 得 有 播 放 一 些 軍 歌 , 在 走 路 的 時 候 起 步 走 回 到 操 場 或 教 ..] Codes:

(22:22)

(Super)

[播 音 台 ] [軍 歌 ]

No memos

歐:有,我記得有播放一些軍歌,在走路的時候起步走回到操場或教室 時會放軍歌音樂,那時候很流行軍歌,軍歌好像聽起來很雄壯,他們日 本人很雄壯喔!

- 307 -


P25: D-7-1陳 淵 燦 .doc - 25:1 [有 , 像 〈 露 營 ?歌 〉 、 〈 軍 艦 進 行 曲 〉 、 〈 愛 馬 進 軍 歌 〉 都 是 當 時 非 ..] Codes:

(10:10)

(Super)

[軍 歌 ]

No memos

有,像〈露營の歌〉、〈軍艦進行曲〉、〈愛馬進軍歌〉都是當時非常 普遍的軍歌,老師都會利用音樂課的時候教我們唱軍歌,教軍歌的老師 有日本老師也有台灣老師,教這些軍歌是為了要去替那些出徵的軍人歡 送,我們當時都要先一早到學校集合,然後老師就帶隊把我們帶到火車 站那邊,行成兩列兩排在大馬路上,搖著日本的小旗子,高唱著軍歌歡 送那些出徵的軍人去打仗。像那些軍歌我都還非常有印象,因為我到現 在都還是會唱

P26: 佐 藤 玉 枝 的 文 章 .doc - 26:7 [第 二 次 大 戰 氣 息 已 經 越 來 越 濃 厚 , 我 們 要 去 歡 送 替 出 征 的 士 兵 , 還 是 ..] Codes:

(6:6)

(Super)

[軍 歌 ]

No memos

第二次大戰氣息已經越來越濃厚,我們要去歡送替出征的士兵,還是去 慰問一些受傷的士兵,有很多活動等等。那時候揮動著小旗子唱著軍 歌,一個個歡送他們離去,那時候只希望他們能夠凱旋歸來,一點也都 沒想到會戰敗的結果。

P26: 佐 藤 玉 枝 的 文 章 .doc - 26:10 [大 聲 的 唱 著 軍 歌 的 進 行 曲 , 喊 著 口 號 「 倒 了 後 的 仍 然 有 芝 山 巖 精 神 」 ..] Codes:

(8:8)

(Super)

[軍 歌 ]

- 308 -


No memos

大 聲 的 唱 著 軍 歌 的 進 行 曲 , 喊 著 口 號 「 倒 了 後 的 仍 然 有 芝 山 巖 精 神 」, 同時歌詞中也「到了泥濘之處,非常難走,三天兩夜沒吃」等,

- 309 -

master  

by phd that i wa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