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一个《坏男孩》的传说/The Legend of 《Bad Boy》 —— CHATEAU Valandraud 访谈小叙

毫不逊色左岸的梅多克地区的圣爱美容小镇,自成特色的土壤,拥有着法 国众多知名的干红葡萄酒,如白马(Cheval Blanc),奥颂(Ausone),但迟 迟没有拥有自己的分级制度。直到1955年,首个分级制度才由法国原产地命名 管 理 委 员 会 颁 布 。 分 为 一 级 特 等 庄 园 (Saint-Emilion Premier Grand Cru Classé)和特等庄园(Saint-Emilion Grand Cru Classé),其中一级特等庄园还 分成A级和B级。 圣爱美容的分级制度每10年重新评定一次,这样严格的规定让这些列级庄 园不得不严格维护自己的声誉,保持自己的葡萄酒水准。然而,并不是所有的 葡萄酒庄园都能评为列级庄园,如果经评选委员会品尝后认为品质优良的葡萄 酒,可以由一般等级圣爱美容AOC升级到优等圣爱美容,直至特等。 波 尔 多 右 岸 圣 爱 美 容 ( Saint-Emilion ) 毫 不 低 调 的 “ 坏 男 孩 ” ( Bad Boy),在这个瑟瑟的冬季又鼓动了一股声势浩大的热浪,从车库酒跃居成为圣 爱美容一级特等庄园B(Saint-Emilion Premier Grand Cru Classé B), 并炙手 可热。

 

1  


有幸在新年初始跟酒庄庄主让-吕克-图内文(Jean-Luc Thunevin)进行一 次面对面的访谈,让我能够进一步了解这个励志的人生,这个坏男孩如何在国 际范围内驰骋自己的梦想,酿造属于世界的葡萄酒佳酿。

让-吕克-图内文 (Jean-Luc Thunevin) 庄主是凭借何种信念白手起价, 直到现在的坐地升值?

1984年,带着1万法郎的预算,他建立了自己的第一个小商店,经营各种可 以买卖的东西,明信片,马卡龙(法式甜点Macaron),小首饰,甚至是茶叶! 仅有一个员工的小公司,貌似并没有那么容易。第一年的惨淡经营,还多亏了 他的妻子,那时她的职业是护士,通过做清洁贴补家用。在他的商店里,他卖 的只有几种红酒,但心里却拥有着这样一个梦想:坐拥世界的红酒。 他自己谈到,“我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从波尔多出来酿造贵酒的穷人, 与大银行家,富有的酒庄世袭不能相比,我没什么钱,也没有家族的背景,也 没念过什么书,我骨子里不是一个地道的波尔多人,更觉得我像一个美国人。” 从他的话语中,不卑不亢的自信证实了他今日的成就,如何从一个拥有一万法 郎的创业者,从经营小商铺,到买到第一块属于自己的酒庄,如何从零开始学 酿酒,到现在酿造出世界的奇葩,“全是经验教会我成长,且是失败的经验。” 从他的谈话中,我们知道他的成长历程经历了无数的失败,然而,法国,这个 尊贵的红酒起源地,对于观念和等级制度,却截然相反,失败一次,银行或者 其他大门将永久的为你关闭。相反在美国,没有几次失败,银行不会给你信用 贷款的权利,可是他骨子里的信念却是如此,也是一直的坚持让他在逆境中越 挫越勇,特立独行。

车库酒(Vin de garage)又从何而来?一款最贵的餐桌酒又是如何开始的 呢?

他的第二个小买卖是在圣爱美容成立了他自己卖红酒的门市,一切都进行 的如此顺利,第一年就收回了成本,接着是10几家红酒商铺,3家餐馆,几乎覆 盖了整个小镇,如此他成为了酒商,买了第一块0,6公顷的葡萄园,开始学习  

2  


酿造自己的葡萄酒,于是瓦兰德鲁干红葡萄酒(CHATEAU Valandraud),那时 产量只有1280瓶的车库酒,开始漫长的环球旅行。 车库酒的产生,标榜着产量少,价格高,口感上一定强调浓郁至极,能够 常年储存,稀缺的完美,以致这款红酒出场的价格已直200欧,不待稀奇,也纵 有很多投机客愿意参与炒作,一直参与着同名庄酒一起的国际拍卖会。 那时没有任何列级的瓦兰德鲁干红(CHATEAU Valandraud)在市场上的价 格显然已标榜拉菲,木桐,玛歌等几大名庄。这一切的宣传源于媒体,网络世 界的强大,罗伯特-帕克极高评分的助力,使其成为美国红酒届内的宠儿,价格 一路飙升,于是这个声音传到了日本,于是喜爱故事的日本媒体,一篇关于 « Vin de compte de fée » 魔法棒下的红酒的文章,使其笼罩上了一层神秘的 浪漫色彩,使瓦朗德鲁维治尼(Virginie de Valandraud)这款红酒在日本市 场供不应求。

《坏男孩》又有何种始音?

一时的名声躁动,怎能让一款新出生的VDF餐桌酒卖的如此廉价呢,罗伯特 -帕克的声音又传来了一番市场的躁动,如此一个聘评介的泰斗说,这款酒评价 起来,一个车库,一头黑羊,一个《坏男孩》,于是酒标和名字如此而来,并 以高出10欧元的价格,最终定位了这款餐桌酒。 对于中国市场,让-吕克-图内文看为是下一批黑马的市场,现今销售状况, 《坏男孩》占销售额的三分之一,瓦朗德鲁(CHATEAU Valandraud), 瓦朗德鲁 维治尼(Virginie de Valandraud)占销售总额的8%,相对政策及其苛刻的巴西 都少了4%。从2000年开始走入中国市场,从一开始打算通过与Cofco中粮集团 的合作未完成,到如北京,上海,宁波等酒商合作,并对于中国人的口味,将 小黑羊变为小金羊,不知这样调侃的酒标是否能够赢得广大消费者的认同呢? 而庄主认为,在加强了销售和推广力度之后,剩下只是时间的问题,他不喜欢 强买强卖,选择喜欢他的故事,他的红酒,做一个彻头彻尾逆流的坏男孩。

庄主让-吕克-图内文对于这三款酒的专业解释又是如何呢?

 

3  


正牌红酒瓦兰德鲁(CHATEAU Valandraud),瓦朗德鲁维治尼(Virginie de Valandraud)这俩款酒是同一个团队酿造出来红酒,除了在投资和葡萄筛选上的 点点差距之外,都是100%的全新橡木桶,最少18个月,然而2004年却有36个月 的酿造,酒都如同刚出生的婴孩,如何培养每个年份都不同。在品尝过瓦朗德 鲁维治尼(Virginie de Valandraud)之后给我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作为一款 新酒,酒体却能够如此厚重,并酣甜可口。2012年份在技术上确实经历了很多 困难,这个年份的气候,我们冒着很大的危险,比通常情况下等了稍长的时间, 采摘了很成熟的葡萄,这个甜度是熟透了的葡萄天然的口感。并在我们这俩款 酒的瓶颈上印有特质的印章图标,“对于消费者,我们对于防伪上还是很有信 心的,而且也愿意以开放的心态面对消费者的提问。”

在评选结果的48小时前他是如何度过的呢?

庄主让-吕克-图内文解读,“我一晚没有睡着觉,心想,为了评级要求产 量比,我的地都送了出去,该走的程序一个都没落下,时间经历胜败在此一举, 那天早上像一个疯子一样,等着邮局开门去问是否有我的回信。”终于他等到 了这一天,“第一封信居然是拒信!”被一级特等庄园a拒绝,但是他并没有失 望,于是不久之后,今年年初一个属于他命运的答案到来了,“我叫了出来, 并立即开了香槟庆祝,当然是我自己公司经营的,哈哈…”“恭喜您”随着各 种恭喜的声音,年过半百的让-吕克-图内文,终于松了一口气。于是这款卖价 极高已声明在外的红酒,终于荣归故里,或此殊荣,也算是给他了一个名份。

此次的评级给庄主带来了些什么?为何一款已经成名的酒还是想要这样一 个列级呢?

庄主笑谈,“最明了的,银行肯贷款的数目就是证明。”其实,在波尔多 大产区,每一个级别都标榜的红酒的好坏,身价的高低,和地价的尊贵,如此 以来,想必评级的盛世给让-吕克-图内文带来的并非一点,也难怪现今的他又 开始了拓展事业的步伐。

 

4  


对于这样一个成熟的坏男孩,他的目标是否仅限于如何能够保证停留在这 个尊贵的地位么?

当此话题一开,这个倔强的坏男孩瞬间严肃了起来,“我并不觉得我的酒 跟一级特等庄园A有什么区别,我们的目标不是维持现有的B,下次,冲击的是右 岸的最高等级。”一个一直如此有抱负的坏男孩,将他的目标,赤裸裸的亮给 世界,可难免也增添了很多人对于10年后另一次评级,看笑话或是捏把汗的想 法,世事如何,他当初又一个卖酒的酒保到现在的身价,又有谁看好过呢?是 不是谁都能一帆风顺呢?让时间给我们一个解答吧。 如今的瓦兰德鲁酒庄-Chateau Valandraud, 拥有的不仅是一个庄主的名 字,Jean-Luc Thunevin, 也不再是一个光杆司令带着他的美酒来闯世界的年代, 这个名副其实的坏男孩,赢得了圣爱美容产地专业的认可,赢得了一颗长久漂 泊在外却想要回归的浪子之心。 访谈结束的时候,谈及庄主对于2013年升级为一级特等庄园的瓦兰德鲁, 对于所有消费者都关心的价格问题,是否会在个别或者整体的定位上有所改变, 庄主依旧很美国态度的谈到,所有能够决定价格走势,能够定位我红酒的就是 市场,客户群,我希望能够坚持寻找认可我的红酒的忠实粉丝,已然放手的红 酒,就让市场来决定这个车库酒在今年或以后最终的价格走势吧,让我们静观 这段仍在继续的坏男孩的传奇。

 

5  


The legend of Bad Boy - CHATEAU Valandrau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