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TAEDP Newsletter 廢除死刑推動聯盟 Taiwan Alliance to End the Death Penalty NO. 003 TEL: 886-2-25218870 ⎢ FAX: 886-2-25319373 Date: 2011/ 01/ 25 www.taedp.org.tw ⎢ taedp.tw@gmail.com [主編的話] 媒體應該扮演第四權的角色,但不代表「媒體」本身就一定是第四權。廢除死刑推 動聯盟參與由媒改團體所發起的「反收買新聞聯盟」,為的就是希望媒體能夠發揮 監督者角色,「長期以來,政商媒共構的新聞置入性行銷,使得閱聽人與媒體之 間,原本已相當脆弱的誠信基礎進一步崩解,而面對從中央到地方政府氾濫的置入 性行銷,公民社會處於嚴重的資訊不對等狀態,對政府政策、官員作為的批判性報 導難以呈現,公民社會團體的多元聲音橫遭壓抑。在媒體第四權不振或遭扭曲誤 用,公共性淪喪,政府與政黨憑藉金錢介入媒體的情況下,民主政治的基石更不斷 被掏空。這是台灣社會的一大危機。」(更多相關的資訊請見: http://www.mediawatch.org.tw/node/1517 ) 媒體未能扮演好自身的角色,讓許多公共議題的理性討論成為奢求。廢死議題就是 一 例 。 例 如 1月20日Yahoo和蘋果日報及時新聞都引用了中廣的一則報導「南非(甘蔗田殺手) 被判十三個死刑」,但明明南非已經廢除死刑了,怎麼會被判死刑呢?找出原文報導後發現: 他是被判無期徒刑( Life Imprisonment),和死刑(Death Penalty)差很多,記者(編譯)連基 本的事實都無法掌握,更遑論分析?舉出這個例子是希望讀者朋友們,一起來監督關於死刑報 導的新聞品質,若有任何奇怪、沒有求證事實的報導,歡迎告訴我們! [焦點文章 I ] 量刑法官說了算? 〜~回應聯合報「性侵殺人 賠錢求活...法官不甩!」這則報導 林欣怡 (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執行長) 2011年1月20日聯合報刊出一則新聞「性侵殺人 賠錢求活...法官不甩!」對於這個判決,我認 為有幾點不妥。 法律的基本原則之一,是法院對被告量處的刑度,必須適切反映其行為內涵、責任能力及犯 後態度。法律雖然未規定與被害人家屬和解後被告刑度一定可以減輕,但實務上普遍都會將此 列為酌減刑度的考量因素,以鼓勵被告在犯後主動、積極提出賠償,以及盡可能撫平被害人的 創痛。本案中法院面對被告和被害者家屬和解並且給予四百萬元賠償,卻仍量處極刑,代表法 院的量刑並未適切反映被告犯後態度;甚至會讓被告覺得,即使努力提出賠償,仍必須面臨最 重的刑罰,反正爛命一條,隨便法院處置,何需在意被害人家屬感受?又何必達成和解後「債 留子孫」還得被槍決?若此一判決理由成為趨勢,可預見重大案件被告將動輒拒絕提出賠償, 而與司法鼓勵被告積極悔過的目的背道而馳。 其次,在先前白玫瑰運動的怒吼之後,社會各界普遍強烈呼籲司法機關應正視被害人家屬在 刑事司法程序中的聲音,應促進、保障被害人一方的程序參與權利;法務部的犯罪被害人保護 法修正草案也規定,法官若未傳喚被害人家屬到庭陳述,必須在判決中載明理由。如果這是值 得肯定的改革方向,那麼在這個案件,家屬都已接受被告的和解誠意,法院卻一意孤行量處極 刑,那麼家屬對被告悔過犯行的積極肯定,豈非船過水無痕?在此一判決中,法院眼中似乎只 有僵硬的民事賠償等權利義務關係,既抹煞背後隱含被害人一方在訴訟上的心聲,也違反促進 被害人參與刑事程序的改革潮流。

1


此外,報導中也提及合議庭對於速審法的見解,他們認為這個案件十年尚未確定是因為案件 發生現場無目擊證人,被告在法院審理中互相推諉責任,提出刑求逼供等多項抗辯,因此「法 院為查明真實,難免有訴訟程序延滯情形。」如果這樣的見解成立,那妥速審判法真的只是具 文。被告在司法程序中本來就可以行使正當的訴訟防禦權且不須自證己罪,而法官本來就應該 在這樣的前提下「妥」、「速」審判每一個案件;而非「有罪推定」,在期待每一個被告「乖 乖認罪」的前提下才能實現速審的權利。 [活動宣傳] 在台北國際書展遇見《殺戮的艱難》 第19屆台北國際書展,台北世貿中心一館,進入書展會場需購票。 2月11日 16:00-16:45 「以書寫改變台灣社會II 座談會」 與談人:張娟芬、張鐵志、何榮幸 地點:一館「藍沙龍」 http://www.tibe.org.tw/new/index.php?lan=ch&fun=1&subfun=10&r=64&tab=1 2月14日 「情人節特別企劃:為愛朗讀─打開最動人的文學及愛情風景」 張娟芬朗讀時段:11:00-11:30 地點:「作家朗讀區」 http://www.tibe.org.tw/new/index.php?lan=ch&fun=1&subfun=10&r=290&tab=1 [名人談死刑] 馬龍白蘭度 Marlon Brando If we are not our brother's keeper, let us at least not be his executioner. 如果我們不能當他的守護者,至少不要成為殺他的劊子手。 [廢死Q&A] 三、 廢死聯盟的律師願意為死刑 犯打官司 是為了賺錢? 廢死聯盟對死囚的各項協助,都是義務的,廢死聯盟的律師也是義務協助廢死聯盟進行各項的 工作。 有些人會以「不可能有人願意為別人做免費的事情」做聯想,認為那些律師背後一定是想藉此 釣名沽譽,好比好萊塢電影裡頭那些雄辯滔滔的律師,成功地將「殺人犯」從法庭中「解救出 來」,以換得訴訟能力高超的名聲,讓自己律師業務蒸蒸日上。但在民意高度支持死刑台灣社 會,為死刑犯打官司所得到的非難恐怕遠比稱讚多。若說要以此打知名度增加客戶,應是過多 聯想。事實上,死刑犯依法應得到律師的辯護,以確保他們得到公平審判。但多數死刑犯經濟 條件都不好,常常請不起律師。廢死聯盟為此協調律師接死刑案件,以維護死刑犯的合法權 益。

2


四、 被害者家屬都支持死刑嗎?廢死運動希望被害者家屬原諒加 害者嗎? 大多數的被害者家屬是沈默的一群,他們的聲音和需求被漠視,必須仰賴政府和社會的全面性 支持(也請參考問題二)。多數的被害者家屬可能都支持死刑,因為對他們而言,死刑的執行 代表正義的伸張,也才能安慰被害者在天之靈。不過,也有一些被害人的家屬認知到,即使執 行死刑仍喚不回親人的生命。加害者的認錯、悔悟比執行死刑更加重要。 被害者家屬是否願意原諒加害者屬於個人選擇的問題,廢死聯盟絕對尊重他們的想法。但是, 我們認為不原諒不代表支持死刑。而且,我們也認為被害人家屬不需要支持死刑,因為死刑同 樣是殺人行為,而正是這樣的行為剝奪了他們親人的生命。事實上,國際上便有被害者家屬所 成立的廢除死刑團體,Murder Victims Families for Human Rights(MVFHR),他們要求國家不要 「以被害者之名」來執行死刑,奪走另一條生命。這個團體的成員透過訴說及分享彼此故事, 互相支持鼓勵。被害者家屬並不一定都願意原諒加害人,或願意與之對話,但此團體強調死刑 並無法彌補被害者家屬的傷痛,他們需要政府提出更實際的作為,包括訴訟協助、心理支持輔 導與必要之經濟補償等,這些遠比要國家執行死刑制度更為優先重要。 *死刑Q&A全文請見廢死聯盟網站 若您願意推薦我們的電子報給您的朋友,請來信:taedp.tw@gmail.com。若您想取消訂閱,請寄 電子郵件至taedp-newsletter+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非常謝謝您! 觀看各期電子報請點選:http://www.taedp.org.tw/index.php?load=read&id=825

3


No.3+110125  

[ I ] 〜~ () Taiwan Alliance to End the Death Penalty TEL: 886-2-25218870 ⎢ FAX: 886-2-25319373 www.taedp.org.tw ⎢ taedp.tw@gmail.com NO...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