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TAEDP Newsletter 廢除死刑推動聯盟 Taiwan Alliance to End the Death Penalty NO. 002 TEL: 886-2-25218870 ⎢ FAX: 886-2-25319373 Date: 2011/ 01/ 14 www.taedp.org.tw ⎢ taedp.tw@gmail.com [主編的話] 2011年 一 開 始 就 有 好 消 息 ! 美 國 伊 利 諾 州 眾 議 會 於 1月 6日 投 票 廢 除 死 刑 , 接 著 參 議 會 於 11日 投 票 以 32票 對 25票 通 過 廢 止 死 刑 的 議 案 。 這 個 案 子 目 前 只 要 等 民 主 黨 籍 的 州 長 昆 恩 (Pat Quinn)批 准 簽 署 就 完 成 了 所 有 程 序 。 伊 利 諾 州 前 州 長 萊 恩 (George Ryan) 因 為 了 解 到 冤 案 存 在 的 事 實 , 而 在 2000年 1月 宣 佈 暫 時 停 止 死 刑 執 行 。 從 此 伊 州 就 掀 起 有 關 廢 止 死 刑 的 爭 議 , 在 歷 經 11年 的 爭 論 後 , 終 於 獲 得 州 參 、 眾 議 會 的 通 過 。 [焦點文章 I ] 看見死刑—從 「死刑房的門前」1一片談起 邱伊翎 (台灣人權促進會文宣部主任) 牧師的告白 「死刑房的門前」(At the Death House Door) 講的是美國德州一間監獄 的牧師Carroll Pickett 的故事。因為一起 監獄囚犯劫持人質的事件,社區的二位 教友遇害, Pickett牧師身心俱疲希望退 休,卻被人拜託到監獄擔任牧師。一開 始,他甚至連監獄的大門都不想踏入。 因為那是教友遇害的監獄。但或許是因 為傳道者的使命感,他還是滿腔熱血, 透過培訓囚犯練習合唱,希望讓他們可 以改變性情。也的確有些重刑犯,在這 過程中,改變並重新作人。但是後來, 他發現,他的工作內容不只如此。典獄 長開始要他跟死囚見面,陪伴死囚臨死 前的時間,取得他們的信任。陪他們走 上最後一段路,直到他們斷氣。

Rev. Carroll Pickett (photo by Kevin Horan, courtesy of IFC and Kartemquin Films)

擔任這樣的工作,這位牧師每天上班開始壓力變得很大,卻又不想告訴家人他在獄中所看 見、聽見的事情,擔心影響家人的心情。跟太太離婚後,他更加沮喪,他開始用錄音機,錄下 自己的心情以及死囚的故事。這是一種自我治療的方式,牧師說,自己其實根本不敢去聽那些 錄音帶。要不是導演來拍,這些錄音帶可能永遠都不會被發現。因為即使是牧師自己的家人, 也都不知道自己父親心裡面在想什麼。 在這過程中,牧師的價值觀開始轉變。他原本就支持死刑,尤其是在經歷過自己的教友遇害 的事件,更加堅信死刑的必要。但是,在他自己去當了死囚的牧師之後,卻發現:死刑,根本 就不是那麼一回事。 在監獄裡,他們使用的是注射毒針的方式。這個方式應該是目前世界上 「最文明」的一種執 行死刑的方式了吧?先注射鎮定劑,再注射麻醉針,第三針致死。很多人都認為,既然注射了 麻醉針,就應該連疼痛的感覺都沒有了吧,這樣的死法,還不夠人道嗎?但是牧師看見卻是, 1

編註:「死刑房的門前」是廢除死刑推動聯盟於今年10月份第三屆殺人影展所放映的紀錄片。廢死聯盟希望藉由 影展,讓人們願意深入思考死刑存廢的議題。

1


仍然有很多人在掙扎,眼球睜得大大的,想說話,說不出話。甚至有的死囚找不到血管,挨了 很多針之後,死囚還會跟執行者說:我幫你,然後指著自己脖子上的血管。看似短短的十一分 鐘,每次參與執行,牧師都痛苦萬分。從我們嘴裡說出來的 「死刑」二個字,在執行者的手 裡,卻是要把一個活生生的人給弄死。 牧師看見的,也不只是死刑的執行。他必須跟這些死囚相處一整天,自然會跟這些囚犯聊到 他們的罪行。牧師說,有些人你可以確定就是他們作的沒錯,但是,也有很多人,看他們的資 料,跟他們聊天,你可以百分之百確定,不是他們作的。但是,牧師仍然要把這些人送上死刑 台。工作職責所需,牧師不可能叫他們逃走,他們也逃不走。看著那些無辜的雙眼,牧師只能 為他們禱告,陪他們到最後一刻,讓他們有尊嚴的走。 後來,這間監獄也不再讓牧師花這麼多的時間陪伴死囚了,現在的作法是,要死之前的幾個 小時,把死囚叫出來,「簡單準備一下」就可以赴死。這樣的死刑執行越來越有效率,但也越 來越沒人性。 一個拉丁裔的死囚Carlos De Luna 這部片中,另一個焦點是放在Carlos De Luna的年輕人上。一個兇殺案發生時,他才剛假釋出 獄,他在案發現場附近被找到,雖然他身上沒有血跡及任何物證可以證明是他犯案,但還是被 判了死刑。 審判過程中,Carlos一直堅稱不是他做的,他說他是因為假釋期間喝醉酒,又聽到警笛聲,擔 心被警方發現,才躲起來。他也說有看到兇手,但是警方、檢察官及法院並不相信。芝加哥論 壇報曾經對此做過報導,根據這些記者的調查報導發現Carlos所說的那個兇手,的確經常持有此 案犯案過程的那款小刀,而且犯過類似的案件,而且那個人也一再坦承此案是他做的,但是沒 有人要理他。此案唯一的證人,加油站的員工,也跟記者說他看見的殺人犯有鬍子,往加油站 的西北方逃去,但是Carlos並沒有鬍子,而且是在加油站的東方被發現,但警方告訴加油站的員 工,Carlos就是兇手,並要他指認。 芝加哥論壇報的記者,去訪問Carlos的姐姐,她非常後悔地說,應該要早點相信她弟弟,而非 聽信律師的話,放棄他弟弟。記者去訪問陪伴在Carlos身邊到最後一刻的牧師Carroll Pickett,牧 師說Carlos的執行,讓他非常痛苦,因為他確信Carlos是無辜的。 Carlos的姊姊後來非常積極地參與德州廢死聯盟(Taxes Coalition to Abolish Death Penalty)的活 動,並希望可以替自己弟弟平反。這樣的案子,在世界各地都不陌生,違反「無罪推定原 則」、不遵守科學辦案精神,而把人判死刑的案件,所在多有。就如同片中,芝加哥論壇報的 記者所說的,「我們每天都接到無數受刑人寫來的信件,說自己是冤枉的,而這當中,有不少 案件都有確切的證據可以證明,不是他們做的。」 這部影片曾獲得2008亞特蘭大的紀錄片大獎,也曾入圍奧斯卡最佳紀錄片。或許因為拍攝的 主角是這位牧師,導演可以近距離的拍攝執行台。也透過牧師的描述及回憶,讓我們可以非常 深刻的了解,所謂文明的死刑執行,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美國也沒有廢死,台灣為什麼要? 今年(2010)的10月10日,第八屆世界反死刑日的焦點國家剛好就是美國。為什麼美國會被點名 呢?因為這個自詡為文明、民主又進步的國家,去年 「執行死囚數」排名世界第五(排名前四名 的國家是中國、伊朗、伊拉克、沙烏地阿拉伯)。去年,美國有106人遭判死刑,52人遭執行。其 中,德州執行了24名死刑犯,占該年美國執行死刑犯人數的46%。死刑,讓美國的民主表徵, 在國際社會上蒙上了陰影。 最愛跟隨美國的台灣,也常常說,你看,文明國家美國也沒有廢死呀,為什麼我們要追隨什 麼國際潮流來廢死?不過,在美國境內,各州對於死刑的態度也不是一致的,對於死刑的反省

2


及反對聲浪也不是完全沒有的。美國目前已經有15州廢除死刑,而在還有死刑的35州中,有10 個州已經十年沒有執行死刑,此外,還有11個州正在立法提案要求廢除死刑。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跟把「執行死囚數」當作國家機密的中國相較,美國對於死刑的研究及 相關的統計數字,倒是非常完整及公開。而台灣,關於死刑的研究及統計數字則是少之又少。 美國的死刑資訊中心(Death Penalty Information Center)網站上面有著各種研究報告及資料庫。有 針對死刑所耗費的成本的計算,有被證實為無辜個案的死囚人數統計,有死囚的種族比例,有 歷年判死刑的統計表、歷年執行人數的統計表、死刑與犯罪率的比較等等。 1972年,由於最高法院的決定,美國曾經維持了四年的停止執行死刑。1976年恢復執行之後 至今,美國已經發現並證實有139名死囚其實是無辜的。 他們也發現黑人只佔美國人口的12%, 死囚中卻有42%都是黑人種族,而且在這些被證實為無辜的個案中有51%都是黑人。這些數據再 再顯示許多法官事實上是有種族偏見的,黑人被判死刑的機率比白人高太多,而黑人被冤枉判 死刑的機率也比白人高太多。 透過這些研究及統計,我看到的是,美國目前雖然還沒有50州全都廢除死刑,但是他們對於 死刑的反省、研究及討論,比台灣多太多。 每當我想起片中的牧師在錄音帶中的聲音,我感受到的是,唯有深入地去探索、直視這個制 度的完整面貌,我們才能撇除那些先入為主的想法,重新去思考並看見死刑制度的缺陷與不完 美,而非盲目地依循或熱情擁抱。 更多參考資料:第三屆殺人影展網站 http://taedp-film2010.blogspot.com/ [活動宣傳] 張娟芬於2010年11月30日生命城市日(Cities for Life Day)出版了 一本書《殺戮的艱難》。 她說,「對於一個嚮往正義的人,死刑多 少構成一種誘惑。如果您還沒決定要支持還是反對死刑,如果您心 裡還是有七個支持與八個反對死刑的理由,老實說,我覺的很正 常。但下次輿論又喊殺的時候,我們至少可以,停下來,想一 想。」誠摯的推薦您這本書! 接下來,有幾場新書相關活動,歡迎大家參與: 2011/01/19 (三) 19:30-21:00@誠品信義店(殺戮的艱難 x 時代的噪 音,「死刑與它的唱歌」:張娟芬與張鐵志對談)(台北市信義區 松高路11號,3樓 Mini Forum ) 2011/01/23 (日) 14:00-16:00@有河BooK(淡水鎮中正路5巷26號2 樓,限座20人需預約報名,專線 : 02-2625-2459) *若有任何問題,請洽 行人文化實驗室:02-2395-8665 [名人談死刑] 蘇珊莎蘭登 Susan Sarandon The death penalty is far more expensive than life imprisonment, and it is imposed on the basis of class, racial, and geographic bias.... In addition, capital punishment harms, not helps, the survivors of homicide victims, and does nothing to protect people from crime. 死刑遠比終身監禁還要昂貴,而且它是被強加在階級、種族以及地域差距之上的。死刑並沒有 幫助反而更傷害了被害者遺族,也完全沒有保護人民免受於受害。 [廢死Q&A] 二、廢死聯盟不在乎「被害者人權」嗎 ? 3


廢死聯盟關心被害者人及其家屬,並認為不論死刑廢除與否,都應以最完善的措施保障被害 人及其家屬的權益。聯盟成立的早期即試圖接觸被害者家屬,了解他們的想法,當然有的家屬 願意溝通,也有家屬不願意。廢死聯盟也不忘跟被害人保護團體交流,舉辦廢死相關座談時, 也會邀請這些團體與會分享他們的看法。而廢死聯盟策劃的第一本專書:《死刑存廢的新思 維》,即引介德國的經驗,主張被害者及其家屬的保護,必需緊扣整體的社會安全政策。一旦 犯罪發生,就應啟動社會安全機制,由政府積極介入,為被害者及家屬提供各方面的協助。 廢死聯盟認為被害人家屬的權益,並非只能透過「一命抵一命」的方式獲得保障。目前國外 所推行的「修復式正義」正是試圖促成加害人與被害者家屬之間的對話,讓加害者有懺悔的機 會,並對被害者家屬進行實質的及精神上的補償。台灣目前對於被害者家屬的支持系統不夠充 分,導致被害者家屬只能獲得部分金錢賠償,更大多數的被害者家屬連金錢補償都沒有。廢死 聯盟也會持續呼籲政府部門應對此扮演更積極的角色。 至於如何確保社會大眾不要成為「被害者」,依賴的是更精確、更有效率的警政制度和司法 系統來維持社會治安。國內外研究都顯示,死刑制度的存在跟社會治安的好壞,並無直接關 聯。根據警政署的統計,台灣在2006年至2009年停止執行死刑的期間,暴力犯罪的數目其實不 升反降。很多已經廢除死刑的國家,也沒有因此而治安變差。 若是擔心罪犯尚未悔改,就被釋放出來,繼續犯罪,這需要檢討及改革的是台灣目前的假釋 制度及監獄內的矯正制度。政府若是一再迴避上述種種制度問題,只以「死刑執行」來滿足社 會大眾,如此「被害人及家屬」的權益依然不會受到任何保障。 *死刑Q&A全文請見廢死聯盟網站 若您願意推薦我們的電子報給您的朋友,請來信:taedp.tw@gmail.com。若您想取消訂閱,請寄 電子郵件至taedp-newsletter+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非常謝謝您! 想要閱讀過期的TAEDP電子報,請至………..

4


No.2+110114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