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TAEDP Newsletter 廢除死刑推動聯盟 Taiwan Alliance to End the Death Penalty NO. 018 TEL: 886-2-25218870 ⎢ FAX: 886-2-25319373 Date: 2011/ 10/ 13 www.taedp.org.tw ⎢ taedp.tw@gmail.com [ 編輯的話 ] 夜照亮了夜,痛戰勝了痛!10 月份除了有世界反死刑日、江國慶紀念日(10/10)之外,10 月 17~21 日更是被害人週。我們期待經由瞭解,台灣社會能給被害人更多的支持,並且建立友善 的被害人保護制度。 這期電子報,也精選了兩段由怕死特派員在年所拍攝的短片,走進日本、韓國和台灣,採訪 被害人,聽聽他們的心聲,很值得觀看。 這次台灣的被害人活動,也採訪了台灣的被害人,說出自己的心聲。每一個演講場次都會播 放,歡迎大家到現場參加活動。 [ 焦點活動 ]

夜照亮了夜∼身為被害人 2011 MVFHR Speech Tour in Taiwan 美國謀殺案受害者家屬人權促進會(Murder Victims'Families for Human Rights, MVFHR)2010 年 與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共同舉辦「飄洋過海來看 你∼看見被害人」台灣巡迴演講,讓台灣民眾有機 會看見、聽見被害者家屬的聲音。她/他們雖然來自 不同國家,也站在反對死刑的立場,但同樣身為謀 殺案被害者家屬,她/他們對於如何落實被害者保護 與伸張相關權利,同時希望被害者家屬的需求能更 加被重視及瞭解,這些毫無疑問皆為一致。 2011 年,MVFHR 代表團再次來台,同時也邀請 Ocean(來自日本,為被害者與加害者共同集結參與 的組織)創立者原田正治先生。這次訪台,將舉辦 更多場演講,希望與台灣社會進行交流,將被害者 經驗的創傷與療癒、反對死刑的想法傳達於更多角 落,也希冀藉此機會刺激台灣社會進行反思,就被 害者保護制度的改革有更多啟發。 一般場次: 台北 10 月 17 日 /倉庫藝文空間/ 18:30 八德路一段 34 號 3 樓,彩虹 3C 資訊廣場樓上(忠孝新生站 1 號出口步行約 2 分鐘) 主講者/與談人:凱特洛溫斯坦、瑞尼庫欣、風間聰、原田正治、林作逸、王臨風 高雄(一)** 10 月 20 日 / 人權學堂 / 14:00 高雄捷運 O5/R10 美麗島穹頂大廳方向往出口 9 講者:風間聰、原田正治 高雄(二)點一盞性別的燈‧.看見被害人保護制度 10 月 20 日 / 高雄市社會局婦女館 B1 視聽室 / 14:00 1


九如一路 777 號,高雄科學工藝博物館斜對面 講者:凱特洛溫斯坦、瑞尼庫欣 http://www.womenweb.org.tw/MainWeb/Newsletter/NewsLetter_Show.asp?NewsLetter_ID=2830 校園場次: 10.18 / 玉山神學院 / 15:20 10.19 / 成功大學法律系 / 15:00 10.19 / 靜宜大學法律系 / 16:00 10.21 / 台灣師範大學公領系 / 14:00 *演講現場提供逐步口譯。 **高雄(一),將以二位 MVFHR 講者的被害人經驗與療癒為演講重點;高雄(二),將會聚焦於美國、台 灣的被害者保護制度現況說明,並由實務經驗來談尚待改革之處。 ***部分場次提供網路實況轉播,詳情即將公布於 PNN 公視新聞議題中心,敬請密切注意。

線上報名: 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viewform?formkey=dC1UWmt5Q2lGNFFqV0FOdm1Nd0w1OGc6MQ 主辦單位: 美國謀殺案被害者家屬人權促進會、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台灣人權促進會、台北律師公 會、法務部、人權學堂、高雄市社會局婦女館史料室、玉山神學院、靜宜大學法律系、成功 大學法律系、台灣師範大學公領系、PNN 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關於講者: 凱特‧.洛溫斯坦(Kate Lowenstein)女士 凱特洛溫斯坦的爸爸在 1980 年被謀殺。作為一名律師以及社工,她協助推動美國受害者人權 協會(MVFHR)許多反死刑的倡議活動。2004 年,凱特代表受害者家屬參與「法庭之友摘要」 的寫作,針對 Summerlin 以及 Simmons 兩個重大案件,提供最高法院相關注意事項。在美國受 害者人權協會中,她提供了關於受害者權利以及廢除死刑的專業知識,也在協助被害者發聲 時展現她的敏銳度,成為反對死刑最有力的代言人。 原田正治(Masaharu Harada)先生 1983 年,原田先生年僅 30 的胞弟死於謀殺,稱為「半田保險金殺人事件」。 在因為媒體及大眾壓力而造成的悲痛與情緒掙扎的十年歲月後,原田先生決定拜訪兇手─被 判死刑的長谷川先生。長谷川先生的真誠道歉,讓原田先生某些情緒傷痛被治療了。自那之 後,原田先生便要求不要執行包括長谷川先生在內兩位兇手的死刑,但最後兩位兇手還是被 執行了。隨後,長谷川先生的兩位家人也自殺身亡。因為這些悲傷經驗,原田先生積極推動 廢除死刑、促進被害人的權利並予協助,在 2007 年 6 月發起成立了 Ocean,一個集結被害者 及加害者共同參與的組織。 瑞尼‧.庫欣(Renny Cushing)先生 瑞尼‧.庫欣是美國謀殺案受害者家屬人權促進會(MVFHR)的發起人及執行長,也是結合美 國廢除死刑運動與加強被害者權利運動的拓荒者,曾於 2007 年、2010 年二度來台拜訪並且演 講。 瑞尼的父親於 1988 年在家鄉新罕布夏州遭謀殺。那時瑞尼深深體會到,死刑只會讓殺人兇手 將我們也變成殺人兇手,他們不該擁有這樣權力,將我們變成思考和行動都與他們一樣暴力, 2


讓我們成為我們口中所憎恨厭惡的人。所以,他反對死刑。從此他在美國國會、各州議會, 還有一些審判裡作證,告訴大家,反對死刑與支持被害者,能夠同時並存。瑞尼當過兩屆美 國新罕布夏州議員,並提出過廢除死刑議案。他目前也是美國廢除死刑聯盟的副主席及美國 犯罪被害學協會、世界反死刑聯盟委員會成員。 風間聰(Toshi Kazama)先生 日裔美籍的風間聰,是一位專業攝影師以及三個孩子的父親,曾於 2004 年、2005 年、2007 年及去年 2010 年多次來台,展覽他的作品與演講,並且拍攝台灣監獄、死刑犯及家 屬的照片。 自 1996 年起,風間聰以青少年死囚為主題,進行長達八年的拍攝計畫,走遍全美監獄,拍攝 二十多位青少年死囚的照片。在那些年輕臉孔背後,他瞭解體會他們的成長背景與環境,看 到貧窮、破碎家庭及冤錯;犯罪跟清白只在一線之間,而死刑更顯得荒謬無理。同時他拍攝 電椅、藥物注射台等行刑器具,呈現了死刑無可開脫的殘忍,也還拍攝許多受害者家屬,在 他們身上看到,死刑無法平撫仇恨,並且在死刑之外,社會為他們做得卻如此之少。 [ 焦點文章 I ]

愛在暴力漫延時... 出處:修復式正義電子報第六期 文/金毓禎(文字工作者) 傾聽受害者的真實故事 瑞尼‧.庫欣(Renny Cushing)是位成功地將廢除死刑及被害者權利運動結合的基督徒先驅。 他的父親在 23 年前在自家屋前被一名不肖員警殺害。凶手捉到了,案子也速迅審理了。由於 他的父親生前反對死刑,他有了這番的省思,「我的生命是父親給的,我的價值觀也是父親 給的,如果我因為他的死而贊成死刑,那兇手不僅奪走了我父親,也奪走了我父親的價值。」 當這位受害者的兒子在法院停車場恰巧遇到兇手的兒子,會發生什麼事?沒有彼此仇視,沒 有刀槍相見,而是寬諒與擁抱。他們都失去了父親;不同的是,一位喜樂並滿足於父親給予 他的人生,另一位卻因著父親的過失而備感羞恥,抬不起頭來。於是,庫欣主動走過去,給 他一個擁抱... 藉著擁抱加害者的兒子,他彷彿感覺自己重新回到了父親的懷抱... 另一位受害者的母親阿芭‧.蓋兒(Aba Gayle),女兒在 19 歲正值青春妙齡的年紀,不幸遭到 殺害。這個勇敢而堅強的母親以女兒為名,成立了基金會,受邀四處演講,反對死刑。「我 從來沒有想過死刑的問題。地方檢察官向我保證,執行死刑後,我的痛苦將會痊癒。我原本 是相信他的」,但生命卻帶領她走上另一條路,「但現在我知道,死刑並不會對我帶來任何 幫助。我希望國家不要以我之名殺人,更重要的是,不要用另外一個濫殺,來玷污我對女兒 的記憶。...」 這些人的遭遇與不幸,對社會大眾能有什麼啟發?一位受害者家屬這樣寫道,「以最親身的 方式,我們了解謀殺所製造的怒火和憤慨。但隨著時間,我們已委身並致力於正面積極的改 變。我們聚集在一起尋找解決之道,使暴力減少、倖存者的需要,能真正地被滿足。」 另一個不願面對的真相 3


可惜,有關於受害者,大眾媒體所呈現的刻板印象,與其說是如實反映了他們的需要,倒不 如說是將自己主觀的「受害恐懼」投射到受害者家屬身上,再度利用並剝削了他們的不幸與 悲苦。 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系助理教授,本身也是媒體人的林照真,曾一針見血地指出,公眾傳媒 向來喜歡報憂不報喜,在塑造受害者家屬無不悲情而無助,要求以命償命上,表現得不遺餘 力,因為這樣新聞才有賣點,報導才有看頭。 許多針對大眾媒體的研究證實了這樣的看法。Judon & Bertazzoni 指出,報導如果可以突顯恨 意,會比一般有關於犯罪的消息更具有新聞價值。Christopher Jencks 的研究更進一步揭露,媒 體的節目製作人會採用個人化與煽色腥的手法來妖魔化犯罪者,以吸引更多的閱聽眾。倘若 「憎恨語辭」(hate speech)成了公眾論述的主流,把行凶者妖魔化是既定的戲碼,那麼選擇原 諒、寬恕、走出傷痛的被害者便成了不合格的演員。無怪乎,媒體會一面倒地選擇報導被害 者家屬不原諒的事情,認為這是人之常情,而極少報導選擇原諒的故事,反視之為偶發的例 外。 受害者家屬人權協會(Murder Victims' Families for Human Rights)的成立 不同於這個宣傳樣板的被害人及其家屬,往往遭到媒體與司法體制的冷落,乃至於其他被害 者團體的排擠。如何讓不同於媒體刻板印象的、受害者及其家屬真實的聲音或訴求,也能夠 有管道抒發、表達?這樣的初衷,促使了受害者家屬人權協會(以下簡稱 MVFHR)的成立。 這個於 2004 年成立的非政府組織,在短短 6 年間,人數迅速地增加,組織也從全美各地,擴 及到諸如日本及韓國等亞洲國家。而其成員也從單純刑事案件的受害者家人,到政治受難者 家屬,進而包括了遭處決的死刑犯的家庭,真實地反映了暴力犯罪,不管是個別的,或是集 體的,「受害」的總是雙方,乃至於整個社會。誠如一位死刑犯的兒子所言,「我們不知道 當父母親遭到處決後,將對這些孩童的生活產生什麼樣的影響,以及這個社會可能要為此付 出多大的代價。沒有人願意費心研究這些,即使這些孩童全都是無辜的受害者...」。 為此之故,MVFHR 反對以暴抑暴,反對死刑,在 2010 年亞洲行的公開信中,他們表示, 「全世界都假設,受害人遺族贊成死刑。大家也都以為,把人犯處決就符合遺族伸張正義、 撫平傷痛的心願,彷彿反對死刑就是不體貼受害人。MVFHR 要讓決策者和社會大眾理解,... 要反制違反人權的行為,就不該再侵犯人權。要尊重受害人,就該避免使用暴力,而不是助 長暴力。」 既是受害者的教會,也是加害者的教會 面對暴力,不拘是體制結構性的,還是個別的刑事侵害案件,教會作為既是受害者的教會也 是加害者的教會,常感到左右為難。特別是在處理信徒性侵與家暴的案例中,教會多半選擇 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漠視或輕忽受害者的痛苦。在〈行走在光明中〉(Walking in the Light)文 章中,美國的天主教主教們在多年否認和沈默之後,終於承認「教會在這個問題上承擔著極 重大的責任」,便是一個例證。但涉及到殺人搶劫或擄人勒贖的案件,不少牧長或信徒卻會 覺得義不容辭應站在受害者這邊,要求「以眼還眼,以牙還牙」的應報正義。記錄片〈死刑 房的門前〉(At the Death House Door)所拍攝的主角,卡羅爾‧.皮克特(Carroll Pickett)在教會信 徒遭到暴徒殺害後,便曾大力支持死刑,直到自己日後成為監獄牧師,參與將近百次處決後, 終於忍不住,開始挺身為死刑冤案奔走,疾呼德州全面廢除死刑。

4


其實,教會作為社群的一份子,本可以在社會的內在療癒過程中,扮演重要的角色。教會, 出於信仰,理應譴責罪,但不否定罪人悔改的可能,協助受害者進行創傷療癒,但不把正義 與報復等同,誠如〈修復式正義的十字架道路〉(A Way of the Cross for Restorative Justice)所言, 「在我們生活的世界,有悲劇、犯罪與暴力,充滿了不平安,而死亡無時不與生命為伴。...我 們祈求平安,祈求真正的公義和和平,祈求關係的修復,祈求醫治和盼望的勇氣。」 修復式神學(theology of restoration)主張,上帝的義是復和的正義,行公義,在上帝而言,就是 在修復破裂的關係,而人有責任去效法上帝的正義,主動干預並且帶來拯救。惟其如此,教 會方能成為基督的身體,化作社會聖禮典的餅和酒,藉由分擔暴力事件後所有受害者(廣義的) 的痛苦與失落,讓過往苦難記憶得到昇華。 今年的十月十七到二十一日,MVFHR 與日本的被害者保護團體(OCEAN)組成代表團來台,除 了在台北及高雄有公開演講外,還會走訪各地的校園與莘莘學子面對面會談。盼望這是台灣 教會參與社會革新,推動並落實修復神學的一個開始。 [ 焦點文章 II ]

政府仍以維持死刑來便宜行事 編按:本文刊登於 2011 年 10 月 10 日蘋果日報,標題被改為「十月十日 國際反死刑日 」 瞿海源(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召集人) 日前總統馬英九表示,廢除死刑是世界趨勢,「我們絕對不排除去進行這方面的討論」,又 稱「現階段主要的目標就是減少死刑的使用」。馬英九對廢除死刑的態度一直就是這樣,用 「絕對不排除」消極的說法來迴避,以目標在減少死刑來應付總統自己聲稱的廢除死刑的長 遠政策目標。即使是總統聲稱減少死刑的使用,但這兩年,在馬英九執政下,國內死刑定讞 的案件大量增加,同時馬英九也堅定地回復執行死刑,實際被處死的也增加許多。總之,可 以確認馬英九若連任,死刑不一定會減少,也絕對不會廢除死刑。 軍事法院終於在九月依法定程序宣判江國慶無罪。江國慶在 2006 年遭軍方判處死刑錯殺死亡。 這個冤錯案雖然連總統都出面道歉,政府和媒體卻仍然不改堅決反對廢除死刑的立場。除江 國慶案之外,也有紀富仁也曾遭檢方起訴求處死刑,直到三審才被判無罪,但已深受煎熬。 最近在速審法影響下,最高法院竟然判決纏訟 24 年,11 次更審的邱和順死刑確定,其間爭議 仍在,不能說完全沒有錯判的可能。至於蘇案、徐自強案也都面臨被錯誤處死的可能。死刑 不廢除,國家就有可能錯殺人民。 國賠換不回枉死者 國家要依法殺人,最終要有「人」來執行殺人的任務,依法依理沒有任何人必須接受命令去 殺人,大家都不願去殺人,於是全國只有 10 多位法警在執行槍決死刑犯。最近有一位資深經 驗豐富執法殺人的法警退休,更暴露了國家缺乏死刑執行者的困境。即使是依法執行死刑, 執行的法警還是必須遭受「殺人」的巨大心理壓力。心理學有名的有關服從的實驗,受試者 要求去電擊人,實際上實驗安排並沒有真正電擊,但被電擊者假裝被電得很慘,發出慘叫聲, 結果被電的人沒受傷,反倒是電人的人心理受到傷害。後來學界認為這種實驗是違反倫理的, 因為實驗者無權去傷害一個人心理。於是法務部長或檢察官又有什麼權利要求法警去殺人而 承受過分的心理壓力? 就誤判錯殺而言,死刑執行了,就無法補救,即使巨額國賠也換不回枉死者的性命。法警受 命執行死刑,心理受到傷害,也無可彌補。其實,我們可以不要執行死刑,也可以嚴厲地懲 5


罰犯「殺人」重罪的犯人。例如就有超過半數的民眾贊成以無期徒刑不可假釋來替代死刑。 記得在政府恢復執行時, 馬總統曾有意至少改善有關死刑的司法制度,但後來卻都一事無成。 政府仍然以維持死刑來便宜行事,到現在還在強調「絕對不排除」去進行有關廢除死刑的討 論。 [ 怕死特派員專區 ] MVFHR 飄洋過海來看你:看見被害人 20100704 台北信義誠品 http://youtu.be/S477luElg_U 2010 飄洋過海來看你@日韓 - MVFHR Asia Speech Tour in Korea & Japan http://youtu.be/6rAKflop76s 本期編輯:林欣怡) 若您願意推薦我們的電子報給您的朋友,請來信:taedp.tw@gmail.com。若您想取消訂閱,請 寄電子郵件至 taedp-newsletter+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非常謝謝您! 觀看各期電子報請點選:http://www.taedp.org.tw/index.php?load=read&id=825 (本期編輯:林欣怡)

6

No.18+111013_0  

2011 MVFHR Speech Tour in Taiwan 
 
 
 
 
 
 
 
 
 
 
 
 
 
...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