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季刊第130期-戰爭與和平 追尋西雅圖的天空(一)

Page 1

綠色瞭望 Green Watching

追尋西雅圖的天空(一)

戰爭與和平

完整版

創意發想/楊恩生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設計學系 文.圖/李馨雅 屏東私立啟智教養院

拓荒者廣場中央的西雅圖酋長塑像

說到西雅圖,想到的是星巴克創始店的咖啡、比爾蓋茨,或是全美三大噁心景點之一的口香糖牆?還是電影 西雅圖夜未眠裡的浪漫邂逅?太空針塔?如果看過這本書《西雅圖的天空─印地安酋長的心靈宣言》,也許 會知道西雅圖這個年輕美麗又先進城市的名字,背負著一段哀傷又淒美、悲壯以及永垂不朽的故事。故事訴 說幾個民族的消長、滄海桑田的遺憾,主角是繼亨利.戴維.梭羅(Henry David Thoreau,1817 ~ 1862)的 湖濱散記(Walden; or, Life in the Woods, 1854)之後,首次談到土地倫理(Land Ethics)的一位「野蠻人」-與 這個城市同名的印地安酋長西雅圖(Chief Seattle,1786 ~ 1866)。 第一次閱讀西雅圖酋長的宣言時,尚在求學時期,雖有所感觸,但也只是在心中激起小小漣漪;2015 年初 於楊恩生教授課堂中再一次閱讀後,竟是熱淚盈眶,深深體會到西雅圖酋長對於生養自己的大地是抱持著如 此深刻的情感,How can one sell the air ?是啊!天空、大地、空氣、水是孕育生命的母親,各種生物、植物 就如同手足,怎麼可以分割自己的親人去做買賣?這是瞭解自然與人共存的智慧者從靈魂深處竭力的吶喊, 句句如詩詞般優雅悲傷的文詞來自柔韌而又謙卑的心靈,可以說是無力回天時無助且沉痛的詠唱,卻也是給

大自然季刊


綠色瞭望 Green Watching

追尋西雅圖的天空(一)

戰爭與和平

完整版

創意發想/楊恩生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設計學系 文.圖/李馨雅 屏東私立啟智教養院

拓荒者廣場中央的西雅圖酋長塑像

說到西雅圖,想到的是星巴克創始店的咖啡、比爾蓋茨,或是全美三大噁心景點之一的口香糖牆?還是電影 西雅圖夜未眠裡的浪漫邂逅?太空針塔?如果看過這本書《西雅圖的天空─印地安酋長的心靈宣言》,也許 會知道西雅圖這個年輕美麗又先進城市的名字,背負著一段哀傷又淒美、悲壯以及永垂不朽的故事。故事訴 說幾個民族的消長、滄海桑田的遺憾,主角是繼亨利.戴維.梭羅(Henry David Thoreau,1817 ~ 1862)的 湖濱散記(Walden; or, Life in the Woods, 1854)之後,首次談到土地倫理(Land Ethics)的一位「野蠻人」-與 這個城市同名的印地安酋長西雅圖(Chief Seattle,1786 ~ 1866)。 第一次閱讀西雅圖酋長的宣言時,尚在求學時期,雖有所感觸,但也只是在心中激起小小漣漪;2015 年初 於楊恩生教授課堂中再一次閱讀後,竟是熱淚盈眶,深深體會到西雅圖酋長對於生養自己的大地是抱持著如 此深刻的情感,How can one sell the air ?是啊!天空、大地、空氣、水是孕育生命的母親,各種生物、植物 就如同手足,怎麼可以分割自己的親人去做買賣?這是瞭解自然與人共存的智慧者從靈魂深處竭力的吶喊, 句句如詩詞般優雅悲傷的文詞來自柔韌而又謙卑的心靈,可以說是無力回天時無助且沉痛的詠唱,卻也是給

大自然季刊


予所有人類世世代代的警訊。為何西雅圖酋長會有如此沉痛的宣言?現 在所流傳的文稿是在什麼樣的時空背景下所產生?是原版或是有修正 過?一個所謂的野蠻人—北美印地安人老酋長的一番話為何流傳百年? 在文稿發表約 150 年後的今天,西雅圖酋長的族人及他們所熱愛的土地 及天空有何變化? 於是,我們師生踏上旅程,千里迢迢地來到西雅圖、來到現今華盛頓州 普傑峽灣,坐而言,不如起而行,現在請跟隨我們的腳步,透過西雅圖 酋長的雙眼,追尋西雅圖的天空,實際站上西雅圖酋長生長的土地、接 近與他留著同樣血液的部族、找尋與他們生活貼近的動植物,參加每年 8 月份所舉辦的西雅圖酋長紀念日,尋求對土地倫理傾訴的真實性。

西雅圖酋長唯一的照片,相傳是西雅圖自己到 市區的照相館所拍攝。 (Public Domain "Chief seattle" https://en.wikipedia.org/ wiki/Chief_Seattle#/media/File:Chief_seattle.jpg)

北美印地安族的血淚與屈辱 北美印地安戰爭到印地安移居法案

北美印地安人與歐洲移民的歷史,不單純只是「世界

時的印地安人並沒有「土地所有權」的概念,認為土地是

史」的一部分,阿爾多.李奧帕德(Aldo Leopold, 1987 ~

部落共有,族人共同在土地上生活,印地安人最初並不瞭

1948)在其著作《沙郡年紀》(A Sand County Almanac,

解一旦土地具有所有權,他們就喪失在土地上生活的權

1949)中便呼籲,應該以「生態學」的觀點重新審視人類

利。聯邦政府的政策是不斷奪取印地安人的土地,「為了

的歷史。如果透過西雅圖酋長宣言中所蘊含的生態學觀點

滿足政府的需求,在一定時期內不僅要容納來自聯邦其他

來檢視,看到的將是新舊大陸之間「文明」與「野蠻」的

州的移民,還要容納來自外國的移民」根據這項政策,聯

交流下,人類企圖改變自然,如同環境與生態史專家克羅

邦政府派出的印地安事務官員強迫印地安人簽屬轉讓土地

斯比(Alfred W, Crosby)所說,人類為了文明造成生態破

的條約。從 1778 年,聯邦政府與現在的德拉瓦州的印地

壞,即是「劫掠未來」。

安部落簽訂第一個條約起,到 1870 年代共簽訂 370 項條 約。這些條約的共同點是:

說到印地安人、歐洲移民及美洲大陸,不得不提及

1. 談判地點在聯邦政府的軍事要塞,印地安代表只能簽字,

1492 年哥倫布登陸美洲大陸後,陸續為新大陸帶來新移

別無選擇。

民、文明、疾病,為舊大陸帶來新的疆土、資源及新希望;

2. 條約苛刻,從印地安人手上奪取大量土地,影響到印地

前往新大陸的歐洲移民與當地的原住民—印地安人之間的

安人賴以維生的漁獵生活。

關係,從歐洲移民最初接受印地安人的救濟,逐漸演變成

3. 部分印地安人代表並沒有部落的授權。

與印地安人爭地,到壓迫印地安人的生存,最後終於爆發 北美印地安戰爭。北美印地安戰爭並不是一場戰役,而是

每項條約不是剝奪印地安人的土地,就是背叛聯邦政

1622 ~ 1923 年,美國拓荒者和聯邦政府與印地安人在美

府先前的承諾。到南北戰爭前後,印地安人已成為少數民

國獨立戰爭前後期間,間歇性所發生大大小小的衝突事

族,他們處於任人擺布的地位,成為聯邦政府的救濟對象,

件,起因多半源於北美洲西部的白人殖民者數量日益增

美國政治生活中漸漸看不到印地安人的角色。

多,逐漸威脅到印地安人賴以生存的土地。 由這些歷史背景可以看到印地安人被迫遠離自己的家 從 1780 年代起,聯邦政府開始與印地安人簽屬合約,

鄉,因為黃金、肥沃的土地在「聯邦政府有更好的利用」,

但印地安人卻經常簽約後沒多久便毀約,主因是這些條約

讓印地安人遷移到「貧瘠的保留地」。除了土地的消失,

幾乎都是聯邦政府為了獲得土地而強加給印地安人,但當

文化及民族的保存也越來越艱困;然而,不斷湧入新世界

蘇夸密西族近普傑峽灣的活動中心

大自然季刊


的移民,對於土地的需求慾望只有越來越高。1830 年 5 月,聯邦國 會通過《印地安人移居法》(Indian Removal Act),從法律上剝奪印 地安部落在密西西比河以東的居住權,侵占他們世代相傳的家園和土 地;傑克遜總統(Andrew Jackson,美金 20 元鈔票上面那位)鼓勵印 地安人接受聯邦政府提供的密西西比以西的土地,並承諾他們永享主 權,傑克遜政府強迫印地安人放棄 1,100 萬英畝的土地來到西部。 1838 ~ 1839 年,聯邦軍隊迫使 15,000 名切諾基人(Cherokee)離開 喬治亞州,遷徙到奧克拉荷馬州,四分之一印地安人死於途中,被切 諾基人稱為「血淚之旅」(Trail of tears),傑克遜總統也違背當初與 印地安人談判的承諾:「…只要青草在生長,只要河水在奔流,他們 就可以永遠擁有這片土地……」,對於踏上「血淚之旅」的印地安人 世世代代而言,最初的承諾是多麼諷刺!從戰爭到被迫簽屬條約,印 地安人民族性中的自尊,一點一點地被削弱,此時,印地安人已從北 美洲地圖的東邊向西邊逐漸消失,但是,聯邦政府對土地的索求並未 停止,奪取的手伸到太平洋。

筆者與西雅圖酋長追思會主持人的合影

民族尊嚴?或族群延續?

1853 年,西雅圖酋長所屬的蘇夸密西族(Suquamish)謹守著最 後一片土地—現今華盛頓州普傑峽灣,生為當時部落領袖的西雅圖徘 徊在族群的尊嚴與族人的生存危機前,他痛下決定簽署艾略特條約 (Point Elliot Treaty)—將蘇夸密西族生活世世代代的普傑峽灣周遭 200 萬英畝的土地,以低價 15 萬美元賣給美國聯邦政府。當然,這 不是西雅圖酋長願意的,他發表一篇動人心弦的演說,內容流傳至今, 並且一再被改寫,演繹出四個版本,也被質疑內容的真實性,也有人 提出宣言的內容「是一位好萊塢編劇泰德.佩瑞(Ted Parry)於 1972 年幫一部浸信會出資的紀錄片寫的腳本,是創作」。在實地走訪蘇夸 密西族部落以及蘇夸密西族博物館,所得到的答案是:雖然當初由亨 利.史密斯(Henry Smith)博士所記下的手稿燒毀於大火中,但蘇夸 密西族人在 1982 年審閱史密斯博士的日記後,確定演說的真實性。 在收集有關美國聯邦政府與印地安人的交手過程中,也可以發現,許 多印地安酋長的發言,都與西雅圖酋長有同樣的精神,僅列出幾個較 知名的部族酋長的發言: 肖肖尼(Shoshone)的酋長特庫姆塞(Tecumseh)約在 1811 ~ 1812 年間曾說:「土地屬於大家,為每一人所有……」、「我們的父親! 太陽才是我們的父親,土地是我們的母親;我們在她的懷抱裡休息。」 喬克托(Choctaw)的一位老酋長約在 1820 年左右曾對當時的美 國總統詹姆斯.門羅(James Monroe)說:「很抱歉,我不能答應你的 要求……我們如同林中的草,在此生長;我們希望留在這裡,不想遷 移到另一個地方。」一位塞米諾爾(Seminole)酋長則對第六任美國總

大自然季刊

根據西雅圖酋長發表演說時的形象所塑造的塑像

(cc 創用 "Seattle Municipal Archives" https://www.flickr.com/photos/seattlemunicipalarchives/33094


463813)

統約翰.昆西.亞當斯(John Quincy Adams)說:「我們 在此呱呱墜地,在此長大成人,與這片土地血水交融,對 它倍感親切。」 在他們的認知中,土地、空氣、水……並不屬於任何 一個人,他們無法理解白人移民的思想,不屬於任何人, 何來的買賣?在此,姑且不論西雅圖宣言內容的真實性, 我相信,宣言中所闡述的土地倫理,確實留存在印地安人 數千年來的血液中。 究竟,西雅圖酋長是誰?他是努力於維護族群生存的 偉大貢獻者?或是出賣族群、土地的叛徒?還是對土地倫 理先知者? 西雅圖酋長之墓

一位和平戰士的出現 驍勇善戰且足智多謀的大塊頭-- The big one rise

西 雅 圖 酋 長 於 1786 年 出 生 在 布 萊 克 島, 本 名 是 「Si’ahl」或「Sealth」,Seattle 可能是因為口語翻譯上的誤 傳。 父 親 名 為 Schweabe, 是 蘇 夸 密 西 部 落 的 酋 長, 母 親 Scholitza 是目前肯特郡附近的 Duwamish 族。傳說在 1792 年,即西雅圖 6 歲時,就以敏銳的觀察力發現喬治. 溫哥華上尉(Captain George Vancouver)的探險隊在蘇夸密 西海域中的班布里治島下錨。加上他從小便會說兩種盧紹 錫德語(Lushootseed)語系的語言,會兩種部族的祈福儀 式,年紀輕輕的他在當時便展現其領導、雄辯的才能,西 雅圖年輕時也做過商人,曾在普傑峽灣以海狸和海獺毛皮 與白人交換羊毛毯。 西雅圖遏止現今金縣上游部落的偷襲而保存普傑峽 灣,鞏固他作為蘇夸密西酋長以及與 Duwamish 聯盟的地 位。西雅圖在 20 歲出頭的時候,制定一個計畫,率領部落 將河邊的樹木砍倒並橫倒在連頓的白河(White River,現 在的綠河 Green River,也稱作 Duwamish River)上,使得 從上游向下侵略的部落因此翻船或迷失方向。計畫的奏效 讓他聲名大噪,且被提拔為酋長,而前酋長則成為副酋長, 當時的他統御當地 6 個部族,並因其身高及雄偉的存在而 獲得「Le Gros」的稱號(意思是 The Big One)。1825 年 他擊敗 Duwamish 族的偷襲,更建立起驍勇善戰及智足多謀 的聲譽。事實上,普傑峽灣的印地安人並沒有世襲的酋長, 有時村莊會有強壯或有才能的領導產生,藉由他們獨特的 大自然季刊


技能受到族人的敬重及跟隨。比如:有可能是漁獵方面的 領導、和平時期的領導以及緊要危急時的領導,西雅圖就 是其中之一。他擁有出色的領導才能及對白人殖民者意圖 瞭解的能力,除此之外,還是知名的使用母語之雄辯家。 1847 年,西雅圖酋長率領蘇夸密西族與湯森港附近 的部落戰鬥,幾乎殲滅對手。但他在此戰役中痛失愛子, 為尋求精神上的平靜,隔年帶著難以平復的心理傷痛在靠 近奧林匹亞的羅馬天主教會受洗,教名為「諾亞」。1848 ~ 1852 年間,西雅圖酋長與白人貿易商頻繁接觸,他對 白人移民維持友善的態度,獲得「白人堅定的朋友」(firm friend of the Whites)的封號。西雅圖酋長與美國的開國元 勛之一,也是西雅圖市的創建人戴維.斯溫森.梅納德 (David Swinson Maynard)醫師結識,梅納德醫師協助西 雅圖酋長及其族人定居在現今的西雅圖市,維繫他們與週 邊的部落之間的和平。當時的西雅圖市很特別,其中印地 安人和白人移民有漁業、經貿的往來,並能和平共處。 但在晚年,西雅圖酋長親眼見證他的族人的傳統文 化,從原本古老的原住民生活方式,慢慢地因美國政府強 加的新生活方式而改變。蘇夸密西族必須在傳統的生活方

拓荒者廣場遊人如織,右側的拓荒者大樓樸質美麗,利用各種磚石為建材。

式,如:乘獨木舟上捕魚、打獵、收集各種漿果、根莖類, 同時接受新的經濟和生活方式,宗教、社會和政治體制。 最後傳教士,毛皮商人,永久性的移民為普傑峽灣帶來新 的科技、貨幣體系、私有財產制,甚至是疾病。 The President in Washington sends word that he wishes to buy our land. But how can you buy or sell the sky? the land? The idea is strange to us. If we do not own the freshness of the air and the sparkle of the water, how can you buy them? 在華盛 頓的總統傳來消息,他要買我們土地。但是,怎麼能夠買 賣天空?怎麼能夠買賣土地?這種想法讓我們覺得古怪而 陌生。如果我們並不曾擁有空氣的清新與水面的粼光,你 該如何去買下它們?-取自西雅圖宣言,德州戲劇藝術教 授泰德.佩瑞(Ted Perry)版本的第一段。 所謂的文明,卻為野蠻的印地安人文化帶來破壞性和 顛覆性的改變。美國政府依循捐贈土地要求法案(Donation Land Claim Act),允許外國移民要求印地安人捐贈土地, 讓許多部落感到憤慨。美國政府透過與印地安部落簽訂條

大自然季刊

北美印地安戰爭,印地安人向聯邦軍隊發出生命的吶喊 (Public Domain ''The Silenced War Whoop"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TheSilenced-War-Whoop-1100x790.jpg)


約以收取印地安人的土地所有權,建設新的橫貫鐵路以建 立殖民地。西雅圖酋長很清楚,無論在人數、軍事、經濟 各方面印地安人皆無法與美國政府相抗衡,軍事衝突並無 法徹底解決問題且會持續下去,他思考著族人該如何在如 此險惡的情勢下生存。1854 ~ 1855 年,他被任命為簽署 艾略特條約的發言人,他雖表達反對意見,但也意識到自 己的努力徒勞無功,只能同意簽署,於是他對州長艾薩克 史蒂文斯(Isaac Stevens)、白人移民和大約一千名印地安 人在內的集會發表演說,控訴人類不應該對於土地和大自 然予取予求,傳說中,西雅圖酋長右手指著天空,左手按 在艾薩克史蒂文斯的頭上(西雅圖酋長非常高,艾薩克史 蒂文斯則很矮小),以宏亮的聲音說出內心的的沉痛與不 捨,即著名的「西雅圖宣言」。 西雅圖酋長展現宏偉的演說姿態,傳誦至今。這場演 說,顯示一個為了族群福祉努力的長者,親眼看著自己的 世界在有生之年將被顛覆,而在他離世後,親筆簽下的條 約仍會一直存在,約束他的血脈。這場被人們稱之為「葬 禮演說」或「天鵝臨終之歌」的演說,藉由亨利.史密斯, 一位對印地安人文化有興趣,同時也是演說的目擊證人, 記錄下來並翻譯。西雅圖酋長表示他接受聯邦政府的提 議,不發動戰爭反抗在力量上占絕對優勢的政府,因為那 註定要失敗;也許是因喪子之痛,讓西雅圖酋長不願意面 對在戰火中再度失去他的族人。早期歷史常常反覆刊載移 民與印地安人之間駭人聽聞的戰事。但是,當大多數印地 安人部落被驅趕到西部,印地安人徹底成為弱視族群,他 們在自己的家鄉,成為異鄉人。印地安人這個名詞,似乎 變成被同情或感傷的物件,成為阻礙「進步」的可悲棄子。 西雅圖酋長的演說一再被重印,其內容動人地描述紅種人 史密斯博士紀錄並翻譯西雅圖酋長的演說 (Public Domain "Henry A. Smith" https://en.wikipedia.org/ wiki/Henry_A._Smith#/media/File:Henry_A._Smith_1890.jpg)

與白種人之間的差異,有人因此宣言稱西雅圖酋長是高貴 的野蠻人(noble savage)。西方文化中,有將文人的臨終 絕筆稱之為「天鵝絕唱」(swan song);在英國,卓越的 詩人或歌手可以與天鵝作比,例如莎士比亞的雅號正是 「艾馮的天鵝」(莎士比亞於艾馮河畔斯特拉特福出生), 那麼,西雅圖酋長就是「普傑峽灣的天鵝」吧! 許多討論都是在於翻譯的準確性,如同前述,也有人 相信,這是經過美化的說詞而非西雅圖酋長的真實言論。

艾略特條約,西雅圖酋長及各部落代表者象徵性 地畫上 X 代表簽名 (Washington State Historical Society "signature and Chief Seattle's X mark on the Point Elliot Treaty" http:// washingtonhistoryonline.org/treatytrail/treaties/timeline/ treaty_2.htm)

然而,演說中對於族群與土地的熱愛、人與土地之間的關 係,無不反映著土地倫理的精神,這樣的主題及意義的深

大自然季刊


度,在演說中是十分清楚的。因此,在閱讀宣言時,應該 要思考的是,如何簡潔地透過西雅圖酋長的眼睛來看我們 所生活的土地,揣摩這位歷經風雨的領導者,在面臨他的 人民生存的意志前是如何做下決定的。 1855 年西雅圖酋長與美國政府簽署艾略特條約,同 意遷往麥迪遜港口印地安保留區,並放棄蘇夸密西剩餘土 地的所有權。艾薩克史蒂文斯,同意提供蘇夸密西部落醫 療保健、教育、捕魚和狩獵權。但當 Duwamish 部落得知 他們沒有像蘇夸密西族那樣分配到保留區,讓 Duwamish 部落對西雅圖酋長非常怨恨。隨後發起「亞基馬印地安之 戰」(Yakima Indian War,1855 ~ 1858)。當然,面對 絕對優勢的聯邦政府,Duwamish 注定失敗,沒有保留區、 生活沒保障,最後甚至成為難民。

另一個角度看左側的沈船停車場及右側的拓荒者大樓(陳莉恩攝)

有些簽署麥迪森溪條約(Treaty of Medicine Creek)的 部落,如皮阿拉普(Puyallup)及麥加索(Muckleshoot), 對於條約及其保留區感到憤怒,並拿起武器反抗移民和軍 隊。1856 年,印地安軍隊最後襲擊埃利奧特灣的移民及 軍隊。西雅圖酋長決定讓蘇夸密西保持中立而未出戰,因 為他相信這樣可以避免蘇夸密西和 Duwamish 兩個部落之 間的流血衝突。而他一直與白人、附近的部族維持良好關 係。因此,加上西雅圖酋長對早期移民的和善及所建立的 長期友誼,他們感念西雅圖酋長對他們的友善,城市的創 始人便建議使用西雅圖的名字來為這個城市命名。西雅圖 酋長留在保留區,但他繼續來往於這個由他名字所命名的 城市,參與部落間的會議及其他相關業務。

見證西雅圖的歷史--拓荒者廣場 現今西雅圖市市中心西南角的一個街區,設有拓荒者 廣場用以紀念當年來此拓荒的先鋒。旅行的最後一天,我 們按圖索驥,找到拓荒者廣場,有趣的是,正擔心找不到 停車位時,左前方便看到一座停車場,很順利地停好車, 正想著哇!停車費好貴時,突然發現這停車場似乎有著奇 特的外型,便匆匆為此停車場拍攝幾張照片。回到台灣查 資料時才發現原來這個停車場是著名的景點:沉船停車場 (Sinking Ship Garage),西雅圖的居民幾乎一致認為這是 整個西雅圖最醜的建築,它古怪的外型真的就像擱淺在街 角的船,船頭怪異的卡在水泥路中。其實這個怪異的外 型,並不是刻意設計的!

大自然季刊

沉船停車場,就像一艘沉船的船頭。


原來沉船停車場的前身是西方旅店,是一間幾乎完全 木造的建築,在 1889 年西雅圖大火後,重新建造並更名 為西雅圖旅店,更因淘金熱而紅及一時(前往阿拉斯加淘 金的必經之地)。不幸的是 1949 年又發生大地震,附近 地區的繁榮景象也因地震過後以及淘金熱的逐漸褪去而變 得蕭條。當時的西雅圖因地勢低窪,飽受漲潮淹水之苦, 故政府決定進行都市重建計畫,將這一帶嚴重積水的低窪 的地區填土墊高。1962 年時原本預定要將西雅圖旅店拆 除,但當地居民認為這是能代表西雅圖歷史的遺跡而大力 反對,因此西雅圖旅店僅被拆除上半部,後來周遭的地勢 部分加高,使得這棟飽經風霜的建築變成現今如同卡在路 中央的奇特模樣,成為都市重建計畫後的最佳見證。

梅納德醫師的相關文物

邁出停車場左轉沿著 James 街,立刻被右前方的一棟 外型古樸優雅的拓荒者大樓吸引住目光,拓荒者大樓是 1889 年西雅圖大火後,由建築師(Elmer H. Fisher,1840 ~ 1905)以各種磚、石和鐵等防火建材所完成,這些 19 世 紀 後 期 的 建 築 大 多 為 羅 馬 風 建 築(Romanesque architecture,也稱作羅馬化建築),構成該街區的建築特 色。因為其歷史價值及居民對它的情感,讓它逃過後來的 重建計畫。眼前的拓荒者大樓中有許多骨董店及咖啡店, 外牆上裝飾著草花和大樓的質樸倒是相映成趣。如果跟著 旅行團,幾乎都會參加一項知名活動「地下城之旅」 (Underground Tour),100 年前的西雅圖大火後,政府的 都市更新計畫將原有的舊建築結構改良成地下排水系統, 新建築就從舊建築的二樓向上蓋,原先一樓的商店變成獨 具特色的地下商店街,但地下商店街最後因治安問題而關 閉。「地下城之旅」可以走進過去的地下商店街,但我們 因時間問題未納入行程中,所以只有在紀念品店裡逛了一 下!這裡有關西雅圖酋長或印地安部落的資訊不多,倒是 陳列一堆西雅圖酋長的好友-梅納德醫師的相關文物。離 開時看到幾乎有 20 公分長的超大老鼠軟糖,好奇詢問店 員才知道:西雅圖大火中死傷最為嚴重的就是老鼠!所以 軟糖是紀念老鼠的……。 回到地面,背對著拓荒者大樓,眼前呈現三角形的綠 蔭,正是西雅圖過去的市中心-拓荒者廣場。拓荒者廣場 與周遭的各種老建築及歷史遺跡共同稱為拓荒者廣場-滾 木路歷史區,被列入國家史蹟名錄。拓荒者廣場娓娓道出 1852 年之後的西雅圖歷史,因為建築本身保存得當,仍

大自然季刊


保有美國 19 世紀末的歷史氛圍。拓荒者廣場上最醒目的,應 該就是正中央的西雅圖酋長塑像以及一座高聳的印地安圖騰柱 (Totem Pole)。此圖騰柱還有一段頗為有趣的故事:1899 年, 一位市政府商業處的會員,在阿拉斯加度假途中竊取特林吉特 部落(Tlingit Indians)的圖騰柱,強行帶回並當作禮物送給西 雅圖市。於是,特林吉特族向法院控訴,要求歸還圖騰以及 2 萬美金的損害補償。然而,法院最終卻裁定,市府可以保留圖 騰柱,且僅僅支付 500 美元當作賠償即可。1938 年時,圖騰 柱遭到蓄意縱火,市府將剩餘的部分送回特林吉特部落重新修 復,完成後在部落的祝福下,新的圖騰柱再度聳立於拓荒者廣 場,並未要求分毫的補貼;旅行前所購得的一本台灣出版的旅 遊指南所提供的資訊卻是:部落送回重新修復好的圖騰柱時, 向西雅圖市要求修復費用 5,000 美金,以及當初圖騰柱被竊取 的 5,000 美金作為賠償,也就是要求西雅圖市要付 1 萬美金, 此說法與美國國家公園系統 National Park Service 所提供的資訊 完全不同。這座圖騰柱可以說是訴說歐洲移民與美洲印地安人 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因為具有歷史性的意義,因此美國國家 公園系統將此圖騰柱列為國家歷史文物。站在這,午後溫暖的 陽光被楓葉篩了滿地,手握著相機站在廣場中央西雅圖酋長肖 像前,讀著左右兩邊的立牌分別寫著:「在遠方的兄弟姐妹們, 我們一直記得你們」、「西雅圖酋長,這條街現在是我們共同

地下城中 19 世紀的骨董相片以及文創紀念品(陳莉恩攝)

的家」,思緒在這 100 多年間穿透飛越,拼湊著這美麗城市 的歷史故事,抬頭再看一次西雅圖酋長,怎麼覺得他的表情那 麼憂傷啊! 1866 年西雅圖酋長於麥迪遜港口去世,安葬在蘇夸密西 族的部落墓地。他最後的願望之一是與老友梅納德醫師道別, 梅納德醫師將自己的鋸木廠關閉一天,讓在鋸木廠工作的印地 安人能夠參加西雅圖酋長的喪禮。西雅圖市的商界領袖塞繆 爾.F.庫姆斯(Samuel F. Coombs)回憶,1860 年夏天,有 上千名的印地安人聚集在沙灘,圍繞著一位嚴肅的老人,向這 位長者傾訴著紛爭與難解的問題,長者的角色好似法官,一一 解答這些複雜難解的問題,原來這位長者就是老西雅圖酋長, 一直到他離世前,西雅圖酋長都還在為族人貢獻自己的智慧。 1976 年,西雅圖酋長的墳墓重新整修,2011 年加入圖騰柱及 部分雕塑。從 1911 年至今,蘇夸密西族都會舉行「西雅圖酋 長紀念日」系列活動來紀念他。西雅圖酋長的墓誌銘如下:「即 使這些墓石訴說的往事讓人激動,腳下的塵土厚實地足以留下 足跡,足跡有多深刻,慈愛就有多深,因為這是我們祖先的骨 灰。這塊土地使得我們得以富足的生活百年。」 T/X/B/O

大自然季刊

T/X/B/O

紀念品商店牆面上有著與西雅圖市歷史相關人物的圖片及說明


約有 20 公分長的老鼠軟糖

位於拓荒者廣場中央的特林吉特部落的圖騰柱

大自然季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