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gggg 年 gg 月 第 gg 卷/ 第 g 期/

河北师范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J OURNAL OF HEBEI NORMAL UNIVERSITY/ Philo sophy and Social Sciences Edition/

g g√ggggg g ∂gggg g ggg

理想化模式与历史学研究 孙 巍 溥 ( 天津师范大学 历史文化学院 , 天津  300387)

摘  要 : 以计量史学和数理史学为代表的科学主义史学 ,虽不失为可贵之探索 ,但因其颇多偏失 , 而迭遭 质疑 。我们不能因噎废食 ,进而简单地对历史研究科学化加以否弃 ,而应该适时地调整研究路径 , 积极而主 动地适应历史学未来发展的需要 。有鉴于此 ,笔者提出理想史学研究模式 。理想史学由理想状态和理想实 验两部分组成 。理想状态是与经验现实相对而言的纯粹形态 ,理想实验是与直观测量相对而言的思维实验 。 科学之本质在于理想化 ,精确化 、 数学化 、 实验化 ,仅是理想化之不同层次的外烁扩延 。 关键词 : 科学主义史学 ; 理想化模式 ; 历史学研究 ; 历史科学化 中图分类号 : K 061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0Ο5587 ( 2009) 06Ο0139Ο06

  一直以来 ,史学“求得其公理公例”[ 1 ] 的科学化 尝试 ,远不及“如实地说明历史”[ 2 ] ( P89) 的客观化努力 成果丰硕 。一方面 ,文本考据工作成效显著 ,探赜索 隐之书层见叠出 ; 另一方面 , 科学主义史学屡遭非 议 ,科学主义史家翻然改图 。其根源在于“历史学家 和其他社会科学家一直未能找到一个能分析人类社 会现象的较好的理论框架 ……时至今日 , 关于人类 行为本身的许多理论 ,仍然停留在对经验的描述上 , 并不具有数理科学那种普遍的有效性 , 因而不能满 ( 足人们理解复杂的社会现象的需要”[ 3 ] P513) 。基于 以上事实 ,笔者认为在科学主义史学之外 ,开展一些 创新性探索仍显必要 。

一、 科学主义史学之现状 20 世纪 70 年代以后 “即使在计量史学家内部 ,

也对计 量 史 学 方 法 流 露 出 不 同 程 度 的 怀 疑 和 失 ( 望”[ 4 ] P24) 。一度 宣 称“只 有 计 量 化 的 史 学 才 是 科 ( 学”[ 5 ] P6) 的勒胡瓦拉杜里 ( E. Le Rog Ladurie ) ① ,在 上世纪 80 年代初却转而提出 “ : 1950 —1970 年间疯 狂地推行计量研究和信息技术”是一种“偏向”[ 6 ] 。 新经济史学派 ②的主要代表福格尔 ( Fogel ) 后来也

大谈“历史学中计量方法的限度”[ 7 ] ,并声称“要问计 量史学方法能否使历史学成为一门科学 , 我认为答 案是干脆的 ‘ : 不’ ”[ 8 ] 。 按照杰弗里 ・巴勒克拉夫 ( Barract bugh ) 的观 点 ,广义上的计量史学“是指对一系列可以量度的现 象进行的历史研究”[ 9 ] ( P104) 。然而史学研究不可避 免地要涉及情感分析和价值判断 ,这些现象“实际上 ( 构成了历史上的大部分时期”[ 9 ] P106) , 那么真正“可 以量度的现象”又有多少呢 ? 实践表明 “ , 这种方法 只可能应用于有充分统计资料可用的那些时期 ( 大 致指 1780 年以后) ” 和“世界上的某些地区即欧洲和 北美的历史研究 ,因为这些地区比较早地注意了国 ( 民核算的统计”[ 9 ] P106) 。由是观之 , 计量史学在广度 上受限颇多 ,其结论既难有广阔的适用空间 ,亦疏于 对宏观性历史问题的整体把握 。广义上的计量史学 尚且如此 ,更遑论让 ・马尔祖斯基的“狭义和严谨的 定义”[ 9 ] P104) 下的计量史学 ! 不宁唯是 , 数据资料的占有是使用统计方法的 先决条件 ,但考虑到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修史习 惯 ,这一条件仅在研究少数国家的少数时期时方能 满足 。因而在计量史学研究中“最令人头疼的问题 (

收稿日期 :2009Ο02Ο25 作者简介 : 孙巍溥 (1986Ο) ,辽宁鞍山人 ,在读硕士研究生 ,主要从事史学理论与史学史研究 。


・1 4 0 ・ 是缺少数据 。 ……不是从未收集过就是丢失了 。有 些情况下 ,数据是有的 , 但它们数量巨大”而不得不 ( “借助于现代统计方法的帮助”[ 10 ] P917) 。于是乎 , 高 等数学 “ 、高级推理统计学和多变量解析领域的分 [ 11 ] ( P353) 析” 成了计量史学的理论基础 “ , 相关分析 、

期被埋没”[ 3 ] P520) 这一因素 ,其结论亦因此而与史实 大相径庭 。 毋庸讳言 , 以计量史学和数理史学为代表的科 学主义史学 , 虽不失为可贵之探索 , 但因其颇多偏 失 ,而迭遭质疑 。这些质疑 ,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欧美

回归方程 、 趋势推论 、 意义度量 、 线型规划 、 动态数 列、 超几何分布 、 投入产出分析 、 因子分析 、 马尔科夫 链等数学模型 、 模糊数学 , 还有博弈论和对策论 、 曲 线拓扑理论” 成了计量史学的常用方法 “ , 电子计算 [ 12 ] ( P296) 机成为历史计量研究的主要手段 。 ” 人文学

史学界对“历史科学化” 的理解尚显肤浅 ,年鉴派“跨 学科综合” 的研究路径尚有不足 。

者与理工科学者的知识结构迥然异趣 , 计量史学对 此视若无睹 ,实属不该 。 总之 , 历 史 现 象“是 一 种 茫 无 边 际 的 杂 [ 3 ] ( P79) 多” ,是一种无限之多的 、 异质的因素的微妙组 合 ; 统计方法又是一种大数据量的模型计算 ,其图像

( 通 (L . Sto ne )“叙事史的复兴”[ 15 ] P377) , 形成了鲜明

与表格既多且杂 , 概念与公式枯燥难懂 。计量史学 ( “对历史资料进行数字统计”[ 13 ] P375) , 其研究过程必 定异常复杂 ,其研究成果不免晦涩艰深[ 14 ] 。可想而 知 ,一本“耗费巨大的资金和人力”[ 3 ] ( P344) 的“充满复 杂的数学公式和图表的历史书” 必定使“广大读者望

现”[ 17 ] P291~293) 。 “如果历史学终于完成了从伪科学 向科学的过渡”,那么“这个转折点 ……从其规模和 重要程度来说 ,相当于预示着近代物理学诞生的哥 白尼天体运行说 。 ……然而 , 这样的胜利目前尚未 赢得”[ 9 ] ( P117) 。有鉴于此 , 笔者不揣浅陋 , 冒昧地提

而却 步 ”; 研 究 者 不 仅“在 同 行 中 ……知 音 难 ( 觅”[ 3 ] P30) ,研究工作亦难以为继 。 较之计量史学 , 数理史学更侧重于从整体上探 寻“人类行为的普遍数学模式”[ 3 ] ( P515) 。然而“现实 具有无限的多样性 , 各种因素往往汇集在一起作用

出理想史学研究模式 , 希望能在西方史学理论体系 之外 ,为开拓历史学的研究领域尽一份绵薄之力 。 所谓“理想化”,非与先验论同一指谓 ,亦与完美 化内涵有别 ,更非对经验现象的简化和忽略 。理想 史学由理想状态和理想实验两部分组成 。在理想状

于同一事物”[ 15 ] P164) , 故而历史现象实由大量函数 叠加而成 ,视作一个函数处理 , 并以此作为“把这些 复杂观念联系起来的定律 ,是一个严重的错误 ,因为 这些复杂观念的内容是如此丰富 ,又丝毫未经分析 , 我们 不 能 希 望 立 刻 用 符 号 公 式 来 说 明 它

态中 ,理想史学将赋予历史量 ③赋予理想点 ④ 。在 理想实验里 ,理想史学用表征历史量表征理想点的 运动轨迹 。 经验主义以现象为中心 ,内涵多而外延少 ; 理想 状态以理想量为本位 ,内涵少而外延多 。换言之 ,经

们”[ 16 ] P346~347) 。数理史学日渐式微 , 建立数学模型 分析经验史事的研究路径难辞其咎 。 以数理史学之范式 , 分析文明发展现象的拉歇 夫斯基 ( E. Rashevsky) ,可谓个中翘楚 。他先把“一 个国家或民族平均城市人口数量与河道 、 海岸线长

验主义研究若比作雕版印刷之雕版 , 理想状态思想 则如活字印刷之活字 ⑤ 。因而理想史学必须通过定 义和诠释 ,建立一套与经验主义研究不同的语言 ( 术 语) 体系 。历史量的定义 , 必须以客观存在为前提 , 以内涵单一为标准 ⑥ 。 “忽略次要因素和过程 ,只考

度及人口密度等” 很多因素归纳成一个含有 15 个未 知数的基础公式 ,再将“人的行为模式与通讯媒介之 间的关系”“ 、家庭环境的作用”、 新思想“对人体大脑 中心的刺激”“ 、孩子天生接受某事物的能力” 等多种 复杂因素逐一考虑 , 经由 12 次高等数学变换 , 得到

虑起决定作用的主要因素”[ 18 ] P431) 是理想化的表现 而非途径 ,因而认为理想化就是忽略 、 简化或是分解 的想法都是非常肤浅的 。由于学科特点的不同 , 理 想史学的语言体系亦不与其他学科相同 。总之 , 理 想史学研究必须以建成一套与经验主义研究不同

一个含有 7 个未知数的复杂公式[ 3 ] P516~520) , 两式联 立 ,始能得出结论 。数理史学繁难至此 , 犹有缺失 。 如拉氏就未曾考虑“代表真理的某些理论 、 学说 、 思 想会因人们认识的限制或因某种压制而在历史上长

的、 与其他学科不同的语言体系为前提 ,马克斯 ・韦 伯失之于前 ⑦ 、 物理主义史学失之于后 ⑧ 、 早期实证 主义失之于前后 ⑨ 。 “现 实 本 身 是 一 片 混 沌 的 神 秘 经 验 整

(

(

(

(

二、 理想史学研究模式之涵指 时下科学主义史学的堪忧现状 , 与劳伦斯 ・斯 的对比 : 一方面 ,文本考据工作成效显著 , 发微钩沉 之著层见叠出 ; 另一方面 “ , 结果的壮观 ……不亚于 17 世纪的物理学的成果之运用于 18 世纪的机械技 术那 样 ”的“人 性 的 科 学 ” “大 体 上 并 没 有 实 (

(


・141 ・ 体”[ 19 ] P423) ,理想状态则是与经验现实相对而言的 纯粹形态 。理想状态思想既实践了卡尔 ・马克思 ( “最大的矛盾”[ 20 ] P160) 的“主要矛盾”思想 , 又超越了 马克斯 ・韦伯“尽可能展现完备之意义妥当性的概 念单位”[ 21 ] ( P26) 的“理念型”方法 。理想状态不是对 (

论应用到实际中与实验或观测数据相对照 。 ”[ 26 ] P6) 一言以蔽之 ,理想化之思想 , 至伽利略备矣 ; 理想化 之程式 ,至牛顿成矣 。 概言之 ,理想状态可以排除一切干扰 ,进而将复 杂的现实问题转化为简单的数学问题 , 同时摒弃高 (

历史表象的经验描述 ,不是对历史过程的假设猜想 , 而是对历史线索的高度纯化 。因而理想状态在经验 现实中并不存在 ,理想状态亦不要求接近经验现实 。 理想状态不同于理论模型 ,经由理想状态所得结论 , 既不能单独解决任何现实问题 , 亦不能单独反映任

等数学和统计方法 ,而代之以简单的初等数学分析 。 理想实验不必依赖统计数据即可得出结论 , 这既有 效地扩大了史料的利用范围 , 亦普遍地适应了历史 学家的知识结构 ,实验结果的客观性也避免了由于 立场不同而造成的认识分歧 。理想史学所得结论 ,

何社会现象 。即使是对历史发展趋势的粗略描述 , 如果没有多项成果间的协同作用 , 亦不可能 。因而 对理想史学而言 ,经由理论整合而形成的理论体系 , 其价值远超于各项成果自身价值的简单加和 。 “实际测量直观的经验材料时所获得的量值不

一经研究者的理论整合 , 即可成为环环相扣之理论 体系而协同作用 ,一如牛顿之经典力学体系 。

免是经验的和不精确的” , 理想实验则是与直 观测量相对而言的思维实验 。“伽利略的《对话》的 有意义的特点是 ,这本书不单纯是实验资料的陈述 , 它还包括了许多演绎推理 。例如在讨论到匀加速运 动的性质时 ……伽利略不是以实际的物理量度来回

牛顿发表的《自然哲学之数学原理》开始的”[ 27 ] P1) , 在 此 之 前 则 处 于“经 验 科 学 或 自 然 哲 学 时 ( 期”[ 28 ] P36) 。 “符号公式乃是数学语言组成的极端简 化和分析的产物”[ 16 ] ( P347) , 因此“一门科学只有在成 功地 运 用 数 学 时 , 才 算 达 到 了 真 正 完 善 的 地

答这个问题 ,而是以一个可以称之为理想实验的方 ( 法来回答这个问题 。 ”[ 23 ] P31) 可见理想实验 , 与弗朗 西斯 ・培根之经验归纳 , 与奥古斯特 ・孔德之实证 观察 ,决分两途 。 “探求事物属性的准确方法是从实 验中把它们推导出来”[ 24 ] ( P54) , 理想实验以理想实体

步”[ 29 ] P95) 。笛卡尔和牛顿“都看出在物理学中引入 数学的必要性 ,因此两人都把他们的物理学建立在 ( 几何学的发现之上”[ 30 ] P13) 。但是 “ , 真正代表近代 科学方法论精神的不是笛卡儿而是伽利略和牛顿”, 因为“在伽利略和牛顿那样的近代科学大师那里 ,实

为对象 、 以演绎推理为依据 ,因而不依赖具体的实测 数据 、 实验设备乃至现实客体 。理想实验“公式”式 的结论具有普适性质 “能对具体的实际的直观的生 , 活世界中的事件作出实践上所需要的 , 具有经验的 确定性的预言”[ 22 ] ( P57) 。

验观察与数学演绎是十分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 ( 的”[ 31 ] P238 、239) ,笛卡尔则“不太重视实验”[ 31 ] P237) 而 ( 只是“强调数学方法的地位”[ 32 ] P95) 。培根则矫枉过 正 ,他对数学演绎不屑一顾 ,却对经验归纳法指导下 的观察实验推崇备至 [ 33 ] 。然而“真正代表近代科学

“伽氏在科学方法论上最重要的一项贡献为将 问题‘理想化’ 的这个诀窍 。他能将每个问题减至其 基本而必要的形式 ; 除去非立即相关的因素 ; 寻找并 非描述实际物体的运动 , 而是当环境的影响被除去 或标准化时 ,物体行为的‘法则’。举例而言 ……在

方法论精神的不是培根而是伽利略”, 因为“伽利略 ……所谓的实验并不是培根意义上的观察实验 , 而 是理想化的实验 。 ……只有理想化的实验才可能与 数学处理相配套”[ 31 ] ( P238) 。综上所述 , 科学之本质 在于理想化 ,精确化 、 数学化 、 实验化 ,仅是理想化之

研究下坠物体时 , 忽略摩擦力与阻力 。 ……伽氏可 以区分亚里士多德所谓‘基本’与‘次级’的性质 , 并 集中测量前者 。他避开‘原因’等复杂的问题 , 使能 发现数学的‘描述’。这个‘理想化’ 的窍门使伽氏能 直达 问 题 的 核 心 , 且 发 展 出 简 单 的 数 学 理

不同层次的外烁扩延 。计量史学 、 数理史学以数学 化为旨趣 ,实证主义史学以实验化为旨归 ,理想史学 以理想化为鹄的 , 而科学化则是三者共同追求的 目标 。 从 18 世纪的乾嘉学派到 19 世纪的兰克思潮 ,

论。 ”[ 25 ] P71)“牛顿的《原理》大致上仿照古希腊欧几 里德的《几何原本》来布局 。全书是一种逻辑体系 , 从基本的定义开始 ,再给出几条推理规则 ,经过一系 列的推理和演算 ,得到一些普适的结论 ,再把这些结

实证史学在凯歌行进的过程中 , 也暴露出许多与生 俱来的弊端和缺陷 。其一 “在人类事物的任何研究 , ( 中 ,都必定有一种主观性和相对性的因素”[ 20 ] P17) 。 “历史事实是人为的”[ 20 ] ( P13) “历史学家要事实说话 ,

[ 22 ] ( P10)

(

三、 理想史学研究模式之理据 “物理学真正成为一门精密学科 , 是从 1687 年 (

(


・1 4 2 ・ 的时候 ,事实才会说话 : 由哪些事实说话 、 按什么秩 序说话或者在什么样的背景下说话 , 这一切都是由 ( 历史学家决定的”[ 2 ] P93) 。“历史学家使用这些事实 的过程就是一种不断加工利用的过程 。 ”[ 2 ] ( P99)“历史 学家的确是有选择的”[ 20 ] ( P14) “ , 史料 ……被一种原 则和价值标准所支配”[ 34 ] P22) 。“历史是‘孩子的字 母盒, 只要我们愿意, 就可以拼出任何单 ( 词’ ”[ 2 ] P111) ,而���谓的“求解历史 , 毋宁说是为了让 想像中 的 过 去 重 现 旧 貌 。 ”[ 3 ] ( P426) 其 二 , 从 尼 布 尔 ( Neibuhr ) 到阿克顿 ( Acto n ) , 客观主义史家“在越 (

定义 成“组 成 物 体 的 简 单 的 和 单 个 的 微 小 粒 ( ( 子”[ 40 ] P3) 和“分析所能达到的终点”[ 41 ] P112) 即“一切 ( 无法进一步分解的物质”[ 42 ] P42) , 并指出“化学的任 务是将自然界的物质分解成基本的元素 , 并对元素 的性质进行检验”[ 31 ] ( P302) 。“拉瓦锡的实验 , 使人类 第一次意识到 , 空气中存在着最基本的微粒 ( ele2 mental particles) 。 ……元素概念的提出 , 是一场革 命”[ 43 ] P134) 。 “遗传是一种极其复杂的生命现象 , 但 孟德尔没有被它的复杂性所困扰 。他先集中对一个 性状 进 行 研 究 , 由 此 得 出 遗 传 的 最 基 本 的 规 (

来越小的范围内知道的东西越来越多 , 最终无影无 ( 踪地消失在事实的汪洋大海之中 。 ”[ 2 ] P97)“弗鲁德 ( Fro ude) 说起他参考了国内外 10 万篇论文的手稿 , 这仍是为了掌握 、 有效占领一个狭窄领域所必须付 [ 35 ] ( P262) 出的代价 。 ” “埃德蒙 ・法拉尔 ( E. Faral ) 于

律”[ 44 ] P23) 。 “孟德尔是遗传学的创立者 ……他在实 验中采取了单因子分析法 , 即分别地观察分析某一 对性 状 的 差 异 , 最 大 限 度 地 排 除 其 他 因 素 的 干 扰”[ 45 ] ( P17) 。 “其他人把整个物种的全部性状作为一 个单位 ,而孟德尔用纯的种系进行工作 ,研究各个简

1942 年 写 道 :‘正 是 对 大 历 史 的 恐 惧 扼 杀 了 历

史。 ’ ”[ 36 ] P5) 其三 , 遍览古今中外 , 才 、 学、 识、 德俱佳 者可谓凤毛麟角 。为尊者讳 , 所失者才 ; 鲁鱼亥豕 , 所失者学 ; 伯恩哈特与萨顿对斯特雷泽曼涉苏文件 的漠视[ 2 ] ( P99~102) ,所失者识 “ ; 王沈《魏录》,滥述贬甄

单的 、 可分开的单一性状 。 ”[ 46 ] P581)“爱因斯坦追光 实验 ……是与狭义相对论有关的‘第一个朴素的理 ( 想实验’”[ 40 ] P254) 。事实表明 , 近代自然科学在理想 化模式的引领之下逐一诞生 。物理学 、 化学和生物 学 ,称得上是理想化模式取代经验主义模式所收获

之诏 ; 陆机《晋史》, 虚张拒葛之风 。班固受金而始 ( ) 书 ,陈 寿借 米而 方传”[ 37 ] 卷七 ,曲笔第二十五 , 所失 者德 。 信史难寻 ,令“语文性历史 ……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被 怀疑所围绕”[ 34 ] ( P20) 。理想史学兼具精确性 、 普适 性、 客观性和必然性 ,正可与实证史学互取所长 。

的三个胜利果实 。因而理想化模式理应在社会历史 领域作一尝试 ,理想化模式与历史学科特点相结合 的尝试 。如所周知 , 在“科学与人文的张力未见缓 解”[ 47 ] 的今天 “在历史世界里发现一种牛顿式的规 , [ 48 ] ( P5) 律” 愈显其要 。尽管以往的道路颇为曲折 , 前

“伽利略的著作里所描述的实验都是理想化 ( 的。 ”[ 38 ] P615)“牛顿研究方法的一大特点是对复杂的 自然现象勇于简化 、 善于简化 ,从而建立起理想的物 [ 39 ] ( P105) 理模型” 。拉瓦锡在《化学纲要》中 , 把元素

进的道路上还有许多难题有待解决 , 但我们不能因 噎废食 ,进而简单地对历史研究科学化加以否弃 ,而 应该适时地调整研究路径 , 愈挫愈奋 , 逼近真理 , 积 极而主动地适应历史学未来发展的需要 。

(

(

(

注  释 : ① 欧洲计量史学以法国最为突出 ( 何兆武 、 陈啓能 《 : 当代西方史

体 ,因而在研究中将其想象成“点”。

学理论》,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2003 年版 ,第 329 页) ,法国新

⑤ 举例而言 “ , 物理学家和化学家研究原子 、 分子时 , 没有必要去

史学以年鉴学派为代表 ( 何兆 武 、陈啓能 :《当代西方史 学理

考虑几千年前或几万年前的氢原子 、 氧原子或水分子及其运动

论》,第 392 页 、 第 411 —415 页) ,勒胡瓦拉杜里是第三代年鉴学

方式与现在的氢原子 、 氧原子 、 水分子及其运动方式有什么差

派的主要代表人之一 ( 何兆武 、 陈啓能 《 : 当代西方史学理论》,

别 ,也没有必要考虑伦敦 、 纽约 、 莫斯科或北京的氢原子 、 氧原

第 25 页) ,因此他对该问题的看法很具有代表性 。

子或水分子及其运动方式有什么区别 。因为这些自然物质及

② 计量历史学派以美国为主要代表 , 美国计量历史学派在狭义上

其运动方式总是跨越时间的和空间的界限而恒定不变地存在

就是指新经济史学派 ( 何兆武 、 陈啓能 《 : 当代西方史学理论》,

着 ,总是以同样的形态和特征重复不变地出现在人们的面前

第 28 页) ,甚至可以说“唯一的计量历史学就是计量经济史学”

……历史学家在研究农民 、 雇工 、 商人或城市 、 村落 、 国家 、 军

( 杰弗里 ・巴勒克拉夫著 , 杨豫译 《 : 当代史学主要趋势》, 北京

队、 战争等等社会历史现象时 , 却不能不考虑那些现象在一千

大学出版社 2006 年版 ,第 106 页) 。

年以前和一千年以后的时间差别和它们在北美 、 西欧 、 东欧 、 东

③ 量度历史实体的属性和描述其运动状态时所用的各种量值叫

亚、 西亚等不同地域和国家存在的空间上的差别”( 庞卓恒 、 李

做历史量 , 历史量与物理量 、 化学量和生物量一样同属 于理

学智 、 吴英著 《史学概论》 : , 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6 年版 , 第 328

想量 。

页) 。按 : 在理想史学中 , 农民 、 雇工 、 商人或城市 、 村落 、 国家 、

④ 理想点是内涵数为零的 , 亦即不带有任何性质的绝对纯粹实

军队 、 战争等等经验概念都将不复存在 , 而被如政控点 、 资点 、


・143 ・ 内涵点 、 动机点 、 地位点等等理想点所取代 。举例而言 , 理想史

大学出版社 2007 年版 ,第 33 页) 。“通过与价值的这种联系 , 我

学中不存在“人”的概念 ,其具体论著中也不会出现“人”字 。

们能够有把握地把两类对象区别开”( H. 李凯尔特著 , 涂纪亮

⑥ 表现为定义中无任何经验主义的名词和形容词 , 经验主义的名

译 ,杜任之校 《文化科学和自然科学》 : , 商务印书馆 2007 年版 ,

词就是内涵数不为零的名词 , 经验主义的形容词就是非中性的

第 21 页) 。因此“即使具有了关于物质的自然系统的所有各个

形容词 。

组成部分的完美无缺的知识 、 具有了关于这些组成部分的位置

⑦ 从经验主义到理想化研究 , 必须实现两次超越 , 即经验现象和

和运动的完美无缺的知识 ……精神的东西所具有的不可说明

经验概念的超越 。马克斯 ・韦伯超越了经验现象 ( 马克思 ・韦

性仍然会继续存在”( 威廉 ・狄尔泰著 , 童奇志 、 王海鹏译 《 : 精

伯著 《社会学的基本概念》 : ,第 7 页) , 却没有超越经验概念 ( 马

神科学引论 ( 第一卷) 》,中国城市出版社 2002 年版 , 第 29 页) 。

克思 ・韦伯著 , 康乐 、 简惠美译 《 : 非正当性的支配 — ——城市的

物理主义史学只知道“机械地照搬物理学概念”, 却不知“人 、 社

类型学》,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4 年版 ,第 1 —5 页) 。

会和国家 ,毕竟不是物理学意义上的客体 , 他们并不服从物理

⑧  “人性显然要微妙得多 , 它中间有更多难以捉摸的东西”( 阿诺

学规律”( 何兆武 、 陈啓能 《当代西方史学理论》 : ,第 513 页) 。

德 ・汤因比 、 厄本著 , 王少如 、 沈晓红译 《 : 汤因比论汤因比 : 汤

⑨ 以孔德 、 博克尔和泰纳为代表的早期实证主义史学 , 在 19 世纪

因比与厄本对话录》,上海三联书店 1997 年版 , 第 4 页) “ , 并且

末 20 世纪初发生分化 。其中一支以马克思 ・韦伯为代表 ,摆脱

它的题材也和科学的题材不一样 ,这个差别是很大的”( F. H. 布

了孔德等人对自然科学概念的照搬 ; 另一支以物理主义史学为

莱德雷著 ,何兆武 、 张丽艳译 《 : 批判历史学的前提假设》, 北京

代表 ,摆脱了孔德等人对经验主义概念的依赖 。

参考文献 : [ 1 ]  梁启超 . 新史学 . 新民丛报 [ N ] . 1902 - 03 - 10. [ 2 ]  E. H. 卡 尔 著 . 陈 恒 译 . 历 史 是 什 么 [ M ] . 北 京 : 商 务 印 书

馆 ,2008. [ 3 ]  何兆武 ,陈啓能 . 当代西方史学理论 [ M ] . 上海 : 上海社会科学

院出版社 ,2003. [ 4 ]  侯建新 . 经济 - 社会史 : 整体的和民众的历史 [ A ] . 侯建新主

编 . 经济 - 社会史 : 历史研究的新 方向 [ C ] . 北京 : 商务 印书 馆 ,2002. [ 5 ]  E. Le Rog Ladurie. Le territorien l‘ historien[ M ] . paris ,1973. [ 6 ]  勒胡瓦拉杜里 . 新史学的斗士们 [J ] . 世界历史译丛 ,1980 , (4) . [ 7 ]  Fogel . The Limit s of Quantitative Met hods in History[J ] . 美国

历史学评论 ,1975 , (2) . [ 8 ]  徐浩 ,侯建新 . 当代西方史学流派 [ M ] . 北京 : 中国人民大学出

版社 ,1996. [ 9 ]  杰弗里 ・巴勒克拉夫著 . 杨豫译 . 当代史学主要趋势 [ M ] . 北

京 :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6. [ 10 ]  福格尔 . 新经济史学 : 结果与方法 [ A ] . 何兆武主编 . 历史理论

与史学理论 —— —近现代西方史学著作选 [ C] . 北京 : 商务印书 馆 ,1999. [ 11 ]  张广智 . 西 方 史学 史 ( 第 二 版 ) [ M ] . 上 海 : 复 旦大 学 出 版

社 ,2004. [ 12 ]  刘文涛 , 陈海宏主编 . 高校世界历史配套教材 ・现代 史卷 [ M ] . 北京 : 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0. [ 13 ]  宋瑞芝 ,安庆征 ,孟庆顺 ,王扬主编 . 西方史学史纲 [ M ] . 郑州 :

河南大学出版社 ,1989. [ 14 ]  Б・Н・米罗诺夫 , Э・В・斯捷潘诺夫 . 历史学家与 数学

[ 18 ]  张瑞琨主编 . 中学教学全书 ( 物理卷 ) [ M ] . 上海 : 上海教育出

版社 ,1996. [ 19 ]  阿诺德 ・汤因比著 . 刘北成 , 郭小凌译 . 历史研究 [ M ] . 上海 :

世纪出版集团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5. [ 20 ]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 ( 第一卷) [ M ] . 北京 : 人民出版社 ,1972. [ 21 ]  马克思 ・韦伯著 . 顾忠华译 . 社会学的基本概念 [ M ] . 桂林 : 广

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4. [ 22 ]  埃德蒙德 ・胡赛尔著 . 张庆熊译 . 欧洲科学危机和超验现象

学 [ M ] . 上海 : 上海译文出版社 ,2005. [ 23 ]  弗 ・卡约里著 . 戴念祖译 . 范岱年校 . 物理学史 [ M ] . 桂林 : 广

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8. [ 24 ]  H. S. 塞耶编 . 王福山等译校 . 牛顿自然哲学著作选 [ M ] . 上

海 : 上海译文出版社 ,2001. [ 25 ]  查尔斯 ・赫梅尔著 . 闻人杰译 . 自伽利略之后 [ M ] . 银川 : 宁夏

人民出版社 ,2008. [ 26 ]  王克迪 .《自然哲学之数学原理》 导读 [ A ] . 牛顿著 . 王克迪译 .

袁江洋校 . 自然哲学之数学原理 [ M ] . 北京 : 北京大学出版 社 ,2006. [ 27 ]  罗 益 民 , 余 燕 . 大 学 物 理 [ M ] . 北 京 : 北 京 邮 电 大 学 出 版

社 ,2004. [ 28 ]  邹延肃 . 十八世纪到十九世纪初叶力学的发展 [ A ] .《物理学

史》专题讲座汇编 [ C] . 北京 : 北京物理学会 ,1983. [ 29 ]  保尔 ・拉法格 . 摩尔和将军 — ——回忆马克思和恩格斯 [ M ] . 北

京 : 人民出版社 ,1982. [ 30 ]  丰特奈尔等著 . 赵振江译 . 牛顿传记五种 [ M ] . 北京 : 商务印书

馆 ,2007.

[ M ] . 北京 : 华夏出版社 ,1990 ; 霍俊江 . 计量史学基础 [ M ] . 北

[ 31 ]  吴国盛 . 科学的历程 [ M ] . 北京 :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2.

京 :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1 ; 罗德里克 ・弗拉德 . 计量史

[ 32 ]  林德宏 . 科学思想史 [ M ] . 南京 : 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 ,2004.

学方法导论 [ M ] . 上海 : 上海译文出版社 ,1997.

[ 33 ]  安东尼 ・昆顿著 . 徐忠实 ,刘青译 . 王波校 . 培根 [ M ] . 北京 : 中

[ 15 ]  马克 ・布洛赫著 . 张和声 , 程郁译 . 为历史学辩护 [ M ] . 北京 :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06. [ 16 ]  皮埃尔 ・迪昂著 . 孙小礼 , 李慎等译 , 侯德彭等校 . 物理理论

的目的和结构 [ M ] . 北京 : 商务印书馆 ,2005. [ 17 ]  柯林伍德著 . 何兆武 ,张文杰译 . 历史的观念 [ M ] . 北京 : 商务

印书馆 ,2007.

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2. [ 34 ]  贝柰戴托 ・克罗齐著 . 道格拉斯 ・安斯利英译 , 傅任敢译 . 历

史学的理论和实际 [ M ] . 北京 : 商务印书馆 ,2005. [ 35 ]  阿克顿著 . 朱爱青译 . 近代史讲稿 [ M ] . 上海 : 世纪出版集团 ,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7. [ 36 ]  费尔南 ・布罗代尔著 . 刘北成 , 周立红译 . 论历史 [ M ] . 北京 :


・1 4 4 ・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8.

[ 42 ]  丽贝卡 ・鲁普著 . 宋俊岭译 . 水气火土 : 元素发现史话 [ M ] . 北

[ 37 ]  刘知幾撰 . 浦起龙通释 . 吕思勉评 . 李永圻 , 张耕华导读整理 .

史通 [ M ] . 上海 : 世纪出版集团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8.

京 : 商务印书馆 ,2008. [ 43 ]  Bill ・Bryson. A History of Newly Everyt hing [ M ] . London :

[ 38 ]  刘筱莉 ,仲扣庄主编 . 物理学史 [ M ] . 南京 : 南京师范大学出版

社 ,2005.

Transworld Publishers ,2004. [ 44 ]  毛盛贤等编著 . 遗传探秘 [ M ] . 北京 : 气象出版社 ,2003.

[ 39 ]  吴 宗汉编 著 . 文科物 理 十五 讲 [ M ] . 北京 : 北 京 大 学 出 版

社 ,2004.

[ 45 ]  陈茂林编著 . 遗传学 [ M ] . 武汉 : 湖北科学技术出版社 ,2005. [ 46 ]  洛伊斯 ・N ・玛格纳著 . 李难 , 崔极谦 , 王水平译 . 董纪龙校 .

[ 40 ]  凌永乐编著 . 化学概念和理论的发现 [ M ] . 北京 : 科学出版

社 ,2001.

生命科学史 [ M ] . 天津 : 百花文艺出版社 . 2002. [ 47 ]  武吉庆 . 人文关怀与史学研究主体意识 [J ] . 史学理论研究 ,

[ 41 ]  J . R. 柏廷顿著 . 胡作玄译 . 化学简史 [ M ] . 桂林 : 广西师范大

学出版社 ,2003.

2005 , (1) . [ 48 ]  张耕华 . 历史哲学引论 [ M ] . 上海 : 复旦大学出版社 ,2004.

A probe into the ideal model and research of history SU N Wei2p u ( School of History , Tianjin Normal U niversit y , Tianjin 300387 ,China)

Abstract : The scientizatio n of modern western history which may find p raises in measuring history , mat hematical history and p hysical history are blamed for t he blind applicatio n of law and incorrect research met hods. This paper t ries to open up an ideal mode of a co mpletely new met hod of scientizatio n history. It will greatly simplif y t he research p rocess and make it easy for t he researcher s and is bo und to launch a new revolutio n in t he field of historical p hilo sop hy. Key words : western history ; ideal research mo del ; historical scientizatio n [ 责任编辑  周祖谦 ]


A probe into the ideal model and research of hi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