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31

Mary Hopkin 秉承了威爾斯人優良的歌唱傳統,唱出天使般的清新風格,她的聲 線特別適合演繹民歌,是比 Charlotte Church 早三十年成名的大師姐。Those Werethe Days 原是俄羅斯民歌,這也是不久前在 YouTube 給俄羅斯網友「平反」 的事實,她也不是第一個人把這曲改寫成英文歌來唱的,所以論創作,就只歸功 於和音樂配合得天衣無縫的歌詞,它既傷感、又充滿真摯、熱誠。1968 年 Paul McCartney 監製了這一曲,令 Mary Hopkin 一夜成名,也同時把自己在流行榜首 兩個星期的 Hey Jude 打了下來,正是「佢玩哂」的那種氣焰!而這曲 Those Were the Days 後來還譯了法文、意大利文、西班牙文和德文等版,在日本有好多擁 躉。旋律很是俄羅斯的,歌詞卻是西方的,而且還帶著大時代的背景。Tavarn 令人想起在希臘愛琴海濱一個小酒館,一班年青人剛剛在巴黎的學生暴動之中退 下來,在回顧過去拉丁區的咖啡室裡討論政治的日子,對,那就是爭奪、妥協的 1968 年!世界整體社會隨後的轉變,我們都經歷過了:冷戰的結束,銀行家大 搞槓桿投資,快餐大行其道,生產力過剩,經濟一體化,今日的 St. Germain 還開了 Starbucks。難得你在 2011 年的聖誕節來聽這支歌!歌詞的一句: 「在旅 館中我聽到了一個熟悉的笑聲…..朋友,原來我們的想法一直沒有變!」 Paul McCartney 在 1968 年巴黎學生暴動之後製作了這曲,難道他早想到四十年後我 們今天的困惑? 我實在喜歡這首歌,這個創作的背後絕不簡單! Klaus Kan 衷心感謝各位 upload 這麽多的美好版本, 意外地擴闊及滿足了我的聽覺, 心靈 及官能感受, 更加強及印證了我的"今不如昔"之感。 香港及大陸不少所謂"歌" 簡直侮辱了"歌這個字。 我有種感覺, 如此下去, 终有一天, 人們對垃圾"歌" 會極度不耐煩,goldies 之現代演譯版會成主流。 聽完這些, 更令我深深感受到 Truth, and only truth, will endure 之義, 質素是永恒的。美及真理也如是。 下面轉貼幾個連結: Mary Hopkins - Those Were The Days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3ImUiRgvY0&feature=related 俄文原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d5q1Ioo588 Leningrad Cowboys & Russian Red Army Choir http://www.youtube.com/watch?NR=1&v=kEORJ3_EQ_A&feature=endscreen 歌詞亦轉貼如下。外文歌曲本刊不多談,Stephen Lo 先生也已詳為賞析。但 請注意,三段主歌的第四行(即「合」句)都能用不同的筆法留下尾巴,然後接

30

Streaming Lyrics 017  

Streaming Lyrics 017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