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Streaming Lyrics 第四十八號 2013 年 8 月 13 日 發行人:胡又天

8 月 3 日「公民 1985 行動聯盟」舉辦「萬人凱道送仲丘」遊行,為枉死軍 中的洪仲丘下士鳴冤,向政府與軍方要求真相,這是對國軍積怨已久的民意的一 次大集結、大爆發。 本刊網頁:https://sites.google.com/site/youtien/Home/liu-xing-ci-hua 線上閱讀:http://issuu.com/streaming_lyrics 電郵:youtien@gmail.com 臉書:http://www.facebook.com/youtien 微博:http://weibo.com/u/1374223475


當我們不再尋求理解的時候 最近終於聯絡上了《天涯歌女─周璇與她的歌》一書作 者,現在新竹交通大學做博士後研究的洪芳怡學姊;三年前 我讀到她的碩士論文便極為佩服,但論文與書上的電郵都已 失效,直到上次去參加蘇偉貞老師的講座,會後聊起研究, 蘇偉貞老師提到台大音樂所有一位學姐是在做流行音樂的, 我馬上問是不是洪芳怡?果然是,而蘇偉貞老師有她的電郵, 就這樣,我終於聯絡上了。 通信次日,我就跑到交大,得蒙寶貴指點,除讓我對中 國流行歌曲早期的歷史有了更準確的了解,並惠賜今年初才 完成的博士論文《聽覺現代性:聲音科技、雜種美學與上海 流行音樂,1927-49》,隔天花了一個下午讀完,不勝佩服, 學姊真正用了跨學科的研究方法,把上海時期流行音樂史的 許多問題與基本觀念整理清楚了。 過去研究流行歌曲的人,或者不夠懂音樂,或者不夠懂 文學,或者不夠懂歷史,或者未能掌握適當的學術工具與理 論,於是相關研究裡就其實還有許多基本問題從未釐清。直 到洪芳怡學姊,在音樂本行外有充分的現代學術觀念,開始 研究後,碰到問題就去找有用的工具和理論,按照研究需要 去跨學科,歷經多年努力,終於成就了這麼一部足以正本清 源的論文,將來出版以後,定當成為本領域的必讀著作。 七月的大事:台灣金曲獎,上海姑娘李婭莎拿到台語歌 后,此間反應有些譁然,有聽過她歌的人認為她的聲音適合 台語,她選擇這條歌路可謂聰明,然而評審給的獲獎理由有 1


點不太能服人:「以一個上海歌手跑到台灣演唱台語歌曲, 需要很大的勇氣,更帶給台語歌壇新的刺激與元素。」話說 「勇氣」一詞在演藝圈已是被用濫的套話,而刺激是什麼刺 激,元素是什麼元素?正該論述一番,讓外人看了有個可以 去和歌曲比對的印象,就算人家看了不同意,也要去聽歌才 好來跟你辯。但他們只這樣寫,就太空泛,容易引人詬病了。 大事:陸軍義務役下士洪仲丘被惡整致死案,當過兵的 人對國軍情弊無不有知(深淺則看機緣,你所知不多算你運 氣好),案發後軍方一貫的欺瞞態度終於引起公憤,網友發 起了到國防部大門前抗議的「公民教召」運動,預估萬人到 場,結果來了三萬人。同一時間,苗栗縣似乎認為這是「天 賜良機」,逕去強拆了抗爭多年的大埔四戶,掀起了人民反 感新的高潮,政大徐世榮教授喊出「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 府」口號,居然被警察抓了,敏感者即高呼戒嚴再臨,我看 事態並沒有到那麼誇張,然而國民黨愚蠢硬幹的做法也實在 讓人不知該說什麼。 另邊廂,香港,七一遊行,行禮如儀──有言道「和理 非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民眾再次表達了 不滿,似乎在匯聚起來的你我他的民氣中尋到了一點寬慰, 但也有愈來愈多人發現這種心理安慰的虛假與無效了。台港 兩地,網上都愈來愈多人呼喚革命,有文章說,當局的做法 很明顯了,就是結合地產霸權(台灣叫建商、財閥,也差多 多)與中共官商的勢力去搶地搶錢以達到永久支配,這種簡 化是頗有力的。近日台灣的吳易澄醫師且將音樂劇《悲慘世 界》的主題曲填出了台語版歌詞,迅即在網上廣傳開來。八 月,網友再度發起「萬人凱道送仲丘」活動,這次來了二十 2


五萬白衫軍,該曲也成了活動現場的合唱曲。 過去許久以來,我們常常聽到這樣一種呼喚:「政府什 麼時候才會聽懂人民的心聲?」最近這種話似乎愈來愈少人 說了──你尋求上位者的理解。好啊,上面聽懂了你的心聲, 理解了你的願望與苦痛,可是他還是要拆你家,那麼,這理 解又有什麼用?用處就是讓他能更周到地對付你。這樣說來, 「理解」似乎便不怎麼值得尋求了。 當我們不再尋求理解的時候,那麼,或許就該一翻兩瞪 眼,揭竿而起,聚集起自己的力量,逼迫當局照你的意願做 去──然而,儘管越來越多人在呼喚這個,在如此「覺醒」 著,但為什麼事態也還沒發展到這麼極端呢?大概是因為人 民生活還沒有到真的過不下去的地步吧,「秀才造反,三年 不成」,我們差不多每個人都上過學讀過書,也不是一無所 有的窮人能夠「賤命一條發窮惡」 (粵語) ,所以那一條暴力 的線,這兩年大概還跨不過去,跨過去了也會縮回來;看看 外國,「阿拉伯之春」的埃及等國把舊人搞掉以後,現在還 在動亂,這些都會支持我們「好死不如賴活」的心理。 還有一點重要的是「中國因素」:打著本土旗號的泛綠 公民團體常喊「中國因素止步」,而他們從來就不只是反國 民黨與共產黨,他們也一貫在攻擊、否定中國認同,那我這 種還自認中國人、擁護中華民國國體的傢伙,就不可能跟他 們走到一起,即使在個別事件上合作,我也會始終對其思潮 的演進態勢保持戒心,一感到威脅,我絕對不吝出手拆台, 斷不會讓自己的群體被裹脅、被代表。所以儘管我不支持國 民黨,但當局也因為我們的存在,而更可以不顧慮反抗勢力, 3


硬幹下去。然而本土派怎麼看我們呢?你能找到的文章,多 半是沒有溝通、協調、團結我們的意願,而只管把所謂「689」 (馬英九得票數 689 萬)打成反動愚民、庸人、霸權同路人 等等。這種言論傾向多年來沒有什麼改進,雖然我們生活裡 多少有認識不同陣營的朋友,可以明白對方的想法和性命並 不是那麼簡單,但到網路和輿論場上,就仍然是劣幣驅逐良 幣,這種極端簡化的言論佔主流。 本土派最大的失策,或者說無謀,就是不懂把國共兩黨 和文化上的中國分開,不但不去爭取、利用文化中國,還要 否定甚至羞辱之。台灣有美化日本殖民統治的學者,香港民 間也出現打港英旗幟來反中的傢伙,所幸還有一個自任「教 主」的陳雲佔穩華夏道統,能抑制這種無謀。而在台灣,反 對黨與台派青年只放任仇中、反中,乃至不屑於團結中國認 同者,也就難怪好多人寧願冷眼對之──你說人民的性命心 聲應該重視,可對同在一個島上另外一大群人民的性命心聲, 你就沒有去理解、去正視,那我又怎期望你來日上位以後就 會有好表現? 人民不再尋求政府理解,政府不再奢望人民理解,人民 和人民自己甚至也不再尋求互相理解──當你明白你要做 的事和對方的理想與利益相違,那溝通便成了「欺哄」的代 名詞,「對話平台」只會是「喊話平台」「放話平台」,論述 也只會是壓迫、反抗,而不是更上一層樓的整合。 這樣的時代,又將有什麼流行歌曲出現?是否真就將是 政治歌曲來流行了?然而在這之中作者、歌者、聽者、論者 又是否會忽略什麼、忘卻什麼? 4


本期目錄 【前言】

當我們不再尋求理解的時候

1

【漫畫】 【詞話】 【詞作】 【雜文】

目錄 國防布 〈你敢有聽著咱的歌〉 你不必聽從誰的歌 隨筆雜記

5 6 7 14 18

【廣告】

噴水的台中黃色小鴨 倍覺孤高的普京 如何讓門外漢也能談編曲和節奏? 《易經紙牌》問世 恆萃工坊舉辦發表會

19 21 22 25

過刊下載連結

以下連結須有新浪微博帳號方能下載,牆外網友可至 Google 頁面。 一至四期

五至八期

九至十二期

十三至十六期

二十一期 二十五期 二十九期 三十三期 三十七期 四十一期

二十二期 二十六期 三十期 三十四期 三十八期 四十二期

二十三期 二十七期 三十一期 三十五期 三十九期 四十三期

二十四期 二十八期 三十二期 三十六期 四十期 四十四期

四十五期

四十六期

四十七期(微盤故障,下期補上)

5

十七至二十期


國防布

這是網上流傳的改圖,可挑剔的是他文字應該直排,因為小叮噹漫畫是從右 到左閱讀的,你文字從左到右橫書會混亂,不過這一篇倒是還好。 6


你敢有聽着咱的歌 音樂劇《悲慘世界》電影版去年底在世界各國上映,其 主題曲〈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隨之風靡。下面先貼 上原詞,然後貼閩、客語版: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詞:Herbert Kretzmer 曲:Claude-Michel Schönberg

ENJOLRAS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Singing a song of angry men It is the music of a people Who will not be slaves again! When the beating of your heart Echoes the beating of the drums There is a life about to start When tomorrow comes!

COMBEFERRE

Will you join in our crusade? Who will be strong and stand with me? Beyond the barricade Is there a world you long to see? Then join in the fight That will give you the right to be free!

ALL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Singing a song of angry men? It is the music of a people Who will not be slaves again! When the beating of your heart Echoes the beating of the drums There is a life about to start When tomorrow comes!

FEUILLY

Will you give all you can give 7


So that our banner may advance Some will fall and some will live Will you stand up and take your chance? The blood of the martyrs Will water the meadows of France! ALL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Singing a song of angry men? It is the music of a people Who will not be slaves again! When the beating of your heart Echoes the beating of the drums There is a life about to start When tomorrow comes!

8


你敢有聽着咱的歌 詞:吳易澄1 影片連結 B1

你敢有聽着咱的歌 唱出艱苦人的苦痛 這是咱毋願一世人成做奴隸的心聲 咱的心振動袂定 若親像勇敢的鼓聲 向望同「嚮往」有一工活出自由的新性命

A1

請你加入阮的革命

阮毋願閣再驚惶

攑頭看着天頂一个世界夢中嘛毋捌聽聞所未聞 咱為民主為自由 B2

佮伊拚咱袂孤單

你敢有聽着咱的歌 唱出艱苦人的苦痛 這是咱毋願一世人成做奴隸的心聲 咱的心振動袂定 若親像勇敢的鼓聲 向望有一工活出自由的新性命

A2

你敢有決心付出一切 團結一心做伙行 毋管犧牲抑是活命 堅持做人的形影 你的血我的汗

B3

沃落佇 Formosa

你敢有聽着咱的歌 唱出艱苦人的苦痛 這是咱毋願一世人成做奴隸的心聲 咱的心振動袂定 若親像勇敢的鼓聲 向望有一工活出自由的新性命

1

可參考他 8 月 5 日在《蘋果日報》發表的〈黑暗中搖動大鐘的繩索〉,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forum/20130805/35199864/。 9


10


有聽到恩个歌聲沒 詞:黃連煜 影片連結 B1

聽到恩个歌聲沒 唱出恩艱苦人个歌 毋想再畀人欺負 做人奴才个一條歌 捱个心嗶剝儘飆 戰鼓聲排山海又倒 天光日新个生命在土地燦出來

A1

請汝加入恩个改革 共下勇敢企出來 雖然前路彎缺 堅持下去就有新世界 恩為前途為民主為自由盡命去拼

B2

聽到恩个歌聲沒 唱出恩艱苦人个歌 毋想再畀人欺負 做人奴才个一條歌 捱个心嗶剝儘飆 戰鼓聲排山海又倒 天光日新个生命在土地燦出來

A2

汝有決心付出一切 腳步堅定向前沒 毋管失敗也係成功 也要勇敢企出來沒 烈士个血同汗像甘雨淋遍寶島

B3

聽到恩个歌聲沒 唱出恩艱苦人个歌 毋想再畀人欺負 做人奴才个一條歌 捱个心嗶剝儘飆 戰鼓聲排山海又倒 天光日新个生命在土地燦出來

私以為此曲的閩、客語歌詞應該用一點文言,以高屋建 甑地寫景和闡述其正義;現在這樣填,熱情消褪後會發現它 11


其實也只是口號,並不比以往的政治歌曲充實,只是有雄壯 而雄辯的原曲。我的設想是副歌(合唱)部份呼籲鼓動,主 歌(獨唱)部份說理言情寫景,這和原詞的安排就不一樣了。 劇中獨唱者有他先前的劇情作鋪墊,我們聽到的時候會想到 他先前的表現,這就有了詞中所欠的情景;翻唱過來,我們 沒有主角,也沒有特定的脈絡與場合,就不免空洞。補救的 方法,當是在主歌中放入理論與情景敘述,讓它自身豐滿一 些。 閩、客語因為歷史緣故,比較缺少雄辯的作品,而多是 訴諸庶民情感,這到政治的場上便會有所不足。但閩、客語 當然不是不能雄辯,填這首曲就是一個機會。原詞曲以及法 國革命的基調,是以雅意帶動民意,知識份子的色彩濃厚, 然後他們犯了民粹政治和盲動的錯誤(《悲慘世界》歌頌的 那場革命在史上其實勞而無功,白送了很多性命,是靠後人 歌頌維持的歷史地位);今天我們要翻填這曲子,應該要更 進步,能化用那雄辯的雅意,而不要它原本故事裡隱含的不 祥。原曲是二十世紀的人寫十九世紀的事,歌詞單純點是應 該的;現在是二十一世紀了,各種利害關係與意識型態複雜 得要命,我們寫當下的事,也該有點合乎當前這人人有想法 的時代的新詞,不然就只是翻譯而已,給原曲錦上添花,沒 什麼意思。 和謙學弟參加了 8 月 3 日凱道的活動,說:「其實在現 場聽起來,真正能跟上唱出每一句的人相當有限;作為一個 群眾運動歌曲,還是太文太難太繁複了。」大抵現實和人所 願有的浪漫想像總會有差距。

12


其實,在得知〈你敢有聽著咱的歌〉在短短幾天之內就 得到那麼多音樂人與民眾戮力同心把它做了出來,還拱成運 動歌曲,我是很有些吃味的──作詞新手吳易澄醫師一下子 就做到了我多年沒有做到的事,他說想要這首歌成為公民運 動的歌曲,眾人也就達成了他的心願。創作者都瞭解「我寫 了首歌,希望有人唱它」是怎樣的一種渴望,不但是想得到 肯定與認同,更是想要看見有人與我同感、同心。這樣的渴 望,其實正是原曲的主題,也是當下眾多不滿時政的公民心 理,所以〈你敢有聽著咱的歌〉的成勢完全有理。 那我吃什麼味呢?為什麼做到這事的不是我?因為本 質上我不是這一類人,不是這個事件脈絡裡的主流群眾。我 想法太多,愛煞風景,又總有要與眾不同的自我意識,即使 我能為這樣的群眾運動寫歌詞,我也不會主動去寫──這種 事我以前做過,沒有反應,失望之餘,我也自覺沒趣,因為 捫心自問,我想要自己作品被肯定的心理,多過為這個運動、 這個群體服務的心理。之後我就知道我不應該奢望別人的喜 歡與採用,也引入了一些文人和史家的和政治正確保持距離 的自尊心,這便注定我不會去寫〈你敢有聽著咱的歌〉那樣 和人民群眾站在一起的詞,我還會去挑剔它。挑剔的同時又 想: 「大概又要被認為是嫉妒心作祟什麼的」 ,這當然不必理 會,但你自己的心理有沒有這類問題,那是不能不處理的。 還是回到詞學的角度,就看它文意和音韻的得失好些, 至少我們可以學到一些台語文的知識。台語第一人稱「咱」 (lan2)和「阮」(gun2)有分別: 「咱」是包含受話者的「我們」 , 「阮」是不包含受話者的「我」或「我們」;歌詞初稿原作 「你敢有聽著咱唱歌」 ,這不通,因為「你」也包含在「咱」 13


裡面;經過台語文專家(未知是哪位,請識者告知)審訂, 改成「你敢有聽著咱的歌」就通了,因為是「你有沒有聽到 我們的歌」。同理,第二段首「請你加入阮的革命」必須用 「阮」,因為這時受話的人民還未加入「咱」的行列。 又如「唱出艱苦人的苦痛」,有人說應該改作「苦疼」, 並在影片上貼字改寫為「疼」 。按「痛」文讀 thòng 白讀 thàng, 和下句的「聲」siann 不協韻,「疼」thiànn 就協了;而在凱 道現場,據說有些人自然將之唱作 thiànn,後來他們以為自 己唱錯了,其實該說他們出於直覺的發音才對。由於台語文 的標準寫法並不普及,很多人習慣用意譯的方式,不明「疼」 「痛」之分一概寫「痛」;好在這回有許多方家關注,在數 十萬人次目光所及處給他訂正了過來,以後可少混淆矣。 另「捌」有三義:懂、認識、曾經,在此是曾經。《教 育部常用閩南語辭典》上標明這是「替代字」;再查本字為 「別」,古代「別」 「捌」通用,識別也。若沿用本字可能與 「離別」一義相混,所以教育部推薦用「捌」很合理,只是 乍看之下較難望文生義,要學過才知道;學過才知道的問題 都很好解決:學就是了。 該對審訂歌詞的方家大力致謝,這種態度和法度應該繼 續推廣到所有台語歌和台語文書寫上;也應該注意到,這可 能是台語歌史上,講究正字的態度第一次在萬眾矚目的場合 得到演練(先前這種努力不少,但都不到萬眾矚目),這當 有助於進一步把正字推為寫台語歌的人基本該做的事,不分 專業業餘。聲韻問題真好,講這個比談心理問題快樂多了。 (本文台語音韻知識有參考自 PTT TW-language 板相關討論,謹此致意) 14


你不必聽從誰的歌 響應〈你敢有聽著咱的歌〉,我也來填個國語版,然而 是用當權派的口吻唱反調,也演練一下將這詞加入「理論」 的想法。 你不必聽從誰的歌 B1

你不必聽從誰的歌 只要按法則去走 讓我們統一戰線2拉攏分化將之各個擊破 怒吼終究要落空

爭如權謀能持久

且看明日的人間到底誰才能活 A1

全球的金權饕餮爭霸 日甚一日的緊迫 要對抗巨獸惟有 自己也做巨獸 所以跟隨我信奉我成為我才能自救

B2

你不必聽從誰的歌 只要按法則去走 你就是我們之一強韌無比不由人脅迫 因為我們是洋流 萬物百姓皆芻狗 太古以來的世界就是這麼運作

A2

隨他高談平等闊論

死命用理想凌人

人類的本性就是 要高過人一等 所以跟隨我信奉我成為我便能取勝 B3 2

你不必聽從誰的歌

只要按法則去走

共產黨鬥爭法寶:「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把多條戰線統成一條,謂之統一戰線。 15


你就是我們之一輕鬆快意不畏人奚落 硬道理總能除內憂 面對外患還靠我 去一起把酒言歡大好河山穩坐 填詞時的考量:一、音韻與節奏,主用ㄨㄥ/ㄩㄥ、ㄛ、ㄡ 這一通押韻部,三段轉韻用ㄣ、ㄥ通押韻部。句中韻有「我 們之一、強韌無比」 「我們之一、輕鬆快意」 ,此外視情況自 然運用雙聲疊韻。聲調配得較差的是「太古以來的世界」 , 「世 界」必須唱成「時節」才順,這是比較嚴重的倒字,其實應 該改的,不過沒想到好的替代字(「人間」不能囊括前引《道 德經》的文意);另「要高過人一等」的「等」也須注意把 上聲(ˇ)唱出來,有其跌宕和諷刺,不宜飄高,較難處理。 二、打對台唱反調的理論基礎,用什麼?叢林法則。三、 層層遞進:第一段還只是拆招,到第三段建立自己理論後, 則進而高歌睥睨。四、文言的運用:原曲是雄辯的,適合加 入一些文言,所以我就用了一些典故和古代口語,包含現代 典故如「發展是硬道理」,發展主義也。五、矛盾話術:「隨 他高談平等闊論」,以「高」形容知識份子主張的「平」,這 是一種譏諷,但之後也不反對他,而是肯定人性就是要高人 一等,惟理想主義者要做精神層面的人上人,這裡的歌者只 要做物質層面的人上人,而做到或讓人做到這點以後,大家 也就可以精神勝利了。 閩客語歌詞雖然富有感情,但其實多是容易流於空泛的 口號,或許這是限於原詞之故,但。所以我這裡使用成其一 套理論的赤裸霸道來駁斥,也希望能有更紮實的反擊。很多 人喜歡引林語堂對華人民族性的諷刺,說很多人自己利益每 16


天都在受損,還在崇拜威權;但我們可以再把林語堂的話反 過來說,底層民眾即使一直被剝削,也是可以代入威權的角 色來意淫以至手淫的,所以率獸食人的君權以及金權還是有 其穩固的群眾基礎,而我也就把這個理論和漢娜鄂蘭所論的 「平庸之惡」化成了「你就是我們之一,輕鬆快意,不畏人 奚落」。 填詞是一種技術,寫反派的詞其實很過癮,因為你不必 講求圓融完善,而可以一路走偏鋒,詞中有一大堆漏洞和不 義,在此都是剛剛好。有素來看我不順眼的網友說:「依大 師長期以來的言論傾向來看,這首歌詞應該是大師的真心話 才是?」得到這種譏刺,我就知道它可以算是當代了。我一 方面嚮往公義,一方面也有用強權邏輯輾壓理想主義的嘴炮 興趣,多年來我所學所思所見所聞都在這多端的拉扯上,也 才會想寫這種詞。有朋友建議我應該自己寫音樂劇,這個建 議很好,我會放在心裡。

17


隨筆雜記 噴水的台中黃色小鴨

【壹電視報導】「黃色小鴨」即將來台,中秋節到高雄,之後再到北台灣,不過 台中大安濱海樂園舉辦音樂祭,遊客中心前竟有一隻高 5 米、寬 4.5 米、還會噴 水的黃色小鴨,難到黃色小鴨先到台中了嗎,不過,主辦的台中市府表示,這隻 小鴨是自製的大安小鴨,台中市府說比例不同,沒有侵權問題,而且嘴巴還會噴 水。

我覺得噴水不夠屌,3應該噴血。商人快點推出黃色小鴨 包裝的蕃茄醬、甜辣醬吧,從嘴巴裡擠出來,血口噴人。第 一波先做甜辣醬,台灣味。

3

近日香港女教師林慧思在旺角以「屌你老母」直斥青關會,有如台灣陳為廷事件一般引發了從 禮貌和態度上的譴責,香港學者與民眾紛紛聲援林老師,或謂「屌」在台灣不只是粗口,也可以 廣泛運用,這裡我也就多提供一個佐證。 18


倍覺孤高的普京

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 8 月 10 日: 「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聖彼得堡出席其柔道教練的 葬禮後,表示需要獨自走走冷靜一下,有傳當局為他特別封路,讓普京難得落寞 地走在空無一人的大街上,倍覺孤高。實在很有武俠小說的感覺。」

我認出了「倍覺孤高」的典故──1978 年《天蠶變》主 題曲!也有不少香港網友認了出來,然而台灣人又是年輕一 輩的大概就得我一個,這是研究流行歌詞的好處,你能看懂 他們用的今典。 附〈天蠶變〉歌詞,本刊以前好像已經談過了,記不清。 這歌詞用四五言短句,音節亦極為硬勁,在文辭、聲韻和音 樂都是極難得的上佳之作。港劇的黃金時代!

19


天蠶變 曲:黎小田 詞:盧國沾 獨自在山坡 命運在冷笑

高處未處高 暗示前無路

浮雲遊身邊 發出警告 我高視闊步 雖知此山頭 猛虎滿佈 膽小非英雄 決不願停步 冷眼對血路 寂寞是命途 明月映山崗 倍覺孤高 拋開愛慕 絲方吐盡

飽遭煎熬 繭中天蠶

早知代價高 必須破籠牢

一生稱英雄 永不信命數 經得起波濤 更感自傲 抹去了眼淚 背上了憤怒 讓我攀險峰 再與天比高

20


如何讓門外漢也能談編曲和節奏? 很多樂評朋友不滿意兩岸三地大多數人只會憑歌詞來 評論歌曲,而強調編曲、節奏等音樂面的重要,我也同意。 可是,對一個音樂門外漢來說,你能讓他怎麼談節奏和編曲, 形諸文字?能否提供任何方法或範例?我想,要有人去做這 事,才有望改變所謂「大家只看歌詞」的情況,否則外行人 就永遠不能瞭解內行人是怎麼聽、怎麼想、怎麼講的。

21


《易經紙牌》問世

恆萃工坊舉辦發表會

這是七月底《易經紙牌》發表前我寄給親友和媒體的新聞稿,後來發表會上 來的都是親朋好友,沒有記者(這種小商品,不來也合情合理) ,僅《聯合晚報》 用我給的文檔和照片發了一稿。幾日後,老媽以前的同事、現在東吳大學教新聞 英語的李巧雲老師說,我這篇新聞稿寫得相當好,不循制式,但都暗合新聞稿的 一些黃金法則。我報以感謝,回說:我以前寫論文、公文和新聞稿,都發現一件 事:你一旦拿起官腔官調,想著要怎麼符合格式,你就會突然變得不會說話,處 處生硬了。經過訓練,你可能掌握了格式,卻喪失了人味;所以到我來寫這些的 時候,我就要記住我身為一個讀者的愛好,做到格式與人味的平衡。所以,本期 就繼續自吹自擂,把這篇稿子也貼在下面,說它不但是廣告與新聞稿,而且為廣 告與新聞稿的文體作出了不拘一格的實驗。

在文化創意產業蔚為風潮的當下,又有一種產品問世了, 它說小也小,說大又大莫大,它是《易經紙牌》,把中華文 明群經之首的《易經》做成紙牌,將於 7 月 28 日上午 10 時 30 分至 11 時 30 分借「Aura 微光咖啡」(台北市羅斯福路三 段 269 巷 9 號)舉辦發表會,敬請媒體及各界朋友光臨。 《易經紙牌》的製作者,「恆萃工坊」主人胡又天是一 個從小玩電腦遊戲、長大也讀古書的人,那這會做出什麼文 化、什麼創意呢?

22


圖 1: 《易經紙牌》內盒與外盒

圖 2:紙牌

樸素設計,不損原貌;創新適度,可以百搭

圖 3:紙牌圖說

23


向來「文創產品」都要面臨調和文化、創意、產業三者 的問題,許多文化人不喜「創意」或「產業」掛帥的思維讓 作品失了文化的本質,但讓他自己來做的話,他能如何兼顧 創意和產業?胡又天的答案是先做好前二者的平衡。 《易經紙牌》的緣起是 2010 年初,胡又天在寫碩士論 文時,看到桌上遊戲正在兩岸三地形成風潮,又認識一位經 營桌遊工作室、亦歡迎各界「投稿」的學姊,4便想自己從小 也玩過許多電腦遊戲和紙牌遊戲,何不也來設計一款?構思 了幾天,沒想到好點子,把腦筋動到古籍上面,突然想:有 沒有人把《易經》做成紙牌過?一查,似乎沒有。 《易經》有八八六十四卦,其中蘊含的數理極適合運用 在要和數字打交道的桌上遊戲之中,發展潛力極大,胡又天 於是立即買了一盒卡片,手繪出第一副牌;它可以增加什麼 創意?首先想到的是:分成四種花色每種十六張,可以打十 六張的橋牌、接龍或拱豬之類,「台灣人就是要打十六張」。 而這四種花色的名稱,也自然就想到了被運用廣泛的玄武、 朱雀、青龍、白虎,稱為「四象編碼」。「現在大家玩電腦遊 戲長大,對計算機概論、二進制多少都有些概念,所以我們 把陰爻視為 0,陽爻視為 1,取初、二爻決定四象,三四五 六爻決定 0 到 15,六十四張牌的編號就出來了。」 翻出易學書籍來參考後,胡又天又發現,易學裡有「覆 卦」一說,「就是把六爻上下顛倒;六十四卦裡面,有五十 六卦是倒過來不一樣的,如《屯》的相反是《蒙》,《蒙》的 相反是《屯》,這種關係,畫在紙牌上,可以一目了然。這 4

這位學姊是台灣「2Plus 桌上遊戲出版社」暨桌遊設計工作室的的經營者王亞灣。 24


就像塔羅牌的『倒置』變化,易卦的變化比它還多;而且, 為什麼我要舉塔羅牌為例來說明?因為大眾文化比較常談 這外來的東西,而不常提我們自己的《易》,那我做這個紙 牌,也就是為扭轉風氣出一分力。」 雖從娛樂的角度出發,胡又天也馬上想到這牌還能有學 習、占卜的用途,便決定牌上要照錄經文,這樣不玩、不算 命的人也可以把它當學習卡;即使不去背誦,每一卦的《象》 辭如「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也都是很好的勵志箴言。 於是,《易經紙牌》的設計,就結合了傳統的義理,和現今 電腦時代的象數思維,決定了版面設計必須樸素,不添加個 人的詮釋:「很多人都說看不懂,勸我翻譯,但這實在不能 翻,一翻就失真。也有人建議我寫一本簡單的手冊讓大家對 照來占卜,但我不是這一行的人,而且關係到人家的命運, 不能草率從事。又有人建議我配圖畫,但六十四卦本是抽象 的象徵,每一卦可以有許多種不同的圖景,發展出不同的想 像;你把它具象化,畫了一張圖,那它就不是其他的了。我 知道這樣保守可能不利推廣銷售,但我想這樣做,也覺得應 該這樣做;易學發展幾千年,在民間靜水流深,總有人會喜 歡我這種做法的,我就慢慢賣。再說,我也不敢太強求美術 設計去畫那麼多圖。」 《易經紙牌》的美術設計是胡又天的堂妹胡瑞真,師大 附中美術班、台北藝術大學美術系畢業,練過的功夫有平面 設計、膠彩畫、書籍排版、服裝設計等各種視覺藝術,所以 就被拉來合作了。她主要在已決定的版型上微調,將又天用 Word 土法製作的初稿轉移到 Indesign 上面,再應要求設計了 篆書風格的四神圖案,以及牌盒。現在義大利佛羅倫斯從事 25


服裝設計的她並沒有在《易經紙牌》發揮全部功夫,但以基 本功做到簡約雅緻,保有與各種人事時地物的相容性。兩人 的合作通常經由跨海電郵進行,都在台北時再聚在一起定 稿。 手工試做出第一副牌時,胡又天用它為這牌的前景卜了 一卦,得「恆」之「萃」,寓意有鼓勵、有警示,警示我們 要持之以恆慢慢累積、匯聚大家的心意與支持,不要想炒作 想一炮而紅。於是,胡又天依此卦名成立了「恆萃工坊」為 《易經紙牌》的發行單位,與大家共勉,又請到聞名海內外 的書畫、文物專家張克晉先生為之題字。張克晉先生表示, 「老祖宗的智慧財產,是我們一輩子都受用不盡的」 ,對「恆 萃」一名甚是讚賞,語多鼓勵。 如今,《易經紙牌》已於露天拍賣上架,亦擬尋求更多 通路,賣到香港、大陸以及海外,「不奢望大賣,但願藉這 番心意,認識更多有德行學識的朋友。」胡又天以往出過散 文集《玩世青春─附中三年記》和詩集《寶島頌》,偶在報 刊發表時論,現在香港浸會大學人文與創意寫作系攻讀博士, 研究華語流行歌詞的演變,並有發行免費刊物《流行詞話》, 對易學涉獵並不深,做這紙牌算是業餘愛好,「不過,保存 與發揚傳統文化,為文創貢獻一些不惟產業、不惟創意的作 品,應該是不必分專業與業餘的。希望大家可以通過這副簡 易的紙牌,共享古人的智慧和我們的心意。」

26


圖 4:初稿(左)與成品(右) 《易經紙牌》臉書同人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CardoftheChanges 《易經紙牌》露天拍賣專頁: http://goods.ruten.com.tw/item/show?21307244932782 《易經紙牌》訂購單(可用此頁向我直購,不經拍賣網站,請任選其一):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OfqnYL9fM1Uvh6mZSlAmCVZYTiMmWk-aTueFhb F1_LQ/viewform (本期完;近日忙正事和雜事,所以延遲出刊了,祈諒。)

27

流行詞話048  

Streaming Lyrics 048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