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愛美麗環境教育研究室 讀書會報告

書名: 《經驗透視中的空間和地方》作者:段義孚 第十一章鄉土的附著 摘要 地方有不同的尺度的存在,小至一張椅子,大到整個地球都可謂之地方。鄉 土是一個中型尺度的存在,它是一個包括城市或鄉間的區域,只要大到足以支持 人們的生活,人們對鄉土會有強烈的附著性。人類習慣把自己的鄉土視為世界中 心,認為其所在位置有無可比擬的特殊價值(中心感是由座標方位形成的幾何空 間概念而引伸),貫穿家的垂直軸連接著天堂和地獄,星座系統也被認為是繞著 家而運行的,所以在天文學觀點中,家是宇宙結構的焦點。以上的「地方概念」 將與人類文明俱在,即使地球毀滅,人類仍可以調整宇宙觀,在宇宙中另覓世界 的中心。 「中心」並非地球表面的一處地點,空間架構是「人本中心論」而非「地 方中心論」,而人本中心空間之運動如同人類自己的運動,所以具體的一座城市 可以毀滅,但是依附於人心中抽象的地方概念卻能轉移而繼續存在。 根據文化的證據顯示地方是特定的,許多中東、地中海古城的建城靈感都有 神存在,當生活處於艱困、危險中,神的概念可以提供精神寄託並維持秩序,自 古許多征服者即化身成神,而成為創造文明的力量,例如以亞歷山大為名的亞歷 山卓城(用現代化思想來體會古代的人類活動和價值觀對宗教的投入是比較困難 的)。地方宗教與土地緊密連結,使人受到地方綑綁,祖先崇拜是其實踐核心, 安全感是透過歷史的連續感獲得;而基督教(宇宙宗教)則從地方把人解放出來, 提倡超越性、永恆的光明及無盡價值等理念。 對鄉土的附著是全世界的現象,並不限於特定的文化和經濟體系,它存在於 有文字和無文字的族群中,城市與土地被視作母親,擁有撫育機能,地方是愛的 記憶所在、是永久性的,人處其中能看見自己的弱點、機會和各處的改變。紐西 蘭毛利人對土地的尊敬與愛並非源自土地的經濟價值,而是因為土地是祖先的生 報告者:沈文吉


愛美麗環境教育研究室 讀書會報告 活與埋葬之處,這是內化於心中的情感。對土壤的敬虔是農業民族的自然表現, 而四處漂泊的遊獵民族對土地也有著強烈的養育感,以美洲印第安人為例,雖然 他們有遷移習慣,但是仍然崇拜土地作母親。現代社會的流動工人、商人、海員 等遊動人口,雖然他們過著流浪的生活,但也不時表現出對永久地方的渴望,一 個他們能經常回去而一定受歡迎的地方。 附著於鄉土是通常人的情緒,而鄉土有其地標,它可能是可見度和公眾特徵 很高的景觀,例如紀念碑、戰場,這些可見的符號提高人們的認同感,鼓舞對地 方的警覺和忠貞;它也可能是無形的對於聲音和氣味的記憶,這是經過深思的附 著感、靜態性的附著感。「滿足」是溫暖的肯定性感覺,附著於鄉土的情感必然 會得到滿足感,但相對的說,滿足感也用以描述缺乏對外在世界的好奇心、求變 慾。

報告者:沈文吉

2012Summer vacation study meeting - CH11  
2012Summer vacation study meeting - CH11  

In this issue of Cultural Studies of Science Education, Mack and colleagues (Mack et al. 2011) seek to identify the necessary components of...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