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中華民國九十六年二月三日(夏曆丙戌九十五年十二月十六日)戌時東東大仙聖訓 能以禮讓為國乎,何有?不能以禮讓為國,如禮何? 俺乃 小東東 奉 諭 降至佛宮 隱身參謁 皇容 禮為團體中的行為規範,國有紀律,家有家規,夫人必知禮然後恭敬,恭敬 然後尊讓,尊讓然後少長貴賤不相踰越,少長貴賤不相踰越,則亂不生,患 不作,故禮不可不謹也。 每日對長上的晨昏定省,同修之間的互相道安,衣著上的整齊,舉止行動的 嚴謹,言談間的適宜,都是構成頂天立地萬物靈長的基本要素,故灑掃應對 灑掃應對, 灑掃應對, 此本始所先也,則立小學以教之,故有云: 則立小學以教之 一國興仁;一家讓, 一家讓,一國 此本始所先也, 「一家 一家仁 一家仁,一國興仁; 興讓。 興讓。」而今此大道場當中,每個人相處在這家庭中,不論爾等所擔負是那方 的事物,扮演何種角色,都離不開服食起居,服食起居離不開禮的行為規範, 例如: 用餐時刻,人客忽至, 人客忽至,起身招呼, 起身招呼,殷勤備至; 殷勤備至; 用餐時刻, 廚房立見, 廚房立見,炊煙奔突, 炊煙奔突,鍋爐灶中, 鍋爐灶中,飯食俱足; 飯食俱足; 天雖冷寒,熱湯暖乎, 熱湯暖乎,如此誠摯, 如此誠摯,怎不感人肺腑? 怎不感人肺腑? 天雖冷寒, 在大團體運作下,同修彼此南來北往互相幫辦,往往在這過程中,路程上會 吾人打點,代購票券, 代購票券,待其事畢, 待其事畢,駕 稍有不便之處,此時若能招呼先稍休息 招呼先稍休息, 招呼先稍休息,吾人打點, 車代乘, 車代乘,以盡微薄情誼,這乃是為人基本應對進退,也是為人於幼年時期即要 以盡微薄情誼 學會,爾等可以問問前輩們,以往的前輩在大陸道場之所以宏展,看那廚房 的炊煙是從沒停過,不停擀麵糰、作麵條,讓來來往往絡繹不絕的道親能有 一份安心感,而今爾們每一個都是小小團體中一份子,彼此共處一室,若沒 有共同理念,誰來招呼,誰來準備飯食茶水,誰來代購票券,誰來駕車?彼 此都是同根源的同修,沒有你的後學或我的後學,才有禮遇的分別,也不是 說工作一定要分配很清楚,輪到我的職責才做,不是我的職責,即使看到了 也不伸手,當知同修入道之初,引保導之,繼有上方苦口殷殷提挈,後有因 緣開荒助辦齊,食同案,學連業,遊共方,雖有時心不坦意相違,然不可不 則子侄不愛;子侄不愛, 子侄不愛,則群眾疏薄; 則群眾疏薄;群眾疏薄, 群眾疏薄,則僮僕 相愛也。兄弟不睦 兄弟不睦, 兄弟不睦,則子侄不愛; 為仇敵矣。 為仇敵矣。如此, 如此,則行路皆踖 則行路皆踖(踐踏) 踐踏)其面而蹈( 其面而蹈(侮辱) 侮辱)其心, 其心,誰救之哉? 誰救之哉?人或交 天下之士,皆有歡愛, 皆有歡愛,而失敬於兄者, 而失敬於兄者,何其能多而不能少也! 何其能多而不能少也!人或將數萬之師, 人或將數萬之師, 天下之士, 得其死力( 得其死力(誓死效命) 誓死效命),而失恩於弟者, 而失恩於弟者,何其能疏而不能親也! 何其能疏而不能親也! 打虎要親兄弟,今日同堂修辦就是最親的同修,凡事不能依乎禮,行乎禮, 則一點點口角,就容易彼此仇怨生起,因為禮讓,有禮才能讓,禮是外在行 為表率,禮的內在真實諦意是在於 禮的內在真實諦意是在於「 禮的內在真實諦意是在於「讓」字,賢士們在修辦道這一路上,每位 賢士皆是佼佼者,然而修辦道若是沒有根、失了本,就像無根的花朵燦爛一 重於根本之處 時,時過而凋了無痕跡,立身行道 立身行道, 立身行道,重於根本之處,如此上方才能真正寄託重 任,不然上方惜才愛才,捨不得稍微指正、苛責,甚至為了留下爾這位人才, 還要求其他同修或後學多包容你、忍讓你,如此說來,對自己是憂還是喜呢? (憂)在修辦道一路上,上方給爾們在辦的方面擁有無限空間,所以可以讓爾 等才華盡其發揮,自己也是抱持自強不息,不敢稍有怠懈的心態,然而在修 的方面,就要自己下工夫了,想想「朝乾夕惕」此四字,早上不斷努力精進, 夜晚就要自我反省惕勵,如接到活動道務承辦,就勇敢堅決承擔,大刀闊斧 去做,但是到一段落後,否靜下心來自我反省、自我檢討呢?期許自己日新 月異,在這條路上終止不息。以及在與人相處當中,同修間的每日問安、招 ㄐˊ ㄧ


呼用膳、告知去處,這是每一個人團結基本要素,放下彼此心中一塊石頭, 打開心門。 禮者,事之治也。 事之治也。君子有其事必有其治。 君子有其事必有其治。治國而無禮, 治國而無禮,譬猶瞽( 譬猶瞽(盲人) 盲人)之無相( 之無相(方 禮者, 向),倀倀( 倀倀(無所適從) 無所適從)乎何所之, 乎何所之,譬猶終日有求於幽室之中, 譬猶終日有求於幽室之中,非燭何以見。 非燭何以見。苟若 無禮,手足無所措, 手足無所措,耳目無所加, 耳目無所加,進退揖讓無所制。 進退揖讓無所制。 無禮, (禮,是做事的準則,有道德修養的人面對每一件事情就有一套適應的禮儀, 管理一個國家如果沒有禮,譬如一個瞎子沒有引導他的人一樣,什麼也看不 見,要到哪裡去呢?譬如整晚在一間黑暗的房子裡找東西,要是沒有燭光怎 麼看得見呢?所以沒有禮,那麼手足就沒有地方放,耳目就不知道怎麼去看, 進退揖讓就不會合乎法度。) 為理學開了先河,有宋代的胡安定與孫泰山兩人,其中的胡安定深以為「師 嚴然後道尊」 ,是以他在教導學生時,一定會衣冠整齊,即使大熱天依然穿大 禮袍,他要求自己為人師者,盡師之儀,亦要求弟子們為人弟子,當處處合 乎弟子之禮,有時候為人長上,自己把本份作好,為人後者自會看到,既然 要教導眾生,引領修辦,不是只在口頭上說的頭頭是道而已,而是立身行道, 做出一個標杆模範,才不會讓他們無所適從。又胡安定的得意弟子徐積,字 仲車。他三歲即失去了父親,然他每天早晚依然到父親生前的寢間問安,至 年紀稍長即隨母親回外婆家幫忙產業,有一次,有位平凡的官吏要到家中來, 舅舅命令他還有其他男輩們要穿整齊的禮服來迎接,事情過後他突然想到, 見平凡的官吏就要穿的如此正式,那每天拜見母親怎麼可以穿的隨便,是以 每天向母親問安必穿著整齊的禮服,舅舅、舅母還有其他人看到他拜見母親 穿得如此隆重,就笑他迂腐,他不並引以為意,久而久之,他的外祖母也要 求其他兒孫輩們都要向他學習,待至學有所成時,都會對人提起,我行事之 所以嚴謹是從那時候開始的。那麼諸位賢士們平日的衣著是如何,在這當下 是否自我反省一番?以及一天當中遇到同修有幾次,這當中道安幾次,鞠躬 幾次?今日爾們前人稱爾們是什麼?(大天使)天的使者否重要?(重要)那基 本的穿著否重要?(重要)基本的禮儀否重要?(重要) 問賢士們,教育的目的在那裡?為什麼要教育?孔聖人為一代重要的教育 家,為何現在的人還會為教育而頭疼,教育有如此多的好處,為何今日教育 卻成如此?現在爾們要教育誰?賢士說: 「人心腐壞了。」既然心壞了要如何 救,怎麼教?要讓大道遍行於世界,每個人若沒有來修道、沒有聽道理,沒 有明理,沒有發心,道怎麼遍行,怎麼挽救更多的人來聽道理,來接受爾們 是最根本,因問題在心,誰的心?(自己)世界上每個人如 的教育?教育自己 教育自己, 教育自己,是最根本, 此聰明,誰願意屈服你之下接受爾的教育?論道根本之處,是要先教育自己 的心,自己立身行道而起,才有辦法感化別人,走教育這條路,難道是寫寫 幾本書,寫幾個教條傳流後世就稱作教育嗎?所以不要盲目了修道這條路的 目標,紮根務實最基本的就是一點一滴實行,若行不到,說萬千、聽萬千, 仍然等於不知。為人父母教育孩子,絕非用其大人的威嚴、指令,而是為父 母者之身教,自己這塊荒蕪田地若不先開墾,怎麼教?所以方針目標自己要 打點好,才不會走上自欺欺人的不歸路。 毓謙∣只有最真的人才會充滿熱忱、熱心助人,而且一投入就永不後悔,你 的心就是這麼真,這麼善良,才會發揮的如此好,是以對還未接觸的 事情,莫事前即自我畏懼。 如宏∣價值掌握在自己手中,如果願意,就能在低下處尋得你最真實、最好 的一面。


既然是要代天宣化,道的尊貴,就表現在爾們身上,既然爾等常常對他人言 「正己立人」 ,那麼就用行為表現出來,賢士們,自己的路,要勇敢的走下去, 有這麼好的機會,不要隨時間消逝,了無痕跡,基本功看起來非常瑣碎,說 來也真是繁雜,否知不認識道的人,雖對爾們比長論短,然說歸說,當他看 到一個真正把基本功做得好之者,即使學識再高,還是會對你低頭彎腰。小 仙今至此,不再多說,祝每位賢士平平安安,順順利利,將這條路修得功成 果碩,今至此隱身辭 駕,異日有機再臨壇 退


960203 東東大仙聖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