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四年师生情,一生感恩心 02 计算机科学与技术 7 班 陈杰

2002 年夏天,一封从宁波来的 EMS 寄到我家,“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 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录取通知书”。 虽然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杭州独生子,从出生一直到高中毕业我都没有一 个人离开过杭州,而现在却要去一个陌生的城市生活四年,接下来会发生的一 些并不是担心而是激动和期待。更何况,我是为了我自己的理想——做一名程 序员——而去的! 拒绝了父母的陪伴,我一个人提起行李坐上火车奔赴宁波,下了火车换汽 车,一路“震动按摩”来到一个“荒郊野外”下了车。好在有 01 级学长热情相 迎,我才不至于以为走错了地方。这个学校真的很新,新到还有一半仍然还是 工地。不过马上我就觉得很开心了,因为拿到宿舍钥匙的那一刹那,我发现我 的宿舍已经完工了! 大学生活是什么?对我来说,首先,它是四人一间的。上大学前,我从来 没有念过寄宿学校,家里是我一个人一个房间的,四人睡一个房间真的没试过。 而且,我不认识他们,不知道他们是高是矮,是胖是瘦,甚至不知道他们是哪 个地方来的,不知道能不能沟通,不知道生活习惯会不会差异很大。我唯一能 确定的一点,反而让我很沮丧,他们都是男的! 不过,80 后终归是 80 后,大家从小都是看一样的动画片,玩一样的游戏 长大的。很快,就开始上课了。在我上大学之前,不管是老师还是家长,甚至 是电视,都在给我灌输一个思想:你只要考上大学了,就再也没有人会管你了。 你可以做你喜欢的事情,你可以学你感兴趣的知识。可是我发现这些都是骗人 的。你每天还是一大堆的必修课,高等数学、大学英语、大学物理,Oh no,还 有政治课!唯一值得高兴的事,上英语听力课的时候可以用英语和美女老师聊 天。哦,还有就是,没有语文课了,终于不用每周写一篇让人头大的作文了。 可是我是来学计算机编程的啊。好吧,终于轮到计算机上机实验课了,上机实 验的内容是上网,上完网回去写一篇 2000 字的上网感想!我的上帝,我还不如 去上语文课呢! 上了一学期的课,让我感觉是我要再念四年高中了。神马大学生活,神马 人才,神马理想,统统都拿去喂猪了。我觉得,中国的学生念上大学有 80%以 上都会沦落,包括我也是。这里面的原因很多,每个人的情况也各自不同。但 是我看到的情况大抵如此。除非你有一种信仰能唤醒你!


在大一的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日子,我看到一张海报,说啥 XX 编程比 赛的。然后我就打电话过去了,说是想报名。结果对方一听我是大一的,直接 说:“大一的不要。” 虽然被“不要”了,但是我知道接下去我该干什么了,我想起我是为什么 而报的计算机专业。 第二年的春天,我又看到编程比赛的海报。虽然有过被不要的惨痛经历, 但是实现理想和追女孩子是一样的,就是要脸皮厚。这次,我争取到了面试机 会。随后我就加入这个后来被称为“ACM 队”的组织——ACM,既 ACM/ICPC,美 国计算机学会(主办的),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 这是个全新成立的组织,貌似和上一年拒绝大一学生参加的不是同一个组 织。我寻求报仇的机会也就没有了。很快我们被安排在石林大楼 6 楼靠近楼梯 的一个小房间。房间估计有 3 米多宽,4 到 5 米深。不大,但是里面电脑座一 张挨着一张,不留一点空隙。很快里面就做满了九个人,各自带着自己心爱的 装备——电脑。 当然,这里不能忘了引出我们的 BOSS,蔡明伦老师。蔡老师第一眼看上去 就让人觉得很精干,当然也有点瘦。 自此开始,除了上课时间外,包括晚上和双休日,我们这群人就挤在这个 小房间里。编程即使我们的学业也是我们的爱好。 接下去的日子就是蔡老师加上我们一帮学生的故事了。大家很快就熟悉起 来,并且很快就开始称兄道弟,而蔡老师也被我们喊成了“老蔡”。 训练的日子可能在旁人看来是有点枯燥的,看上去就是整天一直在电脑前 做作业。这个作业由两大部分组成:第一部分可能我们学校不少工科学生就感 觉很头痛,那就是——英语阅读。一般来讲 ACM 的竞赛形式就是解题。题目的 形式有点像小学里大家做过的数学应用题。题目描述一个具有一定背景的问题, 要求选手理解问题,并使用计算机语言写出一个可以运行的程序,这个程序通 过读取题目中给定格式的数据,来生成符合题目要求的数据和格式。不过,由 于 ACM 的国际背景,所以题目通常都是以英语来书写的。所以做 ACM 英语差不 行,至少英语阅读理解不能太差。第二部分就是编程。通常 ACM 比赛由于是机 器评判,所以对编程的语言有一定的限制,通常是 C/C++和 Java 语言。两种语 言学计算机的同学应该都不陌生,但是确实有很多同学非常害怕这两种语言。 所以,整天和英语阅读和 C 语言混在一起,在很多同学看来是不可思议的。当 然,我们并不是一群怪胎,我们只是很喜欢计算机,不仅仅是喜欢用它来玩游 戏、看电影、聊 QQ;我们更喜欢琢磨它的原理,研究它是如何工作的,甚至想 写自己的游戏,做自己的 QQ。 我想,当你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拼凑出第一道题的题意,一个按键、一 个按键的敲击出一段解题的代码,怀着疑虑而又期待的复杂心情提交给评判系


统,一次又一次的被系统判断为错误,而你并不服输,强大的求解欲望和好奇 心掺杂着对自己的半信半疑,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不断修正自己天真的想法 和残酷现实之间的距离。终于,你的程序被通过时!你应该会明白,那种一直 陪伴我们在别人觉得枯燥而艰苦的路上走下去的感觉,它叫——成就感! 所以,其实我们这帮做 ACM 的人,很不能理解,为什么别人觉得我们训练 很艰苦,为什么别人觉得我们都是天生的计算机高手。其实我们一点都不艰苦, 我们打心底里觉得很快乐,很满足。我们也不是天才不是神童,我们也是从 “Hello, world!”开始学的 C 语言——“Hello, world!”,几乎任何一本 C 语言入门教材里面的开头第一个示例程序。 愉快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马上我们迎来了我们第一次的正式比赛——第 一届“舜宇杯”浙江省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比赛在杭州浙大紫金港校区举行。 对只训练了两三个月又是出自三本院校的我们而言,来到这里与其说是比赛, 到不如说是来开开眼,见见市面的。不过说起比赛本身也是挺蛋疼的一件事。 每支队伍三个选手,但是只有一台电脑。这都啥年代了,电脑便宜的很啊,怎 么连多买几台电脑都买不起啊。不过也没有办法,全世界都是这坑爹的比赛规 则啊。三人一台电脑,这就很讲究配合了。好在我们平时都在一起做题,大家 相互也就比较容易配合一些。大家第一次比赛都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所以也 没多想结果会怎样。首先大家分头读题。有时候不得不承认人和人就是有差距 啊。我们题还没读完,抬头一看就场上已经有队伍升气球了。这也算是 ACM 比 赛的一个特色,当有队伍提交的代码被裁判通过的时候就会有场内的工作人员 在他们的电脑前插上一个彩色的气球,气球的颜色和题目对应。由于通常送气 球的志愿者大多数是 mm,所以其实气球并不是 ACM 最大的特色,气球 mm 才是! 很快根据场上的已经飘起的几个气球的颜色和我们读题的判断一样,我们找了 一道感觉相对简单一些的题目,然后就选了一个人编码,另外人继续向下一题 进发。不一会儿,突然听到队友很激动得喊了一句“Yes!”,看样子我们的气 球 mm,哦,是气球,也到手了。就这样一题接着一题,我们按着自己的想法往 下做。期间有代码提交 n 次的都不通过的。有程序优化不够,运行超时的。我 们也没多想,就是尽着自己的力量在做。比赛是连续 5 个小时啊,中间跨过吃 午饭的时间,貌似发的是 KFC 还是麦当劳来着,反正我们也没顾得上吃。上个 洗手间也是憋到实在憋不住了才去。但是比赛的时间给人的感觉总是不够用的 啊。这不,时间到了,还有几题没做出来呢。收拾收拾东西带上几个五颜六色 的气球走出赛场与蔡老师去汇合了。 一见到蔡老师才知道,他在外面看比我们在里面做还紧张还着急啊。别人 都在做 B 题的时候我们偏偏在做 C 题啊,蔡老师那个着急啊。我们做题没顾得 上吃饭,蔡老师看我们做题也没顾得上吃饭啊。我们做题憋着没时间上洗手间, 蔡老师也憋着没时间上洗手间啊。有木有啊,有木有!我们比完赛才知道,我 们比赛的时候还有学校的领导专程过来看我们,这待遇真是高啊。很快最终的 排名出来了。我们学校这次比赛一共派出三个队,一共获得两个二等奖和一个 三等奖,我们学校还评上了最佳组织奖。对于第一次参赛的三本学校而言还算 可以吧。晚上学校领导还请我们吃了庆功宴。


既然大家都喜欢,事实又证明了我们也不是那么差,那么大家也就更加有 了坚持下去的动力。 不过现实总还是有残酷的一面的。 省赛完了之后没过多久就到暑假了。想到下半年的亚洲区预选赛,大家就 都决定这个暑假都留在学校里训练了。不过,想暑假留在学校里训练也不是一 件简单的事情。这不,可把老蔡给忙坏了。又是联系宿舍又是联系保安,因为 我们每天的集训时间比较长,所以几乎从来都没有遵守过学校的熄灯时间。整 个暑假在学校,近十个人的吃饭也是个大问题。因为没有食堂。还有我们在集 训室和的纯净水,也要自己想办法解决,因为暑假后勤部门不上班啊。一天十 几个小时对着电脑做题,对于我们这些精力旺盛的小伙子来说,这个肚子可是 随时会饿的啊,可是暑假学校的几个超市几乎不开门啊。这衣食住行都靠老蔡 一一想办法解决啊。我们也很快开始了训练。老蔡有句名言,“天下大事,必 作于细!”。这也是老蔡 QQ 的签名。其实这次暑假的集训能不能顺利的开展, 都在于这些琐碎的、甚至有人觉得摆不到台面上来讲的事情能不能一一搞定。 我们真的都特别感谢老蔡。 宁波的夏天啊,真的是很热。特别是 9 个人挤一间不到 10 几平的小房间, 里面再放上 10 来台全力运转的电脑。我们以前都没享受过桑拿浴,这下还免费 了!不过桑拿是真吃不消天天蒸的。我们倒也没多抱怨,只是总嫌学校的立式 电风扇的电机转速比不上电脑硬盘的速度,怎么也要 15000RPM 才给力啊。老蔡 帮我们把石林 6 楼办公室所有的电扇都搬过来给我们用了,他自己都不吹,还 是不够用。实在没办法,我们就把寝室夹在床头的那种很小的风扇也搬过来架 上,小归小,好歹也是电扇啊。反正集训室里也没外人,所以光着膀子也不足 为奇,只是这样一来,集训室里倒是多了不少,从头颈部发源,沿着脊背顺势 经过腰汇入臀部的瀑布奇观! 如果你有机会在当时和我们一起待一个星期,你一定会练就一个了不起的 本领,根据气味来判断时间!一天的清晨,是集训室空气最清新的时候,慢慢 的空气中就开始弥漫汗味。当汗味积累到一定程度,那就是快到吃饭时间了。 然后大家就在电脑前吃外卖,不一会儿空气中就是外卖和汗混合的味道。所以, 下午大家都还可以继续从空气中来回味当天的午餐。当空气中外卖的味道被大 家消耗殆尽,而汗味再一次占上峰的时候,那就离晚饭不远了。吃完晚饭。傍 晚 7 点多钟的室外气温开始下降了。石林大楼前后又无遮挡,把集训室和走廊 上的窗户大开,稍带一些凉意的风就哗哗的把我们一个白天的汗水连同各种各 样的味道一起吹散了。这真是一天的好时光啊。做了一个白天的题,有些做出 来了,还有很多没做出来的,各种开心,各种沮丧,各种成就感,各种自卑感, 都可以随着这气温慢慢变得不那么躁动了,也随着集训室里的那些个气味,淡 定了。吹完风晚上还得继续干啊!只不过晚上做题明显没有白天那么热了啊, 头脑貌似也要灵光一点啊,也可能刚刚吹的风给大脑补充了足够的氧气啊,思 维也变得灵活一些。所以时间很快就到了差不多晚上 10 点半的样子。大家开始 不约而同掏出自己小珍藏的泡面啊!康师傅、开杯乐、UFO 炒面,这是集训室


一天中又一场气味的交响乐啊。出了这集训室,你绝对不可能吃到那么好吃的, 红烧鲜虾排骨 XO 酱牛肉剁椒鱼板汤炒面! 一般差不多 11 点左右,大家都会各自陆续回寝室休息了。躺在床上,这一 天的人啊、题啊、外卖啊、泡面啊,快速在你的眼前回放。你会不禁回想,以 前的暑假都干了些啥?貌似也就是看看电视,打打游戏。其实看电视、打游戏 并没有什么错。不过,如果一辈子都过着平凡的日子,做平凡的事,那么结局 就一定是平凡的一生。平凡不是错,做你想要的自己。 一套一套的题轮番换,一家一家的外卖挨个吃,一杯一杯的泡面尝个遍, 唯独有一件事伴随着整个暑假的集训始终未变,那就是无论我们每天集训到几 点,老蔡总是一直陪着我们,给我们总结每一天做的题,欠缺的的知识点。我 们学校是刚开始组建 ACM 队,不像别的学校已经做了几届。我们是一穷二白从 零开始,没有参考材料,没有解题积累,也不知道要掌握哪些知识点。老蔡帮 我们找资料,找题库,再加上我们自己去向别的学校的师兄请教。慢慢的我们 通过收集的材料和自己做题的积累,来建立我们的算法知识。 当然,每天和老蔡在一起,你会发现老蔡不仅仅是位老师。老蔡除了关心 我们的训练,也关心我们的生活。看我们每天长时间的训练,但是只能吃外卖 和泡面,老蔡担心我们营养摄取的不够。所以隔三岔五,等我们晚上训练结束, 老蔡就自掏腰包请我们出去吃夜宵。葱油花壳、铁板蛏子、红烧带鱼……各色 宁波特色海鲜,一份不够就来俩,老蔡对我们从不吝啬。但是老蔡自己却总是 吃着炒花生米和拍黄瓜,还故意告诉我们:“我就爱吃这个!”。其实大家都 知道,老蔡是把好吃的留给我们吃,他就拿那两个小菜下下啤酒。不过大家倒 也是听后有心,以后每次点菜,首先要给老蔡来一碟花生米和拍黄瓜,才开始 点别的菜。 马上,一个新学年开始了。随着大量的学弟学妹加入宁波理工。我们也开 始考虑如何扩大我们 ACM 这个小团体的成员了。老蔡平时在上课的过程中以及 和别的老师交流的过程中已经发现了几个好苗子。不过为了更全面的发现有潜 力的同学,并且给大家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老蔡决定来搞一场 ACM 校内赛。 于是,我们也就学着“省赛”的样子,搭起比赛环境,出一道比赛题,还充当 了现场的裁判。通过比赛和选拔,我们的队伍一下子大了起来。最值得一提的 是,我们还选拔了三个女 ACM 队员!计算机编程一直被认为几乎是被男性垄断 的行业。这一点,看看我们计算机系的男女比例就知道。热爱今计算机,以编 程为乐的女生就更难得了。我却一下子发现了三个这样的 mm,真是非常的值得 高兴的事情啊。而在之后的训练当中,她们也表现的非常能吃苦,不管干什么 都不会落在男队员的后面。她们的能力也非常强,不但在亚洲赛中取得骄人的 成绩,还在一次省赛中获得了“最佳 mm”的称号——“mm 队”,一个队伍的三 名选手全都由女生组成的队伍;“最佳 mm 队”,所有 mm 队中的第一名。 人多了,就没有办法再挤在原来的小房间里了。如何改善我们的集训环境 也是老蔡心头的一桩大事。我们暑期集训的集训室是临时找分院借的,摆电脑 的桌椅是找分院办公室的老师借的,电脑是学生自己带的。暑期刚过,学校一


开工,老蔡就开始给学校打报告,申请给我们换一个稍大一点的集训室,然后 装一个空调。由于我们是个新组建的队伍,ACM 的比赛在国内开展的时间也比 较短,所以身边的人对 ACM 的了解还需要一个过程,所以这申请的过程也是充 满的坎坷。不过老蔡从来不跟我们说这些,对他来说,只需要我们认真训练就 足够了。 时间很快到了 10 月份。也是第 29 届 ACM/ICPC 亚洲赛的中国区预赛北京和 上海两站的网络预算赛的时间。要想参加亚洲区域赛的分站赛,就必须现在网 上进行一次全国范围的预赛。预赛前几名的学校才有资格去现场参加比赛。为 了参加网络预选赛,大家除了上课就还是想暑假一样去集训室做题。不过好在 我们的付出是有回报的。北京和上海的两个分站赛我们都取得了现场比赛的资 格。而当时,浙江省有资格去参加现场赛的高校也就浙大、浙工大、杭电和宁 波理工四所。 自此,我们这个小小 ACM 队也算是冲出了浙江省了。 不过就在这时,我们发现老蔡和以前有点不太一样了。老蔡的面色看起来 不那么有光泽,看上去更瘦了,说话也比以前少了,喉咙明显哑了。老蔡带我 们集训太辛苦了,老蔡病了。老蔡得的是慢性咽炎,而且还很严重。吃东西都 吃不下,疼的不行。但是老蔡这时候最担心的还是我们的比赛怎么办,他还想 着要带我们去参加亚洲赛。他一边吃药,一边还是不停的操心比赛的各种手续, 我们的应战准备。医生叫他要休息,要住院,他都一一拒绝。 在去北京比赛的过程中,我们受到了老蔡以前在大连舰艇学院的学生们— —现在都是海军中上校级别的军官——的热情款待。他们都说,很久没有见到 蔡老师了,非常想念蔡老师,怀念过去和蔡老师一起的日子。能在毕业这么多 年之后仍然被学生深深记住并心存感激的老师,那真的是无可否认的好老师啊! 而老蔡这时候已经病得疼到连喝水、咽口水都很艰难了。 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大型比赛,场上面对的来自全国的经过选拔的强队,我 们真的慌了。我们虽然平时有训练,但是我们知道,今天能坐在这里比赛的选 手,没有一个不是刻苦训练的,他们中的绝大数人,高考的分数比我们高一百 分以上。我们确实没有自信了。比赛结果是“第 16 名”,没有能够上三等奖的 名次,大家都很沮丧。虽然老蔡平时对我们的要求挺严格,虽然带队出来比赛 没有拿奖回去不好和领导交代,但是老蔡这时候并没有怪我们。而是安慰我们, “我们能来这里现场比赛就很不错啦,你们看看,全场这么多个队伍,有那么 多都是重点高校,就我们是三本的啊!这次没比好没关系,我们回去继续努 力!” 回到学校自然不是太光彩,老蔡承受了不小的压力。不过大家对编程的热 爱,老蔡对我们的付出,让我们这群人决定,我们一定要在 ACM 这条路上坚持 下去,做出个好成绩,回报老蔡。当然,我们也很关心老蔡的身体。我们知道 我们除了训练,还要学会替老蔡分担各种杂务,让老蔡不要那么累,让他能够


多休息。老蔡在医生的叮嘱下和我们大家督促下,决定把他这么多年的爱好— —抽烟——给彻底戒了。 很快,寒假了。我们还是像暑假一样留在学校里训练,除了过年那几天。 每年上半年省赛,下半年亚洲赛,就是我们的 ACM 生涯的两大重心。这不, 05 年 5 月份的省赛又到了。不过,今年和去年很不同。今年我们的队伍壮大了, 我们通过省赛的网络预赛抢到了 8 个队的名额,省赛规定一般学校是有 2~3 支 队伍的名额,除非通过网络预赛获得比较靠前的名次才可以增加参赛队伍。最 终我们抢到了 8 个队的资格。并最终在浙大的现场比赛中取得 1 个一等奖、4 个二等奖、2 个三等奖,8 个队全部获奖的成绩。而作为整个 ACM 集训队的“最 佳组织奖”当然也没有什么悬念。 暑假。咱们有大功率柜式空调相伴,再也不用像去年那么热了,但是大家 流的汗,缺丝毫没有减少。 10 月,为了争取更多的比赛机会。老蔡决定带我们去参加韩国首尔和菲律 宾马尼拉的亚洲区赛。这是一个异常艰难的决定。因为带学生出国,一、要为 学生的人身安全负责,二、有很大的经费压力。我们学校之前也很少有带学生 出国参加比赛的先例,无论从手续上、还是制度上都有不小的障碍。但是老蔡 和我们说,“你们这么辛苦训练这么久,我一定要争取让学校能给你们这个机 会。”于是,除了训练外、我们有生以来第一次办护照,用英语给比赛主办学 校写报名邮件,用电子邮件预定国外的酒店。坐上飞机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操着发音和语法都很蹩脚的英语和同样不太会讲英语的外国人交流。这时候真 的体会到了,啥叫“只能靠自己”。最后,马尼拉和首尔站,分别拿了第 9 名 和第 13 名的成绩。回国后又继续参加了北京站的比赛,拿了一块银牌和一块铜 牌。 我们的 ACM 成绩就这样处于省内领先,全国知名,但是始终未能在亚洲赛 上获得金牌这样一个水平上。也许在别人看来,出生三本学校的我们已经取得 了“骄人的成绩”。但是比赛场上,“重点”、“三本”神马的统统都是浮云。 我们去比赛就是去和别人站在同一个平台上的。不过我们也知道,那些在亚洲 赛上能拿金牌的全国也就那几个学校,他们都是经过了 n 年的辛苦积累,一届 有一届的队员用汗水沉淀下来的。而看看我们宁波理工的 ACM 队,虽然是从我 们这群人才开始建立的,但是每年都不断有新的队友加入我们这个集体,他们 的水平一天天接近我们并超过我们。我们还是很开心的,也许经过 3 年、5 年、 10 年的积累,我们宁波理工的 ACM 也能在亚洲赛上拿个冠军,有资格去参加全 球总决赛的。 比赛、训练、比赛、训练,就这样,我们一路走到了大四下半学期。如何 帮我们这群在老蔡心目里的好学生找个合适的工作就成了老蔡操心的事情。一 个偶然的机会,老蔡想起以前一起合作的朋友在金山软件工作,如是就联系了 一下,把我们几个学生推荐了过去。没想到金山立刻表示了非常大的兴趣,于 是就来宁波理工搞了一次面试。


面试的时候,面试官问我,做 ACM 这几年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其实我觉得, 做 ACM 这几年,奖是得了几个,但是那只是证明我们没白忙活,但是并不是所 谓的收获。通过做 ACM,我们体会了什么叫团队,什么叫配合。通过老蔡,我 们体会到什么叫执着,什么叫为人处事。通过这几年的训练,我们明白了,不 是付出就一定有回报,但是只要你坚持不懈的付出,就一定会有回报。 最后我们那届毕业的 9 个队员中,除了一人立志考研外,其他 8 人都被金 山打包录用。并且,自从我们那届之后,每年金山都会固定来宁波理工进行校 园招聘。平均每年都有 7、8 位应届生进入金山开始职业生涯的发展。我的老板 知道今天还时常和我说,你们有蔡老师这样的老师,真的很幸运。你们过年回 家时一定要记得去看望蔡老师。 是的,我们这帮学生每年过年的时候都会去和老蔡一起聚聚,回味一下当 年肩并肩的感觉。看到老蔡面色红润,身体强健,还比以前胖了不少,我们都 很开心。我们感谢老蔡,也感谢能给我们提供这样好的学习环境的宁波理工。 四年的大学生活对我们来说,确实是一生中宝贵的财富!

四年师生情  

大学生的回忆文章,2002年夏天,一封从宁波来的EMS寄到我家,“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录取通知书”。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