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01


02


其實不用《階級世代:窮小孩與富小孩的機會不平等》提醒,我們都知 道這是個窮人無法翻身的年代。 曾經寫過《獨自打保齡球:美國社區的衰落和復興》的哈佛大學公共政 策教授Robert Putnam 又有新作,延續他「一葉知秋」的觀察力,以「 社會區隔」(Social Divide)為題,探討資源不均和貧富懸殊如何禍延下 代。「 為何有錢人家的小孩愈來愈富有,貧窮人家的小孩愈來愈貧困?」 除了以大堆統計數字來提供實證外,他還說自己的故事。 生於五十年代的他,社區凝聚力豐沛,教育、結婚和社交生活都不會因 階級差距而形成隔阻。生活再窮,只要用心讀書,還可以享受一定程度 的社會流動。不過,如今,好景不景再。經濟蕭條、社區崩塌、信任破 解,不同階級的家庭生活與教育機會有嚴重落差。所以在《階級世代》 的書腰所說:「再努力都沒用/從小就無法翻身的世代/從所得不平等到 機會不平等/二十八個向上流動與無法翻身的生命故事」。 Putnam不同於香港政府,沒有提出「兒童發展基金」、「加強家庭教 育」、「成長的天空」等建議,反而提倡在社會制度上着力,透過長期 而有系統的反貧窮計劃,來協助弱勢家庭脫離貧窮。 於我而言,貧窮是一件惡事。貧窮源於社會不公,貧窮問題越嚴重,越 顯示出社會不公。因此,香港真正需要討論的是減貧和滅貧,而不僅是 扶貧。我們需要一個長遠的滅貧的目標,而我由兩年前的選舉至今,一 直念茲在茲的也是如此: 1.

訂定減貧指標及滅貧路線圖

2. 實行三方供款的全民養老金 3. 檢討綜援制度 而這份小本子正是綜援改革的來龍去脈和具體方案。至於能否激起千重 浪,就端乎各位同工了。

綜援及其改革-序

03


04

目錄 序

P.2-3

為何要求綜援改革 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計劃

P.6-7

綜援制度大事年表

P.8-9

脫離基本生活需要的標準金

P.10-11

歧視健全成人的補助金及特別津貼

P.12-13

不足以應付私人樓宇租金的租金津貼

P.14

目錄

如何進行綜援改革 綜援改革跟進時序

P.16-17

我們的綜援改革方案

P.18-23

相關文章

P.24-29

未來展望

P.30-31


05

為何要求綜援改革


06

為 何 要 求 綜 援 改 革 - 綜 合 社 會 保 障 援 助( 綜 援 )計 劃

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計劃 殖民地政府在1948年開始推行「公共援助計

截至2018年6月底,綜援共有231,162個個

劃」,這是香港社會援助發展的原初狀況。

案,當中以「年老」個案最多,佔整體個案

公共援助計劃最初只是供應熱飯予有需要的市

62%(143,991個個案),其後是「單親個案」、

民,後來計劃兼派發乾糧代替熱飯;1962年政

「健康欠佳」及「永久性殘疾」個案,分別佔

府開始加派食米,直至1969年熱飯供應停止,

11%(25,803個個案)、10%(23,488個個案)及

至1971年四月,現金援助完全取代了糧食供

7%(17,038個個案)。由此可見,現時綜援制度

應。70至80年代為香港公共援助的確立期,在

的主要申領者均為孤獨老弱或殘疾人士。至於

1993年,公共援助計劃正式改名為「綜合社會

社會經常關注的「失業綜援」,事實上只佔整

保障援助計劃」,即現時的「綜援」。

個綜援計劃個案約5%(12,552個個案)。

「綜援」屬社會援助,目標是幫助社會上需要

在評論綜援制度時,我們可先了解香港社會援

經濟或物質援助的人士,應付基本及特別需

助的政策理念、目標、發展歷史、綜援的計算

要。「綜援」是香港唯一的「安全網」,有別

方法等,這樣才能較整全地評論綜援的足夠

於一些國家會為老人、失業者或單親家庭等每

性。由於綜援的申領個案絕大部份為孤獨老弱

一類別人士設立不同的援助計劃,綜援是「綜

或健康欠佳人士,這些個案在現時的綜援計劃

合」的援助計劃,它除包括「標準金」應付申

下獲得較高綜援金額,因此,概括性的綜援金

領人一般衣、食、行的生活需要外;也設有「

額數字或未能反映少數「健全人士個案」的實

補助金」以定期定額的方式援助健康欠佳、單

際情況;過往社會亦曾對綜援計劃出現不少誤

親或年老人士;同時亦設有「特別津貼」津貼

導性的評論,這些「以偏概全」的情況在評論

申領人各種生活狀況下的特殊需要。綜援按家

時亦需要注意。

庭住戶人數及家庭成員類別的組成發放每月的 綜援金,因此,不同住戶人數、不同的個案類 別的所得金額有所差異。


07


08

綜援制度大事年表

1971年

公共援助制度成立,取代過去政府提供的實物援助,然而有關金額只包括食 物開支

1972年

調整基本金額以包括必需的家庭開支,包括能源及電力、衣履、交通、耐用 品及雜項物品等

1973年

政府推出傷殘老弱津貼,為75歲以上及嚴重傷殘人士提供個人為單位、免審 查的定額社會津貼,即「公共福利金」

1977年

公共援助資格擴展至15 -54歲健全失業人士

1978年

增設各項「分類援助」,包括:「長期個案補助金」、「老人補助金」、「傷 殘補助金」及「入息豁免計劃」

1979年

將傷殘老弱津貼改名為「特別需要津貼」,並將津貼涵蓋至住院人士

1981年

增加「租金津貼」

1988年

將「入息豁免計劃」伸延至低收入綜援人士, 並向兒童、新生嬰兒及初次 工作的青年人發放特別津貼

1991年

設立「子女補助金」

1993年

「公共援助」改名為「綜合社會保障援助計劃」,基本金易名為標準金

1995年

增設「單親補助金」

1996年

檢討綜援計劃,增加健全成人及與家人同住長者的標準金、調整豁免計算入 息、簡化特別津貼、提高租金津貼、增設與就學有關的選定項目開支定額津 貼等

1997年

租金津貼的最高金額獲立法會財務委員批准,按甲類消費物價指數中的私人 房屋租金指數的變動作出調整,1998年,財委會把權力授予庫務局局長,可 在日後根據這個機制每年調整津貼的最高金額

1999年

削減3-4人或以上的健全家庭標準金10%-20%,取消多項健全家庭的補助 金及特別津貼,例如搬遷津貼、眼鏡津貼等;並且引入「自力更生支援計 劃」,強制要求失業綜援人士需要參與求職及相關活動。取消長者獨立申請 綜援的權利

2002年

推出「欣葵計劃」,要求領取綜援三個月或以上,而最年幼子女為15歲以下 的單親家長工作

2003年

削減所有受助人的標準金11.1%,租金津貼及就學津貼分別削減15.8%及 7.7%


09

2005年

為需要經常護理而非居於院舍的綜援人士每月發放「社區生活補助金」

2006年

以「欣曉計劃」代替「欣葵計劃」,要求最年幼子女為12至14歲的單親和兒 童照顧者每月出外工作至少32小時

2008年

為殘疾程度達100%的綜援人士每月發放 $200「交通補助金」

2011年

提高殘疾和健康欠佳的60歲以下成年綜援受助人的標準金額約10%-20%; 「社區生活補助金」增加一倍由$100增至$250,並放寬予長者及殘疾程度 達50%人士

2013年

政府將「綜合就業援助計劃」、「走出我天地」及「欣曉計劃」合併,改由 非政府機構營運一站式的「自力更生綜合就業援助計劃」(IEAPS)

2017年

施政報告宣佈將領取長者綜援的合資格年齡由60歲提高至65歲,聲稱要配

相片來源:蘋果日報

為何要求綜援改革-綜援制度大事年表

合人口政策延遲退休年齡的方向


10

脫離基本生活需要的標準金 「標準金額」的前身為「基本金」,過去公共

此,在1996年調整標準金時,只將單親成人、

援助計算基本金的金額時,只會計算住戶的必

家庭照顧者及健康欠佳成人的標準金提升至基

需品開支,非必需品如煙酒,或「特別津貼」

本需要開支水平,而一般失業或低收入成人的

所涵蓋的項目並沒有計算在內。現時的標準金

加幅則只及其他成年人的一半。

額為每月定額發放的援助金,主要用作購買食 品、衣履、耐用品、交通等基本生活需要,不

社署在1996年確立了標準金基礎,但吊詭地,

同類別的受助人可獲發不同的標準金額。

社署當時訂立的「基本需要」並不適用於一般 失業或低收入成人;而且,社署以全港非綜援

現時綜援制度的標準金額是社署1996年參考

住戶最低5%收入組別作為參考標準亦欠任何

1994/95年度的「住戶開支統計調查」結果及

清晰的理據。社署其後只是一直根據「社援物

當年制定的「基本需要開支預算」的基準來釐

價指數」的變動而調整,以確保金額維持相同

訂。社署以全港非綜援住戶最低5%收入的組

的購買力。但是,在過去二十多年,基本生活

別作參考,比較綜援標準金額水平;另外亦根

的需要、所消費的商品或服務已出現明顯的改

不同類別的綜援個案,區分他們食物與非食物

變,例如兒童學習、手提電話等在二十多年前

家庭開支的「基本需要清單」;食物方面,社

並非生活必需品,因此,維持當年的購買力並

署按營養師的建議評估兒童、成人及長者的食

不足以應付今天的基本生活。

為何要求綜援改革-脫離基本生活需要的標準金

物需要,再使用統計處最低50%的平均售價推 算食物開支。非食物的商品及服務,則由社署

再者,政府分別在 1999 年及 2003 年兩次大

小組自行估計數量及使用時間,再參考統計處

幅削減綜援金額,基本上而已令綜援金額偏離

最低50%的平均售價,計算其現金價值。燃料

「基本生活」所應有的水平。1999年的削減更

費、電費及交通費則參考非綜援最低5%的收入

是以「四人或以上家庭每月平均可得的綜援比

組別開支模式來釐定。

低薪工作的工資高」為由,莫視低薪工作工資 過低及過去訂立的「基本需要」的基準。標準

當年,社署的分析是「健全成年人」(包括單身

金在多次削減後根本不能維持「基本需要」的

及與家人同住的成年)的標準金額低於「基本需

水平。

要」,但同時擔心增加健全成年人的標準金額 將會削弱他們的工作動機,認為非單親的健全 成年人的標準金額應低於底層工作的薪金。因


11


12


13

歧視健全成人的 補助金及特別津貼 綜援除了「標準金」,同時設有「補助金」及

所有綜援申領人,不論其個案類別為何,均可

「特別津貼」。「補助金」是定期定額的援助

在有需要時申請「租金按金津貼」、「搬遷

金,為年老、殘疾及單親綜援申領人提供額外

津貼」、「每月電話費津貼」、「眼鏡費用津

的補助。現時香港的綜援制度共有五類補助

貼」及「牙科治療費用津貼」。然而,社署在

金,包括:「長期個案補助金」、「單親補助

1998年綜援檢討報告中以「特別津貼的開支有

金」、「社區生活補助金」、「交通補助金」

相當驚人的增長」和「以免有人認為依賴綜援

及「院舍照顧補助金」。

是較佳的選擇」為由,只保留「租金津貼」和 「水費津貼」予健全成人,其他特別津貼全部

本來發放「長期個案補助金」的目的是為綜援

均被削減。

品,所有類別的綜援個案均會有此需要,但自

自此之後,上述特別津貼只供殘疾或長者綜援

1999年削減綜援後,健全人士就被排除於「長

個案申領,而健全成人若需要搬遷、使用電

期個案補助金」之外。健全人士若要購買家具

話、配眼鏡又或是進行牙科治療,均只能應用

或電器,只能以其「標準金」或「入息豁免」

其「標準金」去處理,情況維持至今。搬遷、

金額支付購買用品的費用,由於「標準金」主

使用電話、配眼鏡或是牙科治療在今時今日的

要是用於食物開支,這無疑等於要求健全綜援

香港是否絕對必需項目或可能仍有爭議,但

申領人「食少啲」去購買耐用品,根本於理不

綜援計劃對健全成人特別嚴苛則是鐵一般的事

合。

實。

除了「長期個案補助金」之外,1999年政府同 時削減多項綜援「特別津貼」。綜援制度設立 「特別津貼」的目的,在於補助不包括於標準 金在內的特定開支,部份特別津貼讓所有綜援 個案申請,而一些特別津貼則只為有需要的綜 援個案或家庭而設。在1999年削減綜援之前,

為何要求綜援改革-歧視健全成人的補助金及特別津貼

家庭每年一次更換折舊的家具、電器及耐用


14

為何要求綜援改革-不足以應付私人樓宇租金的租金津貼

不足以應付 租住私人樓宇開支的租金津貼 「租金津貼」(簡稱:租津)綜援計劃內其中一

現時「超租津」情況已非常嚴重,去年有超過

項「特別津貼」,用以支付住屋的費用,金額

56%的私樓租戶出現超租津狀況,而超租津

為實際支付的租金或特定的最高上限,以較低

的金額愈來愈高,可見現時的租金津貼機制(

者為準。在1996年綜援檢討時,社署曾為「租

按甲類消費物價指數中私人房屋租金指數的變

津」訂立一個清晰的原則,將租津的最高津貼

動調整租金津貼最高金額)已脫離了租務市場

金額訂於「九成綜援家庭的實際租金」,同時

的現況,津貼水平亦未能協助私樓綜援戶支付

訂明「當局應每年檢討租金津貼的最高限額,

實際的房屋開支,令「超租津」的綜援申領人

以評估有關水平是否仍然達致為居於私營房屋

需要以其基本生活開支(即標準金)補貼租金。

的九成綜援庭支付租金的目標」。

「超租津」的私樓租戶大部份為長者及單親個 案,兩者合共超過整體超租津個案的一半,這

在1998年,立法會財委會通過權力轉授庫務局

批人士的搬遷能力較低,因此較難透過搬往租

局長,使他可在日後按照甲類消費物價指數中

金較便宜的地區以節省租金開支。就算關愛基

私營房屋租金指數的變動幅度,每年調整租津

金推出項目津貼綜援超租戶,由於津貼金額太

最高限額。在2003年,政府調低綜援租金津貼

低,「超租津」的情況依然嚴重。

上限,此後8年沒有調升租金津貼上限。由於政 府長期未能兌現將最高租津金額訂於九成綜援 家庭的水平的承諾,政府於2013年面對司法覆 核,最後法官判詞引述政府內部文件指1996年 「租津」政策在政府內部沒有共識,因此並未 成為政策,故裁定申請人敗訴。


15

如何進行綜援改革


16

綜援改革跟進時序

2017年1月26日

|

出席團體請願行動回應收緊長者綜援資格

2017年2月8日

|

在立法會提出口頭質詢關注「綜合社會保障援助計劃的有關事宜」

2017年2月27日

|

舉辦《I Daniel Blake (我不低頭)》放映會

2017年4月11日

|

約見前勞福局副局長蕭偉強

2017年6月

|

與學者開展《香港、澳門及台灣社會援助水平的釐訂方式比較研究》

2017年8月9日

|

舉辦綜援方案集思會

2017年11月3日

|

與團體約見勞福局局長羅致光跟進長者綜援資格

2017年11月9日

|

與團體合作安排綜援細圍採訪

2017年11月13日

|

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討論「綜援計劃、公共福利金計劃及綜援租金津 貼金額調整」

2018年2月12日

|

出席「捍衛綜援權利大聯盟」福利事務委員會會前行動

2018年2月26日

|

出席「捍衛綜援權利大聯盟」聯合記招

2018年3月19日

|

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召開公聽會討論「檢討綜合社會保障援助計劃」

2018年5月19日

|

參與關愛基金諮詢會前的請願行動及出席諮詢會

2018年11月 (預計) |

立法會動議「改革綜援制度」議員議案


17

綜援行動:回應收緊長者綜援資格

綜援檢討請願

「停止收緊長者綜援 立即調整綜援金額」

參與關愛基金諮詢會前的

聯合記者會

請願行動及出席諮詢會

如何進行綜援改革-綜援改革跟進時序

綜援細圍採訪

《我不低頭》放映會


18


19

我 們 的 綜 援 改 革 方 案


20

我們的綜援改革方案

自1996年以科學方法計算綜援標準金額、訂立綜援基準後,政府已超過二十 年沒有檢視綜援制度並重新釐訂綜援基準。有見及此,我們認為政府必須重 新檢視綜援基準,大力闊斧改革綜援制度。

我們以「相對貧窮門檻計算法」重新釐訂綜援標準金額之水平,這計算法比 較客觀、釐定所需資源少,並且方便調整。我們認為綜援標準金額的水平應 與一般市民的消費開支掛鉤,消費開支比收入較為適合作計算基準,因為消 費開支最能直接顯示市民的生活水準。所以,我們將採用「相對貧窮門檻計 算法」,訂定不同人數住戶的最低生活標準,而把這標準設定為綜援的「標 準金額」。而在計算最低生活標準時,為了減少住屋開支的影響,選定「扣 除住屋開支」的住戶開支為計算基準。

建議的「標準金額」 根據2009/10年及2014/15年住戶開支的統計結果,香港的平均住戶人數為 3.0 [1],因此我們把3人住戶的開支作為計算基準。在2014/15年,本港3人 住戶的「每人每月平均開支」為$8,973,當中「住屋」開支為$3,200[2], 所以「扣除住屋開支」的「每人每月平均開支」為$5,773,3人住戶在「扣 除住屋開支」後的「每月平均開支」為$17,319,這便是我們訂定最低生活 標準的基準。如果我們設定「貧窮門檻比例」為40%,那麼3人家庭的「標 準金額」是$6,928。如果我們設定「貧窮門檻比例」為50%,那麼3人家庭 的「標準金額」是$8,660。如果我們設定「貧窮門檻比例」為60%,那麼3 人家庭的「標準金額」是$10,391(見表一)。

[1] 香港政府統計處,《香港統計月刊:2014/15年住戶開支統計調查結果》(2016),FB4,檢索於2017年7 月16日,https://goo.gl/UzfnjX 。 [2] 香港政府統計處,《香港統計月刊:2014/15年住戶開支統計調查結果》(2016年),FB9,檢索於2017 年7月16日,https://goo.gl/rGcZhS 。


21

表一

建議3人家庭的「標準金額」 (2014/15年) 貧窮門檻比例

標準金額

設定貧窮門檻比例為40%

$17,319 x 40% = $6,928

設定貧窮門檻比例為50%

$17,319 x 50% = $8,660

設定貧窮門檻比例為60%

$17,319 x 60% = $10,391

表二

40%的貧窮門檻

50%的貧窮門檻

60%的貧窮門檻

比例($)

比例($)

比例($)

1

3,849

4,811

5,773

2人

1.5

5,773

7,217

8,659

3人

1.8

6,928

8,660

10,391

4人

2.1

8,083

10,103

12,123

5人

2.4

9,237

11,547

13,855

家庭

開支等同比率

1人

我們計算出的3人家庭「標準金額」,乃推算其他人數家庭的「標準金額」之基準。我們根據經濟 合作及發展組織(OECD)建議的「開支等同比率」(equivalence scale)[1],推算不同人數家 庭的「標準金額」(見表二)。此外,我們比較建議的金額與當時實際的「標準金額」,發現無 論在40%、50%、60%「貧窮門檻比例」的前提下,我們的建議均高於當時的「標準金額」 (見表 三)。 [1] “What are equivalence scales?” OECD, accessed July 17, 2017, https://goo.gl/twwVfT .

如何進行綜援改革-我們的綜援改革方案

建議的不同人數家庭之「標準金額」 (2014/15年)


22

表三

建議的「標準金額」與實際的「標準金額」之比較(2014/15年) 40%比例的標準

50%比例的標準

60%比例的標準

實際「標準金

金額($)

金額($)

金額($)

額」($)

1人 (單身成年人)

3,849

4,811

5,773

2,255

2人 (2位成年人)

5,773

7,217

8,659

4,020

6,928

8,660

10,391

6,045

8,083

10,103

12,123

7,185

家庭

3人 (2位成年人 及1位小童) 4人(2位成年人及 2位小童)

註釋:實際「標準金額」的計算均以健全成年人及兒童為標準,它們是2015年2月的數額。

由於政府統計處每隔五年才進行一次「住戶開支統計調查」,而我們建議的計算方法,必須使用 這項調查的結果(每人每月平均開支)為計算基準。所以,我們建議在每一次「住戶開支統計調 查」的相隔期間,先根據消費物價指數的變化調整「標準金額」。到了新一次的「住戶開支統計 調查結果」出版後,才重新釐訂「標準金額」的水平。根據這調整方式,(見表四)顯示我們建 議在2018年2月的「標準金額」。


23

表四

建議「標準金額」與實際「標準金額」(2018年2月) 40%比例的標準

50%比例的標準

60%比例的標準

實際「標準金

金額($)

金額($)

金額($)

額」($)

1人 (單身成年人)

3,984

4,980

5,975

2,455

2人 (2位成年人)

5,975

7,469

8,962

4,855

7,170

8,963

10,755

6,580

8,366

10,457

12,547

7,815

家庭

3人 (2位成年人 及1位小童) 4人(2位成年人及 2位小童)

註釋:以上的計算根據2014/15年至2016年的甲類消費物價指數之升幅為3.5%[1]。實際「標準金 額」的計算均以「健全」成年人及兒童為標準。

我們先根據40%、50%及60%的「貧窮門檻比例」,提出三組的「標準金額」;然後再蒐集社會 各界別人士的意見,才決定選用哪一組的「標準金額」,向政府提出建議。這樣,我們的建議方 案就能綜合更多方面的意見及更有認受性。

[1] 香港政府統計處,《2016年消費物價指數年報》(2017),33,檢索於2017年7月16日,https://goo.gl/oHyfNZ 。

如何進行綜援改革-我們的綜援改革方案

我們也同意在設定貧窮門檻比例時存在一定程度的任意性,這也是這方法主要不足之處。因此,


如何進行綜援改革-相關文章 24

相 關 文 章


25


26

綜援養XX與綜援改革

(原文於2017年8月11日刊於信報專欄)

邵家臻 立法會(社會福利界)議員 7月6日在立法會說,8月6日在網誌又寫,勞

背後其實正好證明政府自己亦承認綜援制度保

福局局長羅致光很積極呼籲全港市民不要再說

障不足,認為綜援「有困要紓」。吊詭的是,

「綜援養XX」,因爲此話會「加深了綜援的負

政府既然承認問題,卻一直不去修補綜援制度

面標簽,嚇跑不少真正有需要的人。」Words

的缺失,一直迴避改革制度,這根本是不負責

make world。羅局長似乎是受到「解構理論」

任的做法。

的影响,以為該從文本論述層面改革综援制 度。不過,論述的建立不單是純高官或專家言

過去有不少學者或團體均就重新釐訂綜援標準

說,至少還要包括社署綜援的具體操作安排、

作研究或建議,這些研究或建議部份是以「市

群眾實際經驗等。在審批綜援時要「查家宅」

場菜籃法」為基礎,重新釐訂「基本需要」;

,不斷要求申請者提供證明;同時又設立「自

簡單來說,就是更新1996年的菜籃,讓綜援標

力更生支援計劃」,要求失業綜援受助人「做

準能與時並進,令綜援受助人的生活質素不會

義工」;在領取失業綜援時又要求受助人每月

與社會脫節。不過,要重新訂定菜籃的內容是

「交功課」以證明自己有嘗試搵工;在單親綜

一項非常困難的工作,因為當中必然牽涉到不

援時又為受助人設立最低工作時數;這些政策

同的生活取向和價值觀等,畢竟每個人的生活

的具體安排其實都在具體而微地重申「綜援養

方式不一样,對於甚麼是基本的生活需要也有

XX」!

差異,訂定劃一的菜籃內容可能會排拒了某些 生活方式。例如對於素食者而言,肉類根本不

扶貧應先改革綜援制度

是他的基本需要;相反,對於無肉不歡的人,

上星期提到政府1996年以「市場菜籃方法」釐

肉類不在菜籃之內是不能接受的;這正好說明

訂的綜援標準,21年來都沒有檢討過,加上早

訂定劃一菜籃的困難。況且,訂定菜籃的過程

年兩次粗暴地削減綜援標準金額及特別津貼,

將必然牽涉政治角力,過程需時,特別是在一

如今綜援制度已全無科學理性基礎,所謂「應

個多元社會,決定甚麼應納入菜籃之中,很容

付生活上的基本需要」僅只是空洞的口號而

易會墮入無窮無盡的旋渦之中。

已,就此我建議「扶貧應先改革綜援制度」。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澳門與台灣也有類似香 自2007年起,政府每年的財政預算案均會有針

港綜援的社會保障制度,兩地均沒有以「市場

對綜援受助家庭的「紓困措施」,「派糖」的

菜籃法」作為參照計算援助金的基礎,反而是


27

透過設立一個「相對貧窮門檻」(relative poverty

threshold)來釐訂援助金的標準。設立「

相對貧窮門檻」需要跟整體社會的生活水平相 對應,即若一個地方普遍民眾有較高的收入或 開支水平,貧窮門檻亦應相應地高。事實上, 香港政府訂立的貧窮線,就是以「相對貧窮門 檻」來計算,將貧窮定義為住戶收入中位數的 50%,低於該水平的住戶則定義為貧窮。以「 相對貧窮門檻」作為計算援助金的基礎,雖不 如「市場菜籃法」般仔細,但其優點在於不需 就菜籃項目是否「基本需要」逐項討論,做法 相對省時,亦易於作適時調整。

設立相對貧窮門檻 有別於澳門和台灣,現時香港的綜援制度完全 跟政府制定的貧窮線「脫鉤」,要改革香港的 綜援標準,香港可以另外訂立一項以住戶平均 開支為基礎的「相對貧窮門檻」。畢竟現時貧

生活水平,而平均開支則能更直接顯示民眾的 生活水準。若果綜援制度的目標是確保鰥寡孤 獨廢疾者能應付基本生活需要,並不會與社會 脫節,那麼將綜援標準與香港一般住戶的開支 水平互相參照,將是一個改革的必須考慮的方 向。

相關文章-綜援養 XX 與綜援改革

窮線所採用的收入中位數標準不能反映市民的


28

二十四問綜援制度

(原文於2018年2月9日刊於信報專欄)

邵家臻 立法會(社會福利界)議員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這是智

貧窮是有其存在的必要

慧的時代,也是愚蠢的時代;這是信仰的時

官方版本說,綜援計劃是香港唯一一項社會保

代,也是疑慮的時代。」勢估不到,狄更斯以

障制度,擔當社會「安全網」的重要角色,支

法國大革命作為時代背景所寫小說《雙城記》

援因年老、患病、殘疾、單親、失業和低收入

的開頭,竟會跟當下綜援制度的處境如此匹

等在經濟上無法自給自足的家庭。綜援計劃的

配。

目標是「幫助社會上需要經濟或物質援助的人 士,應付基本及特別需要」。但對關注綜援政

1月12日,立法會財務委員會通過撥款,把綜

策的團體而言,綜援似乎有一個職責,就是坐

援計劃的標準項目金額和公共福利金計劃的津

視眾人匱乏。Maggie Lau與David Gordon在

貼金額調高1.4%。調高金額後,健全單身成人

2017年合編的Poverty in a Rich Society: the

的標準金額將會每月提高35元,長者的生果金

Case of Hong Kong說,這是從港英時期開始

則每月提高20元。撥款通過了,議會憤怒了。

的一個「傳統」。

在當天財務委員會的會議上,跨黨派議員以 至幾位來自商界的功能組別議員,均一致「炮

綜援不在乎在眾人眼中被視為「惡人」;而任

轟」1.4%的加幅太低;就算官員回應此百分比

何時代,也總是有惡人不在乎坐失良機。他們

是按既定機制及程序計算出來,都難以服眾。

尖刻、畸形、神經質、缺陷、獰笑、妄想…… 你其實拿捏不到他們的「本質」。他們坐在富

官員躊躇滿志,以為按章行事就是王道,遂祭

裕時代的黑暗面,與所有的黑暗共度時艱。有

出「明白議員對1.4%有意見,但機制和程序得

的惡人很聰明,他們表現得平和、實證為本,

來不易,我們應該尊重。」以杜悠悠之口。真

甚至人面廣闊,奔波於人間,淚水與汗水堆積

箇機關算盡太聰明!既然是機制使然,便向機

足下,但只要他是惡人行列中的一員,他的內

制問責。議員的憤怒,由「1.4%的太刻薄」燒

心仍然和所有正在經受折磨的貧者保持距離,

到「金額調整機制的太刻薄」和「綜援金額基

仍然念着「別說滅罪是不可能,貧窮是有其存

準的太刻薄」頭上:究竟現時綜援金額的基準

在的必要」……。

如何?調整綜援的機制為何?綜援又是否達到 政府陳述的政策目標?


29

如果,我說是如果要綜援計劃棄惡行善,回復 讓弱勢社群「應付基本及特別需要」的話,下

16. 健全人士無租金按金津貼、搬遷津貼等基 本房屋及有關津貼;

列一堆「破洞」,必須正視:

17. 健全人士無基本醫療及康復津貼;

1.

18. 健全人士無每月電話費津貼;

標準金額不足以應付基本生活;

2. 機制缺乏社會參與及透明度;

19. 健全人士無長期個案補助金;

3. 醫療評估機制未能辨識部分有就業困難人

20. 就業援助服務欠持續性;

士; 4. 租 金 津 貼 不 足 以 應 付 租 住 私 人 樓 宇 的 開 支; 5. 綜援標籤問題; 6. 長者需以家庭為單位申領綜援; 7. 長者綜援資產門檻過高;

21. 豁免計算入息機制金額多年無調整; 22. 豁免計算入息安排需領綜援兩個月後才生 效; 23. 全數豁免計算新工作的首月入息安排未適 切照顧初入職青年; 24. 兒童缺乏參與課外活動的機會;

8. 長者綜援調高年齡上限; 9. 豁 免 計 算 入 息 機 制 未 能 鼓 勵 子 女 供 養 父 母; 10. 家人不能支持領取綜援的長者購買較高質 素的院舍服務;

「百孔千瘡,隨亂隨失,其危如一髮引千鈞。 」有大小不一,合共24個破洞的安全網還算不 算是安全網?要修修補補還是全面檢討?答案 早已了然於胸。若政府繼續「按機制」處理任

11. 殘疾人士需以家庭為單位申領綜援;

何綜援金的變動,只是重複建基在一個充滿缺

12. 殘疾人士申領綜援資產門檻過高;

陷的基礎而已。嘥氣!

位; 14. 醫療、康復、外科及衞生用品津貼未能包 括較新的器具; 15. 特別膳食津貼不能適切照顧不同群組的需 要;

相關文章-二十四問綜援制度

13. 租 金 津 貼 不 足 以 讓 殘 疾 人 士 租 用 合 適 單


30


31

未來展望

過去二十年,民間一直反對政府削減綜援的措施,全面檢討綜援制度的 訴求從未停止。民間透過社會行動要求政府進行全面檢討,關注貧窮的 學者或機構公開批評綜援水平未能追上生活需要,亦曾提出不同計算方 案,目的都是希望政府及早改革綜援制度。然而,多年來政府對「全面 檢討綜援制度」的訴求一直置若罔聞,只偶爾作出「小修小補」,並沒 有改變綜援的計算基礎。

近年,有團體及綜援申領人透過入稟控告政府,期望動搖綜援計劃的具 體安排,結果有勝有負;雖令綜援的居港年期要求由七年改為一年,但 法庭的判決也令政府可以更張狂地忽視「超租津」。社會保障改革運動 仍然方興未艾,綜援制度依然是「千瘡百孔」;領取綜援的街坊,不少 雖然生活困苦,但卻是受盡歧視與責難,面對社會的指責和誤解只能啞

我們提出綜援改革方案,聯繫不同團體捍衛綜援權利,在議會內外倡議 改革綜援,目的是要延續綜援改革運動,與民間裡應外合。我們知道綜 援作為社會的安全網,其實是香港對待老弱傷殘、失業無助者的道德底 線;捍衛綜援人士的權利也就是捍衛香港的底線。未來我們需要繼續影 響民眾、各個階層和政府官員,凝聚社會共識;在「公理」和「道德底 線」面前,我們相信未來在綜援制度改革上必會有寸進。

如何進行綜援改革-未來展望

子吃黃蓮,有苦自己知。


32

Profile for shiukachunoffice

邵家臻立法會議員辦事處:綜援及其改革  

邵家臻立法會議員辦事處:綜援及其改革  

Advertisement